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韓翃詩鑒賞

TXT 全文
韓翃詩鑒賞 
  生平簡介 
  韓翃,字君平,南陽(今河南沁陽縣附近)人。 
  天寶十三年(754)進士。先為淄青節度使侯希逸的幕僚,後又在汴宋節度使田神玉和汴州刺史李思臣、李勉幕中任職。最後內遷為駕部郎中、中書舍人。 
  他是「大歷十才子」之一。寫了大量的送行贈別詩歌,也有個別富有現實主義的詩作,語言精工,意味深長。有《韓君平集》。 
  寒食 
  韓翃 
  春城無處不飛花, 
  寒食東風御柳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 
  輕煙散入五侯家。 
  韓翃詩鑒賞 
  據孟棨《本事詩》記載:德宗時制誥缺乏人才,中書省提名請求御批,德宗批復說:「與韓翃」,當時有兩個韓翃,於是中書省又以兩人的名字同時進呈。 
  德宗便批與寫「春城無處不飛花」的韓翃。這雖是一段佳話,但足見《寒食》這首詩的廣泛流傳和受到的賞識。 
  這是一首諷刺詩,但詩人的筆法巧妙含蓄。從表面上看,似乎只是描繪了一幅寒食節長安城內富於濃郁情味的風俗畫。實際上,透過字裡行間可感受到作者懷著強烈的不滿,對當時權勢顯赫、作威作福的宦官進行了深刻的諷刺。中唐以後,幾任昏君都寵幸宦官,以致他們的權勢很大,敗壞朝政,排斥朝官,正直人士對此都極為憤慨。本詩正是因此而發。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這兩句描寫春日長安城花開柳拂的景色。「無處」指花開既多又廣、「飛花」寫花開的盛況,時值春日,長安城到處是飛花柳絮,一派繽紛絢爛的景象。「東風」指春風,「御柳斜」是狀摹宮苑楊柳在春風吹拂下的搖擺姿態。「斜」字用得妙,生動地寫出了柳枝的搖曳之神。這是寒食節京城的白天景色。景色由大而小,由全城而入宮苑。下面接著寫宮苑傍晚的景象。「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是寫天黑時分,宮苑裡傳送著一支支由皇帝恩賜給宦官的蠟燭。蠟燭燃燒通明,升騰起淡淡的煙霧,裊裊娜娜地縈繞在宦官家,到處瀰漫著威福恩加的氣勢!使人如見他們那種炙手可熱、得意洋洋的驕橫神態。在封建習俗的統治下,不要說全城百姓,就連那些不是寵臣的朝官之家,在禁止煙火的寒食之夜,恐怕也都是漆黑一片。 
  唯獨這些宦官之家,燭火通明,煙霧繚繞。由一斑而見全豹,僅此一點,足見這些宦官平日如何弄權倚勢,欺壓賢良。作者在這裡僅用兩句詩,寫了一件傳蠟燭的事情,就對皇帝的厚待親信宦官,宦官的可惡可憎的面目暴露無遺,達到了辛辣諷刺的目的。    
  送王少府歸杭州 
  韓翃 
  歸舟一路轉青蘋, 
  更欲隨潮向富春。 
  吳郡陸機稱地主, 
  錢塘蘇小是鄉親。 
  葛花滿把能消酒, 
  梔子同心好贈人。 
  早晚重過漁浦宿, 
  遙憐佳句篋中新。 
  韓翃詩鑒賞 
  韓翃的詩多應酬之作,喜用華麗的辭藻泛寫歸途中景物,預祝平安,這首《送王少府歸杭州》,可說是同類題材中的例外。此詩值得注意的有兩點:一是詩中基本不作景物描寫,並在二、七兩句自然流露出歸歟之志,這就使詩有了較深的意義,迥異於一般的贈別之作;二是詩的語調歡快而一往情深,沒有一般贈答詩那種泛泛應酬的言辭和語氣。 
  「歸舟一路轉青蘋,更欲隨潮向富春」。此詩一反常規,幾乎全從王歸杭著筆。僅用第一句將歸途揭過。「歸舟一路」四字,寫盡一路情事,筆墨省淨之極。青蘋即浮萍,為水中植物,行船時必然經過它們,這三字即寫旅途漫長,二來浮萍常用來比喻人的行蹤無定。曹丕《秋胡行》:「泛泛淥池,中有浮萍,寄身流波,隨風靡傾」,杜甫《又呈竇使君》:「相看萬里路,同是一浮萍。」這裡兼含二義。「轉」字為此句的「詩眼」,即指沿水路曲曲折折迤邐而行,同時又引起下句,金聖歎評云:「乃轉青蘋,則是已到杭州,而舟行還不停也。何故舟還不停,則為「更欲隨潮向富春」也,何故欲向富春,則以欲從嚴先生者游也。」 
  嚴子陵名光,少有高名,與漢光武帝劉秀一同遊學。 
  秀即帝位後,屢征不起,耕於富春山,年八十餘卒。 
  後人名其釣處為嚴陵瀨。第二句即「轉」入到杭州以後的情事。說王到杭州後,不應停舟,而應隨著潮水去富春江,其目的當然是去尋找嚴子陵的遺跡。詩人特意提到嚴光這位平揖王侯,糞土功名的高人,顯示出自己內心的嚮往和對友人的期望。 
  頷聯運用杭州一帶的史實,極寫其人傑地靈,文采風流。「吳郡陸機稱地主,錢塘蘇小是鄉親」。西晉著名文人陸機為吳郡(今蘇州吳縣一帶)人,文采傾動一時。「錢塘」即杭州,「蘇小小,錢塘名倡也,蓋南齊時人。西陵在錢塘江之西,歌云『西陵松柏下』是也。」(《樂府詩集》引《樂府廣題》)寫陸機和蘇小小這兩位著名的才子佳人,無非是藉以顯示此地才子佳人倍出,正是我輩才子的千古知己,故後解作為準備。 
  「葛花滿把能消酒,梔子同心好贈人。早晚重過漁浦宿,遙憐佳句篋中新」。這四句大意是:君(指王)應留住杭州,千萬不要北來,你如果有了佳句(新詩)供我欣賞,就請準備好葛花、梔子,我有機會便來杭和你相聚。「葛花」可用來解酒毒,一向為好飲的文人所喜愛,常常見諸題詠,如孟郊《過分水嶺》詩:「客衣飄飄秋,葛花零落風。」梅堯臣《會勝院沃洲亭》詩:葛花葛蔓無斷時,女蘿莫剪連古枝。」 
  這裡讓王預備好解酒的葛花,是說自己酒興正濃,願意一醉方休。「梔子」一名同心花,常用來贈人,有吉祥之意。「葛花」兩句體現了文人才士超塵絕俗、詩酒自適的高雅情趣。 
  盛唐剛健雄渾的詩風,到大歷時已轉化為「清空」的風格,韓翃這首七律,所長所短均在清空二字。全詩無一點塵俗氣,詩中人物,嚴子陵、陸機、蘇小均非世俗之人,君平與王少府,也非「庸碌」之輩。從景物看青蘋、葛花、梔子、漁浦亦清新雅潔。所有這些,有機地組合在詩中,確有「清空」之風。然而,此詩雖有塵外之想,內容終嫌貧弱,中間二聯對仗較為單薄,給人以空疏之感,這又是「空」的弊病。    
  章台柳 
  韓翃 
  章台柳,章台柳, 
  往日依依今在否? 
  縱使長條似舊垂, 
  也應攀折他人手。 
  韓翃詩鑒賞 
  這首著名的歌辭,來源於一個小說故事。許堯佐的傳奇《柳氏傳》和孟棨《本事詩·情感第一》均有記載。今節錄孟棨文,以供讀者瞭解背景:「韓翃少負才名,天寶末,舉進士。..鄰有李將妓柳氏。李每至,必邀韓同飲。韓以李豁落大丈夫,故常不逆,既久愈狎。柳每以暇日隙壁窺韓所居,即蕭然葭艾,聞客至,必名人,因乘間語李曰:『韓秀才窮甚矣,然所與游必聞名人,是必不久貧賤,宜假借之。』李深頷之。間一日,具饌邀韓。酒酣,謂韓曰:『秀才當今名士,柳氏當今名色,以名色配名士,不亦可乎?』..俄就柳居。來歲成名。後數年,淄青節度使侯希逸奏為從事。以世方擾,不敢以柳自隨,置之都下,期至而迓之。連三歲,不果迓,因以良金靈練囊中寄之,題詩曰:『章台柳,章台柳,..。』」 
  從本事知道,韓翃寫這首詩,是在亂世中多次迎迓昔日情人而不至的情況下,為試探對方情意而作的。 
  此詩主要的藝術特點是雙關和比喻,但不是簡單的,個別字句上的雙關和比喻。它一開始即用「章台柳」雙關柳氏之姓及居處所在(長安),同時「柳」還兼有多重比義。一是兼關別離意緒;二是所謂「蒲柳之姿,未老先衰」,兼關青春易逝。所以第二句便是「往日依依今在否?」這一問中,又信手拈來「昔我往矣,楊柳依依」(《詩經·小雅·采薇》)的古人佳句,既暗示出柳氏當日風姿,又擔心著她今日的境況,或許雲鬢愁改了。以下兩句卻又退後一步說,即使她風姿依舊可人,就沒有可憂的麼?須知她是三年迎而不至,其中必有變故。於是推出詞人第二重的擔心:「也應攀折他人手。」這裡妙在一以貫之,仍是用楊柳作比方。所謂「者人折了那人攀,恩愛一時間。」 
  言下有無窮幽怨。由於詞人的意念都是以柳作比,語涉雙關,所以全詩顯得韻味十足,耐人咀嚼。 
  同時,詩中設置懸念,也增加了它的韻味。柳氏是否色衰,是一重懸念;柳氏是否變心,是又一重懸念,也是最關緊要的懸念。在說第一重懸念時,詩人用了問句,而說第二重懸念時則直接作推測,富於變化。所以陳廷焯稱讚說:「疑似之詞,卻說得婉折。」(《閒情集》卷一) 
  由於這首詩寫得委婉曲折,歷來為人傳誦。柳氏因此還寫了答詞:「楊柳枝,芳菲節,可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兩首詩參照來讀,亂世中有情人別離的苦痛盡在不言中。

<上一頁 <<韓翃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