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賈島詩鑒賞

TXT 全文
賈島詩鑒賞 
  生平簡介 
  賈島(779~843)字閬仙,一作浪仙,范陽(今河北涿縣)人。初出家為僧,名無本。後還俗,屢舉進士不第。曾任長江主簿,人稱賈長江。是著名的苦吟詩人。注重詩句錘煉,刻意求工。其詩情調淒苦,也偶有一些清新的小詩。與孟郊齊名,有「郊寒島瘦」之稱。有《長江集》。 
  寄 遠 
  賈島 
  別腸長鬱紆, 
  豈能肥肌膚? 
  始知相結密, 
  不及相結疏。 
  疏別恨應少, 
  密別恨難祛。 
  門前南去水, 
  中有北飛魚。 
  魚飛向北海, 
  可以寄遠書。 
  不惜寄遠書, 
  故人今在無? 
  華山岧嶢形, 
  遙望齊平蕪。 
  況此數尺身, 
  阻彼萬里途。 
  自非日月光, 
  難以知子軀。 
  賈島詩鑒賞 
  這首五言古詩,以《寄遠》為題,抒寫了對遠方友人的思念之情。 
  全詩可分三個層次。第一層,寫思念友人,別情郁憂。詩人開筆就寫得十分生動。他說,人有了別腸在腹中長期郁憂曲折的話,哪裡能長胖呢!出語形象,詞意深蘊。這不僅將整日對故人牽腸掛肚的思念的情狀表現了出來,而且也體示了詩人與故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和深情厚誼。接著,詩人對與朋友相交甚密和關係相疏的情景作了比較。表面上說過於親密不及疏遠一點好,實際上正從反面強調了因與故人關係親密造成了「恨難祛」的相別離情。這裡,「始知」表明詩人是從自己體驗來說的。同時,又通過正反映襯的方法,突出了對友人思念的情意。第二層,寫思念友人,寄書問候。古代傳說,鯉魚能夠傳遞書信。古樂府《飲馬長城窟行》有云:「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此後有「魚書」之說。這裡,詩人由情及景來寫。由思念故人想到門前流水,由「南去水」想到「北飛魚」,再由魚想到「可以寄遠書」。詩人言魚,不用「游」而用「飛」,不僅狀其迅疾之貌,而且表達了詩人渴望與友人溝通信息的迫切心情。詩人借用傳說,發揮想像,使人意會到他對友人的思念之情,就像那「南去水」一樣悠悠不絕;而他渴念友人,又多麼希望「北飛魚」能速遞遠書。這樣,詩的情調便由原先的思念一轉而為渴想了。第三層,寫思念故人,慮其存亡。詩人承續上面的詩意,又覺得寄書問候是可以的,但是又不知道友人是否還活在人世間。「故人今在無?」的疑惑,就是表達了這種情思。這也是對友人過分渴想而引發的一種必然的心理活動。在古代,親友之間音信的斷絕,皆為交通不便所造成。因此,詩人從空間著筆來寫。「岧嶢」,高峻貌。說華山的形勢固然十分高峻,但是遠遠望去也不過與雜草叢生的地面相齊。這是因為距離遙遠,從視覺上得到的印象。而與此相比,暌隔「萬里途」的「數尺身」的友人,那就更加微乎不見了。最後詩人以無奈的語氣說:「自非日月光,難以知子軀」。結尾處與開頭「別腸長鬱紆」呼應。一方面委婉地傾訴了自己別恨難遣、離情縈懷的心曲;另一方面也道出了對故人的深切掛念,隱含著無限的擔慮。至此,詩的情調又從思念一轉而為掛慮了。 
  這首詩在藝術上有自己的突出特點。一是把對故人思念之情寫得纏綿宛轉,迴旋往復,細緻地表現出詩人思念故人時心潮起伏的情狀。這正如詩人那鬱紆的別腸一樣,情思縈紆,感情深沉。二是運用對比映襯的方法。詩人以相交甚深與關係疏遠相比,以「岧嶢形」的華山與「數尺身」的故人比較,以「日月光」與詩人目力比較等等,既突出了抒情的內容,又增強了抒寫的感情色彩。    
  宿山寺 
  賈島 
  眾岫聳寒色, 
  精廬向此分。 
  流星透疏木, 
  走月逆行雲。 
  絕頂人來少, 
  高松鶴不群。 
  一僧年八十, 
  世事未曾聞。 
  賈島詩鑒賞 
  賈島少年為僧,後雖還俗,但因屢試不第,仕途不遇,他似乎一直未脫離過「僧本位」的思想。在他那以「幽奇寒僻」的風格見長的詩作中,往往蘊含著耐人尋味的禪意。這首詩,堪稱其中的佳作。 
  起筆從視覺形象寫起:群峰高聳,翠色浮空,透出一片寒意;詩人投宿的寺院就座落在群峰環繞的一座山峰的絕頂之上。作者用了水墨畫的技法,勾畫出山寺孤峙高寒的特點。 
  三、四句具體描繪夜空天體運行的景觀。從寺外疏落的樹枝空隙之間,看見夜空的流星劃過;朵朵輕雲,逆著月亮運行的方向飄移,月亮就在雲際中游動。作者描繪這種幽清奇麗的景象,極見「推敲」煉字之功。沈德潛評「走月逆行雲」說:「順行雲則月隱矣,妙處全在逆字。」(《唐詩別裁》)同樣,「流星透疏木」的「透」字與「疏」字也有嚴密的內在邏輯關係,唯因木之「疏」,所以才能「透」出流星來,否則縱有流星劃過,為濃厚的枝葉所遮擋,又怎能看見呢?然而這兩句的妙處還不止於此,疏木與行雲襯托下的流星走月的自落自行,渲染出空山幽寂清冷的氣氛,有力地襯托了山寺的淒冷荒寂。 
  五、六句從自然景觀轉入人事議論。「絕頂人來少」,是說山寺因在絕頂而人跡罕至,揭示了山寺的遠離市塵。「高松鶴不群」,寫獨鶴單棲高松之上。松鶴在古典詩文中,常作為高潔與長壽的象徵,現在看到松鶴,自然使人想到植松養鶴之人。這就為下面寫寺中高僧作了鋪墊。 
  結尾兩句寫寺中只有一位八十歲高僧,雖然久經春秋,卻一直與世無爭。讀到這裡,回頭再看「絕頂」「高松」二句,正是展現了具有象徵意味的這位僧人的生活環境。推之全詩,可以看出,有此眾岫環抱空寂之山,才有此絕頂孤峙之寺,有此絕頂孤峙之寺,才有此超然世外之僧;而身臨其境,投宿其寺,親見其僧者,唯有詩人一人而已。於是,詩人的胸襟可見一斑了。    
  贈梁浦秀才斑竹拄杖 
  賈島 
  揀得林中最細枝, 
  結根石上長身遲。 
  莫嫌滴瀝紅斑少, 
  恰是湘妃淚盡時。 
  賈島詩鑒賞 
  詩人以一枝斑竹贈給友人作手杖,順手寫下這首小詩。梁浦秀才,生平不詳。賈島詩風尚平淡,多寫身邊之事,或描繪自然風景;但能於平淡中寫出雋永的意味,令人回味無窮。此詩便是一例。 
  詩之前二句寫斑竹拄杖之由來。遍山綠竹,遍地修篁,並不是每一根都是適宜做手杖的材料。它須經過一番精心的選擇。「揀得林中」四字,出語平淡,但卻反映了詩人找遍竹林的過程,而他對友人的一往深情,也正包含在這一過程之中。他最後揀得最細的一枝,方才心滿意足。「揀得」之「得」字,「最細枝」之「最」字,似乎洋溢著喜悅之情。也許他應當馬上拿回去做成拄杖,以送給友人。但他卻盤桓竹下,揣摩此竹何以特別細的緣因,得出了「結根石上長身遲」的結論。原來竹子的根生在石頭的罅隙中,土壤無多,養分不足,所以長得很慢、很細。詩人何以作這般細緻的分析,古人謂填詞需用一些淺語、俚語、癡語、閒淡語、無理語、沒要緊語。詩詞同理,小詩尤似小詞,加上這樣的閒語、癡語,正可以增添情趣。賈島此種手法,蓋從王摩詰來,前人曾云: 
  「王維車網川諸詩,近事淺語,發於天然。郊、島輩十駕何用?」(見《批點唐詩正音》)雖系小詞,謂其學而未工,但總是學到了一些,此詩便帶有「近事淺語,出於天然」的意味。 
  詩之後二句,較為穠麗,原因在於用典。「莫嫌滴瀝紅斑少」,似宕開一句,其實仍承前句意脈,並照應題意。就其語氣而言,則又似對友人說話,其中含有一種抱歉的心情,希望給予諒解。「紅斑」事見《博物誌史補》,云:「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盡斑。」《紅樓夢》第三十七回也說:「當日娥皇、女英(按:即二妃名),灑淚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稱湘妃竹。」原來這枝斑竹,帶有如此美麗的神話傳說,以之作杖贈友,愈見其情誼之深切。竹上斑少,是由於「湘妃淚盡」,此蓋傷心之事,然卻以淡語出之。在此情況下,誰還能嫌棄這枝斑竹呢?友人自然無話可說了。這兩句語淡而意深,似乎藏有機鋒,它叫友人再也推辭不得,只好將拄杖收下。詩人高妙之構思,令人驚歎。    
  題李凝幽居 
  賈島 
  閒居少鄰並, 
  草徑入荒園。 
  鳥宿池邊樹, 
  僧敲月下門。 
  過橋分野色, 
  移石動雲根。 
  暫去還來此, 
  幽期不負言。 
  賈島詩鑒賞 
  這首五律是賈島的名篇。全詩只是寫他拜訪友人未遇這樣一樁生活瑣事,它之所以流傳人口,主要在頷聯。 
  首聯描寫友人幽居環境:一條野草叢生的小徑通向荒蕪不治的小園;近旁,亦無別的人家。用筆輕淡、洗練,已點醒詩題中的「幽居」二字,暗示出李凝是一位隱士。 
  頷聯描寫自己步入幽居所見所聞的景色。句中的「 僧」,是作者自稱,作者早年曾皈依空門。詩人寫景,難在捕捉稍縱即逝的「瞬間」景致,此即北宋詩人蘇軾所謂「作詩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後難摹」(《臘日游孤山訪惠勤惠思二僧》)是也。此詩巧妙地抓住了一個富於詩情畫意的瞬間。請看,月色皎潔,池水瀲灩,池邊濃綠的樹林裡閃動著斑駁月光,鳥兒在樹上棲宿。在這萬籟寂寂的荒園裡,一個僧人在輕輕敲門,其聲篤篤,儼然一幅有聲有色的圖畫!「鳥宿」在高處,是靜景,「僧敲」在低處,有動態,有音響,一高一低,一靜一動,相互配合得多麼和諧。 
  而且,我們還可以想像,這敲門的「篤篤」之聲,定會驚動宿鳥,或引起它們零亂不安的啼鳴, 驚而飛出,察看動靜後復又返巢棲宿。十個字,意象密集,境界幽絕。 
  關於這一聯中的「推敲」二字,有一個幾乎家喻戶曉的故事。據《唐詩紀事》卷四十記載,賈島在長安等待應舉,某日,騎驢上街,忽得此二句詩,初擬用「推」字,又思改為「敲」字,在驢背上引手作推敲之勢,恍惚間沖犯了當時任京兆尹的詩人韓愈的儀仗隊,當即被捉問。賈島具實回答。韓愈立馬思之良久,對賈島說:「作『敲』字佳矣。」二人遂結為詩友。由此可見賈島作詩鍛字煉句的刻苦嚴謹,一絲不苟。這段故事,後來成為文學創作中講究斟酌字句的佳話。但是,在這聯詩中,究竟是用「敲」字好,還是用「推」字佳?有唐詩專家云:「推門無聲,敲門有聲;『推』字音節啞,『敲』字音節亮;四野靜謚,皓月舒波,此時著一緇衣僧,舉手篤篤敲門,聲響迴盪空間,境界倍見幽迥。」(馬茂元、趙昌平《唐詩三百首新編》)這是說「敲」字勝於「推」字。多數人或許都贊成這意見。畫家吳冠中云:「敲則有聲,與靜對照。但這情境中突出了靜與鬧之對照是否破壞了整體調子,夾進了音響反而在畫面落下了敗筆。推門,無聲,不寫聲,只著筆於推之動作,畫出了運動中的線,與『宿』相對照,顯得比『敲』更和諧,不失畫面的統一。」他從繪畫的角度提出異議,指出「推」勝於「敲」,亦是妙解。 
  詩的頸聯,寫回歸路上所見。詩人走過一條小橋,但見月光照耀下的原野,色彩斑斕;晚風輕拂,雲腳飄移,彷彿山石在移動。這一聯以幻寫真,亦真亦幻,更顯出月色的迷離,環境的清寂,造化的神奇。 
  尾聯是抒情,點出全篇主旨。詩人面對友人幽居周圍的幽美迷人景色,對隱逸生活無比神往。他在心裡說,我暫且離去,不久當會重來,一定不負共同歸隱的相約。 
  賈島詩的主要風格是僻澀寒瘦,有時字句過於刻意推敲,難免留下斧鑿的痕跡。這首詩所寫景色可謂清幽奇崛,但詩用白描手法,樸素自然的語言,使人讀來流利順口。詩中「宿」、「敲」、「分」、「移」、「動」等字,雖經過精心錘煉,但不覺其雕琢,應是賈島詩中的上乘之作。    
  暮過山村 
  賈島 
  數里聞寒水, 
  山家少四鄰。 
  怪禽啼曠野, 
  落日恐行人。 
  初月未終夕, 
  邊烽不過秦。 
  蕭條桑柘外, 
  煙火漸相親。 
  賈島詩鑒賞 
  這是一首羈旅詩。 
  深秋的傍晚,詩人孑然獨行山間。山的野曠,暮色的森嚴,都給人一種抑鬱和恐怖的感覺。「數里聞寒水,山家少四鄰。」詩人經過山村,數里之外,即已遙聞潺潺流水之聲。這是寫的聽覺。循著這聽覺—— 潺潺流水之聲,遠遠望去,隱約可見稀稀落落的山村人家。這樣,由聽覺出發,帶出視覺,輕輕地繪出一幅山村居民的淒涼圖景。數里之外,遙聞流水潺潺,但卻不可能「聞」到水的寒冷。很顯然,此處著一「寒」字,主要是寫詩人獨行山間的主觀感受,是一種對山村野景曠色的獨特心理感受。頷聯則通過寫景,把詩人的這種獨特感受具體化、對像化了。曠野之中,但聞怪禽啼號,饑鼯野鳴;落日下墜,天色轉暗,若大的天地,彷彿頓時變得低沉狹小了,給人以沉重的壓抑之感。這,也許是由於遠道而來的陌生人對陌生山村的生疏和隔膜,情不由己而產生的疏遠感,而一旦進入了這一特定的環境,稍稍熟悉,便可逐漸減弱以至消除這種感覺,逐漸與之相適應了。所以,接下來頸聯寫出的夜景,也即詩人對山村夜色的領略,便顯得平和親近得多了。「初月未終夕,邊烽不過秦。」「秦」,指今陝西南部一帶,唐時曾屢遭吐蕃侵擾。而此時此刻,平安無事,沒有烽火,沒有硝煙。因而在詩人眼裡,月色下的山村尤其顯得靜謐和親切。新月初起,幽然喚起一種清新感、寧靜感,惶惑的情緒漸漸淡化了,隱沒了,他終於信步走進了山村,看見宅邊的桑柘樹,一排一排,看見縷縷炊煙,冉冉升起,恍惚返回久別的故鄉一樣,一種親切的感情不禁油然而生。漸漸地,不知不覺地,詩人匯進偏僻的山野村落,與村民們融為一體。 
  這首五律,有明暗兩條線索。明的線索,是寫詩人與山村的自然距離,由遠(「 數里聞寒水」)漸近(「蕭條桑柘外」),不斷縮短,直到進入山村—— 由此繪出詩人「過山村」的全部過程;而暗的線索,則是寫詩人與山村的心理距離,由疏(「落日恐行人」)到親(「煙火漸相親」),不斷接近,直到融為一體——由此繪畫出詩人的感情從惶恐隔膜而至欣慰親切的全部過程。而這兩條線索,都是通過山村景物的刻畫表現出來的,寒水、山家、怪禽、落日、初月、邊烽、桑柘、煙火..隨著這些山村景色的層層疊現和逐漸淡化,詩人的行程不斷推進,感情不斷回應。也就是說,詩人完全把自己的行蹤和情感融入到景色的描寫之中去了,因而景中有詩人蹤跡在,更有詩人的情感在。明人楊慎說賈島寫詩,好「搜眼前景而深刻思之」(《升庵詩話》),誠然。    
  尋隱者不遇 
  賈島 
  松下問童子, 
  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 
  雲深不知處。 
  賈島詩鑒賞 
  中國傳統文化中,松、鶴、梅為歲寒三友,士大夫們往往以此表明其安貧樂道,不與世俗、清潔孤傲之志。首句「松下問童子」,從表層上說交待了作者尋訪隱者未得,於是向隱者的徒弟問訊這一連串的過程;而深層上則暗示隱者傍松結茅,以松為友,渲染出隱者高逸的生活情致。下面三句都是童子的回答,包含著詩人的層層追問,意思層層遞進,言約意贍,令人回味無窮。 
  第一答:「言師採藥去」,從全詩的結構看,從環境氛圍的渲染,進入到行動的白描,從抽像進入到具體。我國古代有追求長生不老的思想,秦皇漢武,就是一種典型,乃至秦漢方士盛行,欺詐成風。與此不同,高蹈世外的隱者注重的是自身修煉。在隱逸生活中,悟道、養生與服藥(保健養生之藥)構成主要的內容。魏晉以還尤其如此。因之,對隱者說來,採藥是一項有重要的活動,其效用或還不僅在於服藥能養生,更在於為採藥而攀峰登嶺,就是極好的體育鍛煉。於是,對於真正的隱者,善悟道,擅養生,能採藥也就是三位一體的事了。道行高深就表現在鶴髮童顏,往來如天馬行空。童子言師採藥去,正是把隱者這一典型特徵揭示出來,同時添了詩人傷其不遇的惆悵。第二答,顯然是針對詩人何處採藥的問話而來。 
  這一答很明確肯定,似乎給了詩人若干追尋的期待,不過緊接著第三答一轉,好像是猜到了詩人的這種期待,最後給了一個沒有結果的回答:「雲深不知處。」 
  這時,山巒之高峻,雲霞之深杳,隱者之神逸,驀然躍進讀者的想像中。 
  圍繞這幾句答話,實際有兩種表現結構在交織演進。一是隱者的行為表現結構,它由虛而實(不在此地而在此山),由實而虛(雲深不知處),虛虛實實,宛若雲中游龍,若隱若現,給人一種撲朔迷離,恍惚迷離之感,充分呈現了隱者的風神。一是詩人自己的感情表現結構,它由惆悵而期冀(不遇到知在此山中),由期冀轉而更深一層的惆悵,流露出終不可及的慨喟。詩人本來是僧,後還俗,但仕途並不得意,因此始終傾羨高潔超俗的世外生活。「但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實際不獨是詩人對隱者的描繪,也正是詩人自己所追求嚮往的人生境界。 
  世謂賈島的詩過分陷於字句的「推敲」,往往有佳句而無佳篇,此詩卻剛好相反,無佳句而有佳篇。 
  劍 客 
  賈島 
  十年磨一劍, 
  霜刃未曾試。 
  今日把示君, 
  誰有不平事? 
  賈島詩鑒賞 
  這首《劍客》率意造語,直吐胸臆,給人獨具一格的感覺。詩題一作《述劍》。詩人以劍客的口吻,著力刻畫「劍」和「劍客」的形象,托物言志,抒寫自己興利除弊的政治理想。 
  這是一把什麼樣的劍呢?「十年磨一劍」,是劍客耗盡十年工夫精心磨製的。側寫一筆,已顯出此劍非同一般。接著,正面一點:「霜刃未曾試。」寫出此劍刃白如霜,寒光凜凜,是一把鋒利無比卻還沒有試過鋒芒的寶劍。說「未曾試」,便有躍躍欲試之意。 
  現在得遇知賢善任的「君」,便自信地說:「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今天將這把利劍拿出來給你看看,告訴我,天下誰有冤屈不平的事?一種意欲施展才能,幹一番事業的壯志豪情,躍然紙上。 
  顯然,「劍客」是詩人自喻,而「劍」則比喻自己的才能。詩人沒有描寫自己十年寒窗,刻苦讀書的生涯,也沒有表明自己出眾的才能和宏大的理想,而是通過巧妙的藝術構造,把自己的理想含而不露地融入「劍」和「劍客」的形象裡。這種寓政治抱負於鮮明形象之中的表現手法,確是很高明的。 
  全詩思想性與藝術性結合得自然而巧妙。語言平淡,詩思明快,顯示了賈島詩風的另外一種特色。    
  雪晴晚望 
  賈島 
  倚杖望晴雪, 
  溪雲幾萬重。 
  樵人歸白屋, 
  寒日下危峰。 
  野火燒岡草, 
  斷煙生石松。 
  卻回山寺路, 
  聞打暮天鐘。 
  賈島詩鑒賞 
  賈島長安應舉落第,與從弟釋無可寄居長安西南圭峰草堂寺。這首詩大約寫於此時。詩中表現出時景常情,又寫得獨行孑孓,空山寒寂,表現出清冷的詩風。 
  詩題四字概括揭示了全詩內容。詩中有雪,有晴,有晚,有望,畫面就在「望」中一步步展現於讀者面前。 
  「倚杖望晴雪,溪雲幾萬重。」起筆即點出「望」字。薄暮時分,雪霽天晴,詩人乘興外游,倚著手杖向遠處眺望。遠山近水,顯得更加秀麗明潔。極目遙天,在夕陽斜照下,溪水上空升騰起魚鱗般的雲朵,幻化多變,幾乎多至「萬重」! 
  「樵人歸白屋,寒日下危峰」,「歸」、「下」二字勾勒出山間的生氣和動態。在遍山皚皚白雪中,有採樵人沿著隱隱現出的一線羊腸小道,緩然下山,回到白雪覆蓋下的茅舍。白屋的背後則是冷光閃閃、含山欲下的夕陽。山峰在夕照中顯得更加雄奇。樵人初歸白屋,寒日欲下危峰,在動靜光色的描寫中,透出了如他的詩風那種清寂。 
  詩人視線又移向另一角度。那邊是「野火燒岡草,斷煙生石松」。遠處山岡上,野草正在燃燒。勁松鬱鬱蒼蒼,日暮的煙靄似斷斷續續生於石松之間,而傲立的古松又衝破煙霧聳向雲天。「野火」、「斷煙」是一聯遠景,它一明一暗,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化。「岡草」貌似枯弱,而生命力特別旺盛,「野火」豈能燒盡?「石松」堅操勁節,形象高大純潔,「斷煙」又怎能遮擋? 
  詩人飽覽了遠近高低的雪後美景,夜幕漸漸降落,不能再盤桓延佇了。「卻回山寺路,聞打暮天鐘」,在這充滿山野情趣的詩境中,騁目娛懷的歸途上,詩人清晰地聽到山寺響起清越的鐘聲,平添了更濃厚的詩意。這一收筆,吐露出詩人心靈深處的隱情。賈島少年為僧,後雖還俗,但屢試不第,仕途多坎,此時在落第之後,棲身荒山古寺,暮游之餘,恍若倦鳥歸巢,聽到山寺晚鐘,禁不住心潮起伏。「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陶淵明《歸去來辭》),詩人頓萌瞿曇歸來之念了。 
  為什麼這樣理解「聞打暮天鐘」?就在寫這首詩的圭峰草堂寺裡,賈島曾寫過一首《送無可上人》,為無可南遊廬山西林寺贈別,最後二句云:「終有煙霞約,天台作近鄰。」儘管此後賈島並未去天台山再度為僧,與無可結近鄰,但在寫詩當時,應是有這種念頭。這應是「聞打暮天鐘」一語含義的絕好參證。 
  同時,作者在那首詩「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之下自注云:「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這幾句在表現苦吟孤傲之中也明言有「歸臥故山」的思想。 
  「聞打暮天鐘」作為詩的尾聲,又起著點活全詩的妙用。前六句逶迤寫來,景色全是靜謐,是望景。 
  七句一轉,緊接著一聲清亮的暮鐘,由視覺轉到了聽覺。這鐘聲不僅驚醒默默賞景的詩人,而且鐘鳴谷應,使前六句所有景色都隨之飛動起來,整個詩境形成了有聲有色,活潑動人局面。讀完末句,回味全詩,總覺繪色繪聲,餘韻無限。    
  寄韓潮州愈 
  賈島 
  此心曾與木蘭舟, 
  直到天南潮水頭。 
  隔嶺篇章來華岳, 
  出關書信過瀧流。 
  峰懸驛路殘雲斷, 
  海浸城根老樹秋。 
  一夕瘴煙風捲盡, 
  月明初上浪西樓。 
  賈島詩鑒賞 
  賈島初為僧,好苦吟,由於著名的「推敲」故事,博得當時文苑巨擘韓愈的賞識而還俗應舉,所以他與韓愈感情深摯。元和十四年(819),憲宗迎佛骨,韓愈上表切諫,觸怒皇帝,貶謫潮州刺史。赴任途中遇侄孫韓湘,寫了一首《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抒發自己的激憤之情。此詩傳到京師,賈島讀後有感而作《寄韓潮州愈》詩。 
  詩一開頭就表達了與韓愈不同尋常的交契,流露了一種深切的眷念和嚮往的心曲。作者說,我的心早與您同乘蘭舟,水宿風餐,一直流到嶺南韓江潮水的盡頭了。兩句筆力奇橫,表現了忠臣遭斥逐,寒士心不平,甘願陪同貶官受苦的深厚友情。 
  中二聯直抒別後景況。「篇章」即指韓愈《左遷》一詩。作者說,你這一腔忠憤的「篇章」隔著秦嶺傳到京師(「華岳」指代長安),我怎能不內心共鳴,馳書安慰?當出關驛馬奔過瀧流,謫貶中的知友就可得到片紙安慰了。這一聯,表明二人正是高山流水,肝膽相照。 
  愈詩說:「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賈島則報以「峰懸驛路殘雲斷,海浸城根老樹秋。」 
  這是互訴衷曲之語。「懸」、「浸」二字,一高一下,富於形象。望不到盡頭的驛路,盤山而上,好像懸掛在聳入雲霄的峰巒上。這是途中景色。潮州濱海,海潮浸到城根,地卑湮濕,老樹為之含秋。這是到任後的景色。「峰懸驛路」是寫道路險阻;「海浸城根」則說處境淒苦。「殘雲斷」內含人雖隔斷,兩心相連之意;「老樹秋」則有「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之慨。 
  在物景烘托中透露作者深沉的關懷心情。 
  寫到第三聯,已把堅如磐石的友情推至頂峰,詩的境界也達到了高峰。第四聯則盪開一筆,別開生面:「一夕瘴煙風捲盡,月明初上浪西樓。」南方山林間濕熱蒸郁,能致人疾疫的瘴氣,總有一天會像風捲殘雲那樣一掃而光。到那時,皓月東昇,銀光照耀在潮州浪西樓上,整個大地也將變成瓊玉般的銀裝世界了。月光如洗,天下昭然,友人無辜遭貶的冤屈,自將大白於天下。這裡針對韓愈「好收吾骨瘴江邊」一語,一反其意,以美好的憧憬結束全詩。 
  此詩首聯寫意,次聯寫實,三聯寫懸想,尾聯寫祝福,而通篇又以「此心」二字為契機,抒寫了真誠的友情。八句詩直如清澄的泉水,字字句句皆從丹田流出。詩的語言酷似韓愈《左遷》一詩的和詩,真是「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題興化寺園亭 
  賈島 
  破卻千家作一池, 
  不栽桃李種薔薇。 
  薔薇花落秋風起, 
  荊棘滿亭君自知。 
  賈島詩鑒賞 
  孟棨《本事詩·怨憤》說:「島《題興化寺園亭》以刺裴度。」文宗時裴度進位中書令,大肆建造興化寺亭園。此詩反映了中唐「富者兼地萬畝,貧者無容足之居」的社會現實。 
  俗語說,整紙畫鼻,臉面可知。詩的開頭,便使用了這樣的構思方法。「破卻千家作一池」。池,只不過是興化寺園亭中的一個小小局部,卻要「破卻千家」;那麼整個園亭究竟要「破卻」多少人家?其規模之大不是可想而知了嗎!整個園亭中的假山真水,奇樹異花,幽徑畫廊,自然是景隨步變,筆難盡述。 
  但詩人對那些卻一概從略,而只抓住「不栽桃李種薔薇」一點,這一點抓得好。第一,它反映了貧富的心理殊異。在食不果腹、家無壟畝的貧者看來,那麼好的土地,種成莊稼該有多好?即使為了觀賞,起碼該種桃李。桃李春華秋實,能看能吃,卻棄之不種,薔薇華而不實,無補於用,卻偏偏要種,豈非一怪?其實,這種「怪」事在奢靡的上層社會常見普遍,如聶夷中的《公子行》:「種花滿西園,花發青樓道。花下一禾生,去之為惡草。」同樣是反映耕者與有閒階級心理的迥別。這「怪」字的背後,顯然暗藏著一個「奢」字。第二,這一句也是為表現詩的題旨張本。 
  《韓詩外傳》卷七說:「春種桃李者,夏得陰其下,秋得其實。春種蒺藜者,夏不可采其葉,秋得其刺焉。」這大概便是詩的題旨所本。而詩的妙處卻在於,作者接「種薔薇」的茬兒,將題旨拈連帶出:「薔薇花落秋風起,荊棘滿園君自知」,表面是寫秋後將呈現的園景,實則指出了聚斂定要出現的後果;以「種花」拈連「栽刺」,擬聚斂定有的可悲下場,自然貼切。最後一句,蘊藉含蓄,諷喻之意,溢於言外。 
  本篇以家常語,從眼前物中提煉出譏誚聚斂、諷嘲權貴的題旨,極為難得的。在藝術上,巧而不華,素淡中寓深旨。 
  憶江上吳處士 
  賈島 
  閩國揚帆去, 
  蟾蜍虧復圓。 
  秋風吹渭水, 
  落葉滿長安。 
  此地聚會夕, 
  當時雷雨寒。 
  蘭橈殊未返, 
  消息海雲端。 
  賈島詩鑒賞 
  賈島未中進士前在京城長安時結識了一個隱居不仕的朋友吳處士,後來吳處士離開長安到閩地,賈島很思念他,寫了兩首詩,這是其中的一首。 
  詩一開始就情深意長地說:友人離開長安坐船去閩地,已經一個月了,到現在還未得到他的消息。「閩國揚帆去」,即「揚帆閩國去」。從後面第三聯可以知道,友人離別時是在夏天。 
  接著寫友人別後,長安已入秋天。這時已是「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一片蕭瑟景象。 
  這兩句是即景而成。長安在渭水南岸,渭水又是送別友人的地方。送別之時,還是夏季,渭水還未有秋風。如今秋風吹著渭水,黃葉落滿了長安。此情此景,使作者更加懷念友人。兩句描寫長安秋景,自然成對,緊系別情。 
  據《唐摭言》說,賈島是先得了「落葉滿長安」這句,因苦思不得一聯,於是在大街上衝撞了京兆尹劉棲楚,被關押了一天,事後才補足「秋風吹渭水」 
  一句的。這一說法是否真實,有待考證。不過從整首詩看,是環環相扣,首尾完整。「秋風」一聯,並不是隨便湊合之詞,而是緊承上聯,又很自然地開啟了下文的回憶。 
  「此地聚會夕,當時雷雨寒。」這兩句意思是說: 
  「想起在長安這地方聚會談心的那個晚上,忽然下了一陣大雨,雷電交加,雖然是夏天,當時心裡也不禁感到一陣寒顫。時間真過得快,轉瞬又是秋風蕭瑟,黃葉遍地了。 
  結末二句,是一片殷切懷念之情。「蘭橈殊未返,消息海雲端。」意思是說:由於友人坐的船還遠遠不見回來,沒有音訊,只好極目南望那遙遠而又渺茫的閩海之邊了。「海雲端」,海雲生處。閩地靠海,所以這樣說。在章法上,這一語與題中「江上」相應。 
  全詩語言簡樸自然,不華飾,很好地表達了作者對友人的殷殷憶念之情,尤其是「秋風」、「落葉」這兩個描寫秋景的句子,自然而恭整,既描寫出了深秋的典型景物,而又氣勢蒼涼,景象廣闊,成為歷代傳誦的名句。後世引用的人極多。如宋代詞人周邦彥的《齊天樂》詞:「渭水西風,長安亂葉,空憶詩情宛轉。」元代雜劇作家白樸的《程桐雨》雜劇:「傷心故園,西風渭水,落葉長安。」等等,不勝枚舉。    
  三月晦日送春 
  賈島 
  三月正當三十日, 
  風光別我苦吟身。 
  共君今夜不須睡, 
  未到曉鍾猶是春。 
  賈島詩鑒賞 
  賈島是唐代的著名的苦吟詩人,長於五言律詩,集中五言律詩也最多。他的律詩,字斟句酌,排比工整,常有佳句,耐人尋味。如「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長江人釣月,曠野火燒風」、「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等,或氣象雄渾,或情景幽獨,頗為人們所稱誦。這是他在詩歌上的成就。不過除了一些佳句以外,他寫得好的律詩並不多,這是由於他過於醉心詞句的琢磨,往往忽視了全詩的整體的藝術境界的創造。因而他的五言律詩,雖然對仗工整,卻有雕琢的痕跡,不夠自然,缺乏動人的情懷,使人讀後,留不下完整的印象。倒是他的一些絕句,無意求工,寫得自然、樸素,別有情致。這裡所選的《三月晦日送春》便是其中一首較優秀的作品。 
  這是一首抒寫送春的七言絕句。首句「三月正當三十日」,點明三月晦日,說明春日已盡。次句「風光別我苦吟身」,意思是說,春光雖然別我而逝,但我這個苦吟詩的人,怎忍別春。「風光」,即春光。不說送春,而說春光別我,是虛寫「送」字。這句用的是擬人手法,顯得很自然而有情味。末二句一轉,說雖然已到春盡之期,無計可以留春,但只要晨鐘未動,明朝之夏未來,仍然還是春天啊。因此,當這最後一夜之時,願與友人不睡,共同苦吟飲酒,以表送別之情,這樣也還是能夠很好地享受這最後一夜的春光。「猶是春」三字,可如宋蘇軾所說的「春宵一刻值千金」了。看來這首詩頗有古詩的「何不秉燭游」的意思。但細加體味,二者旨趣並不相同。古詩的作者秉燭夜遊,是由於感歎人生短暫,韶華易逝,應及時行樂,這首詩的作者良夜不眠,則是為了流連春光,愛惜韶華,並無傷感之情,作者只意在珍惜時光,刻苦吟詩。這就從惜別春光中,引出了「鍥而不捨」的精神。 
  全詩語言樸素、自然,感時抒懷,高昂樂觀。

<上一頁 <<賈島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