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楊巨源詩鑒賞

TXT 全文
楊巨源詩鑒賞 
  生平簡介 
  (755— ?)字景山。河中(治今山西永濟)人。 
  貞元進士。由秘書郎擢太常博士、禮部員外郎。出為鳳翔少尹。復召除國子司業。第五卷。《全唐詩》存其詩一卷。 
  楊花落 
  楊巨源 
  北斗南回春物老, 
  紅英落盡綠尚早。 
  韶風澹蕩無所依, 
  偏惜垂楊作春好。 
  此時可憐楊柳花, 
  縈盈艷曳滿人家。 
  人家女兒出羅幕, 
  靜掃玉庭待花落。 
  寶環纖手捧更飛, 
  翠羽輕裾承不著。 
  歷歷瑤琴舞態陳, 
  霏紅拂黛憐玉人。 
  東園桃李芳已歇, 
  獨有楊花嬌暮春。 
  楊巨源詩鑒賞 
  暮春三月,春色漸褪。面對紛紛揚揚的楊花,詩人們不禁產生種種感觸。楊巨源以歡悅心情,描繪出滿天楊花的輕盈曼妙的風姿,賦予楊花嶄新的形象。 
  「北斗南回春物老,紅英落盡綠尚早」,北斗星斗柄南指,冬去春來,大地回春。開頭跳過初春、仲春,直指春暮花稀,逼近題意。「韶風澹蕩無所依,偏惜垂楊作春好。」韶風,和風。當紅稀綠少之時,是垂楊弄春之際。詩人移情韶風,以「無所依」、「偏惜」,將和風寫得情意綿綿。以物擬人,跌蕩有致。詩歌由春暮引出春風,再引到垂楊,卻還沒有觸及楊花,看似開門見山、拍合詩題,卻又琵琶半遮,小作掩映。 
  「 此時可憐楊柳花,縈盈艷曳滿人家。」艷曳,美妙地搖曳。前面四句寫足春景後,楊花至此才姍姍出現縈盈艷曳四字,寫出楊花滿天,縈迴搖曳,回轉飄拂,如在眼前。詩中字面不帶風字,而動作卻無一不在風中。上承韶風弄花,筆意含蓄空靈。然而只就楊花詠楊花,不免單調枯乾。詩中以「滿人家」三字引出下文,拓開境界。「人家女兒出羅幕,靜掃玉庭待花落」,在漫舞的楊花中,美麗的少女靜待花落。 
  人相互映襯,環境優美。「寶環纖手捧更飛,翠羽輕裾承不著。」佩帶寶環的少女,以纖纖玉手捧接楊花,楊花卻一止又飛。少女以華美衣襟兜承楊花,楊花卻迴旋不止。詩歌雖然只寫少女衣飾、舉止,但人物的嬌戇歡快、輕鬆自在神態,楊花的輕盈飄緲,宛在眼前。寫形寓神,形神兼備。如果說韶風愛花是初次襯托,那麼由擬人而真人,則少女愛花,襯托力量更強,奠定全詩明媚基調。正如清人沈德潛所評: 
  「兒童捉楊花,無甚情味。美人遊戲楊花,風神無限矣。『寶環纖手』一聯,形容盡善。」 
  少女手捧不得,衣承不著,楊花卻來挑逗戲弄少女:「歷歷瑤琴舞態陳,霏紅拂黛憐玉人。」霏,飛散。楊花在瑤琴前舞態分明,姿勢紛呈,彷彿是聞樂起舞。飛過紅妝,掠過黛眉,楊花多情,也憐玉人。 
  由人戲花到花戲人,由少女憐花到花憐少女,情感兩相交融,愈為濃烈。詩人以花擬人,憐香惜玉想落天外,頓開新境,然而寫楊花之神又不離楊花體輕飛散本色,立足實境,求虛於實。 
  「東園桃李芳已歇,獨有楊花嬌暮春。」結尾再以桃李消歇,反襯楊花。一個「嬌」字,再次以花擬人,遣辭傳神。沒有上文少女戲花,「嬌」字意境就不復存在,沒有花戲少女「嬌」字神態就無從說起。一結貫通全篇,風神搖曳。通篇至此流走輕靈,一氣呵成。 
  歷來詠唱楊花之作,由於春色難留、芳菲凋謝,情懷不免感傷,大都慨歎其飄泊零落。如蘇軾《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曰:「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石《絕句》曰:「來時萬縷弄輕黃,去日飛毬滿路旁。我比楊花更飄蕩,楊花只是一春忙。」楊巨源卻開掘暮春楊花漫天飄舞的美姿,抒發美好情懷,人取我棄,立意新穎,表現出詩人濃郁的生活情趣。 
  為了突出楊花可愛,詩中進行層層襯托,以「紅英落盡綠尚早」反襯,以韶風擬人正襯,以少女戲花再次正襯後,又以「東園桃李芳已歇」再次反襯,主賓配合,筆致多變。 
  全詩語言麗詞迭出,單韻流轉,呈現出斑斕多姿之態,亦表現出詩人明朗愉悅之情。    
  和練秀才楊柳 
  楊巨源 
  水邊楊柳曲塵絲, 
  立馬煩君折一枝。 
  惟有春風最相惜, 
  慇勤更向手中吹。 
  楊巨源詩鑒賞 
  折柳贈別的風俗始於漢人而盛於唐人。《三輔黃圖》載,漢人送客至灞橋,往往折柳贈別。傳為李白所作的《憶秦娥》「年年柳色,灞陵傷別」,即指此事。這首詩雖未指明地點,從詩意看,寫的大概也是灞陵折柳贈別的事。 
  詩的開頭兩句給我們展現了這樣的場景:初春,水邊(可能指長安灞水之畔)的楊柳,低垂著象酒麴那樣微黃的長條。一對離人將要在這裡分手,行者駐馬,伸手接過送者剛折下的柳條,說一聲:「煩君折一枝!」 。此情此景,儼然是一幅「灞陵送別圖」。 
  末兩句「惟有春風最相惜,慇勤更向手中吹」,就語氣看,似乎是行者代手中的柳枝立言。在柳枝看來,此時此地,萬物之中只有春風最相愛惜,雖是被折下,握在行人手中,春風還是慇勤地吹拂著,可謂深情款款。柳枝被折下來,離開了根本,猶如行人將別。所以行者借折柳自喻,而將送行者比作春風。意思是說:只有您如春風慇勤吹拂折柳那樣,帶著深沉真摯的感情來為我送行。只有您對我這個遠行人「最相惜」呀!這層意思正是「煩君折一枝」所表現的感情之情的深化和發展。詩人巧妙地以春風和柳枝的關係來比喻送者和行者的關係,生動貼切,新穎別緻。 
  這首詩是從行者的角度來寫,在行者眼裡看來,春風吹柳似有「相惜」之意與「慇勤」之態,彷彿就是前來送行的友人。這是一種十分動情的聯想和幻覺,行者把自己的感情滲透到物象之中,本來是無情的東西,看去也變得有情了。正如宋謝枋得評此詩時所說:「楊柳已折,生意何在,春風披拂如有慇勤愛惜之心焉,此無情似有情也。」這種化無情之物為有情之物的手法,常用於我國古典詩歌中,如唐元稹《第三歲日詠春風憑楊員外寄長安柳》云「三日春風已有情,拂人頭面稍憐輕。」宋劉攽《新晴》詩曰: 
  「惟有南風舊相識,偷開門戶又翻書。」都是移情於物,我國古代文學評論稱為「物色帶情」(《文鏡秘府論·南·論文意》)。這不是一般的擬人化,不是使物的自然形態服從人的主觀精神,成了人的象徵,而是讓人的主觀感情移入物的自然形態,保持物的客觀形象,達到物我同一的境地。 
  末兩句之所以耐人尋味,主要是因為採用了巧妙的比喻和物色帶情的藝術手法。    
  城東早春 
  楊巨源 
  詩家清景在新春, 
  綠柳才黃半未勻。 
  若待上林花似錦, 
  出門俱是看花人。 
  楊巨源詩鑒賞 
  這首詩寫詩人對早春景色的熱愛。從詩的第三句看,題中的「城」當指唐代京城長安。作者曾任太常博士、禮部員外郎、國子司業等職,此詩約為在京任職期間所作。 
  上聯可結合詩題來理解。首句是詩人在城東遊賞時對所見早春景色的讚美。意思是說,為詩家所喜愛的清新景色,正在這早春之中;也就是說,這清新的早春景色,最能激發詩家的詩情。「新春」就是早春。「詩家」是詩人的統稱,並不僅指作者自己。一個「清」字用得貼切。這裡不僅指早春景色本身的清新喜人,也兼指這種景色剛剛開始顯露出來,還沒引起人們的注意,所以環境顯得很清幽。 
  第二句緊接首句,是對早春景色的具體描繪。早春時,柳葉新萌,其色嫩黃,稱為「柳眼」。「才」字「半」字,都是暗示「早」。如果只籠統地寫柳葉初生,雖也是寫「早春」,但總覺得平淡無味。詩人抓住了「半未勻」這種境界,使人彷彿見到綠枝上剛剛露出的幾顆嫩黃的柳眼,那麼清新宜人。這不僅突出了「早」字,而且把早春之柳的風姿勾畫得非常逼真。生動的筆觸蘊含著作者多少歡悅和讚美之情。早春時節,氣候寒冷,百花尚未綻開,唯柳枝新葉,沖寒而出,最富有生機,最早為人們帶來春天的消息。 
  寫新柳,恰好抓住了早春景色的特徵。 
  上面已將早春之神寫出,如再作具體描繪,必成贅言。下聯用「若待」兩字一轉,改從對面著筆,用芳春的艷麗景色,來反襯早春的「清景」。「上林」即上林苑,故扯在今陝西西安市西,建於秦代,漢武帝時加以擴充,為漢宮苑。詩中用來代指京城長安。 
  繁花似錦,寫景色的穠艷已極;遊人如雲,寫環境之喧嚷如市。這兩句與上聯,正好形成鮮明的對照,更反襯出詩人對早春清新之景的喜愛。 
  全詩將清幽、穠艷之景並列而出,對比鮮明,色調明快,堪稱佳篇。

<上一頁 <<楊巨源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