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曹松詩鑒賞

TXT 全文
曹松詩鑒賞 
  生平簡介 
  曹松(約830—?)字夢徵 ,舒州(今安徽省潛 山縣)人。早年家貧,避居洪州西山,其後投奔建州刺史李頻 。李死後,又一度落拓江湖,奔走於江蘇、 浙江、江西、安徽、 湖北、 湖南、四川、陝西、廣東、廣西等地 。昭宗光化四年(901)登進士第,時已七十餘歲。曾任秘書省正字。其詩多旅遊題詠、送別贈答之作,較少接觸現實題材。風格頗似賈島,取境幽深,以煉字煉句見長,但並未流於枯澀 。《全唐 詩》錄其詩一百四十首,編為二卷。 
  己亥歲(二首錄一) 
  曹松  
  澤國江山入戰圖, 
  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 
  一將功成萬骨枯。 
  曹松詩鑒賞 
  此詩題作《己亥歲》,題下註:「僖宗廣明元年。」 
  按「己亥」為廣明前一年即乾符六年的干支,詩大約是在廣明元年追憶去年時事而作 。「己亥歲」這點明 了詩中所寫的是活生生的社會現實。 
  安史之亂後,戰爭先在河北,後來蔓延入中原。到唐末又發生大規模農民起義,唐王朝進行窮凶極惡的鎮壓,大江以南也都成為戰場。這就是所謂「澤國江山入戰圖 」。詩句不直說戰禍殃及江漢流域 ( 澤國 ), 而只說這一片河山都已繪入戰圖,表達委婉 曲折,讓讀者通過一幅「戰圖」,想像到兵荒馬亂、鐵和血的現實,這是詩人運用形象思維的一個成功例子。 
  隨之而來的是生靈塗炭。打柴為「樵」,豁草為「蘇」。樵蘇生計本來艱辛,無樂可言。然而,「寧為太平犬,勿為亂世民」,在流離失所、掙扎於生死線上的「生民」心目中 ,能平平安安打柴割草以度日, 也就快樂了 。只可惜這種樵蘇之樂,今亦不可復得。 用「 樂 」字反襯「生民」的不堪悲苦 ,耐人尋味。 古代戰爭以取首級之數計功,戰爭造成了殘酷的屠殺,人民的死亡無數。這是血淋淋的現實。詩的前兩句雖然筆調輕描淡寫,字裡行間卻有斑斑血淚。這就自然逼出後兩句沉痛的呼告。 
  「 憑君莫話封侯事 ,一將功成萬骨枯 。」這裡 「封侯」之事,是有針對性的:乾符六年(即「己亥歲 」)鎮海節度使高駢就以在淮南鎮壓黃巢起義軍的 「功績」,受到封賞 ,無非「功在殺人多」而已。令 人聞之發指,言之齒冷。無怪詩人閉目搖手道「憑君莫話封侯事 」了 。一個「 憑 」字,意在「請」與「求」之間,語調比言「請」更軟 ,意謂 :行行好吧,可別提封侯的話啦。詞苦聲酸,全由此一字推敲得來。 
  末句更是全詩之警策:「一將功成萬骨枯」。它詞約而義豐。與「可憐白骨攢孤塚,盡為將軍覓戰功」 
  (張蟲賓《吊萬人塚》)之句相比 ,字數減半而意味倍 添。它不僅同樣含有「將軍誇寶劍 , 功在殺人多」 
  (劉商《行營即事》)的現實內容 ;還更多一層「士 卒塗草莽,將軍空爾為」(李白《 戰城南 》)的意義,即言將軍封侯是用士卒犧牲的高昂代價換來的 。 其次,一句之中運用了強烈對比手法:「一」與「萬」、「榮」與「枯」的對照,令人觸目驚心。「骨」字極形象駭目。這裡的對比手法和「骨」字的運用 ,都類似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驚人之句 。它們從不 同方面揭示了封建社會歷史的本質 ,具有很強的典型 性。前三句只用意三分,詞氣委婉,而此句十分刻意,擲地有聲,相比之下更覺字字千鈞。    
  南海旅次 
  曹松  
  憶歸休上越王台, 
  歸思臨高不易裁。 
  為客正當無雁處, 
  故園誰道有書來。 
  城頭早角吹霜盡, 
  郭裡殘潮蕩月回。 
  心似百花開未得, 
  年年爭發被春催。 
  曹松詩鑒賞 
  曹松是舒州(治所在今安徽潛山)人,因屢試不第,長期流落在今福建、廣東一帶。這首詩就是他連年滯留南海(郡治在今廣東廣州市)時的思歸之作。 
  作者以激盪起伏的思緒作為全詩的結構線索,在廣州的獨特地理背景的襯托下 ,著力突出登高 、家信、月色、春光在作者心中激起的迴響,來表現他羈留南海的萬縷歸思。 
  首聯「憶歸休上越王台,歸思臨高不易裁 」,從 廣州的著名古跡越王台落筆 , 但卻一反前人的那種「遠望當歸」的傳統筆法,獨出心裁地寫成「憶歸休上 」,以免歸思氾濫,不易剪斷。如此翻新的藝術手 法,脫出窠臼,把歸思表現得十分婉曲深沉。金聖歎稱讚這兩句「忽然快翻『遠望當歸』舊語,成此嶄新妙起」(《聖歎批唐詩》甲集),說得不錯。 
  頷聯「為客正當無雁處,故園誰道有書來 」,詩 人巧妙地使用了鴻雁南飛不過衡山回雁峰的傳說,極寫南海距離故園的遙遠,表現他收不到家書的沮喪心情。言外便有嗟歎客居過於僻遠之意。李煜的「雁來音信無憑 」(《清平樂》),是寫見雁而不見信的失望; 而曹松連雁也見不到 ,就更談不上期待家書了 ,因此對句用「 誰道有書來 」的反問,來表現他的無限懊喪。 
  頸聯「城頭早角吹霜盡,郭裡殘潮蕩月回 」,展 示了日復一日喚起作者歸思的淒涼景色 。 出句寫晨景,是說隨著城頭淒涼的曉角聲晨霜消盡;對句寫晚景,是說伴著夜晚的殘潮明月復出。這一聯的描寫使我們想起唐詩中的有關詩句:「 三奏未終天便曉,何 人不起望鄉愁 」(武元衡《單于曉角》);「 回潮動客思」(李益《送歸中丞使新羅冊立弔祭》);「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李白《靜夜思》)。看來,在唐人 心目中 ,明月、曉角、殘潮,都是牽動歸鄉的景色。 如果說 ,李白的《靜夜思》寫了一時間勾起的鄉愁, 那麼,曹松這一聯的景色,則融進了作者連年羈留南海所產生的了永無終期的歸思。 
  歸思這樣地折磨著作者,平常時日,還可以勉強克制,可是,當新春到來時,就按捺不住了。因為新春提醒他在異鄉又滯留了一個年頭 ,使他歸思奔湧, 百感交集。「心似百花開未得,年年爭發被春催」,形象地揭示出羈旅逢春的複雜心境,把他對歸思的抒寫推向高潮。句中以含苞欲放的百花比喻處於抑制狀態的歸心,進而表現每到春天他的心都受到刺激,引起歸思氾濫,就像被春風催開的百花,競相怒放,不由自主。想像一下號稱花城的廣州,那沐浴在春風裡的鮮花的海洋,我們不禁為作者如此生動、獨到的比喻讚歎不已。這出人意表的比喻,生動貼切,表現出歸思的紛亂、強烈、生生不已、難以遏止 。寫到這裡, 作者的南海歸思在幾經轉折之後,終於得到了盡情的傾瀉。 
  這首詩在藝術上進行了富有個性的探索,它沒有採用奇異的幻想形式,也沒有採用借景抒情為主的筆法,而是集中筆墨來傾吐自己的心聲,迂曲婉轉地揭示出複雜的心理活動和微妙的思想感情,呈現出情深意曲的藝術特色。

<上一頁 <<曹松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