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本 加入收藏

快速搜索

搜索項:

關鍵字:

本周熱門小說

第九十二回 振軍威小李廣神箭 打蓋郡智多星密籌

TXT 全文
話說宋江統軍兵人馬,分五隊進發,來打蓋州。蓋州哨探軍人,探聽的實,飛報入城來。城中守將鈕文忠,原是綠林出身,江湖上打劫的金銀財物,盡行資助田虎,同謀造反,佔據宋朝州郡,因此官封樞密使之職。慣使一把三尖兩刃刀,武藝出眾。部下管領著猛將四員,名號四威將,協同鎮守蓋州。那四員:


      「猊威將」方瓊 「貔威將」安士榮

      「彪威將」褚亨 「熊威將」於玉麟


  這四威將手下,各有偏將四員,共偏將一十六員。乃是:           楊端 郭信 蘇吉 張翔

           方順 沈安 盧元 王吉

           石敬 秦升 莫真 盛本

           赫仁 曹洪 石遜 桑英


  鈕文忠同正偏將佐,統領著三萬北兵,據守蓋州,近聞陵川,高平失守,一面準備迎敵官軍,一面申文去威勝、晉寧兩處,告急求救。當下聞報,即遣正將方瓊,偏將楊端、郭信、蘇吉、張翔,領兵五千,出城迎敵。臨行鈕文忠道:「將軍在意,我隨後領兵接應。」

  方瓊道:「不消樞密吩咐,那兩處城池,非緣力不能敵,都中了他詭計。方某今日不殺他幾個,誓不回城。」


  當下個個披掛上馬,領兵出東門,殺奔前來。宋兵前隊迎著,擺開陣勢,戰鼓喧天。北陣裡門旗開處,方瓊出馬,當先四員偏將,簇擁在左右。那方瓊頭戴卷雲冠,披掛龍鱗甲,身穿綠錦袍,腰繫獅蠻帶,足穿抹綠靴。左掛弓,右懸箭。跨一匹黃馬,捻一條渾鐵。高叫道:「水泊草寇,怎敢用詭計賺我城池?」宋陣中孫立喝道:「助逆反賊,今天兵到來,尚不知死!」拍馬直搶方瓊。二將在征塵影裡,殺氣叢中,礩過三十餘合,方瓊漸漸力怯。北軍陣中,張翔見方瓊礩不過孫立,他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馬挨出陣前,向孫立颼的一箭。孫立早已看見,把馬頭一提,正射中馬眼,那馬直立起來。孫立跳在一邊,捻著槍,便來步礩。那馬負痛,望北跑了十數步便倒。張翔見射不倒孫立,飛馬提刀,又來助戰,卻得秦明接住廝殺。孫立欲歸陣換馬,被方瓊一條槍,不離左右的絞住,不能脫身。那邊惱犯了「神臂將」花榮,道:「賊將怎敢放暗箭,教他認我一箭!」口裡說著,手裡的弓,已開得滿滿地,覷定方瓊較親,颼的只一箭,正中方瓊面門,翻身落馬。孫立趕上,一槍結果,急回本陣換馬去了。  張翔與秦明廝殺:秦明那條棍,不離張翔的頂門上下,張翔只辦得架隔遮攔。又見方瓊落馬,心中懼怯,漸漸輸將下來。北陣裡郭信拍馬捻槍,來助張翔。秦明力敵二將,全無懼怯,三匹馬丁字兒擺開,在陣前廝殺。花榮再取第二枝箭,搭上弦,望張翔後心颼的又一箭,喝聲道「認箭」,正中張翔後心,射個透明,那枝箭直透前胸而出。張翔頭盔倒掛,兩腳蹬空,撲通的撞下馬來。郭信見張翔中箭,賣個破綻,撥馬望本陣便走,秦明緊緊趕去。

  此時孫立已換馬出陣,同花榮、索超招兵卷殺過來,北兵大亂。那邊楊端、郭信、蘇吉抵當不住,望後急退。猛聽的北兵後面,喊聲大振,卻是鈕文忠恐方瓊有失,令安士榮,於玉麟各領五千軍馬,分兩路合殺攏來。這裡花榮等四將,急分兵抵敵,卻被那楊端、郭信、蘇吉勒轉兵馬,回身殺來,當不得三面夾攻。花榮等四將奮力衝突,看看圍在垓心。又聽的東邊喊殺連天,北軍大亂,左是董平等七將,右是黃信等七將,兩翼兵馬,一齊衝殺過來,北兵大敗,殺死者甚多。安士榮、於玉麟等,領兵急擁進城,閉了城門。宋兵追至城下,城上擂木炮石,打將下來,宋兵方退。

  須臾,宋先鋒等大兵,都到離城五里屯紮。宋江升帳,教蕭讓標寫花榮頭功。忽然起一陣怪風,飛土揚塵,從西過東,把旗幟都搖撼的歪邪。吳用道:「這陣風,今夜必主賊兵劫寨,可速準備。」宋江道:「這陣風,真個不比尋常!」便令歐鵬、鄧飛、燕順、馬麟,領三千兵於寨左埋伏;王英、陳達、楊春、李忠,領三千兵於寨右埋伏;魯智深、武松、李逵、鮑旭、項充、李袞,領兵五百,於寨中埋伏:炮響為號,一齊殺出。分撥已了,宋江與吳用秉燭談兵。


  且說鈕文忠見折了三將,計點軍士,折去二千餘名。正在帳中納悶,當有「貔威將」安士榮獻計道:「恩相放心!宋江這夥,連贏了幾陣,已是志驕氣滿,必無準備。今夜安某領一支兵去劫寨,可獲全勝,以報今日之仇。」鈕樞密道:「將軍若去,我當親自領兵接應;卻令於褚二將軍,堅守城池。」安士榮大喜道:「若得恩相親征,必擒宋江。」

  計議已定,至二更時分,士榮同偏將沈安、盧元、王吉、石敬,統領五千軍馬,人披軟戰,馬摘鸞鈴,出得城來,銜枚疾走,直至宋兵寨前,發聲喊,一擁殺入寨來。見寨門大開,寨中燈燭輝煌,安士榮情知中計,急退不迭。宋寨中一聲炮響,左有燕順等四將,右有王英等四將,一齊奔殺攏來;寨內李逵等六將,領蠻牌步兵,滾殺出寨來。北軍大敗,四散逃命。沈安被武松一戒刀砍死,王吉被王英殺死。宋兵把安士榮、盧元、石敬人馬圍在垓心。看看危急,卻得鈕文忠同偏將曹洪、石遜,領兵救應,混殺一場,各自收兵。

  次日,鈕文忠計點軍士,折去千餘;又折了沈安、王吉二將;石遜身帶重傷,命在呼吸。正憂悶間,忽報威勝有使命擎令旨到來。鈕文忠連忙上馬,出北門迎接。使臣進城,宣讀令旨,說近來司天監夜觀天象,有罡星入犯晉地分野,務宜堅守城池,不得有誤。鈕文忠訴說宋朝差宋江等兵馬前來殺,連破兩個城池。宋兵已到這裡,昨日廝殺,又折了正偏將佐五員。若得救兵早到,方保無虞。使臣道:「在下離威勝時,尚未有這個消息。行至中路,始聽的傳說宋朝遣兵到俺這裡。」鈕文忠設宴管待,饋送禮物,一面準備擂木炮石,強弓硬弩,火箭火器,堅守城池,以待救兵,不在話下。


  再說燕順,王英等眾將,殺散劫寨賊兵,得勝回寨。次日,宋江傳令,修治器械,準備攻城。令林沖、索超、宣贊、郝思文,領兵一萬,攻打東門;徐寧、秦明、韓滔、彭□,領兵一萬,攻打南門;董平、楊志、單廷珪、魏定國,領兵一萬,攻打西門;卻空著北門,恐有救兵到來,城內衝突,兩路受敵。卻令史進、朱仝、穆弘、馬麟,領兵五千,於城東北高崗下埋伏;黃信、孫立、歐鵬、鄧飛,領兵五千,於城西北密林裡埋伏;倘賊人調遣救兵至,兩路夾擊。令花榮、王英、張青、孫新、李立,領馬兵一千為游騎,往來四門探聽;李逵、鮑旭、項充、李袞、劉唐、雷橫,領步兵三百,與花榮等互相策應。分撥已定,眾將遵令去了。宋江與盧俊義,吳用等正偏將佐,移紮營寨城東一里外。令李雲、湯隆督修雲梯飛樓,推赴各營駕用。

  卻說林沖等四將,在東城建豎雲梯飛樓,逼近城垣,令輕捷軍士上飛樓,攀援欲上,下面吶喊助威。怎禁的城內火箭如飛蝗般射出來,軍士躲避不迭。無移時,那飛樓已被燒燬,吻喇喇傾折下來,軍士跌死了五六名,受傷十數名。西南二處攻打,亦被火箭火炮傷損軍士。因此一連六七日攻打不下。

  宋江見攻城不克,同盧俊義,吳用親到南門城下,催督攻城。只見花榮等五將,領游騎從西哨探過東來。城樓上於玉麟同偏將楊端、郭信,監督軍士守禦。楊端望見花榮漸近城樓,便道:「前日被他一連傷了二將,今日與他報仇則個!」急拈起弓,搭上箭,望著花榮前心,颼的一箭射來。花榮聽的弓弦響,把身望後一倒,那枝箭卻好射到順手,只一綽綽了那枝箭,咬在口裡;起身把槍帶在了事環上,左手拈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一箭正中楊端咽喉,撲通望後便倒。

  花榮大叫:「鼠輩怎敢放冷箭,教你一個個都死!」把右手去取箭,卻待要再射時,只聽的城樓上發聲喊,幾個軍士一齊都滾下樓去。於玉麟、郭信嚇得面如土色,躲避不迭。花榮冷笑道:「今日認得『神箭將軍』了!」宋江,盧俊義喝采不已。吳用道:「兄長,我等卻好同花將軍去看視城垣形勢。」花榮等擁護著宋江,盧俊義,吳用,繞城周匝看了一遍。

  宋江、盧俊義、吳用回到寨中,吳用喚臨川降將耿恭,問蓋州城中路徑。耿恭道:「鈕文忠將舊州治做帥府,正當城中。城北有幾個廟宇,空處卻都是草場。」吳用聽罷,對宋江計議,便喚時遷、石秀近前密語道:「如此依計,往花榮軍前,密傳將令,相機行事。」再喚凌振、解珍、解寶,領二百名軍士,攜帶轟天子母大小號炮,如此前去。教魯智深、武松,帶領金鼓手三百名;劉唐、楊雄、郁保四、段景住,每人帶領二百名軍士;各備火把,往東南西北,依計而行。又令戴宗往東西南三營,密傳號令,只看城中火起,併力攻城。分撥已定,眾頭領遵令去了。


  且說鈕文忠日夜指望救兵,毫無消耗,十分憂悶;添撥軍士,搬運木石上城堅守。至夜黃昏時分,猛聽得北門外喊聲振天,鼓角齊鳴。鈕文忠馳往北門,上城眺望時,喊聲金鼓都息了,卻不知何處兵馬。正疑慮間,城南喊聲又起,金鼓振天。鈕文忠令於玉麟堅守北門,自己急馳兵至南城看時,喊聲已息,金鼓也不鳴了。鈕文忠眺望多時,唯聽的宋軍南營裡,隱隱更鼓之聲,靜悄悄地,火光兒也沒半點。徐徐下城,欲到帥府前點視,猛聽東門外連珠炮響,城西吶喊擂鼓喧天價起。鈕文忠東奔西逐,直鬧到天明。宋兵又來攻城,至夜方退。是夜一鼓時分,又聽得鼓角喊聲。鈕文忠道:「這是疑兵之計,不要睬他,掩這裡只堅守城池,看他怎地。」忽報東門火光燭天,火把不計其數,飛樓雲梯,逼近城來。鈕文忠聞報,馳往東城,同褚亨、石敬,秦升督軍士用火箭炮石,正在打射,猛可的一聲火炮,響振山谷,把城樓也振動,城內軍民,十分驚恐。如是的蒿惱了兩夜,天明又來攻城,軍士時刻不得合眼,鈕文忠也時刻在城巡視。忽望見西北上旌旗蔽日,望東南而來,宋兵中十數騎哨馬,飛也似投大寨去了。鈕文忠料是救兵,遣於玉麟準備出城接應。


  卻說西北上那支軍馬,乃是晉寧守將田虎的兄弟三大王田彪,接了蓋州求救文書,便遣部下猛將鳳翔、王遠,領兵二萬,前來救援。已過陽城,望蓋州進發,離城尚有十餘里,猛聽的一炮響,東西高崗下密林中,飛出兩彪軍來,卻是史進、朱仝、穆弘、馬麟、黃信、孫立、歐鵬、鄧飛八員猛將,一萬雄兵,卷殺過來。晉寧兵雖是二萬,遠來勞困,怎當得這裡埋伏了十餘日,養成精銳,兩路夾攻。晉寧軍大敗,棄下金鼓、旗、盔甲,馬匹無數,軍士殺死大半,鳳翔、王遠脫逃性命,領了敗殘頭目士卒,仍回晉寧去了不題。  再說鈕文忠見兩軍截住廝殺,急遣於玉麟領兵開北門殺出接應,那北門卻是無兵攻打。於玉麟領兵出城,過吊橋,遇著花榮游騎從西而來。北軍大叫:「神箭將軍來了!」慌的急退不迭,一擁亂搶進城去。於玉麟已是在南城嚇破了膽,那裡敢來交戰,也跑進城去。花榮等衝過來,殺死二十餘人,不去趕殺,讓他進城。城中急急閉門。


  那時石秀,時遷穿了北軍號衣,已渾入城。進得城門,趁鬧哄裡溜進小巷。轉過那條巷,卻有一個神祠,牌額上寫道:「當境土地神祠。」時遷、石秀踅進祠來,見一個道人在東壁下向火。那道人看見兩個軍士進祠來,便道:「長官,外面消息如何?」軍人道:「適俺每被於將軍點去廝殺,卻撞著了那神箭將軍,於將軍也不敢與他交鋒。俺每亂搶入城,卻被俺趁鬧閃到這裡。」便向身邊取出兩塊碎銀,遞與道人說:「你有藏下的酒,胡亂把兩碗我每吃,其實寒冷。」那人笑將起來道:「長官,你不知這幾日軍情緊急,神道的香火也一些沒有,那討半滴酒來?」便把銀遞還時遷。石秀推住他的手道:「這點兒你且收著,卻再理會。我每連日守城辛苦,時刻不得合眼,今夜權在這裡睡了,明早便去。」

  那道人搖著手道:「二位長官莫怪!鈕將軍軍令嚴緊,少頃便來查看。我若留二位在此,都不能個乾淨。」時遷道:「恁般說,且再處。」石秀便挨在道人身邊,也去向火。時遷張望前後無人,對石秀丟個眼色,石秀暗地取出佩刀。那道人只顧向火,被石秀從背後卡察的一刀,割下頭來,便把祠門拴了。此時已是酉牌時分,時遷轉過神廚後壁,卻有門戶。戶外小小一個天井,屋簷下堆積兩堆兒亂草。時遷,石秀搬將出來,遮蓋了道人首,開了祠門,從後面天井中爬上屋去。兩個伏在脊下,仰看天邊明朗朗地現出數十個星來。時遷、石秀挨了一回,再溜下屋來,到祠外探看,並無一個人來往。兩個再踅幾步,左右張望,鄰近雖有幾家居民,都靜悄悄地閉著門,隱隱有哭泣之聲。時遷再踅向南去,轉過一帶土牆,卻是偌大一塊空地,上面有數十堆柴草。

  時遷暗想道:「這是草料場,如何無軍人看守?」原來城中將士,只顧城上禦敵,卻無暇到此處點視。那看守軍人,聽的宋軍殺散救兵,料城中已不濟事,各顧性命,預先藏匿去了。時遷、石秀復身到神祠裡,取了火種,把道人屍首上亂草點著;卻溜到草場內,兩個分頭去,一連點上六七處。少頃,草場內烘烘火起,烈炎沖天,那神祠內也燒將起來。草場西側,一個居民,聽得火起,打著火把出來探聽。時遷搶過來,劈手奪了火把。石秀道:「待我每去報鈕元帥。」居民見兩個是軍士,那敢與他拗。時遷執著火把,同石秀一逕望南跑去,口裡嚷著報元帥,見居民房屋下得手的所在,又上兩把火,卻丟下火把,踅過一邊。兩個脫下北軍號衣,躲在僻靜處。

  城中見四五路火起,一時鼎沸起來。鈕文忠見草場火起,急領軍士馳往救火。城外見城內火起,知是時遷、石秀內應,併力攻打。宋江同吳用帶領解珍、解寶馳至城南,吳用道:「那邊城垣稍低。」便令秦明等把飛樓逼近城垣。吳用對解珍、解寶道:「賊人喪膽,軍士已罷,兄弟努力上城!」解珍帶朴刀上飛樓,攀女牆,一躍而上,隨後解寶也奮躍上去。兩個發聲喊,搶下女牆,揮刀亂砍。城上軍士,本是困頓驚恐,又見解珍、解寶十分兇猛,都亂竄滾下城去。褚亨見二人上城,挺來礩了十數合,被解寶一朴刀搠翻,解珍趕

上,剁下頭來。

  此時宋兵從飛樓攀援上城,已有百十餘人。解珍、解寶當先,一齊搶殺下城,大叫道:「上前的剁做肉泥!」眾人殺死石敬,秦升,砍翻把門軍士,奪了城門,放下吊橋,徐寧等眾將領兵擁入。徐寧同韓滔領兵殺奔東門,安士榮抵敵不住,被徐寧戳死,奪門放林沖等眾將入城。秦明同彭□領兵搶奪西門,放董平等入城。莫真,赫仁,曹洪,被亂兵所殺。殺的屍橫市井,血滿街衢。鈕文忠見城門已都被奪了,只得上馬,棄了城池,同於玉麟領二百餘人,出北門而走。未及一里,黑暗裡突出「黑旋風」李逵、「花和尚」魯智深,攔住去路。正是:天羅密佈難移步,地網高張怎脫身。畢竟鈕文忠、於玉麟性命如何,再聽下回分解。

<上一頁 <<第九十二回 振軍威小李廣神箭 打蓋郡智多星密籌>> 〔完〕 下一頁>

天博閱讀室

版權聲明: 本站書籍來源自網絡,屬于個人愛好收集性質,所有小說版權屬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

對於原文小說有興趣的網友,請購買原文書(網上書店 @ 天博網),尊重出版商的權利。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權,請給我們來信,我們會立即刪除. Email:info@tinpok.com