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皇甫冉詩鑒賞

TXT 全文
皇甫冉詩鑒賞 
  生平簡介 
  皇甫冉(約717—770),字茂政,潤州丹陽人,歷任無錫尉、左拾遺、左補闕等。今存詩二卷。 
  酬張繼 
  皇甫冉 
  悵望南徐登北固, 
  迢遙西塞恨關東。 
  落日臨川問音信, 
  寒潮唯帶夕陽還。 
  皇甫冉詩鑒賞 
  這是一首酬和詩。詩前原有一篇小序,說明作詩的起因。皇甫冉於代宗大歷初在京城長安任左補闕,大歷五年回老家潤州丹陽(今江蘇丹陽)省親。這時其好友張繼正在洪州(治所在今江西南昌)任轉運使判官,先寫了一首《奉寄皇甫補闕》的六言小詩表示思念之情,皇甫冉就寫了這首七言絕句作為酬答。 
  首句直起。「悵望南徐登北固」,南徐為潤州別稱,北固山亦在潤州,下臨長江。詩人因思念友人心切而登高遠望,「悵」字統領全詩,為全詩定下抒情基調。次句點染。「迢遙西塞限東關」,西塞山在鄂州武昌(今湖北大冶)東長江邊上,與洪州相鄰;東關指秣陵關,在潤州上元(今江蘇南京)。詩人登高遠眺,不見友人,只見長江浩茫,阻隔東西,非但不能減緩思念之情,反而增添惆悵之感。三、四兩句宕開。 
  張繼原詩有「潮至潯陽回去,相思無處通書」(潯陽為江州別稱,與洪州相鄰),皇甫冉在此緊扣潮水做文章。「落日臨川問音信,寒潮唯帶夕陽還」,臨川為撫州(治所在今江西撫州)別稱,亦與洪州相鄰。二句說本想托潮水捎帶音信,但寒潮無知,不但沒有帶來安慰的回音,反而帶來了惹人憂愁的夕陽余照。 
  這首詩前三句直接敘寫別情,選用五個相互關聯的地名,恰到好處地通過空間的遼闊阻隔傳達出友情的綿遠深沉。後一句融情於景,以寒潮的無知反襯出人的有情,並借助夕陽這一傳統意象點染離愁,從而產生悵然不盡,情意悠長的藝術效果。而貫穿全詩的,還有一條渺渺茫茫,潮漲潮落的長江水,予人以時間、空間和友誼的更為深層的體味。    
  送孔巢父赴河南軍 
  皇甫冉 
  江城相送阻煙波, 
  況復新秋一雁過。 
  聞道全師征北虜, 
  更言諸將會南河。 
  邊心杳杳鄉人絕, 
  塞草青青戰馬多。 
  共許陳琳工奏記, 
  知君名宦未蹉跎。 
  皇甫冉詩鑒賞 
  孔巢父,少時苦學,與李白、裴准等隱居徂徠山,號「竹溪六逸」。永王李璘起兵,辟署幕府,不應,隱跡民間,璘敗,因此知名。廣德中,李季卿宣慰河南、江淮,薦為左兵衛曹參軍。這首詩即作於代宗廣德年間,孔巢父應李季卿之聘去河南軍時。 
  「江城相送阻煙波,況復新秋一雁過。」江城,點明送別之地,是江南某處的臨江城市。這兩句寫相送,上句的關鍵在一「阻」字。它似指相送之人(皇甫冉等)視線為煙波所阻,無法看到孔巢父所乘的漸漸遠去的船隻,又似指孔的行舟被煙波所阻,「煙波」二字,給送行抹上一層淒迷的色彩。送別本已令人心緒索然,何況又值新秋時分,孤雁掠過長空,更增人愁悵,下句翻進一層,借悲秋抒傷別之情,與韓翃的名句「星河秋一雁」異曲同工,雁之孤單又暗指孔巢父途中的孤獨、寂寞。 
  「聞道全師征北虜,更言諸將會南河。」「北虜」,指吐蕃。廣德年間唐軍真正的「出征」,似乎只有二年九月的一次,《舊唐書·代宗紀》:「九月乙未朔,丙申,詔征河中兵討吐蕃。」當時吐蕃強盛,經常侵入內地,是唐王朝的心腹大患。吐蕃在廣德時,已盡佔河西、隴右之地,故稱為「北虜」。全師出征,說明「北虜」強大。下句中「南河」指何地,不易確定,唐時雖有南河縣,但地在廣西,與孔巢父所去之地了不相涉,故推測「南河」為「河南」之倒文。這兩句意思是說朝廷已派大軍征討吐蕃,諸將又會集南河,孔應召赴軍,必然對軍事有所策劃,由於這些消息都來自傳聞,所以說「聞道」、「更言」,以含糊的語氣說出。 
  「邊心杳杳鄉人絕,塞草青青戰馬多」,是設想孔巢父到河南後的情景,「邊心杳杳」,寫孔駐守邊防心情複雜、難過,「鄉人絕」,預想孔到彼處後無同鄉伴侶,從反面寫出為他送行的友人的情誼。「塞草」句,極寫塞上草青馬多,襯托出當地的荒涼寂寥,金聖歎批得妙:「唐詩難看,如『塞草青青戰馬多』句,正極寫上句邊心之杳杳,猶言滿眼純是戰馬,並不見一鄉人也。不會看唐詩人,乃謂竟寫馬多矣。」(《金聖歎選批唐詩》)此聯寫邊地的荒寒和友情的缺乏,為下文埋下伏筆。 
  「共許陳琳工奏記,知君名宦未蹉跎。」尾聯緊承上聯,筆勢陡起。軍中雖荒寒而少友,但一為國事,二為自己的功名,還是應義無反顧地前往,何況因才華出眾,人們都把你比作工於奏記的陳琳呢?曹丕《與吳質書》:「孔璋(陳琳)章表殊健,..元瑜(阮瑀)書記翩翩,致足樂也。」《典論·論文》:「琳、瑀之章表書記,今之雋也。」此用其意。下句說由此可知,你在仕途上一帆風順,不曾潦倒蹉跎。這兩句借眾人的贊語來作推斷,顯得實而有據,並非溢美之辭。 
  這首詩兩句一層,起承轉合分明。首聯送孔,寫煙波孤雁,依依惜別,此為一抑;頷聯敘「征北虜」、「會南河」,大書我軍軍威之壯,此為一揚;頸聯寫杳杳邊心,景荒意冷,又是一抑;尾聯以功業許孔,視其成功,再一揚,振起全篇作結,結構縱橫變幻,令人眼花繚亂。 
  皇甫冉詩本屬王維一路,但這首送人之作卻表現出對現實的關心和比較積極的入世態度,殊難可貴。    
  送魏十六還蘇州 
  皇甫冉 
  秋夜沉沉此送君, 
  陰蟲切切不堪聞。 
  歸舟明日毗陵道, 
  回首姑蘇是白雲。 
  皇甫冉詩鑒賞 
  這首送別短章,寫得明白曉暢而又感情深摯,歷來為人們所傳誦。 
  「秋夜沉沉此送君,陰蟲切切不堪聞」這兩句寫詩人在秋夜沉沉的晚上,聽著蟋蟀(即「陰蟲」。南朝宋顏延年《夏夜呈從兄散騎車長沙詩》:「夜蟬當夏急,陰蟲先秋聞。」)切切的鳴叫聲,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與友人分別,心情異常沉重。 
  在寫法上,這兩句真切地寫出了送別時那種黯然神傷的環境,通過環境的烘染,把即將離別的愁緒表達得婉轉有致。「秋夜」,點出送別的時間。秋天氣氛肅殺,特別是在秋天的晚上,本來就容易勾起對朋友的思念,而偏偏在此時,自己卻要送好友離去。「此送君」三字,字字透出送別時的淒苦之情。「沉沉」二字,一方面從視覺著筆,寫在船上看見四野茫茫,黑夜深深,無邊無際,什麼也看不清。另一方面寫出了作者的心情相當沉重,可謂一箭雙鵰。同時,作者又從聽覺著筆,寫兩岸草叢中蟋蟀的鳴叫,「切切」的叫聲似在相互傾訴,又似在低低飲泣,這悲傷的秋聲,使即將離別的人不忍卒聞。兩句從視覺和聽覺兩個方面,選取了最能代表秋夜傷懷的景物,交叉描寫,雖沒有明說送別的愁苦,然而經過環境的渲染,這種愁苦具體形象,伸手可觸,真正做到了「不著一字,盡得風流。語不涉難,已不堪憂」(司空圖《二十四詩品》)。 
  「歸舟明日毗陵道,回首姑蘇是白雲。」這兩句作者以想像中的明天,與此時的秋夜作對比,進一步表達了離情別緒。作者想到,今夜,雖然有離別的愁苦,但畢竟還沒有分手,還可以在一起傾心敘談。而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到明天,當我再在這隻船中回望你所在的蘇州時,那就見不到你了,唯見到滿天的白雲。到那時,淒然孤獨之情,一定比今晚更深更濃。 
  這兩句看似在寫明日的白天,其實仍是在寫今晚的秋夜,通過這樣別出心裁的安排,更為深刻地表達出秋夜送別的難分難捨。 
  全詩結構巧妙,語雖平淡而意味深長。疊字的運用使詩讀來琅琅上口,富於聲情美。

<上一頁 <<皇甫冉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