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崔峒詩鑒賞

TXT 全文
崔峒詩鑒賞 
  生平簡介 
  崔峒,大歷十才子之一。登進士第,為拾遺。集賢學士。其餘事跡不祥。 
  書情寄上蘇州韋使 
  君兼呈吳縣李明府 
  崔峒 
  數年湖上謝浮名, 
  竹杖紗巾遂稱情。 
  雲外有時逢寺宿, 
  日西無事傍江行。 
  陶潛縣裡看花發, 
  庾亮樓中對月明。 
  誰念獻書來萬里, 
  君王深在九重城。 
  崔峒詩鑒賞 
  這首詩作於崔峒晚年,抒寫了自己一生在仕、隱之間徘徊的內心矛盾。「數年湖上謝浮名,竹杖紗巾遂稱情。」據《唐詩紀事》及崔峒朋友們的詩文記載,崔曾登進士第,大歷中任拾遺、補闕等職,後因事貶為潞府(治所在今山西襄垣縣北)功曹,終於州刺史,卒於貞元中期。從詩的作年和詩中語氣來考察,這首詩可能即作於潞府功曹任上。功曹屬於閒官,且詩人所居之地又遠離朝廷,因而詩的上句說數年來漂泊江湖,摒棄做官的虛名,下句「竹杖紗巾」,是隱者裝束,意思說自己逍遙自在地生活,大遂平生之願。金聖歎批曰:「『遂』字妙!妙!言亦既寬然有餘,更無欠缺也。不知何一日何一故又要獻書,遂又生出無數不稱情」(《金聖歎選批唐詩》卷之四上)以「遂」字為中心解這兩句詩,一語中的。下一聯具體描寫瀟灑的生活: 
  「雲外有時逢寺宿,日西無事傍江行。」雲外,即指世俗之外,宦海之外,此指詩人現居的閒散之地,此聯詩人自述一切率意而為,有時逢寺即宿,有時日落西山,無事時沿江漫行。這兩句頗似司空曙《江村即事》中「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一聯的意趣。 
  頸聯歸結到寄韋李本意。「陶潛縣裡看花發,庾亮樓中對月明。」上句陶潛指李明府,陶曾為彭澤令,故以陶比李,下句庾亮指韋應物。陶淵明既為「 古今隱逸詩人之宗」,李又是崔峒友人,看那首《贈同官李明府》中「流水聲中視公事,寒山影裡見人家」的句子,不難看出李明府也是一位胸懷磊落的人物;庾亮為晉朝太尉,《晉書》卷七十三載:亮都督江荊六州軍事,鎮武昌。「諸佐吏殷浩之徒,乘秋夜共登南樓,亮至,將起避,亮徐曰:『諸君少住,老子於此興復不淺』。便據胡床嘯詠,其坦率多類此。」 
  「樓中對月」疑寫此事。韋應物為大歷、貞元間著名山水詩人,性格清雅閑靜,詩風恬淡,亦非追求功名利祿者。崔峒以兩位清雅疏放的古人,比喻兩位同樣雅潔的今人,說他們做官,不說政績怎樣,而說看花、對月,這樣寫主要是對他們「吏隱」生活的嚮往,同時稍露自傷不遇之情。 
  「誰念獻書來萬里,君王深在九重城。」尾聯轉入滿腹牢騷不平,詩人向兩位朋友訴苦:我不遠萬里,到京城獻書,誰知「君之門兮九重」,一片赤誠,難以上達天聽,不為君知。這兩句並不是「悔獻書」,他對獻書毫不悔恨,只是怨自己運氣不好,怨君王深居禁中,不能賞識自己的才幹,使得他不能像韋蘇州和李明府那樣,既能當官,又過著「瀟灑送日月」的生活。「十才子」詩中常交織著「仕」與「隱」的矛盾。他們都是中下層知識分子,對他們來說,最愜意的莫過於「陶潛縣裡看花發,庾亮樓中對月明」這樣吏、隱兩全的生活,崔峒因未得到這種「待遇」而產生怨恨,不過,他的「怨」,是「怨而不怒」,合乎中庸之道的。崔峒的友人王烈有一首《酬崔峒》詩,對他的矛盾心理寫得很形象具體:「徇旬世甘長往,逢時忝一官。欲朝青瑣去,羞向白雲看。榮寵無心易,艱危抗節難」。 
  崔峒的詩現在僅存一卷,唐人高仲武《中興間氣集》選錄了崔詩九首,並評價云:「崔拾遺,文彩炳然,意思方雅。」這首詩,意象高華,投贈之意,怨憤之情,出以雅正之筆,為崔詩中的佳作。

<上一頁 <<崔峒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