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查理大帝傳

TXT 全文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簡介    
   【作 者】(法)艾因哈德著 (英)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叢書名】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    
  【形態項】 113 ; 20cm    
  【讀秀號】000000558939    
  【出版項】 商務印書館 , 1979    
  【ISBN號】 7-100-02032-8 / K835.657    
  【原書定價】 5.60元 網上購買    
  【主題詞】查理(學科: 傳記)皇帝(學科: 傳記 地點: 法國) 
中譯者序言    
   查理大帝(公元768—814年在位)一稱查理曼,是歐洲中世紀歷史上的有名人物,是法蘭克國家加洛林王朝的第二代君王。查理生活的年代,是西歐封建化過程急劇進行的時刻。他的全部政策代表了新興的封建主階級的利益。他統治的四十六年間,曾進行過五十多次戰爭,建立起囊括西歐大部分地區的龐大帝國,並為自己加上了「羅馬人皇帝」的皇冕。連綿不斷的戰爭使法蘭克封建主掠奪到大量的土地和農奴,同時也使法蘭克自由農民貧困破產,遭受奴役。就是在查理統治期間,法蘭克封建制度終於樹立起來。恩格斯指出:「在佔領高盧時構成了全部法蘭克人中的普通的自由人等級消滅了,人民分裂為大土地佔有主、臣僕和農奴,——這就是查理為取得他的新羅馬帝國所付出的代價。隨著普通的自由人的消滅,舊的軍事制度瓦解了,隨著兩者的消滅,王權也崩潰了。查理把他自身統治的唯一基礎破壞了。他還能勉強支撐下去;可是一到了他的後繼者們的手裡,實際上由他親手造成的東西,卻明顯地暴露出來了。」1這是對於查理的全部事業最為精闢透徹的評價,它戳穿了一千年來封建和資產階級歷史家為了替查理歌功頌德而編造的一切神話。   
  1《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563頁。   
  本書包括兩種查理的傳記。一種為艾因哈德所撰,另一種為聖高爾修道院某佚名僧侶所撰。兩種傳記均撰寫於九世紀,是關於查理大帝的最早的史料。   
  艾因哈德約在公元770年出生於法蘭克國家東部美因河下游地方一個有地位的封建主家庭裡,779年後被送進富爾達修道院受教育。由於艾因哈德學習出色,才智過人,在他剛過二十歲的時候被這個修道院的院長鮑古爾富斯推薦到查理的宮廷去供職。此時,查理已經成為一個十分強大的國家的統治者。他從歐洲各地延攬了一批知名當世的學者到宮廷來,講求學問,興辦學校,其中最著名的人士是來自不列顛的阿爾昆。查理這種附庸風雅的舉動曾獲得資產階級歷史家的大聲喝采,被譽為「加洛林文藝復興」。年輕的艾因哈德躋身於這個文學侍從的小團體,有機會博覽群書,接觸名家,並直接受到阿爾昆的教益,學識日益精進,成為這一「復興」的後起之秀。   
  艾因哈德深受查理的寵信,也盡力為之效勞。他曾幾次啣查理之命出使國外。但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呆在查理身邊,掌管秘書,參預機要。查理死後,他繼續留在其子虔誠者路易的宮廷,恩寵不衰。他曾破例地同時兼領過幾個修道院的院長職務,這原是教會宗規所不容許的事情。這時的查理帝國已隨著地方封建勢力的加強而走向解體。路易同他的兒子們父子兄弟之間戰爭頻仍,宮廷裡的陰謀事件也一再發生。艾因哈德決計離開這個政治鬥爭的漩渦,從830年起隱居於塞利根施塔特的一座修道院,直到840年3月14日去世。   
  艾因哈德流傳下來五種著作,其中以《查理大帝傳》最有價值。這部著作寫於他住在塞利根施塔特的期間。加洛林時代的文風專以摹仿古典作家為能事,艾因哈德撰寫《查理大帝傳》也是以蘇埃托尼烏斯的《十二凱撒傳》為藍本的。   
  蘇埃托尼烏斯是公元二世紀的羅馬史學家。《十二凱撒傳》是一部關於共和國末期和帝國初期羅馬統治者的傳記,記述從尤利烏斯·凱撒到多米提亞努斯十二個統治者的事跡。蘇埃托尼烏斯曾供職羅馬宮廷,接觸過官方文書檔案,因之他這本傳記保存了許多珍貴的材料。但是書中同時也存在不少缺點,例如只著眼於皇帝個人行事的記載而忽略了對時代背景的敘述,為了追求趣味化而對元首的軼聞、宮闈的秘史作了過分的渲染等等。這就使得這本傳記比起同時代的塔西佗的著作來,在史料價值方面不能不居於次要地位。   
  《劍橋中世紀史》認為艾因哈德對於蘇埃托尼烏斯的《十二凱撒傳》,是從全貌乃至細節的全面模仿1。這種模仿為《查理大帝傳》帶來深刻的影響。在早期中世紀,教會壟斷了歷史的編纂工作。歷史著作充斥著宗教迷信,成為天主教神學的僕從。這種現象,甚至連格雷戈裡的《法蘭克人史》和比德的《英吉利教會史》這類史學名著也在所不免。艾因哈德撰寫本書時,刻意摹仿古典著作,擺脫這種風氣的影響,為查理的一生寫成比較真實的記錄,這是蘇埃托尼烏斯給他影響的好的方面。但在另一方面,他也因襲了蘇埃托尼烏斯只寫傳記主人翁而略去時代背景的筆法,在書中除了記述查理的對外戰績和宮廷生活外,對於這一時期法蘭克國家國內外其他方面的情況幾乎隻字不提。另外,他又極力倣傚古典作品通常採用的短小篇幅,「把這項工作壓縮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內。」(見書中原作者自序。)結果使得許許多多他所熟悉的重要材料都被捨棄,而這本本來可以寫成洋洋巨著的作品,竟被壓縮到兩三萬字,以致這半個世紀充滿動盪和衝突的熱鬧場面,只剩下一些稀疏的線條留給後人,這是十分可惜的。   
  1見《劍橋中世紀史》,1957年版,第2卷,第626頁。   
  《查理大帝傳》寫成後,獲得很高聲譽。同時代人瓦拉夫裡德·斯特拉博稱讚它「提供了絲毫不假的真情實況」。(見本書瓦拉夫裡德序言。)另外也有人誇獎它的優雅文筆。直逼古典作家。從中世紀流傳下來的手抄本,多達六十部,其傳誦一時可以概見。   
  關於本書的評價,誠如艾因哈德本人在自序中所說那樣:「我認為沒有人能夠比我更真實地記述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有沒有別人會寫出它們。」無論是同時代或者稍稍晚出的編年史籍與它相比,都可以說是無出其右的。儘管本書對於查理的論述有許多溢美的地方,對於史跡的記載也間有失實之處,但它仍不失為這一歷史時期最重要的史料。   
  另一部查理傳記的作者是聖高爾修道院的一個僧侶,已佚其名,有人認為其人是諾特克,有人則不承認,今天已無從判斷。1至於撰寫時間,書中卻有線索可尋。據作者透露,這本傳記是查理大帝的曾孫胖子查理在聖高爾修道院作短暫逗留時囑咐他編寫的。胖子查理前往聖高爾修道院的時間為883年,可知這本傳記當在此時寫成。本書流傳至今已殘缺不全,前面原有一篇序言,業已散佚;書的末尾也欠完整,作者在第二卷第十六節中曾表示要在寫完查理的武功之後再寫一些他的生活習慣和平日言談,如果這些內容曾經單作一卷寫出的話,今天也告闕如了。   
  1諾特克據《大英百科全書》載為瑞士北部人,生卒年代約為公元840至913年,曾在聖高爾修道院所設學校執教多年。諾特克素患口吃,有人就根據這本傳記中作者自稱口吃,斷定為諾特克所撰。例如《劍橋中世紀史》稱這本傳記為「口吃者諾特克的有趣的小書」(見該書第2卷第625頁)。另外有人則認為單憑口吃一詞,不足為據。例如傳記的英譯者A.J.格蘭特認為這只是一種通常作譬喻用的自謙之詞,不應就字面意義去理解。   
  查理大帝死去半個世紀以後,有關他的種種傳說,先是在西法蘭克,後是在東法蘭克廣泛流傳開來。傳說越來越多,查理這個人物也越來越神聖化,一些虛構的武功和捏造的神話,歸到他的身上;一些諸如「薩克森人的使徒」、「耶路撒冷聖城的保衛者」之類的神聖光輪,加在他的頭上,等到十二世紀,查理便完全變成一個聖徒。   
  聖高爾修道院僧侶撰寫這本傳記,正是這類傳說開始流傳的時候。作者宣稱他的材料根據來源有三,見於書中的則只有兩個。其一是阿達爾貝爾特,他隸屬於查理大帝的皇后希爾迪加爾德的兄弟克羅爾德部下,曾跟隨查理對匈奴人、薩克森人、斯拉夫人作過戰。另一是阿達爾貝爾特之子韋林貝爾特,他是同作者一起在聖高爾修道院修道的一個僧侶。第三個來源為何,不得而知。就前面這兩個人而言,關於查理是可能提供大量珍貴材料的。但是傳記作者基於其基督教會的神學觀點,似乎對於那些帶有迷信色彩的道聽途說更有興趣。他以更多的篇幅載錄了這種荒誕不經的故事,致使他這本著作完全成了一本稗官野史,人們只有在撥開瀰漫書中的濃雲迷霧以後,才能發現若干有用的材料。   
  但是也須指出,聖高爾修道院僧侶撰寫此書,采摭了許多民間傳說,因之在內容上與艾因哈德有所不同。他所敘述的範圍不限於阿亨宮廷,而稍稍地接觸到宮廷以外的世界,所記載的人物也非集中於查理一人,而是涉及到其他某些社會階層,因之書中所展示的畫面,要比艾因哈德的記述寬闊一些。他描繪了處於人身依附地位的匠人遭受的奴役折磨,教俗封建主生活的驕奢淫佚,高級教士的愚昧粗鄙等等;也記載了查理生前和身後在宮廷內部醞釀的一次又一次的政變陰謀。這些都是九世紀的西歐封建社會的如實寫照。把兩部著作合在一起,可以為查理大帝近半個世紀的統治提供一個粗略的輪廓。《劍橋中世紀史》也指出,「由於艾因哈德,也由於聖高爾修道院僧侶膾炙人口的故事,查理的整個形象被刻劃得十分有血有肉,非常清晰地擺在我們眼前。」1   
  1《劍橋中世紀史》,第2卷,第627頁。   
  艾因哈德和聖高爾修道院僧侶的原著用拉丁文寫成。本書系據英國A.J.格蘭特教授的英譯本《查理曼的早期傳記》(倫敦查托和溫德斯公司1922年版)譯出。英譯本原有序言,今略去;原來的註釋較繁,現只選譯其中一部分,另外由中譯者補注了一些,註釋後面分別綴以英譯者和中譯者字樣。限於水平,書中可能有不少錯誤,希讀者指正。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瓦拉夫裡德的序言1    
   1瓦拉夫裡德·斯特拉博在公元842至849年間任法蘭克某修道院院長。——英譯者(其人與艾因哈德相識,為他寫這篇序言。——譯者)   
  如所周知,下面關於最光榮的查理皇帝的行述,是由艾因哈德撰寫的。艾因哈德在當時所有的宮廷官員中間享有最高的聲譽,這不僅由於他的學識淵博,也由於他的品德超群;而且,由於他對於所描述的全部事件,幾乎都親臨其境,因之他的敘述在最嚴格的準確性方面更為見長。   
  他出生於法蘭克東部叫做莫因格維的地方,少年時代在富爾達修道院內殉教者聖旁尼法斯的學校裡受到最初的訓練。他之所以被修道院院長鮑古爾富斯從這裡送到查理的宮廷,與其說是出於門第優越,毋寧說是由於他的才智非凡,這種才智即使在當時就已顯示了他日後如此馳名的學識的光明前景。當時,查理比所有的君王都遠為殷切地搜羅博學之士,給予他們的待遇如此之優隆,以便他們得以從容舒適地探求哲理。因此之故,他在上帝的幫助下,使得他那個在上帝付託他時尚是愚闇、甚或是全然蒙昧(如果我可以使用這種詞句的話)的國家,由於這種一向不為我們的野蠻狀態所瞭解的嶄新的學問而光輝四射。可是現在,人們的興趣又一次地轉向相反的方向,學識的光輝不那麼為人們所愛惜,而在大多數人中間正在熄滅。   
  因此,這位藐小的人——因為他身材中等——由於他的知識和高尚品格而在熱愛學識的查理的宮廷中獲得如此之多的榮譽,以致那位最有力量、最為聰睿的國王陛下在他當時所有的大臣中間難得找到一個使他更樂於一同商量私事的人。的確,他配得上這種恩遇,因為,不僅在查理的時代,而且更為顯著地在路易皇帝的統治下,1當法蘭克人的國家由於多種多樣的騷亂而動搖,並且在有些部分瀕於毀滅的時候,他是如此令人驚異而又幸運地權宜行事,而且在上帝的庇祐下,能夠這樣地省察自身,因之他明智的盛名,雖有多人嫉妒和多人揶揄,卻不曾非時地從他身上消失,也不曾置他於不可挽救的危難之中。   
  1路易為查理之子,綽號虔誠者。在他繼其父為皇帝期間(814—840年在位),帝國開始分裂。——譯者   
  我之所以談到這些,為的是使所有的人可以閱讀他的作品而不致有所懷疑,另外也可以瞭解,在他對他的偉大首領備致頌揚的同時,也為好奇的讀者提供了絲毫不假的真情實況。   
  我,斯特拉博,插入了一些根據個人意見認為適當的標題和裝飾,以便有人在需索某點的時候,可以更方便地找到他所需要的東西。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艾因哈德自序    
   當我已經決心要把我的那位已故的偉大而又堪稱光榮的君王和恩主的生活、言談以及大量行事記述下來的時候,我把這項工作壓縮在最低的可能限度以內。我的目的是一方面把我所能獲知的每件事情都寫進去;另一方面也要避免把每件新事情寫成長得使人厭倦,因而得罪那些愛挑剔的人。總之,我已經極力要使這本新書不致觸犯那些就連學識豐富、雄辯滔滔的人士所寫的古代著作都看不起的人。   
  我不懷疑,有許多有學問、有閒暇的人,他們覺得一定不能完全忽視今天的生活,不應該把我們這個時代的活動當作完全不值得記述的事情,使之泯沒無聞,被人遺忘;因此,他們是如此地喜愛聲譽,乃至儘管拙於筆墨,他們也情願把別人的偉大的事跡筆之於書,而不願意無所著述,讓他們的姓名、聲望從人們的記憶裡消逝。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不應該罷手不寫這本書。由於我曾親身參與這些事件,身臨其境,目睹其事,因此我認為沒有人能夠比我更真實地記述這些事情,而且我也不能肯定有沒有別人會寫出它們。因此我想,與其讓這個當代最崇高、最偉大的國王的生平事跡,和他那後人難以傚法的赫赫功業因湮沒而消失,倒不如像別人那樣,把故事記錄下來,垂諸後世。   
  我還有另外一個理由——我想這並不是個愚蠢的理由,甚至單憑這個理由就足以讓我動筆,——那就是我所受到的養育之恩以及我跟國王本人和他的孩子們的友誼,這種友誼自從我在宮廷裡居住的時候起,一直沒有間斷。由於在這種情況下他使我同他如此投合,使我在他的生前和死後感戴不已,如果我把他所賜給我的一切恩惠忘掉,如果我使這樣恩遇我的人的豐功偉績湮沒無聞,如果我容許讓他的生平不見著錄,不受頌揚,就像他沒有存在過一樣,——實際上他的生平不僅值得以我那拙劣貧乏而又渺乎其微的才能來記載,而且值得用西塞羅1的全部雄辯才華來記載——那麼說我忘恩負義,在我是罪有應得的。   
  1西塞羅(公元前106—43年)是羅馬共和國晚期著名的政治活動家和作家,精於哲學、文學、修辭、法學等。他的拉丁文風在中世紀有很大的影響。——譯者   
  因此這裡你得到了一本載錄那位偉大而光榮的人物之生平的書。除去他的事業以外,不會再有什麼可以使你驚奇或景慕的了;誠然,倘或有之,那就是,我是一個異族人,並不怎麼通曉羅馬語言,2而竟然妄想可以通暢無疵地運用拉丁文字,甚且狂妄自大到連西塞羅的名言都敢於輕視。西塞羅在《圖斯庫蘭論文集》3第一卷裡,在談到拉丁作家的時候說過:「如果一個人既不會很好地組織他的思想,也不會通順地把思想寫下來,又不能給讀者提供任何樂趣,而竟把他的思想寫在紙上,那麼他就是在輕率地濫用他的閒暇和他的紙張。」假如我不是被一種想法所鼓勵的話,這位大演說家的話也許會使我擱筆不寫。可是我覺得我應該甘冒世人之指責,應該讓我的拙劣的才能甘蹈寫作之艱險,而不應該吝惜我的聲名,使這位偉大人物的遺念被人忘掉。   
  2艾因哈德對於拉丁文極為精通,這裡只是謙詞。——英譯者   
  3《圖斯庫蘭論文集》是西塞羅的哲學著作,於公元前46年寫於他的圖斯庫蘭別墅。——譯者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傳記的引言    
   一 據推算,法蘭克人一向從中選舉國王的墨洛溫世系一直延續到希爾德裡克1國王的時候。根據羅馬教皇斯蒂芬2的命令,希爾德裡克被廢黜王位,舉行了削髮儀式,送到修道院裡去。雖然可以認為這個王室是以他告終的,但是它久已失去了一切權力,除了國王的空洞稱號以外,什麼都沒有了,因為國家的財富和權力都入於宮廷長官——宮相3——之手,由他們操縱全權。國王是滿足於他的空洞稱號的。他披著長髮,垂著長鬚,慣於坐在寶座上面,扮演著統治者的角色,他傾聽來自任何地方的使節的陳詞,在他們離去的時候,向他們說一說別人教給他或者命令他回答的辭句,好像是出於自己的意旨似的。這就是他所執行的唯一職務,因為除了空洞的稱號,除了宮相憑自己的高興許給他的不可靠的生活費以外,他自己只有一處收入很微薄的莊園,此外一無所有。他在這塊土地上擁有邸宅,從這塊土地上徵調為數寥寥無幾的僕役做必要的事務,替他裝點威儀。無論到什麼地方去,他都乘坐一輛車子,車子由兩隻牛拉著,一個牧人趕著,頗具鄉村風味。他通常就是這樣到王宮或民眾大會1去的,也是這樣回家的。民眾大會每年舉行一次,討論國家大事。但是宮相管理著國家的政事和對內對外的一切事務。   
  1此處系指墨洛溫王朝之希爾德裡克三世。他在751年為矮子丕平所廢,墨洛溫王朝遂終。——英譯者   
  2艾因哈德此處有誤。當時任教皇的是扎卡裡亞斯(741—752年在位),而非斯蒂芬二世(752—757年在位)。——英譯者   
  3宮相起初是王宮的總管,管理宮廷庶務和服務人員。七世紀時,地位日高,軍政大權均歸其掌握。——譯者   
  1民眾大會是日耳曼人軍事民主制度的機構。法蘭克人的國家出現以後,民眾大會的舊習仍然保存,每年舉行一次,即所謂「三月校場」,但已失去原來的政治意義。——譯者   
  二 希爾德裡克被廢黜的時候,查理國王的父親丕平2正在擔任宮相職務,這儼然是按世襲的權利,因為丕平的父親查理3(他曾經打倒了全法蘭克境內的爭權奪利的僭主,曾經在兩次戰役中——一次在普瓦提埃城附近的阿奎丹;一次在比拉河上,納爾榜城附近——大敗企圖征服高盧的薩拉森人,迫使他們退回西班牙)曾經顯赫地執掌過同一職務,這是他從其父丕平4那裡繼承過來的。除了門第顯赫、家資富有的人以外,人們是不輕易給予這種榮譽的。   
  2此處指矮子丕平,他於741—751年任宮相,751年廢希爾德裡克自立,是為加洛林王朝之始。——譯者   
  3此處指查理·馬特,他於715—741年任宮相。他以732年普瓦提埃之役戰敗阿拉伯人享名,從而獲得「馬特」(意為錘子)的稱號。——譯者   
  4此處指的是赫裡斯塔爾的丕平,他於687年成為全法蘭克的唯一的宮相(至714年)。——譯者   
  這個職位由丕平的父親和祖父傳給丕平(查理國王的父親)和他的兄弟卡洛曼。他和他的兄弟卡洛曼共同執掌了幾年這個職務,非常和諧,名義上仍舊聽命於上述的希爾德裡克國王。可是後來他的兄弟卡洛曼不知為了什麼緣故,也許是激於對懺悔祈禱生活的喜愛,放棄了辛勞的世俗的王國的掌管,退居羅馬,以求寧謐。他在那裡更易服裝,進入索拉克特山上鄰近聖西爾維斯特教堂的一座修道院當了僧侶,和一些與他抱有同樣目的、前來和他一起生活的僧侶安享了幾年他所期望的清靜生活。但是由於許多法蘭克貴族為了履行誓言而巡禮羅馬,對這位過去的主人又不肯過門不入,因之經常的拜訪擾亂了他殷切期望的寧靜,於是他不得不更換寓所。他鑒於拜訪者的眾多與他的志願相違背,因而離開索拉克特山,退居於薩姆尼烏姆省境內位於卡西諾山古堡遺址上的聖本篤修道院。在這裡,他把塵世的餘生獻給了宗教修行。   
  三 但是丕平借助於羅馬教皇的力量由宮相成為國王以後,就獨自統治法蘭克達十五年之久,甚至還要長些。1他曾經對阿奎丹的公爵魏法爾連續打過九年阿奎丹戰役,戰爭結束以後因水腫病死在巴黎,留下查理和卡洛曼兩個兒子。由於天意,他們承繼了國家。法蘭克人召開了一次莊嚴的民眾大會,選舉他們兩人做國王,附帶條件是:他們應該平分全部國土,而查理應該專門管理他的父親丕平所掌握的地方;同時卡洛曼則得到他們的伯父卡洛曼所曾經統治過的地方。他們接受這些條件,分別得到分給自己的一份國土。2兩兄弟之間保持了和諧,雖然不無困難,因為卡洛曼的許多黨羽力圖破壞他們的聯盟,有的甚至希望他們進行戰爭。但是事實的進程證明,對於查理的危險只不過是一種虛幻,並未見諸事實。因為在卡洛曼死後,他的妻子偕同她的兒子們和一些貴族首腦逃往意大利,而且毫無明顯的道理,竟越過了她的夫兄,而把她自己和她的兒子置於倫巴德人的國王德西德裡烏斯的保護之下。卡洛曼在和查理共同治理國家兩年1以後,因病身死。查理在卡洛曼死後,經全體法蘭克人同意,被擁戴為唯一的國王。   
  1丕平在位時間實際為十七年,由751至768年。——英譯者   
  2查理獲得奧斯特拉西亞、紐斯特裡亞的大部分,以及盧瓦爾和加龍兩河之間的地方。卡洛曼獲得勃艮第、普羅旺斯、阿爾薩斯、阿勒曼尼亞和阿奎丹的東南部分。——英譯者   
  1卡洛曼死於771年,故兩弟兄的共治應為二年。——英譯者   
  四 任何有關他的出生、2幼年時代,甚至少年時代的事,由我來談都會是可笑的,因為我找不到任何有關這方面的記載,而可以自稱對這些事情有親身瞭解的人,也沒有一個仍然活著。因此我決定不在不知道的問題上費時間,而直接去描述他的行為、習慣和生活的其他方面。我將先寫他在國內和國外的業績,然後寫他的習慣和興趣,最後寫國家的行政管理和他的統治的結束,凡是需要或值得記載的事情,一概不予省略。   
  2關於查理的生年,有742年,743年,744年,747年等幾種說法。——英譯者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第一部分 他在國內外的事業    
   五 在查理所從事的歷次戰爭中,由他父親所發動,但是他父親並未將之結束的阿奎丹戰爭是他進行的頭一仗,因為這場戰爭看來是易於獲勝的。那時候他的兄弟還活著,查理請他協助。雖然他的兄弟沒有能夠按照諾言提供援助,查理還是以最大的精力進行他所從事的事業,在他所努力爭取的目的完全達到以前,他懷著不屈不撓的毅力,既不間斷,也不鬆懈。魏法爾死後,胡諾爾德1想佔領阿奎丹,重新挑起幾乎已經結束了的戰爭。查理迫使胡諾爾德放棄阿奎丹,撤退到加斯康尼。他甚至連加斯康尼也不許他停留。他渡過加龍河,派使臣到加斯康尼人的公爵盧普斯那裡去,命令他把逃亡者交出來,並且威脅他立刻照辦,否則就要開戰。盧普斯做得更明智,他不但交出了胡諾爾德,而且連他本人和他所管轄的省份也都歸附於查理的統治之下。2   
  1胡諾爾德為魏法爾之父,曾長期出家為修道僧,其子死後還俗,企圖重振其阿奎丹之家業,與查理作戰。——英譯者   
  2769年。——譯者   
  六 當阿奎丹糾紛解決,戰爭結束以後,當他在國內的共治者也撒手人世以後,他被羅馬城主教哈德良的懇請和祈求所感動,進攻倫巴德人去了。1他的父親也曾應教皇斯蒂芬的請求,進行過這方面的戰爭。2那時條件十分困難,因為有一些他經常諮詢的法蘭克首腦人物極力反對他的意圖,他們竟至公然宣稱要撇下國王轉回家去。但是這一次查理同海斯圖爾夫國王3作戰,很快地就使戰爭結束了。因為,雖然查理抱著和他的父親類似的,甚至是相同的理由去作戰,他卻以大不相同的精力把戰爭進行到底,並獲得完全不同的戰果。當年,丕平在把帕維亞圍困了幾天之後,就迫使海斯圖爾夫國王交納人質,歸還從羅馬人手裡搶去的城鎮和堡壘,並且作出一項鄭重的諾言:他不再企圖取回他所交出來的一切東西。可是查理國王一旦開始作戰,他就不曾罷手,直到經過長期圍困,使得德西德裡烏斯國王力量枯竭,向他投降;直到他那個眾望所歸的兒子阿達爾吉斯被迫不僅從本國,而且從意大利逃走;直到他使羅馬人收回被劫奪的一切;直到他擊潰了正圖謀起事的弗裡烏利公國長官赫魯奧德高蘇斯;最後,直到他把整個意大利置於自己的統治下,讓他的兒子丕平4做了所征服領土的國王為止。如果不是因為我目前的寫作乃是為了描寫查理的生活情況,而不是編錄他所進行的戰爭中的事件的話,那我一定會在這裡描繪一下翻越阿爾卑斯山的困難,刻劃一下法蘭克人穿過那杳無人跡的山脊、高聳入雲的岩石、峻嶒尖削的崖壁的巨大困境了。這場戰爭的總的結局是意大利的征服,德西德裡烏斯國王的流放和終生放逐,他的兒子阿達爾吉斯的被逐出意大利,權力從倫巴德人國王的手裡被奪回,並交還羅馬教會的主宰哈德良。   
  1773—774年。——譯者   
  2丕平進攻倫巴德人凡兩次,時為754和756年。——譯者   
  3海斯圖爾夫已於756年死去,此時查理的對手是德西德裡烏斯。——譯者   
  4查理的次子,皇后希爾迪加爾德所生,於810年先查理而死。見本書第18、19節。——譯者   
  七 這場戰爭結束以後,沉寂一時的薩克森戰爭1重新爆發了。沒有一次戰爭比薩克森戰爭更持久、更殘酷,沒有一次戰爭需要法蘭克人付出更大的力量。因為薩克森人同住在日耳曼地方的大多數種族一樣,生性凶暴,崇信鬼神,敵視我們的宗教,他們並不認為破壞和違犯上帝的法和人的法律是一種恥辱。另外也有一些原因可以隨時引起騷亂。因為除了在少數地方有茂密森林和綿亙山脈阻隔,明確地劃分了疆界以外,雙方的領土差不多處處都在空曠的平原上毗連;每一邊都經常發生殺害、搶劫、放火的事件。法蘭克人被這些事情激怒了,他們竟至認為不能再滿足於報復,而應該向他們公開宣戰。   
  1薩克森戰爭在查理所進行的全部戰爭中占首要地位。由於薩克森人堅決抵抗,使法蘭克人耗費了極大的力量。戰爭曠日持久,延續三十餘年(772至804年)。——譯者   
  於是戰爭開始,一直延續了三十年,雙方交戰至為激烈,但是薩克森人的損失比法蘭克人為重。假如不是薩克森人背信棄義,戰爭或許結束得早一些。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們承認自己失敗,向查理國王懇求歸降,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們答應遵從他的命令,馬上交出了應交的人質,接納了派去的使臣。有時候他們是這樣地畏怯和懾服,乃至答應放棄崇拜魔鬼,願意信奉基督教。但是他們雖然有時候打算聽從他的命令,卻總是急於破壞諾言。因此沒有法子知道他們究竟會這樣做,還是會那樣做,因為戰爭開始以來,他們幾乎沒有一年不是又作許諾又背約食言的。   
  但是國王高度的勇敢和堅定的意志不會為順境和逆境動搖,不會被他們的反覆無常制服,不會使他迫於疲憊而中止他的事業。他從來不允許這類冒犯的人不受懲罰。他或者是親自率領一支軍隊,或者是派遣伯爵率領,去懲戒他們的背信棄義,並加以適當的處罰。因此最後當所有曾經抵抗過的人都被打敗,並且歸他統治的時候,他把易北河兩岸的一萬居民,連同他們的妻子和兒女,分成多批,移殖到日耳曼和高盧各處。這場延續這麼多年的戰爭最後以薩克森人接受國王提出的條件而結束:他們應該放棄崇奉魔鬼,拋棄本族的宗教儀式,接受基督教的聖禮,同法蘭克人融合為一個民族。   
  八 雖然這場戰爭延續了這麼多年,他親自同敵人交戰不過兩次——一次是在德特莫爾德地方的奧斯寧山附近;另一次是在哈薩河畔,1——這兩次戰役發生在同一個月內,其間只隔數天。敵人在這兩場戰役裡被打得大敗懾服,以至他們後來再也不敢向國王挑戰,而且除非在有利地形的掩護下,也不敢抵抗他的攻擊了。   
  1在奧斯納布呂克附近。——英譯者   
  在這次戰爭裡,法蘭克人和薩克森人雙方都有許多出身高貴和職位顯要的人陣亡,但是戰爭終於在第三十三年停止了。當時在世界各地所爆發的反對法蘭克人的戰爭是這樣頻繁,這樣嚴重,而國王又以這樣的技巧來指揮作戰,以致觀察家有理由懷疑究竟是他的不畏艱辛,還是他的鴻運更值得令人欽羨。意大利戰爭比薩克森戰爭早兩年即行開始,雖然戰事從未間斷,但是他在世界任何地方的事業卻沒有因而中輟,而且無論在哪一次戰爭裡,儘管條件艱苦,也從未訂過停戰協定。因為這位國王,這位在當時統治世界各國的諸王中最英明、最高尚的國王,從不因為所需要付出的辛勞而拒絕承擔或從事任何事業,也從不因為害怕危險而退縮。他瞭解他所承擔或完成的每一件工作的真實性質,因此,他從來不因為失利而受到挫折,也從來不因為僥倖走運而迷失方向。   
  九 在對薩克森人的戰爭經常地、幾乎不間斷地進行著的時候,他把衛戍部隊佈置在邊境的適當地點,率領一支他所能召集的最龐大的遠征軍去進攻西班牙。這次襲擊1他跨過比利牛斯山,接受了他所進攻的城鎮和要塞的投降,領著軍隊平安無損地回來了。其間只有一次失利,這是在歸途中,通過比利牛斯山隘口的時候,由於加斯康人的反叛行為造成的。當軍隊為了適應地形和山隘的特點,排成長列,正在行進的時候,加斯康人卻在山頂上佈置了伏兵,這裡左近一帶森林廣闊而茂密,非常適於設伏,於是他們直衝而下,進入下面的山谷,衝亂了輜重部隊的最後部分,也衝亂了保護前面部隊的後衛部隊。在接踵而來的戰鬥中,加斯康人把他們的對手殺到最後一人,然後奪取了輜重。當時夜幕已降,在夜色的掩護下,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向四面逃散了。在這次戰鬥裡,加斯康人的輕便的武裝和肇事地點的地勢都有利於他們。在交戰中,御膳官埃吉哈德、宮伯安塞爾姆、不列顛邊防區1長官羅蘭和其他許多人一起被殺死了。2未能立即受到懲罰,因為襲擊結束以後,敵人整個地遁跡了,他們所留下的,只不過是關於他們究竟在哪裡的流言而已。   
  1778年。——譯者   
  1不列顛邊防區位於盧瓦爾河河口以北,西與布列塔尼接壤,系為防禦不列顛人而設。——譯者   
  2這就是有名的朗塞瓦爾峽谷之役(778年)。在這次戰役中戰死的羅蘭成為後來著名史詩《羅蘭之歌》的主人公。——譯者   
  十 他還征服了住在法蘭克極西端、大西洋沿岸的不列顛人,不列顛人曾經表示不服,因此他派遠征軍去討伐他們,迫使他們交納人質,並且答應此後遵從他的命令。   
  後來,他親自帶兵進入意大利,3經過羅馬,來到坎帕尼亞的城市卡普亞。他在卡普亞紮下營寨,並對本內文圖姆4的居民進行威嚇,如不投降,即訴諸戰爭。但是他們的公爵阿拉吉斯派他兩個兒子魯莫爾德和格裡莫爾德攜帶巨款,去迎接國王,因而避免了戰爭。他請求國王把他的兒子當作人質收下,並且答應:除了他不能夠親自來到國王面前以外,他和他的人民將聽從國王的一切命令。查理更多地為人民利益著想,而不大在意他們公爵的頑固不化,他接受了獻給他的人質,並且格外施恩,同意免除個人朝見。他把小一點的孩子當作人質留下,把大一點的送還給他的父親。然後他派遣使者去要求並且接受本內文圖姆人和阿拉吉斯的效忠誓言,接著返回羅馬。他在羅馬用了幾天工夫去參拜各處聖地,然後回到高盧。   
  3787年。——譯者   
  4本內文圖姆是意大利半島南部一個領土較大的公國,以前在名義上隸屬倫巴德王國,歸附查理後,成為查理帝國的附屬國。——英譯者   
  十一 此後,巴伐利亞戰爭突然爆發,又很快地結束了。戰爭是由於巴伐利亞公爵塔西洛的驕橫和愚蠢引起的。1他的妻子以為她可以借丈夫之手,為她的父親倫巴德人的國王德西德裡烏斯的放逐報仇。他在妻子的慫恿下,與巴伐利亞人的東鄰匈奴人結成同盟,他不但拒絕服從查理國王,甚至還膽敢向他挑戰。國王的神武不能容忍他這種狂傲無禮的態度,因此他立即廣泛地召集軍隊,去討伐巴伐利亞。他親自帶領一支大軍,來到介乎巴伐利亞和日耳曼之間的萊希河邊。他在岸上紮下營寨,並且決定在他進入巴伐利亞以前,先試探一下公爵的意向。但是塔西洛公爵看到倔強固執對於自己、對於人民都無好處,就把自己獻給國王,聽憑處置了。他交納了國王所要求的人質,其中包括他的兒子提奧多,他還進一步宣誓保證:無論是誰再也不能說服他改變對國王的忠誠。一場看來可能發展成為大戰的戰爭就這樣最快地結束了。但是後來國王把塔西洛召到御前,不允許回去。他所管轄的那個省份後來沒有交給公爵,而是交由伯爵治理。2   
  1塔西洛拒不服從查理,兩國長期失和,至787年爆發戰爭。戰爭過程如原文所述,以塔西洛降服而迅速結束。查理對於塔西洛心存忌憚,於788年將他廢黜,給他舉行削髮儀式,幽閉於修道院。——英譯者   
  2查理國家的基本行政單位是伯爵轄區,其長官即是伯爵,代表國王管理本轄區的軍事、行政、司法、稅收等事宜。查理往往以之代替被征服的公爵,治理其領地。——譯者   
  十二 這些騷亂平息以後,他去對斯拉夫人作戰。1我們習慣上把斯拉夫人叫做維爾齊人,但是他們的適當的名稱,即他們對自己的稱呼,是維拉塔比人。這一次薩克森人和國王麾下的其他同盟部族共同作戰,雖然他們的忠誠是裝出來的,遠非發自內心。戰爭的原因是維爾齊人經常侵略,進攻法蘭克人從前的同盟者阿博德裡提人,拒絕服從國王要他們停止侵略的命令。有一條海峽2從西方的海洋向東伸展,它的長度不得而知,但是它的寬度沒有一處地方超過一百英里,並且往往要窄得多。許多部族居住在這片海洋的岸上。我們稱之為北歐人的丹麥人和瑞典人佔據北岸和海內諸島。斯拉夫人、艾斯提人和其他各部族住在東岸,其中主要的是當時國王與之作戰的維拉塔比人。只在一次他所親自指揮的戰役裡,他就擊潰並征服了他們,以致他們覺得如果再不聽從他的命令,那就未免太不明智了。   
  1這裡所指的是居住在易北河東岸的西斯拉夫人。維爾齊人亦名柳蒂奇人,是西斯拉夫人的一支,住在阿博德裡提人之南。——譯者   
  2指整個波羅的海。——譯者   
  十三 除去薩克森戰爭以外,規模最大的要算他在緊接這次戰爭之後對匈奴人和阿瓦爾人所進行的戰爭了。3跟其他戰爭比起來,在進行這次戰爭時他費了更多的精力,做了多得多的軍事準備。雖然如此,他卻只親自指揮了對潘諾尼亞的遠征,那是當時阿瓦爾人盤據著的省份;其餘的戰事他都交由他的兒子丕平、各省長官,有時候是伯爵和副手去負責。他們以最大的力量作戰,一直打了八年,才使戰事結束。1交了幾次鋒,流了多少血,還可以從今天潘諾尼亞的一片荒涼和渺無人跡的情況看出來,而當日可汗宮殿所在之地,今日竟殘破到連一絲居住的痕跡也沒有了。所有的匈奴貴族都在戰爭裡被殺了,他們的榮譽全部消逝了,他們長時期積累起來的金錢和財寶被擄掠了。人們想不起來法蘭克人所捲入的戰爭中有哪一次使得他們發了這樣一筆大財,增加了這麼多的財富。截至當時為止,法蘭克人一向被認為差不多是個窮的部族,但是現在,在王宮裡可以看到這樣多的金銀,在戰爭裡他們擄到這樣珍貴的戰利品,以致可以很公道地認為:法蘭克人正義地奪來了匈奴人不義地從其他部族搶走的東西。在這次戰爭裡,法蘭克貴族只有兩人陣亡。弗裡烏利公爵埃裡克中了塔爾薩提卡2(利布爾尼亞的沿海市鎮)居民的埋伏。巴伐利亞的長官格羅爾德在指揮他的軍隊同潘諾尼亞的匈奴人作戰的時候,乘馬順著隊伍行列前進,喊著兵士們的名字來激勵士氣,這時他和兩個侍從人員一起,不知被什麼人給殺死了。除此而外,整個戰爭,就法蘭克人方面而言,幾乎不曾流血,儘管這樣艱巨而持久,但結果卻是最幸運的。   
  3阿瓦爾人是柔然人遷往歐洲的一支,六世紀中葉在多瑙河中游建立汗國。阿瓦爾與巴伐利亞為盟國,查理既征服巴伐利亞,遂與阿瓦爾汗國發生戰爭。——譯者   
  1788至796年。——譯者   
  2即今阜姆。——譯者   
  十四 在此以後,薩克森戰爭以和解告終。安定的局面維持很久,就像鬥爭一樣持久。繼之而來的對波希米亞和盧內堡的戰爭歷時很短;在小查理1的指揮下,這兩次戰爭迅速結束了。   
  1查理長子,皇后希爾迪加爾德所生,於811年先查理而死。見本書第18、19節。——譯者   
  查理最後進行的戰爭是對北歐人的戰爭。他們被稱作丹麥人,他們初來是海盜,後來他們以更大的海上力量騷擾高盧和日耳曼的海岸。他們的國王戈多夫裡德狂妄自大地相信自己能成為全日耳曼的主人。他把弗裡西亞和薩克森看成自己的省份。他已經使他的鄰居阿博德裡提人順從了他,強迫他們向他交納貢賦。現在他揚言說他不久就要帶領一支強大的軍隊到國王宮廷的所在地阿亨3來了。他的吹噓雖然毫無根據,卻還有一些人相信,有人以為,如果不是他猝然死亡阻撓了他的話,他一定會這樣地試一試的。他是被一個部下殺死的,這樣,他的生命和他所發動的戰爭都結束了。   
  2北歐人,包括丹麥人、瑞典人和挪威人,九世紀時從事海盜式的侵襲,對西歐為害極烈。此處所記是九世紀初事,他們以侵襲活動剛在開始。——譯者   
  3阿亨原書作Aix,即Aix-la-Chapelle,德語作Achen,現從習慣譯作阿亨。——譯者   
  十五 這些就是這位強有力的國王在他統治的四十七年間,4在世界的各個地方,以最高的技巧和最大的成效所進行的戰爭。他從他的父親丕平手裡繼承法蘭克王國的時候,這個國家已是十分強大。但是通過這些戰爭,他使得國家的版圖幾乎擴充了一倍。因為在他以前,法蘭克王國的統治只限於高盧的一部分,即萊茵河、盧瓦爾河、巴利阿里克海1所環繞的地區;以及所謂東部法蘭克人居住的那部分日耳曼,即為薩克森、多瑙河、萊茵河和流經圖林根人與索拉布人之間的薩爾河所圍繞的地方;另外還及於阿勒曼尼人和巴伐利亞人的住地。但是查理通過上述各次戰爭,征服並君臨了下列各國:首先是阿奎丹和加斯康尼、整個比利牛斯山脈、直至埃布羅河為止的西班牙領土,埃布羅河發源於納瓦爾,流經西班牙的最肥沃的地區,在托爾托薩的城牆腳下注入巴利阿里克海;其次是從奧古斯塔·普裡托裡亞直至下卡拉布裡亞的整個意大利,這一帶是希臘人和本內文圖姆人所居地區的邊界,長度達一千里以上;再其次是薩克森,這塊地方占日耳曼相當大的一部分,據推算,它的寬度等於法蘭克人所居住的日耳曼地區的一倍,長度大約與後者相等;再其次是在多瑙河一邊的潘諾尼亞和達西亞二省,還有希斯特裡亞、利布爾尼亞和達爾馬提亞,只有沿海的城市除外,這是由於他同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友好,並且根據他們之間所訂立的條約,而把這些城市留給後者的;最後是萊茵河、維斯杜拉河、大西洋、多瑙河之間的各野蠻部族,他們的語言大致相同,但是性格和服裝各異;其中主要有維拉塔比人、索拉布人、阿博德裡提人和波希米亞人,他曾經對這些人打過仗,但是數目比這多得多的其他部族卻都不戰而降。   
  4768於814年。——譯者   
  1即西部地中海。——譯者   
  十六 他同某些國王和部族建立的友誼也給他的統治增添了光彩。   
  加利西亞和阿斯圖裡卡1的國王阿爾德豐蘇斯同查理的友好關係這樣密切,以致每當他派人送信給查理,或者派遣使節到查理那裡去的時候,他總指示他們要把他本人稱作法蘭克國王的「人臣」。   
  1是當時伊比利亞半島西北部的小國。——譯者   
  由於他饋贈珍貴禮品,使蘇格蘭人的國王們對他產生這樣的好感,以致他們總把他叫作他們的君主,而自稱是他的順從的僕人。他們寫給查理的信件現在還保存著,信裡明顯地流露了這種感情。   
  波斯人的國王訶論2當時統治著除印度以外的一切東方土地,查理同他建立了和諧的友好關係。這個波斯國王對他的友情比對世界上其他任何國王和王公的友誼都更加珍視,認為只有這份友誼才配得上用饋贈和尊號加以發展。因此,當查理派遣的帶著祭獻物品到救世主的聖墓和他的復活地點去的使臣來到波斯國王那裡,並且表達他們國王的友好情意的時候,他不但對他們有求必應,還允許把這塊聖地算作法蘭克國王的領地的一部分。他還派自己的使臣跟查理的使臣一同回去,送給查理大量禮物——袍服、香料和其他貴重的東方物產。不多幾年以前,他曾經根據查理的請求,把自己僅有的一隻象送給了他。3   
  2訶論全名是哈倫-阿爾-拉施德,是阿拉伯帝國阿拔斯朝著名的哈里發,786—809年在位,當時阿拉伯帝國極為強盛。訶論的名字也見於《舊唐書·西域傳》。——譯者   
  3此象之來,在歐洲轟動一時,許多編年史對之均有記載。——英譯者   
  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尼基法拉斯、邁克爾和利奧1也提議要同他建立友好同盟關係,派去許多使臣。最初他們對查理頗為猜疑,因為他已經接受了皇帝的稱號,似乎有意奪取他們的帝國;但是最後他們之間締結了明確的條約,2因而避免了從任何一方面產生爭端的原因。由於羅馬人和希臘人對法蘭克的強盛總是有所疑慮,因之就產生了一句著名的希臘諺語:「法蘭克人是好朋友,但是是壞鄰居。」   
  1尼基法拉斯一世在位時間為802—811年;邁克爾一世(蘭加布)為811—813年;利奧五世為813—820年。——譯者   
  2雙方於810年開始談判,至812年締結條約。——譯者   
  十七 儘管他在擴充國家的疆域、征服其他部族方面取得這樣的成就,他卻還著手興建了許多工程,用來裝飾國家,便利公眾,而且有幾樣已經完工了。在阿亨的奉獻給上帝的聖母馬利亞的大教堂、美因茨附近萊茵河上長度達五百尺的大橋,可以公正地被認為是他的主要的工程。但是在他死前一年,那座橋樑被燒燬了。雖然他已經決定用石頭代替木頭重修這座橋樑,但是橋樑並沒有修復,因為接著不久他就去世了。他還開始建造華麗精緻的宮殿。其中一座距美因茨不遠,在英格爾海姆市鎮附近;另一座在沿巴塔維亞島南岸流過的瓦爾河上的尼梅根。他向管理神聖建築物的主教和教士們發出特別命令,國內任何一所神聖建築物如因年久而頹壞時,必須修復,他還命令他的官員視察他的命令是否付諸執行。   
  為了對北歐人作戰,他還建立了一支艦隊。為了這個目的,在從高盧和日耳曼流入北方大洋的諸河流附近建造船隻。由於北歐人經常進行侵襲,破壞高盧和日耳曼沿海地帶,他在一切港口、一切可以通航的河流的河口設置堡壘,駐紮衛戍部隊,防止敵人的侵入。在南方,在納爾榜海岸和塞普提曼尼亞海岸,以及直至羅馬城為止的意大利海岸,他也採取了同樣的措施,來阻截不久以前開始從事海盜生涯的摩爾人1。由於這些預防措施,在查理在位期間,意大利一直沒有從摩爾人那裡受到嚴重的危害,高盧和日耳曼也沒有從北歐人那裡受到嚴重的危害;只有埃特魯裡亞的一個城市森圖姆塞利遭到出賣,陷入摩爾人之手,受到搶劫;另外,在弗裡西亞,一些鄰近日耳曼的島嶼受到北歐人的侵掠。   
  1指阿拉伯人征服北非後與當地柏柏爾人混合的部族。——譯者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第二部分 私生活和性格    
   十八 我已經敘述了查理如何保衛並擴張他的王國,也敘述了他替國家增添了何等的光彩。現在將繼續談談他的天賦智慧,他那種不論在順境和逆境時的堅定意志,以及有關他的私人生活和家庭生活。   
  他的父親死後,在他和他兄弟共理國事期間,他一直這樣寬容地忍受著兄弟的尋釁和干擾,以致從來不曾被他激怒過。後來他奉母命同倫巴德人的國王德西德裡烏斯的女兒結婚,過了一年,不知道為什麼緣故,又離婚了。他同出身於士瓦本族的希爾迪加爾德結婚,她是一個最高貴的女子,為他生了三個兒子——查理、丕平和路易,還有三個女兒——赫羅特魯德、伯莎、吉斯拉。1他另外還有三個女兒——提奧德拉達、希爾特魯德和赫魯奧德海德。其中兩個為他的妻子法斯特拉達所生,法斯特拉達是東法蘭克人,亦即日耳曼人;第三個是一個親生的,這個妾的名字我已經忘記了。法斯特拉達死後,他又娶阿勒曼尼族的柳特加爾德為妻,她沒有替他生下孩子。柳特加爾德死後,他有四個妾,名字是:馬德爾加爾達,她生了一個女兒,名叫魯奧提爾德;格爾蘇因達,她出身於薩克森族,生了一個女兒,名叫阿多爾特魯德;雷吉納,她生了德羅戈和雨果;還有阿達林達,她是提奧德裡克的母親。   
  1除此以外,希爾迪加爾德還為查理生了三個子女,名字是:洛塔爾、阿德萊斯和希爾迪加爾德。——英譯者   
  他的母親貝爾特拉達一直與他同住到老年,非常榮耀,他對她尊敬備至,因而他們之間從未發生任何爭執;只有一次例外,那是由於離棄德西德裡烏斯國王的女兒所引起的,德西德裡烏斯的女兒是他奉母命娶來的。貝爾特拉達死在希爾迪加爾德之後,她在兒子的家裡見到了三個孫子和三個孫女。查理把母親安葬在他父親埋骨的聖德尼大教堂裡,備極哀榮。   
  他只有一個姊妹,名字是吉斯拉,從孩童時代起,她就專心過著宗教生活。他對她也像對母親一樣地敬愛。查理死前幾年,她死於她在其中度過一生的修道院裡。   
  十九 在教育孩子方面,他決定讓他的兒女們全都學習他本人非常重視的文藝諸科。此外,一到他那些兒子的年齡適合的時候,他就讓他們學習象真正的法蘭克人那樣騎馬,並且訓練他們使用武器和打獵。他命女兒學習毛紡技術,用心操運梭子和線桿,以免閒散怠惰,使她們養成高貴的品質。   
  他在逝世以前,已經喪失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子查理、曾被立為意大利國王的丕平和曾經同希臘人的皇帝君士坦丁訂過婚的長女赫羅特魯德。1丕平留下一個兒子,名字是伯納德,還有五個女兒,名字是阿達爾海德、阿圖拉、貢德拉達、貝爾泰德和提奧德拉達。在對待他們的態度上,查理最有力地證明了他的家庭感情,因為他的兒子一死,他就指定孫子伯納德繼承其父,並把孫女收來同自己的女兒一起撫養。   
  1這項婚約訂於781年,後以政治和宗教原因解除。——英譯者   
  他對於兩個兒子和女兒的死亡,感到不那麼經受得住,這出乎了人們根據他平素的堅硬心腸而作出的意料,因為他的家庭感情與他的勇敢同樣都是突出的特點,這種家庭感情迫使他流出眼淚。此外,當羅馬教皇哈德良——他把他當作最知己的朋友——的噩耗傳來的時候,他為他哭得就像是喪失了一個兄弟或是一個愛子似的。由於他在友情方面具有一種高尚的品格,他很容易接受友誼,並且忠實地保持它,他對一切列在朋友範圍以內的人,都尊重到極點。   
  他對撫養子女這樣在意,以致他在家的時候,從來不曾不同他們一起吃飯,他出遊的時候,從來不曾不帶他們同去。他的兒子同他一起騎馬,女兒跟在後面。有些專門挑選出來的侍衛在他女兒所在的行列殿後從事防護。她們都很美麗、很受父親鍾愛,可是,他不肯把她們嫁出去,既不許配給本族人,也不許配給外國人,因之,人們不免感到詫異。但是直到他死,他一直把她們都留在家裡,他說他不能夠離開她們。因此,在其他一切方面伴隨著他的鴻運,在這方面卻被醜聞穢事和品德有虧的瑕疵給破壞了。然而,他對一切事情都視若無睹,自行其是,好像他不曾碰到過任何有關他的錯事的猜疑一般,或者也像這種流言蜚語一向無人相信似的。   
  二十 他有一個庶子,名字叫丕平——我故意沒有把他與其他兒子相提並論,——這人確實漂亮,但是殘廢了。對匈奴人的戰爭開始後,當查理正在巴伐利亞過冬的時候,這個丕平假裝生病,他和一些法蘭克人的首領策劃了一個反對父親的陰謀。1這些法蘭克首領曾經對他加以利誘,空口把王國應許給他。當計劃被查獲,陰謀者被懲辦以後,丕平被剪去了頭髮,送進普魯米亞2的修道院,去過宗教生活。最後他也發自內心地甘於這種生活了。   
  1785至786年。——英譯者   
  2在摩澤爾河流域。——譯者   
  早些時候,在日耳曼另有一起反對他的危險的陰謀。有些陰謀者被刺瞎了眼睛,有些被砍斷了肢體,最後,全部都被流放出去。只有三個陰謀者喪了命,他們拔劍拒捕,並且在自衛時殺死了幾個對手。因此,既然沒有任何其他辦法可以使他們就縛,只好把他們殺死了。   
  人們相信,王后法斯特拉達的殘暴是這些陰謀案件的原因和根源。據信,兩次陰謀案件之所以發生,都是由於他在殘暴的妻子的教唆下,已經與其天生的善良和一貫的仁慈背道而馳了。此外,終其一生,他獲得了國內外一切人士這樣多的敬愛和擁戴,因之從來不曾有人對他提出關於嚴刻不公的最輕微的責難。   
  二十一 他非常喜好外國的來客並且花費很大的力量招待他們,外賓數目之多,可以公正地看作不僅是宮廷的負擔,而且成為整個國家的負擔了。但是,出於一貫的高尚精神,他不大注意這種費用。因為在他看來,與上述行為俱來的慷慨的令名盛譽,對於哪怕是嚴重的不利都足以補償。   
  二十二 他的軀體高大而強壯,身材頎長,但是並不粗笨,他的身長是腳長的七倍,頭頂呈圓形,眼睛很大,目光敏銳。他的鼻子比一般的大些,頭髮美麗而呈白色,神態活潑愉快;因此無論或坐或立,面容總是莊嚴而感人。雖然他的頸部有些粗短,身材有些肥胖,但是由於身體的其餘部分很勻稱,這點並不顯著。他的腳步穩重,全身的姿態很雄偉;他的聲音清晰,但是簡直並不像你所預料的那樣洪大。他很健康,但是他在去世以前的四年間,經常發燒,最後一隻腳也跛了。即使到了那個時候,他也往往自行其是而不肯聽從醫生的話,他幾乎是憎恨醫生,因為他們勸他放棄吃慣了的烤肉,而改吃煮肉。他經常操練騎術和打獵,這是一種民族習慣,因為在這點上,世界上簡直沒有任何種族可以同法蘭克人相媲美。他很喜歡天然溫泉的水汽,經常練習游泳,他游得很熟練,沒有人可以很公平地被認為比他高明。一部分就是由於這個原因,他把他的宮殿修在阿亨,最後幾年一直住在那裡,直到逝世。他不但常常邀請他的兒子去溫泉沐浴,而且常常邀請他的貴族和朋友,有時候甚至還邀請許多侍從和護衛人員前去。   
  二十三 他穿著本族的,也就是法蘭克人的服裝。他的襯衣、襯褲是用麻布制的,外面罩著一件鑲絲邊的外套,腳穿長襪,腿上橫纏著襪帶,兩隻腳套在鞋子裡。冬天,他用水獺皮和貂皮做的短上衣來保護臂膀和胸部。他穿著藍色的外衣,經常佩帶著一支劍,劍柄和劍帶是金的或銀的。偶爾也使用一把鑲寶石的劍,但這只是在重大節慶或接見外國使臣的時候。外國服裝雖然美觀,但是他不喜歡,除了有一次在羅馬由於哈德良教皇的請求,另一次由於哈德良的繼任者利奧教皇1的請求,他穿上長外套、外衣、羅馬式的鞋子以外,他從來不肯穿著它們。每逢節日,他穿起織金的袍服、綴有寶石的靴子,外衣繫上金束帶,還戴著分外耀目的黃金和寶石的王冕,在隊伍裡走著。但是在其他日子裡,他的服裝與普通人的沒有什麼區別。   
  1指利奧三世,在位於795—816年。——譯者   
  二十四 他在飲食方面節制有度,對飲酒尤其如此,因為他對任何人的,特別是自己和朋友們的酩酊醉態抱有強烈的憎惡。他對禁食是不容易作到的,常常抱怨說齋戒有害於他的健康。除了在重要的節日以外,他難得舉行盛大的宴會,但是每到那個時候他就邀請許多客人。他平日只吃四道菜,但是獵人們常常帶來的放在烤叉上的烤肉則不包括在內,他吃起烤肉來比吃別的東西更為饜足。用餐之際,或有歌唱,或有朗讀,供他聽賞。朗誦者把歷史和古代人物的偉大業績讀給他聽。他對聖奧古斯丁1的著作深為喜愛,特別是對題名為《上帝之城》2的那部。他喝酒和任何飲料都這樣有節制,以致在吃飯的時候,他難得喝到三次以上。   
  1聖奧古斯丁(354—430年)是非洲希波主教。他是著名的教會作家,在作品中極力宣揚基督教教義,號召鎮壓異教。——譯者   
  2《上帝之城》是奧古斯丁的主要著作,用十三年時間寫成(413—426年),共二十二卷。——譯者   
  夏天午飯之後,他吃一些水果,喝一口飲料,然後,正像他晚上做慣的那樣,脫下衣服、靴子,休息兩三小時。晚間,他睡眠如此之不安穩,竟至一夜之間醒來或起床四、五次之多。   
  當他正在穿靴子和衣服的時候,他不僅會見朋友,而且,如果宮伯前來報告發生了什麼非他作出決斷就無法解決的爭端時,他就會讓人把當事人立刻帶進來,對於案件進行審問和宣判,猶如他坐在法庭上一般。另外,與此同時,他往往也處理當日必辦的任何事務,或者向臣僕們發佈命令。   
  二十五 他說話流利而敏捷,能夠最清晰地表達他的意旨。他並不僅僅滿足於本族語言,而且還不辭辛苦地去學習外族語言。他的拉丁語學得這樣好,說起來就像是說本族話一樣;但是他對希臘文的口語表達卻不如理解能力為高。他的談吐這樣流利,甚至有時候都顯得有些饒舌。   
  他對於文藝諸科極其注重,對教授各科的人極為尊敬,給予他們很高的榮譽。他從比薩的副主祭彼得1(他是一位老人)那裡學習文法科目;其餘的科目則由阿爾比努斯,即阿爾昆2講授,阿爾昆也是一位副主祭,他來自不列顛,屬撒克遜族,是當時最有學問的人。查理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從阿爾昆那裡學習修辭學、辯論術,特別是天文學。他也學習計算術,並且極其勤勉地細心觀察星辰的運轉。他還努力學習書寫,為了這個目的,他常常把用來寫字的薄板和紙張帶在身邊,放在臥榻的枕頭下面,以便在空閒的時刻使自己習慣於寫字。但是他對這項陌生的工作開始得太晚了,因之幾乎沒有什麼進展。3   
  1彼得當時以學識馳名於意大利。774年,查理遠征意大利,將彼得及其他有學識的意大利教士攜回,替他管理教會學校。——譯者   
  2阿爾昆(約732至804年)是不列顛的著名學者,於782年應聘來到查理宮廷,對於帝國的教育事業多所擘畫。艾因哈德同他相友善。——譯者   
  3原文意思含混,究竟查理能否書寫,後來的註釋者,眾說紛紜,莫衷一是。——英譯者   
  二十六 從幼小時候起,他就在宗教生活裡長大,他對基督教極為熱誠和虔信。因此他在阿亨興建了雄偉的、最美麗的教堂,飾以金銀,配以燭台,正門旁門都用堅固的黃銅製就。由於他不能從別的地方找到供修建教堂之用的大理石柱,他讓人從羅馬和拉文納運來。只要他健康情況許可,在清晨、傍晚、夜間和獻祭的時候,他到教堂去一直是很勤的。他懷著最大的關切使教會的一切儀式都以最莊嚴的方式來完成,他經常警告教堂的看守人,不得允許任何不適宜或不潔淨的東西進入教堂或留在教堂之內。他準備了這樣多的金銀器皿和這樣大量的教士法衣,以致在舉行宗教儀式的時候,就連屬於教階最低層的司閽也不用穿著他們平日的服裝來執行職務了。他細心地改正朗讀和歌唱的方式;因為他對二者都受過嚴格的指導,雖然他自己從來不公開朗誦,而且除了與其餘的會眾低聲合唱之外,也從來不唱歌。   
  二十七 他極熱心於救苦濟貧,發放希臘人稱之為佈施的救濟金或救濟物。因為他不僅在本鄉本土加以關注,而且常常越海向敘利亞、埃及、阿非利加——耶路撒冷、亞歷山大和迦太基——運送財物,憐恤任何貧困的基督徒,只要他們在當地的悲慘狀況傳到他的耳邊。主要是由於這個緣故,他才與海外的國王建立友誼,希望借此為生活在他們統治下的基督徒贏得一些幫助和救濟。   
  他愛羅馬的聖使徒彼得的教堂超過一切神聖和可敬的地方,他向這所教堂的庫藏輸送了大量的金銀、寶石等財物。他送給教皇無數的禮物。他在整個統治期間,竭盡全力(的確再也沒有一個目標比這件事使他更為在意)使羅馬城恢復舊日的威信,他不僅保衛聖彼得教堂,而且還自己出資裝飾它,使它比一切其他教堂更為堂皇富麗。雖然他這樣重視羅馬,但是在他統治的四十七年間,他只有四次到羅馬去履行誓言和奉獻禱詞。   
  二十八 但是他最後一次到羅馬去的目的卻不僅限於此;因為羅馬人殘酷地迫害了利奧教皇,1把他的眼睛挖出,把他的舌頭割掉,逼得他向國王尋求保護。因此國王去到羅馬,以便使慘遭破壞的教會秩序得到恢復。他整個冬天都住在那裡。就在那個時候,他接受了皇帝和奧古斯都的稱號。2他最初非常不喜歡這種稱號,他肯定地說,假如他當初能夠預見到教皇的意圖,他那天是不會進教堂的,儘管那天是教堂的重要節日。但是在他接受了尊號以後,卻能平心靜氣地容忍著由此引起的敵視和羅馬皇帝的憤怒。他以他的豁達大度克服了他們的敵意,3論起胸襟開廓來,他無疑地是遠遠超過他們的,他常常派使臣到他們那裡去,稱他們為他的弟兄。   
  1公元799年,羅馬貴族起事,驅逐教皇利奧三世。——譯者   
  2公元800年12月25日,利奧三世在羅馬聖彼得教堂為查理加冕。——譯者   
  3指東羅馬皇帝。——譯者   
  二十九 在接受皇帝稱號以後,他注意到他的臣民的法律體系存在著很多缺點,因為法蘭克人有兩套法律體系,4在許多方面,二者差別甚多,因此他決定增補所缺少的部分,調和二者的岐異,並訂正內容或文字方面的錯誤。他的全部計劃遠未完成,他只是增添了一些律令,並補足一些不完備之處。但是他發佈命令:凡屬他領域之內的一切部族的法律和規章之尚未成文者,應當收集起來,並且寫成文字。   
  4薩利克法蘭克人和裡普阿爾法蘭克人各有自己的習慣法,本文指此而言。——譯者   
  他還寫下了那些歌頌國王們的事跡和他們的征戰的古代粗鄙的歌謠,並把它們銘記於心。1他還著手編寫本族語言的文法。   
  1古日耳曼歌謠,當時已彙集成編,後因虔誠者路易摒棄,遂告散佚。——英譯者   
  他用自己的語言為各個月份命名,因為在他以前,法蘭克人部分地用拉丁名稱,部分地用不規範的名稱來稱呼各個月份。他還給十二種風取了名字,而在此之前,已有名字的不過四種,也許還沒有這樣多。關於月份,他稱1月為冬月,2月為泥月,3月為春月,4月為復活節月,5月為快樂月,6月為耕作月,7月為割草月,8月為收穫月,9月為風月,10月為葡萄收穫月,11月為秋月,12月為聖月。以下是他給風取的名字:——稱蘇布索拉努斯(東)為東風;2尤魯斯(東偏南)為東南風;尤羅奧斯特爾(南偏東)為南東風;奧斯特爾(南)為南風;奧斯特羅-阿夫裡克(南偏西)為南西風;阿夫裡克(西偏南)為西南風;塞菲爾(西)為西風;科魯斯(西偏北)為西北風;西爾西烏斯(北偏西)為北西風;塞普騰特裡翁(北)為北風;阿基隆(北偏東)為北東風,伏爾圖爾努斯(東偏北)為東北風。   
  2蘇布索拉努斯是原拉丁名Subsolanus的音譯,括弧內是拉丁文的本意,東風是查理所命之名Ostroniwint的意譯,以下各種風名的處理均類此。——譯者   
  三十 在他生命的末期,當他已經感到老病侵尋的時候,他把自己的當阿奎丹國王的兒子路易,即希爾迪加爾德所生而僅存的兒子召來,然後莊嚴地召集全國的法蘭克貴族,取得大家同意,讓路易與他共同治理國家,並且繼承皇帝稱號。然後他把皇冠加在他的頭上,並讓大家稱他為皇帝和奧古斯都,向他朝賀。他的這個決定為所有在場的人極其興高采烈地所擁護,因為在他們看來,這是關乎國家昌盛的一種神意的感召。由於這項措施,他在國內的尊嚴更形提高了,在國外的聲名更令人畏懼了。   
  以後他把兒子遣回阿奎丹。他自己雖然已經年邁體弱,由於積習,卻仍到距阿亨宮殿不遠的地方打獵。他打獵直到秋盡,大約在11月初才回到阿亨。在阿亨過冬的時候,他為嚴重的熱病所侵襲,臥倒病榻。後來,按照他的習慣,他決定實行禁食,希冀通過這種自我鍛練,或者可以痊癒,或者可以減輕病勢。但是由於肋部發生了希臘人稱之為肋膜炎的病症,使得病情複雜化了。由於他繼續堅持禁食,只有很少幾次喝點東西來維持他的體力,在臥病七天以後,他接受了聖餐,在2月朔日前五天天亮後的第三時死去。享年七十二歲,在位四十七年。   
  三十一 他的遺體被洗拭乾淨,並按照通常的禮節加以處理之後,在全體人民的萬分悲慟之中,被送到教堂去安葬。起初大家有些猶豫,不知道他應當安葬在哪裡,因為他在生前沒有給予指示。但是最後大家一致認為,葬在什麼地方也比不上把他葬在本城的大教堂裡更為光榮了。這座教堂是他為了對我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表示敬愛,為了對主的聖潔的永世處女聖母表示尊崇,自己出資興建起來的。就在去世的當天,他安葬在這裡。墳上樹立了一座鍍金的拱門,上面有他的雕像和銘文。銘文如下:   
  「在這座墳墓之下,安息著偉大的信奉正統宗教的皇帝查理,他崇高地擴大了法蘭克人的國家,隆盛地統治了四十七年。他逝世時年逾七十,時值我們主的第八百十四年,即小紀1之第七年,2月朔日的前五天。」   
  1小紀是中世紀常用的一種紀年單位(週期為十五年),更多地用於宗教事務方面。計算方法以公元312年9月為開始,每十五年作為一個小紀,除余之數即是現行小紀之某年。以故文中之814年即第三十四小紀之第七年。——譯者   
  三十二 許多怪異的現象預示著他的末日臨近,他和別人都瞭解這種警告的意義。他在世的最後三年經常發生月蝕和日蝕,連續七天之內,太陽上出現了黑斑。他在皇宮和教堂之間所修建的龐大而堅固的走廓在基督升天節那天突然倒塌,甚至一直塌到房基。另外在美因茨附近橫跨萊茵河的那座木橋,是他化了十年力量,以奇巧的技術修建成的,看來好像它會永久存在下去,但是它出人意外地著起火來,三個小時之內,燒得除了泡在水裡面的那部分以外,連一片木板也沒有剩下。還有,當他最後一次在薩克森進行遠征,迎擊丹麥人的國王戈多夫裡德的時候,他正從帳篷裡走出來,要在日出以前開始進軍,他忽然見到一顆流星掠空而過,從右向左橫掃晴空,光亮異常。大家正在詫異這個朕兆作何解釋,他所乘的那匹馬突然頭朝下跌倒了,猛然把他摔在地上,連他的斗篷的繫帶都扯斷了,他的劍帶也從上面滑了下來。當他的侍衛們跑上來幫助他的時候,他們發現他已是盔零甲落、衣散襟開了。他臨摔下來的時候手裡還拿著的那支投槍,被扔出距他二十餘步之遠。此外,阿亨的宮殿常常震動,他所住的那些房子的帶條紋的天花板上經常格格作響。他後來在其中安葬的教堂為閃電擊中,裝飾在屋頂上端的金蘋果中了霹靂,落在與教堂毗鄰的主教的房子上。在這所教堂的內部,上下兩層拱門之間,有一圈環形空壁,邊緣鐫有銘文,說明這座神聖的建築物為誰所造,最後一行寫著「查理君王」字樣。在查理逝世那一年,死前的幾個月,有些人看到「君王」這個字的字母已經被毀壞得十分模糊了。但是他對這些朕兆既不注意,又很輕視,好像它們跟與他有關的任何事情都毫無關係似的。   
  三十三 他曾經決定立下遺囑,以便讓諸妾所生的兒女繼承他的某些財產,但是他的計劃著手過晚,未能實現。不過在他死前三年左右,他當著朋友們和大臣們的面,把財富、金錢、袍服和全部其他動產加以分配,他請求這些人在他死後出面承認和維持這種分法。他還在一個文件裡說明他希望如何處理他所分配的財產。文件的原文和要點如下:   
  最光榮、最虔誠的君王查理大帝在我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降世以後的第八百十一年、他統治法蘭克的第四十三年、他統治意大利的第三十六年、帝國成立後的第十一年、即小紀之第四年,以全能的上帝、聖父、聖子和聖靈的名義,訂立分贈文書如次:為了明智的和宗教的理由,他把當日御庫中所存貯的金銀珠寶加以分配。他這樣做的偉大目的是:首先,保證由他用自己的財富來恰當而適宜地散發那種基督徒們虔誠地用自己的財產所發放的佈施。同時,他的繼承人可以清楚地、無任何懷疑之可能地瞭解什麼東西應當屬於他們,因此他們可以毫無爭執、毫無分歧地按照適當的比例剖分他的財產。因此,基於這種意圖和目的,他首先把他的全部財產和動產分為三部分,其中無論是金銀、珠寶或御用衣物,都可以在上文所指明的那天在他的御庫裡見到。然後,他又作了一次劃分,把三份中的兩份又分為二十一份,而保留第三份不動。   
  該兩份將以下列的方式分為二十一份。如所周知,他的領域之內有二十一個由大主教管轄的城市。為了發放佈施,他的繼承人和朋友要把二十一份財產分別交給每個大主教的城市,由在他死時正管理各該教區的大主教代表他的教會接受應得部分,並在他的副主教中間進行分配,三分之一歸本教堂,三分之二分給眾副主教。   
  每份財產都是從三份中的前兩份分出來的,根據大主教教區的數目,共有二十一份,已如前述。這些財產是彼此分開的,每份都各自存放在自己的儲藏處,附有其所將歸屬的城市的名稱。佈施或贈禮所將歸屬的大主教教區的名字是:羅馬、拉文納、米蘭、弗雷儒斯、格拉多、科隆、美因茨、於法富姆(又稱薩爾斯堡)、特裡夫斯、桑、貝桑松、里昂、魯昂、蘭斯、阿爾、維恩、達蘭塔西亞、昂布倫、波爾多、都爾、布爾日。   
  尚未被分贈的那一部分將按下列辦法處理。前兩部分既已按照上述方式加以分贈,並已封好另置,此不曾為原主以任何契約或許諾方式轉讓出去的第三部分則將留供日常之需。只要原主在世並認為這種用法必要時,這份財產就如此使用。但在原主死後,或是他自願地摒棄世俗事務以後,該部分將分為四小份。一小份將併入上述的二十一份之內;第二小份將由他的子女以及孫子孫女享有,並在他們之間加以公平合理的剖分;第三小份將專用於濟貧事業,就像基督徒們慣常所做的那樣;第四小份也將同樣地作為佈施散發,用來維持在宮廷中服役的男女僕役們的生活。   
  總財產的第三部分同其他部分一樣,包括金子和銀子。他還打算在這部分裡再增加進去銅製、鐵製或其他金屬製成的各種器皿和用具,還有武器、衣服和所有供各種用途的、值錢的或不值錢的一切可搬動的器物,例如窗簾、床罩、掛毯、毛呢、皮革、馬具和當日在他的儲藏室裡或貯衣室裡所能找到的任何其他東西;這樣,該部分的各小份就可以更加豐富,在發放佈施的時候也可以周濟更多的人。   
  他希望禮拜堂——即指做禮拜時所用的物品,包括他本人賜與的和收集的,以及從他父親那裡繼承來的在內——保持完整,不遭受任何瓜分。但是如果從中發現任何確非他所捐贈給該禮拜堂的器物、書籍或其他飾物,則任何有所需要的人都可以用合理估計的價格購買並享有它們。他同樣地決定:他大量收藏在他的圖書館裡的那些書籍,應當以合理的價格賣給需要的人,得錢送給窮人。在他的財富中,有特別重大的銀子三塊、金子一塊。關於這些金銀,他作了下面的決定。其中的一塊是正方形的,上面有君士坦丁堡城的地圖,這塊要與那些另放在一處的、準備送給聖彼得大教堂的其他禮物一同送到羅馬去。第二塊是圓形的,上面鐫有羅馬城的圖畫,這塊要送給拉文納主教管區。第三塊無論在製作的精美上,或者是在重量上,都遠遠地超過其他幾塊,它由三個圓的形體組成,上有一幅畫得精巧細緻的世界地圖,這塊要增添到第三部分財產之內,用來分給他的繼承者和發放佈施。   
  這種處理和安排是他當著當時在場的主教、修道院院長和伯爵們之面作出並確定的,他們的名字如下:   
  主教   
  希爾迪巴爾德   約翰   
  裡科爾夫     提奧多爾夫   
  阿爾諾      耶斯   
  沃爾法爾     海托   
  貝爾諾因     瓦爾特高德   
  萊德拉德   
  修道院院長   
  弗裡杜吉西烏斯  恩吉爾貝爾特   
  阿達隆      伊爾明   
  伯爵   
  瓦拉托      裡溫   
  梅金黑爾     埃多   
  奧托爾夫     埃爾坎加爾   
  斯蒂芬      格羅爾德   
  翁魯奧克     貝羅   
  巴爾卡爾德    希爾迪格爾恩   
  梅金哈爾德    羅科爾夫   
  哈托   
  他的兒子路易由於天意攸歸而繼位,披閱了上述文件,並且在查理死後立即以最大的熱誠把這些安排付諸實施。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第一卷 他對教會的虔誠和護持    
   1聖高爾是愛爾蘭修道院僧侶,於585年隨科隆班赴法蘭克,後遭墨洛溫朝廷放逐,遷居瑞士,在該地創立修道院。本書作者是該修道院的僧侶,今佚其名。——譯者   
  一 當同時掌管各國命運和時間更序的全能的世界主宰把一座華貴的塑像——即羅馬人——的半鐵半泥的腳砸碎之後,2他憑借卓越的查理的雙手在法蘭克人中間樹立起另外一座毫無遜色的塑像的精金頭顱。他已經開始唯我獨尊地統治著世界的西部,在他整個王國之內,探求學問一事幾乎己被遺忘,而對於真神的崇奉也是暗淡消沉。恰在此時,有兩個蘇格蘭人隨同一些不列顛商賈從愛爾蘭來到高盧的海岸。這些蘇格蘭人對於宗教和世俗之學的精通是鮮有其匹的。日復一日,當群眾聚集在他們周圍進行交易的時候,他們並沒有陳列出什麼待售的貨物,而是高喊著說:「嗨!誰要需求知識,請靠近來,從我們的手上領取,因為我們出售的就是知識。」   
  2典出《聖經·但以理書》,第2章,第33節。——英譯者   
  他們之所以宣稱他們出售知識,是因為他們認為人們只是重視那些售賣的東西而不重視白給的東西,希望借此而能鼓勵人們在購買其他貨物的同時也買些知識,也許還希望由於這種宣揚,可以使他們自己成為人們的奇聞異事。事實果然如此。由於他們進行了這樣長久的宣傳,結果那些對他們感到莫名其妙,甚或以為他們發了瘋的人,就把這件事傳到那位一向喜愛和追求知識的國王查理的耳朵裡。於是他下令請他們立刻進見,並且詢問他們是不是真的象傳聞所說的那樣,隨身帶來了知識。他們回答說:「我們兩人都有知識,並且樂於以上帝的名義把它傳給那些配得上尋求它的人。」然後他問他們要求什麼代價,他們回答說:「啊,國王,我們不要任何代價,只要一個適當的地方來講學和一些明快的頭腦來受業;另外就是要有食物可吃,有衣服可穿,要是沒有這些,我們就無法完成我們人生的歷程。」   
  這一回答使國王滿心喜悅。在最初的一個短時期裡,他把他們兩人都留在身邊。但在不久以後,他亟須外出作戰,就讓他們中間名叫克利門特的那個人留居高盧,給他派去許多男孩子,名門巨第、中等人家和寒門小戶出身的都有;他還下令根據他們的需要供應如數的食物,並且為他們收拾了一些適於學習的房屋。但是他將另一位學者遣送到意大利,並把帕維亞附近的聖奧古斯丁修道院贈送給他,好使那些有志於學的人聚集到那裡跟他學習。   
  二 英格蘭人阿爾比努斯,即阿爾昆,聽說最虔誠的查理皇帝樂於接待博學之士,他就乘船來投查理。阿爾昆對於學問無所不通,而且凌駕乎我們當代人士之上,因為他是那位最有學識的教士比德1的門徒,比德是僅次於聖格雷戈裡的最有技巧的聖經闡釋者。查理友好地接納了阿爾昆,除了自己帶領軍隊去進行規模巨大的戰爭之外,終生把他留在身邊。不僅如此,查理簡直願意稱自己為阿爾昆的門徒,稱阿爾昆為他的老師。他指派阿爾昆管理都爾城附近的聖馬丁修道院,這樣,他本人外出的時候,阿爾昆就可以留在修道院裡教導那些有求於他的人。他對門徒的說教成績卓著,以致這些當代的高盧人或法蘭克人竟可以與古代的羅馬人或雅典人相媲美了。   
  1比德(673—735年)是英國著名的教會學者,學識淵博,著作豐富,最主要的著作是《英國教會史》。——譯者   
  三 當查理長期外出,然後又滿載勝利回歸高盧的時候,他就命令那些他托付給克利門特的男孩子到他的面前來,讓他們把自己所寫作的文字和詩句交給他看。這時,出身於中等和低微門第的孩子們交給他的寫作帶有一種出乎意料之外的智慧的清新風味,而出身高貴的孩子們所寫的東西卻笨拙而庸俗。最明智的查理於是倣傚永世的裁判者的裁決,把作得好的孩子們聚集在他的右方,對他們這樣說:「我的孩子們,你們深得我的喜愛,因為你們竭盡全力去執行我的命令,並且自己也得到了好處。因此今後要學下去,以期達到完善;我將賜給你們主教管區和華麗的修道院,你們在我的眼睛裡永遠是光榮的。」然後他嚴厲地轉向那些聚集在左方的孩子們,他憤怒的目光使他們的良心受到譴責。他輕蔑地向他們發出了可怕的語句,這些話聽起來簡直不像人世語言而像雷霆一般:「你們這些貴族,你們這幫大官們的少爺,你們這群超等的花花公子,你們仗著出身,仗著財產,對我讓你們自己謀求上進的命令竟敢置若罔聞:你們忽視探求學問,你們恣縱於奢侈和嬉戲,沉溺於游手好閒和無益的玩樂。」然後,他嚴肅地抬起威武的頭,向天舉起他那只所向無敵的右手,這樣地厲聲怒斥他們:「上帝在上,我看不上你們的高貴的出身和漂亮的儀表,雖然別人或許因此而羨慕你們。千萬要明白,除非你們發奮讀書,彌補從前的怠惰,你們永遠不會得到查理的任何恩寵。」   
  四 查理慣於從我所談到的那些窮孩子中選拔寫得最好、讀得最好的人,把他們轉送到他的禮拜堂去。法蘭克人的國王們把他們的私人禱告室叫作禮拜堂。這個字起源於聖馬丁的「斗篷」,1法蘭克國王們在作戰的時候經常帶著它,用來禦敵自衛。某天、有人來向這位最謹慎的查理國王報告有個主教死了。國王問起死者曾否為拯救自己的靈魂而有所捐獻。這時候來人回答說:「陛下,他不過捐獻了兩磅銀子。」這時,他的一個宮廷教士再也不能把內心的想法存在心中,他歎息著,就在國王聽得見的地方這樣說道:「對於一個漫長而永無盡頭的旅程來說,這份儲備未免太微薄了。」   
  1禮拜堂在古法語中為「chapele」,拉丁文為「capelle」或「cappella」,導源於「cappa」一字,即僧侶的斗篷。——譯者   
  於是世人中間最和善的查理想了一下,對這個青年說:「那麼,你以為,如果你要是得到這個主教職位的話,你會願意為這個同樣漫長的旅程做出更多的儲備嗎?」這些審慎的詞句落在宮廷教士的耳朵裡,就像熟透了的葡萄落進一個佇望著它們的人的嘴裡一樣。他撲在查理的腳下說:「陛下,這件事情全憑上帝的意旨和您的權力。」國王說:「站到掛在我身後的帷幕後面去,並且留意一下,假設你被抬舉到那個尊貴的地位,需要得到什麼樣的幫助才行。」   
  宮廷裡的官吏總是在留心死亡的事件和意外的變故,現在他們聽說主教死了,就一個個迫不及待,而且互相猜忌,大家開始通過皇帝的友人謀求那個職位。但是查理始終拿定主意,他拒絕了每一個人,他說,他不願意使他那位年輕朋友失望。最後,希爾迪加爾德皇后派來了國內的一些顯貴,最後又親自前來,替她本人的一個教士祈求主教職位。皇帝很和藹地接受她的請求,他說他不願意,也不能夠拒絕她的任何事情,但是他認為欺騙他的小小的宮廷教士則是可恥的。皇后倒底是婦人之見,她以為一個婦女的意見或願望要比男人們的法令還有份量;她把內心激動著的情緒隱蔽起來,把她的有力的聲調放低得幾乎變成耳語,又做出多情的姿態,想軟化皇帝還未出口的意願。她說:「我的國王陛下,如果那個孩子果真沒有得到主教職位,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不,我懇求您,親愛的陛下、我的光榮和靠山,把它賞給您的忠實的僕人、我的教士吧。」那個年輕人就呆在靠近國王坐椅的帷幕後面,他聽到那些請求,就從幕後擁抱國王,喊道:「國王陛下,要堅定不移,不要讓任何人把上帝賦予您的權力從您手裡奪去。」   
  然後,這位真理熱愛者吩咐他走出來,說道:「我打算讓你當主教;但是你一定要非常小心,不可過事浪費,並且要對那一去不返的漫長旅程為你自己和為我作出更豐富的儲備。」   
  五 這時候,國王宮廷裡有一個低微卑賤而又毫無學識的教士。最虔誠的查理憐憫他的窮困,雖然誰都恨他,想把他從宮廷裡趕走,查理卻從來不曾聽信而把他辭退或者趕出去。碰巧,在聖馬丁節日1的頭一天,皇帝獲悉一個主教死了。他把一個出身高貴、學識豐富的教士召喚前來,授給他主教的職位。這個新主教因之高興已極,就邀請了許多宮廷裡的侍從人員到家裡來,並且以盛大的排場接待了從主教管區前來歡迎他的人。他請大家吃了一頓最上等的筵席。   
  111月11日為聖馬丁節。——英譯者   
  後來,他吃得腸滿肚脹,湯汁淋漓,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竟爾在那最莊嚴的節日前夕不能出席晚間的禮拜式。當時的習慣是:歌唱隊的領隊在頭一天就向每個人指定要在晚間歌唱的應答聖詩。那句「上帝,如果我仍然對您的人民有用」2的答詞正巧輪到這位主教職務業已在握的人的頭上。咳!他沒有出席。於是在讀經以後,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每個人都催促跟他貼鄰的人接上那句聖詩,可是每個人都回答說他只能唱分配給他的那部分。最後皇帝說:「來吧,你們之中必須有個人唱這段。」這個低賤的教士受到某種神聖的感召的激勵,又受到君命的鼓舞,自己就唱起應答聖詩來了。和善的國王認為他唱不出全詩,就命令別人幫忙,於是大家立刻唱了起來。但是這個可憐的傢伙對於誰的歌詞也聽不出來。應答聖詩唱完以後,他開始用適當的韻調唱起主禱文來。這時,人人都想制止他;但是最明智的查理想看看他究竟唱到什麼地方為止,就禁止任何人干涉他。他最後唱到:「你的王國來臨了,」其餘的人正在莫名其妙,只好接著答應說:「你就功行園滿了。」1   
  2此是在聖馬丁節日所唱的應答聖詩中一段的起句。——英譯者   
  1此是聖馬丁節日應答聖詩的收尾句。其他應答聖詩往往也以此句收尾。書中教士不能唱出這首應答聖詩的全文,所以另唱主禱文(它也以此句為收尾),以便使唱詩得到正確的收尾。——英譯者   
  朝禱的讚美歌結束以後,國王回到王宮裡,或者說回到寢室裡,使自己暖和一下,穿戴起來準備參加節日慶典。他命令那個可憐的侍臣——不熟練的歌唱手——到他的面前來,問道:「是誰叫你唱那首聖詩的?」對方答道:「陛下,是您下命令讓有個人來唱的。」國王(皇帝當初號稱國王)說:「那麼,是誰叫你剛好從那一首唱起呢?」於是那可憐的傢伙——大家認為他是受到了上帝的感召——以下屬常用於向上司表示恭敬、祈求或諂媚的姿態,這樣說道:「有福的君主,恩澤廣被的國王,由於我聽不出任何人的正確的詞句,我就想,要是我唱出了什麼奇怪的內容,我就會惹得陛下生氣。因此我決定唱一些其末後部分常常見於應答聖詩結尾的句子。」   
  仁厚的皇帝溫和地對他笑笑,當著全體貴族的面這樣說:「那個驕傲的人對於上帝或曾經厚待他的國王既不十分懼怕,又不十分尊敬,竟而一個夜晚都不肯克制浮華浪蕩,在自己的崗位上歌唱那段據我所知是分配給他的聖詩;現在,上帝和我下令剝奪他的主教職位。你將接受這個職務,因為這是上帝授命而經我允許給你的;千萬要遵照教規和使徒的準則去執行職務。」   
  六 又有一個主教死了,皇帝指派一個年輕人去接任。當這個奉委的主教走出宮廷,就要啟程的時候,他的僕人按照適合於主教身份的排場,帶過來一匹馬,還拿來上馬凳。但是他誤認為他們要把他當作殘廢者來對待;他從地上一躍而起,跨上馬背,他使勁使得這樣猛,竟致幾乎從另一邊摔了下來。國王從王宮的台階上看到了,就讓人把他叫過來,並對他這樣說:「我的好先生,你又敏捷,又輕快、又靈巧、又頑強。你自己也知道,由於戰爭風暴頻起,從各方面攪擾了帝國的寧靜。所以我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的教士在宮廷裡。因此,只要你能夠這樣靈便地縱身上馬,你就留下來作為我工作上的夥伴吧。」   
  七 我在敘述應答聖詩的情況的時候,忘記敘述讀經的規矩了。在這裡我必須就這個題目專門說幾句話。在最有學問的查理的宮廷裡,沒有專人向每個讀經者指定所要讀的篇章,也不曾有人在每章末尾蓋上印鑒,或者用指甲做個小記號。但是對於指定要讀的章節人人都必須純熟到這種地步,一旦他們被指名誦讀的時候,他們就能夠完成任務而不致引起查理的譴責。他打算讓誰朗誦的時候,就用手指頭或棍杖向他一指,或者派坐在近旁的人去通知坐得遠的人。朗讀可以結束的時候,他就發出一種喉音示意。大家都非常專心地注意這個信號,竟至不論信號是剛好落在一句的末尾,還是落在一個子句,或子句的子句的中間,都沒有人敢再朗讀一下,儘管這種開頭或結尾會顯得離奇古怪。這樣,宮廷裡的人縱使不瞭解他們所讀的東西的內容,卻都成為優秀的朗讀者。外國人和著名人士,除非會讀會唱,都不敢參加他的歌唱隊。   
  八 一天,查理在旅途中來到某座宮殿,遊方僧中有一個教士加入了歌唱隊。他對這些規則茫然無知,不一會,他就只得在歌唱者中間不聲不響地發起呆來。於是歌唱隊長舉起棍子進行威嚇,逼著他繼續唱下去,否則就要打他了。那可憐的教士不知道怎麼辦,也不知道往哪裡轉才好,又不敢走出去,他把脖子扭得像一根弓,張著嘴,鼓著腮,使盡力量模仿歌唱者的樣子。其餘的人都忍不住發笑,但是這位即使面臨重大事件也不會動搖初衷的最勇敢的皇帝,卻好像沒有注意到他唱歌的笑劇似的,他遵照應有的儀式,一直等到彌撒結束。但是後來他把那個可憐的人叫到面前,他憐憫他掙扎時的焦灼,用以下的話來減輕他的恐懼:「好教士,多謝你的歌唱和努力。」然後他命令給他一磅銀子,救濟他的窮困。   
  九 但是我決不該好像忘記或者忽略了阿爾昆,因此我要寫這一段有關他的能力和功績的真實記述。他所有的學生,毫無例外,都以成為獻身於宗教的修道院院長或主教而著稱。我的老師格裡馬爾德練1就是在他的門下學習文辭諸藝的,他先就學於高盧,後來則是在意大利。但是那些在這方面諳熟的人也許會指責我在說謊,因為我說:「他所有的學生,毫無例外」,而事實上,在他的學校裡有兩個年輕人——在聖科隆班修道院服役的一個磨坊主的兒子——似乎並不適於被提拔為主教管區或修道院的主管人;但是即使是這兩個人,也許是由於他們的老師的勢力,也先後晉陞到博比奧修道院司祭的職位,他們在工作上表現了最高的能力。   
  1格裡馬爾德於841—872年任聖高爾修道院院長。——英譯者   
  於是,最光榮的查理親眼看到全國探求學問之風蔚然稱盛,但是他也發現當時的文風還趕不上前人所達到的那種成熟程度,因之仍舊鬱鬱不樂;因此,在作了許多超人的努力之後,有一天,他迸發出這種憂慮的話:「但願我有十二個像耶羅姆和奧古斯丁1那樣在各門學問上如此精通,又受過如此全面的訓的教士。」於是博學的阿爾昆覺得自己跟這些大人物比較起來,的確是愚昧無知,他就鼓起最大的勇氣——在可畏的查理面前,別人誰也不曾這樣大膽過,——心裡雖然非常憤怒,臉上卻一點不顯,說道:「天地的創造者也沒有這許多類似他們的人,您就想有十二個嗎?」十 我必須在這裡報導一些我們當代的人會覺得難以置信的事情;因為,假如不是我們應當寧肯相信我們祖先的正確,而不去相信近世惰夫的虛妄議論的話,那麼,就連我這個記述其事的人也幾乎不能相信我們的唱詩方法同羅馬人的唱法之間的差別竟然如此之大。因此之故,熱愛上帝、始終不渝為其服務的查理,雖然可以因為在學術上已經取得各種可能的進展而感到慶幸,卻由於看到了各省——不,不僅是各省,而且是各地區和各城市——在讚美上帝的方式上,亦即在唱詩方法上的巨大分歧而感到煩惱。於是他請求已故的斯蒂芬教皇——就是在法蘭克國王希爾德裡克遭到廢黜,削髮為修道僧以後,按照法蘭克人的祖法為查理塗抹聖脂,使他成為國王的那個教皇1——供給他十二個深通聖曲的教士。教皇對他這種善良的願望和神示的計劃表示同意,就從教皇管區的教士中選出擅長聖曲的人,給他送到法蘭克去。由於使徒一共是十二位,送去的教士也是十二名。   
  1耶羅姆(約340至420年)是基督教會的著名學者,著作甚多。他的主要成就是拉丁文《聖經》的翻譯和校訂工作。奧古斯丁見艾因哈德書第24節注。——譯者   
  1從矮子丕平廢黜希爾德裡克三世到查理在位,其間有兩個教皇名斯蒂芬:斯蒂芬二世(752—757年在位)和斯蒂芬三世(768—772年在位)。斯蒂芬二世曾於754年為矮子丕平加冕,但不曾為查理塗過聖脂。斯蒂芬三世與查理同時,書中所記如果屬實,則查理所求者,應是此斯蒂芬,但他與希爾德裡克又毫無關係,故此處有誤。——英譯者   
  我剛才提到了法蘭克,我所指的就是阿爾卑斯山脈以北各省。因為正像經文中寫道:「在那些日子必有十個人從列國諸族中出來,拉住一個猶太人的衣襟」,2因此在那時候,由於查理聲威顯赫,高盧人、阿奎丹人、伊杜安人、西班牙人、日耳曼人和巴伐利亞人,只要被人認為配稱得起是法蘭克人的僕人的話,那麼他們就認為所蒙受的光榮是不小的。   
  2《聖經·撒迦利亞書》,第8章,第23節。——譯者   
  前面所提到的那些教士和所有的希臘人和羅馬人一樣,對於法蘭克人的威名非常嫉妒。當他們正要離開羅馬的時候,他們彼此商量,決定使唱法變化多端,讓查理的國家和領地永遠沒有機會共享和諧一致之樂。他們來到查理那裡,受到了最尊榮的接待,並被派往重要的地方。於是每個人在分配給他的地區內開始唱得盡量不同,還教給別人也這樣唱,不管如何走調,只要他們編得出來,他們就盡量照唱。但是,最機智的查理有一年在特裡夫斯或梅斯慶祝耶穌降生的節日,他最仔細、最明敏地掌握並理解了歌唱方式;第二年,他又在巴黎或都爾渡過這個莊嚴的節日,卻發現唱法與他在頭一年所聽到的完全兩樣;此外,他發現他派到各個地方去的那些教士也都唱得各不相同;他把全部情況報告給斯蒂芬的繼任者、已故的利奧教皇。1教皇把這些教士召回羅馬,將他們處以流放或終身禁錮。然後教皇對查理說:「如果我把別人送到你那裡去,他們也會像前一批人那樣為邪惡所蒙蔽,他們決不會不欺騙你。但是我想,我可以用這種方式滿足你的願望:把你手下最聰明的教士交兩名給我,並且設法讓我這方面的教士不知道他們是屬於你的,靠上帝的幫助,他們在這些方面的成就將會像你所期望的那樣完善。」這樣說了,這樣做了。不久以後,教皇把這兩個受過優良訓練的人送還給查理。查理把其中的一個留在自己的宮廷裡;另一個,由於他的兒子梅斯主教德羅戈的請求,2他派到梅斯的大教堂裡去了。這個教士的努力不僅在梅斯城中表現得效果卓著,而且很快就廣泛地影響到法蘭克全境,以致今天在使用拉丁語的地區內,人們都把聖歌叫作梅坦西安,說條頓語或條提斯坎語的人則把它叫作梅特;如果用的是希臘語,就把它叫作梅蒂斯克。最虔誠的皇帝還命令前來同他住在一起的歌唱者彼得到聖高爾修道院裡去住些時候。查理又在這所修道院裡制定了今天這樣的歌唱方式,還附帶一本正式的歌集。查理永遠是聖高爾修道院的熱心的衛護者,他下了最周到的命令,在聖高爾修道院裡既要傳授、又要學習羅馬的歌唱方法。他還贈給修道院許多金錢和許多地產,他另外還贈給了遺骸,遺骸盛在赤金和寶石製成的聖物箱裡,這個聖物箱叫作查理的神龕。   
  1斯蒂芬三世和利奧三世之間,隔有哈德良一世(772—795年在位),故利奧菲斯蒂芬的直接繼任者。——譯者   
  2德羅戈在查理死後始任梅斯主教。此處所記有誤。——英譯者   
  十一 在四旬齋期間,1最虔誠和最有節制的查理的習慣是:在參加了彌撒和晚禱的儀式以後,他就在白天第七時進食,他這樣做並不違犯齋戒禁例,因為他吃東西的時刻比平時早,這正是遵循上帝的意旨。這時,有個主教倒是正直但卻愚蠢,違反了所羅門的箴言,2指責查理此舉有失明智。最聰明的查理隱藏起胸中的怒火,以最謙恭的態度接受他的勸誡,他說:「好主教先生,你的忠告很好,現在我要勸告你的是:在侍立在我的朝廷裡的最卑賤的僕人都吃過飯以前,你不許吃東西。」查理吃東西的時候,公爵們及各族的統治者和國王們都在旁伺候。御膳結束以後,那些服侍他的人才去吃飯,而他們又由伯爵們、地方長官們和各級貴族服侍。最後這批人吃完以後,就輪到宮廷裡的武官和學者們吃;然後又輪到宮廷裡各部門的首腦吃;再輪到他們的下屬;最後輪到這些僕從的僕人。因之,這些最後去吃的人在午夜以前連一口東西也吃不到。因此,直到四旬齋幾乎要結束的時候,上述那個主教一直在忍受著這種懲罰。這時候,最仁慈的查理就對他說:「現在,主教先生,我認為你已經看到,在四旬齋期間,我之所以在夜晚以前吃東西,是出於對別人的關懷,而不是由於缺乏自制。」   
  1基督教習慣,在復活節前持齋四旬,以迎節日。——譯者   
  2所羅門的箴言教人處事正直而智慧,典出《聖經·箴言》,第1章。——譯者   
  十二 有一次,查理請一位主教為他祈福,於是主教先把麵包淨化,接著自己先吃了一部分,然後打算給最尊貴的查理;可是查理卻對他說:「你可以把麵包整個留給自己。」他拒絕接受主教的祝福,使主教十分惶惑。   
  十三 除了恰巧駐在邊境上或蠻族所居的邊區的伯爵以外,最謹慎的查理從來不授給任何伯爵一個以上的郡;除非有特殊的理由,他也從來不把皇家有權授予的任何修道院或教堂授予主教。當他的謀士或朋友問他其中的道理時,他就答道:「憑那份進款或那份地產,憑那所小修道院或那所教堂,我就可以使得某個臣屬效忠,而他也會像隨便哪個主教或伯爵一樣好,或者還要好些。」但是如果遇有特殊理由,他也會賜給一個人幾處采邑;例如,對烏達爾裡克就是這樣,他是生育過幾個帝王的偉大的希爾迪加爾德的兄弟。希爾迪加爾德死後,由於某樁過失,烏達爾裡克的爵祿被削除了。於是有個小丑在最仁慈的查理聽得見的地方說:「由於烏達爾裡克的姊妹死了,現在他在東方和西方的爵祿也都喪失了。」查理被這些話所感動,立刻恢復了烏達爾裡克先前所享有的一切爵祿。當他受到正義的感召的時候,他就最慷慨大方地對某些神聖場所解囊相助,下面即將見到。   
  十四 當查理旅行的時候,途中正好有個主教管區,實在無法繞過。當地的主教總是極力希望使人得到滿足,他把他的東西全部交給查理支配。但是有一次,皇帝出其不意地來到了。主教大為著急,只得像只燕子似地飛來飛去,指使人們不但把宮殿和房屋收拾整潔,而且把庭院和廣場也都打掃乾淨,只弄得又疲倦又煩惱,才去迎接查理。最虔誠的查理看到此點,在檢查過各方面的詳細情況以後,就對主教說:「我的好東道主,為了迎接我的到來,你總是把一切收拾得很漂亮。」於是主教好像得了神示似的,俯下頭去,握住國王那只所向無敵的右手,忍住心中的煩惱,吻著國王的手,說道:「我的君主,無論您什麼時候來,樣樣東西都應該徹底收拾乾淨,這乃是理所當然的事。」眾王之中最為明智的查理瞭解到內中情況,對主教說:「如果我弄空了什麼,我也能填滿它。」他又說:「你可以獲得位於你的主教管區附近的那塊地產,所有你的繼任者也都可以領有這份地產,直到末日。」   
  十五 就在這次旅途中,他還遇到另外一個主教,這個主教所住的地方也是他勢必經過的。那天正好是一周的第六天,他不願意吃禽獸的肉;可是限於當地的自然條件,倉卒之間,主教又無法弄到魚,就安排了一些味道濃厚而帶奶油的極好的乾酪,放到他的面前。最有自制力的查理以他在一切場合下所表現的敏銳,不再要求更好一些的食品,以免主教難堪。可是查理拿起刀子,切去了他認為不好吃的表層,單吃乾酪的白色部分。主教一直像個僕人似地站在旁邊,這時他又靠近一些,說道:「皇帝陛下,您為什麼這樣做?你把精華的部分扔掉了。」查理從來不欺騙人,也不相信任何人會欺騙自己,由於主教的勸說,他放了一片乾酪的外皮在嘴裡,慢慢咀嚼,像牛油一樣地嚥了下去。然後他讚揚主教的勸告說:「我的好東道主,的確如此,」又說:「千萬每年送兩車這種乾酪到阿亨去。」這項任務是沒有可能完成的,主教非常吃驚,深怕丟掉地位和職務,就說:「我的君主,我能弄到乾酪,但是哪一種是這種質量,哪一種是另外一種質量,我可說不上來。我很怕要遭到您的責罰。」任何事物,不論多麼新奇,都逃不出查理的深入的、巧妙的觀察。查理於是對這位從小就已知道這種乾酪,但仍不能加以識別的主教說道:「把乾酪切成兩半,把你認為質量適合的那些用烤叉串在一起,在地下室裡放一段時間,再送給我。其餘部分留給你和你的教士及你的家庭食用。」主教照辦了兩年,國王只命令把乾酪收下,不置可否。第三年,主教親自把大力收集起來的乾酪送進來。但是最公正的查理憐惜他的勤勞和兢兢業業,就又添給那個主教管區一塊上好的地產,使他和他的繼任者可以從中獲得穀物和酒。   
  十六 我們已經談過最明智的查理如何嘉獎謙虛的人,現在再讓我們看看他又如何貶抑驕傲的人。有個主教過分地追求虛榮和世俗名譽。最機智的查理聽說以後,就讓一個猶太商人就其力之所及不拘任何方式欺騙一下這個主教,這個猶太商人常常前往迦南聖地,從當地帶回稀世奇珍,運往海外國家。於是這個猶太商人捉了一隻普通的家鼠,在老鼠的體內填滿各種香料,然後拿它向主教兜售,聲稱這只前所未見的珍貴動物是他從猶太帶來的。主教認為這是意外的運氣,十分高興,他出三磅銀子向猶太人購買這件珍貴的商品。於是猶太人說:「對這樣貴重的一件東西來說,這可真是個好價錢!我情願把它扔到海裡去,也不願意讓任何人以這樣低賤的、可恥的價錢買到它。」這個極為富有但從不濟貧的主教答應出十磅銀子買這件舉世無雙的寶貨。但是那狡猾的流氓假裝生氣地回答說:「亞伯拉罕的上帝不許我這樣地喪失我的勞動和長途跋涉的果實。」我們這位貪婪的主教急於得到這件珍品,答應出二十磅。但是猶太人怒氣衝天,用最貴重的綢巾把老鼠一裹,好像要離去的樣子。於是主教被徹底蒙騙了——他也正該這樣受騙,——他為這件無價之寶出足了巨量的銀子。這樣到了最後,商人帶著很勉強的樣子,聽從了他的要求。他帶著銀錢去見皇帝,把全部經過告訴他。幾天以後,國王召集全體主教和地方首腦人物談話,在商量過許多其他問題之後,他命令把那筆銀子整個搬來,放在宮殿的中央。然後他這樣說:「長老們和保護者們,教會的主教們,你們應該幫助窮人,或者更確切一些說,幫助附著在窮人身上的基督,而不應該追求浮華。但是現在你們的行為與此恰恰相反,你們又虛榮,又貪婪,其程度超過所有其他的人。」然後他又說:「你們之中有一個人曾經為一隻假老鼠,把這全部銀子給了一個猶太人。」於是那個曾經受到這樣惡毒的欺騙的主教撲倒在查理的腳下,請求恕罪。查理以恰如其分的言辭斥責了他,然後讓他狼狽不堪地離開了。   
  十七 當最尚武的查理對匈奴人作戰的時候,就是這個主教又受命照顧希爾迪加爾德。1他賣弄同希爾迪加爾德的熟識,竟而膽敢請她允許他在節日使用舉世無匹的查理的金笏,而不用自己的神杖。她巧妙地哄騙了他,她說,她不敢把金笏給任何人,但是她將忠實地向國王轉達他的請求。因此,查理回來以後,她把主教的狂妄請求開玩笑似地告訴給他。他溫和地答應實現她的願望,甚至更大地滿足她。於是,當整個歐洲(可以這樣說)都為查理戰勝這樣一支強敵而來祝賀的時候,他向大大小小的人物講出下面的話:「主教們應該藐視這個世界,要以身作則地感化別人去追求天國生活,但是他們現在受到野心的驅使,更甚於其餘一切的人,其中有一個人掌管了日耳曼的首屈一指的教區,還不滿足,竟敢不經我的同意,要拿我的象徵帝王意旨的金笏,當作牧杖使用。」那個罪人承認了他的罪過,得到寬恕,便退去了。   
  1希爾迪加爾德歿於783年,在對阿瓦爾人戰事發生之前。此時王后應是法斯特拉達。——英譯者   
  十八 現在,我的查理皇帝陛下1,我很害怕,由於我願意遵從您的旨意,卻可能引起所有曾經宣誓效忠的人,特別是最高級教士的怨恨。但是只要您對我的庇護不被剝奪,這一切我都不太在意。   
  1指胖子查理。他是日耳曼人路易之子,876年繼其父為東法蘭克國王,881年獲皇帝稱號,884年又被推為西法蘭克國王;887年由於防禦北歐人不力為諸侯所廢。胖子查理曾於883年在聖高爾修道院盤桓三日,作者事後寫出此書呈獻給他。——譯者   
  有一次,最虔誠的查理皇帝命令他的廣大領域內的全體主教,都要在他指定的某一天以前,在他們的禮拜堂的正廳裡布道,如果他們拒不遵命,就剝奪他們的尊貴的主教職位,以示懲罰。但是,既然使徒講過:「人若想要得監督的職分,就是前慕善工。」2為什麼我卻說主教職位是「尊貴」的呢?說實在的,最高貴的國王,我必須向您承認這個職位是非常尊貴的,但是「善工」卻絲毫不用做。且說上述那位主教對於這項命令最初是大吃一驚,因為他的全部學問就是貪食和傲慢,他怕在丟掉主教職務的同時也會失去他的安逸生活。因此在節日那一天他請來了兩位宮廷要人,在讀完日課之後,他就登上講壇,好像要向人們演說似的。大家看到這種出乎意外的現象,都好奇地擁上前來,只有一個紅頭髮的窮傢伙沒有過來,這個人因為沒有帽子,又愚蠢地覺得滿頭紅髮不好意思,就在頭上包上破布片。於是這個主教——名義上是而行動上卻不是主教——便招呼他的司閽或者更確切些說是他的門守(這種人的地位和職責相當於古代羅馬人所謂的營造官)1,對他說:「把站在教堂大門附近的戴帽子的人給我帶過來。」司閽趕快遵命,抓住那個窮人,開始向主教那邊拖。但是那個窮人深怕由於竟敢頭戴什物站在上帝的屋子裡,因之要受嚴懲,就竭盡全力地掙扎,以免被帶到可怕的審判者的法庭上去。但是主教居高臨下,時而向臣屬們講話,時而對窮漢斥責,大喊大叫,用下列的話來布道:「抓過他來!不要讓他溜走!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總得來。」最後,不知道是暴力還是恐懼把那人帶到近處的時候,主教嚷道:「向前來,不,你必須來到跟前!」然後他把這個遭擒的人的包頭布扯掉,向人們喊道:「你們大家看啊!這個鄉下佬是長紅頭髮的。」後來他回到講台上,做了儀式,也許只是裝裝樣子罷了。   
  2《聖經·提摩太前書》,第3章,第1節。引文中監督即主教。——譯者   
  1營造官是古羅馬掌管監督公共事務的官職。——譯者   
  彌撒這樣勉強對付過去以後,他的客人進入大廳。大廳裡陳飾著絢麗多彩的地毯和各色各樣的織物,擺設著豪華的筵席,使用的杯盞都是金銀製造和寶石鑲嵌的,這是故意用來挑動那些飲食上挑剔苛刻或日食珍饈美味的人的食慾的。主教本人坐在最柔軟的靠墊上面,全身都是貴重的綢緞,外罩帝王御用的紫袍,因此,除了沒有皇笏和尊號而外,他簡直像是一個國王了。他的周圍簇擁著闊綽的騎士的隊伍,戰無不勝的查理的宮廷官吏(雖然他們都是貴族)跟他們比起來,顯得是極其卑陋了。等到這桌豪華驚人、勝過御宴的酒筵散席以後,廷臣們正要告辭的時候,他還打算更清楚地顯示一下他的豪富和榮耀,就命令訓練有素的樂手過來。他們的歌聲能夠使最堅硬的心腸軟化,能夠讓奔流急速的萊茵河水凝冰。與此同時,還向廷臣們獻上各種各樣巧妙調合的精緻飲料,飲料盛在用黃金和寶石製成的杯子裡,杯子上的珠光寶氣同他們頭上戴的嫩葉鮮花相映成輝。但是他們的胃再也盛不下了,因此杯子都白拿在手中。當時雖然他們已經吃不下了,但是做糕點的、做臘腸的、管伺候的和管裝飾菜點的,還為他們獻上了精心製作的開胃的食品。這是一席連偉大的查理本人也從來沒人向他獻上過的酒筵。   
  天亮了,主教有點清醒過來了,他驚恐地想起他在皇帝的臣僕們面前所炫耀的奢侈,因此他把他們叫到面前,塞給他們配得上國王身份的重禮,懇求他們向令人畏憚的查理講述他的善功和生活的簡樸,特別要講講他如何在教堂裡當眾布道的事。   
  他們回去以後,查理問起為什麼主教要宴請他們,於是他們伏在查理的腳下說:「主人,這是因為他把我們看作是您的代表而加以尊崇的,就我們低微的身份而言,這是大大過分的。」他們繼續說:「他在各方面都是最好的、最忠實的主教,是最配得上教會最高品級的人。因為,如果您肯相信我們拙劣的鑒別力的話,我們就向崇高的陛下明說:我們曾經聽到他以感人至深的方式在教堂裡講道。」皇帝夙知這個主教缺乏技巧,就進一步追問他講道的方式。他們迫不得已,把一切都吐露了。皇帝看他倒還沒有違背諭旨,還努力講了一點東西;儘管不稱其職,還是容許他保留主教職位。   
  十九 不多久,在某次節日場合,皇帝的一個年輕的親戚唱阿利路亞唱得很美妙。查理轉身向這個主教說:「我的教士唱得很好。」但是這個傻子以為他在開玩笑,不知道教士是皇帝的親戚,於是便回答說:「我們鄉村裡的每一個鄉下佬對著正在耕地的牛哞哞地哼幾聲,也哼得那樣好。」皇帝聽到這粗鄙的回答以後,用閃亮的目光向他掃去,使他惶恐萬狀,跌倒在地。1   
  1第20至25節所記與查理完全無關,為英譯者略去。——譯者   
  二十六 雖然其餘的人類可能為魔鬼及其魔眾的詭計所欺騙,但是如果思考一下我主的話,卻又令人欣慰。我主在褒獎聖彼得的大膽的表白時說:「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2因此,即使在這些危險重重、道德淪喪的年代裡,他讓教會始終屹然不動。   
  2《聖經·馬太福音》,第16章,第18節。——譯者   
  心懷嫉妒的人經常是妒火中燒,因之羅馬人也就總要反對那些不時被推舉登上教皇教座的強有力的教皇,甚至同他們打仗,這對羅馬人說來已然是習以為常的了。於是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有些羅馬人被嫉妒之心蒙蔽了眼睛,以重大的罪名控告前面提到的已故的利奧教皇,想把他的眼睛弄瞎。但是他們遭到某種神力的震懾和制止。他們想用拇指挖他的眼珠,沒挖成,就在眼球中部橫砍了幾刀。教皇讓僕從們把這個消息秘密地送給君士坦丁堡的皇帝邁克爾。1但是皇帝拒絕給予任何援助,他說:「教皇有獨立的王國,其地位在我的國家之上;因此他必須自己向敵人報復。」於是神聖的利奧邀請戰無不勝的查理到羅馬來。此舉正是遵循上帝的諭旨,因為,查理已經真正是許多國家的統治者和皇帝,現在由於得到教皇的認可,他就可以享有皇帝、凱撒和奧古斯都的稱號。查理一向準備有素,隨時可以進軍,隨時可以列好陣勢,他雖然完全不知道被召喚的原因,卻馬上帶著隨從和臣屬來了;他以世界之首的身份來到一度是世界之首的城市。這些無恥之徒聽說他突然到來的時候,就像麻雀一聽見主人的聲音就躲藏起來似的,立刻望風而逃,在各個藏身之所、地下室和洞窟裡躲起來。但是由於查理才能卓越,洞察秋毫,使他們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不久,他們就被捉住,帶著鐐銬被押解到聖彼得大教堂去了。於是大無畏的利奧教皇拿起耶穌基督的福音書,舉在頭上,當著查理和他的騎士們之面,也當著他的迫害者之面,這樣發誓:「在最後審判那天,我是會叨沐上帝的應許的,因為我沒有犯過別人誣控我的罪行。」於是許多犯人都請求允許他們在聖彼得的墓前發誓,表明他們也沒有犯被控告的罪行。但是教皇知道他們的虛妄,就對查理說:「我請求您,上帝的戰無不勝的僕人,不要同意他們的狡詐,因為他們非常瞭解聖彼得是隨時會寬恕人的。還是在殉教者的墓叢中找出上面寫著聖潘克拉斯1的那塊墓碑,那是個十三歲的男孩。如果他們以他的名義向您發誓,您就可以認為他們是可靠的。」事情照著教皇的指示做了。當許多人走向前來,要到墳前去起誓的時候,立刻,有些人倒退回去,死了;有些人中了邪魔,瘋了。於是可畏怖的查理對僕從們說:「當心,不要讓任何人跑掉。」後來他把全部被捉住的犯人都定了罪,不是處以某種死刑,就是終身禁錮。   
  1當時東羅馬帝國在位的是伊琳娜女皇(797—802年在位)。九世紀時東羅馬皇帝有三人名邁克爾:邁克爾一世(811—813年在位),邁克爾二世(820—829年在位)和邁克爾三世(842—867年在位)。作者以是誤記。——譯者   
  1潘克拉斯是基督教的聖徒之一。據說他於295年為戴克利先皇帝所殺害,死年十四歲。都爾主教格雷戈裡在其所著《黃金傳說》中記載了潘克拉斯裁判曲直、懲罰偽誓的事,本書所記即源於此。——英譯者   
  查理在羅馬逗留了幾天,教皇召集附近地方的所有願意來的人,當著他們之面,也當著不可戰勝的查理的全體騎士之面,宣佈查理為皇帝和羅馬教會的保護人。這時,查理還推測不出將會發生什麼事情;雖然他不能拒絕看來是天命攸歸的東西,但是他在接受新稱號的時候,並沒有感激的表示。因為首先,他認為希臘人會燃起比以往更加嫉妒的怒火,他們會對法蘭克王國策劃某些危害行動,至少也會更加警戒,以提防查理為了兼併他們的王國而可能發動的突然進攻。尤有甚者,寬宏大量的查理回想起當初君士坦丁堡國王的使臣們前來聘問的情況,他們對他說過,他們的君主願意成為他的忠實朋友,又說,如果他們成為更近密的鄰居的時候,國王一定要象對待自己的兒子一樣地對待他,還要用自己的財富來救濟查理的困窘;查理又想起自己在聽到之後,是如何地再也不能抑制內心的火熱的激情,並且喊道:「啊!但願我們之間沒有那個池子;因為那樣,我們就既能一起瓜分,又能共同享有東方的財富了。」   
  上帝賜予健康,也使人恢復健康。他對神聖的利奧的清白無辜表示如此眷顧,以致使他雙目復明,比遭受那次惡毒的、殘酷的刀傷以前還要明亮,只是在他的眼瞼上留下一道亮晶晶的疤痕(像一條很纖細的線一樣),這正是他的品德的標誌。   
  二十七 愚蠢的人會指責我糊塗,因為我方才提到查理曾經說過有一片海洋——那位強大的皇帝開玩笑地稱之為小池子——介於我們和希臘人之間;但是我必須告訴批評者,那時候,保加利亞人、匈奴人和其他許多強大的種族正以他們的還沒有遭到攻擊、受過摧毀的兵力阻擋了通向希臘的道路。真的,不久以後,最尚武的查理不是把他們拋擲在地上——例如對斯拉夫人和保加爾人,——就是把他們完全擊破了——例如對堅如鐵石的種族匈奴人。容我稍微描繪一下一座奇妙的建築之後,我再繼續敘述這些功業。這座建築是查理(皇帝、奧古斯都和凱撒)倣傚大智大慧的所羅門的做法,為上帝,為本人,或者是為主教、修道院院長,伯爵們和從世界各地到他那裡來的一切客人在阿亨建造的。   
  二十八 精力最旺盛的查理在他可以稍事休息的時候,並不貪圖懶散的安逸,而是努力為上帝服務。因此他希望在自己的鄉土上修造一座甚至比羅馬人的建築還要精美的大教堂,他的目的很快就實現了。為了興修這座建築,他從海外各地召來了建築師和精巧的工匠;他委派某一個奸詐的修道院院長主管這件事情。查理對於他執行這項任務的能力是瞭解的,然而對於他的品行卻不瞭解。當威嚴的皇帝為了某件事情出巡以後,這個修道院院長允許凡是肯於交出足夠的金錢的人都回家去,至於那些不能贖買脫身,或者主人不讓他們回去的人,就讓他們負擔無止境的勞役,如同當初埃及人折磨上帝的人民那樣。他依靠這種卑鄙的詭計,聚集了大量的金、銀和綢緞袍服,他只把最不值錢的東西陳列在他的房間裡,而把最貴重的財寶全部藏在箱子和櫃子裡。某一天,他突然接到家裡失火的消息。他十分著急地往家跑,從熊熊的火焰當中衝進存放著滿盛金子的箱子的保險室。他並不是拿走一箱就滿意了,而是要他的僕役們每人背起一箱以後自己才肯離去。等他出來的時候,一根被烈火移動了位置的大梁正好落在他的頭上,於是他的軀體便被凡火燒燬了,而他的靈魂也被天火消滅了。當最虔誠的查理皇帝把注意力轉移到國務方面的時候,上帝的審判就這樣地為他監察著。   
  二十九 另外還有一個在製造黃銅和玻璃器皿的人當中最精巧的工匠。這次,這個工匠(他的名字叫坦科,曾經一度當過聖高爾修道院的僧侶)做了一口精緻的鐘,皇帝對於這口鐘的聲音很喜歡。這個最出眾而又最不幸的銅匠說道:「皇帝陛下,請您讓人給我多多送些銅來,我好把這口鍾精製一番;不要給我錫,而要給我銀子,我需要多少,就如數照給——至少一百磅;我要為您鑄造這樣一口鐘,使得現有的這口相形之下顯得瘖啞無聲似的。」於是人君之中最慷慨的,「財寶雖加增,並不放在心上」1的查理立刻下了需要下的命令,使得這個無恥的僧侶高興萬狀。他將銅熔化,加以提煉;但是他沒有用銀子而用了最純的錫,不久,製成了一口鐘,比皇帝曾經讚賞過的那口好得多。經過檢驗之後,他把鍾呈交皇帝。皇帝稱讚它的精美的外形,讓人給它安上鍾舌,把它懸在鍾塔裡。這些都立刻辦到了。然後教堂的門守、隨從人員以及當地的男孩子們一個個地試圖打響這口鐘。但是大家都打不響;於是這個無恥的製造人最後來了,他抓住繩子搖曳這口鐘。這時候,看啊!這個銅製的物體從老高的地方落了下來,正好落在這個騙人的銅匠的頭上,當場把他砸死了。銅鐘一直砸透他的屍體,粉碎在地上,把他的臟腑都帶了出來。當上述數量的銀子被發現後,最正直的查理命令把它散發給皇宮裡的最窮困的僕人。   
  1《聖經·詩篇》,第62篇,第10節。此處原譯文為「若財寶加增,不要放在心上。」——譯者   
  三十 當時的規定是:如果皇帝發佈命令要完成什麼工作,那麼無論是造橋,或是造船,或是修建石路,還是清掃、鋪砌或填平泥濘的道路,伯爵們是可以經由他們的代表和臣僕們去執行不大重要的任務的。但是對較大的工程,特別是新創建的工程,那麼不論是公爵,或是伯爵,不論是主教,或是修道院院長都不能邀免。美因茨地方的大橋橋拱證明了這一點;因為,可以這樣說,整個歐洲在從事這項工程時進行了有秩序的合作。後來由於一些歹徒卑鄙無賴,想竊取從橋下經過的船隻上的貨物,把橋毀壞了。   
  如果皇室領地上的什麼教堂缺乏雕花的天花板或者壁畫作為綴飾的話,那麼鄰近的主教和修道院院長們就要負責這項任務;但是如果要修建新教堂,那麼全體主教、公爵、伯爵,全體修道院院長和皇家教堂的首腦,以及全部擔任公職的人都要從奠基到蓋頂毫無休止地為它工作。關於皇帝的技巧的證明,你可以從阿亨的大教堂看出來,這座教堂看起來半由人力,半屬天工。你也可以從各個顯貴的邸宅看出來,根據查理的設計,這些邸宅修造在皇宮周圍,它們修成這樣一種局式:查理從自己房間的窗戶裡,可以看到所有出出進進的人和他們在從事什麼活動,而他們卻自信沒有被人見到。你還可以從他的貴族的一切房屋看出來,就些房子在地面上高高架起,使貴族的家臣和家臣的僕人,以及各階層人士都可以在下面躲避雨雪和寒暑,可是在此同時,他們卻躲不開最機智的查理的眼睛。不過我是一個修道院圍牆裡的幽居者,而您的大臣們卻是自由的,因此我要把描述大教堂的任務留給他們,而我就回過來說一說在修建大教堂的時候上帝的審判是怎樣顯示出來的。   
  三十一 最細心的查理命令鄰近的某些貴族以全力支持他所派定任務的工匠,並且供應他們工作中所需要的一切東西。他把那些來自遠方的工匠交給一個叫做柳特夫裡德的宮廷管事人員去負責,他囑咐他給他們吃的和穿的,還要最周到地供應建築所需要的任何東西。查理在那裡停留的一段短時間之內,他遵守了這些命令;但是查理一走,他就一概置之腦後,還用殘酷的刑罰從貧窮的工匠身上搜括了這麼一大堆錢,就連迪斯和普路托1都需要用一匹駱駝來把他的不義之財馱到地獄裡去了。這樁事情是以如下的方式被發現的。   
  1普路托是古希臘的地獄之神;迪斯是古羅馬的地獄之神。——譯者   
  最光榮的查理習慣於在夜間披著一件長長的垂下來的斗篷(這種斗篷現在既沒有人穿,也沒有人知道了)去參加朝禱的頌歌儀式。唱完早晨的讚美詩以後,他就返回寢室,穿上御用袍服。他的教士們總是衣冠齊楚前來參加夜間的禱告儀式,他們等候著皇帝的來臨,等候著在教堂裡或是在當時叫做外庭的走廊裡舉行彌撒。有時候他們一直保持清醒,如果有誰需要睡一睡的時候,就把頭靠在夥伴的胸前。有一個慣常把衣服(我應當稱之為破布爛裳)拿到柳特夫裡德家裡去洗滌和補綴的窮教士,正把頭靠在一個朋友的膝蓋上睡覺,夢幻之中,他看到一個比聖安東尼2的對手還要高大的巨人從國王宮廷裡走出來,匆匆越過橫跨小溪的一道橋,向這個管事人員的房子走去,他牽著一匹巨大的駱駝,駱駝背上馱著無法估價的行囊。他在夢中感到震驚,他問這個巨人是誰,要到哪裡去。巨人回答道:「我從國王的家裡來,到柳特夫裡德的家裡去;我要把柳特夫裡德放在這些包裹上面,把他和包裹都帶下地獄。」   
  2聖安東尼(約生於250年,死於四世紀中葉),是基督教會最早的僧侶,修道院的創始人。傳說他在苦修中曾多次經歷魔鬼的誘惑。《黃金傳說》記載他曾看見魔鬼幻化的巨人,高可接天。——譯者   
  於是教士醒來,十分惶恐,深怕查理會發現他在睡覺。他抬起頭來,把別人弄醒。他喊道:「我請求你們聽聽我的夢,我好像看到了另一個腳在地面上行走,手卻撫摩著星辰,渡愛奧尼亞海而兩脅不濕的波呂斐摩斯1,我看他帶著一匹馱著東西的駱駝,匆匆忙忙地從皇宮到柳特夫裡德的家裡去。當我問他此行目的何在的時候,他說:「我去把柳特夫裡德放在馱子上面,然後把他帶到地獄裡去。」   
  1波呂斐摩斯是荷馬史詩《奧德賽》中的獨目巨人。——譯者   
  故事還沒講完,從那所大家十分熟悉的房子裡走出來一個女孩子,她跪在他們的腳下,請求他們在祈禱的時候,念及她的朋友柳特夫裡德。他們問她為什麼這樣說,她說:「我的主人,他方才好好地走了出去,由於他耽擱很久,我們就出去找他,卻發現他已經死了。」   
  皇帝聽到他突然死去的消息,又聽見工匠和僕人們談到他的吝鄙貪婪,他就命令檢查他的庫藏。人們發現都是無價之寶。查理步武最偉大的審判者上帝之後,在發現了這些東西是以什麼樣的卑劣手段搜括來的時候,便宣佈了下列的公開的判決:「用欺詐手段獲得的東西,是決不能用來從煉獄中拯救他的靈魂的。把他的財富分發給修造這所房子的工匠和我的皇宮裡比較窮苦的僕人吧。」   
  三十二 現在我必須講一講那同一地方發生的兩件事。有個副主祭仿照意大利人的習慣,違反了自然之道。他到浴堂裡去,讓人給他細細地刮了鬍子,把皮膚擦得光光的,把指甲弄得乾乾淨淨的,把頭髮剪得短短的,好像是用鏇盤鏇過一樣。然後他穿上麻布襯衣和一件白色長袍。由於他不能夠耽誤輪到他的差事,或者不如說,由於他打算漂漂亮亮地顯示一番,他就走上前去,在上帝和他的神聖的天使面前,在最機警的國王駕前,宣讀起福音書來。當時他的心地是污濁的,事實將說明這一點。因為正當他宣讀的時候,一個蜘蛛沿著一根絲從天花板上墜下來,繫住副主祭的頭,然後又上去了。觀察最敏銳的查理看到這種現象接二連三地發生,但是他假裝沒有看見。由於皇帝在場,教士也不敢用手把蜘蛛弄掉,更不知道是一個蜘蛛在害他,他以為不過是一隻蒼蠅弄得他發癢罷了。於是他讀完了福音書,並完成了其餘的禱告儀式。但是當他離開教堂的時候,他立刻開始發腫,一小時之內就死了。最謹小慎微的查理既然曾經看到他的危險情況而未加以防止,就自認為犯了殺人之罪,公開做了懺悔。   
  三十三 最光榮的查理的扈從人員中有一個教士,他在各個方面都是無與倫比的。人們對他所下的評論是從來不曾加諸世人之身的。人們認為,在宗教文學和世俗文學的知識方面,在宗教歌曲和節日歌曲方面,在詩的寫作和表達方面,以及在聲調的完美和他所給予人們的難以置信的愉快方面,他都超越全人類。(別人縱有優點,總為其缺點所抵消。)1例如立法者摩西由於上帝的訓示而富於智慧,然而他卻抱怨他「不是能言的人」,而是言辭遲緩,「拙口笨舌」,2因此,他派約書亞向祭司以利亞撒求問,3這位以利亞撒憑藉著寓居於他體內的上帝的威權,甚至統治了日月星辰。雖然施洗者約翰充分證明了「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1一語,可是我們的主基督卻不許他在塵世時顯示奇跡。雖然彼得由於上帝的啟示而與基督識面,並從基督接受天國的鑰匙,2可是基督卻吩咐彼得尊敬保羅的智慧。雖然孱弱的婦女也都多次參謁聖墓,可是基督卻使他最鍾愛的門徒約翰經受了巨大的驚恐,竟致不敢前往聖墓所在之處。   
  1括弧內系英譯者增入以貫串前後文者。——譯者   
  2見《聖經·出埃及記》,第4章,第10節。——譯者   
  3見《聖經·民數記》,第27章,第15—23節。——譯者   
  1《聖經·馬太福音》,第11章,第11節。——譯者   
  2見《聖經·馬太福音》,第16章,第19節。——譯者   
  但是正如《聖經》所說:「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3如果有人對於他所具有的戔戔微量知道其所自來,那麼他將有所成就;但是如果他不知道是誰使他具有這些東西,或者縱然知道,而對於贈予者並不表示應有的感激,那麼他將失去一切。正當這個奇異的教士友好地站在最光榮的皇帝身邊的時候,他突然不見了。所向無敵的查理皇帝對於這樣一件前所未聞而又難以置信的事變也為之驚得發愣,但是他在畫過十字符號以後,就在教士原來站立的地方,發現一些東西,好像一塊惡臭難聞的剛剛熄滅的焦炭。   
  3《聖經·馬太福音》,第25章,第29節。——譯者   
  三十四 光談到皇帝在晚上所穿的曳地長袍,使我們忽略了他的行軍打扮。古代法蘭克人的服裝和裝備是這樣的:他們的長筒靴子外面是塗金的,飾有三胸尺4長的花絛。纏在小腿上的皮帶是紅顏色的,他們腿上穿的纏在帶子裡面的亞麻布褲也是同一顏色的,鑲邊很藝術。花絛繃在麻布衣服的上面,也繃在十字交叉的系腿帶子的上面,時而在帶子之外,時而在帶子之內,時而在小腿之前,時而在小腿之後。除此之外,則是一件華美的亞麻布襯衫,再就是一條帶扣環的劍帶。長劍裝在劍鞘裡面,劍鞘外面有一層皮套,皮套外面還有一層用亮閃閃的蠟塗硬了的亞麻布套。   
  4古代度名,指由肘至中指末端的長度。羅馬1腕尺等於44.36厘米。——譯者   
  服裝的最後部分是一件白色或藍色的斗篷,形狀像是連在一起的兩個四方塊;因此把它披在肩上的時候,前後兩端可達腳面,而旁邊卻幾乎不到膝蓋。右手拿著一根蘋果木的木杖,上面有整齊的稜節,堅實可畏。木杖上面安裝著一個金製或者銀製、飾有圖像的把柄。我本人很懶惰,比一隻烏龜還遲鈍,因而從來不到法蘭克去;但是我在聖高爾修道院裡看見過法蘭克國王1,身穿上述那種服裝,光彩奪目。   
  1指胖子查理,見上文第18節注2。——譯者   
  但是人們的習慣是會改變的;當法蘭克人同高盧人作戰的時候,他們看到後者高傲地披著條紋的短氅,他們就拋棄了本民族的風俗,模仿起高盧人來了。最初,這位最嚴格的皇帝並不禁止新的習俗,因為它看起來更適合於作戰,但是當他發現弗裡西亞人在濫用他的恩准,以舊式的長大斗篷的價錢來出賣這種短小披氅的時候,他就命令除了舊日那種又長又寬的斗篷以外,誰也不許以平日的價錢向他們購買任何東西。他還說:「這些小餐巾有什麼好處?躺在床上,我不能用來蔽體,騎在馬上,我不能用來御風雨。」   
  我在這本小書的序言裡說過,1我將只根據三種來源。但是由於其中最主要的根據韋林貝爾特2在七天以前故去,今天(5月13日),我們這些遺孤和門徒要莊嚴地悼念他,因之這卷關於查理皇帝的虔誠和他對教會的護持的記錄就寫到這裡為止,這些材料都系出自這位聖職人員韋林貝爾特之口。   
  1本書序言已佚。——譯者   
  2韋林貝爾特是與本書作者同時在聖高爾修道院修行的僧侶之一。其父阿達爾貝爾特系查理的妻舅克羅爾德的部下,曾跟隨查理外出作戰。韋林貝爾特從他父親處聽來的有關查理的軼事,成為本書作者的主要材料來源。——譯者   
  下一卷是關於最勇猛的查理的戰爭的記錄,是根據韋林貝爾特的父親阿達爾貝爾特的口述寫成。他曾追隨主人克羅爾德參加對匈奴人、薩克森人和斯拉夫人的戰爭。當我還十分年幼,而他已極為老邁的時候,我就住在他的家裡,他常常對我講這些戰爭的故事。我非常不願意聽,常常要跑掉,但是最後他全憑強力,使我聽了下去。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第二卷 戰爭和功業    
   一 既然我將根據一個沒有什麼文字素養的世俗人士的口述來寫這篇故事,我認為我最好先根據書本來敘述一些法蘭克人早期的歷史。當上帝所憎惡的尤利安1在波斯戰爭中遭受天誅的時候,不僅海外各省脫離了羅馬帝國,而且鄰近各省:潘諾尼亞、諾裡庫姆、裡提亞,換言之,即日耳曼人和法蘭克人或高盧人,也脫離了羅馬帝國。後來,法蘭克人(或高盧人)的國王的權力也因為殺害了維恩主教聖迪迪埃爾2和驅逐了最神聖的來賓科隆班和高爾3而衰微了。匈奴人4本來就時常侵犯法蘭西亞和阿奎丹(即高盧人和西班牙人),這樣一來,他們就傾全力來犯,像一片橫掃而過的烈火蹂躪了整片的土地,然後把全部戰利品帶到一個很安全的隱藏之地。我已經談到過的阿達爾貝爾特對這個隱藏地方的特點,常常這樣描述,他說:「匈奴人的土地有九道圈子環繞著。」除了平常做羊欄的柳條圈之外,我想不出什麼圈子,因此我問:「老爺,你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他說:「噢,就是被九道籬笆護衛起來的。」除了保護我們的麥田的籬笆之外,我想不出什麼籬笆,因此我又問,他回答說:「一道圈子的寬廣,也就是說,它所圈起的地面,就像都爾和康斯坦茨之間的地區那麼大。它是用橡木、灰土和水松木造成的,寬和高各為二十尺。當中填滿了堅硬的石塊和富有粘力的粘土。這些龐大的壁壘表面上覆蓋著草泥和青草。圈子範圍以內種植著灌木,這種灌木經過砍伐和拗彎以後,仍舊可以抽枝發葉。這些壁壘之間的村落和房屋佈置得當,人們可以此呼彼應。房子對面,在這些不可逾越的牆壁上,到處設有不大的門,遠近居民就從這些門裡源源擁出,進行掠奪性的遠征。第二道圈子跟第一道相像,距離第三道有二十條頓裡(或四十意大利裡)遠,其餘以此類推,直到第九道圈子。自然,在這一系列的圈子之中,每一道都要比前一道狹窄得多。但是各圈之內,每處的地產和房屋都有妥當的佈局,使號角的聲音能夠把任何事情的消息從一處傳到另一處。」   
  1尤利安是羅馬皇帝(361—363年在位)。他信奉新柏拉圖主義,恢復異教崇拜,故書中謂其為上帝所憎惡。他在對薩珊波斯的戰爭中負傷身死。——譯者   
  2即德西德裡烏斯。曾任維恩主教,七世紀初為法蘭克墨洛溫朝國王提烏德裡克二世所殺。——譯者   
  3聖科隆班於585年偕十二僧侶自愛爾蘭來法蘭克,在孚日山建立修道院,後因觸犯墨洛溫朝廷,遭到放逐。科隆班後赴意大利,在該地建博比奧修道院。聖高爾是隨來的僧侶之一,參見前注。——譯者   
  4作者此處把匈奴人和阿瓦爾人混為一談。——英譯者   
  二百多年以來,匈奴人把位於這些壁壘以內的西方國家的財富一掃而空,由於哥特人和汪達爾人於此同時也正在破壞世界的安寧,西方世界幾乎變成一片荒野。但是最不可戰勝的查理卻在八年之中把他們征服得幾乎連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他對保加利亞人放鬆了手,因為在匈奴人覆滅之後,他們看來不致對法蘭克人的國家有所危害了。他把在潘諾尼亞發現的匈奴人的掠獲物全部最慷慨地分給了主教區和修道院。   
  二 在他曾親自參加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的薩克森戰爭中,兩個部卒(我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是為了謹慎起見,我不說出來)組成了一個猛攻隊,非常勇敢地破壞了一座極其堅固的城堡的城牆。最公正的查理看到這種情形,對於其中之一,在徵得其主人克羅爾德的同意之後,委任為萊茵河和意大利阿爾卑斯山之間地區的長官;對另外一個也賜予了土地。   
  三 與此同時,兩家貴族的子弟們擔任著守護國王帳篷門口的職務。一天晚上,他們喝得酩酊大醉,躺在地上,好像死人一般;查理跟往常一樣地警覺,他在營地巡視一周,回到自己的帳篷裡,誰也沒有發覺。天明以後,他召集國內的顯貴們,問他們對於向敵人出賣法蘭克國王的人應該處以什麼懲罰。這些顯貴絲毫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說這樣的人罪該處死。但是查理只狠狠地斥責了他們一頓,未加傷害,讓他們走了。   
  四 他的身邊還有某人侍妾生的兩個庶出的孩子,由於他們在戰爭中打得最勇敢,皇帝問他們是誰的孩子,出生在什麼地方。他瞭解情況以後,在中午的時候把他們叫到他的營帳裡去,他說:「我的好夥伴,我要你們服侍我,只服侍我一人。」他們高呼他們在那裡沒有其他目的,為他服務,哪怕是最低賤的職務都願承擔。查理說:「那好,你們必須在我的寢室裡服務。」他們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口裡說他們樂於這樣做。但是他們很快就抓住皇帝已經開始睡熟的時刻,衝往敵營,在繼之而來的戰鬥中,用他們自己的和敵人的鮮血洗刷掉服賤役的污痕。   
  五 但是這類事業並未阻止心地高尚的皇帝時常派遣使臣繼帶書信和禮物,到最遙遠地區的國王那裡去;他們用當地所能出產的厚禮作為回敬。他從薩克森戰爭的戰場上派遣使臣去見君士坦丁堡的國王,國王問使臣們「他的兒子查理」的國家是處於和平狀態還是正在經受相鄰的種族的侵擾。領銜的使臣回答說除了一個叫做薩克森人的種族不時侵擾法蘭克人的領土以外,處處都是昇平景象。於是怠惰而不好打仗的希臘國王回答說:「啐!對一個既沒有聲望,又沒有勇氣的小小敵人,為什麼我的兒子要找這樣大的麻煩呢?我一定要把薩克森族及其所屬的一切給你們。」當使臣回來把這番話告訴給最尚武的查理的時候,查理笑笑,說道:「如果國王給了你一付用於長途旅行的裹腿,那倒是對你表示了更多的好意。」   
  六 我可絕對不能把這個使臣出使希臘的時候所作的聰明的回答秘而不宣。秋天,他和同行人員來到一個皇家城鎮。他們分散開來接受款待。我所講的這位使臣被分配給某個主教。這個主教專心致志於齋戒和祈禱,讓這位使臣幾乎是不斷地挨餓,快餓死了。但是,等到陽春初回,主教就把使臣送到國王那裡去了。皇帝問他對主教有什麼意見。使臣從心底里長歎一聲,說道:「您的那位主教達到了毋需上帝而可致的神聖的頂點。」國王感到驚奇,說道:「什麼!一個人毋需上帝就可致神聖嗎?」於是使者說道:「《聖經》裡說:『上帝就是愛』,1而這種美德他是完全缺乏的。」   
  1《聖經·約翰一書》,第4章,第16節。——譯者   
  於是君士坦丁堡的國王請他參加宴會,把他安排在顯貴們中間。他們有一項慣例:國王筵席上的賓客,無論是本國人或者外國人,都不得把零整的肉餚翻轉過來,他只能吃擺在面前的菜餚的上面那部分。現在,一盤上面覆有香料的河魚端了上來,擺在他的面前。他根本不知道這種風俗,把魚翻轉過來,於是全體顯貴起身喊道:「陛下,您遭到了侮辱,在您以前從來不曾有過一個國王遭到這般侮辱。」國王歎息著,對我們那位使臣說:「我不能夠拒絕他們,你必須立即被處死。但是你可以向我請求任何你所希冀的恩惠,我一定應允。」他想了一會,然後在眾耳傾聽之下說出了這些話:「皇帝陛下,遵照您的諾言,我請您答應我一樁微小的祈求。」國王說:「願意請求什麼,就說什麼,你將得到滿足;只是我不能夠給你生命,因為這是違反希臘人的慣例的。」於是使臣說道:「在我一息尚存的時刻,我祈求一項恩惠:讓每一個看見我翻轉那條魚的人都挖去眼睛。」國王對這個條件大吃一驚,他以基督的名義宣誓說他什麼也沒有看見,只不過聽信了別人的話。接著王后也為自己開脫:「仁慈的聖母聖馬利亞在上,我什麼也沒有看見。」其他貴族為了免除這種危險,於是一個以天國鑰匙掌管者的名義,另一個以異教徒的使徒的名義,其餘的人則以天使們和大批的聖徒們的名義,宣誓說他們不屬於這項條件所指的範圍之內。這樣,這個聰明的法蘭克人就在希臘人的本土上戰勝頭腦空空的希臘人,平平安安地返回故土。   
  幾年以後,不疲倦的查理派一個以體力和智力的稟賦著稱的主教到希臘去,同行者是最高貴的雨果公爵。耽擱許久之後,他們終於被領去覲見皇帝,接著被送往各種各樣的地方。最後,在為海陸旅行付出重大代價之後,他們被打發回來了。   
  不久之後,希臘國王派人出使到最光榮的查理這裡來。上述的主教和公爵剛巧正在皇帝身旁。當宣佈說使臣們行將到來的時候,他們建議最聰明的查理讓人引導他們在山脈和沙漠中間兜圈子,這樣,讓他們在衣服穿破,錢財花光的時候才來晉見皇帝。   
  果然這樣做了。當他們終於來到的時候,主教和他的那位夥伴囑咐司馬官坐在下屬中間的一個高高的寶座上,這樣,就不可能認為他是低於皇帝的人。使臣們見到他,就俯伏在地,要參拜他,但是他們被大臣們止住,只得繼續前進。後來他們看見宮伯正在主持貴族們的集會,又以為他是皇帝,便又俯伏在地。但是在場的人享以老拳,轟趕他們前進,並說:「那不是皇帝。」接著他們看到御膳長,身邊圍著一群高貴的侍者,他們又以為是皇帝,重又伏倒在地。他們從這裡被趕走以後,又看到皇帝的管事人員同他們的首腦在一起議事,他們確信是來到了全人類中第一號人物的面前。但是這個人也否認他是他們所認為的人物,不過他答應利用他在宮廷貴族中的勢力,如果可能的話,使他們可以到最威嚴的皇帝面前去。之後,御前侍臣走來以全套禮儀引導他們。這時,最仁厚的國王查理正倚著海托主教,站在一扇窗口旁邊,海托就是曾經出使到君士坦丁堡去的那位主教的名字。皇帝週身都是金珠寶石,光輝四射,有如初升朝日。站在他周圍的,有三個好似天國騎士一般的青年,這就是他的業已成為國家共治者的幾位皇子;1有他的女兒和她們的母親,她們既聰明美麗,又珠環翠繞;有教會首腦,他們的莊嚴和道德舉世無匹;有修道院院長,他們以出身高貴和聖潔著稱;有眾貴族,他們猶如出現在吉甲營地的約書亞一般1;還有一支軍隊,他們就像會把敘利亞人和亞述人逐出撒瑪利亞的戰士似的2。因此,如果大衛在場的話,他很可能會唱:「世上的君王和萬民,首領和世上一切審判官,少年人和處女,老年人和孩童,都當讚美耶和華3。」因此,希臘人的使臣們十分驚愕,他們精神渙散,勇氣消失,無聲無息地暈倒在地。但是最仁慈的皇帝把他們攙扶起來,試圖用鼓勵的詞句安慰他們,最後,他們甦醒過來。但是當他們一看到一度遭受他們的輕視和拒絕;而現在又這等榮耀的海托的時候,他們又嚇得匍匐在地,直到國王以上帝的名義宣誓不加害於他們的時候,他們才又站立起來。聽到這項諾言,他們鼓起勇氣,帶著略微多一點的信心開始行動起來。他們就這樣地轉回國去,從此不再來了。   
  1三個皇子是查理(死於811年)、丕平(死於810年)和路易(虔誠者)。——英譯者   
  1見《聖經·約書亞記》,第5、6章。——譯者   
  2撒瑪利亞是以色列王國的首都,公元前772年為亞述國王薩爾貢二世攻陷,以色列遂亡。薩爾貢將國內其他地區居民遷徙到撒瑪利亞。——譯者   
  3《聖經·詩篇》,第148篇,第11、12節。——譯者   
  七 我在這裡必須重複地說,最負盛名的查理在所屬的各個部門裡都擁有最聰明的人材。主顯節4以後的第八天,當早禱的讚美詩在皇帝面前演唱以後,希臘人暗暗地走向前來,用本族的語言向上帝歌唱讚美詩,曲調相同,主題跟我們的彌撒書裡的「古代的人」及其後面的字句一樣。於是皇帝命令一個通曉希臘語的宮廷教士把那首讚美詩的拉丁文歌詞也配上這個曲調,同時讓他特別留意使單個的音節跟每一個音符相吻合,以便使拉丁語和希臘語就兩者性質所許可的範圍彼此盡量接近。結果兩種歌詞用的是相同的韻律,只有一處把「毀滅」易為「威嚇」。   
  41月6日為主顯節。——譯者   
  這些希臘使臣帶來了各種樣式的風琴以及各種其他樂器。最明智的查理的工匠們暗地裡觀察了所有這些器物,並且精確地加以仿製。仿製品中最主要的是樂師用的風琴,它的巨大的外函是黃銅製的,風箱是牛皮製的,空氣從黃銅管子裡通過,發出的低音就像雷鳴一般,而甜美之處又與豎琴和鐃鈸的清音相媲美。但是我在此時此地可不能述說它放置在什麼地方,經歷了多少時間,以及如何在國家多難的時刻它也化歸烏有了。   
  八 大約與此同時,波斯國也派來使臣。他們不知道法蘭克國家在哪裡;但是由於羅馬的聲名遠揚,而他們又知道羅馬歸查理統轄,因此當他們得以到達意大利海岸的時候,他們就認為這是一件大事。他們向坎帕尼亞、托斯卡納、埃米利亞、利古裡亞、勃艮第和高盧等地的主教們,以及這些地方的修道院院長和伯爵們解釋旅行的原由,但是他們不是遭到這些人的蒙騙,就是實際上為他們所驅逐;因此,當他們因長途跋涉而渾身疲勞、兩足疼痛,最後終於來到阿亨,晉見德隆望重的查理國王的時候,已經是整整一年過去了。他們是在四旬齋的最後一星期到達的。皇帝獲悉他們到來的消息後,一直延遲到復活節前夕方才召見。為了慶祝這個頭等重要的節日,無與倫比的君主裝飾得無與倫比地堂皇富麗。他命令把那個一度威震全球的種族的使臣們引進來。可是當他們一見到最莊嚴的查理時,他們竟然如此驚恐,以致人們可以認為他們似乎從來不曾看見過國王或皇帝。然而查理卻最和藹地接待他們,並且賜給他們一種特殊待遇,他們甚至可以像他的孩子一樣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察看任何事物,提出他們所要問的任何問題。他們對於這種恩賜高興得跳了起來,他們認為如果能夠接近查理,注視他,崇敬他,那麼這種殊遇比整個東方的財富還要值錢。   
  他們走上環繞大教堂正廳的迴廊,向下俯視教士和貴族們,然後回到皇帝那裡。由於高興已極,他們情不自禁地大笑起來,拍著手說:「從前我們只見過泥人,這裡的人是金人。」然後他們走到貴族那裡,挨個觀看,驚異地注視著他們所不熟悉的武器和衣服;然後又回到皇帝那裡,更加驚異地注視他。當天晚上和第二天(星期日),他們一直是在教堂裡度過的;在最神聖的節日的當天,最慷慨的查理邀請他們同法蘭克貴族和歐洲貴族一道參加盛大宴會。在宴會上,他們對每件事物都感到驚奇,以致直到席終他們簡直沒有吃下什麼東西。   
  「當清晨女神離開提通努斯1的床塌,   
  大地上就燃起了費布斯2的火把。」   
  1提通努斯是希臘神話中清晨女神伊奧斯的丈夫。——譯者   
  2費布斯是太陽神阿波羅的綽號。——譯者   
  於是,那位從來不能容忍懶散和怠惰的查理便到樹林裡去獵取各種野牛,他準備帶著波斯使節一同前去,但是當他們看到那些龐然大物的時候,他們就驚慌萬狀,轉身逃跑了。但是大無畏的英雄查理騎著一匹氣概神駿的戰馬,馳近一隻這類的野獸,拔出佩劍,打算刺穿它的脖子,可是他沒有擊中。這只龐大的野獸扯裂了皇帝的靴子和腿帶,它的角尖還輕微地劃傷了他的腿肚子,使他有點瘸了。之後,野牛由於一擊未中而怒發如狂,逃到一個遍佈樹木、石頭的山谷裡藏了起來。幾乎所有的隨從都打算脫下自己的長襪,讓給查理,但是查理拒絕了,他說:「我想就這樣去見希爾迪加爾德。」接著,瓦林(即迫害您的保護者聖奧特馬爾的那個瓦林)的兒子伊散姆巴爾德追向那隻野獸,他不敢過於接近,就投出長矛,從肩胛和氣管之間刺中野牛心臟,然後把還有熱氣的野牛帶到皇帝面前。皇帝對於這件事情好像沒有注意,只是把死牛交給從人,就回去了。然後他召請皇后前來,讓她看他腿上什物被撕破的情況,並說:「把我從這樣傷害我的敵人那裡解救出來的人應該受到什麼報酬?」她回答說:「他應該受到最高的獎賞。」接著皇帝講述了全部經過,並且取出野獸的巨大的角來證實他說的不假。於是皇后捶胸歎氣,並掉下眼淚。但是當她聽說把皇帝從這個可怕的敵人那裡解救出來的人是那個失寵於皇帝並被剝奪一切官職的伊散姆巴爾德時,她就伏在皇帝腳下,勸他把自伊散姆巴爾德所褫奪的一切都還給他;伊散姆巴爾德還額外得到一大筆賞賜。   
  這些波斯使臣給皇帝帶來一隻象、許多猴子、香脂、松香、各種膏藥、香料、香水和多種藥材,其數量之繁多,就好像是為了把西方填滿而把東方搜括得空空如也。不久,他們和皇帝相處得十分融洽。有一天,他們的情緒特別愉快,並且由於喝了烈性啤酒而有些衝動,於是詼諧地說道:「皇帝陛下,您的威權誠然偉大,但是比起流傳於東方各國的關於這方面的報道來卻要小得多。」聽到這話,他隱藏起深刻的不悅,並且戲謔地問他們:「孩子們,你們為什麼這樣說呢?這個想法是怎樣進入你們的頭腦之中的呢?」於是他們從頭講起,告訴他他們在大海彼岸地方所遭遇的每一件事。他們說:「我們波斯人和米太人、亞美尼亞人、印度人、帕提亞大,依蘭人以及所有的東方居民對您比對我們自己的統治者訶論要畏懼得多。還有馬其頓人和所有的希臘人——我們怎樣說才好呢?——他們對於您的凌駕一切的偉大開始感到的畏懼,超過了對愛奧尼亞海的波濤的恐懼。我們一路上經過的所有島嶼上的居民對您都是傾心歸附,而且是矢誠執役的,就好像他們曾經在您的宮廷裡受到撫育,並且深荷您的恩澤似的。但是,就我們看來,您本國的貴族,除非是在您的面前,對您是不甚敬重的,因為當我們作為遠客來到他們那裡,並且請求他們看在我們打算晉見的您的份上給我們一些照顧的時候,他們對我們毫不在意,反而把我們赤手空拳地打發出去。」於是,皇帝把使臣們所經過地方的伯爵和修道院院長們從他們主管的職位上全部罷黜,並且罰了主教們大量的款項。然後他下令把那些使臣以最大的照顧和榮典遣送回國。   
  九 另外來的還有阿非利加人國王的使臣,攜來一頭馬爾莫拉獅子和一頭努米底亞熊,西班牙的鐵和推羅的紫紅顏料,以及其他當地著名物產。最大方的查理鑒於阿非利加的國王和全體居民經常厄於貧困,因之,他不僅是這一次,而且是整整一生中,把歐洲的財富、穀物、油、酒作為禮物贈給他們,還給予他們慷慨的援助,因而使得他們經常對他忠順服從,並從他們那裡接受大量的貢品。   
  不久以後,這位不知疲勞的皇帝向波斯人的皇帝贈送西班牙出產的馬匹和騾子,白灰紅藍各色的弗裡西亞的袍服,他聽說這些東西在波斯是罕見而珍視的。他還送去波斯國王所企望的極其敏捷而兇猛的狗,用來獵捕獅虎,波斯國王對於其他禮品只是略一過目,卻向使臣們詢問這些狗習慣於跟什麼野獸搏鬥。使臣們告訴他說,不論驅向什麼東西,它們都能把它迅速拖翻。國王說道:「很好,經驗將會證明這點。」第二天,人們聽到牧人在躲脫一頭獅子時的大聲喊叫。當聲響傳入國王宮廷的時候,他對使臣們說道:「我的法蘭克朋友們,現在跨上你們的馬,跟隨我來。」於是,他們趕忙跟隨著國王,就像從來不知道辛苦或疲勞似的。當他們看到這隻獅子的時候,儘管還隔著一段距離,這位波斯的眾臣之主對他們說道:「現在放出你們的狗去撲獅子。」他們遵命,踴躍地奔馳前去。日耳曼狗捉住了波斯獅子,使臣們用劍殺死了它,這種劍是用北方的金屬製成的,曾為薩克森人的鮮血淬煉過。   
  對此景象,訶論,這一稱號的最勇敢的繼承者,從一些細小的跡象中認識到查理的無上威力,因之他稱讚道:「現在我可知道我所聽到的有關我的弟兄查理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他是怎樣由於經常演習狩獵,堅持不懈地鍛煉身心,因而養成制服天下萬物的習慣的。對於他所賜給我的榮譽,我怎能作出相應的報答呢?要是我把這塊曾經約許給亞伯拉罕,並曾經賜贈給約書亞的土地1贈送給他的話,由於路途這樣遙遠,他也很難保住它免於蠻族的侵襲;如其不然,雖則他是一位膽識過人的君王,要想盡力來保衛它,我也深怕那些位於法蘭克王國邊境上的省份會起來叛離他的帝國。但是我深願以這種方式來表示我對他的厚施的謝忱。我願把這片土地置於他的權力之下,我作為他的代表來統治這塊地方。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他高興,或者是有適當機會,他派遣使節到我這裡來,他將發現我是這個省份的稅收的忠實管理者。」   
  1典出《聖經·創世記》,第15章,第18節;《約書亞記》,第1章,第4節。——譯者   
  這樣一來,詩人用來描述子虛之事的詞句竟然變成了現實:   
  「阿拉爾之流兮,2迎帕提亞人之目;   
  底格里斯之波兮,濯日耳曼人之足。」   
  2阿拉爾河即索恩河。——英譯者   
  由於精力最充沛的查理的努力,使他的使臣的往還不僅成為可能,而且十分方便;而訶論的信使,不論老少,往還於帕提亞和日耳曼之間也頗便利。(不論那些語言學家們對「阿拉爾之流」作何解釋,也不論他們認為它是羅納河的還是萊茵河的支流,詩人的話都是正確的;因為語言學家們由於對方位的無知,在這一點上已然陷於混亂。)我可以舉出日耳曼的情況來證實我的話;因為在您的顯赫的父親路易的時代,每畝依法持有的土地必須交納一個便士,作為拯救聖地上的被俘囚的基督徒之用;而他們正是利用了您的曾祖查理和您的祖父路易當年對該地所握有的主權的名義提出這種不幸的呼籲的。   
  十 現在頌揚您的永遠讚美不盡的父親1的機會既然已經到來,我願意回溯一些帶有預言性的話,眾所周知,這些話是最聰睿的查理指您的父親而言的。當他只有六歲,正在他父親的府邸裡受到最周到的撫養的時候,他就被認為(而且正該如此)比六十歲的人還要聰明。那時候,他父親認為簡直不太可能把他帶去參謁他的祖父,然而,他把他從最慈愛地撫育他的母親身邊領來,並且開始教導他如何在皇帝面前行動合度而又謙恭謹慎,如何回答被垂詢的問題,並且在一切事物上對他的父親表示敬意。然後,他帶他去到宮廷。就在當天或者是第二天,皇帝滿有興致地看到他站在群臣之中。他問他的兒子:「那個小傢伙是誰?」他回答說:「陛下,他是我的;如果您不嫌棄的話,也是您的。」於是皇帝說:「把他送到我這裡來!」小孩送過去之後,他就把這個小傢伙拉在手裡,吻他,然後把他送回原來站立的地方。但是這時他明確了自己的身份,並且認為如果站在任何身份低於皇帝的人之下,就是一種恥辱,因此,他完全泰然自若地就了位——一個與他父親的地位完全相等的位置。最有預見性的查理注意到這點,就招呼他的兒子路易,讓他查明這個孩子是什麼名義,他為什麼這樣行動,是什麼原因使得他竟然大膽到敢於同他的父親分庭抗禮。路易得到的答覆是具有充足的理由的,他說:「過去我是您的附庸,我有義務站在您的背後和跟我同級的戰士中間;但是現在我是您的盟友和戰侶,因之我合理地要求跟您平等。」當路易把這話報告給皇帝的時候,後者說了一些類似這樣的話:「如果小孩長命的話,一定會有出息。」(這話是我從聖安布羅斯1傳裡借用來的,因為查理所說的原話無法直接譯成拉丁文字。而且把為聖安布羅斯所作的這項預言引用到路易的身上也是十分公允的,因為除了那些世俗政權所不可缺少的方面,例如婚姻和用武而外,路易跟那位聖者是十分相像的;並且,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在國家權力和宗教熱誠方面,路易還超過聖安布羅斯。他是一心崇奉上帝的天主教信徒,也是基督的僕人們的永不倦怠的同盟者、保護者和捍衛者。   
  1指日耳曼人路易。他是虔誠者路易之子,胖子查理之父,於843—876年任東法蘭克國王。——譯者   
  1安布羅斯(約337—397年)出身於羅馬貴族,曾任米蘭主教,對當時政治有很大影響。他的著作很多,對異端攻擊甚厲。——譯者   
  舉一個這方面的例子。我們的虔誠的修道院院長哈爾特穆特——他現在是您的一位受佈施者——向他陳述聖高爾修道院的來自私人的微小捐獻而非出自皇家慷慨施贈的菲薄產業,不像其他修道院那樣受到特許敕書的庇護,甚至沒有受到對一切人一視同仁的法律的保護,因而無法得到保衛者和辯護人;當時,路易國王親自反擊了一切反對我們的人,並且當著所有貴族之面,當之無愧地宣稱他自己是我們軟弱無力的修道院的保護人。與此同時,他還寫了一封信給賢明的您,指示說,在經過特定的表決之後,我們可以憑靠您的威權申請我們所需求的東西。哎!我是一個什麼樣的蠢人啊!我可能是出於對他施予我們的殊恩的私人感激,卻離開了他的普及而又難以描述的仁慈、偉大和崇高方面太遠了。)   
  十一 統轄全日耳曼,裡提亞、古法蘭西亞、薩克森、圖林根、潘諾尼亞諸省和北部諸部族的國王兼皇帝路易,身材魁梧,儀容俊雅,目若朗星,聲音宏亮。他的智慧十分出眾,他又經常運用他敏銳非凡的才智研讀經籍,來增進智慧。他在預料或破除敵人的詭計,平息臣民的爭執,為忠順於他的人獲取各種利益等方面,也顯示了驚人的機智。他日益為王國周圍的異教徒所畏憚,在這方面他甚至超過他的先人。他應該交上他的好運,因為他從來不宣判罪刑,以免沾污他的舌頭;也從來不濺基督教徒之血,以免沾污他的雙手,只有一次例外,但在當時確屬絕對必需。可是在我看到您的身旁站著一位小路易或查理以前,1我是不敢述說那件故事的。自從那次誅戮之後,任何事件都不能促使他對任何人宣佈死刑。他對那些被指控為不忠或圖謀不軌的人所採用的強制手段僅僅如下:他斥革他們的職位,不論是環境的變遷或者是時間的推移都不能使他回心轉意,從而使他們恢復從前的品級。他在祈禱的熱誠,虔敬的齋戒和為上帝執役的小心謹慎方面都是超越眾人的;並且象聖馬丁那樣,無論作什麼事,他都向上帝禱告,就如同他和上帝是對面相處似的。在某些日子裡,他屏絕肉食和一切美味可口的食物。在連禱的期間,他經常跣足跟隨十字架從皇宮一直走到教堂,如果是在雷根斯堡的話,他一直要走到聖黑梅拉姆1教堂。在其他地方,他遵從同他在一起的人們的習慣。他在法蘭克福和雷根斯堡興建了工藝精巧的新禮拜堂。在後一個地方,由於石頭缺乏,不足以完成這項巨大的工程,他下令拆毀城牆;在城牆的一些洞穴中,人們發現了陳久的死屍,屍體用金子裝裹,其金子之多,不僅足夠用來裝飾禮拜堂,而且他還用來為一些記述這件事情的書籍裝配上厚約一指的函匣。任何一個教士要是不會閱讀和歌唱聖詩,就不能同他相處,甚至不能來到他的面前。他蔑視那些違犯自己的誓言的僧侶;敬愛那些遵守誓言的人。他天性溫和,總是歡笑,假設有人懷著慍怒的情緒來到他那裡,只消看見了他,再同他交談數語,這位客人就會精神振作地離去。如果有誰在他面前干了邪惡或愚蠢的事;或者是湊巧有人告訴他這些事,只消他眼光一瞥,就足以阻止一切事情;因此,除了世俗人士通常所賦有的秉性以外,還可以公平地認為那段描述善於觀察人心的永世審判者的話(即:「王坐在審判的位上,以眼目驅散諸惡。」2)在他的身上已經開始萌芽。   
  1胖子查理無子,故雲。他有兩弟,一名卡洛曼,任巴伐利亞王;一名路易,任薩克森王。——英譯者   
  1亦名埃梅蘭,七世紀時任法蘭克教區主教。雷根斯堡有一個教堂以他命名。——英譯者   
  2《聖經·箴言》,第20章,第8節。——譯者   
  所有這些,我都是離開正題寫的,我希望:如果上天肯發慈悲,假我以年,我就可以在將來寫出更多關於他的東西。   
  十二 我必須書歸正傳。當查理由於許多賓客的到來,由於尚未征服的薩克森人的敵對行動和由於北歐人和摩爾人的搶劫和海上掠奪行為,而在阿亨稍事勾留的時候,當對匈奴人的戰爭正由他的兒子丕平指揮著的時候,北方的蠻族進攻諾裡庫姆和東法蘭克地方,並且蹂躪了大部分地區。當他聽到此事,他親身去折辱他們,並且命令所有侵略者的童稚都要「用刀劍來量過」,誰要是超過了尺寸,就把頭顱截去。   
  這一事件導致了另一件更為重大的事件。因為,當陛下您最聖明的祖考逝世的時候,某些權貴人物(他們正像《聖經》所告訴我們的那樣,系出於塞特諸子而誕育於該隱諸女)1狂妄自大得和那些說「我們與大衛無分,與以掃的兒子無涉」2的話的人完全相像。可以說,這些有權勢的人完全無視查理最高貴的子孫,每一個人都想把統治王國的權力奪到自己手裡,為他們自己戴上王冠。之後,有些中間等級的人受到上帝啟示的感召而宣稱,既然威名遠揚的查理皇帝曾經用刀劍量過基督的敵人,因此,只要他的任何一個子孫能夠長到刀劍那樣高的話,他就應當治理法蘭克人,也治理整個的日耳曼。於是謀叛者組成的魔鬼集團就像是遭到雷擊一樣,四散奔逃了。   
  1《聖經》中該隱和塞特都是亞當和夏娃的兒子,是人類的祖先。典出《創世紀》,第4、5章。——譯者   
  2《聖經·撒母耳記下》,第20章,第1節,經文中以掃作耶西。——譯者   
  但是,在征服外部敵人之後,查理在一次圖謀末遂的重大陰謀案件中遭到自己人的攻擊。在從斯拉夫人那裡回到本國的時候,他幾乎被他的兒子俘獲和害死,這個兒子為一個侍妾所生,他的母親給他起了一個曾為最光榮的丕平所御用過的不祥的名字。這個陰謀是在下列的情況下被揭穿的。查理的這個兒子召集貴族在聖彼得教堂聚會密謀害死皇帝。他們討論完畢以後,他看見陰影就疑神疑鬼,命令進行搜查,看看有沒有人隱藏在牆角或祭壇之下。看哪!正如他所懼怕的那樣,他們發現一個教士藏在祭壇底下。他們抓住了他,並且要他發誓決不洩露他們的陰謀。為了逃脫性命,他不敢不按照他們的吩咐發誓。但是,等他們走了以後,他就毫不在乎那個不正道的誓言,立刻趕赴皇宮。他經歷了極大的困難通過七道緊閉的重門,最後來到皇帝的寢室,叩擊房門。最警惕的查理深為驚訝,深夜之間居然有人敢驚動他,這是誰呢?然而,他命令隨從人員中侍奉皇后和公主的女侍出去看看誰在門口,他要幹什麼。當她們走出來,看到這個卑賤的人物時,她們就當著他的面插上了門,然後縱聲大笑,用衣襟捂著嘴,設法躲進房間的角落。但是,這位洞察天下,孑細靡遺的最英明的皇帝嚴厲地查問那些女侍究竟是誰在門口,他需要什麼。當他聽說是個身著一衫一褲,面皮光淨、半傻半瘋的無賴請求立即召見的時候,他就命令讓他進來。於是他跪伏在皇帝腳下,陳述一切經過。因此,那些全然不曾想到危險的謀叛者就在天亮後第三時以前全部被捕,而且罪有應得地被判處流放或其他刑罰。矮小而傴僂的丕平本人痛遭鞭笞,剪去長髮,在一個時期內被送進聖高爾修道院,以示懲罰,聖高爾修道院在皇帝的全部遼闊領土上被算作是最清貧和最嚴格的一所修道院。   
  不久以後,有些法蘭克貴族圖謀作亂,反對國王。查理十分瞭解他們的意圖,但是還不肯消滅他們,因為只要他們肯於效忠的話,他們還可能是一支保衛全體基督教人民的強大力量。因此,他派遣使者到這個丕平那裡去,徵詢他對這件事的意見。   
  他們發現他正在修道院的園子裡,和一些年長的僧侶在一起,而那些比較年輕的僧侶則纏身於他們的工作。他正在用一把鋤頭挖蕁麻和其他雜草,使那些有用的植物得以更茁壯地成長起來。他們向他說明來意以後,他從內心深處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並且回答說:「要是查理認為我的意見值得採納的話,他就不該這樣苛刻地對待我了。我沒有意見給他。去,就告訴他你們看見我在幹什麼。」他們沒有得到確切的答覆,不敢回到可畏憚的皇帝那裡去,於是一遍又一遍地問他把什麼信息帶給他們的君主。最後他含怒說道:「除去我幹的活之外,沒有什麼信息可以帶給他!我在掘除無用的野生物,好使有價值的植物得以更自由地成長。」   
  於是,他們憂傷地離去,認為他們帶回去一個糊塗的答覆。當皇帝在他們到達以後詢問帶來什麼答覆的時候,他們憂傷地回答說,在長途跋涉備嘗辛苦之餘,他們完全沒有得到肯定的信息。於是那位最聰睿的國王仔細地詢問他們:在哪裡看到丕平,他正在幹什麼,他給了他們什麼答覆。他們回答說:「我們發現他坐在一張粗糙的凳子上,用一把鋤頭在翻菜園的土地。當我們告訴他此行的目的之後,儘管苦苦哀求,也未能得到旁的答覆,只有這樣一段話:『除去我幹的活之外,沒有什麼信息帶給他!我在掘除無用的野生物,好使有價值的植物得以更自由地成長』。」這位不乏機智而富於聰慧的皇帝聽了之後,摸摸耳朵,擤擤鼻孔,說道:「我的好臣子,你們帶回來了一個很有道理的答覆。」由此可見,正當使臣們駭怕會有生命危險的時候,查理卻能領會這些話的真正含義。他把所有那些陰謀者從人世除掉,從而為忠順的臣民騰出成長和發展的餘地,這些地方以前曾為那些無益的僕人盤踞著。他的一個敵人先前在圖謀瓜分帝國時打算把法蘭克最高的山和站在山上目光所及之地據為己有,這時查理下令,就在那座山上的一個高高的絞架上把他絞死。但是他讓他的庶子丕平自由選擇他最喜歡的生活方式。當這項特許被頒賜給丕平的時候,他在一個當時最為崇高、今日已經殘破的修道院1里選擇了一個職位。(有誰不知道它毀壞的情況呢!但是,直到我看見您的小伯納德在腰間懸起佩劍以前,我不打算述說關於它衰落的故事。)   
  1指普魯米亞修道院,它於882年遭到北歐人的破壞。——英譯者   
  當寬宏大量的查理被迫外出對外族作戰而這一功業卻只消他的一個貴族就可以完成的時候,他往往會為此發怒。我可以從我的一個鄰人的行動中說明此點。有一個叫作艾斯黑爾的圖爾高2人,正如他名字的含義一樣,「勇冠三軍」3,並且身材生得如此高大,要不是亞衲族人4生活的時代那樣古老,居住的地區那樣遙遠的話,真會讓人以為他是出身於這一族似的。每當他來到杜拉河邊,發現由於山洪暴發河身上漲,波浪洶湧,不能促使他的高大的戰馬進入溪流時(雖然它不應該稱作溪流,而應該是幾乎不曾融解的河冰),他總是抓住韁繩,迫使戰馬在他身後游了過去,並說:「唔!憑著聖高爾的名義,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你總得過來。」   
  2圖爾高在今瑞士。——譯者   
  3艾斯(Eis)意為「可怕,」黑爾(here)意為「軍隊,」合起來意為「可怕的軍隊的重要角色」。——譯者   
  4《聖經》中住在迦南南部的巨人,為以色列人所滅。見《約書亞記》,第11章,第21節。——譯者   
  這個人追隨皇帝掃平波希米亞人、維爾齊人和阿瓦爾人,就像人們刈割乾草一般,他把他們當作鳥一樣地穿在長矛上。他歸故里以後,有些懶漢問他在維尼德人的地方過得怎樣,他對一些人是輕視的,對另一些人是有氣的,答道:「我怎麼應該受到那些蝌蚪們的麻煩呢?有時候,我往往把他們七、八、九個穿在我的長矛上,隨身攜帶,這些人還用他們的聽不清的話哇哇亂叫呢。為了同那些像蟲蛆一樣的東西作戰而讓我的國王陛下和我自己受累,是絕不應該的。」   
  十三 大約與此同時,正當皇帝要將對匈奴人的戰爭作一結束,並且已經接受我剛剛提到的各族人投降的時候,北歐人離開了他們的本土,嚴重地騷擾著高盧人和法蘭克人。於是不可戰勝的查理揮師回援,設法由陸路從一些行走艱難又不為人所知的地方行軍,直搗他們的本土。但是,也不知道是由於上帝有意阻撓,以便像《聖經》所說的那樣,他可以試驗一下以色列人;1還是由於我們自身的罪愆的妨礙,他的一切努力都化歸烏有了。一天夜裡,估計有屬於某個修道院的五十對牛由於急症突然死亡,使得全軍深感不安。後來,當查理在他遼闊的帝國各處進行一次漫長的巡行的時候,北歐人的國王戈特夫裡德由於他的外出而壯起膽子,侵入了法蘭克國土,並且選定摩澤爾河地帶作為他的駐地。2但是,有一次,戈特夫裡德正在把他的鷹從一隻蒼鷺的身上拉開的時候,他的兒子(他剛剛拋棄了這個兒子的母親而另娶新婦)把他捉住,攔腰一劍把他刺死。於是,就像當年赫洛斐尼斯1被殺時所發生的情形一樣,再也沒有一個北歐人敢於信賴自己的膽量和自己的武器,大家都逃活命去了。這樣,法蘭克人自己毫未費力就解除了威脅,因之他們也就不致於象以色列人那樣,吹噓自己而觸犯上帝了。2於是,未嘗戰敗而不可征服的查理對上帝的裁判頌揚備至,但牢騷卻發得很厲害;說所有的北歐人由於他沒在都逃脫了。他說:「上帝認為我不配看到我這基督徒的雙手沾染上這幫狗頭惡魔的鮮血,我真傷心!」   
  1典出《聖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留下幾族敵人,來試驗他們。見《士師記》,第2、3章。——譯者   
  2北歐人從來不曾在摩澤爾河兩岸長期盤踞。——英譯者   
  1赫洛斐尼斯是新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將領,為猶太女郎朱迪思殺死於軍營之中。——譯者   
  2據《聖經·士師記》,第2章;以及《舊約》其他各卷有關章節。耶和華屢次庇護以色列人,以色列人貪天之功,觸怒耶和華。——譯者   
  十四 另外恰巧有一次,查理在他的巡遊中出乎意料地來到納爾榜高盧3的某一個沿海城市。當他正在這個城市的港口從容進餐的時候,突然有些諾曼人的前哨兵捽髮動海盜式的侵襲。當船隻在望的時候,有人認為他們是猶太人,有人認為是些阿非利加或不列顛的商人,但是最聰睿的查理根據來船的構造和速度,看出他們不是商人而是敵人,就向他的扈從們說:「這些船隻不是滿載著商品,而是充塞著我們最凶狠的敵人。」他們聽到這話,就爭先恐後地疾速馳向來船。但是一切都是白費力氣,因為當北歐人聽說他們常常稱之為「鐵錘」的查理正在那裡,他們深怕他們的船隊會被擊退,甚或被打得粉碎,就趕緊撤退,逃之奇速,使他們不僅逃脫了追趕者的刀劍,甚且逃脫了他們的視線。最為虔敬、正直而熱誠的查理已經從桌子旁邊站起來,正佇立在東面的窗口前。在一段長時間裡,他灑下了無比珍貴的眼淚,沒有人敢對他說一句話。但是最後,他用這些話來向貴族們解釋他的行動和落淚的緣故:「我的忠實的臣僕們,你們知道我為什麼這樣悲傷地哭泣嗎?我並不駭怕這些微不足道的惡棍會對我有所傷害,但是一想到甚至當我還活在世上,他們就敢於觸犯這片海岸的時候,真使我淒然於懷;而在預計他們對於我的子孫及其臣民會造成何等災害的時候,就更使我憂傷欲絕了。」   
  3納爾榜高盧是古羅馬行省名,在今法國南部沿地中海地區。——譯者   
  願我們主基督的護佑能夠阻止這項預言的實現,願您的已經由北方人的鮮血淬礪過的寶劍制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您的兄弟卡洛曼的寶劍是會起作用的,這把劍現在擱置得閒散而生銹了,倒不是由於缺乏志氣,而是由於缺少財源,因為您的最忠實的臣僕阿爾努爾夫1的土地太狹小了。如果您的威權決心要它,如果您的威權命令它,它會很容易地重新光亮,再度鋒利。他們同伯納德那棵幼芽一起構成從路易的一度瓜瓞綿綿的根柢留傳下來的僅有的枝條,在您大力護持之下,會欣欣向榮地成長起來。因此,讓我在與您同名的查理的傳紀裡面插入一段您高祖丕平的事跡,這也許會為未來的小查理或小路易所閱讀和傚法。   
  1阿爾努爾夫是胖子查理之弟卡洛曼的兒子,887年繼查理為東法蘭克國王(至899年),並取得皇帝稱號(896年)。——譯者   
  十五 當倫巴德人和其他敵人進攻羅馬人的時候,他們派遣使節來到上述這位丕平那裡,請他看在聖彼得的份上從速降臨援救他們。一當他戰勝了敵人,他立刻勝利地來到羅馬1,居民們以讚歌來迎接他,歌詞如下:   
  「使徒鄉人, 上帝僕臣,   
  此日蒞降, 帶來和平,   
  使其故土, 重獲光榮,   
  敉平異教者, 解放主之民。」   
  (許多人不懂得這首歌的含義和來源,往往在使徒們的誕辰唱它。)丕平害怕羅馬人的嫉視(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君士坦丁堡人的嫉視),很快地返回法蘭克。   
  1丕平赴羅馬一事,純屬傳說,並無根據,後之編年史往往因襲之。——英譯者   
  他發現他軍隊中的貴族常常在私下裡輕藐地議論他,有一天,他下令牽出一隻龐大而兇猛的公牛,然後向它放出一頭凶殘的獅子。獅子以其怕人的狂怒撲向公牛,攫住它的頸項,把它翻倒地上。於是國王對站在他周圍的人說道:「現在去把獅子從公牛的身上拉開,或者把壓在這頭身上的那頭殺死。」他們面面相覷,心中一陣寒慄,在哽咽中幾乎連這些話都說不出來了:「陛下,天下哪有人敢嘗試這件事?」於是,丕平滿懷信心地從寶座上站起來,抽出寶劍,只一揮就把獅子從脖項那裡砍斷,同時也把公牛的頭從肩胛上切掉。然後,他收劍入鞘,重登寶座,說道:「你們認為我配作你們的主人嗎?你們難道不曾聽說幼小的大衛對巨人歌利亞作過些什麼,2或者是幼童亞歷山大對他的貴族作過些什麼嗎?」1他們匍匐地上,猶如遭到雷擊,喊道:「除去瘋子之外,誰敢否定您統治全人類的權力呢?」   
  2據《聖經·撒母耳記上》,第17章,大衛用機弦甩石殺死巨人歌利亞。——譯者   
  1亞歷山大初即馬其頓王位時年僅二十歲。宮廷貴族謀亂,亞歷山大對之進行無情的鎮壓。——譯者   
  他不但在對付野獸和人時表現了勇武,而且還同邪惡的鬼怪進行過一場難以置信的搏鬥。阿亨的溫泉浴室還沒有興建,但是能醫療疾病的溫水從地面冒了出來。他命令管事人員查看這水是否清潔,並且禁止任何陌生的人進入當地。命令執行以後,國王帶著寶劍,只穿著麻布長袍和拖鞋,匆匆去到浴室;看哪!惡魔正等著他,向他進攻,就像是要殺死他似的。但是國王以十字符號增強膽力,拔出寶劍,看準一個人形的鬼影,用他無敵的寶劍劈了過去,刺穿鬼影,插入了地裡,竟致須要經過一番努力之後,他才能把它重新拔出來。但是這個鬼怪已然具有形體,它用血水、惡穢和討厭的臭泥把所有的水都污染了。儘管如此,卻不能挫折這位不可戰勝的丕平。他對管事人員說:「不必介意這點小事。讓這些髒水流一會兒,等它重新潔淨的時候,我就馬上洗我的澡。」   
  十六 最尊貴的皇帝,我本來打算僅僅圍繞您的曾祖查理來編寫我的小小的故事,他的全部業跡您是很清楚的。但是既然機緣湊巧,有必要提到您最光榮的被稱作「光輝者」的父親路易、您最誠篤的被稱作「虔誠者」的祖父路易和您最尚武的高祖少丕平1的時候,我想,要是略過他們的功業而不置一詞,那會是錯誤的,因為現代作者的怠惰已經使得他們幾乎湮沒無聞了。對於老丕平則已無須述及,因為學識最淵博的比德在他的教會史2中曾經把差不多整整一卷的篇幅奉獻給他。但是,既然我曾經撇開正題細述了這些事情,那麼我必須象天鵝游水似地折回到您光輝的同名者查理的本題上來。可是,假如我不稍微壓縮一下他的某些戰功的話,我就決不可能考慮到他的日常生活習慣了。現在我要盡可能簡練地寫出我所想到的事件。   
  1少丕平指矮子丕平,後文中老丕平指赫裡斯塔爾的丕平,參看艾因哈德書第2節注。——譯者   
  2赫裡斯塔爾的丕平的事跡見於比德所著《英國教會史》中之第5卷。——譯者   
  十七 在百戰百勝的丕平死後,正當倫巴德人重新攻打羅馬的時候,儘管不可戰勝的查理十分忙碌於阿爾卑斯山北部的事務,他還是疾速地進軍意大利。在這一場法蘭克人幾乎是兵不血刃的戰爭中,當倫巴德人遭到挫折以後,或者也可以說,當他們自願地投降以後,查理接受他們為他執役;並且為了防止他們此後重新叛離法蘭克王國或者危害聖彼得的土地,他娶了倫巴德人首領德西德裡烏斯的女兒。但是不久以後,因為她體弱多病,不大可能為查理生兒育女,由於教士中間最聖潔的人士的勸告,她被撇開一旁,簡直就像已經死去一樣。由此之故,她的父親在激怒中用誓言把他的臣民約束在自己的麾下,親自駐守在帕維亞城中,緊閉城門,準備對無敵的查理挑戰。查理接到一些有關這一叛變的消息後,就以全速馳往意大利。   
  恰巧有一個叫作奧特克爾的頭等貴族在幾年前曾經觸怒過最可怖的皇帝,投奔德西德裡烏斯避難。當這位令人畏憚的查理逼近的消息傳來後,這兩個人登上一座極高的塔,從塔上他們可以看到任何人在很遠的距離向前行進。因此,當輜重馬車出現的時候(這些馬車比大流士或尤利烏斯所使用的馬車行動更為疾速),德西德裡烏斯對奧特克爾說:「查理是在那支大軍之中嗎?」奧特克爾回答說:「還不是。」後來當他看到從查理的帝國各地徵集來的各族人的龐大兵力時,他有把握地對奧特克爾說道:「查理一定是在這些隊伍之中洋洋得意地行進著。」但是奧特克爾回答說:「還不是,還不是。」於是德西德裡烏斯驚恐萬狀,並說:「要是還有更龐大的兵力隨他而來的話,我們怎麼辦呢?」奧特克爾說:「等他來到的時候,你就可以看見他是什麼樣子。什麼將會臨到我們頭上,我可說不出來。」看哪!正當他們這般地交談的時候,查理的從不離身的親隨人員進入了視線;德西德裡烏斯看到他們,惶恐地喊道:「查理在那裡。」奧特克爾回答說:「還不是,還不是。」之後,他們看見了主教、修道院院長、宮廷教士以及他們的隨從。當他看到他們,他憎恨光明而寧願死去,哽咽而結巴地說:「讓我們藏到地底下去,躲開這樣一個可怕的敵人的面吧!」奧特克爾因為在從前比較美妙的日子裡,對這位不可戰勝的查理的政策和佈署曾經有過充分而經常的瞭解,這時顫抖地回答說:「當你看到在田野裡密佈一片鐵的莊稼,波河和提契諾河象海濤般地衝擊城牆,水面由於鐵的閃光而泛出黑色,那就是查理已經近在咫尺了。」話猶未了,從西面捲來一片烏雲,使得明朗的白天變成可怕的昏暗,但是等到皇帝更臨近的時候,兵刃的閃光又將昏暗轉為白晝,可是對於那些被困的守軍來說,這個白晝比起任何黑夜還要昏暗得多。此時這位鐵的查理可以看清楚了,他頭上戴著鐵盔,手上罩著鐵手套,他那鐵的胸膛和寬闊的肩膀掩蔽在一副鐵的胸甲裡,左手高舉著一支鐵矛,右手永遠停放在他的無敵的鐵劍上面。通常大多數人為了騎馬方便,大腿上都不用東西掩蓋,可是輪到查理,大腿也披上了鐵甲,我無須特意提到他的脛甲,因為全軍的脛甲都是鐵的。他的盾牌整個是鐵的,他的戰馬是鐵顏色並有一副鐵石心腸。所有走在他前面,走在他身旁,走在他後面的人,整個軍隊的裝備都是盡可能地密切傚法他。田野和空地上都充滿了鐵,太陽的光芒被鐵的閃光反射回去。一支比鐵還要堅硬的人普遍地崇拜堅硬的鐵。地牢的陰森還不如這鐵的閃光更顯得可怖。「呀,鐵!倒霉的鐵!」這便是從居民中間迸發出來的混亂的喊叫。在鐵的面前,堅實的城牆搖撼了,在鐵的面前,老老少少的決心瓦解了。當老實的奧特克爾目光疾速一瞥,看到了我用結巴的語言,童稚的聲調,雜亂無章的文字,拙笨地描述著的這一切的時候,就對德西德裡烏斯說:「你切盼看到的查理就在那裡。」說完之後,他就跌倒在地,形同半死。   
  但是,由於該城居民不知是出自瘋狂,還是寄希望於頑抗,拒絕讓查理在當日進城,最富於創造性的皇帝就向他的隨從人員說:「今天我們大家來修造個紀念物,免得別人指責我們懶散地度過了這一天。我們趕快為自己修建一間小小的祈禱室,要是他們不早些為我們打開城門的話,我們就可以在這裡專誠地禮拜上帝。」他這些話剛剛說完,他的部下立即奔向四方,收集石灰和石塊,木頭和塗料,交給那些一直跟隨查理的熟練的工匠。就在當天第四時到第十二時之間,他們在青年貴族和士兵的幫助下,修起了這樣一座禮拜堂,牆壁屋頂,一概俱全,並有帶格子的天花板和壁畫等裝飾,凡是看過的人,誰也不相信在一天之內能夠把它修成。但是至於在第二天,有些居民如何要求打開城門,有些人儘管毫無勝利希望還如何要求對他作戰,或者寧願加強防禦對他頑抗;以及他如何地不經過流血而僅僅憑借施展手段,輕易地取得勝利,奪取和佔領該城——所有這些,我一定要留給那些不是出自敬愛而是為了利祿才追隨陛下的人去講。   
  此後,最虔誠的查理繼續行進,來到弗裡烏利城,那些賣弄才華的人稱這座城為尤利烏斯廣場。1正在此時,那座城市的主教(或者用現在的話說是大主教),恰巧已臨近生命的末刻。查理趕緊去探望他,為的是讓他指出繼任人選的名字。但是這位主教懷著卓異的虔誠,從內心深處發出歎息,說道:「陛下,我擔任這個主教職務已經很久了,但是毫無裨益,現在我把這件事留待上帝的明斷和您的意旨。因為我不希望在臨死的時候再在我平生聚集起來的罪惡之山上增添什麼東西了,關於這些罪惡,我將要向那位無法迴避的廉明的最後審判者作出交代。」最聰睿的查理聽了這些話極為喜悅,因之他公正地認為這位主教在德性方面可以與古代的教父相媲美。   
  1尤利烏斯廣場的拉丁文原文是Forum Julii.與弗裡烏利字音相近。——譯者   
  在所有雄武有力的法蘭克人中間最為雄武有力的查理在那個地方停留了一個短暫時期,這時他任命一位道德高尚的繼任人接替那位謝世的主教;之後,在一個節日裡,彌撒儀式舉行完畢以後,他向扈從人員說:「我們可不能讓閒散把我們引向懶惰的習慣,我們去打獵,去捕殺些東西吧,我們大家就穿著現在這身衣服前去吧。」這天陰雨寒冷,查理身穿一件羊皮衣服,這比起聖馬丁1用他袒露的雙臂向上帝作一次邀得恩准的奉獻時所穿的那件披肩也多值不了幾文。至於其他的人,由於那是一個節日,他們又剛剛從帕維亞來,那是威尼斯人一向把所有的東方財貨從本土隔海運往的地方,因之,他們都穿著用山雞皮和綢緞,或者用孔雀的頸、背和尾巴上初生的羽毛製成的袍服,趾高氣揚地走著。有的人綴著紫紅色和檸檬色的絲帶,有的人圍著毯子,有的人穿著貂皮袍子。他們出沒在叢林中,遭到樹枝、荊棘、蒺藜的撕掛,挨到雨水的淋澆,受到野獸血水和皮革穢物的沾污;然後就在這種狼狽的景況中回去了。於是最詭詐的查理說:「臨睡之前,誰也不得脫去皮衣;穿在身上,它們會幹得透一些。」每個人對自己的身體總比對衣服更加關切,於是便去找火,設法暖和一下自己。然後他們回來,繼續伺候查理,直到夜深才散值回寓。他們開始脫下皮制服裝,解開纖細的皮帶的時候,這些抽縮皺褶的衣服發出了象乾柴折斷那樣的辟啪的聲音,甚至從老遠的地方都能聽到。這些廷臣們長吁短歎,惋惜他們在一天之內損失了這麼多的錢。然而,他們又從皇帝那裡接到一道命令,要求在第二天穿著原來的皮衣去見他。等他們來到的時候,已經不復是前一天的華麗的外觀了,他們穿著褪色而綻破的服裝,顯得又骯髒、又邋遢。於是滿腹詭詐的查理對他的管事人員說:「把我的羊皮擦一擦,替我拿來。」它十分潔白,完好無缺。查理拿過它來,讓所有在場的人觀看,並且說了以下的話:「世上最糊塗的人,我的這件是用一個銀幣買來的,你們的那些件是用好多磅,不然就是好多塔蘭特1的銀子買來的,這些衣服,到底是哪一件最值錢,最有用呢?」他們的眼睛垂向地面,因為他們承受不了他的最可怕的譴責。   
  1聖馬丁(316—397年)曾任都爾主教。——譯者   
  1古代重量及貨幣單位名。——譯者   
  您最虔敬的父親在他整個的一生裡都倣傚查理大帝的這一榜樣,他從來不許那些在他看來是配得上他的關注和教誨的人,在對敵作戰的時刻,除去軍裝和羊毛、麻料衣服之外,再穿任何其他衣物。如果他的任何臣僕不懂得這條戒律,在身上穿戴了金銀綢緞,而又恰巧碰見了他的話,他就要受到一頓下面那樣的訓誡,等到離去的時候,也就變得賢良和聰明一些了。「這是一片金銀朱錦的火焰!你這無恥之徒,如果命中注定陣亡的話,你為什麼不能以戰死沙場為滿足呢?難道你還應該把你的財富也送到敵人的手裡去麼?這筆財富本來可以用於贖救你的靈魂,現在卻將用於裝飾異教的廟宇了。」   
  儘管您知道得比我清楚,現在我還要講一講這位不可戰勝的路易,從少年直到七十歲的時候,是怎樣地喜愛著鐵;以及他當著北歐人的使節之面做了一次什麼樣的喜愛鐵的表演。十八 當北歐人的國王們送來金銀作為他們忠誠的證明,送來刀劍作為他們永世臣服的標誌的時候,國王下令把那些貴重的金屬拋擲地上,讓所有的人都加以蔑視,當作泥土似的加以踐踏。但是當他坐上高大的寶座時,他命令把那些刀劍呈上來,他好試試它們。使臣們極力避免引起人們懷疑其中藏有陰謀詭計的可能性,於是就像僕人把刀子遞給主人那樣,捏著刀劍的尖端,冒著自身的危險,把它們獻給皇帝。皇帝執著刀柄拿起一把來,試著把刀身從尖端一直彎向底部,但是刀身在他那只比鐵本身還要堅硬的手裡折斷了。於是使臣中間的一個從刀鞘裡拔出自己的佩刀,像臣僕一樣把它呈給皇帝使用,說道:「我想您會認為這把刀是合乎您戰無不勝的右手所要求的那種剛柔相濟的。」於是這位皇帝,(他是一位真命皇帝!就像先知以賽亞在他的預言裡所說的那樣:「你們要追想被鑿而出的磐石,」1因為在日耳曼所有的廣大群眾中間,唯有他蒙受上帝的特殊恩寵,上升到先世的勇武的高度。)——我說,這位皇帝折它就像折葡萄枝一樣,從尖端一直彎到刀柄,然後讓它慢慢地重新伸直起來。使臣們面面相覷,驚恐地說:「但願我們的國王也這樣地卑視金銀而珍視鐵。」   
  1《聖經·以賽亞書》,第51章,第1節。——譯者   
  十九 既然我已經提到北歐人,我願意從您祖父的統治期間摘引一件軼事來說明他們對信教和領洗是多麼輕視。正像雄武善戰的大衛王死後的情況那樣:為他堅強的手所制服的鄰近各族,在一個長時期裡,向他秉性和平的兒子所羅門獻納貢賦,這支可怕的北歐人也復如此。他們仍然忠順地向路易獻納他們曾因畏怖而向他父親最莊嚴的查理皇帝獻納過的那種貢賦。有一次,最虔誠的路易皇帝垂憐他們的使臣,詢問他們是否願意接受基督教;當他們回答說他們隨時隨地在任何事情上都會欣然從命時,他命令以上帝的名義向他們施行洗禮。關於上帝,學識最淵博的奧古斯丁曾經說道:「如果三位一體不存在的話,那末真理也就不會有這種說法:『去教導眾人,以聖父、聖子和聖靈的名義為他們施行洗禮。』」宮廷貴族把他們就像孩子一般地收養過來,他們每個人從皇帝寢宮那裡得到一件白色長袍,從他們教父那裡得到一整套法蘭克裝束,包括貴重的袍服、軍器和其他裝飾品。   
  這種事情時常舉行,他們年復一年,越來越多,並不是為了基督的緣故,而是為了世俗的利益。他們不再作為使節,而是作為忠心耿耿的封臣疾馳而來,在復活節前夕趕到,聽候皇帝的意旨。恰巧有一次,他們來了五十個人。皇帝問他們是否願意領洗,在他們作了懺悔之後,他吩咐立刻給他們施灑聖水。由於麻布長衫準備得不夠數,他命令把襯衫剪開,然後再縫成大衫的式樣。其中的一件立即披在一個年紀較大的人的肩上,他把長衫週身細看了片刻之後,暴怒填膺,對皇帝說:「我在這裡經歷這種洗澡的事已經有二十次了,我從前穿的都是純白的精美衣衫,像這樣的麻袋布只該給鄉下佬,而不該給戰士穿。要不是因為你們拿走了我自己的衣服而又沒給我新的,我害怕赤身露體的話,我馬上就要丟掉你們的大衫,同樣也丟掉你們的基督。」   
  咳!基督的敵人是怎樣地輕蔑基督的使徒的那些話啊:「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1還有:「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麼?」2或者是那段專門針對藐視信仰,褻瀆聖禮的人的話:「因為他們把上帝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3啊,但願這只是異教徒的特殊情況,而不會存在於那些以基督的名義相稱呼的人們之間!   
  1《聖經·加拉太書》,第3章,第27節。——譯者   
  2《聖經·羅馬書》,第6章,第3節。——譯者   
  3《聖經·希伯來書》,第6章,第6節。——譯者   
  二十 現在我必須敘述一個關於頭一位路易的美德的故事,然後再回過頭來敘述查理。那位最溫和的路易皇帝擺脫了外敵的侵擾後,就傾其全力於宗教活動,例如祈禱、慈善事業、司法訴訟的聽審和公正判決。他的才能和經驗使他對後一種事務非常熟練。有一天,當一個被大家公認是道地的亞希多弗4的人來到他那裡打算行騙的時候,他雖然內心稍有激動,卻以親切的態度和溫和的語調對他作了如下的回答。他說:「最聰明的安塞爾姆,如果許可我這樣說的話,我就大膽地說你已經離開了正軌。」從那天起,那位公認的先知的聲譽在全世界人的心目中就化為烏有了。   
  4《聖經》中亞希多弗是大衛的謀士,善於謀劃,後來背叛大衛。見《撒母耳記下》,第15—17章。——譯者   
  二十一 此外,最仁慈的路易是這等熱心於慈善事業,因之他不但喜歡讓旁人當著他的面做好事,而且喜歡由他親手來做。甚至在外出的時候,他也要對那些涉及窮人的案件的審理工作作出特殊的安排。他從他們那夥人中間選出一個體力不佳但勇氣卻顯然超越同伴的人,命令他裁判他們所犯的罪行,監督被盜竊財產的歸還,受傷害的賠償,以及重罪案件中的切斷肢體、斬首和絞架上陳屍示眾等刑罰。這個人設置了公爵、郡尉、百夫長等名義及其代理人選,幹練地完成了任務。   
  另外,這位把對基督的崇拜體現於關懷所有窮人的最仁慈的皇帝,從來不厭煩於把食物和衣服贈給他們,特別是在基督解脫肉體,準備為自己換上不朽之身的那天,他更是這樣做。在那一天,他照例對每一個服務宮庭和供職朝廷的人贈送禮品。他總是命令龐大帝國的各個地區送來許多腰帶、護腿和珍貴的袍服,以便賜給某些貴族;品秩較低的人可以獲得各種顏色的弗裡西亞出產的披氅;他的馬伕、廚子和廚房用人根據他們的需要得到麻布和毛呢的衣服以及刀子等物。等到就像《使徒行傳》所說的那樣,沒有人再缺乏什麼東西1的時候,到處就都是一片感激的心情。這些衣衫襤褸的窮人此時已是衣冠齊楚,他們把聲音提得高入雲霄,高呼:「上帝保祐神聖的路易。」這種呼聲響徹阿亨所有寬闊的庭院和較窄的門戶(拉丁人通常稱之為門道),所有能夠來到皇帝身邊的騎士都來吻他的腳;那些不能前來的,就在皇帝前往教堂的途中,遙遙參拜。其中有一次,一個傻瓜詼諧地說:「路易多幸福啊!您在一日之間能夠給這麼多的人衣穿。基督在上,我想除了阿托2以外,這一天在歐洲再也沒有一個比您還能使更多的人有衣服穿的了。」當皇帝問他阿托怎麼可能使更多的人有衣服穿時,這位詼諧家深以引起皇帝的注意而高興,咧著嘴笑著說:「他今天分發了一大批新衣服。」皇帝在面孔上帶著盡可能愉悅的表情,認為這話本身只是一個無知的笑話而已,就懷著虔敬的誠心進入教堂;他在這裡表現得如此虔誠,好像是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本人就在他肉眼之前似的。   
  1見《聖經·使徒行傳》,第4章,第34節。——譯者   
  2其人無可考。——英譯者   
  他習慣於每星期六洗一次澡,這樣做倒不是出於有所需要,而是為了給他提供一個送禮的機會,因為他常常把所有脫下來的衣物,賞給他的侍從,只有佩劍和腰帶除外。他的慷慨施贈甚至惠及最低等級的人。他大方到這等地步,竟致有一次下令把他的全套服裝賞給一個叫作斯特拉科爾夫的釉工——聖高爾修道院的一個僕役。男爵們的僕人聽到這件事情,就在路上對他設下埋伏,打算向他行搶。於是他大喊道:「你們要幹什麼?你們膽敢對皇帝的釉工橫施強暴!」他們回答說:「你可以保持你的職務,但是……」1〔原稿至此告終,斯特拉科爾夫此後的遭遇只好留待臆測了。〕   
  1原文至此中斷,後面的括弧系英譯者所加。——譯者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人名、地名譯名對照表一    
   人名   
  A   
  Aaron(Haroun) 訶論   
  Abbas 阿拔斯   
  Abraham 亞伯拉罕   
  Achitophel 亞希多弗   
  Adalbert 阿達爾貝爾特   
  Adalgis 阿達爾吉斯   
  Adalheid 阿達爾海德   
  Adallinda 阿達林達   
  Adalung 阿達隆   
  Adelais 阿德萊斯   
  Adolthrud 阿多爾特魯德   
  Albinus (Alcuin) 阿爾比努斯(阿爾昆)   
  Aldefonsus 阿爾德豐蘇斯   
  Alexander 亞歷山大   
  Ambrose 安布羅斯   
  Anselm 安塞爾姆   
  Arnulf 阿爾努爾夫   
  Apollo 阿波羅   
  Aragis 阿拉吉斯   
  Amo 阿爾諾   
  Arnulf 阿爾努爾夫   
  Atto 阿托   
  Atula 阿圖拉   
  Augustine 奧古斯丁   
  Augustus 奧古斯都   
  B   
  Barchard 巴爾卡爾德   
  Baugulfus 鮑古爾富斯   
  Bede 比德   
  Bernard 伯納德   
  Bernoin 貝爾諾因   
  Bero 貝羅   
  Bertha 伯莎   
  Berthaid 貝爾泰德   
  Bertrada 貝爾特拉達   
  Bobbio 博比奧   
  C   
  Csar,Julius 凱撒,尤利烏斯   
  Cain 該隱   
  Carloman 卡洛曼   
  Charles 查理   
  Charles Martel 查理·馬特   
  Charles the Fat 胖子查理   
  Charles the Great 查理大帝   
  Cicero 西塞羅   
  Clement 克利門特   
  Constantine 君士坦丁   
  D   
  Darius 大流士   
  David 大衛   
  Desiderius 德西德裡烏斯   
  Diocletian 戴克利先   
  Dis 迪斯   
  Domitianus 多米提亞努斯   
  Drogo(Drogot) 德羅戈   
  E   
  Edo 埃多   
  Eggihard 埃吉哈德   
  Eginhard 艾因哈德   
  Eishere 艾斯黑爾   
  Eleasar 以利亞撒   
  Emmeran 埃梅蘭   
  Engilbert 恩吉爾貝爾特   
  Eos 伊奧斯   
  Ercangar 埃爾坎加爾   
  Erene 伊琳娜   
  Eric 埃裡克   
  Esau 以掃   
  F   
  Fastrada 法斯特拉達   
  Fridugisius 弗裡杜吉西烏斯   
  G   
  Gerold 格羅爾德   
  Gersuinda 格爾蘇因達   
  Gisla 吉斯拉   
  Godofrid 戈多夫裡德   
  Goliath 哥利亞   
  Gotefrid 戈特夫裡德   
  Gregory 格雷戈裡   
  Grimald 格裡馬爾德   
  Grimold 格裡莫爾德   
  Gundrada 貢德拉達   
  H   
  Hadrian 哈德良   
  Haistulf 海斯圖爾夫   
  Hartmuth 哈爾特穆特   
  Hatto 哈托   
  Heitto 海托   
  Hilderich (Childeric) 希爾德裡克   
  Hildibald 希爾迪巴爾德   
  Hildigard 希爾迪加爾德   
  Hildigern 希爾迪格爾恩   
  Hiltrud 希爾特魯德   
  Holofernes 赫洛斐尼斯   
  Hrotrud 赫羅特魯德   
  Hruodgausus 赫魯奧德高蘇斯   
  Hruodhaid 赫魯奧德海德   
  Hugo 雨果   
  Hunold 胡諾爾德   
  I   
  Irmin 伊爾明   
  Isaiah 以賽亞   
  Isambard 伊散姆巴爾德   
  J   
  Jehovah 耶和華   
  Jerome 耶羅姆   
  Jesse 耶西   
  John 約翰   
  Joshua 約書亞   
  Judith 朱迪思   
  Julian 尤利安   
  K   
  Kerold 克羅爾德   
  L   
  Laidrad 萊德拉德   
  Leo 利奧   
  Lewis(Ludovicus) 路易   
  Liutfrid 柳特夫裡德   
  Liutgard 柳特加爾德   
  Lothar 洛塔爾   
  Lupus 盧普斯   
  M   
  Madelgarda 馬德爾加爾達   
  Mary 馬利亞   
  Meginhard 梅金哈爾德   
  Meginher 梅金黑爾   
  Michael 邁克爾   
  Moses 摩西   
  N   
  Nicephorus 尼基法拉斯   
  Nebuchadnezzar 尼布甲尼撒   
  Notker 諾特克   
  O   
  Otker 奧特克爾   
  Otolf 奧托爾夫   
  P   
  Paul 保羅   
  Peter 彼得   
  Phoebus 費布斯   
  Pippin 丕平   
  Pippin the Short 矮子丕平   
  Pippin of Heristal 赫裡斯塔爾的丕平   
  Pluto 普路托   
  Polyphemus 波呂斐摩斯   
  R   
  Regina 雷吉納   
  Richolf 裡科爾夫   
  Rihwin 裡溫   
  Roccolf 羅科爾夫   
  Roland 羅蘭   
  Rumold 魯莫爾德   
  Ruothild 魯奧提爾德   
  S   
  Saint Augustine 聖奧古斯丁   
  Saint Anthony 聖安東尼   
  Saint Benedict 聖本篤   
  Saint Boniface 聖旁尼法斯   
  Saint Columban 聖科隆班   
  Saint Didier 聖迪迪埃爾   
  Saint Denys 聖德尼   
  Saint Gall 聖高爾   
  Saint Gregory 聖格雷戈裡   
  Saint Hemmeramm 聖黑梅拉姆   
  Saint Martin 聖馬丁   
  Saint Othmar 聖奧特馬爾   
  Saint Pancras 聖潘克拉斯   
  Sargon Ⅱ 薩爾貢二世   
  Seth 塞特   
  Silvester 西爾維斯特   
  Solomon 所羅門   
  Stephen 斯蒂芬   
  Stracholf 斯特拉科爾夫   
  Suetonius 蘇埃托尼烏斯   
  T   
  Tacitus 塔西佗   
  Tancho 坦科   
  Tassilo 塔西洛   
  Tharsatica 塔爾薩提卡   
  Theoderic 提奧德裡克   
  Theodo 提奧多   
  Theodolf 提奧多爾夫   
  Theoderada 提奧德拉達   
  Theuderic 提烏德裡克   
  Tithonus 提通努斯   
  U   
  Udalric 烏達爾裡克   
  Unruoc 翁魯奧克   
  V   
  Vulturnus 伏爾圖爾努斯   
  W   
  Waifar 魏法爾   
  Walafrid(Walafridus(Strabo 瓦拉夫裡德·斯特拉博   
  Walatho 瓦拉托   
  Waltgaud 瓦爾特高德   
  Warin 瓦林   
  Werinbert 韋林貝爾特   
  Wolphar 沃爾法爾   
  Z   
  Zacharias 扎卡裡亞斯         
《查理大帝傳》 
艾因哈德著 A.J.格蘭特英譯 戚國淦譯        
人名、地名譯名對照表二    
   地名、種族名及其他   
  A   
  Abodriti 阿博德裡提人   
  Aduans 伊杜安人   
  Afric 阿夫裡克(西偏南)   
  Africa 阿非利加   
  Aisti 艾斯提人   
  Aix 阿亨   
  Alemania 阿勒曼尼亞   
  Alamanni(Alemmanni) 阿勒曼尼人   
  Alexandria 亞歷山大   
  Alps 阿爾卑斯山   
  Alsace 阿爾薩斯   
  Anak 亞衲人   
  Aquilon 阿基隆(北偏東)   
  Aquitaine 阿奎丹   
  Aquitanians 阿奎丹人   
  Arar 阿拉爾河   
  Arles 阿爾   
  Armenians 亞美尼亞人   
  Assyrians 亞述人   
  Augusta Proetoria 奧古斯塔·普裡托裡亞   
  Asturica 阿斯圖裡卡   
  Auster 奧斯特爾(南)   
  Austrasia 奧斯特拉西亞   
  Austro-Afric 奧斯特羅—阿夫裡克(南偏西)   
  Avars 阿瓦爾人   
  B   
  Balearic 巴利阿里克海   
  Batavian Ⅰ. 巴塔維亞島   
  Baugolf 鮑戈爾夫   
  Bavaria 巴伐利亞   
  Bavarians 巴伐利亞人   
  Beneventum 本內文圖姆   
  Berbers 柏柏爾人   
  Besancon 貝桑松   
  Birra 比拉河   
  Bohemia 波希米亞   
  Bohemians 波希米亞人   
  Bordeaux 波爾多   
  Bourges 布爾日   
  Bretons 不列顛人   
  Britain 不列顛   
  Brittany 布列塔尼   
  Bulgarians 保加利亞人   
  Bulgars 保加爾人   
  Burgundy 勃艮第   
  C   
  Calabria 卡拉布裡亞   
  Campania 坎帕尼亞   
  Capua 卡普亞   
  Carthage 迦太基   
  Cassino 卡西諾山   
  Centumcellae 森圖姆塞利   
  Circius 西爾西烏斯(北偏西)   
  Cologne 科隆   
  Constance 康斯坦茨   
  Constantinople 君士坦丁堡   
  Corus 科魯斯(西偏北)   
  D   
  Dacia 達西亞   
  Dalmatia 達爾馬提亞   
  Danes 丹麥人   
  Danube 多瑙河   
  Darantasia 達蘭塔西亞   
  Detmold 德特莫爾德   
  Dura 杜拉河   
  E   
  Ebro 埃布羅河   
  Egypt 埃及   
  Elamites 依蘭人   
  Elbe 易北河   
  Emilia 埃米利亞   
  Embrun 昂布倫   
  Etruria 埃特魯裡亞   
  Euroauster 尤羅奧斯特爾(南偏東)   
  Eurus 尤魯斯(東偏南)   
  F   
  France,Frankland 法蘭克   
  Francia 法蘭西亞   
  Frakfurt 法蘭克福   
  Franks 法蘭克人   
  Frejus 弗雷儒斯   
  Frisia 弗裡西亞   
  Friuli 弗裡烏利   
  Fulda 富爾達   
  G   
  Galloecia 加利西亞   
  Garonne 加龍河   
  Gascons 加斯康人   
  Gascony 加斯康尼   
  Gaul 高盧   
  Germans 日耳曼人   
  Germany 日耳曼   
  Gilgal 吉甲   
  Goths 哥特人   
  Grado 格拉多   
  Greeks 希臘人   
  H   
  Hasa 哈薩河   
  Histria 希斯特裡亞   
  Huns 匈奴人   
  I   
  Iberian Pen. 伊比利亞半島   
  Indians 印度人   
  Ingelheim 英格爾海姆   
  Ionian Sea 愛奧尼亞海   
  Ireland 愛爾蘭   
  Israel 以色列   
  Italy 意大利   
  J   
  Jerusalem 耶路撒冷   
  Jews 猶太人   
  Judea 猶太   
  Juvavum 於法富姆   
  L   
  Lech 萊希河   
  Liburnia 利布爾尼亞   
  Liguria 利古裡亞   
  Loire 盧瓦爾河   
  Lombards 倫巴德人   
  Luneburg 盧內堡   
  Lyons 里昂   
  M   
  Macedonians 馬其頓人   
  Mainz 美因茨   
  Marmora 馬爾莫拉   
  Medes 米太人   
  Merovingian 墨洛溫   
  Metensian 梅坦西安(對聖歌的稱呼)   
  Mette 梅特(對聖歌的稱呼)   
  Mettisk 梅蒂斯克(對聖歌的稱呼)   
  Metz 梅斯   
  Milan 米蘭   
  Moingewi 莫因格維   
  Moors 摩爾人   
  Moselle 摩澤爾河   
  N   
  Narbonne 納爾榜   
  Navarre 納瓦爾   
  Neustria 紐斯特裡亞   
  Nile 尼羅河   
  Nimeguen 尼梅根   
  Nodostrani 北方人   
  Noricum 諾裡庫姆   
  Normen 諾曼人   
  Northmen 北歐人   
  Numidia 努米底亞   
  O   
  Osnabruk 奧斯納布呂克   
  Osning 奧斯寧   
  P   
  Pannonia 潘諾尼亞   
  Paris 巴黎   
  Parthians 帕提亞人   
  Pavia 帕維亞   
  Persians 波斯人   
  Pisa 比薩   
  Po 波河   
  Poitiers 普瓦提埃   
  Provence 普羅旺斯   
  Prumia 普魯米亞   
  Pyrenean range,Pyrenees 比利牛斯山   
  R   
  Ravenna 拉文納   
  Regensburg 雷根斯堡   
  Rhtia 裡提亞   
  Rheims 蘭斯   
  Rhine 萊茵河   
  Rhone 羅納河   
  Ripuarian Franks 裡普阿爾法蘭克人   
  Rome 羅馬   
  Roncesvalles 朗塞瓦爾峽谷   
  Rouen 魯昂   
  S   
  Saal 薩爾河   
  Salic Franks 薩利克法蘭克人   
  Salsburg 薩爾斯堡   
  Samaria 撒瑪利亞   
  Samnium 薩姆尼烏姆   
  Saracens 薩拉森人   
  Saxons 薩克森人,撒克遜人   
  Saxony 薩克森   
  Scotchmen,Scots 蘇格蘭人   
  Seligenstadt 塞利根施塔特   
  Sens 桑   
  Septentrion 塞普騰特裡翁(北)   
  Septimania 塞普提曼尼亞   
  Slavs 斯拉夫人   
  Sorabs(Sorabi) 索拉布人   
  Soracte 索拉克特山   
  Spain 西班牙   
  Spaniards 西班牙人   
  Suabia 士瓦本   
  Subsolanus 蘇布索拉努斯(東)   
  Swedes 瑞典人   
  Syria 敘利亞   
  T   
  Teutonic(Teuthiscan)tongue 條頓(條提斯坎)語   
  Tharsatica 塔爾薩提卡   
  Thuringians 圖林根人   
  Ticino 提契諾河   
  Tigris 底格里斯河   
  Tortosa 托爾托薩   
  Tours 都爾   
  Treves 特裡夫斯   
  Turgau 圖爾高   
  Tuscany 托斯卡納   
  Tusculan 圖斯庫蘭   
  Tyrol 推羅   
  V   
  Vandals 汪達爾人   
  Venetians 威尼斯人   
  Vienne 維恩   
  Vistula 維斯杜拉河   
  Vulturnus 伏爾圖爾努斯(東偏北)   
  W   
  Waal 瓦爾河   
  Welatabi 維拉塔比人   
  Wilzi(Wiltzes) 維爾齊人   
  Winides 維尼德人   
  Y   
  York 約克   
  Z   
  Zephyr 塞菲爾(西)       
本書來自www.abada.cn免費txt小說下載站 
更多更新免費電子書請關注www.abada.cn

<<查理大帝傳>> 〔完〕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