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駱賓王詩鑒賞

TXT 全文
駱賓王詩鑒賞 
  生平簡介 
  駱賓王(約630—684 ), 字觀光,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為「初唐四傑」中最富於傳奇色彩的詩人和文章家。 
  駱賓王自幼隨父到博昌,從師於張學士、辟呂公,七歲時賦《詠鵝》詩,被傳為佳話,時稱神童。父駱履元,曾任青州博昌(今山東濟南東北)令。可惜父親早逝,生活窘困,母親帶著他到袞州瑕丘投靠親友,「藜藿無甘旨之膳」,以致淪落為「市井博徒」。青少年時期落魄無羈的生活經歷,對他的性格的形成有很大影響,他崇尚俠義,性格豪爽,富於反抗和冒險精神。文如其人,賓王的豪爽及俠義精神自然也現於他的文學及詩歌的創作中。 
  青年時代的駱賓王曾在道王李元慶府中任參軍、錄事之類的小官。適逢乾封元年高宗登泰山封禪,賓王作《為齊州父老請陪封禪表》,因此被賜為奉禮郎,後又任東台詳正學士。鹹亨元年,駱賓王以奉禮郎的身份從軍西域,正遇薛仁貴戰敗於大非川,滯戍邊塞兩年多,回到長安不久又進入蜀地,從軍姚州(今雲南楚雄一帶), 在姚州道大總管李義總府裡任書記,隨軍征戰,擬寫檄文佈告等。上元元年官任武功主簿,後又調任明堂主簿、長安主簿。儀鳳三年,升任侍御史。此後不久因事入獄,究其因,據說為「坐贓左遷臨海丞」。《新唐書·文藝本傳》中卻記載為:「武後時,數上疏言事,下除臨海丞。」 詩人在獄中作有《螢火賦》、《獄中詠蟬》和《獄中書精通簡知己》,屢次訴說自己的冤屈。儀鳳四年改年號元調露元年,大赦天下,賓王因此得以出獄,之後又赴幽燕進入幕府。 
  調露二年秋天任臨海縣丞,因鬱鬱不得志不久棄官而去。嗣聖元年九月,徐敬業起兵揚州,以匡復李唐王朝的名義征討武則天。駱賓王加入了匡復府在其中任藝文令,此期作《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名揚天下。 
  徐敬業兵敗後,駱賓王的下落不明。史詩記載說法不一,《朝野僉載》稱:「賓王與徐敬業興兵揚州,大敗,投江而死。」《本事詩·征異》則說他落髮為僧。 
  民間又有他在靈隱寺與宋之問聯詩的傳說。 
  駱賓王現存的作品,有《駱臨海集》十卷,《全唐詩》中收入其詩三卷,共一百多首。    
  上吏部侍郎帝京篇 
  駱賓王 
  山河千里國, 
  城闕九重門。 
  不睹皇居壯, 
  安知天子尊。 
  皇居帝裡崤函谷, 
  鶉野龍山侯甸服。 
  五緯連影集星躔, 
  八水分流橫地軸。 
  秦塞重關一百二, 
  漢家離宮三十六。 
  桂殿嶔岑對玉樓, 
  椒房窈窕連金屋。 
  三條九陌麗城隈, 
  萬戶千門平旦開。 
  復道斜通鳷鵲觀, 
  交衢直指鳳凰台。 
  劍履南宮入, 
  簪纓北闕來。 
  聲明冠寰宇, 
  文物象昭回。 
  鉤陳肅蘭, 
  璧沼浮槐市。 
  銅羽應風回, 
  金莖承露起。 
  校文天祿閣, 
  習戰昆明水。 
  朱邸抗平台, 
  黃扉通戚里。 
  平台戚里帶崇墉, 
  炊金饌玉待鳴鐘。 
  小堂綺帳三千戶, 
  大道青樓十二重。 
  寶蓋雕鞍金絡馬, 
  蘭窗繡柱玉盤龍。 
  繡柱璇題粉壁映, 
  鏘金鳴玉王侯盛。 
  王侯貴人多近臣, 
  朝游北裡暮南鄰。 
  陸賈分金將讌喜, 
  陳遵投轄正留賓。 
  趙李經過密, 
  蕭朱交結親。 
  丹鳳朱城白日暮, 
  青牛紺幰紅塵度。 
  俠客珠彈垂楊道, 
  倡婦銀鉤採桑路。 
  倡家桃李自芳菲, 
  京華遊俠盛輕肥。 
  延年女弟雙飛入, 
  羅敷使君千騎歸。 
  同心結縷帶, 
  連理織成衣。 
  春朝桂尊尊百味, 
  秋夜蘭燈燈九微。 
  翠幌珠簾不獨映, 
  清歌寶瑟自相依。 
  且論三萬六千是, 
  寧知四十九年非。 
  古來榮利若浮雲, 
  人生倚伏信難分。 
  始見田竇相移奪, 
  俄聞衛霍有功勳。 
  未厭金陵氣, 
  先開石槨文。 
  朱門無復張公子, 
  灞亭誰畏李將軍。 
  相顧百齡皆有待, 
  居然萬化鹹應改。 
  桂枝芳氣已銷亡, 
  柏梁高宴今何在? 
  春去春來苦自馳, 
  爭名爭利徒爾為。 
  久留郎署終難遇, 
  空掃相門誰見知。 
  莫矜一旦擅繁華, 
  自言千載長驕奢。 
  倏忽搏風生羽翼, 
  須臾失浪委泥沙。 
  黃雀徒巢桂, 
  青門遂種瓜。 
  黃金銷鑠素絲變, 
  一貴一賤交情見。 
  紅顏宿昔白頭新, 
  脫粟布衣輕故人。 
  故人有湮淪, 
  新知無意氣。 
  死韓安國, 
  羅傷翟廷尉。 
  已矣哉,歸去來。 
  馬卿辭蜀多文藻, 
  揚雄仕漢乏良媒。 
  三冬自矜誠足用, 
  十年不調幾邅回。 
  汲黯薪逾積, 
  孫弘閣未開。 
  誰惜長沙傅, 
  獨負洛陽才。 
  駱賓王詩鑒賞 
  該詩約作於上元三年擔任明堂主簿時。詩前有《啟》,介紹說是應吏部侍郎「垂索」而作的。該詩取材於漢代京城長安的生活故事,以古喻今,抒情言志,氣韻流暢,有如「綴錦貫珠,滔滔洪遠」,在當時就被視為絕唱。它不僅是詩人的代表作,更是初唐長篇詩歌的代表作之一,堪與盧照鄰的《長安古意》媲美,被稱為姊妹篇。 
  全詩分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從「山河千里國」至「黃扉通戚里」),狀寫長安地理形勢的險要奇偉和宮闕的磅礡氣勢。此部分又分作三個小層次。開篇為五言詩,四句一韻,氣勢凌歷,若千鈞之弩,一舉破題。「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對仗工整,以數量詞用得最好,「千里」以「九重」相對,給人一種曠遠、博大、深邃的氣魄。第三句是個假設問句,「不睹皇居壯」。其後的第四句「安知天子尊」,是以否定疑問表示肯定,間接表達讚歎、驚訝等豐富複雜而又強烈的情感。此處化用了《史記·高祖紀》中的典故: 
  「蕭丞相作未央宮,立東闕、北闕、前殿、武庫、太倉。高祖見丞闕壯甚,怒。蕭何曰:『天子以四海為家,非壯麗無以重威,且無令後世有以加也。』高祖乃悅。」只有熟悉這一典故,方能更好體會出這兩句詩的意韻。它與開篇兩句相互映照,極為形象地概括出泱泱大國的帝都風貌。以上四句統領全篇,為其後的鋪敘揭開了序幕。 
  第二個小層次描寫長安的遠景:「皇居帝裡崤函谷,鶉野龍山侯甸服。五緯連影集星躔,八水分流橫地軸。秦塞重關一百二,漢家離宮三十六。」這六句七言詩,從宏觀角度為我們展現了一幅龐大壯麗的立體圖景。天地廣闊,四面八方,盡收筆底。星光輝映,關山綿亙護衛,沃土撫育,帝京豈能不有!六句詩裡連用「五」「八」「一百二」「三十六」等多個數字,非但沒有枯燥之感,反而更顯典韻奇巧,構成鮮豁之境和獨特的景象。此為首句「山河千里國」的細緻繪寫。 
  第三個小層次為長安的近景刻繪:「桂殿嶔崟對玉樓,椒房窈窕連金屋。三條九陌麗城隈,萬戶千門平旦開。復道斜通鳷鵲觀,交衢直指鳳凰台。」直入雲霄、耀眼輝煌的宮殿,溫馨艷冶的禁闈;寬暢而通達的大道,復道凌空,斜巷交織。此為對「皇居壯」 
  的具體刻劃。六句詩闡明了帝京的壯觀、繁華、氣度,不由令人念及天子的尊貴與威嚴。 
  第二部分(「 由劍履南宮入」到「寧知四十九年非」)重點描繪長安上流社會王侯貴戚驕奢縱慾的生活。詩人由表面的繁榮昌盛落筆,意在闡釋興衰禍福相倚伏的哲理。此部分又可分為兩個層次。詩的前二十六句為第一層次,主要繪寫權貴們及其附庸的日常生活。「劍履南宮入,簪纓北闕來。聲明冠寰宇,文物象昭回。」細緻傳神地刻劃出享有殊榮的將相們,身佩寶劍,昂然出入宮殿的情景。他們的美名揚於天下,形象題於畫閣,業績載入史冊,光榮如同日月。 
  「鉤陳肅蘭,璧沼浮槐市」,寫的是天子的學宮聖境,靜穆清幽;學士們漫步泮池、文市,縱論古今於青槐之下,何等的風流儒雅!教化之推行,言路之廣開,由此可見一斑!「銅羽應風回,金莖承露起」,既寫景又抒情。那展翅翱翔的銅烏慇勤地探測著風雲的變幻,期盼國泰民安;那高擎金盤的仙掌虔誠地承接著玉露,祈願天子萬壽無疆!「校文天祿閣,習戰昆明水」,指的是文武百將各司其職,文將治國安邦,武將戍邊拓疆。「朱邸抗平台,黃扉通戚里」,說的是權貴們的居所,如同皇帝的離宮一樣眾多華麗。他們不但身居華屋而且飲食考究,「炊金饌玉待鳴鐘」,真是氣派。「小堂綺窗三千戶,大道青樓十二重」是他們娛樂的場所。娼優之多可想而知。她們是由於統治階級生活需要而滋生的附屬階層。她們的生活自然也豪華奢靡:「寶蓋雕鞍金絡馬,蘭窗繡柱玉盤龍。」這樣的生活是「朝游北裡暮南鄰」的鏘金鳴玉的王侯貴人所帶來的。除了北裡南鄰的「多近臣」,還有那些失勢的舊臣元老和專寵的新貴: 「陸賈分金將燕喜,陳遵投轄正留賓。趙李經過密,蕭朱交結親。」他們也都有各自的活動場所和享樂消遣之法,遊說飲宴,興高采烈,逍遙自得。這是朝廷之外的另一番熱鬧景象。 
  第二個層次是描繪長安的夜生活,從暮色蒼茫到更深漏殘,綠楊青桑道上,車如流水馬如龍。一邊是艷若桃李的娼妓,一邊是年少英俊的俠客。碧紗帳裡,彩珠簾內,皇帝與寵妃,使君與羅敷,出雙入對,相互依偎,廝守之狀如膠似漆。歌舞場上,輕歌曼舞。 
  王公貴人,歌兒舞女,沉迷於燈紅酒綠的夢幻裡。他們便是如此渾渾噩噩度過自己的一生,豈能如蘧伯玉一般,「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呢? 
  現實是殘酷的,樂極必定生悲。因而詩人在第三部分(從「 古來榮利若浮雲」至「羅傷翟廷尉」)以其精練靈活的筆觸,描繪出一幅動人心弦的歷史畫卷,把西漢一代帝王將相、皇親國戚你死我活的殘酷的鬥爭景象和世態人情的炎涼,狀寫得淋漓盡致。考究用典,精到的議論,生動的描繪,細膩的抒情,驚醒的詰問,交叉使用,縱橫捭闔,舉重若輕地記錄了帝京上層社會的生活史。這部分重點揭示了封建統治階級的腐朽和無法逃脫的沒落命運。 
  「古來榮利若浮雲,人生倚伏信難分」!從古到今,統治階級都是一樣的。詩人生活的武則天時代,朝廷內部爭權奪利激烈,酷吏羅織罪名陷害忠良,正所謂「倏忽搏風生羽翼,須臾失浪委泥沙。」有誰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呢?面對唐朝的現實,詩人發出無可奈何的慨然而歎:「已矣哉,歸去來」!繼而詩人列舉了漢代著名的賢才志士,他們的陞遷湮滯,都不取決於個人學識才智的高低,而取決於統治者的好惡。 
  司馬相如辭賦再佳,怎奈景帝不喜歡辭賦,只得回到臨邛賣酒為生;後來武帝賞識他的辭賦,經過狗監的推薦,才被召任為郎。揚雄學識儘管淵博,然而成、哀、平三位皇帝都不賞識他,他也就無法被提升。「十年不調幾邅回」,語意雙關,既指張釋之十年為騎郎事,也是歎息自己十年沒陞遷的境遇。汲黯因為直諫而遭到忌恨,賈誼因為才高而被讒言所害。這一結尾,婉轉地表達了忠直之士難以被容納之意。 
  沈德譖曾這樣評論《帝京篇》:「作帝京篇,自應冠冕堂皇,敷陳主德。此因己之不遇而言,故始盛而以衰颯終也。首敘形勢之雄,次述王侯貴戚之奢侈無度。至古來以下,慨世道變遷。已矣哉以下,傷一己之湮滯,此非詩之正聲也。」 
  詩論家評詩,立場不同,標準各異,結論自然相左。陳熙晉曾反駁沈祐譖說:「竊謂不然,夫陳思王京洛之篇,每涉鬥雞走馬;謝眺金陵之曲,不離綠水朱樓,未聞例效班、張,同其研鑠。此詩為上吏部而作,借漢家之故事,喻身世於本朝,本在攄情,非關應制。..篇末自述邅回,毫無所請之意,露於言表。顯以賈生自負,想見卓犖不可一世之概。非天下才不能作是論也。沈說非是。」 
  按如今的理解,沈祐譖所說的「次述王侯貴戚之奢侈無度」,並不是該詩的缺點,反而是其生命力之所在。詩人以漢事諷唐,大膽揭露統治階層的荒淫腐敗,以至於「衰颯」,也正是其最富有現實意義之處。 
  《帝京篇》的特色,正像聞一多先生所評論的那樣,是「洋洋灑灑的宏篇巨作,為宮體詩的一個巨變。 
  僅僅篇幅大沒有什麼,要緊的是背面有厚積的力量撐持著。這力量是前人謂之『氣勢』,其實就是感情。所以盧駱的來到,能使人麻痺了百餘年的心靈復活。有感情,所以盧駱的作品,正如杜甫所預言的,『不廢江河萬古流』。」 
  這首詩是呈給吏部侍郎的,因此內容比《長安古意》莊重嚴肅,氣勢也更大。形式上較為自由活潑,七言中間以五言或三言,長短句交錯,或振蕩其勢,或迴旋其姿。鋪敘、抒情、議論也各盡其妙。詞藻富麗,鏗鏘有力,雖然承襲陳隋之遺,但已「體制雅騷,翩翩合度」,為歌行體辟出了一條寬闊的新路。    
  在獄詠蟬 
  駱賓王 
  西陸蟬聲唱, 
  南冠客思侵。 
  那堪玄鬢影, 
  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 
  風多響易沉。 
  無人信高潔, 
  誰為表予心。 
  駱賓王詩鑒賞 
  在我國古代,蟬被視為高潔的象徵,因為它高居枝上,餐風飲露,與世無爭。因此古代很多詩人詠蟬,有的藉以歌頌高潔的品格,有的寓意感慨身世的淒涼。 
  如「清心自飲露,哀響乍吟風。未上華冠側,先驚翳葉中。」(李百藥《詠蟬》)「飲露非表清,輕身易知足。」(褚澐《賦得蟬》)「 煩君最相驚,我亦舉家清。」 (李商隱《蟬》),在不同身世經歷的詩人筆下,平凡常見的蟬各具性靈,彷彿是品格高尚的高士形象的化身。而在歷代鱗次櫛比的詠蟬詩中,最受稱頌、廣為流傳的就數這道《在獄詠蟬》詩了。 
  《在獄詠蟬》詩,與一般的詠蟬詩不同,感情真摯而充沛,不但沒有無病呻吟,更非「貧士失職而志不平」的平常慨喟。它抒寫的是含冤莫辨的深切哀痛。 
  該詩是駱賓王於儀鳳三年在獄中所作。他下獄的原因儘管說法不一,然而多數認為是被誣陷的。例如有傳說,武後專政,排斥異己,嚴刑苛法,告密之風盛行。 
  駱賓王屢次上書諷諫,因此獲罪撤了職,並以貪贓入獄。也有人依據他的《獄中書情》,分析「三緘慎禍胎」等語,認為他是言語不慎招來了莫須有的打擊。 
  具有俠義性格的駱賓王蒙受如此不白之冤,就借詠蟬來替自己的清白申辯,宣洩心中激憤之情。詩的序言中他寫道:「僕失路艱虞,遭時徽,不哀傷而自怨,未搖落而先衰。聞蟪蛄之有聲,悟平反(昭雪疑獄) 
  之已奏。見螳螂之抱影,怯危機之未安。感而綴詩,貽諸知己。」在獄中詩人觸景生情作該詩,既向知己的朋友訴說自己的冤屈,又表明了對昭雪信心不足。 
  序言的末尾說:「非為文墨,取代幽憂雲耳。」由此可見所寫都是肺腑之言。 
  詩的首聯點題,上句中的「西陸」,一方面表明時令已是秋天,一方面又交待了詩人被囚禁的地點一禁垣西。蟬聲唱,指蟬的鳴叫。詩序裡說:「余禁所,禁垣西,是法曹廳事也。有古槐數株焉。..每至夕照低陰,秋蟬疏引,發聲幽息,有切嘗聞。豈人心異於曩時,蟲響悲乎前聽?」詩人失去了自由,聽了寒蟬時斷時續的鳴叫聲,覺得異乎尋常,深感其中有一種幽咽、淒楚的意味。這就自然地引出了下句:「南冠客思侵」。蟬的哀鳴聲喚起了詩人思念故鄉的無限惆悵與悲慼。這個「侵」字,恰如其分地表現了詩人憂心忡忡的心境和情境。 
  次聯「那堪玄鬢影,來對白頭吟」,是緊承上聯進一步抒發詩人悲苦煩憂的心情。詩人彷彿是在對蟬傾訴,又彷彿是自言自語:我本來就夠痛苦了,哪裡還受得了你不斷地向我訴苦呢!正所謂以苦引苦,人何以堪! 
  三聯「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沉」,表面是寫蟬,實際是抒寫自己境況。秋季露水凝重,打濕了蟬的翅膀,使它難以飛行;秋風頻吹,使蟬的聲音傳不到遠方。此處以蟬的困厄處境比喻自己仕途曲折,蹉跎難進;受讒言誹謗良多,身陷囹圄,辯詞無以傳遞。詩句委婉,意在言外。 
  尾聯為一句深沉的慨歎:「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現在世上無人看重「高潔」,又能指望誰來替我平反昭雪呢!這聲哀歎,彷彿對蒼天呼籲,又像是控訴奸佞,滿腔憤懣傾洩而出。詩人並沒有言過其實,殘酷的現實正像他所預料的,儘管「平反之已奏」,卻如泥牛入海一般杳無消息。直到調露元年,高宗到東都大赦天下,駱賓王才得以出獄,但「坐贓」 
  的罪名卻和他的「文名」連在一起永遠地被載入史冊了。這憤恨如何能平消?到敬業起兵伐武,他積極參與並起草了《討武曌檄》,或許原因正在於此。 
  曾經說過:「問詠物如何始佳?答:未易言佳。先勿涉豈犬,一豈犬典故,二豈犬寄托,三豈犬刻畫,豈犬襯托。去此三者,能成詞不易,矧復能佳,是真佳矣。題中之精蘊佳,題外之遠致尤佳。自性靈中出佳,自追琢中來亦佳。」《在獄詠蟬》詩最為突出的特點,正是「去此三豈犬」,用典貼切自然,比喻精闢傳神,寄情寓興深遠。這真正是深領題中之精蘊,又兼得題外之遠致,因此能夠成為膾炙人口、千古傳頌的名篇。詩的首聯,「西陸」對「南冠」,「蟬聲」 
  對「客思」,「唱」對「侵」,對仗工整。次聯則換以流水對,上下連貫,前後兩聯錯落有致。第三聯含蓄蘊藉,富於理趣。尾聯用語犀利暢快。儘管有人認為「未免太露」,但精通詩道的駱賓王卻認為不如此難以抒胸臆。這種「一吐為快」的風格,正是駱賓王詩歌一貫的特色。陸時雍曾經說過:「照鄰清藻,賓王坦易。」這種「坦易」的詩風也表現了他倜儻不羈、豪放脫俗的氣質。駱賓王的詩雖然不能擺脫六朝遺習,但不刻意追求形式。這首詠蟬詩,屬對工整,句法善變,語言精煉,音韻和美,格調深沉而不頹喪,給人以整齊活潑的美感。    
  送鄭少府入遼共賦俠客遠從戎 
  駱賓王 
  邊烽警榆塞, 
  俠客度桑乾。 
  柳葉開銀鏑, 
  桃花照玉鞍。 
  滿月臨弓影, 
  連星入劍端。 
  不學燕丹客, 
  徒歌易水寒。 
  駱賓王詩鑒賞 
  唐高宗顯慶年間,契丹等貴族集團,多次擄掠侵擾邊境,東北遼陽一帶戰事不斷。鄭少府大致就是在此時遠赴邊疆從軍的。駱賓王作為他的友人就寫下了這首《送鄭少府入遼共賦俠客遠從戎》詩為他送別。 
  該詩不但格調高亢,音韻優美,詞藻華艷,而且構思新穎,富於浪漫主義色彩。首聯「邊烽警榆塞,俠客度桑乾」,指的是這邊報警的烽火剛一燃起,那邊禦敵的軍隊就已到來,表現了「俠客」高昂的愛國熱情與犧牲精神。與「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與「匈奴猶未滅,魏絳復從戎」之類的詩句相比起來,更顯陡率、有力。詩歌的主人公是「俠客」,唯有這樣的詩句才能自然、準確地表現出「俠客」的性格,俠客既不同於書生,又迥異於一般的軍人。他豪爽而又能雷厲風行。「榆塞」不僅是實際的地點,而且還暗示了戰爭的正義性。這裡借用了秦國大將蒙恬的故事。秦統一六國之後,蒙恬率兵30萬擊退匈奴的侵犯,收復了河套失地,「以河為界,累石為城,樹榆為塞,匈奴不敢飲馬於河,置烽燧,然後敢牧馬。」 
  此後「榆塞」就成了邊防要塞的代稱。詩中點出「榆塞」,很顯然是想表明「俠客」是為了戍衛邊疆而出征的。 
  戰勝敵人,不僅要有決心,更需要有高超的武藝。 
  緊接上聯,詩人就以生動的筆觸,生動傳神地表現出「俠客」非凡的武藝。「柳葉開銀鏑」,是個倒裝句,指銀箭頭射穿柳葉。此處是借用戰國時養由基百步穿楊的典故,形容「俠客」箭無虛發,技藝過人。「桃花照玉鞍」,一個「照」字,將奔騰馳躍的駿馬寫得活靈活現。因為只有馬飛馳時,鞍韉上的金玉飾物才會閃閃發光。此處用的是烘雲托月手法,不正面描寫人,借寫馬從側面襯托出「俠客」英姿颯爽、光彩奪人的形象。 
  下聯進一步表現「俠客」勇於拚搏的大無畏精神,「滿月臨弓影,連星入劍端」,本來是指弓拉得滿以致影如十五的圓月,劍出鞘光若閃閃的群星。但詩人有意不直說,反而寫成,「滿月」是臨摹弓的影,「連星」是飛入了劍之端。奇思異喻,生動傳神。此處關於兩軍如何對陣未著一字,而敵人的望風披靡由此可見一斑。 
  尾聯「不學燕丹客,徒歌易水寒」,反用荊軻刺秦王的典故。荊軻刺秦王失敗的原因,主要是其劍術不過硬。陶淵明在《詠荊軻》中曾寫道:「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此寫的是「俠客」不學俠客,其含意就新中見奇。嚴有翼在《藝苑雌黃》中說道,「直用其事人皆能之,反其意而用之者,非學業高人,超越尋常拘孿之見,不規規然蹈襲前人陳跡者,何以臻此。」 聞一多先生眼中「天生一副俠骨」的駱賓王,看來寫起「俠客」來的確有獨到的過人之處。 
  該詩的色彩與音樂俱美,大大增強了詩的表現力。 
  馬茂元教授對這首詩評價很高:「格高韻美,詞華朗耀,居然是李白《塞下曲》一類律詩的先聲。」    
  夕次蒲類津 
  駱賓王 
  二庭歸望斷, 
  萬里客心愁。 
  山路猶南屬, 
  河源自北流。 
  晚風連朔氣, 
  新月照邊秋。 
  灶火通軍壁, 
  烽煙上戍樓。 
  龍庭但苦戰, 
  燕頷會封侯。 
  莫作蘭山下, 
  空令漢國羞。 
  駱賓王詩鑒賞 
  鹹亨元年(670),吐蕃入侵,薛仁貴任邏娑道行君大總管出征西域,駱賓王也加入軍隊並任奉禮郎。 
  在軍中,他創作了許多邊塞詩,既描寫了艱苦的邊地戰爭生活,壯麗的邊塞風光;又抒寫了愛國報君的熱忱和望鄉思歸的情愫。 
  這首詩大約作於薛仁貴兵敗大非川以後,駱賓王隨軍征戰到蒲類津(今新疆巴裡坤湖東南岸),夜晚就地宿營時有感而發,將眼前景、心中情訴諸筆端,真實地記錄了當時輾轉征戰的境況。詩歌以低沉的慨歎開頭:「二庭歸望斷,萬里客心愁」,說明此次戰爭進展的不順利,未能旗開得勝,又豈能凱旋而歸;歸期遙遙,又豈能不令人哀愁。這裡的「愁」不僅僅是個人的思親念友戀鄉,更主要是戰爭的發展形勢無法令人樂觀。敏感而富有俠氣的詩人,又如何能不為國家和民族而擔憂哀愁呢!「 山路猶南屬,河源自北流」, 並不完全是狀物寫景,而兼有比興之意,內涵極其豐富複雜。自南來的山路還條條連著中原土地,通往京城。而離家萬里的徵人,眼望著歸路不能歸,卻還要像北去的流水一樣不斷向前開拔。此其一。另一方面黃河源頭的水流千里,據說還潛行地下,但終歸流向了中國的腹地。徵人們的心也如同這流水一般,不論奔赴哪裡,始終系念著祖國家園,這是天性使然。詩人浮想聯翩,構思奇特,措詞樸實自然。「晚風連朔氣,新月照邊秋」,抒寫的是徵人眼中的景色:秋夜裡北風清冷,故鄉的明月照臨朔漠,渲染出一種邊塞戰場特有的悲淒、肅殺氣氛。「灶火通軍壁,烽煙上戍樓」,這裡利用細節描寫給人身臨其境之感。行軍的路上,灶火連成一片,營壘相接,聲勢浩大。此處沒有直接寫人的活動,但千軍萬馬已躍然紙上。傳遞戰報的烽煙直逼戍樓,一個「上」字,戰火之緊急不言而喻。這兩句詩照應題目,描繪出蒲類津宿營的真實狀況。交戰前夜,詩人感情如何呢?「龍庭但苦戰,燕頷會封侯」。漢班超曾在蒲類津打過仗,在西域立下不朽的功勳。詩人渴望能出現班超式的英勇人物,克敵致勝,贏得功名利祿。結尾「莫作蘭山下,空令漢國羞」,是借漢李陵戰敗投敵之事表示寧死不屈的氣概。按《舊唐書·薛仁貴傳》記載,將軍郭待封嘗為鄯城鎮守,但為恥居薛仁貴之下,不聽從薛仁貴指揮,以致貽誤戰機,一敗塗地。這首詩也有影射此事之意。 
  這首五言詩,以其積極的思想內容和完美的藝術形式,歷來被詩論家所稱道。其次詩人善於用典,恰如其分地表達了詩人崇尚勇武、渴望建功、不恥降低職務等複雜而豐富的思想感情。    
  於易水送人 
  駱賓王 
  此地別燕丹, 
  壯發上衝冠。 
  昔時人已沒, 
  今日水猶寒。 
  駱賓王詩鑒賞 
  這首詩是駱賓王詠荊軻的,正像賈誼憑弔屈原一樣,是從其類以見志的。駱賓王本是才高志遠的人,「寶劍思存楚,金椎許報韓」,自命其才志不在申包胥、張子房之下。卻落得「失路艱虞,沉淪下僚」,甚至入獄失去自由。他的「積憤」是蓄積已久的。早在永徽年間,馬戴、裴行儉任吏部侍郎時,負責選拔官吏。裴行儉認為「四傑」浮躁淺露,並斷言他們「才名有之,爵祿蓋寡」。這句斷言幾乎決定了他們日後的悲慘命運。駱賓王在裴的幕府中,自然不被重用。 
  當他身臨易水送客時,對「君子死知己,提劍出燕京」的荊軻的敬佩之心就油然而生,並因此恨不逢「燕丹」。詩人作這首詩,是想借詠懷古人而委婉含蓄地表達久積於胸的鬱鬱不平之心。 
  起句「此地別燕丹」,這裡就是荊軻與燕丹告別去刺秦王的地方啊!五個字飽含激情,點出時間、地點,並將詩的主人公推向了前台。雖未明確點出荊軻,實際卻是站在荊軻角度說話。繼而用一個典故,飽含深情地憶起這場悲劇的一個壯烈場面:「壯發上衝冠」,生動而傳神地再現了當時燕丹及其賓客白馬縞素送荊軻的情景,高漸離擊築,宋如意與之相和。每個人都怒髮衝冠,淚流滿面。荊軻誦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義無返顧地登車而去。幾句豐富形象鮮明的詩句,將讀者帶到遠古的歷史事件中。 
  緊接著,詩人的筆鋒陡轉,又將讀者帶回了現實:「昔時人已沒」,古代的英雄豪傑已經不在了,逝者如斯夫,可是「今日水猶寒,結句自然而又意在言外。物是人非,易水依然如故的流淌著,一個「寒」字,卻增添了幾許肅然、凜然,移情於景,闡明和拓深了主旨。兩句詩,是由陶淵明「其人雖已沒,千載有餘情」之感演化而來,但有青出於藍之功效,比原句更顯含蓄雅致。讀起來給人「悄然動容」之感。 
  荊軻刺秦有勇無功之事歷來是詩人詠懷的熱點。 
  而駱賓王這首絕句,寥寥二十個字,感人至深。荊軻刺秦王之事,是人盡皆知的。因此駱賓王作這首詩,並非為了敘事,而在於以景寓情。如結句,情景交融。 
  詩中意象跳躍較大,但脈絡清晰流暢,從始至終,一氣呵成。平易中見工巧。可看作是駱賓王「坦易」風格的代表作之一。 
  正如清毛先舒在《詩辯坻》中所評論這首詩說: 
  「臨海《易水送別》借軻、丹事,用一『別』字映出題面,餘作憑弔,而神理已足。二十字中而游刃如此,何等高筆!」 
  這首詩題為「送人」,但它並沒有敘述一點朋友別離的情景,也沒有告訴我們送的是何許人。然而,人們卻完全可以由它的內容想像出那種「慷慨倚長劍,高歌一送君」的激昂壯別的場景,也可以想見那所送之人,定是肝膽相照的至友。因為只有這樣,詩人才願意、才能夠在分別之時不可抑制地一吐心中的塊壘,而略去一切送別的常言套語。此詩題為送人,卻純是抒懷詠志。作為送別詩的一格,這首絕句可說是開風氣之先吧。    
  在軍登城樓 
  駱賓王 
  城上風威冷, 
  江中水氣寒。 
  戎衣何日定, 
  歌舞入長安。 
  駱賓王詩鑒賞 
  弘道元年(683), 唐高宗去世,武則天把持朝政,廢中宗(李哲)為廬陵王,立相王(李旦)為睿宗,重用武三思等人,排斥異己,刑法嚴苛,引起人民不滿。不久被貶為柳州司馬的李敬業提出「匡復唐室」 
  的口號,在揚州起兵征討武則天,一時響應者甚眾,起兵十來天就糾集了十多萬人,震驚了全國。被貶為臨海丞的駱賓王也投奔李敬業麾下,任匡復府的藝文令,負責軍中宣傳工作。在此期間,他草擬了著名的《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討武曌檄》),義憤填膺地歷數武則天「近狎邪辟,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之罪。其中有這樣一段話可看作《在軍登城樓》詩的註腳:「..是用氣憤風雲,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順宇內之推心。爰舉義旗,誓清妖孽,南連百越,北盡三河。鐵騎成群,玉軸相接,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江浦黃旗,匡復之功何遠。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沖而南斗平。喑嗚作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以此致敵,何敵不摧,以此攻城,何城不克。」這就是詩人對當時政治、軍事形勢的分析和估計,也是本詩的創作背景,《在軍登城樓》與《討武曌檄》作於同一時期,可以說是檄文的高度藝術概括。 
  詩歌以對句起興,在深秋的一個清晨,詩人登上了廣陵城樓,縱目遠望,浮思遐想。此刻樓高風急,江霧濃重,風雨瀟瀟。「城上風威冷,江中水氣寒」 
  兩句曉暢雋永,看似質樸平易不著筆力。詩人借用了《梁書·元帝紀》中「信與江水同流,氣與寒風共憤」 
  的典故,恰到好處地抒發了同仇敵愾的豪情與激憤。 
  充分表現臨戰前的緊張、肅穆、莊嚴的氣氛和將士們的進取、希望和信心。第三句詩「戎衣何日定」,「何日」意為「總有一天」,以否定式表肯定,必勝之心力透紙背。這句詩借周武王討伐殷紂王的故事隱喻李敬業討伐武則天是以有道伐無道,說明「匡復」是正義的,順應民心、天意的,因此也必定是會勝利的。 
  詩的最後一句,「歌舞入長安」,水到渠成輕鬆自然地作了結尾,表現出詩人必勝的信念及勇往直前,不成功則成仁的徹底反抗精神和大無畏氣概。 
  這首詩工於用典且渾然一體,增強了詩的深度和概括力。這首小詩,屬對工整,語言樸實,音韻和諧流暢。    
  於西京守歲 
  駱賓王 
  閒居寡言宴, 
  獨坐慘風塵。 
  忽見嚴冬盡, 
  方知列宿春。 
  夜將寒色去, 
  年共曉光新。 
  耿耿他鄉夕, 
  無由展舊親。 
  駱賓王詩鑒賞 
  這首抒情詩,大約作於上元年間,他自蜀返京後不久,母親去世,葬於水產之濱。因此詩一開始就說: 
  「閒居寡言宴,獨坐慘風塵。」 這是指他閒居在家,很少歡宴笑語。「 言宴」出自《詩經·氓》篇:「總角之宴,言笑晏晏。」從前無憂無慮的歡笑都已永遠地逝去,如今只能孤獨地應對紛紛擾擾的世事,詩人孤傲高潔的形象躍然紙上。 
  第二聯「忽見嚴冬盡,方知列宿春」,既實寫季節的變化,冬去春來,也暗喻詩人內心情感的變化。 
  孤獨憂鬱之中忽然發覺寒冷的冬天行將結束,春天已指日可待。「 忽見」的「忽」與「方知」的「方」, 兩相對照,細緻傳神地表達出詩人心靈的觸動。而新年將至,希望萌生,這是人之常情,敏感的詩人自然也不例外。 
  頸聯「夜將寒色去,年共曉光新」,由大的背景回到眼前:守歲。詩人的構思精巧,詞語也很新穎。 
  上句用「寒色」寫冬,已夠別緻,「夜將去」更是新穎。意思是「曉光」一到便是新年。 
  末聯「耿耿他鄉夕,無由展舊親」,是指沒機會與鄉親舊友相見,在京城思念得輾轉反側。這句直抒胸臆的結尾,傳達的是「每逢佳節倍思親」的人之常情。

<上一頁 <<駱賓王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