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李世民詩鑒賞

TXT 全文
李世民詩鑒賞 
  生平簡介 
  李世民(598—649 ),世稱唐太宗,中國歷史上有名的皇帝。他在文治武功上卓有建樹,在詩歌創作上也頗有成就。 
  過舊宅 
  李世民 
  新豐停翠輦, 
  譙邑駐鳴笳。 
  園荒一徑新, 
  苔古半階斜。 
  前池消舊水, 
  昔樹發今花。 
  一朝辭此地, 
  四海遂為家。 
  李世民詩鑒賞 
  《過舊宅》作於李世民即位後,貞觀六年(632) 
  巡幸其出生地「武功之別館」時,共二首,這裡所選為第一首。李世民於隋開皇十八年(698)冬出生於「武功別館」,十八歲隨父李淵起兵太原,南征北戰,結束了群雄割據,統一全國,建立唐王朝。李世民即位後,於貞觀六年(632)三十五歲時重臨武功舊宅,回顧往事,歷歷在目,撫今追昔,感慨頗深,創作了這組詩。 
  首聯「新豐停翠輦,譙邑駐鳴笳」。不僅扣住題目—— 「過舊宅」,同時暗示帝王身份。「翠輦」和「鳴笳」,都是皇帝外出巡幸時的車馬儀仗。新豐是漢時縣名,劉邦稱帝后,太公思歸故里,劉邦仿老家豐地街巷另築一城於關中,並遷故舊居之,以娛太公,後更名為新豐,在今陝西臨潼東北。譙邑,秦置縣,為魏皇室本貫所在地;李淵早年仕隋時曾任譙州刺史,其地在今安徽亳縣。這裡既以「新豐」、「譙邑」借指武功舊宅,而且蘊含君王榮歸故里之意。 
  中間兩聯描寫舊宅眼前景。三、四句「園荒一徑新,苔古半階斜」,上句的「園荒」,表明舊宅被閒置無人居住;「徑新」透露出帝王舊宅平時有人守護整葺。下句則由「園荒」帶出「苔古」,由「徑新」帶出「階斜」。路邊階下鋪滿綠茸茸的蒼苔,遮住了半截斜階。「前池消舊水,昔樹發今花」;園池裡的流水不斷流淌更新著,老樹也不斷發出新芽開出新花,宅園裡始終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末聯「一朝辭此地,四海遂為家」。尾聯氣魄宏大,剛健有力,充滿豪邁的情懷,既總結了全詩,又點出了題旨,歷來被認為與漢高祖劉邦「風起雲揚之歌同其雄盼,自是帝王氣象方侔」(胡震亨《唐音癸簽·卷五評匯一》)氣勢相當。 
  《過舊宅》是李世民代表作之一,基調昂揚奮發,風格雄渾豪邁。全詩四聯八句,通篇對仗,中間兩聯,偶對工致;尾聯一氣流走,引出無限豪情。雖還不是一首嚴格的五律,但卻已呈現出初唐律詩的某些特徵。    
  還陝述懷 
  李世民 
  慨然撫長劍, 
  濟世豈邀名! 
  星旌紛電舉, 
  日羽肅天行。 
  遍野屯萬騎, 
  臨原駐五營。 
  登山麾武節, 
  背水縱神兵。 
  在昔戎戈動, 
  今來宇宙平。 
  李世民詩鑒賞 
  這首五言短排是唐王朝創建初期,李世民率師平定關東割據勢力,回師關中時創作的。 
  首聯:「慨然撫長劍,濟世豈邀名」!詩人剛剛經歷了南征北戰,結束了群雄割據、國家四分五裂的局面,如今凱旋班師,面對著剛剛得到統一的大好河山,想起此前戰爭的艱辛,將士們的浴血奮戰,不禁手撫腰間的長劍慨然長歎。由於前線將士的流血犧牲,贏得統一局面,使人民過上安定生活!這一切都是為了「濟世救民」,而不是為了爭名奪利。 
  中間三聯分別描述行軍、駐營、出擊三個場面,是全詩核心部分。「星旌紛電舉,日羽肅天行」一聯寫行軍場面,「星旌」、「日羽」,渲染隊伍浩蕩、旌旗簇擁,軍情火急、戰報不絕;「紛電舉」、「肅天行」,表現行動迅猛,紀律嚴明。短短兩句十字,把一支軍風嚴明、行動迅速、聲勢威嚴的正義之師的雄姿展現在讀者眼前。「遍野屯萬騎,臨原駐五營」一聯寫駐紮場面,千軍萬馬,漫山遍野。「登山麾武節,背水縱神兵」一聯則寫戰鬥場面,「登山」、「背水」寫地形複雜;「麾武節」、「縱神兵」謂指揮靈活。短短三聯六句,再現一次規模巨大的軍事行動,從列隊行軍到紮營駐兵、再到臨陣戰鬥,都寫得凝煉而又具體形象。 
  末聯以抒發豪情壯志作結:「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與首聯遙相呼應,語義剛毅果絕。戰爭是殘酷無情的,必然會有流血犧牲,但從前的犧牲是為了換來今天的統一。詩人心中不無感慨。 
  這首詩是李世民詩歌中最優秀的篇章之一,全詩充滿浩然正氣。本詩在藝術表現上,議論、敘事、寫景、抒情熔為一爐;全詩五聯十句,一氣呵成,構思精縝、語言凝煉;中間三聯六句,對仗工整,音韻鏗鏘,是一首優秀的五言短排。其遒健的風格與浮靡的六朝遺風大異其趣。    
  經破薛舉戰地 
  李世民 
  昔年懷壯氣, 
  提戈初仗節。 
  心隨朗日高, 
  志與秋霜潔。 
  移鋒驚電起, 
  轉戰長河決。 
  營碎落星沉, 
  陣卷橫雲裂。 
  一揮氛沴靜, 
  再舉鯨鯢滅。 
  於茲俯舊原, 
  屬目駐華軒。 
  沉沙無故跡, 
  減灶有殘痕。 
  浪霞穿水淨, 
  峰霧抱蓮昏。 
  世途亟流易, 
  人事殊今昔。 
  長想眺前蹤, 
  撫躬聊自適。 
  李世民詩鑒賞 
  這首詩題下原有小註:「義寧元年(617),擊舉於扶風,敗之。」可知此詩當作於陝西扶風。 
  隋朝末年,群雄並起。公元六一七年夏天,李淵與十八歲的兒子李世民從太原起兵,迅速控制了渭水流域。不久與敵對割據勢力薛舉大戰於長安西路要塞扶風。扶風一役為日後掃平各方割據勢力,統一中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這首詩就是在統一中原之後,詩人重經殊死決戰之地,撫今追昔發出的感慨。 
  前十句是描寫詩人當年的英姿豪氣和與薛軍激戰的情形。前四句:「昔年懷壯氣,提戈初仗節。心隨朗日高,志與秋霜潔。」 詩人回憶起自己少年時期,英氣逼人,提戈持節,英勇殺敵,心胸高如空中的朗朗晴日,志節如同秋霜一樣純潔。後六句:「移鋒驚電起,轉戰長河決。營碎落星沉,陣卷橫雲裂。一揮氛沴靜,再舉鯨鯢滅。」詩人以一系列新穎的意象來作比喻:唐軍在征戰之時,其鋒芒所向,有如驚電驟起,其勢如長河的奔湧,一瀉而出。薛軍的營壘如同天外星隕,頃刻粉碎沉落,而兵陣亦如風捲橫雲,頓時四分五裂,這樣,一次大戰,使得敵軍氣焰大為收斂,再次戰鬥,就將凶暴的敵人(鯨鯢,古人認為是兇猛的大魚,雄者為鯨,雌者為鯢)徹底消滅。在這六句中,詩人略去了戰爭中的細節,而是用高度概括的形象,一氣直下,勢如破竹,力如千鈞。 
  第二大段寫重過戰地的所見所感。前兩句:「於茲俯舊原,屬目駐華軒。」詩人來到扶風戰場,停下有華蓋的帝王之車,俯視著舊日激戰的川原。「沉沙無故跡,減灶有殘痕。浪霞穿水淨,峰霧抱蓮昏。」 
  這四句正是他所看到的場景。當年雙方激戰的痕跡,似乎被沉沙掩埋,看不出什麼跡象了,只有軍灶還依稀地殘留著一點痕跡。「減灶」,語出《史記·孫子傳》,齊將孫臏用增兵減灶的計謀,以示兵力虛弱,誘魏將龐涓進入包圍圈,將其殲滅。這裡的「減灶」,實指軍灶,同時也補足了上一段對戰爭的描寫:不僅有戰場上的力的明爭,而且有帷幄中的智的暗鬥。然而這一切,似乎都成為歷史的陳跡了。那中原上的水波在晚霞的照射下,多麼明淨;遠處的峰巒有如蓮花,在薄霧的籠罩中,顯得朦朦朧朧。「世途亟流易,人事殊今昔。長想眺前蹤,撫躬聊自適。」斗轉星移,世界轉眼之間千變萬化,人間萬物,今昔非比。想想多年來的沙場浴血奮戰,看著眼前的太平天下,才深感自慰。 
  這首詩全篇採用今昔對比,既有英姿勃發的少年豪傑的形象,又有氣概浩瀚的英年帝王的形象,既有激烈的沙場征戰描寫,又有和平時期的圖景,既有世事滄桑,萬物無常的感慨,更有氣吞長河剛健奔放的帝王氣概,既豐富了人物性格,又增加了詩歌的張力。 
  這首詩除開始二句和結尾二句為散句外,中間全是一對一對的聯句,排疊而下,它在語言的工整和詞性的對偶上,繼承了齊梁詩的特點,為唐詩逐步向排律發展,首開風氣,是一種創造中的探索。

<上一頁 <<李世民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