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金昌緒詩鑒賞

TXT 全文
金昌緒詩鑒賞 
  生平簡介 
  金昌緒,生卒年不詳,餘杭(今浙江)人。《全唐詩》存其詩一首。 
  春 怨  
  金昌緒 
  打起黃鶯兒, 
  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 
  不得到遼西。 
  金昌緒詩鑒賞 
  這首詩的題目又作《伊州歌》,據《樂府詩集·伊州》題解,此曲乃是「西京節度蓋嘉運所進也。」 
  可見此詩原是金昌緒為西域地區所進的地方樂曲《伊州歌 》配的歌詞 。後來五代人顧陶將此詩選入他所編的《唐詩類選》(已佚)中 ,據詩意並將題目改為 《春怨》。 
  它的第一個優點在於篇幅雖短但結構曲折,含蓄雋永 ,韻味悠長。四句詩是典型的起承轉合式結構。 「打起黃鶯兒」是起,且起得突兀,平空寫下了一個極不近情理的行動,讓人一下摸不清頭腦,埋下引人入勝的伏筆 ;「莫教枝上啼」是承,續寫第一句行為 的目的,且把這一行動推向更加乖謬的極致——黃鶯之所以可愛正在於它有婉轉的歌聲,如今這位春閨中的少婦為什麼反倒不讓它唱了呢?這就為下面的轉折提供了語勢 ;「啼時驚妾夢」,同民歌慣用的頂針格 句式進行轉折,一下子把前文悖謬行為的原因揭示出來,使人恍然大悟:原來少婦有更美好、更溫馨的春夢,這比黃鶯的歌喉更令人神往,難怪她要嗔怒它的打亂了 ,「不得到遼西」是合,以畫龍點睛之筆收攏 了全篇之意,原來這個少婦思念的正是他遠在遼西的丈夫,這就更難怪少婦對這場美夢如此珍惜了,因為她只有在夢中才能和他相聚啊!正像王堯《唐詩合解》所評:「 夢既驚斷,遼西便到不得,連夢見良人 也不能矣,寫閨情至此,真使柔腸欲斷。」但我們不妨對此作進一步理解:當時唐與高麗、契丹的關係時有順逆,因而總要征發大量戍卒到遼河一帶屯御,很多詩人都在詩中寫到此事。這首詩中的夫婿也許正是遠戍的士兵,因而這首詩的主題乃含有借閨怨來反映征戍之苦。 
  這首詩的第二個優點是構思巧妙,立意新穎。其主題雖不離借閨怨以寫征戍的傳統,但作者能別出手眼,另闢蹊徑。他沒有直接抒發情感,也不以春草秋月等傳統意象作象徵,而是設計了一個極富戲劇性場面的特寫鏡頭,將女主人公的一片癡情轉移到窗外的鳥兒身上,埋怨鳥兒打亂了她與丈夫的夢中幽會。於是女主人公思夫之情的深切與纏綿,思夫而不得的種種懊惱與愁悵,都被表現得淋漓盡致了,真可謂「不著一字,盡得風流。」這種由奇特的想像而形成的巧妙構思,深具民歌的特色。敦煌詞中有一首《鵲踏枝》詞云:「 叵耐靈鵲多謾語,送喜何曾有憑據?幾度飛 來活捉取,鎖上金籠休共語 。『比擬好心來送喜,誰 知鎖我在金籠裡。欲他征夫早歸來,騰身卻放我向青雲裡 。』」也是借無端在鳥兒身上節外生支,來抒發 女主人公的內心哀愁,和此詩有異曲同工之妙,而此詩更為簡煉含蓄。 
  金昌緒雖然只留傳下這一首詩,但影響頗為廣泛。 
  蘇軾在著名的詠物詞《水龍吟》中,將柳絮飄蕩的情態比作思婦悠悠的夢境 ,曰:「夢隨風萬里,尋郎去 處,又還被鶯呼起」,就是點化這首詩的,可見這首詩的意境影響深遠。

<上一頁 <<金昌緒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