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權德輿詩鑒賞

TXT 全文
權德輿詩鑒賞 
  生平簡介 
  ( 759—818)字載之,天水略陽(今甘肅秦安東北)人。以文章進身,由諫官累升至禮部尚書同平章事,參預朝政。有《權文公集》。《全唐詩》存其詩十卷。 
  月夜江行 
  權德輿 
  扣舷不能寐, 
  浩露清衣襟。 
  彌傷孤舟夜, 
  遠結萬里心。 
  幽興惜瑤草, 
  素懷寄鳴琴。 
  三奏月初上, 
  寂寥寒江深。 
  權德輿詩鑒賞 
  這是一首寫羈旅之思的五言古詩。 
  開頭二句:「 扣舷不能寐,浩露清衣襟」。這裡,出現在讀者面前的是一位悲傷滿面、夜不能寐的行旅者。他憂思重重,滿腹愁腸。卻又不知如何排遣內心的苦悶,只是機械地用手敲著船舷。夜深了,繁露打濕了他的衣襟,他感到了深深的涼意,但卻依然痛苦地佇立在船頭。上一句,「扣舷」二字,不僅點出題中的「江行」,而且是以外在的動作顯露內心的痛苦。下一句,「 浩露」, 即繁露。它暗示出時間已至深夜,而旅人待在船頭的時間也已很久,因此衣襟都清涼起來。詩人以飽嘗旅途風霜雨露的境況,映襯出心境的淒涼,這是以內在的感受來寫內心痛苦的。 
  第三、四句,是點明其痛苦的原因:「彌傷孤舟夜,遠結萬里心。」前一句是對開頭二句的總括。並且進一步說,在這孤舟遠行的夜晚,處處都在觸發著惹人傷感的情懷。這就形象地寫出了自己那種無法訴說的苦情。為何如此難耐呢?後一句接著說:因為自己的一顆心正與萬里之外的那顆心相繫著。這句詩妙在不是從單方面入手來寫相思之情的。而是說,自己與親人雖相隔萬里,但卻心心相印。因此,「遠結萬里心」比起單說「遠思萬里人」來,詩的意蘊就豐富得多,詩的韻味也更加深醇了。 
  第五、六句:「幽興惜瑤草,素懷寄鳴琴。」詩人抒寫了相思離別的情懷。上一句,「惜瑤草」江淹《別賦》有云:「君結綬兮千里,惜瑤草之徒芳。」 
  是說丈夫出外為官,閨中少婦自憐青春獨處。「瑤草」,即香草,為少婦自喻。此處借用其意,以不無解嘲的語氣說,我的深趣就在於憐惜妻子的青春獨處。 
  下一句,「鳴琴」,即琴。意思是說,今夜我要以琴聲來寄托自己平日的懷抱,這或許能夠排遣我內心的苦悶吧!這兩句詩不僅注意對仗的工整,而且在結構上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惜瑤草」,是對前面詩意的承接;「寄鳴琴」,又開啟了後面的詩意。 
  最後兩句:「三奏月初上,寂寥寒江深。」詩人通過展現一幅孤寂淒清的寒江月夜圖,進一步表達羈旅苦情。「三奏月初上」,既點出題中的「月夜」,又寫出反覆彈奏鳴琴的情景。詩人原想借彈琴排遣苦悶的,無奈苦悶尚未消除,又見到了冉冉升起的明·2644·《唐詩鑒賞大典》 
  月。「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對孤身遠客來說,又添了一層行役情思。也使原已悲苦的旅人,其苦情又向前推進了一層。然而,還不僅如此。詩人此時面對的是月色溶溶下的寂靜空曠的令人生寒的大江。而詩人的心境,又何嘗不似這條淒涼寂寞的「寒江」呢!這兒的「深」字用得十分精當。既寫出了寒江寂寥得「深」的實景,也傳達出了旅人寂寥得「深」的實情。它既有寫景之妙,又有傳情之神。顯示出詩人煉字的匠心。結尾以景作結,韻味無窮。那位孤獨無偶的行旅者佇立寒江船頭的身影久久地存留在讀者的視野中。    
  嶺上逢久別者又別 
  權德輿 
  十年曾一別, 
  征路此相逢。 
  馬首向何處? 
  夕陽千萬峰。 
  權德輿詩鑒賞 
  這首小詩,用樸素的語言寫一次久別重逢後的離別。通篇淡淡著筆,不事雕飾,而平淡中蘊含深永的情味,樸素中見出天然的風韻。 
  頭兩句淡淡道出雙方「十年」前的「一別」和今日的「 相逢」 。從詩題泛稱對方為「久別者」來看,雙方大概不是摯友。這種泛泛之交間的「別」與「逢」,按說「別」既留不下深刻印象,「逢」也掀不起感情波瀾。然而,由於一別一逢之間,隔著十年的漫長歲月,自然會引發雙方的人世滄桑之感和對彼此今昔情景的聯想。所以這彷彿是平淡而客觀的敘述就顯得頗有情韻了。 
  這首詩的重點,不是抒寫久別重逢的感慨,而是重逢後又一次匆匆別離的情味。他們在萬山攢集的嶺上和夕陽斜照的黃昏偶然重逢,又匆匆作別,詩人撇開「相逢」時的一切細節,直接從「逢」跳到「別」,用平淡而富於含蘊的語言輕輕托出雙方欲別未別、將發未發的瞬間情景—— 「馬首向何處?夕陽千萬峰。」 
  征路偶然重逢,又即將驅馬作別。馬首所向,是莽莽的群山萬壑,西斜的夕照正將一抹餘光投向峭立無語的山峰。這是一幅在深山夕照中默默作別的素描。不著顏色,不加刻畫,沒有對作別雙方表情、語言、動作、心理作任何具體描繪,卻自有一種令人神遠的意境。千峰無語立斜陽,境界靜寂而略帶荒涼,使這場離別帶上了黯然神傷的意味。馬首所向,千峰聳立,萬山攢集,正暗示著前路漫漫。在夕陽余照、暮色依稀中,更給人一種四顧蒼茫之感。這一切,加上久別重逢旋即又別這樣一個特殊的背景,就使得這情景無形中帶有某種象徵意味。它使人聯想到,在人生征途上,離和合,別與逢,總是那樣偶然,又那樣匆匆,一切都難以預測。詩人恐怕並非要借這場離別來表現人生道路的哲理,但在面對「馬首向何處?夕陽千萬峰」的情景時,心中悵然若有所思則是完全可以體味到的。第三句不用通常的敘述語,而是充滿詠歎情調的輕輕一問,第四句則宕開寫景,以景結情,正透露出詩人內心深處的無窮感慨,加強了世路茫茫的情味。可以說,三、四兩句正是詩人眼中所見與心中所感的交會,是一種「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境界。 
  全詩平淡中蘊含深永情味、素樸中自得天然風韻,堪稱佳選。    
  玉台體十二首( 其十一) 
  權德輿 
  昨夜裙帶解, 
  今朝蟢子飛。 
  鉛華不可棄, 
  莫是稿砧歸! 
  權德輿詩鑒賞 
  南朝徐陵曾把梁代以前的詩選作十卷,定名《玉台新詠》。嚴羽說:「或者但謂纖艷者玉台體,其實則不然。」(《滄浪詩話》)可知這一詩集,香艷者居多。權德輿此首,標明倣傚「玉台體」,寫的是閨情,感情真摯,樸素含蓄,可謂俗不傷雅,樂而不淫。 
  人在寂寞鬱悶之時,常常喜歡左顧右盼,尋求解脫苦惱的徵兆。特別當春閨獨守,愁情難耐之時更易表現出這種情緒和心理。我國古代婦女,結腰繫裙之帶,或絲束,或帛縷,或繡絛,一不留意,有時就難免綰結鬆弛,這,自古以來被認為是夫婦好合的預兆,當然多情的女主人公馬上就把這一偶然現象與自己的思夫之情聯繫起來了。啊!「昨夜裙帶解」,莫不是丈夫要回來了嗎?她歡情入懷,寢不安寐,第二天一早,正又看到屋頂上捕食蚊子的蟢子(喜蛛,一種長腳蜘蛛)飄舞若飛:「蟢」者,「喜」也,「今朝蟢子飛」,祥兆頻頻出現,這難道會是偶然的嗎」 
  喜出望外的女主人公於是由衷地默念:「鉛華不可棄,莫是稿砧歸!」我還得好好嚴妝打扮一番,來迎接丈夫的歸來。稿砧,代指丈夫。 
  此詩文字質樸無華,但感情卻表現得細緻入微。 
  像「裙帶解」、「蟢子飛」,這都是些引不起一般人注意的小節,但卻蕩起了女主人公心靈深處難以平靜的漣漪。詩寫得含蓄而耐人尋味。通篇描摹心理,用語切合主人公的身份、情態,仿舊體而又別開生面。

<上一頁 <<權德輿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