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崔玨詞作鑒賞

TXT 全文
崔玨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崔玨,字夢之,大中進士。官至侍御史。存詩一卷。 
  哭李商隱(其二) 
  崔玨 
  虛負凌雲萬丈才, 
  一生襟抱未曾開。 
  鳥啼花落人何在, 
  竹死桐枯鳳不來。 
  良馬足因無主踠, 
  舊交心為絕弦哀。 
  九泉莫歎三光隔, 
  又送文星入夜台。 
  崔玨詩鑒賞 
  李商隱是一代才人。崔玨說他有「才」且「凌雲萬丈」,可知其才之高,而冠以「虛負」二字,便寫出了對世情的不平。有「襟抱」且終生不泯,可知其志之堅,而以「未曾開」收句,便表現了對世事的鞭笞和對才人的歎惜。首聯貌似平淡,實則包含數層跌宕,高度概括了李商隱坎坷不幸、懷才不遇的一生。 
  中間兩聯 ,承首聯而寫 「哭 」。李商隱有《流 鶯》詩 :「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以 傷春苦啼的流鶯,因花落而無枝可棲,自喻政治上的失意 。崔詩「鳥啼花落人何在 」,則用「鳥啼花落」 
  烘托成一幅傷感情調的虛景,喚起人們對李商隱身世的聯想,以虛托實,使「哭」出來的「人何在」三個字更實在,更有力,悲悼的意味更濃。 
  第四句以「桐枯鳳死」暗喻李商隱的逝世 。《莊 子·秋水》:「夫鵷雛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 ,非練實(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足見其高 貴。這鵷雛即是鳳一類的鳥 。李商隱在科第失意時, 曾把排抑他的人比作嗜食腐鼠的鴟鳥 , 而自喻為鵷雛(《安定城樓》:「不知腐鼠成滋味 ,猜意鵷雛竟未休」)。當時鳳在,卻無桐可棲 ,無竹可食 。如今竹死 ,桐枯,鳳亡,就更令人悲切了。此句用字平易、 精審,可謂一哭三歎也。 
  「良馬足因無主踠」,良馬不遇其主,致使腿腳屈折,步履維艱,這是喻示釀成李商隱悲劇的根本原因,要歸之於抑制人材的黑暗的政治現實。一般人都為此深感悲憤 , 何況作為李商隱的舊交和知音呢? 
  「舊交心為絕弦哀」,明哭一聲,哀得慟切。春秋時,俞伯牙鼓琴 ,只有鍾子期聞琴音而知雅意 ,子期死後,伯牙因痛失知音而絕弦罷彈。作者借此故事,十分真切地表達了對亡友真摯的情誼和沉痛的哀思。 
  結束時作者獨運匠心,運用了「欲進故退」的手法,放開筆觸 ,不說自己的悲哀 ,卻用勸慰的語氣說:「九泉莫歎三光隔,又送文星入夜台」。莫要悲歎九泉之下見不到日月星三光吧,現在您的逝世,就是送入冥間的一顆光芒四射的「文星」啊!這是安慰亡友嗎?這是詩人自慰嗎?其實都不是。李商隱貧困潦倒,鬱悶而逝,人世既不達,冥間安可期 ?因此說, 這只不過是作者極度悲痛的另一種表達方式,是「反進一層」之法。 
  撼動人心的悲慟 ,是對著有價值的東西的毀滅。 這首詩就是緊緊抓住了這一點,把譽才、惜才和哭才結合起來,由譽而惜,由惜而哭,以哭寓憤。譽得愈高,惜得愈深 ,哭得愈痛,感情的抒發就愈加強烈, 對黑暗現實的控訴愈有力量,詩篇感染力就愈深刻。    
  和友人鴛鴦之什(其一) 
  崔玨 
  翠鬣紅毛舞夕暉, 
  水禽情似此禽稀。 
  暫分煙島猶回首, 
  只渡寒塘亦並飛。 
  映霧盡迷珠殿瓦, 
  逐梭齊上玉人機。 
  採蓮無限蘭橈女, 
  笑指中流羨爾歸。 
  崔玨詩鑒賞 
  崔玨這首詩很有特色,作者竟因此被譽為「崔鴛鴦」。 
  詩人詠鴛鴦,首先從羽色寫起 。他以 「翠鬣紅毛」這樣艷麗鮮明的字眼來形容鴛鴦,又著意把它放在夕暉斜照的背景下來寫,以夕暉的璀璨多彩來烘托鴛鴦羽色的五彩繽紛,這就把鴛鴦寫得更加美麗可愛了。「舞」字下得尤妙 。它啟迪讀者去想像鴛鴦浮波 弄影、振羽歡鳴的種種姿態,雲錦、波光交融閃爍的綺麗景象。只此一字,使整個畫面氣勢飛動,意趣盎然。 
  然而 ,鴛鴦之逗人喜愛 ,並非只是因其羽色之美,而是因其習慣於雙飛並棲,雌雄偶居不離。這種習性,是一般水禽少有的。人們正是取其這一點,來象徵忠貞不渝的愛情。所以,詩的第二句直接點明多情這一最重要的特徵 。「水禽情似此禽稀 」,一語破的 ,切中肯綮,以下各聯就緊緊抓住這一「情」字, 從各方面去加以表現 。在結構上,此句既緊承首句, 又開拓下文,是全篇轉換的主導。 
  第二聯正面描寫鴛鴦之多情、重情。鴛鴦棲息在內陸湖泊溪流中 ,其活動範圍並不大 ,迴旋餘地亦小,但它們無時無刻不相依相守。你看,當它們飛向煙雲縈繞的小島時 ,難免一前一後 ,稍稍拉下了距離;然而,即使是這樣短瞬的距離,鴛鴦也是難捨難分,前者頻頻回顧,後者緊緊相隨,表現出依依眷戀的深情。深秋水枯,池塘顯得更加狹小,但哪怕只是渡過這樣窄小的寒塘,它們也不願須臾離開,一定要相逐相呼,雙雙齊飛 。「暫分煙島猶回首,只渡寒塘 亦並飛 」,詩人從鴛鴦日常的飛鳴宿食中選擇這兩個 最能表現其多情的細節 ,淡筆輕描 ,就把鴛鴦的習性表現得維妙維肖,淋漓盡致。這一聯對偶工整而又自然流利。「暫」與「猶」,「只」與「亦」四個虛詞,兩相呼應,頓挫傳神,有一種紆徐舒緩、一唱三歎的藝術效果,使鴛鴦的「情」顯得更加細膩纏綿、深摯感人。這一聯歷來為人稱道,成為傳頌不朽的名句。 
  正因為鴛鴦是幸福美好的象徵,人們常常以它來寄托美好的理想 。 因此人們的衣飾什物常以鴛鴦命名,如鴛鴦枕、鴛鴦衾、鴛鴦盞、鴛鴦機等等。第三聯就是從人和鴛鴦的這種聯繫上生發聯想,表現鴛鴦的情。一俯一仰成對組合的瓦叫鴛鴦瓦,是人們根據鴛鴦比翼雙飛的形狀製作、排列的,它們覆蓋於珠殿之上,絢麗美觀。「映霧盡迷珠殿瓦」,詩人想像鴛鴦在淡薄的晨霧中飛翔,透過五彩煙霞看見了鴛鴦瓦相依相並,不禁為之動情而迷戀不已 。「逐梭齊上玉人 機」,織有鴛鴦圖案的錦緞叫鴛鴦錦 ,是人們根據鴛 鴦雙飛並棲的情狀精心編織出來的,而詩人卻幻想是鴛鴦雙雙追逐著梭子,飛上了織機。構思奇特,處處突出一個「情」字。與上聯對照起來看,一寫眼前實景,從正面落筆 ;一則運實入虛 ,從側面烘托,前後 ,虛實兼到 ,從而把鴛鴦的習性表現得既充分鮮明,又生動有趣。 
  以上六句直詠本題,尾聯則別開一境 ,「採蓮無 限蘭橈女,笑指中流羨爾歸。」詩人由想像回到實景。 
  此 ,晚風初起,暮色漸濃 ,採蓮姑娘打槳歸來,陣陣笑聲掠過水面 ,驚起一對對鴛鴦 ,撲剌剌比翼雙飛 。此情此景 ,喚起姑娘們美好的嚮往和幸福的憧憬 !正是「得成比目何辭死,願作鴛鴦不羨仙」(盧 照鄰 《長安古意 》)。「笑指」二字 ,十分傳神,使 女伴們互相戲謔 、互相祝願 、嬌羞可愛的神態,呼之欲出 ,把人物的情和鴛鴦的「情」融為一體。這 裡不似寫鴛鴦 ,卻勝似寫鴛鴦,有「不著一字,盡 得風流 」之妙。就全詩佈局看,這尾聯既與開篇緊 相呼應 ,有如神龍掉首,又使「結句如撞鐘,清音 有餘」。青春的歡笑聲,不絕如縷,把讀者攜入了優美雋永的意境之中。

<上一頁 <<崔玨詞作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