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第二十回 虔婆醉打唐牛兒 宋江怒殺閻婆惜

TXT 全文
  古風一首:  宋朝運祚將傾覆,四海英雄起寥廓。流光垂像在山東,正罡上應三十六。

  瑞氣盤旋繞鄆城,此鄉生降宋公明。神清貌古真奇異,一舉能令天下驚。

  幼年涉獵諸經史,長為吏役決刑名。仁義禮智信皆備,曾受九天玄女經。

  江湖結納諸豪傑,扶危濟困恩威行。他年自到梁山泊,繡旗影搖雲水濱。

  替天行道呼保義,上應玉府天魁星。


  話說宋江在酒樓上與劉唐說了話,分付了回書,送下樓來。劉唐連夜自回梁山泊去了。只說宋江乘著月色滿街,信步自回下處來。一頭走,一面肚裡想:「那晁蓋卻空教劉唐來走這一遭。早是沒做公的看見,爭些兒露出事來。」走不過三二十步,只聽得背後有人叫聲押司。宋江轉回頭來看時,卻是做媒的王婆,引著一個婆子,卻與他說道:「你有緣,做好事的押司來也。」宋江轉身來問道:「有甚麼話說?」王婆攔住,指著閻婆對宋江說道:「押司不知,這一家兒從東京來,不是這裡人家。嫡親三口兒。夫主閻公,有個女兒婆惜。他那閻公平昔是個好唱的人,自小教得他那女兒婆惜也會唱諸般耍令。年方一十八歲,頗有些顏色。三口兒因來山東投奔一個官人不著,流落在此鄆城縣。不想這裡的人,不喜風流宴樂。因此不能過活。在這縣後一個僻淨巷內權住。昨日他的家公因害時疫死了。這閻婆無錢津送,停屍在家,沒做道理處。央及老身做媒。我道這般時節,那裡有這等恰好。又沒借貸處。正在這裡走頭沒路的。只見押司打從這裡過來,以此老身與這閻婆趕來。望押司可憐見他則個,作成一具棺材。」宋江道:「原來恁地。你兩個跟我來。」去巷口酒店裡,借筆硯寫過帖子,「與你去縣東陣三郎家,取具棺材。」宋江又問道:「你有結果使用嗎?」閻婆答道:「實不瞞押司說,棺材尚無,那討使用。其實缺少。」宋江道:「我再與你銀子十兩做使用錢。」閻婆道:「便是重生的父母,再長的爹娘。做驢做馬。報答押司。」宋江道:「休要如此說。」隨即取出一錠銀子,遞與閻婆,自回下處去了。且說這婆子將了貼子,逕來縣東街陳三郎家,取了一具棺材,回家發送了當,兀自余剩下五六兩銀子。娘兒兩個把來盤纏,不在話下。忽一朝,那閻婆因來謝宋江,見他下處沒有一個婦人家面。回來問間壁王婆道:「宋押司下處不見一個婦人面,他曾有娘子也無?」王婆道:「只聞宋押司家裡在宋家村住,不曾見說他有娘子。在這縣裡做押司,只是客居。常常見他散施棺材藥餌,極肯濟人貧苦。敢怕是未有娘子。」閻婆道:「我這女兒長得好模樣,又會唱曲兒,省得諸般耍笑。從小兒在東京時,只去行院人家串。那一個行院不愛他。有幾個上行首,要問我過房幾次,我不肯。只因我兩口兒無人養老,因此不過房與他。不想今來到苦了他。我前日去謝宋押司,見他下處無娘子,因此央你與我對宋押司說:「他若要討人時,我情願把婆惜與他。我前日得你作成,虧了宋押司救濟,無可報答他。與他做個親眷來往。」王婆聽了這話,次日來見宋江,備細說了這件事。宋江初時不肯。怎當這婆子撮合山的嘴,攛掇宋江依允了。就在縣西巷內,討了一所樓房,置辦些家火什物,安頓了閻婆惜娘兒兩個那裡居住。沒半月之間,打扮得閻婆惜滿頭珠翠,遍體金玉。正是:


  花容裊娜,玉質娉婷。髻橫一片烏雲,眉掃半彎新月。金蓮窄窄,湘裙微露不勝情。玉筍纖纖,翠袖半籠無限意。星眼渾如點漆,酥胸真似截肪。韻度若風裡海棠花,標格似雪中玉梅樹。金屋美人離御苑,b547珠仙子下塵寰。  宋江又過幾日,連那婆子也有若干頭面衣服。端的養的婆惜豐衣足食。初時宋江夜夜與婆惜一處歇臥。向後漸漸來得慢了。卻是為何?原來宋江是個好漢,只愛學使槍棒,於女色上不十分要緊。這閻婆惜水也似後生,況兼十八九歲,正在妙齡之際,因此宋江不中那婆娘意。一日,宋江不合帶後司貼書張文遠來閻婆惜家吃酒。這張文遠卻是宋江的同房押司。那廝喚做小張三,生得眉清目秀,齒白唇紅。平昔只愛去三瓦兩捨,飄蓬浮蕩,學得一身風流俊俏,更兼品竹彈絲,無有不會。這婆惜是個酒色倡妓,一見張三,心裡便喜,倒有意看上他。那張三見這婆惜有意,以目送情。等宋江起身淨手,倒把言語來嘲惹張三。常言道:「風不來,樹不動。舡不搖,水不渾。」那張三亦是個酒色之徒,這事如何不曉得。因見這婆娘眉來眼去,十分有情,記在心裡。向後宋江不在時,這張三便去那裡,假意兒只做來尋宋江。那婆娘留住喫茶。言來語去,成了此事。誰想那婆娘自從和那張三兩個搭識上了,打得火塊一般熱。亦且這張三又是個慣弄此事的。豈不聞古人之言,「一不將,二不帶。」只因宋江千不合,萬不合,帶這張三來他家裡吃酒,以此看上了他。自古道:「風流茶說合,酒是色媒人。」正犯著這條款。閻婆惜是個風塵倡妓的性格,自從和那小張三兩個答上了,他並無半點兒情分在那宋江身上。宋江但若來時,只把言語傷他,全不兜攬他些個。這宋江是個好漢胸襟,不以這女色為念。因此半月十日去走得一遭。那張三和這婆惜,如膠似漆,夜去明來。街坊上人也都知了。卻有些風聲吹在宋江耳朵裡。宋江半信不信。自肚裡尋思道:「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他若無心戀我,我沒來由惹氣做甚麼。我只不上門便了。」自此有個月不去。閻婆惜累使人來請,宋江只推事故,不上門去。忽一日晚間,卻好見那閻婆趕到縣前來,叫道:「押司,多日使人相請。好貴人難見面。便是小賤人有些言語高低,傷觸了押司,也看得老身薄面,自教訓他與押司陪話。今晚老身有緣得見押司,同走一遭去。」宋江道:「我今日縣裡事務忙,擺撥不開,改日卻來。」閻婆道:「這個使不得。我女兒在家裡,專望押司,胡亂溫顧他便了。直恁地下得!」宋江道:「端的忙些個。明日准來。」閻婆道:「我今晚要和你去。」便把宋江衣袖扯住了,發話道:「是誰挑撥你?我娘兒兩個下半世過活,都靠著押司。外人說的閒是閒非,都不要聽他。押司自做個張主。我女兒但有差錯,都在老身身上。押司胡亂去走一遭。」宋江道:「你不要纏,我的事務分撥不開在這裡。」閻婆道:「押司便誤了些公事,知縣相公不到得便責罰你。這回錯過,後次難逢。押司只得和老身去走一遭。到家裡自有告訴。」宋江是個快性的人,乞那婆子纏不過,便道:「你放了手,我去便了。」閻婆道:「押司不要跑了去,老人家趕不上。」宋江道:「直恁地這等!」兩個廝跟著來到門前。有詩為證: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直饒今日能知悔,何不當初莫去為。


  宋江立住了腳。閻婆把手一攔,說道:「押司來到這裡,終不成不入去了!」宋江進到裡面凳子上坐了。那婆子是乖的。自古道:「老虔婆,如何出得他手。」只怕宋江走去,便幫在身邊坐了。叫道:「我兒,你心愛的三郎在這裡。」那閻婆惜倒在床上,對著盞孤燈,正在沒可尋思處,只等這小張三來。聽得娘叫道:「你的心愛的三郎在這裡,」那婆娘只道是張三郎,慌忙起來,把頭掠一掠雲髻,口裡喃喃的罵道:「這短命等得我苦也!老娘先打兩個耳刮子著。」飛也似跑下樓來。就隔子眼裡張時,堂前琉璃燈卻明亮,照見是宋江。那婆娘復翻身再上樓去了。依前倒在床上。閻婆聽得女兒腳步下樓來了,又聽得再上樓去了。婆子又叫道:「我兒,你的三郎在這裡,怎地倒走了去?」那婆惜在床上應道:「這屋裡不遠,他不會來!他又不瞎,如何自不上來?直等我來迎接他。沒了當絮絮聒聒地!」閻婆道:「這賤人真個望不見押司來,氣苦了恁地說。也好教押司受他兩句兒。」婆子笑道:「押司,我同你上樓去。」宋江聽了那婆娘說這幾句,心裡自有五分不自在。被這婆子一扯,勉強只得上樓去。原來是一間六椽樓屋。前半間安一副春台卓凳,後半間鋪著臥房,貼裡安一張三面菱花的床,兩邊都是欄干,上掛著一頂紅羅幔帳。側首放個衣架,搭著手巾,這邊放著個洗手盆。一張金漆卓子上,放一個錫燈台。邊廂兩個杌子。正面壁上,掛一幅仕女。對床排著四把一字交椅。宋江來到樓上,淨婆便拖入房裡去。宋江便向杌子上朝著床邊坐了。閻婆就床上拖起女兒來,說道:「押司在這裡。我兒,你只是性氣不好,把言語傷觸了他,惱得押司不上門。閒時恰在家裡思量。我如今不容易請得他來,你卻不起來陪句話兒,顛倒使性!」婆惜把手摔開,說那婆子:「你做甚麼這般烏亂?我又不曾做了歹事。他自不上門,教我怎地陪話?」宋江聽了,也不做聲。婆子便掇過一把交椅,在宋江肩下,便推他女兒過來,說道:「你且和三郎坐一坐。不陪話便罷。不要焦燥。你兩個多時不見,也說一句有情的話兒。」那婆娘那裡肯過來。便去宋江對面坐了。宋江低了頭不做聲。婆子看女兒時,也別轉了臉。閻婆道:「沒酒沒漿,做甚麼道場。老身有一瓶兒好酒在這裡,買些果品來與押司陪話。我兒,你相陪押司坐地,不要怕羞,我便來也。」宋江自尋思道:「我吃這婆子釘住了,脫身不得。等他下樓去,我隨後也走了。」那婆子瞧見宋江要走的意思,出得房門去,門上卻有屈戌,便把房門拽上,將屈戌搭了。宋江暗忖道:「那虔婆倒先算了我。」且說閻婆下樓來,先去灶前點起個燈,灶裡見成燒著一鍋腳湯,再輳上些柴頭。拿了些碎銀子,出巷口去買得些時新果子,鮮魚嫩雞肥鮓之類,歸到家中,都把盤子盛了。取酒傾在盆裡,舀半旋子,在鍋裡湯熱了,傾在酒壺裡。收拾了數盤菜蔬,三隻酒盞,三雙筋,一桶盤托上樓來,放在春台上。開了房門,搬將入來,擺在卓子上。看宋江時,只低著頭。看女兒時,也朝著別處。閻婆道:「我兒起來把盞酒。」婆惜道:「你們自吃,我不耐煩。」婆子道:「「我爺娘手裡從小兒慣了你性兒,別人面上須使不得。」婆惜道:「不把盞便怎地我!終不成飛劍來取了我頭?」那婆子倒笑起來,說道:「又是我的不是了。押司是個風流人物,不和你一般見識。你不把酒便罷,且回過臉來吃盞兒酒。」婆惜只不回過頭來。那婆子自把酒來勸宋江。宋江勉意吃了一盞。婆子道:「押司莫要見責,閒話都打疊起。明日慢慢告訴。外人見押司在這裡,多少乾熱的不怯氣,胡言亂語,放屁辣臊,押司都不要聽。且只顧飲酒。」篩了三盞在卓子上,說道:「我兒不要使小孩兒的性,胡亂吃一盞酒。」婆惜道:「沒得只顧纏我!我飽了,吃不得。」閻婆道:「我兒,你也陪侍你的三郎吃盞酒使得。」婆惜一頭聽了,一面肚裡尋思:「我只心在張三身上,兀誰奈煩相伴這廝!若不把他灌得醉了,他必來纏我。」婆惜只得勉意拿起酒來,吃了半盞。婆子笑道:「我兒只是焦燥,且開懷吃兩盞兒睡。押司也滿飲幾杯。」宋江被他勸不過,連飲了三五杯。婆子也連連吃了幾盞。再下樓去燙酒。那婆子見女兒不吃酒,心中不悅。才見女兒回心吃酒,歡喜道:「若是今夜兜得他住,那人惱恨都忘了。且又和他纏幾時,卻再商量。」婆子一頭尋思,一面自在灶前吃了三大鐘酒,覺道有些癢麻上來。卻又篩了一碗吃。旋了大半旋,傾在注子裡,爬上樓來。見那宋江低著頭不做聲,女兒也別轉著臉弄裙子。這婆子哈哈地笑道:「你兩個又不是泥塑的,做甚麼都不做聲?押司,你不合是個男子漢,只得裝溫柔,說些風話兒耍。」宋江正沒做道理處,口裡只不做聲,肚裡好生進退不得。閻婆惜自想道:「你不來采我,指望我娘一似閒常時來陪你話,相伴你耍笑,我如今卻不耍!」那婆子吃了許多酒,口裡只管夾七帶八嘈。正在那裡張家長,李家短,白說綠道。有詩為證:  假意虛脾恰似真,花言巧語弄精神。幾多伶俐遭他陷,死後應知拔舌根。


  卻有鄆城縣一個賣糟b548的的唐二哥,叫做唐牛兒,如常在街上只是幫閒,常常得宋江繼助他。但有些公事去告宋江,也落得幾貫錢使。宋江要用他時,死命向前。這一日晚,正賭錢輸了,沒做道理處,卻去縣前尋宋江。奔到下處尋不見。街坊都道:「唐二哥,你尋誰這般忙?」唐牛兒道:「我喉急了,要尋孤老。一地裡不見他。」眾人道:「你的孤老是誰?」唐牛兒道:「便是縣裡宋押司。」眾人道:「我方才見他和閻婆兩個過去,一路走著。」唐牛兒道:「是了。這閻婆惜賊賤蟲,他自和張三兩個打得火塊也似熱,只瞞著宋押司一個。他敢也知些風聲,好幾時不去了。今晚必然乞那老咬蟲假意兒纏了去。我正沒錢使,喉急了,亂去那裡尋幾貫錢使。就幫兩碗酒吃。」一逕奔到閻婆門前。見裡面燈明,門卻不關。入到胡梯邊,聽的閻婆在樓上呵呵地笑。唐牛兒捏腳捏手,上到樓上。板壁縫裡張時,見宋江和婆惜兩個,都低著頭。那婆子坐在橫頭卓子邊,口裡七十三八十四隻顧嘈。唐牛兒閃將入來,看著閻婆和宋江、婆惜,唱了三個喏,立在邊頭。宋江尋思道:「這廝來的最好。」把嘴望下一努。唐牛兒是個乖的人,便瞧科。看著宋江便說道:「小人何處不尋過,原來卻在這裡吃酒耍。好吃得安穩!」宋江道:「莫不是縣裡有甚麼要緊事?」唐牛兒道:「押司,你怎地忘了?便是早間那件公事,知縣相公在廳上發作,著四五替公人來下處尋押司,一地裡又沒尋處。相公焦燥做一片。押司便可動身。」宋江道:「恁地要緊!只得去。」便起身要下樓。吃那婆子攔住道:「押司不要使這科段。這唐牛兒捻泛過來。你這精賊也瞞老娘!正是魯般手裡調大斧。這早晚知縣自回衙去,和夫人吃酒取樂,有甚麼事務得發作。你這般道兒,只好瞞魍魎。老娘手裡說不過去。」唐牛兒便道:「真個是知縣相公緊等的勾當。我卻不會說謊。」閻婆道:「放你娘狗屁!老娘一雙眼,卻似琉璃葫蘆兒一般。卻才見押司努嘴過來,叫你發科。你倒不攛掇押司來我屋裡,顛倒打抹他去。常言道:『殺人可恕,情理難容。」這婆子跳起身來,便把那唐牛兒匹b070子只一叉,浪浪蹌蹌直從房裡叉下樓來。唐牛兒道:「你做甚麼便叉我?」婆子喝道:「你不曉得,破人買賣衣飯,如殺父母妻子。你高做聲,便打你這賊乞丐!」唐牛兒鑽將過來道:「你打!」這婆子乘著酒興,叉開五指,去那唐牛兒臉上連打兩掌,直b22d出簾子外去。婆子便扯簾子,撇放門背後,卻把兩扇門關上,拿拴拴了,口裡只顧罵。那唐牛兒吃了這兩掌,立在門前大叫道:「賊老咬蟲不要慌!我不看宋押司面皮,教你這屋裡粉碎。教你雙日不著單日著。我不結果了你,不姓唐!」拍著胸,大罵了去。婆子再到樓上,看著宋江道:「押司沒事采那乞丐做甚麼!那廝一地裡去搪酒吃,只是搬是搬非。這等倒街臥巷的橫死賊,也來上門上戶欺負人。」宋江是個真實的人,吃這婆子一篇道著了真病,倒抽身不得。婆子道:「押司不要心裡見責老身,只恁地知重得了。我兒和押司只吃這杯。我猜著你兩個多時不見,以定要早睡。收拾了罷休。」婆子又勸宋江吃兩杯,收拾杯盤下樓來,自去灶下去。宋江在樓上自肚裡尋思說:「這婆子女兒和張三兩個有事,我心裡半信不信。眼裡不曾見真實。待要去來,只道我村。況且夜深了,我只得權睡一睡。有看這婆娘怎地,今夜與我情分如何?」只見那婆子又上樓來,說道:「夜深了,我叫押司兩口兒早睡。」那婆娘應道:「不干你事,你自去睡。」婆子笑下樓來,口裡道:「押司安置。今夜多歡。明日慢慢地起。」婆子下樓來,收拾了灶上,洗了腳手,吹滅燈,自去睡了。卻說宋江坐在杌子上,只指望那婆娘似比先時先來偎倚陪話,胡亂又將就幾時。誰想婆惜心裡尋思道:「我只思量張三。吃他攬了,卻似眼中釘一般。那廝倒直指望我一似先時前來下氣。老娘如今卻不要耍。只見說撐船就岸,幾曾有撐岸就船。你不來采我,老娘倒落得。」看官聽說,原來這色最是怕人。若是他有心戀你時,身上便有刀劍水火也攔他不住,他也不怕。若是他無心戀你時,你便身坐在金銀堆裡,他也不採你。常言道:「佳人有意村夫俏,紅粉無心浪子村。」宋江明是個勇烈大丈夫,為女色的手段卻不會。這閻婆惜被那張三小意兒白依百隨,輕憐重惜,賣俏迎奸,引亂這婆娘的心,如何肯戀宋江。當夜兩個在燈下坐著,對面都不做聲,各自肚裡躊躇。卻似等泥干掇入廟。看看天色夜深,只見窗上月光。但見:


  銀河耿耿,玉漏迢迢。穿窗斜月映寒光,透戶涼風吹夜氣。雁聲嘹亮,孤眠才子夢魂驚。蛩韻淒涼,獨宿佳人情緒苦。譙樓禁鼓,一更未盡一更催。別院寒砧,千搗將殘千搗起。畫簷間叮噹鐵馬敲碎旅客孤懷;銀台上閃爍清燈,偏照離人長歎。貪淫妓女心如鐵,仗義英雄氣似虹。


  當下宋江坐在杌子上,□那婆娘時,復地歎口氣。約莫也是二更天氣。那婆娘不脫衣裳,便上床去,自倚了繡枕,紐過身,朝裡壁自睡了,宋江看了,尋思道:「可奈這賤人全不採我些個!他自睡了。我今日吃這婆子言來語去,央了幾杯酒,打熬不得。夜深,只得睡了罷。」把頭上巾幘除下,放在卓子上,脫下蓋衣裳,搭在衣架上。腰裡解下鑾帶,上有一把壓衣刀和招文袋,卻掛在床邊欄干子上。脫去了絲鞋淨襪,便上床去那婆娘腳後睡了。半個更次,聽得婆惜在腳後冷笑。宋江心裡氣悶,如何睡得著。自古道:「歡娛嫌夜短,寂寞恨更長。」看看三更交半夜,酒卻醒了。捱到五更,宋江起來,面桶裡洗了臉,便穿了上蓋衣裳,帶了巾幘,口裡罵道:「你這賊賤人好生無禮!」婆惜也不曾睡著。聽得宋江罵時,紐過身回道:「你不羞這臉!」宋江忿那口氣,便下樓來。閻婆聽得腳步響,便在床上說道:「押司且睡歇,等天明去。沒來由起五更做甚麼?」宋江也不應,只顧來開門。婆子又道:「押司出去時,與我拽上門。」宋江出得門來,就拽上了。忿那口氣沒出處,一直要奔回下處來。卻從縣前過,見一碗燈明。看時,卻是賣湯藥的王公,來到縣前趕早市。那老兒見是宋江來,慌忙道:「押司如何今日出來得早?」宋江道:「便是,夜來酒醉,錯聽五鼓。」王公道:「押司必然傷酒,且請一盞醒酒二陳湯。」宋江道:「最好。」就凳上坐了。那老子濃濃地奉一盞二陳湯,遞與宋江吃。宋江吃了,驀然想起道:「如常吃他的湯藥,不曾要我還錢。我舊時曾許他一具棺材,不曾系得他。想起前日有那晁蓋送來的金子,受了他一條在招文袋裡。何不就與那老兒做棺材錢,教他歡喜?」宋江便道:「王公,我日前曾許你一具棺木錢,一向不曾把得與你。今日我有些金子在這裡,把與你,你便可將去陳三郎家買了一具棺材,放在家裡。你百年歸壽時,我卻再與你些送終之資。若何?」王公道:「恩主如常覷老漢,又蒙與終身壽具,老子今世報答不得押司,後世做驢做馬報答官人。」宋江道:「休如此說。」便起背子前襟,去取那招文袋時,吃了一驚,道:「苦也!昨夜正忘在那賤人的床頭欄干子上?我一時氣起來,只顧走了,不曾系得在腰裡。這幾兩金子直得甚麼!須有晁蓋寄來的那一封書,包著這金。我本是在酒樓上劉唐前燒燬了,他回去說時,只道我不把他來為念。正要將到下處來燒,又誰想王婆佈施棺材,就成了這件事。一向蹉跎忘了。昨夜晚正記起來,又不曾燒得,卻被這閻婆纏將我去。因此忘在這賤人家裡床頭欄干子上。我常時見這婆娘看些曲本,頗識幾字。若是被他拿了,到是利害。」便起身道:「阿公休怪。不是我說謊。只道金子在招文袋裡,不想出來得忙,忘了在家。我去取來與你。」王公道:「休要去取,明日慢慢的與老漢不遲。」宋江道:「阿公,你不知道。我還有一件物事做一處放著,以此要去取。」宋江慌慌急急,奔回閻婆家裡來。正是:


  合是英雄命運乖,遺前忘後可憐哉。循環莫謂天無意,醞釀原知禍有胎。


  且說這閻婆惜聽得宋江出門去了,扒將起來,口裡自言語道:「那廝攬了老娘一夜睡不著。那廝捨臉,只指望老娘陪氣下情。我不信你!老娘自和張三過得好,誰奈煩采你。你不上門來,倒好!」口裡說著,一頭鋪被。脫下截襖兒,解了下面裙子,袒開胸前,脫下截襯衣。床面前燈卻明亮,照見床頭欄干子上拖下條紫羅鑾帶。婆惜見了,笑道:「黑三那廝乞b549不盡,忘了鑾帶在這裡,老娘且捉了,把來與張三系。」便用手去一提,提起招文袋和刀子來。只覺袋裡有些重。便把手抽開,望卓了上只一抖,正抖出那包金子和書來。這婆娘拿起來看時,燈下照見是黃黃的一條金子。婆惜笑道:「天教我和張三買物事吃。這幾日我見張三瘦了,我也正要買些東西和他將息。」將金子放下,卻把那紙書展開來。燈下看時,上面寫著晁蓋並許多事務。婆惜道:「好呀!我只道吊桶落在井裡,原來也有井落在吊桶裡。我正要和張三兩個做夫妻,單單只多你這廝。今日也撞在我手裡!原來你和梁山泊強賊通同往來,送一百兩金子與你。且不要慌,老娘慢慢地消遣你。」就把這封書依原包了金子,還插在招文袋裡。「不怕你教五聖來攝了去。」正在樓上自言自語,只聽得樓下呀地門響。婆子問道:「是誰?」宋江道:「是我。」婆子道:「我說早哩,押司卻不信要去。原來早了又回來。且再和姐姐睡一睡,到大明去。」宋江也不回話,一逕奔上樓來。那婆娘聽得是宋江回來,慌忙把鑾帶、刀子、招文袋,一發卷做一塊,藏在被裡,緊緊地靠了床裡壁,只做b35cb35c假睡著。宋江撞到房裡,逕去床頭欄幹上取時,卻不見了,宋江心內自慌。只得忍了昨夜的氣,把手去搖那婦人道:「你看我日前的面,還我招文袋。」那婆惜假睡著,只不應。宋江又搖道:「你不要急燥,我自明日與你陪話。」婆惜道:「老娘正睡哩,是誰攬我?」宋江道:「你曉的是我,假做甚麼?」婆惜紐轉身道:「黑三,你說甚麼?」宋江道:「你還了我招文袋。」婆惜道:「你在那裡交付與我手裡?卻來問我討。」宋江道:「忘了在你腳後小b54a幹上。這裡又沒人來,只是你收得。」婆惜道:「呸!你不見鬼來!」宋江道:「夜來是我不是了。明日與你陪話。你只還了我罷。休要作耍!」婆惜道:「誰和你作耍!我不曾收得。」宋江道:「你先時不曾脫衣裳睡,如今蓋著被子睡。以定是起來鋪被時拿了。」婆惜只是不與。正是:


  雨意雲情兩罷休,無端懊惱觸心頭。重來欲索招文袋,致使鴛幃血漫流。


  只見那婆惜柳眉踢豎,星眼圓睜,說道:「老娘拿是拿了,只是不還你。你使官府的人,便拿我去做賊斷。!」宋江道:「我須不曾冤你做賊。」婆惜道:「可知老娘不是賊哩。」宋江見這話,心裡越慌,便說道:「我須不曾歹看承你娘兒兩個。還了我罷。我要去幹事。」婆惜道:「閒常也只嗔老娘和張三有事。他有些不如你處,他不該一刀的罪犯,不強似你和打劫賊通同。」宋江道:「好姐姐,不要叫!鄰舍聽得,不是耍處。」婆惜道:「你怕外人聽得,你莫做不得。這封書老娘牢牢地收著。若要饒你時,只依我三件事便罷。」宋江道:「休說三件事,便是三十件事也依你。」婆惜道:「只怕依不得。」宋江道:「當行即行。敢問那三件事?」閻婆惜道:「第一件事,你可從今日便將原典我的文書來還我,再寫一紙任從我改嫁張三,並不敢再來爭執的文書。」宋江道:「這個依得。」婆惜道:「第二件,我頭上帶的,我身上穿的,家裡使用的,雖都是你辦的,也委一紙文書,不許你日後來討。」宋江道:「這個也依得。」閻婆惜道:「只怕你第三件依不得。」宋江道:「我已兩件都依你,緣何這件依不得?」婆惜道:「有那梁山泊晁蓋送與你的一百兩金子,快把來與我,我便饒你這一場天字第一號官司,還你這招文袋裡的款狀。」宋江道:「那兩件到都依得。這一百兩金子,果然送來與我,我不肯受他的,依前教他把了回去。若端的有時,雙手便送與你。」婆惜道:「可知哩。常言道:「公人見錢,如蠅子見血。他使人送金子與你,你豈有推了轉去的。這話卻似放屁!做公人的,那個貓兒不吃腥?閻羅王面前,須沒放回的鬼。你待瞞誰!便把這一百兩金子與我,直得甚麼!你怕是賊贓時,快溶過了與我。」宋江道:「你也須知我是老實的人,不會說謊。你若不信,限我三日,我將傢俬變賣一百兩金子與你。你還了我招文袋。」婆惜冷笑道:「你這黑三倒乖!把我一似小孩般捉弄。我便先還了你招文袋這封書,歇三日卻問你討金子,正是棺材出了討輓歌郎錢。我這裡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快把來,兩相交割。」宋江道:「果然不曾有這金子。」婆惜道:「明朝到公廳上,你也說不曾有這金子。」宋江聽了公廳兩字,怒氣起,那裡按納得住!睜著眼道:「你還也不還?」那婦人道:「你恁地狠,我便還你不迭!」宋江道:「你真個不還?」婆惜道:「不還,再饒你一百個不還?」若要還時,在鄆城縣還你。」宋江便來扯那婆惜蓋的被。婦人身邊卻有這件物,倒不顧被,兩手只緊緊地抱住胸前。宋江扯開被來,卻見這鑾帶頭正在那婦人胸前拖下來。宋江道:「原來卻在這裡。」一不做,二不休,兩手便來奪。那婆娘那裡肯放。宋江在床邊捨命的奪,婆惜死也不放。宋江恨命只一拽,倒拽出那把壓衣刀子在蓆子上。宋江便搶在手裡。那婆娘見宋江搶刀在手,叫:「黑三郎殺人也!」只這一聲,提起宋江這個念頭來。那一肚皮氣正沒出處,婆惜卻叫第二聲時,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右手卻早刀落。去那婆惜顙子上只一勒,鮮血飛出。那婦人兀自吼哩。宋江怕他不死,再復一刀,那顆頭伶伶仃仃落在枕頭上。但見:


  手到處青春喪命,刀落時紅粉亡身。七魄悠悠,已赴森羅殿上。三魂渺渺,應歸枉死城中。緊閉星眸,直挺挺屍橫席上。半開檀口,濕津津頭落枕邊。小院初春,大雪壓枯金線柳。寒生庾嶺,狂風吹折玉梅花。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紅粉不知歸何處?芳魂今夜落誰家?


  宋江一時怒起,殺了閻婆惜,取過招文袋,抽出那封書來,便就殘燈下燒了。繫上鑾帶,走出樓來。那婆子在下面睡,聽他兩口兒論口,倒也不著在意裡。只聽得女兒叫一聲:「黑三郎殺人也!」正不知怎地,慌忙跳起來,穿了衣裳,奔上樓來。卻好和宋江打個胸廝撞。閻婆問道:「你兩口兒做甚麼鬧?」宋江道:「你女兒忒無禮,被我殺了。」婆子笑道:「卻是甚麼!便是押司生的眼凶,又酒性不好,專要殺人。押司,休取笑老身。」宋江道:「你不信時,去房裡看。我真個殺了。」婆子道:「我不信。」推開房門看時,只見血泊裡挺著屍首。婆子道:「苦也!卻是怎地好?」宋江道:「我是烈漢,一世也不走。隨你要怎地。」婆子道:「這賤人果是不好,押司不錯殺了。只是老身無人養贍。」宋江道:「這個不防。即是你如此說時,你卻不用憂心。我家豈無珍羞百味,只教你豐衣足食便了,快活過半世。」閻婆道:「恁地時,卻是好也。深謝押司。我女兒死在床上,怎地斷送?」宋江道:「這個容易。我去陳三郎家買一具棺材與你,仵作行人入殮時,我自分付他來。我再取十兩銀子與你結果。」婆子謝道:「押司,只好趁天未明時討具棺材盛了,鄰舍街坊,都不要見影。」宋江道:「也好。你取紙筆來,我寫個批子與你去取。」閻婆道:「批子也不濟事。須是押司自去取,便肯早早發來。」宋江道:「也說得是。」兩個下樓來。婆子去房裡拿了鎖鑰,出到門前,把門鎖了,帶了鑰匙。宋江與閻婆兩個,投縣前來。此時天色尚早未明,縣門卻才開。那婆子約莫到縣前左側,把宋江一把結住,發喊叫道:「有殺人賊在這裡!」嚇得宋江慌做一團,連忙掩住口道:「不要叫。」那裡掩得住。縣前有幾個做公的,走將攏來看時,認得是宋江,便勸道:「婆子閉嘴。押司不是這般的人。有事只消得好說。」閻婆道:「他正是凶首。與我捉住,同到縣裡。」原來宋江為人最好,上下愛敬,滿縣人沒一個不讓他。因此做公的都不肯下手拿他。又不信這婆子說。正在那裡沒個解救,卻好唐牛兒托一盤子洗淨的糟b54b,來縣前趕趁。正見這婆子結扭住宋江在那裡叫冤屈。唐牛兒見是閻婆一把紐結住宋江,想起昨夜的一肚子鳥氣來,便把盤子放在賣藥的老王凳子上,鑽將過來,喝道:「老賊蟲你做甚麼結紐住押司?」婆子道:「唐二,你不要來打奪人去。要你償命也!」唐牛兒大怒,那裡聽他說。把婆子手一拆,拆開了,不問事由,叉開五指,去閻婆臉上只一掌,打個滿天星。那婆子昏撒了,只得放手。宋江得脫,往鬧裡一直走了。婆子便一把卻紐結住唐牛兒,叫道:「宋押司殺了我的女兒,你卻打奪去了!」唐牛兒慌道:「我那裡得知!」閻婆叫道:「上下!替我捉一捉殺人賊則個!不時,須要帶累你們。」眾做公的只礙宋江面皮,不肯動手。拿唐牛兒時,須不擔閣。眾人向前,一個帶住婆子三四個拿住唐牛兒,把他橫拖倒拽,直推進鄆城縣裡來。古人云:「禍福無門,惟人自招。披麻救火,惹焰燒身。」正是:三寸舌為誅命劍,一張口是葬身坑。畢竟唐牛兒被閻婆結住,怎地脫身,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頁 <<第二十回 虔婆醉打唐牛兒 宋江怒殺閻婆惜>>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