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賈至詩鑒賞

TXT 全文
賈至詩鑒賞 
  生平簡介 
  ( 718—772 )字幼鄰,洛陽(今屬河南)人。 
  初為單父尉。肅宗時為中書舍人,出為汝州刺史,因事貶岳州司馬。後官至右散騎常侍。《全唐詩》存其詩一卷。 
  春思二首(其一) 
  賈至 
  草色青青柳色黃, 
  桃花歷亂李花香。 
  東風不為吹愁去, 
  春日偏能惹恨長。 
  賈至詩鑒賞 
  賈至在唐肅宗朝曾因事貶為岳州司馬。唐汝詢在《唐詩解》中認為賈至所寫的一些絕句「皆謫居楚中而作」。這首詩大概也是他在貶謫期間所作。 
  因詩題作《春思》,故詩中句句就春立意。首句「草色青青柳色黃」,直接用嫩綠、鵝黃兩色春草叢生、柳絲飄拂的生機盎然的春天景象;次句「桃花歷亂李花香」,用暗筆為這幅景象添上嫣紅、潔白兩色,並以傳神之筆烘染了花枝披離、花氣氤氳的濃春圖景,使畫面上的春光更加艷麗,春意更加喧鬧。詩人在這兩句裡寫足了春景,其目的在於為下面抒寫深愁苦恨作對照。 
  後兩句詩轉入寫詩人的愁恨。這種愁恨深深植根於內心深處,是不會因外界春光的美好而消除的。南唐馮延已《鵲踏枝》詞中「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兩句,就是直接寫出了這一事實。但賈至沒有這樣直寫,而是別出奇思,以出人意料的構思,使詩意的表達更有深度,更為曲折。 
  詩的第三句「東風不為吹愁去」,不說自己愁重難遣,卻怨東風冷漠無情,不為遣愁。這在詩意上深了一層、曲了一層,使詩句避免平直。第四句「春日偏能惹恨長」,不說因愁悶而百無聊賴,卻反過來說成是春日惹恨,將恨引長,如此立意顯得新奇巧妙。 
  這首詩因春景而興愁恨,詩中所表達的愁恨,並非一般的閒愁閒恨,而是詩人被貶荒地後產生的流人之愁,逐客之恨。所以,儘管春光明媚,但這愁恨卻不減絲毫,反而愈益地難奈難遣。    
  初至巴陵與李十二白裴 
  九同泛洞庭湖三首(其二) 
  賈至 
  楓岸紛紛落葉多, 
  洞庭秋水晚來波。 
  乘興輕舟無近遠, 
  白雲明月吊湘娥。 
  賈至詩鑒賞 
  賈至「嘗以事謫守巴陵(今湖南嶽陽),與李白相遇,日酣杯酒」(辛文房《唐才子傳》)。在一個深秋的夜晚,他和李白、裴九駕輕舟一起泛游巴陵勝景—— 洞庭湖,撲入眼簾的是一片蕭瑟的秋景:「楓岸紛紛落葉多,洞庭秋水晚來波。」位於洞庭湖岸邊的一楓樹,紅葉紛紛飄落。澄澈的洞庭湖面,蕩漾著粼粼碧波。開頭兩句,以悠揚的音韻,明麗的色彩,描繪了一幅洞庭晚秋的清幽景象;秋風蕭颯,紅葉紛飛,波浪滾滾,一望無涯,景色幽深迷人。三位友人泛舟湖上,興致勃勃,「八百里洞庭」正好縱情遊覽,讓一葉扁舟隨水漂流,不論遠近,任意東西。「乘興輕舟無近遠」句,形象地表達了詩人們放任自然,超逸灑脫的性格。他們乘興遨遊,仰望白雲明月,寰宇清朗,不由浮想聯翩。浩瀚的洞庭湖和碧綠的湘江,自古以來就流傳著一個淒婉動人的傳說:帝舜南巡不返,葬於蒼梧,娥皇女英二妃聞訊趕去,路斷洞庭君山,慟哭流涕,投身湘水而死。至今君山仍有二妃墓。二妃對舜無限忠貞之情引起賈至的同情與憑弔,自己忠心耿耿而橫遭貶謫,君門路斷,這與湘娥的悲劇命運具有某些相似之處,於是詩人把湘娥引為同調。「白雲明月吊湘娥」,詩人遙望滿天的白雲,皎潔的明月,懷著一腔幽思憑弔湘娥。「白雲明月」,象徵著詩人冰清玉潔的情操和淡泊坦蕩的胸懷。月下憑弔的意境靜謐幽遠,瀰漫著淡淡的感傷與惆悵。使詩多了一層韻味和情致。 
  詩人歌詠洞庭湖,即景抒情,弔古傷懷,寄托深而寓意長。全詩形象明朗,色彩鮮亮,音韻高亢,聲調昂揚,和諧完美地表現了蒼涼的情緒,可謂聲情並茂。前人評賈至「特工詩,俊逸之氣,不減鮑照、庾信,調亦清暢,且多素辭,蓋厭於漂流淪落者也」,這首詩即景抒情,寄托遙深,確實流蕩著一股俊逸之氣。    
  巴陵夜別王八員外 
  賈至 
  柳絮飛時別洛陽, 
  梅花發後到三湘。 
  世情已逐浮雲散, 
  離恨空隨江水長。 
  賈至詩鑒賞 
  王八員外被貶長沙,因事謫守巴陵的賈至給他送行。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在政治上都懷才不遇,彼此在巴陵夜別,更增添了纏綿悱惻之情。 
  詩首先從詩人告別洛陽時寫起:「 柳絮飛時別洛陽,梅花發後到三湘。」暮春時節,柳絮紛紛揚揚,詩人懷著被貶的失意心情離開故鄉洛陽,在梅花盛開的隆冬時分,來到三湘。這裡以物候的變化暗示時間的變換,深得《詩·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菲菲」的遺韻。開頭兩句灑脫靈動,情景交融,既點明季節、地點,又渲染氣氛,給人一種人生飄忽、離合無常的感覺。回想當初被貶的情景,詩人不勝感慨,如今友人王八員外也遭逢相同的命運,遠謫長沙,臨別依依,感慨萬端:「 世情已逐浮雲散,離恨空隨相江水長。」如今,世俗人情已如浮雲般消散了,唯有我們兩人的友誼長存於地久,遺憾的是,現在我們又要離別了,那滿腔的離愁別緒,猶如湘江水般悠長。第三句所說「世情」,可包括人世間的盛衰興敗,悲歡離合,人情的冷暖厚薄..而這一切,詩人和王八員外都遭遇過,並都有過深切的感受。命運相同,相知亦深!世情如浮雲,更添離情繾綣纏綿,有如流水之悠長深遠。結句比喻形象,「空隨」二字似寫詩人的心隨行舟遠去,也彷彿王八員外載滿船的離恨而去。一個「空」字,委婉地表達出一種無可奈何而又戀戀不捨的深情。 
  唐人抒寫遷謫之苦、離別之恨者的詩作很多,可說各抒其情,各盡其妙。這首詩以遷謫之人送遷謫之人,離情倍添愁悵,故沉鬱蒼涼,情致深幽。

<上一頁 <<賈至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