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鮑溶詩鑒賞

TXT 全文
鮑溶詩鑒賞 
  生平簡介 
  鮑溶,初為隱士,後客居他鄉。 
  泊楊子岸 
  鮑溶 
  才入維揚郡, 
  鄉關此路遙。 
  林藏初霽雨, 
  風退欲歸潮。 
  江火明沙岸, 
  雲帆礙浦橋。 
  客衣今日薄, 
  寒氣近來饒。 
  鮑溶詩鑒賞 
  古代的下層文士,為了求得一官半職,經常要奔走他鄉,輾轉飄泊。據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記載,鮑溶「初隱江南山中避地,家貧苦,勁氣不撓。羈旅四方,登臨懷昔,皆古今絕唱。..卒飄蓬薄宦,客死三川。」這首詩,就是他「羈旅四方」途中所作的「絕唱」之一。 
  題作「泊楊子岸」,據首聯「才入維揚郡,鄉關此路遙」看來,作者應該是離開「江南避地」北上,路過揚州楊子縣,夜泊津渡而寫下此詩的。「維揚郡」,即揚州。因為《書·禹貢》有「淮海惟揚州」的話,而在《毛詩》中,凡《尚書》中的「惟」字都寫作「維」所以「維揚」就成為揚州的代稱。楊子,縣名,屬揚州。隋末杜伏威曾置戍守於此,名楊子鎮。 
  唐高宗末期,廢鎮置縣,因鎮為名。地處長江與大運河之交,為南北交通樞紐。「楊」字,後通作「揚」。 
  首聯是說,剛剛離開隱居之地不久,來到楊子縣津渡;沿著運河北上,家鄉便越來越遠了。詩人一開篇就強調這種背井離鄉的感觸,給全詩抹上了一層淒迷低回的色調。首句的「才」字與二句尾的「遙」字,兩相呼應,下得極有份量:才入維揚,就感到鄉關已遠,那麼日後路途中的心境如何,不就可以想像得到了嗎? 
  入題即抒發濃重的離情,簡潔明快,一下子就把讀者的情緒調動起來,起法高妙。 
  頷聯描繪所見之景。「林藏初霽雨」意謂,雨後初晴,兩岸的樹木都被雨水洗刷過,遠遠望去,樹色鬱鬱蔥蔥,一片蒼翠。著一「藏」字,意蘊豐富:雨既停止,天已放晴,若去尋找雨的蹤跡,只能從樹葉樹枝掛著的水珠上見出分曉,這就是所謂「初霽雨」了。但詩人並非在近處來看單棵樹木,而是遠望一片樹林,而大片樹林所掛的水珠是無法辨清的。只能看出那一團蒼翠的、濕漉漉、霧濛濛的大概罷了。如此可見「藏」字下得極妙。「風退欲歸潮」,意思是說,雨晴風起,風吹江面,因為下雨而新漲的潮水已開始減退。這就形象地描繪出風吹潮湧的景觀。而雨後風起,又為結句的「寒氣」作了鋪墊。這兩句所寫兩岸樹木及江潮的景觀,緊緊把握住雨霽初晴的特徵,意象鮮明,詩意清新。 
  頸聯描寫津渡的夜景。「江火明沙岸」,寫入夜之後,周圍的景物已模糊不清,只有江上的漁火閃爍浮動,照亮了沙岸。唐人詩中寫江上漁火,頗多名句,如:「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杜甫《春夜喜雨》)「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張繼《楓橋夜泊》)。「潮落夜江斜月裡,兩三星火是瓜洲」張祜《題金陵津渡》。等等,意境之美,各有千秋。「江火明沙岸」的意境近於杜詩,而著意還在於「明沙岸」,從而引起下句「雲帆礙浦橋」。詩人借助漁火之光,突然發現,近岸的橋下停泊的船隻不知從何時起已經密集如雲。一個「礙」字,形容船多所造成的擁擠感,準確生動地刻劃出楊子碼頭處於水運交通樞紐地位的特徵。 
  尾聯「客衣今日薄,寒氣近來饒」,寫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詩人枯坐舟中,衣衫單薄,更覺雨後的江風寒氣侵人肌骨,不勝其寒。「客衣」,點出作者的遊子身份;「薄」字寫出生活的困窘;「客衣」之「薄」與「寒氣」之「饒」形成鮮明對比,且有因果關係,突出了詩人羈旅途中的艱辛,隱發飄泊失意之歎。兩句似對非對,意味深永。    
  蔡平喜遇河陽 
  馬判官寬話別 
  鮑溶 
  從事東軍正四年, 
  相逢且喜偃兵前。 
  看尋狡兔翻三窟, 
  見射妖星落九天。 
  江上柳營回鼓角, 
  河陽花府望神仙。 
  秋風蕭颯醉中別, 
  白馬嘶霜雁叫煙。 
  鮑溶詩鑒賞 
  唐代平定安史之亂後,由於種種原因,又出現了藩鎮割據的局面。唐憲宗元和九年(814),彰義鎮節度使吳少陽死,其子吳元濟割據淮西(今河南汝南一帶),強捍難制。憲宗發兵討伐,但因所任非人,出兵三年均無功而返。元和十二年,憲宗任命宰相裴度為淮西宣慰處置使,負責統帥全軍。這年十月唐將李愬率領九千士兵突擊淮西鎮的治所蔡州城(今河南省汝南縣),一舉活捉了吳元濟。詩題中所說的「蔡平」,指的就是這件事。淮西鎮的消滅,使唐朝的東都洛陽和江淮免去威脅,且使盧龍、成德等鎮相繼歸順中央,意義重大。鮑溶這首詩,正是對平蔡的讚歌。 
  題中的河陽,漢代置縣,屬河內郡,歷代沿置,故地在今河南孟縣;唐代在對淮西鎮用兵中,河陽正是東軍活動的地帶。 
  詩的第一聯,初步申明題面,既明點「蔡平」,也交代「相逢」。唐王朝的京都在長安,而以洛陽為東都。對淮西鎮用兵,兵力都結集在洛陽周圍,所以稱為「東軍」。「偃兵」,指偃武修文。封建時代的中央政權,討平叛亂後,按慣例須以偃武修文作標榜。 
  在這裡,詩人只不過交代了相逢的時間,恰在「蔡平」 
  之後而已,並不是說唐王朝真能馬上「偃兵」。吳元濟雖被活捉,其他強藩尚在,形勢不容樂觀,唐王朝雖欲「偃兵」而不可能,這是明擺著的事實。 
  第二聯承上對「蔡平」唱起了讚歌。吳元濟盛時,領申、光、蔡三州,其中蔡州的城防特別鞏固,吳本人常駐蔡州,自以為可以高枕無憂。詩中把李愬雪夜入蔡州活捉吳元濟比之為翻三窟而尋狡兔,顯得非常貼切。妖星自九天而落,自指擅作威福的吳元濟之束手就擒。句中著一「射」字,是對裴度調度有方、李愬智勇兼備的高度讚揚。 
  第三聯寫相逢。江上鼓角之聲仍在迴盪,為這場相逢渲染了熱烈歡快的氣氛。漢代的周亞夫,屯兵細柳,軍令嚴整,文帝稱他為真將軍,景帝時任太尉,平定吳楚七國之亂。詩中以「柳營」來稱平蔡之師,隱含對統帥裴度的歌頌,用語甚為得體。晉代潘岳為河陽縣令,滿縣栽花,人號曰「河陽一縣花」(《白帖》)「河陽花府」系美稱河陽安撫使署,馬寬是在這裡當判官的。「神仙」一詞,古詩文中常用以形容人的神采清朗灑脫,氣概不凡。《後漢書·郭泰傳》中就曾以「眾賓望之,以為神仙焉」這樣的句子來稱頌郭泰的神采超群。詩中以「神仙」來稱馬寬,則不僅見出對馬寬的尊崇,也顯示相逢時談到平蔡之役時的意氣風發。 
  末聯寫話別。平蔡之役,發生在元和十年的陰曆十月,「秋風蕭颯」點明了季節。霜天萬里,晴煙寥廓,白馬嘶鳴,征雁鳴唳,對離別場景的勾畫,透露出淒清肅殺的氣氛,跟「江上柳營回鼓角」的氣氛恰成對照。 
  這首七律在寫作藝術上以謀篇精巧取勝。這原是朋友間的酬應之作,寫相逢,寫離別,都是此類詩中應有之筆。但這次相逢的時機比較特殊,平蔡之役,關係到唐王朝的命運,這在當時是一件重要的國家大事。可以想到,這也必然是詩人和馬判官相逢中的主要話題。這首詩巧妙地先以一半篇幅寫「蔡平」,歡快地為它唱起了讚歌;而在寫相逢和相別的另一半篇幅中,又特以四分之一的篇幅(即「江上柳營回鼓角」這一句),與「蔡平」直接掛鉤。這樣,全詩就顯得洋溢著平蔡勝利的歡樂氣氛,突出了歌頌平蔡之捷的主題,並深化了作品的社會意義。 
  此外,該詩用筆富於變化,也頗值稱道。例如寫「蔡平」,第一聯旨在略點相逢恰在「蔡平」之時,所以特別可喜;用了賦筆,語簡意明。第二聯則旨在對平蔡之役進一步作出全面的評述,並在評述中寄寓褒貶。區區十四個字,如用賦筆,極易掛一漏萬;詩人巧妙地改用比興,以少總多,游刃有餘。在詩歌創作中,詩意的深淺與達意的表現方法總是緊密相關的。 
  鍾嶸說「若專用比興,則患在意深,意深則詞躓。若但用賦體,則患在意浮,意浮則文散」。看來,鮑溶深得個中三味。

<上一頁 <<鮑溶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