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水是最好的藥

TXT 全文
《水是最好的藥》



***************
*醫療聖經:水是最好的藥第一部分
***************

  也許,你長年患有關節炎、過敏症、高血壓;也許,你正在經受哮喘、糖尿病或腸炎性疼痛的折磨。那麼,請您來讀一讀《水是最好的藥》這本書吧!美國著名醫學博士F·巴特曼會告訴你:你沒病,只是渴了!我們對身體外面的水瞭解得很多很多,但對身體內的水卻知之甚少。						

---------------
序:你瞭解自己身體內的水嗎?
---------------


  你瞭解身體缺水會導致哪些疾病嗎?
  你知道僅僅用水就可以治癒許多慢性疾病嗎?
  也許,你長年患有關節炎、過敏症、高血壓;也許,你正在經受哮喘、糖尿病或腸炎性疼痛的折磨。那麼,請您來讀一讀《水是最好的藥》這本書吧!美國著名醫學博士F·巴特曼會告訴你:你沒病,只是渴了!我們對身體外面的水瞭解得很多很多,但對身體內的水卻知之甚少。如果我們瞭解了水在身體內的具體運行情況,我們就會恍然大悟,我們關於醫療保健的觀念就會隨之發生徹底的改變。我們會驚訝地發現許許多多疾病的病因僅僅是:身體缺水。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人們往往會犯最基本的、災難性的錯誤:當身體急需水時,我們卻給它茶、咖啡、酒或用工業化方法生產的飲料,而不是純淨的天然水。不可否認,茶、咖啡和工業化生產的飲料不僅含有大量水,而且還含有一些對身體有益的物質;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否認:茶、咖啡和工業飲料裡含有大量脫水因子,這些脫水因子進入身體後,不僅讓進入身體的水迅速排出,而且還會帶走體內儲備的水。這就是我們越喝茶和咖啡……就越想小便的原因。一方面我們的身體急需水,發出了口渴的呼喚;一方面我們用茶、咖啡和工業化飲料在糊弄口渴,並沒有真正滿足身體對水的急切需求。久而久之,我們就會麻木;久而久之,水的新陳代謝功能就會紊亂。新陳代謝功能一俟紊亂,身體的某些區域缺水,它發出的信號就不僅是口渴,而會表現出比「口乾」多得多的症狀:
  它們會讓你的腰疼痛;
  它們會讓你的頸椎疼痛;
  它們會讓你的消化道潰瘍;
  它們會讓你的血壓升高;
  它們會讓你哮喘和過敏;
  它們甚至還讓你患上胰島素非依賴型糖尿病。
  ……
  多麼可怕的結果,多麼巨大的災難!
  身體缺水不僅會發出口渴的信號,還會發出各種各樣的患病信號。在《水是最好的藥》中,巴特曼博士總結了自己幾十年的研究成果。
  F·巴特曼博士是亞力山大·佛萊明——盤尼西林發現者和諾貝爾獎得主——的學生,他將畢生精力致力於研究水的治療作用。他不用藥,僅用水,就治癒了3000多名患者。現在,《水是最好的藥》已被翻譯成16種語言,暢銷全球,僅在美國就已印刷了35次。
  難怪有人將這本書與《聖經》相提並論。

//

---------------
第一章為什麼藥物不能治病(1)
---------------


  現在的醫務人員不明白水在人體中的作用有多麼重要。
  藥物可以緩解病情,卻治不好人體的衰老性疾病。
  渴是身體對水的呼喚,這呼喚短促而有力、焦急而難耐,此時,倘若飲一杯清水,身體的呼喚就會停息,因為水滿足了身體的需要,消除了人的焦躁不安。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隨著渴意的消失,人們對水的作用的認識似乎也到此為止。人們很少去思考如下問題:
  水為什麼能解渴?
  水進入身體後是怎樣運行的?
  水在身體內究竟起著怎樣至關重要的作用?
  為什麼身體缺水我們會感到渴?
  身體缺水還有沒有其他的信號和表徵?
  我們對身體外面的水瞭解得很多很多,但對身體內的水卻知之甚少,如果我們瞭解了水在身體內的具體運行情況,我們就會恍然大悟,我們關於醫療保健的觀念就會隨之發生徹底的改變,我們會驚訝地發現許許多多疾病的病因僅僅是:身體缺水。身體缺水造成了水代謝功能紊亂,生理紊亂最終又導致了諸多疾病的產生;而治療這些疾病的方法簡單得令你難以置信,那就是:喝足夠多的水。
  基本認識
  水是生命之源。
  人類在火星上尋找生命的痕跡,首先尋找的就是水,有水才有生命。
  地球上的生命從鹹水中誕生,在淡水中進化,在陸地上成長,不管其形態多麼複雜,但水在任何生命體中所起的作用從來就沒有改變過。人之所以能在陸地上成長,也是因為身體內有一整套完善的儲水系統。這個系統在人體內儲備了大量的水,約占體重的75%。正因如此,人才能在短時間內適應暫時的缺水。與此同時,人體內還有一個乾旱管理機制,其主要功能是:在人體缺水時,嚴格分配體內儲備的水。其運行原則是:讓最重要的器官先得到足量的水以及由水輸送的養分。在水的分配中,大腦處於絕對優先的地位。大腦佔人體重量的1/50,卻接收了全部血液循環的18%-20%,水的比例也與之相同。人體的乾旱管理機制十分嚴格,分配水時,身體內的所有器官都會受到監控,嚴格按照預先確定的比例進行分配,任何器官都不能多佔。身體的所有功能都直接受制於水量的大小,身體缺水時,乾旱管理機制首先要保證重要器官,於是,別的器官的水分就會不足。這時,它們就會發出報警信號,表明某個局部缺水,這非常像一輛正在爬坡的汽車,如果冷卻系統缺水,散熱器就會冒熱氣。
  人體內的乾旱管理機制發出局部缺水信號後,人立刻感到口渴;警報信號越強烈,口渴就越厲害;口渴越厲害,身體對水的需求就越急迫。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人們往往會犯最基本的、災難性的錯誤:當身體急需水時,我們卻給它茶、咖啡、酒或用工業化方法生產的飲料,而不是純淨的天然水。不可否認,茶、咖啡和工業化生產的飲料不僅含有大量水,而且還含有一些對身體有益的物質;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否認:茶、咖啡和工業飲料裡含有大量脫水因子,這些脫水因子進入身體後,不僅讓進入身體的水迅速排出,而且還會帶走體內儲備的水。這就是我們越喝茶和咖啡……就越想小便的原因。一方面我們的身體急需水,發出了口渴的呼喚;一方面我們用茶、咖啡和工業化飲料在糊弄口渴,並沒有真正滿足身體對水的急切需求。久而久之,我們就會麻木;久而久之,水的新陳代謝功能就會紊亂。新陳代謝功能一旦紊亂,身體的某些區域缺水,乾旱管理機制發出的信號就不僅是口渴,而會表現出比「口乾」多得多的症狀:

//

---------------
第一章為什麼藥物不能治病(2)
---------------


  它們會讓你的腰疼痛;
  它們會讓你的頸椎疼痛;
  它們會讓你的消化道潰瘍;
  它們會讓你的血壓升高;
  它們會讓你哮喘和過敏;
  它們甚至還讓你患上胰島素非依賴型糖尿病。
  ……
  多麼可怕的結果,多麼巨大的災難!但原因卻既簡單又平常。所以,我常對一些病人說:「你沒有生病,只是渴了。」每當這時,患者總是驚訝萬分,半信半疑。其實,生活往往就是這樣的,我們常常把簡單的事物複雜化,複雜到連自己都懵懂的地步。身體缺水不僅會發出口渴的信號,還會發出各種各樣的患病信號。此時,如果我們不仔細分析原因,一味地用化學藥物讓這些信號「閉嘴」,就會鑄成大錯。我從醫多年,經常碰到這種情況:明明是身體缺水發出的信號,明明是身體出現了局部乾旱,急需補充水,此時只要增補水就能解決問題,但人們卻用化學藥品對付這些缺水信號。當生病的所有條件都齊備了,人就真的病了。更不幸的是,這個錯誤還會持續,身體的病狀逐漸發展,脫水症越來越複雜,用藥越來越多,直到有一天——病人死了。這時,誰都說不清他究竟是病死的還是渴死的。
  需要改變的認知模式
  什麼叫模式?怎麼改變模式?模式是人們對事物的基本認識,並以此為基礎演生出一種新知識。比如,以前人們認為地球是扁平的,後來發現地球是圓的。地球是圓的,這就是一種基本模式,地圖的繪製、地球儀的設計、對太空星球的認知、星際旅行的軌道計算,都得依據這一基本模式。也就是說,扁平模式是不準確的。地球是個球體,這個觀念才是正確的。有了這種認識,科學才能進步。在科學界,模式的改變是進步的基礎。模式的改變和轉換不是一蹴而就的。在醫學領域,即使一種新的認知模式意義重大,要想得到廣泛認可卻困難重重;即使社會望之若渴,人人期盼它結出碩果,採用它的難度也相當大。
  用藥錯誤的根源
  人體是由25%的干物質(溶質)和75%的水(溶劑)構成的。據說,大腦組織的85%是水。化學有一套成熟的科學指標體系,也是一套包羅廣泛的知識體系,我們用化學方法探討人體的運轉機制和體內溶質的結構時,當然會以化學知識為前提。
  因此,我們會假定溶解結構是個反應調節器,調節著人體的所有功能。下面,我們就按照這個舊模式來研究一下人體,假定人體的水分僅僅是一種溶劑,一種填充空間的材料,一種運輸工具。這種觀念與用試管做化學實驗沒有什麼不同,我們沒有賦予溶劑別的功能。人類有了系統的知識後,通過教育一代代的傳遞承襲,我們的現代醫學認識就源自這裡。我們把溶質視為調節器,把水視為溶劑和體內的運輸工具,僅此而已。今天,我們甚至還會把人體視為一支大「試管」,裝滿了各種不同性質的固體物質,水只不過是無足輕重的「填充材料」。

//

---------------
第一章為什麼藥物不能治病(3)
---------------


  在科學中,人們認為只有溶質(也就是溶於血液的物質,或血液攜帶的物質和血液中的血清)才能調節人體的各種活動,調節人體對水分(溶劑)的吸納。人們普遍認為,人體能自動調節水分的配置。水無處不在,不花錢就能得到,身體決不會虧待自己,一缺水就會補足。
  有了這樣的錯誤認識,人們在進行應用醫學研究時全都盯著一個方向:找到致病的「特殊」物質。因此,只要醫生懷疑患者有什麼異常或波動,在沒有提出清晰、明確的治療辦法前,先用化驗來查找病因。因此,除了用抗生素治療細菌感染外,所有治療方法都是為了減輕患者的症狀,卻治標不治本。一般來說,高血壓是治不好的,一個人只要得了高血壓,終生都得服藥;哮喘病也是治不好的,一旦得了哮喘病,吸入劑就得形影不離;消化道潰瘍是不能根治的,病人必須隨時攜帶抗酸劑;過敏症是治不好的,必須依賴藥物控制;關節炎是治不好的,病人遲早會成為跛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於對水有這樣一種根本性的認識,人們普遍認為「口乾」是身體缺水的表現,進而推斷,只要「口不干」,就說明人體內水分充足,運行良好。從醫學上講,這是十分荒謬的,足以使人誤入歧途。人們為治病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卻找不到一勞永逸的防治辦法。
  我曾經對3000多名消化道潰瘍患者做過臨床觀察,只用水治病,並將結果公之於眾。在整個醫學界我第一個發現,這種「經典疾病」對水——做出了反應。從臨床角度看,這種現象與飢渴症很相似。在同樣的外部環境和臨床條件下,水對別的「疾病」好像也起作用。大量研究證實了我的臨床觀察。人體內有一個完整的信號系統,能夠發出複雜的缺水信號,每當缺水時就會自我調整。
  綜合臨床研究和文獻查詢,我認為,想要戰勝「疾病」,就必須改變當今主導人體應用研究的模式。現行的臨床醫學顯然是建立在錯誤的假設和不準確的前提上的。否則,人們怎能長期忽視或視而不見水代謝的紊亂問題?迄今為止,人們一直認為,「口乾」是脫水的惟一信號。我剛才解釋過,「口乾」是身體極度脫水發出的最後信號。在發出「口乾」信號前,脫水已經存在了,並且危及到身體健康。早期的研究者已經發現,即便身體其他部分相對脫水,為了咀嚼和吞嚥食物,口腔也會分泌唾液。
  當然,只有長期、持續缺水才會引發慢性缺水症。缺水症和其他紊亂性疾病有相似之處,比如,缺少維生素C的人容易得敗血症,缺少維生素B的人容易得腳氣,缺少鐵元素的人容易患貧血,缺少維生素D的人容易患佝僂,治療這些疾病,最好的辦法就是缺什麼補什麼。因此,只要我們明白慢性脫水症能引發什麼併發症,預防與早期治療就比較簡單。

//

---------------
第一章為什麼藥物不能治病(4)
---------------


  雖然我的醫學研究報告經過了同伴的審核,我在1987年國際癌症大會作嘉賓發言前,巴理·肯德勒博士就寫信肯定了我在《導致疾病的慢性脫水症》一文中的科學觀點(他的信附在第10頁上)。你們會看到,我引用了一些參考文獻,說明慢性脫水症是多種人體衰退性疾病的根源,巴理·肯德勒博士甚至查閱了我引用的重要參考文獻。這些疾病的成因迄今尚不清楚。你要是翻閱醫學教科書,就會讀到上千頁的空話,只要涉及人體主要疾病的原因,所有病例的結論都如出一轍:「病因不詳。」
  尊敬的F·巴特曼博士:我有幸拜讀了您的部分大作,您講述了水的重要意義,談到了慢性脫水症與病源學的關係,我仔細查閱了您引用的參考文獻,尤其是刊登在《抗癌研究》(1987︰7︰971)和《簡明醫學科學》第1期的論文提到的文獻。
  我發現,您引用的每份文獻都很恰當,它們有力地支持了您的假說,即:從溶質模式改換到溶劑代謝模式是非常必要的。我的結論是:您的研究和觀念具有革命性的意義。您提出的新觀念若能被醫學人士和公眾接受,將對公眾健康和醫療保健經濟產生重大的、積極的影響。因此,我將竭力宣傳您的重大發現。
  致
  誠摯敬意
  巴理·S·肯德勒博士
  曼哈頓學院
  生物學副教授
  紐約醫學院
  營養學研究生院

//

---------------
第二章新模式(1)
---------------


  一種新的科學真理往往不能說服反對者。但是,反對者會漸漸死去。下一代人則開始熟知這種真理。
  ——馬克斯·普拉克
  有關人體的科學新理念和新思維能使普通人成為自己的保健醫生。溶劑,即水,有調節體內功能的作用,還能調節溶解於其中的溶質(固體物質)。人體內的水代謝一旦紊亂(溶劑紊亂),就會發出各種信號,表明「系統」功能出了問題,水的供給與分配出了問題。
  我再說一遍:身體的每項功能都可以根據水流量進行監測和判別。要確保有足夠的水到達比較重要的器官,確保水把各種元素(荷爾蒙、化學信息和營養素)送到比較重要的器官,只能採用「水配比」辦法。換句話說,每個器官都在製造其他器官需要的物質,只要這個器官按照大腦的指令不斷調整配額,監控自己的生產率和生產標準,把自己製造的物質投放到「流動的水」中,一切都會正常運轉。水一旦到達「乾旱」地區,就能恢復重要的、缺失的物理運動和化學反應。
  從這一角度看,水的攝入和配比就極為重要。神經傳導系統(組胺及其附屬成分)在調節水配比的過程中會越來越活躍。它們的活動不應受到藥物的持續性抑制。人們應當懂得神經傳導系統的目的,要多喝水,滿足它的要求。1989年,我在蒙特卡洛會議上向與會的各國科學家們發表過同樣的見解,那次會議專門討論炎症、鎮痛和免疫調節問題。
  新模式為科學研究增加了「時間第四維」。隨著時間的延續,脫水症會不斷加重,「時間第四維」有利於我們理解這種病症,幫助我們預測人體會出現什麼生理問題,在今後若干年內會引發什麼樣的疾病,包括目前人們認為由基因紊亂造成的疾病。它將改變當前「盲目診斷」和「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治療方法,使醫術成為科學嚴謹的藝術,使預防和預測成為現實,促使人們保持健康的體魄,減少個人和社會的醫療支出。
  身體不同的部位缺水,就會有不同的症狀,發出不同的信號,引發各種各樣的併發症,我們稱之為疾病。有人懷疑水怎能自然而然地解決問題。水能治癒這麼多種疾病?不可能!
  雖然新觀念為預防和治療各種脫水誘發的疾病提供了新的可能,他們卻不接受新觀念。他們根本沒想過,身體缺水的惟一補救辦法就是供水,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本書各章節都引用了一些例證,以便讓心存疑慮者明白:水是天然的保健良藥,能夠解決多種健康問題。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現。
  不同人生階段的水調節
  人生分為不同時期,人體的水調節機制也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胎兒在母親子宮的階段(如圖1-左B所示);第二階段是成長階段,即身高和體重達到成熟(大約在18到25歲之間)的階段;第三階段是從成年到死亡的階段。細胞在子宮裡發育時,母親為胎兒細胞的生長提供必需的水。水的攝入和傳輸系統似乎是由胎兒組織完成的,卻體現在母親身上。胎兒和母親對水的需求似乎表現在懷孕初期的晨吐感覺上。母親的晨吐感覺是胎兒和母親的缺水信號。

//

---------------
第二章新模式(2)
---------------


  應當徹底搞清的問題
  顯而易見,渴的感覺會逐漸衰退,進入成年後,我們體內的水分會越來越少。隨著年齡的增長,體內細胞的含水量也會逐漸減少,細胞內的含水量與細胞外的含水量之比從1︰1減少到大約08︰1(見圖2)。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我們飲水是為了滿足細胞的功能需求,飲水量的減少會影響細胞的活力。飲水量的減少會導致細胞含水量的減少。結果,慢性脫水就會引發一系列症狀。如果不明白這些症狀是人體脫水發出的緊急信號,就會把它們誤認為是別的疾病。直到今天,人們還是沒有弄明白這個問題,把身體對水的渴求誤認為是別的疾病,用藥物來治療。
  即使供水量十分充足,人體也會缺水。人類的渴感和對水的需求感似乎會越來越弱。由於不知道身體需要水,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們就會逐漸患上慢性脫水症(見圖1和圖2)。
  人們還有一個糊塗認識,口渴時喝茶,喝咖啡,甚至喝含有酒精的飲料,卻不喝水。這是一種常見錯誤。
  「口乾」是脫水症的最後徵兆。即使口腔是濕潤的,身體也會受到脫水的折磨。更糟糕的是,有些上了年紀的人,口腔明顯發乾,他們卻感覺不到渴,因而無法滿足身體對水的需求。
  水的其他重要特性
  科學研究表明,水不僅是溶劑和運輸工具,它還有許多別的特性。水在調節身體各項功能時顯示出了這些特性,不但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反而很遺憾地混淆了人們的視聽,所謂的現代醫學科學正是建立在混淆視聽上的。
  *在身體的新陳代謝過程中,水具有重要的、基本的水解作用,即新陳代謝有賴於水的化學反應(水解作用)。水的化學能量可以促使種子發芽,長成一株新植物,甚至大樹。生命化學利用的正是水的能量。
  *在細胞膜層面:水滲透細胞膜時可以生成「水電」能(電壓),轉化成三磷酸腺甘(ATP)和三磷酸鳥甘(GTP),這是兩種非常重要的細胞電池系統,儲存在能量池中。ATP和GTP是身體裡的化學能量源。水的能量可以製造ATP和GTP。這種微小的粒子就像商品交換中的「現金流」,尤其在神經傳導方面。
  *水還能形成一種特殊結構、模式或形態。它像一種粘合材料,能把細胞建築粘和在一起。水像膠水一樣把固體溶質和細胞膜粘在一起。體溫較高時,水的粘合作用類似於「冰」。
  *大腦細胞的產物可以通過「水道」運送到神經末梢,用來傳遞信息。在神經系統中,除了主航道外,還有支流和非常細的溪流,溶質材料沿著水道「漂運」,這種水道就是「微管」。(見圖3)

//

---------------
第二章新模式(3)
---------------


  圖3:示意圖,表明單個神經纖維和在微管兩側的水路運輸系統,水路運輸系統起到排水管的作用,因為它從周圍汲取水分,因此製造了一個低粘度的區域。
  *人體中的蛋白質和□在粘度較低的溶劑中效率較高。細胞膜中的所有受體(接受端)都是如此。在粘度較高的溶劑中(在脫水狀態下),蛋白質和□的效率較低(對身體缺水的判別力可能也較差)。因此,水可以調節身體的所有功能,包括各種溶質的活動。「水是身體裡的溶劑,它能調節所有功能,也能調節溶解在水中並在水中循環的溶質的活動。」這一新的科學真理(認知模式的轉變)應該成為未來醫學研究的基礎。
  缺水時,不僅人體的「內置」攝水機制會發揮作用,對體內的存量水進行定量分配的機制也開始發揮作用。它會根據預先確定的順序向身體的不同部位供水——這就是「乾旱管理」。
  科學研究表明,受組胺引導和操縱的神經傳導系統會活躍起來,激發從屬系統,促進水的攝取。從屬系統也參與水的分配和循環,把水從一個器官調配到另一個器官。從屬系統用後葉加壓素、血管緊張□(RA)、前列腺素(PG)和激□做媒介。由於身體內部沒有隨時可以提水的水庫,只能通過優先配置系統對存量水或攝入體內的水進行分配。
  有研究表明,在兩棲動物中,組胺的生成量和儲量都很低。組胺生成後,兩棲動物一旦缺水,就會發揮作用。
  神經傳導組胺是用來規定和調節現有水量的,動物體內出現脫水後,組胺的產量和儲量會大大提高——這就是所謂的乾旱管理。組胺和從屬它的前列腺素、激□以及PAF(也是一種與組胺有關的媒介)——能調節和分配攝入體內的水分——它們碰到痛感神經就會引起疼痛。
  前面講述了「醫學觀念的轉換」,提出了兩個被人忽視的問題,第一,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會越來越缺水。與此同時,新觀點否定了以「口乾」為身體缺水的惟一信號的老觀念。第二,當神經傳導組胺的生成和從屬的調水因子過於活躍,以至於引發過敏、哮喘和慢性疼痛時,應該把這類疼痛理解為缺水信號——身體因缺水發出的危機信號。只有「認知模式轉變」了,我們才可能識別出身體缺水或局部缺水的各種信號。
  新觀念(新模式)表明,身體的慢性疼痛不應用受傷或感染來解釋,而應當首先將它視為慢性缺水,什麼部位疼痛,什麼部位就缺水。醫生首先應當考慮疼痛信號,先把它們視為缺水信號,而後再考慮是否採用複雜的治療程序。非傳染性的、「反覆出現」的或慢性的疼痛應當視為身體缺水的信號。

//

---------------
第二章新模式(4)
---------------


  目前的治療方法識別不了身體的缺水信號,這無疑會使問題複雜化,人們很容易把這些信號看成某種嚴重疾病的併發症,採用各種複雜的治療手段,其實它們僅僅是脫水的信號。雖然僅用水就能減輕病人的痛苦,患者卻被迫接受藥物或者介入式治療。因此,醫生和患者都有責任瞭解慢性脫水症給人體帶來的傷害。
  慢性疼痛包括消化不良疼痛、風濕性關節炎疼痛、心絞痛(無論行走還是休息)、腰部疼痛、間歇性跛行疼痛(行走時腿部疼痛)、偏頭痛和持續性頭疼痛、腸炎疼痛和與之相關的便秘。(見圖4)
  圖4:痛感探測感官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局部的神經系統,一部分是中樞神經系統。在早期,止痛藥可以消除局部的疼痛,但是,當達到一定界限時,大腦就變為監控疼痛的直接中心,直至身體出現脫水症。
  觀念的轉變表明:首先應當用調整日常飲水量的方法來治療這些疼痛。給病人常規止痛藥或其他緩解疼痛的藥物前,如抗組胺藥或抗酸劑,應當先觀察幾天,讓病人每天24小時的飲水量不少於兩品脫半(即兩升半),以便防止永久性的局部損害或全身損害,發展成不治之症。有些人有多年的疼痛史,對這樣的病人,要想試一試水能否解除疼痛,首先應當確認他們的腎臟是否有足夠的排尿能力,以免在他們的體內積存過多的水。應當把排尿量和飲水量加以對比。飲水量增加,排尿量也會增加。
  缺水引起疼痛是生理學上的新觀念,為未來的醫學研究和探索疾病的起源開闢了一種新思路。它揭示出,長期使用止痛藥來「抑制」慢性脫水症或局部脫水症的重要信號對健康有害無益。
  這些止痛藥(鎮痛劑)有致命的副作用。持久的脫水能損害身體,止痛藥壓抑了痛感,卻不能消除疾病的根源——脫水。鎮痛劑往往會引起胃腸出血。每年都有一兩千人因為經常服用鎮痛劑而喪命。現在(1994年)已經清楚了,止痛藥能損害一部分人的肝臟與腎臟,能致人於死命。
  科學家們一直在探尋疼痛的起源,上述觀點為疼痛的緣起提供了科學的解釋。關於水在人體中的作用,人們只要轉變觀念,就會在未來的臨床醫學中創造奇跡。某些疾病是由缺水引起的,但是,一些專業機構卻因長期的無知無識而獲益,它們至今不肯推廣這一信息。
  醫學界的專業人士一旦採用新的認知模式,就會改變「應用醫學對人體的無知」,使用經過深思的、預防性的醫療保健方法。更重要的是,簡單的生理療法能夠防患於未然,把疾病消滅在萌芽狀態,而不會聽任它們發展成不可醫治的痼疾。

//

***************
*醫療聖經:水是最好的藥第二部分
***************

  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是人體發出的最重要的信號,它是脫水症的表徵,是身體缺水的信號。這在年輕人群或是中老年人群中都可能發生。當前的所有重大疾病幾乎都可以追溯到慢性、持久、不斷加重的脫水。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1)
---------------


  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
  剛發現的身體缺水的緊急信號。
  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是人體發出的最重要的信號,它是脫水症的表徵,是身體缺水的信號。這在年輕人群或是中老年人群中都可能發生。當前的所有重大疾病幾乎都可以追溯到慢性、持久、不斷加重的脫水。
  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即由胃炎、十二指腸炎和燒心引起的疼痛,只需要增加飲水量就可以治療。如果病人還患有潰瘍症,那就必須注意日常飲食,以便加快潰瘍面的修復速度。
  耶魯大學愛德華·斯彼若教授的研究表明,12%的消化不良患者六年後會患上十二指腸潰瘍,十年後這一比率會增加到30%,二十七年後增加到40%。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不可小視,雖然只有通過內窺鏡發現潰瘍後才能確認疾病的輕重。現在的臨床醫學更像一門依賴視覺判斷的學科,而不是從前那樣是依靠分析和思維判斷的藝術。
  疼痛有不同的分類,病人去醫院是因為疼痛。疼痛引起人們的注意,醫生用內窺鏡觀察疼痛部位,給各種疼痛貼上不同的醫學標籤。消化不良疼痛很常見。人們把基本的、常見疼痛引起的病變解釋成局部組織的病變,其實它的起因就是脫水。
  我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我僅用水就治好了3000多個消化不良疼痛症患者,而別的醫生則根據疼痛的不同特徵,把病人分成不同類別。增加飲水量後,他們的病情全都好轉了,臨床症狀也隨之消失。我曾把用水治療消化不良疼痛的報告發表在1983年6月的《臨床腸胃病學報》上。
  脫水達到某種程度時,身體會急需水,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水。除了水,什麼藥物都不會奏效。我不妨用一個病例說明水療法的效力。有一個年輕人,二十多歲,幾年前得了消化性潰瘍,直到不堪忍受才找我。他曾經接受過常規治療,被確診為「十二指腸潰瘍」,服用過抗酸劑和甲氰咪呱。
  甲氰咪呱的藥性極強,可以在「第二」類接受點——也就是身體中的「受體」,即組胺2或者H2接受點——阻斷組胺的活動。胃組織的一部分細胞可以製造酸,它們對甲氰咪呱十分敏感。但是,人體內有許多不製造酸的細胞,它們也對藥物的阻斷作用十分敏感。所以,這種藥物有很大的副作用(對年輕人尤其顯著),對患有慢性脫水症的中老年人則極為危險。
  1980年夏天的一個夜晚,我頭一次看見那個年輕人,時間是十一點。他疼得厲害,幾乎處於半昏迷狀態。他像嬰兒似的蜷縮著身子躺在房間的地板上,不停呻吟,不知道四周的人在為他擔心。我問他話,他也不回答,也不同身邊的人講話。為了讓他說話,我不得不使勁搖他。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2)
---------------


  我問他感覺怎樣。他呻吟道:「我的潰瘍病快要疼死我了。」我問他疼了有多久,他說吃罷午飯後,下午一點就開始疼,隨著時間的遷延越來越疼。我問他吃過什麼藥緩解疼痛。他說吃了三片甲氰咪呱和一整瓶抗酸劑。他還說,痛了十個小時,吃了這麼多藥,一點兒作用都沒有。
  消化不良潰瘍病人服用如此大量的藥物仍然不見效,一般人會懷疑他得了「急腹症」,需要做外科手術。也許他的潰瘍已經穿孔了。我曾經親眼目睹和參加過消化性潰瘍穿孔病人的手術。那些病人就像眼前的這位年輕人一樣,痛苦萬狀。要想判別年輕人是不是潰瘍穿孔,只需做一個簡單的試驗。穿孔病人的腹壁很僵硬,像一塊木板。我摸了摸他的腹壁,試試腹部的硬度,還好,沒有潰瘍穿孔。他的腹壁很柔軟,但是疼得不能碰。他很幸運,沒有穿孔,但是,照他目前的樣子,他吃的抗酸劑很可能在發炎的潰瘍面上鑽出洞來。
  此時,藥物的作用非常有限。三片抗組胺劑(每片300毫克)加上一整瓶抗酸劑都不能緩解他的疼痛。遇到這種情況,只有開刀了。我非常瞭解水在緩解消化不良疼痛的作用,我給這個年輕人兩大杯水,也就是一品脫(1升)。起初他不願喝。我告訴他,他吃過了所有的常用藥,都不見效,不妨試一試「我的藥」。他當時疼痛難忍,不知所措,別無選擇。我坐在角落裡,觀察了幾分鐘。
  我因事離開,十五分鐘後回來,他的疼痛已經緩解,停止了呻吟。我又給了他一大杯水(半品脫)。幾分鐘後,疼痛完全消失了,他開始注意屋裡的人。他站起身來,向牆壁走去。他靠著牆,與看望他的人們交談,那些人比他本人還吃驚,三杯水竟然帶來如此大的變化!十個小時以來,年輕人遭受著疼痛的折磨,服用了治療消化性潰瘍症的最先進的特效藥,一點兒效用都沒有。現在,三杯水在二十分鐘裡就取得了明顯的效果。
  只要看一下22頁上的圖4,把上述病例與模型中關於疼痛的說明比較一下,你就會明白大腦的某個部位對應著身體缺水信號的強弱。達到某個臨界點,局部止痛藥物就不會奏效。抗酸劑和H2阻斷劑甚至不能減緩年輕人的痛感。惟有水給了大腦正確的信息,撤銷了大腦發出的缺水信號,因為它準確無誤地收到了體內水分充足的信號。同樣的疼痛反射模型在別人身上也會起作用。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應該明白,當身體嚴重缺水時,它就會把疼痛現象通知給大腦。
  又一次機會來了,我要測試一下脫水症引起的腹痛與大腦反應在時間和水量上的關係。這一回,兩人攙著一個男人來到我的診所。病人走不動路,那兩個人架著他的胳膊。他也是一位消化不良性潰瘍病人,患有嚴重的上腹急腹症,也就是消化不良性疼痛。給他做了檢查,發現潰瘍還沒有穿孔,我每隔一小時給病人一大杯水。二十分鐘過去了,他的疼痛沒有緩解,一小時二十分鐘過去了,依然沒有徹底緩解,直到喝了三杯水後他才康復。平均算來,如果病情不嚴重的話,大約八分鐘疼痛就能緩解。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3)
---------------


  實驗表明,當我們喝下一杯水時,水立刻到達腸道,並被吸收。但是,一個半小時後,大致等量的水才能通過粘膜的腺體層分泌到胃中。水從底層滲出,進入胃,為消化食物做準備。消化固體食物需要很多水。有了水,胃酸才能分泌到食物上,□才能被激活,食物才能分解成均勻的微粒狀流體,進入腸道,步入消化過程的下一階段。
  粘膜的腺體層面上有一層粘液,位於胃組織的最裡層(見圖5)。粘液的98%是水,另有2%的固體是吸附水分的「架構」。這個叫做粘液的「水層」是天然的緩衝區。它下面的細胞分泌出碳酸氫鈉,碳酸氫鈉被水層吸收。當胃酸通過這個保護層時,碳酸物就會發揮中和作用。
  圖5:胃與胃粘膜結構模型。含水量充分的粘膜保護層可以保持重碳酸鹽並能中和試圖通過粘膜的胃酸。脫水狀態下的身體,其粘膜保護層作用低,就會允許胃酸滲透,造成粘膜損傷。補水會為粘膜提供防酸保護層,比市售的任何藥物都更有效。這一化學反應能生成大量的鹽(碳酸物中的鈉和胃酸中的鹽酸),鹽分太多會改變粘液「架構」的附水特性。過多的中和反應和鹽的沉積能使粘液物質顆粒不均,粘性降低,於是酸就會滲透到粘膜層,引起疼痛。
  水滲過粘液層是一個自然過程,很像對粘液層的「反向沖洗」,為的是清除沉積的鹽分。這一過程非常有效,當水滲過新的粘液時,就從下面使粘液層復水化(rehydrating)。這種又新又厚又稠的粘液是天然的盾牌,能夠阻止酸對胃的侵害。盾牌的效力顯然有賴於水的攝取,尤其是在攝入各種固體食物前,因為固體食物會刺激胃腺體製造胃酸。因此,水是防止胃酸侵害的惟一天然手段,它自下而上地發揮作用。而抗酸劑則依附於胃酸,它的防護是沒有效用的。
  我們終於明白了,人體內有「飢餓疼痛」信號,也有「缺水疼痛」信號。不幸的是,人們把「缺水疼痛」叫做「消化不良」,用各種藥物對付它,於是,由脫水引起的新陳代謝紊亂損害了十二指腸或胃的組織。用抗酸劑緩解疼痛是普遍認可的方法,甚至在超市裡人們也能買到這種非處方慢性毒藥。
  專家們在瑞典的研究結果表明,患有典型消化不良性疼痛而沒有患潰瘍的人,不管吃什麼藥,安慰劑也好,抗酸劑也好,甚至阻斷組胺活動的藥物也好,結果是一樣的。換句話說,不管是抗酸劑,還是更強的藥物都沒有多大效用。在人體的這一生理過程中,人們應當慎重對待脫水信號,切忌濫用藥物。
  水很可能是緩解病痛的惟一有效物。身體想要的,需要的,呼喚的畢竟是水,僅僅是水。如果我們仔細尋找其他的症狀,還會發現更多缺水信號。不要認為消化不良性疼痛是局部的、孤立的現象。在所有病例中,消化不良性疼痛都是脫水的信號——身體缺水的信號——即使同時出現了潰瘍。只要飲水後疼痛就能減輕,再有足夠的飲食,潰瘍肯定會在一段時間內自動康復。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4)
---------------


  有人說潰瘍是感染造成的。我經過研究認為,所謂的造成潰瘍的各種曲線型細菌其實只是人體的共生物,天生就住在腸道中。脫水直接抑制了免疫系統,它們才可能趁機佔據上風。你看,我們健康時,腸道細菌與我們共生共長,為我們的身體製造大多數不可或缺的維生素。我們身強體壯,他們就做出貢獻。可在人體脫水時,它們就會在我們的消化系統,尤其是在十二指腸連接的閥門處,也就是許多組胺神經聚集的部位,造成潰瘍。組胺產生的荷爾蒙越多,對曲線形細菌越有利。與此同時,受神經嚴格監控的強酸胃容物從胃流向腸道。不論怎麼說,並非所有潰瘍部位都有「螺旋形細菌」的存在。許多人的腸道裡都有螺旋桿菌,但是,他們並沒有得潰瘍病!
  含鋁抗酸劑是很危險的。有些疾病,只要增加飲水就可以治好,對這種病,不要輕易使用含鋁抗酸劑。阿爾茲海默症(早老性癡呆)的多種病因,循環系統中鋁含量過高,大量沉澱,可能是阿爾茲海默症的主要原因。人們必須明白二者的關係,長期服用含鋁抗酸劑,積累的毒性有副作用,損害阿爾茲海默症患者的大腦。含有金屬的藥物有毒性和副作用,基因研究表明,這種毒性和副作用是無法消除的。但是,在錯誤模式的指導下,僅僅是為了應對簡單的缺水信號,醫生就讓病人服用這種藥。多數抗酸劑都含有鋁,一匙藥液或一粒口服藥片的鋁含量在150到600毫克之間。
  關島的土壤中鋁礦石含量很高(西太平洋一些地區的土壤含鋁量都比較高,比如:關島、日本的紀伊半島和新西幾內亞西部等地)。因此,關島的飲用水受到鋁元素的嚴重污染。在人們沒有認識到污染問題前,鋁元素一直保留在飲用水中,島上曾經流行一種阿爾茲海默症疑似症,甚至年輕人也患這種病。幾年前,人們認識到了這個問題,水質得到了淨化。於是,人們發現年輕人不再受這種疾病的困擾。現在人們認為,關島上流行阿爾茲海默疑似病,是由於飲用水裡含有鋁的毒性。
  組胺藥物不宜長期服用。這類藥物有許多副作用。包括引起中老年人眩暈和頭昏腦脹。男人連續數周服用這類藥物後乳房會膨脹,有些男性病人的精子數量會減少,性慾會消失。哺乳期和懷孕期的婦女不宜用這類藥物對付身體的缺水信號,缺水信號可能來自母親,也可能來自嬰兒。受到組胺的刺激後,大腦的毛細血管會擴張,以便應對脫水症。抗組胺藥物會阻礙毛細血管的擴張,在緊急情況下,大腦處理的信息比通常多得多。當病人服用抗組胺藥物對付消化不良性疼痛時,輸送到大腦的血液量就會減少。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5)
---------------


  慢性脫水是阿爾茲海默症的主要原因。在我看來,阿爾茲海默症的根本原因是腦細胞缺水。在世界上的某些地區,水的含鋁量相對較低,鋁的毒性只是脫水症的次要病因。請注意,在一些發達國家,人們有時用硫酸鋁淨化城市供水。脫水症遷延不治會造成腦細胞萎縮。大家不妨想像一下李子變成李子干的情形。不幸的是,在脫水狀態下,大腦細胞會逐漸喪失許多功能,比如:把神經信號傳送到神經末梢的傳導系統可能失效。我的一位醫生朋友用這種方法治療他弟弟的阿爾茲海默症,每天都強迫他多喝水。現在,他弟弟已經恢復了記憶,可以跟人對話,不再喃喃自語了。僅過了幾個星期,這種方法就收到明顯的效果。
  應該注意的是,疼痛雖然僅出現在胃部,脫水卻是全身性的。如果不能認識到消化不良性疼痛是缺水信號,長此以往,就會給身體帶來不可逆轉的後果。當然,胃腫瘤也會引起相類似的疼痛。但是,腫瘤引起的疼痛不會因為喝水而消失。那種疼痛會反覆出現。如果連續幾天加大飲水量,依然疼痛不止,那麼,最好去醫院請醫生診斷病情。只要疼痛是由胃炎、十二指腸潰瘍,甚至消化不良性潰瘍引起的,要想治好這些病,就必須調整飲水量和飲食習慣。
  腸炎性疼痛
  如果左腹下方出現腸炎性疼痛,首先應該把它視為身體缺水的另一種信號。這種疼痛往往與便秘有關,是持續缺水造成的。
  大腸的主要功能之一是吸收大便中的水分,以免在消化食物的過程中失去太多水。必須有一定量的水才能排便順暢。在脫水狀態下,食物殘渣的含水量自然小於正常含水量,由於食物殘渣蠕動的速度減緩,大腸就得加強吸收擠壓作用,大腸中的固體殘渣的最後一點水分也被吸走。因此,便秘不暢是脫水症的併發症。如果攝入較多食物,輸送到大腸的固體廢物就會增加,加重排便的負擔。這一過程就會引起疼痛。碰到腸炎性疼痛,人們應該首先想到這是身體缺水的信號。只要攝入足量的水,左腹下方由便秘不暢引發的疼痛就會消失。晚上吃一個蘋果、梨或者桔子,有助於第二天便秘順暢。
  假性闌尾炎
  有時候,右腹下方會出現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很像闌尾炎,症狀與早期闌尾炎相似,但沒有闌尾炎的其他特徵,身體不發燒,腹壁不緊縮,沒有疼到不能觸碰的地步,也沒有嘔吐現象。只要喝一兩杯水,右下腹的疼痛就會緩解。遇到這種情況,一杯水就可以作為治療手段。
  食管裂孔疝
  人們經常遇到一種典型的消化不良性疼痛,醫生把這種疼痛診斷為食管裂孔疝(hiatalhernia)。食管裂孔疝是胃的上部通過橫隔膜間隙(食道間隙)進入胸腔造成的,它是一種錯位現象。對胃來說,這是一個不正常的位置。一部分胃在胸腔中,食物消化就令人非常痛苦。胃酸很容易上湧,接觸到沒有保護的食管壁,引起燒心的感覺。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6)
---------------


  在消化過程中,胃的上半部是封閉的,食物不會向上進入食道。正常的腸道收縮是向下的,從口腔到直腸。消化系統有兩道閥門,可以防止食物反流,一道閥門位於食道和胃壁相交處,只在食物進入胃時才會打開。
  另一個彎道閥門位於橫隔膜外的管壁上,即橫隔膜間隙與胃的連接處。每當食物進入食道時,「彎道閥門」就會同步打開,讓食物通過,其他時間則是緊閉的,不允許胃容物反向上湧。這就是兩道「閥門」的正常狀態,它們阻止食物逆行上湧。
  消化道(從口腔到直腸)是一條很長的管道,不同部分具有不同的生理特性和功能,使食物的消化吸收和廢物的排泄協調順暢。每個部分都有各自的荷爾蒙,它們使消化吸收和排泄成為可能。「每個部位」的荷爾蒙都是化學信使,它們發出信號,規定消化過程的下個步驟何時「啟動」。它們能促使□的分泌,使食物中的活性物得到進一步的分解和吸收。
  在消化吸收過程初期,胃分泌胃酸,激活□,幫助分解固態蛋白質,比如肉和難以消化的食物。在正常情況下,酸性很強的液態胃容物被送到腸道前端。在胃和腸道的連接處有一個閥門,叫做「幽門」。「幽門」的運動受制於腸道兩端的信息系統。胃想把食物盡快排入腸道,這是一回事;腸道能不能接收這種含酸的、高度腐化的食物,則是另一回事。
  胰腺是分泌胰島素的腺體,胰島素可以調節血糖。胰腺也向腸道輸送一部分有助於消化的□。胰腺還有一個生理功能,在胃酸到達大腸前,調節腸道內的鹼性環境。胰腺最重要的功能是不斷製造和分泌「水溶性碳酸溶液」——這是一種鹼性溶液,可以中和進入腸道的酸性物質。為了製造「水溶性碳酸溶液」,胰腺就得從循環系統得到水分。在脫水狀態下,這一過程不能有效進行。幽門得不到明確的信號,就不會打開閥門,不會讓胃酸進入腸道。這是消化不良性疼痛的第一步,也是人體發出的第一個缺水信號。
  我們喝水時,體內會分泌一種叫做「莫特林」(motilin)的荷爾蒙/神經傳遞素,分泌的多少取決於進入胃的水量。飲水量越大,腸道分泌的「莫特林」就越多,莫特林的多少可以根據血液流量檢測出來。與其名稱相符(譯者註:motilin有「自發運動」的意思),莫特林的作用是使腸道有節奏地收縮擴張——也就是蠕動——從腸道上端傳導到末端,包括了定時打開和關閉閥門,讓食物通過腸道。
  因此,消化過程有賴於水,當體內有足夠的水時消化過程才會順暢,胰腺才能製造水性碳酸溶液,為接納腸道上游來的酸性胃容物做準備。在這種理想的狀態下,幽門就會自動打開,讓胃容物順利進入腸道。莫特林起著重要的傳輸作用,它把參與活動的方方面面連繫在一起。當水抵達胃壁時,莫特林就成為一種飽和的荷爾蒙分泌物。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7)
---------------


  如果體內水分不足,消化過程就不會順暢,就會出問題。如果中和機制沒有效用,它就決不允許胃裡的經過腐化的酸性食物進入腸道,因為它的破壞性是不可修復的。腸道壁不像胃壁,胃壁有保護層,可以防止胃酸的腐蝕,腸道卻沒有保護層。於是,處於胃的兩端的閥門首先做反向收縮運動,幽門就越收越緊。
  食道與胃之間的環形閥門,橫隔膜外的閥門會變得越來越鬆弛。當人處於臥位時,胃酸會流進橫隔膜,引起疼痛,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燒心」。
  在有些病例中,橫隔膜的「閥門」很鬆弛,一部分胃會穿過橫隔膜進入胸腔,這就是所謂的「食管裂孔疝」。當閥門改變運動方向,胃容物就無法通過,於是出現了反向運動:胃容物從嘴裡吐出。胃容物要是進不了腸道,決不會滯留在胃中,於是只剩下一個出口,那就是嘴。這種現象是腸道反向收縮引起的。反向收縮叫做「逆蠕動」。
  還有一種遭到誤解、令人不安的病叫易餓症(bulimia),它是嚴重脫水症的併發症。受這種疾病折磨的人中,最有名的是戴安娜公主。她被這種病折磨得痛苦不堪,她與查爾斯王子的婚姻也遭到毀滅。這是一種令人難以容忍的病,病人總覺得「餓」。病人吃飯時,食物難以進入胃中,一吃東西就想吐。這種舉動確實有傷風雅,讓社會感到無法接受。這種人的「飢餓感」實際上就是缺水信號。我在前面解釋過,嘔吐是一種保護機制。如果「易餓症」患者進食之前先喝水,讓身體有充足的水分,問題就會消失。
  消化不良性疼痛,不論給它貼上什麼標籤,都應該定時補水。當前使用的抗酸劑和組胺阻斷藥物,對慢性脫水症患者並沒有什麼好處,他們的身體只需要水。
  AB致力於促銷替代藥物。她非常支持鰲合物療法(chelationtherapy)。她搜集了大量信息,寫了一本關於鰲合物療法的書,此書頗受歡迎。但多年來她本人一直遭受食管裂孔疝的折磨。她丈夫是一個和藹的作家,他告訴我,AB每次吃飯都要忍受劇痛的折磨,幾乎沒有一次能把飯吃完,更談不上與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有時他們不得不中途離開餐廳,因為疼痛不允許她坐在那兒吃完飯,哪怕只坐一小會兒。
  AB告訴我她幾乎不喝水。有一天,她先生偶然發現了我寫的書,讀了一遍。他們終於明白了AB的問題。她開始喝水。隨著飲水量的增加,她覺得疼痛不再劇烈。幾天後疼痛完全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夫妻兩人現在很喜歡外出用餐。我和妻子與他們一道吃過幾次飯。看來,食管裂孔疝及其痛苦已經成為古老的歷史。還有一件事很有趣,值得一提,她偏愛的鰲合物療法對某些併發症幫不上什麼忙。應該明確指出,鰲合物療法隱含的優點是,在多數情況下,只有多飲水它才有效力。但在過去,醫生們不會建議病人在兩個療程間增加飲水量。《唐三德醫學通訊》(JournalofTownsendLetterforDoctors)對我的書發表了許多評論,現在,由於我的多次談話和有關評論,許多支持「替代藥物」療法的醫生都建議病人多喝水。鰲合物療法最有利於把有毒金屬排出體外。

//

---------------
第三章消化不良引起的疼痛(8)
---------------


  小結:消化不良性疼痛是一種缺水信號,它與體內的慢性脫水或嚴重脫水密切相關,也可能與身體其他缺水性疼痛並存。請大家讀一讀後面裡國瑞先生的信。裡國瑞先生患有食管裂孔疝和心絞痛。增加飲水後,前一種疼痛消失了,後一種疼痛也在一周後大大減輕。在我寫到這一頁時,他的疼痛似乎消失得無影無蹤。
  對同胞來說,最大的罪惡不是憎恨,而是無動於衷:這才是非人道的本質。
  ——蕭伯納,1897

//

---------------
第四章風濕性關節炎疼痛(1)
---------------


  風濕性關節炎疼痛
  大約五千萬美國人患有各種關節炎,三千萬人腰痛,上百萬人有頸椎病,另有二十萬兒童受到少年關節炎的折磨。一個人一旦得了這種病,就被判了終生苦刑,除非你知道疾病的根源。其實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
  首先,風濕性關節炎和關節疼痛應被視為關節的軟骨表面缺水,關節炎疼痛是局部缺水的另一種信號。缺鹽可能也是一個致病因素。
  關節軟骨含水量很高。軟骨「含的水分」具有潤滑作用,由於這種特性,在關節運動時,兩個反向重疊的表面才能自由順暢地滑動。
  骨細胞裡充滿了鈣,軟骨細胞的基質含有大量水。在軟骨表面相向滑動時,一些表層細胞會死去,被剝離掉。從生長點長出的新細胞替代死去的細胞。生長點位於骨表的兩側。軟骨水量充足時,摩擦損傷率最低。在脫水狀態下,軟骨的「磨損」率會大大增加。軟骨細胞的再生與「磨損剝離」的比率叫做關節效率指數。
  骨髓中的血細胞不斷生長,它們通過骨骼系統優先向軟骨輸送水分。血管的擴張使更多水分進入軟骨,通過骨骼微小縫隙的部分血管很可能擴張得不夠大,細胞依靠血管獲得更多水分和養分,但受制於體內的定量配給機制。在這種情況下,除非血液得到稀釋,輸送更多水分,否則,軟骨就會搶奪供給關節囊的血液,以便滿足對「血清」的需求。這時,(連接所有關節的)神經調節分流機制就會發出疼痛信號。
  最初,這種疼痛表明關節沒有充分做好承擔壓力的準備,需要充足水。要治好這種疼痛,就得定時增加飲水量,讓流經關節的血液得到稀釋,使軟骨得到足夠的水,修復骨骼的磨損部分——這也是血清向軟骨滲透的正常路徑。大家只要看一看圖6和圖7,就會明白這個問題。
  圖6:正常關節咬合示意圖(手指關節圖)——供給骨髓,關節囊的動脈血流,通過骨髓供給軟骨接觸點的血清流方向。
  圖7:示意圖,意在將含水量充分的關節與脫水關節做一併列比較和說明。含水量充分的關節軟骨從供給軟骨墊的血液中獲得營養供給。脫水的關節則需要從關節囊中獲得某種形式的液體循環,因此造成了關節囊的腫脹和敏感。炎症的表現可能看起來像是受到了感染,其實只是脫水症引起的結果。
  我的假設是:關節囊的腫脹和疼痛意味著向關節囊供血的血管出現了腫脹(膨脹和水腫)。關節表面有神經末梢,可以調節各種功能。當神經末梢要求較多血液流到關節部位,從血清得到更多水分時,關節囊中的脈管就會膨脹,以便從骨骼供給線獲得補償。

//

---------------
第四章風濕性關節炎疼痛(2)
---------------


  關節表面缺水會造成嚴重的損傷,直到骨骼表面全部裸露,最終生出骨關節炎。組織的損傷能夠激活重塑關節機制。關節囊裡的細胞能分泌荷爾蒙,出現損傷(由於脫水)後,受傷的組織必須得到修復。「局部再造荷爾蒙」承擔著重造關節表面的任務。壓力會在關節上留下勞損痕跡,「局部再造荷爾蒙」能夠修復勞損痕跡。
  不幸的是,修復過程很可能使關節變形。為了避免變形,剛出現疼痛時,千萬不能掉以輕心,應當注意日常飲水量。首先應當把這種疼痛視為局部缺水症。先增加飲水量,若干天後,疼痛若不能消失,關節反覆輕輕彎曲還出現紅腫,就該請專業醫生檢查了。
  把關節疼痛和非感染性關節炎看作身體缺水的症狀,只有益處沒有壞處。身體也許會同時發出其他缺水信號,但是,關節是容易出現嚴重損害的部位。
  人們很難判別自身是否處於缺水狀態,這種不敏感可能會遺傳給兒童。生長過快的兒童可能出現缺水症,他可能覺得關節痛,也可能有燒心的感覺。年輕人的缺水信號與年長者的大體相同。因此,我仍然建議用增加日常飲水量的方法治療童稚期關節炎。
  下面,大家會讀到勞倫斯·馬龍博士的信。馬龍博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醫生和教育家,他用水治療自己的風濕性關節炎。這說明,我們的醫生同行們注意到了水在預防疾病方面的醫學價值。
  尊敬的F·巴特曼醫學博士:我雖然82歲了,體型卻保持良好,只是覺得遺憾,因為沒能早點聆聽巴特曼博士的金玉良言,沒能早點閱讀他的大作《水是最好的藥》和《腰痛》。
  巴特曼博士的推理引人入勝,他的醫學知識閃耀著智慧和邏輯的光芒。他的書是我書房中的寶貝。我採用他的建議治療手上的關節炎疼痛,僅過了兩周,疼痛就明顯減輕。我的睡眠質量更好了,精力更充沛了,更覺得神清氣爽了。現在,我用嶄新的眼光看待生活。對我來說一切都變得容易了。
  巴特曼博士的書符合常識,他的醫療建議切實可行。他的治病建議鞭辟入裡,標本兼治,有幸讀到此書的人都不會因為花錢買了這本書而後悔。
  此致
  敬禮
  勞倫斯·馬龍
  科學院教育學習中心
  (俄亥俄州頒發執照)
  東華盛頓大街8225號
  夏格林福爾斯,俄亥俄州44023
  腰痛
  幸運的是,脊椎關節,也就是椎間關節及其盤狀結構,與水的其他特性相關。水既儲存在覆蓋脊椎骨上面的軟骨盤形末端,也儲存在椎間盤核裡。椎間關節處的水有潤滑作用,椎間盤核裡的水還有支撐上半身重量的作用。人體上半身重量的75%由椎間盤核中的水支撐,25%的重量由椎間盤周圍的纖維組織支撐。(見圖8)

//

---------------
第四章風濕性關節炎疼痛(3)
---------------


  圖8:示意圖,說明水對椎間盤核的重要性。水提供了椎間盤負重特性最基本的液壓支撐。一旦脫水症發生,身體的各個部分都會受到影響。椎間盤和與之相連的關節首當其衝。第五腰椎間盤有95%的幾率會受到影響。
  借助關節結構,水不僅承載著體重的壓力,也承受著肌肉運動對關節的拉力,它還是所有關節的潤滑劑。壓力和拉力是同一種類的力。
  大部分關節之間都有斷斷續續的真空,水可以在真空中悄無聲息地循環流動,只有在關節活動時,水才會被擠壓出來。為了防止腰痛,人們就得攝入足夠的水,做各種腰椎運動,在椎間盤裡製造出斷斷續續的真空,以便吸納水。腰椎運動可以減少背部肌肉痙攣,多數人有背部痙攣的體驗。80%的背痛可以引起腰疼。要想避免腰痛,就得保持正確的姿勢。背痛和水的關係是一個重要課題,我寫過一本探討這一課題的書,書名叫《怎樣治療腰痛和風濕性關節痛》,此書配了一張光盤,標題叫《怎樣應對腰痛》。
  你如果背痛,尤其是坐骨神經痛,請讀一讀這本書或看一看光盤,你會受益匪淺。在多數情況下,只要做適當運動,讓椎間盤生出斷斷續續的真空,坐骨神經痛會在半小時內得到緩解。這一點在書和光盤中都有說明。
  頸椎痛
  錯誤的姿勢——長時間低頭寫作,坐矮凳工作,連續數小時「冷凍」在電腦前工作,枕頭不合適,或者用多層枕頭——都會引起頸椎痛,甚至造成頸椎間盤錯位。頸部運動能讓頸椎間盤得到充足的液體,這一點非常重要。頭的重量能把水從頸椎間盤擠出去。為了讓等量的水回到頸椎間盤,必須在頸椎間盤裡製造出斷斷續續的真空,借助真空的力量將水吸回來。只有頭和頸部充分運動——向後仰,水分才能回到真空中。
  頸椎間盤錯位可以引起頸椎痛,如果不嚴重的話,病人可以緩慢地反覆低頭仰頭,盡量向後仰,每次後仰30秒鐘。頸部的伸展可以增加真空的吸力,使水流回頸椎間盤中。與此同時,由於頸椎間盤前端與脊椎韌帶相連,這樣做還可以使頸椎間盤回歸到正常位置,脫離頸部的神經根。
  還有一種簡單易行的矯正辦法:仰臥在床上,背部貼在床邊,頭向下,垂在床外。這種姿勢可以利用頭部重量牽引暫時不承重的頸部,使頸部向後伸展。讓這種姿態保持一會兒,可以使頸部張力得到完全的緩解。這種姿態有利於在頸椎間盤裡製造真空。慢慢向後仰,直到你能看見地板,然後再抬起頭來,直到看見腳對面的牆。這個過程有助於在脊椎間製造斷斷續續的真空。真空能把水吸進頸椎間盤,並將水擴散到頸部的所有關節,使頸部運動得到潤滑。

//

---------------
第四章風濕性關節炎疼痛(4)
---------------


  頸椎間盤吸納了水後,重新恢復到自然狀態,頸椎關節得到牽伸,並分離開。現在,你可以試著仰頭,再低頭。先轉頭看一側的牆面和地板,再看另一側的牆面和地板。患有頸椎「關節炎」或頸椎錯位的人不妨試一試這個簡單易行的辦法,它可以改善頸椎關節的活動能力。
  心絞痛
  要想瞭解心絞痛,不妨讀一讀「膽固醇」一章。簡單地說,身體缺水可以引起多種疾病,心絞痛意味著身體缺水:心臟病和肺病種類繁多,名目繁多,長期脫水是共同的病因。請大家讀一讀山姆·裡國瑞先生和洛麗塔·約翰遜女士的信,經他們同意,這兩封信被當作佐證收到此書中(見「膽固醇」一章)。裡國瑞先生增加了飲水量後,心絞痛消失了。他還患有食管裂孔疝,這個病也在好轉。假以時日,他的食管裂孔疝也會完全好轉。請你們再讀一讀洛麗塔·約翰遜的信,洛麗塔·約翰遜女士90歲高齡,卻童心猶在,你們會發現,對於她這樣的老人,心絞痛也可以靠增加飲水量治癒,她已無需吃藥了。
  頭痛
  根據我個人的體驗,偏頭痛好像也是由脫水引起的。睡覺時被子蓋得太多不利於體溫的調節;飲酒(宿醉)過量會引起細胞脫水,特別是腦細胞脫水;節食或過敏症能導致組胺的釋放;天氣炎熱時身體會缺水,這些都是偏頭痛的誘因。從根本上說,偏頭痛似乎是體溫在「熱壓力」下進行調節的表象。人們突然感到偏頭痛,主要是因為缺水。
  要想預防偏頭痛,最謹慎的辦法是定時定量飲水。偏頭痛一旦暴發,一系列化學反應能讓身體動彈不得。此時,人們不得不用足量的水送服止痛藥。足量的涼水或冰水可以在人體內部發揮作用,給身體(和大腦)降溫,促使身體各部位的血液循環系統收縮,因為血管的過度擴張可能也是偏頭痛的主要起因。
  馬維斯·巴特勒太太是澳大利亞耶穌會傳教士,她在菲律賓的錫朗周遊傳教。她的病史很有意思。多年來,她一直患有偏頭痛,犯病時常常不能起床。在錫朗時,她偶然讀了我的書,於是開始增加飲水量。她寫信告訴我,她現在的情況大為改善,她真想站在房頂上大喊大叫,讓大家都知道。讀一讀她寫的信吧,這是一個活生生的故事。我們不禁要問:我們怎麼會對水的重要性如此無知?有些飽受缺水折磨的人甚至想到了死,怎麼會到這種地步?
  尊敬的F·巴特曼博士:
  多年來我一直遭受頭疼之苦。我請教過醫生、神經科專家和脊椎指壓治療醫師,花了好幾百美元做腦部掃瞄和X光透視,但一點兒效果都沒有。有時我痛得躺在床上,一連幾天爬不起來,只是因為有上帝支撐著我,我才沒有自殺。

//

---------------
第四章風濕性關節炎疼痛(5)
---------------


  什麼藥都無法止痛,我只能苦熬著,直到頭痛自然消失。我從來沒想過頭疼與飲食有什麼關係,惟一可循的規律是頭疼總在吃過飯幾個小時後出現。
  有一天,一位朋友告訴我,他認為,我之所以長期頭疼是因為飲水不足。我也知道自己喝水不多,但是,我以為喝加果汁的草藥茶,吃很多水果,足以滿足身體對液體的需求。三個星期前,我偶爾翻閱了一本雜誌,一則廣告跳入眼簾,那就是《水是最好的藥》,我買了雜誌,訂購了這本書。
  收到書後,我迫不及待地讀了一遍又一遍,瞭解飲水的新概念,我明白了自己的飲水習慣是錯誤的,並立即糾正。沒有親身體驗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明白我有多麼高興,過去被疼痛糾纏的日子一下子變成了輕鬆美好的日子,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而不是「被頭痛打倒」。啊,對於這種福氣,我惟有不斷地感謝上帝。
  經過幾個月,我的身體有了足夠的水,擺脫了脫水症。現在,頭痛的毛病只是偶爾出現,不再是常態。我感謝上帝的關愛,引導我一步步認識到這一奇妙的真理。毫無疑問,他曾試圖早點兒讓我明白,但我卻視而不見。我感謝您,醫生,感謝您卓越的工作和持久的毅力,感謝您把這一真理傳授給大眾。
  我在一家夜校開講座,講座的題目是「良好的食物和飲食習慣」。我很快修訂計劃,用了整整一節課講述身體對水的需求。我利用剛學的知識,幫助許多人減輕了痛苦,讓他們過上健康的生活。有個朋友告訴我,他過幾天就要住院治療胃潰瘍,我請求他取消這一計劃,試一試您推薦的水療法。
  他不太情願,但還是試了。他十分驚訝地發現疼痛止住了,過了一段時間,他瞭解到自己的潰瘍病已經痊癒,可他什麼藥都沒吃。他十分感激。
  請允許我再一次表達衷心的感謝,我祈禱上帝,願上帝保佑您和您的同事,因為你們的工作是為了人類更健康地生活。
  您忠實的
  馬維斯·巴特勒(太太)
  1995年1月23日
  (本信太長,不宜全文登出)
  理性的人讓自己適應世界;非理性的人堅持改變世界,讓世界適應自己。因此,所有進步都取決於非理性的人。
  ——蕭伯納

//

***************
*醫療聖經:水是最好的藥第三部分
***************

  面臨一堆令人沮喪的情感問題時,大腦很難聚精會神地工作,這時就會出現抑鬱。這種現象能使人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大腦活動受到壓抑的時間過長,就可能出現各種症狀。人們根據病人的不同行為表象使用了不同的名稱。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1)
---------------


  壓力和抑鬱
  面臨一堆令人沮喪的情感問題時,大腦很難聚精會神地工作,這時就會出現抑鬱。這種現象能使人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大腦活動受到壓抑的時間過長,就可能出現各種症狀。人們根據病人的不同行為表象使用了不同的名稱。
  據說,美國大約有一千萬人患有各種各樣的抑鬱症。正在或將會遭受輕度抑鬱症困擾的人更是不可勝數。其實,抑鬱是所有人在成長和進步過程中都會遇到的自然現象。經歷了這種腦力消耗,人的性格才能得到發展,勇氣才得以鍛造。所以,怎樣正確對待負面情緒是人們進步的組成部分。只要一個人能夠得到關愛、照顧和同情,鼓勵他朝解決內心負面情緒的方向發展,多數抑鬱只是一種為時較短的現象。
  抑鬱與恐懼、焦慮以及憤怒有關。不幸的是,有些人不能很好地化解這些情緒。尋求專業人士幫助時,醫生給了他們某種藥物。當初人們用化學藥物治療抑鬱症時,藥的副作用比較輕。現在的藥物卻有很強的效力,有時甚至很危險。有些藥物能剝奪服藥者對自己情緒的感知力。對於特別脆弱的人,有些藥物會摧毀他的同情心,讓他全盤否定自己。這樣的人很容易產生自殺傾向和殺人傾向,或者與社會格格不入。
  我要在本章解釋一下,為什麼有關壓抑和抑鬱的生理學有很大局限性。我主張用提高頭腦效力的方法治療極度的情緒壓抑和抑鬱症,抑鬱症是情緒壓抑的外在表象。我推薦給讀者的方法是我本人用過的方法,也是我在別人那裡見過的方法,它是很有效力的。
  有些病症——恐懼、焦慮、不安全感、持久的情緒問題和婚姻問題——與「社會壓力」有關——抑鬱症是供水不足的結果,它會影響大腦組織對水的需求。大腦使用電能,而電能是由水力能量泵(waterdriveoftheenergy-generatingpumps)提供的。得了脫水症,大腦生成的能量就會減少。大腦的許多功能有賴於能量,能量少了,大腦的效率就會下降。我們發現了這種不足,稱之為「抑鬱」。脫水引起的「抑鬱狀態」可以導致「慢性疲勞綜合症」。許多與壓力有關的晚期病理問題都被貼上了這種標籤。
  只要明白人在壓力之下有什麼表現,我們就不難理解慢性疲勞綜合症。在任何情況下,只要對脫水症和新陳代謝併發症做出矯正,慢性疲勞綜合症就會得到改善,其效果往往出人意料。下面,我將討論一下病理問題和可能出現的新陳代謝問題,它們可能會過度消耗身體的儲備,慢性疲勞綜合症的根本問題大概就在這裡。
  脫水與早期沉默補償機制
  身體脫水時會出現生理變化,這種變化與面臨壓力時的生理變化沒什麼兩樣。脫水相當於壓力,壓力一旦出現,身體就得調動自身儲備的基本物質。這一過程會「吸乾」儲存在體內的水。於是,脫水造成了壓力,壓力反過來加重了脫水。

//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2)
---------------


  在壓力狀態下,一部分荷爾蒙會發揮作用。身體認為出現了危機,就會行動起來,做出「戰鬥或逃跑」的反應。身體識別不了人類社會角色的轉變,它只對壓力做出估量,包括工作壓力,然後做出「戰鬥或逃跑」的姿態。身體能分泌幾種強效荷爾蒙,保持「一觸即發」的狀態,直到壓力解除。主要荷爾蒙有:內啡□、可的松釋放因子、泌乳激素、後葉加壓素和腎素-血管緊縮素。
  圖9:示意圖,在壓力(緊張)持續螺旋上升或慢性脫水症中荷爾蒙的分泌情況。
  內啡□、可的松、泌乳激素、後葉加壓素
  內啡□能幫助身體忍受艱苦和傷害,直到危險消除。內啡□提高了疼痛的門檻,減輕疼痛感。傷害較輕時,身體在內啡□的「保護傘」下可以繼續工作。婦女在分娩和來月經時,這種荷爾蒙很容易起作用。總的說來,她們忍受疼痛和壓力的能力較強。
  可的松可以重新調動體內儲備的能量和原料。脂肪分解成脂肪酸,轉化成能量。一部分蛋白質再次分解成氨基酸,形成更多神經傳遞素,肌肉運動能消耗新的蛋白質和部分氨基酸。在懷孕期和哺乳期,可的松及其「同盟者」負責統一調動體內的原料,以便完成哺育後代的任務。如果可的松活動的時間過長,體內的一部分氨基酸儲備很快就會消耗殆盡。
  在可的松的作用下,身體會「消耗自身的能量」。可的松的作用是,在緊急情況下為生產最基本的蛋白質和神經傳遞素提供急需的原料——幫助身體「渡過難關」,而不是連續不斷地分解原料,維護整個身體結構的運轉。如果「外在壓力」經久不退,它就會對身體造成損害。
  泌乳激素可以確保母親在哺乳期內持續不斷地分泌乳汁。所有生物都是如此。即使身體出現脫水,或出現了可能引起脫水的外界壓力,泌乳激素也會使乳腺細胞充盈,不斷生產乳汁。泌乳激素的作用是讓乳腺細胞不斷分泌乳汁,增加產量。
  需要記住的是,我們強調乳汁中固體物質的重要性,但其中的水分對嬰兒的發育也至關重要。在細胞分裂出的子細胞中,75%以上是水。總之,發育有賴於水。「水」到達某個部位,該部位的細胞才能獲得溶解在水中的物質。胎盤也能製造泌乳激素,將它儲存在環繞嬰兒的羊水中。簡而言之,荷爾蒙有「催乳激素」作用,它促使乳腺和導管的生長。生長荷爾蒙與泌乳激素的作用很相似,活動方式也很相似,但泌乳激素主要在繁殖器官裡起作用。
  用老鼠做實驗表明,泌乳激素過量會引起乳房腫瘤。1987年,我在國際癌症研究者邀請會上作了來賓發言,我對研究人員們說,慢性脫水是誘發腫瘤的根本原因。壓力、與年齡有關的慢性脫水、持續分泌的泌乳激素,與乳房腺體組織的癌變有關係,這種關係不容忽視。調整婦女的日常飲水量,尤其是在她們承受日常生活壓力時,至少是一種預防措施,它可以防範適齡婦女因壓力過大而導致乳房癌。在易感男性群體中,調整飲水量可防範前列腺癌。

//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3)
---------------


  後葉加壓素(Vasopressin)可能調節細胞的進水量。後葉加壓素還能刺激毛細血管,使它收縮。正如它的名字所示(譯者註:vaso是「血管」的意思,pressin是「壓力」的意思),後葉加壓素可以引起血管收縮。後葉加壓素產生於垂體腺,分泌到循環系統中。雖然它可以使血管收縮,但是,一部分重要細胞有接納這種荷爾蒙的受點(受體)。細胞依照其重要性分為不同等級,有些細胞的受體似乎較多。
  細胞膜——即細胞保護層——由兩層組成。水有粘合性,音叉狀的固體碳水化合物「團塊」被水粘合在一起(見圖14)。兩層膜之間有一條通道,□可以從中穿行,□可以有選擇地聚在一起,發生反應,在細胞內部產生預定的行動。這條水道有點兒像護城河或「環城公路」,但裡面充滿了水,所有物質都在水中流動。
  當所有空間都水量充足時,護城河就滿了,水就會抵達細胞內部。有時候,水流入細胞的速度不夠快,細胞的功能就會受到影響。為了預防這種災難,自然之母設計了一種了不起的機制,她在細胞膜上加了一個濾水器。當後葉加壓素荷爾蒙到達細胞膜,並消溶在受體時,受體就會變成「蓮狀噴頭」,只有水才能穿過噴頭的孔眼。
  重要細胞會大量製造後葉加壓素受體。後葉加壓素調節和分配水的荷爾蒙,身體處於脫水狀態時,它按照輕重緩急調節和分配水。神經細胞具有優先權,與其他組織的細胞相比,它生產的後葉加壓素受體較多。它們必須保持神經系統的水路暢通。後葉加壓素還有一個特點,為了確保水通過微孔(一個微孔每次只允許一個水分子通過),它能使血管收縮,給局部流體加壓。
  神經傳導後葉加壓素——通常叫做荷爾蒙——具有高壓特徵,水能通過細胞膜,自由、直接進入細胞,只有水流不足時,身體才需要發揮神經傳遞後葉加壓素的過濾作用。圖10解釋了這一機制。要想詳細瞭解細胞膜,請閱讀「膽固醇」一章。
  圖10:神經細胞示意圖,神經細胞雙層細胞膜轉變為「蓮狀噴頭」的抗利尿激素受體,允許從血清中過濾出來的水分進入有受體的細胞。抗利尿激素也造成血管收縮,這就給血液造成擠壓,為水過濾製造壓力——反滲透。
  酒精
  酒精能抑制垂體腺分泌後葉加壓素,缺少後葉加壓素的循環系統會引發一般性脫水症——包括腦細胞脫水症。在「敏感的腦細胞」裡,比較輕微、容易調整的脫水會變成嚴重的旱災。為了應對這種「壓力」,就得分泌多種荷爾蒙,包括能使人上癮的內啡□。
  因此,長期飲酒會刺激巴特曼體內的內啡□分泌,使人上癮,進而造成內啡□分泌過量。由於分娩和月經,婦女的內啡□分泌量天生就比較多,因此,她們比男人更容易飲酒成癮。婦女連飲三年酒就會出現酒精依賴症,男人成為強迫飲酒症患者則需要七年時間。

//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4)
---------------


  圖11:示意圖,在「單轉鐵路」結構形式下建立起來的微支流系統,在粘性較低區域的「流動」傳導機制,這被稱之為微管——尤其是在神經兩側。
  圖10和圖11表示,慢性脫水症日趨嚴重時,哪些因素會造成慢性疲勞綜合症。經常用含有咖啡因或酒精的飲料替代水,可能出現慢性疲勞綜合症。後葉加壓素的作用是保持神經系統的水路充盈,神經系統處於脫水狀態時,人們做事的動力和意願會大為減少。
  習慣性飲酒,習慣性飲用含咖啡因的飲料,會造成嚴重脫水。當身體向神經系統的水路緊急調水時,神經周圍的血液循環會加速,覆蓋神經的細胞內層會釋放組胺,在一定條件下,會引起「炎症」,而後傷及周邊的神經內層——細胞受損的速度大於修復的速度。各種神經紊亂是局部病變的表象,包括多發性硬化症(MS)。現在人們已經知道怎樣預防和治療這種疾病。我見過這種病發作。請大家參閱約翰·庫納的信。
  腎素-血管緊縮素系統
  腎素-血管緊縮素(RA)系統的活動(見圖12)是一種附屬機制,附屬於大腦組胺的活動。人們發現,腎臟的RA系統也很活躍。體內的液體減少時,就會激活這一系統,其目的是保存水分,與此同時吸納較多的鹽。如果體內的水和鈉消耗過度,RA系統就會非常活躍。
  圖12:一系列亦或刺激,亦或抑制腎素-血管緊縮素產出量的生理活動的示意圖。
  RA系統能使毛細血管床和動脈系統收縮,直到體內的水和鈉達到預定水平,其目的是使循環系統不「鬆弛」,沒有多餘的空間。這種收縮是可以測量的,我們就稱之為(高)血壓。你覺得200毫米汞柱很高了吧?我見過一個從未有高血壓病史的男子,他的血壓達到了300毫米。300毫米!當時他遭到逮捕,被送進關押政治犯的伊朗監獄,即將被槍斃。
  有了壓力,血管就會收縮,這個道理簡單易懂。身體是由高度統一、極為複雜的許多系統構成的。壓力一出現,水就會分解體內的儲備物,比如,蛋白質、澱粉(肝糖)和脂肪。為了補償失去的水分,擠壓系統,RA系統就會配合後葉加壓素和其他荷爾蒙一起發揮作用。腎臟是RA系統活動的主要部位。
  腎臟的功能是泌尿,排出多餘的水、鉀、鈉和廢物。泌尿必須有足夠的水,只有水量充足,腎臟才能正常工作。但是,腎臟的功能不能總是發揮到極致,否則會造成損傷。
  RA系統是儲備液體的關鍵機制,也是組胺活動的附屬機制。組胺的活動使人產生飲水的需求。RA系統控制著脈管床,調節著循環系統的液體流量,脈管床裡的鹽和水較多時,它的活力會降低。在腎臟中,RA系統可以感覺到液體的流動和尿液的過濾壓力。如果泌尿和過濾壓力不足,RA系統就會對這一部位的血管加壓。

//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5)
---------------


  只要腎臟遭到損傷,泌尿不足,RA系統就會活躍起來。它能刺激巴特曼鹽分的吸收,增大水的需求。腎臟損傷可能是長期脫水和鹽分消耗引起的。長期脫水和鹽分消耗首先激活RA系統。但是,我們一直沒有認識到動脈收縮(原發性高血壓)的意義,它是液體流失的表象。現在我們才發現,在某些腎臟損傷病例中——包括換腎——體內液體的不平衡和不充分可能是腎臟受損的首要原因。RA系統的開關一旦打開,它就會加速工作,直到天然閉合系統將它關上。水和一部分鹽——水排在前,鹽排在後——是天然閉合系統的組成部分,天然閉合系統關上後,血壓才會達到正常值。
  唾液腺似乎有能力感受身體是否缺鹽。當身體缺鈉時,唾液腺就會分泌一種叫做激□的物質。激□可以促進血液循環,增加唾液腺裡的唾液。增加唾液(唾液太多可以流出口腔)有兩個目的:第一,在身體脫水時,它能潤滑口腔中的食物;第二,大量含鹼唾液有助於食物的分解,也有助於胃排泄食物。身體是完整的大系統,唾液腺中的激□能激活RA系統,進而影響到身體的所有部位。
  因此,身體缺鈉(鹽)(它能導致細胞外的水分嚴重不足)會引發一系列症狀,最終導致原發性高血壓和慢性疼痛。一方面是唾液激□與鈉的消耗(鈉消耗造成水分的流失,即使身體已經處於脫水狀態),一方面是豐富的唾液分泌,二者在人體中形成一對天然的矛盾。這表明把「口乾」視為身體缺水的惟一表象是一個嚴重錯誤。由於這麼簡單的錯誤,醫學實踐和科學研究大大偏離了正確的軌跡。我們不得不回顧和修正以前的觀念。但願人們不要因為「顧惜面子」而阻礙進步!
  如果我們用茶、咖啡和可樂代替水,會出現什麼情況?咖啡和茶葉含有天然刺激物,主要是咖啡因,還有少量茶鹼。它們都能刺激巴特曼中樞神經系統,與此同時,它們也是脫水因子,因為它們對腎臟有強烈的利尿作用。一杯咖啡大約含有85毫克咖啡因,一杯茶大約含有50毫克咖啡因。可樂飲料大約含有50毫克咖啡因,一部分咖啡因是人為加入的,目的是萃取可樂堅果中的活性物。
  這些中樞神經刺激巴特曼物能夠釋放三磷酸腺甘(ATP)儲備池中的能量,把ATP轉化成細胞內的環狀AMP(一磷酸腺甘,環腺甘酸)——AMP達到一定程度就會成為強抑制劑。它們把儲備在細胞裡的鈣釋放出來。因此,咖啡因有釋放體內能量的作用。我們都瞭解咖啡因的最終作用;我們還應該搞清楚,當身體不想為某種行動釋放能量時,咖啡因有什麼反作用。體內能量儲備較少時,部分荷爾蒙和傳遞素的活動就不會受到什麼限制。在能量儲備降到較低水平前,咖啡因有逆向作用。可樂飲料的作用與它完全相同。

//

---------------
第五章壓力和抑鬱(6)
---------------


  有時,咖啡因的作用符合人們的需求,但是用咖啡因飲料長期替代水,就會使身體喪失製造水電能的能力。過量的咖啡因還會消耗大腦和身體中的ATP儲備量——這可能是青少年注意力不集中的原因之一。這一代人大量飲用可樂,成年後會因咖啡因過量患上慢性疲勞綜合症。攝入過量咖啡因終歸會使心肌因過度刺激而疲勞。
  最近有實驗表明,咖啡因會抑制一種非常重要的□——PDA(磷酸二酯□),這種□參與學習和記憶。有些實驗報告說,咖啡因會削弱受試動物的想像力、記憶力和學習能力。
  現在大家明白了,為什麼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的人和學習能力遲緩的兒童只宜喝水,不宜喝別的飲料。一定要喝不含咖啡因的飲料。
  下面讓我把本章中的內容和兩個不同但相關的問題聯繫在一起:高血壓和膽固醇,兩者都會導致心臟問題。
  脫水症引發的運行機制,與上文提到的壓力調節機制,是相同的,都會引起血管收縮。也就是說,為了適應乾旱,後葉加壓素和RA系統都要發揮作用。它們關閉了脈管床上部分毛細血管的開口,對另一部分毛細血管施加壓力,迫使水分穿越細胞膜,進入「重要器官」的細胞中。千萬不要忘記:脫水是施加在人體上的最大「壓力」,也是所有生物的最大「壓力」。尊敬的F·巴特曼醫生:我是個多發性硬化症(MS)患者。四星期以來,我一直在利用人類健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每天喝兩夸脫水,不喝含咖啡因的飲料,只加一點鹽做調味)。我可以明確地宣佈,我為這一難以置信的結果感到興奮。多年來,我的腿一直遭受著嚴重腫脹的折磨。但兩星期內腫脹就消失了90%。
  身為多發性硬化症患者,能夠擺脫咖啡因和血糖的忽高忽低,我深感慶幸。我現在一天到晚精力充沛,再也沒有飲用咖啡因的興奮感和事後的疲勞感。以前,我一直被拴在忽高忽低的過山車上,白天感到精疲神勞,而且越來越嚴重。現在我擺脫了這一惡性循環。我還注意到我冷靜多了,不再焦慮,工作效率更高了。而且,我比以前更達觀,更願意關心他人,更關心身體的節律,以前我只能借助咖啡因的化學效果偽裝自己。
  您的發現使我恢復了大部分活力。
  忠實的
  約翰·庫納
  一號大街
  1488信箱
  尼科爾森,賓夕法尼亞州18446
  1995年10月20日

//

---------------
第六章高血壓(1)
---------------


  醫生們認為只要告訴你得了什麼病,就算為你服務了。
  ——依曼努爾·康德
  高血壓(原發性高血壓)是身體因為水量不足而進行自我調整的結果。
  身體根據血液流量和組織需求的變化,打開或關閉不同的血管。當全身的液體流量減少時,主要血管的孔徑就會收縮(關閉內腔),否則,就沒有足夠的液體填充腔內的空間。如果血管不能根據「水量」調節和收放,氣體就會擠佔空間,將血液分離開,形成「氣栓」。血管根據液體流量調節內腔的大小,這符合流體力學的原理,這是一種最高級的設計,人體的血液循環就是根據這一原理進行的。
  血液循環經常出現分流。我們吃飯時,大部分血液流向腸道,其他部位的一部分毛細血管會關閉。吃飯的時候,腸胃的毛細血管打開得比較多,肌肉系統的毛細血管打開得比較少。只有急需循環系統支持的毛細血管才會完全打開,以便讓血液通過。也就是說,脈管床在特定時間內對血液的控制力決定了血液的流向和流速。
  這是一個自然天成的過程,旨在優先處理重要的事情,同時不讓身體負載過多的液體。消化工作結束後,腸胃不再需要較多血液,其他部位的循環系統就會輕而易舉地打開。有一個常見的、間接的例證,吃過飯後我們不太喜歡動彈,過一會兒才想動。總之,身體有一種確定孰先孰後的機制,它可以判斷輕重緩急,決定先把血液送到哪個部位,讓哪些毛細血管打開,讓哪些毛細血管關閉。這個順序是根據功能的重要性預先確定的。在血液分配上,大腦、肺、肝、腎和腺體優先於肌肉、骨骼和皮膚——除非給系統設定不同的排列順序。如果身體的某一部位持續要求增加供血量,比如,經常性的健身活動、肌肉的鍛煉,供血的順序才會發生變化。
  缺水:高血壓的潛在危險
  當飲水量不能滿足身體的需求時,一部分細胞會脫水,讓水分進入血液循環系統。某些部位的毛細血管床被迫關閉,以便調整儲量和流速。當身體缺水或出現旱災時,細胞內66%的水分被吸納到血液循環系統中。細胞外26%的水分被吸納到血液循環系統中,8%的水分是從血液中吸納的(見圖13)。只有關閉血管內腔,才能減少血液中水分的流失,別無選擇。不活躍部位的毛細血管會首先關閉。如果所有毛細血管都打開,身體就無法保持平衡。水量不足,要麼從體外補充,要麼從體內其他部位攫取!
  圖13:全身的動脈系統為了適應血液量的損失,有選擇地關閉了某些內腔。血液量損失的一個主要原因是身體水分的損失,或者缺水探測機制不敏感造成的水供應量不足。

//

---------------
第六章高血壓(2)
---------------


  血流量是由全身毛細血管床的活躍程度決定的。肌肉越發達,毛細血管就越開放,它佔有的血液儲備就越多。道理就在這裡:對高血壓患者來說,體育鍛煉是生理調節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只是高血壓生理特徵的一個方面。毛細血管床必須保持開放,才不會阻礙血液的循環。如果毛細血管床處於閉合狀態,就會阻礙血液的循環,只有增加血液循環的壓力才能保障液體在系統中暢通無阻。
  毛細血管床有選擇地關閉,就是因為身體缺水。此外還有一個原因,我們喝的水最終都得進入細胞——水在內部調節細胞的容量,鹽在外部調節細胞的容量——細胞外是一片汪洋大海。人體中有一種微妙的平衡機制,它以細胞含水量的變動為代價來保證血液的構成。身體缺水時,一部分細胞不得不放棄常規需求,另一部分細胞會根據預定的配比得到水分,維持其功能(前面講過,水經過細胞膜過濾後才能進入細胞)。但是,血液必須維持其成分的穩定。惟有如此,各種元素才能到達重要的中心區域。
  正是在這一點上,「溶質模式」出了錯,解決不了全部問題。「該模式把身體功能的評價體系建立在血液的固體物質上,沒有認識到某些部位缺水可以致病。所有血液檢測都很正常,但是,心臟和大腦的毛細血管卻可能是關閉的,這些器官的一部分細胞逐漸脫水,隨著時間的遷延越來越嚴重,直至壞損。大家讀了「膽固醇」一章後,就會明白這個道理。
  當我們喪失了渴感(也就是意識不到脫水信號),飲水量少於日常需求,一部分血管床會自行關閉,以便保證其他血管充盈。問題是,這種現象能持續多久?答案是:很長,直到身染重病,瀕臨死亡。除非我們明智地改變認知模式,不論是專業人士還是普通大眾,全都認識到這些問題與水的新陳代謝紊亂有關,與各種缺水信號有關,否則,慢性脫水症會繼續危害我們的身體和社會。
  治療原發性高血壓,我們首先應當採用增加日常飲水量的方法。目前的治療方法是錯誤的,可謂不折不扣的科學謬誤。身體要保持水量,我們卻對大自然的造化說:「不,你不懂——你必須用利尿劑,把水排出來!」如果我們的飲水量不足,身體要想得到水,惟一的辦法就是保留體內的鹽(鈉),這就把RA系統牽扯進來。只有留住鹽,水才能夠呆在細胞外的空間裡。在這一空間裡,水通過蓮狀噴頭的生產機制,被逼入擁有「優先權」的一部分細胞中。因此,保住體內的鹽分是保留水分的最後一招,目的是讓「蓮狀噴頭」的過濾裝置發揮作用。
  人體對鈉的存量非常敏感。把這種敏感性視為高血壓的病因是不準確的,這一錯誤的根源在於對人體的調水機制不瞭解。患者服用利尿劑,排出了鈉,就會更缺水,達到「口乾」的程度後,就必須補充水。利尿劑會增加體內缺水管理機制的負擔。它不能治癒高血壓,反而讓身體更加堅定地吸收鹽和水。但是,不論吸納多少水和鹽都解決不了問題。過一段時期後,利尿劑的藥效就不夠了,必須給病人增加其他藥物。

//

---------------
第六章高血壓(3)
---------------


  診斷高血壓時還有一個檢測問題。血壓與焦慮有關,一個人在體檢時若擔心查出高血壓而感到焦慮,血壓就會受到影響。儀器上的數據就不能反映真實、自然、正常的血壓。一個沒有經驗的、匆忙粗心的醫生可能擔心被病人起訴,忽視了認真的分析和判斷,認定病人有高血壓,其實這個人只不過有短暫的「就診焦慮」,這種焦慮導致儀器上的數據偏高。還有一個很重要、但常被忽視的問題,讀取血壓的正確方法是,讓橡皮囊袖帶充分膨脹,超過收縮壓的數據,然後再放掉空氣,直到聽到脈搏的跳動。
  每條大動脈(可能還包括小動脈)都相伴隨著一條神經,它可以監測血管裡的血流量。橡皮囊袖帶裡注滿了空氣,隨著氣壓的釋放,阻斷的動脈血管才會打開。
  袖帶的壓力降低後,可以讀到脈搏跳動的數據,高血壓的誤診是不可避免的。不幸的是,高血壓的測量是隨機的(以舒張壓為依據)。在這個好打官司的社會裡,微小的診斷誤差都可能給某人貼上高血壓的標籤。於是,就會出現一場「玩笑」。
  水就是最好的天然利尿劑。只要高血壓患者排尿充分,就應該增加飲水量,不需要什麼利尿劑。如果長期的「高血壓脫水症」已經引發了心臟病綜合症,就得逐漸增加飲水量,以免病人體內積水過多,排不出去。
  在這些病人身上,鈉的保存機制是必不可少的。飲水量逐漸增加後,排尿量也會相應增加,水腫液(腫脹)——即充滿有毒物質的水腫——會被沖洗出去,心臟就能康復。
  下面幾封信都經過寫信人的同意,他們希望與本書的讀者共享愉快的體驗。
  尊敬的巴特曼醫生:
  我又訂購了一本您寫的關於水的書,第一本我送給了兒子。我逢人便談您那本書和我的經歷,或許您有興趣聽一聽。
  我的大兒子查爾斯58歲了,他與我住在一起,不僅耳聾,而且患有孤獨症。我每週帶他去殘疾人診所三到四次。醫生給他量血壓,告訴我他應該繼續服藥——他的高壓是140-160,低壓是100-104。我當時剛剛讀了您的書,我跟醫生說讓我試驗兩星期。他勉強答應了,但是警告我說這很危險。
  我把查爾斯留在家中,定時定量地給他喝水,加了一點兒鎂和鉀。
  兩個星期後,護士給他測血壓,血壓是106/80,她說:「醫生馬上就到。」——醫生顯然不相信她的話,他親自來檢查,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他沒有問我都做了什麼,我也就沒有告訴他關於喝水的事。如果血壓能保持現在這種水平,我會告訴他的。
  我沒有什麼特殊的病,也開始定時定量喝水,但十天後我發現,以前我快速搖頭時會感到頭暈,這個毛病消失了。以前我不能平躺在床上,必須墊好幾個枕頭。現在好多了,一個月裡我只犯過一次病。可我已經是82歲半的老人!

//

---------------
第六章高血壓(4)
---------------


  感謝您的工作——我們非常需要您的建議。希望您健康,精力充沛。
  馬賈瑞·拉姆塞
  1993年11月22日
  查爾斯的媽媽讓兒子的血壓恢復了正常。如果你注意到她的醫生全然不感興趣,你就會明白,我們面臨著一場保健危機,而解決危機的辦法就在我們自己手中!
  邁克爾·派克曾經是簡明醫療基金會的管理人員。這個基金會是一家醫學研究(思想庫)機構,在全國推行科學教育和公眾教育,介紹水的新陳代謝和認知模式的轉變。派克先生簡單地介紹了自己從小患有的疾病。誰會想到這麼多種貌似無關的疾病竟然與飲水量很有關係?僅僅簡單地調整了一下日常飲水量,它們就煙消雲散了!派克先生的疾病問題解決得好極了,她的妻子也採用了這種「治療儀式」。
  親愛的巴特曼醫生:這封信旨在證明水的好處,水是調節日常飲食、保證身體健康的重要組成部分。我遵照您的建議將近5年,理所當然認為飲水具有積極療效。
  我採用您的療法前,體重超標,血壓高,還患有哮喘和過敏症。我從小就有這些病。我一直都在接受藥物治療。現在,我已經控制住了體重和血壓(體重減了30磅,血壓降了10毫米)。您的治療方法減少了我的哮喘和過敏的頻率,其實它們基本上不存在了。另外,我還另有收益,我患感冒和流感的次數少了,即便患了感冒和流感,病症也輕得多。
  我向妻子推薦了這個方法。四年來她也一直在吃降壓藥,通過增加飲水量,她最近也甩掉了藥瓶子。
  再次感謝您的治療方法。
  邁克爾·派克
  1992年3月25日
  邁克爾·帕圖瑞斯是扶輪社的成員。幾年前我應邀到他所在的俱樂部辦講座,他頭一次瞭解我的工作。有一天我們一起吃午飯,我詳細告訴他,高血壓和肥胖症是慢性脫水引起的。他接受了我的建議,開始增加日常飲水量,還說服他太太也這樣做。請注意,兩封信全都提到了增加飲水量對減輕哮喘和過敏症的效用。
  瓦特·伯邁斯特中校也發現水有降壓作用。他同意將自己的信公之於眾。大家會讀到,他擺脫了藥物,讓自己刺激巴特曼體內的天然機制調整血壓。
  既然水是天然的利尿劑,為什麼有些博雅的聰明之士卻堅持用化學藥物排除腎裡的水分?我認為,這是疏忽大意造成的。這種處置方法必然會損害腎臟,最終損害心臟,應當棄而不用。
  我的同行仍然在使用利尿劑治療高血壓,他們很可能會因疏忽和茫然遭到病人的起訴。本書提供的信息足以讓患者看清,用利尿劑治療「高血壓」是一種愚蠢的辦法,只會給他們的身體帶來傷害。1995年2月吸煙者們聯合起來起訴煙草工業,這個案例應當讓醫學界引以為鑒。

//

---------------
第六章高血壓(5)
---------------


  尊敬的F·巴特曼博士:您幫助我和我太太瞭解了水對健康的意義,我再次向您表示感謝。
  我們明顯感到增加飲水量非常有助於減肥——多年來,醫生一直督促我們減肥。我的體重大約減了45磅,血壓也隨之降了下來,現在我無需吃藥維持血壓。我太太的體重降下來後,多年的背痛也大為緩解。另外,她相信隨著體重的減輕,過敏症帶來的不適和麻煩也少多了。
  致
  良好祝願
  忠實的
  E·邁克爾·帕圖瑞斯
  1992年2月20日
  尊敬的F·巴特曼博士:1994年5月24日我給您寫了一封信,您還來過一次電話,而後我就忙於搬家,我現在的地址是:LTCWalterF.Burmeister,118CasitasdelEste,ElPaso,Texas79935。
  哦,有件事非常重要,我能夠證明自來水對降低血壓非常有效。從1994年4月初起,我就遵照您的建議,每天用8盎司的水杯喝至少8杯水,有時還要多些,大約過了三個月,我就不再服用利尿劑和鈣阻斷劑了。以前我的血壓一直靠藥物維持,現在逐漸降了下來,以前的收縮壓平均在150-160之間,舒張壓在95-98之間,現在不靠藥物,收縮壓為130-135,舒張壓為75-80。真叫人驚奇。
  我太太在家給我量血壓,每次記下兩三個數據。記錄顯示,有幾次高壓低於120,低壓低於75,只有一次高壓達到140,低壓達到90。但是,上述平均值一直是佔多數。
  除了維生素和礦物質,不吃藥只喝自來水、外加一點鹽的療法,使我的身體大獲解脫。我深信不疑,您確實掌握了革命性的、神奇的用藥理念。
  您即將出版一本書,需要一些水療法的實例,我願寫下我的體驗,以此作為對您的報答。
  致敬
  瓦特·F·伯麥斯特
  美國陸軍退伍中校
  118CasitasdelEstePl
  ElPaso,Texas79935
  電話:1-915-590-7545
  1994年8月3日

<<水是最好的藥>>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