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日本精神

TXT 全文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序一
  1894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是日本的1.5倍,中國的北洋艦隊當時號稱「亞洲第一」,然而,也就在這一年,中日甲午海戰爆發,結果中國一敗塗地,被迫簽訂了恥辱的《馬關條約》。關於中國失敗的原因,人們給出了種種解答,但誰都不能否認的是,當時的中國與日本,在國民精神上存在著巨大的差異,正是這種國民精神的差異,導致當時在經濟、軍事等各方面都強過日本的中國在日本的進攻面前不堪一擊。
  現在的中國已經不是當年的晚清,今天的中國正在以朝氣蓬勃的面目迎接和平崛起。但我們還是應該要有清醒的認識——中國還遠不夠強大。2005年,中國(不含港澳台)的國民生產總值不到日本的50%,人均GDP更是不到日本的1/20。甚至對比當年戰敗時的清政府和日本,現在的中國與日本差距更為懸殊,中國的振興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圖道羅夫在分析西班牙如何以三百人征服數千萬之眾的墨西哥時說:「這驚人的成功關鍵在於西方文明的一個特點,……說來奇怪,那就是歐洲人瞭解別人的能力。」中國要實現和平崛起,就必須瞭解和學習世界各個國家、民族的長處,不斷提高自身的發展水平和國民素質;對於別國的短處,我們也應該有清醒認識,防止其對中國可能的損害。瞭解和學習各國長處,國民精神佔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日本與中國一衣帶水,兩國交往歷史源遠流長,兩國不僅對東亞,而且對世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雙方的友好往來及任何一方的發展,都離不開彼此的相互深入瞭解。瞭解和學習日本精神,在甲午戰後就為中國人所重視,這方面的作品層出不窮。但對於究竟什麼是日本精神,恐怕到現在也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李建權先生從事日本研究多年,積累了對日本較為深刻的理解。他的這本力作,避開紛繁複雜的理論闡釋,從細節、故事著手,為我們瞭解日本精神,提供了一個新的視角。雖沒有長篇大論,覽之卻不時有令人拍案擊掌之處,給人能留下深刻的印象,透過這些小故事和小細節,我們也許能更好地把握日本精神的實質。欣喜之餘,為之一序。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長

  胡繼平博士   


序二

  有段日子,北京曾經盛傳這樣一個笑話,說將來全球只要有三個經濟學家就夠了,一個懂美國經濟,一個懂歐洲經濟,還有一個懂中國經濟。至於日本,回答是輕蔑的一笑:「日本,哈哈!日本可以不用管它了!」

  笑話的意思是,經歷了持續10幾年的衰退後,日本在國際社會的地位已經無足輕重了!

  中國人都熟悉毛澤東的名言:「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改革開放後,中國實力迅速增強,國人的自信心大大增強,自然也就有了藐視別人的「底氣」。

  筆者在這裡並不是說日本現在就是中國的敵人,黃遵憲曾說:「東亞諸國足以自立、足以有為者,惟有中國與日本而已。」作為同在東亞的兩個大國,中國和日本在很多時候是競爭、對手關係。對日本這個對手的「戰略上藐視」,我們做到了。但是,我們是否想過:我們有什麼資本可以藐視日本?

  看看日本這個國家,它的國民生產總值目前穩居世界第二,國民更是儲蓄總額世界第一,是世界第一金融大國和最大的債權國。都說日本壞賬嚴重,可是處在最困難時期的日本銀行,壞賬率也僅為5%,遠比現在中國的銀行體系情況要好。2000年主要發達國家研究和開發經費支出占GDP的比重,日本是3.12%,高於美國的2.65%、德國的2.37%,法國的2.17%,英國的1.87%,在全球高居榜首。2000年每萬名勞動人口中研究人員的數量,日本達109.3人,同樣是全球之最,高於美國的73.8人、法國的60.3人、德國的59.6人、英國的54.8人。

  儘管現在日本處於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停滯階段,需要注意的是,許多日本人認為,前面50年發展太快了,日本現在只是需要一段時間排出「五十年積累的毒素」。

  1923年12月,當東京大地震給日本造成20餘萬人死亡,500多億美元損失的時候,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李大釗曾認為:「今後的日本,至少在壓迫中國的帝國主義者中已經不是一個強者了,而且天災之後,日本的政治上發生變動亦不是意外的事,這亦足為中日兩國接近的媒介。」可是沒過8年,日本就製造了大規模侵華的「9·18事變」。1945年,日本戰敗後整個國家成為一片廢墟,人均收入情況和當時的中國差不多,景況比現在要糟糕得多,但用短短的20餘年時間,很快成為持續至今的世界第二經濟強國。難道現在的日本會這麼一直衰退下去嗎?

  僅僅列舉幾組簡單的數字,就能知道中國和日本存在多麼大的差距。

  目前,中國現代化水平大概相當於日本1960年前後的水平。從製造業總量看,2003年日本是9111億美元,中國為3825億美元,日本是中國的2.4倍。以單個城市計算,東京的GDP總量相當於上海的20倍。顯然,中國遠稱不上「世界工廠」,日本才是名符其實的國際製造業中心。

  以能源每千克油當量的使用所產生的國內生產總值計,中國大約是0.7美元,不僅低於發達國家,也低於印度等許多發展中國家,而日本同樣能源使用量所產生的國內生產總值卻高達10.5美元,為全球之冠,約相當於中國的15倍。

  2000年,中國的基尼係數為0.414,已達到國際警戒線水平,被認為是全世界收入分配最不公平的國家之一。相反,日本雖然是資本主義國家,卻是世界收入分配最公平的國家之一,基尼係數是0.285。這一數字,比起中國「吃大鍋飯」的平均主義年代,分配的平等程度仍然毫不遜色。

  中國人一向自認為重視教育,尤其現在強調「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可是今天的中國人中,成人識字率為81.5%,文盲半文盲人數約占總人口的15%以上,大學毛入學率為5%。日本則早已達到了100%的小學教育和100%的初中教育,大學毛入學率為40.3%,受過大學教育的人數占總人口的比例高達48%,成人識字率近100%,日本才是真正不愧重視教育的國家。兩相對比,中國的初級教育大約相當於日本1900年的水平,落後100年;中等教育大約相當於日本1910年的水平,落後90年;高等教育大約相當於日本1920年的水平,落後80年。

  中國人總是說日本人沒有創造性,但我們需要記住這樣一組數字:日本有12人獲諾貝爾獎,中國是0。

  ……

  現實的情況,日本依然絕非等閒之輩,不是江河日下的沒落國家,而是一個許多方面仍將長時期出類拔萃,值得中國人認真借鑒和學習的國家。反觀我們中國,還遠不是一個已經崛起並已超越日本這個鄰居的真正強國。中國,只是一個剛剛恢復元氣,有著遠大前程,同時正在各方面奮起直追的新興強國而已。

  對於這些差距,我們中國人究竟瞭解了多少?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差距背後,我們又有多少人進行過認真的分析?不分青紅皂白,我們就在「戰略上藐視」日本,而對於這些實實在在的差距,也就是「戰術問題」,我們能置之不理嗎。

  黃遵憲在《日本國志》中說,北宋時,遼國君主云:「我於宋國之事纖悉皆知,而宋人視我國事如隔十重雲霧。」北宋的滅亡,與不瞭解對手不無關係。今天的中國,如果不能學習別國的長處,尤其是學習日本這樣國家的長處,努力彌補自身的不足,致力於縮小與先進國家的差距,進而超越這些國家,現在仍然未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又有什麼資格藐視日本呢?

  二

  能取得目前顯赫的成就,日本這個民族必有其過人之處。筆者無意長他人志氣,滅自家人威風。畢竟承認對手的長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日本這樣一個曾經深深傷害過中國的國家。這個問題的最終理解,恐怕只有等到中國真正強大,那時候,我們才會客觀地欣賞對手的過人之處。

  中日的差距是顯著的,存在差距就應該去趕超。我們不應該忘了,中國是一個大國,即便在最衰落的時候,她依然不失大國氣象。今天的中國正在崛起,更應該去學習包括日本在內的世界各國的長處,這才是真正的博大胸懷大國氣象的體現。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實現國家、民族的偉大復興。

  瞭解和學習一個民族,最重要的是需要深刻認識解這個民族背後的精神。物質的富足可能隨著災難或戰爭煙消雲散,但是一個民族只要有了可貴的精神,即使是摔倒了,它依然能夠重新站起立來。

  人立於世,不可沒有骨氣;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立於世,則不能沒有民族精神。民族精神是一個國家的脊樑,是一個國家在歷史的變遷、國與國的競爭中永不落敗、永遠前進的支撐和不竭的動力。可貴的精神具有普世性,當為其他民族所吸取,即使是被傷害過你的國家,只要它的精神有可貴之處,依然應該採納它的長處。

  著名作家郁達夫對日本人深惡痛絕,郁達夫的時代,正是日本傷害中國最深的時代,最終他本人也不明不白地死於日本人之手。可是,日本民眾所表達出來的可貴精神,仍然使他肅然起敬。他說自己一直佩服日本人「刻苦精進」和善於學習的精神。他在日本留學10多年,對日本文化有深刻的瞭解。他說,中國人初到日本時都感覺痛苦,房子矮小,睡覺是鋪在地上的蓆子,擺在四腳高盤裡的菜蔬,不是一塊燒魚,就是幾塊木片似的牛蒡,但「三五年後,則這島國的粗茶淡飯,件件都是懷戀;生活的刻苦,山水的秀麗,精神的飽滿,秩序的整然,回味起來,真覺得在那裡過的,是一段蓬萊島上的仙境裡的生涯,中國的社會,簡直是一種亂雜無章,盲目的土撥鼠式的社會」。

  法國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一書中這樣評價日本人:

  日本人民的性格是使人驚異的。日本人民是頑固、任性、剛毅、古怪的,一切危險和災難都不放在眼裡。乍一看來,似乎這種性格可以使立法者免受責難,不認為他們的法律過於殘酷。但是這些人本來就輕視死亡,並且往往因為最最微不足道的一種幻想就剖腹自殺;不斷地讓他們看到刑罰就能夠改正或阻止住他們麼?他們不會司空見慣,不以為意麼?

  《菊與刀》的作者本尼迪克特曾經說:

  日本人生性極其好鬥而又非常溫和;黷武而又愛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禮;頑梗不化而又柔弱善變;馴服而又不願受人擺佈;忠貞而又易於叛變;勇敢而又怯懦;保守而又十分歡迎新的生活方式。

  對於日本人,無論是孟德斯鳩還是本尼迪克特,都給出了一副複雜的圖景。日本在世界民族坐標中是個有特色的民族,其文化和精神可說是一件「百納衣」,主要由中國、歐美及本土諸種因子混和而成。日本人自身創造力依靠引入外來文明得到啟發,進而推進本國發展。日本文化的繼發性形成了該民族學習和吸納其他文化的價值取向。戰後日本更是大張旗鼓不遺餘力地從西方引進民主制度、先進科學技術和管理經驗,且與傳統文化相整合,陶冶成一種新質的頗具東方特色的日本式的文明。日本正是依靠這種獨特的文化和精神特質,踏上了其成功的現代化之路。

  日本民族精神,造就了日本近現代的成功。但不可否認的是日本精神也有其消極的一面,瞭解它的這一面,便於我們更好的認識日本在近現代犯下的纍纍罪行,也有助於我們預防日本將來可能給中國帶來的負面影響。

  19世紀末有個對日本與日本文化非常癡迷的英國人,娶了一個日本女人,他用夫人的姓取了一個日本名字「小泉八雲」,並加入了日本國籍,正是從他西方開始瞭解日本。當他認為對日本已經很瞭解的時候,他的一位日本朋友卻說:「再過四五年,當你覺得你完全不能瞭解日本人的時候,那麼你將開始知道他們一些了。」對於什麼是日本精神,恐怕沒有人能夠給出一個精確的答案。分析日本精神,決不是一本書能夠表達清楚,很多精神的東西,本身已經超出文字表達的可能範圍之外了。

  本尼迪克特說:「任何原始部落或任何最先進的文明民族中,人類的行為都是從日常生活中學來的。……人正是在日常細節中學習的。」本書不尋求對日本精神進行完整的概括和分析,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本書只希望通過一系列最有日本特色的小故事、小細節,讓讀者窺視到日本精神的閃亮點,雖不免掛一漏萬,但也許不失為表達日本精神的一種可取方式。不足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作 者   

  2006年7月謹識   


第一節 火車上的空座位

  第一輯 信仰力

  我確信日本人具有一種熱烈的「信仰力」。這「信仰力」的作用,足以使他無論對於甚麼事情都能夠百折不回,能夠忍耐一切艱難困苦,能夠為主義而犧牲一切,能夠把整個民族打成一片。

  ——戴季陶《日本論》

  一盒錄像帶8000元滯納金

  日本有一個訪談節目設置了豐厚的獎金,以吸引觀眾的參與。有一天,節目來了一個年輕的家庭主婦參加。

  主持人問她:「你是否對於在熒屏前露面感興趣?」

  她回答說:「我來參賽只是為了想獲得優勝獎金。」

  「準備用獎金幹嗎?」主持人繼續問。

  「償付租錄像帶的滯納金。」

  主持人感到不太理解。於是這位家庭主婦給主持人和觀眾做了解釋。原來,一年前她向一家錄像帶出租店租了一盤錄像帶,不久由於搬家,她忘了這件事。

  一年後,錄像帶出租店老闆寫信到她新家中,要她歸還錄像帶,並繳納大約合8000元人民幣的滯納金。按照錄像帶出租店的規定,每超過一天,需要繳納約23元的滯納金,乘以365天,就是8000多元了。當時,購買一盒錄像帶大約需要230元左右。

  這個家庭主婦沒有辯解,更沒想逃避責任,只是一個勁地表示:「真是很對不起那家錄像帶出租店!」不過她希望碰碰運氣,贏個獎金償付滯納金。

  縱然只有一桿竹槍,也會毫不猶豫地投入戰鬥

  本尼迪克特在《菊與刀》中寫道:「只要有天皇下令,縱然只有一桿竹槍,(日本人)也會毫不猶豫地投入戰鬥。同樣,只要是日本天皇下令,他也會立即停止戰鬥。……如果天皇下詔,日本在第二天就會放下武器。……連最強最好戰的滿洲關東軍也會放下武器。……只有天皇的聖旨,才能使日本國民承認戰敗,並情願為重建家園而生存下去。」

  沒有一例拖欠的現象

  1995年,阪神大地震後,總部設在大阪的一家信用合作社向地震受災者提供了50萬日元的無期限無息緊急貸款。貸款不需要擔保,只需要將貸款者的姓名和聯絡方式寫下即可。

  一年後,80%的貸款人主動將貸款還清。其餘的也在3年內全部還清,沒有一例拖欠現象。

  看到這裡,筆者想起中國唐朝的一件事。唐貞觀時期,社會秩序可謂名符其實的「夜不閉戶、道不拾遺」。公元630年,全國判處死刑的囚犯只有29人。632年,死刑犯增至290人。這一年歲末,唐太宗李世民准許這些死刑犯回家辦理後事,要求第二年秋天再回來就死(古時秋天行刑)。次年9月,290個囚犯全部返回,慷慨就死。

  火車上的空座位

  有一次,一位中國學者和大阪大學的一位教授一起乘地鐵,此時已過了上班的高峰時刻,車上很空。到了一站,上來一群有老師帶隊的小孩。他們都歡蹦亂跳地一個個上車,但沒有一個學生跑去爭搶座位。

  中國學者注意到,上車後孩子們就自動一個個挨在一起站著,列車駛或停靠站台時彼此間有些推搡,有個孩子還差點倒下,但他們沒有一個人去坐空空的座位。中國學者大為不解,於是問同行的日本教授,日本教授告訴他,按照規定,他們這個年齡,上車是不准坐座位,即使有空位也不准。

  這些孩子自覺遵守這個規定,儘管這個中國學者看來這規定很荒唐……

  巖磐不動之心

  號稱「日本第一劍客」的宮本武藏曾經寄居熊本,領主光尚作為他劍法上的弟子,向他請教何謂巖磐不動之身。

  武藏肅容端坐,說:「所謂巖磐之身乃不動而強的偉大心魄。人的身體本來很容易動,因而心魂也不斷動搖,要採取不動的姿態實在困難。超越生死,懷著不動之心,與敵相持,是所有兵法的奧秘。」

  光尚身邊的近臣林外記插嘴說:「我們凡人對此機微著實無法領會。武藏先生,能否煩你以完全的形像展示此巖磐之奧秘?」光尚點頭同意。

  武藏回答:「就在這裡!」,然後吩咐近侍道:「寺尾信行今天也上朝奉職,傳他到御前來!」

  不久,信行(武藏的劍法傳人)靜靜地來了,俯伏在殿外。

  武藏轉向信行,赫然凝視,嚴肅地說道:「信行,主上要你在這裡切腹。你沒異議吧!」

  信行臉色絲毫未變,「是,領命!」行禮後,即褪下褲子,坦開腹部,而後默默拔出短刀。

  光尚慌忙揚聲:「啊,信行等一等。」

  「是。」

  「不至於死,只是試試你的心而已。可以退下啦!」

  若是一般人一定會浮現出鬆口氣的表情,但信行的臉色依然絲毫未變。整理好衣裳,恢復原狀後,施個禮,跟來時一樣,靜靜退下。

  武藏不動地目送信行背影之後,才轉身對光尚說:「主上,剛才信行所表現的就是巖磐之身。家臣個個都忠貞不二,沒有一個會違抗主命。但若有一絲懷疑之色,身體就會動搖。但信行的身體絲毫沒有動搖。信行心中想必有不解之疑,但它沒有顯現在身體上。信行忠義之心未必強過其他家臣。只因經過兵法鍛煉,才獲得這種巖磐之身。若能有這種體態,即可以不畏大敵,不欺小敵,不會遭敵突襲,不生氣,不騷鬧,而能盡力為之。」

  誰會偷幾個蘋果呢?

  日本大館市的一個果園旁邊,路邊有一長木桌子,上面擺著用塑料袋裝好的蘋果,每四個一包。袋子上面貼著一張小紙條,標明每包蘋果兩百日元。四周沒有人看守,但桌子旁邊的樹上掛著一隻玻璃瓶。

  陪同的一個日本人告訴參觀的中國客人,路人若要買蘋果,只需把「料金」放入瓶中。一邊說,他一邊拿出兩枚百圓的銀幣放入玻璃瓶裡,叮噹兩聲,清脆悅耳。中國人問道:「有沒有人偷蘋果呢?」日本人搖搖頭說:「我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丟失的事情,」

  我不偷了

  在一個有月光的夜晚,一個背著小孩的男人在路過一個瓜地時,不知不覺產生了要偷一個西瓜的念頭,他問背上的小孩:「有沒有人看見?」孩子說:「看見了。」爸爸嚇了一跳,問:「在哪兒?」這時候,孩子手指著蒼天說:「月亮看見了。」聽到這話,爸爸突然覺悟了,從內心深處感受到了恥辱,於是打消了偷瓜的念頭,說:「。」   


第二節 這是你父親的首級嗎?

  這是你父親的首級嗎?

  很久以前,一個武士因為冒犯了一個親王,要被親王處以死刑。但是由於親王不認識這個武士,另外一個人被誤認為是那個武士被處死了。被處死者的首級放在了親王面前,但是親王依然不放心。他不能確認眼前是否就是他要殺死的武士。

  於是,他想出一個辦法。命人叫來那個武士的兒子。這個小孩只有7歲。當他來到親王面前時,親王指著面前的首級問到:「這個頭是你父親的首級嗎?」這個孩子年齡雖然很小,但是從小的武士教育使他很快明白了眼前的處境。於是,他沒有回答,而是先向首級鄭重地行了悲哀的敬禮,然後拿過一把刀,從容地切腹自殺了。

  在這突如其來的行為面前,親王所有的疑慮蕩然無存。亡命的父親也得以從容逃離。

  海岸了義之死

  日本南北朝時期是陷入南北分裂的時期,南北方各自擁戴自己的天皇,兩派的對立和鬥爭非常尖銳。這期間有件著名的事情。北朝的大德寺開山始祖大燈國師的弟子海岸了義作為國師的使者,到南朝的吉野去。

  途中要經過南朝的關卡,海岸了義不幸在途中給南朝的軍隊抓住。南朝的士兵問他是什麼人,海岸了義這時如果說自己是南朝五山派或天龍寺人的話,南朝士兵就不會為難他,他會被當場釋放。但海岸了義沒有偽裝自己,堅持說自己是大燈的門徒,是為了去南朝完成大燈交給的任務。

  南朝士兵知道了他的身份,便將他逮捕,處以斬首之刑。

  犬養毅之死

  1932年5月15日,9個日本軍官闖進首相犬養毅的府邸準備暗殺他。當時的犬養毅已經75歲,當他得知這些人的來意後,並沒有慌張,而是將這些暗殺者領進一間日本式的房間,在那裡禮貌的脫下鞋子坐下。這時,一個刺殺者手持短劍大喊:「多說無益,開槍!」犬養毅倒在了血泊之中。犬養毅被刺身亡,原因是他不肯立即承認偽滿洲國。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日本精神>>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