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李涉詩鑒賞

TXT 全文
李涉詩鑒賞 
  生平簡介 
  自號清溪子,洛陽(今屬河南)人。憲宗時,為太子通事舍人,後貶謫陝州司倉參軍。文宗時,召為太學博士,後又遭流放。今存詩一卷。 
  潤州聽暮角 
  李涉 
  江城吹角水茫茫, 
  曲引邊聲怨思長。 
  驚起暮天沙上雁, 
  海門斜去兩三行。 
  李涉詩鑒賞 
  詩題一作《晚泊潤州聞角》,與本題恰成補充,說明本詩是羈旅水途之作。 
  這首詩句,是李涉很有名的即景抒情之作,寫得氣勢蒼涼,意境高遠,耐人尋味。 
  「 江城吹角水茫茫,曲引邊聲怨思長。」「江城」,臨江之城,即潤州。這裡雖然是寫耳聞目睹之景,但字裡行間,時時透出詩人憂憤滿懷的身影。他佇立船頭,眼望著茫茫江面,耳聽著城頭傳來悠揚悲切的邊地樂調。大凡羈旅之人,雖非邊地戍卒,總有異地思歸之情。在這一點上,他們的感情是相通的。 
  因而,一聞邊地樂聲,便立刻引起詩人的共鳴,勾起他思鄉歸里的綿綿情思。在這裡,詩人巧妙地借助於邊聲的幽怨之長和江流的悠長,從形、聲兩個方面著墨,將抽像的心中的思歸之情,作了形象具體的刻畫。 
  「驚起暮天沙上雁,海門斜去兩三行。」暮角聲起,江邊沙灘上的鴻雁驚起,而飛向了遠方。粗粗一看,像是實景的描寫,但仔細品味,這不正是詩人有家不得歸,而且天涯海角、越走越遠的真實寫照嗎? 
  詩人家居洛陽,方向在潤州的西北;而驚雁方向朝南,越飛越遠。莫說歸里,就是連借飛雁而通家書的指望也沒有哇!「驚起」二字,不言「己」而言雁,是所謂不犯正位的寫法。寫雁的受驚遠飛,實際上也兼含了詩人當時「不虞」的遭際。文宗時,詩人曾因事流放康州(治所在今廣東德慶),此詩很可能是作於遷謫途中。 
  這首詩,寫得意態自然,寓情於景。詩人選擇了生活中最典型最突出的物象,寥寥數語,便描繪出給人印象極深的一幅畫卷:江邊的城市、浩渺的江水和驚飛的鴻雁,而畫外則傳來悲涼的畫角聲。在每一物象之中,都使人深深地感受到詩人的哀情和跳動著的鄉思,情味含蓄,寄慨遙深。    
  再宿武關 
  李涉 
  遠別秦城萬里游, 
  亂山高下出商州。 
  關門不鎖寒溪水, 
  一夜潺湲送客愁。 
  李涉詩鑒賞 
  李涉元和年間曾官太子通事舍人,因事貶謫出京;大和中,復召為太學博士,不久又因事罷官,流放桂粵。從此詩題「再宿武關」的「再」,以及首句「遠別」、「萬里游」等詞語看,這首詩很可能是他第二次罷官出京過武關時寫的。武關,在商州(今陝西省商縣),為秦時南面的重要關隘,故又名「南關」。 
  這首詩,詩人寫他再宿武關時的所見所感,以抒發去國離鄉的愁苦情懷。 
  「遠別秦城萬里游」。開首一句,詩人就點出他這次再宿武關非比尋常。秦城,指京都長安。詩人告訴我們,他是從京城來,到萬里之外遙遠的地方去。 
  這裡暗示出他因事罷官流放南方之事。因此這次「遠別」意味著和京城的永別,和仕途的永別;「萬里游」也並非去遊山玩水,而是被迫飄泊到萬里之外。 
  詩人這種愁苦心情,在下面的景色描寫中曲曲傳出。 
  「 亂山高下出商州」。亂山,指商州附近的商山。商山有「九曲十八繞」之稱,奇秀多姿,風景幽勝。「亂山高下」四個字,把商山重巒迭嶂、迴環曲折的氣勢和形貌,逼真地勾勒出來了;一個「出」 
  字,又使靜止的山活動起來,使我們如同看到綿延起伏的商山群峰,紛紛湧出於商州城外。此句是寫山,更是寫人—— 寫詩人踏著高低曲折的山道走出商州城時的心情。其實,商山似亂非亂,形亂神不亂,它錯落有致,遠近高低各不同,但此時此地,詩人哪有閒情細細欣賞,由於他「遠別秦城」,心亂如麻,商山在他眼裡就成「亂山」了。而滿目亂山,又格外烘托出人的心緒煩亂;山與人、景與情契合無間,融合為一。 
  詩的下兩句寫夜宿武關的情景。可以想像,詩人今夜投宿武關,想到明晨將出關南去,與「秦城」相隔更加遙遠,該是何等愁苦;加以孤館寒燈,形單影隻,該有多麼淒涼。他一定是輾轉反側,難以成眠。 
  然而詩人並沒有正面訴說這一切,而是別出巧思,讓溪水去替他傾訴:「關門不鎖寒溪水,一夜潺湲送客愁。」古關靜夜,溪水潺潺,引起夜不成寐的詩人的遐想:那流過古關的潺潺湲湲的溪水,彷彿是為他的不幸遠別而嗚咽啜泣;又彷彿是從他的心中流出,載著綿綿無盡的離愁別恨,長流遠去。「一夜潺湲送客愁」,溪聲、心聲迭合成一體了。「關門不鎖」四字,真乃神來之筆。雄固的武關之門,能封鎖住千軍萬馬,但此時對於淙淙寒溪水送來的愁聲,卻無能為力,怎麼「鎖」也鎖不住,足見這「愁」的份量之重!一個「鎖」字,把看不見、摸不著的「愁」,生動鮮明地顯示出來。「一夜潺湲」—— 整整一夜,詩人哪能合眼,這是多麼痛苦難耐的夜晚啊!這兩句詩,詩人別出心裁地通過對水聲的描寫,把內心「剪不斷,理還亂」的離愁別恨,曲折細膩地描摹出來,使人如臨其境,如聞其聲,具有非凡的藝術感染力量。    
  井欄砂宿遇夜客 
  李涉 
  暮雨瀟瀟江上村, 
  綠林豪客夜知聞。 
  他時不用逃名姓, 
  世上如今半是君。 
  李涉詩鑒賞 
  關於這首詩,《唐詩紀事》上有一則饒有趣味的記載:「涉嘗過九江,至皖口(在今安慶市,皖水入長江的渡口),遇盜,問:『何人?』從者曰:『李博士(涉曾任太學博士)也。』其豪酋曰:『若是李涉博士,不用剽奪,久聞詩名,願題一篇足矣。』涉贈一絕雲。」這件趣聞不但生動地反映出唐代詩人在社會上的廣泛影響和所受到的普遍尊重,而且可以看出唐詩在社會生活中運用的廣泛—— 甚至可以用來酬應「綠林豪客」。不過,這首詩的流傳,倒不單純由於「本事」之奇,而是由於它在即興式的詼諧幽默中寓有頗為嚴肅的社會內容和現實感慨。 
  前兩句用輕鬆抒情的筆調敘事。「江上樹」,即詩人夜宿的皖口小村井欄砂;「知聞」,即「久聞詩名」。風高放火,月黑殺人,這似乎是「遇盜」的典型環境;此處卻不經意地點染出在瀟瀟暮雨籠罩下一片寧靜的江村。環境氣氛既富詩意,人物面貌也不猙獰可怖,這從稱對方為「綠林豪客」自可看出。看來詩人是帶著安然的詩意感受來吟詠這場饒有趣味的奇遇的。「夜知聞」,既流露出對自己詩名聞於綠林的喜悅,也包含著對愛好風雅、尊重詩人的「綠林豪客」的欣賞。環境氣氛與「綠林豪客」的不協調,他們的「職業」與「愛好」的不統一,本身就構成一種耐人尋味的幽默。它直接來自活生生的現實,所以信口說出,自含清新的意味。三、四兩句即事抒感。 
  「逃名姓」即「逃名」、避聲名而不居之意(白居易《香爐峰下新卜山居》詩有「匡廬便是逃名地」之句)。詩人早年與弟李渤隱居廬山,後來又曾失意歸隱,詩中頗多「轉知名宦是悠悠」、「一自無名身事閒」、「一從身世兩相遺,往往關門到午時」一類句子,其中不免寓有與世相背的牢騷不平。但這裡所謂「不用逃名姓」云云,則是對上文「夜知聞」的一種反撥,是詼諧幽默之詞,意思是說,我本打算將來隱居避世,逃名於天地間,看來也不必了,因為連你們這些綠林豪客都知道我的姓名,更何況「世上如今半是君」呢? 
  表面上看,這裡不過用詼諧的口吻對綠林豪客的久聞其詩名這件事表露了由衷的欣喜與讚賞(你們弄得我連逃名姓也逃不成了),但脫口而出的「世上如今半是君」這句詩,卻有意無意之間表達了他對現實的感受與認識。詩人生活的時代,農民起義尚在醞釀之中,亂象並不顯著,所謂「世上如今半是君」,顯然別有所指。它所指的應該是那些不蒙「盜賊」之名而所作所為卻比「盜賊」更甚的人們,是詩人劉叉在《雪車》中所痛斥的「相群相黨,上下為蟊賊」之輩。相比之下,眼前這些「綠林豪客」如此敬重詩人、富於人情,倒顯得有些親切可愛了。 
  這首詩的創作,頗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味道。詩人未必一定有意諷刺現實、表達嚴肅的主題,只是在特定情景的觸發下,讓人聯想到生活中的某些現象。因此它寓莊於諧,別具一種天然的風趣和耐人尋味的幽默。

<上一頁 <<李涉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