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譚用之詩鑒賞

TXT 全文
譚用之詩鑒賞 
  生平簡介 
  譚用之,字藏用,存詩一卷。 
  秋宿湘江遇雨 
  譚用之 
  湘上陰雲鎖夢魂, 
  江邊深夜舞劉琨。 
  秋風萬里芙蓉國, 
  暮雨千家薜荔村。 
  鄉思不堪悲橘柚, 
  旅遊誰肯重王孫。 
  漁人相見不相問, 
  長笛一聲歸島門。 
  譚用之詩鑒賞 
  譚用之很有才氣 ,抱負不凡。然而,仕途不順, 使他常有懷才不遇之歎。這首七律,即借湘江秋雨的蒼茫景色抒發其慷慨不平之氣,寫來情景相生,意境開闊。 
  「湘上陰雲鎖夢魂」,起筆即交代了泊船湘江的特定處境:滾滾湘江,陰雲籠罩,暮雨將臨,孤舟受阻。寥寥數字,勾畫出壯闊的畫面,烘染出沉重的氣氛 。「鎖夢魂」,巧點一個「宿」字,也透露出詩人 因行遊受阻而不無悵然之感。但心鬱悶而志不頹,面對滔滔湘水,更加壯懷激烈,所以第二句即抒寫其雄心壯志。作者選用劉琨舞劍的典故入詩,表現了他報國濟世的遠大抱負。就文勢看,這一句格調高亢,一掃首句所含之悵惘情緒 ,猶如在舒緩低沉的旋律中, 突然奏出了高亢激越的音符,令人感奮。 
  二聯兩句正面寫湘江秋雨,繳足題面。芙蓉,這裡指木芙蓉 。木芙蓉高者可達數丈,花繁盛,有白、 黃、淡紅數色。頗為淡雅素美。薜荔是一種蔓生的常綠灌木,多生田野間。湘江兩岸,到處生長著木芙蓉,鋪天蓋地,高大挺拔,那叢叢簇簇的繁花,在秋雨迷濛中經秋風吹拂,猶如五彩雲霞在飄舞;遼闊的原野上 ,到處叢生著薜荔,那碧綠的枝籐,經秋雨一洗, 越發蒼翠可愛,搖曳多姿。詩人為這美景所陶醉,喜悅、讚賞之情油然而生。「芙蓉國」、「薜荔村」,以極言芙蓉之盛,薜荔之多,又兼以「萬里」、「千家」極度誇張之詞加以渲染,更烘托出氣象的高遠和境界的壯闊。於尺幅之中寫盡千里之景,為湖南的壯麗山河,繪出了雄奇壯美的圖畫 。後人稱湖南為芙蓉國, 其源蓋出於此。 
  詩的第三聯著重抒情 。「悲橘柚」,是說橘柚引 起了詩人的感慨 。原來橘柚是南方特產,其味甘美, 相傳「逾淮北而為枳」,枳則味酸。同是橘柚,由於生長之地不同而命運迥異,故《淮南子》說「橘柚有鄉」。湘江一帶,正是橘柚之鄉。詩人看見那纍纍碩果,不禁觸景生情,羨慕其適得其所,而悲歎自己遠離家鄉、生不逢時,深感自己的境遇竟和那遠離江南生長在淮北的枳相像,所以說:「鄉思不堪悲橘柚」。 
  王孫本指隱者 ,漢淮南小山作《楚辭·招隱士》,希 望潛居山中的賢士歸來 ,有云:「王孫游兮不歸,春 草生兮萋萋」,「王孫兮歸來,山中兮不可以久留」。 
  後也借指遊子。這裡是詩人以王孫自比。詩人游宦他鄉,羈旅湘江,雖抱濟世之志,終感報國無門,就和那被遺棄的山野之人一樣 ,無人賞識,所以說,「旅 游誰肯重王孫 」。這兩句從鄉思難解說到仕途不遇, 一從橘柚見意,一能巧用典故,一為直書,一為反詰,波瀾起伏,跌宕有致,在壯烈情懷中寄托著憤慨與憂傷 。聯繫上聯來看 ,寫景抒情雖各有側重,但情因景生,景以情合,二者是相互融合的。上聯寫萬里江天,極其浩大,此處寫孤舟漂泊,又見出詩人處境的狹窄。一闊一狹,互為映襯。境界的闊大壯美,既激發起作者的豪情壯志,也自然地觸發了詩人的身世之感和故國之思,情和景就是這樣有機地聯繫、交融起來了。 
  末聯以景結情,意在言外。湘江沿岸,正是屈原足跡所到之處。《楚辭·漁父》有云:「屈原既放,游於江潭,行吟澤畔,顏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屈原身處逆境,尚有一漁父與之對話;而現在詩人所遇到的情況卻是「漁人相見不相問,長笛一聲歸島門」。漁人看見他竟不與言語,自管吹著長笛回島去了。全詩到此戛然而止,詩人不被理解的悲恨鬱悶,壯志難酬的慷慨不平,都一一包含其中 。以此終篇,激憤不已。笛聲, 風雨聲,嘩嘩的江水聲,詩人的歎息聲..組成一曲雄渾悲壯的交響樂,餘音裊裊,不絕如縷。

<上一頁 <<譚用之詩鑒賞>>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