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薛逢詩鑒賞

TXT 全文
薛逢詩鑒賞 
  生平簡介 
  薛逢,字陶臣,蒲州(今山西永濟)人。會昌進士,授萬年尉。歷官侍御史、尚書郎等職。曾兩度被貶。後官至秘書監。《全唐詩》輯其詩一卷。 
  潼關河亭 
  薛逢 
  重崗如抱岳如蹲, 
  屈曲秦川勢自尊。 
  天地並功開帝宅, 
  山河相湊束龍門。 
  櫓聲嘔軋中流度, 
  柳色微茫遠岸村。 
  滿眼波濤終古事, 
  年來惆悵與誰論。 
  薛逢詩鑒賞 
  潼關,古稱桃林塞,它西薄華山,東接桃林,北拒黃河 ,南近商嶺,扼中原入關中咽喉,為晉、陝、 豫三省要道 ,是古代兵家必爭之地,東漢建安年間, 曹操擊退了馬超,始於此建關,因臨潼水而得名。潼關形勝,歷來為詩人所題詠。薛逢此詩以其闊大的境界,非凡的氣勢寫出了潼關天險,抒發了詩人面對天險形勝的感歎。 
  詩的前四句以渾灝之筆寫潼關形勝 。「重崗如抱 岳如蹲」一句造境雄奇挺健 ,「抱」、「蹲」二字勾畫 潼關一帶山巒面貌,將西嶽華山雄鎮潼關的獨尊傳神地描摹出來,與杜甫詩句「西嶽崚.竦處尊,諸峰羅立似兒山孫」(《望岳》)同為傳神妙筆 。這第一句從 潼關附近山嶽的垂直空間下筆 , 給人以峻峭之感 。 「 屈曲秦川勢自尊 」, 由橫向空間承接上句,潼關 諸山曲折起伏 ,拱衛關中 ,形成天然屏障,自古以來,許多帝王憑借此處險峻,建金城千里,為帝王之業。戰國末年,七雄逐鹿,商鞅說秦孝公「拒河山之固,東向以制諸侯,此帝王之業也」(《史記·商君列傳》),秦國藉著關中地利一統天下。杜甫在《秋興八首》中曾稱 「秦中自古帝王州」,可見秦川地形確有 至尊之勢。薛逢在這裡巧妙地化用前人語句,將秦川帝居的尊嚴與潼關天險聯繫起來,更突出了潼關的山河形勝 。「天地並工開帝宅」,寫秦中之「尊」,作為 帝居的秦川山河 ,是天造地設 ,天地同力開闢出來的,它的險峻,決非區區人工雕琢所能為之的,這句驅天地於筆端 ,很能見出詩人的氣魄和詩才 。「 山 河相湊束龍門 」,筆力不減出句。龍門,在今山西河 津縣西北與陝西韓城縣東北之間 , 此地兩岸峭壁對峙,形如闕門,黃河流至此地,因河床變窄,水流湍急,氣勢壯闊。相傳大禹治水,導河積石於此,故又稱禹門 。龍門景象 ,非潼關河亭之可望,為了寫出「天地並功開帝宅」的自然壯觀,作者憑借想像用一「湊」字,一「束」字,寫出萬壑群山與黃河同赴龍門的景象,以陡健之筆將龍門峽谷,千巖如奔,水流激射寫得逼真,使人如臨其境,聞其聲,見其勢,奇險嚇人。這句與杜甫「群山萬壑赴荊門」(《詠懷古跡五首》其三)寫長江氣勢的雄奇壯麗同工。首二聯就潼關河亭展開粗線條的描繪。值得重視的是,詩人在這四句詩中,融時空為一體,而具體又以空間形式設置意象,在空間意象後面,潛藏著以潼關為屏障的秦中帝業發展史,這種潛伏的時間意識,為尾聯抒情留下伏筆。 
  「櫓聲嘔軋中流渡,柳色微茫遠岸村」二句,收詩人思緒於眼前,將視線放在河亭四周。正當詩人佇立潼關河亭 , 沉浸在潼關形勝與秦中帝尊的冥想之際,「嘔軋」一聲櫓響,將他驚醒 ,覓聲望去,只見 一葉扁舟中流橫渡 ,在它的背後是柳色茫茫的遠岸, 和依稀可辨的村莊。這兩句詩,以淡墨描出一個寧靜莽遠的場景,與首二聯雄偉驚險境界恍如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 , 隱隱傳達出詩人冥想初醒時那種茫然的心情。 
  「滿眼波濤終古事 ,年來惆悵與誰論」,由亭下 滿目東去的波濤,詩人心中升起無窮感慨。山河形勝終古如斯,人間盛衰之事 ,卻如眼前波濤一去不返, 既使是聲勢□赫的秦皇漢武,他們輝煌的帝業,也成為古事 ,一去不復返 。想到自己一介寒士,宦途落魄,歲月蹉跎,近年來心中出現的那股人生之謎難以解釋的悵惘情緒不覺泛起 ,而在自己悲慘的生活中,此情可與誰訴? 
  本詩以景起,以情結,起勢雄健,結語慘然。在寫景向言情的漸次過渡中,情緒逐漸低沉,最後以世無知音,難論惆悵綰束。這種情緒的起落,除去外界景物的影響,更主要受詩人長期受人排貶,不得意於世的心情影響。史載薛逢與沈詢、楊收、王鐸等人同年進士,而薛逢最有才華,然諸同年相繼作了宰相,薛逢卻沉淪下僚,故言辭激烈,得罪當權者,一生抑鬱寡歡而卒。這種身世之感,在潼關形勝之中被激發出來,一時豪情,最終被慘淡的心事沖淡,故釀成情緒的大起大落。

<上一頁 <<薛逢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