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海狼-大西洋反潛戰 周明

TXT 全文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海狼-大西洋反潛戰 作者:周明
  引子
  英國戰時內閣首相丘吉爾在回憶錄中寫道:「大西洋戰役自始至終一直是整個戰爭的主導因素。我們一刻都不能忘記,不論在陸地、在海洋、在天空或其他任何地方發生的一切都最終與大西洋戰役的結果息息相關。那個可怕的、從不間斷的苦難歷程——我們經常處於極度的困境和挫折中,而且總是面臨著無形的危險。最終偶然和戲劇般地走上了光明的大道。」並特別指出戰爭中唯一真正讓我害怕的是德國海軍的潛艇!
  事實的確如此,在德國放棄「海獅」計劃(即對英國的登陸作戰)之後,德國潛艇一直是英國最主要的威脅。這一海軍戰術在二戰中所達到的戰略高度,也許只有中國的「敵後游擊戰」可與之媲美。與太平洋戰爭相比,大西洋上的戰鬥少了輝煌與陽剛之美,卻始終瀰漫著一股詭秘陰鬱之氣,大西洋上「狼群」出沒,潛艇戰與反潛戰貫穿整個戰爭始終。嚴格地說它不是一次海戰,而是一場曠日持久的海上戰爭,由無數次戰役和戰鬥組成,成功的戰例不勝枚舉。使堂堂大英帝國感受到失敗痛苦的,不是德國坦克那疾風烈火、摧枯拉朽的閃電突擊,也不是德國飛機那鋪天蓋地、夜以繼日的狂轟濫炸,而是德國潛艇對海上運輸的破交作戰,被稱作海狼的德軍潛艇活動最猖獗時幾乎掐斷了對於英國至關重要的大西洋航線,幾乎已經牢牢扼住了大英帝國的咽喉!使英國真正體會到失敗的切膚之痛!
  這場破交與保交的較量,不但是雙方高級將領之間戰略上的鬥智鬥勇,武器裝備、技術水平的競爭,還是廣大參戰官兵戰術素養、作戰意志全方位的比拚!
  這場圍繞海上交通線的殊死搏殺,持續了五年八個月,貫穿於整個戰爭期間,不僅對戰爭的勝負,而且對戰後海軍發展都產生了巨大影響。
  第一章  潛艇之父鄧尼茲
  卡爾。馮。鄧尼茲海軍元帥1935年10月,卡爾。馮。鄧尼茲晉陞為海軍上校,並出任德國海軍自一次大戰戰敗以來組建的第一支潛艇支隊「韋迪根」支隊司令,次年晉陞為海軍准將,升任德國海軍潛艇部隊司令。
  鄧尼茲,1891年出生於柏林,1909年參加德國海軍,畢業於基爾海軍學校,1916年起在潛艇部隊服役,1918年2月任UB-68號潛艇艇長,同年10月在馬耳他附近海域攻擊英國護航運輸船隊時,因潛艇被擊沉而被俘。1919年7月獲釋回國,繼續在海軍服役。從開始在潛艇部隊服役起他就始終關注潛艇的發展,潛心鑽研潛艇作戰戰術,特別是被俘後,更是反覆思考潛艇作戰的經驗教訓,並最終摸索出了一整套全新的潛艇建設和作戰的理論。
  他敏銳發現了改變德國海軍極其不利的海洋態勢的捷徑,即將潛艇的使用提高到戰略高度,因為德國海軍戰時最根本的任務就是破壞英國的海上運輸,切斷其海上交通線,而德國那先天不足的地理位置,使水面艦艇只有越過強大的英國海軍和航空兵層層阻截才能進入大西洋,遂行破交任務,一旦在作戰中負傷受損,還必須經過漫長而危險的航程才能返回本土,可謂困難重重。反觀潛艇,可以憑借其水下航行的優勢,安全往返於本土和大西洋,即便英國海軍掌握了大西洋的制海權,潛艇仍能發揮其作用,打擊運輸船隊,所以潛艇是對付英國海軍最有效的。他還提出了「噸位戰」思想,英國是個島國,其經濟完全依賴海上貿易和運輸,英國每年消耗的物資中,石油的75%、鐵礦石的88%、銅的95%、鉛的99%、小麥的89%、肉類的84%和食油的93%都依賴進口,每年的海運物資總量超過6800萬噸,每天航行在大海聲的英國運輸船多達2500艘!只要擊沉盡可能多的英國運輸船,使英國運輸船的噸位損失超過其新建船舶的噸位,就能最有效地打擊英國的戰時經濟。而且要使潛艇的損失盡可能小,其核心思想就是避開英國護航力量強大的海域,尋找其護航力量薄弱的海域實施破交,一句話而言,以最小的損失換取最大的收穫。
  戰術上,鄧尼茲悉心研究了聲納、魚雷等武器裝備的性能,決定徹底屏棄傳統的單艇晝間潛航狀態下的遠距離魚雷攻擊戰術,採取多艇集群,夜間水面狀態近距離魚雷攻擊。這是因為潛艇在夜間水面狀態航行時,聲納是難以發現的,近距離攻擊又能確保較高的命中率。
  多艇集群攻擊,則是鄧尼茲的發明,當時潛艇由於受通訊保障的制約通常是單艇獨立作戰,鄧尼茲認為多艇集群攻擊與單艇相比,既可以提高發現目標的概率,又可以提高攻擊成功率。具體作法是以數艘或十數艘,甚至數十艘潛艇組成艇群,以20至30海里間隔成一字橫亙在敵方運輸船隊可能經過的航線上,一旦一艘潛艇發現目標,立即報告設在岸上的指揮部,指揮部再迅速通知其他潛艇,白天搶佔有利攻擊陣位,天黑後則以水面狀態實施近距離魚雷攻擊,天亮前停止攻擊,全速搶佔下一個有利陣位,等待次日天黑後再次實施攻擊,直至將運輸船隊消滅。這一戰術酷似狼群的捕食,因此被鄧尼茲形象地稱為「狼群戰術」,這一戰術的基本原則按照鄧尼茲的解釋就是在必要的地點、必要的時間盡可能集中最多數量的潛艇,該戰術的關鍵是解決指揮和通訊上的困難,為此鄧尼茲積極組織部隊在大西洋、波羅的海、北海等海域進行實踐性演練,並親自與技術人員一起研究技術難題,終於克服了諸多困難,在理論和實踐中都得到了驗證,使德國潛艇部隊逐漸掌握了這一戰術。
  鄧尼茲並根據他的這一戰略思想,提出了建立300艘潛艇規模的具體要求,但直到戰爭爆發前的1939年9月,他才總共擁有57艘潛艇,其中只有22艘是適宜遠洋作戰的大型潛艇!用他自己的話說:「這點兵力,只夠刺一下英國人!」但他仍指揮這點兵力,投入了戰爭!

  第二章  戰前態勢和兵力部署
  大西洋位於歐洲、南北美洲和非洲之間,形似S型,兩頭寬中間窄,東西最寬處約3700海里(約合6800千米),赤道附近海域最窄寬僅1500海里(約合2800千米);南北長約8500海里(約合15700千米),總面積9336平方千米,相當於太平洋面積的一半,是世界第二大海洋。
  大西洋東面經直布羅陀海峽和蘇伊士運河連接印度洋,西面經巴拿馬運河與太平洋相通,大西洋沿岸有五十多個國家,西海岸主要有加拿大、美國、墨西哥、古巴、巴西、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等國,東海岸主要有俄羅斯、德國、荷蘭、法國、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挪威、瑞典、摩洛哥、利比裡亞、尼日利亞、安哥拉和南非等國。
  大西洋對歐洲而言戰略地位極其重要,沿岸的歐美發達國家具有先進的科學技術和發達的經濟力量,在世界經濟中佔有很大的比例,而且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對於國際政治局勢具有極強的影響力。資源方面除了豐富的海洋資源之外,沿岸拉美、非洲等國還擁有很多戰略資源,歷來是列強覬覦的目標。
  大西洋具有悠久的航海歷史,可以說是世界海上航運的中心,二十世紀初期,大西洋的海運貨物量占世界海運貨物量的75%。而二戰爆發前夕,大西洋海運貨物量仍占世界海運貨物量的70%。當時大西洋上就有四條具有戰略意義的海上運輸航線,對於世界政治、經濟、軍事都具有非常深遠的影響。
  英國擁有一支登記總噸位約2100萬噸的商船隊,占世界商船總噸位的6600萬噸的31。8%。英國海上交通線的總里程超過8萬海裡(約合14。7萬千米),每年海上貨物運輸量達6800萬噸,每天航行在海上的船隻約有2500艘。英國與世界各國的海上交通線主要有兩組,一組是北大西洋航線,連接歐洲、美洲,並經巴拿馬運河通往太平洋;另一組是地中海-蘇伊士運河-印度洋航線,聯繫著地中海各國、非洲和印度洋。尤其是北大西洋航線,對於英國而言是最重要的生命線,直接關係到英國的生死存亡,因此英國海軍幾乎是傾注全力確保這兩條海上航線的安全。
  戰爭爆發時,英國海軍編有本土艦隊、地中海艦隊、遠東艦隊和後備艦隊,總兵力19。5萬人,作戰艦艇主要有戰列艦12艘、戰列巡洋艦3艘、航空母艦8艘、重巡洋艦15艘、輕巡洋艦49艘、驅逐艦119艘、護衛艦64艘、掃雷艦45艘、潛艇69艘,總噸位約130萬噸。主力部署在斯卡帕灣,以控制北海出口,保護至關重要的北大西洋航線,掩護擔負反潛護航使命的輕型艦隻。
  英國海軍一廂情願地認為,憑借其大大超過德國、意大利海軍的實力,只要採取一次世界大戰時的護航船隊體制,就能有效保障海上運輸的安全。
  德國根據英國是個島國,非常依賴海上運輸的致命弱點,其海軍戰略企圖從一開始就是以破壞英國海上運輸為主要目標。但德國海軍實力遠遜色於英國,編有戰列艦隊、偵察巡邏艦隊和潛艇艦隊,總兵力約16萬人,作戰艦艇主要有戰列艦2艘、戰列巡洋艦3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6艘、驅逐艦22艘、護衛艦20艘,潛艇57艘,總噸位約35萬噸。
  在戰略上,儘管鄧尼茲重點發展潛艇戰的思想在1937年和1938年的圖上作業演習中都得到了明確的論證,但德國海軍仍堅持重點發展水面艦艇,直到戰爭開始後,才在事實面前逐漸轉為重點發展潛艇。
  戰爭爆發時,德軍57艘潛艇中,在大西洋待機海域有18艘,在北海待機海域有6艘,停泊在基地有25艘,正在進行試航的有4艘,用於實驗的有1艘,正在進行日常維護的有3艘。完全可以說,德國海軍還沒有擁有應付戰爭的足夠力量,正如鄧尼茲在1945年6月接受審判時所承認的,早在戰爭爆發時,我們就已經被打敗了,因為德國並沒有在海上做好充分的戰爭準備。

  第三章  戰爭之初的三大事件
  1939年8月19日,德國就已經開始著手進行戰爭準備了,鄧尼茲命令第七支隊的5艘潛艇從基爾出發,第六支隊的5艘潛艇從威廉港出發前往大西洋,以便戰爭一爆發就可立即實施攻擊。
  8月23日,英國也覺察出戰爭迫在眉睫,岸防航空兵開始按照戰時應急計劃在北海上空進行反潛巡邏。
  8月31日,德國最高統帥部發佈第一號作戰訓令,規定海軍的任務就是以英國為重心開展破交戰。
  9月1日,德國進攻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面爆發。
  此時德軍現役的57艘潛艇中,只有22艘適宜遠洋作戰,其餘35艘中11艘尚未完成備戰,24艘是只能在北海活動的小型潛艇。加之潛艇基地遠離作戰海域,所以沒有足夠的力量實施集群作戰,只能進行單艇破交作戰和佈雷。
  儘管由於種種原因,德軍潛艇在戰爭初期沒有取得令人矚目的戰果,但卻幹下了在當時轟動一時的三大事件。
  其一是擊沉「雅典娜」號,9月3日即英國對德宣戰的當天,德軍U-30號潛艇在赫布裡底群島以西海域發現了該船,「雅典娜」號是一艘13500噸級的定期往來英美之間的客輪,當時船上有1102名乘客和315名船員。U-30艇長倫普上尉通過潛望鏡觀察,見其偏離正常商船航線,又實行燈火管制,便認定是一艘英國的武裝商船,隨即決心將其擊沉。晚十九時四十分,在1200米距離上,U-30向該船齊射三條魚雷,其中一條魚雷命中,猛烈的爆炸幾乎將「雅典娜」號攔腰折斷,船長立即命令發出SOS求救信號,並組織船上人員棄船逃生。此時倫普才明白這是一艘沒有武裝的客輪,他知道自己闖了大禍,立即指揮潛艇駛離現場。
  9月4日十一時許,「雅典娜」號沉入海底,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第一艘被擊沉的船舶,船上有112人喪生,其中婦女兒童85人,28人是美國國籍。
  9月30日,U-30返回基地,倫普向鄧尼茲作了口頭匯報,鄧尼茲擔心美國會以此為借口加入戰爭,命令銷毀航海日誌,嚴格保密。
  由於「雅典娜」號沉沒時85名無辜婦孺的喪生,激起了英美乃至世界輿論的一致譴責,但德國矢口否認,並聲稱這是英國故意炸沉的,目的就是為了栽贓德國,想將美國也拖入戰爭。一時間,「雅典娜」的沉沒成為懸案,直到戰爭結束,才真相大白。為了避免類似事件的重演,鄧尼茲下令除非有特別命令,不得攻擊任何客輪,即便其有軍艦護航。
  其二是擊沉「勇敢」號航母,「雅典娜」號被擊沉後,英國認為德國很可能已開始實施無限制潛艇戰,為確保大西洋航線安全,英國海軍出動航母執行反潛使命,「皇家方舟」號前往西北部海域,「勇敢」號和「競技神」號則前往西南部海域。
  9月17日黃昏,「勇敢」號航母由4艘驅逐艦掩護,在愛爾蘭以西海域進行反潛巡邏。當接到發現德軍潛艇的報告後,「勇敢」號立即起飛艦載機,並抽調2艘驅逐艦前去搜索。不久,正當這艘22500噸級的艦隊航母接受返航的艦載機著艦時,被德軍U-29號潛艇發現,艇長舒哈特上尉當即決定予以攻擊,該艇迅即突破英軍的警戒圈,向「勇敢」號發射了兩條魚雷,兩雷全部命中,僅僅二十分鐘後,「勇敢」號就爆炸沉沒,全艦1200名官兵中包括艦長瓊斯海軍上校在內的514人陣亡。U-29號隨即遭到了英軍驅逐艦的深水炸彈反擊,但該艇成功擺脫攻擊安全返回。
  其三就是三大事件中最輝煌的偷襲斯卡帕灣,斯卡帕灣位於蘇格蘭東北部的奧克蘭群島,東臨北海,西接大西洋,戰略地位極其重要,是英國海軍本土艦隊最重要的錨泊基地,英軍在該基地佈防相當嚴密,斯卡帕灣七個入口中,六個佈置有防潛網和水雷區,第七個入口柯克海峽,航道狹窄,水流湍急,暗礁密佈,形成天然的障礙,所以英軍沒有布設防潛網和水雷,但為防意外,英軍早在一次世界大戰中就在航道上鑿沉了3艘舊船。
  一次世界大戰中,德軍就曾兩次出動潛艇企圖突入斯卡帕灣,但均被英軍發現而遭擊沉。此次鄧尼茲決心從英軍意想不到的柯克海峽突入,達到出奇制勝的目的。他召見了在德軍潛艇部隊中以技術高超而聞名的U-47號潛艇艇長普裡恩上尉,命令其秘密進行突破斯卡帕灣的可行性研究,普裡恩認為只要導航準確,操作無誤,是可以穿越沉船障礙進入斯卡帕灣。
  經周密準備,10月8日普裡恩指揮U-47號潛艇從基爾出發,13日四時悄然到達奧克蘭群島東部海域,隨即潛坐海底,使艇員得到休息。十九時十五分,潛艇浮出海面,開始闖入柯克海峽。普裡恩關閉柴油發動機,僅以電力發動機提供動力,憑藉著高超的駕駛技術,克服水流湍急的困難,繞過了沉船和串聯其間的鋼索,於10月14日零時二十七分順利突入斯卡帕灣。
  但普裡恩在斯卡帕灣西南主要錨地沒有發現任何軍艦,原來在U-47航行途中,英軍艦隊主力已離港出海。普裡恩只得再駕艇向東,終於在梅恩蘭島西側發現2艘戰列艦和多艘驅逐艦,零時五十八分普裡恩在3000米距離用首部發射管向2艘戰列艦齊射三條魚雷,其中一雷命中「皇家橡樹」號戰列艦,普裡恩發射完首部魚雷後,迅速轉舵,又用尾部魚雷管發射一條魚雷,但沒有擊中,然後全速向柯克海峽撤離。
  英軍根本沒有想到是遭到德軍潛艇偷襲,當「皇家橡樹」號戰列艦中雷後,有人以為是軍艦發生了爆炸事故,有人以為是遭到了空襲,基地指揮部拉響了空襲警報,港灣裡的軍艦採取防空措施,而「皇家橡樹」號艦長本上校和幾位主要軍官也只是草草巡視了一番,沒有採取任何補救措施。
  普裡恩從潛望鏡裡發現了英軍這一情況,藝高人膽大的普裡恩索性再次返回,重新為首部魚雷管裝填魚雷,實施第二次攻擊。一時二十二分,U-47在2200米距離上瞄準「皇家橡樹」號齊射三條魚雷,兩條魚雷命中右舷,機艙被炸穿,並引發了大爆炸,「皇家橡樹」號急劇右傾,於一時三十三分傾覆沉沒,艦上官兵包括第二戰列艦分艦隊司令布格羅夫少將在內的833人喪生。
  U-47迅速駛向柯克海峽,按原路撤出斯卡帕灣。10月17日返回威廉港,受到了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和鄧尼茲的熱烈歡迎。普裡恩被授予一級鐵十字勳章,其餘艇員均獲得二級鐵十字勳章,所有參戰官兵還獲得了希特勒的接見。鄧尼茲也由准將晉陞為少將。
  儘管德軍潛艇開戰初期在大西洋上沒有取得驕人的戰績,但擊沉「勇敢」號和偷襲斯卡帕灣的勝利,使德軍統帥部逐漸意識到了潛艇的巨大作用,逐漸開始重視潛艇部隊的建設,並開始加緊潛艇的製造。

  第四章  1939年9月至1940年5月
  自9月3日「雅典娜」號被擊沉後,英國認為德國已開始實施無限制潛艇戰,立即消除了一切猶豫,從9月5日起開始實行在一次世界大戰中頗有見效的護航運輸船隊體制,至10月英國同其他盟國的主要航線上都建立起護航運輸船隊體制。事實上希特勒在開戰初期一直對英國抱有媾和的幻想,因此嚴禁鄧尼茲實施無限制潛艇戰,在破交行動中必須嚴格執行對商船的俘獲規則。
  英國護航運輸船隊體制,源自數學概率論的原理,也是數學家在戰爭中的一大貢獻,根據概率論分析,商船在海上與潛艇相遇,是隨機的,一定數量的船隻,編隊規模越小,批次就越多,批次一多,與潛艇遭遇的機率也就增加了;而且由於潛艇數量有限,每次與船隊遭遇,因所攜帶彈藥限制,只能攻擊相同的商船,也就是說,船隊規模越大,即使與潛艇遭遇,每艘船被擊沉的機率就越小。綜合上述兩條規律,船隊規模越大,每艘船被擊沉的概率就越小,以100艘船為例,如果編為五隊,每艘船被擊沉的概率為25%;如果編為一隊,每艘船被擊沉的概率為1%,足足相差24倍!
  護航運輸船隊體制由英國海軍部領導,所有船隻編為運送物資的慢速運輸船隊(航速在7。5節以下)、運送物資的快速運輸船隊(航速在9至10節)和運送軍隊的運輸船隊三種,固定航線的護航運輸船隊,通常使用起駛點的第一個英文字母為代號,如哈利法克斯開往英國的船隊代號為HX,各固定航線均有護航運輸船隊的航行日程表。
  早期的護航運輸船隊通常由40至60艘船組成,排成9路或12路縱隊,船與船之間距離約為550米,縱隊之間間隔約為900米,形成正面寬約4至4。5海里,側翼寬約1。5至2海里的長方形隊形,這樣一來可以減少運輸船隊側翼遭到潛艇攻擊的機會,二來可以避免隊形過長,後尾船隻忙於追趕前面船隻,三來能減少船隻相互碰撞的危險,而且這樣的隊形最有利於各船之間的目視通信。護航軍艦以4艘配置於船隊的四角,形成盒狀警戒圈,其餘軍艦則位於船隊正前方扇面。最初英軍使用戰列艦或巡洋艦擔任護航軍艦,當德軍水面艦隻的威脅消除後,便不再使用戰列艦或巡洋艦護航了,因為在潛艇威脅面前,使用寶貴的戰列艦或巡洋艦為運輸船護航有些得不償失。
  有些人對護航船隊體制持否定態度,認為大批船隻在裝完貨物或卸完貨物後,必須停留在港口,等待與其他船隻編成護航船隊,這樣既浪費了時間又減低了船舶運載量。但事實勝於雄辯,護航運輸船隊體制的實行,大大降低了船隻的損失,在戰爭爆發後的四個月中,編入護航運輸船隊的5756艘船隻中,只有12艘被擊沉,而且這12艘中還有5艘是在掉隊的情況下被擊沉的。而同一時間裡單獨航行的船只有104艘被擊沉。這一階段,英國共損失運輸船116艘,計42。3萬噸。
  戰爭初期,英國的反潛措施除了採取護航運輸船隊體制以外,就幾乎沒有其他有效的措施了。航母編隊的攻擊性反潛戰術,因「勇敢」號被擊沉而夭折;反潛飛機裝備的MKⅠ型雷達性能欠佳,只能發現5000米外水面狀態航行的潛艇,在能見度好的情況下,潛艇甚至通過目視觀察能先發現飛機!而且反潛飛機由於使用的炸彈性能不佳,投向潛艇後反而會被水面反彈到空中爆炸,對飛機所造成的損害竟然更甚於對潛艇的損害!有2架飛機就這樣被自己的炸彈所擊落。加之反潛飛機數量嚴重不足,英國只得採取「稻草人」戰術,即徵用大量民間飛行俱樂部無武裝的飛機,沿海岸飛行,以迫使德軍潛艇下潛,並及時發現被擊沉的運輸船,這種落後的戰術竟然一直使用到1940年5月法國淪陷後。要使反潛飛機真正在作戰中發揮作用,不僅要對炸彈進行改裝,還要安裝轟炸瞄準具和新型的探測儀,完成這些工作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
  為了彌補護航艦隻的不足,英國開始加緊建造輕型護衛艦,這種護衛艦排水量在2000噸以下,裝備火炮、深水炸彈和聲納,在武裝拖網漁船和其他小型艦艇的支援下,是一種能在近岸海域有效進行反潛作戰的艦艇。
  在1939年9月至1940年5月的第一階段中,德軍由於種種原因限制,主要採取的是單艇作戰,鄧尼茲還是按照戰前的設想開始進行集群作戰的嘗試性實驗,第一次是1939年10月中旬,出動6艘潛艇,結果其中1艘在英吉利海峽觸雷沉沒,2艘在攻擊護航運輸船隊中被擊沉,因此集群作戰實驗沒有成功。
  同時組織潛艇在英國海岸附近海域進行了大面積佈雷,所佈的水雷先後炸沉12艘船隻炸傷6艘,損失船隻的噸位達12萬噸。
  1939年11月中旬,鄧尼茲再次出動4艘潛艇進行集群作戰嘗試,U-53號潛艇發現了KS-27護航運輸船隊,儘管多次遭到英軍護航軍艦和水上飛機的壓制和驅趕,但仍一直保持著與船隊的接觸,並引導其他3艘潛艇趕來,但因種種原因沒能達成集群攻擊,潛艇只對掉隊的船隻進行了攻擊。
  儘管集群攻擊戰術未能如願,但德軍潛艇多以單艇在英國港口和近岸航線實施陣地伏擊或機動伏擊,或在護航運輸船隊可能航線或廣闊海域實施遊獵作戰,仍取得了不小的戰果,9月擊沉41艘同盟國及中立國的船隻(本文所統計的船隻數量、噸位均指同盟國和中立國,下同)計15。3萬噸,10月擊沉27艘計13。5萬噸,11月擊沉21艘計5。2萬噸,12月擊沉25艘計8。1萬噸,被潛艇擊沉的船隻占損失船隻總數的51。7%,其中11月和12月戰績下降的原因是戰爭爆發後出擊的潛艇陸續返回基地補充給養,德軍由於潛艇數量少,基地距離作戰海域又遠,在大西洋活動的潛艇數量大為降低,通常只有3至5艘,從未超過8艘。至1939年底德軍共損失潛艇9艘,幾乎佔其潛艇總數的六分之一。
  最使鄧尼茲高興的是,有關破交作戰的種種限制逐漸被取消,9月23日獲許可以攻擊命令停止航行但仍在使用無線電報警的船隻;9月24日獲準可以攻擊法國船隻;9月30日可以攻擊任何在北海航行的船隻;10月2日從英法沿岸至西經15度海域航行的所有船隻均可以予以攻擊;10月17日獲准攻擊除客輪以外的任何敵方船隻;10月19日從英法沿岸至西經20度海域航行的船隻只要實行燈火管制均可予以攻擊;11月17日終於取消所有限制,開始實施無任何限制的潛艇戰!
  至此,鄧尼茲終於可以徹底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了!
  1939年11月,美國終於逐漸認識到納粹德國的殘暴本性,開始改變了禁止向交戰雙方出售武器或貸款的中立立場,國會通過了中立法的修正案,允許在「現金交易運輸自理」的原則下出售武器,也就是購買武器的國家必須用現金支付,並用自己的船隻運輸,從紙面上看這對雙方都是公平的,其實由於德國海軍力量非常薄弱,根本無力保護自己的船隻,所以這一修正案是明顯傾向於英國的。
  進入1940年,德軍潛艇的破交作戰仍未有突破性的進展,1月擊沉40艘商船,計11。1萬噸,2月擊沉45艘17萬噸。2月間鄧尼茲第三次組織集群作戰的試驗,派出5艘潛艇前往北大西洋,結果U-54發現了法國的兩支護航運輸船隊,但該集群中的另2艘潛艇由於距離太遠無法及時趕到,只是攻擊了因掉隊而落後的船隻,第三次集群攻擊的嘗試又告失敗。
  3月4日德國最高統帥部下達了禁止潛艇執行破交作戰的命令,將其全部用於即將發起的挪威戰役,根據這一命令德軍投入挪威戰役的潛艇達31艘,佔其潛艇總數的65%,為此鄧尼茲不僅從潛艇學校抽回了擔負訓練任務的潛艇,還縮短了2艘新下水潛艇的試航時間,除了少數幾艘在進行檢修的潛艇外幾乎盡數參戰,但令鄧尼茲哭笑不得的是在戰役中,潛艇部隊被賦予的任務是偵察和掩護己方艦隊的活動,這簡直是潛艇使用的極大誤區,因此白白付出了4艘潛艇的損失,唯一的收穫就是在作戰中發現了G7型魚雷存在的巨大缺陷,先後實施魚雷攻擊36次,均無建樹,被潛艇部隊官兵稱為「窩囊的魚雷」。可以設想如果沒有及時發現這一問題,在以後攻擊擁有強大護航兵力的船隊時,潛艇必將遭致慘重的損失,從這個角度來看,挪威戰役對於德軍潛艇部隊而言不失是一大收穫。4月下旬,鄧尼茲成立了魚雷調查委員會,調查魚雷出現的問題。認為在挪威海域海底蘊藏著大量鐵礦,導致磁引信發生偏差,因此鄧尼茲下令禁止使用磁引信。(但觸發引信也存在問題,直到1940年6月才徹底解決。)在這之前由於只能使用威力較小的觸發引信,以往只需一條魚雷就能解決的攻擊,至少需要兩條,也就使得潛艇在作戰中消耗魚雷的速度大大增加,因此作戰時間大大縮短,很多潛艇在返航途中眼睜睜看著英國運輸船隊穿梭而行卻沒有魚雷可以使用。
  5月挪威戰役結束後,一些潛艇急需檢修,還有幾艘潛艇作為訓練潛艇配屬給了潛艇學校,新下水的潛艇還需要試航和訓練,德軍能投入大西洋執行破交任務的只有30艘潛艇,每天真正戰鬥在大西洋最前線的潛艇不超過10艘,鑒於如此情況,鄧尼茲只好將集群攻擊戰術暫時擱置起來,等待以後擁有足夠數量潛艇時再實施,現在則提出了「經濟使用原則」,即盡量將潛艇派到英國護航力量最薄弱的海域,力求每艘潛艇都能達到最高擊沉噸位,鄧尼茲在威廉港潛艇部隊指揮部的作戰室裡,將擊沉情況用大幅圖表顯示出來,進行仔細地研究分析,並據此來指揮潛艇作戰。
  至1940年6月,德軍潛艇共擊沉船隻242艘,總噸位約85萬噸。這些損失對英國而言,還是能夠承受的,因為同一時期裡新建造的船隻噸位完全彌補了損失,而且英國的反潛戰總體情況還不算壞,擊沉了德軍24艘潛艇,並將德軍潛艇逐漸逐出近岸海域。

  第五章  1940年6月至12月
  1940年6月開始的大西洋之戰第二階段,由於德國相繼佔領了法國、挪威,原先極其不利的海上態勢頓時改觀,德國海軍迅速在挪威和法國沿海各港口建立潛艇基地,特別是從位於比斯開灣的洛里昂、布勒斯特、聖納澤爾、拉羅捨爾和波爾多等港口出發,潛艇可以直接進入大西洋,比從德國本土基地出發,航程足足縮短了800千米,連250噸級的小型潛艇也能進入大西洋,而大型潛艇更是能夠到達大西洋中部海區活動,而且潛艇在消耗完了所攜帶的彈藥、燃料和物資後,也不再需要長途跋涉返回本土基地補給,可以就近駛往比斯開灣港口進行補給和檢修,因此鄧尼茲對於這些基地的建設非常重視,親自來到比斯開灣各港口監督建造工程,還將潛艇部隊的指揮部前移至法國洛里昂。
  7月開始隨著潛艇供應船的服役,可以在海上對潛艇進行燃料、魚雷和食品的補給,更是大大提高了潛艇的在航率和第一線活動的巡航時間。7月前平均至少需要2。35艘潛艇才能保障1艘潛艇在海上戰鬥巡航,7月以後這一比率下降到1。84:1,因此德軍潛艇總數雖從開戰時的57艘減少到53艘,但在大西洋上執行戰鬥巡航的潛艇數量卻增加了一倍,平均每天有10至15艘潛艇在海上活動。這些潛艇分散部署在不列顛群島以西海域,英國運輸船隊的航線上待機,一旦發現單獨航行的船隻,立即予以攻擊;如果發現護航運輸船隊則迅即向位於洛里昂的潛艇部隊司令部報告,並盡量保持與船隊的接觸,隨時報告船隊新的航行、航速和位置,鄧尼茲則迅速指揮在附近海域活動的潛艇向船隊所在海域集結,然後於夜間開始集群攻擊,天亮前結束攻擊利用白天再趕往下一個攻擊陣位,入夜後再次組織攻擊,這樣連續一個夜晚接一個夜晚反覆攻擊,直至船隊到達目的地。
  同一時期,由於德國空軍的空中威脅,英國將從加拿大開來的護航運輸船隊的航線改到了愛爾蘭和蘇格蘭之間的北海峽,這樣一來就導致了北海峽入口和蘇格蘭以西海域,經常擁擠著大量船隻,成為德軍潛艇最理想的狩獵海域。加上英國海軍因為在挪威戰役和敦刻爾克大撤退中很多驅逐艦被擊沉擊傷,還要保留大量的驅逐艦以應付德軍可能的入侵,所以英國的護航軍艦數量減少了很多,這給了德軍潛艇絕佳的機會,而且德軍潛艇經過數月作戰已經積累了突破英軍護航軍艦警戒的豐富經驗,同時得到德國空軍和意大利潛艇的有利配合,7月中旬開始鄧尼茲終於有了足夠的潛艇開始實施被稱作「狼群戰術」的集群攻擊戰術。這一時期中無論單艇還是集群作戰都取得了巨大的戰果,1940年的夏秋季節,也就被稱為德軍潛艇的第一個「黃金時期」。
  6月德軍潛艇擊沉58艘,28。4萬噸;7月擊沉38艘,19。6萬噸;8月56艘,26。8萬噸;9月57艘,29。5萬噸,10月63艘,35。2萬噸。英國的船隻損失直線上升!
  從7月開始,英國從航線起始點兩方向擴大護航範圍,從英國開往加拿大和美國的運輸船隊,由英國海軍的護航軍艦護送至西經17度,至10月又擴大為西經19度。但大西洋航線上中間一段是沒有護航的,這一海域也是德軍潛艇活動最猖獗的海域,直到紐芬蘭附近海域才由加拿大海軍前來接應。
  8月英軍Ⅶ型機載反潛炸彈開始投入實戰,這是在200千克圓柱形反潛炸彈基礎上研製出來的,炸彈頭部有圓形整流罩,尾部有尾翼,能在空中保持穩定的姿態,採用水壓引信,只有落水後到達預定深度在水壓作用下才會爆炸,不會給飛機造成損害,而且威力比老式炸彈大得多。與此同時,英軍還研製出了機載AS-Ⅶ型雷達,能夠在較遠距離發現水面狀態的潛艇。但這些裝備在實戰中並未取得明顯收效,英國軍事工業的科學家進行了仔細分析研究,發現深水炸彈水壓引信定深過大,常常在潛艇下方爆炸,便迅速改為淺定深引信。英國科學家還發現,在目視情況下,通常都是潛艇首先發現飛機,因為英軍飛機黑色塗漆在天空的淺色背景襯托下,是個非常明顯的黑點,根據海鳥的腹部一般都是白色的情況,英國空軍以白色塗漆飛機和黑色塗漆飛機進行對比試驗,果然白色塗漆飛機被發現的距離要比黑色飛機近30%,據此英軍迅速將所有反潛飛機下部都塗成白色。
  但這些措施還需要時日才能發揮出作用。
  8月17日,希特勒下令對英國實施全面海上封鎖,潛艇有權擊沉任何進入封鎖海域的船隻,中立國船隻只要進入封鎖海域,同樣是合法的攻擊目標。這樣潛艇部隊被束縛的手腳徹底解放了,潛艇艇長開始大顯身手,積極投入到了「噸位競賽」中,湧現了一大批名噪一時的王牌艇長,如U-47號艇長普裡恩、U-99號艇長克雷斯特施默爾、U-100號艇長捨普克、U-46號艇長英多拉斯、U-101號艇長弗洛恩漢,尤其是前三位艇長被譽為三大王牌。
  在這一黃金時期裡典型的戰鬥有9月間SC-2護航運輸隊和HX-72護航運輸船隊,10月間SC-7、HX-79和OB-229護航運輸船隊的護航戰。
  早在8月30日,德國海軍代號為B機關的情報處密碼科破譯了英軍關於SC-2運輸船隊航線和與護航軍艦會合海域的密碼電報,根據這一情報,德軍調集U-47、U-65、U-101和U-124共4艘潛艇前往攻擊。
  9月6日,U-65發現了運輸船隊,但還沒來得及報告船隊位置就被英軍護航軍艦驅走了,直到午夜過後,U-65號才再次發現船隊並引導U-47前來。U-47借助夜色掩護,採取水面攻擊戰術對船隊連續實施攻擊,一口氣擊沉了3艘運輸船。
  9月7日白天,英軍水上飛機和軍艦竭盡全力,將德軍潛艇驅走。這才保障了當晚船隊的安全。
  9月8日夜間,U-47和U-65號潛艇再次成功突破了護航軍艦的警戒,實施了攻擊,U-47又取得了擊沉1艘運輸船的戰績。
  9月9日凌晨,正在附近海域活動的U-28和U-99號潛艇也趕來,加入到攻擊的行列,U-28擊沉了1艘運輸船。天亮後,圍攻船隊的潛艇才被驅走。
  此次護航戰,英軍護航艦依靠目視觀察和聲納探測,無法及時準確發現德軍潛艇,也就無法組織德軍潛艇對船隊的夜間水面攻擊,損失了5艘運輸船,計2萬餘噸。
  9月20日U-47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HX-72運輸船隊,該船隊編有41艘運輸船、1艘驅逐艦和4艘護衛艦。此時U-47只剩下了一條魚雷,所以無力採取攻擊,只好一面跟蹤船隊一面召喚附近潛艇盡快趕來。天黑後首先趕到的U-99號對船隊實施了攻擊,擊傷3艘運輸船,其中1艘後終因傷勢過重而沉沒,其餘2艘因傷掉隊後被其他潛艇擊沉。天亮前,U-48也進行了攻擊,擊沉了1艘運輸船。
  9月21日入夜後,U-100號潛艇突入船隊中間,艇長捨普克充分發揮其高超的駕駛技術,連續進行了長達四小時的攻擊,一連擊沉7艘運輸船,護航軍艦對其竟一籌莫展,毫無辦法。
  9月22日清晨,英軍2艘驅逐艦趕來加強護航力量,並將正企圖進行攻擊的U-32號潛艇驅走,這才結束了船隊噩夢般的航程。此次護航戰中,德軍潛艇尤其是U-100號表現出色,總共擊沉了12艘運輸船,計7。7萬噸。
  10月,德軍集結在北海峽附近海域的潛艇多達10艘,積極展開破交作戰。
  10月17日凌晨,U-48號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7船隊,該船隊由30艘運輸船和5艘護衛艦組成,艇長布萊克勞特少校果斷實施攻擊,擊沉了2艘運輸船,並向潛艇司令部報告了船隊的航速、航向、船隻數量等情報。天亮後U-48被英軍的水上飛機發現,隨即遭到了深水炸彈的攻擊。水上飛機並且引導驅逐艦對潛艇所在海域進行了連續深水炸彈攻擊,潛艇雖然沒有遭到損傷,但被迫長時間潛航,以致失去了與船隊的接觸。這讓正忙於調兵遣將的鄧尼茲心急如焚,好在U-38號及時趕到,重新發現了船隊,這才使鄧尼茲能夠迅速調集U-46、U-99、U-100、U-101和U-123號潛艇在船隊航線前方組成了巡邏線,張網以待。
  17日晚U-38號首先發難,搶先發起攻擊,擊傷1艘運輸船,但U-38很快就被護航軍艦驅走。
  18日黃昏後,船隊闖入了潛艇巡邏線,遭到了上述5艘潛艇的圍攻,船隊的隊形被徹底打亂,德軍潛艇乘機大開殺戒,擊沉了19艘運輸船,擊傷5艘,其中U-99號戰果最為輝煌,擊沉6艘擊傷1艘。天亮後,U-99、U-101和U-123都用完了所攜的全部魚雷而返航。
  19日夜間,另兩支HX-79和OB-229護航船隊也經過這一海域,同樣遭到了德軍潛艇的猛烈攻擊,HX-79船隊損失12艘船隻,OB-229船隊損失2艘船隻,參戰的潛艇大都用完了攜帶的魚雷陸續返航。
  這三支護航運輸船隊總共有35艘商船被擊沉,損失噸位達16萬噸。
  在1940年7月至10月間,德軍潛艇的黃金時代裡,德軍以6艘潛艇的代價,擊沉英國及其中立國運輸船217艘,總噸位達110萬噸。
  面對如此慘重的損失,丘吉爾首相只得向美國總統羅斯福求援,8月羅斯福總統秘密派遣以葛萊姆上將為團長的軍事代表團前往英國,與英國進行會談,並制定美國一旦參戰後在大西洋與英國海軍合作的計劃,英國還將一年來在海戰中所取得經驗和情報,以及雷達等先進技術無償提供給美國。在此會談基礎上,美英參謀長於1941年1月至3月在華盛頓舉行了秘密談判,簽訂了「ABC-1」協定,協定中規定不論美國是否參戰都將擔負起在北大西洋護航的主要責任。
  同時經多次磋商,1940年9月2日美英達成協議,英國將其在巴哈馬群島、牙買加群島、安提瓜島、聖盧西亞島、特立尼達島和英屬圭亞那等地的海空軍基地九十九年的使用權,同時將紐芬蘭的阿根夏和百慕大島基地無償提供給美國使用,換取美國50艘超齡服役的舊驅逐艦。這一協議已經改變了美國的中立地位,引起了德國的極大不滿,希特勒隨即下令取消潛艇襲擊美國商船的最後限制,甚至還產生了奪取大西洋中部某些島嶼的想法,但德國仍盡量避免與美國發生直接衝突,同時嚴令海軍艦艇不得攻擊美軍艦艇。
  9月5日羅斯福發佈命令,沿美洲大陸海岸設立中立海區,或稱「安全海區」,由美軍大西洋艦隊組織對中立海區的巡邏和為航行船隻提供護航,同時宣佈將驅逐中立海區裡參戰雙方的作戰艦艇。實際上聲稱嚴守中立的美國海軍從一開始就將在該海區航行的德國商船位置通報給英國海軍。
  進入11月,德軍潛艇的輝煌時代終於告一段落,由於長期在海上作戰,大批潛艇迫切需要檢修和維護,因此能夠出海的潛艇數量大大減少,平均每天在大西洋上遊獵的潛艇才區區5艘!而且大西洋上惡劣的天氣也嚴重影響了潛艇作戰,使得11月德軍潛艇擊沉的船隻僅有32艘,計4。7萬噸。
  12月,因為英國在不列顛空戰的勝利,德國入侵英倫三島的可能大為減少,英國海軍一直保留在本土準備用於反登陸的大批驅逐艦得以轉用於大西洋護航作戰,德軍潛艇被迫逐漸向護航力量薄弱的遠洋轉移,以尋找戰機,但隨著向遠洋的發展,發現護航運輸船隊的概率也逐漸降低,因此全月擊沉運輸船僅37艘,計21。3萬噸。
  12月4日,英國空軍所屬的海岸航空兵劃歸海軍指揮,以便更有效地組織海空協同,進一步加強空中護航力量。
  同一時期,鄧尼茲也深深感覺到潛艇缺乏有力的偵察保障,難以擴大戰果,向海軍司令部遞交備忘錄,要求為潛艇部隊配屬空中偵察力量。在海軍司令雷德爾元帥和德軍最高司令部作戰部長約德爾上將的大力支持下,幾經周折才於1941年1月得到了一個大隊的遠程偵察機,但是此舉得罪了將空軍視為禁臠的空軍總司令戈林。而且由於飛行員缺乏專項訓練,海上偵察能力以及與潛艇協同很差,加之偵察機航程還太小,遠遠不能滿足需要,效果微乎其微。
  12月8日,丘吉爾致信羅斯福,這封信被丘吉爾在回憶錄中稱為一生中最重要的信件!信中介紹了英國所面臨的艱難局面和蒙受的慘重損失,並向美國提出了要求美軍海軍為英國船隊護航、擴大美國海軍控制的中立海區、利用美國造船工業補充英國船隻的損失、提供包括飛機在內的大量軍事物資等一系列請求,最後明確表示英國目前無力支付上述援助的資金,特別請求不要堅持必須現金支付的原則。
  羅斯福作為一個具有遠見卓識的傑出政治家,當然清楚英國的抗戰對於美國的重要意義,援助英國是多麼的迫切!但是苦於受到國內當時還非常活躍的孤立主義的制肘,以及中立法案的限制,難以實現。經過仔細考慮他於12月29日發表了著名的「爐邊談話」:「如果鄰居家失火,來向你借水龍帶,你能說水龍帶值十美元,請先付十美元嗎?不!不能!我們只會說,拿去用,用完了再還我!」
  這一比喻,形象說明了當時的形勢,也掀起了美國國內關於援助英國的大討論,三個月後的1941年3月11日,美國國會通過了《租借法案》,即以租借形式向英國、中國等正與軸心國處於交戰狀態的國家提供戰爭物資。
  1940年全年,德軍潛艇共擊沉417艘運輸船,總噸位約218。6萬噸,損失潛艇31艘。

  第六章  1941年1月至6月
  1941年1月英國開始在護航軍艦上裝備HF/DF高頻測向儀,這種裝置可以截獲德軍潛艇之間或潛艇與基地之間的無線電波,從而準確測出發出無線電波的潛艇位置。同時裝備的還有改進型AS雷達,這些裝備大大有利於發現潛艇的蹤跡,德軍潛艇發現船隊後,只要發報報告情況,就會被高頻測向儀測出位置;實施夜間水面攻擊戰術,則會被新型雷達發現;潛入水下,又難逃聲納的搜索,這樣一來潛艇作戰中自身安全性和隱蔽性難以保證。而且英軍開始為偵察機配備雷達,使之能盡最大可能擴大偵察範圍,正是由於英軍遠程偵察機數量的增加和性能的提高,德軍潛艇活動受到了極大壓制。
  1月29日,英美兩國的參謀長在華盛頓舉行秘密談判,並簽署了《ABC-1協定》,協定規定不論美國是否參戰,美國海軍都將擔負起北大西洋護航的主要責任。
  1月,德軍潛艇共擊沉船隻21艘,12。7萬噸。
  2月,美國宣佈將美國海軍承擔護航的安全海域從西經60度擴大到西經26度。美國海軍作戰部開始制定護航計劃,並承擔從紐芬蘭的阿金夏至冰島海域護航使命。
  同時德軍開始實施改進的潛艇戰術,即以6至8艘甚至更多數量的潛艇在護航運輸船隊可能經過的海域以四五十千米間隔一字展開,形成潛艇巡邏線或稱艇幕,只要其中任何一艘潛艇發現船隊,就立即報告潛艇司令部,再由潛艇司令部組織附近潛艇展開連續的夜間水面攻擊。鄧尼茲將這一戰術的原則思想概括為在必要時間和地點上集中最大數量的潛艇。
  這就是著名的「狼群戰術」,隨著這一戰術的使用,2月的戰績略有上升,達到擊沉運輸船37艘,計19。7萬噸。但比起過去的黃金時期來,戰果還是有所下降。
  因此,鄧尼茲於3月起調集最精銳的潛艇前往英國西北海域,企圖發起一次大規模的破交作戰,再創輝煌。
  3月6日晚,德軍U-47號潛艇在冰島以南370千米處發現了從利物浦開往美國的OB-293護航運輸船隊,立即向潛艇司令部報告,並準備投入攻擊,但被英軍護航軍艦發現並遭攻擊,被迫潛入水下,因此失去了與船隊的接觸。但德軍潛艇司令部迅速將情況通報給附近的潛艇,U-70和U-99聞訊而來,於3月7日凌晨相繼投入攻擊,先後擊沉2艘運輸船,擊傷3艘。U-70被英軍護衛艦發現,遭到猛烈的深水炸彈攻擊,終被擊傷而被迫上浮,浮出水面後又遭到英艦的炮火轟擊,倖存者紛紛棄艇逃生,幾分鐘後U-70號就沉入海裡。
  3月7日拂曉,U-47再次發現船隊,全速追趕準備攻擊。入夜後,U-47正企圖實施攻擊,被近在咫尺的英軍「狼獾」號驅逐艦目視發現,只得緊急下潛,「狼獾」號驅逐艦猛衝過來,投下一連串淺定深深水炸彈,潛艇遭到劇烈震動,螺旋槳主軸被爆炸的衝擊波炸傷,因此航行時發出很大的噪音,被「狼獾」號驅逐艦聲納準確捕捉到,又是一番深水炸彈攻擊最終將其擊沉。德軍三大王牌艇長之一、奇襲斯卡帕灣的傳奇人物普裡恩上尉和全艇官兵一起葬身海底。U-47被擊沉時的戰績為擊沉28艘船隻,總噸位16萬噸,在德軍潛艇部隊中排名第二。
  擊沉U-47的「狼獾」號驅逐艦,屬於V/W級,舷號L-78這天才剛得到消息的U-95號潛艇全速趕來,兩次攻擊了船隊,擊沉2艘運輸船,但U-95被2艘英軍驅逐艦追殺了好幾個小時,受到重創,全靠艇長的出色指揮才逃脫了沉沒的命運,蹣跚地駛回基地。
  3月8日,OB-293護航運輸船隊駛近冰島,得到了從冰島起飛的航空兵的有力掩護,鄧尼茲才下令停止對該船隊的攻擊,此次戰鬥,德軍潛艇擊沉2艘油船和3艘運輸船,還擊傷油船和運輸船各1艘,損失2艘潛艇。
  3月12日,德軍偵察機在格陵蘭以南550千米海域發現HX-12護航運輸船隊,該船隊是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編有41艘運輸船,由5艘驅逐艦和2艘護衛艦擔任護航,護航船隊司令是「沃克」號驅逐艦的艦長唐納德。麥金泰爾海軍少校,一位出身於戰鬥機飛行員的艦長,是經驗豐富的反潛戰專家,畢業於波特蘭海軍反潛學校,受到過著名聲納專家約克。安德森教授的親自傳授。
  鄧尼茲隨即將這一情況通知了在該海域活動的5艘潛艇,3月14日拂曉,這5艘潛艇以U-99為核心組成潛艇巡邏線,準備迎擊船隊。麥金泰爾根據截獲的德軍潛艇頻繁電訊往來,敏銳察覺到德軍已經發現了船隊行蹤,正在密切跟蹤,伺機攻擊,因此嚴令各艦提高警惕,隨時準備戰鬥。
  3月15日拂曉,德軍U-110號潛艇在冰島西南約370千米海域發現了船隊,立即向潛艇司令部報告,並一直在後跟蹤船隊。中午過後,U-99和I-100號潛艇也相繼發現了船隊,緊緊尾隨在後。
  入夜後,U-99、U-100和U-110均對船隊發起了攻擊,先後擊沉2艘油船和3艘運輸船,英軍護航軍艦進行了長時間的搜索和攻擊,卻毫無收穫。
  3月16日晚,U-99和U-100再次攻擊了船隊,擊沉油船和運輸船各1艘,擊傷運輸船1艘。
  3月17日凌晨,U-100先擊沉了1艘因傷掉隊的油船,然後全速追趕船隊,準備繼續攻擊,麥金泰爾指揮護航軍艦在運輸船周圍不斷巡邏,嚴密監視觀察四周海面,終於「沃克」號發現了U-100的航跡,便全速衝過去,在潛艇下沉的地方一連投下十顆深水炸彈,海面上頓時掀起了巨大的水柱,還看到火焰從海底冒了出來,但麥金泰爾認為不能就此斷定已將潛艇擊沉,必須要找到確實的證據,因此命令繼續用聲納進行搜索,果然不久又發現了潛艇的蹤跡,「沃克」號迅速召來了「范諾克」號驅逐艦,輪番實施深彈攻擊,U-100號不斷進行規避,並不時改變深度,總算躲過一劫。戰鬥平息後,「沃克」迅速抓緊機會救助被擊沉的運輸船船員,就在這時,「范諾克」號的雷達發現了浮出水面的U-100號,便開足馬力衝了上去,德軍潛艇三大王牌艇長之一的U-100號艇長捨普克上尉,被「范諾克」號的迷彩塗色所迷惑,將英艦的距離判斷錯誤,這一致命錯誤不僅葬送了他自己的性命,還葬送了U-100號。
  幾秒鐘後,「范諾克」狠狠撞上了U-100,捨普克就在潛艇指揮塔上被活活撞死,而U-100也被撞沉。「范諾克」號隨即開始救助德軍潛艇倖存艇員,「沃克」號一邊掩護,一邊乘機稍作喘息,水兵們抓緊這一時機將深彈從炸彈艙中搬上甲板,剛才的激烈戰鬥已使甲板上的深彈全部耗盡。這時,「沃克」號的聲納軍士長報告又發現德軍潛艇,麥金泰爾起初還以為是誤報,但經驗豐富的聲納軍士長認為肯定是潛艇,發現的正是在昨天戰鬥中耗盡魚雷而返航的U-99號!麥金泰爾立即下令攻擊,六顆剛搬上甲板的深彈一口氣投了下去,「沃克」號正要轉向繼續攻擊,U-99已經在猛烈攻擊下受到重創,被迫浮出水面,「沃克」號和「范諾克」號的火炮一起開火,耗盡魚雷的U-99毫無還手之力,只得用燈光發出乞降信號,「沃克」放下小艇,準備跳幫俘虜這艘潛艇,此時德軍潛艇的艇員紛紛棄艇,潛艇因傷勢太重已經開始下沉,包括艇長克雷斯特施默爾在內的大部分艇員被俘。U-99被擊沉實在是麥金泰爾的幸運,U-99耗盡魚雷剛準備浮出水面返航,就發現英軍護航軍艦就在附近,潛艇的值更軍官驚慌失措,竟下令立即下潛!如果他繼續保持水面航行狀態,完全可以利用夜色掩護悄然逃脫,而一潛入水中,就立即被英軍聲納發現!
  正在進行深彈攻擊準備的英軍官兵3月18日,船隊進入了有航空兵掩護的明奇水道,鄧尼茲被迫下令終止了對船隊的攻擊。
  此次戰鬥,德軍雖然擊沉了4艘油船和5艘運輸船,但損失了兩艘王牌潛艇,U-99的戰績是擊沉44艘,總噸位28。2萬噸,為德軍當時最高戰績,U-100擊沉39艘,總噸位15。9萬噸,排名第三。在十天中,德軍潛艇部隊一下損失了三艘王牌潛艇,對於鄧尼茲和他的潛艇部隊,都是非常沉重的打擊,連德軍潛艇部隊一直引以為豪的高漲士氣都受到了嚴重挫傷。
  反潛高手麥金泰爾的旗艦「沃克」號同級的老式V/W級驅逐艦由於愛爾蘭和蘇格蘭之間的海域天氣情況越來越惡劣,德軍偵察機的活動遇到了嚴重阻礙,加之由於駐愛爾蘭航空兵的積極活動,德軍潛艇損失率超過20%,迫使鄧尼茲於3月26日將潛艇配置線西移約370千米,撤至駐愛爾蘭岸基航空兵作戰半徑之外,活動於冰島以南和以西海域。
  儘管1941年3月,德軍三大王牌潛艇損失殆盡,令鄧尼茲痛心不已,但德軍取得了擊沉運輸船總噸位24萬噸的戰果。
  從1941年3月起,英軍開始使用PBY「卡塔林那」遠程水上飛機遂行反潛巡邏使命,由於這種飛機攜帶兩條魚雷時作戰半徑高達2000千米,英倫三島海岸以外1100千米、加拿大海岸以外960千米和冰島以南640千米範圍均受到有效的空中掩護。
  從4月起,英軍遠程反潛飛機進駐愛爾蘭島,大大縮小了沒有護航的海域範圍。新服役的護航軍艦由於在設計中充分考慮了攜帶燃料的需求,因此其續航力大為增加,這樣英軍的護航力量逐步增強,護航海域擴大至西經35度。同時,加拿大海軍的力量也逐漸增強,開始擔負起西大西洋的護航。
  4月1日,在冰島以南海域活動的德軍U-76號潛艇發現了從英國開往加拿大的一支船隊,潛艇司令部立即組織在附近海域的8艘潛艇組成巡邏線,準備截擊這支船隊。不料在4月2日,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26護航運輸船隊卻一頭闖入潛艇巡邏線,當晚,U-46、U-69、U-73和U-74四艘潛艇對該船隊發起了攻擊,先後擊沉6艘運輸船,計3。3萬噸,還擊傷了護航的「伍斯特郡」號輔助巡洋艦。
  4月3日白天,U-76號一反常規,大膽實施白晝攻擊,擊沉了一艘運輸船。
  4月3日黃昏,U-94號潛艇再次發現船隊,並引導U-98號潛艇一同組織攻擊,共擊沉3艘運輸船,計1。3萬噸。
  4月4日,U-76、U-98和U-101窮追不捨,繼續實施攻擊,卻遭到了護航軍艦的有力抗擊,U-76雖然擊沉了一艘運輸船,但自己也被護航軍艦擊沉。SC-26護航運輸船隊的22艘運輸船中損失11艘,總計約5萬噸。這引起了英國的巨大恐慌,英國海軍立即決定在冰島的沃普納菲約杜爾建立起護航軍艦基地,並將護航運輸船隊的航線盡量北移,以便得到駐冰島海空兵力的掩護。
  4月中旬起,根據驅逐艦換基地的協議,美國提供給英國的50艘老驅逐艦全部到達英國,同時鑒於大西洋上的嚴峻形勢,美國還向英國提供了300艘驅潛快艇。隨著護航兵力的增加,英軍將北大西洋劃分為三個護航區,從英國至西經18度為英國區,從西經18度至冰島為冰島區,從西經35度至加拿大為加拿大區,運輸船隊在上述三個護航區分別由英國、冰島和加拿大基地出動的軍艦擔負護航。
  此時,德軍潛艇在橫渡大西洋的航線上通常每天只有10至20艘潛艇活動,不可能控制所有護航船隊所經過的航線,加之越來越多的英軍護航軍艦裝備了無線電測向儀和新型雷達,能夠及時測定發報潛艇的位置,以及發現夜間在水面狀態的潛艇,從而有效地規避德軍潛艇的巡邏線。
  5月8日,鄧尼茲決定改進「狼群戰術」,放棄原先採取的固定潛艇巡邏線,開始嘗試在較大海域的大範圍搜索戰術,將所有潛艇分散部署在愛爾蘭-冰島-格陵蘭-紐芬蘭-亞速爾群島-西班牙之間的廣闊海域,一旦發現護航船隊,立即報告潛艇司令部,再由潛艇司令部調集附近海域潛艇實施集群攻擊。這一戰術既可最大限度保護自己,又可組織實施大範圍機動作戰,受到了很好的效果。
  5月9日,U-110號潛艇發現了從北美開往利物浦的OB-318護航船隊,隨即與U-201號潛艇協同發起攻擊,先後擊沉3艘運輸船。但U-110也被英軍「奧佈雷提」號護衛艦的聲納發現,遭到了猛烈的深水炸彈攻擊,被迫浮出水面,附近的英軍「大斗犬」號和「布羅德威」號驅逐艦立即加速駛來,「大斗犬」號艦長意識到有俘獲這艘潛艇的可能,便當機立斷取消了剛剛發出的攻擊命令。直到潛艇上的艇員進入甲板炮位準備負隅頑抗時,才下令開炮,驅逐艦炮火密集而猛烈,頓時將潛艇甲板炮火壓制下去。「大斗犬」號一邊開火,一邊以15節航速逼近潛艇,在距潛艇約200米處驅逐艦派出了跳幫登艇小組,跳幫組登上潛艇時,德軍潛艇艇員已經倉皇棄艇,跳幫組在潛艇上繳獲了大量德軍還來不及銷毀的絕密文件和一整套帶「恩尼格瑪」密碼機的無線電收發報機。「大斗犬」號在救起了德軍落水艇員後開始拖帶U-110號潛艇返航,雖然U-110號後來在拖帶途中沉沒,但繳獲的密碼機給情報機關破譯德軍密碼帶來了巨大收益。而德軍完全不知道U-110號被俘以及密碼機落入英軍之手,從此直至戰爭結束,英軍對德軍潛艇部隊的通信機密,甚至每艘潛艇的具體位置、艇長姓名等情況都了如執掌,為大西洋反潛戰的最終勝利創造了極其有利的條件。
  正向U-110號潛艇放下小艇,準備跳幫的「大斗犬」號驅逐艦「大斗犬」號屬於B級驅逐艦,舷號H-91為了抗擊德軍潛艇日益猖獗的「狼群」戰術,尤其是在大西洋中部無法得到岸基航空兵支援的海域為運輸船隊提供掩護,英國海軍創造性地開始在一些運輸船上配備一至兩架海颶風戰鬥機(即颶風戰鬥機的艦載形型),並在船上安裝飛機起飛平台和彈射器,在無法得到岸基航空兵支援的海域,一旦發現有德軍潛艇活動的跡象,就彈射起飛所搭載的飛機,進行反潛巡邏或實施對潛攻擊,壓制並迫使潛艇下潛,從而掩護護航船隊迅速轉變航向,及時規避德軍潛艇的攻擊,或是抗擊德軍飛機的偵察和轟炸。而這些飛機燃料耗盡之後就只能在海面上迫降,護航艦則負責救起落水飛行員,飛機就只好任其沉入海中。這種戰術每實施一次就消耗一架飛機,代價相當之大,但如果沒有這樣的空中掩護,船隊遭到的損失勢必更大,相比而言還是合算的,執行這種任務的飛行員每次都要在海上迫降,不但要求具備高超的飛行技術,更需要具有過人的無畏勇氣!
  最早裝備飛機的運輸船因使用彈射器起飛而被稱為彈射飛機船(CAM),英國從1941年5月至1943年8月先後建成35艘彈射飛機船,取得了擊落德機6架的戰績。後來考慮到運輸船無法回收飛機,而且在高寒海域活動時,常有飛行員在被救起前就已凍死,英軍又進行了改進,將一些油船改裝成擁有飛行甲板的載機船(MAC),能搭載4架劍魚反潛機,這些船隻雖然沒有取得顯赫的戰績,但卻有效抑制了德軍潛艇的瘋狂攻擊。
  5月27日,由於美國和中立國船隻不斷被擊沉,美國總統羅斯福宣佈全國進入無限期緊急狀態,並採取更強有力的措施保護在安全海域航行的船隻。
  5月28日,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HX-129護航船隊成為第一支受到全程保護的船隊。
  6月22日德國開始進攻蘇聯,德軍統帥部根據空軍的強烈要求命令潛艇部隊抽調4艘潛艇擔負氣象偵察任務,並抽出6艘潛艇前往北極海域和波羅的海,襲擊蘇聯的運輸船隻。儘管德軍在大西洋上的潛艇數量減少了,但6月德軍潛艇的戰績仍達31。5萬噸,這主要歸功於4月間派往弗裡敦海區活動的6艘潛艇,這些潛艇由於不斷從補給船上得到燃料、魚雷等物資的補給,海上活動的時間大為延長,不但攻擊英國單獨航行的船隻,還攻擊了從塞拉里昂開往英國的多支護航運輸船隊,取得了不小戰績,尤其是U-107號潛艇,在一次戰鬥航行中取得了擊沉14艘船隻,計8。6萬餘噸的戰果,創造了德國在整個戰爭期間單艘潛艇單次戰鬥航行的最大戰果。這6艘潛艇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裡總共擊沉56艘船隻,擊傷2艘,加上所布設的水雷炸沉的船隻,共計約35萬噸。
  英國海軍亡羊補牢,迅速組織艦艇對德軍補給船進行搜索掃蕩,同時在非洲沿海建立起護航體制,並盡量使船隻在美軍護航的安全海區內航行,這些努力終於使德軍在南大西洋的戰果逐漸下降。
  1941年4月德軍潛艇擊沉的英國船隻約24萬噸,5月更是達到了32萬噸,6月為31。5萬噸,加上其他兵力的破交戰果,這一季度英國損失的船隻噸位高達170餘萬噸,因此被英國稱為戰爭中最艱難的一個季度。

  第七章  1941年7月至1941年12月
  1941年下半年起,英軍成立了第一個裝備美制四發動機遠程轟炸機B-24「解放者」的作戰部隊——第一二零中隊,B-24轟炸機作戰半徑大,續航時間長達16小時,武備為10門機關炮和6顆深彈,電子設備有AS-Ⅶ雷達和自導天線,性能先進。是當時唯一可以在大西洋中部海域為船隊提供空中支援的機型。
  1941年7月7日,美國應冰島政府請求,接替英軍在冰島防務,美國海空軍開始進駐冰島,並以冰島為基地,為運輸船隊護航。
  7月18日,美國國會鑒於英國護航軍艦數量不足,批准了為英國建造100艘1500噸驅逐艦、20艘掃雷艦和4艘救生船的計劃。同時允許修理在橫渡大西洋時受損的英國船隻。這對於正處在極端艱苦困難之中的英國而言,無異於雪中送炭!一來英倫三島造船廠的船塢因為大量建造船隻已經達到了極限,二來造船廠在德軍飛機不斷空襲下也難以正常開展工作,而在美國造船廠建造和修理這批船隻,不但減輕了英國造船廠的巨大負荷,更可以節約將受損船隻拖回英國的寶貴時間。
  不久,英美之間還開始了關於美國為英國建造登陸艦艇的談判。
  7月20日,由於德軍部分潛艇被調往北極海域,在大西洋活動的潛艇數量減少了,加上英軍加強護航的努力,以及船隊為了得到岸基航空兵的掩護而北移航線,使德軍潛艇戰果開始下降。鄧尼茲相應調整部署,命令潛艇巡邏線北移,並要求駐波爾多的遠程偵察機加強偵察,組織與潛艇的協同作戰。
  但整個7月,德軍潛艇的戰績仍大幅度下降,僅擊沉22艘運輸船,計9。4萬噸。
  8月,隨著德軍大批新潛艇的建成服役,長期以來一直困擾鄧尼茲的潛艇數量不足的困難得到一定程度緩解,他終於擁有足夠的潛艇可供調遣,隨即組建了由17艘潛艇編成的「北方」艇群,投入冰島-格陵蘭-紐芬蘭一線海域尋找戰機。
  8月10日至15日,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丘吉爾在紐芬蘭的阿根夏舉行首腦會晤,批准了1月兩國參謀長會議達成的協定。美國海軍則根據這一協定制定了大西洋護航計劃表,承擔起紐芬蘭至冰島之間的護航責任,具體是美軍駐冰島的護航艦艇前往紐芬蘭附近的海上會合點接替加拿大海軍的護航軍艦,然後再護送從北美開往英國的船隊直至下一個海上會合點,交給英國海軍,同時接受從英國返回北美的空載船隊,將其護送回冰島。
  8月同樣也是德軍潛艇的低潮時期,只擊沉運輸船23艘,總噸位僅8萬噸。對於德軍潛艇部隊而言,最大災難是U-570號被俘。
  8月27日,英軍從冰島起飛的岸防航空兵第二六九中隊1架「桑德蘭」巡邏飛機,在冰島以南約150千米海域發現了正在下潛的U-570號潛艇,便立即投下煙幕筒,標示出潛艇位置,隨後向基地報告,不久二六九中隊第二架「桑德蘭」飛機趕來支援。而U-570並未意識到危險,很快又浮出水面,立即遭到飛機的攻擊,四枚深彈全部命中,海水從炸開的破口洶湧而入,與潛艇上的蓄電池發生反應,產生了大量有毒的氯氣,艇長拉姆洛海軍少校只得下令棄艇,此時英軍飛機仍在用機槍掃射潛艇甲板,拉姆洛認為要保全艇員的生命只有投降,便用白色木板發出投降信號,飛機這才停止射擊。隨後又有數架飛機陸續趕來,嚴密監視潛艇。
  午夜時分,英軍4艘武裝拖網漁船和2艘驅逐艦才趕到,由於當時海上風大浪急,英軍無法靠幫。直到28日中午英軍跳幫組才登上U-570潛艇,由「北方首領」號武裝拖網漁船牽引拖帶駛往冰島。儘管U-570號上的德軍官兵在英軍登艇之前就破壞了無線電收發報機和密碼,但英軍仍從該艇獲得了德軍新型魚雷及潛艇結構等方面的重要情報。後來U-570號被拖至英國,經過修復後更名為「格拉夫」號,於9月19日編入英國海軍序列。
  9月4日,美軍「格裡爾」號驅逐艦在駛往冰島途中,接到英軍巡邏機的通報,前方約18000米發現德軍潛艇,「格裡爾」立即加速至20節,並做好了戰鬥準備。當到達發現潛艇海域後,「格裡爾」號航速降至10節,聲納開機搜尋,很快就確定了潛艇位置。此時英軍巡邏機因燃料即將耗盡,又接到美艦並不準備實施對潛攻擊的通知,便對潛艇投下了深彈後返航。而德軍潛艇誤以為是美軍驅逐艦投下的深彈,隨即向美艦發射了魚雷,美艦規避魚雷之後則還以深彈攻擊。隨後雙方在高速機動過程中失去接觸。——史稱「格裡爾」事件!
  其實早在1941年6月20日,美軍「德克薩斯」號戰列艦就曾遭到過德軍潛艇的魚雷攻擊,只是美艦當時沒有察覺,也就沒有還擊。向德軍首先開火的殊榮就被「格裡爾」號得到了。
  「格裡爾」號驅逐艦屬於威克斯級,舷號DD-1459月11日,羅斯福總統就「格裡爾」事件發表聲明,宣佈只要軸心國的潛艇進入美國防務所必須保護的海域,一經發現,不加警告立即攻擊!
  這就意味著美國中立國的立場已徹底改變了,從最初還保留名義上中立的「現金自運」,到後來設立的安全海域及驅逐艦換基地,再到租借法案,直到替英國建造、修理船隻,最後到「一見即打」,從標榜中立一步步站到了英國一邊,簡直已經是事實上的參戰了!只缺公開宣戰的形式而已了。
  9月15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斯塔克上將發佈命令:「對於軸心國所有襲擊商船的艦艇,不論是水面艦艇還是潛艇,都可採取一切手段予以消滅!」
  德軍8月派往冰島-格陵蘭-紐芬蘭一線海域活動的「北方艇群」在9月9日終於大有收穫,U-85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42護航運輸船隊,該船隊編有70艘運輸船,由1艘驅逐艦和3艘護衛艦擔負護航。
  根據U-85號的報告,U-81、U-82、U-432和U-652等4艘潛艇先後趕來,於9日夜間連續發起攻擊,共擊沉6艘擊傷1艘運輸船。
  9月10日白天,由於3艘護衛艦在船隊後面救援被擊沉船隻的落水者,為船隊提供保護的只有1艘驅逐艦,德軍潛艇乘機大膽實施白晝攻擊,又擊沉1艘運輸船。
  入夜後,又有4艘潛艇趕來,與前一天到達的潛艇一起組織集群攻擊,先後擊沉7艘運輸船。護航軍艦竭盡全力還擊,擊沉U-501號。
  午夜後,2艘英軍護航艦、加拿大和自由法國軍艦各1艘陸續趕來增援。
  11日上午,英軍第二護航大隊所屬的5艘驅逐艦和空軍第一零二中隊也從冰島趕來支援,護航力量因此大大提高,增援的英軍驅逐艦隨後發現並擊沉了德軍U-207號潛艇。這個白天,德軍潛艇只擊沉了2艘運輸船。
  11日夜間德軍潛艇的集群攻擊由於英軍護航軍艦的卓越努力,沒有取得任何戰果。
  12日白天英軍護航軍艦驅走了所有與船隊接觸的潛艇,保障了船隊當晚的航行安全。
  13日以後,由於天氣惡劣,能見度很低,英軍護航力量又非常強大,德軍這才放棄了攻擊。此次護航破交作戰,德軍共擊沉16艘運輸船,計6。5萬噸。僅損失1艘潛艇。
  9月在其他海域,德軍潛艇同樣取得了輝煌戰果,總共擊沉53艘運輸船,總計20。2萬噸。
  10月10日,英美護航運輸船隊的運轉體系基本建立起來,美國海軍負責掩護紐芬蘭-海上會合點-冰島一線。
  10月14日夜,U-553號潛艇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48護航船隊,該船隊剛經過風暴區,有11艘船隻失散掉隊,此時還編有39艘運輸船,由4艘護航軍艦保護。U-553立即發起攻擊,擊沉了2艘運輸船。附近海域活動的8艘德軍潛艇聞訊後隨即趕來,但在英軍護航軍艦的全力抗擊下,大都被驅逐,只取得擊沉1艘運輸船的戰果。
  16日SC-48護航船隊又得到了美軍一個護航大隊5艘驅逐艦和1艘護衛艦的增援。入夜後,德軍潛艇再次掀起了攻擊高潮,先後擊沉6艘船隻,擊傷美軍「奇爾尼」號驅逐艦。
  17日5艘英國驅逐艦接替美軍護航大隊,船隊還得到了從冰島起飛的岸基航空兵的支援。但德軍潛艇仍瘋狂攻擊,擊沉了英軍1艘驅逐艦。
  至18日,德軍潛艇共擊沉8艘運輸船,4。1萬噸,還擊沉擊傷驅逐艦各1艘。
  10月30日,為HX-156護航船隊執行護航任務的美軍驅逐艦「魯本。詹姆斯」號在搜索德軍潛艇中,被德軍U-552號潛艇發射的魚雷擊中左舷彈藥艙,引起劇烈爆炸,當即被炸沉,該艦160名官兵中僅45人獲救。這是美軍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損失的第一艘軍艦。
  與美軍第一艘被德軍潛艇擊沉的軍艦「魯本。詹姆斯」號驅逐艦同級的克萊姆森級「班布裡奇」號,舷號DD-245面對德軍潛艇的猖獗活動,英軍進一步加強了護航,為驅逐艦裝備新型的SC雷達,並在護航中擴大警戒海域範圍,以便及時發現德軍潛艇;還開始將一些大型運輸船改裝成擁有飛行甲板的護航航母,搭載戰鬥機以攔截德軍的遠程偵察機和進行反潛搜索;此外還裝備了「雪花」照明彈,這種照明彈配有降落傘,發射後留空時間長,可以將船隊周圍照得如同白晝,並可保持好幾分鐘,使德軍潛艇更加難以實施夜間水面攻擊。
  與英軍相反,德軍潛艇的破交不但沒有加強,反而有相當數量的潛艇被派往執行其他任務,因此10月戰績下降到擊沉32艘,15。7萬噸。
  11月德軍潛艇部隊運氣更壞,不僅未取得輝煌戰績,只擊沉12艘運輸船,計6。2萬噸,為一年中最低,而且還損失了1艘為潛艇補充油料的補給艦。
  11月7日和13日,美國國會通過了兩項中立法修正案,允許美國運輸船攜帶自衛武器進入交戰海域,為英國運送物資,並對軸心國的襲擊進行還擊。
  德軍「阿特蘭蒂斯」號輔助巡洋艦是戰爭中德軍第一艘以襲擊商船為目的的海上襲擊艦,此時主要擔負為潛艇補充油料的使命。
  11月22日,「阿特蘭蒂斯」號輔助巡洋艦正在南大西洋阿森松島以北海域為U-126號潛艇補充油料,被英軍「德文郡」號重巡洋艦發現,英艦迅即開火,「阿特蘭蒂斯」號連中8發大口徑炮彈,很快沉沒。U-126號迅速下潛才倖免於難,待英艦離開後上浮救起「阿特蘭蒂斯」號百餘艦員。這艘襲擊艦在沉沒時,總戰績為擊沉運輸船22艘,總噸位達14。5萬噸。
  12月由於在大西洋上活動的潛艇僅15艘,德軍潛艇戰績再次下滑,僅擊沉9艘,4。6萬噸,還損失了第二艘補給艦。
  12月1日,德軍潛艇補給艦「皮索恩」號正在南大西洋為U-A和U-68號潛艇補充油料,被英軍「多塞特郡」號重巡洋艦發現,德軍兩艘潛艇立即下潛,並向英艦發射魚雷,均未命中。「皮索恩」號在英艦炮火警告下被迫停航,在艦員離艦後,被英艦擊沉。
  12月9日,鑒於美軍介入護航的程度越來越深,希特勒宣佈取消對攻擊美軍艦艇的限制。在這之前,由於希特勒擔心將美國拖入戰爭,要求潛艇在攻擊護航艦艇時必須先確定其國籍,並禁止攻擊美國軍艦。這一指示很大程度上束縛了德軍潛艇攻擊護航軍艦的手腳,因為要確認軍艦的國籍而不被發現是很困難的,有時德軍潛艇為了確認國籍得冒很大風險,甚至會因此暴露而遭到攻擊,有時只得乾脆放棄攻擊。
  12月11日,太平洋戰爭爆發三天後,德國對美宣戰。對於德國而言,此時與美國宣戰,還是太突然了,尚缺乏必要的準備。希特勒決定派遣潛艇前往美國沿岸襲擊美國運輸船隻,但鄧尼茲手中的潛艇一部分在地中海,一部分被調往北歐,準備應付英軍對北歐的登陸,還要在大西洋上保留部分潛艇襲擊英國的護航船隊,實在沒有力量再去攻擊美國沿岸,因此直至一個多月後,才向美國沿海派出潛艇。
  儘管同盟國在冰島建立了航空兵基地,能夠派出飛機掩護在大西洋航行的船隊,但在超出飛機航程之外的大西洋中部海域,仍是鞭長莫及,這一沒有飛機掩護的空白區域,被反潛專家稱之為大西洋空白區,而同盟國的海軍官兵和運輸船的水手形象地稱之為「恐怖的黑窟」或「黑坑」。
  僅僅依靠少量水面艦艇護航的船隊是難以有效抗擊德軍潛艇的瘋狂攻擊,而出動大型艦隊航空母艦,在潛艇威脅程度極大海域為船隊提供空中掩護也被事實證明是得不償失的。因此英國海軍一直在嘗試能有一種造價低廉,建造簡便的航空母艦來擔綱這一重任,最終就出現了以海軍輔助船隻或運輸船改裝的護航航母,第一艘被投入使用的護航航母是「大膽」號,該艦是由被俘獲的德國「漢諾威」號商船改建,排水量5500噸,載有6架颶風艦載型戰鬥機,1941年6月下水服役,1941年12月14日出海為HG-76護航運輸船隊護航,該船隊由33艘運輸船組成,護航軍艦除「大膽」號外,還有3艘驅逐艦和9艘護衛艦。
  12月16日德軍偵察機發現HG-76船隊,當晚代號為「海盜」的艇群5艘潛艇就奉命向船隊所在海域接近,準備實施攻擊。
  12月17日,德軍U-107、U-108和U-131號三艘潛艇發現船隊,並開始接近。從「大膽」號上起飛的1架「海颶風」戰鬥機發現了德軍U-131號潛艇,立即開火射擊,迫使潛艇下潛。接著5艘護航軍艦全速趕來,進行了長時間的深水炸彈攻擊,迫使U-131浮出水面,正在空中巡邏的英軍戰鬥機對潛艇進行了攻擊,卻被潛艇甲板上的機槍火力擊落,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第一架被潛艇擊落的飛機。但潛艇隨即遭到了英軍兩艘驅逐艦的準確炮擊,中彈多處,艇長只得下令棄艇。
  12月18日,兩艘英軍驅逐艦發現並擊沉了德軍U-434號潛艇,而從「大膽」號起飛的戰鬥機擊落了兩架監視船隊航行的德軍偵察機。
  12月19日,德軍U-574號潛艇與船隊發生接觸,擊沉了英軍「斯坦利」號驅逐艦,但很快就被趕來的英軍「鸛鳥」號護衛艦擊沉。U-108號則以火炮擊沉了1艘運輸船。當天下午,「大膽」號上的戰鬥機又擊落了兩架德軍偵察機,但德軍U-107號潛艇仍與船隊保持著接觸,並將另外4艘潛艇召喚來。
  12月21日黃昏,船隊周圍頻頻發現潛艇蹤跡,很明顯晚上德軍潛艇必將發動猛烈攻擊,因此船隊於天黑後不久改變了航向,試圖規避潛艇截擊,但未成功。入夜後,2艘德軍潛艇突破護航軍艦的警戒,實施了攻擊,但在護航軍艦的全力掩護下,只擊沉了1艘運輸船,還付出了U-567號被擊沉的代價。由於護航軍艦全部在保護船隊,「大膽」號沒有掩護單獨在船隊警戒圈外航行,被德軍U-751號潛艇發現,U-751號對準「大膽」號進行了兩次魚雷齊射,一舉將其擊沉。
  12月22日,船隊進入英軍岸基航空兵活動半徑,得到岸基航空兵的大力支援,德軍潛艇難以取得戰果,遂停止了對船隊的攻擊。
  此次破交戰,英軍損失護航航母和驅逐艦各1艘,運輸船2艘,擊沉了德軍潛艇4艘。儘管「大膽」號被擊沉,但仍初步顯示了護航航母的作用,潛艇要突破護航航母和水面艦艇的協同掩護,將要付出非常巨大的代價。護航航母的出現,預示著潛艇末日將要來臨。
  整個1941年,德國海軍以潛艇為主要破交兵力,潛艇主要採取夜間集群水面攻擊的「狼群」戰術,展開於大西洋上英美軍防禦薄弱的海域,集中兵力連續攻擊,取得了不小戰績,全年共擊沉運輸船432艘,總噸位約217。5萬噸,在作戰中共損失潛艇24艘。而且由於德軍逐漸將建造潛艇列為軍事工業優先生產項目,使德軍潛艇數量大為增加,不但補充了作戰中的損失,至年底潛艇總數更是高達236艘,其中完成戰鬥訓練能投入實戰的達90艘!
  英國開始嘗到了德國潛艇的苦頭,全年新建造船隻噸位僅能彌補損失噸位的45%,如果沒有美國海軍的大力支援,損失還要慘重。

  第八章  地中海之戰
  1941年9月,鑒於北非戰場局勢日益嚴峻,而意大利海空軍實在太弱,根本無力對抗英國的地中海艦隊,因此經地中海至北非的海上航線在英國海空軍的強力封鎖下,幾乎被徹底切斷,令正在北非激戰的隆美爾沙漠軍團補給遇到了極大困難,嚴重影響了北非戰局。
  因此希特勒命令德國海軍派出最強大的力量——潛艇進入地中海,支援隆美爾的沙漠軍團,從戰略上講是無可厚非的。但潛艇部隊司令鄧尼茲從戰術角度上卻堅決反對潛艇進入地中海,因為一方面地中海海域狹小,潛艇活動區域較小,也容易被岸基航空兵或水面艦艇發現,為了避免被發現被攻擊的厄運,潛艇不得不長時間潛航,這樣機動速度就會非常遲緩,難以搶佔有利攻擊陣位,也就難以取得較大戰果;另一方面直布羅陀海峽裡有一股異常強勁的從西向東的海流,進入地中海是順流,比較順利,但要逆流而出,勢必要開足馬力,這樣發動機噪音就大,也就容易被發現,再加上英軍加強了海上警戒,就更困難了,可以說一旦進入地中海,就等於被封閉在地中海裡了!
  但在希特勒的嚴令下,鄧尼茲只好向地中海派出潛艇。
  1941年9月至11月,德軍先後兩次派遣20艘潛艇進入地中海,其中5艘在通過直布羅陀海峽時被英軍發現而遭擊沉,其餘15艘到達地中海後,積極開展活動,11月3日U-81號擊沉英軍「皇家方舟」號航母,11月25日U-331號擊沉「巴勒姆」號戰列艦,12月14日U-557號又擊沉「活雕像」號巡洋艦。
  11月希特勒又下令向直布羅陀海峽集結潛艇,以打擊從英國前往地中海的船隊。
  1942年8月11日,U-73號擊沉「鷹」號航母。
  1942年11月,希特勒又下令向地中海增派潛艇,並向直布羅陀海峽附近海域派遣30艘潛艇,鄧尼茲立即表示強烈反對,在他的堅持下,只向地中海增派了4艘潛艇,在直布羅陀海峽則只部署了12艘潛艇。而將準備調到該地區的潛艇全部調到大西洋中部的亞速爾群島海域。
  12月13日,眼看北非戰局已無挽回可能,德軍統帥部才下令終止潛艇進入地中海作戰。
  至1942年年底,進入地中海的德軍潛艇總共擊沉432艘運輸船,共217。2萬噸。
  進入地中海的德軍潛艇全部都是剛下水的新艇,裝備精良,配備了最先進的魚雷,但由於地形不利,除了少數幾次較有影響的戰績外,幾乎沒有什麼大的作為,反而削弱了德軍在大西洋主戰場上的潛艇力量。德國海軍投入地中海和直布羅陀海峽以西海域的潛艇最多時達40至50艘,幾乎相當於德軍投入大西洋潛艇的一半,儘管在一定程度上支援了北非戰場,儘管也牽制了英軍部分護航力量,但北非戰場畢竟不過是歐洲戰場的分支,投入過多的潛艇反而影響了直接關係戰爭命運的大西洋破交作戰,這就顯得有些本末倒置了。可以設想,如果這部分潛艇全數投入大西洋,必將給英軍的大西洋航線帶來巨大威脅和沉重打擊。而在地中海戰區,以航空兵和魚雷艇等輕型艦艇實施協同作戰也就足以擔當,這樣對於全局而言效果可能更佳。
  地中海海戰,德國潛艇參戰時間不過一年半,英國以地中海艦隊為主,在大西洋方面艦隊和美國海空軍的支援下,挫敗了德意的戰略企圖,不但保證了北非戰場的勝利,還有利配合了大西洋海戰。

  第九章  美國海岸
  儘管早在1941年12月11日德國就對美國宣戰,希特勒和德國海軍總司令雷得爾於次日就決定派遣潛艇前往美國沿海攻擊運輸船。但鄧尼茲考慮到11月和12月德軍潛艇遭到了一定損失,還有四五十艘潛艇被派至地中海,而當時能投入實戰的潛艇數量僅有91艘,在兵力部署上頗有些捉襟見肘,要求給予一個月的展開時間。鄧尼茲竭盡全力組織力量,12月16日5艘排水量1100噸的潛艇離開基地,前往美國。此次遠征美國的破交作戰代號為「擊鼓」,也被稱為「連敲帶打」作戰。
  當時德軍能投入實戰的91艘潛艇中,在地中海有23艘,直布羅陀海峽附近有6艘,挪威外海有4艘,其餘潛艇不是在船塢維修,就是在返回基地的途中,這5艘潛艇已經是德軍潛艇部隊所能派往美國的最大數量了!
  1月12日,這5艘潛艇到達美國東部海域,立即展開破交作戰。
  美國參戰之初,儘管美國海軍早就介入了大西洋上的護航作戰;儘管美國早就向英國派出了軍事代表團,掌握了德軍潛艇的基本戰術,但美國反潛措施遠遠沒有真正落實——沿海地區沒有實施燈火管制;航線上燈標和航標照舊大放光明;夜間航行的船隻仍舊開燈行駛,並公開使用明碼通訊;美國沿海基本沒有編組護航船隊,幾乎全是單船航行。一句話,美軍的警備實在是太鬆懈了,簡直還是在和平時期!所有這些燈光和無線電通訊,都被德軍潛艇很好地加以利用,成為掌握美國船隻行蹤最理想的情報來源。1942年1月美軍無論在組織上,還是在反潛兵力訓練和數量上,都遠遠沒有做好反潛準備。當時美軍在海上戰役指揮機構和司令部機構內都沒有專門的反潛機關,反潛兵力僅有包括76艘驅逐艦、56艘掃雷艦、14艘獵潛艇、11艘炮艦和23艘近海巡邏艇在內的約280艘各型艦隻,反潛飛機也只有區區72架。
  在美國沿海活動的德軍潛艇由於數量較少,也就沒有採取集群攻擊戰術,而是實施單艇遊獵,通常白天在遠離商用航線的海域潛座海底,養精蓄銳;夜幕降臨後則在航線上以水面狀態搜索目標,一旦發現獵物,往往接近至魚雷最小射程的距離才發射魚雷,以確保不浪費魚雷,而對小型船隻,德軍潛艇因為遠離基地難以獲得補給,艇長都不捨得使用魚雷,一般都用甲板上的火炮將其擊沉。
  德軍這5艘潛艇取得了極大的收益,尤其是哈爾根海軍少校任艇長的U-123號,創下了擊沉8艘運輸船,計5。3萬噸的記錄。哈爾根在航海日誌中感慨地寫到:「如果有10艘或20艘潛艇的話,我敢保證一定會取得更大的戰績!」
  正是首批到達美國海岸的潛艇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戰果,鄧尼茲於1月15日又抽調5艘潛艇前往美國東海岸。
  1月22日,希特勒判斷盟軍將在挪威登陸,命令調集所有潛艇到北歐海域。
  但次日,鑒於在美國海岸的巨大收穫,希特勒又指示繼續加強在美國海域的破交作戰。
  整個1月,德軍潛艇在大西洋總共擊沉運輸船48艘,計27。7萬噸,幾乎全是1月最後兩周在美國海域取得的,加上在印度洋和太平洋海域的戰果,總共擊沉62艘,32。8萬噸。
  2月6日,在希特勒的嚴令下,12艘潛艇被派往挪威,還有8艘部署在冰島附近海域。但鄧尼茲在潛艇出海後,調整了潛艇部署,將上述潛艇大都轉至大西洋中部。
  由於首批德軍潛艇在美國海岸的輝煌戰績。大大激發了德軍潛艇部隊低落已久的士氣。2月10日,鄧尼茲又向美國派出第三批15艘潛艇,這批都是排水量600噸的中型潛艇,為了能有足夠的燃料橫渡大西洋,艇員們積極研究節約燃料的辦法,如採取低速航行,潛航時使用二次電池,利用海面上強勁的西風在水面上進行順風航行等,特別是潛艇艇員為了盡可能延長作戰時間,主動節約洗滌水和飲用水,將燃料儲存在淡水槽裡,這些措施都大大節約了燃料使中型潛艇也能到達美國海岸作戰。
  2月16日晚,根據德國海軍總司令雷德爾的命令,在美國海岸活動的U-156號以甲板炮對岸上目標實施炮擊,不料在炮擊中火炮發生故障,不但沒有取得預期效果,還遭到了美軍海岸警備隊的反擊。
  2月17日,美軍開始加強了沿岸目標的警戒,並開始對重要目標實行燈火管制,使得德軍潛艇難以發現岸上目標,炮擊計劃只得取消。
  儘管在美國海岸活動的潛艇從沒有同時超過12艘,但仍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戰果。這對於美國而言是非常幸運的,要是大批德軍潛艇到達美國海岸,後果將不堪設想!
  2月德軍潛艇戰績上升至擊沉85艘,計47。6萬噸。
  3月14日,德軍向美國派出第四批11艘潛艇,繼續大開殺戒,創下了開戰以來的最高月記錄,擊沉運輸船95艘,計53。7萬噸!絕大多數是在美國海岸取得的,主要是潛艇單艇攻擊單獨航行船隻所取得的戰果。
  英國對美國海岸的慘重損失,極為不滿。迅速向美國提供了24艘武裝拖網漁船和10艘護衛艦,這些艦船上都安裝了新型的聲納。
  美國也開始在近海組織護航運輸船隊,白天由軍艦護航,夜間則駛入有軍艦保護的錨地停泊,以減少運輸船在夜間航行時的損失。
  1942年前3個月,德軍沒有損失1艘潛艇,卻取得了擊沉運輸船242艘,共計134萬噸的巨大戰果!因此這幾個月也就被德軍稱為「第二個黃金期」和「美國狩獵季節」,而丘吉爾首相則傷心地將這時期的美國海岸叫作「潛艇樂園」!
  時任加勒比海海防區司令的胡佛海軍上將,1957年他在信中以友好的口吻對剛獲釋的鄧尼茲說:「1945~1956年這段時間(指鄧尼茲的服刑期)使你的神經感到緊張,但1942年初你的潛艇在加勒比海實施令人驚訝不已的襲擊時,同樣也擾亂了我的神經。」——這也真實反映了當時德軍潛艇對美國的巨大打擊。
  德軍由於大量新潛艇的下水服役,能夠投入實戰的潛艇數已經增至111艘。德軍潛艇又掀起了一個高潮,令同盟國再次體會到了切膚之痛。
  4月初,德軍第一艘綽號「奶牛」的補給潛艇U-459號服役,並於4月22日第一次為作戰潛艇實施了海上補給。這種補給潛艇排水量達1600噸,可攜帶400噸燃料和30條魚雷補充戰鬥潛艇,在獲得「奶牛」潛艇的海上補給後,中型潛艇的作戰時間可延長四周,大型潛艇則更可延長八周,從而使在西非海岸活動的中型潛艇作戰半徑擴大到加勒比海,大型潛艇作戰半徑更為廣闊,因此大大提高潛艇使用率,彌補了潛艇數量不足。
  4月8日,德軍向美國派出了第五批12艘潛艇。
  4月14日,美軍驅逐艦「羅帕」號擊沉了U-85號潛艇,成為在二戰中第一艘擊沉德軍潛艇的美艦。
  鑒於德國潛艇的巨大威脅,英國空軍開始將潛艇生產工廠列為戰略轟炸的重要目標。4月17日英軍出動12架「蘭開斯特」重轟炸機長途奔襲奧格斯堡的潛艇柴油發動機工廠,英軍以損失7架飛機,陣亡49名空勤人員的代價,給工廠造成了嚴重破壞。
  4月18日起,美軍才開始在沿岸地區普遍實施燈火管制,並關閉航線上的燈標。
  從4月中旬起,英國擴大從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出發的護航運輸船隊規模,並減少船隊次數,從每五天一次改為七天一次,這樣就擠出了兩個護航大隊用於加強美國海岸的護航。
  4月26日,德軍向美國和加拿大派出了第六批13艘潛艇,這也是德軍在1942年上半年向北美海域派出的最後一批潛艇。
  4月底,美國在英國的一再催促下,在哈特拉斯角以北海域開始實行護航運輸船隊制度,這樣德軍潛艇的狂潮終於被遏止,潛艇被強大的護航軍艦逐出了攻擊比較容易得手的近海海域,再也難以從容獲取戰機。儘管如此,德軍潛艇在4月也取得了擊沉74艘,計43。1萬噸的戰績。
  5月美國開始在整個東海岸都建立起了護航船隊體系,美國海軍總司令金海軍上將根據英國海軍的經驗認為護航船隊體系是解決潛艇威脅的唯一辦法,因此全力進行護航船隊體系的組織,從最早的局部護航,即將運輸船從一個錨地護送到下一個錨地,逐漸擴大為整個近海護航體系,並開始組織岸基航空兵為船隊提供空中掩護,還從大西洋艦隊向東部海疆區調撥了一批軍艦,編成六個護航隊,每隊包括2艘驅逐艦、2艘武裝拖網漁船和3艘其他船隻,以加強東部海岸的護航力量。至5月15日,德軍潛艇被逐出美國東海岸各主要航線,整個上旬,德軍潛艇只擊沉了10艘運輸船。
  5月23日,鑒於美國東海岸護航船隊體系的建立和強大岸基航空兵的空中掩護,鄧尼茲下令潛艇撤出美國沿海,南下至還沒有建立起護航船隊體系的墨西哥灣和加勒比海活動,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戰果。整個5月,德軍在墨西哥灣和加勒比海共擊沉了41艘運輸船,約22萬噸。加上其他海域的戰績,德軍總共擊沉125艘運輸船,計60。7萬噸。
  6月起,北美沿海哈利法克斯至基韋斯特航線逐漸開始安全。但整個6月,德軍潛艇還是取得了擊沉144艘,計70萬噸的空前戰績。
  6月24日,鄧尼茲致信海軍總司令雷德爾,要求根據戰爭的發展重新確定潛艇所承擔的任務,特別是提出在同盟國裝備了新型雷達後對潛艇威脅越來越大的不利情況下,強烈要求建造具有高航速的瓦爾特級潛艇,並將建造這種潛艇的重要性提高到決定戰爭勝負的高度。
  瓦爾特級潛艇因由潛艇工程師瓦爾特所發明的高效發動機而得名,這種發動機通過氧化氫與海水反應產生動力,這樣就能徹底改變柴油發動機必須定時上浮出水,以給蓄電池充電的傳統方式,能夠長時期在水下進行高速航行。可惜當時還僅僅是在研製期間,定型批量生產還需要不少時間。
  7月開始,美軍護航體系已延伸到加勒比海,並開闢了四條新的護航航線:哈利法克斯至荷屬西印度群島、巴拿馬運河至關塔那摩、特裡尼達至基韋斯特及特裡尼達以東航線。
  1942年8月底,美國對近海護航體系進行了調整,開始實施分段護航體系。所有在美國大西洋沿岸航行的船隻均被納入這一體系,以紐約、關塔那摩和基韋斯特為三個重要的起始點,其中關塔那摩和基韋斯特為起點,紐約是終點,船隻到達紐約後再編組成橫渡大西洋的船隊,開往英國。為了減輕起始港口負擔過重的情況,制定了嚴格的時間表,一些直達紐約的船隊無需進入中間港口,就在關塔那摩或基韋斯特由護航軍艦進行交接,變更船隊代號就可前往紐約。這一體繫在1943年得到了全面推廣,並一直使用到戰爭結束。
  正是由於該體系的實行,1942年最後三個月中,在美國東部海疆區、巴拿馬海疆區和墨西哥灣海疆區沒有損失一艘船隻,只有加勒比海海疆區損失了30艘船隻。
  近海護航體系和分段護航體系的實施,使1942年7月至1942年12月同盟國在美國海岸的損失減少到39艘,佔全部護航船隊編成中的9064艘次船隻的0。5%,大大低於橫渡大西洋的護航運輸船隊1。4%損失率,充分證明了有效的護航體繫在近海航行中對於保證船隻安全所起的重要作用。

  第十章  1942年7月至1942年12月
  儘管英軍在護航軍艦和反潛飛機上裝備了新型ASV雷達,但要發現並精確定位夜間水面狀態的潛艇,還是很困難的,特別是這種雷達具有一個嚴重的缺陷,那就是雷達在距離目標1。2千米時會自動關機,因為在這樣近的距離上雷達波束反射回來,其強烈的脈衝波束將會把靈敏的接受機燒燬,所以雷達實際上在近距離根本無法使用,當然也就無法確定潛艇的準確位置。英軍海岸防空司令部行政軍官漢弗萊。利少校,他早在一次世界大戰中就多次駕駛飛機執行反潛巡邏任務,得知這一情況後,就向海岸防空司令鮑希爾上將建議在反潛飛機上安裝探照燈。
  這一設想說來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在鮑希爾上將的大力支持下,利少校選擇地面防空部隊所使用的標準制式直徑90厘米的大型探照燈,但這種探照燈體積大,耗電大,使用時還散發大量的熱量。為了解決這些困難,利少校進行了大量工作,在飛機上加裝90千瓦的發電機以提供電力,設計了液壓系統來進行操縱,在其他科學家的幫助下散熱問題也得到了圓滿解決。這種新型機載探照燈被命名為利式探照燈,或稱利光探照燈,首先安裝在惠靈頓式轟炸機上。
  1941年5月,利少校親自操縱探照燈,與機載雷達配合進行搜索潛艇實驗,取得了巨大成功。接著利少校又進行了改進,以蓄電池取代了笨重的發電機,使整個系統重量減少到300千克,完全可以在實戰中靈活使用。
  裝在飛機上的利式探照燈1942年5月英國空軍第一七二中隊在首批5架飛機上裝備利式探照燈,飛行員也隨之開始進行雷達與探照燈配合使用的訓練。
  1942年6月4日凌晨,裝備利式探照燈的英軍飛機在比斯開灣西南海域發現了意大利海軍的「盧吉托拉利」號潛艇,意大利潛艇根本沒有想到英軍飛機會裝備探照燈,還以為是德軍飛機,竟然發射識別照明彈表示身份,英機立即確定了潛艇位置,用深彈和機關炮進行了攻擊,將其擊成重傷。
  7月4日,在美國沿海取得了輝煌戰績的德軍U-502號潛艇返航途中成為第一艘被利式探照燈發現並被擊沉的德軍潛艇。
  7月12日,德軍U-159號被利式探照燈發現,遭到重創。
  除此之外,被利式探照燈和雷達發現,並遭到攻擊的還有U-165號、U-578、U-705和U-751號。
  6月和7月,裝備利式探照燈的英軍反潛飛機在比斯開灣共發現德軍潛艇11次,攻擊6次,擊沉1艘潛艇。給德軍潛艇部隊以巨大的心理打擊,以往德軍潛艇在夜間以水面狀態自由通過比斯開灣的美好時光一去不復返,德軍潛艇部隊的官兵滿懷恐懼地將利式探照燈稱為「地獄之光」!鄧尼茲認為夜間裝備探照燈和雷達的飛機對潛艇威脅已經大於白天的危險,因此下令潛艇必須在白晝上浮充電。這樣一來,利式探照燈終於結束了英軍在黑暗中的苦鬥,迫使德軍潛艇在白天上浮,為反潛飛機創造了戰機。
  8月英軍發現德軍潛艇34次,9月發現37次,共擊沉3艘潛艇。而在8月以前,一次都沒有發現。
  雷達裝備在飛機上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沒能給潛艇造成嚴重威脅,直至利式探照燈研製成功,並與雷達協同使用後,才給德軍潛艇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鑒於英軍雷達的巨大威脅,鄧尼茲召集了很多科學家研製雷達接受裝置,終於研製成功被稱為ECM的反探測裝置,能夠接受到英軍機載雷達在48千米之外發射的雷達波,比雷達發現潛艇的有效距離遠兩倍。由於德國軍事工業已經處於高飽和狀態,實在無力承擔此項裝置的生產,該裝置便由法國的梅托克斯公司和格朗丹公司生產的,又被稱為梅托克斯裝置。而潛艇部隊官兵因為其接受天線是十字架形,便形象地將之叫作「比斯開灣十字架」。自從部分德軍潛艇從8月起開始裝備該裝置後,就為沒有該裝置的潛艇護航,直至10月德軍潛艇在比斯開灣航行時便再沒損失1艘。因為德軍潛艇只要一接受到英軍飛機的雷達信號後,反探測裝置就會發出嗡嗡的報警聲,潛艇就能立即下潛,完全可以在英軍飛機到來前下潛到安全深度,躲避攻擊。至年底,所有潛艇均裝備了該裝置,使德軍潛艇再次獲得了夜間通過比斯開灣的自由。
  隨著戰爭的繼續,雙方的比拚不但是在武器裝備方面,而且在戰略戰術上也日趨激烈。
  英國自1942年初起,根據德國潛艇的主攻方向轉到美國沿海的變化,開始調整船隊航線,主要沿北海峽到紐芬蘭的大圓圈航線航行,因為大圓圈航線距離較短,可以節約航行時間,也就減少了遭遇潛艇攻擊的危險。
  7月19日,鄧尼茲見美國海岸逐漸建立起護航體系,再要以較小代價取得較大戰果的目標難以實現,便果斷改變戰術,將潛艇作戰的重點再次轉移回北大西洋,並制定了大西洋作戰計劃,首先從德國和法國基地出發的潛艇,前往大西洋東部海域,在盟軍駐愛爾蘭和冰島岸基反潛飛機作戰半徑以外海域,沿著護航運輸船隊可能的航線游弋,如果發現西行的船隊,就一路跟蹤追擊直至百慕大以東北海域,然後接受補給潛艇的補給,再在紐芬蘭沿海形成新的巡邏線,截擊東行的船隊,當燃料和魚雷消耗完以後,返回法國補充和休整。鄧尼茲不同意德國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只有滿載物資的東行船隊才是值得攻擊的觀點,認為西行的空載船隊也同樣應予攻擊。其次鄧尼茲發現英國船隊沿大圓圈航線航行後,就把開往美國和從挪威返回法國正好途經該海域的潛艇集中起來,沿大圓圈航線搜索同盟國船隊,如果發現船隊就予以攻擊,如果沒有發現就繼續開往美國或返回法國。
  7月上旬,鄧尼茲前往東普魯士的洛明丁堡空軍司令部,晉見空軍總司令戈林元帥。由於1941年1月鄧尼茲為了得到空中偵察,曾通過最高參謀部獲得了一個大隊的遠程偵察機,引起了戈林的不滿,此次鄧尼茲為了能使潛艇部隊得到必要的空中掩護,克制住自己的憤恨,向戈林遞交了一份熱情洋溢的申請書,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24架戰鬥機。
  7月27日,鄧尼茲發表廣播,表示儘管潛艇部隊取得了輝煌戰績,但正面臨著困難時期,應該把真相告訴正陶醉在潛艇部隊所取得的巨大戰果中的人民,他預言隨著同盟國技術裝備的改進,潛艇將遭受嚴重損失。
  英國海軍認為,這番講話,預示著鄧尼茲將指揮潛艇重返大西洋。
  整個7月,德軍潛艇戰績是擊沉96艘,47。6萬噸。
  8月開始,德軍每月新建成服役的潛艇數量達30艘,這就使得鄧尼茲能擁有足夠的潛艇投入大西洋,而且還能派出數量可觀的潛艇前往同盟國反潛力量比較薄弱的海域,如特裡尼達以東的加勒比海、弗裡敦海域、開普敦海域甚至印度洋的東非海域。
  8月5日,U-593號潛艇在北大西洋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94護航船隊,該船隊由36艘運輸船組成,加拿大海軍的1艘驅逐艦和5艘護衛艦負責護航。根據U-593號的報告,德軍先後調集了16艘潛艇實施圍攻,盟軍護航軍艦拚死掩護;8月8日,又有英國和波蘭各1艘驅逐艦趕來支援;8月9日護航船隊還得到了從北愛爾蘭起飛的B-24「解放者」空中掩護。儘管盟軍護航兵力多次將德軍潛艇逐走,並擊沉U-210和U-379兩艘潛艇,擊傷2艘潛艇。但船隊仍有11艘運輸船被擊沉,共計4。9萬噸。
  8月13日,西大西洋上同盟國兩支相向而行的船隊WAT-13和TAW-12護航船隊均遭到德軍潛艇攻擊,共被擊沉5艘運輸船,共計2萬噸。
  8月14日,U-653號潛艇在中大西洋發現了從非洲塞拉里昂開往英國的SL-118護航運輸船隊,隨即召喚其他6艘潛艇趕來,組織集群攻擊。在英軍岸基航空兵全力掩護下,德軍潛艇多次遭到驅趕。但德軍潛艇還是取得了擊沉5艘運輸船,共計2。6萬噸的戰果。
  8月中旬,鄧尼茲根據噸位戰的作戰原則,決定向同盟國護航力量薄弱的南非開普敦海域派出潛艇,他精心挑選了4名具有豐富經驗艇長指揮的潛艇,加上1艘補給潛艇組成代號為「北極熊」的艇群,從法國洛里昂出發。為了使此次破交作戰出其不意,鄧尼茲特別指示在到達赤道以南550千米之前,不得攻擊任何船隻。
  8月德軍潛艇主要在同盟國岸基航空兵作戰半徑之外的海域(即所謂「黑窟」)活動,創下了輝煌戰績,共擊沉108艘運輸船,計54。4萬噸。
  9月,德軍潛艇數量繼續增加,用於大西洋上的潛艇首次達到了創記錄的100艘!
  9月12日,北極熊艇群的U-156號在南大西洋阿森松島東北海域發現了英國的運輸船「萊肯尼亞」號,當時該船除載有900多英國和波蘭人,還載有1800名意大利戰俘。U-156號對該船實施了魚雷攻擊,將其擊沉。當U-156號救起第一批倖存者後得知船上載有意軍戰俘,立即向鄧尼茲報告並請示行止。鄧尼茲復電繼續進行援救。U-156號一邊進行救援,一邊發出明碼電文,註明了出事地點的具體位置,以便附近船隻救助。
  德國政府獲悉後,立即要求維希法國從臨近的達喀爾派出救援船隻。希特勒特別強調救援工作絕對不能影響「北極熊」艇群的既定使命,根據這一指示,鄧尼茲命令除U-156號外,「北極熊」艇群其餘潛艇按計劃繼續南下,而命令正在弗裡敦以北海域活動的U-506和U-507號及意大利「卡佩利亞」號潛艇前往救助。同盟國方面,英國也火速從加納塔科臘迪派出了輔助巡洋艦和運輸船各1艘前去救援,駐紮在阿森松島的美軍第一混合航空中隊奉命出動為英軍救援船隻提供空中掩護,但美軍並不瞭解德國正在進行救援。
  9月15日,德軍U-506號和U-507號潛艇陸續到達現場,從U-156號上接受了部分倖存者,然後向北航行。而U-156號上還有100多倖存者,並在艇後拖帶滿載倖存者的救生艇緩緩北行。
  9月16日,美軍第三四三轟炸機中隊的1架B-24「解放者」轟炸機發現了U-156號潛艇,隨即向附近的第一混合航空中隊通報。隨後第一混合中隊出動2架B-24「解放者」轟炸機,對U-156號潛艇進行了攻擊,儘管當時U-156號懸掛著明顯的紅十字標誌,還是遭到了攻擊,並被擊傷。U-156被擊傷後,便將艇上的倖存者全部轉移到救生艇上,迅速返航。
  9月17日,鄧尼茲根據U-156號的遭遇,向所有德軍潛艇下令:禁止救援被擊沉船隻的倖存者。這一命令以後導致了同盟國許多被擊沉船隻上的船員葬身大海。這就是所謂的「萊肯尼亞」命令。
  9月17日下午,維希法國的1艘巡洋艦、1艘護衛艦和1艘掃雷艦到達預定會合海域,從U-506和U-507號及救生艇上接受了1041名「萊肯尼亞」號的倖存者。次日這些法艦又從意大利潛艇「卡佩利亞」號上接受了42名倖存者。
  「萊肯尼亞」號共有1083人獲救,其中英國和波蘭人800餘人,1800名意大利戰俘僅200餘人獲救。「萊肯尼亞」號及其乘客的遭遇,在當時曾引起廣泛關注和議論,史稱「萊肯尼亞」號事件。
  9月中旬起,德軍每天同時在北大西洋上活動的潛艇達到了20艘以上,對多支護航船隊進行了攻擊,但由於大西洋上突發猛烈的風暴,雙方的船隻都全力與大自然搏擊,甚至有時雙方接近到彼此目視都可以發現的距離內,都只顧與風浪搏鬥,無暇他顧,根本無法進行戰鬥。惡劣的天氣對於護航船隊而言,比起潛艇的威脅自然是兩害相比取其輕。
  儘管有天公相助,同盟國在9月的船隻損失還是達到了98艘,48。5萬噸。
  1942年下半年,同盟國將大西洋上的航線分為四段:西段即紐約至西經49度;中段即西經49度至西經22度;冰島段即冰島附近海域;東段即西經22度至北海峽。由於缺乏能為護航軍艦提供海上加油的油船,在橫渡大西洋過程中,護航軍艦要替換兩到三次,以每月四支快速護航船隊和兩支慢速護航船隊計算,共需要二十六個護航軍艦大隊,以每個大隊3艘驅逐艦和6艘驅潛快艇計算,總共需要78艘驅逐艦和156艘驅潛快艇。而同盟國造船工業竭盡全力也無法滿足這一需求,加上此時前往蘇聯的北極航線和於11月發起的代號「火炬」的北非登陸戰役,都需要大量的護航軍艦,這樣在大西洋上,護航船隊往往因護航軍艦數量不足而缺乏必要的保護。而同一時刻,德軍潛艇的數量繼續增加,特別是德國海軍整體綜合實力遠遠落後於英國海軍,當發現潛艇這一艦種能夠非常有效打擊對於英國至關重要的海上運輸後,德國更是將潛艇的發展列為軍事工業的重中之重,雖然這樣可以在最短時間裡取得最大的效果,但這種短視行為更加劇了德國海軍的畸形發展,其水面艦艇部隊更加遭到輕視,從而與英國海軍的整體差距越來越大。
  10月中旬,德軍每天能夠同時在大西洋作戰海域展開的潛艇數量達到創記錄的40艘!這樣鄧尼茲就可以在盟軍岸基航空兵作戰半徑以外的海域即所謂的「黑窟」海域東西兩側同時建立起一至兩道潛艇巡邏線,如果在兩道巡邏線中間發現護航船隊的話,就可以同時投入兩個潛艇艇群,一次集中起15甚至20艘潛艇實施集群攻擊,這就給同盟國的海上運輸造船了極大的威脅。
  10月11日,德軍U-258號潛艇發現了由48艘運輸船組成的SC-104護航船隊,可惜發出的無線電信號由於受到干擾而只有U-221號接到,因此也只有U-221號於12日晚對船隊實施了攻擊,一舉擊沉了3艘運輸船。
  13日在U-221的引導下,陸續有5艘潛艇趕來,但在護航軍艦的嚴密保護下無法接近船隊,天黑後U-221乘護航軍艦在船隊後方驅趕其他潛艇的機會,再次攻擊了船隊,又擊沉2艘運輸船。午夜後,其他3艘潛艇也突破護航軍艦的警戒,對船隊進行了攻擊,先後擊沉了3艘運輸船。
  14日以後,剛結束對ONS-136護航船隊攻擊的多艘潛艇也聞訊趕來,但在護航軍艦和「卡塔林那」、「解放者」等反潛飛機的協同反擊下,被擊沉1艘,擊傷3艘,卻一無所獲。
  幾乎就在SC-104船隊遭到德軍潛艇攻擊的同時,ONS-136船隊也遭到了攻擊,由於船隊遭遇了大風,德軍潛艇難以實施接近船隊,只攻擊了一些掉隊的船隻,英軍第一二零中隊的「解放者」反潛機於12日擊沉了U-597號潛艇,這是英軍自1941年下半年裝備「解放者」飛機執行反潛任務以來取得的首次戰績,這架飛機的機長就是英軍岸基航空兵部隊中傳奇式人物布洛克少校,一位傑出的飛行員,他在駕駛「解放者」之前,曾在「桑德蘭」式飛機上執行過2300小時的反潛任務,經驗豐富。在奉調到裝備「解放者」的第一二零中隊後,對這種性能優異的飛機進行了仔細研究,以使之發揮出最大的威力。1941年10月至1942年8月,他的機組在反潛巡邏中多次發現德軍潛艇,並實施攻擊,取得了擊傷潛艇多艘的戰果,比起他的很多戰友連一次都沒有發現潛艇的記錄來,簡直是鶴立雞群的佼佼者。但他沒有滿足,反而開始研究為什麼多次攻擊雖將潛艇擊傷,卻無法將其乾淨利落地擊沉?經過分析研究,他改變了以往從潛艇正橫垂直方向實施攻擊的戰術,而是從潛艇首尾方向實施攻擊,這樣就可以使投下的深彈完全覆蓋整艘潛艇,充分發揮出每顆深彈的威力,但這對飛行員的飛行技術要求極高,因為只要稍有偏差,深彈就會遠離目標!
  10月12日,他駕機發現了1艘德軍潛艇,便沿艇尾到艇首方向一口氣以最小間隔投下六顆深彈,全部命中!潛艇的耐壓艇殼被炸開數個破口,當即沉沒!他在1941年7月至1942年12月的一年半間,總共發現潛艇23次,攻擊16次,擊沉2艘擊傷多艘,這一輝煌戰績與同時期其他反潛飛機鮮有斬獲相比,更顯得特別出眾,也使他成為航空兵反潛的超級王牌。
  10月間,多支橫渡大西洋的護航船隊都遭到了潛艇的瘋狂攻擊,共有94艘船隻被擊沉,損失噸位達61。9萬噸。
  11月同盟國發起了北非登陸戰役,為了保護登陸編隊,盟軍從大西洋護航船隊中抽調了大批護航軍艦,直接導致了船隊護航力量的削弱。但鄧尼茲接到盟軍在北非登陸的消息後,迅速命令大西洋上所有燃料充足的潛艇都全速前往摩洛哥海域,先後有9艘潛艇奉命趕到,還有16艘潛艇集結在直布羅陀海峽附近海域,但此時為時已晚,盟軍登陸已經基本成功,這些潛艇只能執行破壞盟軍運送後續部隊和物資的任務。總共擊沉了包括1艘護航航母在內的11艘艦船,擊傷5艘,德軍有1艘潛艇被擊沉,7艘被擊傷。
  儘管11月大西洋上盟軍護航力量和德軍潛艇力量都被北非戰局所分散,但11月德軍潛艇仍取得了擊沉運輸船119艘,總計72。9萬噸的開戰以來最高記錄。
  11月英國還研製成功了機載反潛火箭,這種火箭彈重30千克,採用半穿甲彈頭,攻擊時入水角度為13度,能將潛艇水線下方的艇體炸開一個致命缺口,給潛艇造成巨大創傷。於1943年春起,陸續裝備部隊,成為德軍潛艇官兵談虎色變的武器,為此鄧尼茲特意下令必須用嚴格的紀律克服對反潛火箭彈的恐懼。
  12月同盟國鑒於11月蒙受的巨大損失,加之北非戰局也基本結束,從而能騰出力量來加強大西洋的護航。而德軍也從德國和法國派出了由結束休整潛艇所組成的新艇群。
  12月26日,從英國開往美國的ONS-154護航運輸船隊被德軍U-664號潛艇發現,該船隊編有45艘運輸船,由1艘驅逐艦、5艘護衛艦和1艘裝備高頻測向儀的救生船擔任護航。U-664號所在的艇群共有10艘潛艇,接到發現船隊的報告後立即趕來,而西面的另一艇群9艘潛艇也全速趕來。
  從26日晚起,激烈的護航戰就爆發了,德軍以損失1艘潛艇的代價,擊沉了4艘運輸船。
  27日夜間,U-225號攻擊了船隊後,德軍潛艇與船隊失去了接觸。直到18日上午,U-260號才再次發現船隊,迅速引導12艘潛艇趕來攻擊。
  28日晚,德軍潛艇蜂擁而至,實施了連續攻擊,接連擊沉了8艘運輸船。
  29日,2艘英軍驅逐艦趕來增援,有效驅趕了德軍潛艇,只有U-435號實施了水下魚雷攻擊,擊沉了1艘運輸船。
  30日,U-435號又擊沉了1艘運輸船後,德軍潛艇才停止了對ONS-154船隊的攻擊,一些耗盡了魚雷和燃料的潛艇則與U-117補給潛艇會合,接受海上補給。在ONS-154船隊護航戰中,同盟國共有14艘船隻被擊沉,損失噸位7。5萬噸,德軍潛艇無一損失。
  12月,同盟國在海上運輸中損失60艘運輸船,計33萬噸。
  整個1942年,德軍潛艇共擊沉同盟國運輸船1160艘,總計626。6萬噸,是整個戰爭期間年度最高戰果!占德軍潛艇、飛機和水面艦艇擊沉運輸船總數1664艘的69。7%,擊沉噸位總數779萬噸的80。4%!而同盟國全年新建船隻總共不過700萬噸,只相當於損失總噸位的89。8%!由於運輸船的嚴重損失,英國全年物資進口量下降到3400萬噸,比1939年的進口量下降了幾乎三分之一。英國供運輸船使用的燃料儲備極其匱乏,全國庫存僅30萬噸,還不夠三個月的正常消耗。
  德軍潛艇全年損失87艘,但憑借大量新服役潛艇,潛艇總數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到393艘,其中212艘完成了戰鬥訓練,能夠隨時出海作戰。因此1942年的大西洋之戰,德國毫無疑問是勝利者,但還遠遠沒有到達取得決定性勝利的時候。

  第十一章  1943年1月至1943年3月
  1月3日,德軍U-514號潛艇發現了從特立尼達開往直布羅陀的TM-1護航船隊,該船隊由9艘油船組成,滿載著北非盟軍裝甲部隊所急需的燃料,由1艘驅逐艦和3艘護衛艦護航,U-514號一面報告,一面就投入了攻擊,擊傷1艘油船,該船後被U-105號潛艇擊沉。鄧尼茲得到報告後,立即命令正在亞速爾群島以南海域活動的「海豚」艇群6艘潛艇和另外6艘潛艇前去攻擊。
  從1月8日起,德軍潛艇進行了連續三個夜晚的攻擊,先後擊沉6艘油船,加上被U-105擊沉的那艘,總共擊沉7艘,共計5。6萬噸,而德軍潛艇僅有1艘被擊傷。
  1月11日,英軍從直布羅陀出動飛機為船隊提供空中掩護,並派出1艘驅逐艦和2艘護衛艦加強護航力量,這才將餘下的2艘油船安全護送到目的地。
  正是德軍潛艇的出色表現,極大支援了正在北非苦戰的德軍沙漠軍團,為此德軍第5裝甲軍軍長德爾尼姆中將特意致信鄧尼茲,熱忱表達了對潛艇部隊的由衷感謝。
  1月14日,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北非卡薩布蘭卡舉行首腦會議,一致認為由於同盟國運輸船在1942年中的慘重損失,與德軍潛艇所進行的護航戰的勝負直接關係到整個戰爭的結局,因此將消除潛艇威脅列為壓倒一切的最重要的戰略任務,並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組織體制上,英國成立了由丘吉爾親自兼任主席的「反潛戰部際委員會」,作為反潛戰的最高決策機關。同盟國還成立了美、英、加海空軍特別聯合指揮部,專門指揮反潛海空作戰。
  軍事工業上,全力增加遠程岸基飛機和艦載反潛飛機的生產,將航空兵視為反潛的戰略力量來發展。
  具體戰術上,三管齊下:對德軍潛艇基地和生產工廠組織大規模轟炸;對德軍潛艇進出大西洋的必經海域——比斯開灣實施空中封鎖;提高護航艦艇和油船的生產數量,以加強對運輸船隊的直接護航力量。其中只有第一條收效甚微,這是由於德軍在潛艇基地建設中非常注重抗空襲,所有潛艇維修休整都在專門的洞庫中進行,每個洞庫的頂部都是厚達六七米異常堅固的鋼筋混凝土,僅建造中每個洞庫消耗的鋼材就達6000噸!一般的炸彈即使命中洞庫也很難將其摧毀,再加上德軍在基地附近還部署有大量防空部隊,更是加大了盟軍轟炸的難度,使盟軍投入兵力巨大,付出不小的損失卻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堅固的潛艇洞庫1月德軍潛艇共擊沉同盟國運輸船39艘,計23。3萬噸。而在1月30日,德國海軍上層又發生了重大人事變動,由於1941年12月31日,德國海軍在攻擊英國開往蘇聯的JW-51B船隊時,「呂佐夫」號戰列巡洋艦和「希佩爾海軍上將」號重巡洋艦都遭到重創,德國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因此受到了希特勒的嚴厲訓斥,並於1月30日被解除了海軍總司令之職。鄧尼茲則由於在指揮潛艇部隊破壞同盟國海上運輸中的傑出表現,為希特勒所器重,提升為海軍總司令兼潛艇部隊司令,軍銜也隨之晉陞為海軍元帥。鄧尼茲就任海軍總司令後,更是將潛艇部隊的發展作為海軍發展的重點,他將海軍司令部的日常行政事務交給參謀長格特海軍少將處理,自己集中精力指揮潛艇對同盟國海上運輸的打擊。隨著鄧尼茲在海軍中地位的上升,德軍潛艇也就成為德國海軍的軍中驕子,得到了更多的關注,而水面艦隻的發展也就更加停滯不前。被形象稱為「狼群作戰」的潛艇破交戰,在德國海軍乃至德軍統帥部,被置於絕對優先的地位,隨之而來的則是大西洋上更加瘋狂的爭奪!
  德軍潛艇司令部正在召開作戰會議,右一是潛艇部隊參謀長埃伯哈德。格特少將,右二是鄧尼茲右三是U-514號潛艇艇長漢斯。奧佛曼上尉,右四是作戰參謀京特。哈勒斯中校由20艘潛艇組成的「僱傭兵」艇群解散後,部分給養消耗殆盡的潛艇開始返回基地補充休整,還有給養的部分潛艇則編入其他艇群,2月1日U-465號潛艇正在前往新艇群途中,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HX-224護航船隊,儘管當時海上風急浪高,但U-465號仍連續三天保持著與船隊的接觸,並伺機發動攻擊,先後擊沉2艘運輸船。而聞訊趕來的4艘潛艇中只有U-632號擊沉了1艘掉隊的油船,其他潛艇均因風浪太大而無法取得戰績。U-632號救起了一名被擊沉油船上的海軍軍官,從他的口供中得知不久就有一支大型船隊將沿同一航線駛來,同時空中偵察也證實了這一情報。
  鄧尼茲根據這一情況,立即著手調兵遣將,組織一場大規模的圍殲戰,先後調集了「箭」艇群的13艘潛艇和「雙刃劍」艇群的7艘潛艇,德軍潛艇張網以待的正是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118護航船隊,共有63艘運輸船,護航兵力為3艘驅逐艦、4艘護衛艦和1艘驅潛快艇。
  2月4日,位於「箭」艇群巡邏線中央的U-187號潛艇發現了船隊,但其發出的無線電報告被船隊護航軍艦的高頻測向儀確定了位置,隨即遭到2艘護航艦的協同攻擊,被一舉擊沉。同一天,德軍4艘企圖接近船隊的潛艇都被護航艦驅走,只有U-262號從船隊警戒圈的空隙突入,擊沉1艘運輸船,U-413號則擊沉了1艘掉隊的運輸船。
  2月5日傍晚起,德軍潛艇再次逼近船隊,但此時船隊又得到了剛從冰島趕來的2艘驅逐艦和1艘驅潛快艇的加強,將潛艇驅走。
  2月6日黃昏時分,德軍潛艇就發起了攻擊,有2艘潛艇遭到重創,其餘潛艇則都被護航艦驅走,沒有取得戰績。午夜後,U-402號終於從船隊警戒圈的缺口闖入船隊航行隊形,大開殺戒,一連擊沉了6艘運輸船。U-614號則擊沉了1艘掉隊船隻,護航艦還以顏色,擊沉了U-609號潛艇。
  2月7日,由於護航軍艦的全力保護,德軍潛艇只擊沉了1艘運輸船,U-624號還被英軍反潛飛機擊沉。
  2月8日,盟軍岸基航空兵加強了空中掩護,擊傷了德軍U-135號潛艇。考慮到空中掩護逐漸加強,再要取得戰果必將付出更大代價,所以鄧尼茲下令結束了對該船隊的攻擊。
  此次護航戰中德軍潛艇擊沉了13艘運輸船,共約6萬噸。在參加作戰的20艘潛艇中,有15艘遭到深彈攻擊,被擊沉3艘,擊傷3艘。
  2月20日,活動在大西洋中部海域的「礦工」艇群發現了從英國開往美國的ON-166護航船隊,該船隊共有49艘運輸船,由5艘護衛艦和2艘驅潛快艇護航。附近海域的德軍「騎士」艇群10艘潛艇聞訊後,也向船隊所在海域靠攏,準備參加攻擊。
  2月21日,護航艦在反潛水上飛機的支援下,擊退了多艘企圖接近船隊的潛艇。只有U-92號接近並攻擊了船隊,擊傷了2艘運輸船,這兩艘船後因傷勢太重而由護航軍艦擊沉。
  2月22日,8艘德軍潛艇與船隊發生接觸,但大都被護航軍艦驅走,只有2艘潛艇實施了攻擊,擊沉了4艘運輸船,德軍U-606號潛艇也在攻擊中被擊沉。
  2月23日,護航船隊的隊形已經混亂,只有2艘護衛艦和1艘驅潛快艇在掩護船隊本隊,還有1艘護衛艦則在船隊後面掩護著部分掉隊的船隻,這樣使德軍潛艇有了可乘之機,德軍數艘潛艇實施了協同攻擊,共擊沉4艘運輸船。黃昏前後,已有8艘潛艇趕來,準備在夜間大顯身手。船隊司令果斷指揮船隊改變航向,擺脫了德軍潛艇的追蹤,使船隊本隊在23日夜間沒有遭到攻擊,只有2艘掉隊的船隻被擊沉。
  2月24日,儘管德軍潛艇又再次發現船隊,但船隊得到了從紐芬蘭起飛的岸基航空兵的空中掩護,還得到了2艘驅逐艦的加強,船隊因此未遭損失。
  2月25日,德軍3艘潛艇同時突破船隊警戒圈,幾乎同時發起攻擊,但戰果甚微,僅擊沉了1艘運輸船。隨後潛艇遭到了護航艦的壓制,遂失去了與船隊的接觸,也就結束了對ON-166護航船隊的攻擊。
  此次保交破交戰,德軍潛艇在縱橫達1100海里的廣闊海域連續進行了五天五夜的攻擊,共擊沉14艘運輸船,計8。5萬噸,而僅有1艘潛艇被擊沉。
  2月間,德軍共有三個艇群,總共42艘潛艇活躍在大西洋航線上,對多支護航船隊實施了攻擊,取得了擊沉63艘運輸船,共計35。9萬噸的戰績。
  進入3月,德軍潛艇在大西洋上又掀起了海狼狂潮。
  3月6日,U-405號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SC-121護航船隊,鄧尼茲接到報告之後,立即調集了26艘潛艇前往攻擊。此時SC-121船隊59艘運輸船,在1艘驅逐艦、3艘護衛艦、1艘驅潛快艇和1艘救生船掩護下正與大西洋上的狂風惡浪搏鬥,很多船隻在風暴中掉隊。U-405號在發出發現船隊的報告後不久就被護航軍艦驅走,聞訊趕來的2艘潛艇繼續與船隊保持接觸,並發動了攻擊,擊沉1艘運輸船。
  3月7日,大西洋上不僅風力達到10級,還夾雜著雪雹,天氣非常惡劣,德軍6艘潛艇雖然都接近了船隊,卻因風大浪急無法實施攻擊,只有在船隊後面救助被擊沉船隻倖存者的1艘運輸船被擊沉。
  3月8日,風暴逐漸平息,有4艘在風暴中掉隊的船隻因沒有得到護航軍艦掩護而被擊沉。
  3月9日,盟軍從冰島派出了航空兵和1艘驅逐艦、2艘驅潛快艇加強船隊的護航力量。日落前後,有8艘潛艇接近了船隊,但都被反潛飛機和護航軍艦驅走。天黑後,3艘德軍潛艇仍借助夜幕掩護突破了船隊的警戒圈,先後擊沉了4艘運輸船。
  3月10日,盟軍再次派來2艘護衛艦趕來增援。船隊也逐漸駛近冰島,德軍潛艇才停止了對船隊的攻擊。
  德軍在對SC-121船隊的攻擊中,共擊沉了13艘運輸船,計6。2萬噸,其中5艘是因風暴掉隊而失去護航軍艦掩護情況下被擊沉的,德軍潛艇無一損失,可謂是一次完勝的破交作戰。
  對SC-121船隊的攻擊還未結束,3月8日德軍偵察機就在北大西洋上發現了從加拿大開往英國的HX-228護航船隊,該船隊共編有60艘運輸船,護航軍艦為4艘驅逐艦和5艘護衛艦,3月5日起美軍由「博格」號護航航母和2艘驅逐艦組成的支援大隊也與船隊同行,作為增援力量。
  鄧尼茲獲悉發現船隊的情報後,立即調集了13艘潛艇組成代號「處女地」的艇群,前往攻擊。此外還有5艘潛艇也從附近海域趕來參戰。
  3月10日晚起,德軍潛艇接連對船隊實施了攻擊,先後擊沉4艘運輸船。德軍U-444號潛艇被護航艦擊沉,U-757號則被擊傷。
  3月11日上午,德軍U-432號潛艇擊沉了船隊司令所在的運輸船,但U-432號也隨即被護航艦擊沉。中午後德軍潛艇數次企圖接近並攻擊船隊均未得逞,德軍的攻擊遂告結束。
  此次護航作戰中,盟軍繼「大膽」號護航航母為船隊護航後,再次開始使用護航航母為船隊在岸基航空兵無法到達的海域提供空中掩護,「博格」號由於一直在船隊中間航行,難以實施靈活的機動,未能充分發揮出其作用,導致了船隊遭受了不必要的損失。但是隨著護航航母的大量使用,潛艇對船隊的攻擊就顯得越來越困難。
  大西洋上雙方軍艦鬥智鬥勇,陸地上雙方密碼破譯機關也在鬥法,德軍潛艇所取得的很多戰果都歸功於德國海軍代號為B機關的密碼破譯機構傑出工作,因為很多護航船隊的行蹤都是根據B機關密碼破譯的情報被發現的,而英國海軍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從事同樣的工作,其中設在布萊奇利公園的「X站」破譯德軍潛艇司令部與大西洋上的潛艇之間的無線電通訊,特別是1941年5月英軍從俘獲的德軍U-110號潛艇上所繳獲的密碼機和密碼本為此項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一旦掌握德軍潛艇位置後,立即通知附近船隊改變航向以規避潛艇攻擊。這種較量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大西洋上的戰鬥。
  如3月初的HX-228護航船隊之戰,德軍B機關破譯有關船隊航線的密碼,隨即調集潛艇前往截擊,英軍察覺了德軍的調動,便改變了航線,德軍又及時發現了,再進行相應部署調整,不料英軍通過無線電偵聽和破譯,也及時掌握了德軍的動態,將計就計恢復了船隊原航線,結果規避了潛艇的預設截擊,最後只是因為德軍偵察機發現了船隊,才引導部分潛艇前來攻擊。
  再以3月13日開始的SC-122船隊和HX-229船隊護航戰為例,德軍B機關破譯了SC-122船隊改變航向的電報,鄧尼茲立即在船隊新航向前方組織力量,總共調集了「掠奪者」、「攻擊者」和「逼迫者」三個艇群共計37艘潛艇組成三道巡邏線,以實施截擊。
  人算不如天算,鄧尼茲的精心計劃被大西洋上的狂風惡浪所摧毀,德軍潛艇因受風暴阻礙,還來不及到達預定巡邏線,SC-122船隊就已安全通過了巡邏線所在海域,HX-229船隊也已通過了兩道巡邏線海域。
  3月16日清晨,因發動機故障而返航的U-653號幸運地發現了HX-229船隊,便立即向鄧尼茲報告,鄧尼茲馬上命令附近海域的21艘潛艇火速趕來。當天下午「掠奪者」艇群的8艘潛艇發現並接近了船隊,夜幕降臨後對船隊實施了集群攻擊,先後擊沉8艘運輸船。同一晚,「攻擊者」艇群又發現了SC-122船隊,由於該船隊護航力量雄厚,並大都裝備高頻測向儀,德軍潛艇難以接近船隊,只有兩艘潛艇實施了攻擊,擊沉4艘運輸船。
  3月17日,鄧尼茲獲悉在大西洋上同時發現兩支船隊,便命令當時在大西洋上的三個艇群共計37艘潛艇悉數投入攻擊,準備大幹一場!由於當天英軍從冰島起飛了3架「解放者」反潛機為SC-122船隊提供了有力的空中掩護,共發現了11艘潛艇,並對其中6艘實施攻擊。在這11艘與船隊保持接觸的潛艇中,除U-338號潛艇外,其餘潛艇都被護航艦和反潛飛機驅走,U-338號也受到護航艦的壓制,無法實施水面攻擊,只得在水下進行了魚雷攻擊,擊沉了1艘運輸船。
  同一天,德軍潛艇還對HX-229船隊進行了攻擊,同樣由於盟軍岸基航空兵的有力掩護,大多數德軍潛艇都被驅走,只有3艘潛艇借助夜色掩護實施了攻擊,先後擊沉了3艘運輸船。
  3月18日,德軍潛艇由於受到盟軍航空兵的強力壓制,失去了與HX-229船隊的接觸。因此都趕來集中圍攻SC-122船隊,但在反潛飛機和護航艦的協同反擊下,參戰的30餘艘潛艇只有9艘能接近船隊,最終只有U-221號和U-666號進行了攻擊,取得擊沉3艘運輸船的戰果。
  3月19日,由於岸基航空兵的出色掩護,只有1艘掉隊的運輸船被擊沉。
  3月20日,英軍反潛飛機將所有與船隊保持接觸的潛艇全部驅走,並擊沉了U-384號潛艇,鄧尼茲見船隊離冰島越來越近,空中掩護的強度也逐漸加強,如果繼續強行攻擊,必會遭受更大的損失,便下令停止攻擊。
  此次護航戰,是二戰期間德軍最大規模潛艇破交戰之一,儘管德軍潛艇在後期遭到了反潛飛機和護航艦的有效壓制,但是仍取得了巨大的戰績,總共擊沉21艘運輸船,計14萬噸,僅損失1艘潛艇。
  同盟國自戰爭爆發以來一直採取的護航船隊體制在此次護航戰中受到了挑戰,幾乎船隊中每一艘運輸船都遭到過潛艇的攻擊,而且損失占船隊的21%!一直以來被認為是對抗潛艇最有效的護航船隊體制開始受到質疑,不少人認為護航船隊已經無法對付德軍的狼群攻擊戰術,主張放棄這一方法。然而放棄同盟國海上運輸體系的基石的護航船隊體制後,再用什麼方法對抗德軍潛艇呢?
  3月,德軍共擊沉108艘運輸船,共計62。7萬噸,幾乎已經徹底切斷了英國與美洲的海上聯繫!照此發展下去,英國軍事工業生產所需的原料、燃料和糧食等戰略物資的供應將會斷絕,毫無疑問,德國潛艇將成為德國取得戰爭勝利的利器!英國海軍部在戰後總結中特別指出:「德國人的破壞程度從來沒有像1943年3月前20天中那樣達到最高峰,幾乎把新舊大陸之間(指美洲與英國本土)的交通切斷了。」
  就在同盟國開始感到絕望的時候,轉機也同時降臨了!
  由於1943年1月卡薩布蘭卡首腦會議的各項措施逐漸得到落實並發揮作用,同時1943年3月,大西洋護航會議在華盛頓召開,同盟國決定集中統一使用反潛兵力,其中英國和加拿大負責北大西洋上的護航,美國負責中大西洋和美洲海岸的護航。
  英國研製出新型的厘米波ASV-Ⅲ雷達,這種雷達保密代號為「硫化氫」,不僅性能大為提高,甚至能夠發現海面上的一個罐頭!而且所發出的雷達波束是德軍梅托克斯雷達接受裝置無法接受的,這樣德軍潛艇就無法及時接受到英軍飛機發出的雷達波束,也就無法及時下潛躲避打擊。
  同盟國還採取了其他措施:改進艦載聲納和高頻測向儀,以準確測定潛艇位置;加緊生產對潛艇威脅極大的反潛「刺蝟彈」、機載航空火箭彈、反潛自導魚雷等新型武器;戰略空軍加強了對德軍潛艇基地、修理船塢和生產廠家的轟炸;加大密碼破譯的投入,以掌握潛艇的動向;合理組織岸基遠程反潛飛機和艦載反潛飛機,擴大航空反潛力量,消除大西洋上的「黑窟」;改進護航船隊的兵力配置,優化運輸船隊的運量調配,以節約兵力增加運量等等。在所有措施中最重要的是建立了反潛戰鬥群,又稱反潛支援大隊或反潛特混艦隊,反潛艦隊總司令是英國海軍上將馬克斯。霍頓勳爵,他足智多謀,堅毅果敢,是與鄧尼茲同樣出色的潛艇戰專家,反潛戰鬥群由護航航母、驅逐艦、護衛艦等軍艦組成,這些軍艦上均配備最先進的探測設備和威力最強勁的武器裝備,武器、雷達、聲納等部門的骨幹均是一些經驗豐富的老手,這樣的戰鬥群不擔負護航任務,其使命只有一條,那就是消滅德軍潛艇!這就改變了以往護航軍艦遇到了潛艇後,如果不能一舉將其擊沉,那就不能與之周旋到底的兩難境地,因為一旦追蹤時間過長,船隊的警戒圈就會出現缺口,容易讓其他潛艇乘虛而入。而反潛戰鬥群則沒有保護船隊的後顧之憂,只要發現潛艇就窮追不捨,直到將其擊沉為止。這種攻擊性反潛手段徹底改變了過去同盟國防禦性反潛手段,易守為攻,滿盤皆活!
  這些措施逐漸開始發揮作用之後,1943年3月德軍潛艇的輝煌勝利,如同曇花一現,又如垂死之人的迴光返照。同盟國3月間所經歷的慘重損失,就像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在這之後就是光明!因此1943年3月也就以大西洋反潛戰的轉折點而彪炳史冊!
  準備就緒的刺蝟彈

  第十二章  1943年4月至1943年5月
  3月下旬起,在大西洋上活動的德軍潛艇因連日戰鬥燃料、補給消耗將盡,官兵也疲憊不堪,因此陸續返回基地進行補充和休整。4月最初的一周裡,留在大西洋上的德軍潛艇數量很少,其中「奶牛」補給潛艇僅1艘,幾乎形成了真空地帶。又加上這段時間裡,大西洋上天氣非常惡劣,為數極少的潛艇也難以對船隊實施有效攻擊,一時間,大西洋上風平浪靜,與3月間殊死爭鬥簡直是天壤之別!反觀同盟國方面,從4月起美軍大大增加了遠程岸基反潛飛機的數量,僅「解放者」反潛飛機的數量就從3月的20架增加到了40架。
  4月中旬起,隨著大批潛艇經過補充和休整後再度出海,北大西洋上又集結起空前數量的潛艇,鄧尼茲滿懷信心,準備再創3月那樣的輝煌戰績。但在整個4月,德軍潛艇只擊沉了56艘運輸船,噸位也下降至32。7萬噸,只相當於3月的52%!而損失的潛艇卻達到15艘之多。
  4月15日,德軍U-262號潛艇發現了從美國開往英國的HX-233護航船隊,鄧尼茲隨即調集附近海域的7艘潛艇前往攻擊。
  4月16日清晨,U-262號被護航軍艦驅走,德軍潛艇遂失去了與船隊接觸,直到當天夜間,U-175號潛艇才再次發現船隊。
  4月17日,在U-175號的引導下,U-628號對船隊進行了攻擊,擊傷了1艘運輸船,該船因傷掉隊後被U-226號擊沉。護航軍艦還以顏色,擊沉了U-175號潛艇。當天又有4艘驅逐艦趕來加強船隊的護航力量,就這樣船隊護航兵力增至5艘驅逐艦、5艘護衛艦和2艘驅潛快艇,這些軍艦有效壓制了德軍潛艇,迫使德軍潛艇放棄了攻擊。
  此次護航戰,同盟國損失1艘運輸船,但也擊沉了1艘潛艇,單從數量上看,雙方是打了個平手,不分勝負。但實際上德軍潛艇加上艇上訓練有素的官兵,其價值要遠比運輸船大得多,因此可以說德軍潛艇已經開始走向末途。
  緊接著,SC-126護航船隊根據情報機關卓有成效的密碼破譯工作,改變航向避開了德軍21艘潛艇組成的「山雀」艇群,安全抵達目的地。
  4月20日,德軍遠程偵察機發現了HX-234護航船隊。「山雀」艇群聞訊後火速機動至船隊航行前方海域。
  4月21日,U-306號潛艇發現HX-234船隊,並乘著夜色掩護發動了攻擊,擊沉1艘運輸船。而U-438號潛艇在追擊該船隊的時候,又發現了ON-178護航船隊,隨即引導其他兩艘潛艇進行了攻擊,共擊沉3艘運輸船。
  4月22日,盟軍從格陵蘭和冰島起飛的「卡塔林那」、「解放者」反潛飛機為HX-234船隊提供了有效的空中掩護,驅走了與船隊保持接觸的絕大多數潛艇,還擊沉了2艘潛艇。
  4月23日,由於盟軍岸基航空兵的有力掩護,除U-306號潛艇外,其餘潛艇均被驅走,U-306也由於盟軍反潛飛機的巨大威脅,只能隱蔽在水下實施魚雷攻擊,擊沉1艘運輸船。入夜後,海面上突起風暴,還夾雜著雪雹,使得好不容易接近船隊的11艘潛艇根本無法進行攻擊,反而被英軍飛機擊沉了U-710號潛艇。
  4月24日,船隊距離岸基航空兵基地越來越近,因此盟軍岸基航空兵的空中支援也逐漸增強,而且船隊還得到了水面軍艦的加強,護航力量更加雄厚,德軍潛艇再要想取得戰果幾乎是不可能了,只好放棄了攻擊。
  HX-234船隊和ON-178船隊共損失了5艘運輸船,但德軍也付出了2艘潛艇被擊沉的代價。
  深彈爆炸時激起的羽毛狀水柱4月下旬,儘管德軍潛艇已經遭到了很大損失,但仍在大西洋上集中了60艘潛艇,準備全力攻擊盟軍船隊。
  4月28日,U-650號在格陵蘭以東海域發現了ONS-5護航船隊,該船隊轄有42艘運輸船,由2艘驅逐艦、5艘護衛艦和2艘武裝拖網漁船擔任護航。儘管U-650號在盟軍「卡塔林那」反潛飛機的壓制下多次被迫下潛,但仍頑強地與船隊保持著接觸,並向潛艇司令部報告了船隊的相關情報。U-386號和U-378號聞訊趕來,當晚這3艘潛艇都對船隊實施了攻擊,均被護航軍艦擊退,其中U-378號還被擊傷。
  4月29日,剛追趕上來的U-258號好不容易突破護航軍艦的警戒,擊沉1艘運輸船。船隊始終在冰島岸基航空兵活動半徑之內航行,以便得到航空兵的空中掩護,U-528號就在接近船隊時被「卡塔林那」飛機擊傷。
  盟軍意識到船隊所面臨的巨大威脅,迅速從加拿大聖約翰斯派出第三護航大隊的5艘驅逐艦前來增援。由於海上風暴很大,能見度又低,這5艘驅逐艦直到5月2日才與船隊會合。
  就在這期間,船隊的船隻因為受風暴影響,隊形已經分散了,掉隊的十餘艘運輸船由1艘驅逐艦和1艘護衛艦保護編成兩組尾隨在船隊的本隊後,而且護航軍艦因風浪太大無法進行海上加油,因此從5月4日一早開始,就先後有4艘護航軍艦因燃料將盡而離開船隊前往冰島和紐芬蘭加油。而此時,在船隊周圍和前方航線上,蠢蠢欲動的德軍潛艇多達41艘!考慮到船隊只剩下10艘護航軍艦,實力大減,而德軍潛艇正嚴陣以待,情況相當嚴峻,英國西部海防區迅即從聖約翰斯緊急出動第一護航大隊的4艘驅逐艦和1艘驅潛快艇前去增援。
  但就在部分護航軍艦離開船隊,而第一護航大隊還未到來之際,激戰開始了!5月3日鄧尼茲將「椋鳥」艇群和「啄木鳥」艇群合併成擁有30艘潛艇的「磧弱鳥」艇群(也稱「鶯」艇群),沿船隊航行的垂直方向展開。同時「畫眉鳥」艇群的21艘潛艇分為四組,分別部署在船隊航線的南北方向,處於機動位置,既可配合「磧弱鳥」艇群的攻擊,又可攻擊其他護航船隊。
  5月4日,加拿大空軍的「卡塔林那」飛機擊沉了準備攻擊掉隊船隻的U-630號,擊傷了U-430號。傍晚天氣開始好轉,風力也減弱了,船隊護航軍艦已經收攏了31艘運輸船,掉隊的船隻中5艘由1艘護衛艦掩護正尾隨在船隊後面,另5艘運輸船則在1艘武裝漁船掩護下全速趕來。入夜後,「磧弱鳥」艇群從前後和兩側包圍了船隊,然後以兩三艘潛艇為一組,有的攻擊掉隊的船隻,有的則向船隊本隊連續發射魚雷,在當晚的混戰中,共有7艘運輸船被擊沉。
  5月5日黎明,護航軍艦的反擊終於首次取得成效,「平克」號護衛艦連續進行七次「刺蝟彈」齊射,擊沉了U-192號。天亮後,德軍潛艇還是緊緊跟隨著船隊,有15艘潛艇保持著與船隊的接觸,其中U-584號和U-266號還抓住機會實施了攻擊,擊沉4艘運輸船。
  天黑後,船隊距離紐芬蘭越來越近,德軍潛艇擔心天亮後岸基航空兵的空中掩護將會大大增強,因此夜間攻擊極其猛烈而瘋狂,但這個晚上,對於潛艇而言卻是災難性的,護航軍艦表現非常出色,「向日葵」號護衛艦憑借其裝備的先進雷達接連發現4艘潛艇,並重創U-267號:「黃連花」號護衛艦也發現了2艘潛艇,在對潛攻擊中使用深彈將U-638號擊沉:「維德特」號驅逐艦使用「刺蝟彈」擊沉了U-125號:「奧瑞比」號驅逐艦則撞沉了U-531號,而運輸船無一損失。
  5月6日凌晨,第一護航大隊終於趕到。不久該大隊的「塘鵝」號驅潛快艇發現了U-438號潛艇,在另1艘護衛艦的配合下將其一舉擊沉。而「森納」號驅逐艦也擊傷了U-267號,只是艇長處置果斷,及時下潛才免遭沉沒。九時許,鄧尼茲命令停止對船隊的攻擊。這場二戰中規模最大的潛艇破交戰以德軍潛艇的慘敗而告終。
  ONS-5船隊在德軍潛艇的瘋狂攻擊下,被擊沉12艘運輸船,計5。7萬噸。而德軍潛艇被擊沉6艘,擊傷4艘。可以說德軍潛艇是損失慘重,其失利的原因主要是同盟國在冰島、紐芬蘭、格陵蘭等地均部署有大量的岸基航空兵,其中遠程飛機作戰半徑達1100千米至1400千米,近程飛機作戰半徑也有550千米,而護航船隊也始終在航空兵作戰半徑以內航行,從而能夠及時得到有力的空中掩護,其中「解放者」反潛飛機數量進一步增加到70架。護航軍艦利用裝備的雷達、高頻測向儀和聲納等設備能搶先發現潛艇,而軍艦的火炮、深彈和新型的「刺蝟彈」攻擊力又強,一旦命中對於潛艇造成的損傷極大。而德軍潛艇作戰由潛艇司令部直接指揮,但潛艇只要使用無線電進行聯絡,就會暴露位置,隨之就將遭到攻擊,潛艇優勢已蕩然無存。
  盟軍還開發了新型的裝備,如磁力探測儀器、航空音響自導魚雷和聲納浮標,其中的聲納浮標,使用時由飛機空投,由浮在水面上的無線電發射機和水下的聲納組成,聲納由電纜與水面的無線電發射機相連,浮標落水後,無線電發射機自動將聲納接受到的信號發射出去,反潛飛機用專門的接受器接受,從而能有效偵聽到潛艇的行蹤,最巧妙的設計是浮標工作四小時,電能消耗完後海水也將浮標的可溶活塞腐蝕掉,隨即海水大量湧入浮標使之沉入海中,以免被德軍獲得;航空音響自導魚雷,被官兵們稱為「閒逛的安妮」,根據潛艇發動機的噪音自動追蹤目標,直至命中,由於是全新的武器系統,性能還不完善,尤其是當潛艇低速航行時由於發動機噪音小,音響自導魚雷就無法發現目標,要是德軍知道這一情況,就可以以低速躲避攻擊,因此盟軍對這種魚雷採取了極其嚴格的保密措施。
  鄧尼茲在此次作戰後的作戰日誌中寫到:敵軍裝備在飛機和艦艇上的雷達不僅極大妨礙了潛艇的作戰,而且還由於敵軍掌握了潛艇位置而設法加以規避。潛艇隱蔽性上的優勢已經喪失了。敵軍航空兵幾乎能對整個北大西洋航線上的船隊提供空中掩護,以往沒有空中掩護的空白區敵軍也將於不久利用岸基飛機或艦載機加以填補。當大量飛機出現在船隊周圍海域上空時,潛艇就受到壓制而不得不下潛以躲避攻擊,這樣就會落在船隊後面,失去有利的戰機,甚至不可能取得任何戰果,特別當敵實施海空協同護航時,更是如此。
  5月8日,德軍B機關破譯了英軍密碼電報,獲得了HX-237和SC-129船隊航線的情報,鄧尼茲據此命令活動在大西洋上的36艘潛艇組成「萊茵」艇群,準備投入截擊。
  5月9日,U-359號潛艇發現了HX-237船隊,但U-359號剛向鄧尼茲報告,就被護航軍艦的高頻測向儀確定位置,隨即遭到攻擊,被迫下潛。而U-454號也在伴隨船隊航行的第五護航大隊摫忍財號護航航母上起飛的「劍魚」飛機攻擊下,被迫下潛。就這樣,HX-237船隊順利通過了「萊茵」艇群的巡邏線。
  直到5月10日,U-403號發現了掉隊的武裝拖網漁船,才再次與船隊發生了接觸,但「劍魚」飛機很快臨空,儘管U-403號用甲板上的高射炮奮力抗擊將其擊退,但卻在聞訊趕來的護航軍艦壓制下,不得不下潛躲避。鄧尼茲見「萊茵」艇群已無可能攻擊該船隊,只得命令正從東面趕來的「畫眉鳥」艇群的8艘潛艇擔負攻擊使命。
  德軍B機關再次破譯了英軍密碼,獲悉了船隊11日的預定到達位置,鄧尼茲隨即調整部署。
  5月11日,U-436號發現了HX-237船隊,U-403號則擊沉了掉隊的1艘運輸船。
  同一天,U-504號潛艇發現了SC-129船隊。該船隊的司令就是曾在1941年3月指揮擊沉德軍兩艘王牌潛艇U-99和U-100的傳奇英雄麥金泰爾,此時他的軍銜已晉陞為海軍上校,現在他正指揮2艘驅逐艦和5艘護衛艦為船隊護航,英國西部海防區察覺到該船隊所面臨的嚴重危險,命令與HX-237船隊同行的第五護航大隊火速向SC-129船隊靠攏,但護航大隊還未趕到,德軍潛艇的攻擊就已開始了。儘管發現船隊的U-504號被護航軍艦驅走,但聞訊而來的U-402號在天黑前就發動攻擊,擊沉2艘運輸船。夜幕降臨後,德軍潛艇相繼趕到,其中U-223號與護航軍艦發生了激戰,麥金泰爾的旗艦「赫斯佩魯斯」號驅逐艦接連投下深彈,U-223號耐壓殼體出現裂紋,首艙進水,主電機起火,應急照明系統全部失靈,潛艇失去控制一個勁下沉,眼看就要超過其允許的最大安全深度,艇長瓦奇特上尉只得下令上浮,當潛艇浮出水面後,立即遭到「赫斯佩魯斯」號的炮擊,此時U-223號耐壓殼體和主機全部受損,根本不可能下潛或高速航行,瓦奇特準備頑抗到底,下令發射魚雷,但所發射的五條魚雷全被英艦規避,此時英艦全速衝來,距離越來越近,火炮已經失去作用,麥金泰爾決定撞沉潛艇,當快要撞上去時,麥金泰爾擔心猛烈的撞擊會撞壞艦首的聲納,就下令減速,最終只是輕輕撞上了潛艇,U-223號急劇橫傾,麥金泰爾認為已遭受重創的潛艇再遭此撞擊,必沉無疑,加上由於和U-223號周旋太久,船隊已經駛出三十多海裡,而附近還有不少潛艇正虎視耽耽,便掉頭追趕船隊。U-223號這才僥倖逃脫被擊沉的命運。
  5月12日,HX-237船隊護航軍艦擊沉了U-89號和被「解放者」反潛飛機重創的U-456號。而SC-129船隊的「赫斯佩魯斯」號驅逐艦發現了正在船隊中間的U-186號,一口氣投下十顆深彈,將其擊沉。當天共有11艘潛艇與船隊發生接觸,但都被護航軍艦驅走。
  反潛高手麥金泰爾的旗艦「赫斯佩魯斯」號驅逐艦,該艦屬於H級驅逐艦,舷號H-57在戰爭中共擊沉5艘德軍潛艇,是英軍王牌驅逐艦5月13日,U-221號和U-603號分別擊沉了HX-237船隊的2艘掉隊運輸船,護航軍艦在加拿大空軍的「桑德蘭」反潛飛機引導下,擊沉了U-753號,其他試圖接近船隊的潛艇也在飛機和水面軍艦協同攻擊下被逐一擊退,鄧尼茲見繼續攻擊也毫無希望,便下令停止了攻擊。
  同日,第五護航大隊與SC-129船隊會合,「比特」號護航航母所搭載的艦載機為船隊提供了有效的空中掩護。
  5月14日,「比特」號的艦載機和岸基航空兵協同攻擊,擊沉了U-266號潛艇。船隊已進入了岸基航空兵作戰半徑,得到的空中掩護越來越強,德軍潛艇只得放棄了繼續攻擊的企圖。
  在對HX-237船隊和SC-129船隊的攻擊中,同盟國共損失5艘運輸船,計2。9萬噸,而德軍潛艇損失卻相當慘重,共有5艘被擊沉,1艘被重創。這次護航戰,充分顯示了水面艦艇和岸基航空兵、艦載機協同反潛的巨大威力,護航航母及其艦載機逐漸開始在護航戰中發揮出越來越大的作用。
  正是由於護航航母的大量使用,大西洋中部岸基航空兵所無法達到的海域,也是所謂的「黑窟」逐漸被填補,護航船隊幾乎全程都可以獲得航空兵的有力掩護,德軍潛艇的活動越來越困難,5月中下旬,ONS-7、SC-130、ON-184、HX-239等數個護航船隊都因為岸基航空兵、艦載航空兵和水面艦隻協同努力,得到了可靠的保護,損失的運輸船無論數量還是噸位都直線下降,其中為ON-184船隊護航的「博格」號護航航母上的「復仇者」反潛機擊沉了U-569號潛艇,開創了護航航母艦載機擊沉潛艇的先例。5月23日,英軍「射手」號護航航母搭載的「劍魚」反潛飛機在為HX-239護航船隊護航中,首次使用機載火箭彈,當護航軍艦的高頻測向儀發現德軍潛艇後,2架掛載火箭彈的「劍魚」緊急起飛,在360米距離上向正企圖下潛的潛艇連續實施了四次火箭彈齊射,潛艇遭到重創,艇長只得下令上浮,指揮艇員用甲板上的高射炮負隅頑抗,結果另一架「野貓」戰鬥機趕來,用機關炮猛烈射擊,一口氣竟發射了600發炮彈,艇長和多名艇員被擊斃,其餘艇員眼看大勢已去,只得將重創潛艇自沉,然後投降。
  整個5月共有50艘運輸船被擊沉,損失噸位僅26。4萬噸,而德軍潛艇則損失慘重,被擊沉潛艇達41艘,因此5月被德軍潛艇部隊稱為「黑暗的五月」。因此5月24日鄧尼茲在日記中寫到:「到目前為止,我們的損失已經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
  5月活動在大西洋上的德軍潛艇共有118艘,作戰中損失高達41艘,戰損率達34%。在此之前,德軍每損失1艘潛艇可以擊沉運輸船10萬噸,而在5月每損失1艘潛艇只擊沉0。64萬噸。
  面對如此嚴峻的局勢,鄧尼茲只得承認失敗,於5月23日下令潛艇部隊全面撤出大西洋航線,南下至危險性較小的亞速爾群島附近海域,待技術條件成熟之後再重返大西洋。這就意味著德軍曾猖獗一時的「噸位戰」和「狼群戰術」開始走向覆滅。這一天也就成為大西洋護航保交戰史詩般的里程碑,如果將來有朝一日確定大西洋戰役紀念日的話,5月23日是最合適不過的日子。

  第十三章  比斯開灣封鎖戰
  比斯開灣,位於伊比利亞半島和布列塔尼亞半島之間,面積約22。3萬平方千米,最深處4732米,含鹽量35%,整個海灣東北淺,西南深。對於德國海軍而言,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意義。因為以比斯開灣各港口為基地,德軍潛艇可以比從德國本土基地出發經北海,繞過英國北部進入大西洋縮短航程450海里(約合833千米),這樣一來,可以縮短約一周的出航時間,甚至連250噸級的小型潛艇也能進入大西洋作戰,1100噸級的大型潛艇更是可以一直深入到大西洋縱深海域活動。同時隨著航程的縮短,也大大縮短了潛艇往返作戰海域與基地之間的時間,使得潛艇在海上活動的時間大為增加。另一方面,德軍使用比斯開灣各港口的修船廠對從海上返航的潛艇進行維護和修理,又可節約潛艇返回本土基地維護的時間,從而提高潛艇在航率,並能使德國本土的造船廠從繁瑣的日常基本維護中擺脫出來,集中力量建造新潛艇。因此自1940年6月德國佔領法國後,投入大西洋作戰的德軍潛艇有80%以上是從比斯開灣各港口出發的,加之比斯開灣沿岸是德國佔領下的法國和親德的西班牙,安全係數較高,比斯開灣也就成為德軍潛艇進出大西洋最重要的海上走廊。
  基於同樣理由,同盟國竭力試圖封鎖比斯開灣,以「釜底抽薪」之法來減少護航船隊在大西洋上的壓力。由於比斯開灣海水較深,單單布設水雷難以形成有效封鎖,所以同盟國投入了航空兵、水面艦艇和潛艇實施空中、海面和水下全方位立體封鎖。而德國海軍也全力進行掃雷,還組織水面艦艇和航空兵護送潛艇進出大西洋,並不斷根據情況改變潛艇通行方法,來突破同盟國封鎖。雙方圍繞著比斯開灣展開了激烈的封鎖與反封鎖的鬥爭。
  1941年5月以後,英國就在比斯開灣開始建立以水雷、潛艇和航空兵組成的反潛封鎖區域。
  同盟國進行封鎖的主要措施是航空兵封鎖,投入的兵力是英國岸防航空兵,這支部隊行政管理、裝備和訓練由空軍領導,作戰指揮則是由海軍負責,在1941年7月後開始以第十九大隊為主搜索並攻擊進出比斯開灣的德軍潛艇,具體戰術是在英軍潛艇巡邏線西經6度以西設立兩條巡邏線,由單機採取交叉搜索法進行連續巡邏,戰果很不理想,至1941年12月總共才擊沉潛艇1艘,擊傷3艘,其中德軍潛艇在12月間有71艘次進出比斯開灣,無一被發現。
  1942年4月,第十九大隊的兵力有所增加,開始以錫利島為起點,對比斯開灣實施全晝夜扇形搜索巡邏。
  1942年7月又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以西海域設立補充巡邏區。
  自從採取扇形搜索巡邏戰術,並裝備新型雷達和利式探照燈後,發現德軍潛艇的次數逐漸增多,1942年7月進出比斯開灣的德軍潛艇為60艘次,被發現20艘次,擊沉1艘;8月進出的77艘次中被發現39艘次,擊沉1艘;9月進出90艘次中被發現40艘次,擊沉1艘。但10月起,德軍潛艇開始裝備梅托克斯雷達接受裝置,能先於飛機接受到雷達波束,然後迅速下潛,因此英軍飛機的搜索與攻擊效果又大大下降,在1942年10月至12月中,德軍進出比斯開灣的潛艇達291艘次,被發現僅有49艘次,而且沒有被擊沉1艘。
  1943年2月,英軍岸防航空兵組織了代號為「吊艙」(又稱平底船)的空中封鎖戰役,將巡邏區劃分為內區和外區,內區是西經10度以東,寬度為125海里(約231千米)的海域,外區是西經15度以西,寬度為200海里(約370千米)的海域,整個巡邏區長240海里(約445千米),再細分為六個分區,每個分區由一個中隊負責,採取蜘蛛網式搜索。
  2月4日至2月16日,第十九大隊投入159架各型飛機,加上美軍陸軍航空隊第一、第二中隊32架裝備最先進SCR-517厘米波雷達的「解放者」飛機也參加作戰,參戰飛機總數達191架。戰役總指揮為第十九大隊司令傑弗裡。布羅米特少將,盟軍共出動飛機312架次,發現德軍潛艇19次,占同時期德軍潛艇進出比斯開灣40艘次的47。5%,攻擊8次,但戰果很小,只擊沉1艘。
  1943年3月英軍調整空中巡邏區,取消了外區巡邏,集中兵力於北緯44度30分至48度30分,西經7度至10度30分之間寬約150海里(約278千米)的海域。此時第十九大隊又得到了裝備新型ASV-Ⅲ厘米波雷達的「惠靈頓」反潛飛機的第一七二中隊,用於夜間巡邏,再度提高了搜索和攻擊效果。至3月20日共擊沉潛艇1艘,擊傷3艘,損失飛機1架。
  3月21日至28日,英軍第十九大隊又發動了第二次空中封鎖戰役,代號為「包圍I」,此時英軍用裝備新型雷達的第一七二中隊和加拿大第四零七中隊代替了美軍兩個中隊,英軍共出動182架次,發現德軍潛艇27次,占同時期德軍潛艇進出比斯開灣41艘次的65。8%,攻擊15次,擊沉1艘潛艇。
  4月,英軍將空中巡邏線向西北推移,並制定了統一的巡邏計劃。同時又由於北大西洋上護航航母的大量使用,岸基航空兵的壓力大為減輕,從而能抽調出原來掩護護航船隊的第十五大隊,配屬給第十九大隊,加強在比斯開灣的空中封鎖力量。4月6日至13日得到加強的英軍開始了第三次戰役,代號「包圍Ⅱ」。在此期間進出比斯開灣的德軍潛艇共25艘次,發現11次,攻擊4次,擊沉1艘。由於英軍裝備新型雷達的飛機給夜間水面狀態航行的潛艇構成了巨大威脅,又由於德軍U-333、U-338和U-438號等潛艇在白天以甲板上的高射炮抗擊英機,接連取得擊落英機的戰果,鄧尼茲下令改變通過比斯開灣的戰術,採取夜間潛航,白天水面狀態航行,一旦發現英機,或以高射炮與之抗擊或者下潛躲避攻擊。
  水面狀態航行的潛艇4月13日起,第十九大隊又緊接著發起了第四次空中封鎖戰役,代號「擾亂」,此時該大隊擁有裝備厘米波雷達的飛機已多達70架,實力大增。又隨著德軍潛艇戰術的改變,使得英機白天發現潛艇的機會大大增加,5月份發現潛艇達98次,攻擊64次,取得擊沉潛艇8艘,擊傷6艘的戰績。英機損失飛機6架。
  為了抗擊英軍的空中打擊,鄧尼茲煞費苦心設計出火力強大的防空潛艇,這種潛艇配備2門37毫米和8門20毫米高射炮,準備作為誘餌消滅英軍飛機。5月24日,第一艘防空潛艇U-441號與英機展開了激烈的空潛戰,德軍潛艇憑借空前猛烈的對空火力與飛機對戰,可惜由於炮座的旋轉部位因海水侵蝕無法正常使用,使高射炮射擊的準確性大受影響。英機沒有料到潛艇會有如此猛烈的火力,猝不及防有1架「桑德蘭」飛機被擊落,但潛艇也受到重創,艇殼被炸開缺口,無法下潛,最後只得返回基地。
  根據「擾亂」作戰中的經驗教訓,鄧尼茲於6月初再次改變戰術,命令以2至5艘潛艇組成艇群,白天以水面航行狀態結伴通過比斯開灣,一旦遭遇英軍飛機不得下潛,而是各艇聯合組織起對空火力網進行抗擊,夜間則以規定的航速潛航,白天再浮出水面恢復隊形,直至駛出比斯開灣。這徹底改變過去潛艇盡量避免與飛機周旋的戰術,而是直面飛機勇敢對抗,頗有幾分魚死網破的拚搏之氣。此外還經常派出飛機為潛艇提供空中掩護。
  新戰術開始實行後最初效果還不錯,6月初接連有兩個艇群安全通過比斯開灣。但6月12日由5艘潛艇組成的艇群被波蘭第三零七中隊的4架戰鬥機發現,雙方隨即發生了激戰,德軍2艘潛艇遭重創,被迫返航,波軍僅1架飛機被擊傷。6月13日,又一個由5艘潛艇組成的艇群被英軍第二二八中隊的「惠靈頓」飛機發現,經過激烈戰鬥,雙方互有損傷,英軍飛機被擊傷,德軍U-564號潛艇被擊傷,只好在U-185號掩護下返航,次日再次被英機發現,受傷的U-564號潛艇被擊沉,負責掩護的U-185號救起沉沒潛艇的艇員返回基地。
  鄧尼茲敏銳地察覺出新戰術的嚴重後果,儘管可以擊落英軍飛機,但潛艇也面臨著巨大的威脅,畢竟潛艇不是以擊落飛機為目的,而是安全出入大西洋,因此6月17日第三次改變戰術,潛艇在集群通過比斯開灣時,每天水面航行只能限制在發動機充電所需的最小時間——四小時之內,其餘二十小時均必須潛航。
  7月8日,防空潛艇U-441號修復後再次出海,繼續執行餌兵之計,盡可能擊落盟軍反潛飛機。7月12日該艇被英軍第二四八中隊的3架「勇士」戰鬥機發現,英軍這一機群原是負責攻擊在海域上空為德軍潛艇提供空中掩護的德軍容克-88戰鬥轟炸機,並不擔負反潛使命,因此沒有裝備反潛專用的深彈,只能用飛機上的機槍和機關炮掃射。而U-441號艇長哈特曼少校過於相信自己的火力,沒有下令下潛而是命令炮手就位,準備與英機對抗。潛艇雖然擁有很強的對空火力,但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上難以進行精確瞄準射擊,而飛機的掃射異常準確,一陣對射之後,潛艇甲板上的軍官和炮手非死即傷,包括艇長在內共死10人,傷13人,唯一沒有受重傷的軍官是軍醫普法芬格爾少校,他表現非常冷靜,迅速指揮艇員將傷員搶回艙內,然後下令下潛,這才挽救了潛艇。返回基地後,他因此被授予德軍最高榮譽勳章——德意志十字勳章。鄧尼茲也從中明白潛艇即使裝備了強大火力,在同飛機的交火中也難以佔得便宜,因此下令艇群在通過比斯開灣時,只有在別無選擇時才能與飛機交火,而U-441號雖然保留了強大的對空火力,隨後仍恢復了原來的破交作戰使命。
  針對德軍新的戰術,盟軍也隨之於6月下旬起改變了戰術,盟軍的新戰術簡直就是德軍潛艇「狼群戰術」的翻版,具體方法是以7架飛機組成的機群每天三次在德軍潛艇出入大西洋所必經航線上兩個位於菲尼斯特雷角西北的搜索區,代號分別為「步槍隊」和「海參」,進行疏開平行搜索,每架飛機巡邏區域長度不超過185千米,這正是潛艇四小時水面航行加二十小時潛航的最大距離。只要其中1架飛機發現潛艇,便在其上空盤旋並報告基地指揮部,指揮部則立即命令其他飛機或通知水面艦艇趕來支援,實施協同攻擊消滅潛艇。
  萬事開頭難,盟軍新戰術在最初的兩周時間裡並未取得什麼效果,直到7月20日,才有英軍第二二四中隊的1架「解放者」反潛飛機發現並擊傷1艘潛艇,此後盟軍飛機取得的戰果逐漸增加起來。7月30日,英軍第五十三中隊的1架「解放者」飛機發現了德軍一個3艘潛艇組成的艇群正在比斯開灣內以水面狀態航行,隨即一面在目標上空盤旋監視,一面向指揮部報告,在指揮部的指揮調度下,先後有6架飛機趕到,對這3艘潛艇進行了攻擊,擊沉、擊傷潛艇各1艘,另1艘潛艇緊急深潛,企圖以此躲避攻擊。但根據飛機的報告,英軍水面艦艇很快趕來,先用聲納確定潛艇的位置,再用大定深的深彈將其擊沉。
  就這樣盟軍封鎖效果顯著提高,6月共發現潛艇57艘,攻擊26艘,擊沉2艘。7月發現潛艇80艘,擊沉11艘,6艘被擊傷而折返,而盟軍僅損失飛機14架,其中8架是被潛艇擊落,另6架是被德軍戰鬥機擊落的。
  進入8月後,德軍潛艇的損失繼續直線上升,僅8月1日和2日,就有4艘潛艇被擊沉,鄧尼茲無法承受這樣的嚴重損失,只得於8月2日下令比斯開灣港口內的潛艇暫停出海,剛剛出海的6艘潛艇也被緊急召回,4艘返航的潛艇分散行動,只能在夜間浮出水面充電,並盡可能沿西班牙海岸航行,以借助海岸的掩護減少被雷達發現的機率,並在遭到盟軍攻擊後能得到西班牙的援助。這樣盟軍的空中封鎖終於實現了將德軍潛艇封閉在比斯開灣之內的預期目的。而盟軍所實施的空潛戰,尤其是1943年4月至8月初,持續九十七天的封鎖共擊沉潛艇26艘,擊傷17艘,給予德軍潛艇部隊沉重打擊,史稱「比斯開灣潛艇大屠殺」。
  8月2日起,英軍第十九大隊在比斯開灣法國菲尼斯太爾角西北海域開始發起代號「擾亂」的反潛空中戰役,以阻止德軍潛艇使用西班牙海域。德國空軍應海軍的要求,派出了亨克爾-177遠程戰鬥轟炸機,與盟軍爭奪該海域上空的制空權,因此雙方就在比斯開灣上空展開了激烈而又頻繁的空戰,英軍總共損失了17架反潛飛機和6架戰鬥機。
  8月23日起,盟軍又投入了水面艦艇,共1艘巡洋艦和11艘護衛艦,第二批則為2艘驅逐艦和3艘護衛艦,在第十九大隊的空中掩護下,對比斯開灣西班牙海域進行主動的搜潛、反潛作戰,德國空軍於8月25日和28日先後出動道尼爾-217和容克-88戰鬥轟炸機,攻擊盟軍艦艇,重創1艘驅逐艦,擊傷1艘護衛艦,迫使盟軍水面艦艇向西撤退,為德軍潛艇贏得了活動空間。
  在1941年至1945年5月,德國潛艇進出比斯開灣共計2425艘次,被擊沉106艘,盟軍損失飛機約350架。
  盟國水面艦艇也參加了比斯開灣封鎖,1943年6月擊沉德軍潛艇2艘,1943年7月擊沉3艘,1944年6月擊沉4艘,1944年7月擊沉7艘、重創3艘。
  盟軍潛艇在封鎖作戰中損失大,效果小,有些得不償失。取得的戰績只有1艘潛艇,卻付出了3艘潛艇的代價。
  儘管比斯開灣海水較深,水雷難以發揮作用,但盟軍還是將佈雷作為封鎖比斯開灣的一項重要措施,佈雷的主要兵力是航空兵,1941年7月至1942年6月,共布設水雷約4000枚;1942年9月起加大了佈雷力度,平均每月佈雷約1000枚;1943年7月主要對比斯開灣各港口進行佈雷封鎖,平均每月佈雷約500枚。此外盟軍水面艦艇和潛艇也曾多次進行佈雷作業,共佈雷約3500枚。由於德軍在比斯開灣沿岸部署有不少雷達站,能及時發現盟軍的佈雷飛機,並經常出動掃雷艦艇清掃航道,德軍潛艇損失很小,觸雷沉沒的僅有6艘。
  戰爭中,德軍潛艇在比斯開灣內共損失潛艇76艘,占德軍在戰爭中損失潛艇總數的9。8%,其中1940年和1941年各損失1艘,1942年損失7艘,1943年最多達39艘,1944年損失28艘。在所有損失的潛艇中被航空兵擊沉的有54艘,占損失總數的71%;被水面艦艇擊沉的有7艘,占總數的9。2%;觸雷沉沒的有6艘,占總數的7。9%;被潛艇擊沉的只有1艘;因傷勢太重而自沉的有3艘,還有3艘則是因碰撞等其他原因沉沒的。從中也可以看出,航空兵對潛艇的威脅之巨,而建立如此輝煌戰績的航空兵部隊,主要是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九大隊。
  德軍損失的76艘潛艇中,51艘是在1943年5月至8月和1944年6月至8月這七個月裡損失的,尤其是1943年7月一個月就達13艘,也反映出盟軍的封鎖效果很不均衡。
  正因為比斯開灣對於大西洋航線極其重要的戰略影響,盟軍除投入各種兵力對潛艇所進出的航道進行封鎖外,還對比斯開灣內潛艇基地進行了大規模轟炸,1941年8月至年底,英軍出動飛機851架次,投擲爆破彈1175噸,燃燒彈10噸,損失飛機11架,由於德軍建有堅固的潛艇洞庫,沒有取得任何戰果。1943年1月後,根據英美首腦會議指示,進一步擴大了對潛艇基地的轟炸規模,從1月至5月,共出動飛機3568架次,投擲爆破彈5429噸,燃燒彈3704噸,損失飛機88架,仍未有戰果。這也是盟軍所有反潛措施中損失大而效果最小的一項。

  第十四章  1943年6月至12月
  1943年5月31日,鄧尼茲前往柏林晉見希特勒,向元首匯報了潛艇戰極其不利的局面,由於盟軍空中力量的急劇增強和新式定位儀器的大量使用,潛艇面臨著極大的危險,希望能在技術條件解決後再恢復在大西洋的破交戰,但希特勒認為絕不允許放棄潛艇戰,因為即使進行戰略防禦,潛艇在大西洋上的活動也要比在歐洲沿岸進行被動防禦要好,而且潛艇戰牽制了盟國大量的兵力兵器,一旦放棄潛艇戰,盟軍用於護航的大量兵力兵器被轉用於其他任何地方,那都將是難以想像的。因此鄧尼茲決定不惜巨大犧牲,繼續進行潛艇戰,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損失,他下令潛艇主要在盟國防禦比較薄弱的中大西洋亞速爾群島海域活動,等待合適的時機再重返北大西洋。
  這一決定給了美國海軍大西洋艦隊總司令英格索爾上將指揮的反潛艦隊一展身手的大好時機,以「博格」、「卡德」、「科爾」、「桑提」等護航航母為核心的反潛艦隊,充分展示了航母及艦載機的威力,沉重打擊了德軍潛艇。
  而6月在北大西洋,沒有一支船隊遭到攻擊。
  6月3日,「博格」號首開記錄,在為GUS-7A船隊護航時,一舉擊沉U-217號潛艇和U-118號補給潛艇。
  6月9日,為了繼續實施潛艇戰,牽制盟軍的護航力量,鄧尼茲挑選了9艘戰鬥潛艇和2艘補給潛艇,組成艇群前往同盟國護航力量薄弱的印度洋,至年底,這些潛艇在阿拉伯海和印度洋上與日軍潛艇並肩作戰,總共擊沉了57艘運輸船,合計33。7萬噸,成為德軍潛艇退出大西洋海域之後的又一亮點,但印度洋上的海上運輸相對於大西洋而言,無論數量,還是戰略地位,都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7月德軍潛艇開始裝備代號為「鸕茲」的音響自導魚雷,這是德軍潛艇的殺手鑭,能自動追蹤船隻發動機的聲音進行攻擊,可惜由於產量較少,出擊的潛艇一般每艘只能配備4條。德軍專門將其用於攻擊盟軍船隊中的護航軍艦,然後利用船隊警戒圈因護航軍艦被擊沉擊傷所造成的缺口,再使用普通魚雷攻擊運輸船。而美軍艦載機也開始使用新型的「菲德」音響自導魚雷,首次投入實戰就創造了驕人的戰績,一舉擊沉潛艇4艘!
  給予潛艇沉重打擊的由飛機空投的音響自導魚雷7月是德軍潛艇損失最慘重的月份,不僅是在比斯開灣空潛戰中,而且在中大西洋亞速爾群島附近海域,美軍航母艦載機竟連續擊沉7艘潛艇。至8月,美軍反潛艦隊總共擊沉潛艇15艘,其中8艘是「奶牛」補給潛艇,擊沉1艘補給潛艇的意義要遠遠大於擊沉1艘戰鬥潛艇,因為1艘補給潛艇能夠延長戰鬥潛艇的作戰時間,對於遠離基地的中大西洋,具有更為重要的意義,所以非常有效打擊了德軍潛艇對中大西洋海上運輸的破交作戰,並大大降低了德軍潛艇在加勒比海、南大西洋甚至印度洋上的戰果。
  在中大西洋上,建立殊勳的王牌戰艦是美軍的「卡德」號護航航母,該艦的艦載機大隊共擊沉4艘潛艇,其中2艘補給潛艇。
  同時1943年的7月,美國不斷增長的造船能力已經使同盟國新建造船隻噸位超過了被擊沉船隻的噸位,鄧尼茲噸位戰的如意算盤已經化為泡影。
  6月至8月,德軍潛艇共擊沉同盟國運輸船58艘,其中一半是在非洲南部好望角海域和印度洋上取得的,德軍損失潛艇79艘,其中被飛機擊沉的58艘,占73。4%。
  8月起德軍潛艇陸續開始裝備「哈格努克」雷達接受裝置、音響自導魚雷、氣泡誘餌發生器和高炮,其中鄧尼茲還加緊了新潛艇建造,採取艇體分段建造法,以提高潛艇建造的速度。此外,他還對戰爭態勢和潛艇戰術進行了研究分析,決定繼續實施對同盟國海上運輸線的破交作戰,以牽制盟軍大量的兵力兵器,並及時瞭解盟軍反潛裝備和戰術手段的變化。他將潛艇戰轉敗為勝的希望寄予新型潛艇的建造和實戰使用。
  隨著這些措施的落實,使得鄧尼茲覺得有了重返大西洋的底氣,遂於8月底逐漸放寬了禁止進入大西洋的命令。
  9月初,先後有兩批各13艘潛艇,分別從德國、法國和挪威的基地出航,其中從比斯開灣出發的潛艇除了充電外,一直都是沿著西班牙海岸潛航,以避免盟軍的打擊。
  9月16日,由16艘潛艇組成的「拉頓」艇群在北大西洋展開,準備投入破交作戰。
  9月18日,從英國開往美國的ONS-18船隊和ON-202船隊駛近「拉頓」艇群所在海域,英國海軍部對此已經有所察覺,因此命令這兩個船隊航線稍向西北改變,企圖規避德軍潛艇的截殺。
  9月19日,鄧尼茲下令潛艇再次進入大西洋。當天從冰島起飛的盟軍「解放者」反潛飛機為ONS-18船隊提供了可靠的保護,並擊沉了U-341號潛艇。入夜後有2艘潛艇對該船隊進行了攻擊,1艘英軍驅逐艦因所發射的「刺蝟彈」過早爆炸而遭到重創。同時加拿大海軍派出了2艘驅逐艦和4艘護衛艦前來加強船隊的護航。
  9月20日,德軍潛艇發現了ON-202船隊,U-270號隨即實施了攻擊,用音響自導魚雷擊傷了「拉根」號護衛艦,U-238乘機突破船隊的警戒圈,一連擊沉2艘運輸船。U-338號潛艇正想投入攻擊,卻被擔負空中掩護的「解放者」飛機發現,當即發射「菲德」音響自導魚雷將其擊沉。當晚,ONS-18船隊和ON-202船隊會合,但由於反潛飛機因燃料耗盡而相繼離開,給了德軍潛艇以可乘之機,使用音響自導魚雷接連擊沉2艘護航軍艦。
  9月22日,晴朗的天氣正是空中巡邏的反潛飛機大展身手的有利條件,「解放者」飛機發現並重創2艘德軍潛艇,伴隨ON-18船隊的「麥卡爾平」號護航航母所搭載的艦載機也不時起飛,為船隊提供空中掩護,雖然沒有取得擊沉擊傷潛艇的戰績,卻一再迫使潛艇下潛,無法實施攻擊。但德軍潛艇仍如幽靈般的頑強追蹤著船隊,保持了與船隊的接觸,企圖尋找戰機實施攻擊。
  9月23日凌晨,終於有數艘潛艇突破了船隊的警戒圈,先後擊沉1艘護衛艦和4艘運輸船。天亮後,盟軍加強了空中掩護,岸基反潛飛機和護航航母艦載機密切協同,有效壓制了德軍潛艇,終於迫使所有潛艇長時間下潛,從而使船隊得以徹底擺脫潛艇的追蹤。
  此次破交作戰,是德軍潛艇重返大西洋後的第一仗,盟軍共損失6艘運輸船(計3。6萬噸)和3艘護航軍艦,同盟國損失的運輸船都是在夜間沒有空中掩護的情況下被擊沉的,而損失的護航軍艦都是被德軍新型武器音響自導魚雷擊沉的。德軍潛艇則被擊沉3艘,擊傷3艘。
  針對德軍潛艇的音響自導魚雷,盟軍迅速採取措施,緊急裝備了「福克瑟」噪音發生器,這種裝置是用繩索拖在船隻後面,能夠發出很大的聲音,吸引音響自導魚雷,使軍艦免受損失。
  由於德軍潛艇在上報9月戰果中有些誇大,令鄧尼茲信心倍增,特別是對音響自導魚雷寄予了很大希望,進入10月後再次調集潛艇於北大西洋,準備依靠音響自導魚雷重新奪回破交戰的主動。
  1943年秋季,美國巨大的造船工業能力逐漸開始顯示出來,標準萬噸級的運輸船被冠以「自由輪」和「勝利輪」的美名,開始成批生產,尤其是凱澤造船廠採用預制件生產線技術進行流水線生產,船廠的總裝車間裡,數以千計的鉚工不分晝夜輪班工作,將預制生產出的船隻部件鉚在一起。在「天才的美國造船工人」奇跡般努力下,萬噸輪建造速度從年初的六個月,逐步縮短到5月的不到三個月,再到9月的四個星期,直到10月間「羅伯特。皮爾裡」號萬噸輪僅僅四天零十五小時就建成下水,下水時甚至連船身的油漆都沒幹,創造了造船工業的神話!這一造船記錄直至今日從未被打破!就這樣,鄧尼茲擊沉運輸船的噸位大於同盟國新建運輸船的噸位來決定戰爭勝利的企圖終於成為泡影。
  10月初盟軍兩支護航船隊先後改變航線,避開了潛艇的巡邏線。第三個船隊擁有強大的空中掩護,德軍潛艇不但沒有取得任何戰果,反而損失了U-279號和U-389號潛艇。第四個船隊是SC-143船隊,該船隊編有30艘運輸船,由包括1艘護航航母在內的10艘軍艦護航,船隊附近還有4艘驅逐艦可隨時提供支援。
  10月6日,德軍遠程偵察機發現該船隊,鄧尼茲立即命令正在北大西洋活動的「羅斯巴赫」艇群前往截擊。
  10月7日,U-448號潛艇發現船隊,當晚就有8艘潛艇先後趕到,與船隊保持接觸,但遭到護航軍艦有效壓制,沒能突破船隊警戒圈。
  10月8日凌晨,U-378號潛艇用音響自導魚雷擊沉波蘭驅逐艦「奧坎」號。天亮後,與船隊同行的「拉帕納」號護航航母起飛「劍魚」反潛飛機和從冰島起飛的「解放者」反潛飛機協同作戰,擊沉了2艘潛艇,擊傷1艘潛艇,並徹底粉碎了德軍潛艇攻擊船隊的企圖。下午德軍派出了BV-222水上飛機以引導潛艇攻擊,但仍毫無收穫。黃昏時分,「桑德蘭」岸基反潛飛機又擊沉了U-610號潛艇。入夜後,盟軍首次在夜間出動裝備利式探照燈的「解放者」反潛飛機為橫渡大西洋的船隊提供空中掩護,使船隊在夜間得到了有效保護,可惜由於受續航力的限制,天亮前就不得不返航,德軍U-645號潛艇乘機利用拂曉前空中掩護短暫中斷的時候發起攻擊,擊沉1艘運輸船。隨後德軍潛艇便停止了攻擊。
  此次破交戰,德軍擊沉驅逐艦、運輸船各1艘,卻付出了3艘潛艇被擊沉,1艘被擊傷的巨大代價。
  劍魚艦載反潛飛機10月8日,葡萄牙同意同盟國使用在亞速爾群島的兩個機場。10月19日首批岸基遠程反潛飛機就轉場到來,原先空中護航力量最薄弱的中大西洋也開始得到充分的空中掩護。從此以後,同盟國的岸基航空兵空中掩護遍及整個大西洋,因此北大西洋的空中掩護進一步鞏固完善。
  10月15日,德軍「施利芬」艇群的U-844號潛艇發現了ON-206護航船隊,該船隊是從英國開往美國的,編有65艘運輸船,由2艘驅逐艦和2艘護衛艦護航,並在必要時還能得到2艘驅逐艦和3艘護衛艦的支援。
  10月16日,U-964號潛艇發現了ON-206船隊附近的ONS-20護航船隊,該船隊編有52艘運輸船,由5艘驅逐艦保護。
  為了集中最大的兵力對這兩支船隊實施集群攻擊,鄧尼茲命令附近的所有潛艇必須迅速、果斷接近船隊,為了迅速加入戰鬥,鄧尼茲特別指示必須以水面航行趕赴戰場,如果遭遇飛機則用甲板上的高射炮進行抗擊。結果在潛艇接近船隊時,多艘潛艇與盟軍反潛飛機發生了激戰,3艘潛艇被擊沉,盟軍被擊落、擊傷「解放者」飛機各1架。只有U-426號潛艇於傍晚前後趕到了ONS-20船隊所在海域,並實施攻擊,擊沉1艘運輸船。鑒於ONS-20船隊所面臨的巨大威脅,原來為ON-206船隊提供支援的B7護航大隊2艘驅逐艦和3艘護衛艦奉命前往支援ONS-20船隊,在這批護航軍艦趕赴ONS-20船隊途中,發現並擊沉了德軍U-631號潛艇。當晚在ONS-20船隊附近的6艘德軍潛艇均被護航軍艦驅走,失去了與船隊的接觸,因此船隊在夜間未受損失。
  10月17日,U-309號潛艇再次發現ONS-20船隊,根據U-309號的報告,鄧尼茲命令「施利芬」艇群尚存的12艘潛艇繼續對船隊實施攻擊,但在盟軍強大的空中掩護下,先後有9艘潛艇遭到反潛飛機攻擊,被擊沉1艘,擊傷2艘,盟軍僅損失1架「桑德蘭」飛機。不久護航軍艦採取英國海軍上校威卡發明的新戰術,即兩艦協同攻擊,兩艦排成縱列,二號艦用聲納確定潛艇準確位置和速度,然後引導一號艦到達潛艇垂直上方,實施深彈攻擊。這種戰術能避免單艘艦在對潛攻擊時聲納探測的盲區,從而大大提高深彈攻擊的準確率。新戰術果然一舉奏效,擊沉了U-841號潛艇。德軍這才停止了攻擊。
  此次破交戰,德軍攻擊了兩支護航船隊,僅擊沉了1艘運輸船,卻被擊沉6艘潛艇。
  由於護航軍艦反潛新戰術的推廣,德軍潛艇被水面艦艇擊沉擊傷的數量大為增加,9月和10月至少有25艘潛艇被水面艦艇擊沉。
  10月24日起部署在北大西洋上的24艘潛艇組成的「西格弗裡德」艇群(後增至31艘),先後對橫渡大西洋的盟軍HX-262、ON-207、SC-145、ON-208、HX-263、ONS-21和HX-264等七支船隊進行了攻擊,但盟軍空中掩護力量的日益增強,以及水面艦艇和飛機協同逐漸密切默契,德軍潛艇不但未獲巨大戰果,僅擊沉2艘運輸船和2艘軍艦,擊落2架反潛飛機,反而損失慘重,先後有9艘潛艇被擊沉,這些都毫無疑問地說明,德軍潛艇的「狼群作戰」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
  10月下旬部署在直布羅陀航線上的德軍由8艘潛艇組成的「席爾」艇群,接到德軍FW-200偵察機發現船隊的情報,這是由兩支護航船隊合併而成的開往英國龐大船隊,共編有60艘運輸船,由7艘護航軍艦掩護。「席爾」艇群迅速前往截擊,31日U-262號潛艇擊沉了1艘運輸船,但U-306號潛艇被擊沉,U-441號被擊傷。從盟軍空中掩護的密度和強度,鄧尼茲準確判斷出盟軍已開始使用亞速爾群島的機場,這樣盟軍船隊將會得到強大的空中掩護,鄧尼茲只得命令停止攻擊。
  10月間德軍兩艘補給潛艇U-422號和U-220號先後被美軍護航航母「卡德」號和「希洛克島」號擊沉,這樣德軍只剩下U-488號一艘補給潛艇來為游弋在廣闊海域的戰鬥潛艇提供海上補給。鄧尼茲不願再損失這艘寶貴的補給潛艇,特意將其從比較危險的海域調到稍稍安全的非洲沿岸海域。
  9月和10月,同盟國64支橫渡大西洋的護航船隊2468艘運輸船中總共只損失了9艘運輸船。
  鄧尼茲鑒於集群作戰損失太大,被迫於10月下旬,決定徹底放棄艇群作戰,改為單艇作戰。此時鄧尼茲所要考慮的不再是如何擊沉同盟國運輸船,而是潛艇的生存。此時盟軍強大的岸基航空兵,反潛飛機數量已達3000架以上,平均每一艘德軍潛艇將要對抗二三十架飛機,而且岸基航空兵已在冰島、愛爾蘭、紐芬蘭、百慕大群島、格陵蘭島和亞速爾群島等地建立起完善的基地網,加上護航航母的艦載機,空中掩護幾乎覆蓋整個大西洋航線,再加上護航航母的艦載機和水面艦艇所組成的攻擊性反潛特混艦隊,以及在比斯開灣的封鎖,有效挫敗了德軍的「狼群作戰」,同盟國的船隊終於可以在大西洋上安全航行。
  11月和12月,德軍潛艇總共只擊沉13艘運輸船,計7。1萬噸,而損失的潛艇則高達16艘。這一戰績與1943年3月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1943年是大西洋反潛戰關鍵性的轉折之年,從年初德軍潛艇的輝煌勝利,到年底德軍潛艇的日落西山,對於同盟國而言,黎明前最黑暗的艱苦時期已經過去,勝利的曙光已經來臨!全年,同盟國損失運輸船466艘,約220。3萬噸,尚不及1942年的一半!德軍損失潛艇則高達237艘。而且德軍被迫放棄了潛艇集群攻擊戰術,使同盟國能夠從下半年起,比較安全地將大量的人員、裝備和物資橫渡大西洋,運到英國。這些人員、裝備和物資,正是為1944年6月盟軍實施開闢第二戰場的諾曼底登陸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要是無法保障橫渡大西洋的運輸船隊航行安全,諾曼底戰役的準備就無法及時完成,而諾曼底戰役如果推遲發動,德國就會利用這一喘息之機,加強防禦準備,那時這一決定戰爭命運的登陸戰役勝負就難以預料。可以說,大西洋航線護航戰的勝負,對於戰爭的勝負,是具有決定意義的。

  第十五章  1944年
  進入1944年,德軍潛艇的作戰越來越困難。
  1月中旬,鄧尼茲在北起蘇格蘭以西費洛斯群島,南至法國布列塔尼半島西端的布勒斯特廣闊海域上部署了20餘艘潛艇,以50千米間隔形成巡邏線。但由於盟軍反潛飛機的巨大威脅,這些潛艇只能長時間潛航,發現船隊的任務就只能交給空軍的偵察機了,可惜空軍飛行員缺乏海空搜索和跟蹤監視的專項訓練,幾次發現了船隊,卻不能進行有效的監視,因此潛艇的攻擊效率大為降低。
  1月26日和27日,德軍容克-290偵察機多次發現在北大西洋上的OS-66和KMS-40船隊,鄧尼茲集中了20艘潛艇,躊躇滿志地準備大幹一場。
  1月28日,盟軍對德軍潛艇的集結有所察覺,為了保障船隊安全,命令岸防航空兵第十九大隊在第八十九大隊的配合下全力對兩支船隊航線附近海域實施大規模反潛作戰,反潛飛機攻擊了多艘潛艇並擊沉了U-271號和U-571號2艘潛艇。
  鑒於盟軍強大的空中掩護力量,鄧尼茲被迫於1月29日下令停止了對船隊攻擊,將這些潛艇召回法國,以便就近再投入新的戰鬥。
  1月底,盟軍派出由2艘護航航母和5艘護衛艦編成的英軍第二支援大隊,前去支援在愛爾蘭以西海域航行的同盟國船隊。
  1月31日,該大隊就在愛爾蘭以西海域擊沉U-592號潛艇。
  2月3日,德軍在愛爾蘭以西海域共集結了28艘潛艇。
  2月6日,德軍容克-290偵察機在亞速爾群島以北海域發現了合併在一起的SL-147和MKS-38船隊,該船隊由1艘驅逐艦、7艘護衛艦和1艘武裝反潛拖網漁船護航。
  2月8日,1艘護衛艦發現了U-762號潛艇,隨即與其他兩艘護衛艦實施協同攻擊,將其一舉擊沉。
  2月9日,德軍U-238號和U-734號潛艇在接近船隊過程中被護航軍艦發現並擊沉。
  2月10日,由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五大隊掩護的ON-223護航船隊遭遇德軍潛艇,德軍U-283號和U-545號潛艇以艇上的高射炮與英軍飛機對抗,雖然擊落兩架「惠靈頓」反潛飛機,但都被英軍飛機和水面艦艇擊沉。
  2月12日,德軍7架亨克爾-177轟炸機和3艘潛艇攻擊了OS-67和KMS-41船隊,伴隨船隊航行的「追蹤者」護航航母的艦載機全力迎戰,擊落德軍2架飛機,並擊退了德軍潛艇,使船隊無一損失。
  2月13日,鄧尼茲為了避免潛艇的損失,下令轉移到更遠的西方海域活動。
  2月14日至16日,德軍多架偵察機發現在北海航行的同盟國多支船隊,憑借岸基航空兵的強大掩護,船隊安全通過了德軍代號「刺蝟」艇群組成的潛艇巡邏線。
  2月17日,為確保船隊安全,盟軍出動第二、第十支援大隊和B7護航大隊加強在北海航行的船隊護航力量。當天黃昏,鄧尼茲根據偵察機的報告,將附近海域活動的21艘潛艇組成代號為「鯊魚」的艇群,準備投入攻擊。但盟軍通過無線電偵聽和破譯,察覺了德軍潛艇的活動,隨即通知船隊改變航向,以規避德軍潛艇新的巡邏線。但德軍無線電偵聽同樣也發現了船隊的規避行動,先後出動10架偵察機進行大面積空中搜索,其中1架被盟軍戰鬥機擊落,但終於有3架發現了船隊。
  2月18日,接到偵察機報告後德軍潛艇全速趕來,重新調整巡邏線部署。當晚,船隊闖入潛艇巡邏線,護航軍艦與德軍潛艇發生激戰,有3艘潛艇向護航軍艦發射了音響自導魚雷,只擊傷了1艘護衛艦,該艦後在拖回基地途中沉沒。而盟軍護航軍艦則擊沉了3艘潛艇,其中U-264號潛艇是德軍第一艘裝有通氣管的潛艇。
  為潛艇裝備通氣管實際上是一種過渡措施,鄧尼茲正在全力組織建造代號為「瓦爾特」的Z1型潛艇,這種潛艇排水量達1600噸,採用瓦爾特教授發明的新型發動機,並採取流線型艇體使水下航速更是達到創記錄的14節,而且蓄電池能量比現有潛艇增加了一倍多,能長時間在水下高速航行,因此可以輕而易舉地從水下超越船隊,在船隊航線前方實施攻擊,並能依靠優異的水下安靜性能擺脫護航軍艦和飛機的打擊。儘管這種新型潛艇的研製生產工作從1943年下半年就已開始,但由於盟軍戰略航空兵對研製單位和潛艇建造廠的猛烈轟炸,新潛艇的建造工程遭到了極大的阻礙,批量投產至少要到1945年才能實現,為了在這種新潛艇投產服役之前還能有效進行潛艇戰,鄧尼茲只好採取折衷方案,為潛艇裝上通氣管,所謂通氣管實際是個進氣管,通過這一管道使潛艇在下潛狀態仍可補充新鮮空氣,從而使潛艇即使是在潛航狀態柴油主機仍能正常工作,這徹底改變了以往潛艇在潛航時只能由電動機提供動力的情況,由於使用電動機時蓄電池能量消耗很快,而蓄電池充電又必須由柴油機提供動力,潛艇就勢必要浮出海面進行充電。使用通氣管後就可以大大減少上浮充電的時間,使之能最大限度潛在水下,躲避盟軍飛機的打擊。如此一來,潛艇的損失是下降了,但由於長時間在水下航行,潛艇也就難以發現船隊,更談不上擊沉運輸船。為解決這一難題,鄧尼茲於2月26日晉見希特勒,要求增加偵察機,並加緊Z1型潛艇的生產。
  鄧尼茲還下令潛艇轉移至距離海岸1300千米的縱深海域,採取分散攻擊戰術實施破交作戰。
  2月下旬,鄧尼茲將在北大西洋上活動的潛艇重新進行調整,在愛爾蘭以西海域部署由16艘潛艇組成代號為「普羅森」艇群,在愛爾蘭以南部署3艘潛艇,在冰島附近海域部署1艘潛艇,另以3艘潛艇負責預報大西洋的天氣情況。
  2月24日,SC-135船隊的護航軍艦擊沉了返航的U-257號潛艇。
  2月25日,在愛爾蘭以西海域活動的盟軍第一支援大隊6艘驅逐艦,積極開展搜潛、反潛行動,與正在該海域的德軍潛艇展開了戰鬥,先後擊沉U-91和U-358號潛艇,而U-358號在被擊沉前用音響自導魚雷擊沉1艘驅逐艦。
  3月1日,以「布洛克島」號護航航母為核心的美軍反潛特混艦隊在亞速爾群島以北海域擊沉兩艘潛艇。
  3月2日,德軍U-744號潛艇在比斯開灣以西擊沉了盟軍1艘坦克登陸艦。但隨後就被盟軍水面艦艇擊沉。
  3月初,在愛爾蘭以西海域活動的「普羅森」艇群增加到24艘潛艇,並於3月9日先後攻擊了兩支船隊,擊沉驅逐艦和護衛艦各1艘。
  3月10日,U-845號潛艇剛報告發現一支護航船隊,就被船隊的護航軍艦發現並擊沉。數艘潛艇聞訊趕往攻擊,U-741號遭到了負責空中掩護的加拿大空軍「桑德蘭」反潛飛機連續三十小時的攻擊,德軍潛艇部隊曾經引以為豪的高昂士氣已經一去不返,U-741號的艇員竟自動放棄潛艇逃生。德軍另兩艘潛艇則密切配合,頑強抗擊盟軍飛機攻擊,擊落了1架盟軍「惠靈頓」飛機。
  3月12日,岸基航空兵有效掩護了正在大西洋航行的船隊,U-311號擊落了1架英軍反潛飛機,但U-575號潛艇則遭到了英軍「惠靈頓」反潛飛機和美軍以「博格」護航航母為核心的反潛特混艦隊的協同攻擊,雖然U-575奮力抗擊,擊落了1架航母「復仇者」艦載機後仍避免不了被擊沉的厄運。
  3月14日,盟軍第二支援大隊的護衛艦在「文德克斯」護航航母艦載機協同下,擊沉U-653號潛艇。
  3月17日,盟軍CU-17船隊遭到德軍潛艇的攻擊,護航軍艦擊傷1艘潛艇,但船隊中1艘油船被德軍潛艇擊沉。
  此後,鄧尼茲意識到在大西洋上繼續實施集群攻擊,只能遭到更大損失,於3月22日下令解散「普羅森」艇群,進行單艇遊獵作戰。
  1944年的最初三個月中,盟軍橫渡大西洋的105支船隊3360艘運輸船,只有3艘被潛艇擊沉,而德軍則付出了36艘潛艇被擊沉的慘重損失。鄧尼茲因此下令取消了對橫渡大西洋船隊的攻擊。
  4月,由於盟軍為即將開始的諾曼底登陸創造條件,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略欺騙和佯動,德軍統帥部為盟軍這一系列戰略欺騙和佯動所迷惑,命令潛艇部隊全力投入反登陸,鄧尼茲因此以40艘潛艇組成一個艇群在英吉利海峽的法國沿岸展開,企圖阻止盟軍的登陸。
  儘管4月中,德軍潛艇集中精力於反登陸,未能全力投入於破交作戰,仍有6艘潛艇被擊沉,其中2艘是被美軍「瓜達爾卡納爾」號護航航母和5艘驅逐艦組成的第三大隊擊沉的。
  5月初,在大西洋上活動的德軍潛艇只有區區5艘,不久其中的2艘也遭到擊沉的命運。
  5月16日至31日,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八大隊對德軍從挪威進入大西洋的潛艇發動了空中反潛戰。英軍投入了「卡塔林那」、「桑德蘭」和「解放者」等多種型號的反潛飛機,先後發現德軍潛艇22艘次,攻擊13次,擊沉4艘潛艇,迫使2艘潛艇折返出發基地。
  此外,U-476號在與英機的對抗中擊落了1架「桑德蘭」飛機,但潛艇也遭到重創,後終因傷勢太重而由U-990號潛艇擊沉。而U-990號潛艇不久也在特隆赫姆附近被盟軍飛機擊沉。
  在第十八大隊進行空中反潛戰的期間,德軍只有8艘潛艇進入大西洋。
  5月底,德軍在美國海岸只部署了2艘潛艇,在非洲沿海也不過2艘,潛艇數量已經下降到最低,而且都只在為生存而奮鬥,根本談不上取得什麼戰績。鄧尼茲在大西洋上部署了3艘潛艇,而且都只是負責報告天氣預報,在比斯開灣各港口集結了約70艘潛艇,準備用於抗擊盟軍即將在法國的登陸。
  5月29日,美軍「布洛克島」號護航航母和5艘驅逐艦組成的第二十二反潛艦隊第一大隊與德軍U-549號潛艇遭遇,U-549號搶先對「布洛克島」號航母實施攻擊,航母被3條魚雷命中,很快傾覆沉沒,還有1艘驅逐艦也被潛艇發射的音響自導魚雷擊傷。但隨後U-549號潛艇就被另2艘驅逐艦擊沉。
  由於「布洛克島」號航母被擊沉,第一大隊奉命返航,其原先的反潛使命由以「瓜達爾卡納爾」號護航航母和5艘驅逐艦組成的第三大隊接替。
  6月1日,鄧尼茲下令不准沒有裝備通氣管的潛艇進入大西洋活動,以減少越來越多的潛艇損失。
  6月3日,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八大隊繼5月發動針對挪威海域德軍潛艇的首次空中戰役後,再度發起空中反潛戰役,目的是盡可能阻止德軍潛艇從挪威海域進入英吉利海峽,參戰兵力有英國空軍第八十六中隊、第二零六中隊、第二一零中隊、第三三三中隊和加拿大空軍第一六二中隊,機型有「卡塔林那」、「解放者」、「英俊戰士」等,至7月先後擊沉德軍潛艇10艘,擊傷7艘,有力配合了諾曼底登陸。
  6月4日,第三大隊的「查特林」號驅逐艦聲納發現了德軍U-505號潛艇,第三大隊司令加勒裡海軍上校立即命令2艘驅逐艦前去支援,而「瓜達爾卡納爾」號航母則轉向西行,2架「野貓」戰鬥機緊急起飛。「野貓」戰鬥機趕到發現潛艇海域,很快清楚看到潛艇在水中的輪廓,戰鬥機立即向潛艇射擊以便為驅逐艦指示目標,「查特林」號衝過來,一口氣投下12顆淺定深深彈,水柱沖天而起,海水劇烈翻騰,近在咫尺的猛烈爆炸使潛艇遭到嚴重損傷,艇長蘭格上尉只得下令上浮,就在深彈攻擊六分鐘多後,潛艇在距離「查特林」號驅逐艦約640米處浮出水面,潛艇指揮塔台和艇首出入艙口打開,艇員蜂擁而出爭相逃命,「查特林」號和剛趕到的另2艘驅逐艦不等命令,就紛紛開火,空中的「野貓」戰鬥機也開始射擊,密集的炮火連連命中潛艇,艇長蘭格等多人傷亡,其餘艇員不等放下救生下艇就紛紛跳海,潛艇舵機受損,失去控制在海面打起轉來,當艇首指向「查特林」號驅逐艦時,艦長諾克斯少校以為潛艇要發射魚雷進行垂死掙扎,急忙下令發射魚雷,沒有命中。大隊司令加勒裡上校意識到有俘獲潛艇的可能,連忙命令不准隨意射擊,爭取俘獲這艘潛艇。「皮爾斯伯裡」號驅逐艦的艦長霍爾中校立即下令停止射擊,並命令早已做好準備的接舷小組出發,艾伯特。大衛上尉帶領著8人小組乘著摩托艇衝向潛艇,當接舷小組登上潛艇時,艇上的德軍官兵已經幾乎全部棄艇,接舷小組順利進入潛艇,迅速關閉剛剛打開的通海閥門。通常德軍潛艇艇長在下令棄艇時會採取炸艇措施,但安放在潛艇內的14包炸藥根本沒有點燃引信!就這樣,U-505號和沒有來得及破壞的密碼機、密碼本、航海日誌和其他秘密文件一齊成為美國海軍的俘虜。
  「皮爾斯伯裡」號驅逐艦隨即靠上來,準備拖帶潛艇,不料失去控制的潛艇的首部水平舵竟一頭扎進驅逐艦的艦體,「皮爾斯伯裡」號驅逐艦被戳出一個大洞,只好放棄拖帶企圖。「瓜達爾卡納爾」號護航航母靠了過來,拖帶潛艇前往最近的百慕大基地。
  6月19日,U-505號被拖到了百慕大,這是美國海軍1812年以來第一艘俘獲的敵方潛艇,也是在二戰中俘獲的唯一一艘德軍潛艇。
  這次戰鬥的勝利,使盟軍不僅掌握了德軍潛艇性能,還得到了德軍列為最高機密的密碼機和密碼本,極大便利盟軍情報機關的密碼破譯工作,對此,鄧尼茲一無所知,也就沒有及時採取諸如改變密碼等應對措施,這對於德軍潛艇日益困難的局面,無疑於雪上加霜!
  而在6月間最重要的戰事就是盟軍於6月6日發起的諾曼底登陸,因為盟軍所進行的卓有成效的戰略欺騙和佯動,德軍統帥部完全被盟軍刻意佈置的假象迷惑,不僅沒有及時判明盟軍登陸時間、地點,而且在盟軍登陸已經獲得初步成功之後仍認為諾曼底登陸不過是佯攻,加萊才是盟軍登陸的主攻地點,因此德軍最具戰鬥力的裝甲部隊主力始終按兵不動,靜待在加萊的登陸。而對諾曼底的反擊,德軍投入的地面部隊數量既少,又受到盟軍強大航空兵的壓制,難以發揮作用。德國海軍實力本來就小,用於反登陸的只有少數如驅逐艦、魚雷艇等輕型艦艇,作為德國海軍驕子的潛艇部隊義不容辭地承擔起抗登陸的主角:登陸當天,鄧尼茲就從布勒斯特派出17艘潛艇、從聖納澤爾出航14艘、從拉帕利斯出動4艘、加上從洛里昂出發的1艘,總計36艘潛艇,組成「農夫」艇群。盟軍對此早有準備,6月初在英吉利海峽和比斯開灣展開的反潛兵力有: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九大隊、英軍西部海防區所轄的3艘護航航母和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九支援大隊、英軍普利茅斯海防區所轄的第十一、第十二和第十四支援大隊等部,各型飛機約350架,水面艦艇有護航航母3艘、驅逐艦37艘、護衛艦18艘。其中西部海防區所轄艦艇在英吉利海峽西側和比斯開灣展開,普利茅斯海防區所轄的艦艇則負責封鎖英吉利海峽的入口。
  英軍第十九大隊司令布賴安貝克少將根據詹姆斯。佩裡中尉提出的「軟木塞」空中巡邏方案,組織空中反潛巡邏。該方案將巡邏海域劃分為十二個分區,每個分區周長相當於一架飛機30分鐘或60分鐘的航程,如果是60分鐘的航程,就以2架飛機以30分鐘的間隔繞分區飛行,這樣320架飛機輪番出動的話,每30分鐘就可以將面積2萬平方海裡(約合3。7萬平方千米)的海域搜索一遍。為了檢驗這一方案的可行性,英軍還曾在愛爾蘭以南海域組織過一次模擬演練,以「海盜」號潛艇模擬德軍潛艇,結果在長達28小時的航行中,「海盜」號在反潛飛機的搜索下,只有9次上浮,平均每次13分鐘,總共上浮時間不到兩小時,根本無法正常充電和補充壓縮空氣,從而失去戰鬥力。輸得心服口服的「海盜」號艇長感慨地說:「如果德軍潛艇遇到同樣情況,肯定會陷入困境的!」
  6月7日,英軍岸防航空兵第十九大隊在比斯開灣擊沉了返航途中的2艘德軍潛艇,並擊傷從布勒斯特出發的4艘潛艇,迫使其返回基地。戰鬥中英軍損失4架飛機。
  6月8日,加拿大空軍一架「解放者」反潛飛機在英吉利海峽西口採取布洛克少校發明的平行交叉攻擊戰術,一舉擊沉2艘德軍潛艇,其戰友也取得擊傷1艘潛艇的戰績。
  6月9日,德軍U-740號潛艇又成為盟軍反潛飛機的獵物。
  正遭到飛機猛烈射擊的德軍潛艇三天中德軍共有5艘潛艇被擊沉,5艘被擊傷,如此慘重的損失雄辯說明沒有裝備通氣管的潛艇是根本無法突破由岸基航空兵、艦載航空兵和水面艦艇所組成的立體反潛防線的,因此從聖納澤爾、拉帕利斯、洛里昂三地出發的沒有通氣管的17艘潛艇和從布勒斯特出發的U-766號都無法進入英吉利海峽,只好滯留在比斯開灣,直到6月15日。
  9艘裝備通氣管的潛艇中,U-212號在強大的空中反潛壓力下兩次被迫折返,其餘8艘潛艇和5艘從挪威出發的潛艇進入英吉利海峽,6月7日至9日這些潛艇,多次使用音響自導魚雷對海峽中的盟軍艦艇實施攻擊,由於盟軍艦艇都安裝了拖曳式的「福克瑟」噪音發生器,德軍先後發射的十餘條音響自導魚雷無一奏效。
  6月11日,3艘德軍潛艇在海峽西部入口攻擊了盟軍驅逐艦大隊,毫無收穫,U-821號反被盟軍反潛飛機擊沉。
  6月12日,鄧尼茲被迫下令沒有裝備通氣管的潛艇一律返航。
  6月14日,首批裝備通氣管的德軍潛艇進入英吉利海峽。於次日開始攻擊海峽中的盟軍船隻,當天就有驅逐艦、護衛艦和坦克登陸艦各1艘被擊沉。
  6月15日,鄧尼茲又將部署在挪威已裝備通氣管的潛艇調往英吉利海峽,途中有4艘被盟軍岸基航空兵擊沉。
  6月18日,德軍U-621號潛艇攻擊了美軍2艘戰列艦,但未獲戰果。同一天,U-767號和U-441號先後被水面艦艇和反潛飛機擊沉。
  6月下旬,進入海峽的德軍潛艇總共擊沉2艘運輸船,重創3艘運輸船,擊傷驅逐艦、護衛艦和運輸船各1艘,德軍潛艇被擊沉3艘。
  6月最後兩周中,鄧尼茲先後從大西洋和比斯開灣調集12艘潛艇投入英吉利海峽,只有3艘最終成功進入,其餘不是被擊沉,就是被迫折返。
  7月,進入英吉利海峽的德軍潛艇冒著被擊沉的巨大風險攻擊了海峽中航行的同盟國船隊,擊沉運輸船2艘、登陸艦和武裝拖網漁船各1艘,擊傷運輸船和油船各1艘,德軍潛艇損失高達8艘。儘管德軍潛艇在攻擊船隊時付出的代價非常巨大,往往損失1艘潛艇還不能擊沉1艘運輸船,但鄧尼茲認為每擊沉1艘運輸船,船上所運載的武器、物資和人員隨船沉沒,是對盟軍最沉重的打擊。因為要是在陸地上消滅像1艘運輸船上所運載的武器、物資和人員,必將付出更大的代價!所以他向出擊的潛艇下達特別訓令:勇敢地接近船隊!為了減少敵人最後的成功機會,在登陸之前就要給以打擊,即使因此損失潛艇,也應在所不惜!這一訓令出自於一貫注重潛艇及其艇員安危的鄧尼茲之手,可以想像出鄧尼茲內心的痛惜,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德軍的困難此時已經到了何種地步,根據鄧尼茲這一指示,德軍潛艇義無返顧地投入了孤注一擲的戰鬥!
  7月6日,德軍U-763號潛艇所遭受到的攻擊就很典型地說明了當時德軍潛艇面臨的被動挨打,該艇被英軍驅逐艦發現後,遭到長達30小時的不間斷追殺,其間英艦投擲的深彈達550顆!最後艇長考爾蒂斯上尉只得駕駛潛艇進入淺海海域,多次潛坐海底,才免遭沉沒。當英艦離開後,這艘潛艇足足花了12小時才艱難駛出淺海,最後平安返回基地。
  7月底至8月中旬,盟軍第二、第三支援大隊在航空兵的積極協同下於英吉利海峽西部入口開始搜潛、反潛作戰,重點攻擊從布列塔尼基地出發的德軍潛艇。盟軍此次作戰收穫很大,先後擊沉11艘潛艇。
  8月8日,U-667號潛艇攻擊了一支船隊,共擊沉登陸艦2艘、運輸船和護衛艦各1艘,但不久該艇在返航中觸雷沉沒。
  8月中旬,又一批德軍潛艇進入英吉利海峽,勇敢投入攻擊,先後擊沉4艘運輸船、1艘護衛艦和1艘掃雷艦,擊傷2艘運輸船,德軍潛艇被擊沉4艘。地面上從諾曼底登陸的盟軍正向內陸大步推進,前鋒直指布勒斯特、洛里昂和聖納澤爾等潛艇基地,鄧尼茲只得下令在上述基地的潛艇轉移至挪威。這樣,同盟國進出英國的船隻,不僅能使用經過北海的航線,還可以恢復使用環繞愛爾蘭以南的舊航線。
  8月27日,鄧尼茲見盟軍登陸場已越來越鞏固,潛艇部隊的拚死戰鬥已無力回天,便下令尚在英吉利海峽活動的5艘潛艇撤回挪威。在抗擊諾曼底登陸戰鬥中,德軍潛艇在力量對比眾寡懸殊的情況下,英勇地投入攻擊,總計擊沉12艘運輸船、4艘登陸艦和5艘護航軍艦,擊傷5艘運輸船、1艘登陸艦和1艘護衛艦。但德軍潛艇損失慘烈,達20艘。面對此情此景,鄧尼茲痛心不已,他在日記中寫道:「潛艇部隊官兵所表現出來的堅忍不拔精神,令我感動,我慚愧比不上他們!」
  8月下旬,德軍從挪威和德國本土基地出動十餘艘潛艇,從蘇格蘭和愛爾蘭以北海域對英國沿岸附近海域的同盟國船隊實施攻擊,先後擊沉3艘運輸船、1艘油船和1艘護衛艦,擊傷1艘運輸船,盟軍護航軍艦擊沉3艘潛艇。在此期間,由於德軍潛艇基本裝備了通氣管,並從危險程度較大的比斯開灣改為從日德蘭至冰島航線進入大西洋,以減少遭航空兵打擊的危險,使得盟軍航空兵發現潛艇的機率大大降低,以至於盟軍飛機和軍艦一發現海面上出現氣泡或水柱,就全力攻擊,而遭殃的往往是鯨魚等水中生物,令人啼笑皆非。事實也不容樂觀,8月至12月,通過日德蘭——冰島航線的德軍潛艇共約100艘次,卻只有1艘被擊沉。
  雖然進出大西洋過程中,德軍潛艇的損失大為減少,但取得的戰果非常微小,從9月至12月,四個月間總共才擊沉區區24艘船隻,而只要一發起攻擊被會被發現,因而很快遭到回擊,潛艇損失則高達55艘。在這一時期參戰德軍潛艇中,大都沒有取得什麼輝煌戰績,其中戰果比較大的有U-984號,擊沉3艘並重創1艘運輸船;U-482號,擊沉3艘運輸船和1艘護衛艦;U-486號,擊沉4艘運輸船和1艘驅逐艦,其中1艘運輸船上載有800名士兵。
  1944年秋由於盟軍先後攻佔比斯開灣和拉芒什海峽各港口,德軍潛艇基本撤出法國,轉移至挪威卑爾根。由於新基地遠離大西洋主要作戰海域,而潛艇又面臨著巨大的空中威脅,不得不主要採取水下航行往返基地與作戰海域之間,潛艇水下航速又小,這樣一來潛艇的作戰效率便大為降低。
  1944年德軍潛艇在大西洋上基本已經失敗了,6月在抗擊諾曼底登陸,損失巨大卻收效甚微。這一年中共擊沉運輸船131艘,總噸位約51。1萬噸,損失潛艇則達264艘!大西洋上的殊死搏鬥漸漸平靜,倒是北極航線上破交與保交作戰越來越激烈(關於北極航線護航戰,筆者將另書專文)年底,德軍潛艇的劣勢已明白無疑,但鄧尼茲仍頑強堅持著代價高昂的潛艇戰,因為一方面可以牽制盟軍大量的兵力兵器,另一方面儘管潛艇付出高昂的代價消滅盟軍的武器、物資和人員,但在陸地上要消滅同樣數量的武器、物資和人員,所付出的代價更大!而且鄧尼茲心中還有一絲希望,那就是只要性能優異的新型Z1潛艇服役參戰,目前的困難局面就會徹底扭轉!

  第十六章  1945年1月至5月
  進入1945年,戰爭的局勢更加向不利於德國的方向發展。
  1月盟軍又有多項新式裝備投入使用,其一是代號「斯基特」的深彈發射機,以前盟軍所裝備的「刺蝟」深彈發射裝置能同時發射24顆深彈,在目標周圍形成環狀殺傷圈,這樣深彈密度確實大了,但威力卻不大,常常不能一舉將潛艇重創或擊沉,「斯基特」與「刺蝟」正好相反,只能同時發射3顆深彈,每顆都是威力巨大的大裝藥量,只要在目標附近爆炸,潛艇即使不被擊沉也會遭到致命損傷。這兩種裝備結合使用,相輔相成將對潛艇構成嚴重威脅;其二是波長為三厘米的新型雷達,偵測能力更加敏銳,可以發現海面上的通氣管,但是缺點也隨之出現,就是太過靈敏,常將海面上漂浮的金屬垃圾當作通氣管而發出警報,隨著這種雷達的裝備,德軍潛艇憑借通氣管長時間潛航以躲避打擊的企圖將徹底破產;其三是聲納浮標,這是一種由聲納裝置和無線電發報裝置有機結合在一起的產物,一般由飛機將其投擲到潛艇活動海域,聲納工作後一旦發現潛艇,無線電發報機就自動發出警報,標示出潛艇具體位置,引導飛機或軍艦前往攻擊。上述新裝備的大量使用,使盟軍反潛作戰如虎添翼。
  此外,盟軍情報機關通過各種渠道逐漸掌握了德軍建造新型Z1潛艇的情報,盟軍統帥部意識到這種潛艇一旦大量服役,將對同盟國的海上運輸構成巨大威脅,因為Z1潛艇航行時傑出的安靜性和水下高航速是盟軍目前所裝備的所有反潛飛機和軍艦無法對抗的,因此盟軍統帥部將對新潛艇生產工廠的空襲和對德軍V-1、V-2火箭生產發射基地一樣列為最首要攻擊目標,不惜出動大批飛機對潛艇生產工廠和工廠附近的水陸交通線進行異常猛烈的轟炸,以破壞潛艇的生產製造及生產原料運輸。在盟軍戰略空軍的猛烈轟炸下,Z1潛艇的生產受到嚴重影響,原先在1945年初建成服役的計劃被迫延遲。
  但是德軍其他型號潛艇的生產仍比較正常,1月德軍建成服役的新潛艇達30艘,加上停止了對大西洋航線的攻擊,德軍集中於英國附近海域的潛艇多達39艘。而且隨著通氣管的大量使用,潛艇在往返作戰海域和基地之間,可以有效躲避了盟軍反潛飛機和軍艦的打擊,在1月間沒有1艘潛艇在往返途中被擊沉,這令鄧尼茲非常驕傲。但問題也出現了,潛艇因為長時間潛航,無法與潛艇指揮部聯繫,也就無法獲知作戰海域的相關情報,成為瞎子和聾子,直接導致戰果下降。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盟軍的無線電偵聽也因此失去用武之地,只有等潛艇發動攻擊之後,才能發現潛艇的蹤跡進行攻擊。
  1月,德軍潛艇擊沉13艘運輸船,約5萬噸,還擊沉1艘獵潛艇,重創1艘護航航母,但損失6艘潛艇。
  2月,在鄧尼茲的指揮下,從挪威出動41艘潛艇,全部投入英國沿海,這些潛艇在英吉利海峽和愛爾蘭附近海域擊沉17艘運輸船(計5。3萬噸)和3艘護衛艦,德軍付出15艘潛艇被擊沉。
  3月,德軍從挪威派出37艘潛艇,使德軍潛艇在第一線作戰海域的數量達到53艘,先後在英國沿海附近、英吉利海峽等地擊沉9艘運輸船(計4。2萬噸)、1艘護衛艦和1艘掃雷艦,德軍損失潛艇18艘。
  盟軍從3月起進一步加強了德國軍事工業尤其是新型潛艇生產廠的轟炸,還在德軍新型潛艇試航的波羅的海實施空中佈雷,以阻撓德軍新型潛艇的建造和訓練。而且隨著德軍在陸上戰場的節節失利,德國最重要的工業區魯爾區被盟軍攻佔,當月德國的鋼產量下降到1944年平均月產量的15%,煤炭產量也下降到1944年平均月產量的16%,德軍軍事工業形勢極其嚴峻,但鄧尼茲仍全力組織Z1型潛艇的生產。
  4月,德軍從挪威出動44艘潛艇前往攻擊英國沿岸海域,擊沉12艘運輸船,計6。6萬噸、1艘驅逐艦、2艘掃雷艦和1艘武裝拖網漁船,還擊傷4艘運輸船,德軍損失潛艇達20艘。
  其中4月12日德軍U-1024號潛艇在愛爾蘭海域先後擊沉2艘運輸船後,遭到盟軍第八護航大隊水面艦艇反擊,盟軍護衛艦實施猛烈深彈攻擊,U-1024號遭到重創被迫浮出水面,隨即被盟軍俘獲,雖然後來在拖回基地途中傷重沉沒,但盟軍仍從潛艇上繳獲了一批有價值的機密文件。
  4月14日由6艘潛艇組成的艇群在北大西洋活動,伺機攻擊同盟國運輸船,被美國海軍發現,美軍認為該艇群的使命是拖帶特殊裝置向美國本土發射V-2火箭,便立即組織代號為「淚珠」的反潛作戰,在亞速爾群島以北海域投入兩個以護航航母為核心的反潛艦隊,共2艘護航航母和17艘驅逐艦,在岸基航空兵的大力配合下組成反潛搜索線,4月15日和16日盟軍反潛艦隊克服天氣惡劣的困難,發現並擊沉2 艘潛艇。鴻運高照的U-805號兩次被發現,卻兩次僥倖逃脫了攻擊。
  4月22日,「克羅坦」號護航航母的艦載機擊沉U-518號潛艇,為兩個反潛艦隊的作戰劃上圓滿的句號,當天以「博格」號和「科爾」號護航航母為核心的另兩個反潛艦隊前來換班,盟軍此次參戰兵力更為雄厚,共計2艘護航航母和22艘驅逐艦。
  4月24日,「博格」號艦載機發現了U-546號潛艇,該艇作困獸之鬥,拚死抵抗,擊沉「戴維斯」號驅逐艦,最終在9艘驅逐艦的圍攻下還是逃脫不了被擊沉的命運。
  4月底,鄧尼茲盼望已久的第一艘Z1型潛艇終於建成,由施寧少校為艇長的U-2511號出海參戰,但為時已晚,於事無補。該潛艇是採取分段建造,將潛艇分為八大部件,由32家工廠製造,11家工廠進行部件組裝,再由3家工廠總組裝。雖然沒有在戰爭中一顯身手,但在戰後成為美蘇建造常規動力潛艇的樣板,尤其是蘇聯於五十年代建造的W級和R級潛艇簡直就是Z1型的翻版。
  5月1日,德軍已有91艘潛艇在海上活動,還有12艘Z1潛艇完成了戰前訓練,可以投入實戰,從這一趨勢看,德軍潛艇正在慢慢恢復,正如鄧尼茲所期望的,重整旗鼓似乎就要實現了。但是此時,陸地上德國已經失敗了,就在前一天,蘇軍攻克柏林,希特勒自殺,根據他的遺囑,指定由海軍總司令鄧尼茲海軍元帥接任德國元首兼武裝部隊總司令。
  5月4日,鄧尼茲下令潛艇部隊停止戰鬥。
  5月5日,U-853號潛艇在美國布洛克島附近海域擊沉1艘運輸船,這是德軍潛艇二戰中在美國沿海所取得的最後戰果,該艇不久即被美軍驅逐艦擊沉。
  5月6日,歐洲戰區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威爾宣佈歐洲戰場上的所有戰線將在5月8日二十四時前停止一切戰鬥行為。
  5月7日,德軍統帥部代表在蘭斯簽署無條件投降書,由於沒有蘇聯代表在場,引起了斯大林的極度憤怒,作為妥協,英美將此次簽署作為草簽儀式。
  同一天,英國空軍第二一零中隊的1架「卡塔林那」反潛飛機在挪威卑爾根附近海域擊沉德軍U-320號潛艇,這是二戰中被擊沉的最後1艘德軍潛艇。而德軍U-2336號潛艇在英國福思灣附近海域擊沉2艘運輸船,則是二戰中德軍潛艇取得的最後戰果。
  1945年1月至5月7日,德軍潛艇共擊沉54艘運輸船,總噸位約22。3萬噸,損失潛艇62艘。
  5月8日,德軍統帥部代表凱特爾元帥在柏林近郊的卡爾斯霍斯特向同盟國遞交了由鄧尼茲簽署的無條件投降書,盟軍通過廣播宣佈這一消息,並要求所有在海上的德軍潛艇浮出水面,報告具體位置並開到指定港口向盟軍投降。
  5月9日,第一艘德軍潛艇回到基地,向盟軍投降。在隨後幾天中,先後有156艘潛艇返回基地,向盟軍投降。
  深受納粹思想熏陶的潛艇部隊官兵,認為鄧尼茲下達的不得破壞武器與自沉軍艦的命令是在受脅迫情況下發出的,並非出自他的真心,何況在德國海軍中,向敵國交出軍艦是有損軍人名譽,加之在1919年6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海軍曾有過將「大洋艦隊」主力戰艦自沉的先例,德軍潛艇部隊私下傳開了一戰時自沉的暗語代號「彩虹」,先後有203艘(也有史料稱220艘)潛艇在浮出水面之後自沉,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德軍潛艇部隊官兵的頑固。
  作為德軍潛艇部隊的指揮官,「狼群戰術」的始作俑者鄧尼茲元帥,5月23日被英軍逮捕,1946年10月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作為二戰主要戰犯,受到審判,並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1956年10月刑滿獲釋,定居於西德漢堡。1980年10月在漢堡病逝,享年八十九歲。二戰後期出任英國海軍大臣的坎寧安海軍上將這樣評論他:「是自荷蘭人戴路程以後對英國最危險的一個人!」
  客觀地說作為潛艇指揮官,鄧尼茲無疑是非常傑出的,具有敏銳的觀察能力和非凡的創新思想,但作為海軍司令,他缺乏深遠的戰略眼光和高屋建瓴的全局觀,對德國海軍走上畸形發展的歧路是負有相當責任的,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潛艇的破交作戰。

  第十七章  簡評
  圍繞大西洋海上運輸線的破交與保交護航戰,史稱大西洋海戰,是二戰海戰的重要組成部分,從1939年9月1日至1945年5月8日,歷時五年八個月之久,主要德國海軍特別是潛艇部隊破壞同盟國海上運輸與同盟國保護海上運輸的激烈鬥爭,其結果對於歐洲戰場上的西歐戰場、蘇德戰場以及地中海和北非戰場都具有重大影響,並對直接影響到了戰爭的勝負。
  整個大西洋海戰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1939年9月至1940年6月,是開始階段,這一階段主要是英德海軍之間的較量,總體上是德國處於戰略進攻,英國處於戰略防禦。德國主要依靠潛艇在局部海域實施進攻,主要採取單艇作戰方式,英國則在戰略防禦的基礎上,以部分海上兵力進行了封鎖和護航,以攻擊手段保護海上運輸。
  第二階段:1940年7月至1941年12月,是全面展開階段,這一階段中隨著德國佔領挪威和法國,使其潛艇獲得了比較有利的前進基地,加之潛艇的數量又有了較大的發展,德軍潛艇開始採取艇群作戰方式,並取得了輝煌的戰果,尤其是在1940年7月至10月,更是被稱為潛艇的黃金時期。1941年12月美國參戰後,德軍潛艇也進入美國沿海活動,至此大西洋海戰全面展開。
  第三階段:1942年1月至1943年5月,是相持階段,也是高潮和轉折時期,德軍潛艇在遠洋海域繼續實施「狼群戰術」,嚴重打擊了同盟國的海上運輸,並一定程度威脅了同盟國的制海權,同盟國逐漸健全和完善護航船隊體制,擴大護航海域,採取海空協同的立體反潛戰術,逐漸扭轉了不利態勢。
  第四階段:1943年6月至1945年5月,是結束階段,在此階段,儘管德國海軍還是處於進攻態勢,但比較被動,幾乎是全力掙扎的狀態下。同盟國憑借在兵力、裝備上的巨大優勢,採取防禦性護航與進攻性反潛結合,航空兵、水面艦艇和潛艇相互配合協同的戰略戰術,基本保障了海上運輸的安全。曠日持久的海上爭奪最終以德國的失敗而告終。
  納粹德國在戰爭爆發時擁有57艘潛艇,戰爭中建成1131艘,總共有1188艘潛艇投入戰爭。其中水面排水量250噸的小型潛艇有三個級別六個型號,共117艘;水面排水量600噸的中型潛艇有兩個級別四個型號,共711艘;水面排水量850噸的大型潛艇有兩個級別五個型號,共169艘;水面排水量1500噸的遠洋潛艇有兩個級別三個型號,共163艘;還有兩個級別的佈雷潛艇14艘和兩個級別的補給潛艇14艘。並得到德國空軍800餘架飛機的支援和配合。此外,德國還建造了八個級別約1260艘排水量僅為5噸或10噸的袖珍潛艇,主要用以突襲敵方港口,一般不用於海上破交作戰。
  在歷時五年八個月又一周的戰爭中,德軍潛艇共擊沉同盟國和中立國的運輸船2828艘(也有資料為2603艘),總噸位達1468。7萬噸,平均每月擊沉41。4艘,21。5萬噸。其中1943年3月擊沉108艘,計62。7萬噸,為最高月戰績。潛艇所取得的戰績占德國海軍擊沉運輸船5150艘的54。9%,總噸位2158。1萬噸的68。1%。而意大利潛艇擊沉運輸船94艘,93。2萬噸和日本潛艇擊沉運輸船147艘,77。6萬噸的戰績根本無法與之相比,德軍潛艇的戰績也是二戰中所有參戰國海軍潛艇中最高戰績。
  在被潛艇擊沉的運輸船中,61%是單獨航行的船隻,9%是護航運輸船隊中掉隊的船隻,只有30%是在護航船隊編隊中被擊沉的,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護航船隊體制的作用。
  德軍潛艇還擊沉同盟國海軍艦艇175艘,其中主要有航空母艦6艘、戰列艦2艘、巡洋艦6艘、驅逐艦42艘、護衛艦46艘、潛艇5艘。
  此外,德軍潛艇還進行了120餘次佈雷行動,共佈雷2041枚,炸沉各型船隻40餘艘。
  德軍潛艇部隊也付出了巨大代價,共損失潛艇778艘,其中719艘潛艇是被同盟國海軍擊沉,其餘59艘則是由於碰撞或事故等其他原因損失的。在被擊沉的潛艇中,被英軍擊沉的約500艘,佔了絕大多數。所有被擊沉的潛艇中,由飛機擊沉的有289艘,由飛機和軍艦協同擊沉的47艘,合計336艘,占損失潛艇的46。7%。飛機強大的反潛威力可見一斑。
  戰爭期間在德軍潛艇部隊服役的官兵總共約4。1萬人,陣亡和失蹤的達2。8萬人,被俘0。5萬人,傷亡總共約3。3萬人,傷亡率高達80%,是德國陸海空三軍諸軍兵種中傷亡率最高的部隊。
  同盟國方面,人員傷亡難以統計,僅犧牲的運輸船海員,就有約5萬人,英國海軍犧牲的7萬餘人中大多數也是在同德軍潛艇的戰鬥中英勇獻身的,因此保守地說,同盟國的人員傷亡在10萬以上。交戰雙方如此慘重的人員傷亡,這場貫穿戰爭全程的海上戰役,其悲壯慘烈可見一斑!
  同盟國以極其高昂的代價,保障了大西洋航線的安全,取得了大西洋之戰的最終勝利,不僅挽救了英國,也贏得了戰爭。五年多的海上廝殺,雙方在護航破交作戰中,無論是戰略戰術的比拚,情報分析與密碼破譯的較量,飛機軍艦與潛艇的鬥智鬥勇,還是雙方官兵的無畏與頑強,都在海上戰爭史上樹起了一座豐碑,創造了很多堪稱經典的戰例,成為後人研究潛艇破交與反潛護航的絕佳教材。而從此之後,潛艇這一艦種也深受各國海軍重視,在戰後極大影響了各國的軍事戰略和海軍戰略。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海狼-大西洋反潛戰 周明>>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