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Q版語文

TXT 全文
第一卷第一課 三隻小豬(1)

    從前啊,有一片大森林。森林裡住著七個白雪公主和一個小矮人,而且白雪公主們愛穿著高叉泳衣去打獵(哎呀,不好……不好意思啊,作者又跑題了。真是低能且變態!)。    
    森林裡住著一隻美若天仙的豬媽媽,(聽豬五郎說的)豬媽媽生了三隻可愛的豬娃娃。    
    豬娃娃一天天長大了,豬媽媽想,該是他們獨立生活的時候了。    
    豬長大了,都是要獨立謀生的。於是在孩子們生日這天,她把三隻小豬叫到身邊。    
    豬媽媽語重心長地說:「孩子們啊,你們爹死得早,是你們娘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們餵養大的……」    
    大兒子:「媽!你用屎尿餵我們?!」    
    豬媽媽:「咳咳……大人講話小孩子不要插嘴!我辛辛苦苦終於把你們拉扯大,現在你們五歲了,該各自出去成家立業啦。媽媽以後再也不管你們了……」    
    三隻小豬:「……」    
    豬媽媽:「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我知道你們乍聽到這個消息一定很震驚,很傷心,很吃不消,以為媽媽太狠心不要你們了。但是,這是上天安排的,上天安排是最大的,沒辦法的。自謀生路對你們來說可能有點兒殘酷,但是你們要記住,世界上沒有過不去的坎。靠自己的雙手吃飯是光榮的,只要努力付出,就不會餓死。孩子們,別難過了,打起精神來!」    
    「太cool啦!」     
    「解放了!」     
    「以後再不用聽你的嘮叨了!」    
    「可以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     
    「再不用刷牙嘍!」    
    「讓作業見鬼去吧!」     
    「我們怎麼會難過?媽媽,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    
    三隻小豬高興得近乎瘋狂。    
    豬媽媽後腦勺滴下一顆大汗:「……」     
    老三:「媽媽,我們要走了。臨走前,我想問個我一直想不通的問題。」    
    豬媽媽:「孩子,問吧。」    
    老三:「你和爸爸為什麼給我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豬媽媽:「哦,是……是這樣的。你爸他們部落有個傳統,孩子生下來後,父親出門看到的第一樣東西就是孩子的名字。你大哥出生時,你爸剛出門就看見一頭大象,所以你大哥就叫『大象』;你二哥出生時,你爸在門口看到了飛碟,所以你二哥就叫『飛碟』。狗屎,現在你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如何來的吧。」    
    老三仰天大哭:「天!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啊!嗚嗚嗚——」    
    就這樣,三隻小豬離開了媽媽,離開了家,來到了森林的另一端。    
    擺在他們面前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房子,沒有房子怎麼安身呢?    
    老大說:「這個不難,我們可以在地上打個洞,住在地洞裡。」    
    老二說:「開玩笑,有誰聽過豬會打洞?我們的爸爸又不是老鼠!我看,我們還不如在樹上築巢呢。」    
    老大冷笑了一聲:「哼,築巢?你先爬到樹上我看看。豬要是會爬樹,雞都能尿銀子啦!」    
    老三狗屎實在忍不住了,大聲喊道:「嗨!大哥、兩哥,你們豬腦子啊,還打洞、築巢呢!你們腦袋觸雷了吧?」    
    老二說:「老大,老三罵我們是豬腦子。另外,老三,跟你說過多少遍了,雖然兩和二是一個意思,但是你叫我『兩哥』,我還是覺得不爽!」    
    老大:「……」    
    老三:「我們豬住豬圈天經地義,大家必須蓋個豬圈住。」    
    老大和老二說:「好是好。但是蓋豬圈要有材料才行,我們沒錢買材料怎麼辦?」    
    老三:「我們可以打工賺錢買材料蓋豬圈呀。」    
    老大:「那我們在沒有賺到足夠多的錢以前,該住在哪裡呢?」    
    老三:「哦!那我們暫時先打地洞或築巢住下吧。」    
    結果老大和老二把狗屎狂毆了一頓,最後經過商量,他們隨隨便便在地上畫了一個圈當豬圈,湊合著就住下了。    
    接著,三隻小豬開始打工賺錢。老大在一家食品廠找到了工作,一個月後就被辭退了。老闆對他說:「求你了,快走吧。我這裡是工廠,不是食堂耶,我都快被你吃倒閉啦!」    
    老大拿著一個月的工資,心想:有什麼了不起,老子早就不想幹了,這些錢也夠買些茅草了,我就蓋個茅草豬圈吧。    
    於是,老大蓋了一個茅草豬圈。    
    老二找到一份打字員的工作,上班經常遲到不說,打字的時候他竟能睡得著,搞得鍵盤上都是口水。一個月後他也被辭退了。    
    老二拿著一個月的工資買了些木頭,然後蓋了一個木頭豬圈。    
    老三就比較幸運了,由於魔鬼身材,他被火腿廠聘請為形象代言人。工資高,幹活還不累,每天只要擺擺pose,拍拍照片,出席一下記者會就可以了。於是,他貸款蓋了一個豪華豬圈,四室兩廳兩衛,裝修豪華,很是氣派。    
    


第一卷第一課 三隻小豬(2)

    下面,反面人物出場了。    
    人物介紹:    
    姓名:噴氣老狼    
    性別:雄性    
    年齡:二十六歲    
    民族:漢    
    籍貫:蚌埠    
    婚姻狀況:未婚    
    血型:W    
    三圍:36 21 36    
    興趣愛好:調戲小動物,在深夜對著月亮唱歌    
    最崇拜的人:邁克老狼    
    最尷尬的事:大便忘帶手紙,只好用尾巴擦    
    必殺技:無敵金剛大氣吹    
    QQ號:124838197    
    記者:「嗨!噴氣老狼,聽說你的	『無敵金剛大氣吹』很厲害,你是怎麼煉成的呢?」    
    噴氣老狼:「其實我也沒怎麼練習,就是天生吹氣厲害,因為我的肺比較大。」    
    記者:「肺大?」    
    噴氣老狼:「是啊,我天生肺氣腫。」    
    記者:「那你現在成名人了,會有很多人崇拜你,最近又傳出了不少緋聞,會不會感覺到有壓力?」    
    噴氣老狼:「壓力肯定是有的了,既然我選擇了這一行,也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記者:「你對未來是怎麼打算的呢?」    
    噴氣老狼:「哦,我打算今天去找點兒好吃的,然後大便,然後美美地睡一覺。」    
    記者:「好大的理想啊!」    
    噴氣老狼吹著口哨上路了,他一邊走一邊想:今天一定要吃一大頓鮮肉!對,我要吃大象!我要吃河馬!我要吃恐龍!耶!    
    頭頂飛過一隻貓頭鷹:「呱呱--白癡!傻瓜!」    
    噴氣老狼自語:「嗯,還是找點兒兔子、野雞之類的吃吧。」    
    沒走多遠,他就發現三隻小豬的豬圈。    
    噴氣老狼:「咦?這裡怎麼多了三個雞窩?」    
    貓頭鷹:「呱呱——是豬圈!傻瓜!」    
    噴氣老狼:「豬圈?裡面不會住著惡狗吧,對,投顆鼻屎進去試探一下。」    
    噴氣老狼正欲挖鼻孔,轉念一想:「真是腦袋地震了,豬圈裡怎麼可能住著狗?我真是個做事謹慎的孩子啊!」    
    於是,他對著老大的豬圈裡喊:「喂——有人嗎?」    
    「絕對沒有!」    
    「那你不在裡面嗎?」    
    「我是豬——」    
    「太好啦!豬豬,快給我開門!我是狼狼。」    
    「狼狼?聽名字就不像好人,我才不開門呢。你是大灰狼,會吃掉我的!」    
    噴氣老狼眼珠一轉,說:「我想你是完全誤會了,我怎麼可能吃你呢?難道你沒聽過那首兒歌嗎:大灰狼,白又白,兩隻耳朵豎起來,愛吃蘿蔔和青菜,一蹦一跳真可愛……」    
    老大後腦勺滴下一顆大汗:「別整這些沒用的了。就是不開門,我要睡覺了,請回吧。」    
    噴氣老狼凶相畢露,叫道:「好!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就不客氣了,看吹!」他努力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就對著老大的豬圈猛地吹了一口氣。    
    噴氣老狼可不是浪得虛名,這一吹果然是驚天地泣鬼神。老大那茅草做的豬圈頃刻間就被吹飛了。老大還在那裡搓腳呢,房子「撲騰」一聲就沒了,嚇得他拔腿就跑。噴氣老狼追了上去。老大連忙跑進了老二的那個用木頭蓋的豬圈,並把門鎖死。    
    老大慌慌張張地對老二說:「二弟,不好啦,有一隻大灰狼把我的豬圈吹飛了!」    
    老二:「靠!你在說科幻片吧。大灰狼能把豬圈吹飛,那他能不能把火箭吹上天呀?大哥,你腦袋進灰了吧,想到我這裡蹭飯就直說吧。」    
    老大正欲解釋,大灰狼已經追到了老二的木頭豬圈前,老狼冷笑了一聲,然後運氣對著豬圈使勁吹氣。雖然木頭豬圈比較結實,但在老狼的大力金剛吹之下沒有撐到十秒鐘,房子就飛了。    
    房子突然從自己頭頂飛走了,驚得老二大叫:「哇靠!誰把天窗開那麼大!」    
    老大急忙拉著老二就跑,老狼跟在後面邊追邊笑:「哈哈,原來有兩隻豬哇!看你們往哪裡跑!抓住你們,一隻做肉鬆,一隻做東坡肉!Oh,yeah!你們還是別跑了,豬還能跑得過狼?!啊哈哈!」    
    老大和老二:「呼哧……呼哧……就不信八條腿跑不過你四條腿!呼哧……」    
    拐了個彎,哥倆跑進了老三的超級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次世代風格豪華公寓式豬圈。    
    老三見老大老二來到自己家裡,很奇怪,問:「大哥、兩哥,什麼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老大:「老三,你怎麼知道我們是被吹來的?」    
    老三:「看髮型嘍!」    
    老二:「老三,快把門關上,有只會吹氣的大灰狼要吃我們,把我們的房子都吹飛啦!」    
    老三吃了一驚,說:「啊?大灰狼?吃我們?太可怕了!不過沒關係,我這裡很安全,他是吹不垮豪華豬圈的。」    
    噴氣老狼追到老三的豬圈前,二話不說伸著脖子就開吹。可是無論他怎麼吹,這個超級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次世代風格豪華公寓式豬圈還是紋絲不動。老狼不斷地吸氣,不斷地吹……    
    老三通過門上的貓眼看了半天,然後通過對講器朝著老狼喊話:「嗨!老狼先生,你現在是不是很暈?」    
    噴氣老狼:「奇怪了,還真暈哩!」    
    老大、老二問:「三弟,他怎麼就頭暈了呢?」    
    老三:「廢話,你吹吹看,你會也暈!」    
    吹了半天,噴氣老狼實在拿這個豬圈沒有辦法。於是,他歇了歇,然後繞著豬圈轉了一圈,發現豬圈頂上有一個煙囪:「哈哈,有了,我從煙囪鑽進屋子。」    
    老狼爬上了屋頂,大頭朝下向煙囪裡爬去。    
    可是——    
    老狼的屁股實在是太大了,被卡在了煙囪裡,下也下不去,上也上不來,十分狼狽,大喊救命!(可見保持身材是多麼重要!)    
    小豬三兄弟乘機將老狼拽了出來用繩子捆上,抬到了屋中。    
    老大「呸」了一灘粘痰在老狼臉上說:「哼!我看你還神氣不,看我怎麼收拾你!」    
    噴氣老狼哭喪著臉說:「你們這群豬,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敢碰我?!我可是天帝派下來管理群獸的大王,不信你可以跟著我去森林裡走一趟!」(咦?這句話怎麼這麼熟悉?我靠!是《狐假虎威》裡的,我強烈要求換作者!)    
    老三踢了老狼一腳說:「哈哈!現在由不得你了,你不是很會吹氣嗎?我會讓你發揮餘熱的!」說完,朝老大、老二投去了神秘的一笑。    
    原來,老三買了一台綠色風力發電機,但是森林裡風力很小,一直沒派上用場。現在有了噴氣老狼就不同了,把他綁在風機旁邊,威脅用風油精抹眼睛來逼他吹氣!    
    就這樣,三隻小豬用上了清潔環保的能源。    
    記者:「噴氣老狼先生,請問你現在最想說的一句話是什麼?」    
    噴氣老狼哭道:「我要找媽媽,我要媽媽!讓媽媽把這個狗屁作者吃掉!他也太沒有自然常識了吧,狼還能被豬整成這樣?!傳出去我還怎麼混啊!媽媽呀!嗚嗚嗚——」    
    老大、老二也搬進了老三的豬圈,一起砍柴,一起做飯,一起嘲笑噴氣老狼。    
    一起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他們由衷地對老三說:「你是光,你是電,你是我們的SUPER STAR!」


第一卷第一課 課後習題

    課後習題    
    一、選擇題    
    1.豬媽媽為什麼將三隻小豬趕出家門?(  )    
    A.她想找個老伴,又怕孩子們反對。    
    B.她想獨霸家裡的電視遙控器。    
    C.她患了絕症,怕拖累孩子們。    
    D.更年期綜合症的過激反應。    
    2.你認為下列哪種工作最適合小豬們做?(  )    
    A.春節聯歡晚會導演    
    B.大陸歌手    
    C.國企老總    
    D.國家足球隊隊員    
    3.噴氣老狼要QQ號幹什麼用?(  )    
    A.釣馬子    
    B.騙小動物出來見面,然後咪西她。    
    C.聯繫作者,方便約稿。    
    D.在網上發佈小道消息。    
    4.為什麼噴氣老狼吹不倒小豬老三的房子?(  )    
    A.已經吹倒兩個豬圈,再吹倒的話,別人會以為他是拆遷辦的。    
    B.因為老三的房子心理素質好。    
    C.因為老三經常看《青年文學·校園版》。    
    D.因為老三的心中充滿愛!    
    二、連線題    
    請將小豬三兄弟和他們所蓋的豬圈用透明膠布連起來:    
    老大   價廉物美節日特惠家庭裝飾綠草茵茵豬圈    
    老二巨奢侈阿拉伯油王私人專用公寓式豬圈    
    老三   貼近自然環保排放之實木防潮豬圈    
    三、塗鴉題    
    請在下面的這隻豬身上寫下你仇人的名字,再找些針往上扎。    
    ****************************圖    
    四、實踐題    
    在家長的幫助下,在自己家的陽台上蓋一個豬圈,然後在裡面養幾隻貓咪。觀察貓咪的反應。    
    五、聯想題    
    如果你是一隻粉嫩可愛的小豬豬,被媽媽趕出了家門,你將如何去弄一套房子呢?    
    在你心目中理想的房子是怎樣的呢?    
    開發商如果欺騙了你,該怎麼辦呢?    
    你會在哪家銀行辦按揭?    
    你會把房子裝修成什麼風格呢?    
    裝修完了,你會不會請本文作者林長治大帥歌去你家做客呢?    
    


第一卷第二課 一件小事(1)

    我從老家蚌埠跑到京城,一轉眼已經六年了。其間耳聞目睹的時髦東西,時髦人,算起來也很不少;但在我心裡,都不留什麼痕跡,倘要我尋出這些人和物的影響來說,便只是增長了我的壞脾氣——老實說,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地看不起人。    
    但有一件小事,卻於我有意義,將我從壞脾氣裡拖開,使我至今忘記不得。    
    這是西元二二年的冬天,大風刮得正猛,我因為生計關係,不得不一早在路上走。一路幾乎不見人,我攔到了一輛夏利出租車,叫他給我拉到www.hawa.cn網絡公司。    
    一上車,就聽見司機說:「嗨!哥們真是有眼光呀!馬路上這麼多車你不攔,偏偏看中我的車。不錯,我的車特點就是快!」    
    上路後,我發現計價器有問題,就提出置疑。    
    「對啊,我的車特點就是快呀——表跳得快!」    
    「靠est!你還有沒有點兒職業道德,誰的計價器上也不能一百元、一百元地跳吧!」    
    「哥們,放心吧!我這表壞了有些日子了,待會兒,你到了地方,就按照表上顯示的錢數除以一萬就OK啦!我不會坑你的。」    
    由於車開得快,剛進建國門,忽而從車的觀後鏡上看到我們的車帶著了一個人,這人慢慢地倒下了。    
    跌倒的是一個時髦女孩,金黃的染髮,衣著很性感。伊從馬路上突然向車前橫截過來,司機已經讓開道,但伊的坤包帶子還是被我們車的觀後鏡掛到了,幸而司機早踩了剎車,否則伊定要栽一個大馬趴,跌到頭破血流了。    
    伊伏在地上,司機已經嚇傻了。我料定這小蹄子並沒有傷,又沒有別人看見,便很怪她不遵守交通法規,要自己惹出是非,還耽誤了我的時間!    
    我便對司機說:「沒事兒,走你的吧。」    
    司機毫不理會,或者並沒有聽到,走下車子,扶那女孩慢慢起來,攙著臂膊立定,問伊說:「小姐,你趴在地上拜神啊。拜神好耶,不過,拜我的車,車就不一定能保佑你了。」**********************************2    
    女孩:「嗚嗚嗚嗚嗚嗚——你死定了!你把我撞傷了!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誰嗎?你敢撞我?!」    
    司機:「請問你男朋友是誰啊?」    
    女孩:「說出來嚇死你!我男朋友就是吃人不吐骨頭倒吐葡萄皮、江湖人送雅號:『愛穿燈籠褲的時尚青年』——林長治!呼哈呼哈!」    
    司機:「……」    
    我想,我親眼見你慢慢倒地,怎麼會摔壞呢,裝腔作勢罷了,這真可憎惡。我見得多了,分明是想訛詐嘛。也怪司機多事,正是自討苦吃,現在你自己想辦法去。    
    司機連忙攙著伊的臂膊,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我有些詫異,忙看前面,是一所交通崗亭,大風之後,外面也不見人。這司機扶著那女孩向那崗亭走去。    
    我這時突然感到一種異樣的感覺,覺得司機滿身油污的背影霎時高大了,而且越走越大,須仰視才見。而且他對於我,漸漸地又幾乎變成一種威壓,甚至於要搾出我皮短裙下面藏著的「小」來。    
    是啊,那女孩如果是真的被撞傷了呢?    
    我們立刻離去,那樣的話,在她的心靈中就會留下陰影,使她對社會失去信心,將來結婚生子,她的這種失望,又會傳染給孩子……這樣一傳十,十傳百,整個人類就會變得更加自私冷漠,然後就會滅絕,然後蟑螂就會統治地球……後果不堪設想!幸虧還有像司機師傅這種真誠的人,好感動啊!    
    後來,交通崗亭裡來了個交警,對我說:「你自己打其他車罷,他不能拉你了。」    
    我沒有思索地從外套袋裡抓出一大把銅元,交給巡警,說:「請你給他。」    
    交警:「哎?這是什麼東東?」    
    我很詫異,心想:這個交警別不會是個傻子吧?!連錢都不認得。於是,我對他說:「同志,這個東西叫銅元,就是錢啦!錢!!你懂嗎?你可以用這個東東買東東,買小熊餅乾呀,買棒棒糖和羊肉串呀。」    
    交警哭了,說:「你有人民幣嗎?」    
    ……    
    這事到了現在,還是時時記起。我因此也時時煞為苦痛,努力地要想到我自己。這些年來,不論國際還是國內發生了much多的大事,對我來說獨有這一件小事,卻總是浮在我眼前,有時反更分明,教我慚愧,催我自新,並且增長我的勇氣和希望。    
    二零零四年五月。    
    


第一卷第二課 一件小事(2)

    跟帖一:    
    大家好,我就是那個司機耶!屁大點兒事兒,樓主還要把它寫出來,真無聊!那天的事情是這樣的,話說有一位青年,英俊而且富有智慧,在上天賜予他變身成為動感超人的能力之前,暫時委屈自己當個出租車司機。不用說,這位青年就是小弟我啦,作為一名有理想有追求的出租車司機,我一直在苦練一門絕技,我稱它為「用觀後鏡掛住姑娘的坤包帶子並把她慢慢帶倒而不讓她受傷的絕技」。    
    這門絕技乍一聽可能讓人感覺摸不著頭腦,其實說穿了很簡單,就是製造一小點兒交通事故,來引發一次美麗的邂逅嘛!    
    那天正是我神功練成出關的大好日子,沒想到一上路就遇見了一位如此美麗性感的金髮女孩,哇塞!這就是傳說中的春天!春天來了!    
    雖然她口口聲聲說自已已經有男朋友了,但是我決心堅持到底不放棄,她男朋友不就是個「愛穿燈籠褲的時尚青年」嗎?那我就更進一步,整一件三千瓦燈泡小裌襖來奪取她的芳心!那天回去我就買了五十個六十瓦的白熾燈泡,目前正在加緊製作中,很快就能穿出來與大家見面了!金髮姑娘,你可要等著我!哇哈哈哈哈哈哈——    
    跟帖二:    
    嗨!我是那個被撞的時髦女孩,大家都叫我蠟筆小丸子,請大家多關照!    
    那天,我要去馬路對面的超市給我男朋友買尿不濕。走人行天橋太遠,我就選擇了橫穿馬路。    
    剛走到馬路中間,就發現遠處疾馳而來一輛夏利車。我一眼就瞅見車的副駕駛位上坐著一位帥哥,於是我馬上日觀天象,掐指一算,哎呀,媽呀!這一算不要緊,中國文壇的未來之星被我碰到了!他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哇!而且人長得帥,又有修養,這是我那個冬瓜男朋友沒法比的。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    
    於是,我在車開過我身邊時,故意將包帶掛在了倒車鏡上面,準備佯裝摔倒以博得帥哥的同情。誰想,原來撞車一點兒都不好玩,我被巨大的力量給拽倒了,擦破了胳膊。胳膊雖然火辣辣地疼,但是我仍不忘向車裡的帥哥猛拋媚眼,希望他能下車來攙扶我,然後留電話號碼給我,然後結婚,然後帶孫子去迪斯尼玩……    
    可是這個帥哥好像很冷酷耶!完全不拿正眼瞧我,嘴還一撇一撇的,好像誰欠他錢似的。這傢伙真是不解風情,多少天沒餵食了啊?一點兒也不歡實。    
    該來的不來,不該來的卻來了,那個白癡司機下了車,把我扶起來,非要帶我去醫院。我說:「不用了,我這兩天在練蛤蟆功,就是來馬路上試試,沒事兒。你去把你車上的那人叫下來,我教他兩招,你們就走吧!」    
    該死的司機竟然不同意,非要說我腦子被撞傻了,硬把我拖進了醫院。    
    來到附近的一家醫院,一進門,司機就喊道:「大夫,大夫,這個女孩被我撞了,快給看看吧!咦?大夫,你這套工作服挺別緻的啊,好久沒來醫院了,沒想到大夫都不穿白大褂啦!嗯,不錯!比白大褂顯得威武,氣派!」    
    交警:「同志,你腦子被雞撓了啊!這裡是交通崗亭!靠ed!這麼傻也能開車。來人哪,把他送到交通法規學習班,先學個五十年再說!我叫你不認識交通崗亭!」    
    就這樣,這個熊人司機,被帶走了,而我也只好繼續去給我男朋友買尿不濕。唉!    
    這就叫做:凱子沒釣到,反惹一身騷!    
    跟帖三:    
    樓上的還不趕快回家給我洗衣服,在這裡瞎磨嘰啥!你們好,我是蠟筆小丸子的男朋友——林長治。第一次在這麼正式的文章裡出現,我好緊張呀。    
    不要聽這娘們胡扯,我哪有那麼粗魯?而且我也不可能有那個難聽的外號,其實我的外號是這個:「身著正義蝙蝠衫的蜘蛛俠」!大家一定要記住我喲。哎呀!這麼多人看到我的名字,人家好害羞嘛!    
    跟帖四:    
    各位朋友,各位來賓:我就是那個交警,作為一名交警,除暴安良,拯救世界,維護和平,清潔宇宙,美化物質和反物質世界,這些——其實都是些工作附加的性質,我的主要本職工作還是要維持良好的交通次序!順便觀察一下路上的人群,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像犯罪分子,火星人等。    
    我看人的眼光特別准,隔三米之外就能看出他是男是女!那天的事情全多虧了我銳利的眼光,敏捷的身手,熊的力量!鷹的眼睛!狼的速度!兔子的尾巴……這樣才及時地叫來了救護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送女孩上了醫院,讓司機留下來作筆錄,同時快速趕出門鑒定了那位精神病乘客並叫車送他到了醫院!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只用了不到十秒鐘,大家不要太崇拜我哦!    
    跟帖五:    
    終於該我出場了!我就是那個計價器!沒辦法,天生運動狂,我跳得快!一般一公里我能跳出一萬多塊錢!我覺得這樣才過癮,才有男子漢魄力。那種慢吞吞,磨不拉嘰,一公里才跳一塊多錢,像小腳女人一樣的計價器,我真想放個屁給他們吃。    
    別看我長得方頭方腦,其實我挺溫柔的。對於愛情,我也有自己的憧憬。我的夢中情人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有身材,有長相,有知識,有money的「四有」小妞計價器,嘿嘿。    
    跟帖六:    
    哇p!樓上的,你是一個計價器耶!哪來那麼多的廢話。瞧你那傻樣!還「對於愛情,我也有自己的憧憬」呢!    
    你省省吧,我就沒見過你這麼方的癩蛤蟆!    
    嘿嘿,我是那個觀後鏡,成天地向後看,看得我脖子好酸啊。而且,整個汽車上,我是最容易受傷的,不是被刮了就是被碰了。這不,前幾天,我還被那個女孩給碰了,碰了我,也不說聲「對不起」,沒教養!唉!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傷腦筋!    
    跟帖七:    
    別攔著我!我要說,我要說!我就是那個交警崗亭。    
    天天關著那些交警,無聊死啦!你們哪位行行好,也放進來幾隻猴子讓我關關吧!    
    跟帖八:    
    還有我呢!我是那條路!你們天天壓在我身上,用輪子軋我,用腳踩我,還在我頭上拉屎。這些我都忍了,你們幹嘛還要在我身上挖一個一個的洞,還用鐵蓋子蓋上,你們什麼意思?!我要在你臉上這樣做你舒服嗎?還有,我好好的臉上,你們用白油漆畫得一道一道的,你要覺得美,怎麼不在自己臉上畫!    
    跟帖九:    
    我是那把珠圓玉潤的銅元,我又銅又圓。五百個我們就是一吊子錢。那麼請問:半吊子我們是多少?對!是二百五!靠!沒想到「二百五」這麼猥瑣的詞語竟然是出自我們銅元。好,樓上跟帖的全是半吊子!    
    跟帖十:    
    本來不想來的,看到這裡這麼熱鬧,就說兩句吧。我是那個「小」!我招誰惹誰了呀!平白無故地把我給「搾」出來了。本來人家藏得好好的,現在暴露在外面,好冷啊!    
    


第一卷第二課 一件小事(課後習題)

    課後習題    
    一、選擇題    
    1.本文作者那天坐的那輛出租車有什麼特點?(   )    
    A.好色    
    B.性子急躁    
    C.飛行平穩    
    D.撞人準確度高    
    2.造成這次事故的原因是什麼?(   )    
    A.作者頭太大,影響了司機的視線。    
    B.司機一邊睡覺一邊開車。    
    C.那女孩橫穿馬路,並且穿著暴露,使司機無法專心駕駛。    
    D.《青年文學·校園版》太好看了!    
    3.作者皮短裙下面藏著的「小」到底是什麼東西?(   )    
    A.小兵張嘎    
    B.小紅帽    
    C.小籠包    
    D.小氣鬼    
    E.小內褲    
    二、填空題    
    1.文中被撞女孩的男朋友的外號是___ ____。當天她過馬路是為了給他買___ ____。    
    2.那女孩如果是真的被撞傷了呢?我們立刻離去,那樣的話,在她的心靈中就會留下___ ____,使她對社會失去___ ____,將來結婚生子,她的這種___ ____,又會傳染給孩子……這樣一傳十,十傳百,整個人類就會變得更加___ ____,然後就會滅絕,然後___ ____就會統治地球……後果不堪設想!    
    三、連線題    
    請將下列在跟帖裡出現的名詞和他們的特點用三八線連接起來。    
    出租車司機      活潑時髦    
    作者            天生運動狂    
    被撞女孩        膚白貌美    
    計價器          羅裡八嗦    
    觀後鏡          忍辱負重    
    林長治          自私冷漠    
    交警            神氣活現    
    銅元            天生倒霉蛋    
    交警亭          畏寒怕光    
    那個「小」      空洞無聊    
    四、縮寫題    
    請將本文縮寫,不要超過十個字。    
    (參考答案:一群神經病!)    
    


第一卷第三課 司馬光砸缸(1)

    「施主們好,今天由老衲我來給大家講個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司馬光砸缸』嗯?嗯?不對吧。喂!主持人,你來一下,你讓我來給大家講故事,怎麼選了這麼一個題目?這分明是頑劣小朋友的舉動嘛!砸缸?這麼調皮的小孩也配當故事主角?我呸!我看還是改個題目吧,就叫『司馬光與四十大盜』或者『司馬光與兔子賽跑』再或者『米老鼠與司馬光』,你看如何?」    
    主持人:「導演,換人!」    
    老和尚:「OK,OK!砸缸就砸缸吧!還是先自我介紹一下,老衲我是附近山上《青年文學·校園版》的主持,法號:白雪。師傅為什麼給我起這個法號呢?大家請看我的皮膚,是不是白白嫩嫩、玉潔冰清呢?有興趣的觀眾可以上來摸一下。」    
    主持人:「導演,換人!」    
    白雪大師:「OK,OK!在北宋的時候,有一個小孩,名叫司馬光。司馬光打小就聰明伶俐,才智過人,是遠近知名的神童。一歲的時候就會寫詩,三歲的時候可自己小便了,到了六歲的時候更是不得了啦,他……他就斷奶了!哎?好像順序有點兒混亂耶。    
    「小司馬光與別的孩子不一樣,當別的小朋友們都在玩『泡泡糖』時,他卻在讀書學習;當小朋友們都在吃飯時,他還在讀書學習;當小朋友們都在睡覺時,他仍然在讀書學習。哇P!小超人哇!總之,他是個學習勤奮的好孩子。曾經有人問他:『你為什麼這麼聰明?』他回答說:『其實也沒什麼,我就是把別人用在嗑瓜子兒的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    
    『那你什麼時候嗑瓜子兒呢?』    
    『上廁所的時候。』    
    『……』」    
    「司馬光家所在的村子裡有一家染房,染房後院有一百多個兩米多高的染布的大缸。司馬光和小夥伴們經常在這個後院玩耍。別的小朋友在這裡大都是玩捉迷藏或者抓蛐蛐兒,而司馬光卻發現這些裝著染料的大缸由於染料裝的多少有別,液面高低不同,既而用磚頭敲擊它們時發出的聲音也音高各異,這個發現使司馬光欣喜若狂,沒事就來這裡敲這些大缸,奏出美妙的音樂。」    
    「這天司馬光和小強、歪頭、小紅、還有芳芳又在染房後院玩。歪頭他們在玩捉迷藏遊戲,司馬光則在一旁敲缸。」    
    「小強:『小光,求你了,別敲了,你還想讓人活不?』」    
    「芳芳:『是啊是啊,要敲你也敲首流行點的,成天的就是這一首《縴夫的愛》,多妨礙我們健康茁壯地成長呀!』」    
    「司馬光:『好吧,今天我就為大家演奏一首剛學的《愛在菜園前》吧!』」    
    「小紅:『好耶!小光,我好好崇拜你!』」    
    「歪頭:『別磨唧了,小強,輪到你捉我們了,我們可開始藏了啊!』」    
    「小強:『好!我閉上眼數到十,你們快藏。好,開始數,十!數完收工。哈哈!歪頭,捉到你啦!』」    
    「歪頭:『你賴皮!哪有你這樣數的。要這樣數才行: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明白了嗎?』」    
    「小強把臉貼在歪頭的臉上撒嬌說:『人家還是一個五歲的小孩,不要要求得這麼苛刻嘛。』」    
    「歪頭:『傷腦筋!你照著數吧!』」    
    「小強閉上眼睛,開始數:『一大大,二大大……』」    
    「與此同時,其他小朋友也開始藏了。芳芳吐絲作了個繭把自己裹在裡面,小紅挖了個坑把自己埋了起來……    
    歪頭:『哇P!來真格的啊!好,看我的!』」    
    「當小強數到八的時候,突然傳來歪頭『啊——』地一聲,人就不見了。」    
    「小強數完十後,開始找人。只見小強左嗅嗅,右聞聞,首先發現了芳芳吐的繭,一把將芳芳拉了出來。」    
    「芳芳:『你真行!我藏得這麼隱蔽你也找得到哇!』」    
    「小強:『你弱智啊,吐繭就吐繭,幹嘛還在繭上面畫上一隻kitty貓,畫得跟企鵝似的,一看就知道是你的風格啦!啊哈哈哈。』」    
    「小強接著找,左嗅嗅,右聞聞,不一會就發現了小紅挖的那個坑,二話不說,小強把小紅給挖了出來。」    
    「小紅:『小強你……』」    
    「小強:『啥也別說。我知道你要問我是怎麼找到你的。的確,你用挖坑藏自己的這個方法確實高明。不過,我要告訴你,我們這是在玩遊戲,請你下次不要把自己埋起來後,還在上面立個石碑,上面竟然還寫著:李大紅之墓,閒人免進。神經病啊你!好,現在只剩下那個呆子歪頭了。哎?奇怪了,平時他都是最好找的啊,他不是躺在地上用個樹葉蓋住臉,就是掛在樹上假裝絲瓜。今天怎麼就找不到他了呢?對了,剛才好像聽到歪頭叫了一聲耶!小紅,芳芳,你們聽見了嗎?』」    
    「小紅和芳芳:『什麼?歪頭叫了?歪頭會叫嗎?』」    
    「小強頭上滴下一顆大汗,又問司馬光:『喂!小光,別敲了,剛才你有沒有聽到歪頭叫了一聲?』」    
    「司馬光:『我聽見了!剛才他啊——了一聲就不見了。這一聲他『啊	』得有氣勢,『啊』得驚姥姥泣爹爹!』」    
    「小強:「啊你個頭!別囉嗦,你到底看見他藏在哪裡了嗎?』」    
    「司馬光:『我哪能知道,你們在捉迷藏,找不到他,說明人家藏得好唄!」    
    「小強:『不對,我總覺得他這一聲啊——得有問題!』」    
    「小紅:『歪頭不會被外星人抓去了吧!』」    
    「芳芳:『小紅,你腦子裡蟲太多了吧!我給你挑挑,這個世界哪有什麼外星人?我看歪頭是升仙啦!』」    
    「司馬光:『別扯了!大家看,這裡有這麼多大缸,歪頭會不會掉進去了呢?』」    
    「小紅和芳芳哭了:『哎呀!好可怕!如果掉進缸裡的話,就會被淹死啊!』」    
    「小強:『快!大家一起喊歪頭!』」    
    「於是小夥伴們一起喊:『歪頭!歪頭!』」    
    「可惜沒有人答應。」    
    「小紅哭道:『完了,歪頭他淹死了,嗚嗚——』」    
    「司馬光:『不要哭,我們趕快救他,說不定還來得及。剛才我聽見他是在那邊的缸旁邊消失的,我們快過去看看!』」    
    「夥伴們來到那個大缸旁邊,大家伸長了脖子或者用力跳起來想看缸的裡面,可惜大家都是小孩,個子不夠高,並且那些缸實在是太高太大了,根本就看不到裡面。」    
    「這時,小紅和芳芳嚇得顫抖起來,說:『不行,我們是救不了歪頭了,趕快回家喊大人來吧!』」    
    「小強:『來不及了,等大人來了,歪頭也該成水鬼了。大家以後就會看見一個歪著頭的水鬼,好可怕呀!我們必須先找個梯子來!』」


第一卷第三課 司馬光砸缸(2)

    「司馬光鎮定地說:『大家不要慌,看我的!』說著,他撿起一塊大石頭砸向大缸。隨著『嘩啦』一聲,大缸破了一個大洞,紅色的染料連同一個人流了出來。大家連忙把那個人扶了起來。靠!竟然是一個外國老頭!」    
    「司馬光用手揪著老頭的臉說:『歪頭!歪頭!沒想到這麼一會兒,你就泡老了!』」    
    「老頭:『哎喲,終於出來了。謝謝你們啊。我不是歪頭,我是聖誕老人!三天前,我路過此地,發現這裡有好多大煙囪,就鑽了進去,沒想到……』」    
    「小強:『你好強啊!在裡面泡了三天都沒事,有一套!那歪頭有救了!』」    
    「司馬光:『大家抓緊時間,繼續救歪頭!』」    
    「芳芳:『這裡這麼多大缸,歪頭究竟掉到哪口缸裡了呢?』」    
    「司馬光:『大家都不清楚,只好一起來砸缸了!快!』」    
    「大家各自找來石頭分頭砸缸。小強砸破了一口缸,裡面爬出一個物體。」    
    「『嗨!大家好。我是天蓬元帥。由於月宮的嫦娥要調戲我,我不從,她就報告給玉帝,玉帝就將我打入凡間。由於沒掌握好落點,就落入了這缸裡。』」    
    「小強:『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跟這兒湊什麼熱鬧?!』」    
    「小紅也砸破了一口缸,裡面又爬出一個人。」    
    「那人說:『謝謝你啊小朋友,我都在這缸裡泡了一個多月了。我叫煞達姆,被迫藏在這裡,千萬不要對別人說喲。』」    
    「芳芳砸的那口缸,裡面也爬出來一個人。爬出來便嚷嚷:『誰啊!誰砸的?不知道我在冬眠哇!真討厭。』    
    芳芳:『你是誰?』」    
    「那人答:『我是青蛙王子,謝謝。』」    
    「就這樣,大缸被一個一個地砸破了,他們救出來一大坨的人。有七個小矮人、兔巴哥、機器貓、劉老根、西瓜太郎、流氓兔以及李亞鵬等,就是不見歪頭。」**************************************************3    
    「這時,小強害怕了,哭道:『不妙,歪頭怕是已經化成了顏料水,嗚嗚——』」    
    「小紅和芳芳也哭著說:『剛才是有個缸砸破了什麼人都沒有哇——歪頭他、嗚嗚——』」    
    「儘管司馬光不相信,但此情此景不得不使人惶恐。」    
    「在小強的提議下,小紅和芳芳採來鮮花紮了個花圈,然後四人抱著花圈來到了歪頭家門口。」    
    「歪頭媽看到他們,後腦勺立馬滴下一顆大汗:『你們這是?』」    
    「小強哭著說:『阿姨,歪頭掉到缸裡淹死了,已經化成了顏料水了呀嗚嗚——』」    
    「歪頭媽:『你們這是玩的哪一出哇?這種遊戲你們還是不要玩罷!』」    
    「芳芳:『阿姨,歪頭和我們玩的時候掉到了染缸裡,就……』」    
    「歪頭媽:『啊喉喉喉,我……我要笑岔氣了,歪頭早就回來了,現在在床上呼著呢!』」    
    「小夥伴們連忙跑到屋裡,歪頭果然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小強把歪頭踹醒,責問:『豬!你沒掉進染缸裡啊!』」    
    「歪頭很奇怪地說:『你說什麼?』」    
    「小紅問:『你怎麼也不打個招呼就自己來家呢?我們還在做遊戲呢!』」    
    「歪頭撓撓頭說:『想大便了,就來家上茅房了。』」    
    「司馬光:『靠est!大便就大便,你『啊——』一聲是什麼意思啊!』」    
    「歪頭:『沒來及,擠到褲子上了,你說啊不啊?!』」    
    「……」    
    「小夥伴們見沒事了後,就各自回家。不一會,大家又不約而同地來到了村邊的土地廟裡。」    
    「司馬光:『小強,芳芳,小紅,你們為什麼不回家而跑到這裡來?』」    
    「小強:『嚇死我了!我看見染房的老闆娘舉著狼牙棒凶神惡煞般的站在我家門口呢!』」    
    「小紅:『是啊!染房老闆娘掛了一身的手榴彈也在我家門口候著啊!』」    
    「芳芳:『對,對!染房老闆娘抗著屠龍大刀在我家門前叫陣呢!』」    
    「司馬光:『奇怪了!染房到底有幾個老闆娘啊!!我家門口也有個染房的老闆娘在埋地雷呢!』」    
    「染房老闆:『嗚嗚——我讓你們幾個小兔崽子砸我的缸!立馬娶四個老婆治治你們!嗚嗚——』」    
    「好了,小朋友們,司馬光砸缸的故事講完了。大家以後要多向他學習,見缸砸缸,遇碗摔碗,做一個做事果斷的好孩子。    
    要說再見了,下次再給你們講故事吧。老衲我還要回去做飯呢!對了,記一下老衲的QQ號和主頁吧,以方便大家聯繫。    
    QQ:124838197    
    暱稱:白雪,主頁:www.hawa.cn     
    886——」


第一卷第三課 課後習題

    課後習題    
    一、聯想題    
    閉上眼睛,帶著微笑,在腦海裡像過電影一樣,想一下白雪大師的臉、芳芳吐的繭、小紅給自己挖的墓、缸裡湧出的那些無聊人,還有扛著大刀的老闆娘……然後看看能不能和你身邊的人對號入坐。    
    二、判斷題    
    1.根據白雪大師的性格,你認為下面那種食品他比較中意?    
    A.醬油拌飯    
    B.QQ糖    
    C.清蒸手榴彈    
    D.麻辣小龍蝦    
    2.歪頭的性格有點兒像《蠟筆小新》中的哪個人物?    
    A.風間    
    B.野原美牙    
    C.妮妮的螞麻    
    D.阿呆    
    3.假如你不小心掉進了有水的大缸裡,你該怎麼辦?    
    A.把水喝乾。    
    B.打電話給司馬光,讓他來救你。    
    C.在下面架上火,把水燒乾。    
    D.先洗個澡,然後用頭把缸撞破。    
    4.這個故事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    
    A.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B.缸多了,什麼東西都可能從裡面爬出來。    
    C.作者腦子裡苔蘚很厚。    
    D.古代的小孩的人身安全問題很嚴峻!    
    E.頑皮的孩子會遭報應!    
    三、計算題    
    這家染房竟然有一百多口染布的大缸,請你估計一下染房一天的營業額。    
    四、塗鴉題    
    這是本文作者帥哥林長治的自畫像,請拿起你的蠟筆,彩筆,剪刀,大頭針,圓規或者磚頭……想怎麼修理,就怎麼修理吧!    
    五、實踐題    
    課後,把家裡的大缸灌滿水,(沒有缸的話,把電飯煲灌滿水也可)然後跳進去裝作好可憐的樣子拚命呼救,看看有多少人搭理你。如果沒人搭理你,你就自己走出來,把缸或者電飯煲砸破。    
    


第一卷第四課 背影(1)

    我和老爸地不相見已兩年多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工作也丟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安徽,打算跟著老爸奔喪回家。    
    到安徽見著老爸,就問他:「老太太是怎麼死的?」    
    老爸擦掉眼淚說:「唉!睡覺睡死的。」    
    「老爸,我都快三十的人了,你能不能講點兒成年人聽的話呀!壽終正寢唄,還睡覺睡死的呢!」    
    「兒呀,其實老太太是氣死的呀!」    
    「不會吧。老太太身體那麼強,八十歲的時候還能玩單臂大迴旋,什麼東西也不至於能氣死她吧。」    
    「唉!都怪我不好,那天非要換台,結果——她看了一集央視版的《射鵰》!」    
    我當時就哭著跪在了祖母的墳前:「祖母呀!你怎麼就這麼撇下我們走了呢?你現在是清淨了,可是我們還要繼續忍受,你知道嗎?央視又要拍《聖鬥士》啦!」    
    這時,彷彿聽見墳墓裡傳來笑聲:「哈哈哈,快點兒拍,快點兒拍!還讓那個姓李的演,我就不相信你們不下來陪我!」    
    我看見滿院狼藉的東西,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至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我冷笑一聲:「呵呵,現在是清淨了,連電視機都被你當了。」    
    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是因為父親沒了工作。所以父親把值錢的東西都變賣典當了。甚至連我心愛的動感超人玩具也被賣了。    
    喪事完畢,老爸要到南京辦事,我也要回北京唸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第二天我就要走。老爸因為有事,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裡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    
    但他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貼。頗躊躇了一會兒,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    
    我勸他說:「老爸,你還是不要去了吧。」    
    老爸堅持說:「現在火車站亂啊!都是老拐子,像你這樣細皮嫩肉的拐賣給河南的寡婦可值錢了,我不放心啊!」    
    我們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    
    行李太多了,有兩個大木箱子,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    
    他便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實聰明過分,總覺得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我們就進了站。    
    腳夫拎著兩隻沉重的箱子跟在我後面。    
    腳夫看見我耳朵上戴的耳機,覺得很奇怪,就問:「少爺,你耳朵塞的那個是啥玩藝兒?」    
    我說:「這叫隨身聽。我在用這個東西聽歌呢。」    
    腳夫:「哇一個塞!高科技啊!這麼屁大點兒的玩意兒,居然還能放出歌來!真是個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時代呀!」    
    我不屑地說:「拜託,你是腳夫,你說這麼有品位的話,搞得我好沒有方向感耶!我戴的這個已經很落伍了,現在的隨身聽只有痰盂蓋子那麼大。」    
    腳夫說:「少爺,你戴的這個也很小,也沒有痰盂蓋子大呀?」    
    我說:「靠!你以為你拎的那兩個箱子裡裝是什麼啊!」    
    腳夫:「難道……I 服了YOU!」    
    好不容易擠上了火車。    
    「嘎嘎!火車上這麼多人哪!沒想到大家素不相識卻都來送你,孩子,你人緣真好。」老爸說。    
    腳夫說:「老爺子,人家也是坐火車的。」    
    我四下看了看,說:「哎呀,人多、沒有座位、沒有空調、沒有開水、沒有抽水馬桶、沒有安全氣囊、沒有視聽設備、沒有兒童遊樂區,鐵路咋這麼多年啦,服務還是這麼差呢?總不能讓我站到北京吧!」    
    老爸說:「嘎子,莫擔心。看我的!」只見他左右搖晃,雙手握拳左右擊打自己的胸脯,嘴裡唸唸有詞:「叮噹法術——變——變——變!」然後從大褂裡拽出一條板凳。    
    腳夫:「耶!叮噹貓?」    
    老爸:「孩子,有了這個可以隨意擺設的板凳,你這一路上就不怕累,不怕乏味了!你看,正著放,它就是一張坐上去很飄逸的板凳,但是當你把它反過來放呢?它就成了既能練功又可以打發時間的梅花樁了。」    
    「但是車廂裡人這麼多,我怎麼練梅花樁?」我說。    
    「哦?還真是個問題。不要怕,看我的!」父親眼睛一亮,單手向上一指,大聲喊道:「賜予我力量吧!我是李——亞——鵬!」    
    腳夫:「哦!希瑞?」    
    「嘩啦!」整個車廂人全跑光了,我和腳夫站在那裡相顧打招呼,假裝不認識老爸。    
    老爸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座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裡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托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裡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真是白托。而且我這樣拽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老爸,你走吧。」    
    他望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台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台,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下身子,吃力地下到鐵軌上。正好走時,被一個戴紅袖章的攔住了。    
    紅袖章凶神惡煞地說:「你知道介是嘛地方嗎?介是鐵道!不是你家大馬路!違反交通規則了你知道不?」    
    老爸低聲賠不是,說:「嚇我一跳,看見你戴個紅袖章,還以為你逮我超生呢!同志,我真沒注意,哦!原來這是鐵道呀,我還以為這長長的,還一道道的,是斑馬線呢!下次一定注意。」    
    紅袖章:「那就行了嘛?違反交通規則,罰款五元!」    
    老爸:「您瞧,這不我給孩子去買點兒橘子帶在火車上吃,您就高抬貴手。」    
    紅袖章:「哦。原來是給孩子買橘子啊!那好說,你給八塊吧!」    
    老爸瞪大了眼睛:「不會吧!剛才五塊,現在八塊?」    
    紅袖章笑了笑,說:「你待會兒買完橘子不是還要回來嘛,來回一共要罰十塊錢,我給你打八折你還不滿意啊。」    
    老爸只得給了紅袖章八塊錢。他跨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雙腿左一蹬,右一撐,就像一隻大蛤蟆,就是上不去。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    
    突然,老爸向後退了兩步,左手掐腰,右手向天空一指,唱道:「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嘿!飛簷走壁莫奇怪,去去就來!」    
    晴天裡打了一個霹靂後,老爸縱身躍上了月台,還在月台上完成了一套「托馬斯全旋」!然後,強忍著呼吸,微笑著向我和腳夫做了個勝利的手勢。    
    腳夫:「靠!傑倫?」    
    我看了一眼腳夫說:「哎,你好時髦耶,什麼都知道!」    
    腳夫:「我只是對時尚的東西比較敏感罷了。你老爸太狠了!這趟活我不收錢啦!」    
    ……    
    我眼淚還沒擦乾,老爸已抱了朱紅的橘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毛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裡很輕鬆似的。    
    腳夫用崇拜的眼光望著老爸,說:「老爺子好身手啊!在哪裡高就啊?」    
    老爸:「呵呵,下崗了。以前在古人類研究所工作。」    
    腳夫:「哇一個塞!科學家呀!」    
    老爸:「哪裡。我是給他們科學家研究用的。」    
    過一會兒老爸對我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    
    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裡邊沒人。」    
    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裡,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老爸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力支持,做了許多大事。那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    
    情鬱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的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    
    我北來後,他寫了一信給我,信中說道,「前些日子我身體欠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連平時愛耍的狼牙棒都掄不起來了,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不過,自從我看了《沙僧日記》,嗨!啥毛病都沒有了,吃什麼拉什麼,身材保持得賊好!現在整個小區的煤氣罐都是我扛呢!」    
    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一九八五年十月在北京。

<<Q版語文>>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