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戴叔倫詩鑒賞

TXT 全文
戴叔倫詩鑒賞 
  生平鑒賞 
  戴叔倫( 732—789),字幼公,潤州金壇(今江蘇金壇縣)人。德宗貞元進士。早年曾在鹽鐵史劉宴手下任職,後任撫州刺史,又遷任容管經略史。晚年上表自請出家作道士。 
  他當時的詩名很大。寫過一些揭露社會矛盾、反映人民疾苦的樂府詩,也寫過一些委婉清新的寫景寄懷詩。他主張「詩家之景,如蘭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也」,這對於後來的「神韻」 
說有很大影響。今存詩近三百首,《全唐詩》錄其詩二卷。 
  女耕田行 
  戴叔倫 
  乳燕入巢筍成竹, 
  誰家二女種新谷? 
  無人無牛不及犁, 
  持刀斫地翻作泥。 
  自言家貧母年老, 
  長兄從軍未娶嫂。 
  去年災疫牛囤空, 
  截絹買刀都市中。 
  頭巾掩面畏人識, 
  以刀代牛誰與同。 
  姊妹相攜心正苦, 
  不見路人惟見土。 
  疏通畦壟防亂苗, 
  整頓溝塍待時雨。 
  日正南岡下餉歸, 
  可憐朝雉擾驚飛。 
  東鄰西捨花發盡, 
  共惜余芳淚滿衣。 
  戴叔倫詩鑒賞 
  唐時期,在戰亂、災疫的打擊下,廣大貧苦農民陷入了更為困苦的境地,這首詩通過描寫弱女刀耕的艱難和她們成年難嫁的苦惱,反映了這一時期的生活。 
  全詩分四大段。 
  從開頭至「持刀斫地翻作泥」是第一段,總寫弱女在田野刀耕的情景。詩的開頭很巧妙,先用「乳燕入巢筍成竹」一句起興,接著用一個反問句「誰家二女種新谷」入題,往下兩句便概括地交待出耕種的情景。這是一個獨特的景象:在田□上,既看不見男人,也看不到耕牛,只看見兩個女子在持刀翻土。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反常的現象呢?接下去詩人把筆鋒一轉,用女子的自敘回答了問題。 
  「自言家貧母年老」至「以刀代牛誰與同」是第二段,用弱女自敘的口吻回答了兩女刀耕的原因:一是母親年老,二是未娶嫂的哥哥從軍去了,三是因災疫耕牛死光,四是弱女無奈只能截絹買刀,以刀代耕。這幾句交待了弱女面臨的困境,深刻揭露了戰亂和災疫給農家帶來的苦難。「未娶嫂」表明長兄從軍已久;「牛囤空」道出災疫嚴重;「截絹買刀」足見家境清貧;「頭巾掩面」可知弱女內心之苦。這段描敘簡練、凝重,層層深入,深切感人。 
  「姊妹相攜心正苦」至「整頓溝塍待時雨」是第三段,描敘姊妹二人辛勤勞作之苦。「姊妹相攜」是姊妹同心協力,「惟見土」是躬身低頭操作的專注辛苦。因為時已晚春,沒有耕牛,又沒男勞力,僅靠姊妹倆手中的刀耕,怎麼能及時種上莊稼呢?所以要趕緊疏通畦□,整頓溝塍,以「待時雨」。一個「待」字,有兩層意思:一是表明眼前的耕作仍處在乾旱之中,由此更見其勞作的艱辛。二是表現出弱女在貧苦的掙扎中懷抱的一點希望,即盼春雨能及時到來,爭取有個好收成稍微改變一下眼前的困境。但這點希望能不能實現呢?詩點到為止,給讀者留下咀嚼回味的餘地。 
  「日正南下岡下餉歸」至最後是第四段,寫弱女青春將逝而不得出嫁的苦惱。姊妹二人,勞作了一上午,日正南岡,雙雙回家吃午飯。歸途上,路旁草叢中求偶的雉雞受到驚擾而雙雙起飛。客觀之景,引起貧女的內心之思:年紀漸大,青春將逝,而今不得出嫁。想到這兒,她們不由淚濕衣襟。正是因為戰亂、災疫,給她們造成了這些痛苦和不幸。所以這個結尾與前面的內容緊密配合,又從另一個方面深化了詩的主題。 
  《女耕田行》是一首敘事詩,但詩人在敘事上不是平鋪直敘,而是採用起興,變換敘事角度,借景言情等多種筆法,既使情節完整緊湊,又使詩情豐富飽滿,給人以生動、真摯、深切之感。像詩的開頭,以乳燕有巢,幼筍成竹的眼前景起興,則有力地反襯了弱女孤苦勞作、青春將逝而仍無歸宿的境遇。這樣的開頭既省略筆墨,又使敘述委婉有味,詩情濃郁。 
  詩的第二段,改客觀描敘的筆法於自敘,顯得親切感人,同時也避免了單純客觀描繪的呆板乏味。詩的最後兩段,既有客觀的描寫,又有人物心跡的自我表述,兩者相得益彰,既推動情節的發展,又層層加深詩意,尤其是「朝雉驚飛」「鄰舍花盡」的描述,既是客觀景,又是弱女的心頭事。這種景與情合,情因景生的描述方法,確實使一首敘事詩充滿了詩情畫意,收到了真摯感人的藝術效果。    
  題稚川山水 
  戴叔倫 
  松下茅亭五月涼, 
  汀沙雲樹晚蒼蒼。 
  行人無限秋風思, 
  隔水青山似故鄉。 
  戴叔倫詩鑒賞 
  這首題詠稚川山水的小詩,寫得風光如畫,感情充沛。稚川,所在不詳。從詩中描繪的境界看,像是江南山水之鄉。戴叔倫曾先後在新城(今浙江富陽)、東陽(今浙江東陽)當過縣令,詩中所詠山水,或在兩地中某一處。 
  前兩句即景描寫,由近及遠。「松下茅亭五月涼」,松下茅亭是詩人觀賞稚川山水的立足點和題詠之處。時值仲夏,天氣已開始有些暖熱,而蒼松覆蓋下的茅亭卻依然涼意襲人,為覽眺這一帶的山水提供了一個宜人的場所。從下文「行人」之語推測,詩人大概是行旅路經此地,在茅亭歇腳。這就更給這次覽眺增添一份不期而遇的欣喜。 
  次句「汀沙雲樹晚蒼蒼」,是茅亭眺望所見的中景和遠景。近處有江流,對岸有白沙覆蓋的汀洲,再遠一點,便是鬱鬱蔥蔥的樹林。時近傍晚,汀沙雲樹漸漸融入暮靄,呈現出一片蒼蒼茫茫的色調。這兩句以茅亭為中心,勾勒出一幅有山有水,有風景有人物(詩人自己就在畫中)的稚川山水畫。「晚」字暗引出下文的鄉思,筆法渾然無跡。 
  「 行人無限秋風思,隔水青山似故鄉。」「秋風思」用西晉張翰見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遂命駕歸江東的典故,借指鄉思,與上文「五月」實寫的季節並不矛盾。兩句是說,自己這個奔馳道途的客子本就懷有無限鄉思,現在突然發現隔河相望的青山竟有些像故鄉那座朝夕相伴的青山。更牽起無限鄉思。戴叔倫是潤州金壇人,其地有山有水。江南山水有共同特點,在客處旅途鄉思無限的情況下,忽見「隔水青山似故鄉」,恰似他鄉遇故知,其不期而遇的歡喜和親切感,自不待言。而深究其裡,所謂「 似」,也只是差似而已。正因為懷著「無限秋風思」,遂不覺移情於景,感到對岸青山似曾相識,而覺其「似故鄉」了。而一旦發現「隔水青山似故鄉」 
  之後,又反過來進一步增強了對故鄉的思念。總之,末句所抒寫的雖只是瞬間的感覺和聯想,卻既有似曾相識的神往,又含不期而遇的欣喜,甚至還有雖「似故鄉」而終非故土的喟歎。感情內涵相當複雜。 
  如果說,前兩句堪稱「詩中有畫」,那麼後兩句卻是畫筆所不能到的詩的意境。畫面上可以出現行人遙望隔水青山的形象,但卻畫不出行人心中的「無限秋風思」,更無法畫出懷著無限鄉思的行人面對隔水青山時所引起的聯想和複雜微妙的思緒。 
  山水畫之所以不能代替山水詩,就在於它缺乏抒情的直接性。這首題詠山水的詩之所以成為詩而非畫,正在於三、四句融鑄了詩人獨特的內心感受。    
  蘭溪棹歌 
  戴叔倫 
  涼月如眉掛柳灣, 
  越中山色鏡中看。 
  蘭溪三月桃花雨, 
  半夜鯉魚來上灘。 
  戴叔倫詩鑒賞 
  這是一首富於民歌風味的船歌。題中「蘭溪」,即婺州蘭溪縣境內的蘭溪(又稱東陽江,是富春江的上游);棹是船槳,棹歌即船家搖槳時唱的歌。戴叔倫在德宗建中元年(780)五月至二年春曾任東陽令,蘭溪在東陽附近,這首詩大約是他在這段期間所作的。 
  歌唱本地風光的民歌,除有特殊背景外(如劉禹錫《踏歌詞》)取景多在日間。因為在麗日艷陽照映下,一切景物都顯得生氣蓬勃、鮮妍明媚,得以充分展示出它們的美。本篇卻獨出心裁,選取夜間作背景,歌詠江南山水勝地另一種人們不大注意的美。這是它在取材、構思上的一個顯著特點。 
  「涼月如眉掛柳灣」,首句寫舟行所見岸邊景色: 
  一彎如眉的新月,映射著清冷的光輝,正低掛在水灣的柳梢上。雨後的春夜,月色顯得更加清澄;時值三月(從下文「桃花雨」可知),柳條已經垂縷披拂。 
  眉月新柳,相映成趣,富於清新之感。 
  「越中山色鏡中看」,次句轉寫水色山影。浙江一帶古為越國之地,故稱「越中」。「山色鏡中看」,描繪出越中一帶水清如鏡,兩岸秀色盡映水底的美麗圖景。句內「中」字復迭,既增添了民歌的詠歎風味,又傳遞出夜間行舟時於水中一邊觀賞景色,一邊即景歌唱的怡然自得的情趣。 
  「蘭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船繼續前行,不覺意間已從平緩如鏡的水面駛到灘頭。聽到灘聲嘩嘩,詩人才聯想到連日春雨,蘭溪水漲,灘聲聽起來也變得更加急驟了。在灘聲中,似乎時不時聽到魚兒逆水而行時發出的潑刺聲,詩人又不禁想到,這該是撒歡的鯉魚趁著春江漲水,在奔灘而上了。南方二三月間桃花開時,每有綿綿春雨。這種持續不斷的細雨,能使江水上漲,卻不會使水色變渾,所以次句有水清如鏡的描寫,如果是北方的桃花汛,則自無「山色鏡中看」的清澈之景。由此可見詩人觀察事物描寫景物的真切。因是夜中行舟,夜色本來比較黯淡朦朧,這裡特意選用「桃花雨」的字面,感覺印象中便增添了明艷的春天色彩;夜間本來比較寧靜,這裡特意寫到鯉魚上灘的聲響,遂使靜夜增添了活潑的生命躍動氣息。實際上,這裡所寫的「三月桃花雨」 
  與「鯉魚來上灘」都不是目接之景,前者因灘聲喧嘩而有此聯想,後者因游魚潑刺而有此猜測。兩首都是詩人的想像之景。正因為多了這一層想像的因素,詩情便顯得更為濃郁。 
  通觀全詩,我們發現,這首船歌雖然以蘭溪之夜作為背景,但它著重表現的並非夜的靜謐朦朧,而是蘭溪夜景的清新澄澈,生趣盎然。而這,正體現出這首詩獨特的民歌氣韻。    
  題三閭大夫廟 
  戴叔倫 
  沅湘流不盡, 
  屈子怨何深。 
  日暮秋風起, 
  蕭蕭楓樹林。 
  戴叔倫詩鑒賞 
  這是一首憑弔屈原的名作。 
  屈原「忠而見疑,信而被謗」(《史記·屈原列傳》),作者謁廟,感慨頗深,於是寫下了這首詩篇。 
  詩的前二句對屈原的不幸遭遇表示深切的同情。 
  「沅湘流不盡,屈子怨何深」,以沅水湘水流了千年也流不盡,來比喻屈原的幽怨之深,構思妙絕。屈原與楚王同宗,想到祖宗創業艱難,好不容易建立起強大的楚國,可是子孫昏庸無能,不能守業,賢能疏遠,奸佞當權,自己空有一套正確的治國主張卻不被採納,反而遭到打擊迫害,屢貶荒地。眼看世道,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朝政日非,國勢岌岌可危,人民的災難越來越深重,屈原奮而自沉汩羅江,他生而有怨,死亦有怨,這樣的怨,怎能有個盡頭呢!這二句是抒情。 
  後二句寫景:「日暮秋風起,蕭蕭楓樹林。」秋風蕭瑟,景象淒涼,一片慘淡氣氛,詩人融情入景,使讀者不禁慨然以思,含蓄蘊藉地表達了一種感慨不已、哀思無限的憑弔懷念之情。這兩句暗用《楚辭·招魂》語:「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但化用得非常巧妙,使人全然不覺。 
  這首詩比興手法相當高明。前二句以江水之流不盡來比喻人之怨無窮,堪稱妙絕。後二句蕭瑟秋景的描寫,又從《招魂》「湛湛江水」兩句生發而來,景物依稀,氣氛愁慘,更增淒惋,使人不勝惆悵,弔古之意極深,為人傳誦。

<上一頁 <<戴叔倫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