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於鵠詩鑒賞

TXT 全文
於鵠詩鑒賞 
  生平簡介 
  於鵠,唐詩人。大歷、貞元年間在世。初隱居漢陽山中,大歷(766—779)中,從軍塞上,擔任過從事之類的微職。氣質高潔,不合流俗,貞元六年(790)前後,辭官歸隱,後卒於山中。 
  其詩「長短間作」時出度外,縱橫放逸,而不陷於疏遠,且多警策」(《唐才子傳》卷四)。《全唐詩》錄存其詩七十餘首,編為一卷。 
  江南曲 
  於鵠 
  偶向江邊采白蘋, 
  還隨女伴賽江神。 
  眾中不敢分明語, 
  暗擲金錢卜遠人。 
  於鵠詩鑒賞 
  唐代盛行一種閨怨詩,主要寫閨中女子對情人征戍遠遊異鄉的纏綿情思。於鵠的這首《江南曲》則是此類閨怨詩中的上乘之作,它通過對一個少婦「暗擲金錢卜遠人」的典型細節描寫,表現了她對愛情的忠誠和對遠方丈夫的深切思念。 
  這首詩在刻畫性格和塑造人物方面,與同類詩歌相比,頗有獨到之處。詩人很善於通過人物的動作來展示人物性格發展的軌跡,透視其內心的秘密。 
  首句「偶向江邊采白蘋」,寫詩中女主人公的勞作活動。這位女子手不停歇地采著白蘋,眼睛卻瞟向江面,當初,她的丈夫就是從這條江上乘船遠行的。 
  望江思人,觸景生情,女主人公不由得內心波濤頓生,像滔滔的江水一樣奔瀉不已。這一句含蓄地傳達出女主人公勞作時難忘遠行的丈夫的內心秘密。 
  次句「還隨女伴賽江神」,則是寫女主人公在閒暇娛樂時也無法淡忘她的心上人。在女伴們的熱情相邀下,她只好放下手中「采白蘋」的活計,而加入了「賽江神」的行列。當年她就是在江神廟前為丈夫餞行的,看見江神廟,當年送別時的情景歷歷在目,更掀動她想念「遠人」的情思。 
  第三句「眾中不敢分明語」,筆鋒由動作描寫而轉入展示心靈世界。「不敢」二字寫出了女主人公心中的嬌怯、羞澀。「語」的內容,當然是想向人們打聽自己丈夫遠行的吉凶或歸期遠近。越是熾熱地思念,就越是不敢當眾剖白心跡,就越能令人體味到她內心的痛苦之甚, 幽怨之多。這一句描繪女主人公羞怯的性格,為結句起了鋪墊作用。 
  結句「暗擲金錢卜遠人」,承上而來,酣暢淋漓地表現出少婦對其丈夫的一片深情。她一心惦念著遠行的丈夫,心事又不好意思讓人知道,於是就偷偷地親手給「遠人」占卜。這一細節描繪得維妙維肖,將女主人公純潔的心靈、美好的情感表現得栩栩如生。 
  由於詩人善於通過動作和細節來展示人物的內心世界, 所以, 女主人公的遭遇和癡情, 就很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與此同時,女主人公那勤勞、嬌羞、忠於愛情的感人形象,也給讀者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古詞(三首錄一) 
  於鵠 
  東家新長兒, 
  與妾同時生。 
  並長兩心熟, 
  到大相呼名。 
  於鵠詩鑒賞 
  從李白《長干行》等詩中可以知道,唐時江南的商業城市,市井風俗是開化而淳樸的,男女孩童可以一同玩耍,不必設嫌。「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寫的就是這樣一種情景。於鵠題為「古詞」的這首詩,也反映著這樣一種生活現實。 
  這首詩未用第三人稱的敘事角度,而取第一人稱的「 代言」 體裁。一位少女提起她的東家少年,似乎全是沒緊要的話語,卻語語飽含熱情,說來十分天真動人。 
  少女首先提到雙方同歲的事實,「東家新長兒,與妾同時生」。通常看來,這不過是尋常巧合而已。 
  但這尋常巧合由少女津津道來,卻包含一種字面所無的意味。每當強調兩個人之間牢不可破的情誼時,人們常說「雖然不能同生,也要共死。」似乎兩人情同手足而不同生,乃是一種遺憾。而男女同歲,似乎還暗示著某種天緣奇遇。 
  其次,她又提到「並長—— 兩心熟」。「並長」二字是高度概括的,其中含有足以讓人終生回憶的事實:兩家關係良好,彼此長期共同遊戲,形影相隨,有時惱了,一會兒又好了..童年的回憶對任何人都是美好的,童年的夥伴感情也特別親密,尤其是一男一女之間。「兩心熟」,就不光是形影相隨而已,而是知心體己,知疼著熱。在少時是兩小無猜,長成就容易萌生出愛巒。所謂「天涯海角覓知音」「兩心熟」是很重要的條件。 
  最後一句提到的事實更平常,也更微妙:「到大相呼名。」因為自幼以名相呼,沿以成習,長大仍然這樣稱呼,本是平常不過的事,改稱倒恰恰是引人注意的變化。另一方面,人際間的稱呼,又暗示著雙方的親疏關係,大有考究。越是文明禮貌的稱呼,越適合於陌生的人;關係密切,稱呼反倒隨便。至於「相呼名」,更是別有一層親暱的感覺。 
  短短四句只說著不打緊的話,卻處處溢洩出一種青梅竹馬之情。此外,詩中兩次提到年齡的增長,即「 新長」和「到大」,也不容輕易放過。男「新長」而女已大,這個變化不僅僅是屬於生理的。男女孩童的友愛,和少男少女的感情,其間有質的區別。 
  「到大」之後,再好的男女也須疏遠,這是受社會文化環境制約的,並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當《古詞》的女主人公在心中叨念東家少年—— 往昔的小夥伴—— 的時候,是否也感到了這種微妙的變化呢?他們雖然仍沿襲著以名相呼,卻不免經常要以禮相見了。 
  如果現實生活中沒有今昔之感,還有什麼必要對往事津津樂道呢? 
  這首詩的語言淺近,著色素淡,但取材巧妙。民謠說:「無郎無姊不成歌」。可見情歌總是很動人的。這首詩並不明言愛情,就此而言可以說是「無郎無姊」,但這種欲言又止、處於萌芽狀態的愛情,卻風度絕妙。

<上一頁 <<於鵠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