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東線空戰

TXT 全文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東線空戰 作者:mars
  第一章
  一
  東線空戰的一個主要特點是局限於戰術層次,戰略層次上的空中戰爭從未發生過。在德國進入戰爭時,由於其本身資源的貧乏,希特勒不得不試圖打一場短期的戰爭,迅速奪取敵方的資源。這使得德國空軍的建設著重於一個戰術空軍,而犧牲了戰略空軍的建設,當德國速戰速決的企圖失敗後,其缺少可以打擊敵人後方的戰略空軍的弱點便會顯露出來,並成為德國失敗的一個原因。
  在另一方面,蘇聯在戰前曾試圖建立一支戰略空軍,在30年代,蘇聯研製成功了世界上第一架四引擎轟炸機TB-3。但進入40年代後,蘇聯遠程轟炸機的發展開始落後於世界水平,在戰爭開始後,由於和德國後方距離太遠,和前線對資源的迫切需要,使蘇聯也被迫放棄了對德國城市的戰略轟炸。
  1939~1941年德國閃電戰成功的因素之一是密切的空地聯合作戰,俯衝轟炸機和攻擊機在地面無線電引導下,準確地攻擊敵方目標。雙引擎轟炸機則集中攻擊敵軍後方的指揮部,通訊中心和飛機場等重要目標。根據德國空軍的作戰原則,在向敵人發動進攻前,應向敵方機場發動全面的攻擊,以摧毀敵方空軍於地面,從而奪取制空權。而德國戰鬥機飛行員們則遵循著一戰中德國最偉大的王牌飛行員裡希特霍芬的名言「擊落你的敵人,其他不用管」,狂熱地追求個人戰果,他們發展了其著名的「自由獵手」戰術。
  蘇聯空軍的戰術和德國空軍有許多相同點,他們也要求在戰爭爆發時,應首先將敵方空軍殲滅於地面,接著以雙引擎轟炸機攻擊敵方後方目標,和德國空軍不同的是蘇聯空軍缺乏俯衝轟炸機,但他們用過時的雙翼戰鬥機如I-15bis和I-153作對地攻擊機使用,到1941年,出色的攻擊機伊爾-2開始投入使用。
  蘇聯戰鬥機比較著重於防禦,即保衛己方目標和保護轟炸機前往敵方目標。在1941年時很少有蘇聯戰鬥機被賦予「自由獵手」的任務,此外由於戰爭初期蘇聯轟炸機的慘重損失,蘇聯戰鬥機往往擔任對地攻擊任務,這往往發生在護送己方轟炸機返回後,為了「不把彈藥帶回家」,把它們傾洩在敵人陣地上。
  當一架敵機是由多於一個飛行員擊落的時候,世界各國對此戰果的統計各有不同,比如在英美和中國空軍中,當2個飛行員共同擊落一架敵機時,每個人各算0. 5架戰績,而對於德國空軍來說,所有戰績只能歸於一人,通常是歸於那個軍銜最高或戰績最高的人。而蘇聯空軍則把每個人的戰績分為個人戰績和集體戰績二種。
  1941年蘇德二國空軍最大不同是在其訓練上。對於德國空軍來說,其飛行訓練學校分A、B、C三種,其中又可以細分為A1、A2、B1、B2、C1、C2。一個飛行學員首先進入A型訓練學校,在這裡他將學到飛行理論和在不同的氣候條件下駕駛飛機。比如為取得一個A2類學校畢業資格,一個學員必須掌握長距離飛行,編隊飛行和至少4次單獨起降。在從A型學校畢業後,學員進入B型和C型學校繼續深造,在B型學校中,學員將學習高空飛行,儀表飛行,夜間飛行和起降,並學習在飛機出故障時如何控制飛機。當學員進入C型學校時,他們開始被分到轟炸機,戰鬥機等各個不同機種,在這裡他們將被教授有關戰鬥飛行,飛機導航術和盲目飛行。當他們終於來到前線部隊時,通常已經有了250小時以上飛行時間。即使這樣他們還不是馬上被派上戰場,因為他們首先將加入某個空軍聯隊的補充分隊中,在這裡那些身經白戰的老兵們將把他們在戰場上的親身經驗傳授給他們。德國空軍的這個訓練流程一直持續到1943年,毫無疑問1941年的德國空軍是世界上受到最良好訓練的空軍。
  蘇聯空軍的訓練水平遠不能和德國空軍相比。第一所蘇聯空軍學院,朱可夫斯基空軍學院建立於1922年,在20和30年代是蘇聯航空業的黃金時期,蘇聯共產主義航空之友會主席羅伯特埃德曼倡議在蘇聯國內建立了大量航空俱樂部部,數以10萬記的青年在那裡接受了基本飛行訓練,埃德曼的意圖是在和平時期為民用航空提供人才,而一旦戰爭爆發,將為軍隊提供大量受過基礎訓練的候補飛行員,雖然埃德曼在肅反時被斯大林處決,但他埋下的種子將拯救蘇聯空軍。
  在1927~1938年間,一個蘇聯飛行員在分配到部隊前必須經過2年半的訓練,而1938年後隨著蘇聯空軍的急劇擴展,一個飛行員的訓練時間被縮短到1年多一點,這導致了訓練水準大幅度下降,而由於肅反運動的壓力,一切訓練事故都可能被解釋為「惡意破壞」,這使得各個訓練學校首先注重的是不要出事故,所以這時分配到部隊的蘇聯飛行員有時只有8~10個飛行時間,而且基本上沒受過諸如夜間飛行,盲目飛行和複雜氣候飛行的訓練,他們大概只相當於德國A2或B1級飛行學員的水平。
  在1941年初,德國的單引擎戰鬥機Bf-109也許是當時世界上最好的戰鬥機(也許只有英國的噴火式和蘇聯的Yak-1可以和它相比),其最新型的Bf-109F在22000英尺高度最高速度可達每小時390英里。無論是Bf-109F還是它的早期型Bf-109E,都遠比大多數蘇聯戰鬥機先進。如果說Bf-109有什麼弱點的話,那就是它的作戰半徑太小,只有400英里。
  德國雙引擎Bf-110原本被設計來為轟炸機護航,但在不列顛空戰中由於它的速度緩慢和轉彎半徑太大,使它遭到了重大損失。但在1941年的東部戰場上,由於蘇聯戰鬥機速度不高,而Bf-110的強大火力(2門20mm加農炮,5梃7. 92mm機槍)和厚重的裝甲,使它取得了遠比西部戰場好的戰績。
  德國空軍的轟炸機有三種:Ju-88、He-111和Do-17。其中以Ju-88最為先進。重甲的He-111配備有2門加農炮和5挺機槍,它可以裝載4000磅炸彈飛行800英里。Ju-88於1939年開始服役,它配備了3挺7. 92mm機槍,其速度達每小說286英里,它的載彈量為4000磅,它是一種多用途飛機,可以用作水平轟炸機,俯衝轟炸機和偵察機,在戰爭後期,它甚至被用作夜間戰鬥機。Do-17是最落後的一種,它的載彈量只有2200磅。
  另一個德國著名的機種是Ju-87俯衝轟炸機,這個單引擎「斯圖卡」,雖然速度只有每小時230英里,其自衛火力很貧弱,但它能把其裝載的1000磅炸彈已驚人的準確投向敵方目標。
  總體來說,蘇聯空軍的裝備無法和德國空軍相比,蘇聯的主力戰鬥機是I-16,它在9800英尺高度時比Bf-109F慢了近60英里/小時,而且據德國飛行員們的評價I-16很容易著火。I-16唯一比Bf-109強的地方是其轉彎半徑比較小。另一種蘇聯戰鬥機是I-153雙翼機,作為雙翼機I-153速度極快,幾乎可以和I-16相比,它的一個缺點是火力太弱,只有4挺7. 62mm機槍。另一種雙翼機I-15bis則是一個完全失敗的機種,一旦遭遇德國戰鬥機,它幾乎沒有任何機會,事實上它主要被用作戰鬥轟炸機。
  在德國入侵前夕,蘇聯開始裝備新式戰鬥機:MiG-3、LaGG-3和Yak-1。MiG-3最初被設計為高空截擊機,它裝備有2挺7. 62mm機槍和1挺12. 7mm機槍,在25000英尺時它的時速可達400英里,但在東線大多數空戰發生在中低空,在這裡MiG-3顯得笨重和緩慢,無法和德國戰鬥機較量。
  LaGG-3是一種最臭名昭著的戰鬥機,它在許多方面甚至比不上I-16,並且它極不容易操縱,德國人對它的評價是「從任何方向給它幾發子彈都能使它著火!」蘇聯飛行員稱LaGG-3是「我們空軍中最出色的寡婦製造者!」並把LaGG解釋為「Lakirovannyy Garantirovanny Grob」——翻譯成中文就是——「擔保是飛行員的棺材」。當1943年後蘇聯空軍裝備了大量新式飛機並從德國空軍手中奪取了制空權後,LaGG-3就成了德國戰鬥機飛行員口中的美食。
  1941年蘇聯最先進的戰鬥機是Yak-1,它火力強大(1門20mm加農炮和2挺7. 62mm機槍),它極易操縱,它的速度和各種性能和Bf-109F不相上下,可是在戰爭開始時,只有一小部分Yak-1裝備了部隊。
  蘇聯轟炸機部隊主要由雙引擎的DB-3和SB轟炸機構成。DB-3可以載彈2200磅進行遠距離轟炸,也可以載彈5500磅進行近距離轟炸,它大致相當於德國Do-17或早期型的He-111。
  SB轟炸機原版是設計成一種「高速轟炸機」,即以犧牲裝甲和武器來使轟炸機具有比戰鬥機更快的速度,這個構想徹底失敗了,它的載彈量只有1300磅。
  開戰前不久蘇聯一種最新型的雙引擎俯衝轟炸機Pe-2開始服役,這種飛機的速度快得驚人,幾乎可以和Bf-109F相比,它可以稱得上是第一種真正的「高速轟炸機」,它的缺點是載彈量太小,只有1300磅。
  伊爾-2攻擊機是蘇聯飛機製造業的一個奇跡,它在戰爭開始時剛剛裝備部隊,它載彈880磅,並可攜帶8枚火箭,它很快在德軍中贏得了「黑死神」的綽號。
  在空戰戰術上,德國空軍也領先於蘇軍,在西班牙內戰中,德國著名飛行員莫德士發明了鬆散的二機和四機編隊,這使德國戰鬥機在作戰中更為靈活,此外德國飛機上普遍安裝了無線電裝置,空地之間,各飛機之間通訊十分方便。
  一些參加過西班牙內戰的蘇聯老兵們也提出了幾乎和莫德士相同的二機和四機隊形,可能出於模仿,也可能是他們自己的創造,幾個同樣有能力的人在同樣的作戰條件下發展出同樣的戰術是十分可能的事。此外他們也呼呼加緊發展航空無線電技術,可是由於蘇聯國內正在肅反,各級官員只求無事,更本不敢採用任何冒險的主張。所以當戰爭開始時,蘇聯空軍戰鬥機飛行員仍採用過時的三機編隊,至於無線電裝置,只有在1943年後,才在蘇聯空軍中得到普及。
  在領導上德國空軍各級軍官已得到了戰爭的鍛煉,而蘇聯空軍在斯大林的大清洗後,大量軍官都不具備相應的才能,在作戰中他們首先考慮的是一絲不苟地執行上級的命令,而嚴重缺乏主動性,因為這樣才不會出錯!而這種局面只是在遭到了慘重失敗後才會得到改變。二
  1941年6月22日,德國發動了對蘇聯的入侵。在這次入侵中,德國空軍被賦予了摧毀蘇聯空軍,奪取制空權的任務。
  6月22日凌晨,150架由身經百戰的老兵駕駛的德國轟炸機——來自第2轟炸機聯隊的Do-17,第3轟炸機聯隊的Ju-88,和第53轟炸機聯隊的He-111——在北起波羅的海,南達黑海長達1000英里的地段上越過蘇聯國界。這是德國空軍的一支尖刀部隊,其機組人員都受過嚴格的夜間飛行訓練,他們以3~5架飛機為一組,撲向邊境線上蘇軍所有的機場,他們的任務是破壞蘇軍機場的跑道,阻止蘇軍飛機起飛。同時在東普魯士,波蘭和羅馬尼亞的各個機場上,成千架德機引擎開始怒吼。這一切完美地體現了德國式的高效率和準確性。
  德國的第一個打擊落在位於Alytus機場的蘇第8混合空軍師第15戰鬥機團頭上。為德國轟炸機護航的是德國第26攻擊機聯隊第5中隊的Bf-110,該中隊隊長就是一戰時德國頭號王牌裡希特霍芬的表弟Johannes Freiherr von Richthofen上尉。凌晨0305時,幾乎在同一時間,德國先頭轟炸機群的炸彈投到了蘇軍在邊境上的31個飛機場上。緊接著,德國第一波攻擊機群,共870架轟炸機、斯圖卡、攻擊機群開始攻擊蘇軍各個機場。德國人選擇的時機好得不能再好了,當時蘇聯空軍正在開始更新裝備,大量飛機湧入邊境各個機場,而由於新機場建設進度嚴重滯後,蘇軍不得不把大量飛機擠在同一個機場。所以飛臨蘇軍機場上空的德國飛行員們驚奇地發現機場被一架接一架毫無偽裝的飛機排得滿滿的。對第一波攻擊的德國飛行員們來說,這次作戰輕鬆地像一次演習,德國第1轟炸機「興登堡」聯隊第3大隊的軍官Gerhard Baeker回憶道「0211時,我們從機場起飛,這是一個晴朗的夜晚,能見度很好。我們的目標是立陶宛的Libau 機場,那是一個蘇軍戰鬥機基地,當我們抵達那兒上空時,我們發現一大批I-16以完美的檢閱隊形排列在機場上,我們的炸彈就直接落在蘇軍的機群中間,我們的飛機全部安全返航」。
  同時德第1航空隊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在聯隊長Hannes Trauloft 率領下,掩護大批Ju-88攻擊了立陶宛境內的Kaunas機場,駐紮在那兒的蘇第8混合空軍師第131戰鬥機團的I-153機群遭到了毀滅性打擊,除了2架I-153外,其餘全被摧毀於地面,毫無損失的德國空軍回航後宣傳這一次就摧毀了70架蘇聯飛機。在Varena機場上,德第53戰鬥機「黑桃A」聯隊一次攻擊就將蘇第57混合空軍師第54快速轟炸機團的7架SB轟炸機摧毀於地面。這支德國戰鬥機聯隊隸屬於德國第8航空軍,該軍軍長是Wolfram Freiherr von Richthofen將軍,Johannes von Richthofen的哥哥,他是一個傑出的空軍將領。德國凱賽林元帥指揮的德國空軍第2航空隊下轄2個軍,其中之一就是Richthofen的第8航空軍,而該軍的主要對手是蘇聯西方方面軍隊的第11和第9混合空軍師。在Grodno機場上,一整隊I-16冒著德軍扔下來的炸彈,準備強行起飛,但還未等他們滑行到跑道終點,德國人的炸彈就在他們之間爆炸,這一整隊I-16全部被摧毀在跑道上。蘇第122戰鬥機團的75架I-16中,有65架被摧毀。蘇西方方面軍所屬的空軍部隊中,以第9混合空軍師受到的打擊最沉重,該師是一個精銳部隊,師長是蘇聯英雄Sergey Chernykh 少將,他是一個參加過西班牙內戰的老兵(在那裡他有3架擊墜記錄),該師是裝備了大量先進飛機,包括233架最新式的MiG-3,在戰爭開始前不久的一次上級檢閱中,該師因表現優異受到了嘉獎。而在6月22日早上,第9混合空軍師遭到了德國第2航空隊的第8和第2航空軍的聯合打擊,該師的所有機場無一倖免。攻擊者之一德第53轟炸機「禿鷹」聯隊的Arnold Doring 回憶道「透過薄霧,我可以清楚地看清目標,到現在為止,我們尚未遭遇任何抵抗,看來我們打了俄國人一個措手不及!炸彈投下了,地面立刻被烈火濃煙所籠罩,我看到至少有15架敵機在地面燃燒,這時Toni喊到『發現高射炮火』,但我只看到零星的高炮煙雲。接著無線電員高呼『戰鬥機,6點鐘方向!』我們立刻緊密了隊形,由全部27架He-111上噴射出的密集火力,使俄國戰鬥機無心戀戰,立刻俯衝脫離了」。
  在Pinsk機場上蘇第10混合空軍師43架SB和5架Pe-2被擊毀,在Brest機場上,蘇第10混合空軍師第33戰鬥機團的20架戰鬥機在德軍第一波攻擊中被摧毀,還沒等他們喘上一口氣,德軍的第二波攻擊又摧毀了21架I-16和5架I-153。而德國第210攻擊機聯隊的直屬中隊和第1中隊的Bf-110對Kobrin的一次攻擊中,有50架蘇第10混合空軍師的飛機被摧毀,在這一天中蘇第10混合空軍師的231架飛機損失了180架。
  在南方烏克蘭,戰場形勢如出一轍,德第4航空隊的第51,54,55轟炸機聯隊和第3戰鬥機聯隊攻擊了全部29個蘇軍機場,使蘇軍遭到了慘重損失。蘇第17戰鬥機團的Fyodor Arkhipenko 少尉回憶道:「我將一輩子記住這一天,大約在早上0425時,50架德國飛機轟炸了我們的機場,當時我們只有2個飛行員和幾個衛兵在崗位上,其餘都去休假了,機場上情況真是慘不忍睹。」(Arkhipenko將平安度過這場戰爭,並將榮獲「蘇聯英雄」稱號,他的最終將達到30架個人擊墜和14架集體擊墜記錄。)另一個蘇聯飛行員,第86快速轟炸機團的Aron shapiro上尉回憶到「那一天,上校去開會了,我就成為機場指揮官,在0400時我們得到了一個警報,但未說明原因,所以當0430我們發現3架飛機飛到機場上空時,我們還以為是我們的SB。一直到炸彈落在我們的機場上後,我們才意識到他們是德國人,戰爭爆發了!10分鐘後,第二波德國轟炸機抵達機場上空,我們用一切可以找到的武器向他們射擊,但由於我們沒有高射炮,我們只能用機槍和步槍射擊,我們的一些機尾機槍手跳進飛機中,用飛機上的機槍垂直地向天上射擊。一架Ju-88被擊中,2名機組成員跳傘了,我們所有的人都向他們跑去,我記得其中一個德國人是個紅髮的大個子,他見到我們跑過來,就揮舞著拳頭大喊「斯大林完蛋了!希特勒萬歲!」在接下來的審訊中,他傲慢地聲稱要不了幾個月我們都會完蛋的!」。
  蘇聯空軍對德軍攻擊的最初反應是混亂的,由於通訊設施被摧毀,使一切協調性的攻擊都不可能進行。在蘇聯空軍各個部隊中,只有奧德薩軍區的空軍部隊及時疏散了他們的飛機,所以僅僅損失了6架飛機。
  雖然遭到了突然襲擊,承受了慘重損失,蘇聯空軍仍然進行了頑強地反擊,於是在整條戰線上展開了一連串激烈的空戰。
  在烏克蘭西北部的Kurovitsa 機場,這兒的蘇聯空軍部隊本來已得到了敵機來襲的警告,但他們把這當作演習,因而反應遲緩,結果在德第51轟炸機聯隊的Ju-88的攻擊下,蘇第66攻擊機團損失了34架I-153和I-15bis,就在德國人的炸彈落下來的時候,蘇第164戰鬥機團的飛行員們拚命跑向他們的I-16,迅速起飛迎敵,緊接著第66攻擊機團的飛行員也駕著殘存的I-153起飛,第66攻擊機團的P.N.Rubstov 中尉首先追上了德機,他的I-153以一陣準確的射擊,使一架Ju-88中彈墜落,這是東部戰場上第一例空戰勝利記錄。蘇軍戰鬥機對德國轟炸機一陣窮追不捨,在幾分鐘內,德國第51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28架Ju-88中,有7架被擊落,其中5架屬於第9中隊。這時護航的德第3戰鬥機聯隊的Bf-109趕到了,轉眼間第1架I-16墜落於第3戰鬥機聯隊第1中隊的Robert Oljenik中尉的槍下,這是德國方面在蘇聯戰場上擊落的第一架敵機(Oljenik 也將活過這場戰爭,他將取得41次擊墜的戰績),接著第2中隊的Ernst Heesen上士擊落了第2架I-16,第3架I-16則被第1中隊的Detlev Luth 上士擊落。德國第55轟炸機團在這一天中共有8架He-111被蘇聯戰鬥機擊落,另外還有5架被擊傷,0425時,當他們在返回基地的途中,遭到了一架I-16的攻擊,當那名蘇聯飛行員,第46戰鬥機團的Ivan Ivanov,發現子彈打光了後,他毫不猶豫的駕著飛機撞擊了由德第53轟炸機聯隊第3中隊的Werner Bahringer上等兵駕駛的He-111,雙方同歸於盡!這是當天蘇聯飛行員所進行的17次空中撞擊的第一次,Ivanov被追贈「蘇聯英雄」稱號。三
  在當天另一次空中撞擊,使德國人損失了一個王牌飛行員。德國第27戰鬥機聯隊聯隊長Wolfgang Schellmann 少校,是一個參加過西班牙內戰的老兵,在那裡他擊落過12架敵機。
  在二戰開始後,他又傳戰波蘭,法國和巴爾幹,並因戰功卓著而榮獲德國最高勳章騎士十字勳章,在蘇德戰爭爆發前,他在二戰中又擊落了13架敵機。
  在6月22日對蘇聯空軍機場的襲擊中,Schellmann少校又擊落了一架I-16,在返回基地的途中,他正好發現了幾架屬於蘇第11混合空軍師第127戰鬥機團的I-153,他立刻選定了一架I-153,發起了攻擊。蘇聯飛行員Petr Kuzmin 中尉以一個急轉躲過了Schellmann的第一擊,並試圖以I-153較小的轉彎半徑繞到他後面,但其很敏捷地躲開了,對Kuzmin來說,Bf-109實在太快了。Schellmann的第2次攻擊準確地命中了Kuzmin的I-153,雖然躲過了要害部位,但Kuzmin中尉顯然意識到他的過時的飛機絕不是對方的對手,於是他生起了「拉對手一起上路」的念頭。
  正當Schellmann認為勝利已經十拿九穩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對方調轉了機頭向他直衝過來,Schellmann的Bf-109僅以幾英吋的距離躲過了Kuzmin的第一次撞擊,但立刻Kuzmin回過來又第2次撞向德機,這一次又被Schellmann避開了,據當時在場的其他德國飛行員回憶,本來Schellmann可以利用Bf-109在速度上的優勢,迅速逃開的,但也許出於自尊,他不願這麼做,結果他雖然又閃開了第3次撞擊,但在Kuzmin第4次的衝撞終於撞中目標,Kuzmin當場陣亡,Schellmann成功地跳了傘。幾天後,蘇聯一家報紙報道了蘇軍俘獲了一個名佩戴著「鐵十字勳章」的名叫Franz Jord的德國飛行員,據稱Jordz 在入侵蘇聯前,曾在地中海地區作戰。但在德國損失記錄中,並沒有一個叫這個名字的飛 行員,但在Schellmann 的部下曾有一個叫Franz Jordan的上士,他在1941年春在克里特島上空陣亡。所以德國人懷疑這位「Franz Jord」就是Schellmann,但不管事實任何,從此再也沒有人得到有關 Schellmann的任何消息。
  Kuzmin所屬的第127戰鬥機團對德軍的攻擊進行了及其頑強地抵抗,該團至少有3人進行了空中撞擊,除了Kuzmin外,Andrey Danilov 上士的I-153擊落了2架Bf-110,在彈藥耗盡後,他衝撞了第3架Bf-110,另一個飛行員則撞擊了一架Ju-87。
  雖然在德國第2和第8航空軍的聯手打擊下遭到了慘重損失,蘇第9混合空軍師竭力進行了反擊,在Tarnovo 機場上空,該師第126戰鬥機團擊落了1架Bf-109和2架He-111。在Dolubovo機場上空,蘇第126戰鬥機團的Yevgeniy Panfilov 少尉用撞擊擊落了一架Bf-109,然後他駕駛著受傷的飛機飛回了基地。
  另一次撞擊則發生在布列斯特要塞上空,蘇第33戰鬥機團的Stepan Gudimov中尉首先擊落了1架He-111,然後和第2架He-111同歸於盡。
  4架屬於蘇第10混合空軍師第123戰鬥機團的I-153迎面遇上了由德第51戰鬥機聯隊聯隊長維爾那莫德士中校率領的8架Bf-109,在一陣短暫的空戰後,蘇軍Zhidov中尉首開記錄,擊落了1架Bf-109,但轉眼間他就被莫德士擊落(這是莫德士的第69次空戰勝利),蘇軍 Petr Ryabtsef中尉則撞落了另一架Bf-109,Ryabtsef成功地跳了傘,他很快又回到了部隊,幾個星期後,Ryabtsef中尉被擊落身亡。
  在返回基地的途中,德國第5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碰上了一群蘇軍的I-15bis,在一場20分鐘的空戰中,德軍大隊長Wolf Dietrich Wilcke 上尉擊落了3架I-15bis,同時Werner Stumpf上士則擊落了第4架蘇機。
  雖然有一些蘇聯戰鬥機飛行員獲得了良好的戰績,但同時也付出了極大代價,在發生在羅馬尼亞邊境的一次空戰中,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擊落了6架I-16而未受任何損失。
  蘇第55戰鬥機團的一個MiG-3戰鬥機中隊駐紮在莫爾達維亞的Beltsy機場,6月22日早晨,蘇軍發現1架德國Hs-126偵察機出現在機場上空,於是由Konstantin Mironov中尉率領的4架MiG-3被命令起飛迎敵。轉眼間,這架Hs-126就被Mironov中尉擊落,但就在這時,Mironov發現大概有20架轟炸機和18架戰鬥機飛近了機場,他後來回憶道:「德國人的飛機向我們的機場投下了炸彈,我們的高射炮火太弱了,無法阻擋他們,我們的燃料庫被擊中 發生了大爆炸。」
  這4架MiG-3立刻撲向德國機群,在地面上的蘇軍Atrashkevich大尉回憶:「Semyon Ovchinnikov中尉的飛機在轉彎時被敵機擊中,他的飛機開始劇烈抖動,2架Bf-109緊追不捨,繼續向Semyon射擊,於是就在我們眼前,Semyon的飛機像一塊石頭一樣掉了下來,撞地爆炸了。」
  一群德國轟炸機對莫爾達維亞的Beltsy市進行了轟炸,這時蘇第55戰鬥機團的1架MiG-3獨自向德機發動了攻擊,一架德國轟炸機被擊落,但那架MiG-3也被護航的Bf-109擊落,由於在德方記錄中找不到有關擊落Semyon和這一架MiG-3的記錄,所以他們肯定是被羅馬尼亞空軍擊落的。
  羅馬尼亞空軍主要裝備的是德國製造的He-112B戰鬥機(實際是Bf-109的一個變種),此外它還裝備了英國的颶風式戰鬥機,波蘭制的PZL P. 24E戰鬥機,和英制的Bristol Blenheim雙引擎轟炸機。其中羅馬尼亞空軍以颶風式戰鬥機取得了不錯的戰績,羅馬尼亞空軍第53中隊宣稱以損失1架颶風機的代價擊落了35架蘇聯飛機。
  22日0430時,由羅馬尼亞空軍上尉anton Stefanescu率領的第76轟炸機中隊在第77戰鬥機中隊的護航下,攻擊了蘇軍在莫爾達維亞的Bolgardi和Bulgarica 機場,羅馬尼亞轟炸機遭到了約30架蘇聯I-16戰鬥機的攔截,在空戰中羅馬尼亞Teodor Moscu 少尉宣稱擊落了2架I-16,他的He-112B也受了傷,1架羅馬尼亞Botez 633B-2轟炸機被擊落,蘇聯第67戰鬥機團的記錄顯示,蘇聯空軍只損失了1架I-16,其飛行員跳傘,羅馬尼亞被擊落的轟炸機上的兩名機組成員躲過了蘇軍的搜捕,在3天後回到己方戰線。
  當第一波德國空軍的飛機返回基地,而蘇聯空軍尚來不及收拾機場上被擊毀的大量飛機殘骸,德軍第2波攻擊又降臨了。在vilnius附近的Dorubanok,德國第2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投下了大量SD-2型炸彈,又一舉擊毀了80架蘇聯飛機。
  蘇聯戰鬥機飛行員們繼續他們的抵抗,蘇第10混合空軍師第123戰鬥機團宣稱以損失9架I-153和8名飛行員陣亡的代價(包括團長Boris Surin 少校)擊落了30架敵機。在德國攻擊僅2個小時後,蘇聯空軍就開始了反擊,22日0538時,在東普魯士的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就接到了空襲警報,所有德國的Bf-109緊急起飛攔截,這批蘇聯轟炸機是來自第40快速轟炸機團的SB轟炸機,0552時,德國Walter Spies上尉擊落了第1架SB,幾分鐘內,8架SB向地面落去,但就在這時,德國飛行員們在無線電中聽到一聲驚呼「我的引擎被擊中了,我受傷了!」發出這聲叫喊的是德國著名的王牌飛行員之一Heinz Brenutz上尉,Brenutz把重創的飛機迫降在地面,27日這個有著37架擊墜紀錄的老兵因傷勢過重死去。
  在德軍第2波攻擊中,羅馬尼亞空軍第1轟炸機大隊的PZL P.37轟炸機襲擊了奧德薩,他們遭到了蘇軍I-16戰鬥機的攔截,結果損失了2架轟炸機,1架在空戰中被擊落,另1架毀於高射炮火。
  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在第2波攻擊中,宣稱擊落了16架蘇聯I-16和I-153,其中4架是被其第2大隊大隊長Lothar Keller 上尉擊落(他的第17到第20次空戰勝利),德國人只有1架Bf-109被擊落,其飛行員Hermann Freitag上士在跳傘後被一些同情德國人的蘇聯人隱藏了起來,在11天後安全的回到了原部隊。
  0915時,一隊德國Bf-110迎面遇上了一群蘇第9混合空軍師第124戰鬥機團的MiG-3和I-16,很快地3架蘇聯戰鬥機和2架Bf-110墜落了下去,蘇軍少尉Dmitriy Kokorey 在耗盡了彈藥後,他以他的MiG-3撞擊了1架Bf-110,那架德國飛機掉了下去,Kokorey 則成功地把飛機開回了機場,他因這個勇敢的舉動被授予紅旗勳章,在隨後的戰爭中,Kokorey 少尉將出擊超過100次,並擊落了5架敵機,最後他於41年10月被擊落陣亡。在這戰爭的第1天中,德國斯圖卡飛行員平均出擊7~8次,戰鬥機飛行員是5~8次,轟炸機飛行員是4~6次,照他們的說法,他們的任務是保證蘇軍戰線後每一樣東西都在燃燒。德軍攻擊的成果是驚人的,蘇軍損失最大的單位是西方軍區的空軍部隊,其所屬第9、10和11混合空軍師847架各類飛機到22日晚上還能使用的只有185架了。第11混合空軍師的199架飛機中,有127架被摧毀,最慘的是第9混合空軍師,其409架飛機中,有347架被摧毀,5天後,該師師長Sergey Chernykh 被處決。基輔軍區的蘇聯空軍部隊損失較少,但其1913架作戰飛機中,仍有277架被摧毀於地面。
  對於蘇聯空軍官兵來說,6月22日是災難性的一天,對此蘇第17戰鬥機團的Fyodor Arkhipenko 少尉記得:「22日下午3時,我奉命執行一項偵察任務,從空中,我發現沿著我們的邊境,從Brest到Lvov,所有的東西都在燃燒。」四
  在德國空軍對蘇聯境內目標大舉轟炸的同時,以坦克部隊為前鋒的德國軍的已迅速突破蘇聯國境,在普裡普亞特沼澤以南的烏克蘭,蘇聯軍隊尚能勉強守衛他們的陣地,但在北方的白俄羅斯,整個蘇軍防線都在崩潰中,面對長驅直入的德軍,蘇聯最高統帥部下令蘇聯空軍出動所有的飛機轟炸德軍地面部隊。
  於是從6月22日早晨起,儘管遭到了慘重損失,蘇聯空軍仍出動了大量SB和DB-3轟炸機對入侵的德軍地面部隊進行了攻擊。由於蘇軍殘存的戰鬥機在忙於保護己方目標,也由於當時蘇聯空軍和許多別的國家的空軍一樣,相信一個緊密編隊的轟炸機群,以它們的自衛火力足以抵禦敵方戰鬥機的攻擊,絕大部分蘇聯轟炸機沒有戰鬥機護航,這使得蘇聯轟炸機群遭到了災難性的損失。
  德國空軍第27戰鬥機聯隊的作戰記錄中有這樣的記載:22日早上,我們得到警報蘇聯的轟炸機群正在接近,於是戰鬥值勤的2架Bf-109立刻緊急起飛,Arthur Schacht少尉從後方接近了1架DB-3,但尚來不及開火,那架俄國轟炸機就被一發高射炮彈直接命中而凌空爆炸,於是他立刻選擇了另一架DB-3,瞄準開火!那架俄國轟炸機中彈後仍飛了一會兒,接著就垂直地向地面載了下去。
  6月22日蘇聯轟炸機群對德軍目標的攻擊很快演變成一個自殺性的任務,蘇軍的轟炸機完全沒有戰鬥機護航,而且由於缺乏無線電裝置和有經驗的機組成員,蘇聯轟炸機群被迫採取「線型」編隊,使每個在編隊後方的飛機員能「看見」在領頭位置的由經驗豐富的老兵駕駛的飛機,這是當時唯一能把整個編隊的飛機都帶到目標上空的辦法。但這種編隊同時無可救藥地使整個轟炸機編隊無法集中其火力,因而當德國飛機向他們發起進攻的時候,德國人只要擔心當前的那架轟炸機的火力就可以了。這導致了成批成批的蘇聯轟炸機被擊落,當蘇聯轟炸機仍前赴後繼地繼續他們的攻擊。在天上,他們能清楚地看清當時的情況,德國人已深深地攻入蘇聯領土,而蘇聯軍隊的防線正在土崩瓦解之中,整個前線到處是火光和濃煙,到處是一片毀滅的情形。在這種情形下,蘇聯轟炸機部隊的官兵深切地意識到,現在祖國的命運就在他們的肩上,只有他們能阻止德國軍隊的前進,哪怕只是暫時地阻止敵人,自己的軍隊就有可能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於是在整個蘇軍的轟炸機部隊中瀰漫著一種「拼了」的悲壯氣氛,而德國飛行員也證實,有時他們擊落了整個編隊的蘇聯轟炸機,但只要有1架倖存,那麼這架飛機仍會堅定地向目標飛去!
  其中一次的攻擊是由蘇第10混合空軍師的第39轟炸機團進行的,該團的18架SB於22日0700起飛,他們攻擊了正在渡布格河的德國中央集團軍群,他們至少摧毀了一座橋樑,但所有18架SB都被德國戰鬥機和高射炮火所擊落。
  在蘇德戰爭中,蘇聯空軍第一次對德國境內目標的攻擊也發生在6月22日早上,大約70架蘇聯轟炸機分成幾個機群,向德國佔領的波蘭和東普魯士的目標發動攻擊,其中大約20架轟炸機甚至到達東普魯士境內的Tilsit-Insterburg一帶,蘇轟炸機投下的炸彈殺死了一些德國平民,德國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聯隊長Hannes Trautloft少校回憶到:「在Gerlinden和Lindental的機場報告遭到俄國人的飛機攻擊,我們在當地警戒的一個中隊Bf-109立刻起飛攔截,結果入侵的26架俄國SB轟炸機中,有17架被我們擊落,在地面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燃燒著的俄國轟炸機的殘骸。」
  蘇聯部署在二線的空軍部隊在22日中午開始傳場前線,他們當時對發生在前線的事情一無所知,當他們來到前線機場時,他們震驚地看著眼前的情形:到處都是濃煙烈火,機庫成了一堆堆廢墟,跑道上滿佈彈坑,到處都是被摧毀的飛機,而供應情況更是一團糟,由於油庫和彈藥庫被摧毀,增援的飛機往往無法升空,更糟的是德國飛機不時地光臨機場,再一次摧毀困在地面的大量蘇聯飛機。
  在開赴前線的蘇聯飛機中,由一支是蘇第45混合空軍師第210短程轟炸機團的25架單引擎Su-2轟炸機,這是一種新開發的轟炸機,蘇聯政府把這種飛機視為最高機密,只有少數人知道它的存在。於是,這造成了一個悲劇。
  正當這支Su-2機群飛向羅馬尼亞境內的攻擊目標時,蘇第55戰鬥機團的一隊MiG-3奉命緊急起飛攔截這隊「正在接近中的敵機」,率領這隊MiG-3的是蘇聯未來的第3號王牌飛行員,有「蘇聯戰鬥機部隊之父」之稱的亞力山大「薩沙」波克雷什金上尉,但在當時他只是一個被視為「喜歡標新立異和惹事生非」的傢伙,以他當時29歲的年紀才是一個上尉,可見他並不得志。
  這天,波克雷什金髮現了這批「從沒見過」的轟炸機,他立刻發動了攻擊,後來他在回憶錄中寫到「我瞄準了第1架轟炸機,給了它一個短射,我不可能脫靶,因為我離它是那麼近,以致於它的螺旋漿帶起的氣流使我的飛機劇烈抖動,我向右方脫離,並爬升到轟炸機上方,準備進行第2次攻擊。就在這一剎那,我突然發現轟炸機機翼上的紅星標誌,那是我們的飛機!我頓時不知如何是好,那架被我擊中的轟炸機已經脫離了編隊向地面墜去。而我們其餘的MiG-3已經進入了攻擊位置!來不及猶豫,我立刻截斷了我方戰鬥機的攻擊路線,我不停地搖動機翼,並向空中射擊,終於使別人明白過來,停止了攻擊。被我擊中的飛機迫降在地面,幸好沒人受傷,其餘的轟炸機繼續向西非去。」
  波克雷什金十分幸運,由於戰爭初期的混亂情形,使他免於被送上軍事法庭。
  其餘的Su-2繼續向他們的目標,羅馬尼亞境內的鐵路中轉站Iasi飛去,當他們飛到Iasi上空時,發現在車站裡至少聚集了40列貨車,蘇軍中尉Aleksandr Pavlchenko回憶到「我們9架Su-2,分成3個3機編隊從3600英尺高度,冒著密集的高射炮火,投下了炸彈。同時我們看到45師的SB和Ar-2在我們前面投彈。」全部Su-2都安全返回,但Pavlchenko後來得知那些SB受到了重擊,一共有27架未能返航。Su-2雖然在戰爭初期有相當好的表現,但由於它的裝甲過於薄弱,無法有效完成對地攻擊任務,不久就被伊爾-2所取代。
  德國戰鬥機部隊在22日有重大斬獲,其中第53「黑桃A」宣稱擊落了74架蘇聯飛機,而第51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12架蘇聯戰鬥機和57架蘇聯轟炸機,其中莫德士中校和Heinrich Hofemeier士官長各擊落4架敵機,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宣稱擊落45架敵機。在戰爭第一天中,德國宣稱在地面擊毀1489架蘇聯飛機,在空戰中擊落了322架。根據蘇聯方面的記錄,在6月22日蘇聯損失了1200架飛機,其中在空中損失了336架。
  當22日終了時,在回到基地的德國飛行員之間並沒有多少喜悅的氣氛,雖然他們取得了巨大的戰果,但一天中持續飛行了16~18個小時,使每個人都筋疲力盡了。同時德國人本身的損失也高得讓人吃驚,在德第51轟炸機聯隊的戰史中寫著「在戰爭第一天的晚上,聯隊長Hans Bruno Schulz_Heyn震驚地發現我們損失了60個機組,成員陣亡或失蹤!光第3大隊就有14架飛機被擊毀或擊傷,聯隊中一向以幸運著稱的第5中隊中隊長Von Wenchowshi也在陣亡之列!」
  在這戰爭的第一天中德國空軍共被擊落飛機78架:23架Ju-88,11架He-111,1架Do-17,2架Ju-87,24架Bf-109,7架Bf-110和其他各類飛機10架。此外尚有89架飛機受到各種損傷:17架Ju-88,8架He-111,3架Do-17,1架Ju-87,24架Bf-109,9架Bf-110,3架Hs-123和其他各類飛機24架。羅馬尼亞空軍在6月22日的損失是11架飛機被擊落:4架Bristol Blenheims,2架PZL P.37 Los,2架Savoia-Machetti 79Bs,1架Potez 633,1架I.A.R.37和1架I.A.R39。
  德國空軍的損失創造了開戰以來單日損失的最高記錄,在此以前德國空軍的最高單日損失是1940年9月15日的英倫空戰,那一天德國空軍有61架飛機被擊落,11架受傷。
  而戰爭才剛剛開始!五
  6月23日,德國空軍繼續大規模襲擊蘇聯境內目標。德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聯隊長Hannes Trauloft 少校寫到:「22日晚上,當我們終於執行完任務回到機場後,每個人都累極了,但只是在過了半夜後,我們才可能睡一會兒,僅僅2個小時後,我們就又開始準備第二天的任務。」德國空軍的偵察機發現了一些原先未發現的蘇軍機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在那些機場上,蘇軍飛機像前一天一樣排得滿滿的。
  23日一早,德國空軍的斯圖卡和對地攻擊機集中攻擊在普裡亞特沼澤北面的蘇軍防線,未迅速向前突進的德國裝甲部隊提供空中掩護。而德國空軍的主力則大規模轟擊蘇軍防線後方的通訊和交通樞紐。蘇軍中校Ivan Fedyuninskiy 回憶「德國人的飛機猛烈攻擊我們的鐵路和公路交通,這使得我們無法及時得到物資供應,我們的通訊設施變得一團糟,上級的命令要麼無法送達各個部隊,要麼到得太晚,在地面上一切步兵,炮兵,車輛都遭到德軍不間斷的轟炸。」
  蘇軍方面的情形一片混亂,蘇西方軍區空軍司令Ivan Kopets 少將於23日自殺,很快得幾乎所有軍區的空軍高級將領都被撤職甚至被處決,只有列寧格勒軍區空軍司令亞力山大諾維科夫少將倖免於這一次清洗,而他很快將以他的傑出表現受到斯大林的賞識,在僅1年多後,他將成為蘇聯空軍司令。
  雖然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打擊,但絕大多數蘇軍官兵拒絕屈服,而這才是蘇聯能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得以倖存的主要原因。如果是其他國家遭受到如此慘重的損失,可能早就垮了,但事實證明蘇聯軍人要堅強得多,而這恰恰是德國軍人們沒能意識到的。
  在北方德第1航空隊所屬的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第9中隊中隊長Hans Ekkehard Bob 中尉這樣回憶戰爭的第二天的情形「雖然在22日遭到了沉重打擊,但蘇聯轟炸機在23日整天毫不間斷地以中隊為規模向前進中的我軍發動攻擊。」
  在23日黎明前,10架蘇聯轟炸機甚至出現在東普魯士的柯尼斯堡上空,蘇聯飛機投下的炸彈是該市的煤氣工廠和碼頭設施遭到了破壞。
  雖然蘇聯西北方面軍出動了大量轟炸機部隊,但其戰鬥機部隊由於在前一天遭到了重創,在23日還能投入戰鬥的戰鬥機數目已經很少了,不過負責守衛蘇聯-芬蘭邊界的蘇北方方面軍的空軍部隊在前一天的空襲中大多倖存了下來。所以當23日德國空軍企圖攻擊蘇北方方面軍各個機場時,立刻遭到了蘇戰鬥機群的輪番攻擊,由於距離過遠,這次德軍的轟炸機群沒有得到戰鬥機的掩護,因而遭到了痛擊,參加這次攻擊的德第1、第76和第77轟炸機聯隊總共有18架Ju-88被蘇聯戰鬥機擊落。這再一次證明了在現代空戰中,為了完成轟炸任務,轟炸機群必須得到戰鬥機的掩護。
  在擊落德機的蘇聯飛行員中,有一個是第158戰鬥機團的Andrey Chirkov中尉,他駕駛著蘇聯最新式的Yak-1擊落了一架Ju-88,這是他的第一次空戰勝利,在整戰爭中他最終將擊落38架敵機。
  23日1000時,16架SB企圖攻擊德軍在東普魯士的機場,他們遭到了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攔截,有幾架SB當即被擊落,但其餘的飛機仍不顧一切地繼續飛向目標,直到他們在10000英尺高度投下炸彈後,才打散了編隊,其圖以單機或雙機從不同方向逃回己方戰線,但在德國戰鬥機的追擊下,他們全部被擊落了。不久以後,第54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也攔截了一個蘇聯轟炸機編隊,並擊落了其中14架轟炸機。1100時,9架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的Bf-109,在中隊長Hans Bob中尉的率領下,在立陶宛境內執行「自由狩獵」的任務,45分鐘後,他們發現了一隊9架蘇聯SB轟炸機。
  Bob中尉,這個已有了21次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立刻下令攻擊。
  短短幾分鐘內,8架SB已被擊落!其中Max Hellmuth Ostermann少尉一人擊落了2架,這個23歲的漢堡人很快就會成為德軍中超級王牌之一。只有一架SB,顯然是編隊長機,那個蘇聯飛行員熟練地操縱著飛機,避開了德機的連續攻擊,向己方陣線逃去。但他的SB比起Bf-109來,實在太慢了,當其他SB都被擊落後,所有9架Bf-109都向他撲去,很快這架SB的兩個引擎和機身都開始著火了,可是那架SB仍在飛行!見此情形,Bob十分驚奇 ,他回憶到「我決定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我降低了高度,從後方接近了那架SB,在一剎那,我和那架SB上的機尾機槍手看了一個眼對眼,我立刻試圖按下射擊按鈕,但俄國人的動作快了一步,一連串機槍子彈直接命中了我的Bf-109,我好不容易才把飛機迫降在地面,飛機全毀了,但幸好我沒有受傷。」
  其餘的德機不安地在他們中隊長的頭上盤旋,因為Bob是迫降在前線蘇聯一方,Bob唯恐蘇軍以他為誘餌伏擊來救援他的德機,就用手勢命令他們離開。Bob十分幸運,他晝伏夜行了2天2夜終於回到德軍一方,Bob活過了這場戰爭,他最終擊落了64架敵機。
  在23日一整天,蘇聯轟炸機不停地攻擊在立陶宛和東普魯士境內的德軍目標,在這一天中德第54戰鬥機「綠心」聯隊宣稱擊落了39架蘇聯飛機,由於戰爭初期的混亂,第54戰鬥機聯隊的德國飛行員們還至少擊落了3架德轟炸機第77聯隊的Ju-88和1架德第76轟炸機聯隊的Ju-88,屢受攻擊的德國轟炸機機組成員們終於忍無可忍,一架Ju-88回擊擊落了一架第54戰鬥機聯隊的Bf-109,飛行員第5中隊的Walter Pruegger下士當場陣亡。
  當激烈的空戰正在戰線北方和南方的空中進行時,在戰場中部,德國空軍則完全控制了形勢,蘇聯空軍第9、10和11混合空軍師在22日的戰鬥中已經被打殘了。根據德國的記錄,在23和24日兩天,德國空軍又摧毀了1357架蘇聯飛機,絕大多數是在地面被擊毀的。
  在戰線北方,德北方集團軍群的第56裝甲軍在曼斯坦因將軍的指揮下,在24日已突入蘇聯100英里,這時該軍遭到了蘇軍強大的反擊,同時蘇西北方面軍所屬空軍部隊出動所有能調集的飛機以協助這次反攻,蘇軍在兩天中共出擊了2100架次,在這次反擊中,蘇聯空軍損失慘重。
  24日一支27架DB-3轟炸機編隊,在前往攻擊曼斯坦因將軍位於維爾紐斯附近的裝甲部隊途中,遭到了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攔截,德國人宣稱擊落了7架DB-3,而據蘇方記錄,蘇軍共損失了9架DB-3,其中8架是被Bf-109擊落。此外在同一地區,德第53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了17架蘇聯轟炸機,而第54戰鬥機聯隊宣稱以損失1架Bf-109的代價擊落了14架蘇聯飛機。
  由於缺乏燃料,反擊的蘇軍很快被迫停了下來,他們立刻成了德國空軍的良好目標,德第2航空隊第8航空軍對蘇軍地面目標的攻擊取得了很大戰果,德國空軍在這裡宣稱摧毀了105輛蘇聯坦克,戰果最大的是裝備著Do-17的德第2轟炸機「木錘」聯隊第3大隊,該大隊大隊長Walter Bradel上尉因此榮獲騎士十字勳章。
  在戰場中部的明斯克附近,雙方都投入了大量空軍兵力,隨著第9、10和11空軍混合師的毀滅,蘇軍最高統帥部於24日把原在二線的第43戰鬥機師調往明斯克地區,該師避過了德軍22日的打擊,大致還保持完整,而且該師師長是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兵Georgily Zakharov。
  Zakharov是在西班牙第一次接受戰火考驗,在那裡他取得了個人擊落6架敵機,集體擊落4架敵機的戰績,從而成為王牌飛行員,在中日戰爭爆發後,作為一個援華志願飛行隊成員,他來到中國並又擊落了3架日本飛機。在22日雖然已經是一個少將,他仍跳上了一架I-16親自迎擊來犯的德機,並且在空戰中擊落了2架Ju-88。在整個戰爭期間,Zakharov仍時不時的參加戰鬥,他最終擊落了10架德國飛機,是二戰中蘇軍軍銜最高的王牌飛行員。現在在進駐前線機場後,Zakharov 動用了手頭所有的飛機為明斯克地區蘇軍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掩護。在空戰中,來自德第53「禿鷹」轟炸機聯隊的5架He-111和來自第2「木錘」轟炸機聯隊的2架Do-17被擊落。蘇第43戰鬥機師第163戰鬥機團宣稱在24日擊落了21架德國飛機,在明斯克上空,該團的6架I-16攻擊了德第1對地攻擊機聯隊第2和第3大隊的26架Ju-87,一舉擊落了其中6架而全身而退,被擊落的德國機組成員中,有一個是德國空軍第1對地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Helmut Mahlke 上尉,他是德國最著名的俯衝轟炸機飛行員之一,他參加過法國,英國和地中海戰役,立下過顯赫戰功,在蘇聯戰場,Mahlke上尉將在一個半星期中被擊落3次。
  同時蘇第13轟炸機師奉命對德國古德裡安將軍的第2裝甲集團進行攻擊,蘇軍的這一次攻擊出乎德國人的意料,因而蘇軍的SB轟炸機編隊能不受任何阻攔的抵達目標上空,並成功地對德軍地面目標進行了攻擊。在得知德軍受到攻擊的消息後,莫德士中校的第51戰鬥機聯隊緊急起飛,德機在蘇機返航的途中截住了他們。第9中隊中隊長Karl-Heinz Schnell中尉瞄準了第一架SB,給了它一陣準確的掃射,那架SB立刻應聲墜落!然後是第2架,第3架,第4架!這4架戰果使Schnel的戰績上升到7架。同時第3大隊的Ottmar Maurer少尉一人宣稱擊落了6架SB。
  從這一時刻起,出乎德國人意料的,空中再一次充滿了蘇聯飛機!德國空軍的Bf-109被迫一次又一次起飛攔截那些沒有戰鬥機護航的蘇聯轟炸機群,德第51戰鬥機聯隊在24日宣稱擊落了57架SB。
  為了阻擋蘇轟炸機群,德國戰鬥機已雙機或4機為單位,在整個前線作不停頓的戰鬥巡邏,除了很少幾個例外,德國人從未遭遇蘇聯戰鬥機,一天接著一天,德戰鬥機碰上的都是「打不完」的蘇聯轟炸機。
  在北方,德霍普那將軍的第3裝甲集團於24日攻克維爾紐斯,德國人在被蘇軍放棄的機場上發現了大量被擊毀的飛機殘骸。在空軍支援下,德軍第2裝甲集團於25日攻克Slonim和Baranovichi ,從而包圍了在佈雷斯特地區的蘇軍部隊,企圖阻止德軍的蘇轟炸機群在德國戰鬥機的打擊下,損失慘重,在25日德第51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了68架SB,其中Hans Kolbow 中尉一人擊落了6架。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則宣稱擊落了32架DB-3。在北方,蘇西北方面軍的空軍部隊發動了一輪對德軍各前線機場的攻擊,但蘇軍的攻擊很快成了一場大屠殺,在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2和第3大隊的Bf-109和地面炮火的攻擊下,一批接一批蘇聯轟炸機墜了下去,這一天德第27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了53架蘇聯SB和DB-3轟炸機,其中Gustav Langanke 少尉一人擊落了7架,而德軍付出的代價只是損失了1架Bf-109而已。
  儘管遭受了如此大的損失,在接下來的幾天中,蘇轟炸機群仍呆板地以同樣密集的隊形,在沒有戰鬥機護航的情況下,繼續向德軍發動攻擊,而這只是徒增自己的損失而不能給德國人帶來多大損害。26日在拉脫維亞,8架SB被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第7戰鬥中隊的Bf-109一掃而空,其中Karl Kempf下士一人擊落了4架,德軍未來的超級王牌之一Max-Hellmuth Ostermann是唯一被擊落的德國飛機。
  蘇聯空軍在戰爭最初幾天表現的呆板主要是由於其高層將領嚴重缺乏主動性,在祖國處於生死存亡的形勢下,他們最先想到的是不要做錯事,不要讓上級抓到把柄!所以那些在戰爭初期被槍斃的蘇聯高級將領們雖然也許罪不至死,但很難引起我的同情。而正是前線的失利,將迫使蘇聯空軍進行痛苦地變革,一批富有主動性的將領將走上領導崗位,那些不切實際的作戰方式將被放棄,而只有在這以後,蘇聯空軍才能迎來勝利。
  第二章
  六
  6月26日在戰線中部,80架前往攻擊德軍目標的DB-3中,有43架被擊落,其中損失最慘重的是蘇第207遠程轟炸機團,該團損失了15架轟炸機。也就是在這次悲劇性的任務中,蘇第207團產生了一個著名的英雄,在當天1030時,該團飛行員Nikolay Gastello大尉在他的DB-3被敵機擊中後,駕駛著受重創的飛機撞向地面上的一個德軍運輸車隊,於敵同歸於盡!
  在蘇聯宣傳機構的大力宣傳下,Gastello很快成了全國聞名的英雄人物。可是這個故事還沒有完!在戰爭結束後的1951年,幾個蘇聯記者偶然間聽說有一些蘇聯農民在地面上目睹了Gastello撞向德軍隊的情景,於是去採訪了那些人,在交談中記者們驚喜地得知那些農民不但目睹了Gastello的壯舉,而且在事後冒險掩埋了蘇聯機組成員的屍體和部分飛機殘骸,於是在一個隆重的儀式後,蘇聯政府發掘了Gastello的墓地,直到這時人們才發現那架衝撞德軍車隊的飛機並不是Gastello的,而是同團的一個叫Aleksandr Maslov的大尉的飛機!這個結果使蘇聯政府尷尬極了,經過多年宣傳,Gastello已經全國聞名,可有誰知道Maslov是何許人也?如果當初搞錯是由於戰場上的混亂,是可以原諒的,那麼後來發生的事就很不像話了,Maslov機組人員的屍體被以Gastello的名義隆重地遷入烈士陵園,而Maslov的DB-3殘骸也被當作Gastello的飛機對公眾展出!
  26日,德國第2和第3裝甲集團在明斯克後方會師,大量蘇軍被合圍在這個地區。27日重甲的蘇聯伊爾-2攻擊機第一次出現在戰場上空。當戰爭爆發時,蘇聯僅生產了249架伊爾-2,而第一個裝備伊爾-2的蘇第4攻擊機團的飛行員們在6月才開始進行訓練,在戰爭開始時,他們剛剛完成了起飛和降落的科目,還從來沒有進行過任何射擊訓練。儘管如此,27日3架伊爾-2被派往攻擊Bobruysk地區的德軍地面目標。只有一架伊爾-2得以回來,機身上滿是高射炮火造成的傷痕,半小時後,一架緊急迫降的SB一頭撞毀了這架倖存的伊爾-2。
  第二天,德國第51戰鬥機聯隊的Bf-109第一次遭遇伊爾-2,德國人吃驚地發現他們的子彈從伊爾-2的機身上彈了回來,這一次德國人只擊傷了一架伊爾-2,並且這架受傷的攻擊機安全地回到了基地。在3天的戰鬥中,德國戰鬥機僅擊落了2架伊爾-2,但由於蘇聯飛行員的缺乏經驗,共有11架伊爾-2因操作不當而墜毀!另有8架伊爾-2被地面炮火擊落,至少20名蘇聯飛行員陣亡和失蹤。
  即使在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損失,蘇聯轟炸機部隊仍拒絕屈服。德第51戰鬥機聯隊的一個19歲的少尉Hans Strelow回憶了這麼一個情形:「在1200英尺上空,我接近了位於隊形左邊的那架SB,首先我先給了機尾機槍手一梭子子彈,然後我對準右邊引擎射擊,那架SB立刻開始著火,這時我看見那個機尾機槍手,他也看見了我,於是他對我揮舞著拳頭。然後他先向駕駛艙方向望去,那裡飛行員已經死去,接著他望向飛速接近的地面,最後他狠狠地瞪著我。當時他的飛機只有45英尺的高度,已經無法跳傘了。轉眼間那架SB撞在了地面上炸成了一個火團。」
  同時蘇第125快速轟炸機團的Vitaliy Gordilovskiy大尉回憶了一個相似的情形:「28日在前往目標途中,我的飛機右引擎被敵人高射炮火擊中,我開始落隊,於是我命令我的僚機獨自和編隊前往目標。當我們終於到達目標上空,投下了炸彈後,4架Bf-109向我撲來我的機尾機槍手拚命向他們射擊,忽然間3架Bf-109離開我飛走了,原因我不知道,也許他們燃料要用完了。但那架剩下的Bf-109繼續攻擊我們,幾次攻擊後,他和我們並排飛著,我們離得如此之近,我能清楚地看清德國飛行員的臉,他對我作著手勢『跳傘吧!』我也用手勢回答『不!』於是他從機尾方向向我攻擊並再一次擊中我的飛機。這時我再也聽不到我的機尾機槍手回擊的動靜,德國人的子彈穿過機身打在我座椅的後方,打擊力是如此之大使我牙齒也不由抖動起來。當那架Bf-109攻擊後企圖脫離時,我的領航員趁機給了他長長的一梭子子彈,於是那架德機消失了。幸運的,我把飛機降臨在機場,我發現我的飛機佈滿了彈洞,我的機尾機槍手被打了。」
  6月29日蘇聯過時的四引擎轟炸機TB-3第一次出發攻擊德軍,結果只有一架倖免於被擊落。30日蘇軍集中數百架轟炸機向Bobruysk地區的德軍目標發動攻擊,蘇軍機群受到德國第10高射炮團和莫德士的第51戰鬥機聯隊的聯合攻擊,共103架蘇聯轟炸機被擊落,幾乎每個參戰的德國飛行員都擊落了敵機,其中莫德士中校,Hermann-Friedrich Joppien 上尉和海因茨·巴爾少尉(又一個未來的德國超級王牌)各擊落了5架蘇聯飛機,在這次戰鬥後,莫德士的戰績達到了81架,超過了裡希特霍芬一戰時的80架記錄。德國第51戰鬥機聯隊達到了擊落敵機1000架的記錄。
  蘇軍中損失最大的部隊是第3重型轟炸機團的TB-3,他們至少損失了11架TB-3。
  在戰線北部,蘇聯西北方面軍和波羅的海艦隊的轟炸機群不停地攻擊德北方集團軍群的目標,在當天上午的一次襲擊中,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成功地擊落了8架蘇聯轟炸機。午後不久,40架SB和DB-3再一次在沒有戰鬥機護航的情形下遭到了德第54戰鬥機聯隊的Bf-109的攔截,雙方立刻展開了一場激戰。蘇軍Petr Igashov上尉的DB-3遭到了4架Bf-109的合擊,在進行了兩次掠襲後,Igashov 的飛機被擊中多處,這時3架Bf-109接近了他的飛機,準備給他最後一擊,就在這時,其中1架Bf-109被Igashov 回擊的炮火直接命中,立刻向地面墜去,接著由於估計到已無法生還,Igashov 駕機向第2架Bf-109撞去,兩架飛機當即一起墜落!
  勝利的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的飛行員們宣稱在這一天共擊落了65架蘇聯轟炸機,其中Hans-Ekkehard Bob 中尉一人擊落了4架。據蘇方記錄,蘇軍這一天共損失了43架轟炸機,蘇軍宣稱蘇聯轟炸機上還擊的火力擊落了15架Bf-109,實際上總共只有5架Bf-109被擊落,兩名德國飛行員第9中隊的Heinrich Wachsel少尉和第2大隊的Georg Kiening士官長陣亡。
  隨著德國裝甲部隊向前挺進,蘇軍在白俄羅斯的包圍圈中,已損失了50萬兵力。在戰場上空,德國第2航空隊取得了完全的制空權,德國對地攻擊機群自由地攻擊地面上一切可以移動的目標,使蘇軍遭到了慘重損失,其中最成功的德國空軍部隊是第2訓練聯隊第10中隊的Hs-123,到7月初時德軍已經俘獲了30萬蘇軍。德國空軍宣稱在6月22日~30日,他們擊落了超過1000架蘇聯飛機,另有1700架蘇機被擊毀於地面,蘇方的數字完全證實了德方的統計:在此期間共有1669架蘇聯飛機被擊落,其中西方方面軍的空軍部隊損失最大,共被擊落了374架轟炸機和124架戰鬥機。七
  在普裡亞普特沼澤南部,為德國南方集團軍群提供空中支援的是Alexander Lohr的第4航空隊,在這裡德軍面對著戰鬥力最強的蘇軍部隊,因而德軍遭遇到了比其他地方更為強大的抵抗。德軍發現其前進道路上幾乎每座橋樑都被撤退的蘇軍炸毀,而當他們試圖建造新橋樑時,他們受到了蘇軍轟炸機和攻擊機的不間斷的轟炸。「俄國人成批的來,也成批的給我們擊落。」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的Hans von Hahn 回憶道,僅在23日一天,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就擊落了19架DB-3和SB。在蘇聯-羅馬尼亞邊境,德國空軍遭遇到最強勁的對手,部署在這個地區的蘇聯南方方面軍空軍部隊的827架戰鬥機中,有超過100架是現代化的MiG-3,而且一些蘇聯最出色的飛行員包括波克雷什金,都在這裡戰鬥。
  在前一天誤擊了那架Su-2後,波克雷什金於23日終於擊落了第一架敵機,一架Bf-109。在同一天,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和直屬中隊的20架Bf-109襲擊了摩爾達維亞Kishinev地區的蘇軍機場,德國人宣稱將8架蘇機擊毀於地面,接著德機和聞訊趕來到蘇第4戰鬥機團的MiG-3展開了一場激戰,在這次空戰中,蘇軍大尉Afanasiy Karmanov 宣稱擊落了3架Bf-109,這個戰績加上他在22日擊落的1架Ju-88和1架Bf-109使他成為蘇南方方面軍空軍的第一個王牌飛行員,但根據德軍記錄,德國人在這次空戰中只被擊落了1架Bf-109,飛行員是第4中隊的Hans Illner上士,他當場陣亡。
  戰鬥結束後,Karmanov降落到機場加油,這時他發現有4架Bf-109飛到了機場上空,於是他不等加油裝彈完畢,就緊急起飛迎敵,幾乎立刻他就被擊落,他試圖跳傘但他的傘沒有張開。在空中,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Kurt Lasse中尉取得了他的第4次空戰勝利。
  在同一地區,蘇第249戰鬥機團的Petr Kozachenko 大尉取得了他在二戰中的第1次空戰勝利,Kozachenko大尉已經是一個老兵了,他曾作為志願者參加過中日戰爭和那場殘酷的蘇聯-芬蘭戰爭,在這兩場戰爭中,他擊落了11架日本飛機和4架芬蘭飛機,在23日他奉命掩護7架I-153攻擊敵方目標,在途中蘇機遭到了羅馬尼亞空軍第5大隊的截擊,在空戰中,Kozachenko擊落了1架He-112B,蘇攻擊機全部安全返航。在整個蘇德戰爭中,Kozachenko共取得了個人擊落12架,集體擊落8架敵機的戰績,1945年3月18日,蘇第163近衛戰鬥機團團長Kozachenko陣亡於德國上空。
  在陸上激戰的同時,蘇聯遠程航空軍和黑海艦隊航空部隊向羅馬尼亞境內目標發動了攻擊,蘇軍重點攻擊目標是港口城市Constanta,在蘇軍第一次攻擊中,羅馬尼亞第53中隊Horia Agarici中尉,駕駛著颶風式戰鬥機擊落了3架DB-3。24日上午,蘇軍以18架SB和18架DB-3轟炸機轟炸了Constanta 的油田和機場,這次攻擊很成功,所有的蘇聯飛機都安全返航。為成功所鼓舞,當天下午蘇軍又派出32架SB和DB-3前往轟炸,但這次蘇機受到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攔截,10架蘇聯轟炸機被擊落。
  24日也是波克雷什金忙碌的一天,他擊落了他的第二架敵機,那個德國飛行員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Otto Kohler 上士,當場陣亡。
  同一天,蘇第146戰鬥機團的Konstantin Oborin 上尉衝撞了一架德國第27轟炸機聯隊第4中隊的He-111,那架德國轟炸機毀機迫降在野地裡,這時另一架He-111冒險降落在它身旁,接走了所有倖存的機組成員,重傷的Oborin把他的MiG-3飛回了機場,但他因傷勢過重,於1941年8月18日去世。
  即使遭遇到了最有戰鬥力的蘇聯空軍部隊,但德國空軍仍佔了很大的優勢,25日4架由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Walter Hoeckner中尉率領的Bf-109,攔截了有MiG-3護航的12架SB,德國人擊落10架SB,其中Hoeckner中尉一人擊落了8架。25日後,德國空軍的任務從攻擊蘇空軍機場轉到了對進攻的德軍進行密集支援上,這種支援對德國地面部隊十分重要,因為德第1裝甲集團正遭到了裝備著T-34和KV坦克的蘇聯部隊的強大反攻。在25和26日兩天,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和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宣稱擊落了100架以上蘇聯飛機,其中大部份是SB和DB-3。德軍損失了6架Bf-109,其中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大隊長Lothar Keller上尉,一個擊落了20架敵機的王牌飛行員,被擊落身亡。
  在蘇聯-羅馬尼亞邊境上,蘇第55戰鬥機團的飛行員們正經歷著一場苦戰,26日波克雷什金上尉擊落了2架德國Hs-126偵察機。27日6架第55戰鬥機團的MiG-3,在團長Victor Ivanov 少校帶領下出發戰鬥巡邏,他們遇上了一架德國Hs-126,蘇聯飛行員們把這個戰果「禮讓」給團長,Ivanov以一陣準確的掃射擊落了那架德機,俄國人還來不及慶祝,就在返回的路上,1架MiG-3可能由於機械故障,忽然墜毀在地面上。剩下的5架MiG-3在稍後發現了一個德國運輸車隊,蘇機立刻俯衝掃射,就在他們拉起來時,8架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Bf-109以高速向他們撲來,波克雷什金立刻迎向敵機,但就在這時,他震驚地發現Ivanov和其他人竟丟下他跑了!見此情形,德國人立刻分為兩組,4架對付波克雷什金,另4架追擊逃跑的其他蘇機。費力九牛二虎之力,波克雷什金才擺脫了德機的攻擊,當他返回機場落地時,有人告訴他Ivanov已經回來了,在逃跑的途中,有1架MiG-3被擊落,這是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5中隊的Rudolf Schmidt上士的第15次空戰勝利。幾個小時後,一個德國轟炸機群來到了蘇軍機場上空,波克雷什金、Leonid diyachenko 少尉和Nikolay Lukashevich少尉立刻起飛迎敵,在隨後的空戰中,波克雷什金和Diyachenko各擊落了1架Ju-88。
  這時護航的4架Bf-109立刻撲向了他們,Diyachenko當即被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5中隊的Hans Esser下士擊落,Lukashevich 少尉則宣稱擊落了1架Bf-109,德第5中隊的Loy下士毀機迫降在回航途中。
  在戰爭的第一個星期中,波克雷什金共擊落了6架德國飛機(3架Bf-109、1架Ju-88、2架Hs-126)但由於在混亂中,第55戰鬥機團的檔案全部遺失,這些戰績從未被承認。對此他甚為不滿,他一直宣稱他的戰績不應是官方宣佈的59架,而應是72架,如果真如此,波克雷什金將超過闊日杜布的62架和G·A·Rechkalov的61架而成為盟國一方的第一王牌。
  (Mars注,他似乎忘了那架Su-2。)
  在對羅馬尼亞進行了幾次空襲後,蘇聯空軍擴大了攻擊範圍,他們甚至把羅馬尼亞手首都布加勒斯特也包括了進去,由於沒有戰鬥機護航,這些蘇聯脆弱的SB轟炸機執行的實際上是一項自殺性任務。6月26日,蘇聯轟炸機群隨同一支蘇聯艦隊前往攻擊羅馬尼亞海岸。在途中,蘇聯轟炸機遭到了德國第52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和第77聯隊第3大隊的Bf-109的攻擊,幾乎每個參戰的德國飛行員都聲稱擊落了敵機,其中Emil Omert少尉和Reinhold Schmetzer士官長各聲稱擊落了5架敵機,第52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中隊長Gunther Rall中尉回憶到「這是一個容易的任務,因為俄國人沒有任何戰鬥機護航」,據蘇方記錄,只有9架SB轟炸機被擊落。
  另外大型炮艦Moskva號被羅馬尼亞人的水雷炸沉,另一艘炮艦哈爾科夫號被羅馬尼亞海岸炮擊傷。
  羅馬尼亞空軍也在準備執行一項任務,匈牙利霍爾第政府很想加入德國的陣營,但其國內有不少反對的阻力,於是經過精心策劃,3架羅馬尼亞P.37轟炸機偽裝成蘇聯飛機轟炸了匈牙利境內目標,造成了32人死亡,280人受傷。於是匈牙利立刻向蘇聯宣戰。第二天匈牙利空軍對蘇聯境內目標發動了攻擊,在這次攻擊中,1架匈牙利He-170戰鬥機被蘇聯戰鬥機擊落,飛行員Laszlo Bardossy中士被俘。蘇聯空軍對此的反應是在兩天後,對匈牙利境內鐵路中心Csap進行了轟炸,在這次攻擊中匈牙利空軍第2戰鬥機中隊的CR. 42戰鬥機擊落了3架SB。與此同時,德國第51、54和55轟炸機聯隊對蘇軍地面部隊展開了密集轟炸,在6月22日~30日間,德國空軍宣稱擊毀了201輛蘇聯坦克,在德國空軍的支援下,德國地面部隊成功地擊退了蘇軍的反攻。
  在蘇德戰爭的頭9天證明了,即使是最好的蘇聯空軍部隊仍無法抵禦德國空軍的進攻,在此期間,蘇聯南方方面軍空軍損失了58架新式的MiG-3,而蘇聯的轟炸機部隊則遭到了大屠殺。對德國人來說,勝利似乎近在眼前。但同時一些不詳之兆開始浮現了,雖然蘇聯空軍遭到了沉重打擊,可是出乎德國人意料的,蘇軍沒有屈服,他們的反擊從未停止。
  這使德國空軍受到了重大傷亡,在這9天中,據德方記錄,德國空軍共損失了699架飛機,其中286架是轟炸機,(蘇聯方面宣稱在這9天裡,蘇聯戰鬥機擊落了613架德機,高射炮部隊擊落了49架德機,看來這個數字與實際相差不遠)戰損加上機械故障使6月30日德國空軍在整個蘇聯戰場上可運作的飛機數下降到了960架!
  事實表明了德國人低估了蘇聯的實力,這個戰略性的錯誤是無法用戰術上的勝利來彌補的。八
  在北方戰場,德國第1航空隊在戰爭的頭幾天沉重打擊了蘇聯西北方面軍的空軍部隊,在6月22日到30日之間,蘇西北方面軍空軍共戰損飛機425架,另有465架飛機被摧毀於地面。22日時全部403架SB轟炸機中,205架被擊落,148架被摧毀於地面,33架受損。此外115架I-153,81架I-16和17架MiG-3被擊落。
  7月1日德國北方集團軍群抵達了Daugava 河,從而把拉脫維亞一切為二,蘇軍一切阻止德軍攻勢的企圖都失敗了,在戰鬥中德國空軍宣稱摧毀了250輛蘇聯坦克。
  由於蘇西北方面軍和波羅的海的海軍航空軍已遭到重創,蘇最高統帥部下令北方方面軍的空軍部隊以全力攻擊德第4裝甲集團,在7月1日,蘇第2混合空軍師開始攻擊德軍地面目標,在這一天中,德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擊落了10架蘇機,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擊落了2架蘇機。
  第二天早晨,德第4裝甲集團渡過了Daugava 河,並接近了舊蘇聯國界,蘇北方方面軍的轟炸機部隊冒著大雨轟炸了Daugava 河上的渡口,德第54戰鬥機聯隊在這一地區擊落了12架蘇聯轟炸機。被擊落的SB中的一架是蘇第44快速轟炸機團的Pavel Markutsa上尉駕駛的,他的飛機遭到了5架Bf-109的集中攻擊,他的機尾機槍手擊落了其中1架Bf-109,但緊接著他的SB被直接命中,Markutsa上尉駕駛著著火的飛機迫降在野地裡,全機3人中只有他1人生還,在接下來的5天裡,他和蘇第749步兵團的312名士兵經過苦戰,終於回到了蘇方戰線,Markutsa因此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
  隨著芬蘭在6月25日向蘇聯宣戰,蘇北方方面軍的空軍部隊不得不在兩個方向上作戰,嚴重削弱了他們抵抗德軍攻勢的能力。在戰爭初期,蘇波羅的海艦隊所屬海軍航空軍第13戰鬥機團第4中隊產生了兩個富有傳奇色彩的飛行員Aleksey Antoneko大尉和Petr Brinko 中尉。這個中隊的任務是為漢科港口的蘇聯守軍提供空中掩護。
  Antoneko大尉是參加過哈勒欣河戰役的老兵,在那裡他取得了集體擊落日機6架的戰績,在戰爭爆發時他正在愛沙尼亞首府塔林,23日一架執行偵察任務的Ju-88出現在蘇軍陣地上空,正在吃飯的Antoneko等不及帶上頭盔和降落傘就緊急起飛,他迅速擊落了這架Ju-88,這是蘇波羅的海艦隊海軍航空軍的第一個空戰勝利記錄,事後Antoneko若無其事地回到飯桌,繼續喝他的湯。現在裝備著I-16和I-153的第13戰鬥機團來到了漢科軍港,在這裡蘇軍主要和芬蘭軍隊作戰,7月3日Brinko中尉擊落了1架芬蘭Bristol Bulldog 戰鬥機,4日他又擊落了1架Ju-88,7月14日Antoneko大尉和Brinko中尉雙雙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
  在波羅的海地區,德國第1航空軍把它的部隊遷移到了Daugavpils-riga地區,在第54戰鬥機聯隊的支援下,德第1「興登堡」轟炸機聯隊猛烈轟炸了蘇軍陣地,蘇聯空軍的活動很少,第54戰鬥機聯隊在7月3日一整天連一架蘇聯飛機也沒遇上,但Friedrich Kohl少尉的Ju-88就沒那麼幸運了,他的無線電員後來回憶到「我們受到了6架蘇聯戰鬥機的攻擊,我們的左引擎被擊中起火,Kohl少尉把飛機迫降在野地裡,我及時躲進了麥田里,但蘇軍士兵抓住了其餘3人,其中一個下士當場被俄國人吊死,我不知道Koho少尉和另一個下士的命運如何。」
  7月4日0500時,德第76和77轟炸機聯隊的Ju-88在第54戰鬥機聯隊的掩護下,向蘇軍在Idritsa和Opochka的機場發起攻擊,第54戰鬥機聯隊聯隊長Hannes Trautloft少校回憶:「我們對Opochka 機場的轟炸摧毀了在地面上的少量幾架飛機,在Idritsa 機場上我們沒能找到任何飛機,我們把炸彈投向了跑道,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只受到少量蘇聯戰鬥機的攔截,我們的戰鬥機擊落了其中一架」。
  在更北方,在對蘇軍Dno 機場的空襲中,德第26攻擊機聯隊的一架Bf-110被蘇第2混合空軍師地159戰鬥機團Aleksandr Lukyanov少尉的MiG-3撞落。在同一場戰鬥中,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的Hans Philpp 中尉取得了他的第31、32和33次空戰勝利。
  7月4日下午,蘇北方方面軍空軍司令諾維科夫將軍出動了大量轟炸機攻擊德第4裝甲集團,德國戰鬥機宣稱擊落了46架蘇聯轟炸機,蘇第41轟炸機師第10快速轟炸機團的Leonid Mikhailov大尉在他的SB被重創後,撞擊了地面上一個德國坦克縱隊。7月5日德北方集團軍群前進到了Velikaya河,並在對岸建立了橋頭堡,德軍在3天裡前進了225英里,蘇軍立刻發動了反擊,但德軍在第1、76和77轟炸機聯隊的支援下,成功地擊退了蘇軍的反攻,德國空軍宣稱擊毀了140輛蘇聯坦克,並於地面上擊毀了112架蘇聯飛機,其付出的代價只有2架轟炸機而已。
  同時德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和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成功地擊退了蘇轟炸機群,並宣稱擊落了21架蘇轟炸機。其中第54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Arnold Lignitz上尉、Max-Hellmuth Ostermann少尉和Hermann Leiste少尉各擊落了3架。
  在這天的空戰中,Lignitz 上尉的大隊遭遇了蘇第12戰鬥機團的Yak-1,蘇聯空軍上尉Pavel Tarasov 擊落了2架Bf-109,接著他的飛機也被擊中,於是他撞擊了第3架Bf-109,Tarasov 幸運地跳傘生還,不久他重回戰場,在他在1944年7月29日因飛機失事身亡前,Tarasov 參加空戰235次,個人擊落敵機22架,集體擊落敵機3架。
  蘇軍企圖將德軍阻止在舊國界的企圖失敗了,但德軍企圖切斷蘇軍撤退的途徑的目的也沒有達到,雖然損失了大量兵力和武器裝備,蘇軍主力仍得以逃過了被包圍的危險。這時,德國第4裝甲集團直衝列寧格勒,諾維科夫少將別無選擇只能命令他的已受到重創的空軍繼續他們對德軍的攻擊。7月6日對德軍攻擊的73架蘇轟炸機只有很少幾架得以生還,在這一天,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宣稱以損失5架Bf-109的代價擊落了57架蘇聯飛機,其第9中隊中隊長Hans-ekkehard Bob 擊落了3架第機,使他的擊墜數達到了29架。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Max_Hellmuth Ostermann少尉取得了他的第19和20次空戰勝利。但他也目睹了他的兩個同伴被擊落,由蘇第154戰鬥機聯隊Aleksey Storozhakov 上尉率領的3架I-16宣稱擊落了3架Bf-109而未遭受任何損失,根據德方記錄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Helmut Biederbick少尉和Theodor Steinwendtner下士被擊落。
  為了把蘇聯空軍的飛機摧毀於地面,德第1航空軍的轟炸機集中攻擊了蘇軍前沿各個機場,在這次空襲中,德第1轟炸機聯隊第6中隊Willi bukowski下士的Ju-88被Afanasiy Okhvat 少尉的MiG-3撞落。
  蘇軍於7月7日再一次企圖阻止德軍向列寧格勒前進,結果德第54戰鬥機聯隊又一次宣稱擊落了46架蘇聯飛機,其第5中隊中隊長Hubert Mutherich中尉擊落了兩架,使他的戰績達到了20。
  在7月1日~10日,蘇空軍共出動了1200架次,投下了500噸炸彈,但蘇軍付出的代價是十分可怕的,在7月4日到9日間,蘇第9和第2混合空軍師以及第41轟炸機師損失了60架飛機。
  為了便於指揮,蘇最高統帥部於7月10日更改了空軍的指揮結構,把空軍部隊劃分為西北戰區(包括西北方面軍和北方方面軍),西方戰區(包括西方方面軍)和西南戰區(包括西南方面軍和南方方面軍)其中西北戰區中的空軍部隊由諾維科夫少將指揮。諾維科夫鑒於轟炸機部隊的慘重損失,下令將主要轟炸任務改在夜裡進行,而在白天進行轟炸的轟炸機部隊必須有戰鬥機護航,同時他還下令戰鬥機也必須進行低空攻擊任務。
  到7月10日蘇西北方面軍空軍的實力從戰爭爆發時的1142架飛機下降到了102架,但加上北方方面軍和波羅的海艦隊的空軍,蘇軍仍能在北方集結1300架飛機,而德國第1航空隊由於戰損和機械損耗,其實力下降到了350架飛機,蘇軍再一次取得了數量上的優勢。
  德國地面部隊立刻感覺到了蘇空軍戰術的改變,他們報告受到了蘇空軍飛機幾乎不停頓地低空掃射。在漢科港,蘇波羅的海艦隊第13戰鬥機團全力抵禦德國和芬蘭空軍的聯合攻擊,7月8日Brinko少尉擊落了1架Do-17,被擊落的飛機被放在漢科市中心廣場上示眾。
  在1939~40年的蘇聯-芬蘭戰爭中,芬蘭俘獲了為數不少的蘇聯飛機,現在芬蘭空軍第6中隊將2架繳獲的I-153當作偵察機使用,他們在那兩架I-153的機身上不顯眼的地方畫上芬蘭空軍的標誌,然後飛到蘇軍陣地上方進行偵察,這個大膽的行動很久未被蘇軍察覺,直到7月10日,那2架I-153終於遭到了蘇軍1架I-16和1架I-153的攻擊,1架芬蘭I-153被擊落,飛行員V Kallio中尉陣亡。
  從這時開始,德國轟炸機對蘇軍後方的轟炸遭到了蘇聯戰鬥機越來越強勁的抵抗,7月10日德第1轟炸機聯隊的Ju-88機群遭到了蘇第154戰鬥機團的6架I-16的攔截,Sergey Titovka中尉撞落了Paul Kempf士官長的Ju-88,第154戰鬥機團在這一天中宣稱擊落了16架敵機。
  據德方記錄德第1轟炸機聯隊於10日損失了3架Ju-88,11日德第77轟炸機聯隊有3架Ju-88被擊落,12日第76轟炸機聯隊第3中隊Hans Figge士官長的Ju-88被蘇第19戰鬥機團的Mikhail Antonov中尉擊落。
  雖然德國第1航空軍宣稱於6月22日至7月13日間於空戰中擊落了487架蘇機,於地面上摧毀了1211架蘇機,蘇聯空軍遠沒有被消滅,光是在7月12、13日兩天內,蘇聯空軍就擊毀了德國15輛坦克和90輛裝甲車輛,並摧毀了兩座橋樑,蘇聯空軍的行動嚴重阻礙了德國地部隊的前進。在13日涅曼湖上空的空戰中,第54戰鬥機聯隊第1中隊的gerhard Ludwig中尉和蘇第38戰鬥機團Aristotel Kavtaradze中尉相撞身亡,在同一天蘇聯空軍18架DB-3和5架Ar-2俯衝轟炸機成功地攻擊了裡加灣中的一支德國運輸船隊,一艘德國貨船被擊沉,8艘被擊傷。
  7月中旬,德第4裝甲集團功到了離列寧格勒60英里的地方,這時德軍遭到了蘇空軍部隊的集中攻擊,並遭到了嚴重損失。同時蘇第11集團軍也於14日發動了反擊,這次反擊使德軍的攻勢停了下來。激烈的戰鬥持續了4天,其間蘇聯空軍出動了1500架次,結果德軍被擊退了25英里,德第8裝甲師遭到了重創。
  這樣在北方德國閃電戰階段結束了,無論在地面還是在空中蘇軍的抵抗越來越激烈,德軍的處境也越來越艱難了。在6月22日至7月22日間,蘇聯空軍宣稱在西北戰區共有628架德國飛機被擊落或被摧毀於地面,這個戰果顯然有些誇大。而在此其間,蘇北方方面軍空軍共戰損飛機372架,西北方面軍損失了563架飛機,這還不包括波羅的海艦隊空軍的損失!德國人損失了30架以上Bf-109(占德國在此地區全部戰鬥機數量的三分之一),第1轟炸機聯隊損失了16架Ju-88,第76轟炸機聯隊損失了19架轟炸機,第77轟炸機聯隊損失了24架飛機。雖然德國空軍取得了顯赫的戰績,但蘇聯空軍卻仍然堅持了下來,而德國地面部隊雖然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其殲滅大量蘇軍和攻佔列寧格勒的企圖卻沒能實現,而這就證明了這場戰爭還得持續下去。九
  德軍在北方的攻勢逐漸緩慢了下來的同時,在戰線中部德中央集團軍群繼續向莫斯科方向前進。在中央集團軍群的北翼,裡希特霍芬將軍的第8航空軍全力支援德第3裝甲集團對vitebsk 的攻擊。為了更便於空-地協調,德國空軍第2航空軍臨時建立了一個由Martin Fiebig 上校指揮的對地攻擊集團,這個集團包括了第210攻擊機聯隊的Bf-110和第51戰鬥機聯隊的Bf-109,它的任務是為中央集團軍群南翼的第2裝甲集團提供空中掩護。
  由於德國空軍對地面目標的攻擊是如此有效,反而在某種程度上降低了德國地面部隊的作戰意志,德國空軍報怨道德國地面部隊越來越依賴於空軍的支援,在缺乏這種支援的情況下,他們的進攻熱情就會大大降低。而德國地面部隊也報怨空軍的支援不夠及時,對此裡希特霍芬將軍回答道步兵必須明白空軍的每次出擊都需要時間準備,飛機必須要加油裝彈,而飛行員也需要有起碼的休息時間,而且為了獲得最大的效果,空軍必須把兵力集中在最重要的地段。
  面對著德軍的蘇西方方面軍的空軍部隊這時只剩下不到500架飛機了,這時他們終於得到了第一批增援部隊,其中包括來自莫斯科防空軍第6戰鬥機軍的部隊,這個軍是蘇聯空軍的精銳部隊之一,7月1日蘇聯最高統帥部將該軍所屬的第401戰鬥機團派往西部前線,這個裝備著MiG-3的戰鬥機團由清一色的蘇聯試飛員組成,團長是蘇聯最著名的試飛員之一Stepan Suprun中校。Suprun中校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他於1907年8月2日出生在美國,並在加拿大度過了他的童年,1924年他全家回到了蘇聯,在這裡他參了軍並開始接受嚴格的試飛員訓練,他前後試飛過100種以上的飛機,他以他的傑出才能為蘇聯航空事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在中日戰爭爆發後,Suprun於1939年7月作為志願者來到中國和日軍作戰,在那裡他擊落了8架日本飛機,1940年3月他回到了蘇聯繼續從事試飛事業,1940年5月他榮獲「蘇聯英雄」稱號。在蘇德戰爭爆發後,在他的要求下蘇空軍成立了6個主要由試飛員組成的戰鬥機團,他本人被任命為其中的401戰鬥機團團長。誰都知道優秀的試飛員對一個國家的航空事業有多重要,把試飛員派上戰場是一種極大的浪費,而且雖然試飛員駕駛飛機的水平很高,但未必接受過空戰的訓練。現在蘇聯不得不把他們派上前線,可見蘇聯空軍的損失有多麼嚴重。離開莫斯科科前,Suprun中校去和他的好朋友蘇聯著名的飛機設計師雅科夫列夫告別,他說他將去前線惦量一下德國王牌們的本領。(順便說一下,Suprun中校的弟弟Alexandr Suprun 中尉也是一個試飛員,他也將被派往前線,在1941年底蘇聯最高統帥部下令召回所有試飛員前,他共擊落了6架德國飛機。)
  隨著第401戰鬥機團進駐前線,空戰立刻激烈了起來。在401團參加戰鬥的第一天,7月1日,該團宣稱擊落了7架德機,其中Suprun中校一人擊落了4架,這一天在這個地區,光是德第53「禿鷹」轟炸機聯隊就記錄了損失4架He-111。
  在同一天,蘇第161戰鬥機團的Nikolay Terekhin中尉取得了一項奇特的戰績,在執行完一次戰鬥值勤後,他的I-16正在明斯克機場上加油裝彈,這時一隊德國He-111轟炸機飛到了機場上空,Terekhin中尉衝向他的I-16起飛攔截,在升空後他才發現他的飛機雖然已經加滿了油但尚未裝彈!於是他就對準了位於德機編隊右側的一架He-111撞去,那架被撞中的德機向左翻轉,撞上了編隊長機,後者又向左翻轉撞上了左側的一架He-111,於是4架飛機一起墜落,Terekhin和六、七個德國機組人員的降落傘在空中緩緩下降,但事情並不曾到此為止,因為在空中Terekhin和德國人互相用手槍射擊!在落地後,一群蘇聯集體農莊的農民解除了德國人的武裝,把他們捆成一串,Terekhin得意地牽著他們來到師長Georgiy Zakharov少將面前,「將軍同志,我給你帶來了一個小小的禮物。」
  突然出現的大量蘇軍現代化戰鬥機使德國人有些吃驚,蘇軍因此變得更具攻擊性,但這也給了德軍消滅蘇軍的機會,德國空軍迅速接受了挑戰,於是更激烈的空戰在此展開了。這時蘇軍的戰術是爭取時間,因此斯莫凌斯克成了蘇軍不惜代價要守衛的地方。7月3日,德國偵察機報告「至少有100輛蘇聯坦克正向西方Orsha方向前進」,Orsha這個位於borisov 和斯摩凌斯克之間的城市成了接下來幾天中戰鬥中心。裡希特霍芬將軍立刻下令以斯圖卡攻擊蘇軍坦克部隊,同時第2轟炸機聯隊和第3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Do-17則轟炸蘇軍後方交通線。為了加大對蘇軍的壓力,德國轟炸機部隊不分晝夜的對蘇軍地面目標發動攻擊,而蘇空軍則出動了大量戰鬥機以驅逐德國轟炸機群,在7月3日晚上,蘇第160戰鬥機團團長Anatoliy Kostromin少校在向德第53轟炸機聯隊的He-111群發動攻擊時,他的I-153被轟炸機上還擊的火力擊落,他當場陣亡。蘇聯二戰中最著名的對地攻擊機飛行員之一Mikhail Odintsov上尉當時是一架Su-2轟炸機的飛行員,他回憶著當時的情形:「我的飛機遭到了4架Bf-109的攻擊,我的機尾機槍手和我都受了傷,我只是勉強把飛機飛回了基地,但我的飛機受創如此嚴重,以致更本無法修理,不過我的領航員擊落了1架Bf-109。」Odintsov後來改飛伊爾-2,並取得了擊落敵機12架的戰績,是擊落敵機最多的伊爾-2飛行員,他將獲得2次「蘇聯英雄」的金星勳章。
  蘇聯空軍向德國空軍的挑戰證明是一個錯誤,由於德國空軍在飛機質量和飛行員素質上的優勢,並不是少數優秀蘇聯飛行員所能彌補,因此蘇空軍再次遭到嚴重損失。7月4日參戰僅4天的Stepan Suprun中校陣亡。這一天,在執行了一次作戰任務後,Suprun中校率領一隊MiG-3回到基地,正當其他蘇聯飛機已經降落,在隊尾的Suprun忽然發現2架德第3轟炸機聯隊的Ju-88和4架第51戰鬥機聯隊的Bf-109接近了機場上空,Suprun立刻向他們發動了攻擊,並迅速擊落了1架Ju-88,但這時1架護航的Bf-109命中了Suprun 的MiG-3,結果他連人帶飛機摔入了一片樹林中。
  1941年7月22日Suprun中校被追授「蘇聯英雄」稱號,在這4天的戰鬥中,他共擊落了10架德國飛機。
  7月2日德第51戰鬥機聯隊的王牌飛行員海因茨巴爾少尉被授予相當於蘇聯「蘇聯英雄」的德國騎士十字勳章,當時他已擊落了30架敵機。巴爾少尉是一個很有個性的飛行員,雖然因為他的不守紀律的行為使上級很頭痛,但他確實是一個很有天賦的飛行員,不但他的個人飛行能力高超,而且當他成了部隊長時,他也以過人的領導才能得到下屬的尊敬。在整個戰爭中,他共宣稱擊落敵機220架,其中96架是在蘇德戰場上取得的,他也是二戰中以噴氣式戰鬥機擊落敵機第2多的飛行員(16架,僅次於Kurt Welter中尉的23架),他的同伴這樣形容他「只要巴爾一到,一切都會一掃而光」,巴爾最後於1957年4月28日死於飛機失事。
  7月5日,巴爾中尉擊落了1架MiG-3和2架DB-3,而第51戰鬥機聯隊聯隊長莫德士中校則擊落了2架MiG-3和2架SB。在這樣的對手面前,蘇聯空軍更本沒有多少機會,在1941年,蘇聯空軍前線部隊的存活律只有25次作戰任務,有些單位很快就損耗殆盡了。
  除了作戰損失外,德國空軍對蘇軍機場的攻擊使得蘇空軍的處境雪上加霜,7月5日德第2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29架Do-17攻擊了蘇軍位於Vitebsk 的機場,一舉擊毀了22架蘇聯飛機,而德軍只損失了1架轟炸機。這時蘇聯空軍的最後希望就放在伊爾-2攻擊機上了,這時在蘇空軍預備隊中有3個團裝備了這種重甲的攻擊機,即第61,215和430攻擊機團,現在第430團被緊急調往前線和第4攻擊機團並肩作戰。7月5日凌晨,第430攻擊機團的一隊伊爾-2在Orsha 地區攻擊了德國第17裝甲師的坦克,雖然遭到了德國高射炮火的猛烈射擊,所有伊爾-2都安全返回,蘇軍的攻擊取得了很大成功,德軍受到了很大損失,並被迫推遲進攻達24小時之久。另一支蘇攻擊機部隊第4攻擊機團對德軍Bobruysk機場的攻擊也獲得了成功,不過損失了兩架伊爾-2,其第3中隊中隊長Nikolay Satalkin大尉陣亡。事後第4攻擊機團團長Semyon Getman獲得了「蘇聯英雄」稱號。
  在雙方加緊對對方地面目標發動攻擊的同時,空戰也在一刻不停的進行,7月5日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6中隊的一個擔任警戒任務的雙機編隊,在機場上空發現了3架DB-3,這兩個飛行員Georg Seidel士官長和Anton Hafner上等兵立刻撲向了它們,Hafner回憶到「當我們接近敵機時,我們遭到了猛烈地還擊火力,Seidel士官長的Bf-109被擊中,他只能毀機迫降在機場邊上,我還來不及為他報仇,就感覺到一道火光向我迎面射來,我的擋風玻璃被打得粉碎,機艙內頓時碎片飛舞,於是我只能放棄了攻擊,把飛機迫降在機場上。」
  在空戰中,雙方的王牌飛行員都繼續他們的獵殺,7月6日蘇聯空軍上尉Vladimir Shishov攔截了8架Ju-88,他擊落了其中1架並使其餘德機提前仍下炸彈退卻。這時他發現了一隊Bf-109並擊落了其中1架。Shishov 在整個戰爭中共擊落16架敵機,並榮獲「蘇聯英雄」稱號。
  在德國方面巴爾少尉則擊落了2架蘇第4攻擊機團的伊爾-2。
  戰爭初期著名的蘇聯王牌飛行員之一,第 126戰鬥機團的Vladimir kamenshchikov 中尉在6月22日~30日間共取得了個人擊落敵機1架,集體擊落敵機4架的戰績,在7月7日他擊落了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2中隊的Gronke少尉,Kamenshchikov 在1943年5月22日陣亡前,將會取得個人擊落20架敵機,集體擊落敵機17架的戰績。
  德國第51戰鬥機聯隊聯隊長莫德士中校剛剛從希特勒手中取得了佩劍橡葉騎士十字勳章,一回到前線他又開始大量擊落敵機,7月9日他擊落了3架蘇戰鬥機,10日他擊落了兩架敵機,在接下來的5天裡,他又擊落了10架蘇聯飛機。
  7月10日,Kamenshchikov取得了他的第8次空戰勝利,他擊落了1架德第3轟炸機聯隊的Ju-88,另一架Ju-88則被Stepan Ridnyy少尉擊落,而裝備著MiG-3的另一個由試飛員構成的第402戰鬥機團也參加了這次空戰,該團飛行員Mikhail Chunusov上尉擊落了由德第2轟炸機聯隊直屬中隊由Bruno Berger少尉駕駛的Do-17。在德國方面,第51戰鬥機聯隊第4大隊的巴爾少尉於11日擊落了2架DB-3,使他的戰績達到了40,而蘇聯Ridnyy少尉則於11日擊落了1架He-111,接著在12日他又一舉擊落德第3轟炸機聯隊第5中隊的2架Ju-88,幾個星期後,Kamenshchikov和ridnyy獲得了「蘇聯英雄」稱號。
  經過從7月12日到14日的激戰,古德裡安將軍的裝甲集團突破了蘇軍防線,並在Orsha和Mogilev地區包圍了大量蘇軍部隊,為了幫助被圍蘇軍突圍,蘇第21集團軍向德軍發動了猛烈地反擊,對此德國第2航空隊出動大量飛機對蘇軍進行不停頓的攻擊,德空軍的攻擊遭到了蘇空軍的攔截,在空戰中,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中隊長Hermann Staiger 中尉被擊落受了重傷。傷癒歸隊的Anton Hafner上等兵這一次遇上了3架I-153,他立刻從後面接近了它們,但在他開火前,他驚訝地發現那3架I-153一發現他的接近,就馬上向下方俯衝,並降落於地面,接著蘇聯飛行員拋棄了飛機,逃進了森林。Hafner通過兩次對地掃射擊毀了那3架I-153,當晚他在日記中諷刺地寫到:「這次那些夥計只能走著回家了。」
  在這個地區上空的空戰中,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於7月12~14日間,擊落了36架敵機。7月14日,莫德士中校擊落了3架Pe-2,同一天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的Hans Fahrenberger 下士被擊落於戰線蘇聯一方,但他幸運地躲過了蘇軍的搜捕並回到了德軍一方。
  15日德第1攻擊機聯隊第8中隊的Wilhelm Joswig上士也被擊落,他被蘇軍俘虜,但於6天後被前進的德軍地面部隊解救。7月15日莫德士成了第一個擊落敵機100架的飛行員,因此他第一個獲得新創的德國最高勳章鑽石佩劍橡葉騎士十字勳章的德國軍人,唯恐他在戰鬥中陣亡,希特勒親自下令禁止莫德士升空作戰。
  7月16日,德第2航空隊出動615架次攻擊蘇第21集團軍,德空軍宣稱擊毀蘇軍坦克14輛,卡車514輛,高射炮2門,大炮9門。在這次攻擊中,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6中隊中隊長Hans Kolbow 中尉陣亡。同一天,蘇軍放棄了斯摩稜斯克。這樣德軍獲得了斯摩稜斯克戰役的勝利,因出色地完成對地支援任務,德第2攻擊機聯隊聯隊長Oskar Dinort中校獲得了橡葉騎士勳章,被稱為「Oskar大叔」的Dinort 中校是第一個獲得這個榮譽的俯衝轟炸機飛行員。
  在西方方面軍的戰線上,蘇聯的處境日益惡化,他們不但在質量上處於劣勢,即使在數量上,也居於德軍之下,在這裡德軍的坦克佔了5:1,大炮2:1和飛機2:1的優勢。到7月20日,蘇西方方面軍空軍只剩下389架飛機、103架戰鬥機和286架轟炸機。以第410轟炸機團為例,該團的38架Pe-2於7月5日來到前線,3個星期中該團出動了235架次,其損失飛機數量高達33架!其中22架被德國戰鬥機擊落。而第4攻擊機團在戰爭爆發時共有65架伊爾-2,而到7月底只剩下了10架。在戰爭最初的1個多月中,雙方空軍都遭到了很大的損失,到7月底蘇空軍的飛機數量從10000架下降到了2516架,蘇軍的損失高達7500架!
  德國空軍為取得制空權同樣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至7月底共有1284架德國飛機被摧毀或嚴重受創,光時在7月6~19日的斯摩稜斯克戰役中,德國空軍就損失了477架飛機,莫德士中校的第51戰鬥機聯隊從6月22日到7月15日共損失了89架Bf-109。這些戰損加上機械損耗使德國空軍可操縱的飛機數量急劇下降。蘇軍從空中和地面發動的反擊雖然遭到了挫敗,但也嚴重打亂了德軍的進攻計劃,並使德軍遭到了嚴重損失,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希特勒於7月19日下令對莫斯科發動空襲。十
  在烏克蘭,Robert Ritter von Greim將軍的第5航空軍所屬的轟炸機部隊對德國南方集團軍群第1裝甲集團和第6集團軍向基輔的挺進起了重大作用。為了掩護西南方面軍各部隊向基輔的撤退,蘇軍殿後部隊於7月1日向德國第1裝甲集團發動了一次反攻,蘇軍的這次反攻幾乎立刻遭到了德國第5航空軍的第51、54和55轟炸機聯隊的重大打擊,包括40輛坦克在內的220蘇軍裝甲車輛被擊毀。
  同時為了阻止蘇軍的調動,德第4航空隊出動了大批轟炸機轟炸蘇軍後方的鐵路運輸線,而德國的Bf-109機群則有效地擔任了為轟炸機護航和尋機殲滅蘇聯空軍的任務。戰爭爆發僅10天,蘇聯西南方面軍所屬空軍就只剩下數百架飛機了,因此蘇西南方面軍空軍司令Yevgeniy Ptukhin中將於7月1日被免職,並於數日後被處決。新任司令Fyodor Astakhov 中將的首要任務是重組遭到重創的蘇聯空軍,全力支援正在Lvov苦戰的蘇聯地面部隊。Astakhov將軍投入了西南方面軍全部6個空軍師和屬於遠程航空軍的2個轟炸機軍,他的任務有三:對前進中的德軍進行轟炸;為撤退中的蘇軍進行空中掩護和擊退德國空軍對蘇軍目標的空襲。
  在德國空軍方面,蘇聯空軍所面對的最強勁的對手之一是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Walter Oesau上尉,他是一個參加過開戰以來幾乎每一次重大戰役的老兵,7月1日他擊落了3架SB,使他擊落敵機數目增加到了54架,而他的大隊在這一天以損失2架Bf-109的代價擊落了17架蘇聯飛機,Oesau 在整個戰爭中共參加空戰300次,擊落敵機123架,直到1944年5月11日,他被美國戰鬥機擊落身亡。
  到7月1日為止,蘇聯-羅馬尼亞邊境相對保持著平靜,但到7月2日,位於德南方集團軍群右翼的德第11集團軍終於開始向第聶斯特河流域的Mogilev Podolskiy 區域發起進攻,攻擊機第77聯隊的Ju-87從中部戰區調來這裡,以支援德軍的進攻,在德軍北面,羅馬尼亞第3集團軍開始向Chernovtsy發起攻擊,而匈牙利部隊也越過了蘇聯國界。
  在摩爾達維亞上空的空戰是及其殘酷的,7月2日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的Kurt Lasse中尉,Erwin Riehl士官長和Wilhelm Baumgartner 上士攻擊由蘇第55戰鬥機團7架MiG-3護航的9架SB,在戰鬥中,德國人宣稱擊落了1架MiG-3和3架SB,據蘇方記錄蘇方Stepan Komlev 的MiG-3被擊落,飛行員跳傘生還,另有2架SB被擊落,而波克雷什金則擊落了1架Bf-109,在這一天裡,德國第4航空隊宣稱以損失3架飛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56架。
  和德國空軍並肩作戰的羅馬尼亞空軍則受到了相當大的損失,在7月3日,羅馬尼亞空軍雖宣稱擊落了8架蘇聯飛機,但其本身也損失了11架飛機,包括4架英制Bristol Blenheim轟炸機。
  7月4日,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司令Shelukhin 少將出動了全部轟炸機轟炸前進中的德國第11轟炸機,在這一天裡,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擊落了17架蘇聯SB和DB-3轟炸機。
  根據蘇方資料,開戰兩個星期來,蘇西南方面軍和南方方面軍空軍共損失了1218架飛機,雖然損失慘重,但蘇空軍士氣仍然高昂,7月4日在基輔上空蘇第21戰鬥機團的Dmitriy Zaytsev少尉用他的I-16撞擊了1架Ju-88。
  在摩爾達維亞地區,最成功的蘇聯戰鬥機飛行員之一是第4戰鬥機團的Anatoliy Morozov 上尉,在戰爭的頭一個2月裡,他個人共擊落敵機7架,集體擊落敵機2架,並摧毀地面上敵機8架。7月7日,他攔截了由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11架Bf-109護航的第27轟炸機聯隊第1中隊的He-111群,Morozov 擊落了1架He-111,在打光了彈藥後,他撞擊了1架Bf-109,Morozov 上尉不但跳傘生還,而且俘虜了被他撞落的德國飛行員Georg Bergmann士官長,同一天裡,蘇第55戰鬥機團的Duzma Seliverstov 少尉襲擊了6架德國Bf-109並擊落了其中1架。
  這時從蘇聯遠東地區調來的增援部隊開始抵達前線,這使蘇聯空軍在此地區的實力上升到1000架,其中671架屬於蘇南方方面軍。在6月22日到7月9日間,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共出動超過5000架次,並宣稱擊落敵機238架。
  同時不斷的戰鬥損耗使德國空軍的實力持續下降,到7月初,德國第4和第5航空軍隊實力甚至下降到原有實力的三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德國空軍的士氣開始下降了,雖然德國人給蘇軍造成重大損失,光是在7月5日,德第5航空軍就宣稱摧毀蘇火車18輛和卡車500輛,但德軍繼續遭到蘇聯空軍無休止的頑強抵抗,在空中德軍每天都受到蘇聯戰鬥機飛行員的挑戰,從地面上,德國轟炸機遭到蘇軍越來越密集的防空炮火的攻擊。在德國第51轟炸機聯隊的戰史中記載著「這時第一批在筋疲力盡的機組成員們不得不被撤離前線調回德國調整休息」。雖然遭到了這些困難,德國空軍仍控制著天空,並終於於7月9日切斷了第聶斯伯河西岸的鐵路交通。
  7月10日,蘇聯元帥布瓊尼擔任了蘇西南戰區司令員,負責指揮蘇西南方面軍和南方方面軍部隊。這時蘇軍前線形勢日益惡化,為了阻止德軍向基輔的前進,蘇軍第14重轟炸機團的TB-3四引擎轟炸機奉命出擊,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Franz Beyer中尉和Werner Lucas 上等兵發現了這群老舊的轟炸機,並發動了攻擊,這些沒有任何戰鬥機護航的過時的轟炸機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共有7架被擊落,Beyer中尉和Lucas上等兵後來都成了德國王牌飛行員,Beyer最終共擊落了81架敵機,而Lucas 的戰績更是達到了106架。同一天Walter Oesau上尉擊落了5架蘇聯飛機,使他的戰績達到了68架,他的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共擊落了21架蘇聯飛機,其中19架是DB-3。
  7月12日1530時,Oesau 上尉和他的僚機Georg Michalek中尉發現了由3架I-16護航的一隊SB,Oesau 命令首先攻擊戰鬥機,於是德國人背對著太陽向蘇機撲去,第1架I-16立刻在Oesau 的槍口下墜落,在另兩架I-16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以前,它們就先後在Oesau準確地射擊下被撕成碎片(這是Oesau的第73~75次空戰勝利),在解決了戰鬥機後,這兩架德國戰鬥機開始輪番攻擊蘇轟炸機,在20分鐘內,7架SB被擊落,只是當彈藥耗盡後,德國人才撤出了戰鬥。
  當兩個星期後,Oesau 上尉被調往法國時,他的戰績達到了86,其中44架敵機是在5個星期中在東部戰場擊落的。
  7月12日,德國轟炸機部隊奉命繼續對蘇鐵路線進行轟炸,以阻止蘇軍增援部隊抵達,到13日,德國人轟炸造成了顯著效果,使得蘇軍喪失了任何大規模反攻的可能。
  蘇聯空軍對德軍空襲做出的反應是加強對羅馬尼亞境內目標的襲擊,企圖以此把德國空軍從前線引開,7月13日下午,6架蘇聯轟炸機攻擊了羅馬尼亞普羅耶什第油田的煉油廠,這次空襲取得了完全的成功,共有9000噸石油被付之一炬,只有2架蘇轟炸機回到來基地,其餘4架被羅馬尼亞空軍戰鬥機擊落。被成功所鼓舞,從7月中旬起,蘇聯以DB-3轟炸機對羅馬尼亞境內目標展開了不停的攻擊。
  在烏克蘭前線,蘇軍繼續向基輔撤退,為了掩護地面部隊的撤退,一些最優秀的蘇戰鬥機部隊被派往這個方向,這使得德國空軍立刻感受到了很大壓力,7月14日,Oesau 上尉在一次空戰中遭遇到了一個強勁的對手,他的飛機被打得千創百孔,最後他只是勉強把飛機迫降在自己的機場上,軍醫在他的臉上取出了10多片碎片,其中一片離他的眼睛只有幾英吋的距離。
  德第53戰鬥機聯隊的Franz Schiess 少尉於7月15日碰到了兩架很難纏的蘇聯雙翼機,他回憶道:「我們碰到了2架I-15bis和1架SB,那架SB和1架I-15bis很快被擊落了,可是另一架I-15bis卻給了我很大麻煩,那個俄國飛行員飛得很有技巧,每當我佔據了攻擊位置,他總是迅速地急轉避開,我一直未能獲得攻擊的機會,我一直追逐到敵人後方很遠的地方,仍無法擊落他,最後我只能選擇脫離。」
  在同一天裡,德第53戰鬥機聯隊的聯隊長Gunther Freiherr von Maltzahn 少校被一架I-16擊落,但他幸運地迫降在德軍一方因而得以生還。
  由於蘇聯空軍在南方部署了最精銳的空軍部隊,這使得這裡的形勢和中部和北部有所不同,在開戰4個星期中,蘇軍得以阻止了德南方集體軍群迅速突破。
  第三章
  十一
  德國空軍對烏克蘭地區蘇聯鐵路交通系統的轟炸嚴重擾亂了蘇軍的供應線。而地面戰爭的形勢也越來越惡化。7月16日,德第1裝甲集團攻佔了基輔西南的Biylaya Tserkov,而德第11集團軍也攻佔了摩爾達維亞首府Kishinev ,這時大量蘇軍地面部隊在烏曼地區陷入重圍,蘇西南方面軍司令基爾波諾斯上將緊急命令方面軍空軍司令Astakhov中將「把你手頭所有的兵力投入對Biylaya Tserkov 地區德國坦克部隊的攻擊,這個攻擊必須立刻進行,這是你的主要任務!」
  第二天,Astakhov將軍的轟炸機和攻擊機群開始了他們的攻擊,由於這幾天多雨,雲層過低,使德國戰鬥機無法有效攔截,這使得蘇空軍的攻擊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儘管如此蘇空軍只能遲滯德第1裝甲集團的前進速度,卻無法阻止他們的攻勢。
  在蘇南方方面軍的地段上,情況進一步惡化,由於蘇軍一再後退,使得蘇空軍無法有效組織行動。這時德第11集團軍攻抵第聶斯特河,一路上幾乎未遭蘇空軍攻擊,7月17日德軍渡河成功。惡劣的氣候阻礙了雙方空軍的行動,但7月20日蘇第66攻擊機團的3架I-153遇上了3架德第53戰鬥機聯隊的3架Bf-109,結果2架I-153和1架Bf-109被擊落,在這場空戰中,53戰鬥機聯隊聯隊長von Maltzahn少校取得了他的第40次空戰勝利。
  7月21日,8架蘇聯DB-3轟炸機出其不意地襲擊了Beltsy機場,炸毀了14架德國飛機,包括第77攻擊機聯隊的11架Ju-87。第二天,著名的德國黨衛軍上將萊因哈德·海德裡希親自駕駛1架Bf-109參加了一次對蘇聯飛機的攔截,海德裡希上將在蘇德戰爭爆發後,他自願和第77戰鬥機聯隊的飛行員們一起執行了50餘次作戰任務,對德國飛行員來說這是一個苦差使,因為他們必須把大部分精力用於保護他,在這些任務中,海德裡希並未取得任何空戰勝利,7月22日他反而自己被擊落,他的飛機勉強降落在德軍一方,差一點被蘇軍俘虜,事後,海德裡希立刻返回了德國。
  7月24日,德第77戰鬥機聯隊和蘇第55戰鬥機團之間爆發了2次空戰,0600時兩架Bf-109護送1架Hs-126前往偵察蘇方目標,他們遭遇了2架MiG-3,經過一番激烈的空戰,德軍中尉Erich Friedrich 擊落了1架MiG-3,蘇聯飛行員Leonid Diyachenko 少尉陣亡。幾個小時後,另兩架77戰鬥機聯隊的Bf-109遇上了9架Su-2,並擊落了其中2架,不過1架被擊落的Su-2經過飛行員的緊急修理後,又飛回了基地,接下來,德國人就和護航的蘇聯戰鬥機,2架I-16和4架MiG-3,進行了一場激戰。Siegfried Freytag 少尉擊落了1架I-16,而蘇聯飛機在返航途中,又遭到德國高射炮火的攻擊,波克雷什金上尉的MiG-3被擊中,他勉強地把飛機開回了基地,這是他在幾天內第2次被擊落了,上一次他是被1架Bf-109所擊落,他迫降在德軍後方,在經過1天1夜的步行才返回蘇軍防線。
  第二天,輪到德國人付出代價了,在一次對蘇第55戰鬥機團機場的襲擊中,德第77戰鬥機團Friedrich Blaurock士官長的Bf-109被高射炮火擊落,波克雷什金描述當時的情景「駕駛艙被摔扁了,死去的飛行員佩戴著鐵十字勳章,從他的飛機上畫的圖形看,他已經擊落了6架飛機,和擊沉了2艘船」。
  儘管天氣不佳,但德國第4航空隊司令Alexander Lohr上將仍決定出動全部轟炸機部隊對蘇軍後方鐵路線進行攻擊,攻擊的效果是十分明顯的。7月25日,布瓊尼元帥向最高統帥部發電「一切撤出第6和12集團軍的企圖都失敗了。」包圍圈合攏了。
  7月26日天氣轉晴了,立刻激烈的空戰開始了,這一天中,德國第3、77戰鬥機聯隊和第53戰鬥機聯隊的第1大隊和直屬中隊宣稱擊落了49架蘇聯飛機,同時有11架德國飛機被擊落。
  這時蘇聯空軍開始啟用一個新的戰術對羅馬尼亞境內目標進行轟炸,這個戰術被稱為Zveno ,也就是用老舊的TB-3攜帶兩架經過改裝的I-16,每架攜帶2顆250公斤重炸彈,當TB-3飛到距目標10~30公里時,TB-3把所攜帶的I-16發射出去,這時I-16會以極大的速度射向目標,投下炸彈,然後自己飛回基地,蘇軍希望憑借這樣的高速,可以躲開德國戰鬥機和高射炮的攻擊。
  最初的Zveno 的主意來自飛機設計師Vladimir Vakhmistrov。為此6架I-16經過改裝,成為I-16SPB,一個精選的飛行中隊被挑選出來執行這個任務,訓練在戰爭爆發後立刻開始。第一次Zveno 攻擊被訂在7月26日,2架TB-3攜帶4架I-16SPB出發執行任務,I-16SPB在離羅馬尼亞海岸30公里被發射出去,2架襲擊了Constanta 煉油廠,另2架則襲擊了碼頭,德國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雖然進行了攔截,但所有的I-16SPB都安全返回。
  當德南方集團軍群的主力正在消滅烏曼包圍圈內的蘇軍時,德第6集團軍開始從西向基輔前進。而蘇空軍則猛烈攻擊前進的德軍部隊。德第5航空軍參謀長Hermann Plocher 上校回憶到:「第6集團軍缺乏足夠的戰鬥機掩護,蘇聯空軍及其活躍,很明顯他們在這個地區投入了大量兵力。」
  為此Lohr上將下令把空軍Nord集團調往第6集團軍的進攻方向。這個集團包括第77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第3戰鬥機聯隊第1和第3大隊,第53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和直屬中隊,其指揮官是第3戰鬥機聯隊聯隊長Gunther Lutzow少校。立刻蘇空軍的轟炸機部隊遭到了越來越多的德國戰鬥機的攻擊。7月28日,蘇第66攻擊機團的Petr Bityutskiy 中士遭到了3架Bf-109的攻擊,在擊落了1架Bf-109後,他的飛機被擊中,他將飛機迫降在野地裡,這時1架Bf-109俯衝下來企圖解決他,結果在最後一刻未能將飛機拉起來,一頭撞在地面上,據德國資料在這一天,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損失了3架飛機。同一天,蘇第168戰鬥機團的3架戰鬥機攻擊了16架德國轟炸機,Artamonov 中尉擊落了2架,他的僚機擊落了1架德機。而德第53戰鬥機聯隊聯隊長von Maltzahn少校則擊落了1架SB,使他的戰績達到了45。
  7月29日,德第77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的Ju-87對基輔進行了空襲,在這裡德國人遭遇到密集的防空炮火,1架護航的Bf-109被擊落,在返航途中,德國人遇到了一隊蘇聯轟炸機,von Maltzahn少校擊落了其中2架。
  8月1日,蘇第40轟炸機團的6架Pe-2再一次空襲了羅馬尼亞港口城市Constanta,Amarillis號輪船被擊沉,Durostor被擊傷,地面上6節火車車廂被摧毀,人員6死4傷。
  8月2日,蘇軍進行了第二次Zveno 攻擊,3架TB-3攜帶6架I-16SPB進行了這次襲擊,但在TB-3得以發射它們的I-16前,就遭到了Bf-109得攔截,TB-3只能提前發射所攜帶的I-16,結果6架I-16SPB中,有2架被擊落。
  8月3日,蘇軍發起了第三次Zveno攻擊,在距Constanta10公里的地方,2架TB-3發射了攜帶的4架I-16SPB,這4架I-16攻擊了煉油廠和儲油罐後,全部安全返航。同一天,32架蘇聯轟炸機攻擊了同一目標,這一次他們遭到了德國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的Bf-109群的攔截,德國人宣稱擊落了11架蘇聯轟炸機,大隊長Herbert Ihlefeld上尉一人擊落了6架,使他擊落的敵機數上升到了53。
  8月3日,在基輔上空,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Kurt Sochatzy 中尉被蘇第168戰鬥機團的Artamonov中尉撞落,Artamonov中尉陣亡,Sochatzy中尉跳傘後被蘇軍俘虜,到被俘時為止,Sochatzy中尉已經擊落了37架敵機,並在地面上摧毀了27架敵機。
  8月初,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和直屬中隊奉命撤出戰場,回到德國修整,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將接替他們為羅馬尼亞油田提供空中掩護。
  8月7日蘇軍對位於烏曼地區的德軍發起了一次進攻,這次進攻在一開始取得了相當進展,德國空軍立刻做出了反應,德第5航空軍奉命以全力對蘇軍進行轟炸。德軍攻擊效果是驚人的,第77攻擊機聯隊的Ju-87炸毀了蘇軍後方的橋樑和道路,而第51、54和55轟炸機聯隊的轟炸機則宣稱炸毀了48輛蘇軍坦克和148輛裝甲車輛,在空中德國戰鬥機擊退了蘇空軍的攻勢,其中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Werner Fernsebner中尉取得了他的第15次空戰勝利,2天後,他被擊落身亡。
  同時德第4航空軍各部則加緊對包圍圈內蘇軍的攻擊,光是在8月10日一天,德空軍就宣稱擊毀蘇坦克54輛,卡車300輛,一切蘇軍突圍的企圖都被阻止。
  8月11日,Luzow 少校的第3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了36架蘇聯飛機,但德軍也遭受了嚴重損失,共有7架Bf-109被擊落,其中一架是被蘇第66攻擊機團Bityuskiy中士撞落的,這一次這位勇敢的Bityuskiy中士未能倖免。
  烏曼戰役結束了,共有103000名蘇軍被俘,在這場戰役中,在歷史上第一次空軍展示了它有能力從空中包圍敵人。雖然在烏曼包圍圈中,蘇軍的抵抗結束了,但在烏克蘭戰場上,戰爭還在進行。8月13日,第77攻擊機聯隊的Ju-87被派往攻擊蘇方目標,它們遭到了蘇聯戰鬥機的攔截,在空戰中,擔任護航的Luzow 少校擊落了2架I-16。8月14日,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遇上了一群技術出色的蘇聯飛行員駕駛的I-16,結果德國人宣稱擊落了3架I-16,但有2架Bf-109被擊落,其中包括第1中隊中隊長Robert Oijenik中尉,他就是6月22日在東部戰場擊落第1架蘇聯飛機的德國飛行員,當時他的戰績是35,受傷的Oijenik 直到戰爭末期才重返戰場,最後他參加了德國Me-262噴氣飛機部隊,他的最後戰績是擊落41架敵機。
  根據蘇方檔案,蘇聯南方方面軍空軍在7月1日至8月1日間,共損失飛機204架,其中113架是戰鬥損失(8架是被高射炮火擊落),同時蘇軍宣稱擊落了154架德國飛機,這個數字誇大了2倍以上。
  激烈的戰鬥嚴重削弱了雙方的實力,到8月1日,蘇南方方面軍可操縱的飛機數從1個月前的671架下降到了258架,而德國第4航空隊的實力也下降到其原有實力的三分之一。
  由於德國空軍未能一舉消滅蘇聯空軍,這使得蘇聯空軍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蘇軍的增援首先來自比較平靜的地區如遠東軍區,第二個來源是數以百記的空軍訓練學校,雖然那些訓練學校的飛機質量很差,但這時蘇空軍已顧不了許多了。最後,蘇聯航空工業也開始加足馬力生產,並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蘇軍的損失,如第95轟炸機團裝備著Pe-2,於7月6日抵達前線,在損失了所有飛機後,該團被撤了下來,重新裝備了Pe-3(Pe-2的戰鬥轟炸機型)後,於8月底重上戰場。第208快速轟炸機團在損失了55架SB和38名機組成員後,於7月底撤出一線,在倖存的機組成員基礎上,擴建了3個轟炸機團(每團2個中隊),其中一個仍使用208快速轟炸機團的番號裝備著Pe-3重返前線。
  值得注意的是在1941年,雖然遭到了很大損失,蘇聯航空工業的產量已經超過了德國,在這一年中,蘇聯共生產了16000架飛機,而德國只生產了12000架飛機。到1941年秋,蘇軍所有的12000架作戰飛機中,只有4000架部署在前線,這有兩個原因,首先是為了防止日本和土耳其向蘇聯宣戰,蘇軍被迫在遠東和土耳其邊境保留大量飛機,另外是由於戰爭的損耗極大,在1941年1個蘇空軍團在上前線後平均在3至6個星期就會損失殆盡,必須撤到二線整補,這通常需要1個月時間。而由於前線的巨大損失,蘇軍被迫縮短了航校學員訓練時間,這造成了蘇空軍飛行員戰術水平的進一步下降,從而增大了損失,而這種損失又迫使下一批學員的訓練時間被進一步縮短,蘇聯空軍至少要花2年時間才能從41年的可怕損失中恢復過來。
  (Mars注,觀察蘇德戰爭不同時期的蘇聯和德國軍隊,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到戰爭後期,兩者的位置幾乎互換了,我在上面所描述的現像完全是1943年後德國空軍的狀況!)十二
  1941年7月底,德國中央集團軍群已攻佔了斯摩稜斯克,有20個師的蘇軍在這裡陷入重圍,但德軍的包圍圈尚不夠嚴密,許多蘇軍部隊利用黑夜的掩護從包圍圈的空隙中向東突圍,為此德第2航空隊大舉出動,對突圍的蘇軍狂轟濫炸,有效地阻止了蘇軍主力的脫逃,結果只有1萬蘇軍得以突圍成功。當時蘇中央方面軍的空軍實力已下降到不到400架飛機,實在無力向德空軍的空中優勢挑戰,他們只能把有限的兵力集中到支援蘇軍在葉爾尼亞地區的反攻。
  這時,由希特勒提議,德國空軍決定對莫斯科發起空襲。早在7月8日,希特勒就命令戈林把莫斯科和列寧格勒夷為平地,「消滅那裡的居民以免得我們向他們提供過冬的食物」。正式轟炸莫斯科的命令下達於7月19日,為加強襲擊的力度,德空軍特意將第4和28轟炸機聯隊以及第100轟炸機集團從西歐調往蘇聯前線。
  轟炸莫斯科的計劃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原因很簡單:作為蘇聯首都,蘇空軍在莫斯科集中了大量空軍和防空部隊,而德軍所能用於轟炸莫斯科的兵力過於弱小不足以克服蘇軍的抵抗。在德國決定對莫斯科進行空襲時,由Mikhail Gromadin少將指揮的莫斯科防空軍擁有585架戰鬥機(170架MiG-3,95架Yak-1,75架LaGG-3,200架I-16和45架I-153)。這些戰鬥機部隊組成了國土防空軍第6戰鬥機軍的29個戰鬥機團,由Ivan Klimov 上校指揮,此外蘇軍在莫斯科周圍還部署了1044門高射炮和336梃高射機槍。更重要的是,這些莫斯科的保衛者的士氣很高,「我向你,我的祖國和親愛的莫斯科起誓,我將竭盡全力戰鬥,消滅來犯的法西斯!」顯然德軍將面臨一場苦戰。
  德空軍對莫斯科的第一次空襲定於7月21日,由於距離過遠,德國轟炸機沒有戰鬥機護航,所以德軍決定進行夜間轟炸,這一天德軍共出動了198架轟炸機,包括來自第3和54轟炸機聯隊的Ju-88,來自第53、55、28轟炸機聯隊,第26轟炸機聯隊第3大和第100轟炸機集團的He-111,以及來自第2轟炸機聯隊的Do-17,剛剛接近莫斯科,德國轟炸機群立刻遭到了170架蘇聯戰鬥機的攔截,裝備著MiG-3的蘇第41戰鬥機團的Chulkov 中尉首開記錄,於0210時擊落了1架He-111,接著德第3轟炸機聯隊第9中隊的Kurt Kuhn少尉駕駛的Do-17被蘇聯著名試飛員Mark Gallay大尉擊落,Kuhn少尉被俘。
  飛入莫斯科市區的德國轟炸機遭到了密集的高射炮火射擊,這一天蘇軍共射出了高射炮彈29000發,機槍子彈130000發,參加這次攻擊的德第100轟炸機集團第1中隊的Hansgeorg Bacher中尉回憶「在我參加過的所有東線戰鬥中,對莫斯科的夜襲是最為困難的,敵人防空炮火密集而準確」。Bacher在40~45年間執行了650次作戰任務,這個記錄在德國空軍轟炸機部隊中無人能比。
  在這次空襲中,共有7架德國轟炸機被擊落,德國人在莫斯科投下了104噸高爆炸彈和46000枚燃燒彈,雖然莫斯科市民們受到了很大傷亡,但德國人對克里姆林宮的攻擊失敗了,德國人投下的炸彈無法炸穿它那17世紀的厚重的穹頂。
  第二天晚上,115架德國轟炸機對莫斯科進行了第二次空襲,裝備著I-16的蘇第27戰鬥機團宣稱擊落了3架Ju-88,第34戰鬥機團的Lukyanov少尉在2天中擊落了第二架德國轟炸機,據德方記錄,在這第二次空襲中,德軍損失了5架轟炸機。
  由於蘇軍的優勢防守兵力,也由於前線急需德國轟炸機,德軍對莫斯科空襲的規模逐漸下降,第三晚只有50架德國轟炸機對莫斯科進行空襲,而在接下來的幾天中,參加轟炸的德國轟炸機數目進一步下降,很快的德軍對莫斯科的轟炸只有騷擾性質了。在這場保衛莫斯科的空戰中,戰績最高的蘇聯飛行員是Konstantin Titenkov 大尉,他在頭4次空襲中,各擊落1架德國轟炸機,為此他榮獲列寧勳章和「蘇聯英雄」的金星勳章。Titenkov大尉於1941年10月10日陣亡,他的最終戰績是個人擊落4架敵機,集體擊落敵機5架。
  從7月底起,德國人注意到蘇聯空軍開始逐漸恢復元氣,第3轟炸機軍的120架轟炸機和由預備方面軍空軍調來的153架戰鬥機抵達了前線,同時在蘇西方方面軍和西南方面軍之間,新出現了新成立的中央方面軍。在7月裡,蘇西方方面軍共接收了900架飛機,這包括了第47空軍混合師(裝備著MiG-3的第129戰鬥機團,裝備著伊爾-2的第61和215攻擊機團)和第43空軍混合師被調往西方方面軍地段。
  顯然,蘇轟炸機部隊尚未從以前的損失中吸取教訓,第411轟炸機團的一個中隊共10架Pe-2於7月22日抵達前線,第二天5架Pe-2出發執行任務,他們遇上了德國Bf-109的攔截,全部5架Pe-2都被擊落,下午剩下的5架Pe-2出動轟炸德軍目標,這次他們有4架來自第239戰鬥機團的LaGG-3的保護,3架Pe-2被擊落,其中2架毀於德第51戰鬥機隊第4大隊的海因茨·巴爾少尉之手,這是他的第43和44次空戰勝利。最後24日上午,僅存的2架Pe-2再次出擊,雖然他們有4架LaGG-3的護航,這2架Pe-2仍全部被德Bf-109擊落。
  隨著裝備著36架I-16的蘇第43戰鬥機師第32戰鬥機團抵達前線,另一個蘇聯王牌飛行員開始引起人們注意,他就是Akimov少尉,在7月22日至26日間,他取得了個人擊落敵機4架,集體擊落敵機2架的戰績。
  蘇聯新建的預備方面軍於7月25日向斯摩稜斯克地區的德軍發起了進攻,這立刻引起了裡希特霍芬的第8航空軍的注意,他把大量轟炸機投入到空地密接支援上,光是第2轟炸機聯隊第1大隊和第3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Do-17就擊毀了40輛蘇軍車輛。
  對蘇軍進攻部隊提供空中掩護的蘇空軍遭到德國空軍的重擊,26日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擊落蘇聯飛機15架,而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則宣稱擊落了21架,其中Erich Schmidt少尉一人擊落了5架,絕大多數被擊落的蘇聯飛機是DB-3。有一次,在數架MiG-3護航下的7架Pe-2,遇上了12架Bf-109,幾分鐘內6架Pe-2和1架MiG-3被擊落,剩下的1架Pe-2受重傷。
  蘇第32戰鬥機團宣稱在7月26日擊落了5架Bf-109,據德方記錄德軍在26日共損失了8架Bf-109(第52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2架,第2訓練聯隊第2大隊2架,第51戰鬥機聯隊3架,第5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1架),在德軍的損失中包括第52戰鬥機聯隊第6中隊的Gerhard Gleuwitz上士,他在戰鬥中受傷。
  蘇聯空軍繼續向德軍增加壓力,7月27日,德第53「黑桃A」聯隊第3大隊接連打退了3波蘇聯轟炸機,宣稱擊落敵轟炸機14架,同一天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則宣稱擊落19架蘇聯飛機。28日蘇軍又損失了10架轟炸機,29日巴爾少尉擊落了1架DB-3和1架SB,使他的戰績突破了50大關。
  在蘇聯轟炸機攻擊企圖嚴重受挫的同時,德國轟炸機群則有效地攻擊了蘇軍後方的道路和橋樑系統,到7月30日蘇軍後方的鐵路交通幾乎完全癱瘓了。蘇聯戰鬥機部隊一直試圖阻止德國空軍的攻擊,雖然蘇軍擺多勝少,但其精銳的第43戰鬥機師確表現不錯,7月30日,4架屬於該師第32戰鬥機團的4架I-16襲擊了一個由16架Bf-109組成的德機編隊,並一舉擊落了其中3架,在被擊落的德國飛機中,包括了第51戰鬥機聯隊第5中隊的Hans Joachim Steffens 少尉的飛機,他是一個擁有22次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
  當這4架I-16完成任務回到機場準備降落時,1架Bf-109忽然俯衝下來擊落了1架I-16後,迅速離去。
  7月31日,德第2航空隊對蘇軍後方的鐵路和公路交通線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空襲,結果德軍摧毀了蘇軍22輛坦克、73輛卡車和15節火車車廂。德國人付出的代價是2架He-111被擊落,1架He-111受重創,同一天精銳的蘇第401戰鬥機團宣稱以2架MiG-3受傷的代價擊落了2架Bf-109。在6月22日至8月2日之間,第401和32戰鬥機團所屬的第43戰鬥機師共出擊了4638架次,他們宣稱擊落敵機167架,自身損失了89架飛機。
  在7月29日至8月4日間,德國空軍宣稱在斯摩稜斯克地區共擊毀蘇軍100輛坦克,1500輛卡車,41門大炮和24門高射炮,8月5日被包圍在斯摩稜斯克地區的蘇軍部隊全部被殲滅,德軍宣稱共俘虜了310,000蘇軍。
  7月30日希特勒下令,在下一階段的主要目標是攻佔列寧格勒。於是第8航空軍立刻從第2航空隊轉屬第1航空隊,這樣留在中部戰區的德國空軍部隊只剩下第航空軍了。
  當蘇軍察覺到德軍的動向後,他們立刻加強了空軍的活動,蘇軍不斷出動轟炸機攻擊德軍前沿各個機場,但德第51戰鬥機聯隊使蘇轟炸機部隊遭到了嚴重損失,8月2日,第51戰鬥機聯隊第4大隊的Heinrich Hoffmann 士官長一人擊落了3架R-5,1架I-15和2架R-10,使他的戰績達到了33。
  這時在德國高層,對下一步目標有了分歧,古德裡安上將和波克元帥主張直接向莫斯科進攻,但希特勒有些猶豫,由於蘇軍在斯摩稜斯克的激烈抵抗,使他對在尚未消滅處德軍右翼烏克蘭的蘇軍前,是否向莫斯科發動進攻打不定主意,於是在長達3個星期內,德中央集團軍群未被賦予任何進一步的任務。
  在這段時間裡,德國空軍對莫斯科的空襲逐漸停止了,在8月7日凌晨,1架德第26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He-111被蘇第177戰鬥機團的Viktor Talalikhin 少尉撞落,當時在地面上的蘇聯上尉Vasiliy Garanin 回憶道:「事情發生得很快。突然我發現在空中火光一閃,然後1架著火的飛機向地面墜去,我看著它,一時無法確定它是我們的飛機還是德國人的,這時士兵們叫了起來『降落傘!降落傘!』這時我也看到了下降中的降落傘,於是我立刻命令派一輛車去把那個跳傘的人帶來。這時突然傳來一聲爆炸聲,1架敵人的轟炸機就墜落離我的指揮部約150米的地方。不及那個跳傘的人被帶來了,他是我們的一個飛行員,他的一隻手受了輕傷。」Talalikhin少尉在不久後親自去檢查了那架被他撞落的He-111的殘骸。
  由於擔負著對整個前線的支援任務,德國凱賽林元帥越來越不願繼續把兵力浪費在對莫斯科的成效不彰的空襲上,他決定把在中央戰區僅存的空軍力量第2航空軍集中使用在中央集團軍群的南翼,在那裡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正在與兩個蘇集團軍作戰,德軍的首要目標蘇軍後方的鐵路線,當時蘇中央方面軍只有75架飛機,根本無力向德軍的空中優勢挑戰,在持續了11天的戰鬥中,德軍得以順利擊敗了23個師的蘇軍,並宣稱俘虜了84000人。
  同時德國空軍在中央集團軍群左翼只留下了少量飛機,於是在這一地區蘇聯空軍越來越活躍。8月8日,在這一地區,蘇第29戰鬥機團宣稱擊落了8架德國飛機。8月9日,德第51戰鬥機聯隊攔截蘇轟炸機對德國Shatalovo 機場的襲擊的過程中,擊落了9架DB-3,其中巴爾少尉包攬了其中3架,5天後,他得到了橡葉騎士十字勳章。由於蘇轟炸機部隊受到的慘重損失,蘇空軍開始用攜帶炸彈的戰鬥機進行低空攻擊,蘇戰鬥機以中隊規模對德地面目標進行攻擊,這個戰術證明十分有效,德方對次的描述是「俄國人吸取了教訓,他們開始從低空進入,只有在很接近目標時才開始爬高,然後他們以極高的速度向我們俯衝下來,這使得我們值勤的戰鬥機很難捕捉到他們。」蘇空軍當時集中打擊的對象是對莫斯科威脅最大的德第9集團軍。
  Hermann Plocher 上校回憶道:「讓我們最苦惱的是蘇聯對地攻擊機的不停攻擊,雖然俄國人對我們造成的傷害並不很大,但對士氣的影響卻不容小瞧。防範這些攻擊很困難,因為俄國人一般是以雙機編隊,從很低的高度出現在我們上空,一投下炸彈就立刻脫離,這使得我方的戰鬥機很難及時攔截他們,假如我方戰鬥機對撤退的敵機加以追擊的話,由於高度太低,很容易遭到俄國地面炮火的殺傷。」
  於是結果是開戰以來第一次,由於兵力的削減和蘇軍戰術的改變,德國空軍失去了制空權,8月11日德第9集團軍報告「在集團軍上空,制空權被敵人奪得」。凱塞林對次的反應是立刻以大量的轟炸機轟炸蘇軍前沿各個機場,這次襲擊再一次將大量蘇聯飛機摧毀在地面上,這使得蘇空軍的攻勢暫時停止了。
  也上在8月11日,德國空軍再一次對莫斯科進行了空襲,這一次蘇聯空軍採用了一種新戰術當時英國,美國、德國、蘇聯和日本都在研製雷達系統,其中以英國最為成功,而德國和蘇聯的雷達系統尚不完善,而且由於東部戰場範圍過廣,戰線移動太快,雙方都無力廣泛的建立起雷達網絡系統,對蘇聯一方來說,只能把雷達系統集中在莫斯科和列寧各勒兩地,由於蘇聯雷達技術的不完善,無法有效引導戰鬥機於夜間接近目標,因而這一次蘇軍決定在Pe-2轟炸機上裝上探照燈,在空中為戰鬥機指示目標,但由於這些Pe-2的速度比所有德國轟炸機都快,一旦發現了目標,那些Pe-2飛行員們就決定自己攻擊,效果是驚人的,當晚有4架德國轟炸機被這些Pe-2擊落。從這一天後,德國人取消了對莫斯科的大規模攻擊,在這場對莫斯科徒勞無功的空襲中,德國空軍的轟炸機部隊所到相當大的損失,其中特意從西歐調來的第100轟炸機集團就有14架He-111被擊落,另有5架受重傷,其損失之大,可以和一年前的不列顛之戰相比。以後德國空軍還會偶爾對莫斯科進行空襲,但大規模的空襲已經中止了,在1941年7月21日到1942年4月5日,德軍共對莫斯科發動了87次空襲,其中59次只有3~10架飛機參加,在此期間,蘇聯空軍宣稱擊落德國轟炸機173架(戰鬥機擊落110架,高射炮擊落60架,另3架與防空氣球相撞而墜毀),這對德國空軍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受到鼓舞的蘇聯空軍飛行員們戰鬥得更加頑強了,8月20日在莫斯科前方的葉爾亞那地區,蘇第129戰鬥機團宣稱擊落了9架德國飛機,而第29戰鬥機團的Luka Muravitskiy 中尉在這一天中擊落了2架Ju-88,一星期後,Muravitskiy中尉取得了他的第10次空戰勝利。
  8月23日,希特勒終於做出了決定,他命令第2裝甲集團向南方前進,協助南方集團軍群消滅基輔地區的蘇西南方面軍。這樣在中央戰場,德軍開始採取守勢。
  這時蘇軍利用了這個機會,向位於葉爾尼亞的德第2集團軍發起了進攻,這時在這個地區內,德國空軍戰鬥機在數量上居於絕對劣勢,8月25日德國空軍失去了它最傑出的王牌飛行員之一,第51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大隊長Heman-Friedrich Joppien 上尉,他的70次擊墜記錄當時在德國空軍中排第4,僅次於莫德士,加蘭德和Oesau,這一天他在和蘇聯戰鬥機空戰中,被擊落身亡。
  8月30日,蘇聯朱可夫大將以2個集團軍的兵力向葉爾尼亞地區的德軍發起進攻,蘇聯空軍全力支持這次進攻,德第2集團軍向德國總參謀部報告:「我們遭到了蘇聯空軍不斷的攻擊。」
  9月1日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受到一次打擊,一顆蘇聯炸彈直接命中了住著其第4中隊飛行員的房子,5人死亡多人受傷。第二天第6中隊的Anton Hafner下士在日記中寫到「0600時,6架I-153對我們機場進行了掃射,Richard Quante上士擊落了其中2架,但緊接著他自己也被擊落了。不久6架蘇聯轟炸機從低空進入,把炸彈投在機場上,好不容易俄國人離去了,可沒等我們能吃上早飯,9架俄國俯衝轟炸機呼嘯而下,我們的高射炮火剛剛擊退了他們,一隊蘇聯戰鬥機又來接班掃射!我們只能呆在掩體裡。在這一天中,我們聯隊共擊落了15架俄國飛機。」
  一個星期後,蘇軍成功地驅逐了葉爾尼亞地區的德軍,從而獲得了戰爭開始以來第一次重大勝利。
  在中央戰區的2個月激戰中,蘇聯空軍表現了極強的忍受損失和恢復實力的能力,據蘇方記錄,在7月10日到9月10日間,蘇空軍在斯摩稜斯克和葉爾尼亞地區共損失了903架飛機,儘管受到了這樣大的損失,蘇聯空軍仍能在這個地區保持相當的實力,如果沒有他們的支援,蘇軍地面部隊的攻勢就不會那麼順利。雖然取得了這樣的戰績,蘇聯空軍付出的代價仍是可怕的,比如最先裝備伊爾-2攻擊機的第4攻擊機團,到8月底共出動427架次,損失了60架飛機,其每次作戰的損失率高達14%,該團最後只剩下2架飛機,在把這倖存的2架伊爾-2移交給215攻擊機團後,第4攻擊機團撤出了戰鬥。
  到8月31日止,根據德方記錄,德國空軍在東部戰場已經損失了2120架飛機,其中1320架全毀,820架嚴重受傷,除此以外德國陸軍也損失了294架飛機,其中170架全毀,124架嚴重受傷,另外97架德國運輸機和偵察機損失在蘇聯戰場上。
  在蘇聯方面,雖然德國對莫斯科的空襲使莫斯科人受到了死亡736人,受傷3513人的損失,但由於德國空軍明顯在莫斯科空戰中失利,這使得蘇聯人感覺到最危險的時刻已經過去了,但正如我們所知的,這時鬆一口氣還為時過早。不過蘇聯也準備採取行動,被德國空軍對莫斯科的空襲所激怒,斯大林決定轟炸柏林!十三
  每個熟悉二戰歷史的人都知道英國空軍和美國陸軍航空軍對柏林的空襲,但有關蘇聯空軍對柏林的轟炸卻很少有人瞭解。我在這裡就試圖盡可能詳細地描述蘇聯空軍對德國首都的攻擊行動。
  蘇聯空軍空襲柏林的計劃最早是由蘇聯海軍航空兵中將西蒙·扎法羅諾科夫於7月裡提出的,但由於當時蘇聯海軍航空兵的各個機場中,只有一個在奧賽爾島上的機場,離柏林的距離足夠近,可以讓海軍航空兵的DB-3T轟炸機飛到柏林,扎法羅諾科夫要求出動全部波羅的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的轟炸機去執行這次任務,但他的計劃很久未得到任何反應。
  德國空軍於7月間對莫斯科的空襲激怒了斯大林,既然德國空軍能攻擊蘇聯首都,那麼蘇聯空軍有沒有能力去空襲德國首都?斯大林認為在德國人的挑戰面前,蘇聯空軍必須有應有的反應,柏林必須受到攻擊,至於攻擊效果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在這種情況下,斯大林批准了扎法羅諾科夫中將的計劃,並且他決定對柏林的空襲不應該只由蘇聯海軍航空兵執行,蘇聯空軍也應該參加。當時在蘇聯空軍的各種轟炸機中,只有三種可以承擔轟炸柏林的任務,雙引擎的DB-3T,Yer-2和4引擎的Pe-8,Pe-8是蘇聯空軍最新研製的4引擎遠程轟炸機,本來是用來替換過時的TB-3,所以Pe-8也有另一個名字TB-7,不過這種飛機尚未發展成熟,但現在由於形勢緊迫,只能提前使用了。為了增加飛機的航程,所有計劃參加對柏林空襲的飛機都將改裝特製的遠程柴油引擎。根據蘇軍的計劃,蘇聯空軍將於8月11日對柏林發動襲擊,而蘇海軍航空軍則在8月7日空襲柏林。負責指揮蘇海軍航空兵行動的是扎法羅諾夫中將,但讓他失望的是他只能得到2個中隊共20架DB-3T轟炸機,7月30日扎法羅諾夫來到機場,並向預定帶隊的第1魚雷轟炸機團團長葉金尼·普日布拉岑斯基上校交代任務,他們一起研究了對空襲柏林的細節,從奧塞爾機場到柏林的來回航程為1100英里,按DB-3T的航速,將用7個小時,他們的燃料只夠飛7小時25分鐘。
  普日布拉岑斯基上校特意挑選了20個最有經驗的機組人員,而那20架執行任務的DB-3T也被裝上最好的無線電通訊設備和更換引擎。參加行動的人員被嚴禁和外界聯絡以防洩密。
  8月4日2300時,15架DB-3T從機場起飛(另5架的引擎尚未更換完畢),飛行了375英里後在奧塞爾機場降落。8月7日2100時,13架DB-3T從奧塞爾機場起飛,開始執行空襲柏林的任務。在這13架飛機中,12架攜帶2顆100公斤燃燒彈,6顆100公斤高爆彈。1架攜帶1顆1000公斤炸彈。起飛後,蘇聯轟炸機保持在18000英尺高度,3個小時後抵達了柏林上空,蘇聯轟炸機的出現大大出乎德國人的意料,普日布拉岑斯基上校第一個投擲了炸彈,然後他向奧塞爾發報「目標柏林,炸彈已經投下,任務完成!」共有6架DB-3T抵達柏林並投下了炸彈,其餘飛機因迷航未能抵達目標,他們把炸彈投到了沿途德國城市中。
  在德國歷史學家維爾納·戈必哥的著作中,是這樣描述蘇軍第一次對柏林的轟炸的「俄國人出動了一小批飛機來空襲柏林,但在高射炮火的攻擊下,他們不敢對柏林投彈,只有1架俄國轟炸機膽敢飛進柏林上空,這時有幾具探照燈捕捉到了這架飛機,但那個飛行員仍愚蠢地筆直向前飛行,而不作任何規避動作,直到它被高射炮彈直接命中,掉到市郊某地,事後我空軍的專家們仔細研究了這架飛機的殘骸」。我從未讀過這位維爾納老兄的著作,但以上這一段已經足夠了,我對那些「德國革命戰爭回憶錄」毫無興趣。
  事實上所有參加空襲的13架蘇聯DB-3T都安全地返回了基地,只有一架在降落時因事故受到損傷,一跳下飛機,興高采烈的機組成員們打開了一整箱白蘭地慶祝,而普日布拉岑斯基從此得了被稱為「第一個到達柏林上空的蘇聯人」。
  在蘇聯海軍航空兵空襲柏林的同時,蘇聯空軍也在準備他們的行動,為了這次行動,蘇聯空軍特意成立了第81遠程轟炸機師,該師由裝備Pe-8的第431和433轟炸機團,以及裝備Yer-2的第420和421轟炸機團組成,米哈伊爾·弗杜普亞諾夫少將,一個拉脫維亞人和「蘇聯英雄」金星勳章獲得者,被任命為該師師長。接受任命後,弗杜普亞諾夫少將立刻進行緊張地準備工作,雖然挑選了經驗最豐富的機組成員,但他仍發現問題重重,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新安裝在Pe-8上的ACh-30B柴油引擎,這種引擎極不可靠,在高空經常無緣無故的停車,這些問題在短時間內顯然無法解決。弗杜普亞諾夫計劃沿著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海岸,越過波羅的海,然後再轉向到柏林,他希望通過這種曲折的航線可以躲過德國戰鬥機的攔截,整個航線來回長度達1680英里。
  8月11日2115時,14架Pe-8由弗杜普亞諾夫少將親自帶隊從機場起飛,同時2個中隊的DB-3T,1個中隊的Yer-2也將隨後起飛參加行動。
  對那些4引擎的Pe-8機群來說,從一開始就不順利,當康斯坦丁·葉果羅夫少校的Pe-8起飛時,他的2個引擎忽然停止了工作,他的飛機立刻失去了控制,墜毀在機場旁邊,全部11名機組成員喪生。
  由於蘇軍的這次行動保密得如此之好,前線的高射炮部隊對此自然一無所知,所以當那些倒霉的Pe-8接近前線時,立刻遭到了蘇軍高射炮火的集中射擊,亞立山大·塔枯寧大尉的Pe-8當即中彈墜入大海。其餘12架Pe-8好不容易躲過了自己人的炮火,繼續向柏林飛去。可是不久瓦西裡·比德裡中尉的Pe-8的一具引擎忽然停止了工作,他用其餘的3個引擎繼續前進,可是剛剛進入德國領土,又一個「遭瘟的」引擎也停止了工作,比德裡別無選擇,只能把炸彈投到了第二目標斯特汀附近的鐵路中心,然後開始往回飛,當他終於在列寧格勒附近機場著陸時,油箱中已經滴油不剩了。
  只有11架Pe-8飛抵柏林,並投下了炸彈。在據目標僅12分鐘航程時,弗杜普亞諾夫少將的Pe-8上一個引擎也停止了工作,但他決定仍繼續飛向目標,當他在柏林上空投下所攜帶的8188磅炸彈時,他的飛機遭到德國高射炮火的集中射擊,一發高射炮彈在飛機旁爆炸,彈片將飛機機身擊破多處,一個油箱也被擊穿。弗杜普亞諾夫發現他剩下的油料只夠飛4小時,而回程卻是5個小時,於是他命令不再繞圈子,直接飛回基地,現在已經顧不上德國戰鬥機的威脅了。弗杜普亞諾夫的麻煩並未到此為止,當天飛越一個低壓雲層時,他發現他的飛機開始結冰,他只能將飛機高度降到6500英尺,十分幸運他沒有遇上德國戰鬥機,當他終於飛到愛沙尼亞上空,接近了前線,這時他的導航員興奮地說「還有30分鐘就可以到達基地了」,事實證明他高興得太早了。就在這時他剩下的3個引擎忽然先後停止了工作,弗拉普亞諾夫將飛機迫降在森林裡,在破壞了飛機後,弗拉普亞諾夫和他的機組成員在經過2天步行後才抵達蘇軍防線。
  只有4架Pe-8於8月12日安全返回了基地,另2架Pe-8因燃料耗盡,降落在其他機場,於稍後歸隊。3架Pe-8在回航途中墜毀,但機組成員先後步行返回,1架Pe-8因迷航誤入芬蘭,被芬蘭戰鬥機擊落,全部機組成員被俘。
  第420轟炸機團第1中隊的Yer-2機群的行動成了一場災難,由亞立山大·莫洛德斯基中尉駕駛的第一架Yer-2剛剛起飛,它的全部2個引擎忽然都停止了工作,雖然飛機當即墜毀了,但機組人員倖免於難。而這只是個開頭,最後除了3架Yer-2順利起飛,其他的飛機都因各種毛病無法運作,於是行動只好取消。在已經起飛的3架Yer-2中,弗拉第米爾·馬利寧中尉的飛機順利到達柏林,並投下了炸彈,但在回航途中,他的飛機被蘇軍的高射炮火擊落,機組人員全部喪生。庫畢科的Yer-2也在回航途中遭到了蘇聯戰鬥機的攻擊,並被架I-16擊落,但機組人員得以跳傘生還,剩下的那架由斯第潘諾夫大尉駕駛的Yer-2最後一次被人看到是在柏林上空,但他顯然被德國戰鬥機或高射炮擊落。
  弗杜普亞諾夫少將一回到基地,就被緊急召到了莫斯科,受到了斯大林的接見,在敘述他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他失去了控制,大叫道「我恨不得用我的牙齒把那些該死的柴油引擎咬得粉碎,用那些柴油引擎作戰意味著讓我們的飛行員去白白送死!」
  於是斯大林命令弗杜普亞諾夫少將擔任監督改進那些「該死的」柴油引擎的工作,他原先的職務由亞力山大·戈洛法諾夫上校擔任。
  在8月11日後,蘇聯空軍和蘇聯海軍航空隊仍繼續執行了對德國的轟炸任務,9月1日蘇聯Pe-8轟炸機成功地轟炸了柯尼斯堡。而從奧塞爾島起飛的蘇聯海軍航空隊的DB-3T先後10次攻擊了柏林,直到德國地面部隊接近迫使蘇軍撤離為止,最後一次對柏林的空襲發生在9月4~5日,總共有86架DB-3T參加了這些對柏林的襲擊,其中33架順利到達柏林上空,其餘把炸彈投到了沿途的德國境內目標上。從那以後,蘇聯對德國的空襲結束了,只有到1945年春季,蘇聯空軍才再一次出現在柏林上空。十四
  在波羅的海沿岸,德國北方集團軍群取得了相當的進展,但未能完成包圍大量蘇軍,德軍以第4裝甲集團為主力,第18集團軍為左翼,第16集團軍為右翼,向列寧格勒方向衝去。到7月中旬,德軍已經深入蘇國境400公里,並已到達離列寧格勒西南60公里的Luga,但這時德軍的攻勢開始逐漸緩慢了下來,擔任德軍裝甲矛頭的曼斯坦因將軍的第56裝甲軍已經損失了50%的坦克,而蘇軍在空軍的支援下,不斷發動反擊,這使得德軍被迫暫停了他們的攻勢,以進行整補。
  由於蘇空軍轟炸機部隊受到的慘重損失,使得蘇軍廣泛採用戰鬥機和戰鬥轟炸機攻擊德國地面目標,這些攻擊取得了相當大的戰果。於是,德國空軍集中了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和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以「自由獵殺」的戰術消滅蘇聯戰鬥機。
  7月29日下午,第54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的瓦爾特·諾沃特尼少尉和他的僚機飛到了蘇奧塞爾島機場上空,德國飛機在蘇軍機場上盤旋,以吸引蘇戰鬥機起飛交戰。這是典型的德國「自由獵殺」戰術,通常德國人以1個雙機編隊在低空盤旋以「邀請」蘇戰鬥機起飛,這時第2個雙機編隊則躲藏在高空的雲層內,當蘇戰鬥機正在爬升時,這第2個雙機編隊就會以高速俯衝而下,一旦得手立即脫離。但這一次德國人只有2架Bf-109參戰。駐紮在這個機場上的蘇聯戰鬥機部隊是裝備著I-153的第153戰鬥機團,當發現德國飛機後,蘇聯飛機開始起飛迎敵。諾沃特尼少尉回憶到「2架起飛的I-153立刻成了我手下敗將,向地面墜去,這時我忽然發現有一架飛機從後面接近了我,我回頭看去我注意到那架飛機的機鼻塗成了白色,由於我的僚機的機鼻也塗成白色,我想當然的認為他是我的僚機。只是當一串機槍子彈射入我的飛機我才知道我錯了!我仍設法擊落了那架敵機(他是我當天擊落的第3架敵機),接著我試圖把受傷的飛機飛回基地,但在大海上我的飛機變得無法操縱,我只能把它降落在海面上。」諾沃特尼在救生筏上漂流了3天才遇救。
  擊落未來德國最著名王牌飛行員之一諾沃特尼的是蘇聯上尉Aleksandr Avdeyev ,他對當時情形的敘述和諾沃特尼有所不同:Avdeyer 上尉的I-153起飛後,他發現了2架Bf-109,他從後方接近後,對準敵長機一個長點射,那架Bf-109立刻冒煙,並開始喪失高度,但就在這時,Avdeyer 忽然覺得他的飛機遭到了重擊,那時敵人僚機在攻擊!Avdeyer 立刻開始躲避,但德國人緊追不放。他的I-153多處中彈,但幸運地還能操縱。Avdeyer 上尉知道他的I-153在各項性能上都不是德國Bf-109的對手,雙方的技術性能差距至少在10年以上,但至少有一點,I-153要比Bf-109強,由於它的速度較慢,它的轉彎半徑也就要比Bf-109小,Avdeyer 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機會,當他發現Bf-109又一次向他撲來時,他忽然急劇左轉,果然那架Bf-109來不及跟上,衝到了Avdeyer 的I-153的前面,Avdeyer 立刻按下了射擊按鈕,那架Bf-109在彈雨中顫抖著,向地面墜去,這時Avdeyer 的I-153也開始變得無法操縱,Avdeyer 跳傘後安然落地。
  雙方對這場戰鬥的敘述是如此不同,但基於雙方都承認參戰的3架I-153和2架Bf-109都被擊落,我認為蘇聯一方的敘述比較可信。現在我來說一下諾沃特尼和Avdeyer 的結局。
  諾沃特尼後來成了德國最著名的王牌飛行員之一,他是第一個宣稱擊落250架敵機的德國飛行員,他後來擔任了世界上第一個投入實戰的噴氣式戰鬥機Me-262試驗中隊隊長,最後於1944年11月8日被1架美國P-51「野馬」戰鬥機擊落身亡。
  1942年8月12日,裝備著P-39「空中眼鏡蛇」戰鬥機的蘇第153戰鬥機團在頓河流域上空和德國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Bf-109機群相遇,Aleksandr Avdeyer大尉這時已是一個擊落德國飛機12架的王牌飛行員,空戰一開始,Avdeyer 大尉就咬住了1架Bf-109,當他正要開火時,他忽然發現有一架Bf-109出現在他的機尾,於是他立刻急劇向左轉去,在同一時間,德軍Franz Schulte 上士,一個擊落敵機46架的王牌飛行員,也咬住了一架P-39,這架蘇聯飛機企圖以高速脫離,Schulte上士哪裡肯放,也加大速度追去,就在這時,Avdeyer大尉的P-39忽然出現在Schulte 上士的航線上,距離是如此之近,雙方都來不及躲避,其他德國飛行員聽到Schulte 在無線電中大喊「為什麼這會發生在我身上!」接著兩架飛機狠狠地撞在一起,兩名飛行員都未能生還。
  在北方的芬蘭灣,兩名著名的蘇聯王牌飛行員仍在繼續戰鬥。7月23日,蘇波羅的海海軍航空兵第13戰鬥機團的Aleksey Antonenko大尉和Petr Brinko中尉2架I-16和9架I-153起飛前往攻擊芬蘭南部的Truku 機場,在機場上,俄國人沒有發現任何飛機,於是他們決定去攻擊相臨的碼頭,在這次攻擊中,1架I-153被地面炮火擊落,但Antonenko 和Brinko將1架He-114和1架He-59水上飛機擊毀於地面。
  這時漢科港的處境日益惡化了,芬蘭軍隊逐漸接近了這個城市,並且漢科港的機場已經處於芬蘭炮兵的射程之內,從此以後,各個機場開始經常受到炮擊。7月25日,當Antonenko 大尉正準備起飛時,一發炮彈在他的I-16旁邊爆炸,氣浪立刻掀翻了他的飛機,Antonenko當即陣亡。當得知Antonenko的死訊後,為了防止Brinko也戰死在此,他被立刻調離了漢科。
  這時,德國空軍的轟炸機部隊開始攻擊向列寧格勒輸送補給的鐵路線,25~27日的攻擊,使得莫斯科-列寧格勒的鐵路幾乎被切斷。在消滅了被包圍的蘇軍3個師後,位於德北方集團軍群右翼的第16集團軍於7月28日開始向Velikiye Luki 攻擊。擔任空中掩護的是德國第26驅逐機聯隊,就在這天,裡希特霍芬將軍的弟弟第26驅逐機聯隊第6中隊中隊長Johannes Freiherr von Richthofen上尉的Bf-110被擊落,他當即陣亡。
  就在Velikiye Luki 地區,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於7月29日宣稱取得了聯隊第1000次空戰勝利。7月31日,蘇第123戰鬥機團的Petr Ryabtsev 上尉被擊落身亡,第二天,德第54戰鬥機聯隊的Max-Hellmuth Ostermann少尉取得了「綠心」聯隊的第1000次空戰勝利。
  在7月中,蘇西北方面軍的空軍部隊受到了很大損失,據蘇方記錄,在7月裡西北方面軍空軍共損失飛機189架,其中作戰損失132架,到7月底西北方面軍空軍只剩下了88架飛機,其中17架是SB,不過蘇軍宣稱擊落敵機184架。除了空戰損失外,德國空軍對蘇聯各個機場的不斷攻擊也使蘇軍的處境變得更糟。在這裡德國第26驅逐機聯隊的Bf-110尤其活躍,該聯隊宣稱在6月22日至7月31日間在空中和地面共摧毀蘇聯飛機620架。8月2日第26驅逐機聯隊又出其不意地襲擊了塔林機場,並宣稱將40架蘇聯飛機摧毀於地面。蘇聯海軍航空兵王牌飛行員vasiliy Golubev 中尉回憶了一次和德國第26驅逐機聯隊的戰鬥。那天早晨,他所在的第13戰鬥機中隊得到警報,一隊德國雙引擎轟炸機向機場飛來,在發現了敵機後,Golubev 決定從敵機防禦火力較弱的機頭方向發起攻擊,但正當他將敵長機套入他的瞄準鏡時,忽然從敵機機頭發出了猛烈的火力!原來那是Bf-110,一發20毫米炮彈擊中了Golubev的I-16的引擎,對Golubev十分幸運的是機場就在下面,他決定將已失去動力的飛機迫降在機場上,但那架Bf-110緊緊追了下來,但這時德國人也犯了一個錯誤,Golubev的僚機Dmitriy Knyazev中尉悄悄從後方接近了那架Bf-110,以一連串準確的射擊將它擊落,Golubev則順利地將飛機降落在機場上,到戰爭結束,Golubev最後取得了個人擊落第機39架,集體擊落敵機12架的戰績。
  德國第2和第8航空軍的轟炸機繼續在蘇軍後方狂轟濫炸,8月4日,Toropets火車戰被徹底摧毀,在整個行動中,德國轟炸機群幾乎未遭蘇聯戰鬥機的攔截。為了加強這一地區的力量,蘇聯最高統帥部將4個戰鬥機團調往該地,在它們的護航下,蘇聯轟炸機群全面攻擊了德國第18集團軍,使之受到嚴重損失。8月6日,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的Bf-109與蘇第158戰鬥機聯隊的3架最先進的Yak-1相遇,結果3架Yak-1全部被擊落,其中一名蘇聯飛行員是有7次擊墜記錄的Andrey Chrikov上尉,他在被擊落前也擊落了由Reinhardt Hein 中尉駕駛的Bf-109,Chrikov成功地將飛機迫降在蘇軍陣線後方,Hein中尉在跳傘後被蘇軍俘獲。
  8月13日,上面提到過的蘇波羅的海航空兵第13中隊的Vasiliy Golubev 中尉和Dmitriy Knyzev中尉蘇雙雙被擊落,在塔林鐵路線上空,他們的I-16遇上了一個中隊德國Bf-109,Knyazev的I-16首先被擊中,他跳傘逃生。接著Golubev陷入了苦戰中,這場戰鬥持續了很久,直到Golubev 的I-16從後方被擊中,他的飛機開始喪失高度,這時他的飛機再一次被從下方命中!他的飛機高度太低已經無法跳傘了,他的駕駛艙內油氣瀰漫,他幾乎無法呼吸,但他及時發現地面上有一塊平坦的草地,於是他關掉了引擎,用全力拉起操縱桿,當飛機撞及草地時,Golubev當即昏了過去。
  擊落Golubev的是德國著名王牌飛行員第54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Max Hellmuth Ostermann 少尉,他這樣回憶這場戰鬥「俄國長機發現了我們,並開始調頭。我的僚機再次攻擊了他,但他也再次躲過了,媽的!這是個老手!接下來,我和我的僚機從各個方向向那個俄國人攻擊,但他肯定是他們的王牌,他的躲避動作做得完美無缺,他不但躲過了所有的攻擊,還不是向我們射擊!我們總是飛在他的上方,然後俯衝向他射擊,然後在爬高,準備下一次攻擊,到現在為止,我尚未直接投入攻擊,我想把這次戰果讓給我的僚機。但俄國人已逐漸接近了他們的機場,一旦到那兒在高射炮的掩護下他可以輕易地躲過我們。機會眼看就會失去!於是我從高空以高速向他撲去,他開始向右轉,我立刻準備向他射擊,但馬上發現了我,當我按下射擊按鈕是他已經轉向左邊!我的射擊完全落空。當我開始拉高時,他甚至轉到了我的後方,開始向我射擊,而這時俄國人的高炮也開始向我開火!這時我以全力向左旋轉,這一下俄國人衝到了我的前面,這一次我的射擊命中了目標,我清楚地看見那架俄國飛機冒著黑煙向地面墜去!」
  當一個月後,Golubev中尉從醫院返回部隊時,他發現他所在的第13 戰鬥機中隊的飛機數量從1個月前的26架下降到了9架!
  同時Ostermann 少尉很快成了德國最著名的王牌飛行員之一,他身材很矮,但他是一個聞名全軍的勇士,他喜歡單機深入蘇軍後方向蘇聯空軍挑戰,並一再取得空戰勝利。到1942年8月,他已擊落了102架敵機,但就在1942年8月9日,Ostermann 中尉被蘇聯空軍上尉Arkadiy Sukov擊落陣亡,Sukov上尉是一個有22次擊墜記錄的蘇聯王牌飛行員。十五
  在德國北方集團軍群的右翼,德第16集團軍已經接近了Ilmen湖北邊的Novgord,德國人目標是切斷從莫斯科到列寧格勒的補給線,在這個地區激烈的戰鬥持續了11天,雙方都投入了大量的空軍部隊。德國空軍全力攻擊撤退中的蘇軍,蘇聯空軍則轟炸前進中的德國裝甲部隊。8月13日,德國第2攻擊機聯隊第3中隊的Erich Peter 上等兵投下的炸彈摧毀了Bolkhov 河上一座重要的橋樑。第二天,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在Ilmen 湖上空攔截了一隊蘇聯轟炸機,並宣稱擊落了7架,其中5架是被Erbo Graf Kageneck中尉的戰果。同一天,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由8架DB-3和4架伊爾-2組成的蘇軍編隊,Johannes Steinhoff (又一個著名的德國王牌飛行員)擊落了其中1架,但在戰鬥中德國人也損失了1架Bf-109,飛行員陣亡。而蘇第288攻擊機團在14日成功地攻擊了位於Ilmen 湖西南的一個德軍補給縱隊,並摧毀了50輛卡車。
  在14日德國第2轟炸機聯隊共出擊了155架次,該聯隊的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Heinrich Hunger 少尉的Do-17被高射炮火擊落,其機組成員跳傘而出,不久前進中的德國地面部隊發現了Hunger少尉和他的無線電員的屍體,他們是被從近距離槍殺的。
  8月16日,德軍攻佔Novgorod,蘇第11和34集團軍在Ilmen 湖南向德軍發動了反擊。德國空軍立刻將第77轟炸機聯隊和整個第8航空軍調去對付蘇軍的這個攻勢,Ju-87和Bf-110機群對德國地面部隊實現密接支援,而Ju-88和Do-17機群則大肆攻擊蘇軍後方目標,8月16日德第1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成功地炸斷了Luga地區的鐵路線,8月17日由Werner Lutter中尉率領的6架第2轟炸機聯隊直屬中隊的Do-17在一次攻擊中宣稱擊毀了18輛蘇聯坦克。與此同時,蘇聯空軍不顧受到的損失,繼續向德國軍挑戰。在德第2轟炸機聯隊的戰史中這樣描述8月16日的戰鬥「越來越強的敵戰鬥機活動使得執行轟炸任務越來越困難了,今天只是由於第54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不間斷保護,才使得我們只損失了1架Do-17。」
  與攻擊德國轟炸機群的效果相比,這個階段蘇聯戰鬥機部隊對蘇軍機場的保護顯得更有效,雖然德國空軍一再對蘇軍各個前線機場進行轟炸,但只有6架蘇軍飛機被炸毀於地面。
  在一次德軍的空襲中,24架德第26驅逐機聯隊第1大隊的Bf-110和4架第54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遭到了5架蘇MiG-3的攔截,在空戰中,蘇軍宣稱擊落了4架德國飛機,本身無損失。據德方記錄,第26驅逐機聯隊損失了1架Bf-110,而第54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的Georg Braunshirn士官長被擊落身亡,Braunshirn是一個有13次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
  在第54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作戰記錄上寫道「8月18日,中隊在列寧格勒西南與數量佔優勢的蘇聯空軍作戰,這些蘇軍飛行員技術很好,不容易擊落他們。 但Ostermann 少尉仍能擊落2架I-16。」
  同一天,當時第54戰鬥機聯隊的頭號王牌Hans Philipp中尉取得了他的第60次空戰勝利。幾天後,Philipp 中尉獲得了橡葉騎士十字勳章,Philipp 中尉是德國空軍最成功的王牌之一,他於1943年10月8日在攻擊一個美國B-17「空中堡壘」編隊時,被密集的防禦火力擊落,他在陣亡時宣稱擊落敵機208架。
  在西邊,愛沙尼亞的戰鬥在8月底逐漸平息了下來,8月19日,8架蘇第131戰鬥機團的I-16從塔林機場起飛,他們低空掃射了前進中的德國地面部隊,在德軍密集的地面炮火下,3架I-16被擊傷,其中一架在降落時失控墜毀。同一天,德第26驅逐機聯隊的Bf-110機群被派往攻擊位於NiZino的蘇波羅第海海軍航空兵第5戰鬥機團的機場。德第1大隊的Johannes Kiel 中尉回憶道「我們從3000米高空開始俯衝,俄國人的高射炮火很密集,但我們繼續向目標俯衝,每個人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目標上,在高速俯衝中,地面好像迎面向我們飛來,500米,300米,100米!
  我們的機槍開始掃射,我們在幾乎貼近地面的高度掠過機場,我們可以看到地面上的敵機中彈爆炸!在升上高空後,我們的Bf-110們盤旋著,看準了目標,再一次俯衝下去!這時我看見1架Bf-110被高炮命中,它脫著一條長長的黑尾,企圖向西方飛去,但它很快開始喪失高度,逐漸向地面落了下去,最後撞在地面上爆炸了。」
  在地面上,蘇海軍航空兵中尉Igor Kaberov回憶到「一大群德國飛機飛到了我們上空,當它們開始俯衝時,投下的炸彈的呼嘯身和機槍的掃射聲使我什麼也聽不見了。我就地臥倒,這時一大群Bf-110從機場上空掠過。趁德國人從俯衝中改出時,我奮力從地面上躍起向掩體跑去,我幾乎是跌進掩體的,立刻有人把我拖進了角落,這時一長串機槍子彈就打在我剛才臥倒的地方。敵機繼續在攻擊,我們的掩體在顫抖著,我望著不斷掉下泥土的掩體頂部,心中充滿了恐懼,我唯恐被活埋在裡面。」
  德國人的這次空襲共摧毀了17架蘇聯飛機:6架MiG-3,3架I-16,4架伊爾-2,2架Yak-1,1架UTI-4和1架飛艇,1名飛行員和6名地勤人員陣亡。
  Kaberov 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前一段時間我才讀完他的回憶錄,他從小就夢想飛行,但由於身材過矮(不到1米60),屢次被航校拒之門外,直到有一天,他的鎮長拿著一封電報找到他,讓他立刻前往某個航校報道,Kaberov 沒能高興多久,就在第二天他準備啟程時,鎮長拿著第二封電報來了,原來那個航校要招收的不是飛行學員,而是一個飛行教官培訓班,由於出了某種差錯,誤把入取通知發給了他。正當Kaberov 沮喪時,他的鎮長對他說「我看你已經準備好出發了,我們假設你更本沒看到這第二封電報,你先去了再說,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於是Kaberov 仍去那個航校報道,他設法說服了校方錄取了他。在戰爭開始以來,他駕駛著I-16已經擊落了1架Bf-109和1架Ju-88,到1943年他共擊落了28架德國和芬蘭飛機,並獲得了「蘇聯英雄」稱號。
  當時前線形勢逐漸好轉,蘇聯最高統帥部決定抽調一批王牌飛行員擔任航校教官,Kaberov 大尉就是其中之一,他這才脫離了前線。
  8月20日德第16集團軍最終攻佔了Chudovo ,這就切斷了從莫斯科通往列寧格勒的兩條補給線的一條。在此其間,德第8航空軍共投下了3300噸炸彈。第二天,第4裝甲集團攻達據列寧格勒僅30英里 Krasnogvardeysk,這時第31裝甲軍開始向南企圖包圍列寧格勒。在這一天裡,德國空軍對蘇軍各個機場的攻擊又摧毀了18架蘇軍飛機。
  為了提高作戰效率,蘇最高統帥部將北方方面軍一分為二,卡累利阿方面軍對抗芬蘭前線,列寧格勒方面軍則負責防守列寧格勒。
  8月25日,蘇第158戰鬥機團的Petr Kharitonov 少尉撞落了1架Ju-88,雙方機組成員都跳傘而出,在空中,德國機組成員用手槍向Kharitonov射擊,另一架Yak-1見此情景立刻將那個德國飛行員射殺在降落傘下,其餘3名德國機組成員落地後被蘇軍俘虜。
  Kharitonov少尉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他已經是第二次撞擊敵機了,上一次他以I-16撞落了1架Ju-88。不久Kharitonov在空戰中被擊落,他受了重傷。直到1944年,Kharitonov才重回前線,他被分配在二線的防空軍部隊服役,在戰爭結束時,他共擊落敵機16架。
  同一天,另一個蘇聯戰鬥機飛行員擊落了第2轟炸機聯隊第1中隊中隊長Horst Scharf von Grauerstedt中尉的Do-17,Grauerstedt中尉陣亡。
  在南方,德北方集團軍群和中央集團軍群的接合部,激烈的戰鬥在Velikiye Luki 周圍進行,在這裡蘇第22集團軍被殲滅,約40000蘇軍陣亡,30000人被俘。在空中,德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使蘇西北方面軍空軍部隊遭到重創,8月25日,第3大隊的Stefan Litjens士官長擊落了包括3架MiG-3在內的5架蘇聯戰鬥機。據蘇方記錄,在8月間蘇西北方面軍空軍共損失了115架飛機,同時宣稱在7月22日~8月22日間擊落了88架德國飛機。損失最慘重的是裝備著伊爾-2的第74攻擊機團,該團在7月損失了25架飛機,在8月又損失了19架。而波羅的海海軍航空兵第71戰鬥機軍在8月20日~30日間共損失了52架飛機!
  現在激烈的空戰又在德國第16集團軍於Lovat 河對岸建立的橋頭堡上空進行,蘇聯空軍發動連續攻擊,企圖摧毀德軍建立的渡口。在這裡第53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於8月27日宣稱擊落蘇聯飛機17架,而第2大隊也宣稱擊落10架敵機。在蘇軍的戰果方面,蘇海軍航空兵第35戰鬥機團於27日宣稱擊落5架德國飛機,其中3架是Bf-110,29日又擊落了6架德國飛機,蘇軍付出的代價是2架MiG-3,其中Nikolay Shcherbina少尉擊落了其中3架。
  這時在北方塔林附近,蘇聯海軍於8月28日出動以撤離蘇聯守軍,而德國第1航空隊於28和29日兩天內,連續出動轟炸機攻擊蘇軍船隊。29日,第4轟炸機聯隊第1大隊的9架He-111擊沉了3艘蘇聯船隻,並擊傷了另3艘,在蘇軍整個撤離過程中,共有18艘蘇聯大小船隻被德國空軍炸沉,另有35艘被芬蘭魚雷艇或芬蘭海軍布下的水雷擊沉。
  在為撤離蘇軍提供空中掩護的蘇聯空軍中,第191戰鬥機團的Yego Novikov少尉於29日擊落了1架Bf-109和2架Ju-87(他的第2~4次空戰勝利),但他隨後也被擊落受傷。
  在Ilmen 湖畔,8月底又迎來了又一次激戰。8月29日,9架第402戰鬥機團的MiG-3護送6架第514俯衝轟炸機團的Pe-2和4架第288攻擊機團的伊爾-2前往攻擊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機場,在途中,蘇軍遇上了1架Bf-110,Konstantin Gruzdyev 少校向它發動了攻擊,這個德國飛行員,第26驅逐機聯隊第4中隊的Karl Grinninger上士很難纏,Gruzdyev 少校用了很長時間才終於擊落了他。Gruzdyev少校也出身於試飛員,他是一個很能幹的軍人,在他於1942年2月奉命撤出前線,繼續他的試飛生涯前,他共擊落17架德國飛機。
  同一天,在德國第1攻擊機聯隊第2大隊的Ju-87對蘇軍目標的一次攻擊中,德國空軍失去了其著名的斯圖卡王牌之一,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第2大隊大隊長Anton Keil上尉。
  8月底,德軍裝甲鐵鉗在Novrorod-Luga地區合攏,但大多數蘇軍已經及時撤離,德軍只俘獲了不到2萬蘇軍。
  在8月底,德國空軍第51戰鬥機聯隊第4大隊被借調到北方,在這些德國飛行員中包括著名的海因茨·巴爾中尉,他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將自己的戰績從17上升到70。一到新戰場,巴爾中尉就又大開殺戒,8月30日,他宣稱擊落了6架敵機,但8月31日的戰鬥幾乎使他喪失了生命。在這一天,他攻擊了一個Pe-2編隊,他擊落了2架Pe-2(他的第79~80次空戰勝利)這時他的Bf-109被第3架Pe-2的還擊火力擊中,巴爾把殘破的飛機降落在地面,在這個過程中,他的雙腳都受了傷,而他是降落在蘇軍後方!但巴爾以驚人的毅力克服了雙腳的傷痛,終於回到了德軍防線,但他也因傷勢嚴重,被迫回德國養傷2個月之久。
  同是在8月31日,德第53「黑桃A」戰鬥機聯隊的頭號王牌Erich Schmidt 少尉,一個戰績為47架的王牌飛行員,在Velikiye-Luki地區上空的一次空戰中,被擊落身亡。
  另一個新到的德國戰鬥機飛行員,第51戰鬥機聯隊第4大隊的heinrich Hoffamnn 士官長於9月2日擊落4架R-5轟炸機,使他的戰績達到了50。2天後,他又擊落了2架DB-3和1架MiG-3。
  1941年8月間,蘇聯西北方面軍空軍中最成功的戰鬥機部隊是第39戰鬥機團,他們宣稱在8月中共擊落德國飛機39架。這個團中出現了幾個王牌,其中最成功的是Aleksey Strorzhakov 上尉,他共擊落了8架德國飛機,此外Andrey Chirkov少尉擊落了7架敵機,Petr Pokryshev上尉擊落了4架敵機。在波羅的海海軍航空兵方面,老朋友Vasiliy Golubev 已擊落了11架德國飛機(6架Bf-109,4架Ju-88和1架Fw-189),海軍航空兵第13戰鬥機團的Petr Brinko中尉也擊落了11架敵機,到這時為止,蘇軍方面的頭號王牌是第402戰鬥機團的Konstantin Gruzdyev 少校,他共擊落了13架德國飛機。
  第四章
  十六
  在烏克蘭戰線上,德軍在消滅了烏曼地區的蘇軍後,開始向基輔進攻。在德南方集團軍群的右翼,德第5航空軍的轟炸機群從8月17日起連續攻擊位於Dnepropetrovsk地區的蘇軍交通樞紐,以阻止蘇軍順利撤退。
  8月19日,德第1裝甲集團成功地在第聶伯河南岸建立了一個橋頭堡,3天後德國第17集團軍攻佔了Cherkassy ,並在第聶伯河東岸建立了第二個橋頭堡。在德軍左翼,第6集團軍一路衝破蘇第5集團軍的阻截,於8月23日攻到了第聶伯河西岸據基輔僅30英里的Gronostaypol。在蘇聯守軍來得及炸毀橋樑前,德軍已奪取了這些橋樑,並在河對岸建立了立腳點。
  也是在這一天,古德裡安將軍的第2裝甲集團從基輔北方130英里的Gomel 地區向南發動進攻,立刻在基輔地區的大量蘇軍處於被包圍的危險中。為了能保證包圍和消滅蘇軍,德國空軍第2航空隊的第2航空軍以第51戰鬥機聯隊和第210攻擊機聯隊,支援古德裡安的部隊向南進攻,在第1天內德軍就前進了60英里,8月24日,德軍完整地奪取了位於Novgorod-Severskiy地區的橋樑。
  蘇聯空軍拚命阻擋德軍的攻勢,精銳的第126戰鬥機團於當天宣稱擊落17架德國飛機,自開戰以來,第126團共以損失27架MiG-3h和I-16的代價,宣稱擊落德國飛機36架。
  受到嚴重威脅的蘇西南方面軍空軍出動大量兵力集中攻擊被德軍佔據的第聶伯河上Gornostaypol渡口的橋樑,蘇軍的攻擊遭到德國戰鬥機部隊和高炮部隊的有效攔截,德國人宣稱於8月24日擊落33架蘇聯飛機,但蘇第74攻擊機團Sergey Kolybin中尉的伊爾-2突破了德軍的攔截,成功地將2顆燃燒彈投到了橋上,雖然Kolybin 中尉立刻被德國高炮擊落,但德國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橋被大火燒燬,德第5航空軍的Hermann Plocher上校稱這次攻擊「嚴重阻礙了第6集團軍的攻擊進度」。
  8月25日,德第1裝甲集團在第聶伯河彼岸建立了一個新的橋頭堡,不久他們開始遭到蘇聯空軍的大規模空襲,蘇第210攻擊機團的伊爾-2在兩天內擊毀了數輛德國坦克和18輛裝甲車輛,為此該團13名成員受到蘇聯城府嘉獎。
  在這個關鍵時刻,支援德國南方集團軍群的第4航空隊可操縱飛機數目持續下降,到8月底整個第4航空隊只剩下320架轟炸機和攻擊機,20架戰鬥機和35架偵察機!而也是在這個時候,有許多來自德國盟國的空軍開始起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除了羅馬尼亞空軍以外,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空軍早已經參戰,而從8月27日起,意大利空軍第22大隊也加入戰鬥,該大隊由51架MC. 200戰鬥機組成,在第一天的戰鬥中,意大利人宣稱擊落8架,並可能擊4架蘇聯飛機。
  在北方,古德裡安將軍的第2裝甲集團在第210攻擊機聯隊的全力支援下,於8月26日幾乎未受損失就渡過了Rozhok河。這時,蘇聯新組建的布良斯克方面軍向古德裡安的部隊發起反攻,為了給這次進攻提供空中支援,蘇最高統帥部為布良斯克方面軍提供了464架飛機。
  雖然蘇空軍在數量上頗具規模,但缺乏經驗的蘇聯飛行員根本不是德國戰鬥機老兵的對手,德第51戰鬥機聯隊於27日宣稱擊落了35架蘇聯飛機,而同時德國轟炸機對蘇軍目標的攻擊,使得蘇軍無法協調各部的行動。蘇軍的反攻很快被迫停止了。
  在南方,德國南方集團軍群逐漸接近基輔南部,8月30日在Dnepropetrovsk地區,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以損失2架Bf-109的代價擊落了3架蘇聯戰鬥機,被擊落的蘇聯飛行員之一是有6次擊墜記錄的Vasiliy Knyazev 中尉,他倖免於難。8月31日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Heinrich Brener 士官長擊落了1架DB-3和1架伊爾-2,在這一天中,第2大隊的德國飛行員們總共宣稱擊落蘇聯飛機6架,包括大隊長Gordon Gollob 上尉(他最後將接替加蘭德成為德國最後一任戰鬥機總監)擊落的1架TB-3,這是他擊落的第36架敵機。
  9月1日進行的激烈空戰,使得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損失了3名飛行員,其中包括第7中隊中隊長Hans-Jorg Zimmermann中尉,一個有7次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在同一地區,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Brenner 士官長擊落了1架SB,幾分鐘後,1架蘇聯I-16擊中了他 ,Brenner只得緊急迫降。
  對德軍在第聶伯河上所佔據的橋頭堡的攻擊,使蘇南方方面軍空軍部隊損失慘重,到9月1日,南方方面軍只剩下119架可操縱飛機,在8月中,該方面軍空軍共有102架飛機全毀,新到的第210攻擊機團在一個星期內就損失伊爾-2攻擊機11架,另有2架受創。
  9月2日,蘇聯空軍又損失了一個王牌飛行員,第43戰鬥機團的Sergey Zaytsev中尉被擊落陣亡,他共擊落過敵機7架。
  9月4日,德國第4航空隊集中了第3戰鬥機聯隊全部兵力獵殺蘇南方方面軍空軍部隊,德國人宣稱擊落42架蘇聯飛機。蘇軍迅速做出反應,9月7日精銳的第249戰鬥機團對德第3戰鬥機聯隊位於Mironovka的機場發動了攻擊。
  第249戰鬥機團是蘇軍南方戰場上最成功的作戰單位,這個團裝備著I-153和I-16,另外他們在某個機場發現被別的部隊遺棄的1架LaGG-3,於是他們修好了它,並教會了全團的飛行員飛這架飛機。德國人這樣描述這次攻擊:「Werner Lucas上士發現了敵機,他立刻發出了警報,但在我們的飛機來得及起飛前,俄國人已經開始俯衝了。」唯一在空中的Lucas上士選擇了那架LaGG-3作為他的目標,並迅速擊落了它,這是他第23次空戰勝利。但就在這時,他的Bf-109也被蘇軍大尉Khalutin咬住,Khalutin以一個長點射命中了目標德機立刻猛烈爆炸,人機俱毀。在這次空襲中,共有10架德國飛機被炸毀在地面上。
  這時一支生力軍加入了德國空軍行列,這就是由Ivan Haluznicky 中尉率領的斯洛伐克空軍第12中隊,該中隊裝備著B-534雙翼戰鬥機,他們被立刻派往保衛Gronostaypol渡口上新建的橋樑,9月7日,10架B-534宣稱擊退了9架I-16的進攻,並擊落了其中2架。
  在第聶伯河下游,蘇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第63轟炸機團和第32戰鬥機團於9月8日向德軍位於Berishav的渡口發動了一次Zveno 攻擊,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攔截了這次攻擊,並擊落了1架I-16SPB和1架Yak-1,在同一地區的另一次空戰中,第32戰鬥機團擊落了2架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Bf-109。
  基輔的形勢日益惡化,9月10日,德第17集團軍和第1裝甲集團從橋頭堡中衝出,他們一路擊破蘇軍的抵抗,向基輔衝去。在北方,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攻佔基輔東120英里的Romny。這時,斯大林親自命令蘇西南方面軍向Romny地區的德軍反攻。9月12日在向Romny 地區德軍進行轟炸時,當時蘇軍中很少的女飛行員之一Yekaterina Zelyenko上尉陣亡。Zelyenko 上尉是最先進入蘇聯空軍的女飛行員之一,她已經是參加過蘇聯-芬蘭戰爭的老兵了,這一天她所在的第135轟炸機團前往攻擊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她的Su-2遭到德第51戰鬥機聯隊的7架Bf-109的圍攻,在受到重創後,她撞擊了1架Bf-109,與之同歸於盡。1990年5月5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下令追授Yekaterina Zelyenko 上尉「蘇聯英雄」稱號。
  9月13日,蘇聯空軍繼續企圖摧毀德軍建於第聶伯河上的橋樑,在這一天中,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以損失1架Bf-109的代價擊落20架蘇聯轟炸機。這時鑒於被包圍的威脅,蘇西南方面軍請求斯大林准許他們放棄基輔,但他們的請求被拒絕,斯大林命令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守住基輔。
  9月14日,蘇軍戰鬥轟炸機再次襲擊了第3戰鬥機聯隊的機場,當蘇聯飛機離開後,Gollob上尉和Walther Dahl中尉起飛追擊,並擊落了2架I-153。同一天,蘇空軍中尉Arseniy Stepanov在一次戰鬥巡邏中,發現地面上有2架Ju-87正在加油,於是他壓下他的I-153機頭進行俯衝掃射,將它們全部擊毀。在脫離時,他發現2架Bf-109向他追來,在一場持續20分鐘的空戰中,Stepanov不但躲過了德機的攻擊,而且擊落了其中1架,另1架Bf-109決定放棄攻擊。接著由Boris vasilyev上士帶隊的I-153機群再次攻擊了德軍機場,並摧毀了7架德國飛機。
  這時德國第2和第5航空軍的轟炸機和俯衝轟炸機持續不斷地轟炸蘇軍後方,以阻止蘇軍任何突圍的企圖。德軍的轟炸使蘇軍遭到大量人員和物資損失,由於出色的表現,德第54「骷髏」轟炸機聯隊第1大隊大隊長Richard Linke 上尉被授予騎士十字勳章。
  9月16日,德第1和第2裝甲集團的裝甲鐵鉗在基輔東130英里的Lokhvitsa 合攏,5個集團軍的蘇軍陷入合圍。9月18日,德第6集團軍從西方向基輔發動進攻,德國空軍第77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的Ju-87群,平均每架出動4~6個架次,對德國地面部隊提供不間斷的密接支援。19日基輔失陷,20日蘇西南方面軍司令基爾波諾斯上將陣亡。這時陷入重圍的數十萬蘇軍的命運已經注定,德國空軍完全掌握了基輔上空的制空權,剩餘的蘇西南方面軍空軍集中在波爾塔瓦地區,以阻止德第17集團軍繼續向東前進,在這裡蘇軍終於使德軍的攻勢停止,並解救了有部分蘇軍部隊,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在這裡損失了4架Bf-109。
  9月21日,被圍的蘇第21集團軍開始全力突圍,德第210攻擊機團的Bf-110對一切活動的地面目標進行不間斷攻擊,第21集團軍司令Fyodor Kostenko 中將向莫斯科緊急求援「一切渡河的企圖都失敗了,彈藥即將耗盡,急需空中支援!」但一切支援都已無法挽救被圍的蘇軍,9月26日被圍的蘇軍停止了抵抗,德國人宣稱俘虜了66萬蘇聯軍人。十七
  當基輔戰役還在進行時,在克里米亞半島上,蘇聯軍隊和羅馬尼亞軍隊圍攏著黑海海濱城市奧德薩進行著另一場激戰。羅馬尼亞空軍主力就集中在這裡。為了支援羅馬尼亞軍隊的攻勢,德國空軍抽調了第27和51轟炸機聯隊,以及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為羅馬尼亞軍隊提供空中支援。德國空軍的首要目標是摧毀蘇聯黑海艦隊對黑海的控制權。
  在1941年8月初,在奧德薩的蘇聯空軍部隊只有由Lev Shestakov 少校指揮的第69戰鬥機團,當奧德薩被包圍時,該團只有20架I-16,除此以外他們只有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的2個中隊MBR-2飛艇和1個中隊SB,在戰鬥開始以後,蘇軍才接到位於克里米亞的第62戰鬥機旅和第63轟炸機旅的支援。
  儘管兵力不足,但Shestakov 少校對部隊很快以他們戰績贏得了對手的敬畏。8月9日,該團宣稱擊落了9架Bf-109。當地的蘇聯轟炸機部隊的任務是轟炸羅馬尼亞地面部隊,在德國戰鬥機的阻截下,蘇聯轟炸機遭受了嚴重損失,8月10日德國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以損失1架Bf-109的擊落了15架代價擊落蘇聯轟炸機15架,同一天這個大隊還攻擊了蘇聯黑海艦隊的船隻,他們投下的炸彈擊傷了1艘蘇聯輕巡洋艦和1艘汽船。
  8月12日上午,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Erich Friedrich中尉和Franz Hrdlicka 少尉在一次戰鬥巡邏中,發現了屬於蘇第63轟炸機旅第40轟炸機團的3架SB,結果Friedrich中尉擊落了2架(他的第8~9次空戰勝利),Hrdlicka 少尉擊落了第3架SB(他的第2個戰績),被擊落的這3架SB,2架迫降在蘇軍戰線後方,機組成員得以生還,另一架迫降在敵軍後方,它的領航員和機尾機槍手躲過了羅馬尼亞人的搜捕,回到了蘇軍一方,但飛行員被羅馬尼亞軍隊俘虜。
  當天下午,同一大隊的德國飛行員Eugen Wintergest士官長回到機場後興奮地宣佈,他單機遇上了9架SB,在經過一場激戰後,他一舉擊落了其中7架!當時在場的人對此感到難以置信,於是大隊長Anton Mader 上尉親自駕駛著Bf-109去調查此事,雖然他駕駛著高速的戰鬥機,但他仍能在地面上發現7架蘇聯飛機殘骸,並且他還成功地辨別出它們是SB轟炸機,而且是今天被擊落的SB。於是Wintergest士官長的戰績被承認了。戰後根據蘇方損失記錄,在8月12日蘇軍只損失了6架SB,包括在早上被Friedrich中尉和Hrdlicka少尉擊落的那3架。
  Wintergest士官長在第77戰鬥機聯隊頗為著名,他總是和他的好朋友Herwig Zuzic少尉一起作戰,在1941年9月24日,他和Zuzic雙雙在蘇軍後方被擊落被俘,當時他是一個擊落敵機20架的王牌飛行員,而Zuzic的戰績是13。幾個星期後,蘇聯飛機在第77戰鬥機聯隊的機場上空投了大量傳單,那是這兩位飛行員給他們戰友的公開信,在信中他們呼籲德國飛行員陣前起義。
  幾個月後,Zuzic和Wintergest 被空投到德軍後方收集情報,一落地他們就向當地德軍報到,他們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稱他們是裝做願意替蘇軍服務,以製造脫身的機會。他們的辯解被接受了,但隨後他們被調離東線。1943年1月,Zuzic 被提升為中尉並擔任第1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中隊長,而Wintergest也被提升為少尉,擔任同一聯隊第9中隊中隊長。
  1943年7月27日,Zuzic 中尉擊落了1架美國B-17「空中堡壘」,他的第14個戰績,但8月19日他因飛機失事身亡。得知朋友死訊後,Wintergest 少尉十分沮喪,他說「我們曾共同渡過如此艱難的日子,現在他死了,看來我的日子也不多了。」
  9月4日,德第1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慘敗於英國空軍「噴火」式戰鬥機手下,英國人以損失1架「噴火」式的代價擊落了6架Bf-109,陣亡的德國飛行員中就包括了Wintergest少尉,他從中彈的飛機中跳傘而出,但他的降落傘未能張開。
  現在話題再轉到奧德薩城下,蘇聯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繼續對羅馬尼亞境內目標進行轟炸,8月10日蘇軍對Constanta 發動了3次空襲,第1波5架DB-3和第2波6架Pe-2未能給目標造成損害,但第3波6架I-16SPB的Zvenos攻擊則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煉油廠。
  8月13日0330時,3架TB-3從克里米亞的Yevpatoria機場起飛,2個小時10分鐘後,6架I-16被釋放,這6架I-16直撲位於Cernavoda 地區的Danube大橋,在防守者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前,5顆250公斤炸彈直接命中了橋樑,這次轟炸不但嚴重損壞了大橋,而且摧毀了鄰近的輸油管道,在回航的途中,這6架I-16還順便掃射了一支羅馬尼亞地面部隊。在回到基地後,這次Zvenos攻擊的領隊Arseniy Shubikov大尉被授予「列寧勳章」。
  雖然蘇軍進行了頑強抵抗,但無法阻止敵軍的前進,8月13日奧德薩被徹底包圍,唯一能向該市提供補給的只剩下海上一個通道了。這時德國空軍把攻擊重點轉向蘇軍的海上運輸線,8月13日第77戰鬥機聯隊的Gunther Marschhausen上等兵在攻擊黑海中蘇軍船隊時被高射炮火擊落。8月15日,在同一地區,德第51轟炸機聯隊第3中隊的1架Ju-88據稱被1架蘇聯戰鬥機撞落,但奇怪的是在蘇軍記錄中,找不到在這一天中有任何撞擊敵機的記錄。
  為了給蘇聯守軍提供有效的空中支援,裝備著伊爾-2的蘇第46獨立攻擊機中隊被派往奧德薩,同時到達的援軍還有3架Yak-1和4架I-15bis。
  不斷惡化的戰場形勢迫使蘇軍增加Zveno攻擊次數,8月17日又一次Zveno攻擊了Constanta 港,蘇軍投下的炸彈擊傷了3艘貨船,在這次轟炸中1架I-16SPB被德第2訓練聯隊的1大隊的Bf-109擊落。
  8月18日,德第27和51轟炸機聯隊宣稱炸沉了超過3萬噸蘇軍船隻,第27轟炸機聯隊在8月11日~18日間,共宣稱炸沉8艘蘇聯船隻共3萬6千噸,不久該聯隊第2和第3大隊大隊長被授予騎士十字勳章。
  在此期間,德第77戰鬥機聯隊也遭到了一些損失,8月18日6中隊的1架Bf-109被1架I-16擊落,21日同一中隊的Wolfgang Polscher 下士被架I-153擊落,當他正掛在降落傘下時,那個擊落他的蘇聯飛行員用機槍射殺了他。
  雖然遭到了這些損失,但第77聯隊的作戰是很有成效的,在他們的有力保護下,德國轟炸機損失大幅下降,比如第27轟炸機聯隊在整個8月只損失了4架He-111。而在同一區域的羅馬尼亞空軍的表現遠不能和德國人相比,8月21日裝備著Bf-109的羅馬尼亞空軍第7大隊前往攔截由蘇地69戰鬥機團的I-16護航的伊爾-2,結果羅馬尼亞人損失了大隊長Alexandru Popisteanu中尉,並未能獲得任何戰果。
  8月28日,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奉命北調,這些經驗豐富的飛行員一離開戰場,蘇聯空軍立刻獲得了戰場制空權,空戰立刻變得激烈起來。8月28日,蘇第69戰鬥機團Vitaliy Topolskiy 中尉陣亡(他的戰績是個人擊落敵機4架,集體擊落敵機4架),接著第8戰鬥機團的Ivan Berishvili 少尉撞落了1架羅馬尼亞PZLP. 11戰鬥機。29日第69戰鬥機團的Semyon Kunitsa上士被1架羅馬尼亞Bf-109擊落,他跳傘後在空中被地面上的羅馬尼亞士兵射殺。
  9月初,蘇聯空軍逐漸掌握了奧德薩上空的控制權。這使得地面上羅馬尼亞第4集團軍對奧德薩的圍攻變得越發困難。這期間,約有20架羅馬尼亞飛機被蘇聯戰鬥機擊落。在這裡成功的蘇聯飛行員是第69戰鬥機團的團長Lev Shestakov 少校,他個人擊落敵機3架,集體擊落敵機8架。在他於1944年3月陣亡前,他的個人戰績達到了15集體戰績則為11。
  另一個成功的蘇聯飛行員是第69戰鬥機團的Yuriy Rykachyov 大尉,他的戰績是個人擊墜4,集體擊墜6(他在整個戰爭中的個人戰績是19)。
  9月14日,蘇軍Mikhail Astashkin 大尉在奧德薩上空擊落了1架德第51轟炸機聯隊第3大隊的Ju-88,但隨後他的I-16被2架Bf-109擊中,於是他駕駛著重傷的飛機撞擊了地面上的羅馬尼亞部隊,他被追授「蘇聯英雄」稱號。
  9月21日晚,一支蘇軍部隊出其不意地租羅馬尼亞軍隊背後Grigorevka登陸。在這個地區的蘇聯空軍被全部派往支援這個行動,蘇軍從一名被擊落的羅馬尼亞飛行員的口供中得知德第77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已經完成對登陸場攻擊的準備。在這些斯圖卡起飛前,由Shestakov 少校指揮的第69戰鬥機團的20架I-16掃射了德軍的機場一舉將20架Ju-87擊毀於地面,蘇軍只損失了1架I-16。羅馬尼亞空軍對蘇軍登陸場的攻擊不但未能取得任何成果,而且遭到了很大損失,蘇聯空軍宣稱在3天中擊落了12架羅馬尼亞飛機。還是遭到損失的德第77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取得了良好的戰績,他們攻擊並擊沉了蘇聯驅逐艦Frunze號,並擊傷另2艘驅逐艦Bezuprechnyy號和Besposhchadnyy號,為此該大隊大隊長Helmut Bode 上尉被授予騎士十字勳章。在德國空軍的支援下,羅馬尼亞軍隊最後得以阻止了蘇軍對奧德薩的解圍行動。
  10月初,蘇聯最高統帥部做出了放棄奧德薩的決定,蘇黑海艦隊奉命將守軍轉運到塞瓦斯托波爾。雖然遭到德國空軍的不停攻擊,蘇聯海軍還是成功地將350000守軍和平民,20萬噸物資安全撤離。10月14日,奧德薩落入了羅馬尼亞軍隊手中,這樣羅馬尼亞人取得了他們在二戰中獨立贏得的最偉大的一次勝利,在這場持續64天的戰役中,蘇軍共損失了41268人,其中陣亡和失蹤16578人,受傷24690人。雖然取得了勝利,羅馬尼亞人付出的代價是可怕的,他們共傷亡了10萬人。
  蘇聯空軍在奧德薩保衛戰中表現相當出色,其中最傑出的是第69戰鬥機團,該團從此直到戰爭結束都是蘇聯空軍的王牌部隊。在6月22日~10月14日間,該團共宣稱擊落敵機94架,在戰鬥結束後,第69戰鬥機團中有12名飛行員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同時該團也開始裝備LaGG-3戰鬥機,以取代過時的I-16和I-153。十八
  現在讓我們把視線轉到北方,在北極圈內,在蘇聯-挪威邊境上,這裡蘇聯空軍和德國及其盟友芬蘭空軍都只投入了相對較少的兵力,在這裡很少發生在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地區那樣規模的空戰,有時甚至能見到一次大戰流行的單機格鬥。
  在這裡,蘇軍的兵力部署是圍攏著確保重要的摩爾曼斯克港口,這個蘇聯北方唯一的不凍港是輸入西方援蘇物資的重要通道,是蘇軍不惜一切代價要守住的要地。
  在戰爭爆發時,蘇軍在這個列寧格勒以北和巴倫支海以南長達600英里的地段上,只部署了2個集團軍,第7和第14集團軍,蘇軍把這兩個集團軍的主力集中在Kola半島以西一段180英里的防線上,重點守衛摩爾曼斯克。6月22日,蘇聯空軍在這個地區的兵力是這樣的,第14集團軍屬下有第1混合空軍師,這個師有3個團組成,第137轟炸機團有38架SB,第145戰鬥機團有56架I-16,第147戰鬥機團有34架I-153和19架I-15bis,6月29日,該師得到了另外18架SB。第7集團軍的空軍部隊只有1個裝備著SB的第72快速轟炸機團。另外蘇聯北方艦隊海軍航空兵的兵力是第72混合空軍團有4架I-16,17架I-153,28架I-15bis,和11架SB,到26日該團得到了額外的12架I-16,第118偵察機團有37架MBR-2和7架GST水上飛機,第49獨立偵察中隊有12架MBR-2。這就是蘇軍在北極地區所擁有的全部空軍實力。
  入侵的德軍和芬蘭軍隊同樣只擁有相對較小的實力,他們同時為在北極地區維持對前進部隊的後勤補給而煩惱,由於在挪威的德軍不具備補充作戰物資的優先權和他們必須在挪威保留相當大的兵力以防止英國登陸,所以德軍能用於向蘇軍進攻的兵力是有限的,即使如此也只有當瑞典政府同意德軍通過瑞典境內運送軍用物資,才使得德軍有可能發動對摩爾曼斯克的攻勢。
  6月22日,德國Hnas-Jurgen Stumpff上將的第5航空隊在挪威只有240架飛機,它包括第30轟炸機聯隊,第26轟炸機聯隊第1大隊,第77戰鬥機聯隊的一部分和裝備著Ju-87的第1訓練聯隊第4大隊。當戰爭爆發時德軍的部署情況如下:在挪威北部的Banak 有第30轟炸機聯隊第5中隊的10架Ju-88,第1訓練聯隊第4大隊的36架Ju-87在挪威北部的Kirkenes,在同一地區還有第77戰鬥機聯隊第13中隊的10架Bf-109和第76驅逐機聯隊直屬中隊的6架Bf-110,以及第124獨立轟炸機大隊第1中隊的3架Ju-88。第32獨立大隊第1中隊在芬蘭北部駐有7架Hs-126偵察機和3架Do-17,另外在Kirkenes還有1個中隊的He-115和Do-18,2架He-111和11架Ju-52運輸機。
  在這一地區的德軍負有支持芬蘭的任務,根據1940年9月12日兩國簽署的協議,德軍被允許在芬蘭北部建立作戰基地,在巴巴羅薩作戰前夕,數千命德軍已在芬蘭北部進入陣地。事實上,最早的蘇德空戰是發生在北極地區,6月17日,1架Ju-88飛入Kola海灣進行偵察,它遭到了1架I-16和1架I-153的驅逐。第2天德的124獨立轟炸機大隊的1架Ju-88又一次飛入Kola海灣,它遭到蘇聯地面炮火的攻擊,飛機被擊中,雖然它得以飛回基地,飛機上的機械師Josef Hausenblas下士卻中彈身亡。6月19日,蘇第72混合空軍團Vasiliy Volovikov 少尉在蘇聯境內上空發現了1架德國He-111和1架Bf-110,他進行了攻擊,但立刻遭到了4架Bf-109的圍攻,只是由於幸運地找到了一片雲層,他才得以脫身。
  戰爭開始後,德國空軍企圖獲得2個目標,即摧毀當地的蘇聯空軍和為地面德軍的攻勢提供空中掩護。但令德國人失望的是當戰爭正在其他地段激烈進行時,在北極地區由於天氣情況惡劣,雙方空軍都無法起飛作戰,在此其間,雙方只有零星交火。
  在天氣較為好轉後,德國空軍開始了對蘇軍機場的攻擊,德國歷史學家Paul Carell 這樣敘述德軍的攻擊「即使在6月22日後,俄國人把數以百記的飛機毫無偽裝的飛機停放在機場上,我軍的攻擊毫不費力地摧毀了大部分俄國飛機」。德國人宣稱的這個戰績和事實相差甚遠,事實上蘇軍已經疏散了他們的飛機並對機場進行了偽裝,在戰爭開始的頭18天內,只有19架蘇聯飛機被摧毀於地面。
  雖然在北極地區的蘇聯空軍數量較少,但其質量卻在平均水準之上。他們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已經在北極地區服役2年以上,並有不少是參加過西班牙、諾門坎和芬蘭戰爭的老兵。在這些蘇聯飛行員中有一位也許是戰爭初期蘇聯最傑出的戰鬥機飛行員Boris Feoktistovich Safonov ,他不但是一個技術高超的飛行員,而且是一個傑出的領導者,他在蘇聯空軍飛行員中具有極大威望,他在蘇軍中的地位也許相當於莫德士在德國空軍中的地位。很快的他就成了一個王牌飛行員,而且在他的有效教導下,他的許多部下也成為著名的王牌飛行員。6月24日,1架德第30轟炸機聯隊第6中隊的Ju-88飛到摩爾曼斯克東北的Vayenga 機場上空偵察,Safonov 上尉立刻駕駛著他的I-16起飛迎敵,他的飛機翼下掛著兩枚RS-82火箭,這種火箭是設計用來攻擊地面目標的,但蘇聯飛行員有時也用它射擊敵機。這種火箭威力很大,如果直接命中足以摧毀重甲的轟炸機,但它畢竟不是現代的空空導彈,它的命中率不高。
  Safonov 將他的I-16爬升到高空,然後背對著太陽向德機撲去,當德國飛行員Reinhard Schellern下士發現他時,2枚RS-82已經向他射來,Schellern 立刻急速俯衝,但1枚火箭已經炸傷了他的機翅,Schellern 駕駛著受傷的Ju-88企圖從低空擺脫Safonov的追擊,但在Safonov準確地機槍掃射下,他毫無機會,最後他的飛機載入大海,全體機組人員陣亡。
  從戰爭開始起,德國空軍就將莫爾曼斯克作為他們的主要目標之一,但事實證明對莫爾曼斯克的轟炸是一項十分危險的任務,因為蘇軍在那裡集中了大量高射炮,經過23和24日兩天對莫爾曼斯克的轟炸後,德第30轟炸機聯隊第6中隊只有1架Ju-88未被地面炮火擊中。事後那些德國老兵們將莫爾曼斯克列為他們所遇到過的4個高炮最集中的地點之一,即2個L(列寧格勒和倫敦)和2個M(馬爾他和莫爾曼斯克)。
  6月25日,蘇聯空軍出動了轟炸機部隊攻擊德國和芬蘭空軍各個機場,由於落後的裝備和不足的兵力,這場持續6天的攻擊行動幾乎未取得任何戰果。在第1天中,蘇軍就損失了23架轟炸機,蘇軍少尉Nikolay Gapeyonok 回憶道「1發高射炮彈直接命中了帶隊長機,Rudenskiy 上尉受了重傷,他勉強把飛機飛回了我方防線。編隊中的另一駕由Kuznetsov 中尉駕駛的SB也被高炮命中,他的1個引擎被打壞,他不得不返回」,Gapeyonok 少尉單機執行了任務,當他開始返航時卻一度迷失了方向,當他終於回到基地降落時,他的SB已經滴油不剩了。在地面上他受到了熱烈歡迎,因為他是當天出發的SB中,唯一未受損傷的。
  即使付出了這樣的代價,蘇軍獲得的戰果不值一提,德軍沒有損傷任何一架飛機,而芬蘭空軍只有2架飛機受傷!
  在進行了短暫的進攻後,蘇聯空軍開始轉入防禦。這時地面上,德軍Eduard Dietl將軍的第2和第3山地步兵師在第1訓練聯隊第4大隊的Ju-87支援下,向莫爾曼斯克挺進。德軍的行動吸引了大量蘇聯空軍。6月27日,當德國空軍正在空襲莫爾曼斯克西南的Murmashi時,由Leonid Ivanov 上尉率領的第147戰鬥機團的一個中隊的I-15bis攻擊了Ju-87機群,並擊落了其中3架斯圖卡。當這些蘇聯戰鬥機返回基地,正準備降落時,數架Bf-109忽然從雲層中俯衝下來,一舉擊落了3架I-15bis,陣亡的蘇軍飛行員中包括了Ivanov上尉。在另一場空戰中,德第32獨立偵察機大隊第1中隊Herbert Kern士官長的Hs-126在執行偵察任務時,被Safonov上尉擊落。
  在地面上,德軍離莫爾曼斯克越近,其遭到的抵抗就越激烈,很多時候只是由於德國空軍的Ju-87機群的有效支援才使得德軍能繼續前進。
  6月29日,德第30轟炸機聯隊第2大隊的Ju-88再次轟炸了莫爾曼斯克,這次攻擊嚴重破壞了該市的港口設施。蘇聯空軍立刻進行了報復,29和30日兩天,蘇空軍的SB以小批量,多次空襲了德國佔領的Petsamo 港,蘇軍炸毀了碼頭上的儲油罐,並炸沉了1艘汽船。德第30轟炸機聯隊對蘇軍後方鐵路線和莫爾曼斯克港口的轟炸使它付出了不小代價,7月3日,德第30轟炸機聯隊第2大隊大隊長Eberhard Roeger上尉被蘇第72混合空軍團Vasiliy Volovikov上尉擊落身亡,據德國官方記錄該大隊在1941年6月~12月間共損失了7架Ju-88,但不幸的很這個數字證明被縮小了,據繼Roeger上尉擔任大隊長的Horst von Riesen少校的回憶在這6個月中,該大隊損失了20架Ju-88,占總兵力的50%。儘管德國轟炸機部隊遭到了損失,但護航的德國驅逐機和戰鬥機也讓蘇聯空軍付出了代價。
  7月13日,3架Bf-109在位於Shonguy 的蘇第145戰鬥機團機場上空盤旋,見此情形蘇軍派出了由Ishakv中尉帶領的4中隊3架I-16起飛迎敵,俄國人沒有意識到他們看到的是一個誘餌。德第76驅逐機聯隊直屬中隊中隊長 Gerhard Schaschke 上尉的Bf-110正以樹稍高度從後方接近了那3架正在爬升的I-16,Schaschke 上尉不慌不忙地瞄準了最後一架I-16,以一陣20毫米加農炮和7. 92毫米機槍彈雨將它撕成碎片,然後他駕機從第2架I-16機腹下鑽過,讓他的機尾機槍手擊落這架蘇聯飛機,當這架I-16也著火墜落後,他又撲向第3架蘇聯飛機,由於蘇聯戰鬥機上沒有裝備著無線電設施,即使在兩個同伴被擊落後,Ishakov仍未能發現後面的敵人,只是當Schaschke上尉已佔據了有利位置,準備開火時,Ishakov 中尉才開始轉彎躲避,這已經太晚了,一連串彈雨命中了他的I-16,Ishakov 企圖跳傘,但他的高度太低了,於是他就在地面人員的眼前活活摔死了。得手的Schaschke 上尉得意地在蘇軍機場上空搖動著機翅,然後向西飛去,這是他的第14~16次空戰勝利。Schaschke 很快在他的同伴和敵人中變得同樣有名,他作為一個Bf-110驅逐機飛行員成了在北極地區德國頭號王牌,緊隨著他的是兩個Bf-109飛行員,Hugo Dahmer士官長和Horst Carganico中尉,他們的戰績分別是11架和7架,由於Schaschke有著一頭紅髮,他得了一個「胡蘿蔔」的外號。
  經驗豐富的德國戰鬥機飛行員加上德軍在北極地區建立了一個雷達預警系統,使得蘇聯空軍付出了沉重代價,蘇第147戰鬥機團在開戰時的53架I-153和I-15bis,在3個星期後只剩下20架了。
  即使德國戰鬥機部隊獲得了良好的戰績,他們卻無法阻止蘇聯空軍對德國地面部隊的攻擊,更糟的是由於德第36軍在南方Salla地區的苦戰,德第1訓練聯隊第4大隊被調往那個方向,這就剝奪了Dietl將軍山地軍的空中力量,其後果就是德軍向莫爾曼斯克的攻勢立刻停了下來。
  德軍在北極地區德軍的另一個攻勢指向基洛夫鐵路線,執行這個任務的第36軍在Salla 地區陷入苦戰,頑強的守軍,難以通行的道路以及補給的困難使得德軍和芬蘭軍隊寸步難行,即使在得到第1訓練聯隊第4大隊的斯圖卡的支援,德軍仍未能突破蘇軍防線。在執行密接支援任務的過程中,第4大隊的Ju-87損失很大,該大隊原有36架飛機,到年底總共損失竟有22架被擊落!
  蘇軍在北極地區獲得的最大成就是保住了莫爾曼斯克和基洛夫鐵路線,在以後它們成了西方援蘇物資進口的重要管道。十九
  長久以來,丘吉爾就是一個堅定的反共者,但隨著希特勒德國的擴張,使他認識到德國是英國更大的威脅,所以當蘇德戰爭爆發後,他立即宣佈支持蘇聯,正如他說過的「為了反對納粹德國,我願意和魔鬼結盟」。
  1941年7月25日,英國政府決定給蘇聯政府提供200架美制P-40戰鬥機,同時丘吉爾還決定在北極地區直接向蘇聯政府提供軍事合作。
  7月底,英國皇家海軍航空母艦「勝利」號和「暴怒」號駛向北方,他們將襲擊正在向莫爾曼斯克前進的德國Eduard Ditel將軍部隊的補給線,並攻擊德國佔據的挪威港口,同時,與英軍的攻勢相配合,蘇軍也將在Ozerko海灣進行一次兩棲登陸。
  7月30日,英國皇家海軍第827和828中隊的30架Fairey Albacore 魚雷機在第817中隊的9架Fairey Fulmar 戰鬥機的護航下,從航空母艦上起飛前往攻擊德軍在Kirkenes港口的船隻。英軍的行動未能逃過德國人的眼睛,在英國人抵達前,Hans-Jurgen Stumpff上將已經把第5航空隊所有的飛機集中在這個區域。英軍的這次襲擊以災難告終,在抵達目標前,英國機群就遭到德國Bf-109和Bf-110的攔截,德國戰鬥機成功地擊破了英軍的飛行編隊,並宣稱擊落了17架英國飛機,據英方記錄,他們共損失了12架Albacore魚雷機和4架護航的Fulmar戰鬥機,共有19名英國空軍人員被俘,而德國空軍付出的代價只有1架Bf-110和1架Ju-87而已。4天後在德軍後方登陸的蘇軍被迫撤離。
  在擊退了英軍的進攻後,德國空軍又開始向蘇聯空軍各個前線機場發動攻勢。8月4日,著名的「胡蘿蔔」Gerhard Schaschke上尉率隊向位於Shonguy的蘇軍機場發動攻擊,當時駐紮在這裡的蘇第145戰鬥機團剛剛接到4架新式的LaGG-3戰鬥機,當發現德機來襲時,這4架LaGG-3立刻起飛迎敵,當雙方機群接近時,蘇聯飛行員們立刻認出德機中飛在最前面的就是那個「胡蘿蔔」,雙方幾乎是同時開火的,Schaschke上尉射出的子彈準確地命中了Starkov中尉的LaGG-3,他只能駕駛著著火的飛機迫降於機場,接著,Schaschke轉向他的第二個目標,Piskaryov上尉的LaGG-3,幾乎立刻那架LaGG-3凌空爆炸,Piskaryov 陣亡(這是他的第20和21次空戰勝利)。但也在這個時候Schaschke上尉的飛機被第3架由Zaytsev大尉駕駛的LaGG-3,Schaschke上尉躲過了Zaytsev的第一次射擊,但Zaytsev的第二次射擊命中了Schaschke上尉的Bf-110的右引擎,這時Schaschke 開始喪失高度,以一個引擎向西方飛去,但Zaytsev緊追不捨,並連連射擊,最後Schaschke的飛機終於無法操縱,由於高度太低無法跳傘,Schaschke 在最後一刻決定把飛機迫降,他的飛機就在蘇軍機場旁邊落地,在飛機停止的最後一刻,它撞進了一個灌木叢中,巨大的衝擊使Schaschke上尉一頭撞在飛機儀表盤上,他的脖子立刻折斷了。蘇軍地勤人員向飛機跑去,但Schaschke的機尾機槍手Michael Widtmann下士拒絕投降,他用Bf-110上的機槍向蘇軍射擊,在隨後的槍戰中,他被打死了。
  8月9日0345時,德國空軍出動了12架Ju-88,5架Ju-87在8架Bf-110護航下向蘇第72混合空軍團位於Vayenga 的機場發動攻擊,1架DB-3被摧毀於地面,另4架被擊傷,5架I-16起飛迎敵,在空戰中Timofey Razdobudko大尉、Vasiliy Doroshin少尉和Konstantin Babiy少尉各宣稱擊落了1架德國轟炸機。3個小時後,25架德國轟炸機在9架Bf-109和3架Bf-110的護送下,再次攻擊了蘇軍機場和在Kola海灣中的蘇軍船隻,蘇聯破冰船「列寧」號被炸傷,在空中,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4中隊的Horst Wolter少尉首先擊落了蘇第72混合空軍團Viktor Alagurov 上尉的I-16,幾秒鐘後,Wolter少尉的Bf-109被Vladimir Pokrovskiyshaow少尉擊落,他當場陣亡。在同一地點,Safonov 大尉擊落了第30轟炸聯隊第3中隊的1架Ju-88,這是他擊落的第8架德國飛機。
  在8月9日,蘇聯空軍取得了很好的戰績,據德方記錄,在這一天德國空軍損失了4架Ju-88,1架Ju-87和1架Bf-109,另1架Bf-109則遭到重創,雖然飛行員將飛機飛回了基地,但他隨後因傷勢過重死在醫院裡。蘇聯空軍這一天在空戰中只有2架戰鬥機,1架I-16和1架I-153,被擊落,另有1架DB-3被摧毀於地面。
  8月10日,德國海軍出動了3艘驅逐艦從海上向莫爾曼斯克發起攻擊,這次攻擊迅速被蘇轟炸機群擊退,德國驅逐艦Richard Beitzen號被炸傷。
  8月23日,在迎擊德軍的另一次空襲中,Safonov擊落了1架Ju-88,取得了他的第9次空戰勝利,同時Leonid Zhdanov中尉則擊落了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4中隊的一個有著16次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Hans Mahlkuch 少尉。
  8月31日,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4中隊對他們遭到的損失進行了報復,這一天他們一舉擊落了5架蘇軍戰鬥機:4架I-16和1架I-153。9月7日,蘇第147戰鬥機團飛行員、「蘇聯英雄」金星勳章獲得者Ivan Belov中尉在空戰中喪生。
  在這時,蘇聯終於開始獲得外界的援助,在1941年8月到達莫爾曼斯克的第一批英國援蘇物資中有39架「颶風」式戰鬥機,隨機到達的還有英國皇家空軍第81和134中隊的飛行員,他們將訓練蘇聯飛行員飛這種英國戰鬥機。
  雖然「颶風」戰鬥機遠不能和德國Bf-109,也比不上蘇聯的Yak-1、MiG-3和LaGG-3,但蘇軍還是很歡迎這個援助,因為他們需要一切能上天的飛機去挑戰德國的空中優勢。並且「颶風」機上有性能優良的無線電通訊系統,這讓蘇軍飛行員映像很深。
  1941年9月12日,英國皇家空軍第81中隊的「颶風」戰鬥機起飛執行他們在東部戰場的第一次作戰任務,他們遭遇了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的5架Bf-109,他們正在保護第32大隊第1中隊的1架Hs-126執行偵察任務,在隨後的空戰中,英國飛行員N. Smith中士被擊落身亡,同時中隊長Tony Rook,P. Sims 和 A. Anson中士各宣稱擊落1架Bf-109,並擊傷了那架Hs-126,實際上德國只有1架Bf-109被擊落,飛行員Eckhard von der Luhe少尉陣亡,那架Hs-126未受任何損傷。
  在和蘇聯飛行員們的交往中,英國飛行員們很快和Safonov大尉交上了朋友,Safonov技術高超並富於人格魅力,他還是一個精於手槍射擊的神槍手,雙方很容易就結下了深刻的友誼。9月15日,在那些英國飛行員的眼前,Safonov 作了他至今最成功的一次表演,那天2架Bf-110飛到蘇軍機場上空,其中的一個飛行員Heinz-Horst Hoffmann少尉忽然發現在他下方有1架I-16在盤旋,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兵,Hoffmann立刻抓住了這個戰機,他的Bf-110立刻俯衝撲向目標。不幸的是,那架I-16是一個誘餌,正當Hoffmann已經進入俯衝時,1架機身上塗寫著「消滅法西斯」的I-16忽然從高空向Hoffmann撲來,這正是Safonov 的飛機!Hoffmann少尉沒有任何機會,他的Bf-110被直接命中,一頭載在地面上爆炸了。在結果了Bf-110後,Safonov 大尉忽然發現了一隊Ju-87機群,他立刻把目標轉向他們,很快地2架斯圖卡冒著煙向地面墜去(據德方記錄,德國空軍在這次戰鬥中損失了1架Bf-110和3架Ju-87)。這是Safonov 大尉的第12~14次空戰勝利,落地後,興奮的英國飛行員們把Safonov 拋向空中,第二天,Safonov大尉獲得了「蘇聯英雄」的金星勳章。
  在戰爭的頭3個月中,Safonov 大尉的第72混合空軍團第5中隊成了名符其實的王牌中隊,該中隊共宣稱擊落敵機49架,其中Safonov 一人擊落14架,其本身損失為0!
  9月15日,蘇第145戰鬥機團Leonid Galchenko大尉的中隊也宣稱擊落了4架德國飛機,Galchenko 大尉的中隊是在北極地區蘇聯空軍戰績最好的中隊(Safonov 所在的第72混合空軍團屬於北方艦隊海軍航空兵),到10月,這個中隊宣稱擊落敵機16架,其中Galchenko大尉擊落了7架,Vikto Mironov中尉擊落了5架,他們不久都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
  Galchenko在戰爭中最後的戰績是個人擊落敵機24架,集體擊落敵機12架,Mironov的戰績則為個人擊落敵機10架,集體擊落敵機15架,Mironov於1943年2月16日死於飛行事故,Galchenko則活過了這場戰爭。
  不管由於什麼原因,英國飛行員在這裡宣稱的戰績和實際相差頗遠,比如英國人宣稱中隊長Rook於9月17日擊落1架Bf-109,26日英國人又宣稱擊落3架Bf-109,這些戰果只有Rook的戰績得到德方記錄的證實。
  裝備著I-16的蘇第72混合空軍團獲得了遠比裝備「颶風」戰鬥機的英國飛行員更好的戰績,9月28日,該團取得了開戰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在17:05至18:30之間,第72混合空軍團出動了26架戰鬥機和9架SB,猛烈攻擊了德軍於Petsamojoki 河上新建立的橋頭堡,2顆直接命中渡口的炸彈造成了一次嚴重的塌方,摧毀了全部浮橋,溢出的河水把堆集於岸邊的德國軍用物資沖了個一乾二淨,在河東岸的德軍部隊被斷絕供應達10天之久,這一次襲擊終於迫使德軍徹底停止了向莫爾曼斯克的攻勢。
  在陸地攻勢停止後,德國空軍則繼續空襲莫爾曼斯克,10月6日25架Ju-88空襲了莫爾曼斯克,起飛迎敵的蘇聯和英國飛行員共宣稱擊落了8架Ju-88,但據德方記錄,德軍只損失了3架Ju-88。
  在結束了為時5個星期的教學,第81和134中隊的英國飛行員回國了,在這期間他們參預了不少空戰,第81中隊宣稱以損失2架「颶風」的代價確定擊落德國飛機12架,此外還可能擊落14架,擊傷7架,而第134中隊宣稱擊落敵機4架,本身無損失。由於攻勢受挫,也由於天氣變壞,德軍在北極地區的地面攻勢徹底中止了。同時西方援助開始湧進蘇聯,10月12日,一個載運英國和美國援蘇物資的船隊進入莫爾曼斯克,物資中包括了195架P-40「戰斧」式戰鬥機,從此代號為PQ的西方援蘇船隊不斷將各種物資輸入蘇聯。
  在1941年的冬季,在北極上空只有零星的空戰,10月24日幾架由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中隊Felix-Maria Brandis少尉率領的Bf-110遇到了一隊蘇第147戰鬥機團的I-153,Theodor Weissenberger 上士擊落了其中1架。第二天,2架第72混合空軍團的MiG-3遇到了4架Bf-110,其中由Zakhar Sorokin中尉駕駛的MiG-3成了Brandis少尉的第15個戰績。Sorokon 中尉將飛機迫降在地面上,他在冰天雪地中掙扎了3天才被派出尋找他的蘇軍援救分隊找到,他的雙腿因受嚴重凍傷只能截肢,Sorokin 拒絕向傷痛屈服,經過頑強的努力他裝上假肢後又飛上了藍天,他到戰爭結束時取得了擊落敵機13架的戰績。
  在德軍方面,Theodor Weissenberger 上士很快成了北極地區德國頭號王牌,雖然他以不遵守軍記著稱,但他在空中卻如魚得水,在1941年9月到1944年,他在北極地區執行戰鬥任務350架次,共宣稱擊落蘇聯飛機175架,然後他被調往法國,在諾曼底上空他在26次作戰任務中共宣稱擊落敵機25架,他最後參加了Me-262噴氣戰鬥機部隊,並取得了最後8架戰績。Weissenberger 於1950年6月10日死於車禍。
  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Carl Schumacher 上校於11月擔任挪威地區德國戰鬥機部隊的司令,11月8日,他在另兩架Bf-109的伴隨下,在前線附近執行空中巡邏,這時Schumacher上校忽然發現了1架SB,或者說他以為他發現了1架SB,Schumacher上校的第一輪射擊就擊落了這架飛機,這是他的第3個戰績。但不幸的是,那架飛機實際上是一架滿載傷員的芬蘭Havilland Dragon運輸機,事後Schumacher上校被立刻免職。
  11月29日,在前線上空又爆發了一次空戰,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13中隊Gerhard Hornig 士官長和Erich Kersten下士的兩架Bf-109,奉命前往攻擊一隊正在掃射德軍地面部隊的I-153,在經過長達10分鐘的激烈空戰後,Kersten 下士擊落了1架I-153,但就在這時,另一架I-153向他迎面衝來,那是蘇聯空軍中尉Pavel Kaykov的飛機,他在打光了彈藥後,決定撞下一架敵機,Kersten立刻企圖俯衝躲避,但Kaykov緊追不捨,終於在樹稍高度,Kaykov追上了Kersten的Bf-109,雙方同歸於盡!6個月後,Kaykov 被追授「蘇聯英雄」稱號。
  12月17日,7架Bf-109遇上了由Safonov 大尉領隊的5架「颶風」戰鬥機,結果德軍Alfred Jakobi少尉被Safonov 擊落,但他得以跳傘生還,這是Safonov 的第15個戰績。12月31日,Safonov 擊落了1架德第26轟炸機聯隊的He-111,從而以擊落敵機16架的戰績成為蘇軍1941年的頭號王牌。他因此成了舉國聞名的英雄人物。在1942年,他改飛P-40,繼續取得成功,在1942年5月17日,他擊落了2架由Willi Pfraenger士官長和Karl-Herinz Wellner下士駕駛的Bf-109,前者是一個有著30架擊墜記錄的王牌飛行員。1942年5月30日,Safonov 在追擊德第30轟炸機聯隊的3架Ju-88時,被對方轟炸機的防禦火力擊中,他的飛機墜入了大海,1942年6月14日,他被追授第二枚「蘇聯英雄」的金星勳章,他最後的戰績是個人擊落敵機20架,集體擊落敵機6架。
  雖然蘇德雙方在北極地區,蘇德雙方都只投入了有限的兵力,但雙方都承受了不小的損失,到11月為止,共有221架(其中107架在空戰中被擊落)蘇聯飛機和89架德國飛機在作戰中損失(44架毀於蘇聯戰鬥機,21架被毀於地面炮火,23架損失原因不詳,我沒有芬蘭空軍的損失數字)。而雙方飛行員都誇大了自己的戰果,如德軍宣稱擊落蘇聯飛機215架,蘇軍宣稱擊落敵機206架。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正是蘇聯空軍對蘇軍保住莫爾曼斯克起了決定性作用,而在這個地區德國空軍的兵力太弱小,無法徹底奪取制空權。對蘇軍最重要的是從此以後,西方援助物資能源源不斷地從莫爾曼斯克輸入蘇聯。二十
  1941年9月初,德北方集團軍群的前鋒部隊已經抵達列寧格勒城郊,德國空軍的轟炸機和斯圖卡不停地轟炸蘇軍的防線,同時德第16集團軍的地面部隊則切斷了列寧格勒和外界的最後一條陸上通道。
  同時,第26驅逐機聯隊的Bf-110機群繼續攻擊蘇軍的機場以壓制蘇聯空軍的活動,9月5日晨,蘇波羅的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第13戰鬥機團奉命出發攻擊德軍地面部隊,在他們完成起飛準備前,德軍的Bf-110機群忽然來到機場上空,新獲提升的Petr Brinko 大尉和他的僚機2架I-16趕在德國人投下炸彈前,緊急起飛迎敵,正當他們準備攻擊德長機時,另4架Bf-110已經咬住他們的機尾,為了保護長機,Brinko的僚機迅速轉向敵機,並擊落其中1架,同時Brinko大尉對準前面的Bf-110猛烈射擊,但那架Bf-110十分有技巧地躲過了他的子彈,直到耗盡了彈藥Brinko都未能擊中敵機,於是Brinko決定撞機!他以最高速度把自己的I-16螺旋漿打在Bf-110機尾的方向舵上,那架Bf-110立刻向地面栽去,Brinko大尉的I-16還能飛,但引擎卻停止了工作,儘管如此Brinko仍設法把飛機滑翔降落在機場上,在這次襲擊中,這是他擊落的第12架敵機,德軍共有3架Bf-110被擊落。第二天,9月6日,德第52戰鬥機聯隊損失了它最成功的王牌之一,第5中隊中隊長August Wilheml Schumann中尉,他是一個擊落敵機30架的王牌飛行員,在這一天的空戰中,蘇第159戰鬥機團Afanasiy Okhvat 少尉的MiG-3緊緊追擊著企圖俯衝擺脫的Schumann中尉,並在極低的高度擊落了他,但Okhvat少尉的MiG-3也因俯衝過低而連人帶機撞毀在地面上。
  同一天,52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中隊長Johannes Steinhoff中尉擊落了2架蘇聯飛機,使他的戰績上升到了35,而第51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的Heinrich Hoffmann士官長擊落了2架SB,使他擊落的敵機數目達到了55。
  9月8日夜晚,德國第1航空隊向列寧格勒發動了第一次大規模空襲,1855時27架Ju-88向城內投下了6357枚燃燒彈,在市內引起了183處大火,最大的一場大火發生在Badayevo倉庫,全市儲藏的全部2500噸食糖被付之一炬。這是德國人對列寧格勒發動的數百次空襲的第一次。蘇軍在列寧格勒地區部署了大量高射炮群,同時擁有7個戰鬥機團的第7戰鬥機軍也駐紮在市區周圍,這些努力使德國空軍把空襲時間限制在夜間。
  在列寧格勒上空的空戰是十分慘烈的,雙方都有不少王牌飛行員在戰鬥中喪生。9月9日,第54戰鬥機聯隊第5中隊中隊長Hubert Mutherich中尉在列寧格勒上空被擊落身亡,他43次擊墜記錄使他成為當時54聯隊第5中隊的頭號王牌。在蘇軍方面,第5戰鬥機團的Mikhail Bagryantsev上尉在空戰中陣亡。
  9月9日和10日,德第1航空軍共出動了800架次攻擊列寧格勒周圍的蘇軍防線。10日,4架蘇第191戰鬥機團的I-16攻擊了一個Ju-87編隊並擊落了其中6架。但在10日的另一次空戰中蘇第154戰鬥機團著名的王牌飛行員Aleksy Storozhakov上尉陣亡,他的戰績是個人擊落敵機8架,集體擊落敵機3架。
  9月11日,德軍地面部隊開始了向列寧格勒的主攻,為了對德軍地面部隊的攻勢提供支援,德第1航空隊出動了478架次,蘇聯空軍對此做出了強烈的反應,光是裝備著LaGG-3的第5戰鬥機團的每架飛機在10日和11日就平均出動10~14架次。激烈的空戰使雙方都付出了很大代價,11日德第54戰鬥機聯隊宣稱以損失3架飛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17架。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擊落敵機9架,其中Franz Blazytko士官長擊落了4架,但第3大隊也損失了其最成功的飛行員之一有著22次擊墜記錄的Hans Richter少尉,在空戰中他的隊友們聽到他在無線電中驚呼「我的引擎中彈!」然後他的飛機就像石頭一樣向地面墜去。德第5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Stefan Litjens士官長(他的戰績是24)也在這一天被擊落,他雖然生還但失去了右眼,但勇敢的Litjens 拒絕轉為地勤,經過頑強的努力他在1年後又回到了前線,在隨後4個月的中,他又擊落了14架蘇聯飛機,這時他再次被擊落,這次又傷及左眼,這終於使他永遠退出了戰場。
  9月11日,德第54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Bf-109與蘇第402戰鬥機團的一隊MiG-3在空中相遇,不久前剛因擊落敵機29架而榮獲騎士十字勳章的Max-Hellmuth Ostermann少尉一舉擊落了其中2架,在同一場空戰中,Ostermann少尉的好友Peter von Malapert少尉被MiG-3擊落,被俘不到24小時,Malapert少尉就決定和蘇軍合作,不久蘇聯飛機在德軍機場上空投下大量傳單,在傳單上Malapert少尉以個人名義向他過去的戰友勸降。
  9月11日,Brinko大尉擊落了他第14架敵機,1架Hs-126,12日他又擊落了1架Ju-88,13日德軍在前線上空升起了一個炮兵觀察氣球,當時Brinko正在機場上和一群飛行員聊天,在接到這個消息後,他主動要求去大掉這個氣球,據當時在場的Igor Kaberov少尉回憶 「Brinko 大尉起飛,接近那個氣球,一次掠襲,一次掃射,10餘發機槍子彈,那個氣球就帶著上面的兩個德國炮兵觀察員一起墜落了,這時Brinko駕機回到機場,降落後繼續他的話題」。
  第二天,9月14日,德國人在同一地點又一次升起了一個炮兵觀察氣球,Brinko又一次起飛前往攻擊,他冒著德軍地面炮火接近了目標後,將攜帶著的RS火箭向氣球射去,那個氣球被一枚火箭直接命中,立刻成了一個火球,但幾乎在同時,Brinko大尉的I-16被一發高射炮彈直接命中,連人帶飛機被撕成了碎片,當他陣亡時他是蘇方頭號王牌,共擊落敵機15架和炮兵觀察氣球2個。
  在突破了蘇軍的第一道防線後,德第2攻擊機聯隊的Ju-87機群被命令集中攻擊Ilmen湖北部的Novgorod 地區,以阻止那裡由蘇西北方面軍發動的反擊,9月14日,由第2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Ernst-Siegfried Steen上尉投下的炸彈直接命中了Voklhov 河上的鐵路橋,從而切斷了蘇軍一條主要供應線。第二天,德軍發現3艘蘇聯船隻正在經過Ladoga湖向列寧格勒運送補給,德軍斯圖卡機群攻擊了船隊並炸沉了其中2艘。
  9月16日,第2攻擊機聯隊轟炸了位於芬蘭灣內的蘇聯波羅的海艦隊,那些蘇聯軍艦正在轟擊德軍地面部隊,Steen 上尉選擇了蘇聯戰鬥艦馬拉塔號俯衝而下,馬拉塔號完全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在它的對空炮火來得及做出反應前,1顆500公斤炸彈就命中了它,隨後馬拉塔號只能駛回基地修理,遲到的蘇聯戰鬥機宣稱擊落了4架Ju-87和1架Bf-109,根據德方記錄,德軍損失為1架Bf-109和1架Ju-87。
  在德國空軍集中攻擊蘇軍前沿陣地時,蘇聯空軍也加強了對德軍裝甲矛頭和補給縱隊的攻擊,在地面部隊的一再求援下,第54戰鬥機聯隊集中了所有的戰鬥機於9月17日在列寧格勒上空進行了一次掃蕩。對德國人來說,這是一次成功的作戰,第7中隊的Karl Kempf上士取得了他的第19~23次空戰勝利,而Max-Hellmuth Ostermann少尉和Johann Halfmann 下士各擊落了1架MiG-3,在陣亡的蘇聯飛行員中,包括曾擊落敵機11架的蘇聯王牌飛行員Yegor Novikov少尉。
  9月19日對列寧格勒的居民來說是十分艱難的一天,在這一天中,他們受到了6次空襲,在地面上共有442人被炸死炸傷,德國人損失了2架Ju-88,3架Ju-87和1架Bf-110。
  即使取得了不小的戰果,德國空軍卻無法壓制蘇聯空軍的活動,面對佔據優勢的德國空軍,蘇聯空軍正確地採取了避免和德國空軍正面作戰,而集中攻擊德軍地面部隊的戰術,這個戰術使德國空軍陷入了被動,前線是如此之廣,以德國空軍現有的兵力實在無法將整條戰線完全控制起來這就產生了一個十分有趣的情形,雖然德國空軍佔有制空權,在空戰中一再獲勝,但蘇聯空軍卻一直能從德國空軍空中防線的空隙中滲透進來,將德國地面部隊炸得叫苦連天(Mars註:1943年蘇聯空軍從德國空軍手中奪取了制空權,1944年後東部戰場的天空已經成了蘇聯空軍的天下,但由於同樣的原因,蘇聯空軍也無法完全阻止德國空軍對蘇聯地面部隊的攻擊)。
  9月22日,德第54戰鬥機聯隊聯隊長Trautloft 少校訪問前線的德國部隊,試圖找到一個「加強地空合作」的途徑,正在這時,他身邊的一個德國士兵忽然叫道「注意!敵機!10點鐘方向!」Trautloft 少校剛好來得及跳入掩體,兩隊I-16已經俯衝下來將雨點一般的機槍子彈打在德軍陣地上,當蘇聯飛機飛走後,Trautloft 被人從倒塌的工事中拉了出來,他全身都是泥土,驚駭之餘,他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見鬼!我們的戰鬥機在哪兒!?」
  的確從戰爭的第一天起,這就是東部戰場德軍地面部隊最常問的問題之一,但這次出於一個空軍戰鬥機部隊長的口中,格外有著諷刺的含義。
  由於蘇聯空軍和地面部隊的頑強抵抗,也由於德軍開始把部隊從北部戰場調往中部戰場,德軍在列寧格勒地區的攻勢逐漸緩慢了下來。
  在列寧格勒地區的戰鬥中,德軍發現位於Kronstadt 港的蘇聯波羅的海艦隊的艦炮為蘇聯守軍提供了有效的火力支援,於是在9月底德軍決定出動第2攻擊聯隊以消除這個威脅。
  9月23日08:45時,第2攻擊機聯隊的斯圖卡機群起飛前往Kronstadt ,每架Ju-87都掛著一枚1000公斤穿甲彈。當德軍接近目標時,蘇聯艦隻以猛烈的高射炮火迎擊德機,德第2攻擊機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Steen 上尉的Ju-87在俯衝中,被高射炮彈命中,於是他駕機向巡洋艦基輔號撞去,他僅以咫尺之差錯過了目標,於基輔號艦旁墜入海中。
  接著Lothar Lau中尉的Ju-87成功地將一枚炸彈投在馬拉塔號戰列艦的甲板上,頓時引起了大火,接著第二顆炸彈命中了它的艦首,引爆了305毫米前主炮的彈藥,結果整個艦首被炸掉,最後Hans-Ulrich Rudel少尉投下的炸彈又一次直接命中了馬拉塔號,頓時引起了一次大爆炸,這次轟炸的結果使得遭重創的23600噸的馬拉塔號退出戰鬥達幾個月之久(Mars注,在魯德爾的傳記中,他被認為獨自炸沉了馬拉塔號,這個說法與事實不符),在這次空襲中,Egbert Jaekel 少尉投下的炸彈直接命中了炮艦明斯克號,它當場沉沒。除此以外,蘇聯驅逐艦Steregushchiy 驅逐艦和潛艇M-74號也被炸沉,戰列艦十月革命號,驅逐艦Silnyy號、Grozyashchiy號被炸傷。
  在完成攻擊護航途中,德軍Ju-87機群才遇到蘇聯戰鬥機,蘇波羅的海海軍航空兵第13獨立戰鬥機中隊在隨後的空戰中宣稱以2名飛行員陣亡,1人受傷的代價擊落10架德國飛機,德軍實際上的損失是2架Ju-87,2架Ju-88,1架Bf-109和1架Bf-110。
  這時列寧格勒地區的戰鬥進入了關鍵時刻,雙方都投入了手頭最後的兵力,9月24日,蘇第13獨立戰鬥機中隊原有的6名飛行員中僅存的2人,Vasiliy Golubev中尉和Dmitriy Tatarenko少尉在全天中竟出動了8個架次!在這一天,第153戰鬥機團的一隊戰鬥轟炸機在Aleksandr Avdeyev 上尉的帶領下於列寧格勒東郊攻擊了一個德軍摩托化部隊並至少擊毀了10輛裝甲車輛。
  9月25日,德第2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又損失了一個王牌飛行員,在該聯隊的作戰日誌中寫著「今天大隊與敵機進行了空戰,在戰鬥後發現Franz Blazytko士官長失蹤,後來得知這個傑出的飛行員被俄國人俘虜了」,Blazytko是擊落敵機29架的王牌,他是被著名的蘇聯王牌Golubev中尉擊落的。同一天,Mikhail Klimenko 中尉駕駛著全團僅存的1架伊爾-2攻擊Ivanovo 地區的德軍地面目標,為他提供空中掩護的是第13戰鬥機中隊僅有的2架由Golubev中尉和Tatarenko少尉駕駛的I-16,正當伊爾-2接近了敵軍目標時,忽然空中出現了4架Bf-109,德國人分成了兩組,2架撲向伊爾-2,2架迎向I-16。正當德機接近上,Tatarenko 少尉先敵開火,他的第一次掃射就命中了德國長機,那架Bf-109立刻向地面墜去。見到長機被擊落,剩下的3架Bf-109丟下了伊爾-2,撲向Golubev和Tatarenko,這使得Klimenko中尉的伊爾-2能順利地攻擊了德軍目標,雖然他的伊爾-2被地面炮火打得千瘡百孔,他仍能駕機返回,Golubev和Tatarenko也與隨後擺脫了Bf-109的攻擊。
  蘇軍的防禦日益加強,德軍的攻擊也越發困難,而隨著別的戰區的迫切需要增援,越來越多的德空軍部隊被從這個地區調走,下一個被調走的部隊是第2攻擊機聯隊,為了在調走前消滅蘇波羅的海艦隊,第2攻擊機聯隊從9月25日至28日連續攻擊了Kronstadt港內的蘇聯艦隻,28日第2攻擊機聯隊第1大隊大隊長Ernst Kupfer上尉在攻擊後,他的Ju-87被蘇聯戰鬥機重創,在將飛機迫降在機場後,他換了1架飛機參加了對蘇聯軍港的第2次攻擊,這次他被高射炮火擊落,但他在換了第3架Ju-87後,第3次參加了攻擊,他的飛機又一次被擊中,他和無線電員都受了重傷,2個月後,他獲得了騎士十字勳章,在經過8次外科手術後,這個頑強的軍人又重返戰場,在又參加600次作戰架次後,他死於飛行事故。
  在第5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被調走後,在北部地區德軍唯一的戰鬥機部隊就只剩下第54戰鬥機聯隊了,9月30日,在和蘇軍I-153戰鬥機的空戰中,54聯隊第3大隊大隊長Arnold Lignitz上尉被擊落,他為了「看一下列寧格勒是什麼樣子」,違反了德軍嚴禁小批戰鬥機飛進列寧格勒上空的命令,在列寧格勒上空,他的Bf-109被1架I-153發出的RS-82火箭擊中,這位擊落敵機25架的飛行員在跳傘後被俘,Lignitz 上尉未能在蘇聯戰俘營中倖存下來,在這一年的冬天,他和許多蘇聯軍民一樣,餓死在列寧格勒的圍城中。
  據54聯隊的Hans-Ekkehard Bob中尉回憶,當時德軍飛行員的士氣很高,在10月1日,第5中隊中隊長Wolfgang Spate中尉擊落了2架蘇聯飛機,第二天,54聯隊宣稱擊落了12架MiG-3,本身無損失,其中Hans Philipp中尉擊落了2架,Spate 中尉擊落了4架。
  由諾維科夫少將指揮的西北方面軍空軍為保衛列寧格勒做出了重大貢獻,但它也付出了慘重代價,到9月底西北方面軍空軍共損失了飛機2692架,其中1283架屬於作戰損失(包括749架被敵戰鬥機擊落),在這期間,西北方面軍只接到有限的增援,到9月底蘇聯最高統帥部增援西北方面軍的飛機只有450架,包括約100架伊爾-2和90架LaGG-3,到9月底西北方面軍只剩下191架飛機!
  第五章
  二十一
  到1941年9月底,蘇聯的形勢變得十分險惡,數百萬蘇軍士兵被消滅,在物質上,蘇軍損失了20500輛坦克和10100門大炮和迫擊炮。到9月30日為止,德國空軍宣稱摧毀了14500架蘇軍飛機,其中5000架是在空戰中被擊落的。在這時,希特勒做出了向莫斯科發起最後一擊的決定,這就是「颱風」行動。
  為了保證順利攻佔莫斯科,德軍在其中央集團軍群集中了大量兵力,大量的坦克兵力被調往中央集團軍群,而第2航空艦隊也被優先補足了兵力。「颱風」行動分為兩個階段,首先第3和第4裝甲集團(不久改稱裝甲集團軍)在第4和第9集團軍的配合下,從南北兩個方向合圍維亞茲瑪,以包圍整個蘇聯西方方面軍。同時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將從Konotop-Romny地區向東北方向進攻,以包圍蘇布裡良斯克方面軍。當消滅了蘇西方方面軍和布良斯克方面軍後,德軍將執行「颱風」行動的第二階段,攻佔莫斯科,德國人希望在喪失了莫斯科後,蘇聯將失去繼續戰鬥的勇氣。
  阻礙德軍實現其目標的是時間的緊迫和物資的缺乏,在戰爭中德軍遭到了事先未能預料到的頑強抵抗,據德方資料到9月底為止,德軍已經遭受了50萬人的傷亡,德國空軍共有1603架飛機被摧毀,1028架被擊傷。一些空軍部隊被迫撤出戰場以補充損失,為了彌補損失,在進攻前,德國空軍將新的部隊包括從西歐調來第3戰鬥機聯隊第2、第3大隊和直屬中隊,以及第52聯隊第1大隊補充給擔負進攻莫斯科使命的第2航空隊,儘管如此,第2航空隊的兵力仍嚴重不足,它的飛機數量從戰爭開始時的1200架下降到「颱風」行動開始時的549架,其中只有158架是轟炸機!
  面對德軍的蘇聯軍隊的情況更是糟糕,蘇軍西方方面軍,預備方面軍和布良斯克方面軍只有80萬人和770輛坦克。而進攻的德軍實力為150萬人和1100輛坦克!唯一對蘇軍有利的是蘇軍爭取到的時間,「颱風」行動是在晚秋發動的,這時因大雨造成的泥濘將很快使得道路無法通行,這是一個嚴重的軍事障礙。德國人十分瞭解這個局面,所以他們加快準備工作,試圖在有限的時間內奪取他們的目標。
  德國人的進攻是由對蘇軍的集結地點的大規模轟炸開始的,集中的德軍坦克迅速突破了蘇軍的防禦,這是一個經典地閃擊戰!在48小時內,蘇軍的防禦就崩潰了。在進攻的第一天,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就前進了50英里。蘇軍地面部隊絕望地呼喚空軍的支援,在德軍發動進攻的5天前,西方方面軍司令科涅夫將軍就一再要求增援他的空軍力量,但由於當時蘇聯空軍都被集中於葉爾尼亞地區,在德軍進攻地段上,蘇聯空軍只有863架飛機(578架轟炸機和285架戰鬥機),其中可以操縱的只有301架轟炸機和201架戰鬥機。
  在日益惡化的形勢下,蘇聯空軍仍盡其所能給德軍以打擊。就是從這時起,蘇聯空軍開始採取一個新戰術,從10月1日起蘇軍組建了第一批由老舊過時的飛機如Po-2、R-5和R-Z組成的夜間轟炸團,其中Po-2將最終成為蘇軍夜間轟炸機團的標準裝備,這些飛機將在夜間飛入敵軍後方,投下炸彈。這些夜間轟炸所造成的直接效果並不大,但其對德軍地面部隊的士氣打擊卻很有效,它不但迫使德軍抽調一部分戰鬥機部隊擔任夜間防空,而且使得德國空軍也成立了他們的夜間轟炸機部隊,包括了一些像Fw-58、Ar-66、He-45和He-46等「飛行博物館」內的飛機組成。
  在白天,蘇聯空軍以3~6架飛機組成的小編隊,從低空對德軍裝甲矛頭進行轟炸。而由於德軍地面部隊前進速度極快,德軍戰鬥機部隊被遠遠拋在後面,這使得蘇聯空軍能不受阻礙的完成他們的任務。為了加強對德軍的打擊,蘇軍在這裡集中了大量先進的Pe-2、Pe-3和伊爾-2。10月3日,蘇第74攻擊機團的4架伊爾-2攻擊了在奧勒爾-Mtsensk公路上的德第2裝甲集團軍的裝甲車隊,15輛德國裝甲車輛和1輛滿載汽油的油罐車被摧毀,為此第2裝甲集團軍向德國空軍發出報怨「我們嚴重缺乏戰鬥機保護」。
  重甲的伊爾-2給了蘇聯飛行員很大的安全保證,第52戰鬥機聯隊1大隊Walter Todt 下士回憶到「在一次巡邏中,Karl rung少尉和我發現了1架伊爾-2,我們立刻攻擊了它,它飛得很低我們無法從下方攻擊它的弱點散熱器。於是我們從各個方向向它射擊,那架伊爾-2多處被擊中,可是它仍在飛行!最後它飛入蘇軍防線,地面上的蘇軍高射炮火向我們射擊,我們只能脫離了戰鬥。蘇軍飛機中,伊爾-2是最難被擊落的,我們射出的炮彈往往從它的機身上彈開,俄國飛行員幾乎是座在裝甲裡!」
  當蘇軍地面通訊網被摧毀後,蘇軍只能依靠空中偵察來獲取情報。10月2日,1架蘇聯偵察機發現了長達10~15英里的德國裝甲部隊正向布裡良斯克東南前進,這是德第24軍企圖切斷蘇布良斯克方面軍和西南方面軍的聯繫。中午40架第95戰鬥機團的Pe-3和60架第27和120戰鬥機團的戰鬥機群奉命攻擊這個目標,30分鐘內Pe-3首先俯衝投彈,然後I-153發射火箭,這個成功的攻擊使得德軍地面部隊遭受了嚴重損失,蘇軍宣稱摧毀德軍43輛坦克和30輛卡車,全部蘇聯飛機在德國戰鬥機趕到前都安全返回。
  10月3日,第51戰鬥機聯隊擊落過63架敵機的Heinrich Hoffmann 少尉在作戰中失蹤,實際上他是被蘇第233戰鬥機團的新飛行員Sergeyev少尉擊落的,這是他擊落的第一架敵機。
  在這一天,第233戰鬥機團宣稱擊落了7架敵機,3架Ju-88、3架Ju-87和1架Bf-109。在同時,德第2航空隊則集中了全部兵力轟炸包圍圈內的蘇軍,第2航空隊於10月3日出動984架次,並宣稱摧毀蘇軍各種車輛679輛。10月4日,48架斯圖卡和32架轟炸機成功地切斷了布良斯克方面軍和西南方面軍之間的鐵路交通。
  10月4日,蘇聯空軍繼續攻擊快速前進的德國裝甲部隊,在這一天的一次空襲中,古德裡安將軍險些被炸死。這時在古德裡安部隊的北翼,德第2集團軍遭到了蘇軍的猛烈反擊,立刻第2航空隊派出152架斯圖卡和259架轟炸機前去支援德軍支援部隊擊退蘇軍的反攻。當蘇軍攻擊被阻止後,德軍又出動了202架斯圖卡和188架轟炸機攻擊蘇軍補給線,德國空軍宣稱擊毀蘇軍坦克22輛,450輛各種車輛,3個燃料倉庫,並迫使蘇軍停止了進攻。
  只有到10月5日,蘇軍才最終理解到自己的處境。這一天,1架Pe-2發現了第4裝甲集團軍一個長達10英里的在維亞茲瑪南部向東急進。雖然接下來這個報告被第120戰鬥機團派出的兩架戰鬥機證實,但蘇最高統帥部拒絕相信這個報告,提交這個報告的Nikolay Sbytov上校甚至遭到NKVD的調查,因為他有「失敗主義」的嫌疑!
  第二天,10月6日,德軍佔領了莫斯科西南110英里的Yukhnov 。這時蘇最高統帥部才意識到擔負著保衛莫斯科責任的大量蘇軍已經陷入重圍。於是大量蘇聯空軍部隊被派往這個地區,Po-2,I-15bis和R-5冒著濃霧起飛攻擊Yukhnov地區的德第4集團軍。接著第120戰鬥機團的I-153,第173轟炸機團的Pe-2和SB,第606輕轟炸機團的R-5和第502攻擊機團的伊爾-2全力出擊。蘇軍在攻擊中摧毀了在Ugra河上的一座橋樑,但這一次蘇軍遭到了德國戰鬥機部隊的全力攔截。10月3日德軍攻佔奧勒爾後,大量德國戰鬥機部隊被部署在前線機場,這樣德國空軍再次控制了戰場上空(Mars注,記住這個情況,它將在1945年柏林戰役中重演,只是雙方角色顛倒了過來)
  Gordon Gollob 上尉的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於10月6日擊落4架Pe-2,其中2架成了Gollob上尉的第52和53個戰績。第215攻擊機團的Aleksandr Novikov中尉在他的伊爾-2被擊中後,撞擊了德軍地面目標。
  10月6日和7日,德第2航空隊出擊了1400架次,德軍宣稱光是在7日就摧毀了20輛坦克,34門大炮和650輛各種車輛。
  10月6日晚,第一場雪落下了。7日大地覆蓋上了潔白的大雪。不久雪化了,這使得道路泥濘不堪,使得機械化部隊的運動變得十分困難。
  蘇西方方面軍已經無法挽救了,10月7日德第3和第4裝甲集團軍在維亞茲瑪會師,大量蘇軍被圍。蘇西方方面軍司令科涅夫被立即免職,朱可夫將軍接替了他的職務。
  負責維亞茲瑪以東防禦的蘇聯空軍雖然在這時得到了裝備著MiG-3、LaGG-3和Yak-1的第41和第172戰鬥機團的增援,但他們無法阻止災難的發生,10月9日,3個布良斯克方面軍的集團軍也陷入重圍。
  在10月2日~10日,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宣稱以損失7架飛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58架,在被他們擊落的蘇軍飛行員中包括第11戰鬥機團的Konstantin Titenkov大尉,他曾擊落6架德國飛機。
  在得到了中亞軍區的4個轟炸機團的增援後,蘇聯空軍於10月11日~18日對德國各個前線機場發動了猛烈攻擊,而這時正好是德國空軍因持續不斷的激戰變得虛弱了起來,當時第53戰鬥機聯隊第2和第3大隊因損失過大被撤出戰場整補,而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也被調往克里米亞地區。
  10月11日,儘管氣候很糟,第74攻擊機團的12架伊爾-2在6架第42戰鬥機團的MiG-3護航下,前往攻擊在奧勒爾的德軍前線機場,這次攻擊取得了完全成功,護航的蘇聯戰鬥機飛行員之一Georgiy Zimin 大尉回憶到:
  「我們6架MiG-3奉命為12架伊爾-2護航,他們的任務是攻擊在奧勒爾附近的德國機場。我們的隊形是這樣的,Morozov大尉的3機編隊飛在伊爾-2旁邊,對他們提供接近保護,我的3機編隊飛在伊爾-2的前上方。
  我們接近了敵人機場,大量的敵機排列在機場上,我立刻發出信號:攻擊!立刻伊爾-2以戰鬥隊形發起了攻擊,在第一次掠襲中,他們投下了炸彈,第二次掠襲中,他們發射了火箭,然後他們再次通過機場上空,用他們的機炮射擊,一架接一架德國飛機被擊中起火。這時我發現有4架Bf-109企圖冒著炮火起飛,但他們還來不及爬升到足夠高度,就被我們護航的MiG-3擊落。在我們返航時,我突然發現5架Ju-52運輸機在200米高度向機場飛來,我們立刻攻擊了這些毫無防禦能力的運輸機,把他們全部擊落了。」
  同一天,蘇聯飛機也襲擊了Dugino機場,當時德國戰鬥機總監莫德士上校正好抵達這個機場,他倖免於難。
  在這些對德軍機場的襲擊中,蘇聯空軍具有一個優勢,他們非常熟悉那些原來是他們的機場。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的一個士官回憶「10月12日幾架俄國轟炸機又一次攻擊了我們,他們炸掉了我們的燃料庫,他們十分熟悉我們的機場!」
  在對德軍機場的襲擊中,蘇聯空軍也付出了重大代價。在陣亡的蘇聯飛行員中,包括勇敢的第124戰鬥機團的Dmitriy Kokorev 少尉,他共擊落過4架德國飛機其中包括在戰爭第一天他撞落的1架Bf-110。10月12日,蘇聯防空軍第16戰鬥機團的MiG-3攻擊了由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護航的Ju-88機群。蘇軍少尉Ivan Shumilov回憶「正當Ivan Zabolotnyy少尉企圖攻擊1架Ju-88時,兩架Bf-109突然出現了,剛剛擊落那架Ju-88,Zabolotnyy少尉的飛機也被擊中,他只能跳傘而出。」
  Zabolotnyy少尉陣亡於1942年1月4日,他共擊落敵機12架,Shumilov活過了這場戰爭,並擊落敵機16架。同樣在10月12日,第51聯隊第7中隊的Joachim Hacker少尉(他曾擊落敵機32架)在攻擊1架伊爾-2時,反被那架伊爾-2擊落而陣亡。
  美制P-40戰斧式戰鬥機也是在10月12日第一次投入戰場,裝備著這種戰鬥機的第126戰鬥機團在這一天以這種飛機參戰,但事實證明這種飛機遠不是德國Bf-109f戰鬥機的對手。
  這時德國人也得到了一個來自國外的增援,西班牙政府派出了17名精選的飛行員來到蘇聯前線,他們在西班牙內戰中共擊落了敵機79架,在蘇聯他們被編為第27戰鬥機聯隊第15中隊,中隊長是Angel Salas Larrazabal上尉,他在內戰中共擊落敵機16又1/3架敵機。西班牙人在俄國表現不佳,在10月2日第一次作戰任務中,Luis Alcocer Moreno-Abella被擊落陣亡,到1942年1月他們總共擊落蘇聯飛機10架,其中6架是被Larrazabal上尉擊落的,而他們付出的代價是6架飛機被擊落。不久這些西班牙人奉命回國。
  10月13日,北部包圍圈中的蘇西方方面軍部隊基本被殲滅,這一天,蘇第180戰鬥機團團長Sergeyev大尉和他的僚機Khlusovich上尉把他們的MiG-3下降到已被德軍佔領的Mikhailovo機場,Khlusovich上尉及時發現了這個情況,他在最後一分鐘起飛逃脫了,但Sergeyev大尉慢了一步,他在起飛過程中,被德軍以機槍擊落陣亡。
  10月18日,蘇聯空軍又失去了它的一個著名飛行員,曾擊落7架敵機的Valiliy Khitrin 上尉的I-16被高射炮火擊中,他試圖把受傷的飛機飛回基地,但飛機在中途墜毀,Khitrin大尉當場陣亡。
  10月17日~20日,在南部包圍圈內的蘇軍也停止了抵抗,德軍在整個維亞茲瑪戰役中宣稱俘虜了673000人,而據蘇方資料在1941年9月30日~12月4日,蘇聯西方方面軍,預備方面軍和布裡良斯克方面軍共損失了658279人,其中陣亡和失蹤514338人。雖然蘇軍遭到慘敗,但由於被圍蘇軍的頑強抵抗,拖住了大量德軍部隊,這為蘇軍爭取了時間。
  當消滅了被圍的蘇軍後,德國人發現道路已經變得泥濘不堪,機械化部隊無法前進,而供應也無法抵達前線,而只能通過空運來解決這個問題。不是人們通常以為的俄國冬季,而是著名的俄國濘泥季節最終迫使德軍對莫斯科的攻擊在最後一刻停止了下來。二十二
  即使蘇德戰爭的中心已經轉移到中部戰場,在南部倫德斯特元帥的南方集團軍群在第聶伯河東岸仍陷入了一場苦戰。在攻克基輔後,倫德斯特的南方集團軍群分兵攻向3個方向分別是克里米亞,羅斯托夫和頓涅茨工業區。
  在這裡蘇聯守軍在空軍支援下進行了堅決地抵抗。在基輔戰役結束前,蘇聯西南方面軍的空軍部隊就集中在這個地區,在得到布良斯克方面軍所屬空軍部隊的增援後,西南方面軍空軍部隊在9月實力增長了一倍,於是他們立刻發動了對德軍的反擊。
  9月22日,由第44戰鬥機師著名的直屬中隊飛行員Grigoriy Kotseba中尉駕駛的一架I-153成功地將炸彈投到奧勒爾河岸邊德軍的物資堆集點,將德軍用來修建浮橋的器材全部焚燬。
  由於德第5航空軍將大量兵力調往中部戰場,在這個地區德軍唯一可以用來攔截蘇空軍飛機的戰鬥機部隊只有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這個大隊擁有一大批年輕能幹的飛行員,包括Ede Duhn上士,Gunther Rall少尉,Hermann Graf少尉,Adolf Dickfeld少尉,Gerhard Koppen下士,Heinrich Fullgrabe下士,Leopold Steinbatz下士和Alfred Grislawski下士,他們都將成為著名的王牌飛行員。
  9月24日,Rall少尉和Koppen下士的雙機編隊攔截了由4架MiG-3護航的9架SB,Koppen事後寫道「我立刻攻擊了MiG-3編隊,被我攻擊的那架MiG-3立刻著火了,向右方栽了下去,接著我瞄準了1架SB,我的第一次射擊就使它爆成了一團火球」,這是Koppen擊落的第18和第19架敵機。
  為了對付蘇軍日益增加的空中壓力,德第5航空軍軍長Robert Ritter von Greim 將軍出動了他所有的轟炸機部隊在9月25~27日間連續攻擊蘇軍的前線機場並宣稱摧毀了43架蘇聯飛機,28日,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以損失1架飛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58架。
  10月2日,第52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的4架Bf-109對哈爾科夫地區蘇軍機場進行了一次襲擊,Graf少尉將2架I-16擊毀於地面,在回航道途中,德國人發現了一隊蘇聯I-16,Graf少尉和Grislawski下士各擊落了其中1架。同一天,10架52聯隊的Bf-109突襲了一隊I-153,結果除了1架I-153逃脫以外,全部蘇聯飛機都被擊落。
  在哈爾科夫上空的空戰正反映了1941年東線空戰的狀況。即便有少數蘇聯飛行員技術高超,但大多數蘇聯飛行員訓練不足加上蘇聯飛機性能落後,使得蘇聯空軍落盡下風。
  從這時起,蘇聯政府開始把這個地區的工廠向東部遷移,由於蘇聯境內公路情況十分惡劣,工業資源的遷移只能完全依靠鐵路系統。為了阻止蘇軍遷移工廠設施,德國空軍命令其轟炸機部隊攻擊鐵路系統,但由於廣大蘇聯鐵路員工的超人努力,整個遷移工作仍能順利進行。據蘇聯資料,在1941年6月~12月,其鐵路系統遭到了5939次空襲,而蘇聯鐵路工人平均用5小時48分鐘就能排除德軍空襲造成的損害。
  在發現對鐵路線的攻擊成效不大後,德國空軍將注意力轉移到遷移物資本身,第55轟炸機聯隊被挑選出來執行這個任務。這個聯隊的He-111以小編隊飛行在鐵路線上空,一旦發現運輸車隊,立刻投入攻擊。在頭幾個星期中,德軍的攻擊取得了很大成效,第55轟炸機聯隊宣稱在10月中以損失2架He-111的代價摧毀了222列火車和64個火車頭。蘇軍被迫將鐵路運輸局限在夜間,並將大量高射炮部隊部署在各個運輸樞紐上。
  由於德軍這時將對鐵路線的攻擊視為第一要點,蘇聯空軍的壓力大大減輕,於是在前線蘇聯空軍變得越來越活躍。10月5日蘇軍出動大量轟炸機和攻擊機轟炸德第17集團軍的部隊,在德第55軍的地段上,就遭到蘇軍42次空襲,規模高達250架次。第二天,第44戰鬥機師直屬中隊由Boris Biryukov中尉率領的5架I-153攻擊了Berestovaya 河上的德軍橋樑,Biryukov中尉投下的炸彈炸毀了橋樑,其他I-153的攻擊則擊毀了1輛德軍卡車和1門高射炮。10月6日晚上,德第53轟炸機聯隊第9中隊的3架He-111奉命執行一次特殊任務,攻擊位於Kramatorskaya 的蘇聯坦克工廠,這次襲擊取得了完全成功,蘇聯坦克工廠遭到重創,超過100名工人被炸死或炸傷。
  10月9日,德第17集團軍第195步兵師遭到了蘇聯空軍43次空襲,蘇軍的空襲是如此猛烈,以致整個第17集團軍被迫轉入防禦,該集團軍報告共有200名士兵和238匹馬被炸死,他們強烈要求空中掩護。
  瓦爾特·裡希瑙元帥的德國第6集團軍最後於10月24日攻佔了哈爾科夫,但德國人失望地發現頓涅茨盆地中的蘇聯工廠都成了「空殼子」。在蘇軍驚人的努力下,蘇聯得以在7月至11月間將1523個工廠遷移到東方。
  在阻止德軍地面部隊前進的過程中,表現得最出色的蘇軍部隊是第44戰鬥機師裝備著過時的I-153的直屬中隊,該中隊由Farit Fatkullin 大尉指揮。10月25日,正當德第6集團軍正在渡過頓涅茨河時,Yevgeniy Chistyakov 少尉領隊的3架I-153攻擊了河邊的德軍部隊,並摧毀了1輛坦克和8輛卡車。3天後在另一次襲擊中,Chistyakov少尉又擊毀了6輛卡車和4座浮橋。
  10月30日,第44戰鬥機師直屬中隊的Petr Kudar中尉和Ivan Zinchenko中士突然襲擊了德軍的一個摩托化部隊,在攻擊過程中,他們遭到得軍密集的地面炮火攻擊,Zinchenko中士的I-153在第二次掠襲中被擊傷,他只能脫離戰鬥。這時Kudar中尉決定打掉德國人的高射炮,他一次又一次的向德軍高射炮位俯衝掃射,在這其間他的I-153一再被擊中,但Kudar 中尉毫不退縮,終於德國人的高射炮沉默了下來,這時Kudar中尉駕駛著他的重傷的飛機試圖飛回基地,但在途中他的I-153墜毀,Kudar中尉就這樣在他的第155次作戰任務中陣亡。11月20日,Kudar中尉被追授「蘇聯英雄」稱號。
  由於這個中隊在戰鬥中的出色表現,包括中隊長Farit Fatkullin 大尉在內的7個飛行員也被授予「蘇聯英雄」的金星勳章,受勳的蘇聯飛行員包括Boris Biryukov中尉,他於8月6日~10月31日間摧毀了德軍6輛坦克和112輛卡車,Arseniy Stepanov 中尉,他在9月8日~11月3日間摧毀了3輛坦克,5輛卡車和8輛摩托化車輛。Yevgeniy Chistyakov 少尉,他摧毀了3輛坦克,60輛卡車和4門大炮。
  雖然德國空軍出動了大量飛機企圖阻止蘇聯將西部的工業設施遷往東部,但他們的企圖失敗了,蘇聯著名飛機設計師雅科夫列夫回憶:
  「我懷著驕傲的心情回憶起那些艱難的日子,在那些工廠遷移到新址僅3個星期後,我們就得以開始重新投入生產。3個月後,我們的產量就開始超過原產量,11個月後,我們的產量達到原產量的2. 5倍!」二十三
  從1941年9月下旬開始,德國第4航空隊就同時在4個戰場上作戰,也就是基輔、奧德薩、哈爾科夫和克里米亞。從戰術上看,這樣分散使用兵力是值得批評的,但由於兵力不足,對德國人來說,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從地理形勢來看,誰控制了克里米亞,誰就控制了黑海,而自開戰以來,蘇聯空軍就是以克里米亞為基地,不斷空襲羅馬尼亞油田的,由於羅馬尼亞油田是德國最重要的石油來源,那麼為了一勞永逸地解除這個威脅,德軍必須攻佔克里米亞。
  9月18日,曼斯坦因將軍接任了第11集團軍司令,他立刻開始策劃對克里米亞的攻擊,但這時在此地區的德國空軍力量嚴重不足,在進攻初期能向德國地面部隊提供支援的只有第27轟炸機聯隊加上第51轟炸機聯隊的一部,而且第27聯隊經過了連續苦戰後,此時兵力只有滿員兵力的三分之一。而第51轟炸機聯隊戰史中也說「我們的力量嚴重不足,聯隊直屬中隊很少有超過3~4架飛機的時候,而我們不得不以這樣的兵力去攻擊大量目標,這嚴重影響了攻擊效率。」
  在蘇聯空軍方面,雖然在戰爭初期遭受了嚴重損失,蘇聯空軍仍設法在這個地區集結了大量兵力,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和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在這裡起了重要作用。9月18日,蘇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第32戰鬥機團成功地炸毀了第聶伯河位於Zaporozhye的橋樑,從而切斷了德軍的補給線,暫時遲緩了德軍的前進。
  當德第11集團軍的先頭部隊攻入Perekop 地峽時,他們立刻遭到蘇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第62戰鬥機團和第63轟炸機旅的200架戰鬥機和130架轟炸機的猛烈攻擊。光是在9月21日,第11集團軍的一個步兵師受到了22次空襲。而擔任密接支援任務的德第27轟炸機聯隊的He-111遭到了蘇軍戰鬥機的有力攔截。負責為轟炸機護航的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3大隊、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陷入了苦戰,9月21日,德軍戰鬥機部隊宣稱擊落12架蘇聯飛機。
  德國空軍的第一支增援部隊第77攻擊機聯隊這時從基輔地區調來Perekop 地峽,但由於蘇聯戰鬥機的有效抵抗,德軍未能因此得到任何進展。
  9月24日,蘇第9和18集團軍在空軍支援下,向德第11集團軍左翼發起反攻,雖然蘇軍的這次攻擊被德軍擊退,但這也表明曼斯坦因將軍企圖迅速攻剋剋裡米亞的目的無法實現。
  在擊退蘇軍後,曼斯坦因於9月26日再次發動進攻。在這一天德國戰鬥機宣稱擊落了27架蘇聯飛機,其中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Heinirch Hackler士官長一人擊落了5架。
  參加9月30日空戰的蘇軍部隊包括黑海艦隊海軍航空兵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Ivan Lyubimov 大尉的第5中隊裝備著當時蘇聯最先進的戰鬥機Yak-1。在當天於克里米亞上空和4架第77戰鬥機聯隊敵中隊的Bf-109的空戰中,Lyubimov大尉擊中了由Julius Dite下士駕駛的Bf-109。這時另一個蘇聯飛行員Mikhail Avdeyev接近過來,想要給受傷的敵機最後一擊。Avdeyev 上尉後來回憶:「我接近了正在失去高度的Bf-109,我想看看那個德國飛行員是什麼樣子,他會不會在最後一刻跳傘?我發現他拚命把飛機拉高,然後他打開駕駛艙,跳了出去。」
  Julius Dite在跳傘後被俘,他將自己的手槍送給了擊落他的Lyubimov大尉。
  1942年2月3日,Dite下士死於蘇聯戰俘營,他的手槍至今陳列於聖彼得堡海軍博物館。
  10月1日,第77戰鬥機聯隊為自己報了仇,這天德國人發現了第32戰鬥機團的一大隊I-15bis和I-16機群以及第46獨立攻擊機中隊的伊爾-2,這些攻擊機由5架Yak-1護航,在空戰中德軍的Bf-109成功地突破了Yak-1的攔截撲向蘇攻擊機群,共有3架I-16和2架伊爾-2被擊落,護航的Yak-1中,只有Mikhail vdeyev上尉擊落了1架Bf-109。Avdeyev 上尉後來成了一個擊落敵機17架的王牌飛行員。
  在9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德第1裝甲集團在第5航空軍的支援下,從基輔出發攻向亞速夫海,德軍企圖以此將蘇南方方面軍包圍在克里米亞北部和羅斯托夫之間,然後將其消滅,第二步目標是攻克羅斯托夫,打開通往高加索油田的大門。面臨這個危險,蘇南方方面軍只能向克里米亞南部撤退,這使得德第11集團軍佔領了Perekop 地峽的大部。蘇聯空軍通過對德第11集團軍的不斷空襲,大大降低了德軍前進的速度,第63轟炸機旅甚至多次向第11集團軍部隊發動Zveno攻擊,在其中的一次Zveno攻擊中,2架I-16一舉擊毀了3個德國炮兵連。
  隨著德第1裝甲集團的迅速前進,蘇第9和18集團軍發現自己面臨被包圍的境地,於是蘇南方方面軍集中它的空軍攻擊第1裝甲集團的裝甲矛頭,雖然蘇軍在10月1日只有79架戰鬥機,42架轟炸機和13架伊爾-2可以使用,但蘇軍十分有技巧地運用這些有限的兵力,給了德軍沉重打擊,10月5日德國最高統帥部記載「第1裝甲集團遭到猛烈空襲,只有在強大戰鬥機保護下,他們才能對目標進行偵察」。
  雖然這時,第4航空隊已經從基輔地區解脫了出來,但德軍負責的地區還是過於廣大,第51轟炸機聯隊的第1和第2大隊由於損失嚴重,被迫撤出戰鬥,剩下的第3大隊必須分佈在奧德薩、黑海和Perekop 地峽的廣大地區。第55轟炸機聯隊被集中在哈爾科夫地區,第27轟炸機聯隊在克里米亞作戰,而第54轟炸機聯隊猶如「救火隊員」,來往於各個作戰區域間。
  10月5日,德國地面部隊接近了Mariupol,蘇第210轟炸機團的Aleksandr Pavlichenko 中尉回憶當時的恐慌景像:「1架飛機在機場上降落,1個上校從上面跳了下來對我們大喊你們怎麼還坐在這裡!德國人離這裡只有6公里了,所有飛機立刻起飛,無法起飛的飛機必須立刻破壞!於是我們大家立刻紛紛向飛機跑去,所有能飛的飛機都開始滑向跑道,我的Su-2在前一天的作戰中受了傷,現在還無法動彈。於是我開始和別人一起試圖破壞那些無法起飛的飛機,一開始我們不知道如何破壞,後來有人把汽油桶放在飛機機身下面,然後點燃了它。等我們幹完了後,卻發現所有的飛機都飛走了,我們怎麼辦?最後我們運氣還不錯,我們在旁邊的一個機場上發現了幾架被丟棄的U-2,我們就用它們飛到了我們的新機場,在那裡我們受到了熱烈歡迎,因為每個人都以外我們已經死了。」
  這時,德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第77戰鬥機聯隊第2、第3大隊的Bf-109集中到亞速夫海北部地區,10月6日,波克雷什金上尉所屬的第55戰鬥機團和這些德國戰鬥機爆發了一場激戰, 當時波克雷什金上尉和他的僚機Stepan Komlev中尉出發執行偵察任務,在途中他們遇到了4架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Bf-109,一發現德機,波克雷什金立刻向他們發射了兩枚RS-82火箭,但德國人迅速躲開了這一攻擊,接下來波克雷什金社法咬住了1架Bf-109,但在他開火以前,他自己的MiG-3被另1架Bf-109擊中,於是波克雷什金只能設法將他的MiG-3迫降在無人地帶,臉部受傷的波克雷什金在地面上遇到了一些第18集團軍的被打散的士兵,他們在一起躲過了德軍的搜捕,在數天後,回到了蘇軍防線。
  10月6日,德國黨衛軍「阿道夫·希特勒」旅於一次突襲行動中成功地捕獲了蘇第9集團軍的大部份司令部人員,該集團軍司令部僅一人倖免。10月7日,蘇第18集團軍陷入重圍,3天後被圍蘇軍停止了抵抗,在這場戰役中,共有65000蘇軍官兵被俘。
  在亞速海北部的戰鬥剛結束,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就匆忙趕回Perekop 地峽,在這裡德國飛行員們又一次陷入苦戰,10月8日第77戰鬥機聯隊的頭號王牌Kurt Lasse中尉(他擊落過41架敵機)在和2架MiG-3的空戰中被擊落身亡。
  10月9日,蘇聯空軍連續攻擊德軍Chaplinka 機場,在那裡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擊落了14架蘇聯飛機,其中Kurt Ubben擊落了4架Pe-2,使他的戰績達到了45。在這場空戰中,蘇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損失了兩名王牌飛行員Ivan Lyubimov大尉和Allakhverdov少尉。當Lyubimov大尉將他的Yak-1迫降在地面上時,一架Bf-109俯衝下來向他掃射,一發機槍子彈打掉了他的半個下巴。一直要到1943年,Lyubimov才能重返戰場。
  在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的Nikolayev 中士(他也在這場空戰中被擊落)的報告中寫著:「當我把我的飛機迫降在地面上後,我看見3架Bf-109正在追擊Allakhverdov,他的飛機被擊中,他企圖爬升但未能成功,他的飛機撞地爆炸了。」
  這時,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將攻擊重點轉向了德第1裝甲集團軍,為此蘇軍出動了包括裝備伊爾-2的第4和第210攻擊機團,在蘇第18集團軍被消滅後,在通往羅斯托夫的路上只有很少蘇軍部隊,因此蘇聯空軍的任務是盡可能減緩德軍前進的速度,為建立一條新防線爭取時間。
  10月11日,蘇聯空軍出動了300架次轟炸德國黨衛軍「阿道夫·希特勒」旅,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攔截了這些攻擊,並宣稱擊落4架蘇聯轟炸機和1架MiG-3,德軍方面,擊落敵機33架的王牌飛行員Rudolf Schmit 士官長被擊落受傷。
  第二天,德國空軍第4航空軍出動了大量轟炸機轟炸位於克里米亞的蘇軍機場,德軍宣稱至少將12架蘇聯飛機摧毀於地面。
  除了蘇軍的頑強抵抗,當地的天氣也變得很糟,這使得德軍向羅斯托夫的前進變得十分困難。大雨使得道路變得泥濘不堪,無法通行,德軍的車隊陷入深深的爛泥中,為此德國空軍不得不將大量飛機用於向地面部隊提供補給。在這樣的困難條件下,德國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和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的戰鬥機飛行員們仍有出色表演。10月14日,德軍戰鬥機宣稱擊落16架蘇聯飛機,德軍高炮部隊也宣稱擊落7架蘇聯飛機。第二天,這兩個德國戰鬥機大隊又宣稱擊落13架蘇聯飛機。在10月15日的空戰中,蘇第55戰鬥機團的王牌飛行員Kuzma Seliverstov 中尉陣亡,他的戰績是個人擊落敵機5架,集體擊落敵機2架。這一天,德第77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Wolf-Dietrich Huy中尉擊落了2架I-153和1架DB-3,這是他的第18~20次空戰勝利。
  為了加強這個地區的空軍力量,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被調到克里米亞地區,這個大隊大隊長Gordon Gollob 上尉是一個十分能幹的軍人,Gollob上尉已經在烏克蘭上空的戰鬥中贏得了聲譽,他在3個月中將他的戰績從7提升到了48,雖然有些人說他為了提升戰績,總是挑選那些容易受攻擊的老式飛機。Gollob是一個狂熱的納粹分子,他無論對自己還是對部下都十分嚴厲,他的部下都十分怕他,在戰爭後期,Gollob將接替加蘭德擔任德國最後一任戰鬥機總監。
  Gollob上尉的部隊一到戰場就馬上投入了戰鬥。10月18日凌晨,Gollob 上尉擊落了2架MiG-3,這是他的第62~63個戰績,當天10點他一次擊落了5架MiG-3,下午他又擊落2架MiG-3,這樣他在一天中擊落了10架MiG-3(Mars注,可惜我無法查看蘇軍的損失記錄,無法知道這個戰績是否屬實),在這一天裡,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和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共宣稱擊落敵機18架。
  儘管遭到了嚴重損失,但蘇聯空軍仍能躲過德軍戰鬥機攔截,不斷攻擊德國地面部隊,甚至德國戰鬥機部隊也遭到蘇聯轟炸機部隊的攻擊。10月19日凌晨,一隊Pe-2從低空飛向位於Perekop 地峽北部的德軍機場,當蘇聯轟炸機於日出時分忽然俯衝向停放在機場上的德國戰鬥機群時,德國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在接下來的兩天內,德國戰鬥機都無法有效地升空作戰。
  在10月中,實力不足的蘇聯空軍和海軍航空兵做出了超人的努力,在這個月中,蘇聯空軍幾乎創造了一個奇跡,他們使得南翼的德軍付出了重大代價並被迫停止了前進,蘇軍宣稱在10月中摧毀了德軍104輛坦克、700輛卡車和54輛裝甲車。二十四
  到10月中旬,供應的困難和戰線過長已經嚴重削弱了德軍的進攻能力。對德軍來說最困難的是泥濘而無法通行的道路,這使得德軍的前進速度越來越慢了。
  德北方集團軍群於10月下旬渡過了Volkhov河,德軍的目標是Tikhvin市,該城是蘇聯方面向位於Lakoga湖南岸的蘇軍提供補給的重要通道。
  德第77轟炸機聯隊和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奉命為德國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支援,這些空軍部隊被編為Tichwin 集團,由德國空軍上校Hans-Joachim Raithel指揮,而投入戰鬥的德國地面部隊是第39裝甲軍。
  在蘇聯空軍方面,列寧格勒方面軍空軍只有不到100架飛機,而在10月7日其中能操縱的飛機只有27架!在察覺到德軍的攻擊企圖時,蘇聯最高統帥部將第2空軍預備集團增援這個地區。在德軍發起攻擊後,蘇聯空軍不顧德國空軍在空中的優勢,以3~5架飛機的規模不停地攻擊德軍的橋樑,指揮部和補給中心。在德軍方面,第77轟炸機聯隊的Ju-88機群以低空攻擊蘇軍防線為進攻中的德軍提供密接支援,低空飛行的Ju-88遭到蘇軍地面炮火的猛烈攻擊,遭到了很大損失。
  第77轟炸機聯隊第2大隊大隊長Dietrich Peltz上尉回憶道「大隊中幾乎全部戰前參軍的機組成員都戰死或受傷了,轟炸機部隊中的損失率都在上升,連續作戰造成的疲勞和作戰的損失影響了戰鬥力。」
  Peltz 上尉在他的報告中直言不諱地提出需要對戰術進行改變,結果他被當作「失敗主義」被解除了職務。
  10月29日,在激烈的空戰中蘇聯空軍又失去了一個王牌飛行員。這一天,在列寧格勒上空,蘇第169戰鬥機團由Leonid Grekov 大尉領隊的一隊I-16與一群德國轟炸機相遇,Grekov大尉當即擊落了2架Ju-88,Krasnogub上尉和Kovalyov中尉合力擊落了第3架Ju-88,這時1架護航的Bf-109擊中了正準備脫離的Grekov,Grekov大尉跳傘而出,但這架Bf-109向掛在降落傘下的Grekov射擊,當場將他射殺,Grekov大尉在陣亡前個人擊落了4架敵機,集體擊落敵機10架。據德方記錄,在這次對列寧格勒的空襲中,德國空軍共損失了4架Ju-88和1架Bf-109。
  10月30日,德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中隊長Hans-Ekkehard Bob 中尉正在Volkhov 河上空執行「自由狩獵」任務,他忽然發現了1架I-16,於是他悄悄地從後方接近了它,正當他覺得馬上就要擊落他的第38架敵機時,那架I-16忽然敏捷地轉了180度,反而從後方咬住了Bob 中尉,在他能做出任何反應前,他的Bf-109已經在一陣密集的彈雨中墜落,最後Bob 將飛機迫降在蘇軍防線後方,這已經是他第二次這種經歷了,Bob 中尉仍然很幸運,他再次躲過了蘇軍的搜捕,返回了德軍防線。一個星期後,Bob 中尉重返戰場。
  在10月底,德國空軍在列寧格勒灑下了大量傳單,上面寫著為了慶祝11月7日的蘇聯十月革命節,德國空軍將在這一天在列寧格勒投下大量燃燒彈,以點燃「慶祝的煙花」。為了阻止德軍的空襲,蘇聯空軍決定於11月6日對德國前線機場進行空襲。蘇聯偵察機發現在Siverskaya機場上有40架Ju-88,31架Bf-109和4架Ju-52,於是裝備著Pe-2和伊爾-2的第174攻擊機團和第125轟炸機團準備以三個波次轟炸這個機場。由Sergey Polyakov 大尉領隊的蘇聯機群避開了巡邏的德國戰鬥機,只是當他們的炸彈已經在地面上德國飛機中爆炸時,德國人才發現了他們,當蘇聯飛機返航時,幾架Bf-109冒險從著火的跑道上起飛追擊,德國人宣稱擊落了2架伊爾-2,其中一架是Bob 中尉擊落的第38架敵機。事實上,只有1架伊爾-2被擊落,飛行員Anatoliy Panfilov 少尉跳傘後,在德國防線後方落地,當德軍企圖俘虜他時,Panfilov少尉拒絕投降,他用手槍向德軍射擊,在隨後的槍戰中被打死。蘇軍宣稱在這次空襲中摧毀了11架德國飛機,據德方記錄,德軍共有7架Ju-88被毀。
  蘇軍的這次空襲被未能阻止德國空軍於11月7日對列寧格勒的大空襲,據該市居民Vera Inber回憶「窗外一片漆黑,我們整夜都能聽到炸彈爆炸聲,高射炮射擊聲和飛機引擎聲」。
  11月10日,德軍攻佔了Tikhvin ,從而切斷了對列寧格勒的空中補給線。這時作戰雙方都因筋疲力盡而停了下來。
  11月30日,實力大為削弱的列寧格勒方面軍空軍又遭到一擊,德第54戰鬥機聯隊的3架Bf-109擊落了第127戰鬥機團的Luka Muravitskiy上尉,個人擊落敵機12架,集體擊落2架敵機的Muravitskiy 上尉是這個地區蘇聯最成功的戰鬥機飛行員之一,他於10月22日才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他的陣亡是蘇聯空軍的重大損失。
  在北部戰區,雙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在這裡德國戰鬥機部隊取得了很大戰績。在6月22日到11月8日之間,第54「綠心」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了1100架蘇聯飛機,自己的損失為70架Bf-109,28名飛行員陣亡。
  由於缺乏攻擊機,德國第1航空隊司令Alfred Keller 上將被迫將他的雙引擎轟炸機部隊用來執行密接任務,這導致德軍轟炸機部隊損失慘重。第77轟炸機聯隊於6月22日至10月30日間損失了至少70架Ju-88,第1轟炸機聯隊和第76轟炸機聯隊分別損失了39和53架Ju-88,到10月底,德國第1航空隊在北部地區共損失了250架飛機,再加上也在列寧格勒地區作戰的德國第8航空軍等部隊,自6月以來,德國空軍在北部地區損失的飛機大約為400架。
  當第8航空軍的攻擊機部隊投入戰鬥後,德軍的形勢大為好轉,最後德軍終於能夠攻到了列寧格勒城郊。
  這時在南部戰場,蘇軍仍堵在德軍進入克里米亞的通道上。這時希特勒對這個地區的戰事投入了更大的注意,因為他急於消除蘇軍從克里米亞發動的對羅馬尼亞油田的轟炸。
  在克里米亞的德國空軍戰鬥機部隊是第77戰鬥機聯隊第2,3大隊和第2巡練聯隊第1大隊,但由於羅斯托夫地區的激戰,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和第2訓練大隊第1大隊被調往羅斯托夫,為了加強克里米亞的空軍力量,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從中部戰場被調來克里米亞。接著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也將到達。10月23日,3個德國戰鬥機大隊全部出動以清除克里米亞上空的蘇聯飛機,德國戰鬥機總監莫德士上校親自擔任地面引導任務,突然出現這麼多德國戰鬥機使蘇聯空軍十分震驚,正是10月23日的空戰徹底終結了蘇軍的Zveno 攻擊,這一天蘇第63轟炸機團的兩架TB-3在11架I-15bis和8架I-153的護航下,正準備以Zveno 攻擊德軍位於Perekop 地峽的炮兵陣地,正當那2架TB-3發射了它們攜帶的4架I-16時,一群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Bf-109出現了,Emil Omert和他的僚機以全速追擊I-16,其餘的Bf-109則攻擊了那些護航的I-15bis和I-153並一舉擊落了其中5架,Omert 少尉追上了那4架I-16,並擊落了其中的2架,這是他的第33和34次空戰勝利。由於損失嚴重,從此蘇軍停止了Zveno 攻擊。
  (Mars注,很有意思的是1945年德國空軍也開始採用了他們的Zveno 戰術,來攻擊蘇軍位於奧得河上的橋頭堡,由於很難突破蘇聯空軍的攔截,這些攻擊效果不佳,但確實有一些德國飛行員在絕望中,駕機衝撞蘇軍的地面目標。)
  德第3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和第77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宣稱於10月23日擊落了11架MiG-3,8架I-15bis和3架I-16,本身未曾遭受任何損失,其中Gordon Gollob上尉取得了他的第82-85次空戰勝利。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和德國高炮部隊宣稱擊落了11架蘇聯飛機。
  在23日,德國戰鬥機部隊遭到的唯一損失是在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這天他們發現了由4架Yak-1護航的6架Pe-2,德國戰鬥機成功地突破了蘇聯戰鬥機的攔截,一舉擊落了全部6架Pe-2和1架Yak-1,但在這場空戰中,曾擊落敵機23架的Ewald Duhn上士陣亡。
  10月23日的大屠殺使蘇聯空軍元氣大傷,更糟的是由於克里米亞已經不是蘇軍的重點地區,曾飛過Yak-1、MiG-3和Pe-2的蘇聯飛行員不得不再次飛I-16、I-153和SB,這使得蘇聯飛行員的士氣大受打擊。
  10月24日後,蘇聯空軍在Perekop 地峽上空的活動大為下降,於是德國空軍的轟炸機部隊得以不受阻礙的攻擊蘇軍陣地,3天後德軍地面部隊突破了蘇軍防線。
  由於遭到嚴重損失並且無法得到增援,克里米亞地區蘇聯空軍的實力大為下降,如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在10月23日有17架Yak-1,在7天後這個中隊損失了15架Yak-1!這些損失主要是德國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的傑作,該大隊的頭號王牌Hermann Graf少尉在10月24至28日間擊落了5架I-16,而蘇軍方面在這段時間內戰績最高的是Konstantin Alekseyev中尉,他擊落了3架德國飛機,Alekseyev在戰爭中將總共擊落19架德國飛機。
  10月25日,蘇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僅剩下的4架Yak-1護送這一隊Pe-2前往攻擊德軍地面部隊,他們遭到德第52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14架Bf-109的攔截,擔任蘇軍領隊的Mikhail Avdeyev 上尉率部奮戰,不但成功地使Pe-2擺脫了德軍的攻擊,並且擊落了由Dieter Zehl中尉駕駛的Bf-109,Graf 少尉宣稱擊落了1架蘇聯戰鬥機,據蘇方記錄,蘇聯地勤人員在Avdeyev 上尉的Yak-1上發現了32個彈洞。一星期後,由於損失殆盡,第32戰鬥機團第5中隊奉命撤出戰鬥。Avdeyev上尉活過了這場戰爭,他共擊落敵機17架。
  11月1日,德軍攻佔了Simferopol,不久德軍控制了除塞瓦斯托波爾外幾乎所有的克里米亞地區。1941年克里米亞戰役的最後一戰發生在11月7日,德國轟炸機炸沉了正從塞瓦斯托波爾疏散軍人和平民的「亞美尼亞」號客輪,5000名乘客中只有8人倖存。
  在羅斯托夫地區,在消滅了蘇第18集團軍後,第1裝甲集團軍向羅斯托夫前進,沿途只遭到輕微的抵抗,只是到了距羅斯托夫50英里處,蘇軍才得以勉強阻止了德軍的前進。
  在羅斯托夫空中,德第5航空軍和蘇南方方面軍空軍部隊經連續作戰都已十分虛弱,在德第5航空軍中平均每個大隊只有6~9架飛機。再加上燃料奇缺,使得第54和55轟炸機聯隊無法有效執行任務。
  由於蘇軍將有限的資源集中於莫斯科方向,蘇南方方面軍空軍於10月中旬只剩下130架飛機了,不過在燃料供應上,蘇軍的情況比德軍要好,於是蘇聯空軍以小批量對德軍地面部隊進行了不停的攻擊。
  Leonid Goncharov中校的蘇軍第131戰鬥機聯隊是一支勁旅,在3個月的戰爭中,該團參加了500次空中戰鬥,並宣稱擊落德國飛機63架,這個團中有一些出色的飛行員,其中包括Viktor Davdkov大尉,他個人擊落敵機6架,集體擊落敵機2架,另一個優秀的飛行員是該團政委Moisey Tokarev,他在8次空戰中擊落了5架Bf-109和2架Ju-88。Tokarev 在於43年7月8日陣亡於庫爾斯克,他共擊落德國飛機22架。
  10月22日,第131戰鬥機團的I-16護送SB機群轟炸德軍目標,他們成功地突破了德第2訓練聯隊第1大隊的Bf-109的攔截,Nazarenko 少尉擊落了2架Bf-109,Dmitriy Nazarenko 少尉是一個參加過1940年芬蘭戰爭的老兵,他最終將在戰爭中取得個人擊落敵機24架,集體擊落敵機8架的戰績。
  在得到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增援後,德國戰鬥機部隊使得蘇聯空軍付出了重大代價,10月23日,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擊落了11架蘇聯飛機,作為報復甦第131戰鬥機團於10月27日襲擊了位於Taganrog的德國戰鬥機基地,但只有1架Bf-109在這次襲擊中被擊毀。
  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在10月1日有79架戰鬥機,到11月1日已經有43架全毀!在10月27~31日,第77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宣稱擊落37架蘇聯飛機,本身只有1架Bf-109被擊落。
  (Mars註:這個數字肯定過高,要知道蘇軍在10月中旬只有130架飛機)
  10月31日,Goncharov中校陣亡,他是第77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Heinrich Setz中尉擊落的第32架敵機。
  在渡過Mius河後,德第1裝甲集團軍於11月5日向羅斯托夫發起了總攻,眼看蘇軍防線即將被突破,但11月6日下起了大雨,立刻道路變成了泥潭,德軍的機械化部隊無法通行,蘇軍利用了這個喘息的機會,再一次加強了防線,並且從11月中旬起蘇南方方面軍空軍部隊得到了增援,它的實力上升到119架轟炸機,72架戰鬥機和13架攻擊機,這是3個月中,該方面軍空軍部隊所擁有的實力最大的一支部隊。二十五
  10月底,在消滅了幾乎全部莫斯科地區的蘇軍後,包克元帥的中央集團軍群也損失慘重,德軍裝甲部隊深深陷在爛泥中,負責支援的德國空軍第2航空隊也耗盡了它的最後的力量。蘇軍發現德國空軍的出動架次在10月底後幾乎下降了一半。德國空軍不但要蒙受作戰損失和補給的困擾,而且其他戰場的需要也吸引了德軍的兵力,由於英國位於馬爾他地區的海空軍部隊幾乎切斷了隆美爾將軍的非洲軍的補給線,德軍被迫將包括5個轟炸機大隊,1個斯圖卡大隊和2個戰鬥機大隊的第2航空軍從莫斯科地區調往地中海,這嚴重影響了德國空軍在這個地區的實力。
  接著第22轟炸機聯隊也被調往英倫海峽,參加對英國的新一輪轟炸。
  而由於列寧格勒地區的激戰,第51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被調往北方,另一些部隊包括第3戰鬥機聯隊第1和第3大隊,因損失過重被迫撤出戰鬥整補。在戰爭初期擔任支援中央集團軍群的10個德國戰鬥機大隊中,只有第51戰鬥機聯隊第2、3、4大隊和第52戰鬥機聯隊第1、2大隊共5個大隊參加了對莫斯科的最後攻擊。而且經過一個月的激戰,這些大隊也都不滿員,現在德軍只能在莫斯科地區投入50~100架戰鬥機(5個戰鬥機大隊如滿員大約為200架戰鬥機),由於嚴重缺乏飛機,以致第51戰鬥機聯隊四分之一的飛行員被送回德國修整!
  德軍所遇到的最大困難是惡劣的氣候條件,德國歷史學家Jochen Prien把德國空軍的主要基地奧勒爾機場描述為「無底的泥潭」。
  同時大量的蘇軍增援部隊源源到達。朱可夫將軍抓緊一切機會重組莫斯科防線,大量有作戰經驗的軍隊從遠東地區趕到,蘇聯守軍的士氣也日漸高昂。大多數部隊和物資在未受到德國空軍阻攔的情況下抵達,當時蘇軍及其擔心德國空軍對其後方交通線進行轟炸,事實證明這個擔心是多餘的。在前線的德國空軍將主要精力投在對前線部隊的密接支援上,雖然德國人清楚地知道對蘇軍深遠後方進行戰略轟炸的重要性,但他們因為兵力不足,根本無法實行這個計劃,對於前線的支援已經拖住了德國空軍幾乎全部力量。雖然戰後有許多人假設「如果」德國人具有強大的戰略空軍,那麼東部戰場的結果很可能會重寫,但這種假設忽略了兩點,首先戰前德國的經濟實力無法支持一支龐大的戰略空軍,這在當時只有美國能做到。另外東部戰場的範圍十分大,德國空軍必需將有限的力量投入對地面部隊的戰術支援上,即使以後蘇聯空軍也同樣無力同時兼顧戰術支援和戰略轟炸兩者。
  在莫斯科地區的蘇聯空軍也得到了大量增援,這些兵力包括從西北方面軍空軍調來的2個空軍師,從預備隊中調來的1個裝備Pe-2的轟炸機團和2個伊爾-2攻擊機團,1個航校學員組成的Po-2輕轟炸機團和從中亞地區調來的一些裝備老式的SB和TB-3轟炸機的團隊。
  更重要的是當德國空軍在嚴寒的野戰機場飽受煎熬的時候,蘇聯空軍則駐紮在有良好的防寒設施的永久機場內,這使得蘇聯空軍的出動率大大提高。
  (Mars注,又一個將在柏林戰役中重演的現像)
  在消滅了維亞茲瑪包圍圈中的蘇軍後,德軍的處境每況愈下,隨著和莫斯科距離的縮短,德軍遭到的抵抗也越強烈,當德軍進至據圖拉南37英里的Teploye 時,德軍忽然遭到蘇軍2個騎兵師,5個步兵師和1個坦克旅的猛烈反擊,這個攻擊使德國第2裝甲集團軍有被切斷的威脅。
  德國空軍立刻做出了反應,他們不顧惡劣的氣候條件,出動了大量轟炸機對蘇軍進行抵抗轟炸,在付出重大代價後,德軍擋住了蘇軍的攻勢。在莫斯科西北卡裡寧地區,蘇軍也對德第9集團軍和第3裝甲集團軍進行了反擊,致使德第1裝甲師於10月19日一度被圍。
  當德軍在卡裡寧地區遭到的壓力越來越大的時候,德國第8航空軍將大量空軍實力投入這個地區,這些兵力包括第52戰鬥機聯隊第1、2大隊,第2攻擊機聯隊第1大隊和直屬中隊,和由Otto Weiss上尉指揮裝備Hs-123攻擊機的第2訓練聯隊第2大隊。在隨後幾天,德國空軍對蘇軍地面部隊展開了密集的轟炸,其中Weiss 上尉的Hs-123攻擊機群表現尤為色,在德國空軍的大力支援下,德國地面部隊成功地將第1裝甲師解救了出來。在這一仗後,Weiss上尉得到了「卡裡寧之獅」的外號。Weiss上尉在法國戰役中已經贏得了騎士十字勳章,這次的戰功使他得到了勳章上的橡葉。
  10月22日,德國空軍決定再次對莫斯科進行大規模轟炸,這天德軍出動了481架次,但這次的攻擊遭到了蘇聯戰鬥機的有效攔截,沒有一架德國轟炸機能抵達莫斯科上空。參加這場戰鬥的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Walter Todt 下士回憶「當我們才飛越第二道高炮網後,我們遭到大量MiG-3和I-16的攻擊,激烈的空戰立刻展開了,無線電中立刻充滿了戰友們的喊叫『散開!』『敵機在你背後!』『勝利!』『小心』,有些斯圖卡未能從這次任務中返回,從此我們對莫斯科的白晝轟炸停止了。」
  在蘇聯空軍方面光第34戰鬥機團就在22日出動了59架次並宣稱擊落了12架德國飛機,嚴重的損失迫使德國空軍停止了對莫斯科的白晝轟炸。
  在於10月22日戰死的德國飛行員中包括曾擊落敵機23架的第51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的Robert Fuchsr 士官長。第二天,德第51戰鬥機聯隊又損失了至少2架Bf-109,第7中隊的Gunther Schack下士被擊落,他跳傘逃生,而第1中隊曾擊落敵機12架的Heinz Schawaller士官長則在空戰中陣亡,而第53轟炸機聯隊於23日損失了5架He-111,包括其第7和第8中隊中隊長Oswald Gabler中尉和Willi Haster少校在內多人陣亡。
  德國空軍在莫斯科地區的勁敵是莫斯科防空軍的戰鬥機部隊,第178戰鬥機團Gerasim Grigoryev 上尉於10月24日擊落了他的第1架敵機——1架He-111,第178戰鬥機團裝備著LaGG-3,這是一種不成功的戰鬥機,但Grigoryev 卻學會了怎樣去發揮它的長處,他總是首先佔據高度,然後據高臨下地對德機發動攻擊,他在戰爭中擊落的17架敵機的戰績大多數是用LaGG-3取得的。10月24日的另一次空戰中,第16戰鬥機團的6架MiG-3攻擊了由10架Bf-109護航的18架Ju-88,並宣稱擊落了6架Ju-88,其中一個蘇聯飛行員Ivan Golubin少尉發現在他前面有1架Ju-88,他給了那架轟炸機一個短射,那架Ju-88開始冒煙,受傷的德機開始俯衝,企圖從低空擺脫Golubin少尉的追擊,但Golubin毫不放鬆,他一邊追擊一邊連連射擊,直到那架Ju-88撞到地面為止,這是Golubin 少尉擊落的第1架敵機,在接下來的2個月中,Golubin 將再取得個人擊落敵機6架,集體擊落敵機2架的戰績。在他於1942年11月1日陣亡前,Golubin 總共擊落敵機9架。
  蘇聯空軍的勝利並非毫無代價的,同在10月24日,第16戰鬥機團2架MiG-3被擊落,飛行員被迫跳傘,另一個飛行員在空戰中受傷,著名王牌Stepan Suprun 中校的弟弟Aleksandr Suprun中尉駕駛著遭重創的MiG-3飛回了基地,在他的飛機上找到了118個彈洞,這天,德國第3戰鬥機聯隊直屬中隊宣稱擊落了5架MiG-3,聯隊長Gunther lutzow少校擊落了其中1架,從而使他成為第二個擊落100架敵機的德國飛行員。
  10月27日,蘇第177戰鬥機團的著名飛行員,「蘇聯英雄」稱號獲得者Viktor Talalikhin 上尉陣亡,他曾擊落德國飛機5架,包括他那次著名的於莫斯科上空撞落的德國飛機。同一天,德第51戰鬥機聯隊第7中隊中隊長Herbert Wehnelt 中尉發現一隊伊爾-2正在攻擊德軍坦克部隊,於是他立刻發起了攻擊,在第一次掠襲時,他的僚機被伊爾-2的還擊火力擊落,但不顧危險Wehnelt 中尉獨自進行了第二次掠襲,當他咬住了一架伊爾-2時,另一架伊爾-2從背後擊中了他,這位擊落敵機19架的王牌飛行員受了重傷,但他幸運地獲救。
  第51聯隊第7中隊於10天內損失了3位王牌飛行員,這使得該中隊士氣大減,這個中隊的戰績也大減,在11月和12月間,該中隊只擊落了4架敵機。在卡裡寧地區,Otto Weiss上尉的部隊所駐紮的機場成了泥潭,並且不久他們本身遭到了蘇軍坦克部隊的威脅,這些第2訓練聯隊第2大隊的Hs-123攻擊機群多次起飛攻擊向他們的機場衝來的蘇軍坦克,雖然德軍成功地阻止了蘇軍地面部隊的進攻,但蘇軍仍不斷用大炮向德軍機場轟擊。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的地勤人員Kurt Warmbold 士官長回憶「10月29日,這是我們在東戰場上最黑暗的一天,俄國人用他們的炮兵不停頓地轟擊了我們一整天,Weiss 大隊今天共有17架飛機毀於炮火」。
  隨著德國空軍處境越來越困難,蘇聯空軍變得越來越活躍,10月29日蘇第16戰鬥機團的Ivan Golubin少尉迎來了他最成功的一天,在這天早晨他擊落了1架Ju-87和1架Bf-109,下午他又一舉擊落了2架Bf-109。據德國記錄,德國空軍在10月29日損失了19架飛機,其中第26攻擊機聯隊第3中隊損失的1架Bf-110頗值得一題。在這一天的空戰中,蘇第42戰鬥機團的Bris Kovzan 少尉用他的MiG-3撞擊了1架Bf-110,那架德國飛機當場墜落,Kovzan的MiG-3螺旋漿變形,不得不馬上迫降。我手頭正好有一張Kovzan少尉的照片,我曾見過德蘇美英芬蘭日本和中國等許多國家的王牌飛行員的照片,Kovzan看上去和他們毫無相同的地方,他長著一張娃娃臉,對著鏡頭笑的樣子活像一個在課堂上做小動作被老師當場抓住的中學生。但正應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的話,在讀了他的事跡後讓我大吃一驚。在他的第一次空戰中,他撞落了那架Bf-110,隨後把飛機迫降在一個集體農莊旁,他居然有本事用農場中找到的工具對MiG-3上受損的螺旋漿進行修理,然後駕著這架飛機搖搖擺擺的飛回了基地!更出奇的還在後面,當他的中隊長Georgiy Zimin 大尉檢查他的飛機時,驚奇地發現他飛機上大部份彈藥還未用完也就是說Kovzan還沒打光彈藥就去撞擊敵機!當Zimin問他為什麼這麼干時,Kovzan 少尉紅著臉說:「大尉同志,這是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射擊!」
  原來在航校畢業後,Kovzan被指派為飛U-2通訊機,他以前從未接受過任何空中射擊和空中格鬥訓練!由於前線嚴重缺乏戰鬥機飛行員,他被調到第42戰鬥機團,在參加戰鬥前,他受的唯一訓練是「看這是射擊按鈕,這個是保險,看到敵機,這樣解除保險,然後一按這個按鈕,子彈就射出去了!」由此可以見到當時蘇聯缺乏飛行員到了何種程度。Kovzan少尉的運氣救了他,他不但在這次撞擊中活了下來,而且在不久後的一次空戰中,他被擊落,但他又一次倖免於難。隨後Kovzan的技術和經驗逐漸提高,他最終成了一個王牌飛行員,作為一個王牌飛行員,Kovzan有其獨特之處,似乎他非常喜歡撞擊敵機,在整個戰爭中他前後4次撞落敵機,這個記錄至今無人能打破,更出奇的是他每次都安然無恙,Kovzan總共擊落了28架德國飛機,他去世於1985年8月31日。
  10月30日,德軍佔據的卡裡寧機場連續第二天遭到蘇軍的炮擊,第52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共有8架Bf-109被摧毀,面對這種情況,德軍決定放棄卡裡寧機場。Kurt Warmbold 士官長回憶「我們無法把所有的裝備都塞進Ju-52,俄國人的炮火越來越猛烈,每個人都急著離開這裡。」在這次撤退行動中,1架Ju-52被蘇軍炮火直接命中,當場人機俱毀,另有數架Ju-52受傷。第16戰鬥機團的Nikolay Semyonov中尉,Aliksandr Suprun中尉,Ivan Golubin少尉和Ivan Shumilov 少尉於9月30日至10月31日間各擊落了5~9架飛機,但這個團本身的損失也很大,在9、10兩月,第16戰鬥機團光修復受傷MiG-3的數目就達到42架!而蘇西方方面軍空軍宣稱10月間共擊落德國飛機120架。
  進入11月後,在莫斯科地區空中,激烈的空戰持續不斷。11月6日,第16戰鬥機團Ivan Zabolotnyy 上尉在攻擊1架Ju-88時遭到了頑強抵抗,雖然最後他擊落了這架轟炸機,但他的MiG-3竟被還擊火力擊中了127次!同一天,莫斯科地區的德國戰鬥機部隊遭到了沉重一擊,這一天第52戰鬥機聯隊第1大隊大隊長Karl-Heinz Leesmann 中尉在執行任務完畢返航途中犯了一個錯誤,在飛越前線時,他飛行的高度過低,於是他的飛機立刻遭到地面上蘇軍輕武器的密集射擊,一發機槍子彈射入機艙,將他的右肘打的粉碎,Leesmann中尉勉強把飛機降落在德軍機場上,但從此他退出了一線,作為騎士十字勳章獲得者和擊落敵機32架的戰績,使得Leesmann中尉在部下中威望很高,損失了他對德軍士氣有相當大的打擊,但德國飛行員們很快進行了報復,他們宣稱於11月4日~15日間共擊落蘇聯飛機35架。在蘇聯空軍方面,第178戰鬥機團Gerasim Grigoryev 上尉於11月9、15和27日各擊落1架Ju-88。
  雖然德國空軍在激烈的戰鬥和嚴酷的自然環境中越來越疲憊不堪,但那些德國王牌們仍然能取得良好戰績,莫德士上校的老部隊第51戰鬥機聯隊宣稱於10月間擊落蘇聯飛機289架,在這個地區戰績最高的德國飛行員是第51戰鬥機聯隊第9中隊的Edmund Wagner士官長,他在10月中宣稱擊落了22架蘇聯飛機,有一次當著雙方地面部隊的面,他遭到了5架蘇聯戰鬥機的攻擊,但結果他將所有這5架蘇聯飛機全部擊落!這贏得了德軍地面部隊的一片喝采,不幸的是同樣是那些德國地面部隊於11月13日目睹了Wagner士官長戰死的情景,當時他正以樹稍高度追擊幾架Pe-2,就在跨越前線時,Wagner的Bf-109被一架Pe-2的機尾機槍手擊中。Wagner企圖將飛機拉高以便跳傘,可是他的高度太低了,不一會兒,他的Bf-109撞到了地面,到他戰死的時候,Wagner士官長共擊落了57架敵機。
  這時蘇聯空軍出動了大量包括伊爾-2在內的攻擊機反覆攻擊疲憊的德國地面部隊,在這些攻擊中,伊爾-2攻擊機的表現尤為出色,蘇軍宣稱這些攻擊行動於11月1~11日共擊毀德軍坦克406輛,各種汽車2000輛和42門大炮。著有《蘇德戰爭》的歷史學家Albert Seaton 由於在他的著作中幾乎只採用德國方面的材料,因而很難說他的著作真實反映了蘇德戰爭的真相,但即使是他在寫到1941年那個悲慘的11月時,也如此描述德軍的困境「步兵連平均只有20人,連長由少尉或士官擔任。士兵們鬍子拉剎,滿身虱子,連續幾個月無法洗澡和更換衣服。成天躲在積滿冰水的掩體裡,他們的腳凍得失去了知覺。因凍病所造成的人員損失超過了作戰傷亡。德國空軍似乎無法阻止蘇聯空軍的活動,後者成天從低空飛到陣地上空投彈並用機槍掃射。」
  第六章
  二十六
  11月中旬,俄國的冬季來臨了,道路開始冰凍從而又開始可以通行。
  11月15日,精疲力竭的德國中央集團軍群開始繼續發動他們的「颱風」攻勢。對於德國人來說,莫斯科已經在望,他們希望經過如此激烈的戰鬥後,蘇軍已經耗盡了最後的力量,使他們最終能攻克莫斯科這個最重大的目標。
  同時隨著道路情況的改善,德國南方集團軍群也於11月17日再次開始向羅斯托夫前進。蘇南方方面軍立刻從東北方向發起了一個反攻,在反攻的第一天,蘇南方方面軍空軍就出動了400架次。德國第4航空軍第77攻擊機聯隊的斯圖卡和第27轟炸機聯隊的He-111迅速趕往戰場支援,隨著一場慘烈的戰鬥,德軍於11月20日抵達羅斯托夫城郊,21日羅斯托夫落入德軍手中。雖然打開了這個進入高加索油田的門戶,德南方集團軍群也已經使完了它最後的一點力量,而蘇軍的援兵卻開始抵達這個地區。
  在北方,向頓涅茲工業區挺進的德第6和17集團軍受阻於庫爾斯克。
  一片疲憊不堪的氣氛瀰漫於整個東部戰場的德軍之間。似乎象徵著東部戰場上德國空軍的困境,德國空軍於11月下旬受到了沉重一擊,德國戰鬥機總監莫德士上校於11月22日搭乘1架第27轟炸機聯隊的He-111回德國參加自殺的烏德特將軍的葬禮,途中他的飛機在佈雷斯勞降落時墜毀,全機人員無一倖免。
  在死前的一段時期,莫德士上校很不快樂,和一大批在戰後睜著純潔無瑕的大眼睛聲稱「原來希特勒做了那麼多壞事呀!啊呀,我受騙了呀!我一點也不知道呀」的德國官員不同,納粹德國對反納粹的天主教徒的迫害深深激怒了身為虔誠的天主教徒的莫德士,當他聽說Munster 地區紅衣主教因批判納粹政府而被逮捕時,莫德士忍無可忍了,他將他所獲得的所有勳章(包括那枚鑽石佩劍橡葉騎士十字勳章)和他的納粹黨證寄給了納粹黨總部,在附加的一份抗議信中,他憤怒地聲稱「我拒絕繼續佩戴和這個邪惡的政權有關的東西」。
  10月,心情苦悶的莫德士離開了柏林來到了東部前線,只有在這裡他那痛苦的心靈才能得到一絲安慰。在這裡莫德士把全部時間投入到作戰中,他有時還不顧禁令,偷偷地起飛參加空戰,並取得了一些數目不詳的「非官方」戰績。莫德士的死亡使得德國空軍尤其是戰鬥機部隊的士氣受到沉重的打擊,但對莫德士本人和德國政府來說,這也許是一個最好的結局。
  11月中旬,在東部戰場的德國軍隊與開戰時相比已經大大下降了,許多德軍的實力已經下降到30%到40%,即使倖存的老兵們經過5個月不停的激戰後,也已經從體力上和精神上都已經筋疲力盡了,而德軍的後勤補給線隨著德軍的不斷深入蘇聯內地,而變得越來越漫長,這樣在看來勝利近在眼前時,德軍忽然失去向前進攻的衝力。
  俄國冬季的氣溫在繼續下降,雖然一開始德軍歡迎溫度的降低,但逐漸地缺乏冬裝的德軍痛苦地發現自己暴露在俄國冬季的嚴寒下,11月27日,氣溫下降到了零下40度,這是給予已經負荷過重的德軍的最後一擊。德國空軍的行動嚴重受阻於嚴寒,停放於零下40度的野外的飛機往往在白天無法啟動。而從設施良好的永久性機場起飛的蘇聯空軍往往很少受氣候的影響,這使得蘇軍一舉奪得了莫斯科地區的制空權。
  11月28日,第65攻擊機團的伊爾-2的攻擊完全阻止了第2裝甲集團軍第10摩托化師的進攻,而第6戰鬥機軍於11月最後3天中,出動了370架次,並宣稱摧毀了德軍77輛坦克和263輛卡車,蘇聯空軍的這些行動成功地為蘇第50集團軍於圖拉地區展開爭取了時間。
  在莫斯科北部,德第7裝甲師企圖強渡冰凍的莫斯科運河,但裝備著T-34坦克的蘇第28和50坦克旅在3個空軍師的支援下向德軍裝甲矛頭發動了猛烈反擊,雖然蘇聯空軍損失很大,如其第627戰鬥機團在3天內幾乎損失了全部的I-16,但德軍的攻勢被阻止了。
  蘇軍的反攻首先在南方展開,蘇西南方向司令提摩盛科元帥精心準備了對德第1裝甲集團軍的反擊,這個攻勢於11月30日開始,當天羅斯托夫回到了蘇軍手中,德南方集團軍群司令倫德斯特元帥決定將德軍撤退到Mius河,不久他被希特勒免職。
  由於蘇聯空軍將主力集中保衛首都,在南方的蘇聯空軍部隊受到了很大削弱,因而德國空軍在這個地區以較少代價取得了很好的戰績。11月初,Gerhard Koppen上士取得了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第400次空戰勝利,4個星期後,Adolf Dickfeld少尉將這個數字提升到500。在11月間第52戰鬥機聯隊第3大隊只損失了6架Bf-109,飛行員3死1傷。而第77戰鬥機聯隊宣稱擊落65架蘇聯飛機,本身損失7架Bf-109。據蘇聯記錄,蘇聯南方方面軍空軍在11月1日至12月1日間共損失了90架飛機。第590攻擊機團可以作為蘇聯空軍在這個地區損失的例子,該團在11月1日共有18架I-153,到11月底共有9架I-153全毀,另有1架受重創。蘇聯南方方面軍的損失加上西南方面軍和遠程航空軍的損失,蘇聯空軍在羅斯托夫地區的損失當和德軍宣稱的數字相差不遠。當然空戰也不是一邊倒的,41年11月28日,第52戰鬥機聯隊第8中隊Gunther Rall中尉在羅斯托夫西部上空被1架I-16擊落並受了重傷。當時Rall中尉已經擊落了38架敵機,在傷癒歸隊後,Rall中尉的戰績直線上升,最後他成了德國二戰中第3號王牌飛行員,他共宣稱擊落敵機275架。
  12月2日德中央集團軍群最後一次試圖攻佔莫斯科,德第258步兵師的一支部隊甚至深入到據紅場6英里處。為了守住防線,朱可夫將軍投入了他手頭所有兵力,地面和空中,戰鬥空前激烈。蘇聯空軍宣稱在12月2日擊落了40架德國飛機,在被擊落的德軍飛機中,包括了第1攻擊機聯隊第5中隊中隊長Joachim Rieger上尉,他的僚機在躲避蘇聯戰鬥機的攻擊時,與他的飛機相撞,兩架Ju-87都墜落了。而第52戰鬥機聯隊第4中隊Georg Brey上士在攻擊一個蘇軍地面車隊時被擊落,據德方記錄德國空軍在這一天的損失只有4架,當然德軍的損失記錄可能有一些脫漏,但蘇軍無疑為了鼓舞士氣,大大誇大了自己的戰績,這很快成為雙方都採用的宣傳手段,這也是東線戰場的一個特點。
  在莫斯科西北方,第65攻擊機團的伊爾-2突然攻擊了從Yakhroma地區撤退的德軍部隊,並宣傳摧毀了約100輛德國車輛,由於供應線被切斷,德第3和第4裝甲集團軍被迫在據莫斯科僅10公里處停止了前進。
  在卡裡寧上空,蘇第129戰鬥機團的MiG-3機群於12月5日襲擊了一個德國轟炸機編隊,並宣傳擊落了5架Ju-88。從莫斯科南部,古德裡安的第2裝甲集團軍被迫停止了對圖拉的攻勢,並向頓河後撤,在這個撤退過程中,德第2裝甲集團軍遭到了蘇聯空軍的猛烈攻擊,德國歷史學家Von Hardesty這樣描述:「在圖拉地區,蘇聯空軍表現十分突出,蘇軍把進攻重點放在撤退中的第2裝甲集團軍頭上,有許多德國坦克在空襲中被摧毀。」古德裡安在回憶錄中這樣評價當前形勢「對莫斯科的攻勢不得不停止了。我們傑出的軍隊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和犧牲都白費了,我們遭到了一次慘敗。」
  12月6日,科涅夫將軍的加裡寧方面軍和朱可夫將軍的西方方面軍同時向撤退中的德軍發動了強大的反攻,反攻的蘇軍在地面部隊數量,坦克和大炮數量上都要少於德軍,但蘇軍至少在一個方面對於德軍佔有數量上的優勢,那就是蘇聯空軍。在莫斯科方向上,蘇聯空軍投入了1376架飛機,而德第2航空隊只有約600架飛機。蘇聯空軍士氣非常高昂,他們不顧低雲,多霧和大雪漫天的惡劣天氣,全程支援蘇聯地面部隊的攻勢。
  在這裡,蘇軍現代化的Pe-2轟炸機開始以大批量出現在戰場上。裝備著Pe-2的第28轟炸機師平均每天出動90~100架次。在蘇聯空軍和地面部隊的全力打擊下,德軍的撤退開始變得越來越混亂。
  在空戰中,德國空軍的損失也直線上升。第51戰鬥機聯隊的戰史記載著「在這裡俄國飛行員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勇氣和技術」,第51戰鬥機聯隊12月間的損失率高達32%,超過了開戰以來任何一個月份。
  蘇聯防空軍第6戰鬥機軍宣傳於11月擊落德機170架,於12月則擊落敵機80架。12月13日,蘇第43混合空軍師的5架戰鬥機襲擊了一隊德國轟炸機並宣稱擊落了其中3架。同一天,蘇聯飛機轟炸了位於Klin的德軍機場,摧毀了包括第52戰鬥機聯隊第2大隊的7架Bf-109在內的大量德國飛機。
  現在整個德國中央集團軍群面臨崩潰的危險,而且德軍的士氣也開始下降。德第56裝甲旅旅長Ferdinand Schaal中將回憶道「越來越多的士兵在未接到命令的情況下就開始向西方退去,無人去掩埋在空襲中死去的同伴,許多裝備被拋棄於野外。」
  第52戰鬥機聯隊Walter Todt下士回憶德國空軍從Klin 機場撤退的情景「我們所有不能起點的Bf-109和1架Ju-88被堆集在一起,然後把汽油桶堆放在飛機旁,最後我們用一門88毫米高射炮將它們全部炸掉。當我們正要撤退時,用來拖帶那門88高炮的卡車也罷工了,不得已我們只能連車帶炮全部付諸一炬。」
  全力進攻的蘇西方方面軍在10天中前進了80英里。
  12月16日,希特勒發佈了他著名的「不得後退」的命令。同時他將陸軍司令布勞希契元帥和中央集團軍群司令波克元帥免職,不久德軍著名的「裝甲戰之父」古德裡安將軍也被撤職。
  希特勒將阻止蘇軍攻勢的希望放在德國空軍身上,大量援軍湧人東戰場,第54轟炸機聯隊第2大隊和新成立的裝備著He-111的第100「維京」轟炸機聯隊被從西歐緊急調往東線,此外第26驅逐機聯隊第1和第2大隊,以及5個大隊裝備Ju-52的運輸機部隊也抵達中部戰場。德軍運輸機部隊全力向撤退中的德軍空運物資,而德國轟炸機和攻擊機部隊則猛烈攻擊進攻中的蘇軍地面部隊。12月17日,當氣溫略有回升,一隊德國Ju-87出其不意地襲擊了朱可夫的裝甲矛頭,並聲稱擊毀蘇軍坦克13輛,各種車輛200輛。在一次對正在渡莫斯科運河的蘇軍轟炸中,1架Ju-88在被擊傷後,衝撞了蘇軍地面目標。
  至12月18日,蘇聯空軍已經宣稱摧毀了德軍340輛卡車,11門大炮,100輛裝甲車輛和3列火車,同時德國空軍再次在空中出現極大鼓舞了德軍地面部隊的鬥志,德空軍不斷轟炸前進的蘇軍部隊,他們宣稱在18日摧毀蘇軍4輛坦克和14輛摩托車輛,21日又擊毀4輛坦克和60輛摩托車輛,在聖誕節德國空軍再次宣稱摧毀了2輛坦克和50輛摩托車輛。
  根據德方資料,在12月15日~30日,德國空軍以損失33架飛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119架,和德國空軍並肩作戰的意大利空軍宣稱以損失1架MC200戰鬥機的代價擊落蘇聯飛機12架。
  在蘇軍方面,蘇聯空軍宣稱於12月17~26日間擊落德國飛機16架,在聖誕夜,第178戰鬥機團的王牌飛行員Gerasim Grigoryev 上尉擊落了1架Ju-88,這是他第11次空戰勝利。
  當1942年新年來臨時,蘇軍已成功地實現了瓦解德軍進攻莫斯科的企圖,巴巴羅薩行動徹底失敗了。蘇聯空軍為蘇軍這次重大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據蘇軍記錄,在12月6日~1942年1月7日間,蘇聯空軍出動了16000架次,而且蘇聯空軍的損失卻大幅度下降了,自開戰以來第一次,蘇聯空軍的每次作戰任務損失率下降到了1%以下,在12月5日~1942年1月2日間,蘇聯空軍於莫斯科方向上因各種原因損失的飛機數目不超過140架!而蘇軍在莫斯科城下的勝利極大鼓舞了蘇聯軍民的抵抗意志,從這時起戰爭的潮流逐漸逆轉了。二十七
  在蘇德戰爭的第一年中,德國空軍正處在它的巔峰時期,它擁有最先進的裝備,人員受到最好的訓練,採用了最有效的戰術,與它相比蘇聯空軍雖然數量龐大,但裝備落後,訓練不良,戰術過時。毫不奇怪德國空軍在戰爭中取得了很大戰績,德國轟炸機部隊不斷有效地切斷蘇軍後方的補給線和通訊通道,大大限制了蘇軍的機動,而德軍的攻擊機部隊不斷痛擊蘇軍前線各個目標,為德國地面部隊的進攻打開通道,而德國戰鬥機部隊無論出現在哪裡,就會奪得哪裡的制空權,在1941年德國戰鬥機部隊宣稱擊落了約7000架蘇聯飛機(第3聯隊1287架,27聯隊270架,51聯隊1820架,52聯隊800架,53聯隊775架,54聯隊1185架,77聯隊1250架)。雖然取得了如此戰功,但德國空軍卻即未能完成摧毀蘇軍抵抗意志,也未能徹底擊敗蘇聯空軍,為什麼?
  德國入侵蘇聯的「巴巴羅薩」計劃也許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計劃,但不幸的很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建立在兩個錯誤的前提上:
  1、蘇聯軍隊雖然規模龐大,但戰鬥力及其低下,無法對德國軍隊造成任何阻礙;
  2、蘇聯政權內外危機重重,只要稍微受到打擊,就會四分五裂。
  事實證明這兩個判斷都不正確。
  在蘇德戰爭結束後,有許多德國將領都聲稱他們非常反對「巴巴羅薩」計劃,這正如人們說的「成功有很多父親,而失敗是一個孤兒」。筆者曾讀過有關德國醞釀「巴巴羅薩」計劃的過程的許多文件,確實在德軍內部存在著對蘇戰爭的悲觀者和樂觀者,樂觀者認為對蘇戰爭將在冬天前結束,那時英國和美國在歐洲大陸上最後一個潛在盟友將被毀滅,那時美國將放棄捲入大戰的想法,而英國也將因絕望而同意和德國談判。而悲觀者則有些不同看法,以下是我虛擬的兩者對話:
  樂觀者:我軍一定可以在冬季前攻克包括莫斯科在內的重要目標,從而結束戰爭。
  悲觀者:你能否確定在莫斯科失守後,蘇聯一定會放棄抵抗?
  樂觀者:如蘇聯仍堅持抵抗,我們將在1942年春發動新的攻勢,將蘇軍趕到烏拉爾山以東,那時蘇聯的抵抗就必定會崩潰。
  悲觀者:如果是這樣當然很好,但萬一在退到烏拉爾山以東,蘇聯仍不屈服呢?
  樂觀者:這到是個問題,但不至於吧。
  悲觀者:我認為這是有可能的,那時我們也許將在相當時期內將部分兵力部署在東方防線,那樣很可能在削弱我們和英國戰爭的實力,並且在很長一段時期內加重國家負擔。所以我們一定要十分小心地計劃我們的行動。
  在讀了那些資料後,讓我十分驚奇地有兩點,首先在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戰爭前,即使最悲觀的德國將領也沒有想過萬一戰況不利怎麼辦,另一點是既然在戰前德國參謀總部就設想過即使在1941年攻克莫斯科,戰爭也可能拖到1942年春,為什麼無人去準備冬裝,德國人的專業性去了哪裡?為部隊準備冬季裝備完全是總參謀部的責任,這簡直是犯罪性的玩忽職守行為。
  「巴巴羅薩」計劃就是在這種氣氛中開始執行的,對於德國空軍部隊來說,雖然他們進行了精心的準備和強化訓練,但對於在蘇聯境內作戰所遇到的抵抗的激烈程度,在道路狀況惡劣的蘇聯境內為部隊提供後勤支援的困難程度,對蘇德戰爭戰線長度的估計嚴重不足,當一旦戰爭爆發後,德國人發現自己無論在物資上和精神上都缺乏對這場空前慘烈的戰爭的準備。
  蘇聯空軍在41年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據蘇聯記錄,蘇聯在41年損失了21200架飛機,其中約12000~16000架是作戰損失(在空戰中被擊落,被地面炮火擊落,被炸毀於地面,因作戰損傷過重而報廢等)其餘為非作戰損失(因機械原因報廢,因機械原因失事,在撤退中被丟棄等)。蘇聯空軍能在如此打擊中堅持下來,並非是由於他們裝備的先進和戰超人,而是其官兵表現出來的勇氣和自我犧牲精神,以及幾乎無限的忍受艱難和困苦的能力,在41年蘇聯空軍所做到的其實是一件事就是不記一切代價地消除德軍以一場閃電戰結束戰爭的企圖,而將德國人拖入一場持久戰中。
  41年對蘇聯空軍是十分艱難的,當時他們原來所有的裝備損失殆盡,而隨著德軍的迅猛前進,大批飛機製造廠被迫遷往烏拉爾山以東地區,即使盡了最大努力,蘇聯的飛機製造能力下降了,而且由於新廠址往往生產環境惡劣,也由於前線迫切需要飛機,蘇聯飛機製造業被迫犧牲質量以增加產量,這造成41~43年蘇聯空軍所接受的飛機往往達不到設計的質量指標,這造成蘇聯空軍飛機的使用壽命很短,往往其損失的一半是非戰鬥失。
  對於41年蘇聯空軍來說,他們需要的東西很多:大量的先進飛機,更好的訓練,有效的戰術,但為了得到這一切,蘇聯軍人必須首先爭取到時間,而時間要他們用生命去換取。
  很難想像蘇聯空軍在戰爭初期是如何前赴後繼地去反擊德軍的,那些駕駛SB,DB-3,TB-3轟炸機,I-15bis,I-153攻擊機去執行任務的蘇聯空軍機組成員們所執行的完全是自殺性的任務。從戰爭開始時起,蘇聯空軍就開始了痛苦的改革,嚴酷的現實迫使蘇聯空軍逐漸拋棄了戰前的教條,在41年蘇聯空軍所採納的第一個正確戰術,就是當他們發現德國空軍過於強大後,就採取了避免和德國戰鬥機部隊正面交戰,而集中全力攻擊德國地面部隊的戰術。在東線,由於戰線過長和戰線移動迅速,這使得德軍無法建立如英國曾建立的那種雷達網,這使得德國戰鬥機部隊無法有效地封鎖整條戰線。一次又一次地雖然巡邏的德國戰鬥機部隊總能使得他們「遇到」的蘇聯空軍遭到嚴重損失,但更多的蘇聯飛機只是簡單地從前線空隙中「滑」過來,將德國地面部隊炸得叫苦連天。我曾讀過許多德國軍官關於對蘇戰爭初期的回憶錄,他們無一例外的提到了所遭到的蘇聯空軍幾乎「不停」的空襲。除了對德國地面部隊的打擊以外,德國空軍同樣遭到了嚴重損失,據德國記錄,德國空軍與1941年6月22日~12月31日因作戰原因共損失飛機4653架飛機,其中3827架毀於東線,我手頭沒有德國空軍因非作戰原因損失飛機的數字,這個數字也不包括德國盟友芬蘭,意大利,羅馬尼亞和匈牙利空軍的損失。從德國空軍在「巴巴羅薩」行動開始時投入戰場的3000架飛機的實力來看,等於德軍每一架飛機都損失掉了。到41年底時,許多德國空軍聯隊的實力下降到原有實力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在人員損失上,德國空軍41年在蘇聯戰場損失了13742名機組成員和地勤人員,其中3231人陣亡,2028人失蹤,8453人受傷。其中許多人是無法替補的戰前參軍的人員。以蘇聯空軍在開戰時的狀態來看,他們能使德國空軍遭受如此慘重的損失,已經是超水平發揮了。
  如果德國空軍能保持象開戰頭幾個月的打擊力度,那麼即使蘇聯空軍再頑強,蘇聯軍工工業運轉再有效,蘇聯空軍也無法倖免,但隨著時間推移,德國空軍自己也因失血過多而軟弱了下來。於是在付出了如此慘重的代價後,蘇聯空軍得到了最寶貴的喘息時間。雖然在隨後戰爭中,蘇聯空軍仍將在德國空軍手中付出重大代價,但最艱難的時期已經過去了。蘇聯的取勝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從1942年下半年起,蘇聯空軍開始了緩慢的復甦,隨著大量先進飛機的投入戰場,蘇德兩國空軍在裝備上的差距逐漸縮小了,越來越多經過戰爭考驗的軍官擔任了高級指揮員的職務,在空中戰爭中不符實際的戰術被拋棄,而蘇聯飛行員的訓練水準也大幅度提高了,1943年後走上戰場的蘇聯飛行員一般已經接受了1年的訓練。一向是蘇軍弱點的通訊裝置逐漸得到了提高,到1943年下半年後蘇聯飛機普遍裝上了無線電裝置。這些努力加上英美空軍在西線的進攻,逐漸使得蘇聯戰場上空的優勢逐漸向蘇聯空軍方面轉移,1943年蘇聯空軍第一次從德國空軍手中奪得了戰場制空權。
  但即使到這個階段,蘇德空戰也遠未到結束的時候,隨著蘇軍向西方的前進,漫長的運輸線和過長的戰線開始成了蘇軍的敵人,而德國空軍也同樣能夠從蘇軍的防線空隙中滲透進來猛烈攻擊蘇聯地面部隊。那些越來越年輕而缺乏經驗的德國飛行員也將表現出不亞於戰爭初期蘇聯飛行員的勇氣和自我犧牲精神,在戰爭最後階段我們將看到德國飛行員採用的許多蘇聯飛行員於戰爭初期採用的戰術,包括Zveno 戰術,夜間轟炸,小批量飛機滲透,在奧得河畔最後的決鬥中,有許多德國飛行員在傷痕纍纍的突破了蘇聯戰鬥機的攔截後,駕機撞擊了蘇聯橋頭堡。這場戰爭只有當德國投降後才最終結束。
  東    線    空    戰
  ——1941年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東線空戰>>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