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方干詩鑒賞

TXT 全文
方干詩鑒賞 
  生平簡介 
  方干(?—約888),字雄飛。卒後,門人私謚玄英先生。新定(今浙江建德) 人,一作睦州桐廬(今 浙江桐廬縣)人 。貌陋而頗具詩才。宣宗時舉進士不 第,遂隱居鏡湖。 一生聲名頗盛而功名不就,終身布 衣,貧困潦倒而卒。 
  工於律詩,多投贈應酬,流連光景之作 。風格與 賈島 、姚合接近 ,亦以苦吟著稱 ,自言「吟成五字 句,用破一生心 」(《感懷》)。卒後門人楊弇等輯其詩三百七十餘篇,編為《玄英先生集》十卷。《全唐詩》錄存其詩三百四十七首,編為六卷。 
  題報恩寺上方 
  方干  
  來來先上上方看, 
  眼界無窮世界寬。 
  巖溜噴空晴似雨, 
  林蘿礙日夏多寒。 
  眾山迢遞皆相疊, 
  一路高低不記盤。 
  清峭關心惜歸去, 
  他時夢到亦難判。 
  方干詩鑒賞 
  為寺院題詩,卻不從寺院本身著筆,只是盡情描寫山林美景和奇趣 ,抒發對眼前風光的留戀和讚歎, 自然把讀者引入一個「清峭」深邃的意境。 
  詩人一開始就坦露自己驚喜的心情和寬闊的胸襟。 
  「來來先上上方看 ,眼界無窮世界寬。」他站在寺院 的上方,好像在召喚後來的遊人:來啊,來啊,請先到山林的頂峰來吧!這裡你盡可以擴展視野,放眼看這世界是多麼寬闊廣大!字裡行間表現出詩人興致勃勃,意氣飛揚。「來來」、「先上」,語言通俗,具有鮮明強烈的感情色彩。 
  接著,詩人擷取了四個最具美感的鏡頭——懸巖飛瀑,林蘿綠蔭,迢遞群峰,盤旋山道,藝術地再現了報恩寺上方的無限優美風光。 
  先寫巖上瀑布的動態:「巖溜噴空晴似雨」。巖上的飛泉懸瀑,凌空迸射,水珠四濺,化為一片迷濛的雲煙,裊裊而下,宛如在朗朗晴日,掛起一幅白色的雨簾 。「噴空」,狀水勢之大,飛瀉之急,遣詞有力, 把巖溜寫活了。「晴似雨」,使景色空濛縹緲,分外清幽雅麗,給人們多少神思奇想。 
  接著寫林蘿的靜態:「林蘿礙日夏多寒」。林間的籐蘿,纏樹繞枝,遮空蔽日,形成了濃密的樹蔭。置身其間,一陣陣爽人的涼意,沁肌侵骨。哪裡還有什麼盛夏的炎熱的煩惱 !再寫眾山的遠姿:「眾山迢遞 皆相疊 」。走出林蔭,縱目眺望,遙遠的群山,重戀 疊嶂 ,點點峰尖 ,如碧海浪湧。這是一幅立體感很強的畫圖 ,令人遊目騁懷 ,開拓心胸。只有居高臨下,放眼天邊,才能把群山寫得這樣形神皆備,氣勢磅礡。 
  然後寫山道的由近而遠:「一路高低不記盤」。登臨高處,回顧來時走過的山間盤旋小路,綿延起伏,曲折迴環。「卻顧所來徑」,又引起多少的想像。剛才上山時,只覺得左繞右轉,上下攀緣,奇趣無窮,再也記不清經過了多少次的盤旋,才登臨到這個群山的絕頂。這一句回首總括了山路的艱難,景色的蒼茫渺遠。 
  最後,詩人深情地寫道:「清峭關心惜歸去,他時夢到亦難判 。」這上方的美景久久地縈繞著詩人的 心 ,可惜眼下就要歸去了 ,真有些留戀難捨 。「清峭」一詞,總括前二聯的景物 :「清 」,指「巖溜」、「林蘿」;「峭」,指「眾山」、「一路」,用詞貼切。今日一別,何時還能重遊呢?將來在夢中重遊此地恐怕也要難捨難分呀!全詩在無限的依戀中結束,讀者卻長久沉浸在一種留連忘返、情難自已的境況之中。 
  這首詩情景交融 ,妙合無垠。那情是觸景而生, 情中有景;那景是緣情而生,景中含情。題寺詩卻以情景取勝,又很少有所謂佛家禪味,足見詩人寬闊的胸次、深入的體察和靈活多變的藝術手段。    
  旅次洋州寓居郝氏林亭 
  方干  
  舉目縱然非我有, 
  思量似在故山時。 
  鶴盤遠勢投孤嶼, 
  蟬曳殘聲過別枝。 
  涼月照窗攲枕倦, 
  澄泉繞石泛觴遲。 
  青雲未得平行去, 
  夢到江南身旅羈。 
  方干詩鑒賞 
  這首詩,是詩人旅居洋州時寫的。洋州,今陝西洋縣,在漢水北岸。 
  首句以「非我有」扣詩題「旅次 」,說明舉目所 及都是異地之景,托出自己落泊失意、他鄉作客的境遇,透露出一種悲涼的情調。次句寫詩人觸景而起對家鄉的思念。身處異地而情懷故鄉,不難想見其失意之狀和內心的苦澀 。「舉目」、「思量」是詩人由表及 裡的自我寫照,抬首低眉之間,蘊藏著深沉的感慨。 
  第二聯寫鶴從高空向孤嶼盤旋而下,蟬鳴未止,拖著尾聲飛向別的樹枝。詩人寫景寄情,即以鶴蟬自況,前者超俗,後者清高。這是說自己空有才學,不能凌雲展翅,占枝高鳴 ,卻落得個異地依人 、他鄉為客的境地 ,猶如這鶴投孤嶼、蟬過別枝一般 。一個「投」字 ,一個「過」字 ,一個「孤」字,一個「別」字 ,寄寓著懷才不遇的身世之歎,自怨自艾, 自悲自歎,卻又無可奈何。 
  「鶴盤遠勢投孤嶼,蟬曳殘聲過別枝」,這兩句前人十分稱讚,被認為是齊梁以來所未有過的佳句。(見尤袤《全唐詩話》)從寫景角度而言 ,詩人眼耳並用, 繪形繪聲 ,傳神逼真 ,對蟬聲的描寫更有獨特之處。 
  駱賓王詩「西陸蟬聲唱」,許渾詩「蟬鳴黃葉漢宮秋」,黃庭堅詩「高蟬正用一枝鳴」,都寫蟬在通常情況下的鳴叫;而方幹此詩 ,則是蟬在飛行過程中的叫聲,不 僅蟬有動勢 ,而且聲有特色:詩人捕捉的是將止而未 止的蟬聲 ,這種鳴叫有獨特的聲響和音色,能誘發讀 者的想像 。一「曳 」字用得新穎別緻 ,描摹精確傳 神,前所罕見。 
  第三聯:「涼月照窗攲(q□欺)枕倦,澄泉繞石泛觴遲」。前一句寫月夜獨處 。一個「涼」字,一個 「倦」字,極寫詩人的冷寂淒楚,孤獨無聊。後一句轉換場景,寫飲宴泛觴的場面。泛觴是一種遊戲,古時候,園林中常引水流入石砌的曲溝中,宴會時,把酒杯放置水面,任其漂浮,飄到誰的面前,就該誰飲酒。飲宴遊戲,高朋滿座。詩人置身於這熱烈氣氛之中,卻神遊於此情此景之外,他對著那在水池中慢慢流動的酒杯呆呆地出神,顯出一副寡言少歡的神情。 
  「泛觴遲」的「遲」字,既寫景,又出情。 
  這一聯,以月明之夜和宴樂之時為背景,用反襯的手法,描寫詩人的自我形象。上下兩句場景雖然不同,人物形象如一,顯示出難以消解的情懷,卻又隱而不露 。直到第四聯 ,作者才將內心的隱痛和盤道出。 
  「青雲未得平行去 ,夢到江南身旅羈 」,遺憾啊,仕途多阻,未能平步青雲。雖然做夢都夢迴江南故鄉,而此身卻在異地作客。末句以「身旅羈」和首句的「 非我有 」相照應,又回扣詩題的「旅次」二字。結構謹嚴。 
  從全詩的藝術風格來看,這一聯顯得過分率直而欠含蓄 。不過,由於有了前面一系列的鋪墊和渲染, 倒也使人覺得情真意切。    
  題君山 
  方干  
  曾於方外見麻姑, 
  聞說君山自古無。 
  元是崑崙山頂石, 
  海風吹落洞庭湖。 
  方干詩鑒賞 
  洞庭湖中有一座奇秀的青山,傳說它是湘君曾游之地 ,故名君山 ,又名湘山,洞庭山。由於美麗的湖光山色與動人的神話傳說,它激發過許多詩人的想像,寫下許多美麗篇章,如「遙望洞庭山水色,白銀盤裡一青螺」(劉禹錫《 望洞庭 》),「疑是水仙梳洗處,一螺青黛鏡中心」(雍陶《題君山》)等等,這些為人傳誦的名句。 
  而方幹這首《題君山》寫法上全屬別一路數,他使用了「遊仙」的格局。 
  「曾於方外見麻姑」,就像訴說一個神話。詩人告訴我們,他曾神遊八極之表,奇遇仙女麻姑。這個突發的開頭似乎有些離題,令人不知它與君山有什麼關係。其實它已包含作者的匠心。方外神仙正多,單單遇上麻姑 ,就有意思了。據《神仙外傳》,麻姑雖 看上去「年可十八九 」,卻是三見滄海變作桑田,所 以她知道的新鮮事兒一定很多。 
  「聞說君山自古無」,這就是麻姑對詩人提到的新鮮事。次句與首句的起承間,有一個跳躍。讀者不難用想像去填補 , 那就是詩人向麻姑打聽君山的來歷。人世之謎甚多,單問這個 ,也值得玩索。你想, 那煙波浩渺的八百里瓊田之中,突現著這樣一座玲瓏的君山。泛舟湖面,「四顧疑無地,中流忽有山」(許棠《過君山》),這個發現,會使人驚喜不置;同時又感到這奇特的君山,必有一個不同尋常的來歷,從而困惑不已。詩人也許就是帶著這問題去方外求教呢。 
  詩中雖然無一字正面實寫君山的形色,純從虛處落墨,閒中著色,卻傳達出了君山給人的奇特感受。 
  「 君山自古無 」,這說法既出人意表,很新鮮,又坐實了人們的揣想 。寫「自古無」,是為引出「何 以有 」。不一下子說出山的來歷 ,似乎是故弄玄虛,引出懸念。 
  「元是崑崙山頂石,海風吹落洞庭湖」。這真是不說則已,一鳴驚人。原來君山是崑崙頂上的一塊靈石,被巨大的海風吹落洞庭的。崑崙山,在古代傳說中是神仙遨遊之所,上有瑤池閬苑,且多美玉。古人常用「 昆岡片玉 」來形容世上罕見的珍奇。詩中把「君山」設想為「崑崙山頂石」,用意正在此。「海風吹落」云云 ,想像奇瑰 。作者《題寶林寺禪者壁》云:「 台殿漸多山更重 ,卻令飛去即應難」,題下自註:「山名飛來峰」。可見此詩的想像明顯受到「飛來峰」一類傳說的影響。 
  全詩運用奇異想像 ,從題外落筆 ,神化君山來歷 ,間接表現出君山的奇美 。這就是所謂「超以象外 ,得其圜中」。 「遊仙」一體,起自晉人,後世多仿作 。但大 都借「仙境」以寄托作者思想感情。而運用這種方式來歌詠山水,間接表現自然美,不能不說是方干的一個創造。    
  過申州作 
  方干  
  萬人曾死戰, 
  幾戶免刀兵。 
  井邑褪初安堵, 
  兒童未長成。 
  涼風吹古木, 
  野火燒殘營。 
  寥落千餘里, 
  山高水復清。 
  方干詩鑒賞 
  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前後 ,湖南、江西等 地發生動亂,宣州部將康全泰也起兵作亂,淮南節度使崔鉉奉命出兵討伐,申州一帶屢次發生戰爭,人民深受戰亂之苦。方干的《過申州作》這首詩就是詩人於戰亂後路經申州時所作,對生靈塗炭、人民遭劫深表同情。 
  萬人曾死戰、幾戶免刀兵」兩句,落筆便運用數字之對比來展現戰亂給人民帶來的深重苦難。「萬人」 
  捲入戰亂,刀兵飲血,骨肉相殘,其傷亡之重可想而知。在申州這片幾經血洗的土地上,黎民百姓更是生靈塗炭,幾乎沒有人家能倖免於刀兵之苦。詩歌從廣闊的畫面上揭示了戰亂的殘酷和禍國殃民的本質。 
  「井邑初安堵,兒童未長成」,使用近推特寫式的鏡頭來攝取申州新戰場的殘跡。戰亂過後,人民剛剛安頓下來,不見丁壯,但見未長大的兒童,這就含蓄地繪出了一幅戰亂吞噬百姓的悲慘畫面,從一個側面補充了「幾戶免刀兵」那戰亂劫後圖的一角。「涼風吹古木 ,野火燒殘營」,則把筆觸伸向郊野 ,「涼風」、「古木」,景象蕭瑟 ;「野火」「殘營」。愈顯荒涼 。這又從另一個側面再現了「萬人曾死戰」 的戰亂遺跡。 
  「寥落千餘里,山高水復清 」,則是從空間的角 度極寫遭受戰亂劫難的面積之廣 。這裡的「山高 」、「水清」並非鶯歌燕舞的美景之外觀,而是人煙由稠密變「寥落」的襯托之筆,從中更可見出戰亂給社會所造成的創傷。 
  這首詩在展開場景上有點有面,點面結合,相映成趣,從而較成功地為我們繪出了一幅觸目驚心的戰亂劫後圖。詩歌開頭的兩句主要是從面上顯示戰亂對百姓生命的摧殘 ;三 、四 、五 、六句則分別從村居、郊野取點來補充、深化開端的題旨;而最後兩句既是對中間兩「點」的總括,又是對總體畫面的延伸拓展,從而把讀者的目光引向迢遙無垠的遠方,引導讀者思考戰亂的不義,激發人們對戰亂罪魁的譴責之情。 
  還有一點應該提及的是,這首詩採用賦的藝術手法逐層展開藝術畫面,但詩人的憤懣之情卻熔鑄於字裡行間。詩人對戰亂劫後圖的每一角描繪,都給人以椎心泣血的藝術感染 ,可謂匠心獨運而又聲色不露, 諷旨明確而又含蓄深沉。

<上一頁 <<方干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