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極地陽光

TXT 全文
《極地陽光》

***************
*簡介及目錄
																																	       Acosta(極地陽光)的博客點擊率超過3600萬,排名新浪博客第3名,已經成為繼安妮寶貝、韓寒、郭敬明後又一超人氣偶像作家。			

---------------
內容簡介
---------------


  陽光偶像作家Acosta真情告白
  如果每天疼痛。
  疼痛就不再是疼痛。
  如果每天抑鬱。
  抑鬱就是自己製造的幻影。
  極地陽光博客鏈接:http://blog.sina.com.cn/m/acosta
  Acosta(極地陽光)的博客點擊率超過3600萬,排名新浪博客第3名,已經成為繼安妮寶貝、韓寒、郭敬明後又一超人氣偶像作家。
  全新散文體小說《極地陽光》分成Prologue、Forever、Dream、Heart、Together、Epilogue等六個主題,分別講述了關於愛情、夢想、心靈、分享的青春故事。
  在書中,Acosta重寫《極地陽光》,首次坦露少年時的真情往事;全新創作《兄弟》,講述悲傷而溫暖的親情故事……在《極地陽光》中,Acosta以其敏感的筆觸,為我們帶來了溫暖、感恩、積極以及陽光的青春色彩。
  註:散文體小說《極地陽光》採用全彩精裝印刷,除精彩文字外,更有Acosta寫真照片四十餘幅,圖文並茂,讓你獲得視覺和文字的雙重體驗。

//

---------------
作者自我介紹
---------------


  我叫Acosta。有時候很疼痛,有時候很抑鬱。有時候,陽光從屋子外滾滾而來,那時候我是快樂的。我躺在白色的被子上,那裡暖洋洋的。我很晚的時候才會躺下,然後做古怪的黑白的夢。我常常口乾舌燥,然後醒來,接著沉沉睡去。
  我有一隻狗。他的眼睛如此明亮。我喜歡他的速度。他的血統裡有獵犬的基因。從前,我得哄著他入睡。後來,他蜷在沙發上,睜著眼睛目送我上樓,繾綣。走到二樓的窗戶,我總能看到窗外的月亮,圓或缺,冷冷地發出清輝。
  幾乎每個月,我都會旅行。通常一個人。有時候,目的地也有一人。我漸漸地不知行走的意義,彷彿成了我應履行的義務。我喜歡潮熱的海風。風的上邊,通常有水墨一般的烏雲。一個人在外,住在旅店中,聽著稀疏的雨點,會稍稍快樂一些。我聞到了雨水的味道,像新鮮的泥土。
  我有時自言自語。他們都說我太孤單。我坐在寫字檯前,總一坐一個下午,一直到暮色撒了下來。我好像遇到過什麼讓我絕望的事情。可是,我已經忘記那究竟是什麼。

//

---------------
目錄
---------------


  Prologue
  開場白
  Forever
  無常
  開始
  極地陽光
  十二
  L
  戀愛中的寶貝
  三年
  永恆
  Dream
  時間
  兄弟
  飛翔
  童話
  王與姬
  Heart
  煙塵
  南加州海
  夜燈
  記得當時年少
  明月照積雪或者迷路
   配角
   夏風
  宿命
  Together
  老人和狗
  他一定很愛我
  往事
  狗的故事
  傷逝
  Epilogue
  一定要有夢想

//

***************
*開場白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三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四																																																		  幾年前,在那個陌生的藍色的海濱城市,我收穫了一份友誼,也收穫了這個拗口的饋贈。在無數個場合,繁華或者冷清,夜店或者滑雪場。有一段時間我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當聽到別人這樣稱呼我的時候,總有清冷的黍離之感。物是人非。時間流逝。不再是那個地點,不再是那些熟悉的人。只是在偶爾,我會想起,有過那些朋友。像芝華士的廣告那樣,我們在一起。不復存在。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三
---------------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四
---------------


---------------
開場白1
---------------


  大家都叫我小A。

//

---------------
開場白2
---------------


  幾年前,在那個陌生的藍色的海濱城市,我收穫了一份友誼,也收穫了這個拗口的饋贈。在無數個場合,繁華或者冷清,夜店或者滑雪場。有一段時間我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當聽到別人這樣稱呼我的時候,總有清冷的黍離之感。物是人非。時間流逝。不再是那個地點,不再是那些熟悉的人。只是在偶爾,我會想起,有過那些朋友。像芝華士的廣告那樣,我們在一起。不復存在。

//

---------------
開場白3
---------------


  我是多麼喜歡他們的生活方式,悠閒,富足,溫和,平靜,尊嚴,沒有恐懼,沒有驚擾。然後我想起我周邊的人,和他們的人生。我見過太多的老人,他們沒有享受到時間給予他們的尊嚴。在他們年華老去的時候,他們孤立無援地等待著時間的終結。我見過一個母親的恐懼。重病的孩子沒有足夠的醫療費,這位母親是那麼的哀傷和恐懼。我見過了那麼多人,他們的眉頭皺著,內心渴望著平靜,漸行漸遠,慢慢老去。時間像一把利器,堅韌而準確地屠殺著內心的脆弱。你似乎聽到了他的獰笑。沒有辦法,只好等待。那些時候,我就會想起彼岸的生活。然後升騰起柔軟而有力量的期待,期待塵世中的每個人能夠獲得幸福。

//

---------------
開場白4
---------------


  因此,當博客越來越多地被人知道的時候,我開始了我的博客生涯。那是個偶然的試驗,並非一個陰謀,卻在一開始就承載了太多。我想如實地記錄時間和內心,記錄時間之流給人世投射下的斑駁的樹影,記錄變幻莫測的內心,在海洋裡大山一般沉浮的內心。那完全是私人的寫作。那種記錄在最初帶給我的快樂,我永遠不能忘記。我常常懷有一個期望——很多年以後,人們從發黃的電子日誌中體察我們這代人的內心,我們的堅韌與脆弱,我們的陽光與黑暗。他們一定心馳神往,就像我們在時間塑造的博物館裡感傷的內心捕捉到的一樣。

//

---------------
開場白5
---------------


  我可不知道,除了有限的幾個人,會有更多的人關注我的記錄。之前我可是為我的內心寫作,那簡直讓我有一些得意。我用手機上網,在旅遊的途中在網吧上網,在酒店裡按分鐘計費的商務中心上網。小心翼翼地看每個人的評論留言,順便去訪問他們的地址。想像他們的生活狀態,想像他們的樣子。有時候,文字可以讓你想像他們的樣子。那是春天到來的時候,還有一些寒冷。我穿著冷清,但又體察到了沒有過的溫暖。

//

---------------
開場白6
---------------


  我總是在遷徙,好像沒有根的樹木。一種不安全的感覺總是讓人刻骨地記憶。我還寄居他鄉,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自己脆弱的自尊。我長大了。接著開始失敗的戀愛經歷。後來,我覺得那是宿命,不可更改,不可重來。我哭過好一陣子,痛苦過好一陣子,傷心過好一陣子。我封閉了自己。我總是在做夢,夢到在一個雪後的夜晚,雜草叢生的雪泥地上,凌亂的足跡,卻不見一個人影。遠處,若隱若現的燈光。在樺樹皮的屋子裡,我一直不停止地走,可似乎永遠不能到達。我是如此孤單,幾乎沒有什麼朋友。難怪有這麼多人和我交流後,我會有一些溫暖。像是我的夥伴,他們鼓勵我,望著我。我感覺到我的內心正逃離恐懼,越來越平靜。有限的溫暖,在那個料峭的季節,瀰漫在我的週遭。春暖花開。

//

---------------
開場白7
---------------


  顯然我有了一些負擔。我不光為我的內心寫作了,為他們在寫作。我看他們的文章。看到他們的孤獨與絕望,他們的任性與自尊,他們的光榮與夢想,他們的人生狀態,他們的呢喃,在那個春天,盛情地開放。我有時候被他們感染,有時候又完全脫離了他們。我好像在記錄自己的故事,又好像在描述他們的人生。那是我子夜以後的生存狀態——疼痛,絕望,自虐,哀傷,又有點小小的滿足。我關閉我的電腦,很快地睡著,夢裡口乾舌燥,黑白陸離的場景,有時候又兵戈相見。我在暗夜裡逃生,在正午時分醒來。春日的太陽落寞而悠長。我躺在清冷的日光下,慵懶地張開眼睛,收穫著一點點的富足。

//

---------------
開場白8
---------------


  然後有了越來越多的人。直到那個數字變成了一千萬,直到那一天,我在影像和文字中看到了別人眼睛中的我。我惶恐而不安,生怕驚擾了我骨子裡的安寧。我收穫了有生以來最多的猜疑和咒罵。有時候,看到那些咒罵,我就在想,他們的內心該有多麼不安寧。我不合時宜地和我的朋友們表達我的觀點,近乎矯情。我總能想起紅日籠罩下的荒原,而城市化又逼近了他們。那些落魄的野鴨子四處逃竄,不知道自己的家園,究竟在何方。

//

---------------
開場白9
---------------


  讓我感謝Q吧。他曾經承受了那麼多的怨言和猜測,可他義無反顧,為了他服務的企業。他同我一樣承受了太多的誹謗。可他那麼堅定,卻生怕這些流言對我有一些戕害。我總是能想起在那樣的時光裡,他堅定地告訴我說,要感謝這個為他提供平台的企業。那是一份難得的職業榮譽感。這樣的職業榮譽感並非所有的人都有。所以一旦見到,記憶深刻,難以忘記。而我想告訴他的是,謝謝你,讓我和我們的心敞開,坦蕩而自然。大風吹過茫茫的草原,讓人心不再有狹窄的距離。

//

---------------
開場白10
---------------


  我累了。多麼想念以前孤獨而平靜的時光。

//

---------------
開場白11
---------------


  我有過夢想嗎?在那些浮躁的日子裡,我發瘋似地想起了我的童年,我童年的顛沛流離,我的敏感,我的自尊。小小的我,站在舞台下,充滿敬意地看著燈光下流暢的飛躍的身姿。十幾年後,種子已經生根,慢慢地要長成參天大樹,不可阻擋。我彷彿感覺我離那夢想越來越近。我看到了我的童年。在那個北方煙囪林立的小鎮上,每個人臉上都充斥著健康的時間的顏色。他們悠閒地走過,露出愜意的笑容。

//

---------------
開場白12
---------------


  我是如此矛盾。一方面生怕驚擾了我的寧靜,一方面又怕斷絕了塵世,返回煎熬的噩夢年代。我徘徊,游離,詛咒自己的瘋狂,又恐懼自己的絕望。越寫越生澀,又感覺到有許多的話,凝滯在我的筆端,等待著一個決口。

//

---------------
開場白13
---------------


  在那個明媚的母親節,在人潮擁擠的廣場上,風輕輕地掠過我們。我好像找到了難得的寧靜。而那個滄桑的母親,卻因衣冠不整而被拒絕入內。風揚起了她碎亂的白髮。她有些慌亂,生恐失散了她的女兒;又有些恐懼,保安那麼色厲,好像手中的電棍隨時都能打下來。那是一個多麼悠閒的時刻。鴿子在天上整齊地掠過,微風在我們的身上撫摸。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場景。

//

---------------
開場白14
---------------


  我的夢想不再是自己的夢想。如果一個人佔有太多,他可能就會影響更多,不是嗎?我們每個人都在被別人影響著,左右著。我們的情緒,我們的滿足,究竟有多少他人的影子呢?不做大多數,也不做孤獨的少數。那一刻,就發下了願望,每個人都能平靜而富足地生活。

//

---------------
開場白15
---------------


  感謝我顛沛流離的內心,充滿著絕望而敏感內心的身軀。他們受之於父母,微小而有力量。他們曾被以下的人影響。海子的落寞與孤獨,王小波的智慧而有趣味,李銀河的獨立而坦蕩,余華的空曠而殘酷,蘇童的悠長而美好,張愛玲的華貴與孤單,在某一個時刻,我覺得他們寫到了我,進入了我的內心,讓我感動而震撼,存儲在了我的某個時空。某一瞬間,像煙花一樣綻放。

//

---------------
開場白16
---------------


  感謝和我默默在一起的那些人們。時間過去得多麼快,轉眼我的寫作生涯已經六個月了。從最開始,到現在,還要持續。儘管雲潔說,不要總說感謝。可我總是忍不住要說。連那個敏感而聰明的小島都說,愛ACOSTA是一輩子的事情。愛你,你們,何嘗不是一輩子的事情?我知道你現在獲得了幸福,幸福的每一瞬間都在歌唱。祝福你。
  這個時刻,這些熟悉的名字:FA、飛雪、小島、雲潔、極地路、鴨鴨、阿木、木木、藍色雨滴、夏子念、宋國勇、童彤、琰衍、局外人、8號濾鏡、xuqiongxiao、藹妮、蓋子、木子、蔚藍、海雅、小柳、墉人、笙茹夏花☆、夢心雨露、Little桃之、潔琪緣、遙遙520、海豚柰柰、soulsearch、Vivian、nonel、胖胖阿迪、賽楠fly、皇帝女、默默、遙遙、十四月央、estrella、Angel、夷蠻戎狄、橘海薄冰,還有官網的那麼多朋友們……在我的面前,真誠,而堅定。微弱但堅定的燈光。我說些什麼好呢?

//

---------------
開場白17
---------------


  那個蒼白而孤單的少年,在那個冬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九○年代的那個冬天,比現在更寒冷。他逃離開那些擁擠的街道,逃離了昨日像那東流水的聲音。他一步步地走著。他的背影是紫色的。他年紀那麼小,連靈魂好像都是紫色的。來到擁擠城市的邊緣。大風如此猛烈,捲起了積雪。陽光耀眼而無力,冷清地包圍著他。他的手指和臉凍得紅了。他坐在結了冰雪的荒草地面上,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看了看天空,充滿鉛色的天空。那裡寂寞得連什麼都沒有。他看到耀著眼睛的灰塵跳舞。他的眼睛生疼。
  他肯定那時候有過一個夢想。他並非時常能想起那個夢想,甚至有好長一段時間他忘記了他的夢想是什麼。可是現在,那個夢想艱難地穿越了時間,來到了他的面前。他像見到了故友,一下子有點失落,又有點興奮。他曾經如此頻繁地夢到這個場景。現在,這個場景安靜地來到他的面前,告訴了他生命的密碼。做一個內心高貴的人,知道感恩,懂得懺悔。

//

---------------
開場白18
---------------


  過去不可重來。而來者卻可以望見。

//

***************
*Forever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五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六																																																		  如果不是別人告訴我,有一天,有一件事情發生,短暫的傷痛後,我會永遠把你忘記。你也將是這樣的邏輯。我們彼此安靜地消失。這樣也好。可有一天,我聽到了那樣的事情。就此,我陷入無休止的寂靜。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五
---------------


---------------
超人氣偶像作家Acosta六
---------------


---------------
開始
---------------


  你說你總該讓我說點什麼吧。
  我得承認,當時我太小,總忽略你的感受。
  我們總是不停止地爭吵。時間過得如此快,每天都如坐針氈。吵完以後都後悔。我知道你想道歉,你也知我想。所以我們一起出遊。我們站在塔的高台上。有風在流動,像指尖撫摸到的時間。
  我說了好多。那都是氣話。
  你說你總得讓我說點什麼吧。
  我們這樣爭吵,週而復始,互相傷害。那是我們間的世界大戰,侵佔了我們的空間。那是我們所有的空間,都是硝煙,片甲不留。
  然後你說你走了。
  走了後就沒有戰爭。我說這樣清靜了。你笑笑。你說你也這麼認為。
  如果不是別人告訴我,有一天,有一件事情發生,短暫的傷痛後,我會永遠把你忘記。你也將是這樣的邏輯。我們彼此安靜地消失。這樣也好。可有一天,我聽到了那樣的事情。就此,我陷入無休止的寂靜。
  我原來是那樣標新立異,我那麼瘋狂,可終究敵不過一條消息的震撼。你將永遠不會把我記起。而我,卻把記憶埋在了我的心臟裡。我知道,時間最終會征服我的一切。他已經征服得差不多了吧。可我永不能忘記,那些過去的時間,我們的快樂和悲傷。那是上海的煙花,美麗,硝煙,稍縱即逝。
  今天,我又去了大山子。春天這麼美麗,這裡似乎沒有變化。我看到陽光照在了我的臉上。我差點忘記了你,我想。
  風那樣安靜,像是多年前的風。在那個高台上,時間觸摸了我們的手指。我聽到了你的聲音。你說你總得讓我說點什麼吧。
  我當時那麼小,所以不知道,這個世界沒有後悔藥。我就看到了你站在那裡,充滿了溫和的笑容,像極了極地的陽光,那裡沒有黑暗。

//

---------------
戀愛中的寶貝(1)
---------------


  我坐下也不是,站起來也不是。我一會兒神傷,一會兒又莫名其妙地笑起來。我看到遠處的路燈瀰漫著煙霧,好像看到了L走了過來,溫暖地微笑著,露出了很好看的牙齒。
  我以為那是做夢,其實不過是幻覺。我安靜地站在窗台旁邊。有一種疼痛隱隱約約。時間過去得真快,怎麼一瞬間就幾年了。
  認識L的最初,我只肯偷偷地注視。我看到她很好看的笑容,無意地向我發出光芒,如在夢裡,遙遠不可到達。我們一起滑雪,一起在蒼茫的樹林裡踩著紅黃的落葉,一起在春的夜晚聊不著邊際的話語,一起在一丈的青塘上劃竹排。我差點滑下去,卻聽到了她的呢喃。你不知道,和你在一起,我有多麼的開心。
  那大概是我最快樂的日子。在煙花到處飛舞的北京,大風忽忽地飄在我們的上空。我們在寂寥的深夜,不知疲倦地前行。我看到她凍了的雙手,突然覺得有點疼痛。她說過了無數遍的愛我,可我還是沒有辦法把握。我們瘋了似地,彼此說著多次的我想你。我把她的手握得通紅,好像要感覺到她的存在。她那麼安靜而憐憫地看著我,如整個宇宙只有我們兩人。
  快樂稍縱即逝。在感情面前,我那麼貪婪而絕望。見不著的時候想哪怕就見三分鐘,見了面又生怕她離開。陪著我的時候感覺時間太快,等到要告別的時候我詛咒著時間。聞著她髮際的香波,她脖頸的香水味道。L無辜地看著我,或者充滿了憐意。我們那樣對視著。我鼓足了勇氣,問L,你真的愛我嗎?或者你愛我什麼?
  L捏捏我的手。我當然愛你,要不幹嗎和你在一起?我喜歡你的陽光,可有時候你太憂鬱。快樂一點,好嗎?她這樣結尾。我高興似的晃晃她的肩膀,卻小孩子似的說道,謝謝你。我看到她走得越來越遠。屋子裡到處都是她的身影,混雜在日光下的灰塵裡,溫暖而雜亂。我老是歎息,皺著眉頭猜測她的心意。那時候我坐下也不是,站起來也不是。時間過得煩躁而沉悶,如同爐子上燒的一鍋水,冬天的午後,發出溫暖而刺骨的尖叫。那是我的狀態,游離、絕望。我好像有點自虐,睡夢前我這樣對自己說。

//

---------------
戀愛中的寶貝(2)
---------------


  有時候有離別。害怕她在異國被人欺負,上了飛機就為她禱告。該落地而沒有落地我就會自責,為什麼讓她去那裡。即便她不愛我,可千萬別出點什麼事情。我惶恐不安,鼻子上沁出細微的汗珠。我一遍遍地撥打電話。沒有開機,好像讖語成了現實。等到聽到她的聲音,放下心來又開始責備她。有一次,我也在窗戶邊上,看到了四天四夜的雪漫天遍野地飄,我那樣親暱而失望地給她電話,到現在居然記憶猶新。
  直到有一天,我們終於分開。我不再獲知她的下落。我躺在地毯上,足足哭了三個小時。我的狗伏在我的腳邊。我看到陽光斜地散了進來。我看到了落日煥發出紅色的光芒。我就坐在那裡,疼得發抖。我的頭髮散亂地搭在我的額頭上,孩子一樣地絕望。那時候我多麼希望那就是一場夢啊,可惜不是。那時候我還小,全不知道時間會改變人眾多。而最初的記憶已經像花兒一樣綻放,像季節一樣更迭。
  又過了一些日子。我經常能夢到我們去過的場景。我醒來了。四周都是空,感覺到侵入內心的寒冷。我彷彿聽到了她快樂的笑聲,在沉沉的夜裡那麼溫暖人心。我嘴角上露出了微笑,彷彿那也不是夢境。我願意那樣幻想,直到天亮。
  她的笑容淡淡地被我遺忘,就好像被遺忘的時間,僅僅是偶爾讓人神傷,讓人疼痛。直到今天,黃色的大風撒在了整個城市裡,安靜得如同混沌中的最初。我彷彿聽到了她的笑聲,穿越了好幾年的路程,艱難地走到這裡。這是她的故鄉,我的家鄉。我聽到她安靜而溫暖地說,我當然愛你,可我希望你快樂一些。我坐下來也不是,站著也不是。我惶恐不安地絕望、發抖,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

---------------
三年
---------------


  在壩上,我看到風吹過了你的肩膀。風如此靜謐。而我看到了突兀的雪山,筆直地指向星空。那是我們認識的第三個月,距離現在正好三年整。
  通常我回到家中,你在安心地作畫。你的畫喧鬧,色彩凝重,誇張。我常常取笑你的不安分。你那樣安靜地看著我,似笑非笑。我總也忘記不了。白樺林,黃昏,雪霽,茅草屋,燈光,雪泥,足跡,全無一人,而黯淡的溫暖呼之欲出。那是你得意的作品。而我近些天常常想起它。我只知你的安靜,不知你的寂寞。我只知你該讓著我,不知你也需要關心。
  在長島,你給我電話。關機。你後來說給我打了一夜。我信,因為第二天我剛開機就接到了你的電話。你在十二度的武漢,陰冷的夜裡,漫無目的地走著,你說。那個夜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你在電話裡旁若無人地哭著,如一個孩子。那是我生命中的高峰體驗。此後,又逐漸平息。愛與恨,本來生生不息。十二度的夜裡,穿著單衣,在阡陌縱橫的小城,你度過了多麼艱難的一夜。那與我有關,但又與我無關。
  我們一起去刷夜,在猙獰的酒吧裡。那是我們年幼的生活方式。微醉,疲倦,你吐著酒氣,眼睛迷茫。有時你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我只道你醉了。那裡的人都醉了。我看到模糊的人影憧憧,香煙,劇烈的音響。我們以那樣的形式放逐青春。子夜後,快速地在高速路上奔馳。我們都是一些酒鬼。你說,死了都要愛。你聽到了風鼓著耳朵的聲音,呼呼作響。如果當時我說點什麼,可能,現在也不會那麼多遺憾。
  後來就淡了,越來越淡。
  然後你就走了,好像我們沒有發生過那麼多的故事,又好像我們連一個故事都沒有發生過。

//

---------------
永恆
---------------


  那張票輕輕地飄了下去,透過電梯,到了深不見底的地下室。那裡蛛網密佈,暗無燈光,似乎有好幾年無人問津。
  他突然想起了幾年前,他們彼此凝望。L的眼睛露出了討好的眼神,生怕他突然離開。想到這裡,他有點疼痛,絕望像十九平米房間裡光線照耀下的灰塵,到處瀰漫。時間過去得這麼快,他想,好像一晝一夜。
  在去H的飛機上,他看到了機翼上鑲著的燈光,以為是月亮。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有點煎熬,他抱怨道。旁邊是L,身上正散發著一生之水的清香。亞光下迷幻、疏離。他似乎也聽到過這樣的聲音。一晝一夜,只是一晝夜就好了。L疲倦地安慰著他。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吧,都忘記了。
  這樣的細節已經不能時時想起,只在偶爾,像擊在頭部。疼痛已經不是疼痛,而是致命的概念,與殘存的意識。
  在十四層的陽台上,L盤著腿,快樂地笑著。陽光懶散地充斥在房間。那真是一個美好的下午。那個下午像發黃的照片,老了的時光機,舒緩、悠長、美好。他常常想起那個下午,好像靜止了一樣,他呢喃道。彷彿這個世界僅僅有L的笑聲,在安靜而混沌的宇宙發出金色的光芒。
  他仍然站在電梯前。有那麼多的人進去了,他卻還不動。電梯關閉的瞬間,他彷彿看到了L溫和的笑容,有如照在黑暗屋子裡的永恆,又如照在永恆的黑暗。

//

***************
*Dream
***************

  她二十歲。她望著身邊的男人。那是個老實的男人。他躺在自己家的柴房裡。好像是個春天,滿山的桃花杏花開了,紅的或者白的,山裡瀰漫著一種花粉的味道。山裡有好多不知名的野花。沒有事情的時候她就把那些花搗碎,放上白礬,塗在手指上。她的男人傻傻地看著她。天空那麼藍,遠處飄來的溫和的風,好像她要醉了。						

---------------
童話(1)
---------------


  她九歲。那時候是黃昏。天邊有黃色、紅色、褐色的雲。麥沓堆上傳來秋天的味道。她坐在上面,坐在光與影的下面。近處是小的池塘,水草糾纏在深綠色的水面上,古老而沉重。偶爾聽到青蛙的叫聲。她茫然地好像不知道覺察。她的眼睛裡好像都是天真,她的腦袋裡好像都是夢想。這一年,她第一次看到王子和玻璃鞋的故事。她好像看到漂亮的公主穿著粉紅的鞋子,像一個精靈一樣在她的眼前跳舞。
  遠處是大山,再往遠就是城市。城市裡有很高的煙囪,很寬闊的大路。她是個九歲的小女孩,稀疏的頭髮,臉上還有雀斑,身邊似乎沒有什麼朋友。一個人的時候,偷偷地把紅紙放在水裡,抿著嘴唇。在鏡子裡,紅紅的嘴巴,黑豆一樣的眼珠,好像很空曠的樣子。
  這個村莊平常就沒有多少人。走在大路上,除了熱氣,大狗,長了不知道幾百年的大樹,幾乎看不到什麼人。村裡的男人都去城市裡了。偶爾看到大樹下乘涼的老人。他們望著遠處的稻田,搖著蒲扇,彼此之間絮叨著講述了多少年的事情。他們看不起這個小女孩。「小狐狸精」,他們總這樣說她。村口的小男孩朝她砸石頭。她很快地躲過,看到了家裡的炊煙。
  她十四歲。那時候是夜晚。天空那麼高遠,渺茫而深藍的夜空那麼寂靜,空氣中正有一種逼人的寒冷。老師讓她飛快地趕回自己的家。她的家裡人聲鼎沸。她的母親死了。她張開了嘴,好像沒有哭出來。然後她睡著了。她好像夢到了她和她的母親拉著手,正在崎嶇的山路上走著。山路那麼陡峭,好像隨時都可能掉下去。好像還聽到了狼的叫聲,那麼淒涼和絕望。她好像飛快地掉了下去。然後她醒了。她的大嬸鼓著爐灶裡的火,火映紅了她滄桑的臉龐。
  凌晨的時候,她越過了山。寒冷的星空,她在山谷裡大聲地叫。從那一天開始,只有她一個人了。她好像是對自己叫。周圍黑漆漆的,她看不到光亮。她就那樣走著。她突然想起來很多年前她的夢想。可是現在她不再上學了。好像從來沒有人注意過她。她穿著打了補丁的衣服,眼睛裡依然那麼光亮。可她的頭髮還是那麼稀疏,臉上還有雀斑。她從來不是公主,她自己告訴自己。

//

---------------
童話(2)
---------------


  她二十歲。她望著身邊的男人。那是個老實的男人。他躺在自己家的柴房裡。好像是個春天,滿山的桃花杏花開了,紅的或者白的,山裡瀰漫著一種花粉的味道。山裡有好多不知名的野花。沒有事情的時候她就把那些花搗碎,放上白礬,塗在手指上。她的男人傻傻地看著她。天空那麼藍,遠處飄來的溫和的風,好像她要醉了。
  她的男人有時候會打她,尤其喝醉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她還能抵抗,後來,乾脆光著腳跑。圍了好多人在看。她的男人吐著酒氣,追著她,終於搖晃地躺在山坡。而她,氣喘吁吁地坐在村口。她想起她小時候的夢想,想起她的母親。她的母親多麼愛她。她坐在石頭上,突然忍不住要流淚。她的眼睫毛那麼長,可是偏偏她的頭髮那麼稀疏。她長得是一點都不好看,難怪她的丈夫要打他。可是她的男人是她唯一的親人了。她想到這裡,忍住了淚,搖晃地回到家裡。
  她三十歲。終於不再做夢。清晨,她出去做農活。中午回來給孩子做飯。晚上睡覺,很快地睡著。她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這個秋天,她第一次去了城裡。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好像要奔赴盛宴,又好像去了那裡,夢想就可以實現。城裡的日頭那麼毒。而城裡那些人都那麼茫然,他們不像自己想像的那麼高貴。不過有幾次,有幾個穿著華服的女人經過她的時候很厭惡地看著她。她好像有點失魂落魄,感覺到自己那麼卑微。那是個夏天。城市裡的排水系統似乎癱瘓,瀰漫著下水道的味道。天空似乎瀕臨死亡,充斥著鉛色的光影。無數只燕子在城市的下空飛行。
  她病了。起先她忍著。她買了大把的止痛片,剛開始有用,後來就沒有用了。她開始做稀奇古怪的夢。她夢到自己一個人在彩色的宮殿裡。那裡有漂亮的首飾,有慵懶的宮女,有烤出油光的野鴨,還有吐著舌頭的大狗。那些人似乎都沒有看到她。她一個人在空曠的宮殿裡行走,越走越黑。她看到了遠處的光亮,急忙掙扎著過去,似乎那麼遙遠,永遠不可到達。她醒了。秋天又到來的時候,她去了醫院。
  那一年她已經三十五歲。他們好多人擁擠在病房裡,瀰漫著藥水和腐爛的味道。她的丈夫在走廊裡已經睡了有一陣子。她從窗戶裡看到外面叫賣的小販,看到舞著油煙的新疆人在烤羊肉。陽光像她九歲時候的池塘,古老而慵懶地炙著天地。她覺得有一些疼痛,有一些煩躁。她覺得對不起她的丈夫,她的孩子。

//

---------------
童話(3)
---------------


  病還沒有好的時候,她離開了城市,回到了她的故鄉。那真是一個秋天。空氣中充滿了秋天的味道。大朵的雲壓在半空中。大樹集體搖晃。黃色、紅色、褐色的彩霞在遠處飄動。時間過得有多快啊,轉眼離她做夢的時間已經二十多年了。她似乎不是總有那麼多的夢想,可是有時候她小時候的夢想沉重地擊中了她。她好像高傲的公主,穿著粉紅色的水晶鞋,一個人在眾聲喧嘩的宮殿裡獨自舞蹈,好像周邊一下子空曠了許多。
  一起陷入了死亡一般的寂靜。在那個高遠而寒冷的夜裡,她終於告別了她的夢想。在她靈魂飄蕩的最後時光,她聽到了她的孩子哭著跑進來的聲音,她聽到了寂靜夜裡死亡一般的寂靜,好像空間結冰了。她離宮殿越來越近,又越來越遠。即便是個普通的農婦,她的夢想是那麼的蹊蹺與高貴。她臉上露出了笑容,好像九歲時候孤單的她在空曠的村莊裡做夢時候的笑容。

//

***************
*Heart
***************

  每天早上,S起床很早,給我煮牛奶。我說我不喝甜的。S說你必須喝,你身體不好,你那麼累。我總是很生氣地看著S。我感覺到一陣陣的燥熱。然後S陪著我下樓。S似乎從來沒有回頭。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回首,才看到S滿眼的期待和很長時間的凝望。那天一直在堵車。						

---------------
記得當時年少(1)
---------------


  那時候我還和S在一起。每天下班的時候,我總能看到S在廚房裡熱火朝天。我向S笑笑,然後進了臥室,打開電腦看影碟。過一會兒,S給我端進飯來,輕輕地給我按背。我總是對S說你吃點兒。S說不餓。我很奇怪S為什麼有那麼大的耐力,居然能給我一直按背那麼長時間。我說你停止吧,多累啊。S說不累,哥,我愛你。我說你說什麼呢。
  那個夏天正在流行《盛夏的果實》。我能感覺到這首歌中飄逸的憂傷。我總是輕輕地哼唱這首歌,然後感覺一陣陣的疼痛。S很認真地聽著我唱歌。很長時間以後我都能感覺到S的那雙大眼睛。那是一個乾燥的夏天,據說是北京多年來少有的高溫天氣。
  每天早上,S起床很早,給我煮牛奶。我說我不喝甜的。S說你必須喝,你身體不好,你那麼累。我總是很生氣地看著S。我感覺到一陣陣的燥熱。然後S陪著我下樓。S似乎從來沒有回頭。一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回首,才看到S滿眼的期待和很長時間的凝望。那天一直在堵車。
  有一天,下著大雨。白花花的巷子裡寂靜得沒有人的聲音。我逃一樣地走在路上。我看到S穿著雨衣在路口等我。她似乎跑了很長時間,氣喘吁吁。S心臟不好,心跳得很快。就是在那一天,我害怕S死掉,像以前的那個朋友。我說你注意身體。S笑了笑,說哥,有你這句話,我覺得很值。我能感覺到S的快樂。那一天白花花的影子後來在很多時候晃動在我的夢裡。
  我們一起去唱歌。除了S還有兩三個朋友。空調總是開得很大。
  S一個人端坐在點歌台前為我點歌。別人說你也唱啊。S說我朋友在唱呢,你看他唱得多好。許多時候,我忽略了S。其實我知道,S喜歡唱歌,S也唱得很好。
  S是天津人,在上海讀書。暑假的時候S來到了北京。我從來不記得我們見面的那一天究竟是什麼日子。我只記得S穿著紅色的上衣和白色的短褲。
  九月到來的時候S要離開北京回上海了。我打車送S。S說哥你要學會照顧自己啊,我走了誰給你做飯啊。我忍不住難過。那時我真的難過。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愛S,但是我已經習慣了有S。十四層的公寓裡,夜晚和白天我都習慣了有S。S說哥你不要難過,一個月後我就回來了。

//

---------------
記得當時年少(2)
---------------


  我是一個人回來的。天氣還是很熱。我覺得我身上都是汗水,太陽把熱都撒在了我的毛孔裡。我想可能我睡不著。可是那天我睡得很好。我很難過。我害怕S再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忘記了S。那天我記得很清楚,九月二日。
  我果真忘記S了。每天我匆匆忙忙地走在街道上,一切對於我來說都是模糊的。我去酒吧刷夜,偶爾我帶一些人回我自己的家。燈紅酒綠,十四層的公寓上空劃過狂亂和茫然。
  那個夏天我還是習慣聽《盛夏的果實》,感覺那種無以名狀的悲傷和淡淡的憂愁。有時候我想我醉了。我習慣性地在回家後不脫鞋就睡覺。我總是能很快地睡著。我經常做一些噩夢,比方說我飛快地掉在懸崖下,比方說我被一個人追殺。我醒了,記不住夢裡頭的情節。我口乾舌燥。
  有一陣子我經常能接到S的電話。S總是一言不發。那種沉默讓我快要爆炸了。S說哥你應該給我打電話。我說我這麼忙,別給我添堵成嗎。S說哥你還愛我嗎。我說愛。她笑了。
  日子就在對話中緩緩地流過。轉眼間,國慶節到了。我從網上約好一個人見面,以便度過這無聊的假期。
  可我沒有想到S會回來。就是在那個黑夜,我約好人見面的那個黑夜。我想有一些事情要發生了,這些事情可能與愛情無關。那個人叫V,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學生。V一遍遍地問我究竟愛誰。我說現在還沒有那種感覺呢,以後再說。V和我摟得很緊。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聽到S回來的聲音。當鑰匙孔裡傳出開門的聲音的時候,我知道一切要完了。
  S的臉白了。我沒有見過那麼白的臉。那時候是國慶節,也是中秋節。月亮盤子似的掛在窗戶外,天是那麼藍。我好像很平常,其實你不知道我的空虛和緊張。我害怕S出點什麼事情。我不愛S。可是我曾經那麼習慣地和S在一起。
  然後S走了。窗外好像有一陣子狂風大作。我不知道是不是做夢了。我夢到那麼大的風聲,那麼多的桃花都謝了,S就在那些桃花中隱約若現。我喜歡看恐怖片,可是那天晚上我嚇醒了。是在中夜的時候醒的,指針指向了凌晨的兩點。我旁邊的學生貓一樣地蜷縮在我的身邊。

//

---------------
記得當時年少(3)
---------------


  那是一個已經寒意乍現的夜晚。我沒有那麼不踏實地想像過另外一個人的狀況。很多日子以前我曾經想像過。那是一個真正的冬天,大雪把一切都掩埋了。我那麼擔心一個人在另外一個地方怎麼活著。從那時候起我很奇怪地相信起了神靈。以後,我傷心過,痛苦過,好像也絕望過。而這似乎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現在,我又想起了S。這個寒冷的夜晚,住宅區所有燈光都滅了。S在哪裡啊?
  遺忘總比痛苦更容易喚起。清晨,當我疲倦地打開門的時候,S在門外站著。S穿著緊緊的牛仔褲,白色的襯衫,很無辜地看著我。如果你還愛我你不要做那樣的事情,S說。我說我愛你,然後把S摟在懷裡。S身上有一種特別的香水味道。我的表情空洞。
  默默。你不知道打那以後我們的寂寞,像是一種默契,或者乾脆是已經結婚很多年的夫妻。偶爾我登陸聊天室,約好一個人見面,然後一起刷夜。有一天,我還不小心愛上了另外一個人。但是我看到了對方眼睛中的猶豫。因此,在我還沒有等到說可能或者不可能的時候我就打算要忘記。我刪除了電話號碼。可是我沒有忘記掉。後來在我落寞的時候,無聊的時候,我都試圖打過。電話提示音永遠是已經停機。
  每次我都要回家,因為我給S的借口是我加班。雖然我知道S從來不相信我是去加班了,可是S沒有問我。我總能看到S在那座破舊的公寓樓外的河邊等我。那時候正好是黃昏,衰敗的柳樹,金黃的夕陽,波光粼粼的河水。我能感覺到S的無奈。S想問我可是S不打算問。我裝作什麼也沒有發生。S的飯量很小,而我則根本不吃。我躺在那床大被子裡,總是很快地入睡。
  那個假期有七天,可我感覺很長。我從來沒有感覺那麼長的假期。
  在熙熙攘攘的火車流裡,我去送S。S說累了,要和我分開。我一句話也沒有說。我緊緊地握S的手。S的肩膀那麼的瘦弱。S的眼睛模糊了,或者是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可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愛S,我卻流了眼淚。S身上有MP3。S放《盛夏的果實》。音樂效果似乎不是特別好,可是我就是想哭。我的眼淚順著我的臉頰流下。

//

---------------
記得當時年少(4)
---------------


  哥哥,你曾經愛過我嗎?S問。S把嘴唇咬得那麼緊。我怎麼回答?我根本沒有辦法回答。
  那一聲汽笛終於還是響了。我呆呆地看著漸行漸遠的火車落寞地行走。S在轉身的一瞬間的痛苦,我看到了。我彷彿看到了一片桃花中間,S在那裡冷冷地站著。S的眼淚流著。
  這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天高地遠,從此我不再有S的消息。一日,我吃桃子,看到了殘留的葉子,這讓我一身的驚悚。

//

***************
*Together
***************

  他一定很愛我,還會討好我。剛從受訓所回到家的時候,他的腿瘸了。但每聽到我回來,總是瘸著腿飛快地到我面前。他的眼神裡永遠有孩子的光芒。他伏在我腳下,如孩子在父母懷中。						

---------------
他一定很愛我
---------------


  有一次,做夢夢到小寶死了。醒來,披了衣服去院子裡看他。寒冷的夜裡,他歡快地跑了出來。我撫摩著他的背,差點掉了眼淚。只記得那天月亮如水,靜靜地撒在我們的身上。
  小寶是內向而膽怯的。家人只要抬起手,他會立刻伏在地上。起初,我有些自鳴得意,覺得他受了訓練。後來,常常想,為了這一刻的服帖,在訓練所,他曾經如何忍受工作人員的皮鞭。每次去那裡探望他,他搖著尾巴快樂地衝過來,舔我的臉、耳朵,然後四腳朝天,讓我撫摩。烈日下,看到了閉著眼睛,發出孩子一般的呻吟。及至我走,他在籠子裡哀鳴、焦躁,讓人不忍心卒聽。
  他要與我在一起十幾年啊。從剛開始的第一天,他就宿命地與我共擔榮辱。我總能想起一句話。對於你來講,他是你的一隻狗,可對於他來講,你卻是他的全部。每當我想起這句話,我的暴戾、乖張、絕望,就會少一點,責任、溫暖、情感,就會多一些。如同慵懶的午後,冷風中飄來的暖陽。
  他一定很愛我,還會討好我。剛從受訓所回到家的時候,他的腿瘸了。但每聽到我回來,總是瘸著腿飛快地到我面前。他的眼神裡永遠有孩子的光芒。他伏在我腳下,如孩子在父母懷中。
  晚上我到家時,不慎把他關在門外。後來想起時,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打開窗簾。他在院子裡扒著門。風沙正大,呼嘯著旋風而來。大的雨點雹子似的砸在他身上。風雨中他確實如此無助。

//

---------------
往事
---------------


  海巖一次說起他養的狗,好像在說他的孩子一樣。那時候我當然要比現在小,對於養狗,我基本上一無所知。
  直到有一年的秋天,我在一個集市上有了第一隻狗。他牽著我在人群中肆意地奔跑。我幾乎要上氣不接下氣了。從那以後,夜晚稍微不寂寞。我聽音樂或者看書,他就在一旁臥著,打著盹,似睡非睡。冬天到來的時候,他養成了在被窩裡睡覺的習慣。起初,我不讓他睡,可我制止不了他。他倔強而討好地一次次鑽,最終我還是沒有拗過他。有一次下特別大的雨,電閃雷鳴。檯燈下我們互相擁抱,如相依為命。
  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就撕沙發,被子。等到我回來,他又故意不理我。我本來聽到了我進門時他的慌亂,他從南走到北。進了門,他懶洋洋地看我一眼,好像我進來不進來與他無關。等到我撫摩他的時候,他投降。他驕傲地在燈光下昂著頭,如同哨兵。
  下了六天大雪的冬天,綿長而昏暗。早春疾病的傳染,恐懼而憂傷。那一年的記憶裡總有著他的影子。而他孤單而淘氣地叫著。這是我們倆的領地。他的眼睛裡閃耀著美麗的光輝。
  「非典」過後,有很多家分崩離析。他離開了我們的家,去了一個朋友那裡。我不忍心去看他,幻想著他能快樂一點,直到無意中去了他的新家。在院子裡他懶洋洋地曬著太陽,即使注意到了我也無反應。但我還是感覺到他的躲閃。他大概是故意裝看不到我。或者,是害怕被他的新主人看到。當年,他是多麼的活潑啊。新的主人說,你不曉得,他有多麼會看眼色。他要等到另外一隻狗吃完,才肯去吃。從來不大聲吠叫,如同寄人籬下。
  最初的那一年,我偷偷地看到了他幾次。後來,再也不相見。再後來,他又被送人了。他顛沛流離,到處找不到他的家園。不知道他會不會想起他最初的家。那個家曾經拋棄了他。而我,永遠不能找到他了。

<<極地陽光>>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