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老徐的博客

作者:徐靜蕾
TXT 全文
  《老徐的博客》
                 
                 
                 
  *************** *《老徐的博客》精選版:自述篇***************
                 
  會寫到什麼時候?不敢說,說了就是給自己壓力,但是還是希望能夠堅持下去。
  好了,不說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拿來看看,上面記錄了我從05年10月25日到06年3月之間的一段日子,這段日子,我個人的變化比較大,要面臨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每一天都忙忙碌碌,忙著玩兒,忙著工作。書裡面的內容,不外是些流水帳和小心情,並無什麼「絕對隱私」……老徐寫在書前面的話>;>;自序1自序2  自述篇:  中學同學:我的中學北京第80中學是當時全朝陽區唯一的市重點,那裡是一個盛產美女的地方,各路的才子佳人雲集,我從小一直自卑與她們有著直接的關係。  我的大學生活:考電影學院是由無數新鮮恐懼和豁出去的感受組成的。現在常有人問我為什麼考電影學院這類的問題,常常把我問愣了。  初戀:我的初戀是一段極其失敗的經歷。1989或者是1990年我認識了他,那時我上高中。
                 
  *************** *《老徐的博客》精選版:想哪說哪***************
                 
  想哪說哪:  老徐娘的穿衣觀:某報搞了個「小徐俱樂部」的專題,此徐乃「半老徐娘」之徐,我乍一聽挺不痛快的,「你才半老徐娘呢!」  博了又如何:博客挺好。想寫文章寫文章,想發照片發照片,心裡不痛快了就發發牢騷。想肉麻抒情也行,想極度自戀也可,其實破口大罵也沒問題,只是容易傷了自己。  裴勇俊,有道理:有一個紅腫著雙眼名叫徐靜蕾的花癡,一晚上都在重複三個字:裴勇俊。  愛的能力:我還是相信,愛,不應該只是一種情感,而應該是一種能力!  忘記的思念忘不掉的情人節:三年前的小文某些觀點現在已經並不是很同意了,也或許幼稚,比如對愛情的理解。但是不想再改了。無妨。畢竟是自己當年的感受。  漫長的青春期:我對自由的嚮往。婚姻多多少少變得多餘,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 *《老徐的博客》精編版第二部分***************
                 
  第一次上博客是緣於我的一個朋友。他拍了很多照片叫我去看。他的照片拍得很好很有意思,但我從沒想過自己也有一個博客。
                 
---------------

  我的博客試驗田
---------------

                 
                 
  2005-10-25 18:00:25第一次上博客是緣於我的一個朋友。他拍了很多照片叫我去看。他的照片拍得很好很有意思,但我從沒想過自己也有一個博客。
  以前總是屢屢從我的閨密們口中聽說博客這個詞,但沒什麼概念,只是大致知道個意思。
  前幾天,公司的同事跟我講新浪給我開了個博客,說我應該上去寫寫東西發發照片什麼的。我的同事博學小姐知道的事情一向比我多——什麼時下流行歌曲啊;哪個韓國明星目前很紅啊;什麼專業理財啊;外國保險啊;樣樣精通……既然博學小姐講博客好,那想必是有意思的了。最近,新學到了一個老道理——聽人勸,吃飽飯。以前我對這句話是不太感冒的,但是,現在,感冒了。
  其實還沒想好在這裡做什麼,那就發些日常的照片先吧……
                 
  //
                 
---------------

  自述:奶奶
---------------

                 
                 
  2005-10-28 22:09:08奶奶今年88歲了,腦子一點也不糊塗,只是眼睛不太好。小時候,我不愛上幼兒園,終於混不下去了之後勉強上了幾天整托,已經是哭天搶地,甚至尋死覓活了,幸好後來趕上幼兒園流行我現在已經忘了的什麼病,終於被送回了家。
  我的童年是和奶奶一起度過的。那時候我既淘氣又膽小,爸爸媽媽對我要求很嚴格,奶奶是我小小的避風港。說小小,是因為爸爸真的凶起來奶奶也是不管用的,但多多少少使我的童年生活有了一些安全感,長大以後很多時間不在北京,最牽掛的人就是奶奶。
  奶奶是湖南人,菜做得特別好吃,印象最深的是豆腐炒肉末,雞蛋肉餅,人間美味。上小學的時候有段時間老想吃餃子,本來不會做餃子的奶奶不知怎麼就包了些說實話既難吃又難看的餃子給我吃,儘管如此,每當我中午回家的時候還是覺得非常滿足。我印象非常深,一般情況吃8個,最多的時候吃12個。後來奶奶年紀大了不再做飯,我也上大學住校去了,也就再沒吃到奶奶做的菜。直至有一次,一個朋友帶我去原來位於美術館附近的湖南餐廳「隨圓」,我無法形容我的感受——那裡的菜和奶奶做的一模一樣。我是一個貪吃的人,一頓美味的飯菜可以使我愉快一整天,如果沒有奶奶,我的童年生活該是多麼索然無味。
  鄰居的黃奶奶已經去世幾年了,這是一個有些駝背的奶奶,也是湖南人。她家的8寸黑白電視機陪我度過了許多夜晚,那些爸爸不讓看的港台電視劇都是在那兒看完的。一邊看一邊磕瓜子,坐在她家的小馬扎上,頭頂是那盞大概只有5瓦或8瓦的電燈。她的兩個孫子是我幼年時的好友,一個大我一點,一個小我一點,我們一起經歷了一些「風風雨雨」——翻牆、打架、遊戲、尋寶、探險、嚇人。大一點的時候他們去了楊村他們的父母那裡,我們寫了很多信,我第一次感受到分離是一件多麼令人難受的事。多麼親密的玩伴,那些你以為一直會永遠在一起的人,有一天也會分開的。從那以後再沒見面,信寫得也越來越少,偶爾他們回北京,見面也是說些你好我好的客氣話,小時候的親密已經不在了。時間是個可怕的東西,那些你以為永遠也忘不了的幸福和悲傷,有一天都會被我們遺忘的。黃奶奶據說是得了胃癌去世的,我沒見到她的最後一面,很長時間我們都瞞著奶奶,後來奶奶終於起了疑心,知道了這件事,她沒表現出過多的傷心,大概是上了年紀的人對生死反而比我們這些年輕的人看開了許多。
  88歲的奶奶更像是個孩子,每次見到我都問穿得暖和不暖和,怕劇組不給吃飽飯,永遠都覺得沒有人照顧的我很可憐。說了無數遍的話再見面還是要再說一遍,最不喜歡我演的電視劇是《一場風花雪月的事》,覺得裡面誰都欺負我。最高興的是《北京晚報》上有寫我的文章,最愛吃的是「九制話梅」。
                 
  //
                 
---------------

  自述:學書法
---------------

                 
                 
  2005-11-01 15:02:02爸爸在我六歲的時候開始讓我學書法,背古詩,字認得夠多的時候就讓我念古文讀四大名著,為此他記了很多關於兒童啟蒙教育的筆記,是世界上最用功的爸爸之一。
  我小時候最怕的人是爸爸,見到他像老鼠見了貓一樣,因為他讓我每天寫的毛筆字我總是湊不夠數,該背的詩也總是上句不接下句。每天下午的5點鐘左右是我的世界末日,因為他就要下班了。每到這時候我就想,我最大的並要為其艱苦奮鬥的理想就是再也不用聽爸爸的話,自己當自己的主人。其實爸爸的願望很簡單,並沒有想讓我成為什麼家,只是希望我做一個知書達理的姑娘,他說得最多的就是:腹有詩書氣自華。
  我不記得我是小學幾年級考進了朝陽區少年宮,中學幾年級考進了北京市少年宮,只覺得少年宮的那段日子是我最難熬的時光。我是一個不用功,在書法上其實也沒什麼天賦的姑娘,到了市少年宮便感到了差距,一下子自卑了起來。我一天一天沒精打采地寫著,老師也不喜歡我,那時候一個叫於莎的女孩是她的掌上明珠,那個女孩字寫得好人又漂亮,是我那時候的偶像。我常常感歎,人家閨女怎麼長的,又聰明又漂亮又白(我小時候很黑,因此覺得自己很難看),還是文藝骨幹,我怎麼就什麼都不行呢!為此我苦惱了很久,後來每天默念「天生我材必有用」這句話,使自己堅強了起來。
  有一件事是我到目前為止從沒對人提起過的,包括父母。這件事對當時的我打擊是非常大的,事隔多年我還記憶猶新。
  一次,少年宮組織去人民大會堂表演書法,上午先在少年宮集合。當時來講這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好多孩子的家長也趕來「送行」,我也興高采烈的去了。老師開始動員,突然發現名額缺了一個,換句話說就是人多了一個,再換句話說就是有一個人不能去了。是誰呢?老師的眼睛轉來轉去,我覺得自己已經有預感了。果然,她把視線落到了我的身上。我覺得渾身發熱,呼吸停止,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教室。我跑到廁所偷偷哭了兩個小時,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開始往家走。我興高采烈地回了家,幸福地為爸媽描述了我們在人民大會堂表演書法的詳細情景,全家人都很高興。
  我變得越來越不愛上少年宮,又不敢跟爸爸說,就開始偷偷不去了。我拿著一些從前寫的字混事兒,每次上課的時間就在景山公園閒逛,景山公園是我最熟的公園。那段時間我撒了我這輩子最多的謊,常常擔心自己會變成一個壞女孩,為此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負擔。
  其實學書法為我帶來了很多東西。小學畢業的時候,因為我的書法在全國得過獎,我被保送上了當時全朝陽區最好的中學80中,人人都說我是個「才女」,對我另眼相看。我還考上了北京市少年宮,院子裡的人都說蕾蕾這孩子聰明將來有出息。
  時至今日,我對書法這件事還是不太能正確對待,但見到漂亮的書法作品,還是會從心裡讚歎、欣賞,還是會挪不動腳步。所以我不得不相信,有些東西確實是潛移默化的。
                 
  //
                 
---------------

  暈了
---------------

                 
                 
  2005-11-23 10:52:05今天醒得很早,忘了關電話鈴,被一個不知是哪裡的電話吵醒。
  這幾天一直在看一本朋友推薦的書,叫《愛上浪漫》。
  昨日睡前,書裡面談到一個問題:是思考導致了痛苦,還是痛苦引發了思考。並談到認同前者接近於情感的自然主義,認同後者接近於理智型的思考。就我個人而言,目前傾向於前者,也就是說,更傾向於宿命的觀點,也許生命的本身帶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痛苦,既然不可避免,不如盡量讓自己快樂,如果思考導致了痛苦,那我不要思考,盡可能做一些本能的選擇。但是,人類的本能裡有沒有自發的思考呢?這個問題又難住了我,我們的思考是出於本能,還是出於每個人都曾經經歷過的教育?或許是學校教育,或許是家庭教育。反正,正在想這件事情的我便是在思考之中,因此感到困惑。
  書中還談到兩種讀者的閱讀方式,一種讀者是逃避性閱讀,一種讀者是自我發現型閱讀。前者愛看與自己的生活很遠的書,後者則是在書中尋找自我,或尋找某種共鳴。在這兩種讀者裡,我基本屬於後者,前者的閱讀更接近於一種學習和獵奇,而後者更像是找朋友或者是尋找安慰。
  我所受的教育告訴我,讀書和學習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放下,從空白到充實到回到一種忘記一切觀念、回歸自我的獨立思考,這種思考更接近本能,但是這種本能顯然已經不似先前的空白,學習是我們在面對社會、人群不可避免要進行的一種行為。然而學習和教育也給我們不可避免的帶來一些條條框框,我們受著本能的巨大支配,又同時感到教育帶給我們的束縛,所以真正意義上的獨立思考是很難實現的,本能的釋放受到了干預。尤其在社會、人群中,大都講究配合,家庭成員的相互配合,工作夥伴的相互配合,朋友之間的相互配合,伴侶之間的相互配合,交織成了一張巨大的網,我們一方面滿足於這張網帶給我們的安全感,一方面又無時無刻不產生出要從網裡掙脫的慾望。
  米蘭昆德拉在他的書中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用他這句話推斷,他相信有更大的一個東西操控著這個世界。因此我迷惑,他的創作是出於本能還是思考?通常我們會認為,思考導致創作,而不是本能。如果他是一個無神論者,我倒覺得更容易接受這句話的觀點。對於無神論者,上帝或者任何彷彿可以給我們精神依托的神靈根本就不存在,無神論者的思考,不會引起誰的發笑,無神論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們比較容易理解成是對上帝的嘲諷。事實上,沒有人會發笑,是無神論者自己在取笑自己,給自己來個自嘲的玩笑罷了。
  對我現在而言,除了有目的有針對性地閱讀,比如為了某個戲的拍攝,之外的大都是在沒事找事,我的閱讀基本是在睡前,通常導致兩種結果,一種是過多看不懂或者無聊的信息使我的閱讀失去思考能力,昏睡過去;一種是閱讀導致的思維極度活躍,但生理上發出強烈的我困死了要睡覺的信息,活躍的思維和生理的強烈信息經過幾輪激烈衝突,當然最終睡去,生理佔了上風。或許,這是不是意味著,本能最終會代替思考?我又暈了,不得而知。
                 
  //
                 
---------------

  半夢半醒的哈里波特
---------------

                 
                 
  2005-11-26 01:32:45《哈利波特》是我唯一每集都看的美國大片,像《指環王》、《蝙蝠俠》之類的都沒看全過。票還挺難買的,LV活動的那天晚上本來就要去看,居然沒位子,最晚的那場也只有第一排能坐了。過了兩天,博學小姐到東環走了個後門才搞到兩張票。
  開場不到20分鐘,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片子已經到了中間,東環的音響還是很好的,銀幕上發出各種丁零光當、啾啾啾啾的聲音,5.1也做得不錯。我一下子清醒了,定睛看:打起來了。反正是好人和壞人打起來了。不,其實是小哈和一個什麼怪物打起來了,怪物一直在追他,飛著追,小哈一直在跑,飛著跑。倒真是挺驚險的。我旁邊的博學小姐小嘴微張,一臉緊張和凝重的表情——看到這裡,大家都要說了:你怎麼看電影老不好好看老在看別人啊。我解釋一下:純屬誤會。我通常、絕大多數時候,還是主要看電影的。只是這兩次有點例外,上次是因為小情侶實在誇張,這一次實在是有點……個人認為《哈3》更好看一點……
  一向不太喜歡看總是在打來打去的片子,覺得裡面的人都挺沒頭腦的,為了什麼一丁點的事情都可以打起來,真是無聊且奇怪。還是和平比較好。我看見打就頭疼,而且討厭所有暴力(對了,今天——現在說就是昨天是國際反家庭暴力日)。
  困了,我的小文草草收場。
  以上純屬個人觀點,得罪了誰也純屬無意(好累啊),並且,歡迎反對。
                 
  //
                 
---------------

  開放式的結局
---------------

                 
                 
  2005-11-28 12:52:11看了《愛在日落日出時》,好看。
  就那麼相遇了,就那麼有無限可能的分開,人生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可能和機緣巧合,聽說了第二集的故事,無限的惋惜。替別人惋惜,替自己惋惜。我們都處在無限的可能裡,什麼東西應該珍惜,什麼東西應該放棄,永遠是想不明白的問題。誰能預知未來呢,我在這裡說著一些並無意義的字句,是為了發洩?還是為了理清自己的頭緒?還是在替自己辯解?不知道還是不知道。
  最近,我發現自己用了太多的不知道來總結自己凌亂的思緒,我知道那是一種逃避,可是,真的說不清楚,絞盡腦汁也不行。
  昨日黃昏的時候,腦子裡一會兒是大分貝的喧囂,一會兒是令人發瘋的死寂,然後不能控制的倒頭睡去,空調開得很暖,睡得口乾舌燥。
  晚飯和閨密們聊天,三個完全不同性格不同境遇的人,一直聊到餐廳打烊。下午的同一時間裡,大家在做著截然不同的事情,經歷著截然不同的幾種心情。各懷著自己的心情聊天,各自幫對方出著主意,結果,結論,還是沒有。每個人都面臨著自己的問題,每個人也無法真正地不打折扣地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問題。但是當餐廳已經打烊的時候,仍然變得開心了許多。所以,結論並不重要的,過程才是。一個人憋在心裡想,越想越在死胡同裡,聊天的過程卻是一個開放的過程,沒有永遠過不去的事情,只有暫時過不去的心情。
  三個閨密一台戲,拍出來一定好看,但是,一定還是,開放式的結局。
                 
  //
                 
---------------

  感
---------------

                 
                 
  2005-11-29 22:44:08寫博客也有一個多月了,連自己也奇怪自己還挺勤奮的,好像有滿肚子的話要講,有的時候也難免囉囉嗦嗦。
  首先聲明一下,大家的評論和留言我都看,好聽的不好聽的照單全收,但是因為時間和不能面面俱到的原因並沒有做過回復,我想找一個比較空閒而又心情好的時間我會提前通知大家來個聊天吧。
  大家說我真實,我不謙虛地講,做得不夠。因為前面說了,完全地真實也是不現實的,定會招來不少無聊的麻煩,也會觸動到其他人的私生活,別人未必想要如此。但是,我可以並無愧色地說,凡是在這裡寫上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實的,不能說的話我選擇不講,或是用一些我所能想到的比喻,言在此,意在彼。相信聰明的讀者也都看出來了。
  這兩天心情很不好,甚至有時痛恨自己。太想當好人的人其實未必是好人——這是在說我自己。但是我對自己也許未必是一個好人這件事還並不熟悉,因此覺得糟心之極。還是相信可以從這種心情裡走出來,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請不要說任何安慰我的話,心意我領了,但是其實對我,毫無用處,也不是我在這裡說這些話的初衷。
  總會好的。如果要壞,就讓它壞到底吧。
                 
  //
                 
---------------

  上班一條蟲,下班一條龍
---------------

                 
                 
  2005-12-21 22:33:20上班一條蟲,下班一條龍。劇組裡大家經常這麼說,一收工就生龍活虎。用於此時的我很合適啊。
  《藝伎回憶錄》沒看成,我下班的時候,酒店附近的電影院都關門了。昨天和日本公司的人聊起來,有幾位反映不想看這個電影,覺得日本的藝伎讓中國人演不太適應,想想倒也可以理解,相當於中國的京劇名伶讓個日本人來演,國人看起來也多少會有點兒不舒服,但是說明我們中國演員在好萊塢更有市場啊!也行。——這不算狹隘的民族主義吧……
  演員的確是個很辛苦的職業,每天面對鏡頭都要打起120分的精神。我每次說導演沒有演員辛苦大家都覺得我是胡說,找不到在這方面有共同語言的……一直很敬佩那些戰鬥在電視劇第一線的同行們,365天,350天都在拍戲,最熱的時候整白天整白天地站在太陽地裡,最冷的時候也是整夜整夜地在外面站著,更別說是還要穿著完全不是那個季節的衣服,那種吃苦耐勞的精神可真不是說著玩兒的,倒真是鍛煉人的毅力。當然了,做演員一旦成功也確實會比很多人容易得到一些東西。有一句有點迂腐的話,但還是有點道理的:若要人前顯貴必要人後受罪。還有一句話雖然有點惡毒,但也是那麼個意思,叫:淨看見賊吃肉沒看見賊挨打。
  在此謹向所有日夜戰鬥在影視表演行業第一線的同志們致敬。向所有正在夜以繼日地工作的同志們致敬。
  今天白天,我戰鬥在平面廣告第一線,還算好,沒挨冷也沒受凍也沒餓著,所以堅決不發牢騷,而且,高興。謝謝。
                 
  //
                 
---------------

  我的增高小秘訣
---------------

                 
                 
  2005-12-27 16:41:47初中一年級的時候老徐身高1米43,怎麼看都像是小學三、四年級的學生,坐在全班的第一排,排在上操隊伍的第一個,個子小但是目標明顯,心裡是很不痛快的。二年級的時候老看報紙上的招聘啟事,一看更是鬱悶到家了,稍微像樣兒點的工作,至少身高要求都1米55以上(估計現在更高了)。
  於是,我想了一個辦法,就是伸懶腰,每天早上起來和晚上睡前,手舉過頭頂,和腳一起拚命往兩頭拉數次(次數與大家想長高的決心成正比),這樣堅持了一年多,終於見到了成效,從初三暑假開始長個兒,每年長8公分,連長了三年,就成了現在的傻大個。由於伸懶腰伸成了習慣,到二十八、九歲的時候居然又長了1個多公分,整整1米70.回想起來,我那個伸懶腰的方法還是挺靈的,至少起了很大的推波助瀾的作用,其實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並不高,爸爸1米75,媽媽勉勉強強1米6剛到。
  和大家分享一下吧,有誰想長高的就堅持試一試,如果有效,送份大禮給我!
                 
  //
                 
---------------

  完全無題
---------------

                 
                 
  2005-12-30 12:29:59學彈鋼琴最大的好處就是醒覺,早晨起來經常會覺得不知道為什麼起床,自從學琴之後知道了。蓬頭垢面地爬起來,把自己學會的一些小曲子從頭到尾都彈一遍,彈著彈著覺就醒了,並且很容易心情舒暢。
  已經好久沒學新的了,彈的熱度沒退,但學的熱度已經有點消退。新的曲子學好幾個星期了,進展十分緩慢。主要是本人一直有不求甚解的毛病,對一件事情很難鑽研和堅持下去,會了點皮毛就已經自鳴得意了。這點上完全沒有得了父親的遺傳,他是一個很認真和鑽研的人,想做1必然從-10研究起,並有持之以恆的耐力。相比之下,便覺得自己像個混混,所以給自己找了個轍說:想當個雜家……
  之所以會喜歡那些從事個人工作的人,主要原因是覺得他們坐得住,一個人能真正坐得住是很不容易的,需要有完整的內心世界,不慌慌張張。通常說人總會羨慕一些自己沒有的東西,從這點上,我相信是的。
  我小時候最喜歡的一個女朋友便是這樣的人,是我高中的同桌。但此人已經消失很久了。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我有數次夢見她。
  她的丈夫原來是個作家,後來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後來工作方面出了很大很大的問題,然後他們全家便都消失了。夢裡見到時的情景都如同呼吸一般真實,伸手就可以觸摸得到,醒來便覺很失落。我當時學畫畫很是受到她的影響,甚至穿衣打扮,覺得她的氣質天下第一……呵呵,被她聽到了一定取笑我……她父母的樣子和說話時的神態也記憶猶新,我小時候唯一的一次離家出走就是住在她家裡,爸媽知道我在她家裡也就很放心了。
  不知道她能否看到我今天的文章,能看到的話就和我聯繫一下吧。不能聯繫也沒關係,相信總有一天還會見到的,只是別隔得太久,隔得太久了再見不知會是什麼樣的感受,不要到我們都太老的時候吧,想起那句詞: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寫不下去了……
                 
  //
                 
---------------

  寧可相見
---------------

                 
                 
  2005-12-31 12:26:45下雪了。2005年的最後一天。
  昨日寫了小文一片,寫著寫著忽然想起了中學時的好友,不免難過。看到大家的留言……感謝的話就不多說了,都記在心裡……也不用擔心,老徐心情很好。
  一個朋友說:相見不如懷念。
  聽過這首歌,很好聽。但是,仔細想了想:寧可相見。
  長到31歲,已經有很多懷念在心裡了,像昨晚和已故的梁左老師的女兒貓貓吃飯。貓貓已經20歲,大姑娘了,在美國唸書,許久沒見,算了算有近四年。她坐在我旁邊,依然覺得還是那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梁老師去世也已經很多年了,至今記得他去世前幾天給我打過的電話,如今人已經不能再相見了。只能,只能懷念。
  能相見又何必去懷念。
  於是懂得珍惜。
  其實每一個人都仔細算一算,也幾十年過去了,真正好的朋友、親人又有過幾個?的確,人不是只為自己活著,還為那些我們愛的人,他們快樂我們才能更快樂,他們不快樂我們獨自快樂又有什麼意思?所以,拋開那些不健康的情緒吧,懂得給予和寬容的人才是懂得快樂的人;我們必須要快樂,我們何必不快樂?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盲目快樂,而是懂得了接受不完美,懂得了愛自己,懂得了愛別人之後的真正的平靜和快樂。
  有一種樂觀主義,是建立在認識到人生不可避免一些悲傷的事情的基礎之上的,是建立在悲觀主義基礎之上的樂觀主義。我個人認為,這是真正的樂觀主義。
  這是一篇永遠也寫不完的文章,生活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新的事情發生,一路走好。這些話說給大家也是說給自己。
  新年快樂!明天聊天室見吧!
                 
  //
                 
---------------

  吉屋出租
---------------

                 
                 
  2006-01-06 00:14:57今天據說是北京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去看百老匯的音樂劇《吉屋出租》,莫文蔚演的。音樂好聽,意思沒看很明白,因為我的糟糕英語。好在本來也沒打算能看懂,字幕在兩側,眼睛不夠使了。
  如果我是個男的,大概會喜歡莫文蔚這樣的女子,巴掌大的臉,極勻稱嬌小的身材,沙啞有點粗粗的嗓音,大大方方,喜興,永遠也用不完的精力。
  演出結束到她後台聊天,她說有點緊張,因為只排練了三個星期,一起演的外國演員們都演過上百場了。
  演得很好啊。不是恭維地說。真的很不容易,那麼短的時間,和那麼多百老匯經驗豐富的演員。
  演出過程中,一邊看一邊羨慕演舞台劇的演員,可以在台上有酣暢淋漓的表演,可惜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一上台看見下面一堆人就緊張。
  有一次,實在實在推不過當了一次導演協會頒獎的主持人,把人家給我精心準備的一大堆詞給省略成了兩行,還沒說利索。下了台,何平導演說:老徐啊,再也不叫你當主持人了。聽了這話倒是鬆了一口氣,一個拉不上檯面的傢伙,經過好多年才適應了攝影機前的生活,但是上台表演和說話又是另外一回事兒,一出場,先給自己嚇個半死,腿都軟了。我早就聲明過,但沒人信。口說無憑,那次終於以實際行動說服了大家。
  但是舞台劇還是想有機會再演一次的,因為看著人家演,確實心裡癢癢。
                 
  //
                 
---------------

  還有十五分鐘,必須離開金剛
---------------

                 
                 
  2006-01-16 12:13:54早就聽說《金剛》特別好,特別特別好。
  哭倒一大片。連程亮同學的MSN名字都改為:看了金剛都不想拍電影了。
  前天去看了。看到即將結尾的15分鐘,離開電影院。
  金剛太可憐了,人類太不好了,電影裡那個導演太反派了……特別是金剛爬到了摩天大樓的頂層,人類的飛機在它附近盤旋並向它射擊的時候,我想,我必須出去了,後面的結果怕是令人難過到不行的,非本人的承受能力所能承受的。
  程亮MSN上名字的含義又有了一個解釋:導演太壞了,拍電影太不人道了。不想再拍電影了。
  去吃飯的路上,為了安慰自己,我給編了一個結尾:金剛被抓住了,人類反省了自己的錯誤,把它放回了它一直生長的骷髏島,有情人是不能成眷屬了,但金剛還是可以每天在自己從小熟悉的地方,安心地看到美麗的夕陽,想念它愛的那個人……這麼想著,心裡稍稍舒服了一點。終於有點兒理解了有些電影莫名其妙的大團圓結局……
  一起看的朋友打電話來:你怎麼走了啊,多好看啊,看到最後我們都哭得不行了……我立刻攔住她:別!千萬別跟我說結尾……來不及了,還是說了……又擰吧了。
  自己就是一個拍電影的人,但看電影的時候仍是極沒出息。自從小學六年級的「六一」兒童節非要跟著我爸媽去看電影,結果冷不丁看了一個殺人的什麼片子之後,懸疑片恐怖片是打死也不看的了。對我來說,恐怖片的標準定義得極低,《非常嫌疑犯》這種已經算是恐怖片了,就是鏡頭不能跟著某人的後脖梗子一直走,或是跟著某人的腳步橫移配上一驚一乍的音樂……曾經和朋友說:我要是自己拍一個恐怖片是不是就從此不再怕看了啊。朋友笑:你要拍個恐怖片,肯定是把自己給嚇出神經病了,別人完全無動於衷,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好吧,就此打消這個念頭。
  還有一種電影也不能看,就是《黑暗中的舞者》那種,那個壞人怎麼那麼那麼那麼壞啊!壞蛋!!王八蛋!!!壞到那種程度,連編劇導演演員也一起開始恨上了……
  面對現實吧,小徐同志,您的生活太優越了,您必須知道,這個世界還有那麼多的不公平存在,還有那麼黑暗的、光明照不到的角落,有個八卦、謠言、拍不成個電影兒,對您來說就已經是大事兒了,就要在心裡給自己平衡一會兒了,您真是太……(我想不出詞兒了,反正是特別特別不好的意思)。
  忽然對自己產生巨大的懷疑……
                 
  //
                 
---------------

  我是誰
---------------

                 
                 
  2006-01-31 16:41:53過節沒什麼新鮮,但是今年好像不同些,可以放炮了。雖然長大後沒再放過,但聽聽響聲總是多了些節日氣氛。
  小時候膽子比現在大很多,二踢腳敢拿在手裡放,聽著叮咚兩聲就很有成就感。
  有點賣老地說,常常有過了好幾輩子的感覺,15歲之前算一輩子,15到19是第二輩子,20到25又是一輩子,然後是26到31……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是那個自己都不太認識的老徐了。前幾輩子裡,推翻了自己好多次,我是這樣的,不,我不是這樣的;我是這樣想的,不,我也不是這樣想的,或者現在我已經不再這樣想了。是什麼改變了我,還是我從來也沒有真正地認識過自己,不知道——其實仔細分析還是能知道一二的,但是,不分析,就不分析!
  有一個報紙給做過一個小專題,叫《老徐的真實面目》,讓我筆答。
  答是答了,但老徐的真實面目,老徐本人都在不斷地認識當中,如何回答?
  和幾個大我一輩的、個個德高望重的朋友聊天,12年北京城裡沒響過炮聲了,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有12年嗎?!好像也就是5、6年的光景,說時間過得快是老生常談了,但是,真的快。
  到底是個個德高望重,知道的東西真多,都和自己的本行無關,都是上知天文下懂地理,從世界經濟到國際政治局勢,從我黨歷次的明著重大的、暗著重大的歷史事件到30年後的中國發展,數字從萬億精準到個十,老徐聽得如墜雲裡霧裡,不由得心生仰慕。無知啊,回家看書去!!!
  受一個朋友的影響,也有點兒愛用歎號了,以前特討厭人家用歎號,覺得至於嗎?一驚一乍的。現在有時也用,歎著過癮。
  以前覺得自己的理想是當一家庭婦女,現在再說,別人都投訴我矯情。
  以前覺得自己長得不好看就只能知道的比別人多點,會的比別人多點兒。現在,也當過了好多年花瓶兒了。
  以前老被人說是花瓶兒,現在也混成一「才女」了,經常自己就含糊了,又擠兌我呢吧。
  以前老覺得自己沒耐心,現在老有人誇我:你怎麼那麼有耐心啊。
  全擰了。
  我是誰,我不知道我是誰。
  我只知道我今天拍電影兒,我就盡量拍的讓自己說的過去,別過兩年再看就想抽自己嘴巴。
  我今天跟誰好,我就對他好到家,別將來覺得自己對人家不好譴責自己。
  我今天寫博客,我就天天自己寫,別偷了小懶,還得編一系列的假話。
  我還得對自己好一點,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喝什麼就喝什麼想幾點睡覺就幾點睡覺,誰知道是還能活幾天還是能活幾十年?有一朋友說了:對自己多好都不過分。
  所以,要好上加好。
                 
  //
        
                 

<<老徐的博客>>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