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唐僧情史

TXT 全文
txt小說由www.abada.cn製作,更多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唐僧情史 作者:慕容雪村 
引子    
  很多年以後,我無比想念桃花林裡那個妖精。我知道,作為一個「佛」,這很不應該。我應該把一切都忘掉,把所有的愛和恨,悲和喜,功業和理想,都忘掉。 
  但我清楚,就算我把自己也忘了,當那朵紅霞拂過我的窗前,我還是會想起三千年前,那張美麗的臉,那雙透明的眼睛,那銀鈴一般的歌聲。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像一朵美麗的紅霞。    
(一)    
  孫悟空有幾百年沒來看我了。西天路上,我這徒弟曾無數次救過我的命。我們沒想到那是遊戲,我們如此投入,抱頭痛哭,相對嘻笑,但直到結局才明白,一切原來都是虛幻。取經路上的一切山,一切水,一切妖魔鬼怪,都是如來設的障眼法。 
  「這麼多年了,你還在生氣?」三百年前,我問他。 
  他長歎,「你知道我最後悔的是什麼事?」 
  「是什麼?」 
  「我真後悔認識你,師父。」 
  這句話是我多年以前對他說過的,那時他還是一隻猴子。 
  猴子和人的差別有多大?孫悟空說:「只隔一張紙。」 
  「你把這張紙揭開,裡面有一個秘密。」三千年前,那隻猴子躺在樹下微笑著說。 
  我把封印揭開。 
  轟隆隆一聲巨響,霎那間天崩地裂,一道金光從山谷裡升騰而起,那隻猴子一飛沖天,坐在雲端大笑。 
  「哈哈哈,你救了我,但我決定要殺了你,你有什麼話說?」 
  「我真後悔認識你,猴子。」 
  他沒有殺我,他成了我的徒弟。 
  很多年之後我知道那也是如來的安排,他不願意看一個人演的戲,那不夠精彩。 
  女妖桃兒在一個美麗的夜裡俘虜了我,她揮了揮手,我就動彈不得。 
  「你要帶我到哪裡去?」我掙扎著問,天上有一輪瓦藍瓦藍的月亮。 
  她重重打了我一耳光,「不許說話!再囉嗦我殺了你!」 
  我們在林間飛翔,昆蟲唧唧鳴叫,樹葉輕輕飄動,她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氣,我心裡有一點害怕,但更多的是惆悵,這一切,多像我少年時常做的那個夢呵。 
  「和尚,你死了麼?」她忽然問我。 
  「還沒有,活著多好啊,你死了我都不會死。」我笑著說。 
  她轉回身,劈面又打了我一個耳光,半邊臉熱辣辣地疼,「不許你說話,你還敢說?!」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啪!」又一耳光。 
  「阿彌陀佛!!」我大怒,「善哉善哉!!」 
  「啪!」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啪!啪!」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她咯咯地笑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的倔和尚,好吧,我不打你了,但你也不許囉嗦。」 
  這是第一天,她打了我五個耳光,但最後我贏了。    
(二)    
  成佛後,世界一片寂靜。把燈點燃,把燈熄滅,世界一片光明,所有的經文都是幫助你忘卻的。忘卻過去,忘卻自己,忘卻經文本身。 
  又見離欲,常處空閒,深修禪定,得五神通。 
  又見菩薩,安禪合掌,以千萬偈,贊諸法王。 
  復見菩薩,智深志固,能問諸佛,聞悉受持。 
  又見佛子,………… 
  我輕輕地念著,感覺自己漸漸走遠,歌聲在星斗間縹緲散盡,人間花謝花開、悲歡聚散,都像是耳後的微風。 
  有一段時間,我以為我真的已經忘記了一切。我安靜而幸福,恆河的沙子堆成了高山,但我一粒也不要。 
  「師父!」 
  我抬起頭來,眼前是一隻猴子。 
  「你找誰?」我問他。 
  「師父,你不記得了?我是悟空啊。」 
  「悟…空…,悟空?」 
  記憶的海水漫卷而來,拍打著光陰的牆壁。那些模糊的記憶漸漸清晰,我看見眼前的猴子眼含熱淚。 
  「師父啊~!」他號啕大哭,「這就是我們一直追求的幸福生活嗎?」 
  走出桃花林時,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過了很久,他忽然問我:「師父,什麼叫作幸福?」 
  「幸福只是一種感覺,也許到了西天,我們就會明白。」 
  「那麼,你現在幸福嗎?」他歪著猴頭看我。 
  我的眼圈一下子紅了,「操你娘!閉嘴!」我粗魯地說。 
  「操你娘」這三個字是我教妖精桃兒的。 
  在桃林深處,有一座美麗的花園。青青的草地上落滿了花瓣。 
  「到家嘍!」桃兒長出一口氣,把我重重地扔到地上,「你可真重,倔和尚。」 
  我不理她,嘴角滲出絲絲血跡,被她打的。 
  「你不理我嗎,倔和尚?」 
  我把臉也轉過去。 
  「你敢不理我,不怕我打你?」她威脅我。 
  我哼了一聲。 
  「對了,你不怕打。」她自言自語,「那麼我罵你了啊!」 
  「哼!」 
  「罵你什麼呢?你們人類是怎麼罵的?」 
  「操你娘!」我直視著她。她要再敢打我,我就跟她拼了,我想。 
  「操你娘,操你娘,嘻嘻,真好玩。」 
  西天路上有無數妖精,但從來沒見過像她這麼傻的。 
  「你把我捉來,想幹什麼?」 
  她繞著我走來走去,「我姐姐說吃了你的肉會長生不老,你有那麼好嗎,倔和尚?」 
  「我從來不洗澡,我的肉又臭又硬,吃了毒死你!」我惡狠狠地說。 
  她突然從背後撲過來,在我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鮮血直流。 
  「哎喲哎喲~~」我疼得大叫,「操你娘!」    
(三)    
  傳說中有一種法術,叫作「回夢」,施了這種法術,你就可以沿著夢裡的路,回到從前。 
  「三藏,你為何來?」如來在蓮座上問。 
  我磕頭,「我想請師尊傳我回夢之術。」 
  「你要回到哪裡?」 
  「回到取經路上。」 
  他笑了,「你取過經麼?」 
  我的頭在地上重重地頓了兩下,血流了出來,殷紅燦爛,像一朵盛開的桃花。 
  「你入了魔道了,三藏!你何曾取過經?!」如來大喝。 
  我愣住了,我看見自己的一生像一幅長軸的畫卷,在眼前慢慢翻開。我看見我從一個女人的身體裡鑽出來,對著世界大聲哭泣;看見自己慢慢站立,蹣跚地走路,咿呀學語;看見自己在五嶽山苦讀修行;看見自己漸漸老去,一些人圍著我的身體流淚;看見我的靈魂脫離了軀殼,在白雲中慢慢升騰,所有的陽光都照在我身上,我成了佛。 
  「你取過經麼?」 
  ……… 
  我心裡空空蕩蕩,搖搖欲倒。 
  「來,跟我走,我帶你回去。」如來身旁的童子對我說。 
  「你說什麼?」我驀地睜開眼睛。 
  「跟我走!我帶你回去!」妖精桃兒抓著我的衣領。 
  「我不去!」我拚命掙扎,「你這該死的妖精,我一定會讓我徒弟殺了你!」 
  桃兒歎了口氣,「由得你吧,不過我告訴你,我姐姐就要來了。你~,你保重吧。」 
  我成佛後,不再是當年那個固執衝動的和尚,我知道,我眼裡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影,來一陣風,一切就會無影無蹤。三千年,多少王國毀滅,多少城市荒蕪,俗世在滄桑之後容顏更改,不留痕跡。不管你執著或者放棄,最終的結局都一樣,色身化身,盡歸虛空。 
  妖精的洞窟裡群魔亂舞,桃樹精開懷大笑。 
  「長生不老!」她喊道。 
  「長生不老!長生不老!長生不老!」千百個小妖怪同聲附和。 
  我被鎖在柱上,茫然地看著這群愚昧的生靈。是的,我即將死去,但他們也決不會長生,早死或者晚死,在佛的眼裡,沒有分別。 
  桃兒遠遠地站著,靜靜地望著我。 
  如果我不是和尚,我一定會由衷地讚歎她的美麗,她像一朵盛開的桃花,芬芳明艷,整座洞窟都因她而加倍明亮。她既不是膿水也不是骷髏,佛經也不總是正確,我想。 
  「把唐三藏洗剝乾淨了,抬到蒸籠上去!」桃樹精喊道。 
  「嗨!嗨!嗨!」小妖們歡呼雀躍。 
  桃兒的身體劇烈地抖動了一下,她滿面通紅。「瞧她高興的!」我恨恨地想。 
  兩個妖怪架起我來就往外走,山洞裡崎嶇不平,我的頭在石壁上撞了一下,劇烈地疼痛。 
  「等一等!」桃兒突然說。 
  她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臉上浮現笑容,「姐姐,這些粗貨肯定洗不乾淨,我去吧!」 
  「好!」桃樹妖說,「這次你立了大功,你想吃哪塊肉,你自己來挑!」 
  「我要吃他的心!」桃兒咬著嘴唇說。她的牙齒閃了一下,像是人世間最珍貴的玉石。 
  回首頁  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四)    
  我少年時經常會作同一個夢:在一望無邊的草原上,我騎著白馬飛快地奔跑,一個害羞的少女把臉埋在我的背後,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腰,我表情幸福而又悲傷,一片寧靜中,少女抬起頭來,在我耳邊喃喃地說:如果,如果……。 
  我睜開眼,門外響起第一聲晨鐘,這個時候我總是無比傷感。 
  「你是個情種,」玄苦師父摸著我的光頭說,「你不該到這裡來。」 
  「我該去哪裡?」 
  玄苦師父長久地搖頭。 
  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成佛很難,但我成了;做夢很容易,但幾千年來,我始終不能走回到那個夢裡。 
  桃兒沒有帶我去河邊,她拉著我的手,像月光一樣飛向桃林深處,那裡霧氣濛濛。「你想獨吞唐僧肉嗎?」我冷冷地問。 
  「噓…,不要說話!」她沒有回頭,帶著我掠過一株株桃樹,粉紅色的紗巾在風中飛揚,輕輕拂過我的雙眼。 
  夜色深深,我們在無邊寂靜中不停地穿行。黑暗裡,有一些東西正在我心中輕輕蠕動,慢慢成長。我張開雙臂,在空中輕盈漂浮,腦海裡一片迷茫,我看見那匹久違的夢中白馬正在長鳴,腳下青草無邊…… 
  「和尚,我們到了!」 
  我睜開眼,發現身處一個群山環抱的山谷,一條小河正從我身邊潺潺流去。 
  「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以為我是救你啊,和尚?我是要吃你,別做夢了!」她笑嘻嘻地說。 
  妖怪就是妖怪,我雙手合什,「阿彌陀佛。」 
  「和尚,你說我漂亮嗎?」她忽然問我。 
  我的臉刷的紅了,我轉過身去,裝作什麼也沒聽見,低頭喃喃吟誦: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意。 
  ……… 
  「你在騙自己呢,和尚,」桃兒咯咯地笑,「在山洞裡你就一直盯著我看——你的臉都紅了。」 
  玄苦師父一直誇我有定力,打坐的時候,他經常會在我耳邊大吼一聲。耳朵嗡嗡作響,但我的身體紋絲不動。他總是滿意的摸摸我的頭,起身離去。這個遊戲,我們玩了三十年,直到他死。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玄苦師父,羞愧難當。 
  「你覺得我漂亮就好,」她幽幽地說,「我叫桃兒,是我姐姐身上的一朵桃花——不知道你會不會記得住?」    
(五)    
  我功德圓滿的那一天,諸天神佛雲集靈山,仙樂飄飄,天花飛舞。當一切沉寂之後,如來問我:「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到何處去?」 
  所有的目光都直視著我。我躬身作答:「我本無名,我本無形,我就是空,我無來處,亦無去處。」 
  「那麼,你都忘了嗎?」 
  我低頭不語。 
  「為什麼不說話?」 
  我抬起頭來,對著如來大聲說:「本來未曾有過,又何須忘記?!」 
  如來大笑,神佛們嘖嘖讚歎,天花從空中紛紛撒落。 
  但我記憶的閘門卻在那一刻洶湧打開,生命中的每個人、每件事、每句話、每個喜怒憂樂的表情,都如此清晰和美麗,猛烈地搖動著我最深處的靈魂。 
  桃林裡響起一陣歌聲:天路遙,人世遠,凝眸處滄海桑田。 
  為誰痛哭,為誰嘻笑,任光陰凋盡朱顏。 
  哪個出將入相,哪個成佛登仙,到頭來或為黃土,或為輕煙。 
  且去世外垂釣,手有青青竹竿。 
  莫問卿卿何處去,回頭看見桃花仙……… 
  尾音裊裊,散入青雲,我看見桃兒提著竹籃遠遠走來,她嘻嘻地笑,長髮在朝霞中飄飄飛揚,身上灑滿陽光…… 
  桃兒敲敲我的光頭,笑,「吃飯了!還在看著美女發呆!」 
  我紅著臉低下頭。 
  從那一刻起,我再也沒有恨過她,雖然她損折了我的修行,雖然她打過我,雖然,她幾乎讓我墮入魔道。佛說,愛恨癡嗔是人生痛苦的根源,但如果沒有那些愛,那些恨,那些癡情,那些含淚的微笑,人生該是多麼乏味啊。 
  「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 
  「為什麼?」 
  「因為只有你才敢頂撞我,而且,從來都不正眼看我。」桃兒撅起小嘴。 
  「誰讓你打我的。」我笑著說,心裡湧上一陣悲哀。我知道,自己再也不是個和尚了,我堅守的清規戒律都已經崩潰,在那個陽光明媚的清晨,在那個妖精迷人的微笑裡。 
  「你吃肉嗎?」 
  「不吃。」 
  「喝酒嗎?」 
  「不喝。」 
  我坐在那裡,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高興,過了很久,我無聲地哭了。    
(六)    
  「你為什麼要去取經?」 
  「為了拯救眾生啊。」 
  「你徒弟那麼厲害,讓他一個人去不行嗎?」 
  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你徒弟去西天,只要翻一個觔斗,但你這樣走過去,要走上好幾百年,」桃兒誇張地比劃了一下,「等你把經取回來,眾生早死光了。」 
  我呆住了。桃兒摸了一下我的光頭,歎氣,「連自己的命都差點保不住,還拯救眾生,你呀,真是個傻和尚。」 
  很多年以後,我終於明白,所謂西天取經,所謂普渡眾生,只不過是如來跟我開的一個玩笑。那些塵封千年的往事一一浮現,一張美麗的臉在光陰深處閃爍,我看見她在千年裡始終不改地向我微笑。讓我渾身顫慄。 
  一切事情都有它的因果,痛苦是因為執著,快樂來自於放棄。千年裡我不斷地想,是什麼樣的緣起,造就了我和那個妖精的生死悲歡? 
  「我吃了你好不好?」她突然問我。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愣了一下,隨即咯咯的笑起來,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像一朵美麗的紅霞。「我才不捨得吃你,和尚,我很喜歡你呢。」 
  桃兒從來不羞於表達她的情感,在她的世界裡,愛和恨,生和死,都那麼簡單。 
  「你哪裡都不許去,」她站在一棵桃樹下對我說,「我要和你在一起。」 
  我的心劇烈地跳動,桃兒像個孩子一樣無邪地看著我,這目光穿越了光陰和生死,讓我在千年後淚落如雨。 
  我的眼淚飄落人間,人間湧起洪水滔滔。 
  「你相信有來生嗎?」我在河裡洗澡,桃兒遠遠地問。 
  「相——信——!」 
  她飛快地跑到岸邊,臉色漲紅,「來生你還見不見我?」 
  我反問她:「那你還打不打我?」 
  她前仰後合地笑,「不打了不打了,你這個小心眼的和尚!」 
  我點頭,「那我就見你,你要是還打我,我就永遠都不理你了。」 
  她撲通一聲跳進水裡,緊緊摟著我的脖子,「你要說話算話!」她說,淚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頭上。 
  「'操你娘'的'操'是什麼意思?」一片黑暗中,她貼在我的耳邊問。 
  「就是這樣。」我拿起她的手,比了一下形狀。 
  「我要!」 
  「什麼?」 
  她把臉緊緊地貼在我的臉上,「我要,」她輕輕地說,臉象火一般燙。 
  ………… 
  那個夜裡,春雨落滿人間,無數朵桃花悄悄開放,光陰的枝頭灑滿了生命的甘露。 
  「我真幸福,」 
  「我也是。」 
  我緊緊地擁抱她,心中無限喜悅。這就是涅磐,我在心裡喃喃自語,幸福的、死亡一般的涅磐。    
(七)    
  孫悟空是個詩人,我指的是他的生活態度。從本質上,他是一隻浪漫多情的猴子,對世界無比溫柔,但看上去卻像個暴徒。他成佛的那一刻眼含熱淚,渾身顫抖。如來笑著問:「你這頑皮的猴子,哭什麼?」 
  當時諸天神佛都在,悟空突然放聲大哭,誰都勸不住。 
  只有我知道,那才是真實的孫悟空,一隻軟弱的、自卑的猴子,一隻渴望愛情的猴子。 
  三百年前,他在我的牆上題了一首詩:有緣未必相逢,無情莫向翠微。 
  人間一墮十劫,猶記桃花未歸。 
  我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幸福,是的,可望不可及的幸福。 
  桃樹精找到我們的時候,桃兒正在梳頭。她嫵媚地望著我,頭髮長長地垂下來,我輕輕地吻著她,小心地把一朵桃花插在她的耳邊。 
  「我美嗎?」 
  「嗯。」 
  我們相視微笑,心中無限甜蜜。 
  千年後,那瞬間的微笑讓我無比疼痛,往事就像最鋒利的寶刀,一刀刀刺穿我的胸膛。 
  如果可能,我願意用我不死的生命,用盡千千萬萬年光陰,來換取當年桃樹下那深情的微笑,哪怕只有一剎那,一秒鐘。 
  兩個妖精翻翻滾滾地鬥了起來,風聲呼嘯,木葉飛揚,鮮血一滴滴濺到我身上,我雙手合什,渾身顫抖著祈禱,一些從未有過的恐懼滾滾而來,反覆搓弄著我的心靈。 
  突然一聲巨響,桃兒象斷線的風箏一樣跌了出去,鮮血飛濺,染紅了腳下的草地。 
  桃樹精揮劍直劈,「小賤人,今天我要殺了你!」 
  桃兒像個孩子一樣無助地躺在那裡,臉上滿是鮮血,她癡癡地望著我,目光中含著重重的情感。我猛撲過去,緊緊抱住她,抱緊她,用盡我全身的氣力。桃樹精的利劍就在眼前,但我不怕,我願意就這樣死去,我想。 
  當然,這是個遊戲。有一雙眼睛一直在俯視著這片土地。 
  在最危機的關頭,如來佛和孫悟空同時出現在我的面前。 
  如來招了招手,桃樹精就立刻傾倒、軟化、分解,彈指之間,那個美麗凶狠的妖精就不見了,像風一樣無影無蹤。 
  我如大夢初醒,生死之間,一切都那麼突兀。我揉揉眼睛,看見面前金光閃閃的如來,他雙手合什,慈祥地微笑,「善哉善哉,三藏,恭喜你過得此劫,西天不遠,趁早上路吧。」 
  桃兒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不要!」她虛弱但堅定地說,「我不要你去,我不要你離開我!」 
  她頭髮散亂,臉色蒼白,兩行清淚滑過她秀美的臉龐,鬢邊的桃花血跡斑斑,那是一個芬芳的夢。 
  我癡癡地看著她,胸中波濤洶湧,她再也不是那個法力高強的妖精,而是一個需要我去疼、去愛、去溫柔擁抱的姑娘。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在我心中迅速升騰,像烈火一樣灼熱著我的靈魂。 
  「師尊!」我突然雙膝跪倒,大聲地說:「我不去取經!我不想成仙成佛,也不想長生不老!我要留下來當一個平凡的人!」 
  有的人一生只會勇敢一次,為了一個人或者一份真情。多年來我無數次想起我那天的宣言,我知道,在那一刻,我最接近幸福。 
  如來臉色陰沉,大喝:「小小情慾,就讓你意喪魂消,你還是不是我的弟子?!」他迅疾無倫的伸出手,在我頭上重重敲了一下,「你還不悟?!」 
  桃兒從地上艱難地爬進我的懷裡,我緊緊地抱住她,不肯放手。我們目光相對,彼此都感到無限欣慰。 
  如來大怒,「心魔不除,你就是妖孽!」 
  我大聲回答:「弟子今日願為妖孽!哪怕墮入苦海萬劫不復,也在所不惜!」 
  如來怒不可遏,右手高高舉起,「那你們就一起滅亡吧!」 
  霹靂裂天而來,山嶽搖動,江河倒流。桃兒突然勇敢地撲上前去,擋在我的身前。 
  「你不要殺他,」她看著如來,「我一定會還你一個忠心耿耿的和尚!」 
  她拿起寶劍,一劍刺進自己的胸膛,鮮血象最桃花一樣綻放在她胸前。 
  「不!桃兒,不!」我大叫,一把抱住她,胸口如同千萬把刀劍同時刺入,無比的疼痛。 
  桃兒緩慢地轉過身來,看著我淚如雨下。「和尚,你告訴我,真的有來生嗎?」 
  雷聲在我空空的心中流響,往事如火花閃耀,我的眼淚終於決堤,在臉上滾滾流淌,「有!真的有!」我哭著說。 
  「那麼,來生你還要我嗎?」 
  我拚命地點頭,在風雨裡大聲呼喊,「我要你!要你!!」 
  桃兒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撲進我的懷裡,鋒利的寶劍刺穿了她的身體。她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和尚,你要說話算話!」她說,最後一滴淚水叭嗒叭嗒地落在我的頭上。    
(八)    
  「師父!」一個聲音在外面叫。 
  「不要吵,我很累,我要睡覺。」我喃喃地說。 
  我看見自己在天空飛翔,雲圖不停變幻,流星紛紛墜落,一顆藍色的星球在眉間緩緩滑過。白雲深處是誰的目光?讓我在光陰的夢裡如此悲傷。 
  「師父,你醒醒啊!」悟空哭著說。 
  我倏地睜開眼,看見一隻痛哭流涕的猴子,他兩眼通紅,鼻涕和眼淚把他的臉搞得一蹋糊塗。 
  我拍拍他的手,「你為什麼傷心,猴子?」 
  悟空撲過來,伏在我胸口號啕大哭,「師父啊,我可憐的師父啊………」 
  桃兒呢? 
  沒有桃兒。 
  你騙我! 
  師父,是你自己在騙自己。根本就沒有桃兒,也沒有那片桃林。 
  也許悟空是對的,但枝頭那朵桃花為什麼哭得如此傷心? 
  如果沒有路,你就停下來歇息。如果沒有憂愁,你就真誠地微笑。但幸福,如果沒有幸福,我還拿什麼活著? 
  悟空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我。 
  「你幸福嗎?」三千年前,我幽幽地問道。 
  他笑了。他哭了。一顆晶瑩的眼淚凋謝在無邪的笑容裡。 
  「師父,你終於醒了。」 
  「我已經醒了,你呢?」 
  「我還在那個夢裡。」 
  那是多麼悠長的一個夢啊。 
  三千年。雪山融為江河,滄海凝固成岩石,桃花開過,人間又是春天。歲月的四壁題寫著不朽的傳奇,總有一些讓人心潮難平。 
  「我吃了你好不好?」 
  「不好。」 
  「為什麼?」 
  「我還沒洗澡呢。」 
  她咯咯地笑,粉紅色的長裙輕輕擺動,像一朵美麗的紅霞。 
  「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對你說。」 
  「你想說什麼?」如來微笑著問。 
  西天的紅霞輕輕拂過雙眼,我看見那張美麗的臉在千千萬萬年光陰之外向我深情微笑,在生命的彼岸向我頻頻招手。 
  「操你娘。」我輕輕地對如來說。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唐僧情史>>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