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儲光羲詩鑒賞

TXT 全文
儲光羲詩鑒賞 
  生平簡介 
  儲光羲(707-約760),唐著名詩人。兗州(今屬山東)人。開元十四年(726)登進士第,授汜水尉後為安宜縣尉尉。天寶十年(751)轉下邽尉,後升任太祝,官至監察御史。安祿山陷長安時,受偽職。 
  安史之亂後,被貶謫,死於嶺南。為盛唐著名田園山水詩人之一。 
  其詩多為五古,擅長以質樸淡雅的筆調,描寫恬靜淳樸的農村生活和田園風光。 
  釣魚灣 
  儲光羲 
  垂釣綠灣春, 
  春深杏花亂。 
  潭清疑水淺, 
  荷動知魚散。 
  日暮待情人, 
  維舟綠楊岸。 
  儲光羲詩鑒賞 
  這首詩是儲光羲《雜詠五首》的第四詩。詩人以清新流麗的語言,描繪釣魚灣春意盎然的風光。 
  首句,表明詩中的人物是一位垂釣者,在這大好的春光裡,他悠閒自得地在河灣裡釣魚。一個「綠」字,描繪出釣魚灣草木蔥蘢、翠色慾流的迷人春色。 
  次句,描繪杏花紛紛飄落。雪白、粉紅的杏花,與青綠的草木相映照,色彩鮮艷多姿。一個「亂」字,表現出杏花的繁盛、紛亂,渲染春意的深濃,真是著一字而境界全出。「潭清疑水淺,荷動知魚散」二句,由寫岸上風光轉到寫水上景物。這兩句細膩地表現了自然景物之間微妙的關係,詩意曲折而豐富。因為河道彎曲而形成了一個深潭,潭水非常清澈,使垂釣者以為潭水很淺。淺水裡是不會有魚的。但垂釣者驀然看到水面上荷葉在搖晃,才恍然這清潭裡有魚兒在游動,只不過密密的荷葉覆蓋著水面,看不見魚兒罷了。 
  既然水中魚兒很多,可見潭水並不淺,垂釣者只是「疑水淺」罷了。十個字,意思緊密勾連而迴環曲折,從表現清潭、綠荷、魚兒的關係之中,傳達出動人的詩意;同時,還抒寫了垂釣者對於大自然的濃烈興味。 
  在儲光羲之前,南朝梁代詩人謝朓的《游東田》詩中有「魚戲新荷動,鳥散余花落」二句,就描寫了魚和荷的關係,寫得生動活潑。儲光羲的「荷動知魚散」或許受了謝朓「魚戲新荷動」的啟發。但比較起來,謝朓寫魚戲引起荷動,未免太過直露,儲光羲寫得含蓄婉曲,情趣更濃。以上四句詩,詩人先後通過描繪「綠灣」、「杏花亂」、「潭清」、「荷動」、「魚散」,渲染了釣魚灣清幽的環境和濃郁的春光。 
  「日暮待情人,維舟綠楊岸」這兩句出人意料地告訴人們:垂釣者,意不在釣魚,又不在賞春,而是在等待知心的朋友。這真是憑空出奇,將詩引向新的境界,使詩更有情趣和韻味。詩的結構也顯現出峰迴路轉、柳暗花明、曲折變化之妙。 
  在語言上,首句「垂釣綠灣春」造語有奇趣。五言詩每句限制五個字,所以詩人在這句詩中省略了狀·1520·《唐詩鑒賞大典》 
  語副詞,以使詩句富於彈性。我們也就可以按照字面的排列,把這句詩中的「綠灣春」,看作是「垂釣」的賓語,這就是說,他垂釣的不是魚,而是一灣濃綠的春色。這樣解釋,這句詩的詩意就更濃了。    
  田家雜興(其六) 
  儲光羲 
  楚山有高士, 
  梁國有遺老。 
  築室既相鄰, 
  向田復同道。 
  糗糒常共飯, 
  兒孫每更抱。 
  忘此耕耨勞, 
  愧彼風雨好。 
  蟪蛄鳴空澤, 
  鶗□傷秋草。 
  日夕寒風來, 
  衣裳苦不早。 
  儲光羲詩鑒賞 
  「楚山有高士,梁國有遺老」首句點出詩中的主人公楚山,即商山,漢代商山有四個有名的隱士,人稱「商山四皓」。梁國即梁園,是漢代梁孝王劉武所建,梁孝王常把司馬相如、枚乘、鄒陽等辭賦家請到梁園裡住。這裡借「楚山高士」和「梁國遺老」比詩中村居的老人。以下幾聯寫他們房屋相鄰,一同赴耕,有干飯同享以及熱情待客的情景和生活。「愧彼風雨好」借用《詩經·風雨》「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句意,對來客表示感激,「蟪蛄」即寒蟬,「 鶗□」即杜鵑鳥,這兩句用寒蟬和杜鵑鳥聲,表明秋天已至。 
  這首詩著重從農村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個角度,表現農民待人接物真誠、熱情,心地純樸。在詩人的筆下,鄉村的老人們築室相鄰,向田同道,有干飯共同分享,有兒孫互相照拂。客人來了,他們不只是高興地款待,甚至還表示感激,忘記了耕田鋤草的勞累,詩人抓住幾個日常生活的細節,樸樸素素地寫出來,便親切動人地表現了農民們的善良淳厚。詩的後四句,還反映了他們生活的艱難和貧苦。儘管是浮光掠影的表現,也是難能可貴的。詩人在山村隱居期間,親自參加了一些勞動,對農民的生活狀況、思想感情、性格作風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因此才能夠寫得親切富有情趣。沈德潛認為儲光羲的詩學習陶淵明詩而得其「真樸」。他在評這首詩時說:「此種真樸,右丞(王維)田家詩中未能道著。」(《唐詩別裁》)這個意見是中肯的。這首詩接觸到一些農村的現實,生活氣息比較濃厚,又學習陶詩的白描手法,語言樸素自然,所以就給人以真樸之感。    
  張谷田舍 
  儲光羲 
  縣官清且儉, 
  深谷有人家。 
  一徑入寒竹, 
  小橋穿野花。 
  碓喧春澗滿, 
  梯倚綠桑斜。 
  自說年來稔, 
  前村酒可賒。 
  儲光羲詩鑒賞 
  詩人在一個春日裡,去拜訪深山谷中的農家。首句「縣官清且儉」,指出了這個縣的長官清廉正直、節儉愛民。中間四句都是景物描寫。其中有詩人一路訪問、遊覽的行蹤,也有山村農民愉快地勞動的場面。 
  詩人穿過青翠竹林掩映的小徑,走過小橋,邊走邊觀賞清澗兩岸盛開的野花。春水漲滿了山澗,嘩嘩地流淌著;設在溪岸上的水碓,不停地轉動、起落,發出渲鬧的聲音。在詩人聽來,彷彿是唱著一首五穀豐登的歌。接著,詩人步入桑樹林。一架架木梯子斜靠在桑樹旁邊。農民們正忙碌著採摘桑葉。採桑要用梯子,足以說明桑樹的豐茂,葉子的肥碩,也預示蠶繭的豐收。這四句順著詩人的遊蹤,描寫田舍的美麗風光與農民們和平的勞動生活,寫得繪聲繪色,曲折有致,引人入勝。 
  結尾兩句,是田舍主人對詩人的談話。他告訴來訪的客人:近年來這裡的收成不錯。在前面的村子裡,買酒還可以賒欠呢。這兩句以農民自己的語言,描寫他們以辛勤勞動換來的豐足生活。語言樸素而有情趣,形象而逼真地表現了農民的口吻和心理。    
  江南曲(其一) 
  儲光羲 
  綠江深見底, 
  高浪直翻空。 
  慣是湖邊住, 
  舟輕不畏風。 
  儲光羲詩鑒賞 
  江南曲:樂府舊題。郭茂倩《樂府詩集》把它和《採蓮曲》、《採菱曲》等編入《清商曲辭》。唐代詩人學習樂府民歌,採用這些舊題,創作了不少清新平易、明麗活潑的詩歌。儲光羲的《江南曲》就屬於這一類作品,共四首,這裡選的是第一首。 
  這首詩勾畫江南水鄉人民不畏風浪、勇敢豪邁的性格和氣魄。 
  首句「綠江深見底」,描繪江水碧綠,又非常清澈,儘管水很深,卻能一望見底。詩人以樸素、簡潔的語言畫出一條清江,足已使人想像江南水鄉風光的明媚秀麗。這句詩以讚歎的口吻寫出,表現了水鄉人民對自己家鄉的熱愛之情。能夠看見綠江的底,可見,是在風平浪靜的時候。因此這句詩已為下一句描寫江上風浪反襯了一筆。 
  次句「高浪直翻空」,表現江上風狂浪猛的情景。 
  五個字有幾個層次,無一字虛設。「高」,說明這不是一般的波浪,而是很高的浪頭。「直」字活畫出高浪陡然掀起,直衝雲天之勢。「翻空」,進一步渲染浪濤之猛烈,而且是無數的高浪飛湧起來,拍擊天空,簡直要將天空掀翻擊倒。這一句雖然沒有直接點出「風」,但我們從翻空的高浪中看到了「風」的形象,感受到它的氣勢,並聽到它咆哮的聲音。「慣是湖邊住,舟輕不畏風」。口氣輕鬆、平易,但份量很重。 
  十個字非常有力地表現了水鄉人民藐視風浪、無所畏懼的勇氣和魄力,他們敢於駕一葉輕舟,在大風大浪中恣意遨遊。 
  一般來說,表現雄強的力,需要用悍峭、豪放的筆墨。但有時候,輕淡的語言和從容的語調,更能達到力透紙背的藝術效果。儲光羲這首詩的後兩句,就可以給我們以啟發。    
  江南曲(其二) 
  儲光羲 
  逐流牽荇葉, 
  緣岸摘蘆苗。 
  為惜鴛鴦鳥, 
  輕輕動畫橈。 
  儲光羲詩鑒賞 
  這首小詩表現江南水鄉青年男女的愛情生活。詩人善於抓住人物的行動細節,表現他們愛情的歡樂、熱烈和深摯。 
  前二句,描敘一對青年情侶合乘一葉小舟,在河上快樂地遨遊。他們時而飛快地划動船槳,追逐著流水;時而把船搖到鋪滿荇菜的水段,高高興興地牽動、採摘鮮嫩的荇葉;一瞬之間,他們又沿著曲折的河岸,把小船划進蘆葦深處,攀摘那青青的蘆苗。「逐流水」、「牽荇葉」、「摘蘆苗」,這一連串的行動,生動傳神地表現了這一對熱戀的情侶歡樂、幸福的情態。詩人沒有靜止地描寫環境,而是巧妙地通過情侶的活動自然地引出水鄉的風物。這荇菜飄浮、蘆葦輕拂的水鄉風物,又為情侶談情說愛製造一個富於詩情畫意的環境氣氛。「牽荇葉」這個細節,還具有暗示青年男女歡愛的妙用。《詩經》中的《關睢》這首描寫愛情的著名詩篇,就有「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的詩句,通過采荇菜表現愛情。所以,「牽荇葉」這一筆既是實寫水鄉風物,也有隱喻、象徵的意義。 
  三、四句,以人物的行動揭示他們的熱戀之情。 
  沉浸在歡樂愛情中的戀人,忽然看見江面上游來一對相互追逐的鴛鴦。這對鴛鴦於是成了他們愛情的象徵。 
  他們不願意任何人打擾自己的戀愛,自己當然也不願意將這一對鴛鴦驚散。因此,他們懷著愛憐、欣喜的感情,輕輕地划動船槳,悄悄地離開了。這一個細節非常富於情趣,它含蓄婉轉、細緻入微地刻畫了戀人對美好愛情的珍惜,表達了他們深沉的愛。 
  總起來說,儲光羲的《江南曲》,語句清新平易,質樸自然,而情真意蘊,富於濃郁的民歌風味。在他的數量眾多的田園詩中,這組詩是別具一格的。    
  江南曲(其三) 
  儲光羲 
  日暮長江裡, 
  相邀歸渡頭。 
  落花如有意, 
  來去逐輕舟。 
  儲光羲詩鑒賞 
  《江南曲》為樂府舊題。郭茂倩《樂府詩集》把它與《採蓮曲》、《採菱曲》等編入《清商曲辭》。 
  頭兩句「日暮長江裡,相邀歸渡頭」,點明時間地點和情由。「渡頭」就是渡口,「歸渡頭」也就是划船回家的意思,「相邀」二字,渲染出熱情歡悅的氣氛。這是個江風習習、夕陽西下的時刻,那一隻隻晚歸的小船飄蕩在這迷人的江面上,船上的青年男女相互呼喚,江面上的槳聲、水聲、呼喚聲、嘻笑聲..此起彼伏,交織成一首歡快的晚歸曲。 
  後兩句「落花如有意,來去逐輕舟」,創造了一個很美的意境。在那些表現出青年男女各種微妙的、欲藏欲露、難以捉摸的感情,這兩句詩就是要表現這種複雜的心理。詩人抓住了「歸棹落花前」這個富有特色的景物,賦予景物以人的感情,從而創造出另一番意境。「落花」隨著流水,因此儘管槳兒向後劃,落花來去飄蕩,但還是緊隨著船兒朝前流。詩人只加了「如有意」三個字,就使這「來去逐輕舟」的自然現象,感情化了,詩化了。然而,這畢竟是主觀的感受和想像;因此那個「如」字,看似平常,卻很有講究。「如」者,似也,像也。它既表現了那種揣摸不定的心理,也反映了那藏在心中的期望和追求。下語平易,而用意精深,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這首詩所要表現的感情和心理狀態。 
  這首詩的第四句,有的本子作「來去逐船流」,從詩意的角度來看,應該說「來去逐輕舟」更好些。 
  因為,第一,「逐」字在這裡就含有「流」的意思,不必再用「流」字;第二,因為上句說了「如有意」,所以,雖然是滿載一天勞動果實的船,此刻也成為「輕舟」,這樣感情的色彩就更鮮明瞭。「輕舟」快行,「落花」追逐,這種緊相隨、不分離的情景,也正是構成「如有意」這個聯想的基礎。所以,後一句也可以說是補充前一句的,兩句應一氣讀下。    
  田家即事 
  儲光羲 
  蒲葉日已長, 
  杏花日已滋。 
  老農要看此, 
  貴不違天時。 
  迎晨起飯牛, 
  雙駕耕東菑。 
  蚯蚓土中出, 
  田烏隨我飛。 
  群合亂啄噪, 
  嗷嗷如道饑。 
  我心多惻隱, 
  顧此兩傷悲。 
  撥食與田烏, 
  日暮空筐歸。 
  親戚更相誚, 
  我心終不移。 
  儲光羲詩鑒賞 
  「 即事」一般指以眼前事物為題材的詩歌,與「即景」不同之處在於有人物與事件。本詩以老農一日耕事為中心,分別寫三個層次。首六句為第一層,寫不違農時,勤於躬耕。「蒲葉日已長,杏花日已滋」,借眼前景物寫季節緊逼,句式類似古詩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中「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老農要看此」,造句古拗,不避俚俗,「要」意為「切要」「緊要」,表現耕者的急切心情,與「天時」相應。「飯牛」「 雙駕」都是田家用語,「雙」者,我與牛也。第二層四句寫耕時所見一幅田烏覓食的特寫畫面。田烏群合亂噪,嗷嗷待哺,一「啄」一饑」,極盡餓態形相。春耕剛開始群烏就如此,前一年的災荒可知。詩人通過「群烏覓食圖」形象地展示了一個特殊的背景,深刻地表現了一頁悲慘的歷史,即使在「小邑猶藏萬家室」的盛唐,窮年凶歲,饑及禽鳥,何況人呢!這一驚心動魄之筆,包含比具體畫面豐富的意蘊;第三層六句寫「我」(老農)的惻隱,「兩傷悲」者,傷己悲烏也。「撥食與田烏」,其所撥者不僅是口中食,甚至可能有筐裡谷種。空筐暮歸,親戚相誚,足以說明悖於常情常理。而結句「我心終不移」則大有釋迦牟尼「割肉啖虎」甘為眾生承擔苦難的胸懷。 
  儲光羲這首詩的風神骨貌,在於其寫實內容與古拙形式,簡練的敘事方式,承繼漢樂府,雖入唐調,但已洗去六朝體的浮華、鋪陣,在近體詩風行之時,五言古風一體,獨樹一幟。對於盛唐山水田園詩來說,它不鶩聲律文采,在一片「田家樂」「風光美」新潮中,以沉渾的傳統唱法傾訴農家真實況味。    
  同王十三維偶然作 
  (十首選一) 
  儲光羲 
  仲夏日中時, 
  草木看欲燋。 
  田家惜工力, 
  把鋤來東皋。 
  顧望浮雲陰, 
  往往誤傷苗。 
  歸來悲困極, 
  兄嫂共相譊。 
  無錢可沽酒, 
  何以解劬勞。 
  夜深星漢明, 
  庭宇虛寥寥。 
  高柳三五株, 
  可以獨逍遙。 
  儲光羲詩鑒賞 
  儲光羲這組詩共十首,是他與王維交往期間詩的書錄,「偶然作」說明它的隨意性和不連貫性,並非嚴格意義的組詩系列。從詩的內容寫法看,也駁雜不一。 
  首六句描寫盛夏乾旱,農夫鋤苗盼雨,全是日常口語和平淡語氣,從行為中寫景寫人。「看」是一種心情,草木焦枯意喻憂心似焚;「借」是一種心情,當此,盛夏酷暑,為抗旱保苗,應該百倍珍惜的辛苦「工力」也在所不惜了;「望」是又一種心情,如同大旱之望雲霓,盼滂沱之解暑渴,卻只有浮雲薄翳,或僅僅是一種希冀,一種企望,而一「顧」一「誤」傳神細節,更表現了這種心不在焉的惶惑。 
  強烈的矛盾情態,以閒淡筆墨白描手法從容敘寫,顯示出一種大巧若拙的簡古風格與質樸氣度。 
  中間四句寫農民從田間歸來,神情疲憊,「悲困極」三字下得十分沉重,照應上文;而「兄嫂共相譊」則加深孤苦無依氣氛,引起下文。「共相」兼指兄嫂唱和;「譊」,指爭辯,引申為責罵。這個農夫孤苦無依,既無衣食父母,又無沽酒青錢。這裡,「酒」的形象不僅貫通「無錢」與「劬勞」,還應該看作是孤獨的象徵物和孤獨者解悶的伴侶。「劬勞」,指勞累,勞苦。這四句隻字未提孤獨,而孤獨之義自現於字裡行間。如果說乾旱乃天時災變,孤獨則是人為,敘事深度與抒情濃度相互滲透,富有層次感。 
  最後依舊是孤獨環境與心境的拓展和深化。圍繞著末句「獨」字,寫夜深,寫星漢,寫寂寥虛庭,寫三五高柳,這徹夜不眠的愁人,這無法排遣的悲哀,將四周的氛圍渲染得更為沉重。黑白分明的層次,朦朧幽暗的背景,構成一幅立體的寫意畫面,將實景虛化了。「逍遙」,反語,或可解「窮開心」;確切地說是「反撥」,就是用特殊色調構成對比,可以取得相反相成的藝術效果。

<上一頁 <<儲光羲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