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耿韋詩鑒賞

TXT 全文
耿韋詩鑒賞 
  生平簡介 
  耿韋,一作耿緯,河東人。寶應二年進士。曾為左拾遺。大理司直。為「大歷十才子」之一。有《耿韋集》。 
  宋中 
  耿韋 
  日暮黃雲合, 
  年深白骨稀。 
  舊村喬木在, 
  秋草遠人歸。 
  廢井莓苔厚, 
  荒田路徑微。 
  唯余近山色, 
  相對似依依。 
  耿韋詩鑒賞 
  公元八世紀中葉,宋中的治所雎陽曾發生過一場感天地、泣鬼神的戰鬥—— 睢陽保衛戰,唐朝中興名臣張巡、許遠,在此地與安史叛軍進行了殊死的搏鬥,立下了不世之功。由於兵燹,亂後的宋中特別荒涼,耿韋此詩正描寫了這荒涼景象。 
  「日暮黃雲合,年深白骨稀。」首句點出時間,渲染日暮時分,黃雲四合的慘淡景象,為全詩奠定悲劇的基調。次句將視線轉向戰爭遺留下的痕跡,說年深日久而白骨稀少,可見當年白骨纍纍。從時間上看,上句寫「日暮」,為當天情事,下句寫「年深」,將時間拉得很長;從空間上看,上句寫「黃雲合」,是仰觀,下句見「白骨稀」,為俯視,時空錯綜極盡其妙。 
  「舊村喬木在,秋草遠人歸。」頜聯自述於秋天回到宋中,詩中用「舊村」、「遠人歸」等詞語,可知耿韋曾在這裡居住過。此聯著重寫「舊村」的「喬木」和「秋草」仍在,命意與杜甫《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相同,司馬光評老杜這兩句詩云:「『國破山河在』,明無餘物矣,『城春草木深』,明無人跡矣。」(《杜詩詳注》引)這也可移過來評「 舊村」一聯。舊村僅餘喬木、秋草,表明既無人煙、又無屋舍,一片廢墟而已,以疏淡之筆寫荒廢之景,尤為動人。 
  「廢井莓苔厚,荒田路徑微。」頷聯是大筆略寫,此聯則進一步用工筆描繪村內、村邊荒涼景象。水井已經廢棄,井邊和井中結了厚厚一層綠苔,說明早已無人使用;田園既已荒蕪,田間小路又因長滿雜草和年久失修,變得模糊不清,可見久已無人耕作。這一聯用「廢井」、「荒田」兩個最有代表性的意象,極寫舊村的荒廢、淒清。如果說頷聯是淡筆虛寫,此聯就是濃墨、實寫。這兩聯加上首聯對大環境的總括性描寫,一幅「山村劫後圖」已經勾畫完畢。 
  末兩句,詩人轉入感慨:「唯余近山色,相對似依依。」眼前已是滿目瘡痍,只剩下附近的山巒,與我相對無言,似有無限深情。這兩句表現出詩人對青山不改,人事全非的無可奈何的萬般愁懷。 
  韋親歷安史之亂,又曾在宋中寄居。而對睢 
  陽一帶亂後的荒寒,其感觸自然不比尋常。清人說「耿韋詩善傳荒寂之景」,此詩即為明證。    
  春日即事(其二) 
  耿韋 
  數畝東皋宅, 
  青春獨屏居。 
  家貧僮僕慢, 
  官罷友朋疏。 
  強飲沽來酒, 
  羞看讀破書。 
  閒花更滿地, 
  惆悵復何如? 
  耿韋詩鑒賞 
  耿韋寶應二年(763)舉進士,不久任周至(今陝西周至)尉,四年任滿後,罷居在家,這是大歷二年(767)前後的事。《春日即事》這首詩,大約就寫於此時。 
  一、二兩句開門見山,寫他此時過著隱士般的田園生活。屏居指不與人們交往。「數畝」句說他居住在郊外,種著幾畝薄田,日子過得很清貧。唐初著名的隱士王績自號「東皋子」,這裡有自比之意。不同的是,古代的隱士如陶潛、王績等人都是樂於隱居的,心境恬淡和平,耿韋卻滿腹牢騷。「青春獨屏居」這句話顯然透露出了他心裡的煩悶:這樣的年華,這樣的時節,正是應該有所作為的時候,應該飽嘗生活樂趣的時候,而自己卻不得不獨自被排斥在這種生活之外,這該是多麼不平!這句詩也為全詩定下了基調。下面兩聯,即從不同方面來敘說屏居生活的狀況。 
  「家貧僮僕慢,官罷友朋疏」,這是從人的關係方面說的。慢,怠慢,不恭敬之意。由於失去了官俸,僅靠幾畝薄田生活,家境困窘,連僮僕都怠慢自己,不那麼聽使喚了。因為沒有了權勢,連朋友都漸漸疏遠自己,不那麼來往了。前人評這兩句詩說: 
  「淺言偏深世情。」(《唐音癸簽》卷七)也許正因為它以通俗的語言說穿了世故人情,當時就已經傳誦人口了。 
  「強飲沽來酒,羞看讀破書」,這是從貧居生活方面說的。有錢人自有山珍海味,呼朋引友,盛設佳宴,甚至以絲竹歌舞助興,飲酒自然是一大樂事。但他的酒是沽來的,藉以澆愁的,所謂借酒澆愁愁上愁,勉強飲之,又何樂之有?飲酒以外,讀書是當時仕人的另一大樂事,隱士更不例外。陶淵明說:「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 
  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這是何等陶醉!耿韋則不同。他是「羞看讀破書」。由於家貧,詩人藏書甚少,僅有的書也已翻來覆去讀破,所以羞於再看。 
  「閒花更滿地,惆悵復何如?」處處不如意,事事不稱心,偏偏又看到落花滿地,平添一段傷春的惆悵,韶光易逝,時不我待,這樣的惆悵,又怎不叫人傷懷呢?這種心境大概也代表了一部分隱居者的心態吧。 
  前人的隱居田園詩往往著重表現這種生活閒逸恬靜的一面,耿韋的這首詩可謂大異其趣。    
  路傍老人 
  耿韋 
  老人獨坐倚官樹, 
  欲語潸然淚便垂。 
  陌上歸心無產業, 
  城邊戰骨有親知。 
  餘生尚在艱難日, 
  長路多逢輕薄兒。 
  綠水青山雖似舊, 
  如今貧後復何為。 
  耿韋詩鑒賞 
  「大歷十才子」以作酬唱詩而得名,其山水詩也頗多佳作。但繼承杜甫的現實主義傳統,以下層老百姓為主角的詩篇為數不多,比較著名的就是耿韋的這首《路傍老人》。 
  「老人獨坐倚官樹,欲語潸然淚便垂。」這兩句是寫詩人見到老人的苦況及向老人發問,下六句都是老人自述之語。官樹,即官道旁的樹,因大路是公家所建,故稱為官道。這裡寫老人孤獨地倚著官樹而坐,詩人向前發問,老人未言先垂淚,總寫出老人的悲苦,並讓人急於瞭解他垂淚的緣由。 
  「陌上歸心無產業,城邊戰骨有親知。」這兩句「乃一篇之警策」。「陌上」,即老人面前的大路,「歸心」即思歸之心,接著句中又陡然來一轉折「無產業」,雖然思歸,可是故鄉的產業已經蕩然無存,回去又靠什麼生活呢?假如有親朋可以托付,或許仍然可以歸鄉,可是老人的「親知」—— 親戚和朋友,又都化為城邊的戰骨。此句「有」,其實無,反言得妙。 
  這樣,既無產業,又無親故,回鄉夢必然成為泡影,讀到這裡,讀者也不禁為老人傷心淚下,和老人一起痛恨,詛咒這可惡的戰爭。 
  「餘生尚在艱難日,長路多逢輕薄兒。」老人無家可歸,無親友可依,真正是走投無路,因而十分悲痛,「餘生」含有又重意義,一是指虎口餘生,沒有象「親知」那樣化為城邊的戰骨,二是說年紀老邁,剩下的生命已為日不多了,「艱難日」是說時局還沒有太平,可見這首詩作於「安史之亂」尚未平定時。 
  下句寫老人在流浪途中又經常受到輕薄兒的欺凌、侮辱,這無異於雪上加霜。可憐的老人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最後只能喊出發自肺腑的哭聲: 
  「綠水青山雖似舊,如今貧後復何為!」青山常在,綠水長流,老人卻歷盡劫難,備嘗辛酸,如今一貧如洗,真不知怎麼辦才好!這兩句借與大自然的對比,喊出了老人心中鬱積已久的聲音,這無疑是對那個動亂的社會的控訴,但這種控訴又能改變什麼呢? 
  這首詩通過描寫老人的不幸遭遇,深刻地反映了肅宗、代宗時期動亂的現實,具有很高的認識價值,在詩風較為浮靡、題材較為狹窄的大歷十才子詩中,彌足珍貴。就內容而言,詩人選擇老人作為描寫對象,表現時代動亂,是很富於代表性的,因為老人問題是全社會都很關注的問題,孤獨無助的老人更是亂世中最淒慘的人;而中國歷來有敬老的美德,寫老人的不幸最易引起人們的同情;另外「十才子」在詩中寫老人的不幸,也常常悲歎自己的衰老,這正反映出他們身處亂世而又無力振作的迷惘心理。

<上一頁 <<耿韋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