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第八十七回 宋公明大戰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將

TXT 全文
  且說當時兀顏延壽將引二萬餘軍馬,會合了太真駙馬,李金吾二將,共領三萬五千番軍,整頓槍刀弓箭,一應器械完備,擺佈起身。早有探子來幽州城裡,報知宋江。宋江便請軍師吳用商議:「遼兵累敗,今次必選精兵猛將,前來廝殺,當以何策應之?」吳用道:「先調兵出城,布下陣勢。待遼兵來,慢慢地挑戰。他若無能,自然退去。」宋江隨即調遣軍馬出城,離城十里,地名方山,地勢平坦,靠山傍水,排下「九官八卦陣」勢。

  等候間,只見遼兵分做三隊而來。兀顏小將軍兵馬是皂旗,太真駙馬是紅旗,李金吾軍是青旗:三軍齊到。見宋江擺成陣勢,那兀顏延壽在父親手下,曾習得陣法,探知玄妙,便令青紅旗二軍,分在左右,紮下營寨,自去中軍,豎起雲梯,看了宋兵果是「九宮八卦陣」勢,下雲梯來,冷笑不止。左右副將問道:「將軍何故冷笑?」兀顏延壽道:「量他這個『九宮八卦陣』,誰不省得?他將此等陣勢,瞞人不過。俺卻驚他則個!」令眾軍擂三通畫鼓,豎起將台。就台上用兩把號旗招展,左右列成陣勢已了,下將台來。上馬,令首將哨開陣勢,親到陣前,與宋江打話。

  兀顏延壽勒馬直到陣前,高聲叫道:「你擺『九宮八卦陣』,待要瞞誰?你卻識得俺的陣麼?」宋江聽的番將要比陣法,叫軍中豎起雲梯。宋江,吳用,朱武上雲梯觀望了遼兵陣勢,三隊相連,左右相顧。朱武早已認得,對宋江道:「此『太乙三才陣』也。」宋江留下吳用同朱武在將台上,自下雲梯來,上馬出到陣前,挺鞭直指遼將,喝道:「量你這『太乙三才陣』,何足為奇!」兀顏小將軍道:「你識吾陣,看俺變法,教汝不識。」勒馬入中軍,再上將台,把號旗招展,變成陣勢。吳用,朱武在將台上看了,此乃變作「河洛四象陣。」使人下雲梯來,回覆宋江知了。兀顏小將軍再出陣門,橫戟問道:「還識俺陣否?」宋江答道:「此乃變出『河洛四象陣。』」那兀顏小將搖著頭冷笑,再入陣中,上將台,把號旗左招右展,又變成陣勢。吳用,朱武在將台上看了。朱武道:「此乃變作『循環八卦陣』。」再使人報與宋江知道。那小將軍再出陣前,高聲問道:「還能識吾陣否?」宋江笑道:「料只是變出『循環八卦陣』,不足為奇!」  小將軍聽了,心中自忖道:「俺這幾個陣勢,都是秘傳來的,不期都被此人識破。宋兵之中,必有人物!」兀顏小將軍再入陣中,下馬上將台,將號旗招展,左右盤旋,變成個陣勢:四邊都無門路,內藏八八六十四隊兵馬。朱武再上雲梯看了,對吳用說道:「此乃是武侯『八陣圖』,藏了首尾,人皆 不曉。」便著人請宋公明到陣中,上將台,看這陣法。「休欺負他!遼兵這等陣圖,皆得傳授。此四陣皆從一派傳流下來,並無走移。先是『太乙三才』,生出『河洛四象』,『四象』生出『循環八卦』,『八卦』生出八八六十四卦,已變為『八陣圖』:此是循環無比,絕高的陣法。」宋江下將台,上戰馬,直到陣前。小將軍搠戟在手,勒馬陣前,高聲大叫:「能識俺陣否?」宋江喝道:「汝小將年幼學淺,如井底之蛙,只知此等陣法,以為絕高。量這藏頭八陣圖法瞞誰?瞞吾大宋,小兒也瞞不過!」兀顏小將軍道:「你雖識俺陣法,你且排一個奇異的陣勢,瞞俺則個!」宋江喝道:「只俺這『九宮八卦陣』勢,雖是淺薄,你敢打麼?」小將軍大笑道:「量此等小陣,有何難哉!你軍中休放冷箭,看咱打你這個小陣!」  且說兀顏小將軍便傳將令,教太真駙馬、李金吾,各撥一千軍,待俺打透陣勢,便來策應。傳令已罷,眾軍擂鼓。宋兵已傳下將令,教軍中整擋三通戰鼓,門旗兩開,放打陣的小將入來。那兀顏延壽帶本部下二十來員牙將,一千披甲馬軍,用手 弄,當日屬火,不從正南離位上來,帶了軍馬,轉過右邊,從西方兌位上,盪開白旗,殺入陣內,後面的被弓箭手射住,止有一半軍馬入的去,其餘都回本陣。

  卻說小將軍走到陣裡,便奔中軍,只見中間白蕩蕩如銀牆鐵壁,團團圍住小將軍。那兀顏延壽見了,驚的面如土色,心中暗想,陣裡那得這等城子。便教四邊且打通舊路,要殺出陣來。眾軍回頭看時,白茫茫如銀海相似,滿地只聽的水響,不見路徑。小將軍甚慌,引軍殺投南門來,只見千團火塊,萬縷紅霞,就地面滾,並不見半個軍馬。小將軍那裡敢出南門,刺斜裡殺投東門來,只見帶葉樹木,連枝山柴,交橫塞滿地下,兩邊都是鹿角,無路可進。卻轉過北門來,又見黑氣遮天,烏雲蔽日,伸手不見五指,如黑暗地獄相似。

  那兀顏小將軍在陣內,四門無路可出,心中疑道:「此必是宋江行持妖法。休問怎生,只就這裡死撞出去。」眾軍得令,齊聲吶喊,殺將出去。旁邊撞出一員大將,高聲喝道:「黃口小兒,走那裡去!」兀顏小將軍欲待來戰,措手不及,腦門上早飛下一鞭來。那小將軍眼明手快,便把方天戟來攔住。只聽得雙鞭齊下,早把戟桿折做兩段。急待掙扎,被那將軍撲入懷內,輕舒猿臂,款扭狼腰,把這兀顏小將軍活捉過去,攔住後軍,都喝下馬來。眾軍黑天摸地,不辨東西,只得下馬受降。捉住小將軍的,不是別人,正是虎軍大將雙鞭呼延灼。當時公孫勝在中軍作法,見報捉了小將軍,便收了法術,陣中仍復如舊,青天白日。

  且說太真駙馬並李金吾將軍,各引兵一千,只等陣中消息,便要來策應;卻不想不見些動靜,不敢殺過來。宋江出到陣前,高聲喝道:「你那兩軍不降,更待何時?兀顏小將已被吾生擒在此!」喝令刀手簇出陣前。李金吾見了,一騎馬,一條槍,直趕過來,要救兀顏延壽。卻有霹靂火秦明正當前部,飛起狼牙棒,直取李金吾。二馬相交,軍器並舉,兩軍齊聲吶喊。李金吾先自心中慌了,手段緩急差遲,被奏明當頭一棒,連盔透頂,打的粉碎。李金吾顛下馬來。太真駙馬見李金吾輸了,引軍便回。宋江催兵掩殺,遼兵大敗奔走。奪得戰馬三千餘匹,旗槍劍戟,棄滿川谷。宋江引兵逕望燕京進發,直欲長驅席捲,以復王封。

  卻說遼兵敗殘人馬,逃回遼國,見了兀顏統軍,稟說小將軍去打宋兵陣勢,被他活捉去了;其餘牙將,盡皆歸降;李金吾亦被他那裡一棒打死;太真駙馬逃得性命,不知去向。兀顏統軍聽了大驚,便道:「吾兒自小習學陣法,頗知玄妙。宋江那廝,把甚陣勢,捉了吾兒?」左右道:「只是個『九宮八卦陣』勢,又無甚希奇。俺這小將軍,布了四個陣勢,都被那蠻子識破了。臨了,對俺小將軍說道:『你識我九宮八卦陣,你敢來打麼?』俺小將軍便領了千百騎馬軍,從西門打將入去,被他強弓硬弩射住,只有一半人馬,能勾入去,不知怎生被他生擒活捉了。」  兀顏統軍道:「量這個『九宮八卦陣』,有甚難打,必是被他變了陣勢。」眾軍道:「俺們在將台上,望見他陣中,隊伍不動,旗幟不改,只見上面一派黑雲,罩定陣中。」兀顏統軍道:「恁的必是妖術。吾不起軍,這廝也來。若不取勝,吾當自刎!誰敢與吾作前部先鋒,引兵前去?俺驅大隊,隨後便來。」帳前轉過二將齊出,「某等兩個,願為前部。」一個是番官瓊妖納延,一個是燕京驍將,姓寇,雙名鎮遠,兀顏統軍大喜,便道:「你兩個小心在意,與吾引一萬軍兵,作前部先鋒,逢山開路,遇水疊橋。吾引大軍,隨後便到。」  且不說瓊寇二將起身,作先鋒開路,卻說兀顏統軍,隨即整點本部下十一曜大將,二十八宿將軍,盡數出征。先說那十一曜大將:


    「太陽星」御弟大王耶律得重,引兵五千。

    「太陰星」天壽公主答裡孛,引女兵五千。

    「羅□星」皇侄耶律得榮,引兵三千。

    「計都星」皇侄耶律得華,引兵三千。

    「紫星」皇侄耶律得忠,引兵三千。

    「月孛星」皇侄耶律得信,引兵三千。

    「東方青帝水星」大將只兒拂郎,引兵三千。

    「西方太白金星」大將烏利可安,引兵三千。

    「南方熒惑火星」大將洞仙文榮,引兵三千。

    「北方玄武水星」大將曲利出清,引兵三千。

    「中央鎮星土星」上將都統軍兀顏光,總領各飛兵馬首

    將五千,鎮守中壇。


兀顏統軍再點部下那二十八宿將軍:    「角木蛟」孫忠    「亢金龍」張起

    「氐土貉」劉仁    「房日兔」謝武

    「心月狐」裴直    「尾火虎」顧永興

    「箕水豹」賈茂    「斗水獬」蕭大觀

    「牛金牛」薛雄    「女土蝠」俞得成

    「虛日鼠」徐威    「危月燕」李益

    「室火 」祖興    「璧水□」成珠那海

    「奎木狼」郭永昌   「婁金狗」阿哩義

    「胃土雉」高彪    「昂日雞」順受高

    「畢月烏」國永泰   「觜火猴」潘異

    「參水猿」周豹    「井水犴」童裡合

    「鬼金羊」王景    「柳土獐」雷春

    「星日馬」卡君保   「張月鹿」李復

    「翼火蛇」狄聖    「軫水蚓」班古兒


  那兀顏光整點就十一曜大將,二十八宿將軍,引起大隊軍馬精兵二十餘萬,傾國而起,奉請狼主御駕親征。

  且不說兀顏統軍興起大隊之師,卷地而來。再說先鋒瓊寇二將,引一萬人馬,先來進兵。早有細作報與宋江,這場廝殺不小。宋江聽了大驚,傳下將令,一面教取盧俊義部下盡數軍馬,一面又取檀州、薊州舊有人員,都來聽調。就請趙樞密前來監戰。再要水軍頭目,將帶水手人員,盡數登岸,都到霸州取齊,陸路進發。

  水軍頭領護持趙樞密在後而來,應有軍馬,盡在幽州。宋江等接見趙樞密,參拜已罷,趙樞密道:「將軍如此勞神,國之柱石,名傳萬載。下官回朝,於天子前必當重保。」宋江答道:「無能小將,不足掛齒。上托天子洪福,下賴元帥虎威,偶成小功,非人能也!今有探細人報來就裡,聞知遼國兀顏統軍,起二十萬軍馬,傾國而來。興亡勝敗,決此一戰。持請樞相另立營寨,於十五里外屯紮,看宋江施犬馬之勞,與眾弟兄併力向前,決此一戰。」趙樞密道:「將軍善覷方便。」  宋江遂辭了趙樞密,與同盧俊義引起大兵,轉過幽州地面所屬永清縣界,把軍馬屯紮,下了營寨;聚集諸將頭領,上帳同坐,商議軍情大事。宋江道:「今次兀顏統軍親引遼兵,傾國而來,決非小可!死生勝負,在此一戰!汝等眾兄弟,皆宜努力向前,勿生退悔。但得微功,上達朝廷,天子恩賞,必當共享。」眾皆起身,都道:「兄長之命,誰敢不依!」正商議間,小校報來,有遼國使人下戰書來。宋江教喚至帳下,將書呈上。宋江拆書看了,乃是遼國兀顏統軍帳前先鋒使瓊寇二將軍,統前部兵馬,相期來日決戰。宋江就批書尾,回示來日決戰,叫與來使酒食,放回本寨。

  此時秋盡冬來,軍披重鎧,馬掛皮甲,盡皆得時。次日,五更造飯,平明拔寨,盡數起行。不到四五里,宋兵果與遼兵相迎。遙望皂旗影裡,閃出兩員先鋒旗號來。戰鼓喧天,門旗開處,那個瓊先鋒當先出馬。

  當下那個瓊妖納延,橫槍躍馬,立在陣前。宋江在門旗下看了,便問:「誰與此將交戰?」當下九紋龍史進提刀躍馬,出來與瓊將軍挑戰。戰馬相交,軍器並舉。二將鬥到三十餘合,史進一刀卻砍個空,吃了一驚,撥回馬望本陣便走。瓊先鋒縱馬趕來。小李廣花榮正在宋江背後,見輸了史進,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馬挨出陣前,覷得來馬較近,颼的只一箭,正中瓊先鋒面門,翻身落馬。史進聽得背後墜馬,霍地回身,復上一刀,結果了瓊妖納延。

  那寇先鋒望見砍了瓊先鋒,怒從心起,躍馬提槍,直出陣前,高聲大罵:「賊將怎敢暗算吾兄!」當有病尉遲孫立飛馬直出,逕來奔寇鎮遠。軍中戰鼓喧天,耳畔喊聲不絕。那孫立的金槍,神出鬼沒。寇先鋒 不過二十餘合,勒回馬便走;不敢回陣,恐怕撞動了陣腳,繞陣東北而走。孫立正要建功,那裡肯放,縱馬趕去。寇先鋒去得遠了,孫立在馬上帶住槍,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滿弓,覷看寇先鋒後心較親,只一箭,那寇將軍聽的弓弦響,把身一倒,那枝箭卻好射到,順手只一綽,綽了那枝箭。孫立見了,暗暗地喝采。寇先鋒冷笑道:「這廝賣弄弓箭!」便把那枝箭咬在口裡,自把槍帶在了事環上,急把左手取出硬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扭過身來,望孫立前心窩裡一箭射來。孫立早已偷眼見了,在馬上左來右去。那枝箭到胸前,把身望後便倒,那枝箭從身上飛過去了。這馬收勒不住,只顧跑來。

   寇先鋒把弓穿在臂上扭回身,且看孫立倒在馬上。寇先鋒想道:「必是中了!」原來孫立兩腿有力,夾住寶鎧,倒在馬上,故作如此,卻不墜下馬來。寇先鋒勒轉馬,要來捉孫立。兩個馬頭,卻好相迎著,隔不的丈尺來去,孫立卻跳將起來,大喝一聲。寇先鋒吃了一驚,便回道:「你只躲得我箭,須躲不得我槍。」望孫立胸前,盡力一槍搠來,孫立挺起胸脯,受他一槍。槍尖到甲,略側一側,那槍從肋窩裡放將過去。那寇將軍卻撲入懷裡來。孫立就手提起腕上虎眼鋼鞭,向那寇先鋒腦袋上飛將下來,削去了半個天靈骨。那寇將軍做了半世番官,死於孫立之手,屍骸落於馬前。孫立提槍回來陣前。宋江大縱三軍,掩過對陣來。遼兵無主,東西亂竄,各自逃生。

  宋江正趕之間,聽的前面連珠炮響,宋江便教水軍頭領,先引一枝軍卒人馬,把住水口。差花榮、秦明、呂方、郭盛騎馬上山頂望時,只見垓垓攘攘,番軍人馬,蓋地而來。正是鳴聲如雷奔盧騎,揚塵若霧湧胡兵。畢竟來的番軍是何處人馬,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頁 <<第八十七回 宋公明大戰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將>>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