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劉方平詩鑒賞

TXT 全文
劉方平詩鑒賞 
  生平簡介 
  洛陽(今屬河南)人。開元、天寶在世。一生隱居不仕。與皇甫冉為詩友,為蕭穎士賞識。詩多詠物寫景之作,尤擅絕句。《全唐詩》存其詩一卷。 
  代春怨 
  劉方平 
  朝日殘鶯伴妾啼, 
  開簾只見草萋萋。 
  庭前時有東風入, 
  楊柳千條盡向西。 
  劉方平詩鑒賞 
  這是一首代言體的詩,要「言」的是「春怨」。 
  詩中無一「春」字,但從寫景可見;至於「怨」字,則只能從字裡行間細加品味,仔細琢磨了。 
  「朝日」,猶日日,時俗口語;春暮鶯稀,故謂「殘鶯」。時至暮春,獨守空閨,自然怨憂滿懷,偏偏幾隻殘鶯似乎也察知閨中思婦的孤寂,天天來陪伴著她叫個不停,更令人愁腸百結。愁之無奈,只好拉開窗簾,目之所見,芳草萋萋,碧色天涯。這無邊的春色,既能勾起往日「草色青青送馬蹄」的回憶,也可以引起草綠有期,徵人難待的悲恨,是前者,是後者,抑或兩者皆有,總不免「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李重元《憶王孫》)。眼前所見,心中所思,景、事相連,更惹動無限傷懷。她只得再次將視線移開—— 「庭前時有東風入,楊柳千條盡向西」。 
  這兩句別具匠心。「時有東風入」為「千條盡向西」之因,在東風的吹拂下,楊柳千條向西搖擺,既寫出了眼前景又傳遞出心中情。因為唐時征戍多在西陲,徵人所在,妾之所向,「楊柳千條盡向西」,正形象概括了那離魂倩女,玉立亭亭,憂思萬縷,終日西望的情景。如此終篇,收到了情深意摯,含而不露,扣人心弦,餘味不盡的藝術效果。 
  「詩中須有人在」。這首詩句句寫景, 卻句句「有人在」,人與自然獲得了奇妙的對應。「人」之所見所聞,既是情的觸媒,又是意的流向,「人」之情動心馳,與物之聲色勢態融為一體,是情化的自然,是自然的情化,兩者渾然無跡,達到了「超妙」的藝術境界。    
  春雪 
  劉方平 
  飛雪帶春風, 
  徘徊亂繞空。 
  君看似花處, 
  偏在洛城中。 
  劉方平詩鑒賞 
  宋玉有一篇《風賦》寫有風颯然而至,楚襄王披襟當之,問道:「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 
  宋玉則對他說:「 此獨大王之風耳, 庶人安得而共之?」並鋪陳形容了一番,說明庶人的境地與大王不同,所以不會有大王那種「快哉此風」的感覺。劉方平的《春雪》告訴我們的也是與《風賦》相同的道理,那就是天地無私,人各有異,同樣的風花雪月、陰晴寒熱,不同境遇的人有著完全不同的反映,不同的感受,因而美感的反差也由此而生。要說的道理雖然相同,但在表現形式上《春雪》卻採用了最短小的五絕。 
  那麼,這二十個字如何完成這深刻而複雜的主題呢? 
  「作詩本乎情景,..景乃詩之媒,情乃詩之胚,合而為詩」(謝榛《四溟詩話》)。「飛雪帶春風,徘徊亂繞空」,是景,也是「詩之媒」,不過為什麼樣的「情」作「媒」,還不清楚。第三句「君看似花處」,有承有轉,若只看承接上意,情之意向仍然不明,因為說雪似花、花似雪在古詩中乃是常見的,如「春雪滿空來,觸處似花開」(東方虯《春雪》);「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韓愈《春雪》);「晚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牆不見人」(劉禹錫《楊柳枝詞》) 
  等等。可見,要真正知道它所孕育的詩之情、「詩之胚」是什麼,還得再看下一句—— 「偏在洛城中」。 
  「洛城中」,一作「洛城東」,劉永濟說:「洛城東皆豪貴第宅所在,春雪至此等處,非但不寒而且似花..」(《唐人絕句精華》)。這裡指富貴人家居住之地。 
  聯繫詩題來看這兩句,那意思是說冬天已經結束,突然來了一場春雪,這在那些無饑寒之慮的富貴人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種難得又見的滿足和喜悅,於是這熟悉而又新鮮的飛雪,在他們的眼中便成了飛花舞空的美景。但是,對於「洛城外」的窮人來說,他們好不容易在飢寒交迫中熬過了大雪紛飛的隆冬,盼來了春回大地,誰知又來一場大雪,這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麼呢?他們會感受到飛雪似花嗎?詩人沒有說,但這逝而復回的威脅和災難,所帶來的艱難與怨恨是不難想見的。看來,這首詩的得力之處正在尾句,尾句之中又得力於一個「偏」字,是它構成了虛實兩個空間,兩種境界,兩種生活,兩種感情的對比,而詩人的愛與恨,同情與憎惡,也都融入這個對比之中。但由於對比的一方,對比的產生,對比所展現的不同狀況,及其所孕育的主題等等,全都留在了詩外,這就為讀者開拓了廣闊的想像空間。絕句這種高度濃縮、凝煉的手法,顯然不同於「賦」的鋪張揚厲。    
  京兆眉 
  劉方平 
  新作蛾眉樣, 
  誰將月裡同? 
  有來凡幾日, 
  相效滿城中。 
  劉方平詩鑒賞 
  京兆,漢代京畿的行政區劃的名稱,為三輔之一,三國魏時置京兆郡,唐時為京兆府,治長安。這裡指長安。京兆眉,漢代人張敞曾任京兆尹,敢直言,嚴賞罰。嘗為其妻畫眉,當時長安盛傳「張京兆眉嫵」之說。蛾眉,亦作「娥眉」,指女子長而美的眉毛。 
  詩的一、二句是說婦女們都競相畫眉,誰能描畫得像月中嫦娥的眉毛一樣呢?詩中沒有答案,或許那答案就是詩題—— 「京兆眉」吧。接下來,詩來了一個轉折—— 由於世人都以「京兆眉」美得如同嫦娥之眉,所以爭相效仿,不幾天就滿城皆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畫眉,是女性美容的一種方式,問題是「有來凡幾日,相效滿城中」。任何一種美,都應該是外在與內在的各方面的和諧統一,離開了整體性,就有可能走向美的反面。「東施之貌未必丑於西施,止為效顰於人,遂蒙千古之誚;使當日逆料至此,即勸之捧心,知不屑矣」(《李笠翁曲話》)。東施的可笑不在其貌,而在於追求美的手段與目的、願望與結果相背離。相背的原因則在於離了「個人」,盲目地模仿,以至於「整體」失調,而變得滑稽可笑。同樣道理,世上既沒有完全相同的人,也沒有絕對相同的臉,卻人人臉上畫著兩道「京兆眉」,不難想像那是一種怎樣的景象,恐怕不光是滑稽可笑,簡直叫人望而生厭了! 
  為什麼有了「東施效顰」,還會出現「滿城效眉」呢?「效」是創造的反面,它輕而易舉,所以也最易成「風」,見「風」而動者也就決非一時一事,正如俞陛雲說的:「墮馬新妝,盤龍高髻,閨飾相效之風,漢、唐以來,歷明、清而勿替」(《詩境淺說續編》)。 
  倣傚是創造的大敵,一旦倣傚成為時髦,人的創造活力將遭到破壞。這首小詩借好相效「京兆眉」的流俗,諷刺了流俗的淺薄,予人以思索和回味。    
  梅花落 
  劉方平 
  新歲芳梅樹, 
  繁花四面同。 
  春風吹漸落, 
  一夜幾枝空。 
  少婦今如此, 
  長城恨不窮。 
  莫將遼海雪, 
  來比後庭中。 
  劉方平詩鑒賞 
  這首詩以花喻人,借繁花凋落的景象寫征婦幽怨。 
  開頭兩句,極寫香濃花腴的燦爛美景,但是,「春風吹漸落,一夜幾枝空」。俗話說:「日中則昃,月滿則虧。」花也是一樣,盛開的時間非常短暫,緊接著的便是凋零、敗落。 
  「少婦今如此,長城恨不窮」,這句既是賦,也是比,不僅是寫一個少婦欣賞自己後院裡的梅花,而是以花喻人。因花開花落而想到時光易逝、盛年不再,這大概是我國古代佳人甚為普遍的心態,因此也就成了古典詩歌一再吟詠的題材,從劉希夷的《白頭吟》到林黛玉的《葬花詞》,莫不如此。但這首詩還不是一般地感歎歲月易逝,而是包含著不能與良人一起共度大好年華,共同領受生活美的惱恨。良人到哪裡去了呢?「長城恨不窮」,從軍去了,征戰去了。這樣,詩的觸角又延伸到了社會生活的另一面,賦予它新的意義。唐玄宗是一個好大喜功的皇帝,開元、天寶年間不斷對外用兵,造成了許多家庭骨肉分離。這兩句用細膩的筆觸描寫了戰事給普通家庭帶來的痛苦和不幸。 
  「莫將遼海雪,來比後庭中」,尾聯重新歸到落花。此時花都已謝了,飄飄揚揚落滿了庭院,彷彿覆蓋了一層白雪。觀花人由滿地的落梅聯想到遼海的雪野,卻硬要反過來說:請別用遼海的白雪來比喻滿院的落梅吧,這樣會勾起我心頭的無限愁緒的。 
  沈德潛在評論這首詩時說:「 似徐庾小詩,不落後人詠梅坑塹。」(《唐詩別裁》卷十一)它是詠物詩,又是閨情詩,而且還含有一定的時代內容,這就使得這首婉約的小詩顯得含蘊豐富、耐人尋味。

<上一頁 <<劉方平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