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戎昱詩鑒賞

TXT 全文
戎昱詩鑒賞 
  生平簡介 
  荊南(治今湖北江陵)人。少試進士不第,漫遊荊南、湘、黔間,又曾客居隴西、劍南。大歷初衛伯玉鎮荊南,闢為從事。建中時謫為辰州刺史。後任虔州刺史。詩多吟詠客中山水景色和憂念時事之作。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輯有《戎昱詩集》。 
  詠史 
  戎昱 
  漢家青史上, 
  計拙是和親。 
  社稷依明主, 
  安危托婦人。 
  豈能將玉貌, 
  便擬靜胡塵。 
  地下千年骨, 
  誰為輔佐臣。 
  戎昱詩鑒賞 
  中唐詩人戎昱這首《詠史》,題又作《和蕃》,最早見於晚唐范攄的筆記小說《雲溪友議》「和戎諷」 
  條。據說,唐憲宗召集大臣廷議邊塞政策,大臣們多主和親。於是唐憲宗背誦了戎昱這首《詠史》,並說: 
  「此人若在,便與朗州刺史。」還笑著說:「魏絳(春秋時晉國大夫,力主和戎)之功,何甚懦也!」大臣們領會其意,就不再提和親了。 
  這是一首借古諷今的政治諷刺詩。唐代自安史亂後,朝政混亂,國力削弱,藩鎮割據,邊患十分嚴重,而朝廷一味求和,使邊境各族人民倍受禍害。因此詩人對朝廷執行屈辱的和親政策,以為國恥,痛心疾首。 
  這首諷喻詩,寫得激憤痛切,直截了當,一針見血。 
  在中唐,詠漢諷唐這類以古諷今手法已很習見,點明「漢家」,實際直斥唐朝。因此首聯是開門見山,直斥和親乃是有唐歷史上最為拙劣的政策。次聯便單刀直入,明確指出國家的治理應靠英明的皇帝,而執行和親政策,實際上是將國家的安危托付給婦女。三聯更鞭辟入裡,透徹揭露和親的實質就是妄圖以女色乞取國家的安全。詩人憤激地以一個「豈」字,將和親的荒謬和可恥,暴露無遺。是誰制訂執行這種政策? 
  這種人難道算得輔佐皇帝的忠臣嗎?末聯就以這樣斬釘截鐵的嚴峻責問結束。詩人以歷史的名義提出責問,使詩意更為嚴峻深廣,更加發人思索。此詩無情揭露和親政策,憤激指責朝廷執政,而主旨卻在諷諭皇帝作出英明決策和任用賢臣。因此雖然尖銳辛辣,仍不免稍用曲筆,以回護統治者。 
  詩人極力反對的是以屈辱的和親條件以圖苟安於一時。由於「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婦人」一聯,擊中了時政的要害,遂成為時人傳誦的名句。    
  桂州臘夜 
  戎昱 
  坐到三更盡, 
  歸仍萬里賒。 
  雪聲偏傍竹, 
  寒夢不離家。 
  曉角分殘漏, 
  孤燈落碎花。 
  二年隨驃騎, 
  辛苦向天涯。 
  戎昱詩鑒賞 
  戎昱在廣德至大歷年間,先後在荊南衛伯玉、湖南崔瓘幕下任職,大歷後期宦游到桂州(州治今廣西桂林),任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的幕賓。此詩是他到了桂州第二年的歲暮寫的,抒發臘夜懷鄉思歸之情。 
  開頭兩句敘寫除夕守歲,直坐到三更已盡。這是在離鄉萬里,思歸無計的處境中獨坐到半夜的。一個「盡」字,一個「賒」字,襯托出了鄉思的綿長,故鄉的遙遠。一個「仍」字,表現出不得已而滯留他鄉的淒涼心境。 
  三四兩句寫三更以後詩人淒然入睡,然而睡不安穩,進入了一種時夢時醒的朦朧境地。前句說醒,後句說睡。「雪聲偏傍竹」,是描寫雪飄落在竹林上,藉著風傳進一陣陣颯颯的聲響,在不能成眠的人聽來,就感到特別孤寂淒清。由此將南方寒夜的環境氣氛渲染得淋漓盡致。那個「偏」字,更細緻地刻畫出愁人對這種聲響所特有的心靈感受,似有怨惱而又無可奈何。「寒夢不離家」,在斷斷續續的夢中,總是夢到家裡的情景。在「夢」之前加一「寒」字,不僅說明是寒夜做的夢,而且表現出了詩人心理上的「寒」,就使「夢」帶上了淒涼的感情色彩。 
  五六句敘述時斷時續的夢醒以後再無法入睡時的情形。「曉角分殘漏」,寫所聞。古代用滴漏計時,夜間憑漏刻傳更,殘漏指夜將盡時的更鼓聲。天亮後號角一響,更鼓聲歇,表明長夜過去,清晨來臨。「分」,是從聽覺上的不同,反映時間上的劃分,說明了詩人夢斷以後直到聽見角聲以前,一直眼睜睜地躺在床上耳聞更聲,其淒苦之情可知。「孤燈落碎花」寫所見,青燈照壁,詩人長時間地望著那盞孤零零的昏暗油燈掉落著斷碎的燈花。「孤」字既實寫詩人環境的冷清,又傳達出了他主觀感受上的寂寞。此聯通過一聞一見,將詩人的鄉思表現得含而不露,意在言外。 
  「二年隨驃騎,辛苦向天涯。」最後一聯與首聯相呼應,指明離家萬里,歲暮不歸的原因,收結全詩。 
  驃騎,是驃騎將軍的簡稱,漢代名將霍去病曾官至驃騎將軍,此處借指戎昱的主帥桂管防禦觀察使李昌□。 
  這首詩敘寫了除夕之夜由坐至睡、由睡至夢、由夢至醒的過程,對詩中所表現的鄉愁並沒有直接敘寫,但其意自見。特別是中間兩聯,渲染環境氣氛,以襯托詩人的心境,藝術效果很強。那雪落竹林的淒清音響,回歸故里的斷續寒夢,清曉號角的悲涼聲音,以及昏黃孤燈的殘燭餘燼,都暗示出主人公長夜難眠、悲涼落寞、為思鄉情懷所困的情景,表現了此詩含蓄雋永、深情綿邈的藝術風格。    
  塞下曲 
  戎昱 
  北風凋白草, 
  胡馬日駸駸。 
  夜後戍樓月, 
  秋來邊將心。 
  鐵衣霜露重, 
  戰馬歲年深。 
  自有盧龍塞, 
  煙塵飛至今。 
  戎昱詩鑒賞 
  這首詩是戎昱的組詩《塞下曲》中的第六首,即最後一首。其它五首都是五言六句的古詩,這一首是五言律詩。此題一作《塞上曲》,唐新樂府辭,屬《橫吹曲》。 
  在唐代,邊塞詩作很多,或寫氣候的酷寒,或勾勒山勢的險峻,或渲染戰鬥的激烈等等,以顯征戰之苦。而此詩著重在描寫人物,通過刻畫一位戍邊老將的形象,表現了經久不息的殘酷戰爭給邊塞將士帶來的苦難,寄寓了渴望和平的美好願望。 
  首聯「北風凋白草,胡馬日駸駸」,點染了邊塞緊張的戰場氣氛,據《漢書·西域傳》王先謙補注謂白草「春興新苗與諸草無異,冬枯而不萎,性至堅韌」。 
  白草為北風所凋,其風之大,其氣之寒,可以想見。 
  另外《詩經·邶風·北風》有「北風其涼,雨雪其雱」,朱熹在《詩集傳》中認為北風是象徵國家的危亂,所以此處也指邊境形勢十分險惡,下句緊接著寫外族軍隊正在加緊寇邊,步步向要塞逼近,軍情非常緊急。 
  駸駸,馬走得很快的樣子。這兩句,把邊塞的環境,沙場的氣氛形象生動,顯得筆勢凌健。雖然邊將這個形象還沒有出場,卻做足了烘襯和鋪墊之功。 
  中間四句,著力刻畫邊將的形象,表現其久戍不歸的痛苦心理:「夜後戍樓月,秋來邊將心。鐵衣霜露重,戰馬歲年深。」在秋天的夜晚,清冷的月光照著城樓上的戍邊老將,他凝望著秋空中的明月,不禁想到萬里之外的家人,心中湧起一陣淒楚之情。漸漸地,他的鐵衣上凝結了一層厚厚的霜花,他相依為伴的戰馬不時發出嘶鳴,似乎也在感歎戍邊的歲久年深。 
  秋月本為尋常之物,但與戍樓聯繫起來,就暗示出了邊將的思家之念。鐵衣是邊將隨時披戴之物,覆以重重的霜花,足見邊地之苦寒,邊將的心情也可想而知。 
  戰馬,更是邊將不可須臾分的夥伴,連牲口也苦於久戍邊地,更不必說人了。四句詩中,作者選取了與人物緊密相關的景物、事物,使之不著痕跡地高度融合,組成形象的畫面,而人物的心情,也從畫面中自然流出,收到了感動人心的效果。 
  這四句詩在句法上也很有特色。前兩句詩是兩個名詞性詞組,中心詞是「月」和「心」,而讀者卻可以從與「心」字相對的「月」中去體味、領悟豐富的含義,使得詩句極為簡練、含蓄。後兩句又變換句法,改為主謂結構,重點突出了「鐵衣」和「戰馬」,實際上突出了對邊將形象的塑造。這種句式上的變化,既強調了重點,突出了形象,又帶來了節奏上的輕重變化,讀來更富節奏感,表現了作者嫻熟精湛的技巧。 
  最後兩句,「自有盧龍塞,煙塵飛至今」,是詩人從邊將的形象中自然引發出來的深深的感歎,表達了對從古至今延綿不斷的戰爭的厭惡。「盧龍塞」,古地名,三國魏稱盧龍郡,在今河北遷安縣西。此地形勢險要,為兵家必爭之地。唐置盧龍節度使,以抵禦突厥、契丹、回紇的入侵,戰火始終未斷。作者從月夜戍樓中的老將,聯想到了久遠的歷史,想到殘酷的戰爭至今不息,給人們帶來了無窮無盡的苦難。本詩針對當時唐帝國對邊防的無能,久久不能平息邊患,因而使得將老兵疲,給將士帶來了痛苦,具有諷喻作用。 
  如果說,第一聯只是展示老將出場的背景,為人物形象的出現作鋪墊,那麼尾聯就是在人物形象躍然紙上之後,作者對其內心所作的更深層次的解剖和引申,使思想在形象的基礎上得到了自然的昇華,從而揭示出更為深遠的意義。首尾兩聯互相照應,互相補充,互相生發,又使得中間兩聯所描寫的老將的形象更為生動,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這首詩不僅句法富有變化,而且用字也特別凝煉、準確、形象。動詞「凋」字,用以表示北風對白草的強大威力,「飛」字用來說明煙塵的接連不斷和瀰漫無際,都極為有力、準確。形容詞「重」字、「深」 
  字,更具有雙重含義,不僅寫出霜重、年深的情況,而且進一步表示出邊將內心的深重痛苦,十分形象而又含蓄。前人評價戎昱的詩「濫觴晚唐」,就是指其遣詞造句嚴整工穩而言,但詩人的「匠心」表現在詩中卻堪稱羚羊掛角不著痕跡。    
  塞上曲 
  戎昱 
  胡風略地燒連山, 
  碎葉孤城未下關。 
  山頭烽子聲聲叫, 
  知是將軍夜獵還。 
  戎昱詩鑒賞 
  首句寫塞外大風掠地而過,將燒山的獵火吹得火勢熊熊,從這座山頭連到那座山頭。一方面顯示了打獵場面的壯闊,另一方面也揭露邊將沉湎於狩獵的情況。 
  次句接著寫由於打獵之故,碎葉城城門大開,防守疏漏。碎葉城在今中亞細亞伊塞克湖西北,蘇聯吉爾吉斯共和國托克馬克附近,唐時屬安西大都護府。 
  「孤城」二字暗示碎葉城處在邊防最前沿,孤立無援,形勢嚴峻,對於能否扼守住邊關,防止外敵之侵入,舉足輕重,邊將卻驕奢輕敵,城門洞開地出獵而去,其危殆之勢無異於引一發而垂千鈞。詩人的焦慮和憤慨之情,溢於言表。 
  三、四兩句寫在守衛烽火台的戍卒的陣陣歡呼聲中,將軍獵歸,大獲獵物。「烽子」,據《資治通鑒》胡三省注,「唐凡烽候之所,有烽帥、烽副;烽子,蓋守烽之卒,候望緊急而舉烽者也。」如今「烽子」不去守望敵情、舉燃烽火,而去守候獵物、舉燃獵火;不去呼報敵情緊急,而去歡呼獵罷歸來,譏諷之意顯此詩寫邊將夜獵的場面,雖然背景壯闊,顯得有聲有色,但並不是為了歌頌,而是寄寓詩人對邊防鬆弛的憂慮和對邊將玩忽職守的警告。    
  霽雪 
  戎昱 
  風捲寒雲暮雪晴, 
  江煙洗盡柳條輕。 
  簷前數片無人掃, 
  又得書窗一夜明。 
  戎昱詩鑒賞 
  此詩又題《韓舍人書窗殘雪》。 
  全詩緊扣「殘雪」。首句點出殘雪產生的背景。 
  「風捲寒雲」既是雪後天晴的徵兆,又是次句「江煙洗盡柳條輕」的基礎。大風捲走寒雲,也將江面上的雲煙霧氣一掃而空,又吹落了柳枝上的積雪,使柳枝輕擺。雪晴在天「暮」之時,為結句「一夜明」作了極好的鋪墊。 
  次句意境清朗,容量很大。雪後天晴,煙雲蕩盡,江天高朗明淨,江邊柳條輕盈,隨風婀娜擺動。「洗」字,「輕」字,用得極為準確。原來江面上霰雪紛紛,白霧蒸騰;現在一下廓清,纖塵不染,彷彿洗過的一般。原來柳枝低垂,沒精打彩,不勝積雪之重壓;如今一旦卸下重負,感到特別輕鬆,顯得特別輕盈。如此一來,雪的世界當然已不復存在,只留下一些殘餘的蹤跡了。這麼紛繁的意象,僅用了七個字,真是精煉至極。 
  三句轉筆蓄勢。目光由遠處轉向近處,範圍從整個江郊轉向韓舍人的簷前,景象從壯闊轉向細微。「數片」說明雪之殘存不多,故只得「一夜明」;「無人掃」突出環境之幽雅清靜,故能映雪夜讀。如此蓄足筆勢,結句的出現便如順水之舟了。 
  結句「又得書窗一夜明」仍緊扣住「殘雪」寫想像中之虛景。說明雪還沒有融盡,簷前還保留一點潔白的殘雪,想像著它的反光映照在書窗上,顯得環境格外清幽,可以像晉代孫康那樣映雪夜讀。但可惜只得一夜享受,明天殘雪一化,雪的蹤跡全無,就不能再有這種享受了。表達對殘雪充滿無限喜悅留戀的心情。據《尚友錄》載:「晉孫康,京兆人。性敏好學,家貧無油,於冬月嘗映雪讀書。」此句暗用其事,還兼有讚美韓舍人刻苦好讀之意。如此用典,鹹淡自知,卻了無痕跡,真是進入了化境!

<上一頁 <<戎昱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