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張旭詩鑒賞

TXT 全文
張旭詩鑒賞 
  生平簡介 
  張旭(生卒年不詳):字伯高,吳郡(治所在今江蘇蘇州)人,曾任常熟尉、金吾長史,世稱張長史。他是盛唐著名的大書法家,精通書法,草書最為著稱。他的草書,與李白的詩、裴旻的劍舞,當時被稱為「三絕」。相傳他最嗜酒,往往大醉後呼喊狂走然後落筆,或以頭濡墨而書,世呼為「張顛」。他的詩,今存六首,都是寫自然景色的絕句,構思新穎,意境幽深,獨具一格。 
  桃花溪 
  張旭 
  隱隱飛橋隔野煙, 
  石磯西畔問漁船。 
  桃花盡日隨流水, 
  洞在清溪何處邊? 
  張旭詩鑒賞 
  這首詩通過描寫桃花溪幽美的景色和作者對漁人的詢問,抒寫一種嚮往世外桃源,追求美好生活的心情。 
  首句先寫遠景。遠望,長橋被野煙所隔。「隱隱」二字,寫繚繞的山嵐雲煙之中,長橋忽隱忽現、似有若無。正因為雲煙瀰漫,靜止的橋彷彿活動起來。 
  作者用一個「飛」字表現這種感覺,寫出了這座橫跨山溪之上的長橋恍若飛騰之狀。這句詩僅以「橋」和「煙」相互映襯,就創造了一個具有朦朧美和神秘感的藝術境界,一下筆即引人入勝。 
  次句由遠而近,描寫近景:溪水中露出的岩石和在溪上輕搖的漁船。「問漁船」三個字,若實若虛,似乎是問眼前的漁人,又好像是遙問古代的武陵漁人。 
  或者說,是沉醉在這幅美景中的詩人,在恍惚間把眼前漁人當作了當年曾經進入桃花源的武陵漁人了。這三個字,逼真地表現出作者心馳神往的情態。 
  三、四句,是問訊漁人的話:但見一片片桃花瓣隨著清澈的溪水不斷漂出,卻不知那理想的世外桃源洞在清溪的什麼地方呢?這裡,桃源洞的美妙景色,是從問話中虛寫的,詩人急切嚮往而又感到渺茫難求的心情,也是從問話中委婉含蓄地透露出來的。 
  七言絕句篇幅短小,要做到情韻悠長,意境深邃,除了講究煉字琢句外,更要求構思的巧妙。張旭作為盛唐的一位七絕名家,是很善於構思的。這首詩從遠到近,正面寫來,然後用問訊的方式運實入虛,構思佈局相當新穎巧妙。作者的筆觸又輕快灑脫,對景物不作繁瑣的描寫,不敷設明艷鮮麗的色彩,對《桃花源記》的意境也運用得空靈自然、蘊藉不覺,從而創造了一個饒有畫意、充滿情趣的幽深境界。前人評論這首詩「四句抵得上一篇《桃花源記》」,不無過譽,卻也頗有道理。讀這首詩,如與王維的《桃源行》對照比較,可以領悟同一個題材,以不同的體裁和不同的藝術方法去表現,是能各臻其妙的。    
  山行留客 
  張旭 
  山光物態弄春輝, 
  莫為輕陰便擬歸。 
  縱使晴明無雨色, 
  入雲深處亦沾衣。 
  張旭詩鑒賞 
  這首詩緊扣詩題中的「留」字,借留客於春山之中,描繪了一幅意境清幽的山水畫。 
  首句「山光物態弄春輝」,寫出了留客的前提條件—— 山中萬物都在春天的陽光下爭奇鬥艷,呈現著一派醉人的美景。一個「弄」字出神入化,給山中景物賦予了人的性格,描繪了萬物朝氣蓬勃的盎然生機。 
  次句「莫為輕陰便擬歸」,是詩人對客人的勸留之辭,恰值遊興正濃之際,天空中忽然浮過一片「輕陰」,大有大雨將至之勢,這是令客人遊興頓減的惟一客觀原因,暗示了客人主觀上並非不戀山景的心靈信息。 
  最後兩句「縱使晴明無雨色,入雲深處亦沾衣」,採取以退為進、欲擒故縱的筆法,進一步勸慰客人既來之,則安之,不要錯過美好春光,涉涉前行。因為客人怕「輕陰」致雨、淋濕衣服,詩人就婉曲地假設了一個晴天游春的問題—— 在晴天中,因為春季雨水充足,雲深霧鎖的山中也會水汽濛濛,行走在草木掩映的山徑上,衣服和鞋子同樣會被露水和霧汽打濕的。 
  這也就是說,雨天遊山,要「沾衣」;晴天遊山,也要「沾衣」,「沾衣」是春日遊山無法避免的問題,從某一角度說,這又是春日遊山的一大樂趣,那麼,又何必為一片「輕陰」而躑躅不前呢? 
  這首詩的意境異常清幽,主要表現在雋永的哲理啟迪上。它告訴人們:事物是複雜的,不應片面地看問題,對待困難也是如此。在人們前進的道路上,要正視困難,勇往直前,「莫為輕陰便擬歸」;在克服困難中迎來的美景,才更加賞心悅目,其樂無窮。正由於詩中含義豐富而深刻,所以,這首詩與同類登山春遊詩相比就更別具一番悠然不盡的韻味。

<上一頁 <<張旭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