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羅隱詩鑒賞

TXT 全文
羅隱詩鑒賞 
  生平簡介 
  羅隱(833—909),唐著名文學家 。本名橫,字 昭諫,自號江東生,新城(今浙江富陽縣)人,一作餘杭(今屬浙江)人。少時即負盛名。但因其詩文好抨擊時政,譏諷公卿 ,故十舉進士不第,乃改名隱。 黃巢農民起義爆發後,他為避戰亂而返歸故鄉,投奔鎮海節度使錢鏐 ,錢鏐很賞識他的才華 ,光啟三年 (887),表奏為錢塘令,遷著作郎。天祐三年(906),充節度判官。後梁開平二年(908),授給事中,次年遷鹽鐵發運使,不久病卒,終年七十七歲,是唐代享有高齡的詩人之一。 
  羅隱生活於動亂年代,又久受壓抑,詩工七言絕句,頗有諷刺現實之作,多用口語,故少數作品能流傳於民間。 
  有詩集《甲乙集》十卷傳世。 
  雪 
  羅 隱  
  盡道豐年瑞, 
  豐年事若何? 
  長安有貧者, 
  為瑞不宜多! 
  羅隱詩鑒賞 
  這首詩以《雪》為題 ,但其立意不在吟詠雪景, 而是借題發揮,表達了詩人對統治者的滿腔憤怒和不滿,流露出詩人對廣大貧苦人民的深刻同情。 
  「瑞雪兆豐年 」,本來是人人皆知的道理。然而 一場瑞雪即便能夠促進來年莊稼的豐收,百姓的景況又會怎麼樣呢?他們飢寒交迫的處境能得到些許的改善嗎?唐朝末年,沉重的賦稅徭役把人民逼上了絕路,廣大百姓的命運是不能以一場豐收來獲得徹底改變的。 
  「四海無閒田,農夫猶餓死」,「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谷」等詩句,就是黎民悲慘命運的寫照。在統治者的殘酷壓迫和剝削下,農民是沒有任何美妙前景可以展望的,他們的前面處處是「飢寒交迫」和「死亡」 
  的路標,他們首先要考慮的不是飄緲的未來,而是嚴酷的現實!如何醫治「眼前瘡」才是他們所真正關心的。一場大雪的降落,給富人帶來的自然是賞雪的雅興,因為豐年是屬於他們的;而對窮人來說,則不啻是降落了一場災難。他們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在暴風雪襲來的寒夜,他們無處棲身,就只能成為「凍死骨」而陳屍街頭曠野。面對一場瑞雪,富者高興貧者愁,這是多麼懸殊的感情差別呵! 
  《雪》的可貴之處,不僅主題思想深刻,而且構思新穎,不同於歷代詠雪詩中借詠而頌揚「皇家的瑞氣」的俗套,另外,詩中對為富不仁者的譏刺之情也歷歷如繪,可觸可感。開頭「 盡道豐年瑞 」的「盡道」二字,語含譏諷;次句的反問,是詩人進一步給「盡道」者所出的一道難題。三四句雖然好似信筆點染,輕描淡寫,但其中所包含的譏刺之情更加冰騰躍如,給人造成強烈的冷雋感。    
  感弄猴人賜朱紱 
  羅 隱  
  十二三年就試期, 
  五湖煙月奈相違。 
  何如學取孫供奉, 
  一笑君王便著緋! 
  羅隱詩鑒賞 
  聲勢浩大的黃巢起義軍攻佔長安之後,唐僖宗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急忙逃往四川。一路上,有個耍猴的藝人也隨同前往。這人馴猴有方,他馴養的猴子乖巧異常,能夠按照禮儀的規定,像大臣一樣地站班朝見皇帝。因此,這個耍猴人就博取了僖宗李儇的歡心,下令賞賜他以朱紱。於是,這個藝人便青雲直上,飛黃騰達,一躍而當上了大官。羅隱有感於此事,寫下了這首政治諷刺詩,詩中,詩人把自己屢試不第的不幸遭遇與耍猴人的平步青雲的事實同時提出,形成強烈的對比,從而揭露了封建社會壓抑賢才、重用庸才的不合理性,同時,也抨擊了封建皇帝的昏庸腐敗和不理國政的荒唐之舉 。它宛如一幅辛辣的諷刺漫畫, 懸掛於古典詩歌藝術的長廊,至今仍有深刻的認識價值。 
  選材典型,是這首詩歌重要的藝術特色。在唐朝末年,政治的黑暗和腐敗已經到了極點,統治者的醜行真是比比皆是,聞不勝聞。但是詩人沒有面面俱到地羅列封建帝王的劣跡,而是選取了耍猴者獲寵邀恩這樣一個既典型又帶普遍意義的材料入詩,把嘲諷的對象貶得體無完膚,窘態畢露,收到引人發笑,發人深思的喜劇效果。 
  其次,對比的藝術手法的成功運用,也使詩歌增色不少。劉勰在《文心雕龍》中把對比分為正對與反對兩種,認為「反對為優,正對為劣 」。正對是以並 列的事物相比較,反對則是用正反兩方面的事物互相映襯。這首詩中,詩人以自己的屢試不中,仕進無門與耍猴人憑彫蟲小技而騰達於仕途的絕然相反的兩種事實互相映襯,對比鮮明,從而巧妙地把詩人的憤懣之情表達出來,深化了詩歌的主題。    
  七 夕  
  羅 隱  
  絡角星河菡萏天, 
  一家歡笑設紅筵。 
  應傾謝女珠璣篋, 
  盡寫檀郎錦繡篇。 
  香帳簇成排窈窕, 
  金針穿罷拜嬋娟。 
  銅壺漏報天將曉, 
  惆悵佳期又一年。 
  羅隱詩鑒賞 
  七夕,陰曆七月七日,相傳為牛郎渡過銀河與織女為一年一度相會。這天晚上,民間陳列瓜果,穿針乞巧。這首詩就是寫七夕的。首聯 :「絡角星河菡萏 天,一家歡笑設紅筵 。」角是二十八宿中的角宿,絡 是網絡,當指霧氣網絡在角宿上。星河,天上的銀河,是分離牛郎織女的。菡萏天,是荷花盛開的天氣。大概想像牛郎織女在銀河邊看到角宿和荷花。這是指天上說的。下句指人間,有一家人家歡笑地在院子裡鋪置紅布的筵席,擺上瓜果,來穿針乞巧。 
  次聯:「應傾謝女珠璣篋,盡寫檀郎錦繡篇。」謝女檀郎,泛指女子和男子。這家的女子把篋中的珠子倒空,要這家的男子寫出歌詠七夕的錦繡詩篇,放到那個篋裡。這裡就要寫七夕的詩而言。璣:小珠。三聯:「香帳簇成排窈窕,金針穿罷拜嬋娟。」上一句指天上,香帳製作成功,安排得很美好。李商隱《無題》: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 。」這是製作結 婚用的圓帳。牛郎織女相會,也要製作圓帳。簇是指叢聚成團,把香羅幾重疊起來縫製圓頂帳子,正是叢聚成團,故稱簇。窈窕,狀美好。「排窈窕」,既指安排得很好 ,也指安排好織女,窈窕也指女子的美好。 這聯下一句指人間,那家人家的婦女引線穿針來乞巧。 
  穿好針來拜美好的織女星。嬋娟 ,美好,指織女星。 牛郎織女在七夕相會,古代計時的銅壺滴漏報天將亮了,牛郎織女又要分別了,所以惆悵茫然,這樣相會的佳期又要等一年。 
  這首詩的特點是用對比寫法,第一句寫天上的景物,第二句寫人間的情狀,有景物,又有歡笑,構成天上與人間相對照。二聯專寫人間 ,不提七夕 ,在「錦繡篇」裡暗指詠七夕。三聯又是對照寫法 ,「香 帳簇成」指天上,「金針穿罷」指人間 。「銅壺漏報」 二句指天上。此外,第一聯寫人間「歡笑 」,與第四 聯寫天上惆悵相對。一樂一悲,構成映襯。再像寫謝女的空出篋子來裝檀郎的錦繡篇,寫人間男女在七夕的歡樂,又與牛郎織女的臨別惆悵構成映襯。在這樣的映襯裡,不是襯出天上不如人間了嗎?再就寫天上或人間的詞句來看,首句、五句、七句、八句寫天上,二句、三句、四句、六句寫人間,即四句寫天上,四句寫人間。但這首詩題為《七夕 》,應以寫牛郎織女 相會為主,因此使人感到作者還是看重人間,所以這樣安排吧?作者寫人間的歡樂勝過天上,在當時有這樣的想法,是非常難得的。    
  金陵夜泊 
  羅 隱  
  冷煙輕靄傍衰叢, 
  此夕秦淮駐斷蓬。 
  棲雁遠驚沽酒火, 
  亂鴉高避落帆風。 
  地銷王氣波聲急, 
  山帶秋陰樹影空。 
  六代精靈人不見, 
  思量應在月明中。 
  羅隱詩鑒賞 
  金陵,是六朝帝王之都,這裡曾演出過一幕幕歷史的悲喜劇,穿城流過的秦淮河是目睹這些歷史變遷的見證者。歷史邁入晚唐,天荒地老,昔日擅六代豪華的秦淮河,在兵火余劫之後,呈現出寒水煙籠,蕭瑟冷落的衰敗景象。在一個秋色迷離的傍晚,十上不第、傳食諸侯、因人成事的詩人羅隱,泊舟秦淮,目擊眼前衰景,白雲蒼狗的塵寰之感湧上心頭,他寫下這首弔古悲今的傷心之詩。 
  冷煙、薄靄、衰叢,詩一開始就以愁慘之墨,描繪出一幅慘淡的秦淮秋暝圖。在這令人惆悵的傷心之夜,一隻旅船緩緩地向河岸靠去。首聯在寫景敘事中點出「夜泊金陵」詩題。其中「斷蓬」二字用得極巧妙,秋蓬根斷,隨風飄蕩,來去無所,正喻詩人身不由己的飄泊生涯 ,而「蓬」音與船篷之「篷」相同, 駐蓬,猶言駐篷,即泊船,故「蓬」字用,在一石二鳥,既敘事,又寫情,富於形象。 
  中間兩聯寫夜泊秦淮所見所聞。夜色初臨,河岸上剛點燃的幾處酒店夜火,驚起了水邊草叢中棲息的征雁,傳來陣陣淒唳的鳴叫和鳥翅扑打聲。旅船靠岸,風帆下落,盤旋在桅桿四周的昏鴉紛紛驚叫著高飛躲避。啊,昔日歌吹動地,燈火徹夜的秦淮河,如今竟成了征雁寒鴉的世界!在這闃寂的秋夜中,遠處大江的濤聲顯得格外清楚、格外急促。秋陰遮蓋下的山上,那搖落的樹幹一枝枝孤零零地伸向朦朧的夜空,彷彿正在傾聽那急促的濤聲挾帶著三百年金陵王氣,消逝在遠方的夜空。 
  秦淮河啊!秦淮河,自古以來,你伴著這虎踞龍蹯的金陵,審視著人間的滄桑變化,那些曾經在你身邊風流一世的六代人物,如今都在哪裡?在白日喧囂的陽光下,人們難以尋找他們的蹤跡,想來在這清冷的月光下,他們的精靈正和你一起,靜聽著寂寞的潮水拍打眼前這座空城,凝視著月色朦朦的大地吧。 
  在金陵這塊土地上,產生過許多傑出的懷古之作,劉禹錫的《 金陵懷古 》、杜牧的《夜泊秦淮》等詩,千古為人詠唱不衰,這些作品將詩人心中那一股故國蕭條悲歎之感融入金陵山水,它們與金陵同在。羅隱這首《金陵夜泊》,顯然受前輩詩人風格熏染 ,但它 能夠在被白居易稱為「後之詩人無復措詞」的劉禹錫《石頭城》之後,躋身金陵懷古詩精英之列,這不僅得力於為人激賞的「六代精靈人不見,思量應在月明中」的名句,更在「 羅隱一生身 」的個性特色,即「篇篇皆有喜怒哀樂心志去就之語,而終不離乎一身」(《桐江詩話》)。正因為羅隱身當末世 ,所以他有深 沉的盛衰興亡的歷史意識 ;正因為他處於軍閥混戰, 兵火遍地的亂世,所以他的生命價值感更加激烈;又因為他一生坎坷、感遇輒發,為人忌恨,所以他對人生的淒涼體會更深。這些充滿人世憂愁的情感熔鑄在詩歌意象中,使全詩意境悲涼淒清。 
  詩人選擇了若干與自己悲涼身世可能建立同構關係的意象,來表現其潦倒落魄之情,在這樣一種創作思想支配下,昔日繁華富貴的金陵,在詩中就以冷月寒煙、空山急浪圍繞籠蓋的面目出現,充斥其中的是枯樹衰草,征雁暮鴉,升騰在夜空中的是那些為悲劇命運哀泣的六朝亡靈。自然意象、人事意象和幻想意象交織反射出詩人淒苦的心態。 
  羅隱詩固多譏刺,但在辛辣尖刻的諷刺和強烈的抨擊中,也處處流露出亂世中不得志的傷感和種種憂患,說他是諷刺詩人固然可以,也可以說他是感傷詩人,此詩即可證明。    
  籌筆驛 
  羅 隱  
  拋擲南陽為主憂, 
  北征東討盡良籌。 
  時來天地皆同力, 
  運去英雄不自由。 
  千里山河輕孺子, 
  兩朝冠劍恨譙周。 
  唯余巖下多情水, 
  猶解年年傍驛流。 
  羅隱詩鑒賞 
  籌筆驛,在今四川廣元縣北,相傳諸葛亮出兵攻魏,在這裡籌劃軍事。一開頭就聯繫諸葛亮,再聯繫籌筆驛作出高度的總括 :「拋擲南陽為主憂,北征東 討盡良籌 。」諸葛亮因劉備三顧茅廬去請他,他拋棄 了在南陽的隱居生活,為主公劉備分憂,出來輔佐劉備建功立業。北征東討的運籌帷幄,他的計謀都是好的。這裡主要是北征,籌筆驛是為伐魏運籌,是北征;東征是陪襯,不是指打東吳。劉備去打東吳,諸葛亮是反對的,他沒有東討。這裡實際上是「南征北伐」,不說「南征北伐」而說「北征東討 」,因為上句已用 了「南」字,為避開重複,所以這樣說。 
  二聯「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時 來句當戰赤壁之戰,當時孫權、劉備兩家的兵力,聯合起來也不能與曹操大軍相比。只是倚靠了長江之險,曹操北方的軍隊不習水戰。又靠了東風,好用火攻來燒燬曹軍的戰船取勝,這是利用天時地理來獲勝,所以說「天地皆同力」。時運不濟,像李商隱詩裡說的: 
  「關張無命欲何如?」關羽、張飛都早死了,不能幫助諸葛亮北伐,英雄也不由自主。三聯 :「千里山河 輕孺子,兩朝冠劍恨譙周 。」諸葛亮死後,魏將鄧艾 率軍攻蜀,譙周勸後主投降。後主聽了他的話投降了。 
  蜀國千里山河 ,孺子阿斗輕輕地斷送了。兩朝冠劍: 指在劉備和後主兩朝的文臣武將 ,主要是指諸葛亮, 他既管政事,又管軍事,是兩朝冠劍。他如有知,一定是恨譙周的。末聯歸結到籌筆驛 :「唯余巖下多情 水,猶解年年傍驛流 。」在驛亭的巖下水,還在傍驛 流著,好像在懷念諸葛亮。 
  這首詩先想到諸葛亮,寫他的出山和北伐,肯定他的用兵「盡良籌」,這就跟籌筆驛的規劃軍事結合。 
  既然是「盡良籌 」,怎麼他的出師有利有不利?這就 開出二聯,歸於時運 ,時來才有利,運去就難辦了。 三聯歸到運去 ,於是孺子拋棄山河,譙周主張歸降。 歸結到巖下水的多情。這裡把諸葛亮規劃的勝利和挫折歸於時運 。李商隱《籌筆驛》:「管樂有才真不黍, 關張無命欲何如?」也認為北伐的所以不能成功,由於關張無命,不能幫助他北伐,也歸結命運。溫庭筠《經五丈原》:「下國臥龍空寤主,中原逐鹿不由人。」 
  他稱蜀國為下國 ,稱魏國為中原,含有上國的意思。 下國和中原對抗,含有大小強弱不同的意味,所以說「中原逐鹿不由人 」,即認為偏處西南的弱小的下國 要跟中原強大的魏國逐鹿,是不由人力的,即諸葛亮的北伐要用蜀國來統一中原,也非人力能達,這就不把北伐的不能成功歸之於時運或天命了。這樣的看法勝過兩篇《籌筆驛》的看法。 
  就寫籌筆驛說,李商隱詩的開頭 :「猿鳥猶疑畏 簡書,風雲長為護儲胥。」何焯批:「起二句即目前所見,覺武侯英靈奕奕如在 。」看到籌筆驛上的猿鳥還 像在畏筒書,風雲長期在保護營柵,極力寫出諸葛亮的英靈如在。這個開頭是既切題又推尊諸葛亮,寫得非常有力,不是羅隱的多情永傍驛流所能比的。    
  董仲舒 
  羅 隱  
  災變儒生不合聞, 
  謾將刀筆指乾坤。 
  偶然留得陰陽術, 
  閉卻南門又北門。 
  羅隱詩鑒賞 
  這首詩是批評董仲舒的天人合一論 。董仲舒在 《春秋繁露·必仁且知》裡說 :「災者,天譴也;異 者,天之威也。譴之而不知,乃畏之以威 。」想用天 的災異來壓制皇權,要皇帝有所戒懼,不要為非作歹。 
  他在《賢良策對一》裡說 :「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 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 。」董仲舒這樣說,在限 制皇權方面有一定作用,不宜完全否決。作者認為儒生不應該講災變來壓皇權,泛泛地用文字來指說天地的災變為譴責君主。在封建社會裡,沒有力量來限制君主的胡作非為,董仲舒用災異來告戒君主,是有它的積極性的 ,雖然君主也可以把災異歸到大臣身上, 來打擊大臣。作者這樣說,實際上是在鞏固皇權,反對臣下用災異來限制皇權 。謾:通慢,泛說的意思。 下聯 :「偶然留得陰陽術 ,閉卻南門又北門。」 
  《漢書·董仲舒傳》:「仲舒治國(侯國),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陰陽所以錯行,故求雨閉諸陽,縱諸陰,其止雨反是。(師古曰:「謂若閉南門,禁舉火,及開北門 ,水灑人之類是也 。」)行之一國,未嘗不得所欲 。」這裡說,董仲舒認為天旱或多雨,是陰陽失調 所造成的。認為雨是陰,旱是陽 ;求雨要把陽關閉, 放開陰。因為南門是陽,所以要關閉,北門是陰,所以要開。火是陽,所以禁止舉火。水是陰,所以用水灑人。這裡指斥他用調整陰陽的方法來求雨,把南門關閉。到了雨水過多時,又關閉北門來開南門。這樣指斥他的行為可笑是對的。 
  董仲舒這種陰陽術,《 董仲舒傳 》裡作了揭露: 
  「先是遼東高廟、長陵高園殿災。仲舒居家,推說其意,草稿未上。主父偃候仲舒,私見,嫉之,竊其書而奏焉。上召視諸儒 。仲舒弟子呂步舒不知其師書, 以為大愚,於是下仲舒吏,當死。詔赦之。仲舒遂不敢復言災異。這裡講他言災異碰壁,從此不敢再講災異,這是揭露他講陰陽術的荒謬。但班固也說 :「掇 其切當世、施朝廷者若干篇。」認為他的《賢良對策》借災異來限制君主胡作非為部分,還是加以留存,載在傳裡。這樣的看法,比羅隱開頭的話高明。 
  就詩說,後兩句點出董仲舒的陰陽術,是「閉卻南門又北門 。」只把具體的做法寫出來 ,不加評論,讓讀者自己去評判,而可笑之意自見,這是高明的藝術手法。    
  京中七日立春 
  羅 隱  
  一二三四五六七, 
  萬木生芽是今日。 
  遠天歸雁拂雲飛, 
  近水游魚迸冰出。 
  羅隱詩鑒賞 
  作者是晚唐文壇上的一位奇才,詩歌和散文都寫得很好。但因為他性好諷刺公卿,痛恨社會政治的昏暗,因而長期羈留京師。儘管他「十二三年就試期」,但仍是「五湖煙月奈相違」(《感弄猴人賜朱紱》)。他至少參加了十四年的考試,仍是榜上無名;因而憤憤更名,改羅璜為羅隱。他滯住長安,大概想起隋代著名詩人薛道衡的《人日思歸》,因而在「 京中七日立 春」之時,便慨然而作。 
  據載,薛道衡聘陳,南陳的君臣都知道薛是有隋一代最著名的詩人,因而盼望他能當場作詩。於是他在「人日」(正月初七),便揮筆而作了。當他寫了首句「入春才七日」時 ,人們掩口而笑,並竊竊私語, 覺得這實在不像詩句 ;而他寫下「離家已二年」時, 人們便都不敢再輕覷了!而他寫完「人歸落雁後,思發在花前」時,君臣便大加稱賞,覺得南陳文人,人可與匹敵。 
  羅隱此作,卻比薛道衡的詩更為怪誕,一上來便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讀起來簡直有點開玩笑,覺 得這哪像詩呢?但仔細一想,卻比薛詩寫得更佳。薛詩是屈指一算,雖「入春才七日 」,但已是「離家已 二年」了 ,隱隱透出思歸之情。而羅詩的七個數字, 卻表明他是一日一日地數,一天一天地算。寫出了他羈駐異地,實在痛苦難熬;給人以度日如年之感。而次句的「萬木生芽是今日 」,不僅包羅了薛詩的「思 發在花前」之意,且比薛「思歸」更早,早到了萬木剛剛生芽之時 !薛詩的「人歸落雁後」,寫出了「人 不如雁」之思,的確寫得不錯,而羅詩卻寫作「遠天歸雁拂雲飛」,不僅寫出了群雁同歸的得意洋洋之狀,也有力地襯出自己無翅可展的苦腸。這就比薛詩的意韻更濃郁,也更加形象化。末句的「近水游魚迸冰出」 
  則離開薛詩而另辟新徑,更是即景生情的佳句,表現出詩人急不可待的歸隱之意 。詩人在《下第作》中, 早就說過:「年年模樣一般般,何似東歸把釣竿。」在《寄黔中王從事》詩中也說 :「今日舉場君莫問,生 涯牢落鬢蕭疏 。」而在《曲江春感》中,他要「一船 明月一竿竹,家住五湖歸去來 」。他要堅決歸隱,再 也不受統治者所設考場的欺騙了!讀了這末句「游魚迸冰出」之情景,使人彷彿看到了詩人歸隱情真,巴不得要馬上離京師而赴五湖歸釣的情態。 
  此詩的主要特點是:歸隱情切,含而不露,語言淺近,蘊意卻深。羅隱的詩 ,大都寫得「峭直可喜」 (李慈銘《越縵堂讀書錄》)而此詩卻達到了「峭直」與「蘊藉」的統一。    
  贈妓雲英 
  羅 隱  
  鍾陵醉別十餘春, 
  重見雲英掌上身。 
  我未成名君未嫁, 
  可能俱是不如人? 
  羅隱詩鑒賞 
  羅隱一生懷才不遇。他「少英敏,善屬文,詩筆尤俊」(《唐才子傳》),卻屢次科場失意。此後轉徙依托於節鎮幕府,十分潦倒。羅隱當初以寒士身份赴舉,路過鍾陵縣(今江西進賢,結識了當地樂營中一個頗有才思的歌妓雲英。約莫十二年光景他再度落第路過鍾陵,又與雲英不期而遇。見她仍隸名樂籍,未脫風塵 ,羅隱不勝感慨 。更不料雲英一見面卻驚叫道: 
  「怎麼羅秀才還是布衣!」羅隱便寫了這首詩贈她。 
  這首詩為雲英的問題而發 ,是詩人的不平之鳴。 但一開始卻避開那個話題,只從敘舊平平道起 。「鍾 陵」句回憶往事。十二年前,作者還是一個英俊少年,正意氣風發;歌妓雲英也正值妙齡,色藝雙全 。「酒 逢知己千杯少 」,當年彼此互相傾慕,歡會甚洽,都 可以從「醉」字見之。「醉別十餘春」,顯然含有對逝川的痛悼。十餘年轉瞬已過,作者是老於功名,一事無成,而雲英也人近中年了。 
  首句寫「別」,第二句則寫「 逢 」。前句兼及彼此,次句則側重寫雲英。相傳漢代趙飛燕身輕能作掌上舞(《飛燕外傳》),於是後人多用「 掌上身」來形 容女子體態輕盈美妙。從「十餘春」後已屬半老徐娘的雲英猶有「掌上身」的風采,可以推想她當年是何等美麗出眾了。 
  如果說此處讚美雲英的綽約風姿是一揚 ,那麼, 第三句「君未嫁」就是一抑。如果說首句有意迴避了雲英所問的話題,那麼 ,「我未成名」顯然又回到這 話題上來了 。「我未成名」由「君未嫁」舉出,轉得 自然高超。宋人論詩最重「活法」——「種種不直致法子」(《石遺室詩話》)。其實此法中晚唐詩已有大量運用。如此詩的欲就先避、欲抑先揚,就不直致,有活勁兒。這種委婉曲折、跌宕多姿的筆法,對於表現抑鬱不平的詩情是很適合的。 
  既引出「我未成名君未嫁」的問題,就應說個所以然。但末句仍不予正面回答,而用「可能俱是不如人」的假設 、反詰之詞代替回答,促使讀者去深思。 它蘊含豐富的潛台詞:即使退一萬步說,「我未成名」 
  是「不如人」的緣故,可「君未嫁」又是為什麼?難道也為「不如人」麼?這顯然說不過去(前面已言其美麗出眾 )。反過來又意味著 :「我」又何嘗「不如人」呢?既然「不如人」這個答案不成立,那麼「我未成名君未嫁」原因到底是什麼,讀者也就可以體味到了。此句讀來深沉悲切,一語百情,是全詩不平之鳴的最強音。 
  此詩以抒作者之憤為主,引入雲英為賓,以賓襯主,構思甚妙。絕句取徑貴深曲,用旁襯手法,使人「睹影知竿 」,最易收到言少意多的效果。此詩的賓 主避就之法就是如此。讚美雲英出眾的風姿,也暗況作者有過人的才華。讚歎中包含著對雲英遭遇的不平,連及自己,又傳達出一腔高傲之氣 。「俱是」二字蘊 含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深切同情。不直接回答自己何以長為布衣的問題,使對方從自身遭際中設想體會它的答案,語意簡妙,啟發性極強。如不以雲英作陪襯,直陳作者不遇於時的感歎,即使費辭亦難討好。 
  引入雲英,則雙管齊下,言少意多。 
  從文字風格看,此詩寓憤慨於調侃,化嚴肅為幽默,亦諧亦莊,耐人尋味。    
  黃 河  
  羅 隱  
  莫把阿膠向此傾, 
  此中天意固難明。 
  解通銀漢應須曲, 
  才出崑崙便不清。 
  高祖誓功衣帶小, 
  仙人占斗客槎輕。 
  三千年後知誰在? 
  何必勞君報太平! 
  羅隱詩鑒賞 
  這首《黃河》,不是真要賦詠黃河 ,而是借事寓 意,抨擊和譏嘲唐代的科舉制度。 
  一開頭,作者就用黃河無法澄清作比喻,暗示當時的科舉考試的虛偽性,揭露官場正和黃河一樣污濁,即使把用來澄清濁水的阿膠都傾進去 ,也無濟於事。 接著又用「天意難明」四字,矛頭直指最高統治者。 
  下面兩句,作者進一步描畫科舉場中的黑暗。李白詩有「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之句。黃河古來又有九曲之稱 ,如劉禹錫《浪淘沙》詞:「九曲黃河萬 裡沙 」。詩人巧妙地把這兩層意思聯繫起來,馳聘想 象,寫道:「解通銀漢應須曲」。表面上是說黃河所以能夠通到天上去 ,是因為它河道曲折。可是「銀漢」 在古人詩詞又常用來指代皇室或朝廷,所以這句的真實意思是說,能夠通到皇帝身邊去的(指通過科舉考試取得高官顯位 ),必是運用「曲」的手段,即不正 當的手段。唐代科舉考試,特別是到晚唐,主要不是在考察學問,而是看士子有沒有投奔巴結當權人物的本領,正直的人肯定是要失敗的。 
  古人誤以為黃河發源於崑崙山 ,所以作者說它 「才出崑崙便不清 」。這也是有寓意的 。「崑崙」同「銀漢」一樣,是指朝廷豪門貴族甚至當朝皇帝。因為那些被提拔薦引做了官的士子,都是與貴族、大臣私下裡勾結,一出手就不乾不淨,正如黃河在發源地就已經污濁了一樣。 
  五、六兩句,包含了兩個典故。第五句是指漢高祖在平定天下、大封功臣時的誓詞,誓詞裡說 :「使 河如帶,泰山若礪 。」翻譯出來就是:要到黃河象衣 帶那麼狹窄,泰山象磨刀石那樣平坦,你們的爵位才會失去(那意思就是永不失去 )。第六句說的是漢代 張騫奉命探尋黃河源頭。據說他坐了一隻木筏,溯河直上,不知不覺到了一個地方,看見有個女子正在織布,旁邊又有個放牛的男子。張騫後來回到西蜀,拿這事請教善於占卜的嚴君平。君平說,你已經到了天上牛郎織女兩座星宿的所在地。 
  作者借用這兩個典故,同樣也有寓意。上句是說,自從漢高祖大封功臣以來(恰巧,唐代開國皇帝也叫「高祖」),貴族們就世代簪纓,富貴不絕,霸佔著朝廷爵祿,好像真要等到黃河細小得像衣帶時才肯放手。 
  下句又說,封建貴族霸佔爵位,把持朝政,有如「仙人占斗」。(天上的北斗,古代天文學屬於紫微垣,居於天北極的周圍。古人用以象徵皇室或朝廷 。(他們 既然佔據了「 北斗 」,那麼,要到天上去的「客槎」(指考試求官的人 ),只要經他們的援引,自然飄飄 直上,不須費力了。 
  由此可見,詩人雖然句句明寫黃河,卻句句都在映射封建王朝,罵得非常尖刻,比喻也十分貼切。這和羅隱十次參加科舉考試失敗的痛苦經歷有著密切的關聯。 
  傳說「黃河千年一清 ,至聖之君以為大瑞」(見 王嘉《拾遺記·高辛》),所以詩人說,三千年(應是一千年)黃河才澄清一次,誰還能夠等得著呢?於是筆鋒一轉,不無揶揄地說:既然如此,就不勞駕您預告這種好消息了!換句話說,黃河很難澄清,朝廷上的烏煙瘴氣同樣也是改變不了的。這是對唐王朝表示絕望的話。此後,羅隱返回家鄉杭州,在錢鏐幕下做官,再不到長安考試了。 
  這首詩藝術上值得稱道的有兩點:第一,詩人拿黃河來諷喻科舉制度,構思巧妙;其次,句句緊扣黃河,而又句句別有他指,手法也頗為高明。詩人對唐王朝科舉制度的揭露,痛快淋漓,切中要害,很有代表性。詩中語氣激烈,曾有人說它是「失之大怒,其詞躁」(見劉鐵冷《作詩百法》),即不夠「溫柔敦厚」。 
  這是沒有理解羅隱當時的心情才作的「中庸之論」。    
  西 施  
  羅 隱  
  家國興亡自有時, 
  吳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傾吳國, 
  越國亡來又是誰? 
  羅隱詩鑒賞 
  歷來詠西施的詩篇多把亡吳的根由歸之於女色,客觀上為封建統治者開脫或減輕了罪責。羅隱這首小詩的特異之處,就是反對這種傳統觀念,破除了「女人是禍水」的論調。 
  「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一上來,詩人便鮮明地擺出自己的觀點,反對將亡國的責任強加在西施之類女人身上 。這裡的「時」,即時會,指 促成家國興亡成敗的各種複雜因素 。「自有時」表示 吳國滅亡自有其深刻的原因,而不應歸咎於西施個人,這無疑是正確的看法。有人認為這裡含有宿命論成分,其實是出於誤解。「何苦」,勸解的口吻中含有嘲諷意味:你們自己耽誤了國家大事,卻想要歸罪一個弱女子,這是何必呢!當然,挖苦的對象並非一般吳人,而是吳國統治者及其幫閒們。 
  「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後面這兩句巧妙地運用了一個事理上的推論:如果說,西施是顛覆吳國的罪魁禍首,那麼 ,越王並不寵愛女色, 後來越國的滅亡又能怪罪於誰呢?尖銳的批駁通過委婉的發問語氣表述出來,絲毫不顯得劍拔弩張,讀來鋒芒逼人。 
  羅隱反對嫁罪婦女的態度是一貫的。僖宗廣明年間(880—881),黃巢起義軍攻入長安 ,皇帝倉皇出 逃四川,至光啟元年( 885 )才返回京城 。詩人有《帝幸蜀》一首絕句記述這件事:「馬嵬山色翠依依,又見鑾輿幸蜀歸 。泉下阿蠻應有語 ,這回休更怨楊妃。」「阿蠻」即「阿瞞」的通假 ,是唐玄宗的小名。 前一回玄宗避安史之亂入蜀,於馬嵬坡縊殺楊妃以杜塞天下人口。這一回僖宗再次釀成禍亂奔亡,可找不到新的替罪羊了。詩人故意讓九泉之下的玄宗出來現身說法,勸誡後來的帝王不要諉過於人,諷刺是夠辛辣的。聯繫《西施》作比照,一詠史,一感時,題材不同,而精神實質並無二致。    
  自 遣  
  羅 隱  
  得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來明日愁。 
  羅隱詩鑒賞 
  羅隱仕途坎坷 ,十舉進士而不第 ,於是作《自遣》。這首詩表現了他在政治失意後的頹喪情緒 ,其 中未必不含一點憤世嫉俗之意。這首詩歷來為人傳誦,除反映了舊時代知識分子一種典型的人生觀外,尤其不容忽略,是詩在藝術表現上頗有獨特之處。 
  這首先表現在詩歌形象性的追求上。初看此詩無一景語而全屬率直的抒情。但詩中所有情語都不是抽像的抒情,而能夠給人一個具體完整的印象。如首句說不必患得患失,倘若直說便抽像化、概念化。而寫成「得即高歌失即休」那種半是自白、半是勸世的口吻,尤其是仰面「高歌」的情狀,則給人生動具體的感受。情而有「態」,便形象化 。次句不說「多愁多 恨」太無聊 ,而說「亦悠悠」。悠悠,不盡,意謂太 難熬受。也就收到具體生動之效 ,不特是趁韻而已。 同樣,不說得過且過而說「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更將「 得即高歌失即休 」一語具體化,一個放歌縱酒的曠士形象呼之欲出。僅指出這一點仍不夠,還要看到這一形象具有突出個性。只要將此詩與同含「及時行樂」意蘊的杜秋娘所歌《金縷曲》相比較,便不難看到 。那裡說的是花兒與少年 ,所以「莫待無花空折枝」,頗有不負青春 、及時努力的意 味;而這裡取象於放歌縱酒,更帶遲暮的頹喪 ,「今 朝有酒今朝醉」總使人感到一種內在的淒涼、憤嫉之情。二詩並不雷同。 
  此詩藝術表現上更其成功之處,則在於重迭中求變化,從而形成絕妙的詠歎調。一是情感上的重迭變化。首句先括盡題意,說得時誠可高興失時亦不必悲傷;次句則是首句的補充,從反面說同一意思:倘不這樣,「多愁多恨」,是有害無益的;三、四句則又回到正面立意上來,分別突出了首句的意思 :「今朝有 酒今朝醉」就是「得即高歌」的反覆與推進 ,「明日 愁來明日愁 」則是「失即休」的進一步闡發。總之, 從頭至尾,詩情有一個迴旋和升騰。二是音響即字詞上的重迭變化。首句前四字與後三字意義相對,而二、六字(「即」)重迭;次句是緊縮式,意思是多愁悠悠,多恨亦悠悠,形成同意反覆。三、四句句式相同,但三句中「今朝」兩字重迭,四句中「明日愁」竟然三字重迭,但前「愁」字屬名詞 ,後「愁」字乃動詞, 詞性亦有變化。可以說,每一句都是重迭與變化手牽手走,而每一句具體表現又各各不同。把重迭與變化統一的手法運用得盡情盡致。    
  鸚 鵡  
  羅 隱  
  莫恨雕籠翠羽殘, 
  江南地暖隴西寒。 
  勸君不用分明語, 
  語得分明出轉難。 
  羅隱詩鑒賞 
  三國時候的名士禰衡有一篇《鸚鵡賦 》,是托物 言志之作。禰衡為人恃才傲物,先後得罪過曹操與劉表,到處不被容納,最後又被遣送到江夏太守黃祖處,在一次宴會上即席賦篇,假借鸚鵡以抒發自己托身事人的遭遇和憂讒畏譏的心理。羅隱的這首詩,命意亦相類似。 
  「莫恨雕籠翠羽殘 ,江南地暖隴西寒。」「隴西」, 指隴山(六盤山南段別稱 ,延伸於陝西、甘肅邊境)以西,舊傳為鸚鵡產地 ,故鸚鵡亦稱「隴客」。詩人 在江南見到的這頭鸚鵡,已被人剪了翅膀,關進雕花的籠子裡,所以用上面兩句話來安撫它:且莫感慨自己被拘囚的命運,這個地方畢竟比你的老家要暖和多了。話雖這麼說,「莫恨」其實是有「恨」,所以細心人不難聽出其弦外之音:儘管現在不愁溫飽,而不能奮翅高飛,終不免叫人感到可惜。羅隱生當唐末紛亂時世,雖然懷有匡時救世的抱負,但屢試不第,流浪大半輩子,無所遇合,到五十五歲那年投奔割據江浙一帶的錢鏐,才算有了安身之地。他這時的處境,跟這頭籠中鸚鵡頗有某些相似。這兩句詩分明寫他那種自嘲而又自解的矛盾心理。 
  「勸君不用分明語,語得分明出轉難 。」鸚鵡的 特點是善於學人言語,後面兩句詩就抓住這點加以生發。詩人以勸誡的口吻對鸚鵡說:你還是不要說話過於明晰吧,明白的話語反而難以出口呵!這裡含蓄的意思是:語言不慎,足以招禍;為求免禍,必須慎言。 
  當然,鸚鵡本身是無所謂出語惹禍的,顯然又是作者的自我比況。據傳羅隱在江東很受錢鏐禮遇。但禰衡當年也曾受過寵幸,而最終仍因忤觸黃祖被殺。何況羅隱養成的憤世嫉俗的思想和好為譏刺的習氣,一時也難以改變,在這種情況下,詩人對錢鏐產生某種疑懼心理,完全是可理解的。 
  這首詠物詩,不同於一般的比興托物,而是借用向鸚鵡說話的形式來吐露自己的心曲,勸鸚鵡實是勸自己 ,勸自己實是抒洩自己內心的悲慨,淡淡說來, 卻耐人尋味。    
  金錢花 
  羅 隱  
  佔得佳名繞樹芳, 
  依依相伴向秋光。 
  若教此物堪收貯, 
  應被豪門盡斸將。 
  羅隱詩鑒賞 
  這是一首托物寄意的詩。金錢花即旋覆花,夏秋開花,花色金黃,花朵圓而覆下,中央呈筒狀,形如銅錢,嬌美可愛 。詩題「金錢花」,然而其主旨並不 在詠花。 
  起句「佔得佳名繞樹芳」,一開頭 ,詩人就極口 稱讚花的名字起得好。「佔得佳名」,用字遣詞,值得細細玩味 。「繞樹芳」三字則不僅傳神地描寫出金錢 花柔弱美妙的身姿,而且告訴人們,它還有沁人心脾的芳香呢!這一句,作者以極為讚賞的口吻,寫出了金錢花的名稱、形態、香氣,引人矚目。 
  「依依相伴向秋光 」,與上一句意脈相通。金錢 花一朵挨著一朵,叢叢簇簇 ,就像情投意合的伴侶, 卿卿我我,親密無間,給人以悅目怡心、美不勝收之感。金黃色的花朵又總是迎著陽光開放 ,色澤鮮麗, 嬌艷動人。作者把金錢花寫得楚楚動人 ,可親可愛。 光就上兩句看,詩人似乎只在欣賞花草。然一讀下文,便知作者匠心獨運,旨意全在引起後面兩句議論:「若教此物堪收貯,應被豪門盡斸將。」金錢花如此嬌柔迷人,如果它真的是金錢可以收藏的話,那些豪門權貴就會毫不憐惜地把它全部挖掘砍光了!這二句,出言冷雋,恰似一把鋒利的匕首,一下揭穿了剝削者殘酷無情、貪得無厭的本性。由此可見,作者越是渲染金錢花的姿色和芳香,越能反襯出議論的魅力。 
  前後鮮明的對照,突出了詩的主旨。而後二句中作者故意欲擒先縱 ,先用了一個假設的口氣 ,隨後一個「盡」字,予以堅決肯定。詩意迭宕,顯得更加有力。 
  羅隱的詩,筆鋒犀利潑辣,善於把冷雋的諷剌與深沉的憤怒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堪稱別具一格。此詩就表現出這個特色。    
  柳 
  羅 隱  
  灞岸晴來送別頻, 
  相偎相倚不勝春。 
  自家飛絮猶無定, 
  爭解垂絲絆路人? 
  羅隱詩鑒賞 
  這首詠柳七絕是寫暮春晴日長安城外、灞水岸邊的送別情景的。不過它不是寫自己送別,而是議論他人送別;不是議論一般的夫妻或親友離別相送,而是有感於倡女送別相好的纏綿情景。這一切不是以直寫的方式出現,而是運用比興的手法,托物寫人,借助春柳的形象來表現,因而較之一般的送別詩,這首詠柳詩在思想和藝術上都很有創新。 
  詩題曰「柳」,即是詠柳,因而通篇用賦,但又有比興。它的比興手法用得靈活巧妙,若即若離,亦比亦興。首句即景興起,賦而興,以送別帶出柳:晴和的春日,灞水橋邊,一批又一批的離人,折柳送別。 
  次句寫柳條依拂,相偎相倚,比喻顯豁,又興起後兩句的感慨 。「相偎相倚」,寫出春風中垂柳婀娜姿態, 更使人想見青年男女臨別時親暱、難捨的情景。他們別情依依,不勝春意纏綿。然而他們不像親友,更不類夫妻,似乎是熱戀的情侶,還彷彿彼此明白別後再無會期,要享盡這臨別前的每刻春光,實際上這是倡女送別相好客人。後二句,感慨飛絮無定和柳條纏人,賦柳而喻人 ,點出暮春季節,點破送別雙方的身份。 詩人以「飛絮無定 」,暗喻這種女子自身的命運歸宿 都掌握不了,又以「 垂絲絆路人 」,指出她們不能、也不理解那些過路客人的心情,用纏綿的情絲是留不住的。「爭」通「怎」,末句一作「爭把長條絆得人」,語意略同 ,更直截點出她們是青樓倡女。總起來說, 詩意是在調侃這些身不由己的倡女,可憐她們徒然地賣弄風情,然而詩人的態度是同情委婉的,有一種難名的感歎在其中。 
  在唐代,士子和倡女是繁華都市中的兩種比較活躍的階層。他們之間的等級地位有別,卻有種種聯繫,許多韻事;更有某種共同命運,類似遭遇。《琵琶行》裡那位「老大嫁作商人婦」的長安名妓和身為「江州司馬」的長安才子白居易 ,有著「同是天涯淪落人」 的類似遭遇和命運。在這首《柳》中,羅隱有意無意地在嘲弄他人邂逅離別之中,又流露一種自我解嘲的苦澀情調。詩人雖然感慨倡女身不由己,但他也懂得自己的命運同樣身不由己 ,前途「可能俱是不如人」 (羅隱《贈妓雲英》)。所以在那飛絮無定、柳絲纏人的意象中,寄托的不僅是倡女自家與所別路人的命運遭遇 ,而是包括詩人自己在內的所有「天涯淪落人」 的不幸,是一種對人生甘苦的深沉的感歎。 
  這首詩句句賦柳,而句句比人,暗喻貼切,用意明顯,同時由比而興,引出議論 。所以賦柳,喻人, 描寫,議論,筆到意到,渾然一體,發人興味。    
  綿谷回寄蔡氏昆仲 
  羅 隱  
  一年兩度錦江游, 
  前值東風後值秋。 
  芳草有情皆礙馬, 
  好雲無處不遮樓。 
  山牽別恨和腸斷, 
  水帶離聲入夢流。 
  今日因君試回首, 
  淡煙喬木隔綿州。 
  羅隱詩鑒賞 
  詩題一作《魏城逢故人》。詩中提到錦江、綿州、綿谷三個地名。錦江在四川成都市的南面;由成都向東北方向行進 ,首先到達綿州(今四川綿陽縣);再 繼續東北行,便可到達綿谷(今四川廣元縣 )。詩題 中的「 蔡氏昆仲 」,是羅隱游錦江時認識的兩兄弟。 
  在羅隱離開錦江,經過綿州回到綿谷以後,蔡氏兄弟還在成都。這首詩追憶昔游,抒發對友人的留念之情。 
  首聯以賦體敘事 ,字裡行間流露喜悅驚訝之情。 錦江是名勝之地,能去游一次,已是很高興、很幸福的了,何況是「一年兩度 」,又是在極適於遊玩的季 節。兩個「值」字,蘊含際此春秋佳日之意。這兩句所蘊含的感情,直灌全篇。 
  頷聯具體寫錦江遊蹤,極寫所見之美,寫景之筆濡染著濃烈的感情色彩 。「芳草有情皆礙馬,好雲無 處不遮樓 」,深得錦江美景的神韻,是全詩中最富有 詩意的句子。這兩句分別承「前值東風」與「後值秋」 
  而來,寫出詩人對錦江風物人情的依戀。上句寫春景,下句寫秋景。明明是詩人深情,沉醉於大自然的迷人景色,卻偏將人的感情賦予碧草白雲 。春遊錦城時, 錦江畔春草芊眠,詩人為之流連忘返,詩中卻說連綿不盡的芳草,好像友人一樣,對自己依戀有情,似乎有意絆著馬蹄,不讓離去 。秋遊錦城時,秋雲舒捲, 雲與樓相映襯而景色更美,故稱「好雲 」。詩人為之 目搖神移,而詩人卻說,是那美麗的雲彩也很富有感情,為了慇勤地挽留自己,有意把樓台層層遮蓋。「礙馬」、「遮樓」,不說有人 ,而自見人在。用筆簡煉含 蓄,給人以豐富的想像餘地。「礙」字、「遮」字用筆迂迴,有從對面將人寫出之妙,而且很帶了幾分俏皮的味道。就像把「可愛」說成「可憎」或「討厭」一樣,這裡用了「礙」與「遮」描述使人神往不已的開心事,正話反說,顯得別有滋味。這兩句詩,詩人以情取景,以景寫情,物我交融,意態瀟灑,達到了神而化之的境界。 
  頸聯寫辭別錦江山水的離愁別恨,極言別去之難。 
  在離人眼裡,錦江之山好像因我之離去,而牽繞著別恨,錦江之水也似乎帶著離情,發出咽泣之聲。美麗多情的錦城啊,真使人魂牽夢繞,肝腸寸斷! 
  中間二聯分別通過寫錦江的地上芳草、空中好雲、山脈、河流的可愛和多情,以表達對蔡氏兄弟的友愛,寄托對他們的懷念。作者只說錦城的草、雲、山、水的美好多情,而不直說蔡氏兄弟的多情,含蓄而有韻味。 
  末聯又因寄書蔡氏兄弟之便,再抒發對錦江的留戀之情。詩人把中間二聯「芳草」、「好雲」、「斷山」、「流水」的纏綿情意 ,都歸落到對友人的懷念上去, 說今天因為懷想您們,回頭再望錦城,只見遠樹朦朧,雲遮霧繞。用喬木高聳 、淡煙迷茫的畫面寄寫自己 的情思,結束全篇,情韻悠長,餘味無限。 
  這首詩感情真摯,形象新穎,結構齊整工巧,堪稱是一件精雕細琢、玲瓏剔透的藝術精品。    
  蜂 
  羅 隱  
  不論平地與山尖, 
  無限風光盡被佔。 
  採得百花成蜜後, 
  為誰辛苦為誰甜? 
  羅隱詩鑒賞 
  蜂與蝶在詩人詞客筆下,成為風韻的象徵。然而小蜜蜂畢竟與花蝴蝶不同 ,它是為釀蜜而勞苦一生, 貢獻甚多而享受甚少。詩人羅隱著眼於這一點,寫出這樣一則寄慨遙深的詩的「動物故事」。僅其命意就令人耳目一新。此詩藝術表現上值得注意的有三點: 
  一、欲奪故予,反跌有力。此詩寄意集中在末二句的感歎上,慨蜜蜂一生經營,除「辛苦而外並無所有。然而前兩句卻用幾乎是矜誇的口吻,說無論是平原田野還是崇山峻嶺,凡是鮮花盛開的地方,都是蜜蜂的領域 。這裡作者運用極度的副詞 、形容詞—— 
  「不論」、「無限」、「盡」等等,和無條件句式,極稱蜜蜂「佔盡風光」,似與題旨矛盾 。其實這只是正言 欲反、欲奪故予的手法,為末二句作勢。俗話說:抬得高,跌得重。所以末二句對前二句反跌一筆,說蜂採花成蜜,不知究屬誰有,將「盡佔」二字一掃而空,表達效果就更強。 
  二、敘述反詰,唱歎有情。此詩運用了夾敘夾議的手法,但議論並未明確發出,而運用反詰語氣道之。 
  前二句主敘,後二句主議 。後二句中又是三句主敘, 四句主議。「 採得百花」已示「辛苦」之意,「成蜜」 二字已具「甜」意。但由於主敘主議不同,末二句有反覆之意而無重複之感。本來反詰句的意思只是:為誰甜蜜而自甘辛苦呢?卻分成兩問 :「為誰辛苦」? 「為誰甜」?亦反覆而不重複。言下辛苦歸自己、甜蜜屬別人之意甚顯。而反覆詠歎 ,使人覺感慨無窮。 詩人憐惜之意可掬。 
  三、寓意遙深,可以兩解 。此詩抓住蜜蜂特點, 不做作,不雕繪,不尚詞藻,雖平淺而有思致,使讀者能從這則「動物故事」中若有所悟,覺得其中寄有人生感喟 。有人說此詩實乃歎世人之勞心於利祿者; 有人則認為是借蜜蜂歌頌辛勤的勞動者,而對那些不勞而獲的剝削者以無情諷嘲。兩種解會似相齟齬,其實皆允。因為「寓言」詩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作者為某種說教而設喻,寓意較淺顯而確定;另一種是作者懷著濃厚感情觀物,使物著上人的色彩,其中也能引出教訓 ,但「寓意」就不那麼膚淺和確定。如此詩, 大抵作者從蜂的「 故事」看到那時苦辛人生的影子, 但他只把「故事」寫下來 ,不直接說教或具體比附,創造的形象也就具有較大靈活性。而現實生活中存在著不同意義的辛苦人生,與蜂相似的主要有兩種:一種是所謂「終朝聚斂苦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紅樓夢》「 好了歌 」);一種是「 運鋤耕斸侵星起」而 「到頭禾黍屬他人 」。這就使得讀者可以在兩種意義 上作不同的理解了。但是,隨著時代的前進,勞動光榮成為普遍觀念,「蜂」越來越成為一種美德的象徵,人們在讀羅隱這詩的時候,自然更多地傾向於後一種解釋了。

<上一頁 <<羅隱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