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施肩吾詩鑒賞

TXT 全文
施肩吾詩鑒賞 
  生平簡介 
  施肩吾,字希聖,號東齋,又號棲真子。元和進士。後隱居修道。 
  幼女詞 
  施肩吾 
  幼女才六歲, 
  未知巧與拙。 
  向夜在堂前, 
  學人拜新月。 
  施肩吾詩鑒賞 
  詩人有個天真可愛的小女兒,在詩中不止一次提到,如「姊妹無多兄弟少,舉家鍾愛年最小。有時繞樹山雀飛,貪看不待畫眉了。」(《效古詞》)而這首《幼女詞》更是含蓄兼風趣的妙品。 
  一開始就著力寫幼女之「幼」,先就年齡說,「 才六歲」,說「才」不說「已」,意謂還小著呢。 
  再就智力說,尚「未知巧與拙」。這話除表明「幼」外,更有多重意味。表面是說她分不清什麼是「巧」、什麼是「拙」這類較為抽像的概念;其實,也意味著因幼稚不免常常弄「巧」成「拙」,比方說,會幹出「濃朱衍丹唇,黃吻爛漫赤」(左思),「移時施朱鉛,狼藉畫眉闊」(杜甫)一類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此外,這裡提「巧拙」實偏義於「巧」,暗涉末句「拜新月」事。讀者一旦把二者聯繫起來,就會想到這是在七夕,如同目睹如此動人的「乞巧」場面: 
  「七夕今宵看碧霄,牽牛織女渡河橋。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絲幾萬條。」(林傑《乞巧》)詩中並沒有對人物往事及活動場景作任何敘寫,由於巧下一字,就令人想像無窮,收到含蓄之效。 
  前兩句刻劃女孩的幼稚之後,末二句就集中描寫一件情事。時間是七夕,因前面已由「巧」字作了暗示,三句只簡作一「夜」字。地點是「堂前」,這是能見「新月」的地方。小女孩幹什麼呢?她既未和別的孩子一樣去追逐螢火,也不向大人索要瓜果,卻鄭重其事地在堂前學著大人「拜新月」呢。讀到這裡,令人忍俊不禁。「開簾見新月,即便下階拜」的少女拜月,意在乞巧,而這位「才六歲」的乳臭未乾的小女孩拜月,是「不知巧」而乞之,「與『細語人不聞』(李端《拜新月》)情事各別」(沈德潛)啊。 
  儘管詩人敘述的語氣客觀,但「學人」二字傳達的語義卻是揶揄的。小女孩拜月,形式是成年的,內容卻是幼稚的,這形成一個衝突,幽默滑稽之感即由此產生。小女孩越是弄「巧」學人,便越發不能藏「拙」。 
  這個「小大人」的形象既逗人而有趣,既純真又可愛。 
  這類以描寫童真為主題的作品,可以追溯到晉左思《嬌女詩》,那首五古用鋪張的筆墨描寫了兩個小女孩種種天真情事,頗能窮形盡態。而五絕容不得鋪敘。如果把左詩比作畫中工筆,則此詩就是畫中寫意,它刪繁就簡,削多成一,集中筆墨,只就一件情事寫來,以概見幼女的全部天真,甚而勾畫出了一幅筆致幽默、妙趣橫生的風俗小品畫,顯示出作者白描功夫的老到。    
  望夫詞 
  施肩吾 
  手寒燈向影頻, 
  回文機上暗生塵。 
  自家夫婿無消息, 
  卻恨橋頭賣卜人。 
  施肩吾詩鑒賞 
  施肩吾是位道士,但他寫的詩卻很有人情味。這首詩寫女子的丈夫出征在外,大約是頭年秋天出發,整整一年沒有音信,眼看又是北雁南飛的時候,所以倍添思念。 
  首句以描寫女子長夜不寐的情景發端。「 」 即燃。「寒」字略帶孤淒意味。「手寒燈」,身影在後,不斷回頭,幾番顧影(「向影頻」),既有孤寂無伴之感,又有盼人未至的情態。其心情的急切不安已從字裡行間透露出來。這裡已暗示她得到了一點有關丈夫的信息,為後文作好伏筆。 
  第二句「回文機」用了一個為人熟知的典故:前秦苻堅時秦州刺史竇滔被遷流沙,其妻蘇蕙善屬文,把對丈夫的思念織為回文旋圖詩,共八百四十字,讀法宛轉循環,詞甚淒婉(見《晉書·列女傳》)。 
  這裡用以暗示「望夫」之意。「機上暗生塵」,可見女子近來無心織布。這與「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雖同樣表現對丈夫的苦苦思戀,但又不同於那種初別的心情,它表現的是離別經年之後的一種煩憂。 
  前兩句寫不眠、不織,都含有一個「待」字,但所待何人,並沒有點明。第三句才作了交代,女子長夜不寐,無心織作,原來是因「自家夫婿無消息」的緣故。詩到這裡似乎已將「望夫」的題意申足,但並不夠味。直到末句引進一個「賣卜人」的角色,全詩的內容才大大深化,突見精彩。 
  清人潘德輿說:「詩有一字訣曰『厚』。偶詠唐人『夢裡分明見關塞,不知何路向金微』,『欲寄徵人問消息,居延城外又移軍』(張仲素《秋閨思》)便覺其深曲有味。今人只說到夢見關塞,托征鴻問消息便了,所以為公共之言,而寡薄不成文也。」 
  (《養一齋詩話》)此詩也深得「厚」字訣。假如說到「自家夫婿無消息」便了,內容也就不免寡薄,成為「公共之言」。而這個「賣卜人」角色的加入,給讀者暗示了一個生活小故事,詩意便深有味。原來女子因望夫情切,曾到橋頭卜了一卦。詩中雖未明說「終日求人卜,回回道好音」(杜牧《寄遠人》),但讀者已經從詩中默會到占卜的結果如何。要是占卜結果未得「好音」,女子是不會後來才「恨橋頭賣卜人」的。賣卜人的話自會叫她深信不疑。難怪她一心一意等候,每有動靜便疑是夫歸,以致「手寒燈向·2965·《唐詩鑒賞大典》 
  影頻」(至此方知首句之妙)。問卜,可見盼夫之切;而賣卜人欺以其方,一旦夫不歸時,不能恨夫,不恨賣卜人恨誰? 
  不過「卻恨橋頭賣卜人」於事何補?但人情有時不可理喻。思婦之怨無處發洩,心裡罵兩聲賣卜人倒也解恨。這又活生生表現出無可奈何而遷怒於人的兒女情態,造成豐富的戲劇效果。同時,思婦的愁怨也就增厚了。

<上一頁 <<施肩吾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