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沖繩島戰役

TXT 全文
  
沖繩島戰役 
  第一節 
  琉球群島是由140多個火山島組成,總面積約4792平方公里,中世紀是中國的附屬國,其國王每年都向中國進貢,與中國有著密切的經濟、文化交流。在日本閉關自守的年代裡,是中日兩國之間貿易、交往的重要橋樑,因此日本一直允許琉球獨立,直到1879年才正式將其納入日本版圖。 
  琉球群島又可分為三個群島,從北到南依次是奄美群島、沖繩群島和先島群島,與台灣島構成了一道新月形的島鏈,成為日本本土在東海的天然屏障。其中的沖繩群島位置居中,距中國大陸、台灣和日本本土的距離分別是360、340、340海里,沖繩群島由沖繩島、慶良間列島、伊江島等島嶼組成,主島沖繩島是琉球群島的最大島嶼,南北長約108公里,東西最寬處約30公里,最窄處僅4公里,面積約1220平方公里。人口約四十六萬,主要城市有那霸、首裡和本部町,沖繩島北部多山地,南部則是開闊又平坦的丘陵地帶,島的東海岸有兩個天然港灣,金武灣和中城灣,日軍建有那霸軍港,島上還有那霸、嘉手納、讀谷和與那原四個機場,是日本在本土西南方向的重要海空基地。沖繩島上有一種特別的建築,就是圓形的家墓,用堅固的石料建成,在島上隨處可見,日軍稍加改裝,就成為堅固的防禦工事,在後來的戰鬥中給美軍造成了巨大的困難。 
  沖繩島因其在日本本土防禦中的重要的戰略位置,為譽為日本的「國門」,因此沖繩島登陸戰就被稱作「破門之戰」。   
  第二節 
  美軍佔領菲律賓後,沖繩在本土防禦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對於日本而言,沖繩島一旦失守,本土、朝鮮以及中國沿海地區的制海權、制空權將悉數喪失,日本賴以維持生存的通往東南亞的海上交通線將被徹底切斷,因此日軍大本營判斷美軍在進攻日本本土之前,必先在沖繩島登陸,所以日軍對沖繩的防禦極其重視。自1944年7月馬裡亞納群島失守後,就開始重點加強衝繩島的防守兵力和防禦工事。 
  至1945年1月,日軍在琉球群島守備兵力為第32軍,共轄有四個師團和五個旅團,以沖繩島為防禦重點,由第32軍軍長牛島滿中將親自指揮第9、第24、第62師團和獨立第44旅團進行防禦。牛島滿原計劃以島中部的兩個機場為核心防禦地帶,先以海上和空中的特攻作戰削弱來犯美軍,再集中兵力將登陸之敵殲滅在水際灘頭。美軍進攻菲律賓後,日軍大本營將沖繩島守備部隊中最具戰鬥力的第9師團調往台灣,引起了牛島滿極大不滿,他隨即以兵力不足為由,放棄了殲敵於灘頭的計劃,將防線從建有較完備工事的中部地區收縮到南部,依托築壘地帶實施持久防禦。採取的作戰方針是將美軍誘至得不到海空火力支援的縱深地區,憑借預設陣地將其消滅,根據這一方針,日軍將80%的兵力配置在以首裡為中心的南部地區,在北部和海岸地區僅配置了少數象徵性的部隊。美軍登陸前,日軍在沖繩島上的兵力為陸軍兩個師團和一個旅團,加上海軍的一些警備部隊和陸戰隊,共約十萬人。 
  為確保沖繩島的防禦,日軍大本營於1945年3月制定了代號為「天號作戰」的航空兵決戰計劃,集中了陸海軍總計達2990架作戰飛機,其中自殺飛機1230架,分別部署在台灣、琉球和九州等地區,準備在美軍登陸沖繩島時對美軍艦隊和運輸船隻實施猛烈突擊,配合島上的第32軍粉碎美軍的登陸。 
  日本海軍在沖繩島及其附近島嶼部署有數百艘自殺摩托艇和人操魚雷,將對美軍實施水面和水下的特攻作戰。而聯合艦隊的殘餘軍艦也將在適當時機出動,做最後的決死攻擊。 
  當美軍確定不進攻台灣後,沖繩島就成為美軍進攻日本本土最理想的跳板,早在1944年10月,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就向太平洋戰區下達了攻佔沖繩島的指令,遵照這一指令,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尼米茲就立即開始組織有關人員籌劃這一作戰,參加此次作戰計劃制定工作的有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海軍上將、太平洋戰區兩棲部隊司令特納海軍中將、陸軍第十集團軍司令巴克納中將、布蘭迪海軍少將、賴夫斯奈德海軍少將和霍爾海軍少將等,1945年1月3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批准了沖繩島作戰計劃,2月9日又批准了具體的登陸計劃。 
  參戰兵力幾乎包括了太平洋戰區所屬的全部陸海軍,負責為登陸編隊提供海空掩護的有兩支:一支是美軍第五艦隊的第58特混編隊,由米切爾中將指揮,下轄四個大隊,共計16艘航母、8艘戰列艦、18艘巡洋艦和56艘驅逐艦,搭載艦載機1300餘架;另一支是英國太平洋艦隊,現屬美軍第五艦隊建制,番號為第57特混編隊,由英國海軍中將羅林斯指揮,下轄4艘航母、2艘戰列艦、5艘巡洋艦和15艘驅逐艦,搭載艦載機150餘架。 
  登陸編隊也稱為聯合遠征軍,由特納中將指揮,登陸艦艇約500艘,護航及支援艦只有護航航母28艘、戰列艦10艘、巡洋艦14艘、驅逐艦74艘、護衛艦76艘,艦載機約800架,連同後勤保障和運輸船隻,總共達1300餘艘。 
  地面部隊主力是第十集團軍,由巴克納陸軍中將任司令,下轄海軍陸戰隊第三軍和陸軍第二十四軍。海軍陸戰隊第三軍由陸戰一師和陸戰六師組成,軍長是蓋格海軍少將;第二十四軍由步兵第七師和步兵第九十六師組成,軍長是霍奇陸軍中將。另有四個師為預備隊,陸戰二師為第十集團軍預備隊,陸軍第二十七師為留船預備隊,陸軍第七十七師先擔負攻佔慶良間列島和伊江島作戰,然後作為戰役預備隊,陸軍第八十一師則是總預備隊,在新咯裡尼亞島待命。共計十個師,十八萬人。 
  投入總兵力達54。8萬人,各種艦艇1500餘艘,飛機2000餘架,戰役總指揮是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海軍上將,戰役代號「冰山」,意為如此龐大的參戰兵力,僅僅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猶如冰山水下部分的更大規模的部隊將在登陸日本本土時出現。 
  登陸日期最後確定為1945年4月1日。美軍認為沖繩島距離日本本土較近,必定會遇到日軍航空兵的全力反擊,尤其是自殺飛機的拚死撞擊,儘管這些自殺飛機並不足以能改變戰役的最後結局,但不可否認對於美軍的威脅是巨大的,因此,美軍計劃在登陸之前,先以航空兵對日本本土、琉球群島和台灣等地的日軍航空基地進行大規模突擊,以盡可能削弱其航空兵的力量。同時在登陸前一周,以陸軍第七十七師在慶良間列島登陸,建立前進基地,以便在戰役中就近進行後勤補給和戰損搶修。   
  第三節 
  根據美軍的計劃,斯普魯恩斯和米切爾率領第58特混編隊,在硫黃島戰役期間對日本本土實施轟炸的返航途中,於3月1日對沖繩島進行了猛烈空襲,並對沖繩島、慶良間列島和奄美大島進行了航空偵察和空中攝影,為沖繩戰役提供了寶貴的第一手資料。 
  對於日本本土航空基地的突擊,因為距離美軍塞班島轟炸機基地在800海里以上,只有航母艦載機和B—29重轟炸機能夠到達,由於航母編隊已經在海上征戰多日,又要在即將開始的沖繩島登陸中擔當海空掩護的重任,迫切需要在戰役開始前進行休整,而B—29又都歸美國陸軍航空兵的戰略空軍部隊指揮,所以尼米茲向陸軍航空兵司令阿諾德上將提出了請求,但阿諾德認為這是純屬戰術性質的任務,不願出動寶貴的B—29,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尼米茲一面表示海軍在硫黃島浴血苦戰,傷亡慘重,全是為了替戰略轟炸機取得基地;一面以「戰略空軍憲章」中規定的戰區總司令在緊急關頭有使用戰略轟炸機的權利,居理力爭,阿諾德只得作出了讓步,同意將B—29用於對日本本土飛機製造廠和航空基地的轟炸。 
  從3月9日開始,第二十一航空隊司令李梅少將為提高對日本軍事工業的轟炸效果,將原來採取的白天高空精確轟炸戰術改為夜間低空轟炸,並拆除了B—29上除尾炮以外所有機栽武器,這樣就使B—29的載彈量增至七噸,而且全部使用燃燒彈,這一戰術史稱「李梅賭注」或「李梅火攻」,當晚334架B—29在東京投下了近2000噸燃燒彈,將東京42平方公里城區化為一片廢墟,建築物被毀25萬幢,一百餘萬人無家可歸,平民死亡達8。 
  3萬人,傷10萬人,破壞程度毫不亞於原子彈。 
  隨後又以同樣戰術組織了對名古屋、大阪、神戶等城市的大規模轟炸,至3月19日共出動B—29約1600架次,投擲燃燒彈近一萬噸,迫使日軍將這些城市的飛機製造廠進行了疏散,從而大大降低了飛機產量。 
  3月27日和31日,第二十一航空隊根據尼米茲的要求轉而轟炸日軍在九州的各機場,嚴重破壞了這些機場的設施,使其在九州地區的航空兵幾乎癱瘓。同一時間裡,美軍組織的攻勢佈雷又將下關海峽徹底封鎖。 
  美戰略空軍上述活動,嚴重阻礙了日軍海空軍對沖繩島的增援,為沖繩戰役的舉行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第四節 
  為了徹底消除來自日本本土的空中威脅,美軍第五艦隊的主力航母編隊第58特混編隊,經十天的短暫休整,由編隊司令米切爾指揮於3月14日從烏利西基地出發,前往攻擊日本本土,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以「印第安納波利斯」號重巡洋艦為旗艦,隨同編隊行動。 
  3月17日夜,特混編隊被日軍偵察機發現,對此日軍大本營內部出現了兩種不同的意見,有的認為這是美軍為在沖繩登陸而實施的預先航空火力準備,應迅速進行反擊;有的認為應當在登陸開始之後再組織反擊,在情況未明之前不應輕易出擊,以免不必要的損失。最後大本營考慮到航空兵力損失嚴重,新的部隊正在突擊訓練,即使多訓練一天,也是有益的,因此只要美軍登陸的跡象不明顯,就盡可能不動用航空兵,以保存實力。 
  3月18日,第58特混編隊到達距九州東南約90海里處,從凌晨開始出動艦載機對九州各機場進行突擊。日本海軍第五航空艦隊司令宇桓纏海軍中將雖然接到待美軍登陸編隊出現時再出擊的命令,但他認為如果不進行反擊,任憑美軍轟炸的話,他的航空兵力都將被消滅在地面上,因此仍下令出擊。雙方的飛機在空中交錯而過,美軍飛機在九州上空只遭到了輕微抵抗,但機場上基本沒有飛機,戰果很小。而在美軍攻擊日軍機場的同時,193架日機也對美軍艦隊發起了攻擊,「企業」號航母中彈一枚,一架日軍自殺機在「勇猛」號航母舷側被擊中爆炸,碎片落到航母的機庫甲板,引起大火,艦上水兵死2人,傷43人,「約克城」號航母也被擊傷,艦體被炸開兩個缺口,水兵死5人,傷26人,所幸三艦傷勢都還不重。日機則損失161架。 
  3月19日,美軍航母編隊出動了近千架艦載機對吳港、大阪和神戶的飛機製造廠和九州、四國等地的機場進行轟炸,日軍第五航空艦隊也出動飛機反擊。「黃蜂」號航母中彈數枚,燃起大火,損管人員拚死搏鬥,才將大火撲滅,艦員死101人,傷269人。但更大的災難還在後面,七時許,「富蘭克林」號航母正在組織艦載機起飛,一架日軍的「彗星」轟炸機借助雲層掩護,突然俯衝而下,在30米高度投下兩枚250公斤炸彈,一枚在機庫甲板爆炸,另一枚落在艦尾,穿透兩層甲板在軍官艙附近爆炸,在機庫爆炸的炸彈危害特別嚴重,因為航母正在組織艦載機起飛,機庫裡全是加滿油,掛滿炸彈的飛機,炸彈爆炸後立即引起了可怕的連鎖爆炸,火勢迅速蔓延,爆炸此起彼伏,大火引起的濃煙直衝雲天,航母上幾十架飛機都被炸毀,艦員傷亡已經多達數百人,爆炸和大火持續不斷,並逐漸波及到機艙,「富蘭克林」號上層建築面目全非滿是彈洞,甲板上遍佈飛機殘骸,大火蔓延到了後甲板的彈藥堆,引起了更大的爆炸,煙柱高達600米。「富蘭克林」號所在的第二大隊司令戴維森海軍少將見航母傷勢嚴重,通知艦長蓋爾斯上校可以下令棄艦,但蓋爾斯認為只要提供必要的海空支援和掩護,「富蘭克林」號還能挽救。戴維森同意了他的計劃,立即調動第二大隊的其他軍艦前來救援,「聖非」號輕巡洋艦用鋼纜拖住「富蘭克林」號以阻止其傾覆沉沒,同時接下部分受傷艦員,艦長蓋爾斯首先下令向彈藥艙注水,以避免更大的爆炸,但注水後航母開始右傾。九時三十分,「富蘭克林」號鍋爐停止了工作,右傾加劇,甲板幾乎碰到了海面,「聖非」號眼看無力控制其傾斜,擔心被航母巨大的艦體拖翻,只得砍斷鋼纜。「匹茲堡」號重巡洋艦接著趕來,佈置鋼纜阻止「富蘭克林」號傾斜,經過不懈的努力,終於制止了航母的傾斜,「聖非」號再度靠近航母,將鋼纜以前主炮作支點,繫上航母,協同「匹茲堡」號一起矯正航母的傾斜。 
  航母上的官兵在艦長的指揮下全力搶救,儘管零星爆炸還不時發生,火勢還很猛,但傾覆的危險總算被解除了,第二大隊的5艘驅逐艦在航母四週一邊搭救落水艦員,一邊為航母提供掩護。由於航母所在海域距離日軍航空基地還不足100海里,日機空襲的危險隨時存在,因此搶救工作非常急迫。中午前後,又有一架日機前來攻擊,但未命中。 
  航母上很多艦員在極其危險困難的情況下,表現了非凡的勇敢和崇高的互助精神,水兵唐納德。加裡和300餘水兵被困在第五層甲板下的一個艙室裡,在與外界聯繫全部中斷的情況下,加裡獨自一人冒著嗆人的濃煙,從一個狹窄的通風道找到了逃生的道路,他隨即返回艙室,帶領同伴逃生,總共往返三次將這300餘人全部帶出了絕境。艦上的牧師約瑟夫。卡拉漢在飛行甲板上,不顧四下橫飛的彈片,安慰傷員,並為死去的官兵進行簡短的祈禱,最後還加入了滅火工作,他的行動感染、鼓舞了很多人。 
  遭到如此重創的「富蘭克林」號在全體官兵和第二大隊友艦的大力支援下,經數小時的拚搏,竟然奇跡般的撲滅了大火,在這場災難中,「富蘭克林」號共有724人死亡,265人受傷。後在「匹茲堡」號的拖曳下,回到了烏利西基地,經短時間搶修,恢復了航行能力,在「聖非」號巡洋艦的護送下於4月28日返回了美國本土的布魯克林海軍基地。「富蘭克林」號是太平洋戰爭中受創最重卻沒沉沒的航母,該艦的搶救經驗,對戰後航母的艦體設計和損管系統配置具有極大的指導作用。 
  艦長蓋爾斯因此受到嘉獎,並在6月30日昇任聖迭戈海軍基地的司令;加裡和卡拉漢被授予美國最高榮譽勳章——國會勳章,1984年和1968年美國海軍分別將一艘「佩裡」級護衛艦和「諾克斯」級護衛艦以加裡和卡拉漢的名字來命名,以此表彰和紀念他們的英勇事跡。 
  在18、19日兩天的突擊中,美軍損失艦載機116架,有1艘航母遭到重創,4艘航母和1艘驅逐艦被擊傷,在空中和地面上共消滅日機528架,炸沉炸傷日艦22艘,並對九州地區的飛機製造廠和航空基地造成了較大的破壞,使九州地區的日軍航空兵在此後的兩周時間裡無力組織大規模行動。 
  3月20日,天氣轉雨,第58特混編隊南撤,日軍因航空兵力損失嚴重,所剩無幾,只以少數飛機進行了零星襲擾,有一架自殺飛機撞傷了一艘驅逐艦。 
  3月22日,第58特混編隊與後勤支援大隊的補給船隻在海上會合,進行了海上補給,補充糧、彈、油。 
  3月23日,第58特混編隊到達沖繩島以東100海里水域,開始對沖繩群島進行預先航空火力準備。日軍大本營還以為不過是美軍航母編隊向烏利西返航時的順便之舉,並不以為然。 
  對於來自台灣地區的空中威脅,則由英國的航母編隊負責消除。英國海軍自1944年末在大西洋已基本掌握了制海權,能夠抽調部分艦隻轉用於太平洋方面,於1944年12月正式組建英國太平洋艦隊,由弗雷澤海軍上將任司令。經過與美軍協商,決定派出航母編隊參加沖繩戰役,這支航母編隊被授予第57特混編隊的番號,由英國太平洋艦隊副司令羅林斯海軍中將指揮,在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指揮下作戰。 
  3月16日,第57特混編隊從馬努斯島出發,20日抵達烏利西基地,進行補給和短暫休整。 
  3月23日,從烏利西啟航,向先島群島航行。 
  3月26日拂曉,到達先島群島主島宮古島以南100海里處,隨即出動艦載機對島上機場實施突擊,這支航母編隊共有4艘2。 
  3萬噸級航母,排水量與美軍的「埃塞克斯」級航母相差無幾,但艦載機只有36架,僅為美軍航母載機數的一半,原因主要是英艦飛行甲板以及彈藥艙、機艙等要害艙室都有50毫米厚裝甲鋼板,這在後來同樣面對日軍自殺飛機的亡命撞擊時,英艦生存能力要比美艦強的多,但現在由於艦載機數量少,斯普魯恩斯命令德金海軍少將指揮的第52特混編隊第一大隊的護航航母與英軍航母協同作戰,共同對先島群島和台灣北部的機場進行壓制性轟炸。經過數天空襲給予日軍在這一地區的航空兵力和機場設施造成了嚴重損失。至此,在美軍登陸編隊到達沖繩島海域前,第58和第57特混編隊就已經有效地削弱了日軍在沖繩群島北南兩個方向的航空兵力,進一步孤立了沖繩島守軍。   
  第五節 
  在沖繩島西南,距那霸約15海里,是由十餘個島嶼組成的慶良間列島,這些島嶼坐落在長約13海里,寬約7海里的海域,十個主要的島嶼都是懸崖峭壁,礁石林立,日軍認為該群島對沖繩島的登陸沒有多大作用,所以防禦力量非常薄弱。 
  美軍登陸編隊司令特納在制定沖繩島登陸計劃時就提出先以部分兵力奪取該群島,但遭到幾乎所有人的反對,他們覺得慶良間列島地形崎嶇,無法修建機場,對於沖繩登陸作戰沒什麼價值,如果實施登陸,將會遭到日軍猛烈的航空兵力攻擊,因為日軍在以慶良間列島為中心,半徑50海里範圍裡有五處機場,航空兵力雄厚,不僅登陸難以取勝,還會影響隨後進行的在沖繩島的登陸。特納認為,慶良間列島主島渡加敷島與其以西的五個小島圍成慶良間海峽,海面開闊,海峽兩端可以布設反潛網,是天然的避風錨地,水深數十米,能容納近百艘大型艦船,而在渡加敷島以東還有一片稍小一些的開闊海域,則可以建成理想的水上飛機起降基地,這樣慶良間列島就可以成為在沖繩島登陸的前進基地,而且根據硫黃島戰役的經驗,在靠近戰場的海域擁有一個避風錨地是絕對必要的,在他的堅持下,美軍最終決定先在慶良間列島實施登陸,以取得前進基地。戰役發展進程證明,特納的這一決定是非常明智和正確的。 
  3月17日,第52特混編隊司令布蘭迪海軍少將、第51特混編隊第一大隊司令基蘭海軍少將、陸軍第七十七師師長布魯斯陸軍少將和水下爆破大隊大隊長漢隆海軍上校一起制定了慶良間列島登陸計劃,根據空中偵察,發現日軍在慶良間列島的防禦非常薄弱,他們遂改變了特納原先以一個加強營的兵力逐個攻取的設想,決定以七十七師主力在六個較大的島嶼同時實施登陸,力爭一舉奪取慶良間列島。 
  3月23日,布蘭迪海軍少將指揮由18艘護航航母、15艘驅逐艦、19艘護衛艦、70艘掃雷艦以及一些炮艇、獵潛艇等小型艦艇組成的第52特混編隊,其任務是對登陸作戰實施支援,也被稱為兩棲支援編隊,開始對沖繩島接近航道進行掃雷,護航航母則出動艦載機對沖繩島、慶良間列島日軍進行轟炸,以掩護掃雷行動。 
  3月25日,支援編隊中的2艘巡洋艦和3艘驅逐艦對慶良間列島實施預先火力準備,同時掩護水下爆破大隊偵察各島嶼登陸地點的海灘情況,結果發現久場島和屋嘉比島兩島嶼預定登陸點的水下密佈暗礁,登陸艇無法直接駛上海灘,只能使用履帶登陸車,這樣一來,現有履帶登陸車的數量就不能滿足在六個島嶼同時登陸的需要,因此美軍臨時改變計劃,先只在其他四個島嶼登陸。 
  3月26日凌晨,戴約少將指揮的第51特混編隊第一大隊的11艘戰列艦、11艘巡洋艦、24艘驅逐艦和8艘護衛艦對沖繩島實施炮火準備,吸引日軍的注意力,掩護在慶良間列島的登陸。 
  四時三十分,支援編隊開始對慶良間列島實施登陸前的炮火準備,七時許,第七十七師由430餘艘登陸艦艇運送,兵分四路,在海空火力支援下,同時在坐間味島、阿嘉島、慶留島和外地島登陸,日軍抵抗非常微弱,至黃昏時分,美軍已佔領上述四島,並開始在慶良間海峽布設浮標等錨地設施。 
  入夜後,日軍以自殺飛機和自殺艇對登陸美軍進行了特攻襲擊,雖給美軍造成了一些損失,但對整個戰鬥已沒有多大影響。 
  3月27日,美軍擴張戰果,向其餘島嶼發展進攻,很快就佔領了整個慶良間列島,日軍一來沒有想到美軍會進攻這個群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二來防禦兵力薄弱,無力進行有效的抵抗;三來隨著戰爭的發展,日軍必勝的信念早已破滅,士氣低落,與戰爭初期根本無法同日而語,在此次戰鬥中,主島渡加敷島上300多守軍幾乎不戰而逃,退到島上的山中,美軍只是想奪取一個錨地,並不在意這些日軍殘部,因此沒有組織清剿,而這些日軍儘管還有火炮等重武器,但懼怕美軍的報復,不僅沒有主動出擊,甚至連火炮都一炮不發,與美軍「和平相處」,直到戰爭結束,這在以前是無法想像的,日軍士氣之低,由此可見一二。 
  當天,美軍的供應艦、油船、修理船、補給艦等後勤輔助艦隻就陸續進入慶良間列島,很快在此建立起補給和維修基地,至31日,慶良間錨地已經成為一個初具規模的前進基地,在沖繩戰役期間發揮了巨大作用。 
  美軍佔領慶良間列島還有一個意外收穫,那就是俘獲了日軍配置在該地的250餘艘自殺摩托艇和100餘條人操魚雷,原來慶良間列島是日軍的自殺艇基地,日軍原準備當美軍在沖繩島登陸時,以這些自殺艇進行夜間特攻的企圖隨之破滅。 
  戰鬥中慶良間列島日軍守備部隊死530人,被俘120人。美軍第七十七師的登陸部隊陣亡31人,傷81人;海軍陣亡和失蹤124人,傷230人。 
  3月31日,美軍七十七師又佔領了慶良間列島與沖繩島之間的慶伊瀨島(距沖繩島約6海里),由兩個155毫米炮兵營組成的野戰炮兵集群迅速上島建立陣地,以便支援從次日開始的在沖繩島的登陸。   
  第六節 
  美軍攻佔慶良間列島後,下一個目標毫無疑問就是沖繩島了,而對沖繩島的炮火準備從3月26日就已經開始了。 
  3月26日四時,德約少將的第51特混編隊第一大隊開始炮擊沖繩島,天亮後,美軍第58特混編隊的航母艦載機和第52特混編隊第一大隊的護航航母艦載機以及從馬裡亞納、菲律賓甚至中國大陸基地起飛的陸軍航空兵也對沖繩島進行了持續而猛烈的轟炸,參加轟炸的飛機數量多,任務也各不相同,有的對日軍機場進行壓制性轟炸;有的轟炸日軍防禦工事;有的為艦炮火力進行校正;有的擔負空中警戒;有的進行反潛巡邏……為了有效地進行組織協調,美軍專門成立了由帕克海軍上校為隊長的空中支援控制分隊,對所有參戰飛機進行統一指揮和協調。 
  3月29日,因為美軍掃雷艦已經將接近沖繩島航道中的水雷清掃乾淨,所以戰列艦、巡洋艦能夠駛到距沖繩島很近的距離,進行精確射擊。 
  至3月30日,美軍的火力準備已經進行了足足五天,而日軍的反應令人詫異至極——沒有任何還擊!要知道在沖繩島上有著十萬日軍,卻好像什麼都不存在一樣,讓美軍感到非常奇怪。 
  在登陸前的一周裡,美軍炮火準備消耗了大量的彈藥,僅艦炮就達四萬餘發,其中406毫米炮彈1033發,356毫米炮彈3285發,203毫米炮彈3750發,152毫米炮彈4511發,127毫米炮彈27266發,日軍龜縮在縱深坑道工事中,因此效果並不理想。 
  4月1日,天氣晴朗,美軍的登陸終於開始了,來自於舊金山、西雅圖、夏威夷、新喀裡多尼亞島、聖埃斯皮裡圖島、瓜達爾卡納爾島、塞班島和萊特島等地的美軍登陸編隊於拂曉時分到達沖繩島海域,並開始換乘。 
  四時許,特納發出:「開始登陸!」的命令,美軍炮火支援編隊的軍艦隨即開始射擊,掩護登陸部隊搶灘上陸。 
  陸戰二師首先在沖繩島東南海岸登陸,實施佯動,以吸引日軍的注意,分散日軍的兵力,為真正的登陸創造有利條件。 
  八時,美軍登陸的主攻部隊從登陸艦上沿舷側的繩網下到登陸艇上,登陸艇排成五個攻擊波,以整齊的隊形向岸上衝去,陸戰一師、陸戰六師和陸軍第七師、第九十六師,在沖繩島西海岸從北到南正面約9公里地段登陸。八時二十八分,美軍飛機結束了最後一次掃射,艦炮也停止了射擊,第一波登陸艇此時距海灘僅70米,海空協同完美無缺。八時三十二分,第一波登陸部隊衝上岸。九時,太陽升起來了,陽光驅散了淡淡的晨霧,可以看到海面上履帶登陸車和登陸艇排著整齊的隊形,一波又一波,川流不息,秩序井然,整個登陸過程,順利地異乎尋常,日軍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使美軍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十時,美軍佔領嘉手納和讀谷兩機場,美軍原以為必定會有一番血戰才能拿下這兩機場,根本沒料到能在登陸當天佔領,而且機場設施都完好無損。日軍的防禦重點雖然在南部,機場本來也不準備堅守,但是牛島計劃在放棄前將機場設施全數摧毀,使之無法使用,因為日軍部署在機場地區的是由沖繩島壯丁組成的特種勤務旅,這支部隊組織渙散,裝備低劣,士氣更差,美軍還未到來,就已經潰不成軍,哪裡還記得破壞機場?讓美軍得了大便宜。 
  下午,美軍突擊進行物資卸載。海上,日軍沒有出動一架飛機一艘軍艦;沖繩島上,日軍也只有少數狙擊兵的輕武器射擊和迫擊炮零星射擊,抵抗極其輕微。 
  至日落時,美軍已有五萬餘人和大量的火炮、坦克以及軍需物資上岸,建立起正面約14公里,縱深約5公里的登陸場。特納向斯普魯恩斯和尼米茲報告:「登陸順利,抵抗輕微。」美軍上至特納,下到普通士兵,對日軍的神秘消失感到迷惑不解。巧得很,這天正是西方的愚人節,很多官兵甚至想難道這是日軍的愚人節玩笑? 
  4月2日,美軍一部開始向東推進,以切斷日軍防線。 
  4月4日,美軍兩個陸戰師橫跨整個島嶼到達東海岸的中城灣,佔領島中部地區,將日軍防線一分為二。美軍原計劃十五天完成的任務,僅四天就順利實現。   
  第七節 
  日軍原計劃在美軍實施沖繩島登陸時發動代號為「天號作戰」的航空兵戰役,集中陸海軍飛機,對美軍登陸艦艇進行攻擊,當3月26日美軍在慶良間列島登陸時,日軍就判斷美軍對沖繩的登陸已經開始,海軍聯合艦隊司令豐田副武大將立即下令實施「天號作戰」,但作為「天號作戰」主力的海軍駐九州地區第五航空艦隊的岸基航空兵,在3月18日、19日反擊美軍對九州地區的空襲中損失慘重,已無力組織大規模作戰。而海軍其他航空兵部隊大多還在訓練中,陸軍的航空兵則還沒來得及調到九州,因此,日軍只出動了少量飛機進行攻擊,從3月26日至31日,包括偵察機在內,出動的飛機才100架次,其中自殺飛機約20架次,儘管「天號作戰」草草收場,出擊的自殺飛機數量雖少,還是給美軍造成了一定的損失,3月31日,美軍第五艦隊司令斯普魯恩斯的旗艦「印第安納波利斯」號重巡洋艦就被日軍的自殺飛機撞中,艦體被撞出兩個大洞,緊急前往慶良間列島搶修,斯普魯恩斯只得改旗「新墨西哥」號戰列艦。至4月5日,日軍共擊沉快速運輸艦1艘,擊傷包括戰列艦2艘、護航航母1艘、巡洋艦3艘在內的39艘各型艦艇。 
  4月5日,豐田副武覺得面對美軍數千艘艦船,少量飛機的出擊根本無濟於事,為配合島上的抗登陸作戰,決定從次日開始對美軍在沖繩海域的艦艇實施大規模空中攻擊,投入海軍岸基航空兵的第一、第三、第五和第十航空艦隊和陸軍第八飛行師團和第六航空軍,飛機總數達4000架,作戰代號為「菊水」,菊水就是水中的菊花,這是日本十四世紀著名武士楠木正成的紋章圖案,楠木在眾寡懸殊的戰鬥中立下「七生報國」的誓言,意為即使死去七次也要轉生盡忠,他就因在戰鬥中與敵同歸於盡的壯舉為後世所推崇,從這一代號就可看出日軍的這次攻擊顯然是以自殺性的特攻作戰為主。日軍將執行這種自殺攻擊的稱之為「神風特攻隊」,神風的典故出自十三世紀末,中國元朝皇帝忽必烈兩次派遣遠征軍出征日本,都在航行途中遭遇強颱風而全軍覆沒,日本就將這兩次挽救了日本的強颱風稱為「神風」,所謂特攻則是指出擊的飛機只攜帶單程燃料,而將空餘的載重量全部攜帶炸彈,然後對美軍軍艦的要害部位,如煙囪、機艙、彈藥艙等進行撞擊,以達到「一機換一艦」的目的。戰爭中日軍飛行員在飛機受傷無法返回的情況下,撞擊敵機或敵艦而與之同歸於盡的不乏其人,但把這種方法作為有組織的戰術手段來廣泛運用的,始作俑者是1944年10月菲律賓戰役中擔任海軍航空兵第一航空艦隊司令的大西瀧治郎中將,第一次出擊是在1944年10月25日,由關行男海軍上尉率領的24架,在菲律賓戰役中「神風特攻」取得了不小戰績,因此被技術熟練飛行員嚴重短缺的日軍大力推廣,此後這種極其野蠻的戰術愈演愈烈,在沖繩戰役中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4月6日、7日,日軍以九州的第五航空艦隊和第六航空軍為主要兵力,台灣和先島群島的第一航空艦隊和第八飛行師團為輔助兵力,出動海軍飛機462架,陸軍飛機237架,共699架,其中自殺飛機355架。擊沉美軍驅逐艦3艘、坦克登陸艦1艘和萬噸級軍火船2艘,擊傷戰列艦、航母、護衛艦和佈雷艦各1艘、驅逐艦8艘,美軍傷亡有數百人之多,儘管戰前美軍就估計到了日軍會發動自殺性攻擊,但日軍攻擊之瘋狂、美軍損失之慘烈,仍令美軍膽戰心驚。日軍將這兩天的戰鬥稱為「菊水一號」作戰,出擊的日機共被擊落335架,約占出擊總數的48%。 
  4月12日、13日,日軍發動了「菊水二號」作戰,因為「菊水一號」作戰中損失的飛機還沒來得及補充,所以出擊的飛機數量要比第一次少,海軍出動200架,陸軍192架,共392架,其中自殺飛機202架。由於兵力不足,日軍在攻擊戰術上作了一些改進,先出動戰鬥機吸引美軍的戰鬥機,當美軍戰鬥機燃料耗盡返回母艦時,攻擊機才飛臨目標上空進行攻擊,同時日軍還開始使用一種新式武器——「櫻花彈」,實際上是火箭助推的載人航空炸彈,由攻擊機攜帶到達戰區後脫離載機,由敢死飛行員駕駛衝向目標,裝有一噸烈性炸彈,由三台固體燃料火箭發動機推進,時速高達800公里,威力很大,美軍則稱之為「八格彈」,這種武器給美軍造成了不小的損失。此次作戰,日軍共擊沉美軍驅逐艦、登陸艦各1艘,擊傷戰列艦1艘、驅逐艦6艘、護衛艦3艘、掃雷艦、佈雷艦和登陸艦各1艘,日軍損失飛機205架。 
  4月中旬開始,美軍為了減少損失,在日機最有可能來的方向派出雷達警戒艦,當發現日機飛來,一邊發出預警,一邊引導空中的戰鬥機前去攔截。此外還在剛佔領的沖繩島機場上佈置大量戰鬥機,專門用於截擊日軍來犯飛機。 
  4月16日,日軍發動「菊水三號」作戰,出動海軍飛機391架,陸軍飛機107架,共498架,其中自殺飛機196架,擊沉運輸艦和軍火船各1艘,擊傷航母、驅逐艦、醫院船各1艘,運輸艦2艘,日機損失182架。在此次戰鬥中,美軍的「拉菲」號驅逐艦浴血苦戰,贏得了「不沉之艦」的榮譽,成為美國海軍勇敢和堅強的象徵。 
  當天「拉菲」號擔任雷達警戒艦,早上八時許,發現日軍50餘架飛機飛來,便立即發出預警,並引導空中的戰鬥機前去攔截,由於此時空中雙方飛機混雜在一起,「拉菲」號怕誤傷己方飛機,沒敢開火。很快兩架日軍自殺機猛衝過來,「拉菲」號迅速開火將其擊落,隨即又有20餘架日機從幾個方向撲來,「拉菲」號全力以赴,組織全艦火力對空射擊,日機集中攻擊,使「拉菲」號難以兼顧,先後被三架自殺飛機撞中,其中一架正撞在127毫米尾主炮的炮塔上,劇烈的爆炸當場就將炮塔炸飛,火焰和濃煙噴湧而出,高達60米,甲板上到處是日軍自殺飛機上航空燃油濺灑所引起的燃燒,火勢熊熊,損管隊員冒死拚搏,竭力控制火勢蔓延。緊接著一架日機投下的炸彈命中20毫米高射炮的彈藥艙,引發了更大的爆炸,將舵機炸壞,使「拉菲」號失去了機動能力。不久又有兩架自殺飛機撞上「拉菲」號,進一步加劇了傷勢,「拉菲」號後半部的火炮全部被炸毀,只剩前部4座20毫米炮還在堅持戰鬥,生死搏鬥持續了整整八十分鐘,「拉菲」號共遭到了22架自殺飛機的攻擊,擊落了九架,但被五架撞中,還有四枚炸彈命中,「拉菲」號受到的創傷如此之重,憑著全體艦員的努力,最終沒有沉沒,在350名艦員中,死亡32人,傷71人,幾乎占三分之一。次日被拖船拖到慶良間列島錨地進行緊急搶修。4月22日就能依靠修復的自身動力駛到關島,最後於5月22日駛抵本土西雅圖,在托德船廠進行大修,直到戰爭結束後的9月6日才修復。戰後「拉菲」號於1975年3月退役,1981年被拖到南卡羅萊納州帕特裡奧茨角,作為一艘歷史名艦於1982年開始向公眾開放。 
  日軍這三次菊水作戰都是在白天進行的,雖然容易發現美軍目標,也取得了不少戰果,但代價也相當巨大,對日軍而言,無論是損失的飛機,還是飛行員都很難迅速補充,因此隨後的菊水作戰,日軍只得改為夜間攻擊。 
  4月21日和22日,日軍出動飛機317架,其中自殺機131架,實施「菊水四號」作戰。 
  5月4日和11日,日軍為彌補損失的飛機,將水上偵察機也改裝成自殺機,投入特攻攻擊,共出動飛機597架,其中自殺機300架,先後發動了菊水五號和菊水六號作戰。 
  5月24日、25日和5月27日、28日,日軍又將教練機改裝成特攻機,以增加特攻機的數量,接連發起了菊水七號和菊水八號作戰,總共出動飛機737架,其中自殺機208架。 
  6月3日和21日、22日,日軍竭盡全力,出動飛機502架,其中自殺機114架,發動了菊水九號和菊水十號作戰。 
  美軍逐步摸索出了對付日軍自殺機的方法,首先除雷達警戒艦外,還派出預警雷達飛機,嚴密監視日軍最可能出擊的方向,還在沖繩島和附近小島上建立雷達站,實施嚴密對空警戒;其次運用統籌學原理,科學組織艦船的防空機動,大型軍艦與日機來襲方向保持垂直,小型軍艦則與日機攻擊航向平行,同時採取突然急轉和增速,使日機難以對準目標;最後加強戰鬥機空中巡邏警戒,隨時根據雷達預警的報告,進行攔截。而日軍的情況正好相反,因為進行自殺攻擊的飛行員沒有一個能夠回來報告攻擊經驗和體會,因此無法針對美軍的戰術變化進行必要的改進。此外,最早的以獻身為榮、毫不畏死的神風特攻隊飛行員已經損失殆盡,後來的飛行員大多是迫於壓力而出擊的,認為這種犧牲沒有意義的厭戰情緒逐漸在日軍內部蔓延,甚至有些飛行員以沒有發現美艦為借口返回了基地。最終,日軍的攻擊效果越來越小,而飛機和飛行員因為損失又得不到補充,能夠出動的飛機越來越少,菊水作戰才告結束。整個沖繩戰役中,日軍出動的神風特攻隊飛機,包括櫻花彈,共計1500餘架次,擊沉美艦26艘,擊傷202艘,被美軍擊落900餘架。 
  日軍除十次大規模的「菊水作戰」外,只要天氣允許,每天還組織小批飛機出擊,從4月6日至6月22日,零星出擊的飛機總數也高達4109架次,其中自殺機917架次,加上十次菊水作戰出動的飛機,總計7851架次,其中自殺機2423架次,雖被擊落4200餘架,但給美軍造成了巨大損失,共擊沉美軍軍艦33艘,擊傷360餘艘。在美軍被擊沉的33艘軍艦中26艘是被自殺機擊沉的,占沉沒軍艦總數的78。 
  8%。就連米切爾的旗艦「邦克山」號航母也於5月11日日軍發動的菊水六號作戰中被兩架自殺機撞中,損傷極其嚴重,艦員死亡和失蹤達396人,傷264人,其中一架自殺機撞上母艦時發動機被爆炸的氣浪彈飛進米切爾的司令部所在艙室,使艙內14名參謀軍官當場陣亡,米切爾只好率司令部的其餘人員轉移到「企業」號航母上,不料三天後,「企業」號也遭到了自殺機的撞擊,失去航行能力,使得米切爾在三天裡兩易旗艦。由於日軍自殺機的瘋狂攻擊,美國海軍的高級將領不得不一直留在沖繩海域指揮作戰,他們在這八十多天裡,神經一直處於高度緊張,身心壓力巨大,尼米茲為了保證戰役指揮,採取了前所未有的舉措,在戰役進行中更換指揮官,5月28日,哈爾西、麥凱恩和希爾分別接替斯普魯恩斯、米切爾和特納,第五艦隊和第58特混編隊就改稱第三艦隊和第38特混編隊,從這一點也可看出,日軍給美軍的造成的威脅是多麼巨大!被替換下的將領經過短暫休息後,斯普魯恩斯和特納著手制定代號為「奧林匹克」的日本本土登陸計劃,米切爾則調回華盛頓,升任海軍作戰部主管航空兵的副部長。 
  相比之下,英軍參戰的4艘航母都遭到了日軍自殺機的撞擊,但損傷遠比美軍小,這是因為英軍航母具有裝甲飛行甲板和設計堅固的封閉機庫結構,所以抗損傷能力和耐撞擊能力要比美軍航母強的多。   
  第八節 
  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經萊特灣一戰後,其主力已折損大半,殘餘的水面艦艇退至文萊,整編為第二艦隊,由伊籐整一海軍中將接替因在萊特灣海戰中出現重大指揮失誤而被撤換的栗田健男出任司令,並於1944年11月24日回到日本本土的吳港。1945年3月17日,聯合艦隊判斷美軍對沖繩的登陸迫在眉睫,命令第二艦隊前出至瀨戶內海西部的德山錨地,做好隨時出擊的準備。 
  4月5日,聯合艦隊決定以第二艦隊的「大和」號戰列艦、「矢矧」號巡洋艦和「冬月」、「涼月」、「磯風」、「濱風」、「雪風」、「朝霞」、「霞」、「初霜」號等8艘驅逐艦組成海上特攻隊,配合「菊水一號」航空特攻作戰,於4月8日拂曉突入沖繩以西海域,殲滅美軍登陸編隊,支援沖繩島上守軍奪回機場。由於日軍燃油嚴重短缺,聯合艦隊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搜集到2500噸燃油,還不到「大和」號燃油艙容量6400噸的一半,勉強能保證前往沖繩的單程油耗所需,而且因為航空兵力全數投入菊水作戰,對這支出擊的艦隊沒有任何空中掩護,完全是一次地道徹底的自殺性海上特攻行動,所以參戰官兵都清楚此次作戰是有去無回的,在出征前例行的訣別酒會上,很多人都情不自禁有些失態,與以往出征前的訣別酒會有說有笑的場景,截然不同,充滿著赴死前的悲愴與淒然。 
  4月6日下午,「大和」號全艦3000官兵在甲板上集合,聽艦長宣讀聯合艦隊司令豐田副武發來的出擊命令,隨後全體高唱國歌、軍歌,並三呼萬歲,然後拔錨啟航。由於下關海峽已被美軍布設的水雷封鎖,日軍艦隊只得經豐後水道沿九州島南下。 
  4月7日六時艦隊通過大隅海峽,經九州島最南端的佐多岬後伊籐決定以280度航向先向西,盡量避開美軍飛機的搜索,到黃昏後再轉向沖繩。 
  其實早在日軍艦隊經過豐後水道時,就已經被在豐後水道的美軍「線鰭魚」和「棘魚」號潛艇發現了,這兩艘潛艇任務是監視豐後水道的日艦活動,因此都沒有對日艦進行攻擊,只是將敵情迅速向斯普魯恩斯報告。斯普魯恩斯接到報告,立即命令戴約少將指揮第54特混編隊的6艘戰列艦、7艘巡洋艦和21艘驅逐艦,從沖繩海域迅速北進,盡可能引誘日軍艦隊向南,使其得不到岸基航空兵的支援,也不能迅速撤回本土,以利第58特混編隊的航母艦載機實施攻擊;如果艦載機未能將其消滅,第54特混編隊的戰列艦和巡洋艦就以艦炮火力殲滅之。同時命令米切爾的第58特混編隊作好戰鬥準備。米切爾隨即率領58特混編隊的第一、三、四大隊向沖繩東北海域航進,以佔領有利的出擊位置,第二大隊因正在沖繩以東海面進行水上補給,沒有參加此次戰鬥。 
  4月7日拂曉,第58特混編隊就出動了約40架飛機,呈扇面搜索沖繩北面海面,而擔負突擊任務的機群則在航母甲板上待命,只等一發現日艦就立即起飛攻擊。 
  八時三十二分,「埃塞克斯」號航母的偵察機在甄列島西南發現了日軍艦隊正以12節航速300度航向行進。正在空中巡邏的從慶良間列島起飛2架水上飛機聞訊後,立即趕到目標所在海域跟蹤監視。 
  九時十五分,米切爾派出了16架戰鬥機對日艦進行跟蹤監視。美軍飛機在日艦高射炮射程之外盤旋,克服天氣不佳的困難,始終與日艦保持著接觸,並不斷向米切爾報告日艦的位置、航向和航速。 
  十時整,美軍第一攻擊波起飛F6F「惡婦」戰鬥機132架,SB2C「地獄俯衝者」俯衝轟炸機50架,TBF「復仇者」魚雷機98架,共計280架,向日艦所在海域飛去。因為中途島海戰中,俯衝轟炸機立下殊勳,擊沉了日軍4艘航母,而魚雷機不僅沒有取得戰果反而幾乎損失殆盡,美軍因此調整了航母上艦載機的編成,削減了魚雷機的數量,加強俯衝轟炸機的數量。但是不容否認,魚雷機的攻擊威力大大超過俯衝轟炸機,中途島海戰,俯衝轟炸機所取得的輝煌戰績,一方面是機緣巧合,另一方面則是魚雷機牽制吸引了日軍戰鬥機,為轟炸機攻擊創造了有利條件,這僅僅是一例個案,並不具有普遍性。美軍因此走了一段歧路,直到馬裡亞納海戰和萊特灣海戰後,才意識到這一錯誤,隨即在航母艦載機的編成中又增加了魚雷機的數量,而且此時的魚雷機性能比戰爭初期已大為提高,飛行員經過戰火考驗,戰術素質也有很大進步,所使用的魚雷也已更新為MK—13型,性能更可靠,命中精度更高,因此美軍的魚雷機戰鬥力已經躍上了新的台階,遠非中途島戰役時可比了。可惜自萊特灣海戰後,日軍水面艦艇龜縮本土,魚雷機部隊已經有幾個月沒有機會一顯身手,當得知日艦來襲的消息,魚雷機飛行員興奮不已。所有出擊的飛機,每架俯衝轟炸機掛載兩枚450公斤半穿甲彈,魚雷機則掛載一條MK—13魚雷,甚至還有部分戰鬥機也攜帶了一枚225公斤炸彈,用於攻擊敵艦。 
  十二時三十分,美機飛臨日艦上空,日軍艦隊排成菱形隊形,「大和」號居中,巡洋艦和驅逐艦則在其四周,正以26節航速行進。當美機衝出低垂的雲層,展開攻擊時「大和」上的24門27毫米高射炮和156門25毫米機關炮一起開火,同時其他日艦也以全部炮火開始對空射擊,一時間天空中炮聲轟鳴,彈片橫飛,美機冒著密集彈雨迅速佔據有利的攻擊陣位,從各個方向和角度投下了魚雷和炸彈,戰鬥機則用機槍猛烈掃射,壓制日艦的對空火力,美機攻擊兇猛異常,「大和」號在艦長有賀幸作海軍大佐指揮下,不斷進行高速大角度機動,以規避呼嘯而來的魚雷、炸彈,但仍有一條魚雷命中左舷前部,兩枚225公斤炸彈在主桅桿後面爆炸,炸開了裝甲厚實的艦尾雷達室,裡面的官兵盡數被炸死,觀測儀器全部被毀。「大和」憑藉著堅固的裝甲防護,還沒有受到重創,仍能以18節航速繼續航行。「矢矧」號巡洋艦被擊中一條魚雷和一枚炸彈,完全失去了機動能力:「濱風」號驅逐艦被一條魚雷和一枚炸彈命中,艦體斷裂於十二時四十七分沉沒:「涼月」號驅逐艦被450公斤炸彈命中,燃起大火:「冬月」號被兩發火箭彈擊中,幸運的是都沒爆炸,逃過一劫。十三時十分,第一波美機投完了所攜帶的魚雷炸彈,返回母艦。 
  十三時三十五分,美軍第二攻擊波到達日艦上空,由於第58特混編隊第四大隊的飛機比其他兩個大隊的飛機晚起飛,因此這一攻擊波不是集中攻擊,而是分成幾個波次進行的,持續不斷的攻擊反而使日軍沒有喘息之機,對美機的攻擊疲於應付,讓美機連連得手,美機的攻擊有章有法,節奏分明,首先戰鬥機掃射,壓制日艦高射炮火,並乘機投下所攜的炸彈,接著魚雷機集中對「大和」左舷進行攻擊,這時「大和」號航速大減,高射炮炮手多被美軍戰鬥機消滅,不僅毫無還手之力,連招架之功也很勉強。十三時三十七分,三條魚雷命中左舷,海水大量湧入,艦體開始左傾,「大和」號有完善而龐大的注排水系統可以迅速消除艦體傾斜,但一枚450公斤炸彈正巧命中了注排水控制艙,將所有的調節閥門炸毀,無法進行排水,只得採取向右舷對稱注水的辦法,艦長甚至不等右舷最大的艙室主機艙和主鍋爐艙的人員撤出就下令注水,兩個艙室數百官兵很快被洶湧而入的海水淹死,總共向右舷注入了3000噸海水,犧牲了數百名艦員和全艦一半的動力,致使「大和」號只能使用左舷一半的動力運轉,航速銳減,再也無法進行有效的機動,即使付出這樣巨大的代價,還沒將左傾消除,美機的攻擊又接踵而至,七分鐘後,又有兩條魚雷命中左舷,剛剛有所恢復的左傾再度加劇,而且舵機失靈,「大和」號升起了遇難旗,航速只剩下7節,甲板上到處是彈洞,被炸開的鋼板四下翻捲,由於左傾已達15度,大口徑高炮已經無法操縱,只有25毫米的機關炮還能勉強射擊。十四時零二分,一批美機俯衝而下,投下的炸彈有三枚在左舷中部爆炸,使其左傾加大到35度。十四時零七分,一條魚雷擊中右舷,此時「大和」號上層建築面目全非,全艦被濃煙烈焰所包圍,完全喪失了機動能力,防空火力微乎其微,又不能進行機動來規避,淪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十四時十二分,四架美軍魚雷機衝出雲層從容實施攻擊,如同是在進行魚雷攻擊表演,美機攻擊動作十分完美,投下的魚雷有兩條命中左舷中部和後部。「大和」號升起了緊急求救信號旗,通知驅逐艦靠幫接走艦員,但驅逐艦知道「大和」號彈藥艙裡近2000發460毫米主炮炮彈只發射了3發,現在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都不敢靠近,「大和」號的左傾急劇增大,艦員已經無法站立,很多人不等艦長下達棄艦命令就自行跳海逃生,艦長有賀見此情景,也知道「大和」號已經無可挽救,只得下令棄艦。十四時十五分,又有一條魚雷擊中左舷中部,傷痕遍體的「大和」號再也經受不住,左傾達到80度,甲板幾乎與海面垂直,終於在十四時二十分傾覆沉沒,460毫米前主炮炮膛裡的炮彈滑落下來,撞穿了彈藥艙甲板,引爆了艙中的炮彈,劇烈的爆炸簡直將「大和」號艦體炸斷,烈焰沖天而起,翻滾的蘑菇狀煙柱竟高達1000米,甚至連110海里外鹿兒島的居民都看到了大爆炸的火光與濃煙,海面上頓時出現一個深達50米的漩渦,不多時,後主炮炮塔裡的彈藥也在水下爆炸,鋼鐵的碎片從水下飛濺而出,爆炸的氣浪連海面上掙扎的水兵都感到一陣窒息,伊籐中將和有賀大佐以下2498名艦員隨艦葬身海底,只有269人獲救。——這些生還者於1967年組成名叫「大和會」的戰友會,並在臭名昭著的靖國神社樹立紀念碑,碑上刻有一幅「大和」號的浮雕,碑頂放有一枚「大和」號460毫米主炮的穿甲彈,經常聚會追憶往昔。作為日本海軍聯合艦隊象徵,排水量6。 
  8萬噸的巨型戰列艦「大和」號的沉沒,標誌著聯合艦隊的徹底覆沒,同時也宣告了巨艦大炮主義的徹底破產。 
  在美軍攻擊「大和」號的同時,部分美機也對「矢矧」號巡洋艦和驅逐艦發動了攻擊,「矢矧」號已經喪失了機動能力,美軍轟炸機和魚雷機進行的攻擊動作漂亮、出色,簡直是教科書式的表演,「矢矧」號累計被擊中七條魚雷和十二枚炸彈,於十四時零五分傾覆沉沒。 
  「磯風」號、「朝霞」號和「霞」號驅逐艦也先後遭到重創,不得不自行鑿沉。 
  當「大和」號沉沒後,第四十一驅逐艦大隊大隊長吉田正義大佐接替指揮,他一面組織殘餘艦隻打撈落水人員,一面向聯合艦隊司令發電報告戰況並請示下一步行動指示。十六時三十九分,聯合艦隊司令豐田鑒於預期計劃已無法實現,決定終止海上特攻,吉田隨即率領餘下的4艘驅逐艦帶著創傷,於8日回到了佐世保基地。 
  美軍的戰列艦、巡洋艦編隊還未投入戰鬥,日軍的這支海上特攻艦隊就被美軍艦載機所消滅,美軍共出動艦載機386架次,其中戰鬥機180架次,轟炸機75架次,魚雷機131架次,被日艦擊落10架。 
  日本海軍在沖繩海域活動的11艘潛艇,由於美軍反潛兵力雄厚,警戒嚴密,未獲任何戰果反被擊沉8艘,至此,日本海軍對沖繩島守軍的支援均告失利,雖然其空中特攻作戰給美軍造成不小的損失,但對整個登陸戰役,起不了決定性的影響。   
  第九節 
  沖繩島上的地面戰鬥在4月8日前,一直比較順利,4月4日美軍陸戰一師和陸戰六師攻佔中部地區,將日軍分割為南北兩部分後,美軍就兵分兩路,海軍陸戰隊第三軍向北,第二十四軍向南,逐步推進。北面的第三軍在到達沖繩島頸部前,只遇到微弱的抵抗,直到4月8日才開始遇到日軍頑強抵抗,至18日將北半部日軍基本肅清,陸戰一師到達有銘灣,陸戰六師則到達最北面的邊戶崎,並於4月21日全部佔領沖繩島北部地區。 
  4月16日,攻佔慶良間列島的第七十七師在沖繩島西面的伊江島登陸,經過五天的戰鬥,於21日將該島佔領。 
  但陸軍第二十四軍對南部地區的進攻卻非常艱難,因為日軍在沖繩島的主力就部署在南部,而且充分利用懸崖峭壁、深溝高谷等險峻地形構築起堅固隱蔽的防禦工事,所以美軍進展極其緩慢。牛島原本在大本營的一再督促下,準備於4月8日發動對機場總反擊,但在4月7日下午,發現那霸附近海面有美軍數百艘艦船活動,牛島擔心美軍會從反擊部隊的側後實施登陸,加上他本來對這次反擊就不積極,正好以此為借口取消了反擊,而將全部兵力用於依托工事進行堅守防禦,給二十四軍造成了很大困難。 
  4月9日,由於二十四軍遭到了頑強抵抗,推進嚴重受阻,美軍只得將留船預備隊第二十七師投入南線作戰。 
  4月13日,星期五,黑色的日子,美國總統羅斯福在佐治亞州溫泉逝世。美軍上至上將司令,下至普通一兵,無不感到震驚和悲痛。尼米茲以太平洋戰區全體官兵的名義向羅斯福夫人發去了唁電。日軍乘機大作文章,大肆散播題為「美國的悲劇」的傳單,聲稱特攻作戰將擊沉美軍所有戰艦,並使無數人成為孤兒。日軍大本營急不可耐催促牛島抓住時機發動反擊,在大本營的一再命令下,牛島發動了反擊,但他並沒按照大本營的指示投入全部力量,而是保留了相當部分的兵力,只投入了部分兵力對嘉數高地的美軍進行反撲,日軍先以敢死隊員懷抱炸藥採取自殺攻擊方法炸毀美軍坦克,再對失去坦克掩護的美軍步兵發起衝鋒,美軍在日軍衝擊下,節節敗退,死傷將近5000,全憑後續部隊的重炮和海空優勢火力才將日軍攻勢遏制。 
  4月19日,美二十四軍三個師從那霸以北約6。5公里處發動大規模進攻,五時四十分,海軍的6艘戰列艦、6艘巡洋艦和8艘驅逐艦先對日軍陣地進行猛烈炮擊;六時,陸軍27個炮兵營對日軍陣地進行了長達四十分鐘的炮擊,共發射了1。 
  9萬發炮彈;接著海軍和陸戰隊的650架飛機也對日軍陣地實施了航空火力準備,投下大量的炸彈和凝固汽油彈。在這樣猛烈持續的火力打擊後,二十四軍發起了進攻,但日軍利用坑道躲避美軍的轟擊,當美軍炮火開始延伸地面部隊展開攻擊時,才進入陣地迎戰,因此美軍的攻勢一次次被瓦解。日軍充分顯示了其頑強的戰鬥意志,每一個山頭,每一個碉堡,每一個坑道,甚至每一塊岩石,美軍都必須經過多次血戰,才能奪取下來,激烈的戰鬥整整進行了五天,美軍的進展總共也不過數米!一切就像是硫黃島戰鬥的重現,只是日軍的兵力和要爭奪的面積更多而已。性格暴躁的特納對陸軍的緩慢進展大為不滿,甚至公然指責第十集團軍司令巴克納的指揮和戰術,引起了陸、海軍軍種之間的爭執。 
  4月6日,美海軍陸戰隊司令范德格裡夫特上將到達關島,準備視察在沖繩島作戰的海軍陸戰隊,但尼米茲認為目前衝繩島上陸軍進展緩慢,為避免引發不必要的陸海軍之間的矛盾,暫時不宜前去。因此建議他先視察關島和硫黃島的部隊。當范德格裡夫特在硫黃島的視察結束後,尼米茲卻邀請他一起去視察沖繩島,因為南線的陸軍部隊幾天來毫無進展,局勢不容樂觀,尼米茲覺得有必要進行干預。4月22日,尼米茲和范德格裡夫特搭乘C—47運輸機在12架戰鬥機護衛下飛往沖繩島,次日,尼米茲、范德格裡夫特和斯普魯恩斯在沖繩島美軍已佔領地區視察,並與陸軍指揮官討論目前戰局,尼米茲有些懷疑陸軍採取按部就班的戰術緩慢推進只是為了減少其傷亡,而根本不顧海軍在沖繩海域支援編隊的安危。因此他要求陸軍加快推進速度,以便使支援編隊從令人生畏的日軍自殺特攻中盡早脫身,但第十集團軍司令巴克納表示這是一次地面作戰,言下之意是沖繩島上的戰鬥是陸軍的事,不需要海軍插手。尼米茲立即冷冷回敬:「是的,這是一次地面作戰,但我每天損失一艘半軍艦,所以如果五天裡不能取得突破,我將抽調別的部隊來。」在海軍的強烈要求下,巴克納決定將陸戰一師和陸戰六師調到南線加強正面進攻,而不是范德格裡夫特在日軍側後實施登陸的方案,他的這一意見得到了尼米茲的同意。 
  美軍推進至日軍主要防線約4500米前,雙方陷入僵持,巴克納乘機調整部署,將北部的陸戰一師和陸戰六師調到南線,而將南線的第二十七師調到北半島,接替兩個陸戰師的防務;攻佔伊江島的第七十七師接替九十六師,投入南線;九十六師則休整十天,再替換第七師休整。美軍完成調整後,以四個師展開攻擊,採取兩翼包抄戰術,迂迴夾擊日軍主要防線,以加快作戰進程。 
  4月24日,美軍終於取得了進展,克服了日軍的頑強抵抗,突破了牧港防線。 
  5月4日,牛島見美軍步步進逼,為爭取主動,一反其一直以來所堅持的堅守防禦方針,發動了孤注一擲的總反攻,以部分兵力由駁船運送在美軍戰線後方海岸實施登陸,配合主力從正面發動的攻擊,但由於得不到海空軍的有力支援,登陸部隊在航進途中被美軍發現,隨即遭到驅逐艦和地面炮火的轟擊,還未上岸就被消滅了,正面主攻部隊一離開堅固隱蔽的防禦工事,立即遭到美軍優勢炮火的集中轟擊,不到二十四小時反攻就被粉碎了。牛島這次反擊得不償失,損失了大量人員,消耗了大量的彈藥,尤其是消耗的彈藥難以補充,使日軍的彈藥儲備接近枯竭,牛島不得不下令節省彈藥,每門炮平均每天只有十發炮彈,嚴重影響了日後的作戰。如果牛島不實施這次反擊,那麼反擊中損失的人員、彈藥可以在堅守防禦中堅持更多時間,給予美軍更大的殺傷。 
  5月8日,納粹德國宣佈戰敗投降,沖繩海面的每一艘美軍軍艦向日軍陣地發射三發炮彈,以示祝賀。 
  美軍投入了新型的噴火坦克和重型坦克,冒著日軍的槍林彈雨,碾壓日軍的戰壕,衝入日軍的陣地,噴火坦克將凝固汽油射入日軍隱藏的山洞和坑道,日軍終於支撐不住,其防線逐漸被突破,但牛島隨即在夜色和煙霧掩護下,悄然組織部隊有序地撤往下一個防線,因此戰鬥發展成這樣一種模式:日軍先是憑險死守,接著美軍在猛烈火力支援下取得突破,日軍後撤到下一道防線再死守,如此週而復始,日軍防區逐漸縮小。 
  由於美軍佔領了沖繩島上的嘉手納和讀谷兩處機場後,迅速進駐了大量戰鬥機部隊,並以該兩處機場為基地頻繁出擊,對日軍的神風特攻作戰威脅很大,日軍曾多次試圖組織反擊奪回機場,但或是因為情況變化中途取消,或是因為實力不濟反擊未果,最終日軍決定實施空降突擊,機降一支敢死空降分隊,破壞機場設施,摧毀機場上停放的飛機,然後利用空降突擊的戰果,發動一次航空兵的大規模攻擊。這次作戰由聯合艦隊司令豐田指揮,從陸軍傘兵第一旅抽調了120名精銳官兵組成空降分隊,由奧山少佐任分隊長,代號為「義烈空降隊」,由12架九七式轟炸機運送,作戰代號「義號作戰」。 
  5月19日,奧山和各小隊隊長以及飛行隊長討論了作戰方案,決定奧山指揮三個小隊搭乘八架飛機攻擊讀谷機場,渡邊大尉則率領兩個小隊搭乘四架飛機攻擊嘉手納機場,定於5月23日發起攻擊。由於天氣原因,推遲到5月24日。當天十八時四十分,運載「義烈空降隊」的十二架飛機陸續起飛,途中有四架飛機因故障返航或迫降,另有四架飛機在接近沖繩島時被美軍擊落,機上所載人員全部喪生,只有四架於二十二時抵達目的地,日機以機腹著陸方式在機場上降落,突擊隊員不等飛機完全停穩,就從機艙中跳下,向機場上停放的飛機投擲手榴彈和燃燒彈,頓時兩處機場都燃起沖天大火,美軍守備部隊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開火還擊,經過短暫交戰,在兩處機場上降落的突擊隊員連同機組人員共56人,全被消滅,美軍亡2人,傷18人,有七架飛機被擊毀,二十六架飛機被擊傷,還有七萬餘加侖的航空汽油被燒燬,損失巨大。嘉手納機場的大火到26日二十時才被撲滅,讀谷機場上的大火更是燃燒了三天三夜,直到27日早上才被撲滅,這兩機場也就因此癱瘓了近三天三夜,可惜26日和27日,天氣不佳,日軍無法利用空降分隊創造的有利戰機發動航空兵攻擊,但日軍在如此不利的戰局下,特別是基本喪失制空權的情況下敢於實施這樣一次敢死空降突擊,完全出敵不意,取得了不小戰果,其中的經驗教訓很值得研究。 
  沖繩島上的激戰仍在進行,美軍於5月27日攻佔了那霸,並繼續向沖繩島的首府首裡城攻擊前進。 
  5月31日,美軍終於取得了重大進展,突破了日軍核心防禦地帶首裡防線,海軍陸戰隊攻入了已是一片廢墟的首裡城,第十集團軍司令巴克納滿心喜悅以為沖繩首府被佔領,意味著戰鬥即將結束,但他的想法大錯特錯了,日軍困獸之鬥反而更加瘋狂!牛島率餘部後退了約十公里,退到島南端精心準備的最後防線,這是由兩座山峰構成的天然屏障,地勢崎嶇險峻,日軍充分利用地形,築有巧妙隱蔽的炮位和坑道工事,牛島決心以此為依托,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因此日軍的抵抗絲毫沒有減弱,美軍主要依靠噴火坦克開路,不少渾身著火的日軍衝出陣地,抱住美軍士兵同歸於盡,美軍前進每一米依然非常艱難,面對日軍更加瘋狂的抵抗,美軍還以更猛烈的炮火,美軍的海陸空密集火力對日軍據守的島南部幾平方公里地區進行了最猛烈的轟擊,日軍雖然只剩下三萬餘人,大炮也損失過半,彈藥更是所剩無幾,但仍是死戰不退。 
  6月3日,哈爾西急於從被動挨打的沖繩海域脫身,一面在沖繩群島各島嶼設立雷達站,形成早期預警雷達網;一面從菲律賓調來了部分海軍陸戰隊航空兵的戰鬥機部隊,進駐沖繩島機場。然後親率第38特混編隊北進,襲擊日軍在九州地區的航空基地。 
  6月4日,美軍陸戰六師的兩個團在那霸西南的小祿半島登陸,迂迴攻擊日軍側背。 
  6月5日,颱風席捲日本九州海域,美軍第三艦隊遭到了嚴重損失,有32艘艦船受創,142架飛機損毀。為此哈爾西受到了軍事法庭的調查,由胡佛將軍主持的軍事法庭認為哈爾西違反了艦隊在遇到大風暴時如何處置的相關規定,對這次損失負有責任,建議將其撤職或勒令退役,但尼米茲認為哈爾西是民族英雄,如果在戰役尚未結束時就撤去職務,會挫傷美軍的士氣,長日軍的志氣,因此沒有對他進行處分。 
  6月8日,美軍第38特混編隊再次北上,空襲日軍在九州地區的航空基地,隨後哈爾西將希爾指揮的登陸編隊留在沖繩海域,以編隊中的護航航母艦載機協同海軍陸戰隊和陸軍航空兵,保護登陸灘頭和運輸船隻,自己率領第38特混編隊返回萊特灣,當第38特混編隊於6月13日到達萊特灣時,這支英雄的部隊已經在海上戰鬥了整整九十二天!現在將在萊特灣做短暫的休整,為7月間向日本本土發動最後一擊做準備。 
  6月17日,美軍又投入預備隊陸戰二師,該師一個團在沖繩島南端的喜屋武岬附近登陸,協同正面和側翼友軍圍殲日軍。此時日軍的局勢已十分被動,遭到全殲只是時間問題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傷亡,巴克納用明碼電報和廣播向日軍勸降,牛島根本不為所動,以槍炮射擊作為答覆。 
  6月18日,巴克納中將親臨前線督戰,當他在陸戰八團團部附近小山上觀察部隊推進時,日軍一發炮彈飛來,四下崩飛的彈片和尖銳的碎石片擊中他頭部,當場身亡。要知道日軍當時炮火已極其微弱,當天在他到之前,這裡幾小時都沒有遭到過一次炮擊,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日軍第一發炮彈居然就把這位中將集團軍司令炸死了,他也就成為美軍在整個太平洋戰爭中陣亡的軍銜和職務最高的將領。第十集團軍司令由海軍陸戰隊第三軍軍長蓋格少將代理,蓋格因此成為指揮最多陸軍部隊的海軍陸戰隊將軍。 
  6月19日,牛島在編號第八十九的山洞坑道裡向東京發出了最後的訣別電,然後指示部下做最後的決死進攻。 
  6月22日,美軍突破日軍的最後防線,攻到了沖繩島最南端的荒崎,並將殘餘日軍分割成三部分,日軍都很清楚,末日就要到來了,在坑道裡,衛生兵給傷員注射大劑量的嗎啡,使他們平靜地死去。蓋格樂觀地宣佈已經肅清了島上日軍有組織的抵抗。 
  6月23日凌晨四時,牛島知道美軍即將佔領他所在的摩文仁坑道,脫下軍裝,換上和服,與身邊的參謀一一乾杯,喝完了最後的訣別酒,然後剖腹自殺。他的參謀長追隨他剖腹自殺,還有一些軍官也隨之集體自殺。至此,日軍有組織的抵抗才告平息,而零星日軍的抵抗仍在繼續,清剿殘餘日軍的工作一直持續到6月底。 
  7月2日,尼米茲正式宣佈沖繩戰役結束。但日軍殘部還沒徹底肅清,直到戰爭結束的9月7日,還有日軍在堅持戰鬥。 
  戰役進入尾聲後,有相當多的日軍放下了武器,這在以前是非常罕見的,6月15日前,兩個半月的戰鬥中美軍總共才俘虜日軍322人,而從6月15日到6月30日,日軍不僅有個人或小組投降,甚至還有成建制的部隊在軍官帶領下投降,僅海軍陸戰隊第三軍就收容日軍投降人員4029人。還有一些日軍脫了軍裝,裝扮成平民逃避被俘的命運,美軍從平民中搜捕出的日軍就有1700餘人,但還有不少人始終沒被美軍發現。   
  第十節 
  沖繩戰役,從3月18日美軍航母編隊襲擊九州開始,至6月22日沖繩島戰鬥基本結束,共歷時九十六天,其中在沖繩島上的激烈戰鬥就有八十二天之久,日軍包括「大和」號戰列艦在內的16艘水面艦艇和8艘潛艇被擊沉,約4200架飛機被擊落擊毀,日軍在沖繩島上的約十萬守軍,除9000餘人被俘外,其餘全部被殲,沖繩島的平民有7。 
  5萬人死傷。美軍有32艘艦船被擊沉,368艘被擊傷,其中有13艘航母、10艘戰列艦、5艘巡洋艦和67艘驅逐艦遭到重創,損失艦載機機763架,陣亡1。 
  3萬(陸軍4600人,海軍4900人,海軍陸戰隊3400人),受傷3萬6千人(陸軍1。81萬人,海軍4900人,海軍陸戰隊1。36萬人),另有2萬6千人的非戰鬥傷亡。此役是美軍在太平洋戰爭中傷亡最大的戰役,因此英國首相邱吉爾認為沖繩戰役將以史詩般的戰鬥,列入世界上最激烈、最著名的戰鬥而流傳後世。鑒於在戰役中所付出的慘重傷亡,美軍沒有舉行大規模的慶祝活動。 
  美軍以如此巨大的代價,攻佔了沖繩群島,打開了日本本土的西南門戶,取得了進攻日本本土的海空基地,為在日本本土登陸作戰創造了有利條件。而戰役期間美軍在沖繩群島諸島上建立起的航空基地網,進駐了大量的航空兵力,不僅可以有效地阻截日軍來襲的飛機,而且還可以起飛轟炸日本本土的中心地帶,進一步加強對日本本土的戰略轟炸。 
  此次戰役,日軍十萬守軍,面對美軍絕對優勢的海空兵力和地面部隊,在近乎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堅持戰鬥三月有餘,顯示了日軍抗登陸能力之高,戰鬥意志之頑強,同時日軍所採取的戰術,也為劣勢軍隊組織有效的抗登陸戰,提供了有益的經驗,日軍主要憑借坑道、天然巖洞和山地反斜面陣地,盡量削弱美軍的火力優勢,並積極開展近戰、夜戰,組織小部隊頻繁實施猛烈反擊,消耗美軍的有生力量,雖然守備部隊和航空兵力在戰役中遭受了嚴重損失,但為本土防禦爭取到了寶貴的備戰時間,並使美軍深刻意識到對日本本土的登陸將遇到更加激烈和殘酷的戰鬥。 
  美軍在作戰中比較重視奪取戰區制空權和制海權,依靠其絕對優勢的海空力量,在確實掌握了琉球群島的制空權、制海權,切斷對守軍各種支援,並對登陸部隊進行海空火力支援後,才實施登陸,為此,美軍以航母編隊和戰略空軍的B—29重轟炸機多次襲擊日本九州等地的日軍航空基地,由於日軍在九州地區建有很多機場,而且分佈分散,加上防空火力的有力掩護,美軍的空襲一直未能將其徹底壓制,所以美軍的航母編隊只得長期停留在沖繩海域,充當登陸編隊的屏障,在日軍神風特攻隊的瘋狂攻擊下,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美軍比較成功的是戰役中的後勤保障工作,參戰部隊總數高達五十餘萬,所有這些部隊的物資供應,從飛機、大炮到炸藥和汽油,甚至衛生紙、可口可樂到冰淇淋和口香糖,一切都是經過太平洋從美國本土運來的,工作量驚人之龐大,其中運輸船隊功不可沒,他們冒著被日軍潛艇和飛機擊沉的危險,克服了潮濕炎熱的海域長途航行中的種種困難,將物資源源不斷送到前線,為戰爭作出了傑出的貢獻。此外,美軍首先奪取慶良間列島,並將這個群島建設成後勤前進基地,為參戰艦艇提供就近的維修、補給和休整,也是非常明智而卓有成效的。 
  沖繩戰役和前不久進行的硫黃島戰役,使美軍深深明白,如果要在日本本土實施登陸,將面對怎樣的瘋狂抵抗,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估計,日本本土登陸,美軍將付出一百萬人的傷亡,因此促使美國最終決定對日本使用剛研製成功的原子彈,以盡快結束戰爭。

<<沖繩島戰役>>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