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張喬詩鑒賞

TXT 全文
張喬詩鑒賞 
  生平簡介 
  張喬,池州人,鹹通進士。後隱居九華山,存詩二卷。 
  書邊事 
  張喬  
  調角斷清秋, 
  徵人倚戍樓。 
  春風對青塚, 
  白日落梁州。 
  大漠無兵阻, 
  窮邊有客遊。 
  蕃情似此水, 
  長願向南流。 
  張喬詩鑒賞 
  唐朝自肅宗以後,河西、隴右一帶長期被吐蕃所佔。宣宗大中五年(851)沙州民眾起義首領張議潮,在出兵收取瓜 、伊、西、甘、肅、蘭、鄯、河、岷、 廓十州後,派遣其兄張議潭奉沙、瓜等十一州地圖入朝,宣宗因以張議潮為歸義軍節度使 ;大中十一年, 吐蕃將尚延心以河湟降唐,其地又全歸唐朝擁有。自此,唐代西部邊塞地區才又出現了一度和平安定的局面。本詩的寫作背景大約是在上述情況之後。 
  詩篇一展開,呈現在讀者面前的就是一幅邊塞軍旅生活的安寧圖景。首句「調角斷清秋」,「調角」即吹角,角是古代軍中樂器,相當於軍號 ;「斷」是盡 或佔盡的意思。這一句極寫在清秋季節 ,長空萬里, 角聲迴盪,悅耳動聽。而一個「斷」字,則將角聲音韻之美和音域之廣傳神地表現出來 ;「調角」與「清 秋」,其韻味和色彩恰到好處地融而為一,構成一個聲色並茂的清幽意境 。 這一句似先從高闊的空間落筆 ,勾畫出一個深廣的背景 ,渲染出一種宜人的氣氛。次句展現「徵人」與「戍樓」所組成的畫面。你看那徵人倚樓的悠閒姿態,多像是在傾聽那悅耳的角聲和欣賞那迷人的秋色呵 !不用「 守 」字 ,而用「 倚 」字,巧妙地傳達出邊關安寧、徵人無事的神旨。 
  頷聯「春風對青塚 ,白日落梁州」,「春風」,並 非實指 ,而是虛寫 。「 青塚 」,是漢朝王昭君的墳墓。這使人由王昭君和親的事跡聯想到目下邊關的安寧,體會到民族團結正是人們長期的夙願,而王昭君的形象也會像她墓上的青草在春風中搖曳一樣,長青永垂 。「梁州」,當指「涼州」。唐梁州為今陝西南鄭 一帶 ,非邊地,而曲名《 涼州 》也有作《 梁州 》 的,故雲。涼州,地處今甘肅省內,曾一度被吐蕃所佔。王昭君的墓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南,與涼州地帶一東一西遙遙相對。傍晚時分,當視線從王昭君的墓地又移到涼州時,夕陽西下,餘輝一片,正是一派日麗平和的景象。令人想像,即使在那更為遙遠廣闊的涼州地帶,也是十分安逸的。 
  頸聯「 大漠無兵阻,窮邊有客遊 」,「大漠」和「 窮邊 」,極言邊塞地區的廣漠 ;而「無兵阻」和 「有客遊 」,在「無」和「有」、「兵」和「客」的對比中,寫明邊關地區,因無蕃兵阻撓,所以才有遊客到來。這兩句對於前面的景物描寫起到了點化作用。 
  末聯兩句「 蕃情似此水 ,長願向南流 」,運用 生動的比喻 ,十分自然地抒寫出了作者的心願 ,使詩的意境更深化一步 。「此水」不確指,也可能指黃 河。詩人望著這滔滔奔流的河水 ,思緒聯翩。他想: 蕃情能像這大河一樣 , 長久地向南流入中原該多好啊!這表現出詩人渴望民族團結的意望。 
  全詩抒寫詩人於邊關的所聞 、所見 、所望、所感,意境高闊而深刻;氣韻流貫而又有抑揚頓挫;運筆如高山流水,奔騰直下,而又迴旋跌宕。正如俞陛雲在《 詩境淺說》中所說:「此詩高視闊步而出,一 氣直書,而仍頓挫,亦高格之一也。」    
  河湟舊卒 
  張喬  
  少年隨將討河湟, 
  頭白時清返故鄉。 
  十萬漢軍零落盡, 
  獨吹邊曲向殘陽。 
  張喬詩鑒賞 
  湟水源出青海,東流入甘肅與黃河匯合。湟水流域及與黃河合流的一帶地方稱「河湟」。詩中「河湟」 
  指吐蕃統治者從唐肅宗以來所侵佔的河西隴右之地 。 宣宗大中三年(849),吐蕃以秦、原、安樂三州及右門等七關歸唐;五年,張義潮略定瓜、伊等十州,遣使入獻圖籍,於是河湟之地盡復。近百年間的戰爭給人民造成巨大痛苦。此詩所寫的「河湟舊卒 」,就是 當時久戍倖存的一個老兵。詩通過這個人的遭遇,反映出了那個動亂時代。 
  此詩敘事簡淡,筆調亦閑雅平和,意味很不易一時窮盡。首句言「隨將討河湟」似乎還帶點豪氣;次句說「時清返故鄉」似乎頗為慶幸;在三句所謂「十萬漢軍零落盡」的背景下尤見生還之罕見,似乎更可慶幸 。末了集中為人物造像 ,那老兵在黃昏時分吹笛,似乎還很悠閒自得。 
  以上說的都是「似乎」如此,當讀者細玩詩意卻會發現全不如此。通篇詩字裡行間、尤其是「獨吹邊曲向殘陽 」的圖景中,流露出一種深沉的哀怨。「殘 陽」二字所暗示的日薄西山的景象,會引起一位「頭白」老人什麼樣的感觸?那幾乎是氣息奄奄、朝不慮夕的一個象徵。一個「獨」字又交代了這個老人目前處境,暗示出他從軍後家園所發生的重大變遷,使得他垂老無家 。這個字幾乎抵得上古詩《十五從軍征》 的全部內容:少小從軍,及老始歸,而園廬蒿藜,身陷窮獨之境。從「少年」到「頭白 」,多少年的殷切 企望,俱成泡影。 
  而此人畢竟是生還了, 而更多的邊兵有著更其悲慘的命運,他們暴骨沙場 ,是永遠回不到故園了。「十萬漢軍零落盡 」,就從側面落筆,反映了唐代人 民為戰爭付出的慘重代價 ,這層意思卻是《 十五從軍征 》所沒有的 ,它使此絕句所表達的內容更見深廣。這層意思通過倖存者的傷悼來表達,更加耐人玩索。而這傷悼沒明說出,是通過「獨吹邊曲」四字見出的 。邊庭的樂曲,足以勾起征戍者的別恨、鄉思,他多年來該是早已聽膩了。既已生還故鄉,似不當更吹。卻偏要吹 ,可見舊恨未消。他西向邊庭(「向殘 陽」)而吹之,又當飽含對於棄骨邊地的故人 、戰友 的深切懷念,這又是日暮之新愁了。「十萬漢軍零落盡」,而倖存者又陷入不幸之境,則「時清」二字也值得玩索了,那是應加上引號的。 
  可見此詩句意深婉,題旨與《十五從軍征》相近而手法相遠。古詩鋪述豐富詳盡,其用意與好處都易看出;而「作絕句必須涵括一切,籠罩萬有,著墨不多,而蓄意無盡 ,然後可謂之能手 ,比古詩當然為難」(陶明濬《詩說雜記 》),此詩即以含蓄手法抒情, 從淡語中見深旨,故能短語長事,愈讀愈有韻味。

<上一頁 <<張喬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