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蘇頲詩鑒賞

TXT 全文
蘇頲詩鑒賞 
  生平簡介 
  蘇頲(670—727 )字廷碩,京兆武功(今屬陝西)人。武則天朝進士,襲封許國公。開元間居相位時,與宋璟合作,共理政事,朝廷重要文件多出其手。 
  當時和張說(封燕國公)並稱為「燕許大手筆」。原有集,已佚,現存《蘇廷碩集》,系後人所輯。 
  奉和春日幸望春宮應制 
  蘇頲 
  東望望春春可憐, 
  更逢晴日柳含煙。 
  宮中下見南山盡, 
  城上平臨北斗懸。 
  細草偏承回輦處, 
  飛花故落奉觴前。 
  對此歡無極, 
  鳥弄歌聲雜管弦。 
  蘇頲詩鑒賞 
  這是一首奉和應制詩。這類詩的內容大抵是歌功頌德,粉飾太平。但這首詩寫得冠冕華貴,雍容典麗,得體而不作寒乞相,縝密而有詩趣。 
  原唱題曰「春日幸望春宮」。皇帝駕臨其處叫作「幸」。「望春宮」是唐代京城長安郊外的行宮,有南、北兩處,此指南望春宮,在東郊萬年縣(今陝西長安東),南對終南山。這首詩就是歌詠皇帝春遊望春宮,頌聖德,美昇平。它緊扣主題,構思精巧,也見出詩人的才能技巧。 
  首聯點出「春日幸望春宮」。「望望」、「春春」,不連而疊,音節響亮。「東望望春」,既指「向東眺望望春宮」,又指「向東眺望,望見春光」,一詞兼語,語意雙關。接著便寫天氣晴朗,春色含情,恰好出遊,如合聖意。開門見山,點明題旨,出詩人的才思和技巧。 
  次聯寫望春宮所見。從望春宮南望,終南山盡在眼前;而回望長安城,皇都與北斗相應展現。表面上在寫即日實景,但造意鑄詞中,有實有虛,巧用典故,旨在祝頌,卻顯而不露。「南山」、「北斗」,語意雙關。「南山」用《詩經·小雅·天保》:「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原意指祝禱國家「基業長久,且又堅固,不騫虧,不崩壞。」此寫終南山,兼用《天保》語意,以寓祝禱。「北斗」用《三輔黃圖》所載,漢長安城,「 南為南斗形,北為北斗形」,因此有「斗城」之稱。長安北城即皇城,因此「北斗」實指皇帝所居紫禁城。「晴日」是看不見北斗星的。這是說「北斗懸」,是實指皇城,虛擬天象,意在歌頌,而運詞巧妙。 
  三聯寫望春宮中飲宴歌舞,承恩祝酒。詩人隨從皇帝入宮飲宴,觀賞歌舞,自須感恩戴德,獻杯祝頌。 
  若平白直露地說出,難免有阿諛諂媚之嫌。因此詩人巧妙地就「望春」做文章,以花草作比喻,既切題,又得體。「回輦處」即謂進望春宮,「奉觴前」是說飲宴和祝酒。「細草」顯然自比,以顯清微;「 飛花」則喻歌姬舞女,顯出花容嬌姿;而「偏承」點出「獨·415·《唐詩鑒賞大典》 
  蒙恩遇」之意,「故落」點明「故意求寵」之態。細草以清德獨承,飛花恃美色故落,臣、姬有別,德、色殊遇,以見自重,以頌聖明。取喻用詞,各有分寸,生動妥帖,不乞不諛,而又渲染出一派君臣歡宴的游春氣氛。因此末聯就以明確的歌頌結束。「宸遊」即謂天游,指皇帝此次春遊。君臣同樂,聖心歡喜無比,人間萬物歡唱,天下歌舞昇平。 
  這是一首盛世的歌功頌德之作,流露出一些開明政治的氣氛,情調比較自然歡暢,語言典麗而明快。 
  雖然浮華誇張的粉飾不多,但思想內容也實無可取。 
  究其實是一首形式主義的精品。    
  汾上驚秋 
  蘇頲 
  北風吹白雲, 
  萬里渡河汾。 
  心緒逢搖落, 
  秋聲不可聞。 
  蘇頲詩鑒賞 
  按照題目的標示,這首五絕大概是寫詩人在汾水上驚覺秋天的來臨,抒發歲暮時遲之類的感慨。是一首頗具特色的即興詠史詩。 
  汾水在今山西省。這裡所說的「河汾」,是指汾水流入黃河的一段。河、汾沿岸,便是漢、唐的河東郡。河東郡有個汾陰縣(今山西萬榮南)。漢武帝元鼎四年(前113)夏天,方士奏報祥瑞,在汾陰掘獲黃帝鑄造的寶鼎。武帝大喜,秋天親自來到汾陰,祭祀土神后土,還和群臣在船中飲宴賦詩,作《秋風辭》。 
  開元時期的唐玄宗雄心勃勃,大有步漢武帝之意。 
  開元十一年(723)二月,玄宗來到汾陰祭祀后土,下令改稱汾陰為寶鼎縣。蘇頲其時任禮部尚書,也從駕參加了這個祭祀盛典。蘇頲長期充任中樞要職,甚得玄宗賞識。然而就在從駕祭祀后土之後,忽然被調離朝廷,出京入蜀,任益州大都督府長史,到開元十三年才又調回長安。外放的兩年,是他一生仕履中失意的時期,此詩可能就是這一時期的一個秋天所作的。 
  前二句顯然化用了《秋風辭》的詩意,首句即「秋風起兮白雲飛」,次句為「泛樓船兮濟河汾」,借當年漢武帝到汾陰祭后土的歷史往事,暗示唐玄宗欲效漢武帝的作為。兩者何其相似,歷史彷彿重演,這意味著什麼,又啟示些什麼,詩人並不予點破,留給讀者自行理會。然而題目卻點出了一個「驚」字,暗示詩人的思緒是受了震驚的。就字面意思看,似乎有點像是即景自況。詩人在汾水上被北風一吹,一陣寒意使他驚覺到秋天來臨;而他當時正處於一生最感失意的境況,出京放任外省,恰如一陣北風將他這朵白雲吹得老遠,來到了這汾水上。前二句的含意是複雜的。總的來說,是在即景起興中抒發著歷史的聯想與感慨,在關切國家的隱憂中交織著個人失意的哀愁。 
  為了使讀者體會這種心情,詩人在後二句就明確點明了。「心緒」此處指愁緒紛亂。「搖落」用《秋風辭》中「草木黃落」句意,又同本於宋王《九辯》語「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這裡用以代指蕭瑟天氣,也喻指自己暮年失意的境遇,因而說「逢」。「逢」者,愁緒又加上挫折之謂,暗示出「心緒」並非只是個人的失意。「秋聲」即指北風,其聲肅殺,所以「不可聞」。聽了這肅殺之聲,就會使愁緒更紛亂,心情更悲傷。這就清晰地表明了前二句所蘊含的複雜心情。 
  實際上,這詩的表現手法和抒情特點,都比較接近阮籍的《詠懷詩》。讀者從它的抒情形象中感覺到詩人有寄托,有憂慮,有感傷;但究竟為何感傷難以肯定。他採用這種手法,可能是以久宦的經驗,熟悉歷史的知識,意識到漢、唐兩代的兩個盛世皇帝之間有某種相似,似乎受到歷史的某種啟示,隱約感到某種憂慮,但他還說不清楚,也無可奈何,因此只能寫出這種感覺和情緒。而恰是這一點,卻構成了一種獨有的藝術特點:以形象來表示,讓讀者去理會。

<上一頁 <<蘇頲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