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花蕊夫人詩鑒賞

TXT 全文
花蕊夫人詩鑒賞 
  生平簡介 
  花蕊夫人,姓徐,後蜀孟昶之妃。後被擄入宋宮,為宋太祖所寵。 
  述國亡詩 
  花蕊夫人徐氏 
  君王城上豎降旗, 
  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 
  更無一個是男兒。 
  花蕊夫人詩鑒賞 
  徐氏,青城(今四川灌縣西)人,才貌雙全,得幸於後蜀主孟昶 ,拜貴妃 ,別號花蕊夫人,她曾仿王建作宮詞百首,為時人稱許。孟蜀亡國後,被擄入宋。宋太祖久聞其詩名,召她陳詩。徐氏就誦了這首「述亡國之由」的詩 。詩潑辣而不失委婉 ,不亢不卑,從題材到風格,與作者所擅長的「宮詞」不大相同,當時就獲得宋太祖的稱道(事據《十六國春秋·蜀志》)。後世詩評家也每每津津樂道。 
  此詩破題直述國亡之事:「 君王城上豎降旗」。 史載後蜀君臣極為奢侈,荒淫誤國,宋軍壓境時,孟昶一籌莫展,屈辱歸降。詩句只說「豎降旗」,遣詞含蓄。下語只三分而命意十分,耐人玩味。 
  次句「妾在深宮那得知」,純用口語,而意蘊微妙。大致有雙重含義:首先,歷代追咎國亡的詩文多持「女禍亡國」論,如把商亡歸咎於妲己,把吳亡歸咎於西施等等。而這句詩則像是針對「女禍亡國」而作的自我申辯。語似輕聲歎息,然措詞微妙,而大有深意。其次,退一步說,即使「妾」及時得知投降的事又怎樣?還不於事無補!一個弱女子哪有回天之力! 
  不過 ,「那得知 」云云畢竟還表示了一種廉恥之心,比起甘心作階下囚的「男兒 」們終究不可同日而語。 這就為下面的怒斥保留了餘地。 
  第三句照應首句「豎降旗」,描繪出蜀軍「十四萬人齊解甲」的投降場面。史載當時破蜀宋軍僅數萬人,而後蜀則有「十四萬人」之眾,以數倍於敵的兵力,背城借一,即使面臨強等,當無亡國之理。可是一向耽於享樂的孟蜀君臣毫無鬥志,聞風喪明,終於演出眾降於寡的醜劇 。「十四萬人」沒有一個死國的 志士,毫無半點丈夫氣概,當然是語帶誇張,卻有力寫出了一個女子的羞憤:可恥在於不戰而亡! 
  至此,作者的羞憤痛切之情已醞釀充分,於是爆發出一句咒罵 :「更無一個是男兒!」「更無一個」 與「十四萬人」對比 ,「男兒 」與前面「妾」對照,可謂痛快淋漓 。「詩可以怨 」,其實豈但可怨而已,這裡已是「嬉笑怒罵,皆成文章」了。 
  此詩寫得極有激情,表現出亡國的沉痛和對誤國者的痛恨之;更寫得有個性,表現出一個活潑潑有性格的女性形象。詩人以女子身份罵人枉為男兒,就比一般有力,個性色彩鮮明。就全詩看,有前三句委婉含蓄作鋪墊,雖潑辣而不失委婉,非一味發瀉、缺乏情韻之作可比。 
  據宋吳曾《能改齋漫錄 》,花蕊夫人作此詩則有 所本。「前蜀王衍降後唐,王承旨作詩云:『蜀朝昏主出降時,銜璧牽羊倒系旗。二十萬人齊拱手,更無一個是男兒 。』」對照二詩,徐氏對王詩幾處改動都很 好。原詩前二句太刻意,不如改作之含蓄奕奕,特別是改換第一人稱「妾」的口氣來寫,比原作多一重意味,神采。這樣的改作實有再造之功。就詩人陳詩一事而論,不但表現了廉恥之心,而且有幾分勇氣。這行為本身就足為孟蜀「男兒」羞。所以,此詩得到一代雄主趙匡胤的賞識,不是偶然的。

<上一頁 <<花蕊夫人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