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司空圖詩鑒賞

TXT 全文
司空圖詩鑒賞 
  生平簡介 
  司空圖(837——908)字表聖,河中(治今山西永濟)人。鹹通進士,官至知制誥、中書舍人。後隱居中條山王官谷,自號知非子、耐辱居士。所撰《詩品》一書 ,對後代嚴羽 、王士禛等人的詩論頗有影響。有《司空表聖文集》(即 《一鳴集》)。又有《司 空表聖詩集》,系後人所輯。 
  退居漫題七首 
  (其一、其三) 
  司空圖 
  其一 
  花缺傷難綴, 
  鶯喧奈細聽。 
  惜春春已晚, 
  珍重草青青。 
  其三 
  燕語曾來客, 
  花催欲別人。 
  莫愁春已過, 
  看著又新春。 
  司空圖詩鑒賞 
  這兩首五絕是司空圖《 退居漫題七首 》中的第一、三兩首 。詩題既名曰「退居」,當然是指歸隱後 的作品。司空圖曾親身經歷黃巢農民起義的騷亂,目睹農民軍佔領長安,深感唐王朝國勢衰危,於是跑到家鄉中條山王官谷 ,過起「身外都無事,山中久避喧」那種表面閒散而內心並不平靜的林泉生活。這兩首詩都表達了詩人對唐王朝春光遲暮的感歎,但憂慮和孤獨中並不使人感到消沉。 
  先看第一首。前兩句對仗極其工穩 。抒寫傷春,不是籠統點明惆悵的情懷 , 也不是泛泛描繪春意闌珊,而是先從表現春光已晚的典型景色著筆 : 一是花,二是鶯。落紅滿地,花瓣殘缺,這固然是春光消失的象徵。然而詩人偏偏把「花缺」的客觀圖景,和有感於「花缺」的心情融合起來,從而深化一層,表明目睹了這一幅圖景的詩人,所感到的實已無法將殘花重新彌補的悲傷。與此相類,黃鶯巧囀中透露出哀怨蕭瑟的聲音,往往成為歷來詩人抒寫抑鬱特別是春怨的標誌:「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金昌緒《春怨》);「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李商隱《流鶯》)。司空圖在這裡卻別開蹊徑:既不像金昌緒用怨憤之情抱怨它啼叫時驚人好夢,更不像李商隱因為怕引起自己傷春的情緒而不忍去聆聽。相反地,因為自己退居深谷 ,長期度著「疏鍾泛泬寥」的歲月, 心境寂寞孤獨之極,所以喧鬧的鶯聲反而使他感到親切,情不自禁地側耳諦聽。而參差巧囀的鶯聲又恰似吐露著「 花缺傷難綴 」的愁情,這更引起詩人的共鳴,而把黃鶯引為寂寞生活中的同調了 。「奈細聽」 相當於「耐細聽」。它表示三層意思:樂意聽 ;別有 會心地去聽 ;聽後深切領會到彼此同感的傷春之情。 因此這「惜春」之「春 」,就不僅僅指王官谷大自然的春天,也是自傷詩人自己韶華已逝的春天,同時還暗喻著唐王朝繁華事散的春天,涵蘊相當豐富。 
  「花缺」句以沉著見長 ,是深穩之筆 。「鶯喧」句以委婉見長,是渟蓄之筆。儘管二者各有不同,但這兩種各具審美特徵的暮春景物——作為圖畫美的殘花和作為音樂美的鶯啼,卻都統一到詩人傷春之感的渾然天成的意境之中,畫龍點睛地表達他為「家山牢落」而百感叢生的深刻感受。 
  也許因為頭兩句情緒太傷神了吧,後兩句作一轉折,詩情稍稍振起 ,彷彿詩人於無可奈何中的自遣、 自慰和自勵 。「惜春春已晚」總結了以上殘花和啼鶯 的情境,表示春天行將別去 ,雖欲「惜春」,勢已無 從。但是,詩人並沒有就此淒然欲絕。無可奈何花落去 ,尚有野草色青青。要珍重啊 !這一結句,是突破重重絕望萌發的希望,使全詩的意境突然增添了亮麗,表明詩人身處亂世、仍能自葆高潔的情懷。後來朱全忠的部下柳璨一度矯詔要他入朝參預政事,他有意裝成年老昏憒,誤墮朝笏,終獲詔許還山,不為裹脅。詩的情調是感傷的,但其風骨卻是挺拔的。詩人因不得已而無所作為,但卻又有點不甘於無所作為。 
  後一首寫的還是春暮之感 。開頭兩句也是對仗,別具一格。第一首前兩句對仗一暗一明交相輝映,後一首卻是利用兩度時間來互為對襯。春燕歸來,樑上作棲,呢喃細語,轉眼都成往事 。你看,「曾」字用 得多麼傳神 !春光爛漫 ,一陣陣催著百花開放,然而 ,這正是催著百花與春光同逝 ,終於與賞花人分別。花開是催,花謝是催。暮春催去了殘花,而花謝則更帶去春光 。這裡的「欲別」是說花正在被催走, 亦即欲別而未別之時。這該是多麼使人難堪啊!一邊是回憶曾經帶來過春天的燕子,一邊卻又懸想著即將來臨的與春天的別離。這樣一種時間的互襯,把春光渲染得來去匆匆,使人深感惋惜與憂心。 
  同前一首一樣,這裡「莫愁」一折,也有著峰迴路轉 、灑落挺拔的情趣,使人看到希望和信心。「莫 愁春已過,看著又新春 」,這可以說是司空圖詩論中 「生氣遠出,不著死灰」(《詩品》)的實例。 
  這兩首小詩始終無頹萎之氣 ,能使讀者翛然遠 矚,寄期望於前程,為迎接新的春天而更相信青春必能永葆。從司空圖的大部分詩歌看來,他的情調經常傾向於消沉和抑鬱,但也有一部分作品表現為「不堪寂寞對衰翁」的磊落之氣;而這兩首詩恰可以說是兩種心情交織而亮色較為顯著的典型。表面看來,這兩首詩前後兩部分的情調互不相同,然而從詩人感情變幻起伏的匯歸來說,卻又完全統一。惟其春暮,所以分外惜春,而惜春的最終目的卻是期待「 新春 」的降臨。    
  歸王官次年作 
  司空圖 
  亂後燒殘數架書, 
  峰前猶自戀吾廬。 
  忘機漸喜逢人少, 
  覽鏡空憐待鶴疏。 
  孤嶼池痕春漲滿, 
  小欄花韻午晴初。 
  酣歌自適逃名久, 
  不必門多長者車。 
  司空圖詩鑒賞 
  司空圖的詩歌多是山林遣興、 閒吟自適的作品, 但其中也有反映社會動亂現實的悲慨之作。這首《歸王官次年作 》,正是兼有二者特點的作品,它既表現 了司空圖歸隱後的與世無爭 、放浪山水之情 ,同時也曲折地流露了對於社會現實的憂慮和苦悶,體現出「韻外之致 」和「 味外之旨 」,印證了自己的詩歌 理論。 
  詩題點明了兩點 :一是作詩的地點 ,「 王官」 即王官谷 , 在今山西省永濟縣東南的中條山上,是司空圖的故鄉 。二是作詩的時間 ,司空圖棄官「歸王官 」是唐僖宗光啟三年(887),「次年」即光啟四年(888),故詩題一作《光啟四年春戊申 》,司空圖 五十二歲。 
  詩歌一開始就展現出作者故居在兵燹之後的受到嚴重毀棄:「亂後燒殘數架書 。」「亂」是指戰亂,即 黃巢農民軍與唐王朝軍隊的戰爭。此次戰爭從875 年 開始,到884 年結束,山西南部永濟一帶和陝西關中 地區都是主戰場。作者回歸故鄉時戰爭雖已平息,但舊居經過火燒 ,已洗劫一空 ,只剩下幾架殘破不全的書了 。「亂」字已令人悚目驚心,一個「燒」字更 使人想到大火熊熊的恐怖情景 ,不禁為之震慄 。然而,雖經戰爭的洗劫,但這畢竟是詩人的故鄉,所以第二句緊接著來了一個轉折:「峰前猶自戀吾。」表現了對故鄉的執著的摯愛 。 作此詩時詩人已經歸隱一年 ,對故居作了重建和整修 ,所以已經有「廬」可「戀」。這一句使我們想到陶淵明《 讀山海經 》詩: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戀吾廬」,顯然是從陶詩中點化出 。此時,他 和陶淵明有共同的心境,即逃離官場、歸隱田園之後的自足自適、輕鬆自得,但他又比陶淵明多了一種憤慨 ,因為多年來戰火紛飛 ,本來極好的舊居竟遭毀壞,想到天下多事 ,個人多難,不禁悲從中來。「猶 自」二字,充滿著人世滄桑的傷懷感。這兩句突兀而起,曲折婉轉而又包蘊不盡,起了提挈一篇、籠罩全詩的作用。 
  接著,詩人表達了歸隱後的心情 :「忘機漸喜逢 人少,覽鏡空憐待鶴疏 。」前一句表現了歸隱後在舊 居中屏絕塵囂 、泊然寧靜的心境。「忘機 」,就是不用機心,不計較一切貴賤榮辱。由於深居山中,不問政事,來往人又少,所以用不著機心了,詩人對此是很高興的。從這句詩的潛台詞中我們可以看出,詩人歸隱前在翻雲覆雨的政治鬥爭中 ,是用盡了心機的, 那鬥爭的激烈、處境的險峻、詩人內心的憎惡,已經不言而喻。而這,正是作者急流勇退,歸隱的真正原因。於是,他對自己的過去作了深入的反思:我對鏡自照,看到如此衰老,感到過去是徒然高興地在等待鶴書的到來了 。「鶴疏」即鶴書,書體名,也叫「鶴 頭書」,古時用於招納賢士的詔書。這是沉痛的懺悔,說自己過去不應當躁於進取 ,出去做官 ,如今回來了,也就永遠再不出去做官了(以後雖經曲折,他確實沒有再出山做官 )。這一聯非常婉曲地表明了終老 山林之志 ,也深刻地暗示了「戀吾廬」的根本原因, 就在於要逃離無謂的鬥爭,遁跡深山。 
  第三聯掉換筆鋒 ,以精心結撰的詩句,另開新境,描寫了「廬」中的美景,令人爽心悅目。「孤嶼 池痕春漲滿,小欄花韻午晴初。」這兩句是「互文」, 出句與對句互相交織 ,意思是 :在初晴的中午,有著小島的池塘裡漲滿了春水,小小花圃中鮮花盛開,更加富有韻味。兩句詩精煉而又形象生動 ,而且從「午晴初」三字中,可以推知上午還在下雨,那油油的春雨飄飄灑灑,漲滿春池,滋潤著花朵(當然也滋潤著作者的心 ),中午雨霽雲開,融和的陽光照在春 池的碧波上,照在帶著雨珠的花朵上,一切顯得更加清新明媚、生機盎然,這真是無限美好的時刻啊!同時 ,「 孤嶼 」與「小欄」互相映帶 ,從「孤」字、「小」字和「滿」字、「韻」字中 ,隱約透出作者在 深山舊居裡自為天地、自得其樂的心情。兩句包蘊深厚,而且語言十分精美 ,「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含 不盡之意見於言外」(梅堯臣語),體現出作者高度的技巧 ,堪稱佳句。清人吳喬在《 圍爐詩話 》中說: 「司空圖佳句,大有高致,又甚細密。」正是指此。 
  當作者陶醉在這樣的美景中,留連不已時,情不自禁地在最後一聯中進一步表明了自己的生活態度 : 「酣歌自適逃名久 ,不必門多長者車(音居)。」「逃 名」是用《漢書·逸民傳》中法真的故事:東漢人法真,字高卿,扶風郿人,恬靜寡慾,朝廷四次征辟皆不 就,遁形遠世 ,世人謂之逃名 。「不必門多長者 車」,又化用了陶淵明《讀山海經》詩句:「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 。」《文選》李善注陶詩說:「《漢書》 曰:張負隨陳平至其家,乃負郭窮巷。以席為門,門外多長者車轍。《韓詩外傳》:楚狂接輿妻曰:門外車轍何其深 。」「長者車」,指達官貴人之車,意與陶詩 略同。作者通過用典,委婉但卻堅決地表明,自己要像法真和陶淵明那樣做逃跡的隱士,在山林中盡情高歌,決不做陳平那樣的人去與達官貴人交往,徒費心機。這裡的「長者 」,顯然是對「忘機漸喜逢人少」 中的「人」的具體解釋。原來 ,詩人所反覆表示的, 就是要與擾攘爭奪的晚唐政治絕緣,深隱故居,嘯傲山林,來悠然自適地度過自己的一生。

<上一頁 <<司空圖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