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姚合詩鑒賞

TXT 全文
姚合詩鑒賞 
  生平簡介 
  姚合( 775-854後),陝州硤石(今河南陝縣南) 
  人。宰相姚崇曾孫。元和十一年(816)登進士第,授武功縣主簿,又為富平、萬年二縣尉。寶歷中( 825-827),任監察御史,遷戶部員外郎,出任荊州、杭州二州刺史。後入朝為刑、戶二部郎中,遷諫議大夫、給事中。開成四年(839),出任陝虢觀察使。時李商隱為弘農尉,因平冤獄得罪上司,將罷去;姚合到任,見李大喜,諭使還官。官終秘書少監。李頻拜合為師。 
  與賈島友好,且詩風頗近,時稱「姚賈」。 
  所作詩篇多寫個人日常生活和自然景色,較社會內容。擅長五律,刻意求工。代表作為《武功具中作》三十首,故世稱姚武功,其詩派亦稱「武功體」其詩為南宋「江湖派」及明末「竟陵派」所師法。有《姚少監詩集》十卷,編有《極玄集》,《全唐詩》編其詩為十卷。 
  莊居野行 
  姚合 
  客行野田間, 
  比屋皆閉戶。 
  借問屋中人, 
  盡去作商賈。 
  官家不稅商, 
  稅農服作苦。 
  居人盡東西, 
  道路侵壟畝。 
  采玉上山顛, 
  探珠入水府。 
  邊兵索衣食, 
  此物同泥土。 
  古來一人耕, 
  三人食猶饑; 
  如今千萬家, 
  無一把鋤犁。 
  我倉常空虛, 
  我田生蒺藜。 
  上天不雨粟, 
  何由活蒸黎?! 
  姚合詩鑒賞 
  《莊居野行》詩歌對當時社會上存在的重商輕農的風氣進行了正本清源,對受侮辱受損害的農民表示了深厚的同情,和劉駕的《反賈客樂》有異曲同工之妙,拓寬了唐詩創作的題材。 
  這首詩在賦的藝術表現手法的運用上頗具特色。 
  詩人落筆便直敷詩人「野行」之其事,突現了農村「比屋皆閉戶」的蕭條荒涼的現實。接著,詩人便挖掘、剖析了農民「閉戶」從商的社會原因,說明農民被迫流離失所、漂泊四方的根本癥結,在於「官家不稅商,稅農服作苦」。接下去,詩人又展示了農民·3691·《唐詩鑒賞大典》 
  被迫采玉擷珠的苦辛和邊兵敲詐勒索農民的生活畫面,並從古今遙迢遼闊的時間領域上對「官家」逼農經商的昏庸舉動進行了鞭笞,從而表達了詩人對社會形勢動盪的憂恨。結尾「上天不雨粟,何由活蒸黎」二句的憤怒質問,更寄寓了詩人對廣大農民的深切關懷之情。 
  賦的表現手法在於體物寫志,在記敘性詩歌中用得較多。這首詩幾乎通篇用賦,詩人從開頭「比屋皆閉戶」的社會現狀入手,層層展開場景,拓展畫面,從「田間」至「比屋」,從「屋中」至「壟畝」,從「山顛」至「水府」,從「古來」到「如今」,從「倉」廩到「田」疇..都達到「隨物賦形」的地步,而環境的每一推移,又總帶情韻以行,讓讀者透過「皆」、「盡」、「猶」、「常」等充滿感情色彩的時間、程度副詞而看到唐末重商輕農的政策給社會帶來的不幸後果,雖屬平鋪直敘,卻頗具感人的藝術魅力。 
  此外,這首詩語言通俗,對仗工整。如「采玉上山顛,探珠入水府」等句是。「古來一人耕,三人食猶饑;如今千萬家,無一把鋤犁」等句,則對比鮮明,諷指深入。    
  閒 居 
  姚合 
  不自識疏鄙, 
  終年住在城。 
  過門無馬跡, 
  滿宅是蟬聲。 
  帶病吟雖苦, 
  休官夢已清。 
  何當學禪觀, 
  依止古先生? 
  姚合詩鑒賞 
  姚合極稱賞王維的詩,特別追求王詩中的一種「 靜趣」,此詩就反映了這個傾向。首兩句:「不自識疏鄙,終年住在城。」姚合自稱「野性多疏惰」(《閒居遣懷》其八)。一個性格疏散,自由野性的人,認為不宜為官臨民,這在旁觀者看是很清楚的,而自己偏不瞭解這點,終年住在城裡,絲竹亂耳,案牘勞形,求靜不得,求閒不能,皆由於自己的「不自識」。本不樂於城裡,今終年住在城裡,總得自己尋個譬解。古人說,大隱隱於市,因此認為在城市亦算是隱居。「縣去帝城遠,為官與隱齊。」(《武功縣詩》) 
  自己作這樣一番解釋,是明心跡,也就心安理得了。 
  這兒寫身處縣城,卻透露了心地的靜趣。 
  景況也確是這樣:「 過門無馬跡,滿宅是蟬聲。」 
  這第二聯寫的正是適應自己疏鄙之性的境地,從首二句一氣貫注而來。毫無馬跡過門,就是表明來訪者稀少,為官清閒。蟬聲聒噪,充斥庭院,是因無人驚擾,反覺鬧中處靜;寫的滿耳聲音,卻從聲音中暗透一個「靜」字。上句寫出清閒,下句寫出清靜。正是於有聲處見無聲,反感靜趣籠罩。 
  在這清閒、清靜的城中一隅,詩人是「帶病吟雖苦,休官夢已清」。這第三聯從「病」寫性情。病,帶點小病,舊時往往成為士大夫的風雅事;病而不廢吟詠,更顯得閒情雅志。現今「休官」,連小小的職務也不肩任之後,真是夢境也感到很清閒,很清靜了。 
  寫來步步幽深,益見靜境。唐人由於受佛家思想影響,有所謂更高一層的境界,就是把生活逃遁於「禪」,所以第四聯作者自問:「何當學禪觀,依止古先生?」 
  何時能摒除一切縈心的俗務,求古先生(指佛)學這種禪觀呢?觀,即觀照。妄念消除,則心自朗然無所不照。這樣的境界,就是禪觀(即禪理、禪道),是清閒、清靜的更勝一境。借禪理說心境,表現了詩人對當時吏治腐敗、社會黑暗的鄙視厭惡之情,成功地描摹了作者所追求的藝術上靜趣的境界。 
  姚合是寫五律的能手。他刻意苦吟,一氣貫注;詩句平淡文雅,樸直中寓精巧,而又暢曉自然。    
  窮邊詞二首(其一) 
  姚合 
  將軍作鎮古州, 
  水膩山春節氣柔。 
  清夜滿城絲管散, 
  行人不信是邊頭。 
  姚合詩鑒賞 
  題一作《邊詞》。窮邊,意思是極遠的邊地。原詩二首,這是第一首。詩寫邊鎮的昇平景象,藉以讚頌邊鎮守將的防守之功。作者在元和十年( 815),曾以記室從「隴西公」鎮涇州(今屬甘肅),詩或寫於此時。(q□an牽 )州,今為陝西千縣。唐自天寶以後,西北疆土大半陷於吐蕃。州離長安並不算遠,但在作者眼中卻成了「窮邊」,國力可想而知。 
  全詩主要在寫景象,借景象來顯示將軍防守之功,並不著眼於直接歌功頌德。首句「將軍作鎮古州」,點明本詩頌揚的對象,下面二句詩即介紹了將軍擔任鎮守之職後,古州出現的繁華景象。 
  詩人著意渲染了春日的山、水、節氣和清夜的絲管,使人感到這裡不再有邊地的荒涼,不再有邊地的戰火氣息,耳濡目染的都是欣欣向榮的太平景象。「水膩山春節氣柔」,水膩,是說水滑潤如油,是春水的柔美形態,和夏水的洶湧浩翰有別。用「膩」字形容春水,自然也含了詩人的讚歎之意。「山春」二字簡潔地描繪出群山萬壑山花爛漫的無限春色。節氣柔,是說節氣柔和,風雨以時。這句的意思是:春光柔媚,山青水秀;而明麗的春光,則正是「節氣柔」的結果。 
  這是總寫春日白天的邊鎮風光。入夜以後的邊鎮,另是一番景象。詩人只用了「滿城絲管」四字來描繪它,這是用了誇張的手法。絲管之聲不是只從高門大戶中傳出,而是大街小巷滿城蕩漾。一個「散」字用得極妙,把萬家歡樂,毫無邊警之擾的景象烘托了出來。絲管之聲發自「清夜」,又說明邊鎮在歡樂中清靜有序,雖然歡樂,卻不擾嚷。因此,地雖是「窮邊」,景卻是美景。難怪從內地來的客人看到這種春意盎然、歌舞昇平的景象,竟然不相信這是邊塞之地。這種太平景象的出現,應該歸功於「作鎮」的將軍。但是詩人卻沒有對將軍致邊地於太平之功直接讚歎一詞,只是把它暗含於對美景的稱頌之中,用筆顯得非常婉轉含蓄。結句寫行人的感想,仍然避免自己直說譽詞。 
  「 行人不信」,似乎是作為客觀現象來寫,然而,來來往往的行人不也包括詩人自己嗎?把由衷的讚美之情寫得蘊藉有味。

<上一頁 <<姚合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