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雍陶詩鑒賞

TXT 全文
雍陶詩鑒賞 
  生平簡介 
  雍陶(805—?)。字國鈞 ,成都( 今四川成都市)人。出身貧寒。文宗大和八年(834)登進士第,曾任侍御史。大中六年(852),授國子毛詩博士。大中八年(854),出任簡州(今四川簡陽縣)刺史,世稱雍簡州。一年曾多次穿三峽,越秦嶺,在江南、塞北許多地方遊歷過 ,寫過不少紀游詩。後辭官閒居, 養痾傲世。不知所終。 
  工詩。與王建、賈島、姚合、章孝標等交往唱合。 
  其詩多旅遊題詠、送別寄贈之作,擅長律 詩和七絕。 《全唐詩》錄存其詩一百三十一首 ,編為一卷。 《全唐文》錄存其文二篇。 
  題情盡橋 
  雍 陶  
  從來只有情難盡, 
  何事名為情盡橋。 
  自此改名為折柳, 
  任他離恨一條條。 
  雍陶詩鑒賞 
  雍陶在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出任簡州刺史。簡州的治所在陽安(今四川簡陽西北)。據說一天他送客到城外情盡橋,向左右問起橋名的由來。回答說:「送迎之地止此。」雍陶聽後,不以為,隨即在橋柱上題了「折柳橋」三字,並寫下了這首七言絕句。 
  這詩即興而作,直抒胸臆 ,筆酣墨暢,一氣流貫。 第一句 「從來只有情難盡 」,即從感情的高峰上發落。 
  詩人以一種無可置疑的斷然口氣立論,道出了萬事有盡情難盡的真諦。從來」二字似不經意寫出,含蘊卻極為豐饒,古往今來由友情、愛情織成的種種悲歡離合的故事 ,無不囊括其中。第二句「何事名為情盡橋」,順著 首句的勢頭推出。難盡之情猶如洪流淹過橋頭,順勢將「情盡橋」三字沖刷。 
  前兩句是 「破 」,後兩句是「立」。前兩句過後,詩勢略一頓挫,好像看到站在橋頭的詩人沉吟片刻,很快唱出「自此改名為折柳」的詩句來。折柳贈別,是古代習俗。詩人認為改名為折柳橋,最切合人們在此橋送別時的情景了。接著,詩又從「折柳」二字上盪開,生出全詩中最為痛快淋漓、也最富於藝術光芒的末句—— 
  「任他離恨一條條」。「離恨」本不可見,詩人卻化虛為實,以有形之柳條寫無形之情愫,使人想見一個又一個河梁送別的纏綿悱惻的場面。 
  詩的發始處在「 情難盡」三字 。由於「情難盡」,所以要改掉「情盡橋」的名稱,改為深情的「折柳橋」;也是由於「情難盡」,所以寧願他別情傷懷、離恨條條,也勝於以「情盡」名橋之使人不快。「情難盡」這一感情線索貫徹全篇,一氣呵成。    
  題君山 
  雍 陶  
  煙波不動影沉沉, 
  碧色全無翠色深。 
  疑是水仙梳洗處, 
  一螺青黛鏡中心。 
  雍陶詩鑒賞 
  八百里洞庭,煙波浩渺。歷來詩人都寫它的闊大壯觀的氣象 ,留下了 「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等名句。而雍陶的這首絕句,卻別出心裁,以纖巧輕柔的筆觸,描繪了一幅「澄泓湛凝綠 ,物影巧相映」(韓愈《岳陽樓別竇司 直》)精細圖景 ,並融人美麗的神話傳說,結構成新 穎而又清麗的篇章。 
  這首描繪洞庭君山的詩,起筆就很獨特。詩人不是先正面寫君山 ,而是從君山的倒影起筆。「煙波不 動」寫湖面風平浪靜;「影」,是寫那倒映在水中的君山之影 ;「沉沉」,是寫山影的凝重。「碧色全無翠色 深 」,碧是湖色,翠是山色,凝視倒影,當然是只見 翠山不見碧湖了。這兩句以波平如鏡的湖水,以淺碧與深翠色彩的對照,映襯出君山倒影的鮮明突出。這是一幅靜謐的湖山倒影圖 。 這種富有神秘色彩的寧靜,很容易引發出詩人的遐想。所以三、四句筆鋒一轉,將湘君、湘夫人的神話傳說,融合在湖山景物的描寫中。古代神話傳說,舜妃湘君姊妹化為湘水女神而遨遊於洞庭湖山之上 。君山又名湘山 ,即得名於此。所以「疑是水仙梳洗處」這一句,在彷彿之間虛寫一筆 : 洞庭君山大概是水中女仙居住梳洗的地方吧?再以比擬的手法輕輕點出 :「一螺青黛鏡中間」, 這水中倒影的君山,多麼像鏡中女仙青色的螺髻。 
  洞庭君山以她的秀美 , 吸引著不少詩人為之命筆。「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裡一青螺」,劉禹錫這兩句詩,同樣也是以螺髻來形容,不過這是刻畫了眺望水面白浪環繞之中的君山的情景。雍陶這一首,則全從水中的倒影來描繪,顯得更為輕靈秀麗。起筆兩句,不僅湖光山色倒影逼真,而且筆勢凝斂,重彩描畫出君山涵映水中的深翠的倒影 。 繼之詩情轉向虛幻,將神話傳說附會於君山倒影之中,以意取勝,寫得活脫輕盈 。這種 「鏡花水月」、互相映襯的筆法,形成了這首小詩新巧清麗的格調 , 從而使君山的秀美,形神皆備地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訪城西友人別墅 
  雍 陶  
  澧水橋西小路斜, 
  日高猶未到君家。 
  村園門巷多相似, 
  處處春風枳殼花。 
  雍陶詩鑒賞 
  這首隨筆式的小詩,寫的是春郊訪友的感受,作者從日常的題材中,挖掘出不平常的情致;用新鮮的構思,表現了村園春色特有的美。作品本身就像詩中寫到的枳樹花,色彩淡素而又清香襲人,不失為一篇別具風姿的佳作「 澧水橋西小路斜 」,扣緊詩題 ,展開情節。 「澧水橋西」交代詩題中的 「城」,是指唐代的澧州 城( 今湖南北部的澧縣) ,「澧水」就從城旁流過。 
  句中省略了主人公的動作,通過對「橋西小路」的描繪,告訴我們,詩人已經出城,過了橋,緩步走在向西曲折延伸的鄉間小道上。 
  「日高猶未到君家」,緊承上句,表現他訪友途中的心情。「日高」兩個字,寫出旅人的體會,表現了詩人的奔逐和焦急。詩人趕路時間之長、行程之遠 ,連 同他不辭勞頓地行在鄉間小路上的情形 , 都濃縮在「日高」二字中 ,足見詩人用字的簡煉。接著又用了 「猶未」二字,更把他會友急切的心情強調出來。 
  全詩已寫了一半,還沒有涉及友人的住所,似乎有點讓人著急。接下去最後兩句:「村園門巷多相似,處處春風枳殼花」,依然沒有提到「君家」,而是一味地表現進入友人居住的村莊後,一邊尋訪,一邊回望的所見、所感。 
  詩人注意的是一座座帶有圍籬庭院的村舍,連同它們座落其中的一條條村巷 , 想從中尋到友人的別墅,可是,它們形狀如此雷同,竟然像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多相似」,並不是純客觀的描述,而是包含了觀察、判斷,甚至還充滿了新奇和驚訝。這意味著作者是初次拜訪這位深居農村的友人。他並不熟悉這裡的環境,也不知「友人別墅」的具體位置。從「多相似」的感歎聲中,還可以想像出作者穿村走巷、東張西望的模樣,和找不到友人別墅時焦急與迷惘的神情。 
  雖然由於尋友心切 ,首先注意的是「門巷」,可 是張望之中,一個新的發現又吸引了他的視線:真美啊!家家戶戶的籬邊屋畔,到處都種著城裡罕見的枳樹,潔白而清香的枳樹花正在春風的吹拂下,盛開怒放! 
  現在,不知是春風催發了枳花的生機,還是枳花增濃了春意。久居城市的作者,在訪友過程中,意外地欣賞到這種自然超俗的村野風光,怎麼能不被它吸引呢? 
  三、四兩句寫得曲折而有層次,反映了作者心情的微妙轉換:由新奇、迷惘變成驚歎、讚美。一種從未領略過的郊園春景展現在他眼前,使他忘掉了一切——他陶然心醉了,完全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之中。 
  這首詩巧妙地運用以境寫人的烘托手法。詩人沒有像其他訪友篇什那樣,把主要筆墨花在描寫抵達友人居處後的見聞上 ,也沒有渲染好友相逢時的情景。 在這首詩裡,被訪的友人未露面,他的別墅是什麼樣子也沒有直接描寫,詩人寫到踏進友人村莊尋訪就戛然而止,然而,就從這個自然而優美的村野風光中,也能想像到這位友人的風采。    
  塞路初晴 
  雍 陶  
  晚虹斜日塞天昏, 
  一半山川帶雨痕。 
  新水亂侵青草路, 
  殘煙猶傍綠楊村。 
  胡人羊馬休南牧, 
  漢將旌旗在北門。 
  行子喜聞無戰伐, 
  閒看游騎獵秋原。 
  雍陶詩鑒賞 
  既然以《 塞路初晴 》為題,這當然是一首邊塞詩。而一般的邊塞詩,總是著重寫激烈的戰鬥,充斥著煙塵烽火和刀光劍影,給人以蒼涼、悲壯甚至恐懼之感。這首詩卻迥然而異,它以滿腔熱情,謳歌了邊塞初秋時節雨後新晴的明麗風光,使人感到清新、寧靜和安謐,洋溢著濃厚的詩情畫意,令人神往,從中寄寓著詩人希望和平的良好願望。 
  前四句以簡練的筆墨和穠麗的色彩,寫作者在塞路上行進時的所見,為讀者展示了一幅饒有邊塞情趣的美好畫圖。在草原上,傍晚時分,大雨剛過,斜日反照,一道絢爛的彩虹橫跨天空,山嶺、川原在水汽迷濛中,還殘留著大雨的痕跡。雨後新水在青草豐茂的路上到處亂流,裊裊炊煙正在被綠楊簇擁的村莊上盤繞不去,顯得依戀不捨。這一切,是多麼動人的景象!作者是成都人,他以南方人的新奇的眼光,來審視這塞北的美景 ,字裡行間充溢著歡悅 、愉快的感情。 
  這四句詩,第一、二句正面點題,時間、地都十分明確,特別是重點突出了初晴,具有統攝全詩的作用 。第一句「晚虹斜日塞天昏」,乍看來,在點明時 間上似乎疊床架屋,有些犯復,但仔細咀嚼,卻寄寓著作者深刻的用心。「晚虹」,亦即傍晚的彩虹,是作者在草原上行進時,最先映入眼簾的景物,這當空舞動的七色彩練,將作者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引入廣闊的空間 。一個 「晚」字,點明了時間。在廣闊的天空中 ,與「晚虹」相對,正是那發射著光輝的「斜日」, 唯其斜掛天際,才能與天邊彩虹遙相呼應,使得畫面極為開闊 ,表現出邊塞雄渾的特色 。這裡,「斜日」不是用來點明時間,而是用來描寫實有景象。「 塞天 昏」的「昏」字,也不是用以表明時近黃昏,而是用以形容草原上大雨剛歇,經強烈陽光的照射,水汽上升而形成的略帶迷濛的景象,這是草原初晴時的顯著特徵 。這一句與下句「一半山川帶雨痕」,組成了一 幅壯闊的圖景 ,是從遠處落筆 。第三、四句由遠而近,寫詩人腳下之路,然後又稍稍推開去,寫附近散佈在草原上的村莊。天上地下,遠處近處,景物富於變化,很有層次。 
  同時,作者攝入詩中的景物,在顏色的搭配上,也很有特點 。「晚虹」、「斜日」、「青草」 、「殘煙」、「 綠楊」,組合在一起,色彩異常艷麗,但穠麗中又 有清新之感 ;風光宛如旖旎江南 ,但旖旎中又有北國的雄渾 。顏色上的搭配 ,與空間位置上的變化結合在一起 , 從而將草原風光形象準確地傳達給了讀者,使人如身臨其境。 
  第五、六句是作者在看到這一派大好風光時的感歎 ,是全詩的主幹。「胡人羊馬休南牧,漢將旌旗在 北門。」賈誼《過秦論》:「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北方遊牧民族常向南擴展勢力,故「南牧」實含有侵略的意味 。「漢將」即指唐將 ,此是唐詩中的慣用法。 
  「北門 」,即北方門戶 ,《舊唐書·郭子儀傳》:「朔方,國之北門 。」這兩句是警戒北方遊牧民族,休得 南下侵略,因為強大的唐軍正駐守在北方,是衛國的長城。詩句顯得義正辭嚴,有凜然不可侵犯之概。為了加強氣勢,作者使用因果倒裝法,將「胡人羊馬休南牧 」的警告語前置 ,放在主導地位上,以逆筆取勢,顯得更為有力。這兩句初讀時似覺與前四句有些脫節,但細味詩意,不難看出,它是承上「新水亂侵青草路 」而來 ,由於雨水充裕,草原上青草長勢茂盛 ,因而想到羊馬南牧 。從內在聯繫上看,非常自然,非常緊密,在突然的跳躍中,隱含著細針密線的連綴。 
  最後兩句 :「 行子喜聞無戰伐 ,閒看游騎獵秋 原 。」前一句是緊承第三聯。如果說上一聯中還隱含 著作者對戰爭的戒備心理的話,那麼,經過打聽,證實現在確乎停止戰爭了,作者的戒備心理也就隨之消失,不禁欣然於懷了。一個「喜」字,生動地傳達出了作者此時的高興情懷。於是,他悠然地看著三三兩兩的游騎在草原上打獵 ,往來馳逐,心情輕鬆愉快。 一個「閒」字,與上句「喜」字相對應,進一步表現了作者的愉快心情 。「秋原」二字,又將讀者的想像 引回到前四句,那雨後初晴的美景,又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並且,在前四句靜景的描寫上,又增加了動態的游騎。動靜結合,使整個草原更富有生氣,把景色裝點得更加美好。於是,那明麗清爽的畫圖,愈益清晰地浮現在讀者眼前 , 那悠然綿邈的韻味情致,也令人回味無窮。 
  這首詩前四句平平敘起,在節奏上舒緩平穩。第三聯異峰突起 ,在內在旋律的起伏上 ,猛然形成高潮,給讀者以強烈印象,也使得全詩有了剛健挺拔的氣勢 。然後 ,到尾聯又逐漸平穩,並且回復到前四句去 。這樣 ,在起伏跌宕之中 ,顯出顯著的變化, 在迴環往復的結構上 ,渾然天成 ,表現了很高的藝術技巧。    
  天津橋春望 
  雍 陶  
  津橋春水浸紅霞, 
  煙柳風絲拂岸斜。 
  翠輦不來金殿閉, 
  宮鶯銜出上陽花。 
  雍陶詩鑒賞 
  唐代的東都洛陽 ,是僅次於京都長安的大城市。 它前當伊闕,後據邙山,洛水穿城而過,有「天漢之象 」。城南洛水上的天津橋即據此而聞名。天津橋一 帶,高樓四起,垂柳成陰,景色優美。唐朝帝王為了享樂,皆頻幸東都。高宗一生先後到洛陽七次。上元年間,他下令於天津橋北,跨洛水興建上陽宮,雕甍繡闥,金碧輝煌。武則天更改東都為神都。終其一朝,除返回長安住過兩年外 , 均在此度過。她建造明堂,擴大宮苑,將上陽宮修葺得更加豪華富麗,作為寢宮。 
  開元年間,玄宗也曾五次來洛陽,每次至少住一年左右。可以說,洛陽城繁華熱鬧之際,正是唐帝國全盛之時。安史之亂,洛陽兩遭兵侵,毀壞嚴重,而唐朝從此一蹶不振 。天寶以後 ,帝王不復東幸,舊日宮苑,遂日荒廢了。所以,洛陽城的興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王朝的盛衰。 
  雍陶生活在晚唐。此時,唐王朝國勢衰敗,社會危機日益嚴重。詩人來到天津橋畔,目睹宮闕殘破的景象,撫今思昔,不無盛衰興亡之感,於是,揮筆寫下了這首七絕。 
  天津橋下 ,春水溶溶 ,絢爛的雲霞倒映在水中;天津橋畔,翠柳如煙,枝枝柔條斜拂水面,縷縷游絲隨風飄蕩 。這美好的自然春光 ,不減當年,令人心醉。然而,山河依舊,人非昔比。透過茂密的樹叢向北望去,儘管昔日高大威嚴的宮殿至今猶存 ,可是, 那千官扈從 、群臣迎駕的盛大場面 ,已不能再見到了 。宮殿重門緊閉,畫棟雕樑也失去了燦爛的色澤。 當年曾經是日夜歡歌的上陽宮,而今一片寂落,只有宮鶯銜著一片殘花飛出牆垣。面對著這番情景,詩人怎能不心潮起伏,感歎萬千! 
  這首詩通篇寫景,不言史事,不發議論,靜觀默察,態度似乎很淡泊。然而,正是在這種看似冷靜客觀的描寫中,蘊藏著作者弔古傷今的沉鬱的感情。詩的一、二兩句,作者先繪出一幅津橋春日圖,明媚綺麗、引人入勝;三、四句轉寫金殿閉鎖 、宮苑寂寥, 前後映襯,對照鮮明。人們從這種強烈的對比中,自然感受到歲歲春天重臨,而大唐帝國的盛世卻一去不復返了。這正是以樂景寫哀,因而「倍增其哀」的手法,較之直抒胸臆,具有更強烈的藝術效果。全詩處處切合一「望」字。「金殿閉」是詩人「望」中所見,但苑內的淒涼之狀,畢竟是「望」不到的,於是第四句以宮鶯不堪寂寞,飛出牆外尋覓春光,從側面烘托出上陽宮裡淒涼冷落的景象 。 這一細節 , 是詩人「望」中所見,因而落筆極為自然,但又曲折地表達了作者難訴說的深沉感歎,含而不露,淡而有韻,堪稱全詩中精彩的一筆。

<上一頁 <<雍陶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