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皮日休詩鑒賞

TXT 全文
皮日休詩鑒賞 
  生平簡介 
  皮日休(約834—約883 ),字逸少 ,後改字襲美,自號鹿門子,閒氣布衣,醉吟先生,醉士等,襄陽竟陵(今湖北天門縣)人。出身貧苦,早年住鹿門山。鹹通八年(867)登 進士第。次年游蘇州,刺史 崔璞召為軍事判官 。後入朝任著作郎 、太常博士等職,又出為毗陵副使。後參加黃巢農民起義軍。廣明元年(880),黃巢入長安稱帝 , 任皮日休為翰林學士。中和三年(883 ),黃巢兵敗退出長安 ,皮日休約卒於是年。皮日休和陸龜蒙為詩友,交往甚密,互相唱和,世稱「皮陸」。 
  皮日休多憤世憂時之作。其散文和辭賦,其中大都借古諷今,抒寫憤慨,但也存在宣揚封建倫理道德的糟粕。有《皮子文藪》。《全唐詩》錄其詩九卷。 
  館娃宮懷古 
  皮日休 
  綺閣飄香下太湖, 
  亂兵侵曉上姑蘇。 
  越王大有堪羞處, 
  只把西施賺得吳。 
  皮日休詩鑒賞 
  這是皮日休《館娃宮懷古五絕》的第一首。館娃宮以西施得名,是春秋時期吳王夫差建造的宮殿,故址在今蘇州市西南靈巖山上。夫差和西施的故事,見《吳越春秋》和《越絕書》。吳敗越後 ,相傳越王采 用大夫文種的建議,把苧蘿山「鬻薪」女子西施獻於吳王,「吳王悅」。伍子胥力諫,吳王不聽。後越師襲吳,乘勝滅了吳國。此詩是皮日休在蘇州任職時,因尋找館娃宮舊跡而作。 
  「綺閣飄香下太湖」,這句完全從側面著筆。它寫館娃宮 ,僅僅用一個「綺」字狀「 閣 」,用一個 「飄」字寫「香」,這樣 ,無須勾畫服飾、相貌,一 個羅縠輕揚 、芳香四溢的裊娜倩影,便自在其中了。 特別是「下」字很有份量。從「綺閣」裡散溢出來的麝薰蘭澤,由山上直飄下太湖,那位迷戀聲色的吳王何沉浸其中,不能自拔,以至對越王的復仇行動,連做夢也沒有料到,就不言而喻了。 
  「亂兵侵曉上姑蘇」,這句省去越王臥薪嘗膽等過程 ,單寫越兵夤夜乘虛潛入這一重要環節 。「 亂 兵 」,指吳人眼中原已臣服現又「 犯上作亂 」的越 軍。侵曉,即凌晨。吳王志滿意得,全無戒備。越軍出其不意進襲,直到爬上姑蘇台,吳人方才發覺。一夜之間 ,吳國就亡了 。這是何等令人震驚的歷史教訓啊! 
  前二句對起,揭示了吳越的不同表現:一個通宵享樂 ,一個摸黑行軍 ;一邊輕歌曼舞,一邊短兵長戟 ,在鮮明對比中 ,蘊藏著對吳王夫差荒淫誤國的不滿。 
  三、四句就勾踐亡吳一事,批評勾踐只送去一個美女,便賺來一個吳國,「 大有堪羞」之處,這是很 有意思的妙文 。吳越興亡的史 實,諸如越王十年生聚 ,臥薪嘗膽 ;吳王沉湎酒色,殺伍子胥,用太宰嚭,凡此種種,詩人哪得不知。難道吳越的興亡真就是由西施一個女子來決定的麼?顯然不是。但寫詩忌直貴曲,如果三、四句把筆鋒直接對準吳王,雖然痛快,未免落套 ;所以詩人故意運用指桑罵槐的曲筆。 他的觀點 ,不是游在字句的表面 ,要細味全篇的構思、語氣 ,才會領會詩的義蘊。詩人有意造成錯覺, 明嘲勾踐,暗刺夫差,使全詩蕩漾著委婉含蓄的弦外之音,發人深思,給人以有餘不盡的情味,從藝術效果說,要比直接指責高明得多了。    
  春夕酒醒 
  皮日休 
  四弦才罷醉蠻奴, 
  酃醁餘香在翠爐。 
  夜半醒來紅蠟短, 
  一枝寒淚作珊瑚。 
  皮日休詩鑒賞 
  本詩寫詩人酒醒後剎那間的觀感。伴酒的樂聲停了 ,赴宴的人們散了 ;詩人不勝酒力,醉倒了。當他一覺醒來,那翡翠色的燙酒水爐,還在散發著誘人的香味。詩人睜開朦朧睡眼,呵,照明的紅蠟已經燒短了,剩下那麼孤零零的一枝,若明若暗地閃耀著微弱的光。蠟脂融化著,點點滴滴,像淒涼的眼淚,不停地流,凝聚起來,化作了美麗多姿的珊瑚模樣。 
  詩從「四弦才罷」、蠻奴醉倒落筆 ,不正面描寫 宴會場面 ,但宴會氣氛的熱烈 ,歌伎奏樂的和諧悅耳,朋友們舉杯痛飲的歡樂 ,詩人一醉方休的盡興, 無不透過語言的暗示作用流露出來,給讀者以想像酒宴盛況的餘地。這種側面透露的寫法,比正面直述既經濟而又含蓄有力。「蠻奴 」上著一「醉」字,煞是 妙極:既刻畫了詩人暢飲至醉的情懷,又表明酒質實在醇美 ,具有一股誘人至醉的力量 ;這「醉」字還為下文的「醒」渲染了醉眼朧的環境、氣氛。當詩人一覺醒來 ,「翠爐」的酒氣仍然撲鼻,「餘香」誘人。 這個細節,不僅寫出了酃醁質量高、香味歷時不散的特點,而且點出了詩人嗜酒的癖好。在古代,不得志的正直之士,往往和酒結下不解之緣。這裡,詩人雖只暗示自己嗜酒,但卻掩飾不住內心的愁。手法可謂極盡含蓄、曲折之能事。 
  詩的後兩句 ,寫酒醒所見景象:「短」字,繪出 紅蠟殘盡的淒楚況味 ;「一枝」,點明紅蠟處境孤獨; 「寒淚」的形象則使人彷彿看到那消融的殘燭,似乎正在流著傷心的淚水 。詩人使用擬人手法 ,不僅把「紅蠟」寫得形神畢肖,而且熔鑄了自己半生淒涼的身世之感,物我一體,情景交融。這時作者已進入中年,壯志未酬,人生道路不正像這一枝短殘了的紅蠟嗎?明胡震亨謂:皮日休「未第前詩,尚樸澀無采。 
  第後游松陵,如《太湖》諸篇,才筆開橫,富有奇艷句矣 」(《唐音癸簽》卷八)。我們將這首中舉後寫的 《春夕酒醒》與得第前寫的《閒夜酒醒》作比較,不難發現風格上的不同 。《閒夜酒醒》大概為隱居於襄 陽鹿門山時所作 。詩寫道:「醒來山月高,孤枕群書 裡。酒渴漫思茶,山童呼不起 。」也是寫酒後醒來孤 獨之感 。詩雖「 樸澀無采」,但語言清新 ,風格雋 爽,意境幽豁,自不失為情韻飛揚的好詩。《 春夕酒 醒 》卻是另一種風格。「四弦」的樂聲,酃醁的「餘香 」,「翠爐」「紅蠟」的色彩,「珊瑚」的美麗多姿, 辭藻華麗 ,斐然多彩,正表現出「才筆開橫」、文辭 「奇艷」的藝術特色。    
  汴河懷古(其二) 
  皮日休 
  盡道隋亡為此河, 
  至今千里賴通波。 
  若無水殿龍舟事, 
  共禹論功不較多? 
  皮日休詩鑒賞 
  汴河,亦即通濟渠。隋煬帝時,發河南淮北諸郡民眾 ,開掘了名為通濟渠的大運河 。自洛陽西苑引谷、洛二水入黃河,經黃河入汴水,再循春秋時吳王夫差所開運河故道引汴水入泗水以達淮水。故運河主幹在汴水一段,習慣上也呼之為汴河。隋煬帝開大運河的動機,不外乎滿足一己一時的淫樂,大量耗盡民脂民膏,成為他最著的暴行。唐詩中有不少作品是吟寫這個歷史題材的,大都指稱隋亡於大運河云云。 
  此詩第一句就從這種論調說起,而以第二句反面設難,予以批駁。詩中說:很多研究隋朝滅亡原因的人都歸咎於運河,視為一大禍根,然而大運河的開鑿使南北交通顯著改善,對經濟聯繫與政治統一有莫大好處,歷史作用深遠。用「 至今 」二字,以表其造福後世時間之長 ;說「千里」,以見因之得益的地域 之遼闊;「 賴 」字則表明其為國計民生之不可缺少,更帶讚許的意味。此句強調大運河的百年大利,一反眾口一辭的論調,使人耳目一新。這就是唐人詠史懷古詩常用的「翻案法」。翻案法可以使議論新穎 ,發 人所未發,但要做到不悖情理,卻是不易的。 
  大運河固然有利於後世,但隋煬帝的暴行還是暴行,皮日休是從兩個不同角度來看開河這件事的。當年運河竣工後,隋煬帝率眾二十萬出遊,自己乘坐高達四層的「龍舟」,還有高三層、稱為浮景的「水殿」 
  九艘,此外雜船無數。船隻相銜長達三百餘里,僅挽大船的人幾近萬數,均著彩服,水陸照亮,所謂「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李商隱《隋宮》, 其奢侈糜費實為史所罕聞。第三句「水殿龍舟事」即指此而言 。作者對隋煬帝的批斥是十分明顯的 。然而他並不直說。第四句忽然舉出大禹治水的業績來相比,甚至用反詰句式來強調:論起功績來,煬帝開河不比大禹治水更多些嗎?這簡直荒謬離奇,但由於詩人的評論,是以「若無水殿龍舟事」為前提的。僅就水利工程造福後世而言 ,兩者確有可比之處。然而 「若無」云云這個假設條件事實上是不存在的,極盡「水殿龍舟」之侈的煬帝終究不能同躬身治水 、「三 過家門而不入」的大禹相與論功,流芳千古。故作者雖用了翻案法,實際上為大運河洗刷不實的「罪名」,而煬帝的罪反倒更加實際了。這種把歷史上暴虐無道的昏君與傳說中受人景仰的聖人並提,是欲奪故予之法。說煬帝「共禹論功不較多?」似乎是最大恭維獎許,但有「若無水殿龍舟事」一句的限制,又是徹底的剝奪。「共禹論功」一抬,「不較多」再抬,高高抬起,把份量重重地反壓在「水殿龍舟事」上面,對煬帝的批判就更為嚴 ,譴責更為強烈 。這種手法的使用,比一般正面抒發效果更好。 
  作者生活的時代 ,政治腐敗 ,已走上亡隋的老路,對於歷史的鑒戒,一般人的感覺已很遲鈍了,而作者卻有意重提這一教訓,意味深長。此詩以議論為主,在形象思維、情韻等方面較李商隱《 隋宮 》一類作品不免略遜一籌;但在立意的新奇、議論的精闢和「翻案法」的妙用方面,自有其獨到處,仍不失為晚唐詠史懷古詩中的佳品。    
  橡媼歎 
  皮日休 
  秋深橡子熟, 
  散落榛蕪岡。 
  傴僂黃發媼, 
  拾之踐晨霜。 
  移時始盈掬, 
  盡日方滿筐。 
  幾曝復幾蒸, 
  用作三冬糧。 
  山前有熟稻, 
  紫穗襲人香。 
  細獲又精舂, 
  粒粒如玉璫。 
  持之納於官, 
  私室無倉箱。 
  如何一石余, 
  只作五斗量? 
  狡吏不畏刑, 
  貪官不避贓! 
  農時作私債, 
  農畢歸官倉。 
  自冬及於春, 
  橡實誑飢腸。 
  吾聞田成子, 
  詐仁猶自王。 
  吁嗟逢橡媼, 
  不覺淚沾裳。 
  皮日休詩鑒賞 
  《橡媼歎》是皮日休的代表作之一,通過對一個老農婦因辛勤生產的糧米被官府搜刮盤剝殆盡,只好靠拾橡子聊充飢腸的故事的描寫,揭露了封建統治階級中「狡吏不畏刑,貪官不避贓」的種種罪惡,表現了作者對下層人民的深厚同情。 
  這首詩大致可分為三段。 
  從「秋深橡子熟」至「用作三冬糧」八句為第一段 ,寫老媼拾橡子的艱辛及用途。前四句寥寥數筆, 便點出時令、地點、人物、事件和具體活動時間,勾畫了一幅孤淒悲楚的荒山拾橡圖。「傴僂黃發」,狀出老媼筋骨累斷 、膏脂枯乾的形象;「踐晨霜」則說明 老媼動身之早 ,天氣之寒。從人物形象和動作方面, 我們可以看出統治者給人民所留下的種種創傷。五到八句寫橡實的拾取、製作之難和它對老媼的「寶貴」 
  作用。一個時辰方拾一捧,一天才可勉強盈筐,拾取橡實可謂難矣 !棒蕪岡上橡樹叢生,橡子本來很多, 老媼起早貪晚卻收效甚微,這一方面說明老媼之年高體衰 ,另方面則暗示出搶拾橡子的決不只老媼一人,從而能以小顯大地表現出饑饉遍天下的悲慘現實。 
  從「山前有熟稻」至「橡實誑飢腸」等十四句為第二段,是老媼的自述,主要寫老媼被逼拾橡子的具體原因 。「 山前有熟稻 」等四句,說明老媼以橡實 「用作三冬糧」並非懶惰無收,相反,她家的田間所呈現的是稻湧金浪、香氣襲人、米粒如玉的一派豐收景象 。「持之納於官」等六句,則寫出了導致年豐民 不足 、老媼拾橡實的主要原因 。向官府繳納賦稅猶可 ,但令人不堪忍受的是官府變本加厲地盤剝農民, 他們竟用加倍大斗收進賦稅 。「狡吏不畏刑,貪官不 避贓」是對封建社會吏治的高度而形象的概括,寫出了貪官污吏敢於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向農民進行敲詐勒索的心理狀態和惡跡。「 農時作私債 」等四句,是對上述原因的概括回答。「農時作私債」,寫出了地主富戶對農民的巧取;「農畢歸官倉」,則寫出了官府對農民的剝奪。正由於地主和官府沆瀣一氣,巧取豪奪,所以才使得老媼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以致餓急了只好拿橡實來填飽自己的肚子。總之,這一段老媼拾橡子的具體原因的剖露,入木三分,把唐末統治者的凶殘、狡詐和所行無忌的豺狼面目給活靈活現地勾畫出來了。 
  最後四句為第三段,著重寫詩人耳聞目睹這黑暗現實後內心的慨恨,並對老媼寄予了深厚的同情。 
  這首詩在思想和藝術上都很有特色。首先,詩歌在思想上頗具鋒芒 , 作者把批判矛頭直指上層統治者 。詩人描繪老媼霜晨拾橡圖並非目的 ,而借題發揮 , 暴露封建統治者殘酷搾取民脂民膏以肥己的罪惡,才是詩人的本意。皮日休的超群處,正在於他善於踏著客觀描寫的跳板,凌空飛劍直下,通過「吾聞田成之,詐仁猶自王」二句的主觀抒情,把批判的矛頭直指封建君「王」。在最後一段裡 ,作者運用田成 子詐仁成就王業的典故與現實作比,在於說明:田成子主觀上雖然假仁假義,刁買人心,但客觀上老百姓到底還是從其大鬥出、小斗入上得到了一點好處,他也因此而成就王業。而今天的唐朝皇帝支持貪官狡吏恣意剝奪,不是連表面上的假仁假義都做不到嗎?這樣的結尾因用典而趨之含蓄。 
  其次,賦的手法的運用也很有特色 。「賦者,敷 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 。 」皮日休在這首詩中落筆便直截了當地寫橡媼被逼拾橡子的形象和促其行動的原因,不事假借,不用比興,沒有狀物繪景,沒有刻意求工 , 而只是把自己的所見所聞浸泡在濃烈的詩情中,按照事物發展的時間順序和邏輯順序,充滿感情地對事情加以層層敷陳 。這裡 ,可以說,事件是骨肉,情感是血液,骨肉血液有機配合,才使詩中的形象能站能行,能歌能泣,從而收到情景逼真、深切動人的藝術效果。 
  另外,語言質樸通俗,剛健有力,敘事明晰,情發有據,用典活潑,形象生動逼真。    
  詠 蟹  
  皮日休 
  未游滄海早知名, 
  有骨還從肉上生。 
  莫道無心畏雷電, 
  海龍王處也橫行。 
  皮日休詩鑒賞 
  螃蟹,素被視為橫行無忌、為非作歹的反面典型形象,皮日休在《詠蟹》中卻賦以蟹不畏強暴的叛逆性格 。在這首詩中 ,詩人熱情地讚揚了蟹的錚錚之骨、無畏之心和不懼強權、敢於「犯上」的壯舉,寄托了他對無私無畏 、敢於「橫行 」、衝撞人間「 龍 庭」的反抗精神的熱烈讚美和大聲呼喚。 
  這首詩在藝術表現技巧上很有值得稱道之處。 
  首先,是多側面的形象描寫。首句「未游滄海早知名」,是通過詩人久聞螃蟹大名 ,從遠處來極寫蟹 在詩人心中的崇高地位。一個「早」字,既顯示了螃蟹所負盛名時間之久,又表現了詩人對螃蟹品格愛慕之日深 。次句「有骨還從肉上生」,重在描寫蟹的外 形。「有骨」有甲殼 ,是蟹與無骨軟體動物的重要區 別,也是它賴以生存的手段 。「有骨」二字暗寓了詩 人對螃蟹身有傲骨的讚美之情。三、四兩句「莫道無心畏雷電,海龍王處也橫行 」,是從心靈世界的角度 為蟹敷彩。傳說天帝是宇宙的最高統治者,海龍王是水族的主宰,雷電是天帝怒氣的產物。螃蟹不僅不怕天帝雷電,而且更不懼龍王的強權,即使在龍王的龍庭中,它也敢於「橫行」。正是由於這多方面的鏤刻,從而使螃蟹不畏強權的叛逆性格具有了立體感。 
  其次,把深厚的思想感情含蓄地寄寓在妙趣橫生的形象中,也是本詩的顯著藝術特色。封建秩序不容許叛逆思想的公開表達,詩歌的藝術規律也要求作者的思想傾向要盡力融入藝術形象中,這些都是詩人以「橫行」之蟹的形象寄寓反抗意識的原因。詩中,詩人頌揚蟹的叛逆性格,並未流於直露,而是從「名」、「骨」、「心」、「橫行」等側面逐層對蟹的形象賦之於人的品格、加以刻畫、讓讀者從蟹那具有立體感的形象中自行品味蘊含其中的主旨思想。

<上一頁 <<皮日休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