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李頎詩鑒賞

TXT 全文
李頎詩鑒賞 
  生平簡介 
  李頎(690—751),唐代著名詩人。東川(今四川三台)人,寄居穎陽(今河南許昌附近)。唐玄宗開元二十三年(735 )登進士第,曾任新鄉縣尉。後離職,歸隱穎陽。與王維、高適、王昌齡、崔顥、張旭等素有交往,是當時名士之一。 
  李頎的詩內容豐富,風格灑脫豪放,善於鋪敘誇飾以寫人狀物,音節響亮,語言流暢,氣勢雄壯。擅長寫五古、七言歌行和七律,尤以贈別、邊塞和描寫音樂的詩篇著稱。有《李頎詩集》。《全唐詩》錄存其詩三卷,一百二十多首。 
  古從軍行 
  李頎 
  白日登山望烽火, 
  黃昏飲馬傍交河。 
  行人刁斗風沙暗, 
  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營萬里無城郭, 
  雨雪紛紛連大漠。 
  胡雁哀鳴夜夜飛, 
  胡兒眼淚雙雙落。 
  聞道玉門猶被遮, 
  應將性命逐輕車。 
  年年戰骨埋荒外, 
  空見蒲桃入漢家。 
  李頎詩鑒賞 
  作者所處的年代,是唐朝從盛極轉向衰敗的時代。 
  王朝統治者逐漸腐化墮落,政治上更是黑暗有加,對內採取野蠻的階級壓迫政策,對外則窮兵黷武,不斷滋事挑釁,戰爭頻仍,百姓苦不堪言。給各族人民造成難以忍受的深災重難。《古從軍行》這首詩運用以古喻今的手法,借漢武帝草率的征伐影射了唐玄宗喜功好戰,致使將士和西北人民血灑疆場的昏聵舉動。 
  全詩的主題從三個方面展開。 
  前四句為第一層次,主要寫輕啟邊疆戰事後,將士在沙場緊張不安哀怨不滿的心態。「白日登山望烽火,黃昏飲馬傍交河」,描寫戰爭擊碎了邊境往日的寧靜,戍邊官兵白天警惕地登上高山瞭望守哨,只有等到傍晚才能在夜色掩護下到交河飲馬。此處的「望」、「傍」兩個動詞,儘管沒有正面刻劃將士的內心深處,但借助動態的詩歌描述,卻已經含蓄地流露出軍心惶恐不安的心靈氣息。「行人刁斗風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二句,是寫胡天風沙漫卷,攪得遮天蔽日,夜晚的刁斗聲聲入耳,陰森驚慄;遠處傳來的琵琶聲,也充盈了將士的縷縷幽怨。這兩句都是借用聲音來展現將士的內心情感的,但上句是通過將士對刁斗聲的身心體驗,來委婉地映襯其對勝利失望的微妙心理;下句則開門見山通過琵琶彈奏的描寫來再現將士的愁苦之深。這一層是從動態和聲音兩個側面細緻刻寫出喜功好戰動輒發動戰爭之舉,不得人心。 
  詩歌中間四句為第二層,重點描寫塞外的淒苦荒涼和戰爭的殘酷。「野營萬里無城郭」,是說部隊安營紮寨在荒無人煙的地方,方園「萬里」沒有城鎮,表明環境的艱難。另一方面,「城郭」,在古代的主要作用是抵禦敵人進攻,現在唐軍所進擊的胡地卻「萬里無城郭」,這就可見征戰的艱苦和盲目性;「雨雪紛紛連大漠」,是說氣候變化無常時而雨時而雪相繼籠罩著大漠同樣用以描寫邊地生活的艱苦。「胡雁哀鳴夜夜飛,胡兒眼淚雙雙落」,又從西北各族人民的切身感受來側面地反映、揭露戰爭的非正義性。「胡兒」因為戰爭流離失所,只能「淚兒雙雙落」,連天空的大雁也不堪戰爭之苦日夜哀鳴。這樣就從戰爭雙方遭受戰爭之苦的角度寫出了動輒興兵,妄發戰爭與民心有悖的客觀事實。 
  最後四句為第三層,巧妙地指出挑起戰爭的罪魁,並運用鮮明的對比,說明拓邊戰爭所付代價之高而收效甚微,富有強烈的諷刺意味。將士參加拓邊戰爭並非出於自願,而是被今天的漢武帝—— 唐玄宗送上戰場的。「聞道玉門猶被遮,應將性命逐輕車」二句,是指既然戰爭不利而皇帝又不准收兵,戰士們就只有冒著生命危險繼續跟著將帥作戰了。「使遮玉門」又將唐玄宗那昏庸、暴戾、不恤下情的形象給點染得淋漓盡致。據《史記·大宛傳》記載:漢武帝太初元年,命李廣利攻大宛,到貳師城奪取好馬。因為路途遙遠,給養不足,士兵饑乏,死傷甚眾,於是請求罷兵。漢武帝大怒,命人擋住玉門關,這是「使遮玉門」的典故。「應將」是詩人的激憤之詞。唐玄宗的舉動不合軍心民意,屬於不「應」的範疇,但他卻嚴令逼迫將士拓邊,讓士兵冒死「逐輕車」,這就越發顯示出他這個戰爭罪魁的專橫跋扈。「年年戰骨埋荒外」,反映出拓邊戰爭費時久,損失大,代價昂貴,兵士命運悲慘,只落得埋骨於荒野之間的結局。「空見蒲桃入漢家」,反襯出戰爭收穫之小,蒲桃即葡萄,代指從西城虜掠來的一點財物,損失如此之大的戰爭,不過換來「葡萄」一類的東西,而就連這些東西也被皇帝霸佔享用了。這裡的對比,並非僅僅在於揭示所付代價與收穫之間的巨大矛盾,而且在於進一步揭露唐玄宗自私、虛偽與殘暴。從而使讀者深刻意識到拓邊戰爭並非「神聖」。 
  這首詩歌具有強烈的反對不義戰爭的思想傾向,喊出了人民的心聲,和杜甫的《兵車行》有異曲同工之妙。特別是「年年戰骨埋荒外,空見蒲桃入漢家」兩句歷來為人們所傳誦。 
  正如殷王番所評論:「頎詩發調既清,修辭亦秀,雜歌鹹善,玄理最長。」《古從軍行》在藝術上也頗具特色,詩人將對偶的句式,對比的手法,活潑的典故,強烈的諷刺,巧妙間用,表達出詩人慷慨深沉的情感,具有強烈的感染力。全篇一句緊一句,句句蓄意,直到最後一句,才畫龍點睛,顯出此詩巨大的諷諭力。詩巧妙地運用音節來表情達意。第一句開頭兩字「白日」都是入聲,具有開場鼓板的意味。三、四兩句中的「刁斗」和「琵琶」,運用雙聲,以增強音節美。中段轉入聲韻,「雙雙落」是江陽韻與入聲的配合,猶如雲鑼與鼓板合奏,一廣一窄,一放一收,音節最美。中段入聲韻後,末段卻又選用了張口最大的六麻韻。以五音而論,首段是羽音,中段是角音,末段是商音,音節錯落,各極其致。全詩先後用「紛紛」、「夜夜」、「雙雙」、「年年」等疊字,不但強調了語意,而且疊字疊韻,在音節上生色不少。    
  贈張旭 
  李頎 
  張公性嗜酒, 
  豁達無所營。 
  皓首窮草隸, 
  時稱太湖精。 
  露頂據胡床, 
  長叫三五聲。 
  興來灑素壁, 
  揮筆如流星。 
  下捨風蕭條, 
  寒草滿戶庭。 
  問家何所有? 
  生事如浮萍。 
  左手持蟹螯, 
  右手執丹經。 
  瞪目視霄漢, 
  不知醉與醒。 
  諸賓且方坐, 
  旭日臨東城。 
  荷葉裹江魚, 
  白甌貯香粳。 
  微祿心不屑, 
  放神於八紘。 
  時人不識者, 
  即是安期生。 
  李頎詩鑒賞 
  張旭是盛唐著名的書法家和詩人,他繼承東漢張芝「聯綿草」的風格,獨闢蹊徑,成為狂草一體的開山鼻祖。相傳他喝得大醉才開始作書,狂叫奔走,以致頭髮濡墨,創作狀態近於瘋狂,因此又得「張顛」 
  的諢號。張旭的書法,與李白歌詩、裴劍舞,在當時共稱「三絕」,但這樣一位天才的書法大家卻終生坎坷,窮困潦倒。李頎在仕途上有與張旭相似的遭遇,二人又都喜好黃老之術,因而意氣相投,交誼深厚。 
  他的這首贈詩以真切的感受和細膩的筆觸,從多種視角展示了張旭的精神風貌。 
  「張公性嗜酒,豁達無所營」,開始兩句就概括出張旭最大的特點。以酒破題,將張旭藝術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質支柱道出。嗜酒的狂草書法家,性格必然豁達,人一豁達,也就拙於鑽營,自甘淡泊;嗜酒如命,難免不治生事,身無長物。因此一個嗜酒,一個豁達,就注定了張旭的一生的命運。但從另一角度說,這兩點卻是張旭之所以為張旭的缺一不可的條件。內心的豁達和外在的嗜酒,是構成張旭既幸又不幸兩大因素,李頎真可謂與張旭相知至深了。 
  接下來六句,介紹了張旭出神入化的藝術造詣——書法。「皓首窮草隸」一句,寫出張旭孜孜以求、竭盡終生獻身於書法的癡狂和敬業精神。「太湖精」是張旭的另一綽號,詩人用這一綽號概括張旭之魂,同時也體現兩人的親密關係。「露頂」以下四句著重刻畫張旭作草時的情狀,抓住特徵,詳略得當,寥寥幾句,彷彿一幅傳神的速寫,使書聖創作時的忘我之態躍然紙上。寫得興起,竟灑向壁上,運筆星馳,天地也為之低昂。這四句真是有聲有色,精彩紛呈。韓愈《送高閒上人序》云:「(旭)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於心,必於草書焉發之。觀於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草木之花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戰鬥歌舞、天地事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於書。」張旭將草書作為宣洩情感的方式,而李頎的這幅速寫使我們既看到了張旭癡狂的外在形態,也看到了張旭複雜心態。 
  捨」以下六句,是對「豁達無所營」的具體描寫:住的是不蔽風雨長滿了野草的寒室陋捨,居處如此荒涼頹敗,書聖卻豁達坦然;反正浪跡萍蹤四海為家,那還要這些幹什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解嘲,雖能體現達觀知命的生活態度,深寓其中的卻是一種難掩的苦澀。及時行樂,消遣道書,其實都是無力與命運抗爭的自我麻醉。「瞪目」以下十句,是說張旭整日處於懵騰迷離之中,始終半醉半醒,醒時覺得一種對生事無聊的麻木,醉時反感到一種對世態炎涼的憤激。因此時常邀朋呼飲,不惜傾其所有,相期一醉,通宵達旦!儘管區區俸祿未必能暢飲盡興,但心游萬仞,神騖八極,難道還有比這更痛快愜意的嗎?不知情的旁觀者,只道是一班神仙中人。詩歌就在這種「同銷萬古愁」的熱鬧場面中結束。 
  李頎的詩,善於捕捉人物情態特徵,描寫惜墨如金,但人物形象卻立體而豐滿。表現了很高的詩藝。    
  別梁鍠 
  李頎 
  梁生倜儻心不羈, 
  途窮氣蓋長安兒。 
  回頭轉眄似鵰鶚, 
  有志飛鳴人豈知! 
  雖雲四十無祿位, 
  曾與大軍掌書記。 
  抗辭請刃誅部曲, 
  作色論兵犯二帥。 
  一言不合龍額侯, 
  擊劍拂衣從此棄。 
  朝朝飲酒黃公壚, 
  脫帽露頂爭叫呼。 
  庭中犢鼻昔嘗掛, 
  懷裡琅玕今在無? 
  時人見子多落魄, 
  共笑狂歌非遠圖。 
  忽然遣躍紫騮馬, 
  還是昂藏一丈夫。 
  洛陽城頭曉霜白, 
  層冰峨峨滿川澤。 
  但聞行路吟新詩, 
  不歎舉家無儋石。 
  莫言貧賤長可欺, 
  覆簣成山當有時; 
  莫言富貴長可托, 
  木槿朝看暮還落。 
  不見古時塞上翁, 
  倚伏由來任天作? 
  去去滄波勿復陳, 
  五湖三江愁殺人。 
  李頎詩鑒賞 
  在盛唐詩人中,李頎特別善於人物素描。他能用寥寥數筆中為人傳神寫照。《別梁鍠》並非一首送別詩,而是為梁生造像。 
  梁鍠是一位窮途落魄而又豪放不羈之士。詩的首四句就是這人物的亮相。「梁生倜儻心不羈,途窮氣蓋長安兒。」長安少年素以豪俠聞名,而梁生途窮時,非但沒有人窮志短,反而有氣蓋英豪的長安少年之浩氣。「鵰鶚」是兩種善搏擊凡鳥的猛禽,梁生「回頭轉眄似鵰鶚,有志飛鳴人豈知!」是以猛禽喻人,不僅體現超凡脫俗非平常之輩,而且能使人物桀驁不馴的情態躍然紙上。說明梁鍠一旦「飛鳴」起來,必能沖天而驚人。 
  以下六句追敘梁鍠先前遭遇挫折的經過。以後,「雖雲四十無祿位,曾與大軍掌書記」句,說明梁鍠曾以布衣身份入佐戎幕。然而像他這樣倜儻不群的人物,非遇知人善任者,是很難與俗輩相投的。「抗辭請刃誅部曲,作色論兵犯二帥」,說明梁鍠坦率直言,冒犯權威,召來禍殃,成為平庸上司的眼中釘。然而他又豈是苟合取容的人!「一言不合龍額侯,擊劍拂衣從此棄。」漢代韓說以校尉擊匈奴,封「龍額侯」,這裡用來代指當時軍帥。「合則留,不合則去」,才是大丈夫之行徑。「擊劍拂衣」四字,何等豪氣!真是「威武不能屈」。以上六句實際上是通過一個典型事件,刻畫了人物的個性。 
  緊接八句,寫梁鍠落魄後的狂放行徑。「黃公壚」即黃公酒壚,晉代名士嵇康、阮籍等人的縱飲場所,此處代指酒家。「 朝朝飲酒黃公壚,脫帽露頂爭叫呼」, 表面放浪形骸不拘禮法。實際又何嘗不是一種苦悶的發洩。「共笑狂歌非遠圖」—— 這樣下去終非長久之計。說到令人氣短之際,詩筆又卓然一調,寫道:「忽然遣躍紫騮馬,還是昂藏一丈夫。」在騮馬這樣偶然的生活細節中,不經意地流露出梁生志向並沒有被落魄的生活消磨。他一有機會就躍躍欲試,決非一蹶不振之徒可知。 
  「洛陽城頭曉霜白」以下十句寫梁鍠在洛陽的困頓,並預言他窮極必變,前程不可限量。「洛陽城頭曉霜白,層冰峨峨滿川澤」,這是冬天嚴寒的實景,又是一個象徵性的境界,說明環境惡劣。然而梁生不作愁苦之態:「但聞行路吟新詩,不歎舉家無儋石。」 
  以下六句是詩人的慰問和預言,又似是梁生「新詩」 
  自身包含有的意味:「莫言貧賤長可欺,覆簣成山當有時;莫言富貴長可托,木槿朝看暮還落。不見古時塞上翁,倚伏由來任天作。」這裡借用《淮南子》「塞翁失馬」的寓言和《老子》「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的名言,闡明貧賤與富貴將在一定條件下向對立面轉化的哲理。貧困不足悲,富貴不足恃。儘管如此,悵惘失落之情難以釋懷,所以終篇二句謂梁即將往游東南,不免生出客子飄零之感。這是題中應有之義,使「別」字有了著落,使詩篇富於同情。 
  這首詩刻畫了一個失職而不失其志的貧士的丰采。 
  詩人通過典型事例的選用和層層渲染,使筆下人物躍然紙上,形象生動性格鮮明。    
  送魏萬之京 
  李頎 
  朝聞遊子唱離歌, 
  昨夜微霜初渡河。 
  鴻雁不堪愁裡聽, 
  雲山況是客中過。 
  關城樹色催寒近, 
  御苑砧聲向晚多。 
  莫見長安行樂處, 
  空令歲月易蹉跎。 
  李頎詩鑒賞 
  我國古代送別詩枚不勝舉,各有其優。盛唐詩人李頎的《送魏萬之京》感情真摯語言洗煉,響亮的音節,為明七子所師法,並流傳至今。 
  魏萬,又名魏顥,是李頎晚輩的詩人。他不但與李頎情誼甚厚,與李白等詩人也有交往。李白詩集中,也有《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的長詩。李頎的這首詩,是為送魏萬西赴長安而作。 
  「朝聞遊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遊子,這裡指魏萬。這兩聯,先寫詩人黎明時分送魏萬啟程,後補敘魏萬是昨夜才渡過黃河與詩人相見的。可見二人相見匆匆,魏萬赴京行路之急。「微霜」二字,指天降薄霜的深秋時節。開始兩句融敘事與寫景為一體,將事情的原由經過以及時間地點交待一清。 
  中間兩聯對仗工整,詩意也向前遞進了一步。作者想像魏萬在途中將要遇到的各種情景和心中的感觸。 
  「鴻雁不堪愁裡聽,雲山況是客中過。」秋去冬來,鴻雁南飛,失群的孤雁,發出一聲聲嘹唳的哀鳴,讓人不忍率聽。在他鄉遊子聽來,不禁觸景生情,倍感淒涼,鄉思之苦更加深切。彷彿那失散的鴻雁就是自己,到處漂泊遊蕩,前途迷茫。作者用「不堪」修飾「愁裡聽」,使讀者愈加感受到徵人愁思鬱積、愁上加愁的心情。此刻,在作者的心目中,雲山是那樣的淒冷,百草凋零,疾風落葉,一步一步從這樣的淒景中涉過,豈能不讓人愁苦難耐。 
  第三聯,由泛景描寫變為具體帶有特色的景物。 
  「關城樹色催寒近」,魏萬此去,途經函谷關和潼關。 
  潼關是重要的軍事要塞,過了潼關,表明已出塞很遠。 
  作者這裡使用擬人化手法,說「樹色催寒近」,似乎是說,城頭那枯黃的樹葉在催促嚴寒快點到來。天氣冷了,樹葉黃了,樹葉的枯黃反襯出季節的變化。一葉落而知天下秋,一般的說,天氣涼不易觀察,而樹葉黃卻是一目瞭然。「御苑砧聲向晚多」,月夜裡家家戶戶洗衣那咚咚的砧聲,又能引人產生一種幽怨惆悵的感覺,令他鄉遊子的心中生出思鄉的濃濃哀愁。 
  最後一聯:「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這既是長輩對晚輩的關心愛護,又是過來人對後來者的警誡。繁華熱鬧的長安,曾使一些意志脆弱者沉湎於行樂,一事無成。切不可學習他們啊! 
  此詩語句凝煉、含蓄,言有盡而意無窮。詩中那溢滿詩人的真摯感情,以及對晚輩詩友殷切的希望和發自肺腑的囑托。    
  送陳章甫 
  李頎 
  四月南風大麥黃, 
  棗花未落桐葉長。 
  青山朝別暮還見, 
  嘶馬出門思舊鄉。 
  陳侯立身何坦蕩, 
  虯鬚虎眉仍大顙。 
  腹中貯書一萬卷, 
  不肯低頭在草莽。 
  東門沽酒飲我曹, 
  心輕萬事如鴻毛。 
  醉臥不知白日暮, 
  有時空望孤雲高。 
  長河浪頭連天黑, 
  津吏停舟渡不得。 
  鄭國遊人未及家, 
  洛陽行子空歎息。 
  聞道故林相識多, 
  罷官昨日今如何? 
  李頎詩鑒賞 
  這是一首送友人罷官歸鄉的詩。主人公陳章甫是江陵人。唐玄宗時制第登科,曾任太常博士,後被罷官返鄉,與李頎交情較深。開始四句是第一部分,以托物抒情的手法,點明分別的時間和原因。其中「嘶馬出門思舊鄉」一句,以出行之馬喻人,既點出了題意,又有幾分新穎。 
  第二段八句,詩人以多種手法描繪陳章甫的外貌和品格,為摯友繪出一幅傳神生動的畫像。 
  首先,描繪陳章甫光明坦蕩的內心世界和氣宇軒昂的外表儀態。「 陳侯立身何坦蕩,虯鬚虎眉仍大顙。」 陳侯是對陳章甫的尊稱。內心裡,他作人坦蕩,外表上他寬額美髯,儀表堂堂。兩句詩前後映襯,突出了陳章甫表裡一致的氣質。 
  其次,借用典故描寫陳章甫的才學品性。「腹中貯書一萬卷,不肯低頭在草莽」,按《世說新語·排調篇》記載:「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臥,人問其故,答:『我曬書』。」 在此,以郝隆比陳章甫,說明他不僅才學雄富,而且與郝隆一樣落拓不羈,不願和世俗權貴同流合污。讀了這兩句詩,想起郝隆「曬書」的故事,足以增添詩的情趣;由於直抒胸臆,即使對這個典故不瞭解,也不妨礙理解詩的內容。這正是李頎用典的聰明之處。 
  再次,用白描的手法寫陳章甫罷官後的生活與心態。「東門沽酒飲我曹,心輕萬事如鴻毛,醉臥不知白日暮,有時空望孤雲高。」罷官後時常一醉方休,萬事都不放在心上。但醉臥醒來,仍不能不空望孤雲。 
  「空望」二字一方面,反映出陳章甫雖有高情遠志,卻不能實現,只能空望,不難想見他胸中的不平和憤懣!二來,通過落拓失意而凝望孤雲的情態,突出了他不願投靠達官貴人的孤高性格。 
  最後六句是第三段,用高度概括的筆觸,寫兩人的遭遇和惜別難捨之情。 
  「長河浪頭連天黑,津吏停舟渡不得」。陳章甫為人耿直,敢於頂撞當朝權貴。這樣正直不阿的人,在封建社會中當然難以見容。對此,詩人扣住送別,借津渡風波,很自然地將陳章甫的遭遇融匯進了這一藝術形象之中,它既是詩人對陳章甫仕途失意的藝術概括,又是對「連天黑」的世道的揭露與批判。 
  「鄭國遊人未及家,洛陽行子空歎息。」李頎家在穎陽,古屬鄭國,因此自稱鄭國遊人。李頎原想以苦讀建功立業,可是在任新鄉縣尉之後,由於他不願趨奉權貴很長時間未被升職重用,不僅幻想破滅,而且落到了「數年作吏家屢空」的結果,因此他產生了辭官歸隱的思想。「洛陽行子」指陳章甫。他懷才不遇,對社會世道不滿,但又無力改變,只得空自歎息而已。這兩句,寫出了他們對現實失望和不滿的共同心聲。 
  「聞道故林相識多,罷官昨日今如何?」以謁問透露出世態炎涼,反映了李頎與陳章甫之間的深厚友誼,不因陳的被罷官而有所減損。就全篇而言,詩人的曠達的情懷,知己的情誼,藝術的概括,生動的描寫,表現出陳章甫的思想性格和遭遇,令人同情,深為不滿。而詩的筆調輕鬆,風格豪爽,不為失意作苦語,不因離別寫愁思,在送別詩中確屬別具一格。    
  送劉昱 
  李頎 
  八月寒葦花, 
  秋江浪頭白。 
  北風吹五兩, 
  誰是潯陽客? 
  鸕茲山頭微雨晴, 
  揚州郭裡暮潮生。 
  行人夜宿金陵渚, 
  試聽沙邊有雁聲。 
  李頎詩鑒賞 
  劉昱是李頎的朋友。李頎曾經奉使行役到江南一帶,《送劉昱》,就是他在宦游江南時所作。全詩共八句,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前四句為第一部分,以寫景起興,抒寫離情別緒;後四句是第二部分,在設想的景況中,寄寓一腔深情厚誼。以臨風寒葦輕點別緒,以秋江白浪,抒發豪情。描寫肅殺而又雄壯的分別場景和離別氛圍。尤其是「誰是潯陽客」一問,意在言外,由讀者去發揮聯想。李頎在臨別之際,既不寫黯然神傷之景,也不抒魂銷腸斷之愁,卻著意摹寫江邊雄渾壯闊的景色。以昂揚奔放的情緒和筆調來抒寫離情,送別而不消沉,這正是李頎豪放的個性特色。 
  詩的第二部分,是詩人對友人的祝願與叮嚀,是別後境況的推測。他祈願天氣由雨轉晴,航船乘潮而行,友人的旅途能夠順利。「鸕茲山頭微雨晴,揚州郭裡暮潮生」,是對天時地利的形象描繪。「行舟夜宿金陵渚,試聽沙邊有雁聲」,《漢書·蘇武傳》有雁足傳書之說,後世詩人常以鴻雁象徵書信。李頎以擬人化的手法,將鴻雁寫得富有情趣。那守候在行舟邊的鴻雁,不時地鳴叫,似乎在催促友人快些寫信,以便早日一解詩人的牽掛和思念。尤為傳神的是「試聽」 
  兩字。似乎詩人先聽到了沙洲上的雁鳴,繼而勸友人也來傾聽。難怪沈德潛稱讚說:「不須著力,自足神韻。」以新穎而奇異的構思把難以名狀的離情別緒化為生動的形象,是李頎送別詩的特點和強項。 
  《送劉昱》雖然是一首古體詩,但在古拗中時有律句,在散漫中夾帶對偶,豐富多姿。如第一段頭兩句都是拗句,而第三句用律句;第二段四句七言詩,除第一句是連下五個平聲字的拗句外,其餘三句都是格律嚴整的律句,與七律仄起式的第二、三、四句平仄格律全同,在聲律上兼有鏗鏘頓挫的音樂感、柔和婉諧的美感。再如「鸕茲山頭微雨晴,揚州郭裡暮潮生」兩句,在前後一片散漫之中,突然插入工整的對偶句,正所謂「於局勢散漫中求整飭」(《說詩晬語》),錯落有致,別具一格。在聲韻與情境的配合方面,第一段用節拍急促的五言詩,配以短促的入聲韻,抒寫臨別時激烈的情懷;第二段,情境由激烈轉為舒展,聲韻也隨之轉換,變五言為七言,化急節為慢聲,配上悠揚的平聲韻,更顯情深意切。    
  望秦川 
  李頎 
  秦川朝望迥, 
  日出正東峰。 
  遠近山河淨, 
  逶迤城闕重。 
  秋聲萬戶竹, 
  寒色五陵松。 
  客有歸歟歎, 
  淒其霜露濃。 
  李頎詩鑒賞 
  這首詩,是李頎晚年辭官歸隱故鄉之前寫的。詩由「望」字入手,描述了長安附近,渭河平原一帶,秋風蕭瑟、淒涼寥落的景象。 
  「秦川朝望迥,日出正東峰」,清晨,遙望遼闊的秦川大地,太陽剛剛從東面蒼涼的峰巒間隙中顯露出來,照得長安、渭水一片蒼翠。一個「迥」字,將渭河平原的遼遠開闊,準確地表現了出來。紅日東昇,本是極其絢麗多彩的景色,但是由於詩人的心境不佳,這美景也隨著蕭瑟的秋風顯得肅穆蒼涼。 
  太陽升起來了,將大地照得十分清潔、明淨,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遠處山蔥草翠,近處渭水泛波。那蜿蜒起伏、逶迤連綿的城闕不是帝都長安麼!這「遠近山河淨,逶迤城闕重」句中的「淨」 
  字和「重」字,將長安城周圍的莊重肅穆,秋色的蒼勁淒清,傳神地點染出來。 
  接著,詩人進一步渲染秋的悲涼氣氛,「秋聲萬戶竹,寒色五陵松。」「五陵」, 指長安城北、東北、西北漢代五個皇帝的陵墓:長陵(高祖劉邦)、安陵(惠帝劉盈)、陽陵(景帝劉啟)、茂陵(武帝劉徹)、平陵(照帝劉弗)。漢代豪門貴族曾聚居於此。這兩句是說,帝都附近,家家有竹,秋風襲來,竹搖葉動,蕭蕭颯颯,五陵松柏,蓊鬱蒼翠,微風吹動,松濤聲響,更給長安增添了幾分寒意。 
  前面的詩句在著意渲染氣氛,結尾兩句則是要說明寫本詩的原意。詩人「望秦川」是因為「客有歸歟歎,淒其霜露濃」。詩人才華出眾,為時人所推重,四十五歲中進士後,只任過新鄉縣尉那樣的小官,而且長期不得陞遷,而現在就要返鄉,詩人鬱鬱不得志而有「歸歟」之歎。「客」是作者自指,因為當時在外作官是作客他鄉,辭官回鄉叫「歸」。「淒其」就是淒然,心情悲涼的樣子。「霜露濃」是比喻官場上不得志,就像是遭受風霜雨露那樣,萎靡不振失去生機。尾聯是全詩的主旨,表明了作者辭官歸隱的決心。 
  這首抒情詩,對秋景的描述極為生動細緻的,它不但用悲涼的氣氛烘托了詩人的心境,而且將秦川大地的秋色呈獻在讀者面前,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情景交融的詩篇。    
  聽安萬善吹觱篥歌 
  李頎 
  南山截竹為觱篥, 
  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 
  涼州胡人為我吹。 
  旁鄰聞者多歎息, 
  遠客思鄉皆淚垂。 
  世人解聽不解賞, 
  長飆風中自來往。 
  枯桑老柏寒颼, 
  九雛鳴鳳亂啾啾。 
  龍吟虎嘯一時發, 
  萬籟百泉相與秋。 
  忽然更作《漁陽摻》, 
  黃雲蕭條白日暗。 
  變調如聞《楊柳》春, 
  上林繁花照眼新。 
  歲夜高堂列明燭, 
  美酒一杯聲一曲。 
  李頎詩鑒賞 
  李頎最著名的詩有三類,一是送別詩,二是邊塞詩,三是寫音樂的。李頎涉及音樂的詩有三首。一首寫琴(《琴歌》),一首寫胡笳(《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一首寫觱篥,三首詩很容易雷同,李頎卻作得各有千秋,各得其妙。 
  「南山截竹為觱篥」,「此樂本自龜茲出」先說明樂器的材料與來源。選用入聲韻,以板鼓開場,接下來轉入低微的四支韻,寫觱篥的流傳?吹奏者及其音樂效果,「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從聽者的反應說明(指安萬善)為我吹,旁鄰聞者多歎息,遠客思鄉皆淚垂」,從聽者的反映說明樂曲美妙動聽,有很強的感染力量,下文忽然提高音節,用高而沉的上聲韻一轉,說人們會聽而不能欣賞樂聲的美妙,以致於安萬善所奏觱篥知者寥寥,獨來獨往於暴風之中。「長飆風中自來往」這一句中的「自」字,著力尤重。行文至此,忽然轉入流利的十一尤韻描摹觱篥奏出的各種聲音了。觱篥之聲,猶如寒風吹樹,颼飀作聲;且有的像風吹枯桑,有的象吹動老柏,有的如鳳生九子,各發雛音,有的如龍吟,有的象虎嘯,有的還如百道飛泉和秋天的各種聲響交織在一起。四句正面細緻描摹變化多端的觱篥之聲。接下來又以生動形象的比擬來寫變調。先變沉著,後變熱鬧。沉著的以《漁陽摻》鼓來相比,恍如黃雲遮天四目蕭條,用的是往下嚥的聲音,熱鬧的以《楊柳枝》曲來相比,彷彿春日皇家的上林苑中,繁花似錦,用的是生氣盎然的十一真韻。 
  接著,詩人忽然從聲音的陶醉之中,回到了現實世界。 
  「歲夜」二字點出此時正是除夕,而且不是做夢,清清楚楚是在明燭高堂,「美酒一杯聲一曲」,寫詩人對音樂的喜愛,與上文伏筆「世人解聽不解賞」一句呼應,顯出詩人與「世人」的不同,於是安萬善就不必有長飆風中獨自來往的感慨了。末了這兩句又選用了短促的入聲韻,仍以板鼓收場,前後相應,見出詩人的著意安排。「美酒一杯聲一曲」,也有借酒澆愁之意,詩人只用十四個字在最後略略一提,隨即放下,其用意微隱,用筆含蓄。 
  後來李商隱曾有「一杯歌一曲,不覺夕陽遲」之句,北宋晏殊《浣溪沙》詞中也有「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之句,取材與用字,都和李頎這兩句相同。但同一惘惘不堪之情,李頎以高華的字面,挺健的句法暗表,李商隱則以舒徐的態度,感慨的口氣微吟,晏殊則以委婉的情致,搖曳的風調細說。風格不同,卻有一脈相通之處,可見李頎沾澤之遠。    
  古意 
  李頎 
  男兒事長征, 
  少小幽燕客。 
  賭勝馬蹄下, 
  由來輕七尺。 
  殺人莫敢前, 
  鬚如蝟毛磔。 
  黃雲隴底白雲飛, 
  未得報恩不得歸。 
  遼東小婦年十五, 
  慣彈琵琶能歌舞。 
  今為羌笛出塞聲, 
  使我三軍淚如雨。 
  李頎詩鑒賞 
  這首詩是一首擬古詩。開始六句,用五律將一個在邊疆從軍的男兒描寫得神形兼具,栩栩如生,浮現在讀者眼前。第一句「男兒」兩字先給讀者一個大丈夫的印象。第二句「少小幽燕客」,交代從事長征的男兒是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幽燕之地的人,為下面描寫他的剛勇獷悍作鋪墊。這兩句統領以下四句。他在馬蹄之下與夥伴們打賭,向來就不把七尺之軀看得太重,因此一上戰場就奮勇殺敵,以致敵人不敢向前。 
  「賭勝馬蹄下,由來輕七尺,殺人莫敢前」,這三句把男兒的氣概表現得淋漓盡致。接下來抓住胡鬚這一細部特徵來描繪主人公的儀表。「鬚如蝟毛磔」五字,說明鬚又短、又多、又硬。表現出他英猛剛烈的氣概和殺敵時鬚髯怒張的神態,簡潔、鮮明而有力地刻畫出了這一從軍塞上的男兒的形象。這裡詩人採用簡短的五言句和短促紮實的入聲韻,加強了詩歌的藝術效果。 
  接下去,「黃雲隴底白雲飛」,這是詩的主人公身處的情景。 
  遼闊的原野,昏黃的雲天,將主人公更襯托得勇戰豪放。「未得報恩不得歸」七個字一方面表現好男兒志在報國,因為還沒有報答國恩,所以也就堅決不回故鄉。另一方面,也說明遠征邊塞的男兒其實也有思鄉的柔情。這兩個「得」字,都發自男兒內心,連用在一句之中,更顯出他斬釘截鐵的決心,同時又與上句的連用兩個「雲」字相互映帶。前六句節奏短促,寫這兩句時,景中含有情韻,因此詩人在這裡改用了七言句,又換了平聲韻中調門低、尾聲飄的五微韻。 
  但由於第八句中意旨還是堅決的,所以插用兩個入聲的「得」字,使悠揚之中,還有堅定果斷的勁道。 
  接下去,出乎意外地出現了一個年僅十五的「遼東小婦」,人們從她的妙齡和「慣彈琵琶能歌舞」,可以聯想其風韻。隨著「遼東小婦」的出場,又給人們帶來了動人的「羌笛出塞聲」。前十句,有人物,有佈景,有色彩,而沒有聲音:「今為羌笛出塞聲」這一句,「羌笛」是邊疆上的樂器,「出塞」又是邊疆上的樂調,遼東的少婦用邊塞樂器吹出邊塞之樂,這笛聲是那樣的哀怨、悲涼,勾起徵人思鄉的無限情思,以致「使我三軍淚如雨」了。這裡詩人原本要寫這一個少年男兒的落淚,但詩人不從正面寫這個男兒的落淚,而寫三軍將士落淚,非但落,而且淚如雨下。在這樣人人都受感動的情況之下,這一男兒自不在例外,這就不用明點了。這種烘雲托月的手法,含蓄而精煉。 
  此外這四句採用了上聲的七麑韻,「五」、「舞」、「雨」三個字,收音都是向下嚥的,因而收到了情韻並茂的藝術效果。 
  全詩十二句,奔騰頓挫而又飄逸含蓄。首起六句,一氣貫注,到「鬚如蝟毛磔」一句頓住,「黃雲隴底白雲飛」一句忽然飄宕開去,「未得報恩不得歸」一句,又是一個頓挫。接著,忽現遼東小婦,「今為羌笛出塞聲」一句用「今」字點醒,「羌笛」、「出塞」又與上文的「幽燕」、「遼東」呼應。最後用「使我三軍淚如雨」 
  將首句的少年男兒包涵在內,全詩血脈豁然貫通。    
  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 
  李頎 
  蔡女昔造胡笳聲, 
  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沾邊草, 
  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 
  大荒沉沉飛雪白。 
  先拂商弦後角羽, 
  四郊秋葉驚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 
  深山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 
  將往復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 
  萬里浮雲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群夜, 
  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為淨其波, 
  鳥亦罷其鳴。 
  烏孫部落家鄉遠, 
  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 
  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 
  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連東掖垣, 
  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 
  日夕望君抱琴至。 
  李頎詩鑒賞 
  董大即董庭蘭,是當時著名的琴師。所謂「胡笳聲」,也就是《胡笳弄》,是按胡笳聲調翻為琴曲的。 
  因此董大是彈琴而非吹奏胡笳。此詩,約作於天寶六、七載(747—748)間。 
  這首七言古體長詩,通過董大彈奏《胡笳弄》這一歷史名曲,讚美他高超過人的演奏技藝,同時以此寄房給事(房琯),為他得遇知音而高興。 
  詩開篇不提「董大」而說「蔡女」。蔡女指東漢末年的蔡琰(文姬),文姬歸漢時,翻笳調入琴曲,作《胡笳十八拍》(拍,等於段)。三、四兩句,是說文姬彈奏該曲時,胡人、漢使悲切斷腸的場面,反襯琴曲的感人魅力。五、六兩句補敘文姬操琴時荒涼淒寂的環境,使人越發感到樂聲的哀婉動人。以上六句為第一段,詩人對「胡笳聲」的來由和藝術效果作了十分細緻而概括的描述,將讀者引入了一個幽邃的藝術境界。如此深摯有情的《胡笳弄》,作為一代名師的董庭蘭又彈得如何呢?由此,詩人順勢而下,轉入正面敘述。 
  「先拂商弦後角羽」,至「野鹿呦呦走堂下」為第二段。「先拂」句是寫董大彈琴開始時的動作。古琴七弦,配宮、商、角、徵、羽及變宮、變徵為七音。董大輕輕地拂拭琴弦,由商弦到角弦,是指曲調開始時遲緩而低沉。琴聲一起,「四郊秋葉」被驚得紛紛落下。一個「驚」字,出神入化,詩人不由得讚歎起「董夫子」來,稱他的演奏簡直像是「通神明」,不僅僅驚動了人間,連深山妖精也悄悄地來偷聽了! 
  「言遲」兩句概括董大的技藝。「言遲更速」、「將往復旋」,說明董大指法是如此嫻熟,得心應手,那悠揚頓挫的琴音,洋溢著激情,彷彿從演奏者的胸中流淌出來。 
  董大的指法使人眼花撩亂,琴聲又如何呢?詩人不從正面著手,卻以種種形象的描繪,來烘托那淒惻動聽的聲音。琴聲忽縱忽收時,就像空廓的山間,群鳥時散而時聚。曲調低沉時,就像薄雲遮天;明朗時,又像雲開日出。嘶啞的琴聲,彷彿是失群的雛雁,在暗夜裡發出悲切的哀鳴,詩到此忽然宕開一筆,聯想起當年文姬與胡兒訣別時的情景,呼應了第一段蔡女琴聲,而且以雛雁喻胡兒,更使人感覺到琴聲的悲切。 
  接著二句,借自然界景物來反襯琴聲的巨大感染力。 
  琴聲迴盪,河水為之滯流,百鳥為之罷鳴,世間萬物都為琴聲所感動了,這不是「通神明」了嗎?詩人接著指出,董大的彈琴不僅僅是動聽,他還能完美地傳遞出琴曲的神韻。細細聽來,那幽咽的聲音,充滿著漢朝烏孫公主遠托異國、唐朝文成公主遠度沙塵到邏娑(拉薩的另一音譯)那樣的異鄉幽怨之情。這與蔡女造《胡笳弄》的心情是十分相合的。 
  直到「幽音」以下四句,詩人才從正面描寫琴聲。 
  「幽音」是深沉的,但一經變調,就忽然「飄灑」起來,時而像「長風吹林」,忽而像雨打屋瓦,忽而像掠過樹梢的泉水汩汩而下,忽而像野鹿跑到堂下發出呦呦的鳴聲。輕快悠揚,變幻無窮,令人如醉如癡! 
  這一段,詩人從不同的角度再現董大彈奏《胡笳弄》的情景。董大爐火純青的技藝,蔡、女「十八拍」 
  豐富的琴韻得以充分的體現。最後四句,是「兼寄房給事」的。唐朝帝都長安,皇宮面南坐北,禁中左右兩掖分別為門下、中書兩省。「鳳凰池」指的是中書省,青瑣門是門下省的闕門。給事中是門下省的要職。 
  詩沒有提人而人在其中,而且暗示其官位令人羨慕。 
  最後,詩以贊語作結。這裡也暗示董庭蘭得遇知音,可幸可羨。而李頎對董彈《胡笳弄》的欣賞,自然也非知音所莫能為。 
  這首詩涉及三個人物—— 董庭蘭、蔡琰和房琯。 
  寫董庭蘭的技藝,要通過他演奏《胡笳弄》來寫。要寫《胡笳弄》,自然要提蔡琰,寫她的創作,又寫她的身世、經歷和她所處的特殊環境。全詩的特色就在於巧妙地將演技、琴聲、歷史背景以及琴聲所再現的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筆姿縱橫飄逸,忽天上,忽地下,忽歷史,忽目前。三條線索周全細緻又渾然天成。

<上一頁 <<李頎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