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辛棄疾詞全集

TXT 全文
辛棄疾詞全集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山東已為金兵所佔。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任職期間,採取積極措施,招集流亡,訓練軍隊,獎勵耕戰,打擊貪污豪強,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堅決主張抗金。在《美芹十論》、《九議》等奏疏中,具體分析當時的政治軍事形勢,對誇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協投降的謬論,作了有力的駁斥;要求加強作戰準備,鼓勵士氣,以恢復中原。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均未被採納,並遭到主和派的打擊,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饒、鉛山一帶。晚年韓□(tuo1)胄當政,一度起用,不久病卒。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藝術風格多樣,而以豪放為主。熱情洋溢,慷慨悲壯,筆力雄厚,與蘇軾並稱為「蘇辛」。《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負不能實現而產生的消極情緒。有《稼軒長短句》。今人輯有《辛稼軒詩文鈔存》。



採桑子 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浣溪沙 偕叔高、子似宿山寺戲作

花向今朝粉面勻,柳因何事翠眉顰?東風吹雨細於塵。
自笑好山如好色,只今懷樹更懷人。閒愁閒恨一番新。



菩薩蠻 書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菩薩蠻 賞心亭為葉丞相賦

青山欲共高人語,聯翩萬馬來無數。煙雨卻低回,望來終不來。
人言頭上發,總向愁中白。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



清平樂 獨宿博山王氏庵

繞床饑鼠,蝙蝠翻燈舞。屋上松風吹急雨,破紙窗間自語。
平生塞北江南,歸來華發蒼顏。布被秋宵夢覺,眼前萬里江山。



清平樂

村居茅簷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裡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



清平樂 檢校山園書所見

連雲松竹,萬事從今足。拄杖東家分社肉,白酒床頭初熟。
西風梨棗山園,兒童偷把長竿。莫遣旁人驚去,老夫靜處閒看。



阮郎歸 耒陽道中為張處父推官賦

山前燈火欲黃昏,山頭來去雲。鷓鴣聲裡數家村,瀟湘逢故人。
揮羽扇,整綸巾,少年鞍馬塵。如今憔悴賦招魂,儒冠多誤身!



太常引 建康中秋為呂叔潛賦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把酒問姮娥:被白、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西江月 示兒曹以家事付之

萬事雲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鷓鴣天 戲題村舍

雞鴨成群晚不收,桑麻長過屋山頭。有何不可吾方羨,要底都無飽便休。
新柳樹,舊沙洲,去年溪打那邊流。自言此地生兒女,不嫁金家即聘周。



鷓鴣天 鵝湖歸病起作

枕簟溪堂冷欲秋,斷雲依水晚來收。紅蓮相倚渾如醉,白鳥無言定自愁。
書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風流。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



鷓鴣天 送人

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鷓鴣天 代人賦

晚日寒鴉一片愁,柳塘新綠卻溫柔。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腸已斷,淚難收,相思重上小紅樓。情知已被山遮斷,頻倚闌幹不自由。



玉樓春 戲賦雲山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雲猜是汝。常時相對兩三峰,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雲橫渡,忽見東南天一柱。老僧拍手笑相誇,且喜青山依舊住。



鵲橋仙 山行書所見

松岡避暑,茅簷避雨,閒去閒來幾度?醉扶孤石看飛泉,又卻是、前回醒處。
東家娶婦,西家歸女。釀成千頃稻花香,夜夜費、一天風露。



踏莎行 庚戌中秋後二夕帶湖篆岡小酌

夜月樓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來去。是誰秋到便淒涼?當年宋玉悲如許!
隨分杯盤,等閒歌舞,問他有甚堪悲處?思量卻也有悲時,重陽節近多風雨。



踏莎行 和趙國興知錄韻

吾道悠悠,憂心悄悄,最無聊處秋光到。西風林外有啼鴉,斜陽山下多衰草。
長憶商山,當年四老,塵埃也走咸陽道。為誰書到便幡然?至今此意無人曉。



定風波 暮春漫興

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鐘。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甌香篆小簾櫳。
卷盡殘花風未定。休恨,花開元自要春風。試問春歸誰得見?飛燕,來時相遇夕陽中。



定風波 送盧提刑,約上元重來

少日猶堪話別離,老來怕作送行詩。極目南雲無過雁。君看,梅花也解寄相思。
無限江山行未了。父老,不須和淚看旌旗。後會丁寧何日是?須記,春風十日放燈時。



破陣子 為陳同父賦壯語以寄

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祝英台令

晚春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
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倩誰喚、流鶯聲住?
鬢邊覷。試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數。
羅帳燈昏,嗚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將愁歸去!



採桑子 書博山道中壁

煙迷露麥荒池柳,洗雨烘晴。洗雨烘晴,一樣春風幾樣青。
提壺脫褲催歸去,萬恨千情。萬恨千情,各自無聊各自鳴。

採桑子此生自斷天休問,獨倚危樓。獨倚危樓,不信人間別有愁。
君來正是眠時節,君且歸休。君且歸休,說與西風一任秋。



西江月 夜行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西江月醉裡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浪淘沙 山寺夜半聞鍾

身世酒杯中,萬事皆空。古來三五個英雄。雨打風吹何處是,漢殿秦宮。
夢入少年叢,歌舞匆匆。老僧夜半誤鳴鐘。驚起西窗眠不得,卷地西風。

東坡引花梢紅未足,條破驚新綠。重簾下遍闌干曲。有人春睡熟,有人春睡熟。
鳴禽破夢,雲偏目蹙,起來香鰓褪紅玉。花時愛與愁相續。羅裙過半幅,羅裙過半幅。



露天曉角

旅興吳頭楚尾,一棹人千里。休說舊愁新恨,長亭樹、今如此!
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明日萬花寒食,得且住、為佳耳。

卜算子修竹翠羅寒,遲日江山暮。幽徑無人獨自芳,此恨知無數。
只共梅花語,懶逐游絲去。著意尋春不肯香,香在無尋處。



鷓鴣天 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鸇〔詹〕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女足〕銀胡〔革錄〕,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歎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鷓鴣天陌上柔桑破嫩芽,東鄰蠶種已生些。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山遠近,路橫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



鷓鴣天 游鵝湖醉書酒家壁

春日平原薺菜花,新耕雨後落群鴉。多情白春無奈,晚日青簾酒易賒。
閒意態,細生涯,牛欄西畔有桑麻。青裙縞袂誰家女?去趁蠶生看外家。

鷓鴣天著意尋春懶便回,何如信步兩三杯?山才好處行還倦,詩未成時雨早催。
攜竹杖,更芒鞋,朱朱粉粉野蒿開。誰家寒食歸寧女?笑語柔桑陌上來。



鷓鴣天 和子似山行韻

誰共春光管日華,朱朱粉粉野蒿花。閒愁投老無多子,酒病而今較減些。
山遠近,路橫斜,正無聊處管弦嘩。去年醉處猶能記,細數溪邊第幾家。

鷓鴣天一片歸心擬亂雲,春來諳盡惡黃昏。不堪向晚簷前雨,又待今宵滴夢魂。
爐燼冷,鼎香氛,酒寒誰遣為重溫?何人柳外橫斜笛?客耳那堪不忍聞!

鷓鴣天困不成眠奈夜何!情知歸未轉愁多。暗將往事思量遍,誰把多情惱亂他?
些底事,誤人哪,不成真個不思家。嬌癡卻妒香香睡,喚起醒松說夢些。



生查子

游雨巖溪邊照影行,天在清溪底。天上有行雲,人在行雲裡。高歌誰和余?
空谷清音起。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生查子漫天春雪來,才抵梅花半。最愛雪邊人,楚些裁成亂。
雪兒偏解飲,只要金盃滿。誰道雪天寒?翠袖闌干暖。



生查子

去年燕子來,簾幕深深處。香徑得泥歸,都把琴書污。
今年燕子來,誰聽呢喃語?不見捲簾人,一陣黃昏雨。

浣溪紗父老爭言雨水勻,眉頭不似去年顰。慇勤謝卻甑中塵。
啼鳥有時能勸客,小桃無賴已撩人。梨花也作白頭新。



賀新郎

把酒長亭說。看淵明、風流酷似,臥龍諸葛。何處飛來林間鵲?蹙踏松梢殘雪。
要破帽、多添華髮。剩水殘山無態度,被疏梅、料理成風月。兩三雁,也蕭瑟。

佳人重約還輕別。悵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斷車輪生四角,此地行人銷骨。
問誰使、君來愁絕?鑄就而今相思錯,料當初、費盡人間鐵。長夜笛,莫吹裂!



南鄉子

舟中記夢欹枕艫聲邊,貪聽咿啞聒醉眠。變作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
別後兩眉尖,欲說還休夢已闌。只記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獨自圓。

南鄉子好個主人家,不問因由遍去〔口茶〕。病得那人妝晃了,巴巴,繫上裙兒穩也哪。
別淚沒些些,海誓山盟總是賒。今日新歡須記取,孩兒,更過十年也似他。



定風波 再用韻和趙晉臣敷文

野草閒花不當春,杜鵑卻是舊知聞。謾道不如歸去住,梅雨,石榴花又是離魂。
前殿群臣深殿女,赭袍一點萬紅巾。莫問興亡今幾主。聽取,花前毛羽已羞人。



青玉案 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粉蝶兒 和晉臣賦

落花昨日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
甚無情,便下得、雨僝風僽。向園林、鋪作地衣紅縐。

而今春似輕薄蕩子難久。記前時、送春歸後。
把春波都釀作、一江醇酎。約清愁、楊柳岸邊相候。



千年調 蔗庵小閣名曰卮言,作此詞以嘲之。

卮酒向人時,和氣先傾倒。最要然然可可,萬事稱好。
滑稽坐上,更對鴟夷笑。寒與熱,總隨人,甘國老。

少年使酒,出口人嫌拗。此個和合道理,近日方曉。
學人言語,未會十分巧。看他們,得人憐,秦吉了。



最高樓 醉中有索四時歌者,為賦長安道,投老倦游歸。

七十古來稀。藕花雨濕前胡夜,桂枝風澹小山時。
怎消除,須〔歹帶〕酒,更吟詩。也莫向、竹邊孤負雪。

也莫向、柳邊孤負月。閒過了,總成癡。
種花事業無人問,對花情味只天知。笑山中,雲出早,鳥歸遲。



最高樓 吾擬乞歸,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賦此罵之。

吾衰矣,須富貴何時?富貴是危機。暫忘設醴抽身去,未曾得米棄官歸。
穆先生,陶縣令,是吾師。待葺個、園兒名佚老。

更作個、亭兒名亦好。閒飲酒,醉吟詩。
千年田換八百主,一人口插幾張匙?休休休,更說甚,是和非!



新荷葉 和趙德莊韻

人已歸來,杜鵑欲勸誰歸?綠樹如雲,等閒借與鶯飛。
兔葵燕麥,問劉郎、幾度沾衣?翠屏幽夢,覺來水繞山圍。

有酒重攜,小園隨意芳菲。往日繁華,而今物是人非。
春風半面,記當年、初識崔徽。南雲雁少,錦書無個因依。



丑奴兒近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體

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更遠樹斜陽,風景怎生圖畫?
青旗賣酒,山那畔別有人家。只消山水光中,無事過這一夏。

午醉醒時,松窗竹戶,萬千瀟灑。野鳥飛來,又是一般閒暇。
卻怪白鷗,覷著人、欲下未下。舊盟都在,新來莫是,別有說話。



沁園春 靈山齊菴賦,時築偃湖未成

疊嶂西馳,萬馬迴旋,眾山欲東。正驚湍直下,跳珠倒濺,小橋橫截,缺月初弓。
老合投閒,天教多事,檢校長身十萬松。吾廬小,在龍蛇影外,風雨聲中。

爭先見面重重。看爽氣朝來三數峰。似謝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戶,車騎雍容。
我覺其間,雄深雅健,如對文章太史公。新堤路,問偃湖何日,煙雨濛濛。



沁園春 帶湖新居將成

三徑初成,鶴怨猿驚,稼軒未來。甚雲山自許,平生意氣,衣冠人笑,抵死塵埃。
意倦須還,身閒貴早,豈為蓴羹鱸膾哉!秋江上,看驚弦雁避,駭浪船回。

東岡更葺茅齋。好都把軒窗臨水開。要小舟行釣,先應種柳,疏籬護竹,莫礙觀梅。
秋菊堪餐,春蘭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沉吟久,怕君恩未許,此意徘徊。



沁園春

將止酒,戒酒杯使勿近杯汝來前,老子今朝,點檢形骸。甚長年抱渴,咽如焦釜,
於今喜睡,氣似奔雷。汝劉伶,古今達者,醉後何妨死便埋。

渾如此,歎汝於知己,真少恩哉!更憑歌舞為媒。
算合作平居鴆毒猜。況怨無大小,生於所愛,物無美惡,過則為災。
與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猶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則須來。



漢宮春 立春日

春已歸來,看美人頭上,裊裊春幡。無端風雨,未肯收盡余寒。
年時燕子,料今宵、夢到西園。渾未辦、黃柑薦酒,更傳青韭堆盤。

卻笑東風從此,便薰梅染柳,更沒些閒。閒時又來鏡裡,轉變朱顏。
清愁不斷,問何人、會解連環?生怕見、花開花落,朝來塞雁先還。



滿江紅 江行和楊濟翁韻

過眼溪山,怪都似、舊時曾識。是夢裡、尋常行遍,江南江北。
佳處徑須攜杖去,能消幾兩平生屐?笑塵埃、三十九年非,長為客!

吳楚地,東南拆。英雄事,曹劉敵。被西風吹盡,了無陳跡。
樓觀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頭先白。歎人間、哀樂轉相尋,今猶昔。



滿江紅 游南巖和范廓之韻

笑拍洪崖,問千丈、翠巖誰削?依舊是、西風白馬,北村南郭。
似整復斜僧屋亂,欲吞還吐林煙薄。覺人間、萬事到秋來,都搖落。

呼鬥酒,同君酌。更小隱,尋幽約。且丁寧休負,北山猿鶴。
有鹿從渠求鹿夢,非魚定未知魚樂。正仰看、飛鳥卻應人,回頭錯。



滿江紅

敲碎離愁,紗窗外、風搖翠竹。人去後、吹簫聲斷,倚樓人獨。
滿眼不堪三月暮,舉頭已覺千山綠。但試將、一紙寄來書,從頭讀。

相思字,空盈幅。相思意,何時足?滴羅襟點點,淚珠盈掬。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楊只礙離人目。最苦是、立盡月黃昏,欄干曲。



滿江紅 暮春

家住江南,又過了、清明寒食。花徑裡、一番風雨,一番狼藉。
流水暗隨紅粉去,園林漸覺清陰密。算年年、落盡刺桐花,寒無力。

庭院靜,空相憶。無說處,閒愁極。怕流鶯乳燕,得知消息。
尺素如今何處也?彩雲依舊無蹤跡。慢教人、羞去上層樓,平蕪碧。



滿江紅 送李正之提刑入蜀

蜀道登天,一杯送、繡衣行客。還自歎、中年多病,不堪離別。
東北看驚諸葛表,西南更草相如檄。把攻名、收拾付君侯,如椽筆。

兒女淚,君休滴。荊楚路,吾能說。要新詩準備,廬山山色。
赤壁磯頭千古浪,銅〔革是〕陌上三更月。正梅花、萬里雪深時,須相憶。



水調歌頭 舟次揚洲和人韻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摟。
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骨高〕血污,風雨佛狸愁。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倦游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
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水調歌頭

盟鷗帶湖吾甚愛,千丈翠奩開。先生杖履無事,一日走千回。
凡我同盟鷗鳥,今日既盟之後,來往莫相猜。白鶴在何處?嘗試與偕來。
破青萍,排翠藻,立蒼苔。窺魚笑汝癡計,不解舉吾杯。
廢沼荒丘疇昔,明月清風此夜,人世幾歡哀?東岸綠蔭少,楊柳更須栽。



水調歌頭 和馬叔度游月波樓

客子久不到,好景為君留。西樓著意吟賞,何必問更籌?
喚起一天明月,照我滿懷冰雪,浩蕩百川流。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

野光浮,天宇回,物華幽。中州遺恨,不知今夜幾人愁?
誰念英雄老矣?不道功名蕞爾,決策尚悠悠。此事費分說,來日且扶頭!



水調歌頭

我志在寥闊,疇昔夢登天。摩娑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
有客驂鸞並鳳,雲遇青山、赤壁,相約上高寒。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間。

少歌曰:神甚放,形如眠。鴻鵠一再高舉,天地睹方圓。
欲重歌兮夢覺,推枕惘然獨念,人事底虧全?有美人可語,秋水隔嬋娟。



八聲甘州 夜讀《李廣傳》,不能寐,因念晁楚老、楊民瞻約同居山間,
戲用李廣事,賦以寄之。

故將軍飲罷夜歸來,長亭解雕鞍。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識,桃李無言。
射虎山橫一騎,裂石響驚弦。落魄封侯事,歲晚田園。

誰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馬,移住南山?看風流慷慨,談笑過殘年。
漢開邊,功名萬里,甚當年健者也曾閒?紗窗外,斜風細雨,一陣輕寒。



念奴嬌 書東流村壁

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劃」左邊多一橫)地東風欺客夢,一枕雲屏寒怯。
曲岸持觴,垂楊繫馬,此地曾輕別。樓空人去,舊遊飛燕能說。

聞道綺陌東頭,行人長見,簾底纖纖月。舊恨春江流未斷,新恨雲山千疊。
料得明朝,尊前重見,鏡裡花難折。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



念奴嬌 賦雨巖

近來何處有吾愁?何處還知吾樂?一點淒涼千古意,獨倚西風寥廓。
並竹尋泉,和雲種樹,喚作真閒客。此心閒處,不應長藉邱壑。

休說往事皆非,而今雲是,且把清尊酌。醉裡不知誰是我,非月非雲非鶴。
露冷風高,松梢桂子,醉了還醒卻。北窗高臥,莫教啼鳥驚著。



念奴嬌 登建康賞心亭,呈史留守致道

我來弔古,上危樓贏得、閒愁千斛。虎踞龍蟠何處是?只有興亡滿目。
柳外斜陽,水邊歸鳥,隴上吹喬木。片帆西去,一聲誰噴霜竹?

卻憶安石風流,東山歲晚,淚落哀箏曲。兒輩功名都付與,長日惟消棋局。
寶鏡難尋,碧雲將暮,誰勸杯中綠?江頭風怒,朝來波浪翻屋。



木蘭花慢 席上呈張仲固帥

興元漢中開漢業,問此地、是耶非?想劍指三秦,君王得意,一戰東歸。
追亡事、今不見,但山川滿目淚沾衣。落日胡塵位斷,西風塞馬空肥。

一編書是帝王師,小試去征西。更草草離筵,匆匆去路,愁滿旌旗。
君思我、回首處,正江涵秋影雁初飛。安得車輪四角,不堪帶減腰圍。



木蘭花慢 中秋飲酒將旦,客謂前人有賦待月無送月者,因用天問體賦

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東頭?
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中秋?飛鏡無根誰系?嫦娥不嫁誰留?

謂經海底問無由,恍惚使人愁。怕萬里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
蝦蟆故堪浴水,問雲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齊無恙,雲何漸漸如鉤?



木蘭花慢 滁州送范倅

老來情味減,對別酒,怯流年。況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圓。
無情水,都不管,共西風只管送歸船。秋晚蓴鱸江上,夜深兒女燈前。

征衫,便好去朝天。玉殿正思賢。想夜半承明,留教視草,卻遣籌邊。
長安故人問我,道愁腸〔歹帶〕酒只依然。目斷秋霄落雁,醉來時響空弦。



摸魚兒 淳熙已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
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只有慇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
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閒愁最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水龍吟 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捨,怕應羞見,劉郎才氣。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水龍吟 為韓南澗尚書壽甲辰

歲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長安父老,新亭風景,可憐依舊!
夷甫諸人,神州沉陸,幾曾回首!算平戎萬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君知否?

況有文章山鬥,對桐陰、滿庭清晝。當年墮地,而今試看,風雲奔走。
綠野風塵,平章草木,東山歌酒。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先生壽。



水龍吟 過南劍雙溪樓

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
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滄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
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賀新郎

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聲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



賀新郎

悵平生、交遊零落,只今余幾?白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一尊搔首東窗裡。

想淵明、停雲詩臼,此時風味。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雲飛風起。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賀新郎 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之

老大那堪說!似而今、元龍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來高歌飲,驚散樓頭飛雪。
笑富貴、千鈞如發。硬語盤空誰來聽?記當時、只有西窗月。重進酒,換鳴瑟。

事無兩樣人心別。問渠儂:神州畢竟,幾番離合?汗血鹽車無人顧,千里空收駿骨。
正目斷、關河路絕。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賀新郎 用前韻送杜叔高

細把君詩說:悵餘音、釣天浩蕩,洞庭膠葛。千尺陰崖塵不到,惟有層冰積雪。
乍一見、寒生毛髮。自昔佳人多薄命,對古來、一片傷心月。金屋冷,夜調瑟。

去天尺五君家別。看乘空、魚龍慘淡,風雲開合。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銷殘戰骨。
歎夷甫、諸人清絕!夜半狂歌悲風起,聽錚錚、陣馬簷間鐵。南共北,正分裂!



賀新郎 賦水仙

雲臥衣裳冷。看蕭然、風前月下,水邊幽影。羅襪塵生凌波去,湯沐煙江萬頃。
愛一點、嬌黃成暈。不記相逢曾解佩,甚多情、為我香成陣。待和淚,收殘粉。

靈均千古懷沙恨。恨當時、匆匆忘把,此仙題品。煙雨淒迷僝僽損,翠袂搖搖誰整?
謾寫入、瑤琴幽憤。弦斷招魂無人賦,但金盃的礫銀台潤。愁〔歹帶〕酒,又獨醒。



賀新郎 賦琵琶

鳳尾龍香撥,自開元《霓裳》曲罷,幾番風月?最苦潯陽江頭客,畫舸亭亭待發。
記出塞、黃雲堆雪。馬上離愁三萬里,望昭陽、宮殿孤鴻沒,弦解語,恨難說。

遼陽驛使音塵絕,瑣窗寒、輕櫳慢捻,淚珠盈睫。推手含情還卻手,一抹《梁州》哀徹。
千古事、雲飛煙滅。賀老定場無消息,想沉香亭北繁華歇。彈到此,為嗚咽。



鷓鴣天 讀淵明詩不能去手,戲作小詞以送之

晚歲躬耕不怨貧,隻雞鬥酒聚比鄰。都無晉宋之間事,自是羲皇以上人。
千載後,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若教王謝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塵!

鷓鴣天欲上高樓去避愁,愁還隨我上高樓。經行幾處江山改,多少親朋盡白頭!
歸休去,去歸休,不成人總要封侯。浮雲出處元無定,得似浮雲也自由。



玉樓春

三三兩兩誰家女?聽取鳴禽枝上語。提壺沽酒已多時,婆餅焦時須早去。
醉中忘卻來時路,借問行人家住處。只尋古廟那邊行,更過溪南烏□樹。

玉樓春風前欲勸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未隨流落水邊花,且作飄零泥上絮。
鏡中已覺星星誤,人不負春春自負。夢迴人遠許多愁,只在梨花風雨處。



蝶戀花 送祐之弟

衰草殘陽三萬頃。不算飄零,天外孤鴻影。幾許淒涼須痛飲,行人自向江頭醒。
會少離多看兩鬢。萬縷千絲,何況新來病。不是離愁難整頓,被他引惹其他恨!

臨江仙金谷無煙宮樹綠,嫩寒生怕春風。博山微透暖薰籠。小樓春色裡,幽夢雨聲中。
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



臨江仙

手拈黃花無意緒,等閒行盡迴廊。捲簾芳桂散餘香。枯荷難睡鴨,疏雨暗池塘。
憶得舊時攜手處,如今水遠山長。羅巾浥淚別殘妝。舊歡新夢裡,閒處卻思量。

一剪梅記得同燒此夜香,人在迴廊,月在迴廊。
而今獨自睚昏黃,行也思量,坐也思量。
錦字都來三兩行,千斷人腸,萬斷人腸。雁兒何處是仙鄉?來也恓惶,去也恓惶。



南鄉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上一頁 <<辛棄疾詞全集>>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