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崔護詩鑒賞

TXT 全文
崔護詩鑒賞 
  生平簡介 
  字殷功,博陵(今河北定縣)人。貞元進士,官嶺南節度使。 
  晚 鴉 
  崔護 
  黯黯嚴城罷鼓鼙, 
  數聲相續出寒棲。 
  不嫌驚破寒窗夢, 
  卻恐為奴半夜啼。 
  崔護詩鑒賞 
  詩中描寫的情景應發生在長安城南,禁夜之後。 
  示意「止其行李,以備竊盜」的暮鼓早已敲過了(「黯黯嚴城罷鼓鼙」),這時某一住宅中的一位婦人,卻被屋外樹上的鴉啼聲驚醒。出人意料的是,她並未因此埋怨啼鴉,卻反作歉然的語氣道:「恐怕是我睡夢中的哭聲驚擾了枝上的晚鴉罷。」看來,她一點也不為昨夜悲哀夢境的驚破而感到遺憾。 
  這就立刻使人們聯想到金昌緒的《春怨》:「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同樣被啼鳥驚夢,這裡的婦人可是怨聲沖天,遷怒於啼鳥呢。兩首詩情景形成對照,但不同的形式,卻有相同的意味。不管嫌鳥也好,不嫌鳥也好,可以說都不是詩的本意。詩人通過怨鳥或謝鳥的形式,目的都在於更好地表現閨怨。一般說來,閨怨的本質內容沒有太大差別,千差萬別之處在於表現的方式。不正面寫閨怨,而借水怨山,從側面微挑,更具含蓄韻味。 
  這首詩在人物形象上刻劃,頗有個性特徵。那婦人不嫌驚夢,卻又暗示我們,她夜裡在夢中哭泣。這和《春怨》中一心要做「到遼西」好夢的少婦比,其處境當更淒涼。詩裡一面稱鴉窠為「寒棲」,一面稱自家為「寒窗」,兩兩相形,最見物我同情之意,不待奴啼驚鴉,鴉啼驚奴,彼此原諒而後知。與《春怨》比照來讀,我們感到這體諒晚鴉的人,是貧婦;那打起黃鶯的人兒,卻是香閨少婦。由詩讀出人物身份,可見詩的高妙。

<上一頁 <<崔護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