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柳中庸詩鑒賞

TXT 全文
柳中庸詩鑒賞 
  生平簡介 
  名淡,以字行,河東(今山西永濟)人。曾授洪府戶曹,不就。和李端為詩友。今存詩僅十三首。 
  聽箏 
  柳中庸 
  抽弦促柱聽秦箏, 
  無限秦人悲怨聲。 
  似逐春風知柳態, 
  如隨啼鳥識花情。 
  誰家獨夜愁燈影? 
  何處空樓思月明? 
  更入幾重離別恨, 
  江南歧路洛陽城。 
  柳中庸詩鑒賞 
  箏是一種撥絃樂器,相傳為秦人蒙恬所制,故又名「秦箏」。它發音淒苦,令人「感悲音而增歎,愴憔悴而懷愁」(漢侯瑾《箏賦》)。這首詩,寫詩人聽箏時的音樂感受,箏發出的悲怨之聲與人心中的離別之恨交映成趣,別有一番情韻。 
  首句「抽弦促柱聽秦箏碌」,「抽弦促柱」寫出彈箏的特殊指法。箏的長方形音箱面上,張弦十三根,每弦用一柱支撐,柱可左右移動以調節音量,彈奏時,以手指或鹿骨爪撥弄箏弦:緩撥叫「抽弦」,急撥叫「促柱」。那疾徐相間,高低起伏的音樂聲,從「抽弦促柱」變化巧妙的指尖端飛出來,傳入詩人之耳。 
  詩人凝神傾聽,聽之於耳,會之於心。「聽」是這首詩的「題眼」,下面的內容,均從「聽」字而來。 
  「無限秦人悲怨聲」。詩人由秦箏聯想到秦人之聲。據《秦州記》:「隴山東西百八十里,登山巔東望,秦川四五百里,極目泯然。山東人行役升此而顧瞻者,莫不悲思。」這就是詩人所說的「秦人悲怨聲」。詩人以此渲染他由聽箏而引起的感時傷別之情。接下來圍繞「悲怨」二字,詩人對箏聲展開了一連串豐富的想像和細緻的描繪。 
  「似逐春風知柳態,如隨啼鳥識花情。」箏聲如柳條輕拂著春風,絮絮話別;又似杜鵑鳥繞著落花,啾啾啼血。在這裡,詩人巧妙地把箏聲與大自然的景物融為一體,頓時將悲怨的樂聲,轉化為生動鮮明的形象。那柳條搖曳、柳絮紛飛、落英繽紛、杜鵑繞啼的暮春情景,強烈地渲染出一片傷春惜別之情。 
  隨著「抽弦促柱」之聲的變化,又喚起詩人更加奇妙的聯想:「誰家獨夜愁燈影?何處空樓思月明?」 
  上一聯寫大自然的景物,這一聯則寫人世的悲歡,由景入情,情景交融。那低沉、幽咽的箏聲,好像誰家的白髮老母枯坐燈前,為遊子不歸而對影悲泣;又好似誰家的紅顏少婦佇立樓頭,為丈夫遠行而望月長歎。 
  「獨」、「空」兩字,使畫面顯得分外淒清,增強了盼子思夫、離愁別恨的氣氛。「愁燈影」、「思月明」,含蓄蘊藉,耐人尋味:燈前別無他人,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可見何等孤獨,怎能不「愁」?樓頭沒有親人,只見明月高懸,可見何等空蕩,怎能不「思」?「一愁」「一思」寫盡了無限幽怨。 
  以上兩聯所構成的形象,淋漓盡致地描摹出箏聲之「苦」,使人耳際彷彿頻頻傳來各種惜別的悲怨之·2241·《唐詩鑒賞大典》 
  聲。箏聲「苦」,如果聽者也懷有「苦」情,箏弦與心弦同聲相應,那麼就愈發感到悲苦。 
  「更入幾重離別恨,江南歧路洛陽城。」意思是說,箏聲本來就苦,更何況又摻入了我的重重離別之恨,豈不格外引起對遠方親人的懷念!「江南歧路洛陽城」,指南北遠離,兩地相思。 
  這首描寫箏聲的詩,不重在表現彈奏者精湛的技藝,而是借箏聲傳遞心聲,抒發感時傷別之情。詩人展開聯想,以一系列比喻集中描寫箏弦上發出的種種幽怨之聲。詩中重點寫「聲」,卻又不直接寫「聲」,而是用自然景物化寫「悲怨之聲」,以喚起讀者的想像,使人見其形似聞其聲,顯示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藝術魅力。    
  徵人怨 
  柳中庸 
  歲歲金河復玉關, 
  朝朝馬策與刀環。 
  三春白雪歸青塚, 
  萬里黃河繞黑山。 
  柳中庸詩鑒賞 
  這是一首廣為傳誦的邊塞詩。詩中寫到的金河、青塚、黑山,均在今內蒙古自治區境內,唐時屬單于都護府。由此可以推斷,這首詩寫的是一個邊地徵人的怨情。全詩圍繞一個「怨」字鋪敘,一句一景,表面上似乎不相連屬,實際上卻統一在「徵人」的形象中。 
  前兩句因時記事,意謂:年復一年,奔波勞碌,往來邊城;日復一日,躍馬橫刀,征戰不休。「金河」,即大黑河,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南。「玉關」,即甘肅玉門關。金河在東而玉門關在西,相距遙遠,但都屬邊陲前線。「馬策」,即馬鞭。「刀環」,刀柄上的銅環。馬策、刀環都是軍人物品,用來表現軍旅生活,很有典型性。很容易引起對征戍之事的一系列聯想。這兩句「歲歲」、「朝朝」相對,「金河」、「玉關」,「馬策」、「刀環」並舉,又加以「復」字、「與」字,給人以單調困苦、不盡無窮之感,怨情自然而然從字裡行間透出。 
  句從「歲歲」說到「朝朝」,著重從無休止的時間中傾訴徵人的怨苦無時不在。三、四句則從徵人目中所見的景象中抒寫徵人的怨苦無處不有。 
  「青塚」是西漢時王昭君的墳墓,在今呼和浩特市境內,當時被認為是遠離中原的一處極僻遠荒涼的地方。傳說塞外草白,惟獨昭君墓上草色發青,故稱青塚。時值暮春,但在苦寒的塞外卻「春色未曾看」,所見者唯有白雪落向青塚而已。蕭殺如此,怎不令人淒絕?末句寫邊塞的山川形勢:滔滔黃河,繞過沉沉黑山,復又奔騰向前。這兩句寫景,似與詩題無關,其實都是徵人常見之景,常到之地,因而從白雪青塚、黃河黑山這兩幅圖景裡,我們不僅看到征戍之地的寒苦與荒涼,也可以感受到徵人轉戰跋涉的苦辛。詩雖然沒有直接寫「怨」,但蘊含於其中的怨恨之情令人柔腸百結。 
  這首詩題為「徵人怨」,但通篇不著一個「怨」字。詩人緊緊抓住產生怨情的緣由,從時間與空間兩方面落筆,讓「歲歲」、「朝朝」的戎馬生涯與「三春白雪」、「黃河」、「黑山」的自然景象去現身說法,從而收到「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藝術效果。

<上一頁 <<柳中庸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